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建造城牆,以保護作爲神殿的召會
  • 137 views,
  • 01-24,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這是一篇滿了負擔,也滿了爭戰的信息。我們在上一篇信息已經看見一些關於尼希米的事。他是對神有時代價值的人,也是個積極進取的人。他並沒有特別蒙召,或是特別受囑咐要作什麼事,而是當他聽見那些關於耶路撒冷城令人悲傷、驚懼的事情時,他自己起來有所反應。本篇信息的篇題是“建造城牆,以保護作爲神殿的召會”。這裏的城牆是指耶路撒冷的城牆。建造城牆爲的是要保護神的殿,而神的殿乃是預表召會。尼希米記的主題是: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繼續神選民中間祂見證的恢復,以完成祂的經綸。這清楚指明,神殿建造的完成並不是終點;恢復還需要繼續,就是要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其中有神的殿,也就是神的居所。

 

尼希米的積極進取

尼希米是亞達薛西王的司酒,他在書珊京城,聽見來自猶大的人傳報說,“那些被擄歸回剩下的餘民在猶大省遭大難,受凌辱;並且耶路撒冷的城牆被拆毀,城門被火焚燒。”(尼一3)如果我們聽見這樣的消息,我們會怎麼辦?尼希米聽見這些話,“就坐下哭泣,悲哀幾日,在天上的神面前禁食禱告。”(4)

尼希米禱告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大而可畏的神啊,你向愛你、守你誡命的人守約並施慈愛;願你側耳睜眼,垂聽你僕人的禱告,就是我現今晝夜在你面前爲你衆僕人以色列人所禱告的,承認我們以色列人向你所犯的罪。我與我父家都有罪了;我們向你所行的甚是敗壞,沒有遵守你吩咐你僕人摩西的誡命、律例和典章。求你記念所吩咐你僕人摩西的話,說,你們若不忠信,我就把你們分散在諸民中;但你們若歸向我,謹守遵行我的誡命,你們被趕散的人,就是在天涯,我也必從那裏將他們招聚回來,帶到我所選擇給我名居住的地方。這些都是你的僕人、你的百姓,就是你用你的大能,和你大力的手所救贖的。主啊,求你側耳聽你僕人的禱告,和喜愛敬畏你名衆僕人的禱告,使你僕人今日亨通,使他在王面前蒙憐恤。”(5~11)尼希米求神垂聽他的禱告,在禱告中同時也伴隨着認罪。他不只爲自己認罪,也爲所有以色列人認罪;他們都得罪了耶和華。

之後,尼希米在亞達薛西王面前司酒,拿酒奉給王。王見他有愁容,就問說,“爲什麼面帶愁容呢?”(二2)尼希米說,“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荒涼,城門被火焚燒,我豈能面無愁容呢?”(3)王問他:“你要求什麼?”這時,尼希米禱告天上的神(4),然後對王說,“王若以爲美,僕人若在王面前蒙恩惠,求王差遣我往猶大,到我列祖墳墓所在的城去,我好重新建造那城。”(5)王又問:“你去需時多久?幾時回來?”(6)

以上關於尼希米的記載給我們清楚地看見,尼希米並沒有受神特別的呼召,或受囑咐要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他不過是聽見那些歸回的同胞遭大難,受凌辱的消息。那些回到美地的人受了凌辱,成爲當地人譏誚的對象。那些人是神的百姓,他們回去建造天上之神的聖殿,卻成了當地人譏笑、嘲諷、譏誚的對象。尼希米沒有辦法忍受,因着他正確的進取,他就鄭重地對王有所請求。主與他同在,聽了他的禱告,就使王正面、積極地迴應他的請求。

在這些日子,我們好像更常聽見各地傳來如同尼希米所聽見的消息:“城牆被拆毀,城門被火焚燒。”耶路撒冷所預表的召會有“城牆”,卻被拆毀了。城牆不僅僅是受了一點攻擊,有了一點裂縫、破口,而是被拆毀了,並且“城門”也被火焚燒了。這意思是聖殿所預表的召會失去了保護。殿在那裏,神的家在那裏,卻沒有了保護和護衛,是完全敞開,沒有任何的保障、安全,隨時可能有事情發生,使聖殿遭到毀壞。

