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羔羊作燈,有神作光
  • 8,920 views,
  • 2014-04-20,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進入綱要以前,我也要花一點時間,交通到一個重要的負擔,就是像有這樣一種主題的訓練,是從我的觀點有個負擔跟各位交通。我要跟隨這Ed Marks今天早上的負擔,他從《關於相調的實行》這本書摘錄了一點話,關於相調這件事,這是大約在一九九四年這個時候釋放的信息。同一年,李弟兄也釋放了在二月份華語特會中的高峰的真理,也就是在這個國殤節特會所摸著的。這事,一年後,他在一九九五年,他才說到新耶路撒冷這件事,就是後來成為《新耶路撒冷的解釋應用於尋求的信徒》這本書的信息,那是一年後。所以,這本書的負擔當然是關於相調。我預備信息的時候,不得不從這本書有所引用,這是Ed弟兄也讀給我們聽過,這是非常清楚的話告訴我們,李弟兄的負擔是關於他在新耶路撒冷所看見的異象和啟示,就是關於神永遠的經綸。
當我要讀的時候,我就開始明白,這裡,在我們Ed弟兄裡面就有一個清楚的負擔,你若回想到關於基督身體的實際這件事,我們沒有一個人會以為新耶路撒冷與這個是無關的。事實上,我們常常說神的渴望、神的計劃、神的經綸就是要建造基督的身體,不只是地方召會,而是基督的身體,是一個宇宙神、人的合併,那有一天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或終極完成並成為新耶路撒冷。
所以我們總是這樣說,這樣講,但是,常常,我們所說的事都不是那麼明白,至少有些事是我們沒有那麼進入的。這意思是什麼呢?建造基督的身體,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是什麼意思?對我來說,在這個週末之後,這些信息對我們會非常的清楚,乃是藉著這個過程,建造基督的身體。今天這個過程就有這個實際,有基督身體的實際,借此我們就能作出新耶路撒冷。換句話說,新耶路撒冷是在啟示錄裡面或者全本聖經裡面最大、最終極完成、至大的那個表號,是給我們看見一個屬靈的意義,一切與神經綸有關的事。
 

