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潔淨被擄歸回之人的內在意義
  • 91 views,
  • 01-24,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林前十章十一節說,“這些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都是鑑戒,並且寫在經上,正是爲警戒我們這生在諸世代終局的人。”這節經文在已過一年半,我們進入舊約歷史書的結晶讀經時,對我們越發顯得寶貴,甚至比從前更有意義。我們在歷史書裏所看見的一切,都是爲着警戒我們。

我們需要將舊約的十二卷歷史書聯於神的經綸。當我們這樣作,我們就看見自己的光景,也看見自己有許多需要領受的。本篇信息的篇題是“潔淨被擄歸回之人的內在意義”。這是一個非常美妙的結晶,但背後卻有一幅黑暗的背景。因着有負面的背景,我們纔有這個結晶,就是關於潔淨的內在意義。我們若要看見潔淨的內在意義,就需要充分進入經文事實。因此,我們要特別專注地看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

 

需要潔淨與分別

很特別的是,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都結束於一種負面的情形,就是被擄歸回的以色列人需要被潔淨。以斯拉記用了兩章,而尼希米記用了一章,來描述這些負面的事。以斯拉一章給我們看見,在被擄的以色列人當中,有些人在靈裏被神激動,願意出代價回到一的立場,回到神所揀選的地方。然而,他們雖然從巴比倫這地出來,巴比倫的成分卻還沒有從他們裏面出來。因此,他們回到美地時,是帶着攙雜。他們回到美地後,又繼續犯老毛病,這些都記載在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發生在他們身上那些墮落的事,該讓我們有所學習。

我們要看見,以斯拉的職事和尼希米的領導有什麼內在的意義。以斯拉之職事的內在意義,可以歸結爲三件事:潔淨、教育與重構。而尼希米之領導的內在意義,則是具體化在三件事上:分別、保護和彰顯。這些事在第十一篇信息裏,將有詳盡的發展。

以斯拉記說到潔淨,尼希米記說到分別。事實上,分別也是一種潔淨,或者說是朝向潔淨的一個步驟。在這兩卷書裏,我們看見潔淨的需要,並且這項需要不是僅有一次。在以斯拉的時代需要一次潔淨,到尼希米的時代還需要另一次潔淨,並且在那之後仍有潔淨的需要。前一篇信息告訴我們,潔淨的關鍵要素在於神的話,所以神的子民需要神的話。

“戰兢”與“不忠信”

我要強調兩個辭。第一個辭是“戰兢”。以賽亞六十六章一至二節說,“耶和華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在哪裏爲我建造殿宇?哪裏是我安息的地方?……但我所看顧的,就是靈裏貧窮痛悔、因我話戰兢的人。”通常沒有太多人留意到“戰兢”這辭。我們多數時候強調要享受主的話,要吃主的話。的確,我們要恢復吃主的話。然而,聖經也告訴我們要懼怕神的話,因主的話戰兢。我們來到主的話前,應當有一種鄭重、認真的態度,甚至帶着敬畏來接受主的話。我們要在主的話前謙卑自己。我們的迴應,應當能配得上主的話。

原諒我說,現今在神的子民中間,有一種錯誤的思想,以爲聖經裏有些話只是爲着古時,今天已經不合時宜。我要告訴聖徒們:神的話是永遠的。我們需要享受,我們需要吃,但我們也需要重看神的話,敬重神的話,我們要對主的話舉起手說阿們,正如詩篇一百一十九篇四十八節所說的:“我要向你的誡命舉手。”我們需要因主的話戰兢。

第二個辭是“不忠信”。第二篇信息講到神的子民在美地上生活極重要的方面,第一方面就是要忠信。說到忠信,我們不要以爲只須忠心殷勤作事就夠了。忠信也應用在婚姻的事上;以色列人是神的妻子,卻離棄了作他們丈夫的神,那就是不忠信。

以斯拉九章一至二節說,“這些事作完了,衆首領來見我,說,以色列民和祭司並利未人,沒有從四圍各地諸民中分別出來,仍照他們可憎的事去行,就是照迦南人、赫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亞捫人、摩押人、埃及人、亞摩利人可憎的事去行。因他們爲自己和兒子娶了這些民的女子爲妻,以致聖別的種類和這些地的諸民混雜;而且首領和官長在這不忠信的事上爲魁首。”我們實在無法想像,首領和官長竟在不忠信的事上爲魁首。