弟兄姊妹,我們願否作今日的尼希米,用禱告來迴應主?我們願否作那些認我們的罪,並用主自己的話和應許提醒祂的人?我們願否領頭歸向神?我們願否將我們的心和眼專注於耶路撒冷,面向神所選擇給祂名居住的地屈膝?今天在我們的經歷裏,耶路撒冷就是召會。召會不僅是神的居所,召會更要作神的國,神的城。

神殿與神城的建造

尼希米記一章一節的第二注,和二節的第一注,幫助我們對於以色列人從被擄歸回,到建造神的殿和神的城這些事,有一點基本的認識。一節第二注說,“以斯拉記所載的歷史,乃是關於以色列人從被擄中歸回,重建神的殿,開始神選民中間照着神的經綸,爲着祂在地上見證的恢復。尼希米記所載的歷史,乃是關於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進一步恢復以色列人對神的事奉與敬拜,繼續神選民中間祂見證的恢復,以完成祂的經綸。”這一切都是爲使神的經綸得以完成。首先要建造神的殿,然後要繼續有進一步的恢復,就是要重建城牆,同時要恢復對神的事奉與敬拜。神殿和神城的恢復,是爲着神的經綸得以完成。

二節第一注說,“耶路撒冷城是城內神殿的防衛和保護。這表徵神的殿作爲神在地上的居所和家,需要祂的國得建立作範圍,以護衛祂在地上行政的權益,使祂能完成祂的經綸。重建神的殿,預表神恢復墮落的召會;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預表神恢復祂的國。神建造祂的殿和建造祂的國是並行的。”請注意,耶和華的殿需要防衛和保護。在聖經末了有聖城新耶路撒冷,那裏有高大的牆(啓二一12),其目的一面是爲着防衛、保護,也爲着分別;另一面也是爲着神的國。我們需要一座城來建立國度。我們需要殿,那是代表神的家;我們也需要城,那是代表神的國。今天神的召會不僅是神的家;召會乃是國度,是神掌權的中心,行政的中心,使神能在其中執行祂的計劃,施行祂的定旨,成就祂的經綸。

今天在主的恢復裏,我們乃是以色列人之預表的應驗;他們被擄到巴比倫七十年,然後歸回美地(預表基督),要建造神的殿(預表召會),也要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預表國度)。實際上,今天我們就在作這件事。我們不該僅僅滿意於有一種甜美的召會生活,如同家一樣,滿了安息和享受。這的確是美妙的,在這裏有神與人同住;這很好,但還不夠。我們需要有一座城。我們不能僅僅有殿的召會生活,我們還要有城的召會生活。我們要有一種作爲國度的召會生活,就要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

尼希米起來建造城牆(預表國度),乃是爲着保護、護衛神的見證,同時也是爲着加強並擴大神的見證。這見證乃是神的殿,以及作爲神殿之擴大的神的城。我們讀到詩篇卷二,就會看見詩人的讚美從神的殿進展到神的城,看見神的城是何等重要。四十八篇二節說,“在北面的錫安山,是大君王的城,居高華美,爲全地所喜悅。”這篇詩乃是關於神的城之啓示的高峯。

爲着建造必須有爭戰

這些日子,我們必須建造城牆;要建造城牆就必須有爭戰。尼希米歸回之後,摩押人、亞捫人這些源自亂倫的後裔,居住在以色列人周遭,聽說尼希米帶領以色列人回到耶路撒冷,要建造城牆,就起來嗤笑神的百姓,藐視他們,說,“你們作的是什麼事?你們要背叛王麼?”(尼二19)當以色列人真正開始建造時,這些仇敵就發怒,大大惱恨,嗤笑猶大人,說,“這些軟弱的猶大人作什麼呢?他們要爲自己修築城牆麼?要獻祭麼?要一日完成麼?要從土堆裏拿出火燒的石頭再立牆麼?”亞捫人多比雅站在旁邊,說,“他們所建造的石牆,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踩出洞來。”(四1~3)這時,尼希米禱告說,“我們的神啊,求你垂聽,因爲我們被藐視;求你使他們的凌辱歸在他們頭上,使他們在被擄到之地成爲掠物。不要遮掩他們的罪孽,不要使他們的罪從你面前塗抹,因爲他們在建造的人面前惹動你的怒氣。”(4~5)這樣,以色列人建造城牆,城牆就都連接起來,高至一半,因爲百姓用心作工(6)。