李弟兄在創世記生命讀經的時候他就說過,我們還記得,在創世記裡,所有神聖真理的種子都撒在其中,所有神聖真理的種子,神聖真理的種子都撒在創世記裡。但是祂花了幾千年,用全本聖經的時間,讓這些種子發展、長大,然後祂說,有一天會有收成。收成在哪裡呢?在末了的時候。創世記是撒種,啟示錄是收成。當然,在那之前,你們都知道,我們說過,在創世記聖經的頭兩章和聖經的後兩章,就是在人墮落之前,創世記前兩章人墮落了,然後在末後的那兩……,前兩章之後人墮落了,最後是撒但被擊敗,被丟到火湖裡。然後這兩章這個景像是什麼?就彼此遙遙相對,遙遙相視,一個是在這一端,一個是在那一端,你們知道我說的意思。
在創世記裡有的是開始,是雛形,是一個小影,但是一切都在那裡了,神所要的都在那裡,都啟示在那裡,祂所要作的事。我不需要太進入,那是後來,祂有這個舊天舊地,祂創造了,他也造了最高的造物,就是人,照著祂的形像和樣式等等,人就被放在生命樹跟前,要吃生命樹,然後有河流流到四方,然後有肋骨所造成、建造成的女人作人的配偶和妻子等等。你們就有看見生命和建造,這是啟示錄裡面的小影和形象。但是那一個小影最終要終極完成一個實際的事物。那實際的應驗,就是可以在哪裡看見呢?就是在聖經的末兩章,就是在新耶路撒冷裡這聖城裡,在新天新地的聖城裡。說的是嗎?阿們。
所以,當我們說到新耶路撒冷,弟兄們,我們在這裡絕對不是只顧到一種研讀,研讀這一件美妙的圖畫,這幅美妙的圖畫,甚至只是想要知道一個表號的解釋和這些事物的結晶。倪弟兄、李弟兄作的已經很好了。我很喜樂,說到新耶路撒冷是一個很好的憑借,讓我們除掉所有的酵。倪弟兄這分職事,李弟兄這分職事就把天堂這個事情給除去了,他說到新耶路撒冷就沒有天堂了。我們要去哪裡呢?不得了,我們現在有票,但是不知道去哪裡。弟兄們啊弟兄們,不是這樣。我告訴你們,把那個迷信,可怕的迷信所替代掉的,那個假冒的事物替代掉,那個真正的假冒事物,歷世歷代的假冒事物替代掉的就是這一個。今天,最有思想的人都被這個可恥的事情,這種可恥的教訓所欺騙。沒有上天堂這件事,但是是有一個東西是更美的,是更輝煌的,是更榮耀的,是更燦爛的,是嗎?阿們,是更巨大,更不得了的,比上天堂更不得了的,就是聖城新耶路撒冷。那個美妙的建造,那個美妙的構成,就是三一神調和了並且合併了在重生、變化甚至得榮的三部分人,成為這一座神聖的生機體,這是神與人彼此互住的居所。二者成為一,成為一對夫婦,就是這座城。一切的事物都成為神的國度。在新天新地新宇宙裡,這城作為中心,這就是神經綸的終極完成,這就是神所要的。弟兄們哪,今天在眾召會,在主恢復的眾召會裡,我們要把這個作出來,我們不是要上天堂,我們要作出新耶路撒冷。
在你的召會生活,今天也許只有十二個人,有二十五個人,可能看起來很少,看起來微不足道,但是弟兄們,這在於你的異象,在於你的觀點,你在那裡作什麼?我在想,請看,弟兄們,一九八五年,我們對於召會的數目,我們很有感覺。那時有多少召會呢?那時可能全球有十三萬的聖徒,那裡有許多的召會,也許數百處的召會。當然我們有許多在遠東地方、遠東地區的召會沒有算進去。在一九八八年,有一些的消息指出,召會的數目達到了千處,聖徒的人數有十五萬以上。不要問我從那裡來,我只是這樣記得。一九九四年李弟兄在釋放這樣的信息的時候,他說,今天有一千六百處召會。我不知道,現在主的恢復到底有多少人,全球有多少人,我並不知道。但是今天有多少人,有多少召會呢?我想不是那麼難知道,我想也許今天有上千處的召會了,有幾十萬的聖徒,哦,有一些的聖徒有數百萬,有個地方有數百萬的聖徒,我們可以假設是這樣。請看,但是與全球的人口來說是很小的部分,有七十億的人,也許主的恢復有一百萬人,也是百分之零點零零三而已,這是非常少的數量。你們是不是同意我的想法呢?
然後問題就在於這裡:我們在這裡作什麼,我們的人數這麼少?我們要讓主的恢復長大,是不是要成為一個最大的,地上最大的宗派團體呢?這不是我們的目標。弟兄們,我們的問題在哪裡呢?我們,主的恢復目標是什麼呢?這是個嚴肅的問題,因為這決定我們工作和事奉並且把主恢復帶領往前的路。當我在想,從這個角度來想這件事,我就知道。當然我們需要傳福音,我們需要擴展召會,我們需要主的恢復擴展出去,我非常,對此極有負擔,但是主的恢復不能是沒有帶人得救的,必須增長,必須繁增,必須有大大的增加,但是同時,我也知道,無論我們成長如何,我們還是一個很小的數目。事實就是如此,當主來到地上,祂只是一個人,祂只是地上的那一個人。誰是在神的經綸要作出新耶路撒冷呢?就是祂,隨後有十二個人,隨後有其他的門徒們,但數量還是,比全世界的人來說,還是少。
我知道,這是我的領會,主的恢復在這裡不只是要作大而已,因為我們永遠不會是大的,無論我們如何的成長,主的恢復在此是要興而盛;主的恢復在此要作見證,見證新耶路撒冷;主的恢復在這裡要竭力地作一個小影,是一個非常濃縮的、縮小的小影。在地上,主的恢復,我們的呼召,我們的托付就是要作出,在今天眾召會裡面,無論大小都要有這個實際,就是新耶路撒冷的實際。她的樣子,她的特徵要在我們中間彰顯出來,這就是負擔的所在。當我們傳福音,當我們擴展,我們絕不要忘記這件事。所以在這裡,我會準時結束,不要擔心時間。
這裡,今天晚上有很重要的交通,但是我要將我們眾人都帶回到時光機,回到一九九四年,李弟兄那個時候,假設他還在這裡。我讀不同的幾章李弟兄所說的話。一九九四年這個不是講到新耶路撒冷,但是卻實際上是講到這件事。我也提醒了翻譯的人,他們可以跟得上我所讀的這本書。我希望你們都知道,當我讀的時候,這個負擔,就是說給你們的。
在英文的第十五頁,中文的第十一頁:在一九八零年的時候,我開始看見神經綸的真理,把全本聖經從第一頁到末一頁解開是需要的,但是聖經的中心是什麼?這中心是神的經綸,神的經綸是為著基督的身體。中文十一頁,看見這個以後,我問自己,基督的身體在哪裡?你向聖徒們解開了一卷又一卷的聖經,在這地上也興起了一千六百多處地方召會,但是身體在哪裡?有眾召會,但在哪裡可以看見身體?因此我很有負擔,我說:「主,我必須向你認罪,承認我雖然看見基督的身體,多年傳講並教導基督的身體,但連我自己也不是那麼在基督身體的實際裡。」我向主承認我在這件事上的遲鈍和缺欠,因此,當前的這個負擔臨到了我。你們不該那麼注意這恢復的擴展、眾召會的擴增,以及美好的召會聚會,你們必須領悟,這裡有個很大的缺乏、缺欠,就是基督身體的實際,就是為這緣故,我們需要相調。
我會跳著讀,只要跟著我就好了。《關於相調的實行》第十三頁:我們可能有美好的召會生活,但是卻不知道我們中間幾乎沒有身體生活的實化、實行、實現和實際。這是今日這恢復中的需要。我繼續讀這中文十三頁:根據我的觀察,我們今天沒有在什麼的地方看見基督身體的實際。你可能爭辯說,召會就是基督的身體。不錯,召會是基督身體,但是要在基督身體的實際裡,就不只是建立地方召會,設立長老,並以某種方式實行召會生活而已,這僅僅是安排工作、服事,這不是基督身體的實際。即使我們的福音傳得很好,但也許沒有多少基督身體的實際。今天,在眾召會中,我們可能有許多聖徒在小學,許多在初中,許多在高中,但是能教育人達到碩士學位的標準,甚至博士學位最高標準的大學在哪裡?主恢復的大學在哪裡?我不是說我們該建立神學院,但我們不該那麼注意於僅僅建立召會,並安排許多外面的事,這些與基督身體的實際無關。
十四頁:主恢復的最高峰能真正、實際、真實完成神經綸的,不是叫神以有形的作法產生許多地方召會,乃是讓神產生生機的身體作祂的生機體。我們都有物質的身體,但事實上,我們的身體不是我們這人的實際,我的身體是我,但不是我這人的實際。照樣,全球所建立的眾召會是有形的骨架,但在眾召會中間也許沒有基督身體的實際。我們若對自己誠實,就必須承認這是我們今天的光景,基督身體的實際在哪裡?
中文第十六至十七頁:今天在眾地方召會中,我們一般所能看見的,多半是在聚會活動、工作和事奉上的召會,我們看不見多少在復活裡,就是在那靈裡,在那是靈的基督裡,並在終極完成的神裡面,基督身體的實際。所以我們需要竭力,完全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裡。
中文二十頁:在啟示錄裡,所有七個燈台,在第一章我們看見七個燈台,就是七個召會的表號。這七個燈台在性質、素質、大小、樣式、外表和功用上都是一樣的。只有身體會存留,並且存留到永遠,這是獨一的帳幕,神在地上唯一的居所,就是,我們都需要看見這點。
二十一頁:所以,我們必須注意基督的身體過於注意地方召會。這不是說,我廢掉了關於地方召會的教訓,我們仍需要這個教訓。我們是人就有物質的骨架,那是我們的身體,但是身體本身是個骨架,物質的身體裡面需要有一個生命。今天召會也是這樣。一面,召會的確有一個骨架——身體,但這骨架不是召會的性質、素質或元素。以弗所四章告訴我們,召會是基督的身體,在這召會裡面有那靈、主和父。父是身體的源頭,主是身體的元素,那靈是身體的素質,這四個實體都建造在一起。最終,在聖經的末了,只有一個終結完成,這個終極完成就是新耶路撒冷。在這個終極完成裡,我們可以看見神——父、子、靈,以及蒙救贖的人性。