三至四節說,“我一聽見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頭髮和鬍鬚,驚懼憂悶而坐。凡爲以色列神言語戰兢的,都因這被擄歸回之人的不忠信聚集到我這裏來;我驚懼憂悶而坐,直到晚上獻素祭的時候。”我們在此看見以斯拉以及百姓對這事的反應,他們都因神的言語戰兢。盼望我們對主的話都有這種純淨的迴應。我們要戰兢,甚至要懼怕,說,“主啊,我不要偏離你的話。”

十章一至三節說,“以斯拉哭泣並俯伏在神殿前,禱告認罪的時候,以色列中有極大的一羣男女和孩童聚集到以斯拉那裏;衆民無不痛哭。屬以攔的子孫,耶歇的兒子示迦尼,對以斯拉說,我們對我們的神不忠信,娶了此地民中的外邦女子爲妻,然而對於這事,以色列人還有指望。現在我們當與我們的神立約,將這一切妻子和她們所生的兒女送走,照着我主和那因我們神命令戰兢之人所議定的,按律法而行。”這裏又說到“戰兢”,他們因神的命令戰兢。

然後九節說,“於是,猶大和便雅憫衆人,三日之內都聚集在耶路撒冷。那日正是九月二十日,衆人都坐在神殿前的寬闊處;因這事,又因下大雨,就都戰兢。”這給我們看到一種光景,說明神不喜悅。有一種雨是祝福的雨,但這裏的大雨是另外一種雨。我們若遇到這種大雨,就要因神的話戰兢。

尼希米十三章二十五至二十七節說,“我就斥責他們,咒詛他們,打了他們幾個人,拔下他們的頭髮,叫他們指着神起誓,我說,你們不可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們的兒子,也不可爲自己的兒子和自己娶他們的女兒。我又說,以色列王所羅門不是在這些事上犯罪麼?在多國中並沒有一王像他,且蒙他神所愛,神使他作全以色列的王;然而連他也被外邦女子引誘犯罪。難道我們要聽從你們,行這一切大惡,娶外邦女子爲妻,行事不忠信得罪我們的神麼?”整個以色列歷史中最榮耀的時候,可說是在王上八章。那時,所羅門獻殿,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殿(11)。但不久之後,到了十一章,我們就看見所羅門的墮落(1~8)。墮落的原因,是他娶了外邦女子爲妻。尼希米回顧這段歷史,就責備以色列人說,“難道我們要聽從你們,行這一切大惡,娶外邦女子爲妻,行事不忠信得罪我們的神麼?”(尼十三27)這裏又講到“忠信”。願主用忠信來構成我們。祂是那唯一的信實(忠信)者,我們需要花更多的時間與祂同在,讓祂光照我們,燒盡我們裏面一切的不忠信,而用祂自己的信實(忠信)灌注到我們裏面。

盼望我們都記住這兩個辭:“戰兢”和“不忠信”。爲着衆人得造就和進一步研讀真理,我要指出李弟兄如何說到因聖經的話而戰兢:“我們也該常常因聖經的話而戰兢。我們不該心硬到一個地步,碰着聖經的話而沒有感覺。我們該虛心痛悔,一碰到聖經的話,就有感覺,而恐懼戰兢。這需要我們在神面前降卑自己!”(聖經要道,六六一至六六二頁)

主的恢復是獨特的,這恢復必須是絕對純淨、單一併聖別的,沒有任何攙雜;因此,我們需要許多以斯拉和尼希米作潔淨的工作;在主恢復的一切步驟中,需要有潔淨

主的恢復是獨特的,這恢復必須是絕對純淨、單一併聖別的,沒有任何攙雜;因此,我們需要許多以斯拉和尼希米作潔淨的工作;在主恢復的一切步驟中,需要有潔淨。潔淨這件事並非一勞永逸,乃是一步接一步,每一步都有其需要。在以斯拉的時代有這個需要,過幾年後,在尼希米的時代又有這個需要,因爲人總是傾向於攙雜,不夠絕對。