這些反對者聽見耶路撒冷城牆修復的工作有進展,破裂的地方開始堵住,就甚發怒。他們同謀要來攻擊耶路撒冷,使城內擾亂(7~8)。今天也有人要毀壞神的召會。我們需要看見,建造的工作乃是爭戰。這工作不是輕易的,乃是一場爭戰。仇敵要作的就是使我們的手發軟,並嘲諷我們,澆熄我們的進取,使我們冷沉,叫我們的心懼怕。我們在聚會中釋放話語也是爭戰,爲此我向主禱告:“主,這話是你所賜的,求你親自來說。我們相信你的話,我們不相信自己,我們不信靠自己,我們信靠活神。這是神的殿,這是神的城。我們神的僕人乃是建造的人。”在要來的日子裏,我們要一手建造,一手拿兵器,起來爭戰。

以斯拉記所載的歷史,乃是關於以色列人從被擄中歸回,重建神的殿;尼希米記所載的歷史,乃是關於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

以斯拉記所載的歷史,乃是關於以色列人從被擄中歸回,重建神的殿;尼希米記所載的歷史,乃是關於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尼二17~20)。

耶路撒冷城是城內神殿的防衛和保護

耶路撒冷城是城內神殿的防衛和保護(13)。這表徵神的殿作爲神在地上的居所和家,需要祂的國得建立作範圍,以護衛祂在地上行政的權益,使祂能完成祂的經綸(15)。神有祂在地上的權益,這個權益與祂神性的豐富並祂的見證有關。這權益需要有保護、護衛和分別。

重建神的殿,預表神恢復墮落的召會;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預表神恢復祂的國(17~20)。這裏不僅有墮落的召會需要恢復,還有一個受破壞、被篡奪的國需要得恢復。雖然我們看似一班無名小卒在說大話,但今天我們在地上,就是爲着完成這使命。我們在這裏乃是要恢復神的殿(神的家),也是要恢復神的城(神的國)。

神建造祂的殿和建造祂的國是並行的

神建造祂的殿和建造祂的國是並行的。在馬太十六章十八至十九節,主說,“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門不能勝過她。我要把諸天之國的鑰匙給你。”神的受膏者基督在祂的話中,將召會和國度擺在一起,這給我們看見,建造召會就是要建造祂的國。神的殿是爲着祂的安息;神的國是爲着祂的行政。家是爲着彰顯,國度是爲着擊敗仇敵,使神的權柄得以施行在地上。今天我們在主的恢復裏,一點不差就是爲着這事。

尼希米記的第一部分,一至七章,論到在尼希米帶領下重建耶路撒冷城牆尼希米接到報告說,耶路撒冷的城牆被拆毀,城門被火焚燒

尼希米記的第一部分,一至七章,論到在尼希米帶領下重建耶路撒冷城牆。尼希米接到報告說,耶路撒冷的城牆被拆毀,城門被火焚燒(一3下)。我們若聽見這樣的報告,都應當流淚。因爲這不僅僅是一個消息,這個消息令人悲痛到一個地步,足以讓我們向耶和華俯伏、屈膝並懇求。

尼希米二章九至十六節說到尼希米往耶路撒冷的行程,與他對耶路撒冷城牆的光景親身的觀察

尼希米二章九至十六節說到尼希米往耶路撒冷的行程,與他對耶路撒冷城牆的光景親身的觀察。尼希米和幾個人夜間起來,但神使他心裏起意要爲耶路撒冷作的事,他並沒有告訴人(12)。尼希米騎着牲口,一個城門一個城門地察看,親自觀察耶路撒冷城牆的光景(13~15)。我相信當他這樣作時,耶和華神與他同在,賜他智慧,使他知道該如何建造城牆。這些事他都存在心裏。

