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祭司經學家以斯拉,以及需要許多以斯拉─精通神話語的人
  • 142 views,
  • 01-24,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按這次幾卷歷史書結晶讀經信息的順序,我們看見在神恢復的工作中,我們首先需要重建神的壇並獻上燔祭,然後要恢復神殿的建造,接着就需要用神的話重新構成神的子民。本篇信息的篇題是“祭司經學家以斯拉,以及需要許多以斯拉—精通神話語的人”。在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這兩卷書裏,幾乎有一半的篇幅,說到神子民需要被神的話語重新構成。這給我們看見,爲着神建造的恢復,需要有祭司和經學家二者之功用的結合。今天在主的恢復中,這事需要在我們衆人身上個別並團體地得着應驗。

 

以斯拉是祭司,也是經學家;因此,他不是一位字句經學家,乃是一位祭司經學家

以斯拉是祭司,也是經學家;因此,他不是一位字句經學家,乃是一位祭司經學家(拉七6、11~12、21,尼八1~2、8~9、11~12,十二26)。這裏引用的經節都強調這件事。在主的恢復中,我們不需要字句經學家,乃需要祭司經學家。字句經學家作教師,是單單教導人客觀的真理。然而我們該領會,所有客觀的真理都指向並將人帶進主觀的真理,使人得以經歷。因此,我們要作祭司經學家;當我們觀看並珍賞客觀的真理時,要帶着一種眼光,叫我們能摸着並享受其中所包含主觀的真理,因而使我們得以進入對我們所愛之基督的經歷中,也能幫助人進入對主觀真理的經歷。《神殿與神城的恢復》一書提到:“乃是祭司教師才建造人。這樣的人才能以人數的增長加強主的恢復,並以對基督豐富的經歷充實主的恢復。讚美主,有些人是這樣的以斯拉;我有充分的確信,主要帶進更多更多的以斯拉,就是那些與神是一,被神浸透、充滿,並在神的工作上有技巧的人。這些人是適當的人,把相當多被擄歸回的人帶進來,並把更多基督的豐富帶回到主的恢復裏。”(七五至七六頁)

我們需要有經學家的功用,也需要有祭司的功用;這兩種功用需要融合,甚至結合爲一,二者彼此相倚。如果我們只有經學家的功用,至終這個功用會變得膚淺,無法叫人得着滿足。林後三章六節甚至說,“那字句殺死人。”經學家的功用需要配上祭司的功用;祭司的功用是藉着我們在靈裏與主聯合,與主是一而享受主,但其中也需要話。祭司的功用需要藉着經學家的功用而得以穩固、充實、維持、堅固並加強。

今天,我們需要許多像以斯拉那樣全然投入且經過鍛鍊的經學家。以斯拉七章六節說,“這以斯拉……是經學家,精通耶和華以色列神所賜摩西的律法。”一至五節記載以斯拉的家譜,證明他是祭司。然而在六節,當以斯拉在他的敘述中說到自己時,只說“他是經學家”,而不提他是亞倫家的祭司;他沒有高舉自己祭司的身分。這指明當我們被主的話構成時,就會在神面前謙卑下來。

當時,波斯王亞達薛西是地上最有權力的人;他所頒的諭旨中有論到以斯拉的話說,“照你手中神的律法書”(14),意即以斯拉手中有神的律法書。不僅如此,亞達薛西又說,“要照着你神賜你的智慧”(25),直譯是“要照着在你手中你神的智慧”。可見,以斯拉顯然是個經學家,以致亞達薛西如此描述他。我們都該盼望被人這樣描述:這位弟兄對聖經愛不釋手,並且他手中神的話就是他手中神的智慧。

以斯拉實在是個稱職的經學家;這次訓練所涵蓋的五卷歷史書(歷代志上下、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中,前三卷是他所寫的。“經學家”一辭在聖經別處也譯爲“書記”(如撒下八17)或“記數目的”(賽三三18)。在以斯拉記裏,以斯拉不僅清楚、準確地記載被擄歸回之人的數目及其宗族關係,甚至詳記所帶回來的器皿、刀以及牲口(包括馬、騾、駱駝、驢)的數目(一9~11,二1~67)。以斯拉詳確記載了許多的細節,他不愧是一個經學家。不過他不僅是經學家,同時更是祭司。

以斯拉是祭司經學家,不是字句經學家,他身上結合了兩個功用—經學家的功用和祭司的功用。關於經學家功用與祭司功用的配合,我們要來看馬太十三章。主對門徒講到七個關於國度奧祕的比喻之後,就問他們說,“這一切的事,你們都領悟了麼?”他們對祂說,“是的。”(51)接着,主又對他們說,“因此,凡經學家作諸天之國門徒的,就像一個作家主的人,從他庫裏拿出新舊的東西來。”(52)在這裏,主的意思是要祂的門徒成爲經學家,好像一個家主,有一個庫藏,就是新舊東西的豐富貯藏。這個家主不單是記下他儲存了些什麼,供日後查詢;他所儲存的,成了一個寶庫,在這寶庫裏有近期新的儲存,也有早年舊的儲備,他能從寶庫裏拿出新舊的寶貝來。不僅如此,這也含示他喜愛、珍藏並擅於處理這些寶貝的東西。