以斯拉潔淨恢復,使“聖別的種類”從任何外邦的事物分別出來

以斯拉潔淨恢復,使“聖別的種類”從任何外邦的事物分別出來(拉九1~十44)。以斯拉來到之先,就有了攙雜,因爲一些以色列人娶了外邦的妻子,並且從這混雜生了孩子;這是一個預表,我們該在屬靈上應用,而不該在字面上應用。

在主的恢復裏需要潔淨,把“聖別的種類”從任何外邦的事物中分別出來(九1~2)。主的恢復是聖別的種類;我們必須純淨到一個地步,使聖別的種類不與任何外邦的事物混合。我們是聖別的種類。以弗所一章四節說到,我們蒙神揀選是要在祂面前,成爲聖別、沒有瑕疵。五章說,主要將召會獻給自己,作榮耀的召會,沒有斑點、皺紋、或任何這類的病,好使她成爲聖別、沒有瑕疵(27)。我們蒙揀選是爲着成爲聖別,我們也在成爲聖別的過程中。願本篇信息的話也使我們經歷成爲聖別的過程。

當這恢復是聖別的,我們就要看見主的祝福(結三四26)。只要我們有聖別,被聖化,有純淨,就會有祝福。純淨爲祝福開門。我們通常根據詩篇一百三十三篇而強調,當神的子民有“一”,就有神所命定的福(3)。但在這裏我們要強調,當神的子民是純淨的,也必然有祝福。以西結三十四章二十六節說,“我必使他們與我山的四圍成爲福源,我也必叫雨按時落下;那必是賜福的雨。”得着賜福之雨的路就是純淨。願主潔淨我們。

在建殿之後,我們需要潔淨(見於以斯拉的領導之下);在建城之後,我們需要再被潔淨(見於尼希米的絕對)

在建殿之後,我們需要潔淨(見於以斯拉的領導之下);在建城之後,我們需要再被潔淨(見於尼希米的絕對)(拉九1~2,十1~44,尼十三1~30上)。我們讀尼希米記時,常見到兩個反對者的名字,就是和倫人蔘巴拉與亞捫人多比雅(二10、19,四7,六1、12、14)。多比雅是亞捫人,然而以色列人中竟有一位祭司與他結親。十三章三至五節說,“衆民聽見這律法,就使一切閒雜人與以色列人分開。這事以前,蒙派管理我們神殿中屋子的祭司以利亞實,因與多比雅結親,爲他預備了一間大屋子,那是從前存放素祭、乳香、器皿,以及照命令供給利未人、歌唱的、守門的,五穀、新酒和新油的十分之一,並歸祭司之舉祭的地方。”神殿中這地方原是爲着擺放祭物,讓服事主的人使用,現在卻清空給多比雅這反對者使用。我們可能沒有領悟到,我們常在自己裏面爲反對者預備了空間,帶進了攙雜。我們需要讓那在我們裏面導致攙雜的“多比雅”和“以利亞實”被暴露出來,使我們得潔淨。

在衆地方召會中,我們必須徹底的從一切攙雜中得潔淨;任何俗物,任何與主恢復屬天性質相悖的事物,都必須除淨

在衆地方召會中,我們必須徹底的從一切攙雜中得潔淨;任何俗物,任何與主恢復屬天性質相悖的事物,都必須除淨(提後二19~22)。“但在大戶人家〔指墮落的召會〕,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爲貴重的,也有作爲卑賤的;所以人若潔淨自己,脫離這些卑賤的,就必成爲貴重的器皿,分別爲聖,合乎主人使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20~21)請注意,保羅在這裏所說的,不是主來施行潔淨,而是人要“潔淨自己”。保羅也對哥林多召會說,“你們要把舊酵除淨。”(林前五7─除淨,原文與提後二21的“潔淨”同字)這是使徒吩咐召會要把舊酵除淨。潔淨是我們自己要作的事。我們需要“潔淨自己”,要除淨我們裏面的酵。爲此我們要花更多時間,讓主的七眼鑑察、焚燒我們。七靈光照到那裏,我們就與祂配合,潔淨自己。