十七至二十節說到耶路撒冷城牆的重建

殿是主同在的地方,是我們與主相會、事奉主的地方;城牆乃是殿的防禦

十七至二十節說到耶路撒冷城牆的重建。殿是主同在的地方,是我們與主相會、事奉主的地方;但它需要保護。城牆乃是殿的防禦,沒有城牆就沒有保護。就像今天,社會上滿了不法的事,甚至我們的家也需要保全系統來保護。盼望聖徒們帶着建造城牆、保護聖殿的靈,起來與主配合。然而,這不是要我們在肉體裏,靠着天然的能力作些什麼;乃是要我們在復活裏,在靈裏起來,保護主恢復的見證,一邊建造,一邊爭戰。

城牆不僅是爲着保護,也是爲着分別

城牆不僅是爲着保護,也是爲着分別。這實在非常重要,因爲沒有分別,就沒有保護。事實上,分別就是保護。我們越分別,就越聖別且神聖,如同神是聖別的,我們自然就蒙了保護。我們越與城牆外的人相同,就越失去與他們的分別。我們與世界的界線越糢糊,就越沒有保護。我們需要有一個明確的界線,一個極高大、無法跨越的城牆。新耶路撒冷有高大的牆(啓二一17)來分別牆內和牆外,使其得着保護。

尼希米記告訴我們,我們都必須建造我們那部分的城牆

尼希米記告訴我們,我們都必須建造我們那部分的城牆;各人必須建造自己那一部分的城牆(四6、19)。當時每一個人、每一個家都被指派來修復城牆的某一段(三1~32)。無論我們在哪裏,願我們都忠信地建造所指派、分配給我們的那一段城牆,叫各部分的城牆連接在一起,成爲一個高大的城牆。

我們需要內在地跟隨尼希米的榜樣“建造城牆”,就是建造召會作神的國,使召會作爲神的家,祂的居所,得着保護

我們需要內在地跟隨尼希米的榜樣“建造城牆”,就是建造召會作神的國,使召會作爲神的家,祂的居所,得着保護(二4、10、17~20,弗二21~22)。我們在禱告聚會中,或在活力排兩兩三三的禱告裏,不要只有一些低淺、尋常的禱告。我們都要這樣禱告:“主啊,在我們中間建造你的國度,建造國度的召會生活。主啊,保護你的見證,使我們從世界分別出來,從埃及和巴比倫分別出來,從所多瑪和蛾摩拉分別出來。我們要從享樂的世界、宗教的世界、罪惡的世界中分別出來。城牆越高越好,分別越大越好。”

建造城牆的目的是要將我們衆人帶進在基督元首權柄下生命裏正確的等次

建造城牆的目的是要將我們衆人帶進在基督元首權柄下生命裏正確的等次(一22~23,西一18,二19)。建造城牆(意即恢復國度)的目的,就是要將我們帶進生命裏正確的等次。生命是有等次的。生命是生機的,卻不是混亂的。越高的生命,就有越高的秩序;這不是組織,而是等次。我們越以基督作生命而活,越照着生命之靈而活,就越被帶進生命的等次裏。召會生活不是民主,不是一人一票來表達你我的意見;召會生活是有秩序、有等次的。今天地方召會要有國度的等次,不是藉着人爲的組織,乃是藉着內裏、有次有序的生命。你越經歷生命,你的生命就越有秩序,越有等次,你就越歸一於元首之下,不鬆散隨便,不濫用自由;你是完全服在基督元首的權柄之下。我們可能很輕易地談論基督的元首權柄,但我們面對事情時,特別在小事上,是否活在這權柄之下呢?

基督是團體身體(召會)的頭,也是個別信徒的頭;祂是我們各人直接的頭

基督是團體身體(召會)的頭,也是個別信徒的頭;祂是我們各人直接的頭(一18,林前十一3)。誰都不能在我們與基督之間作頭,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由基督直接來掌權。我們各人作爲個別的信徒,乃是直接在基督的作頭之下;我們也是團體的作爲召會而在基督的作頭之下。有些召會雖然看起來快樂又可愛,但幾乎沒有任何等次;那樣的召會生活缺少國度,雖然美好卻沒有保護,也就無法完滿地成就神的經綸。