在聖經恢複本中,馬太十三章五十二節裏“新舊的東西”一辭有串珠聯到雅歌七章十三節:“風茄放香,在我們的門口有各樣新陳佳美的果子。我的良人,這些都是我爲你存留的。”這裏的門指交通,風茄與相互的愛有關。在佳偶與主的交通中,儲存了各樣新陳佳美的果子,是爲她所愛的良人存留的。這兩處聖經擺在一起,給我們看見,我們作經學家,是因我們愛祂;我們在主的話中接觸主,因爲我們是祭司。我們應該是祭司又是經學家;這就是我們所說“祭司經學家”的意思。

要作一個祭司經學家,可以操練實行兩件事。首先如馬太十三章五十二節所說的,我們要像一個作家主的人,建立寶庫,好能拿出新舊的東西。在主的恢復裏,寶貝隨處可見,隨時可享,唾手可得;既然如此,就更不該讓這些寶貝從我們指縫間漏失。我們讀主的話時,讀職事信息時,在召會申言聚會聽聖徒說話時,都可能發現寶貝。有些話摸着了我們,我們就領悟:“這真是寶貝!”這時我們就要作“經學家”,不要信靠自己的記憶(當然我們也需要運用記憶力),要趕緊寫下筆記,收藏起來,建立我們的寶庫。在我們的庫裏,我們知道新的東西在哪裏,也知道舊的東西在哪裏。如此,我們就能像家主顧到家人的需要,在適當的時候將寶貝拿出來供應神家裏的人。

其次,作爲祭司經學家,我們需要珍賞“禱、研、背、講”的實行,亦即禱讀、研讀、背誦、講說神的話。我們要把自己獻上,個人並團體地這樣實行,藉此進入職事的豐富。各地都有許多蒙恩見證印證這事。所有願意作祭司經學家的人,都該這樣實行。可以說,禱讀是屬於祭司的功用,研讀是屬於經學家的功用;背誦使我們能作經學家,講說又是屬於祭司的功用。所以,禱、研、背、講擺在一起,就成了祭司經學家的實行。我們鼓勵弟兄姊妹都這樣實行。

祭司是與主調和並被主浸透的人;以斯拉就是這種人

祭司是與主調和並被主浸透的人;以斯拉就是這種人(拉八21~23)。《祭司的體系》一書提到,祭司乃是一個完全向主敞開,不斷進到主面前,接觸祂,與祂交通,被祂充滿、飽和、浸透,直到在靈裏與祂是一的人(參三至四頁)。

神的子民雖然從巴比倫被擄之地歸回耶路撒冷,但他們是生在巴比倫,也長在巴比倫,在構成上已成了巴比倫人,因此他們需要以斯拉這樣的祭司經學家來將他們重新構成。以斯拉是神子民被神的話重新構成的重要因素。在以斯拉七章,以斯拉這人的見證給我們極深刻的印象。當他面對這樣一個掌權、強勢、有能力和影響力的亞達薛西王時,我們可以從諭旨看見,王的確爲以斯拉所折服。亞達薛西堪稱當時全世界的王,但他在諭旨中稱以斯拉的神爲天上的神(12),不僅允准以色列人回耶路撒冷建殿,並允准供給神殿的需用(20)。他更說,“我亞達薛西王又降旨與河西的一切庫官,說,精通天上神律法的經學家祭司以斯拉,無論向你們要什麼,你們都要周到迅速地備辦,……凡天上之神所吩咐的,當爲天上神的殿詳確辦理。爲何使忿怒臨到王和王衆子的國呢?……至於你以斯拉,要照着你神賜你的智慧,分派所有明白你神律法的人爲士師、審判官,治理河西的衆百姓,使他們教訓一切不明白神律法的人。凡不遵行你神律法和王律法的人,就當審慎迅速地定他的罪,或治死,或放逐,或抄家,或囚禁。”(21、23、25~26)由此可見,亞達薛西王是敬重耶和華的。這位祭司經學家在波斯王亞達薛西面前必定有何等的見證,使王敬畏神。這給我們看見,一個祭司經學家所發揮的效能和影響力。

以斯拉是信靠神的人,他與神是一,精通神的話,並認識神的心、神的渴望和神的經綸

以斯拉是信靠神的人,他與神是一,精通神的話,並認識神的心、神的渴望和神的經綸(6、11~12、21)。這不僅是作祭司的結果,也是作經學家的結果。我們需要進入主觀的真理,使我們在靈中與主交通。當我們來到主話跟前,需要在靈裏接觸主,在話中與祂相會。我們要讓這些話摸着我們的靈,也要摸着話中的靈,好成爲像以斯拉這樣的人。

作爲祭司經學家,以斯拉不僅被神和神的話構成,他更信靠神。在他與王的談話中,可以看見王可能有意差遣軍長護送他回到美地,因爲路上有仇敵和埋伏的人。但以斯拉以求王派兵護送爲羞恥,他信靠神的手會幫助他們(28,八22、31)。在他們離開巴比倫之前,以斯拉宣告禁食,爲要在神面前謙卑,刻苦己心,向神尋求平坦的道路(21)。於是在四個月的行程裏,沒有任何意外,順利抵達耶路撒冷(七9)。在整個過程裏,以斯拉是這樣信靠神。

以斯拉不僅精通神的話,更認識神的心、神的渴望和神的經綸。以斯拉一章說到神激動波斯王古列的靈(1),叫他釋放人去建造神的殿。五節說,“一切被神激動他靈的人,都起來要上去建造在耶路撒冷耶和華的殿。”到了七章,以斯拉也起來,他向王請求並神蹟般地得了王的恩惠,得以回到耶路撒冷(12~26)。當我們成爲祭司經學家,我們就會認識神的心,因而獻上自己來完成主的恢復。