巴比倫是神的事物與偶像的事物的混雜;巴比倫的原則就是把人的事物和神的話混在一起,並且把屬肉體的和屬靈的混在一起

巴比倫是神的事物與偶像的事物的混雜;巴比倫的原則就是把人的事物和神的話混在一起,並且把屬肉體的和屬靈的混在一起(代下三六6~7,拉一11,啓十七3~5)。代下三十六章七節說,“尼布甲尼撒又將耶和華殿裏的一些器皿帶到巴比倫,放在巴比倫他神的廟裏。”耶和華殿裏的器皿竟被放在巴比倫人的神廟裏,這乃是混雜。啓示錄十七章說到大妓女“用金子、寶石、珍珠爲妝飾,手中拿着金盃,盛滿了可憎之物”(4)。金子、寶石、珍珠是用以建造新耶路撒冷的材料,而那女人是配戴這些爲妝飾,卻混雜了許多可憎之物。

任何屬於巴比倫的事物,在神眼中都是可憎的;任何屬巴比倫的事物,都給撒但立場擊敗神的子民

任何屬於巴比倫的事物,在神眼中都是可憎的;任何屬巴比倫的事物,都給撒但立場擊敗神的子民(書七1~21)。約書亞六章記載,以色列人進入美地後,在耶利哥經歷奇妙的得勝。然而到了七章,亞幹取了當滅的物,其中包括一件美好的示拿衣服(1、21)。示拿這地區後來稱爲巴比倫(但一1~2)。亞幹這個舉動,導致神的子民全體失敗(書七1~26)。他是舊約所記載,以色列人進美地後頭一個犯罪的人。他把出於巴比倫的一件美好衣服私藏起來,必定是爲了讓自己更好看。有時候我們不懂,爲什麼召會竟然經歷失敗或挫折。這很可能是因爲人把某些隱藏且屬巴比倫的事物,就是假冒爲善,帶進召會裏。

在新約,當召會建立起來之後,行傳五章給我們看見,第一個犯罪的是亞拿尼亞和撒非喇(1)。當時召會生活中有一種空氣,是完全絕對且得勝的,衆人勝過財物的霸佔,凡物公用(四32~37)。然而,亞拿尼亞和撒非喇這對夫婦沒有這樣的恩典,卻作了一些事,讓自己看起來好像有這樣的恩典(五1~10)。這樣假冒爲善,就是他們的罪。

“假冒爲善”對神的子民是極大的破壞和試探。“假冒爲善”就是沒有實際,只是虛有其表,爲着邀來人的榮耀。我們需要察驗自己有沒有“示拿(巴比倫)的衣服”。當你遇到弟兄們對你說,“阿利路亞,讚美主!”你雖回答“阿們”,其實不是真心想說阿們。你知道自己當時在肉體裏,不在靈裏;此時你若取用生命之靈的律,反對你的肉體,轉到靈裏,你就能真心說阿們。我們來聚會,不該戴着面具跟人打招呼,表面上說“阿們”,裏面卻不是這麼一回事;這就是假冒爲善。多年前在洛杉磯,有一位弟兄和我們在一起。他避免用所謂“召會的方式”來跟人打招呼。聖徒們習慣說,“讚美主,弟兄。”他卻說,“早安,弟兄。”他雖然說“早安”,卻叫人感到那是神人的問安。這位弟兄不容自己有任何假冒。我們要小心,甚至我們跟人打招呼的方式都可能是“示拿(巴比倫)衣服”。

我們必須好好保護下一代的青年人,千萬不要創造出一種氣氛,引發他們的假冒爲善,使他們爲了想要討好人而假冒。我們要讓青年人知道,來到主面前必須照我本相。我擔憂我們無意之中,特別在公開場合,迫使青年人不得不作出某種迴應,但其中並沒有實際。我們必須留意,不要製造那會使人假冒爲善的情形。真正對神的敬拜,是在靈和真實裏敬拜(約四24)。

神恨惡巴比倫的原則,過於恨惡任何別的事物;只有當我們審判自己裏面任何巴比倫的事物,我們才能承認我們也恨惡巴比倫的原則

神恨惡巴比倫的原則,過於恨惡任何別的事物;只有當我們審判自己裏面任何巴比倫的事物,我們才能承認我們也恨惡巴比倫的原則。在新約裏,很少出現“阿利路亞”一辭。事實上,“阿利路亞”只在啓示錄十九章出現四次(1、3、4、6)。在十七至十八章,巴比倫受了審判;在十九章,天上就以“阿利路亞”來迴應。對巴比倫受審判的迴應就是“阿利路亞”。神對巴比倫的審判,將來必定實際應驗。然而當我們今天就對巴比倫有屬靈的審判,我們就能真實地說,“阿利路亞!”