召會生活是在基督這獨一元首權柄之下,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生活

召會生活是在基督這獨一元首權柄之下,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生活(弗一10、22~23,四15~16,西二19)。我們不僅享受基督作生命,也服在基督的元首權柄之下,這就是我們的召會生活,也是我們的見證。要顯明我們是主的恢復,一半在於生命,另一半在於元首的權柄。我們實行召會生活,需要強調一的真正立場,但作爲一個正確的召會,其中一個重要、不可或缺的記號,就是有聖靈的權柄,有神的權柄。

我們若尊重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這樣,在主的恢復裏,召會就不僅是殿,也是城

我們若尊重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這樣,在主的恢復裏,召會就不僅是殿,也是城(來十一10,拉一2~3,尼一9,二5、17,提前三15,啓二一2、10~11)。我們如何成爲城,如何建造城牆?這裏給我們一條實行的路:我們每一個人都要持定元首,高舉元首,以基督作元首,甚至長到元首基督裏面(弗四15),然後國度就要來到。

召會作爲殿主要的是與基督作生命有關,召會作爲城主要的是與基督作元首有關

召會作爲殿主要的是與基督作生命有關,召會作爲城主要的是與基督作元首有關(提前三15,太五14,西三4,一18)。召會作爲殿需要生命;召會作爲城則需要元首─君王,就是我們的主自己。

當我們經歷並享受基督作生命,我們就有作爲殿的召會;當我們實現基督獨一的作頭,召會就要擴大成爲表徵神國的城

當我們經歷並享受基督作生命,我們就有作爲殿的召會;當我們實現基督獨一的作頭,召會就要擴大成爲表徵神國的城(太十六18~19)。我們也許相當滿意於現有小型、甜美喜樂的召會生活。這樣的召會生活可能滿足了我們的需要,但絕不會滿足神的需要。這個小小的召會需要擴展、加強並擴大,不僅是“殿的召會”,更要成爲“城的召會”,有次有序,執行神的行政,甚至充滿神的權柄。

至終到了新耶路撒冷,殿和城要成爲一個,稱爲神的帳幕,也稱爲聖城。那將是神百姓居住和敬拜的地方,也是神和羔羊的寶座所在的地方,神要從那座城掌管新天新地的一切(啓二一1~3)。今天,召會乃是新耶路撒冷的小影,所有新耶路撒冷的特徵,都該在某種程度上顯在我們的召會生活中。我們的眼睛需要得着開啓,不只關心自己的快樂,更看見今日召會生活該有的情形,好爲此禱告,竭力擺上。

召會作爲城,不僅是以基督作生命來建造,也是以基督的作頭來建造的;因此,基督不僅必須作我們的生命,也必須作我們的頭

召會作爲城,不僅是以基督作生命來建造,也是以基督的作頭來建造的;因此,基督不僅必須作我們的生命,也必須作我們的頭(西三4,一18,二19)。

我們若尊重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召會就會由殿擴大成爲城,爲着王和祂的國度

我們若尊重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召會就會由殿擴大成爲城,爲着王和祂的國度(詩四八1~2,林前一2,十二12~13、27,弗一22~23,四15~16,啓二一2、10~11、14,十一15)。我們需要禱告:“主啊,願你擴大你的殿,你的召會。主啊,願你將你的國度帶到我們中間,帶到地上。”

我們需要建造城牆,以保護召會脫離違反使徒的教訓之不同的教訓

我們需要建造城牆,以保護召會脫離違反使徒的教訓之不同的教訓(徒二42,提前一3~4)。

不同的教訓指與神經綸不合的教訓

不同的教訓指與神經綸不合的教訓(六3)。保羅勸提摩太要“囑咐那幾個人,不可教導與神的經綸不同的事,也不可注意虛構無稽之事,和無窮的家譜;這等事只引起辯論,對於神在信仰裏的經綸並無助益”(一3~4)。我們要教導關於神在信仰裏的經綸,這就是建造城牆的意義。我們不要偏離,不要離開以致錯失了神經綸的目標。