以斯拉是一位祭司經學家,不斷與主接觸,而與主是一

以斯拉是一位祭司經學家,不斷與主接觸,而與主是一(尼八1~2、8~9、11~12,十二26)。第三篇信息講到燔祭壇,說到壇上的火要一直燒着,不可熄滅(利六9、12)。我們與主接觸也應該是不間斷的,不該時有時無、沒有規律。我們該定意天天接觸主,叫我們對燔祭的經歷得以擴大,如同以斯拉這位祭司經學家不斷與主接觸。

在以斯拉七章,以斯拉謄抄了王的諭旨之後,到了二十七至二十八節,他突然開始對耶和華發出頌讚;他寫下了他的讚美與感謝,接着才繼續記述歷史。這說出他的生活乃是禱告的生活;他將他所作的一切,以及所發生的一切,都帶進禱告裏,不斷地與主接觸。

以斯拉沒有說什麼新的東西,他是說摩西所已經說過的

以斯拉沒有說什麼新的東西,他是說摩西所已經說過的(6,尼八14,彼後一12)。我們作爲祭司經學家,不需要想出別人所沒有教導過,或別人所沒有看見過的新事物。有許多已經教導過的事物,需要我們用一生之久來進入並消化。我們不需要創造一些新教訓,但我們總應該有新的發現。以斯拉發現摩西在利未記囑咐以色列人,要守住棚節(二三33~44);當時正是時候,就把這事告訴以色列人,他們就在那時守節並教導神的話(尼八14、18)。這使神話語所教導住棚節的事得以恢復。若沒有以斯拉重述摩西的囑咐,這事不會成就,神的律例也無從實現並實行;若沒有正確的教導,就無法有效地作恢復的工作。

以斯拉就如先前所提馬太十三章五十二節說到經學家作諸天之國門徒的,從他作經學家研讀聖經時所得的,拿出住棚節這箇舊的東西,卻使其成爲新的。我們作爲祭司經學家,是有新舊的東西可以拿出來。但當我們拿出舊東西時,只要在靈裏再摸着一次,就使其成爲新的了。這也就是約翰一書所說的,舊誡命成了新誡命,以新的亮光照亮(二7~8)。祭司經學家收集許多東西,當他拿出來時,就帶着新的亮光而照亮。但願我們都成爲祭司經學家,或經學家祭司。

祭司和利未人都聚集到經學家以斯拉那裏,要深入領略律法書上的話;尼希米八章十三節裏,“深入領略”指領略律法的話內在的意義

祭司和利未人都聚集到經學家以斯拉那裏,要深入領略律法書上的話;尼希米八章十三節裏,“深入領略”指領略律法的話內在的意義。以斯拉講解神的話,他作爲祭司經學家盡功用,乃是幫助以色列人瞭解神話語的內在意義。這給我們看見,單單閱讀或研讀聖經是不夠的,單單享受主話也是不夠的;這些都必須結合在一起。我們需要操練留意客觀的真理,而進入主觀的經歷。要作祭司經學家,我們就要藉着真理進入對主的經歷中,不僅是在研讀真理的當下,更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裏繼續不斷地經歷。願我們都有這樣的切慕。

以斯拉用屬天的真理教育以色列人,把他們重新構成,使以色列能成爲神的見證

以斯拉用屬天的真理教育以色列人,把他們重新構成,使以色列能成爲神的見證(1~3、5~6、8、13~18)。以色列人迫切需要重新構成。在祭司經學家這個重要的預表裏,我們看見主的話中神聖的素質需要構成在我們裏面,使我們被重新構成爲神的見證。當日,以色列人在預表上被重新構成;今天,我們在主的恢復中也需要實際地被重新構成。

神對以色列的心意,是要在地上得着一班神聖構成的子民,作祂的見證—被神的話重新構成的子民

神對以色列的心意,是要在地上得着一班神聖構成的子民,作祂的見證—被神的話重新構成的子民(賽四九6,六十1~3,西三16)。此處所引用以賽亞書的經節,論到以色列人要被神的話重新構成,成爲神的見證,成爲外邦人的光。以賽亞書這些話,有三重應驗:首先是應驗於以色列人在以斯拉的帶領下被神的話重新構成,而成爲神的見證(尼八1~18)。其次是應驗在主耶穌自己身上;那光指的就是基督自己(路二25~33)。第三重應驗是在千年國時,以色列要得恢復,並被重新構成爲神的彰顯,成爲一班發光的子民(亞八20~23)。歌羅西三章十六節告訴我們,我們需要讓基督的話豐豐富富地住在我們裏面;唯有如此,祭司經學家的預表才能得着應驗。

在被擄歸回之後,以色列百姓仍然是任性的,因爲他們生在並長在巴比倫,在構成上已成了巴比倫人

在被擄歸回之後,以色列百姓仍然是任性的,因爲他們生在並長在巴比倫,在構成上已成了巴比倫人。巴比倫的元素已作到他們裏面,構成到他們全人裏面(亞三3~5)。被擄歸回之百姓中的大祭司約書亞“穿着污穢的衣服”(3),這含示百姓裏面巴比倫的構成。

