第一篇 管制並支配的異象 - 神經綸的異象
  • 10,942 views,
  • 2014-06-05,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讀經:箴二九18上,徒二六19,弗一17~18,啟二一2、9~10
 
主耶穌,我們的心轉向你。我們宣告你的話:我們的心幾時轉向主,帕子就幾時除去了。主,賜我們憐憫,使我們以沒有帕子遮蔽的臉觀看你,我們願意全人專注在你身上,觀看你,接受你的分賜,接受你的傳輸。主,我們求你,使我們倒空,使我們靈裡貧窮,在這真而活的神面前,完全倒空我們。拯救我們微小的知識,拯救我們脫離我們高傲的心思和我們的微小甚至狹窄。主,把我們從自己裡面拯救出來,使我們在靈裡被提去,來到這座極大、高而大的山上。給我們看見神超越的啟示,神的眾異象。主啊,用你寶貝有功效的寶血潔淨我們,使我們的良心是清潔,沒有任何的虧欠,願我們的心專一的在你身上。我們願意放下一切霸佔我們的事物,任何佔有我們的事物都丟下。我們在這裡不是為著顧到我們自己的事,乃是因著你的恩典,在這裡顧到你,也顧到你在這次特會對我們的心意。主,你知道我們在哪裡,你知道我們需要的是什麼,照著你對我們情形的需要供應我們。主啊,求你觀看你整個的恢復,說些話,適宜主恢復在全地得著益處;說出話來,使神的心意得滿足;說一些話,使我們能夠被帶到這個時代的終結。主,我們愛你,我們向你敞開。願你自由隨意的說話,為所欲為的成就父神的榮耀和旨意。阿們。
 
或許,以這樣的方式來開始一個特會是非常不尋常。我知道,這一個這樣的說話或許不是那麼能夠應用到很多人的身上,但是我請求你們,接受主的憐憫,來承認這一次特會的總題乃是從神寶座,羔羊的寶座流出來的。聽起來令人驚訝,但我知道這是一個很特別的事。在離開一年前的特會的當中,有一位弟兄在這裡接觸我,並且挑戰特會的總題。之後,又有人寫了一封電子郵件,並且發表說,在這綱要裡面應該包括些什麼東西。這些都是一些現象或病症,就給我們看見,我們都需要學習一個基本的功課,那就是:在我們,在祂屬天的職事之下,跟隨屬靈的道路,我們需要尊重神和羔羊寶座的這一道水流。我們不是只是在這裡自己想出一個題目:屬天的異象。這種是因著我們尊重父,祂是獨一的源頭,我們在祂面前等候,向祂敞開,順從祂,在這裡禱告,交通,最終,這個清楚的帶領跟著同心合意就臨到了,主就繼續不斷的湧流。
 
 
在這一篇資訊的負擔以及這整個特會的負擔是無可言喻的沉重又沉重,其中的重量或分量,最少對這位弟兄指出主自己擺在這件事上的分量和負擔,那這一個題目就是屬天的異象。如果你有機會來到水流職事站那裡網上的搜尋,你如果搜尋“異象”這個辭,你要搜尋“屬天的異象”的話,你會發現,令你驚訝,竟然有這麼多的職事的書報,在數十年間職事釋放了那麼多的書報。在李弟兄職事的末了,他能夠作見證。當時是大約五十年,他五十年之久蒙保守,當然,之後他服事了更多的年日,不是照著人的控制,乃是照著這個管制的異象。這異象不讓他教導任何其他的事,甚至到一個地步,對這件事上,這個豐盛的職事,他提到某一件事的時候,就問了這樣的一個問題,關乎某一個非常好的實行,他就說,“這樣的實行能夠站得住這個時代屬天異象的光照麼?”他這一個屬天的異象這個發表,我們都知道是從使徒保羅所出來的。
 
我願意從使徒行傳二十六章讀幾處的經節,來定下以下的方向。這是保羅第三次在這裡重複這一個記錄,說到他如何看見了主。在二十六章十五節,“……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你起來站著,我向你顯現,正是要選定你作執事和見證人,將你所看見我的事,和我將要顯現給你的事,見證出來;”保羅看見主是這一位個人的基督,也是團體的基督。他在許多神聖的事物上看見了主,他所看見的不是一些只是事物而沒有看見主在所有這些事物之中。主在這裡,給他看見稱義,他在稱義中看見了基督;主顯示給他看見生機的拯救,保羅在生機的拯救中看見了基督。如果只看見的是一些事物,卻沒有屬天的異象,因為所有異象的中心和實際乃是這一位榮耀、復活、升天、登寶座的神人耶穌,也就是這位包羅萬有的基督。
 