我們何等需要在主的同在裏領悟,巴比倫仍然在我們裏面。我們需要受提醒,在服事兒童、青少年、大學生,或接受負擔傳福音時,要留意提防基督徒中間的混雜。從基督徒的歷史中我們看見,在開展福音、服事下一代等基督徒工作上,最大的試探就是帶進攙雜。誠然,我們對下一代有負擔,但我們要提防攙雜。在《教師訓練》這本書中,李弟兄訓練服事者如何向青年人陳明真理,引導青年人進入實際,並將道理轉成經歷(參三三至三六,四一至四五頁)。我們需要學習如何使十一、二歲的青年人對真理有經歷上的認識。在《如何帶領少年人》一書中,李弟兄也告訴我們要如何接觸少年人,研究他們的問題,應付他們的需要,帶他們歸主。然而,我曾看見在某些地方有人受試探,把世俗的東西帶進召會生活,爲要吸引少年人或孩童的注意。我們實在要小心。我們必須一直信靠禱告、那靈和話,使我們得擴增。我們所作的一切,必須出自交通和禱告。有些工人使用某種音樂、娛樂、運動來吸引青年人,這是我們要提防的。主的恢復是獨特的,主的恢復必須維持純淨。

行傳二十一章和雅各書中有攙雜:雅各把新約與舊約混在一起,把新的經綸安排與舊的經綸安排混在一起,把神新的子民與舊的子民混在一起,也把新人與舊人混在一起

行傳二十一章和雅各書中有攙雜:雅各把新約與舊約混在一起,把新的經綸安排與舊的經綸安排混在一起,把神新的子民與舊的子民混在一起,也把新人與舊人混在一起(雅一1、17~18,二1~4、8~12,三2,四11~12,五10~11)。

行傳二十一章暴露耶路撒冷召會中嚴重的攙雜;猶太信徒仍然遵守摩西的律法,停留在舊約時代

行傳二十一章暴露耶路撒冷召會中嚴重的攙雜;猶太信徒仍然遵守摩西的律法,停留在舊約時代,並且在猶太教的強烈影響之下,將神新約的經綸與過時的舊約經綸混雜在一起(18~21)。保羅到耶路撒冷,向弟兄們述說主在外邦人中所行的事。他們聽見了,就榮耀神,但接着對保羅說,“弟兄,你看猶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萬,並且都爲律法熱心。”(20)假使我們訪問一處地方召會,當地的弟兄們說,召會中有一百位新人都爲享受基督作恩典而熱心,衆人一定非常喜樂。但行傳二十一章卻說到,在耶路撒冷的召會中有多少萬人都爲律法熱心,這實在是攙雜。因他們把兩個時代的安排混雜在一起,主必須清理這個局面。

他們不知道律法時代已經完全過去,恩典時代該受完全的尊重;凡不顧這兩個時代之分別的,就是抵擋神時代的行政

他們不知道律法時代已經完全過去,恩典時代該受完全的尊重;凡不顧這兩個時代之分別的,就是抵擋神時代的行政,就是嚴重破壞神建造召會作基督彰顯的經綸計劃(約一16~17,啓二9)。

律法是照着神的所是要求人;恩典卻是以神的所是供應人,以應付神的要求

律法是照着神的所是要求人;恩典卻是以神的所是供應人,以應付神的要求;恩典乃是神給人享受(約一16~17,加六18,林後十三14,十二9,彼前四10,弗三2,四29,六24)。