他們返回列祖之地,成爲以色列的國民後,需要被神的話重新構成(尼八1~3、5~6、8、13)。這裏所說重新構成的需要,有如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之時的需要;但從巴比倫歸回的百姓因着和外邦人通婚而有了攙雜,使得情形更加艱難。因着通婚,巴比倫的文化已經深植他們裏面。他們是帶着巴比倫的生活、思想和文化回到了列祖之地。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被神的話重新構成。

神的子民需要教導和重新構成,好被帶進照着神的文化,就是彰顯神的文化中;這種文化需要許多教育

神的子民需要教導和重新構成,好被帶進照着神的文化,就是彰顯神的文化中;這種文化需要許多教育(8)。我們需要大量關於主話語的教導,需要主恢復這分職事的教育。當我們受教育,接受客觀的真理時,需要以一種祭司經學家的方式,來珍賞並寶貝這些客觀的真理連同其相對應的主觀真理;我們需要摸着主並向祂敞開,使神聖的元素得以構成在我們裏面,而讓客觀和主觀這兩面的真理將我們的所是重新構成。

以斯拉在神百姓的重新構成上非常有用,因爲他具有屬天神聖之構成與文化的總和,並且藉着他,百姓得以被神的話重新構成

以斯拉在神百姓的重新構成上非常有用,因爲他具有屬天神聖之構成與文化的總和,並且藉着他,百姓得以被神的話重新構成(1~2)。尼希米八章給我們看見,這個重新構成是如何進行的:“衆民如同一人,聚集在水門前的寬闊處,請經學家以斯拉將摩西的律法書帶來,這律法是耶和華吩咐以色列人遵守的。七月初一日,祭司以斯拉將律法書帶到男女會衆,並一切聽了能明白的人面前。他在水門前的寬闊處,從清早到晌午,在衆男女,並一切聽了能明白的人面前念這律法書。衆民側耳而聽。”(1~3)正如王敬重祭司經學家以斯拉一樣,衆民也敬重以斯拉;他們爲此聚集,側耳而聽。“經學家以斯拉站在爲這事特製的木臺上;瑪他提雅、示瑪、亞奈雅、烏利亞、希勒家和瑪西雅站在他的右邊;毘大雅、米沙利、瑪基雅、哈順、哈拔大拿、撒迦利亞、和米書蘭站在他的左邊。”(4)這裏的木臺,是爲着讓以斯拉向百姓說話。這必定是有人知道以斯拉的說話非常重要,就特製了一個木臺讓他站在其上說話。當我們都渴望成爲祭司經學家時,這種渴望就是在預備講臺,讓團體的以斯拉能站在其上對衆人說話。以斯拉不是單獨地說話,在他身邊有十三位一同站立。這些人可能都曾受以斯拉的幫助,他們與他站在一起,團體地一同說話,好團體地重新構成神的子民。五節說,“以斯拉站在衆民以上,在衆民眼前展開這書;他一展開,衆民就都站起來。”當以斯拉這樣在百姓中間講解神的話,衆民就折服於以斯拉所說神的話。今天我們何等需要這樣的說話。

以斯拉把百姓帶回到神的話上,使他們重新受教育,並被聖言中的屬天真理重新構成

以斯拉把百姓帶回到神的話上,使他們重新受教育,並被聖言中的屬天真理重新構成。受教育,是經學家的功用;重新構成,乃是祭司的功用。

要重新構成神的百姓,需要用神口裏所出並彰顯神的話教育他們

要重新構成神的百姓,需要用神口裏所出並彰顯神的話教育他們(詩一一九2、9、105、130、140)。這裏所列詩篇一百一十九篇的經節,給我們看見詩人不僅愛神、尋求神的說話,他也有祭司經學家的功用。二節說,“遵守祂的法度,全心尋求祂的,這樣的人是有福的。”遵守神的法度,是經學家;全心尋求神,是祭司。九節說,“少年人用什麼使他的行徑純潔呢?是要遵行你的話。”行徑純潔,是羨慕祭司的功用;遵行神的話,是經學家的功用。一百三十節說,“你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蒙人通達。”言語解開,是經學家的功用;發出亮光,是祭司的功用。

重新構成神的百姓,就是教育他們,把他們擺進神的話裏,使他們被神的話浸透(西三16)。當神的話在我們裏面作工,神的靈,就是神自己,自然而然地就藉着話將神的性情同神的元素分賜到我們裏面;這樣,我們就被重新構成(提後三16~17)。一面,我們被擺進神的話裏,另一面,神的話要進到我們裏面;這指明我們與話調和,就被話構成。

藉着以斯拉的職事,以色列人(在預表上)被重新構成,結果成爲特別的國,就是聖別、分別歸神且彰顯神的國

藉着以斯拉的職事,以色列人(在預表上)被重新構成,結果成爲特別的國,就是聖別、分別歸神且彰顯神的國(賽四九6,六十1~3,亞四2)。這彰顯就如同撒迦利亞四章二節的金燈臺。被擄歸回的人是個別地並團體地被重新構成,作神的見證。他們被神的思想、神的考量並神的一切所是灌輸,使他們成爲神的複製。藉着這種神聖的構成,人人都在生命和性情上成爲神;結果,他們成爲神聖的國,彰顯神聖的特性(彼前二9)。願主得着一個祭司的國度。在主的恢復中,我們都要渴望成爲今日的以斯拉,操練盡祭司經學家的功用。(R. S.)