這是二十二頁:我們可以看見,新耶路撒冷乃是神和人的終極完成,神已經將祂自己構成到我們的人性裡,我們的人性也已經被建造到祂的神性裡。如今神性和人性乃是聯合、聯結、調和、相調在一起。
然後,Ed弟兄今天早上讀給我們的這一段,就是說到他所講的這首詩歌,他說,新耶路撒冷是他的異象,是他的啟示,也是他的職事,這是二十六頁,他說,我強調,在我的職事裡,在美國的職事,已強調,已過三十二年強調這件事,從一九九四年往前算,我一直強調三一神,基督、生命、那靈、召會、基督的身體,至終還有新耶路撒冷。
不要受困擾,我還要再讀一點,我在這裡會把握時間,在中文的三十二頁,這裡是說到一些聖徒的情形:主的恢復是恢復眾地方召會,我說,是,但,有一個「但」,但是有一個「但是」,我說,不錯,但是,有一個「但」。地方召會有許多是物質事物的方面,你必須安排長老,設立執事,以照顧許多外面的事物,但就基督身體而言,沒有物質的事物。地方召會幾乎百分之九十是物質的,但卻該是為著屬靈的一面。這屬靈的一面就是基督的身體,這是三十三頁。
在這裡有小段,就是在中文四十七頁:今天,所有被成全、得成熟的聖徒乃是錫安,就是得勝者,也就是召會的活力排。在新天新地不再有錫安,只有新耶路撒冷,因為一切原來不夠格的聖徒,那時都已夠格成為錫安。換句話說,整個新耶路撒冷都要成為錫安。什麼是錫安?錫安就是神所在之處,也就是至聖所。在啟示錄二十一章有一個表號,表徵新耶路撒冷將是至聖所,表徵新耶路撒冷將是至聖所。新耶路撒冷的量度是一個正方體的量度,長一萬兩千斯泰底亞,寬一萬兩千斯泰底亞,高一萬兩千斯泰底亞,那就是至聖所。因為在舊約裡,不論是帳幕或聖殿中,至聖所都是立方的,其長、寬、高都相等。到那時所有蒙神救贖的人都要被變化,不只在生命和性情上與神一樣,甚至顯出來的樣子也與神一樣。
四十八頁:啟示錄四章告訴我們,神顯出來好像碧玉;然後在啟示錄二十一章,整座新耶路撒冷顯出來好像碧玉。因此,蒙救贖的人在生命、性情和樣子上,但不是在神格上完全成為神。最後,這聖城新耶路撒冷乃是所有異象和啟示的集大成,就是三一神與三部分人的構成。
這樣如何呢?我覺得我們需要主,需要李弟兄直接的話來提醒我們,再次提醒我們,提醒我們:我們該成為什麼,祂心裡所想的,主恢復今天需要什麼。兩個月前我們有華語特會,國際華語特會,說到召會的事,但是主題是召會的內在意義,召會的內在意義。我要說,這負擔是相似的,與這次的訓練是相似,那就是我們需要幫助聖徒來看見,什麼是內在的意義,什麼是那看不見的,什麼是在神聖奧秘範圍裡的事。讓我們像平常一樣這樣的作,來注意在眾召會的實行,地方召會的實行,包括我們所作的一切事,就是我們在召會生活中所作的事,我們的服事,我們的傳福音,包括許多的事。一面是這樣,但另外一面就有一個巨大的需要,就是,內在的實際是什麼?就是基督的身體的實際。內在的事,就是我們這個週末所要說到的,是在新耶路撒冷給我們看見的。
事實上,弟兄們,我要這樣說,這裡並沒有衝突,這裡並沒有什麼不和的地方,我們兩個都需要,兩件都要作到。我們需要服事,我們要作事。我還記得李弟兄一九八三年,花了好幾周訓練我們,作什麼?李弟兄訓練我們作什麼?——如何開奉獻箱,他親自訓練我們如何作招待,他親自訓練我們。我們被李弟兄這樣的訓練作招待,何等有福!我被他親自訓練過如何要在召會中報告事項,我是不是有分享過?也許有,我覺得非常的尷尬,那一次。然後還有很多的事,你若覺得李弟兄只是個一天到晚作夢,想到新耶路撒冷而已,你就是大錯特錯。李弟兄如何勞苦地實行神命定的路,實行召會生活,不像基督教那樣,而是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李弟兄是個非常務實的人,要建造眾地方召會,但同時,他又,尤其在他晚年,李弟兄他的負擔不只是要建立地方召會,擴展眾地方召會,而他要眾地方召會都成為一個管道,都成為一條道路,一個手續,將我們帶進什麼?就是身體。這身體,這實際,身體的實際是看不見的,是好像摸不著卻是真實,卻是屬靈,卻是神聖的一面,就是召會生活神聖屬靈的一面。必須要有這一個,因為這會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地方召會,甚至七個燈台到那一天都不會在,但是那裡會有新耶路撒冷。那個新耶路撒冷就是基督的身體,是終極完成的基督的身體。
我感覺要對我們說許多這樣的事,提醒我們,我們在作什麼,我們絕不可取代我們首要的事,我們一直要,總是要一直對準目標,看準那個球,就是新耶路撒冷,我們要作出新耶路撒冷。每當我們所作的,在召會生活裡,都要建造那城,我們就是實際上在生命裡長大,受主的對付,在主的話中、信息中蒙光照,都要被建造在,使我們被建造在一起。這一切,不僅是為著當前所謂的召會生活,這一切都是為了建造那永遠的。請想想看,我想,在千年國裡,我們會非常忙碌,為主而活,因為大部分神的子民都沒有作出新耶路撒冷。主憐憫我們,給我們這個異象和啟示。今天,弟兄們,我們要忠信,我們要向祂忠信,必須被這個異象抓住,必須知道我們為什麼在這裡,我們在這裡是要作出那座城,我們要作出我們在這個週末裡所看見的每一面。
我們來到這篇信息,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說到這篇信息。我們說到「光」這個方面,城的光。要說到這件事,「光」這件事,我要說,我最好讀這些關鍵的經節,就是在啟示錄末了兩章,說到這個主題的經節。所以你在這裡,首先十一節,說到城中,新耶路撒冷從天而降,她有神的榮耀,她的光是寶石一樣,就像碧玉,明亮如水晶。所以有聖城,有神的榮耀,有神的榮耀。你說神的榮耀,就是她的內容,她就是這城,有神的榮耀。如果你去拜訪新耶路撒冷城,你走遍街道,你臉上遇到的是什麼?就是神的榮耀。她浸透了、浸潤了、充滿了神的榮耀。
當然,我們知道神的榮耀就是神的彰顯、神的顯出。聖城是蒙救贖、蒙揀選的人(像我們)與這位經過過程的神(就是祂)的調和,所以,意思,這不只神在那裡照耀,神是她的照耀,就是她的彰顯,我們也在那裡得著榮耀。我們是在那榮耀裡,我們甚至在什麼?我們等一下看見,我們也是那個發光者。我們一切都是在祂的榮耀裡,我們是都要達到這樣的榮耀。這需要神生機救恩各個步驟。這就是,弟兄們,我們作出這城的路。我們是寶石,意思就是,我們是帶光體,是發光體。我們本身沒有光,但是我們帶著光,這是最寶貴的石頭,寶石,就是帶光體。而光的本身就是神自己被作到這個石頭裡面,藉著變化的過程,那就使我們從泥土變化成為石頭,甚至像碧玉一樣,就有神的樣子,就像碧玉。在啟示錄第四章給我們看見,明亮如水晶,這就是不只是寶石,這完全是透明的,沒有,一切模糊的地方都被移去。
二十三節說,那城內不需要日月光照,因為,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在新天新地,雖然有日月,為著那些未重生的列國,他們是神永遠國度的贖民,在這新的宇宙裡的贖民。但是在城內,城的本身裡面不需要日月光照,不需要任何天然的光來照亮,因為神的榮耀光照,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我們要看見這事,有神的榮耀,神作光,照亮、照耀並照透這城;然後還有燈,非常有意思的就是,這救贖者乃是燈。所以,光在這個羔羊裡面照耀出來。二十四節說,列國要藉著城的光行走,列國要藉著聖城的光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帶進那城。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因為在那裡原沒有黑夜,沒有黑夜,有不斷的光照。
好,我現在要來到二十二章第五節,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需要,這是在聖城新耶路撒冷裡,他們也不需要燈光,也就是不需要任何人造的光,人造的光源,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他們不需要日光,不需要天然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主神要光照他們。神是光,那光要照在祂的子民身上,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這是光的國度,這是光的國,光管理,光治理,是被那照耀的光所治理的城。我們會看見這事。
 