不同的教訓乃是召會敗落、墮落並變質的種子、根源

提前一章三至四節、六至七節、六章三至五節、二十至二十一節不同的教訓,以及四章一至三節的異端,乃是召會敗落、墮落並變質的種子、根源。當時,有猶太教的教訓和智慧派的教訓(該世代的哲學,攙混着宗教的色彩,形成一種潮流),侵入召會,毀壞召會,使召會墮落。在末後的日子裏,我們需要提防這類的事。

教導不同的事拆毀神的建造,廢掉神的經綸;甚至一點不同的教訓,也會毀壞主的恢復

教導不同的事拆毀神的建造,廢掉神的經綸;甚至一點不同的教訓,也會毀壞主的恢復。我們不該認爲只有一點不同的教訓,就像只加一點點酵一樣,無關緊要。我們要切記馬太十三章的比喻:“諸天的國好像面酵,有婦人拿去藏在三鬥面裏,直到全團都發了酵。”(33)酵在聖經裏象徵邪惡的事和邪惡的教訓。這裏的婦人象徵羅馬天主教。細面則是指基督這位神人,祂細緻的人性作爲素祭,是神與人的食物。這婦人將異端的道理和邪惡的事物攙到關於基督的教訓裏,使基督教的全部內容都發了酵。今天的羅馬天主教也談論基督,但那是“發了酵”的基督,滿了混淆和屬靈的淫亂;這就是啓示錄十七章中大妓女的作爲(1~6)。

關於這件事,我們必須嚴格。或許有人會認爲,我們不該這麼狹窄,缺乏容忍。但我必須說,在這件事上,最小、最狹窄、最無法容忍的就是神自己。凡不是祂純淨的話,凡破壞祂身位的教訓,祂絕不能接受。我們若是對此認真,就要起來爭戰,要建造城牆來分別和保護,爲此我們就需要回到神的話上。

地方召會的行政和牧養所需要的第一件事,就是終止異議者那些使聖徒偏離神經綸中心線的不同教訓

地方召會的行政和牧養所需要的第一件事,就是終止異議者那些使聖徒偏離神經綸中心線的不同教訓(多一9)。我們不是心思狹窄的人。神愛世人,祂成爲人生活在地上時,甚至與稅吏和罪人一同坐席(可二15)。祂與這班人在一起,祂愛他們。這是我們的神對世人愛的心,我們的心也該如此愛人。但另一面,關乎神的自己、祂的身位、祂的經綸、祂的所是、祂的所作、祂的見證,神無法容忍不同的教訓,在舊約和新約中都是如此。祂是忌邪的神(出二十5,三四14)。故此,我們都需要認識使徒的教訓。在召會生活中,職事的書報會幫助我們認識使徒的教訓。我們需要有胃口,也需要分辨力。我們需要有靈敏的嗅覺,分辨何者是使徒的教訓,並拒絕一切不同的教訓,以保護神的見證。

我們必須避開不同的教訓,專注於神關於基督與召會的經綸

我們必須避開不同的教訓,專注於神關於基督與召會的經綸(提前一3~4,弗三9,五32)。我們要看見兩種不同的教訓。第一種是在啓示錄二、三章;在別迦摩的召會有巴蘭的教訓和尼哥拉黨的教訓,在推雅推喇的召會則有自稱是女申言者的耶洗別的教訓。這些教訓都偷着進來,使召會成爲墮落、滿了攙雜的基督教國。主的恢復拒絕這些教訓,單單接受照着神話語之使徒的教訓。第二種是今天流行的教訓。這些所謂的主流思想,隨着這世代的潮流,幾乎使青年人不得不聽,不能不接受。這些教訓就是那惡者魔鬼的路。他藉着將教訓注入你的心思裏,而得着你這個人。他將一些觀念、哲學和信念,系統性的注入你的頭腦裏,使你相信、認同,至終照此過生活。這樣的事已經發生,並且一直在進行。當我說到聽見城牆被拆,城門被火焚燒的消息,就是指這樣的事。出於那惡者的教訓已經侵入我們當中青年人的思想。因此,我們對於保護下一代的負擔極其迫切。