在主的恢復裏我們需要許多以斯拉,他們是祭司教師,就是那些與神接觸,被神浸透,與神是一,與神調和,被神充滿,並精通神話語的人;只有這種人纔夠資格在主的恢復裏作教師

在主的恢復裏我們需要許多以斯拉,他們是祭司教師,就是那些與神接觸,被神浸透,與神是一,與神調和,被神充滿,並精通神話語的人;只有這種人纔夠資格在主的恢復裏作教師(太十三52,林後三5~6,提前二7,提後一11)。以斯拉把百姓帶回到神的話上,使他們重新受教育,並被聖言中的屬天真理重新構成。被帶回就是得恢復,今天我們乃是在主的恢復裏,被帶回到神的話上。在主的恢復裏,神的話爲神所使用,重新構成我們。這不是一件小事。神要如何得着祂所渴望的彰顯呢?這需要神子民有屬天神聖的構成和活出;這個構成乃是從主的話並從那靈而來。

李弟兄說,“聖經兩次告訴我們,服事主的人必須‘善於教導’(提前三2,提後二24)。教導什麼?……他必須能一卷一卷地教導聖經。”(世界局勢與神的行動,三七頁)長老與同工都該是祭司教師,就是習練於聖經中的話語,並且善於教導。我們實在需要許多的以斯拉,能用神的話語教育神的百姓。以斯拉不僅與神接觸,還被神浸透。他不是在字句裏認識摩西的律法,他乃是浸透在神的話語中;這些話就將神的素質,構成在他裏面。這個素質必定是那靈。神是靈,神自己與祂的子民調和,來構成祂的子民。

李弟兄又說,“有的基督徒相當認識聖經,卻忽略那靈;另一類的基督徒卻傾向於另一個極端,只在意靈而忽略話。這兩類的基督徒都不平衡。我們不該處於任何一個極端。我們外面需要話,裏面需要靈。”(健康的話,九九頁)話把靈帶到我們的所是裏;我們有分於靈,是藉着話。同時,那靈把我們帶向祂的話,使我們能領會話語的內在意義。

主恢復中所需要的教師,就是一班與神調和、被神充滿並精通神話語的人。保羅就是這樣的人。在林後三章保羅論到他與他的同工們說,“並不是我們憑自己夠資格將什麼估計作像是出於我們自己的;我們之所以夠資格,乃是出於神;祂使我們夠資格作新約的執事,這些執事不是屬於字句,乃是屬於靈,因爲那字句殺死人,那靈卻叫人活。”(5~6)保羅是個祭司教師,他不是供應字句,乃是供應靈。保羅爲那靈所構成,他爲那靈所浸透;藉着話語的職事,他將神的靈供應給神的子民。在提後一章十一節保羅說,“我爲這福音被派作傳揚者,作使徒,作教師。”保羅是教師,是真正的以斯拉。在主今日的恢復中,我們也是在許多真以斯拉的職事之下,我們都是前面弟兄們這分職事的受益者。

主耶穌向人施教,爲要將他們從撒但的黑暗裏,帶到神聖的光中

主耶穌向人施教,爲要將他們從撒但的黑暗裏,帶到神聖的光中(可六6,參徒二六18)。主耶穌乃是另外一位以斯拉。傳福音是主耶穌在地上盡職的服事;此外,祂也向人施教,那是祂服事的另一部分。馬可六章六節說,祂“周遊四圍鄉村施教去了”。一章二十一至二十二節說,耶穌進入會堂施教,“衆人都驚訝祂的教訓,因爲祂教訓他們,像有權柄的人。”不僅如此,主耶穌向人施教時,祂的教導中有光,照在人身上,也照進人裏面。祂釋放滿有亮光的話語,將人從撒但的黑暗裏遷到神聖的光中。保羅也是這樣,他在行傳二十六章十八節說,主差他到外邦人那裏去,“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轉入光中,從撒但權下轉向神。”這給我們看見,向人施教不只是把道理講給人聽,乃是把神聖的光照耀到人裏面,使他們從黑暗轉入神聖的光中。我們需要作這樣的教師。

人墮落到罪中,就中斷了與神的交通,使所有的人矇昧無知,不認識神;這樣的無知,帶來黑暗和死亡

人墮落到罪中,就中斷了與神的交通,使所有的人矇昧無知,不認識神;這樣的無知,帶來黑暗和死亡(弗四17~18)。這是何等可悲的情形。墮落的人類在這樣的光景裏,中斷了與神的交通,與神隔絕,對神矇昧無知到極點。人不認識神,不認識神的心,不認識神的愛、神的計劃,甚至認爲沒有神,是何等的黑暗與無知。這樣的無知,是因爲罪中斷了人與神的交通。

以弗所四章說到這種可憐的光景:“外邦人在他們心思的虛妄裏行事爲人,他們在悟性上既然昏暗,就因着那在他們裏面的無知,因着他們心裏的剛硬,與神的生命隔絕了。”(17~18)神盼望將祂的生命分授到人裏面,但因着人的無知,因着人心裏的剛硬,就與神的生命隔絕,無法接受神作生命。這就是墮落之人的光景。因此需要有更多的祭司教師作傳揚者,傳揚福音並教導真理,將人從撒但的黑暗帶到神聖的光中。

主是世界的光,如同大光照亮坐在死亡陰影中的人

主是世界的光,如同大光照亮坐在死亡陰影中的人(約八12,太四12~ 16)。主如同大光照亮在人身上,乃是藉着宣揚亮光的話。

主的教訓釋放出亮光的話,使那些在黑暗和死亡裏的人得着生命的光

主的教訓釋放出亮光的話,使那些在黑暗和死亡裏的人得着生命的光(約一4)。主教訓中所釋放的話,乃是亮光的話,而人得着的光,乃是生命的光。主的話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詩一一九105)。主的話發出亮光,所以是亮光的話。當我們從一個祭司教師領受了神的話,光就照到我們裏面,使我們得着生命的光。主實在是一位祭司教師。