壹 在新耶路撒冷,羔羊基督是燈,有神作祂裡面的光—啟二一1~2、23:
所以在此,我們有燈作為羔羊,羔羊是燈,在英文裡這兩個字很像,就像燈泡一樣,燈泡裡面有光源,然後羔羊在那裡像一個白的燈泡的外殼,裡面有光源。不知道這裡有幾瓦的光,當然你靠近那個光,可能就被蒸發了。神住在不能靠近的光中,沒有人能看見神還活著,那光太強烈。如果神自己照出來,我們就都死了,我們也就完了。感謝神,祂沒有這樣作,祂成為一個小小的人來,不得了,這小小的人使光這麼的可愛,這麼的愉悅,這麼可接受。我告訴你們,神知道這事,所以救贖者羔羊必須作燈,作這神聖之光的燈,在這燈裡就有神作光。但這羔羊,就是救贖的羔羊,祂來到世上就作光,世上的光,祂是生命的光。祂就是那羔羊,祂有神作祂裡面的源頭。

一 因為神聖的光是透過救贖主照耀,這光就成了可愛、可摸著的—23節。
你是不是喜歡這一個點呢?有些光不是那麼可愛,也不是那麼可摸,你會怕。但是有些光是很令人愉悅,那是對的,所以,神聖的光是透過救贖主來照耀。這讓我想起約翰一書,祂是光,在祂裡面毫無黑暗。我們若在光中行,我就有交通,然後怎麼樣?然後又如何?然後呢?祂兒子耶穌的血,是不是?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我要說,這裡就有羔羊,因為這裡說到血,這是洗淨我們一切罪的血,洗淨的血,讓我們能享受光,使光可愛、可摸。你看見了嗎?所以,弟兄們,沒有救贖者作燈,我們就無法接受神作光,我們就有禍了,但是有羔羊,有救贖者,我們總能來到這光裡,享受這光。