十八節繼續講到他所受的差遣,“……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轉入光中,從撒但權下轉向神,又因信入我,得蒙赦罪,並在一切聖別的人中得著基業。”這就是從異象所產生的託付或使命。十九節,“亞基帕王啊,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保羅用這個辭“屬天的異象”或“從天上來的異象”來指明,他在那天所看見之事物的素質,就是這一個團體的“我”,這位團體的基督,耶穌自己在升天上作為身體的頭,以及受逼迫的聖徒作為身體的肢體。保羅揀選在這裡作見證:我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這的確就指明,他乃是順從這從天上來的異象。這就含示了,異象乃是這個權柄,異象乃是這個管制的因素。異象管制一切,異象限制一切,異象支配一切,異象也限制,異象也推動一切,異象也加力給我們,異象就是使那些忠信的人有度量能夠勝過任何反對、任何阻礙、任何失望、任何灰心,而忠信至死。倪弟兄自己說過,在創世記裡,約瑟渴望他所作的夢得著成就了之後,倪弟兄說,那看見的就忍耐。有看見的就有忍耐。
 
當這件事在主的光照,在主的面前向我們揭示的時候,我們在這裡卻不要主觀,而要問主這個問題:“主,我看見了有多少?到底有多少?這屬天的異象被構成到我裡面到底有多少?到什麼程度?我在這裡受這個異象支配、管制甚至推動到了什麼地步?我對信徒和不信徒能有什麼樣的見證,見證這個所看見的異象在我身上所作的又有多少呢?這一個是不是使我有徹底的改變?這異象有沒有重新規劃我的優先次序呢?這有沒有影響到我的生活方式呢?這異象有沒有帶下一種的絕對,奉獻給神的燔祭呢?”主知道,如果我們真看見了一些事,我們不需要否認我們看見的是什麼。我們很多人可以說,我們看見了,但我們還需要卑微地說,也謙卑地說,帶著一個領會,那就是,我們目前所看見的卻夠不上整個異象的那個範圍。我想到李弟兄的這首詩歌:你願否作主得勝者,永不冷淡,永不滿意己所見;你願否作主得勝者,看見更多。
 
對恢復召會所面臨一個特定的危機,甚至就在我們眼前的危機,不是推雅推喇的影響或撒狄的影響,那就是羅馬天主教的影響,或者死沉宗教的影響,這個危機就是成為老底嘉。老底嘉的態度就是:我豐富,我富足,我知道了,我已經有了,我看過了,我到過那兒,去過了,我作過了。所以主卻需要直截了當地說,你卻不知道,你是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主說,我勸你向我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
 
我們若不是實際上,在實行上被這個屬天的異象所管制,我們就不能夠辨別主的恢復與基督教之間的分別。有一個網站,被毫不知情的聖徒所稱許,是一個親愛的全時間訓練的學員所辦的網站,毫無疑問,他愛主,在這裡事奉主。我再一次地在這裡詢問,其實他所擺的就是基督教,是一個混雜、摻雜。在他那裡說到,有一篇文章講到需要鳥瞰,但卻毫無屬天的異象,卻只有屬道理,只是所謂鳥瞰的道理。甚至在網上所進行的,都見證這裡所有的野蠻、不法,在這裡沒有限制,甚至不服。若主遲延三十、四十年,你要把主的恢復帶到哪裡?你要作什麼呢?你到底要說什麼,你們這些年輕的?你要供應什麼呢?什麼會管制你?
 
在這裡有一個呼喊,關乎這件事。我說,這個負擔幾乎是不可言喻的負擔。我們或許從書本上知道許多事,都是必要的事,但是對於異象來說,一個管制的異象來說,一個重新構成的異象,一個異像是值得你付上任何代價來跟隨這位羔羊,無論祂往哪裡去的這個異象,你這裡有沒有一個異象能夠徹底地改變你,簡化你美國的生活方式的異象?有沒有一個異像是使你能夠有忍耐,有勇氣,有活力,使你能夠走到路終呢?這樣的一個異象必須刺透,我說,射透整個主的恢復。
 
這篇資訊除了一件重要的事之外,並沒有把異象的內容告訴我們,餘下的五篇資訊會講到異象的內容。這一篇資訊的負擔,就是講到我們需要,對於異象的需要。到底我們對異象的領會是什麼?這個屬天異象的中心焦點是什麼?當我們看見這個異象,這個異象會怎麼樣影響我們的全人,而使我們成為某一種的人,能夠與主配合來接受這個異象?這就是綱要四個段落的四件事。我們現在來看綱要。篇題:管制並支配的異象——神經綸的異象。
 
在這第一段裡,我們乃是要定義,甚至要照著經文來看,什麼是異象的定義和屬靈的意義。
 
在聖經裡,“異象”是指一個特殊的景象;它是說到一種特別的看見,即榮耀、裡面的看見,也是說到我們從神所看見的屬靈景象——徒二六19,太十六17,結一1,八3:
 
在聖經裡,“異象”是指一個特殊的景象;它是說到一種特別的看見,即榮耀、裡面的看見。裡面的看見是榮耀的,因為所看見的景象是榮耀的。當這榮耀的景象進到你的靈裡,在你裡面,也就是有一個榮耀的看見,乃是永遠留在你的靈裡面。保羅一看見這個異象,就完全徹底地改變了。這個異象,也就是說,我們從神所看見的屬靈景象,在聖經裡有這條異象的線,雅各在伯特利所看見的夢,約伯因著有許多宗教的知識,最終向神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今卻親眼看見了你”。在第四篇資訊我們就會看見,約伯就繼續說,因此我厭惡自己,因為我看見了你,我現在知道我的自己,我認識了我的自己,我真正的是滿了撒但,是屬撒但的,因此我披麻蒙灰,向你悔改。我知道,在這裡只是留在風聞的階段,聽過這個,聽過那個,學到關於這件事的道理,關於那件事的道理,但是當異象臨到,以主自己為中心的異象臨到了,一切就都改變了。這就是屬天的異象、榮耀神聖的景象所帶下來的影響和結果。
 