教導等於啓示,啓示就是揭開帕子

教導等於啓示,啓示就是揭開帕子(提前二7,弗三3~4、9)。在“教師訓練”一書中,李弟兄爲着訓練那些在暑期真理班教導青少年的教師們,說了這個非常重要的點:“教訓實際上一點不差就是神聖的啓示。既然教訓等於啓示,你在暑期真理學校教導你班上的青年人時,就必須把啓示陳明給他們。啓示就是揭開帕子。你教導青年人時,該除去帕子,使他們看見關於三一神的事。某個東西也許隱而不顯,但藉着你的教導,你該逐漸揭開帕子。這就是教訓。”(八頁)

在以弗所三章三至四節保羅說,“照着啓示使我知道這奧祕,正如我前面略略寫過的,你們唸了,就能藉此明瞭我對基督的奧祕所有的領悟。”保羅從主直接得着啓示,帕子揭開了,他就看見基督之奧祕的內容。他在書信中寫下他照着啓示所看見的,叫信徒唸了就能明瞭他對基督的奧祕所有的領悟。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教導:一面是光照人,另一面是捲去帕子,叫人看見神和神的經綸,看見基督和祂的包羅萬有,把人帶進對主的享受裏。

教導就是把帕子捲去

教導就是把帕子捲去;我們教導人時,該除去帕子,使他們看見關於三一神的事。我們都該羨慕作這樣的教師,除去帕子,使人看見關於三一神的事。

我們在召會的聚會中說話時,我們的說話該是捲去帕子

我們在召會的聚會中說話時,我們的說話該是捲去帕子;這就是說,我們的教導該陳明啓示(提前四6)。在《申言的實行》一書中,李弟兄說,“申言就是將屬靈的異象作爲啓示釋放出來,將屬靈的光照作爲亮光釋放出來,照亮別人,或將神的事照明,就是將一些事向人解明,或是將人帶到神的光照中。”(三九頁)每當我們在召會的聚會中申言,我們不該只是講說自己的經歷,那不是申言主要的內容。我們的申言必須將屬靈的異象和光照帶給人。願主把我們帶進這樣的實行裏;相信主正在作這事。

今天的以斯拉應當勞苦用真理教育神的子民,藉此構成他們,使他們成爲神在地上的見證,祂團體的彰顯

今天的以斯拉應當勞苦用真理教育神的子民,藉此構成他們,使他們成爲神在地上的見證,祂團體的彰顯(尼八1~8、13,提後二2、15,提前三15)。這樣的事乃是一種勞苦。我們要留意“教育”這辭。以世上的教育來說,雖然世上的教育只是一些知識的傳授,但那樣的傳授會將人構成爲正確的公民。在任何一個社會,青年人都需要受教育,才能成爲那個國家的好國民。每個國家都需要教育系統,讓孩子們能受教育。如此,當他們長大時,就能有益於社會。然而,教育並不是一蹴可幾的,乃需要一個勞苦經營的過程。你如果去問學校裏的教師,他們一定會說,教育是一個勞苦的過程,不是一件輕率簡單的事。

當人經過系統的教育之後,就被那個教育所構成。比如,美國人是由美國的教育系統所構成,美國的文化使他們在思想上成爲美國人。當我和妻子去到波蘭時,才發現我們真是美國人。波蘭人的歷史與美國人不同,在構成上也有許多不同。不管我們是哪一國人,我們都需要被重新構成,成爲神的彰顯。主藉着祂的話,正在用祂自己重新構成我們。

提後二章二節非常美妙,保羅囑咐提摩太說,“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從我所聽見的,要託付那忠信、能教導別人的人。”提摩太在許多見證人面前,從保羅有所聽見,然後他還要託付一些人,而那些人是能教導別人的。在這節我們看見,有保羅、許多見證人、提摩太、受託能教導的人。這說出我們今天的需要。我們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主的話,接受從使徒而來的教訓,也需要傳授下去,使人受了我們的教導之後,也能教導別人;這就使神聖的真理在神的子民中間蒙保守並得開展。若非如此,真理就會失落。我們需要將真理傳授下去,將真理服事給人,使別人也成爲與我們一樣的祭司經學家。

教育會產生一種構成。以神的話來教育人,就在接受的人裏面產生一種構成。提前三章十五節說,“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當怎樣行;這家就是活神的召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召會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十六節接着說,“並且,大哉!敬虔的奧祕!……就是:祂顯現於肉體……。”這是指向主耶穌和召會。召會成爲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時,神就顯現於肉體,作爲神的彰顯與見證;這是我們認識並實行真理的結果。