神兒女中間的一個大難處,乃是己與靈的攙雜

神兒女中間的一個大難處,乃是己與靈的攙雜(來四12)。這是本篇信息另一個緊要的負擔。

這攙雜使許多人失去事奉神的資格,因爲他們靈裏有許多攙雜,這攙雜使神不喜悅

這攙雜使許多人失去事奉神的資格,因爲他們靈裏有許多攙雜,這攙雜使神不喜悅(提後一3)。過去曾有一些人來參加訓練時,很踊躍地到臺前分享,也嘗試釋放靈說話。他們的確釋放靈,但從他們裏面出來的卻是高傲和爭競。你能想像當人釋放靈說話,高傲卻隨之而出麼?這就好比地底下的溫泉,原是清潔的泉水,但因爲經過硫磺礦,結果涌到地面時氣味難聞,水質也不適於飲用。你能想像有人釋放靈,結果卻毒害別人麼?這就是攙雜。

在我們最深處的靈是純潔無污的;然而,當靈經過魂和體往外出來時,就沾染了污穢和敗壞

在我們最深處的靈是純潔無污的;然而,當靈經過魂和體往外出來時,就沾染了污穢和敗壞(林後七1)。保羅對哥林多人說,“我們……當潔淨自己,除去肉身和靈一切的玷污。”(1)這裏的重點是,靈本身沒有玷污,靈本身是清潔的;但因魂是靈出來時必經的通道,所以當我們的靈出來時,必定經過我們這個人。

有時弟兄們在聚會中分享負擔,雖然靈很強,卻帶着怒氣,以致傷害了聖徒,不但沒有生命供應,反而造成傷害。在聖經中,我們看見使徒保羅對哥林多人說,“你們願意怎麼樣?是要我帶着刑杖,還是要我在愛和溫柔的靈裏,到你們那裏去?”(林前四21)保羅雖責備哥林多信徒,但人碰着的是他純淨的靈。在舊約裏,摩西因以色列人在米利巴沒有水喝,向耶和華爭鬧,感到不高興而說,“你們這些背叛的人。”(民二十10)結果摩西因着錯誤地代表神而受懲治,無法進入美地(12)。所以,帶領的人不要自認有權柄,就以爲自己夠資格隨意糾正聖徒。我們的靈必須正確、純淨。爲此我們必須對付我們靈出來的通道,就是對付我們的心,包括我們的魂和良心。

對付靈重在對付我們裏面不純的動機、存心和其他雜質

對付靈重在對付我們裏面不純的動機、存心和其他雜質(帖前五23,提後一7)。正如我們開車的時候會有盲區,以致無法察覺附近有車,我們的屬靈生活也會有盲點。有些事是我們的盲點,似乎周圍每一個人都看得到,只有我們自己看不到。我們實在需要主的憐憫,能花時間在祂這有七眼的一位面前,對祂說,“主,憐憫我,我愛召會,我不願在不知不覺間破壞、傷害我所照顧的聖徒。”

我們的心、良心和靈裏需要純淨

清心的人必看見神

我們的心、良心和靈裏需要純淨。清心的人必看見神(太五8,伯四二5,啓二二4)。

清心是目的專一,只有一個目標,要完成神的旨意榮耀神;清潔的心就是以主爲唯一目標的心

清心是目的專一,只有一個目標,要完成神的旨意榮耀神(林前十31)。清潔的心就是以主爲唯一目標的心(提前一5,提後二22,詩七三1)。我們可能在神以外有其他的目標,即使與神很接近,甚或與出於主的事有關,但那在神以外不單一的目標就使我們不純淨。我們傳福音,尋求繁增,在召會中事奉,牧養下一代;但是人接觸我們時,是否會感覺到我們身上有在神以外的其他目標,好像玻璃染了色一樣?我們如何能得潔淨?我們需要目的專一,以主爲唯一的目標。

按新約的意義說,看見神等於得着神,得着神就是在神的元素、生命和性情上接受神,使我們被神構成

按新約的意義說,看見神等於得着神,得着神就是在神的元素、生命和性情上接受神,使我們被神構成;看見神使我們變化,因爲我們看見神時,就把祂的元素接受到我們裏面,我們舊的元素也被排除了(林後三18)。這裏給我們看見一個循環。清心的人必看見神(太五8),但我們可能覺得自己並不清心。我們需要照着我們的本相,來到神的七眼前,對祂說,“主,我在這裏。”然後帕子就要除去,我們就能觀看祂。我們越觀看祂,祂的元素就越注入到我們裏面,使我們純淨、變化。我們越純淨,就越能看見祂;我們越看見祂,就變得越清心。這是一個循環。我們只要簡單地來到祂面前,將自己毫無保留地向祂敞開。