二 藉著救贖者羔羊,神的光成了為著神的分賜可享受的照耀—二二1~2、5,參提前六16。
這光不只是成為可享受的,讓我們享受,對我們是何等的溫柔,對我們是讓我們愉悅的,這光的來到是什麼?是祂的分賜。這樣的神的光,在子裡的照耀,作為那靈的照耀,就是祂的分賜。所以每當光來了,弟兄們,是的,會暴露,會鑒察、搜尋,會審判,因為這都是光的功用。但是,請記得,光是在羔羊裡,在燈裡,臨到了你我,甚至是帶著審判的話,暴露的話而來,用意是要分賜。光總是帶進生命,神照耀,生命就來,就像創世記一章,有更進一步的光,就有更高等的生命受造。所以,我們都要歡迎光,我們要幫助聖徒在召會裡歡迎這個光。沒有黑暗,沒有陰暗,沒有死亡,讓光進來。

貳 是光的神在是燈的羔羊裡面—啟二一23,約壹一5:

一 新耶路撒冷城將會有一種特別的光—救贖並照耀的神;救贖的神作為發光的神照耀出來—啟二二1、5。

二 神這照明的榮耀,乃是基督裡面的光;而救贖的基督是容納光的燈—二一23:

1 神的榮耀是城的光;神作內容由基督盛裝,透過基督照耀出去—11節,約一4~5、14。
新耶路撒冷就是一座巨大的城,就像我們今天看到許多的大城一樣,是非常大的一座城,但卻不需要光。城都需要光,不是嗎?但我告訴你們,在那座大城裡只有一個燈,沒有許多的街燈,沒有各種其它的燈,只有一個光,就在這個大城裡,就在她的中心有光,就在其中心,在寶座上——那就是神作光,而羔羊作燈。所以你能夠說,神和羔羊的寶座就是羔羊燈的寶座,或者是光的羔羊的寶座。