主的恢復有最高的真理,就是在已過歷世紀中所恢復一切真理的終極完成

主的恢復有最高的真理,就是在已過歷世紀中所恢復一切真理的終極完成(二4,提後二2、15)。主的恢復就是真理的恢復。從路德馬丁(Martin Luther)開始,恢復了因信稱義這重要的真理。當時神的話被封閉,全地都在黑暗之中。然而真理照耀出來,主將因信稱義的真理傳遞給人,特別是路德,恢復就從那一項真理開始。從那時起,一年一年,經過歷世紀,更多的真理一點一點、一步一步得以恢復。然後在已過一百多年間,真理臨到我們;今天這恢復把真理的最高峯帶給我們。這最高峯就是歷世紀以來,一切真理恢復的終極完成;我們乃是踏在前面偉大聖經教師的肩頭上。我們如今是在歷世紀所恢復之一切真理的終極完成,也是在最高峯。這真理的終極完成,是關於神永遠的經綸,召會作爲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李弟兄見證說,“過去六十九年以來,我研讀聖經看見了什麼?我要說,我看見了新耶路撒冷。”(關於相調的實行,二四頁)在主今日的恢復中,我們看見了新耶路撒作一切真理的終極完成;在今日恢復中的一切,都是從前恢復之事的終極完成。

我們必須應付的最大需要,乃是把主恢復裏的聖徒帶到真理中,好將恢復帶往前去

我們必須應付的最大需要,乃是把主恢復裏的聖徒帶到真理中,好將恢復帶往前去(提前二4,提後二2、15)。如同前面所說,在美國或其他國家,都有教育制度。國家的進步系於人民的教育;合式的教育才能保存文化,振興經濟,永續經營。所以我們今天所需要的,就是要把主恢復裏的聖徒帶到真理中;聖徒需要受神聖的真理教育。我們不是在說世界上的事,這是非常神聖的事。如果主的恢復要往前,就需要我們獻上自己,天天、週週、月月、年年地進入真理。我們都要留意這件事,並要有頂尖屬靈的教育,講說並高看關於基督、那靈、神聖的生命、召會作基督的身體這些事,且要提倡並帶領聖徒進入其中,留於其中。主恢復的標準,在於我們所供應之真理的標準。我們所供應的真理有多高,主恢復的標準就有多高。我們需要進入主所賜祂的恢復現有的真理。

我們有聖經裏客觀的真理,也有主觀的真理

我們有聖經裏客觀的真理,也有主觀的真理(路二四39,林前十五45下,羅八34、10,西三1,一27)。真理有客觀的一面和主觀的一面。事實上,每件事都有兩面,真理也有客觀和主觀兩面。主觀的真理與我們經歷基督和神的救恩,以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有關。

在路加二十四章三十九節,復活的基督與門徒相會,祂說,“看我的手,我的腳,這就是我自己;摸我看看,靈沒有肉沒有骨,你們看我是有的。”當復活的基督向門徒顯現時,門徒驚惶害怕,以爲看見了靈。主卻將手和腳給他們看,祂是可摸的、可見的,是有肉有骨的。之後,門徒遞給主一片燒魚,祂接過來,在他們面前吃了(36~43)。所以主有復活的身體,是物質的,卻又是奧祕、屬靈的。這位外在復活的基督對我們是客觀的。林前十五章四十五節說,“末後的亞當成了賜生命的靈。”基督在復活裏成了賜生命的靈,對我們就是主觀的。

羅馬八章三十四節給我們看見,主耶穌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爲我們代求。然而,十節卻說,“但基督……在你們裏面。”所以祂在神的右邊,也在我們裏面,二者都是真實的;一個是客觀的,一個是主觀的。多年前,在我作基督徒二十年後,我才初次看見基督在我裏面這個真理。那對我意義何等重大。基督在我們裏面可能是很簡單的真理;但對許多不在主恢復裏的基督徒而言,甚至對之前的我來說,這件事並不真實,直到我看見的那一天。感謝主,基督在我們裏面!

再者,歌羅西三章一節說,“基督坐在神的右邊。”一章二十七節說,“基督在你們裏面。”前者是客觀的,後者是主觀的。

我們研究聖經,不該只注意“枝節”,乃該深入“根本”和“主幹”

我們研究聖經,不該只注意“枝節”,乃該深入“根本”和“主幹”。我們要注意神聖啓示的中心線。

我們需要看見神經綸之各步驟和基督身體的結晶意義

我們需要看見神經綸之各步驟和基督身體的結晶意義(約一14,林前十五45下,弗一22~23,四4~6)。這裏的結晶意義有兩個點,第一是神經綸的各步驟,第二是基督的身體。神經綸的步驟包括基督的兩次“成了”。所有基督徒都聽過約翰一章十四節講到話成了肉體,但其結晶意義是什麼?然後,末後的亞當成了賜生命的靈(林前十五45下),其結晶意義又是什麼?我們需要藉着這分職事,更深入認識這些步驟。

說到基督身體的結晶意義,以弗所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說,在基督的昇天裏,神將萬有服在祂的腳下,並使祂向着召會作萬有的頭;召會是祂的身體。這是何等大的揭示!四章四至六節啓示,基督的身體是四而一的生機體,是三一神與三部分人的調和;這乃是基督身體的結晶意義。我們都需要看見這些結晶的意義。

爲真理所構成,就是得着真理作到我們裏面,成爲我們內在的所是,我們生機的構成

爲真理所構成,就是得着真理作到我們裏面,成爲我們內在的所是,我們生機的構成(約貳2)。真理不是僅僅一些道理、知識、事實;真理的元素能生機的構成我們。約貳二節說到:“真理存在我們裏面,也必永遠與我們同在。”這裏的真理必定是主自己,祂就是真理。神的話就是祂的呼出(提後三16);神將自己呼出來,祂的呼出就是祂的靈。我們接受祂的呼出,就接受了祂的靈,爲祂所構成。