神的異象就是神的啟示,使我們看見神聖、屬靈、屬天的事——徒二二14~15,二六16。
 
下一段,我們在這裡有講到異象的三個部分或三個元素,我們需要特別的注意。
 
我們要得著異象,就需要有啟示(揭示)、光和視力——弗一17~18:
 
要有異象,就需要有啟示(揭示)、光和視力。啟示乃是揭去遮蔽,這只是開始,之後還需要有從神來的光。保羅看見了一道比太陽還亮的光。在這裡也需要有視力。啟示、光和視力。以弗所一章的禱告,需要有智慧和啟示的靈,使我們心中的眼睛,光照我們的心眼。我們願不願意為這個禱告呢?你願不願意讓這靈把這樣的禱告擺在我們裡面呢?“主啊,求你憐憫我,使我們有智慧與啟示的靈,光照我的心眼,不要讓這個週末過去而沒有這個禱告,最少要答應我裡面的這一點的禱告。我不願意讓這件事過去。若沒有這樣的靈在我裡面,我就沒有辦法生活。你需要回答保羅的禱告,現今就是我們的禱告。”
 
1 沒有光,即使帕子除去了,我們也無法看見異象——林後四6,約壹一5、7。
 
2 當神聖的光照明主話語中神聖的啟示,神聖的啟示就成了神聖的異象;當我們也有視力時,就能看見屬天的異象——弗一17~18,三9。
 
馬可福音,主用兩個階段來醫治那個瞎眼的人。第一階段之後,你看見什麼?他說,“我看見人好象樹在那裡行走。”於是主又繼續在這裡盡職,就使他都看得清楚了。我們看見了,我們看見有些人,卻好象樹行走。但是,不要灰心,還需要來到主面前有第二段的醫治,你就會看見,一切都清楚了。請記得,異像是由啟示也就是揭示加上光和視力。
 
我們需要禱告,求主把我們都帶到高山,把我們每一個人都從自己裡面釋放出來,把我們都從自己的經歷、自己的學習、自己已往的造詣裡面提出來,提到一個新的境界,一個超越的境地,是我們從前所沒有達到的,好叫我們能有一個超脫的眼光來看神這榮耀的異象——啟二一9~10,徒十9~16。
 
第三中點,很多方面能夠發表出這整篇綱要的負擔,就在這裡。我不是要你們形式化地在這裡作,但是我盼望你們都受主膏抹,今天晚上或明天早上來有這樣的禱告。我們需要禱告,求主把我們都帶到高山,把我們每一個人都從自己裡面釋放出來。主啊,釋放我們脫離自己,我們都從自己的經歷、自己的學習、自己以往的造詣或成就裡面提出來,提到一個新的境界,一個超越的境地和範圍,是我們從前所沒有達到的,好叫我們能有一個超脫的眼光來看神這榮耀的異象。
 
我們需要這麼禱告,異像是從父神來的,這是對的,但是我們這一方面若沒有配合,就很可能使異象的來臨受限制。我們這樣的禱告就是承認我們什麼都不是,我們一無所是,一無所有,我們一無所能,一無所作,我們什麼都不是,我們也不信靠我們的思想,也不信靠我們的聰明、智慧,我們不信靠我們的智慧,不信靠我們的感覺,我們不持守已過那些部分的看見,我們願意放下,我們願意,渴望被帶到那個從所未到過的境地。我們看見,當約翰看見耶穌基督啟示的時候,或許他已經九十多歲了,他說,祂把我在靈裡帶到一座,帶出來,這就是這裡的這個事。若我們在這個晚上,明天早晨,在這個週末,我們有這樣的靈,這樣的經歷,是很大的一件事。但如果我們毫不在意,甚至我們有異議,溫吞,不管,不在意這些,一切都會過去。我說,當我們這麼多的聖徒在靈裡如果看見,迫切的禱告,我們需要求異象,為自己求,也為著同工們求,為著所有的長老們求,為著全世界的求,為著眾聖徒祈求,為著眾召會祈求,我們就會與主現在在我們裡面的代求……,現在祂就在代求,祂就在這裡供應我們。“我告訴你,主,我們現在同意你心頭所要的負擔,現今就成為我心頭裡的負擔,求你釋放異象,前所未有的釋放出來,數以千計的聖徒,無論年長年幼的,全新的或是有經歷的,都能看見。”
 
眾召會和眾聖徒都需要看見屬天的異象——弗一17~18,啟一11上,二二16上:
 