2 神在基督裡將是照耀的光,作整座城的享受;在新耶路撒冷,頭一種享受就是神作我們的光—啟二一23。
第一件事,城裡有許多事,甚至有生命的水,有生命樹,這一切的事我們都講過了,但是頭一件事是光,頭一種享受是神作我們的光。弟兄們,我希望我們都寶貝這光,我們要活在這光裡。但願所有新耶路撒冷的小影,都有這光在她的中心照耀,藉著全召會照耀出去。
弟兄們,我們是帶領的負責的弟兄和長老,我們多少是在召會的中心。如果光是受阻礙的,是受阻礙的,多少是與我們有關係的。這是個訓練,弟兄們,這個訓練不是要訓練我們作這事作那事,那相對來說是比較容易的。今天,甚至在基督教裡,你還有甚至會有召會的協談、咨商,告訴你要如何評估一件事,如何去作計劃,如何作改變,等等。但是,弟兄們,我們需要顧到召會實際的事,我們需要作這一切的事。但是,弟兄們,我要說,我們最需要的是神,我們需要這光在我們中間照耀,甚至在眾長老中間照耀。如果有長老職分,卻是黑暗的,光照不透,就是缺乏透明,有一些的元素是死亡在其中,全召會都要受苦,因為那是新耶路撒冷的小影。弟兄們,這是非常嚴肅的責任,是我們所擔負的責任。我們必須讓光作主,居首位,在我們的長老職分,在我們的帶領裡居首位,那才是真正的帶領,是神能夠照耀,在基督裡得以照耀而帶領。

3 在新耶路撒冷沒有黑夜,因為在聖城裡,神自己要作永不下落的「日頭」—二二5。
在千年國裡,日頭要七倍加強。我無法想像,這個所謂的日頭就是神自己,在新耶路撒冷會多強呢?無法想像,那是何等的光!讓我們都要今天習慣這個光。召會生活要在光裡,眾召會無論大小都要滿了光,滿了光,滿了神的榮耀,那就是耶穌的見證。

4 這也可以成為我們今天在召會生活中的經歷;當我們向主敞開全人,我們就在光中,而光就是神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給我們享受—二一2、10~11,二二16上,約壹一5、7,西一12~13。
我回想到李弟兄說過,有些聖徒向主禱告說:「主啊,賜我光,主,給我光。」他說,那是一種錯誤的禱告。李弟兄說,光已經在那裡了,我們今天的需要不是求更多的光,像那樣求,今天我們的需要是要完全向祂敞開,向主敞開,大大敞開,讓這光進來照耀,照在我們裡面的每一個部分,這是我們的需要。我們越向光敞開,光就越照亮;光越照亮,你就越看見,看見錯誤的事、黑暗的事、壞的事、不好的事。
作長老,作帶頭的弟兄,弟兄們,讓我這樣說,不會改變我們。如果你認為你作長老你就會改變,那可是個新聞,那一點都不會改變你。就像你坐在第一排,你可以到一個小房間,別人都不能進去嗎?是這樣嗎?就是像你可以起來報告嗎?你還是同樣的人,你還是同樣的。這至少是我的見證,多少年前我就發現這不會改變我,一點都不會改變。但是弟兄們,那是一種看似其錯誤的方式。事實上是什麼呢?我們要成為祂右手中的星,不是地位,乃是在於光照,是要作發光體,在召會中發光。如果你不發光,你宣稱你有地位,那是沒有意義的,新耶路撒冷沒有地位,你就永遠達不到新耶路撒冷。忘掉那個地位吧,只要顧到照耀。照耀的路,就是讓神先照亮我們,照透我們,暴露我們,光照我們,使生命能在我們裡面產生,我們就有真正生命的長大。
最近,我們在眾召會的帶領職分中有許多的事,這些事提醒我,警告我,不僅是帶領不能改變我,長時間的帶領也不能夠改變我。除了光,沒有什麼能改變我們。不斷地有光照亮,才能改變我們,這才是新耶路撒冷,那才是召會生活作為小影。這是我們該作的。

三 我們既有救贖並照耀的神作為獨一的光,就不需要天然或人造的光—啟二二5,賽五十10~11:
我想我們都知道以賽亞五十章的這個經節,在這裡引用的。這裡說到,以色列人他們怎麼樣呢?他們點火,用火把圍繞自己。祂怎麼說呢?耶和華就說,你們可以,你們必躺在悲慘之中。換句話說,你自己產生的光,用你的聰明製造的光,對你絕對不會有好處,只會破壞你。弟兄們,我們不需要那個,我們不要內顧自己,不要有任何心理上、頭腦裡的分析,不,我們在此要等候這照耀的神,照亮我們裡面,那是我們所需唯一的事,那是我們唯一所需,能醫治,能拯救我們。

一 新耶路撒冷的光乃是獨一、永遠、神聖的光,神所救贖的選民要在這光中,在聖城內生活並行動—啟二一23、25:
很明顯的,光使我們有行動,沒有光,就沒有人能行動,沒有人能生活。
1 我們有真實的光,就是眾光的源頭;這光就是神自己在基督裡照耀;這是新耶路撒冷的內在素質—23節,二二5。
再回到這個字「內在意義」,「內在素質」,地方召會的內在素質是什麼?什麼是內在的素質?是什麼?是真正的光,是真實的、神聖的光必須在召會裡照耀。我再說,只有二十個人的一個小召會,當人來到我們中間,都該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光在那裡,他們就是覺得遇到了光。他們被顧惜,被某一種光照所顧惜,那就是從我們裡面出來的那個寶石所發出的光。事實上,就是神在基督裡作為那靈,從我們裡面照耀出來。