看見神就是被變化成爲神人基督榮耀的形像

看見神就是被變化成爲神人基督榮耀的形像,使我們得以在神的生命裏彰顯神,並在祂的權柄裏代表祂(約壹三1~3,創一26)。約壹三章二至三節說,“我們必要像祂;因爲我們必要看見祂,正如祂所是的。凡向祂有這盼望的,就潔淨自己,正如祂是潔淨的一樣。”這段經文裏的最後一個“祂”,直譯,那一位,指耶穌基督。我們要得潔淨,唯一的路就是花時間與祂同在。

我們應當清心,專一爲着主的恢復

我們應當清心,專一爲着主的恢復;唯有如此我們纔有助於主的恢復(提前一5,提後二22,彼前一22)。歷史給我們看見,一個有雄心,有能力,想爲國家人民作事的人,他的動機若純淨,就能成爲民族英雄,有益於他的國家。但他的動機若不單純,反而會破壞他的國家。召會生活也是如此。我們都該奉獻自己,渴望爲主所用,但我們也需要禱告,求主潔淨我們的動機,使我們純潔。我們越長進,越進入配搭,學習擔負責任,就越要小心。動機不純淨會使我們失去資格,廢掉我們在主手中的用處。

我們不僅需要有無虧的良心,也該有清潔的良心

我們不僅需要有無虧的良心,也該有清潔的良心(徒二三1,二四16,提前三9,提後一3)。

無虧的良心是指對神對人都沒有虧欠的良心

無虧的良心是指對神對人都沒有虧欠的良心(徒二三1,二四16)。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並應用主的血,就能得潔淨(約壹一9),有無虧的良心。

清潔的良心就是得了潔淨、沒有攙雜的良心

清潔的良心就是得了潔淨、沒有攙雜的良心;這樣的良心見證我們單單尋求神和祂的旨意,就如保羅一樣(提後一3)。保羅說他是“用清潔的良心”事奉神(3);這指明保羅不僅得潔淨脫離罪,他更在事奉上只有一個目標,就是神的榮耀和召會的建造。我們也許沒犯粗鄙的罪,但裏面可能有細微的定罪,定罪我們的不純淨。例如,弟兄們在聚會中報告各地召會蒙恩的光景時,一位弟兄可能述說當地召會有主的祝福,人數繁增;另一位弟兄接着報告時,也許想強調他所在地的召會繁增比前者還多;這其中有些微妙的感覺。當我們在報告時,人能察覺我們的靈,感受到我們是否單純地將榮耀歸給主,或者想把一部分的榮耀保留給自己。

在工作上,頭一項資格乃是靈的純淨

在工作上,頭一項資格乃是靈的純淨(林後六4上、6、8中)。

難得有人是靈裏純淨的;純淨是領導的先決條件,也是我們事奉的基本條件

難得有人是靈裏純淨的(七1);純淨是領導的先決條件,也是我們事奉的基本條件(提前三9,一5);攙雜的難處乃是作工的人當中最大的難處;不純淨往往是誤會和猜疑的源頭(提後一3,提前三9,多一15)。

在林後六章四至八節保羅說,“在各樣的事上,……以純潔、以知識、……以真實的話、以神的大能,……證薦自己是神的執事。”他把純潔擺在神的大能之前,把純潔擺在知識之前,甚至把純潔擺在真實的話之前。我們越在主里長大,就越寶貝純潔過於能力。有時我們爲能力禱告,爲方法禱告;然而,我們必須一直爲純潔禱告。純潔不是能力;但產生新婦的關鍵是純潔,而不是能力。新婦穿着明亮潔淨的細麻衣(啓十九8)。一旦新婦出現,巴比倫就要受對付。新婦能夠爭戰,不是因爲她的能力,而是因爲她的純潔。