1 我們向神的兒女所陳明的,不該僅是教訓或道理,或從閱讀所得的知識,乃該是我們在神聖之光的照耀下,在靈裡所看見的異象——提前四6,約壹一1~3。
 
我在這裡所說的,或許聽起來好象是一個可笑的事,但是我沒有意願,但是我在這裡很操練,不願意在我的情感裡。你知道,我在生命讀經這件事上勞苦了二十多年,我並不是修改所有的這些資訊,Ed弟兄作了一些,這是很好的。不要給我這些功勞,因為我不配得這些功勞,我只是非常寶貝這些。但是在約翰著作中的帳幕的應驗裡面,李弟兄就追溯整本約翰福音的表號。到了第四章,他就來到雅各井的這個表號的應驗。然後,他就興起一個可能,心裡說到,“生命讀經會不會成為對我們來說一個傳統的井?”這不是問題,這些生命讀經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價值,沒有什麼能夠比得上生命讀經。我們知道,在解經的這個歷史裡面來看是有價值的,但卻不應該成為一個非常熟悉、平常的事。其實我們很多人都能夠作見證,李弟兄自從一九七四年、七五年開始釋放這個創世記生命讀經的時候,我們才剛剛開始有看見。在這裡不是傳統,而是一個活的事情。每當我們讀主的話,每當我們讀職事的話的時候,我們總要有一個尋求的靈:“主,我來到你面前,就好象我從來沒有讀過這些話一樣。”然後我們就不僅僅從閱讀所得一些知識,乃是應該是在神聖之光的照耀下,在靈裡看見異象。我們在這裡乃是作見證,這是一個實際,在所有這六篇資訊裡,我們所看見的,乃是在神聖的光所看見的異象。
 
2 每一個神話語的執事,都該將屬靈、屬天的異象傳遞給別人——提後二2、15、25,約壹一1~3,啟一11上。
 
聖經中管制的異象,乃是神經綸的異象,就是三一神將祂自己作到祂所揀選並救贖的人裡面,為要以神聖的三一浸透他們全人,好產生並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提前一4,弗三9、16~17,四4~6,啟二一2、9~10:
 
第二大點這一段很短,但是卻是核心,聖經中管制的異象,乃是神經綸的異象,就是三一神將祂自己作到祂所揀選並救贖的人裡面,為要以神聖的三一浸透他們全人,好產生並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要決定這對你是不是一個管制的異象的一個方式之一就是,你有沒有在這樣的方式之下為著自己禱告呢?在你與主在一起的時間裡,什麼是你最關心的?你內在內裡所尋求的第一件事是什麼?神中心的工作就是要把祂自己在基督裡作到我們裡面,把祂自己建造到我們裡面,把祂自己構成在我們裡面,並且把我們建造到祂的裡面,為著產生並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
 
當保羅來到這件事,雖然他與禁卒鎖在一起,他就跪下來禱告。我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們希望把這件事講出來。我能說的不多,或許十七、十八年前,毫無疑問的,因著某人的代求,我經過我一生裡面最大的內裡的轉變,來轉到神中心的工作裡面,就是聖經中管制的異象裡,乃是三一神將祂自己作到祂所揀選並救贖的人裡面,為要以神聖的三一浸透他們全人。如果這是你裡面的異象,在這一天,一天的裡面你會有這樣的禱告。在這裡講到如何治理召會,在這裡一個愛主、服事主的人應該有的那章裡面,講到保羅在以弗所三章裡的這個禱告。在那裡是這麼說的,幫助我們領會這裡所發生的事。他說,你摸著這個禱告,你禱告這個禱告,你就不知道該怎麼禱告了,因為這是中心的事。到什麼樣的地步,在主恢復裡的情形,才能夠與三一神自己裡面這個中心的事才能完全配合呢?我們需要作許許多多不可缺的事,是在公眾裡,在召會裡,在職事裡,都要作一些事,但是若沒有這件中心的事,我們是什麼?我們又在哪裡呢?
 
你看,在倪柝聲弟兄恢復職事的資訊裡,李弟兄在那裡,在那段時間所釋放的資訊中,不久之後,他從他嚴重的病痛裡面恢復出來,你就看見,一篇又一篇的就講到神中心的工作,神中心的工作。好象在那段生病的時候,在李弟兄裡面有一個很大的轉變,我只要有一口氣,我只要我能夠在主的職事上能夠盡職,盡功用,我要把這件事一次又一次又一次的帶出來,因為這乃是聖經中管制的異象,乃是神經綸的異象,也就是異象中的異象。就著很真實的方式來說,在釋放這篇資訊裡面,我除這件事之外,我其他的都不在乎,因為,這果效乃是因著看見這個。你停下你的禱告,你停下,甚至不要忘掉自己,放棄自己,不要想再作好,作這個作那個。你所需要的就是,三一神在基督裡把祂自己浸透到你全人裡面,好為著基督的身體,就是這件事,這就是管制的異象。
 
神的經綸就是神在基督裡成肉體,經過人生,受死,復活,成為賜生命的靈,進到我們裡面作生命,把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裡面,叫我們得變化,產生召會,就是基督的身體,也就是神的家、神的國、基督的配偶,最終的終極完成和集大成,就是新耶路撒冷——約一14,林前十五45下,弗一22~23,啟二一2。
 