2 整個新耶路撒冷就是至聖所,而至聖所的光乃是神自己在祂永遠的榮耀裡—二一16、11。
很明顯的,我們知道在舊約至聖所裡面,沒有燈泡,沒有燈光,沒有,那是完全黑暗的,在其中只有神榮耀的光照,耶和華的榮光。新耶路撒冷是那小小至聖所極大的擴展、擴張,成為一個立方體,作為這樣的一個至聖所,不需要任何其他種類的光,只需要神自己作獨一的光。

二 照著新造的原則,我們基督徒有神在裡面作光,並且我們絕不該想要產生自己的光—林後五17,四4、6,賽五十10~11。

三 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我們需要藉著神的話,活在發光的救贖之神這光的照耀之下—弗四16,五8,詩一一九130。
不要忘記,光總是在神的話裡,在神的話裡,進入話,就有光。親愛的弟兄們,我們不僅需要那靈,就像油一樣,我們也需要光,我們需要神的話,我們的確需要神的話。我們在這裡作為帶領的弟兄們,如果我們不進入話,或者我們在話裡面非常少,只是早上花五分鐘跟聖徒一樣,我要說,我們就不夠資格。因為長老必須善於教導,教導是把光帶給聖徒們。正確的話語就是像一個活的星,將光帶給聖徒。光就使這些聽的人來到神面前,主面前,光就使他們長大,那光要使他們有突破,那光要幫助他們經過許多屬靈的危機。弟兄們,我們需要話,我們需要活話,一直需要神活的話,不是以死的方式,而是要有靈活的話。

肆 光是管理的能力,將萬有帶進一與和諧裡—啟二二5,弗一10:
現在我們有個轉,轉到這篇信息的第二個負擔,負擔的第二個部分,關於光的管理和能力。光,管理,我這樣再說一次,光能管理。事實上,在神的國裡,光就是管理的因素,就是管理的源頭,就是管理的能力。權柄是與光有關,神照亮,就有神聖的權柄。你不需要宣稱任何事,不需要為自己表白,有了光就有權柄。我們有沒有這樣的經歷?我們來到基督身體肢體的面前,我們有光,立刻你就知道,要順服那個光,立刻你就被帶到寶座前,你甚至不需要說什麼,那光就把你帶到你所屬的地方,你該在的地方。你過分發展,你立刻就會有光,你就知道,我太越過自己了,我要回到我該在的地方。那是什麼?那就是一種管理的能力。任何背叛的事,任何一種拒絕的情形,或者失去的狀況,或者我們裡面的不法,都需要光來管理,管理那一些事。
那樣的管理,弟兄們,使產生一個結果,使萬物有一和和諧,那就是國度,神的國——一與和諧。一與和諧從哪裡而來?從光的管理而來。我能見證,為著我與我同工的眾弟兄們作見證,李弟兄過去之後,那保守我們在某種程度一里的,我們不能夠說我們很完全的有了一,但是到某種程度上,我們真是有一。在這個程度的一與和諧裡,那是什麼?我能見證,是藉著光的管理。真正是,這非常真實,弟兄不用這樣說,他只要坐在那裡,我就得著了光。你們知道我的意思,你就得著了光,那是主在照耀。你對那光說「阿們」,我告訴你,那就有一,那就有和諧。長老們為什麼爭吵呢?有弟兄在那裡被趕出去呢?也許幾十年之久都是這樣,那是因為,那是因為沒有光,沒有管理,缺乏光,缺乏管理。你如何能夠期望一個召會能夠有一與和諧,但是長老卻沒有一與和諧呢?

一 光是管理的能力;光照耀時就施行管理—啟二二5:
1 哪裡有黑暗,哪裡就有混亂,但哪裡有光的照亮同其管理和行政,哪裡就有秩序—創一3。

當然,今天社會上的特點就是極度的不法。你同意嗎?越愈,每下愈況。真正的管理在那裡呢?如果你把警方的力量拿走,今天晚上就會一團混亂。誰在管理我們?行政在哪裡?使我們不同的是什麼?我們在這裡沒有什麼規定,沒有在這裡有什麼人物,是,我們有一位基督,但是我們有最嚴、最強的管理,就是被光來管理,被光管理。弟兄,有人進來就說,這是何等的平安,何等的和諧,這是何等的一!這裡有光。

2 神在哪裡,哪裡必有光照耀;光在哪裡照耀,哪裡必有管理的能力。

3 我們若在召會生活,就是新耶路撒冷的小影裡,有神在基督裡作中心,我們就有光;光所作的頭一件事就是管理一切,並使一切有秩序—14~18節,約八12,弗一10。

4 我們有神在基督裡作光,首先就有秩序,然後有生命—林後四6:
很有意思。首先是秩序,然後有生命,但不是組織的秩序,不是,而是生命的秩序,會帶進生命。

a 光照耀時,也有所生產;生命來自光—約一4~5、7~13。

b 當神的光照耀到我們裡面,神的生命就進到我們裡面;光總是將生命帶給我們—八12,十二36、46。

二 神在基督裡作照耀的光是新耶路撒冷管理的中心—啟二二1~2,二一23:
不要忘記在寶座上有大大的燈,在寶座上那就是管理的源頭——光管理全城。

1 生命一切的豐富都來自這光—約八12,十10下,十一25。

2 神是光,從祂流出生命水的河,在這活水裡長著生命樹—約壹一5,啟二二1~2。
因此從這光的管理中心,流出生命水的河。生命樹在河的兩岸生長,也是從光的源頭出來。

三 有神的光,就有管理的能力,就有秩序;有管理的能力和秩序,就有生產的能力,有生命的產生;這就是新耶路撒冷的圖畫—創一3~26,啟二一10~11、23,二二1~2、5。