我們需要把靈裏一切攙雜的成分對付乾淨;我們若要被神使用,我們的靈必須釋放,並且我們的靈必須純淨

我們需要把靈裏一切攙雜的成分對付乾淨,然後靈出來時,才能沒有危險,纔不會和人出事。我們若要被神使用,我們的靈必須釋放,並且我們的靈必須純淨(林後六4上、6、8中)。我們需要釋放靈;但有些人釋放靈可能帶着背叛,那是很危險的。我們經歷過這種事。是主的憐憫使我們還在這裏,保守我們直到今日。主會使用外在的情形和處境,用聖靈的管治來使我們純淨。

新耶路撒冷城是純金的,如同明淨的玻璃;城內的街道是純金,好像透明的玻璃

新耶路撒冷城是純金的,如同明淨的玻璃;城內的街道是純金,好像透明的玻璃(啓二一18下、21下)。我們不該把啓示錄二十一、二十二章裏“純”、“明淨”、“透明”這些辭視爲理所當然,我們讀的時候,需要對這些辭有更深入、更擴大的領會。

金表徵神的性情;城是純金的,指明這城是出於神聖的性情,以神聖的性情爲元素

金表徵神的性情;城是純金的,指明這城是出於神聖的性情,以神聖的性情爲元素(二一18下)。

城本身及其街道的純金如同明淨的玻璃,表徵全城是透明的,毫無不透明之處

城本身及其街道的純金如同明淨的玻璃,表徵全城是透明的,毫無不透明之處(21下)。我們若以神的性情作我們的道路,我們的生活和事奉就會是明淨和透明的。有時,聖徒來找我們交通,但我們會感覺他們不是那麼透明,好像隱藏了一些事沒說。交通若是不透明,人就很難得着幫助。

我們若以神的性情爲獨一的道路,我們就是純淨的,沒有任何攙雜,也是透明的,毫無不透明。我們若得着賜生命之靈的注入並浸透,我們裏面的人就會透明,明亮如水晶(林後三8~9、18)。

我們若要有真實的召會生活,召會本身就必須是純金的,就是全然出於神聖性情的;在此我們就需要十字架作工來煉淨我們,潔淨我們

我們若要有真實的召會生活,召會本身就必須是純金的,就是全然出於神聖性情的;在此我們就需要十字架作工來煉淨我們,潔淨我們(啓一11、20)。我們何等需要十字架的工作。十字架今天就在那靈裏。十字架在七眼裏,我們需要花時間與七眼同在,聽祂說話,讓祂光照我們。

背道的基督教國和真正的召會之間,不同之處乃是一爲攙雜的,另一爲純淨的;衆地方召會就如新耶路撒冷,該明亮如水晶,沒有任何攙雜

背道的基督教國和真正的召會之間,不同之處乃是一爲攙雜的,另一爲純淨的;衆地方召會就如新耶路撒冷,該明亮如水晶,沒有任何攙雜(二二1)。

末了我們要留意三處經文—兩處與神的話有關,一處與禱告有關。這些經文會幫助我們實際地經歷被潔淨。第一,“神的話是活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鋒利,能以刺入、甚至剖開魂與靈。”(來四12)我們的盼望在於神的話,這話能純淨我們。我們需要在神的話裏,來到羔羊的七眼之前,讓祂鑑察、焚燒、光照。我們需要進到神的話裏,也讓神的話進到我們裏面;神的話就能在我們裏面分辨什麼是靈、什麼是魂。我們要對那剖開魂與靈的話說“阿們”。

第二,“藉着話中之水的洗滌潔淨召會。”(弗五26)這裏的潔淨也有使之純淨的意思。我們需要神那使人純淨的話。我們正在經歷被潔淨的過程,我們要給主通暢的道路。我們需要花時間在主面前,讓祂經過我們生活中的每一件事物、我們與人之間所有的牽連、我們的服事、夢想和渴望。我們要對主說,“主啊,我在這裏,求你光照我的一切。主,我愛你。”

第三,“耶和華啊,求你察看我,試驗我,熬煉我的肺腑心腸。”(詩二六2)我們要照着這話向主禱告:“主啊,求你鑑察我的內心。主,我在你面前,我愛你,我需要你。”我們各人都要在與主私下、親密的交通中向主禱告,以迴應本篇信息的話。(R. A.)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3-01-24 16:40:30
    觀看數 :
    91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