這就是中心。簡而言之,主用你自己構成我,使我能為著基督的身體。當這成為你裡面的異象,我就能作見證,在主的面前,在主的面光中,我能夠向你們作見證,當這個成為你裡面的異象,你就是內在的在主的恢復裡面,你就是在神聖的素質的在神的經綸的裡面。這就是你的中心。你全人的深處就與神的深處,與祂的心意是一,在神裡面的心意就成為你的心意。當你把這發表出來,不管是借著禱告或借著說話,那些有辨別力的人就能夠看出,這裡有一個比人的意願所要的更高,因為這乃是在神裡面,關乎祂恢復的渴望。我們都要被這個中心的異象,神經綸的異象所管制,並且花費,並且被花費,完全把自己交給主:“主,我的全人乃是為著這個,我的生存是為著這個,我的蒙救贖是為著這件事,你牧養了我是為著這個,我在召會生活裡就是為著這個,我願意對你的這個心意有貢獻,用你自己浸透我,使你能夠得著新婦、國度和新耶路撒冷。”
 
全本聖經都是照著三一神作到祂的贖民裡面這異象的原則寫的——詩三六8~9,林後十三14,弗三16~17,四4~6。
 
整本聖經乃是照著三一神將祂自己作到祂所救贖的人裡面所寫的。聽起來或許很奇怪,在主恢復裡的聖經與這個傳統基督教的聖經是不一樣的。當然,照著最準確的這個翻譯和這個版本的聖經來講,是同一本聖經。但是我們對聖經的閱讀乃是被三一神將祂自己作到我們裡面的這個異象所管制。如果這個異象在你的裡面,你就會有這樣的一本聖經,你會一再一再地讀主的話。我們讀的乃是這一種的聖經。一點一點的,你就會摸著更多,看見得更多。你會發現,照著聖經所寫的原則與神經綸的管配與支配的異像是一個。
 
我們若看見屬天的異象,並且讓這異象作到我們裡面,這異象就會在我們身上有強而持久的功效——箴二九18上,徒二六19:
 
請看,這裡有兩個條件,讓我們能夠看見這個異象。一個就是要看見異象,第二個要讓這個異象作到我們的裡面,這個負擔就是特別是在於這個點。
 
我在這裡想到一位弟兄,在一九八九年離開了。我想,他是頭一個美國弟兄成為倪弟兄在這個國家的同工,他從開始就在。他在這裡修改英文詩歌修改了許多年。這麼多年,他忠信地重新講說他在職事裡所看見的。我不敢說,我不敢說,這樣的一位沒有看見什麼,但是要客觀地看見,雖然是一個起始,卻還不夠。特別當我們人的年齡增長,在我們裡面沒有被對付的一些主觀的因素就被吞吃了,吞吃我們。所以異象就成為模糊,淡去的異象就成為客觀的,卻沒有構成、作到我們的裡面。
 
所以我們需要把這兩方面擺在一起,我們必須從客觀的看見開始。但這一個客觀的看見,必須被傳輸到我們裡面,成為我們裡面的景象。所以不需要遠遠觀看,而是轉到裡面,這幅景象是在我們裡面的,因為已經被構成到我們裡面,就成為你這個人的所是的一部分。要否認這個,就是否認你作為一個神人的你。你怎麼可以、可能離開這件事呢?你怎麼可能放棄這個呢?你逃不了,躲不過去,因為這個是管制你,限制你,甚至在那裡約束你。你雖然被擊倒,暫時站不起來,但是異象卻讓你不能放棄。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彌迦在他的這本書裡面,“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是我的光。”仇敵不要誇耀,你或許贏了這一回,但我不會下沉,不是因為我在這裡,彌迦書說,因為在這裡有一個異象,我們必再起來。我或許在黑暗裡,但我知道,主自己要對我成為我的光。
 
當我們看見了榮耀、屬天的異象之後,我們就會徹底改變,我們整個人生的觀念、態度、論調、思想都和從前完全不同;這異象會使我們顛狂,我們的生活方式也會改變——九3~9、11~12、20、22,腓三4~8。
 
當我們看見了榮耀、屬天的異象之後,我們就會徹底改變,我們整個人生的觀念、態度、論調、思想都會和從前完全不同。這異象會使我們完全不一樣,會使我們癲狂,我們生活的方式也會改變。
 
不久之前,也不是昨天,但是不久之前聽到一個報導,有一種講到關於生活的方式,是主恢復的某一種的生活方式。有錢人的生活方式就是摻雜在召會生活,所以這種的生活是摻雜在召會生活,混進來的。這樣的報導是講到一個親愛的年輕弟兄,在這裡全時間服事,跟一位年輕的姊妹相愛。在主的恢復裡面,這兩家人都在主的恢復裡。照著這個報導,是這樣說,這姊妹這一面的父母說,你要跟她談,你就不能……,停下你的服事,你要再多受教育,找個更好的工作。
 