神聖啓示的內在元素必須作到我們全人裏面,並構成到我們全人裏面

神聖啓示的內在元素必須作到我們全人裏面,並構成到我們全人裏面。歌羅西三章十六節說,“讓基督的話豐豐富富地住在你們裏面。”在新約裏,基督所說的話乃是神在子裏的說話。這話必須豐豐富富地住在我們裏面,安家在我們裏面,將基督的豐富供應給我們,也將神聖啓示的內在元素作到我們裏面,構成到我們裏面。

真理一旦經過我們的悟性而進到我們裏面,就留在我們的記憶裏;這樣,我們就把真理存在我們的記憶裏,使我們有真理的儲存

真理一旦經過我們的悟性而進到我們裏面,就留在我們的記憶裏;這樣,我們就把真理存在我們的記憶裏,使我們有真理的儲存(彼前一13,彼後一15,三1)。這實在是個美妙的點。真理進到我們裏面,乃是經過我們的心思和悟性。我們如果不明白、不領會,真理就無法進到我們裏面。所以,我們需要讀主的話並尋求祂。我們讀職事書報時,我們的心思需要蒙光照,叫我們能明白、領會神聖的啓示。路加二十四章四十五節說到,主耶穌復活以後和門徒在一起時,開他們的心竅,使他們能明白聖經。之前,門徒雖然也有聖經,但是他們並不明白。當主來開他們的心竅,他們就都明白了。所以,我們來到話跟前該這樣禱告:“主啊,開我的心竅,開我的心思,使我能明白聖經。”每當我們打開聖經或職事書報時,我們的心竅需要被打開,使我們能明白我們所讀的,進而從主領受啓示。

詩篇一百一十九篇一百三十節說,“你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蒙人通達。”這裏的“解開”,也可譯作“開啓”。當主的話被解開或開啓時,就發出亮光,在裏面照亮我們的心和我們的靈,將智慧和啓示傳輸到我們裏面。我們讀主的話或職事信息時,不該只讀過字句,就以爲自己讀完了。我們裏面需要經歷一些更內在的事。我們需要經歷主開我們的心竅,使我們能明白;並且這些話要存在我們記憶裏,使我們有真理的儲存。

真理進入我們的記憶裏,就成了常時、長期的滋養;這樣,我們就有真理的儲存,我們就常時在滋養之下

真理進入我們的記憶裏,就成了常時、長期的滋養;這樣,我們就有真理的儲存,我們就常時在滋養之下(西三16、4,提前四6)。真理不只是一些知識儲存在我們的記憶裏;真理乃是生機的,可以滋養我們,餵養我們。全時間訓練學員可能在上課時聽了許多信息,也讀了許多書報。這些進到你們的記憶裏,然後在某個時刻,某個情形裏,突然浮現出來,就叫你們得着滋養。這的確是我們的經歷。保羅囑咐提摩太說,“你將這些事提醒弟兄們,便是基督耶穌的好執事,在信仰的話,並你向來所緊緊跟隨善美教訓的話上,得了餵養。”(提前四6)

主恢復裏的衆聖徒都應當在神聖的啓示上受訓練

主恢復裏的衆聖徒都應當在神聖的啓示上受訓練(提後二2、15)。我們需要受教育,也需要受訓練。我實在寶貝主的恢復中的各種訓練,有全時間訓練、一年兩次的訓練等。訓練不是特會,乃是帶着規定、實行、約束並規律的。我們需要這些訓練,使我們在神聖的啓示上受成全。

聖經中幾乎所有重要的啓示,都包括在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職事裏;我們應當注意這些純正、健康的事,而不要把時間浪費於收集“毒瓜”

聖經中幾乎所有重要的啓示,都包括在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職事裏;我們應當注意這些純正、健康的事,而不要把時間浪費於收集“毒瓜”(王下四38~41)。王下四章的事例含示有些我們收集的教訓可能是野瓜,是“毒瓜”,是不健康的。然而,在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職事裏,所說的全是純正、健康的。多年來,我實在爲着這分職事的純正而敬拜並感謝主。這分職事所說的是健康的,是沒有毒的。主祝福我們,將我們擺在這分職事之下;願我們善用這分職事,留心這些事,不要把時間浪費於收集“毒瓜”,那些對我們是不健康的,我們絕不要有分。

我們都需要藉着生命讀經和聖經恢複本連同註解得幫助,看見聖經話語內在的意義

我們都需要藉着生命讀經和聖經恢複本連同註解得幫助,看見聖經話語內在的意義(尼八8、13)。生命讀經和聖經恢複本連同註解,幫助我們看見聖經話語內在的意義。這些並不取代聖經本身,而是解開聖經,讓我們進入聖經話語內在的意義。李弟兄說,“你必須把恢復譯本的經文帶着註解並生命讀經的信息,當作教科書。……倘若你僅僅輕率地閱讀,你無法進入其中。你必須把它們當作教科書來研讀。”他又說,“我有把握地說,凡是好好讀過五百篇生命讀經信息的人,必會成爲優秀的信徒。”(長老訓練第三冊,九八、一一二頁)我也要強調,我們要好好地讀,不要只是草草讀過而已,乃要向主敞開,讓主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並開我們的心竅,好明白我們所讀的,使我們被真理構成。這些極其基本而基要的事,會幫助我們被主的話構成,成爲一班有神聖構成的特別子民,使我們能彰顯並顯大三一神。(B. D.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3-01-24 16:38:26
    觀看數 :
    142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