伍 在以新耶路撒冷作中心的新天新地裡,萬有都將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那時候,以弗所一章十節就完全應驗了—啟二一2~3、23~25,二二1~2上:
我很短的時間就能夠講完,我們需要記得,負擔乃是,最終,最終,新耶路撒冷要終極完成,結果,神經綸的結果,歷世歷代的結果,在經過許多世代之後,至少有四個世代:亞當的時代,罪的時代,律法的時代,摩西的時代,然後是恩典基督的時代,最後就是國度的時代——千年國,所有神的工作,在這不同時代裡的工作,結果都要達到一件事,就是照著神的渴望,那就是:一切,萬有,在宇宙裡的萬有都要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在基督之下,基督要作元首。那就是以弗所一章的應驗,那就是新耶路撒冷,因為那裡說到時期滿足時的經綸,那就是指著將來的永遠,在新天新地裡。

一 在新耶路撒冷裡,一切都被生命浸透,並在光底下—1節,二一23。
二 在啟示錄二十一章,我們看見頭,看見身體環繞著頭,並且看見列國藉著城的光行走;整個宇宙要藉著透明的城所照耀的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18節。

你看見光,看見燈,看見城作為這光的照耀體,看見列國環繞著這城,都被這個光帶到一個元首之下。這光照耀、照透這透明的城,來管理這一切。在這宇宙中,宇宙都要被這個城的光管理。

三 在召會生活—新耶路撒冷的小影—中的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是藉著生命和光而有的—約一4,八12:
神今天在作的工,就是要把我們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召會生活是個程序,是手續,就是今天正在作出這個神歸一萬有的過程。
1 神恢復的路,乃是基督與撒但相對,生命與死亡相對,光與黑暗相對,井然有序與混亂相對。

2 崩潰來自死的因素,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來自生命的因素—結三四4~10。
在主恢復的眾召會裡,必須都歸在一個元首之下。不像今天的世人,一切都是崩潰的亂堆,沒有元首,但是在召會,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3 神在祂造物中間恢復一的路,乃是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裡面作生命—羅八6、10~11、19~21。

4 我們若要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卻沒有在生命裡長大,就會落到組織裡。
當然,我們並不在意那一種所謂的歸一,那是何等的羞恥。有些弟兄們就好像一隻青蛙坐在荷葉上,升起國旗說,這是我的國度。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那樣。但是弟兄們,我們不要那樣,我們都要在祂裡面歸一。

5 我們要實際地從崩潰的混亂中蒙拯救,就需要在生命裡長大;我們越在生命裡長大,就越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並從宇宙性的崩潰中得著拯救—弗四15,西二19。

6 當神來到我們裡面作生命時,生命的光就在我們裡面照耀—約一4,弗五8~9:

a 這生命吞滅死亡,這光驅盡黑暗—約八12。

b 我們若在生命裡,並在光底下,就要蒙拯救脫離混亂,被帶進井然有序、和諧與一里—弗一10。

c 當我們滿了作生命的基督時,我們就在光底下,受光的大能所管制—啟二二5,約一4,約壹一1~2、5、7。

7 正如神就是光,我們這些神的兒女乃是光的兒女,甚至是光本身,因為我們在主裡與神是一 —5節,約十二36,弗五8,太五14。
現在我這樣結束,李弟兄,我講信息所說到的一個參考書裡面,他常常說到工作,他說,我讀給你們聽:神要作出這樣的一座城,祂今天有許多工要在召會裡面作,這一切都在於神在我們裡面藉著我們的作工,神必須要作出這城,作一個團體的器皿,使祂能夠透過我們照耀出去,作為光照耀萬有。主今天要把祂自己作為光作到我們裡面,祂就需要作到召會裡,直到召會滿了光,內在滿了光,並且完全在祂的作頭之下。然後召會就會是一,我們就會達到一。神就藉著召會來恢復萬有到起初的情形。全宇宙都在等著我們,在歎息,在虛空中,在敗壞中,在奴役中歎息,等候神兒女榮耀的自由,自由在於我們歸一有多少。神要開始於召會,把一切擴展到萬物裡,藉著召會達到認識上完全的一,使萬有能夠藉著召會的一得著照耀。然後召會能夠藉著這樣的一,被帶到這個一底下,能夠達到一。光能夠藉著召會完成他的工作。
弟兄們,這個就是神在今天在召會中的工作,要作出新耶路撒冷。就是在今天,召會要作為新耶路撒冷。我們在召會裡面負責的人都要讓祂照亮我們,照透我們,浸透我們,使我們在生命中成熟,讓十字架破碎我們,對付我們,讓基督的生命在我們裡面有地位。唯有讓基督從我們裡面照透出來,我們才能夠有生命的成熟。那日,列國都要藉著我們的光行走,再被帶到,藉著我們的照亮被帶到那個光照的權柄裡。那就是在新耶路撒冷裡,萬有都要歸一於基督之下。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