主耶穌對門徒說,沒有人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愛這個恨那個,或者就是愛這個憎惡那個,因為你不可能事奉神,又事奉瑪門。主,這位羔羊帶著七眼,祂在全地知道每一個情形。沒有什麼在美國主的恢復讓我更受攪擾,對這個所謂生活方式的摻雜更攪擾我。父母反對兒子女兒來參加訓練,反對他們服事,反對他們跟全時間結婚。到底,若是,基本,根本沒有,若是有,到底是什麼樣的異象來管制他們?若是有,仍有管制的異象,有什麼比一位父親的心,就是他的兒子或女兒能夠服事主,甚至嫁給一個服事主的僕人……?他的前途是不確定的,他的收入是不確定的,在地上作客旅的這種人和這種生活。但是有異象的人是這樣的生活的,他們是徹底改變,被重新構成,整個人都改變了,他們人生活的方式也會改變了,因為他們生活的方式,無論在哪個階段裡面,乃是要事奉,要實行這樣的異象。
 
屬天的異象奪取我們、重構我們、管制我們、指引我們、限制我們並支配我們——箴二九18上:
 
甚至控制我們,保守我們。什麼是會保守我們到底呢?有很多人我們認為不可能離開的都離開了,有些是供應的節也離開了。我的確沒有把握,對自己也沒有把握。我相信主的憐憫,我願意忠信,我也信靠有這樣的異象,是祂不肯讓我走的異象,是保守我們的異象。何等的蒙福,能夠有年長的聖徒,在神聖生命裡成熟的聖徒,他們的全人見證,經過數十年,異象保守了他們,限制了他們,管制了他們,推動他們。
 
1 屬天的異象要管制並指引我們,就必須作到我們裡面——徒九3~5,林後四4、6。
 
好,你看見這裡,管制並指引,管制並指引,作到我們裡面。這就是主在這裡所要得著的。主要在這裡管制並指引每一處召會,每一位長老,每一位全時間,每一位同工,每一位聖徒,乃是用這樣的異象來管制和指引。我們沒有人為的控制,但是在這裡卻有一個很強的、內在的管制與指引,乃是借著這個異象的本身,異象的自己在這裡管制並指引我們。但是,唯有當這個異象作到我們裡面的時候,才能管制並指引我們。
 
特別是弟兄們需要憐憫,我們很容易客觀,把一些事都客觀化了,把一切事都推到外面。對這個觀念很清楚,對這個想法很清楚,其實那只是開始而已了。這有沒有構成到你的裡面呢?有沒有人願意在這裡聯於我,迫切地為我們禱告,好使這個異象能夠構成到我們的裡面呢,作到我們裡面?唯有三一神在以弗所書三章裡能成就這些事,也唯有這個能讓我們有安息。一位一位弟兄們完成他們在地上的行程,主要在這裡要興起另一代來執行祂的工作,在召會中服事,來繼續這個職事。我們唯一的安慰就是,異像是在他們的裡面,這個異象必須作到他們裡面。我們相信,這個異象不管怎麼樣會帶他們繼續往前。
 
2 屬天的異象將我們限制在神聖啟示的中心線上,以神新約的經綸為中心點——提前一4。
 
屬天的異象使我們的生命滿了意義和目的,也推動我們,加力給我們,並賜我們忍耐——提後一9,來十二1~2。
 
關於這個功效有好幾方面,這就是使我們的生命滿了意義和目的。人生的意義就是要活出這屬天的異象,也推動我們,加力給我們,並賜我們忍耐。
 
我們在屬天的異象之下,受指引朝向神的目標,我們的生活也受神的經綸所支配——腓三3~14,提前一4。
 
我們學習如何與主過一種的生活,這乃是照著神的經綸的。如何與主花時間在一起,是照著神的經綸花時間與主在一起。如何照著神的經綸有分於特會。幾周之後我們就會講到創世記結晶讀經的這個終極完成,整篇綱要都寫好了,這會是一個很重的有分量的訓練,因為這個內容是有很重的。沒有什麼應該是傳統式的,是因循的。如果我們在這個異象之下,乃是會照著神的經綸而預備這樣的訓練,我們會照著神的經綸作學員:“主我接受你在這一切的安排,使你能夠分賜、構成到我裡面,使我們能夠建造成為身體,為著新婦的預備。”
 
我們從主所接受的異象,會使我們行動,並按著所看見的異象行動;在使徒行傳這卷書裡,神聖的異象主要的是關於神的行動——十1~33,十三2。
 
彼得在使徒行傳十章看見了異象,在這裡乃是有一個行動。我願意再一次作見證,關乎主的行動,在印度的行動,是很令人鼓勵,能夠知道在這背後是有一個異象,在其中也是有一個異象。我們不只是坐在這裡顧到我們自己的事,這個異象會使我們有行動。最早,還有一些人會搬到歐洲,乃是在這異象的支配之下帶到歐洲,他們可以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異象能作成這事,有異象就有道路。有的時候,我們說沒路了,沒有路出去,沒有路經過,沒有路,通不過,挨不過,抵不過,我們這個情形我們就說是根本沒路了,但是異象就成為路了,就有路了。我解釋不來到底這件事是怎麼作成的。
 