在創世記十三章,羅得離別亞伯拉罕,往東遷移,並且漸漸挪移帳棚,直到所多瑪(11~12)。羅得在神眼中是個義人(彼後二7),這可見於亞伯拉罕在創世記十八章爲羅得的代求。但這個義人卻住在不法、淫亂的城裏。彼後二章說他“常爲不法之人的淫行抑鬱……,他的義魂就天天感到痛苦”(7~8)。儘管羅得維持了他的道德標準,他的家人卻不然。當耶和華傾覆所多瑪和蛾摩拉時,羅得的妻子回頭一看,就變成了一根鹽柱(創十九26)。他的兩個女兒以卑鄙的手段,憑亂倫得着後裔。她們所生的兒子,成了摩押人和亞捫人的始祖(30~38)。那些嗤笑尼希米和重建耶路撒冷城牆之猶大人的,就是摩押人和亞捫人。

我們今天就活在這樣的氛圍之中。我們可能不同意這世代的教訓,但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的防衛已經卸下,這些事也就滲透進來。漸漸的,我們不再覺得這些事有那麼糟;從前讓我們驚駭的事,現在都覺得還可以接受。當耶和華毀滅所多瑪和蛾摩拉時,羅得和他的家人沒有預備好要離開,乃是天使抓着他們的手,把他們領出來(16)。我們是不是也像羅得,已習慣活在不法和淫亂的光景中?因着社羣網站和各樣科技的普及,我們當中的青年人今天都在這些潮流的影響之下。我們需要藉着禱告並藉着神的話,起來爲他們爭戰,抵擋一切邪惡的教訓。

我們要敬畏神的話;神的話是我們的標準,不能有任何妥協。舉例來說,在主的恢復裏,我們很清楚聖誕節不合真理。許多人都作過研究,證實聖誕節完全是出於異教的根源,和拜偶像有關。但我們是否爲了不顯得極端,而在這事上有了妥協?當耶路撒冷的城牆被拆毀,城中的殿就變得不安全。召會一有了破口,就失去保護,很多毀壞人的事就會進來。

城牆若在召會中建造起來,我們就會得保護脫離那些被仇敵利用以毀壞神建造工作的人

城牆若在召會中建造起來,我們就會得保護脫離那些被仇敵利用以毀壞神建造工作的人。我們要認識以下所說四種毀壞神聖建造的人。

毀壞神聖建造的人,就是那些傳講並教導異端的人

毀壞神聖建造的人,就是那些傳講並教導異端的人(彼後二1,約貳7~11)。那些教導關於基督身位之異端的人,乃是敵基督者,不承認主爲主人的身位,並主藉以買回信徒的救贖;不承認那人耶穌是神,乃是大異端(7,約壹二18、22~23,四2~3)。使徒警告信徒,要爲自己儆醒,免得受到異端的影響,失去真理的事;我們必須棄絕那些否認基督的成孕和祂的神格的人,不要接他們到家裏,也不要問他們的安(約貳8~11)。使徒在此好像缺乏包容,也相當排斥他人;但因爲這與我們純正的信仰—關於神、基督、基督救贖的工作、真理、福音—有關,他不得不這麼說。

毀壞神聖建造的人,就是那些分門結黨、分派的人

毀壞神聖建造的人,就是那些分門結黨、分派的人(多三10)。這些人是帶進分裂的。分門結黨的人指異端、分派的人,在召會中照着自己的意見形成派別,而造成分裂;爲了在召會中維持良好的秩序,分門結黨和分裂的人,警戒過一兩次,就要拒絕(10)。因着這樣的分裂會傳染,這種的拒絕是爲着召會的益處,而停止與分裂的人交往(參民六6~7)。分裂的人如同病毒,我們最好遠離他們,不要作好人與他們來往。

毀壞神聖建造的人,就是那些造成分立之事的人

毀壞神聖建造的人,就是那些造成分立之事的人(羅十六17)。在羅馬十四章,保羅對於接納在道理或作法上不同的人,十分寬大容讓。使徒的心是寬大的,如同神是寬大的。他鼓勵聖徒:“你們要彼此接納,如同基督接納你們一樣,使榮耀歸與神。”(十五7)神和基督所接納的,無論他們在道理或作法上,和我們有什麼不同,我們都必須接納。但在十六章十七節,他堅決斷然地說,“那些造成分立和絆跌之事,違反你們所學之教訓的人,我懇求你們要留意,並要避開他們。”主恨惡“在弟兄中佈散紛爭的人”(箴六16、19)。這些異議都會將不和諧、分裂,注入到召會生活裏。

毀壞神聖建造的人,就是那些對地位有野心的人

毀壞神聖建造的人,就是那些對地位有野心的人(約叄9)。在爲主的任何工作中,我們絕不可獵取首位;這是隱藏的雄心在作祟,要與人爭競居首(9)。毀壞神聖建造的人,就是那些豺狼,不愛惜羊羣,以及那些說悖謬的話,要勾引信徒跟從他們的人(徒二十29~30)。保羅囑咐以弗所召會的長老,他離開以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他們中間,不愛惜羊羣,這是他的警告;這些人乃是毀壞神聖建造的人。

城牆建造之後,我們就能抵擋死亡對召會的攻擊,並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建造基督的身體

城牆建造之後,我們就能抵擋死亡對召會的攻擊,並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建造基督的身體(太十六18,約十一25,弗一22~23,四16)。死亡是召會最大的仇敵。

死亡乃是撒但工作的特點;他一切所作的,至終就是要人充滿死亡

死亡乃是撒但工作的特點;他一切所作的,至終就是要人充滿死亡(來二15)。撒但的工作就是要毀壞召會,在召會生活中散佈死亡。

馬太十六章十八節給我們看見,對召會的攻擊將從什麼源頭而來—“陰間的門”,就是死亡

馬太十六章十八節給我們看見,對召會的攻擊將從什麼源頭而來—“陰間的門”,就是死亡。死亡是一切對召會攻擊的源頭。撒但特別的目標乃是要在召會裏散佈死亡;對於召會他所最懼怕的,乃是召會抵擋他死亡的權勢(啓二8、10~11)。我們要對死亡這“病毒”建立抵抗力。我們拒絕死亡,不接受死亡,不讓死亡在召會中有地位。我們要逃離死亡;不要受試探,要遠離死亡。

建造在“這磐石”上的召會,能辨識死亡與生命,並且陰間的門不能勝過召會(太十六18)。召會是生命的實體。召會的元素就是那奏厄(zoe)生命,神聖的生命;死亡不能勝過召會。

我們需要認識基督是那首先的、末後的(永遠長存、永不改變的一位),且是死過又活的(這一位就是復活)

我們需要認識基督是那首先的、末後的(永遠長存、永不改變的一位),且是死過又活的(這一位就是復活)(啓一17~18,二8,約十一25,徒二24)。耶穌說,“我是復活,我是生命。”(約十一25)我們有最好的疫苗,就是基督。祂是復活,祂是生命。我們每天都要接受復活的基督作爲預防注射。不要接受任何的死亡,乃要大量的接受生命,吃生命,喝生命。

我們唯有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才能建造基督的身體

我們唯有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才能建造基督的身體(弗二6、21~22,四16,啓一18,二8,腓三10)。我們寶愛基督甜美的死,恨惡那有毒、邪惡的死亡。我們乃是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建造基督的身體。我們經歷基督的十字架,模成祂的死;藉着這死,我們的舊人、天然生命、肉體、己,漸漸被了結。我們不是藉着舊人、天然生命、肉體、己來建造召會,神已經了結這一切;神要在復活裏,叫我們的功用得以復活,來建造召會—基督的身體。

基督的身體是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約十一25)。召會作爲基督的身體,其性質乃是復活(徒二24,弗一19~23)。召會是一個新造,是在基督的復活裏,由復活的基督所造的(彼前一3,弗二6,加六15)。基督的身體是在復活裏,而復活的實際乃是基督這賜生命的靈(約十一25,二十22,林前十五45下)。今天這賜生命的靈是七倍加強的,我們能以七倍加強的方式來經歷這復活的生命。復活的原則就是天然的生命被殺死,神聖的生命代之而起(林後一9)。當我們不憑天然的生命,乃憑我們裏面神聖的生命而活時,我們就在復活裏;這種生活的結果就是召會作爲基督身體的長大和建造(腓三10~11,弗四15~16,西二19,三15)。(M. C.)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3-01-24 16:46:47
    觀看數 :
    137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