有異象,就有道路;榮耀的異象總是帶領我們走一條路,使我們放膽往前——二六18~19。
 
屬天的異象保守我們在真正的一裡,並將我們帶到同心合意裡——弗一17~18,四3,徒一14,二46,四24,五12。
 
就是對神兒子認識完全上的一,我們就會在神聖的榮耀裡與祂是一,我們就會在這個蒙福的同心合意裡,因為異象會成就這事。
 
我們若被這異象所重構,我們會自動執行神的經綸,並作一個工作,就是基督身體的工作——弗三9,四16,徒十三2。
 
我在約翰威恩機場,在這裡,在這裡,在這個Delta航空公司已經飛了兩百萬裡,已經是鑽石級的了。因為,他問我為什麼要飛這麼多,你是在這裡賣東西的麼?是銷售員?我說,不是,我無論在哪裡旅行,我在那裡供應神的話。那你是牧師。我說,不是照著宗教觀念的牧師,不是的。所以在這裡進去登機的時候,不是要登機了,我乃是有個異象,有個負擔,異象在我那裡。另外一個在這裡聆聽,旁邊有人聽,我就把種子種下去。我說,我離開基督教,離開那個,一九六七年離開那個階級主義,我再也不會回去了,我在這裡乃是基督身體上一個肢體,我要去費城,是為著神的話去的。所以,我們在這裡不是想作一個工作。當Dick Taylor在那個飛機上,747客機上面,想要一半的人得救的時候,他這麼作只是因著這個異象管制下的一個神人而已。真正的工作乃是自動自發的,是自然的,是生機的。我們在這裡是執行神的經綸,並作一個工作,就是基督身體的工作。關於工作,我們在這裡的感覺就是,那關於工作的某一方面,這就是我們所害怕的。我們在這懼怕,恐懼戰兢的,這裡是不是只有一個工作?只有一個異象呢?那就是為什麼還需要更多的配搭,更多的同心合意呢?如果異像是一,工作自然就是一了。但在這裡卻沒有總部、中心,在這裡控制人。
 
屬天的異象指引我們朝向神的目標,就是基督身體的建造,以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弗四16,啟二一9~10。
 
想想看,我們用一點聖別的在這裡想,思想。如果人子在這裡審判死人、活人的時候,我們如果來到祂的審判台前,聽祂這麼說,“你讓我借著這個異象帶著這個異象作到你的裡面,也為著我的目標而活,你一生都是這麼作。”有什麼能夠比這個更寶貝呢?如果主能夠對我們有這樣的評估:“你是這麼工作的,你跟別人一樣,就是一堆肉體,罪的肉體,但是你卻讓我拯救你,你讓我把自己作到你的裡面,你把全人向我敞開,我把自己作到你的全人裡面,你也讓這個異象管制你,並且你順從這個異象,直到路終,直到末了。現在我要你進到我的快樂裡,我要你進到我的婚筵裡,與我在榮耀裡,在我的國度裡掌權。”我除此之外還要為什麼活啊?我應該對我的健康有這個過分的被霸佔,我願意被兒女孫子孫女過度的霸佔麼?不是的,我剛剛上面所說的就是,這就是我們人生的意義,我們基督徒的意義,被這個異象所管制,被這個異象所構成。這個異象就帶領我們進到神的目標這裡。我們每一個人只能作一小部分。
 
主如果要是能夠對我們說,“我現在要結婚了,因為我已經有了一個新婦,願你的一生,對這個新婦的預備有貢獻,因為你活著是為了建造基督身體的。你一無保留無所保留的把自己交給我,讓我來摸你,你讓我除去你裡面所有違反這一切的東西,你容許我進到你全人的裡面,我在你裡面有通道。一天過一天,你在這裡有禱告,一天過一天,我在你裡面是有進展的。書拉密女啊,你與我一模一樣,書拉密女啊,我愛你!比你愛我愛得多得多,更多。”弟兄姊妹,這就是實際。我不是給你們神學。
 
你們知道,我們還有另外一個部分,我們會在九點之前就講完這篇資訊。有一兩分鐘禱告,之後有兩位同工一人會說兩分鐘來加強這個資訊,然後,聖徒能夠照著主的帶領,一人三十秒申言,兩位同工要結束。這篇資訊需要被你們完成,被身體上許多的肢體來完成。
 
我們需要成為有異象的人——徒二六19,加一15~16:
 
每一個事奉主的人,都必須是有異象的人;一個事奉主的人,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有異象,並帶著異象事奉主——徒二六19,九3~5、10、12、15~16、20、22。
 
你需要同意這件事,同意這樣的一個條件。第四學期要畢業的學員,他要交通到某一條線,我向他們建議到這個點。當兩個人來在一起,彼此互相有興趣,弟兄姊妹來在一起吃第一餐晚餐的時候,我所建議給弟兄的就是,你分享你的異象,你為什麼生活,這是最重要的事,許多事都會接著而來的。你為什麼而活?你看見什麼?你裡面是什麼?有什麼會管制你的一生?如果你們兩個人來在一起,如果這位姊妹是一樣的,她的心會歌唱,她聽見這個的時候就會歌唱,然後就輪到她:我有同樣的異象。有許多事是需要探究,但是,如果在異象上不一,你們永遠不會是一,你們永遠不會是一,這是很實際的。主憐憫我,給了我一位年輕的妻子,她願意與她剛結婚的丈夫一同行動,從康州到加州,不為著別的原因,因為簡單的來說,那就是主的帶領。有誰會瘋狂到這個地步,作這些事?異像是最重要的因素,在我們事奉上最重要的因素。
 
異像是出乎神的,由不得我們——太十六17,加一15~16,參賽五十10~11。
 
西門不是向你啟示,乃是父神啟示給你的。
 
不是每一個信徒都直接接受異象;保羅直接接受異象,但提摩太是經過保羅接受異象——徒二二14,提後三14~15。
 
不是每一個信徒都直接接受異象。我們前面的弟兄接受了異象,我們乃是借著這個職事接受異象。當我們在我們所接受的一切,立定根基之後,我們或許會看的更多,但是很危險,想要憑自己看一些東西。自己沒有被所承繼的異象(在你前面的異象的所看見之人的異象)上被構成而想看見東西,是危險的。保羅直接接受異象,但提摩太是經過保羅接受異象。
 
在看見異象上,我們都有責任:我們要有心、要願意丟棄卑賤的、要等候主並要向主敞開——太五8,提後二21,耶十五19,但十2~3,林後三18。
 
第四中點就講到我們的責任。在看見異象上,我們都有責任。我們乃是在我們的心這方面是需要願意轉向主,願意心裡純潔,我們也要願意丟棄卑賤的。很多聖徒在主的恢復很長一段時間,在異象上卻沒有進展,因為他們持守某些事對他們來說是寶貴的,但是與神相比卻是毫無價值的東西。不要誤會我所說的是什麼,我覺得,我勸主,也勸主的恢復,要顧到我肉身的健康,但是我的健康是比神更寶貴麼?我的兒女比三一神更寶貴麼?我們或許持守一些東西,因為對我們來說這些是寶貝的東西。那位八九年離開的時候,他是持守著艾登會所那些黃金時刻、時光,卻不願意放下那些事。我們需要放下一切不是神自己的東西。主乃是這一個寶貴、寶貝。
 
我們需要等候主。主或許不會在早晨兩點半給你一個令你瞎眼的異象,或許要等,等到你自己被銷減的時候,所以你需要等候主。等是叫人死的,等是殺死人的,但是你需要等候主。你等事情發生,我們在等主要作一些事,但什麼都沒發生,因為主要我們等候祂,不是等事發生。所以我們需要向主敞開。
 
第五中點,我們也需要願意順服主所給我們看見的。主在約翰福音第七章或許是十七節,“人若立志實行祂的旨意,就必曉得這教訓或是出於神,或是我從自己說的。”我們需要告訴主說,“主,我願意順服,無論你所給我看見的是什麼,這就是我的責任。”主知道,在你有個背叛的心,主知道,我就是把你留在這裡,因為你不願意作。在已過,有些人對召會的立場有一點的看見,在公會裡面,在這裡講的時候,他就說,公會裡,我不知道你在這裡講的是什麼。其實那只是表面的,真正的是他不願意因著看見異象而付代價。
 
我們知道,如果你是一個職業神職人員,在這裡職業的傳道人,你看見召會的立場與實行,就會改變你的人生。你要找個真正的工作,你只是成為數以千計弟兄們中間的一位,你或許只會去洗廁所,服事青少年聚會在這裡作招待,永遠不要想要在主的恢復裡作什麼或作什麼人。所以,我們不願意讓新人受蒙蔽,你們如果走這條道路,是要付一切代價的。是,這是自己的寶貝,年輕的來到主面前,主愛他,一直愛他就對了,說,“我愛你,所以來跟隨我。”但是,主就必須摸著霸佔這個年輕少年光的人、東西。我們需要仰望主,求主的憐憫,願主的光就在這個如同破曉一樣能夠在你裡面破碎你,臨到你,來摸著你的態度、你的心。你說,“主啊,因著你的憐憫,我願意順服你所顯示給我看見的。”
 
我們需要以基督為中心,並將我們所看見基督的事見證出來——徒二六16。
 
我們應當以基督為中心,並將我們所看見基督的事見證出來。
 
我們該象保羅一樣,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19節:
 
就象保羅所看見的是,我們該象保羅一樣,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
 
1 我們要看見更多異象,就必須順從我們所已經看見的異象——二二14~15,約七17。
 
2 我們接受基督作我們的生命,不讓自己受打岔,乃與主保持接觸,借此我們就順從了這異象——西三4,帖前五17。
 
我們乃是借著基督作我們的生命,而順從這異象,因為基督乃是這位順從以至於死的這一位,基督自己是我們的順從。我們接受基督作我們的生命,不讓自己受打岔,乃與主保持接觸,借此我們就順從了這異象。
 
是時候與坐在旁邊的禱告一兩分鐘,我們經常這麼作,但請不要以形式化的方式作,我們需要把心裡所有的禱告出來,讓我們的心和靈敞開,向主在禱告中有回應,然後我們再有申言。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4-06-05 23:09:06
觀看數 :
10,942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