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大衛與亞比該預表爭戰的基督與爭戰的召會
  • 3,650 views,
  • 2022-01-16,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在舊約,有好些女子預表召會。一個女子是否預表召會,取決於她的丈夫;如果她的丈夫預表基督,她就可能預表召會。這些女子都預表召會的某些特性。比方,夏娃的源頭和起源,是由肋骨所預表那不能毀壞的生命,所以夏娃預表召會的源頭和性質。利百加預表召會作基督的新婦、妻子。接着,約瑟的妻子亞西納,預表召會是從世界中被得着的。摩西的妻子西坡拉,預表召會是在曠野中的召會。路得表徵召會是蒙贖的。雅歌中的書拉密女,預表召會經歷基督復活生命並與祂同享安息。本篇信息是說到“大衛與亞比該預表爭戰的基督與爭戰的召會”。

 

撒上二十五章一節下半至四十四節,記載大衛對付拿八和亞比該

撒上二十五章一節下半至四十四節,記載大衛對待拿八和亞比該。我們花時間讀過這段經文,會使我們對這段過程不只有一個模糊概念,而是有清楚的認識。“拿八”的意思就是愚頑,我們不會想取這樣的名字。二至三節說,“在瑪雲有一個人,他的產業在迦密。這人非常富裕,有三千綿羊,一千山羊;他正在迦密剪羊毛。那人名叫拿八;他的妻子名叫亞比該,是個有見識、形貌美麗的婦人。拿八爲人剛愎,行事兇惡;他是迦勒族的人。”

在這章我們看見亞比該以智慧平息大衛

在這章我們看見亞比該以智慧平息大衛(23~31)。大衛和他的軍兵看守、保護、顧到那些爲拿八剪羊毛的人。所以大衛就差遣一些少年人去見拿八,請求拿八從他手上所有的,無論是什麼,能給他們一些。拿八聽見後卻生氣,並辱罵他們。消息傳到大衛那裏,他立刻作了決定,要帶着約四百軍兵上去攻擊拿八,不留一個男丁存活到隔日早晨。同時間,有人去找了亞比該,讓她知道將要發生的事。亞比該就急忙準備了許多補給品和食物,帶着這些去見大衛。

二十三至三十一節說,“亞比該見大衛,便急忙下驢,在大衛面前臉伏於地叩拜,俯伏在大衛的腳前,說,我主啊,願這罪孽單單歸我;求你讓婢女向你進言,請你聽婢女的話。我主不要把這卑劣之人拿八放在心上,他的名字怎樣,爲人也怎樣;他名叫拿八,他爲人果然愚頑。但我主所打發的少年人,婢女並沒有看見。我主啊,耶和華既然阻止你流人的血,阻止你親手報仇,所以我指着永活的耶和華起誓,並指着你的性命起誓,說,願你的仇敵和謀害我主的人,都像拿八一樣。如今求你將婢女給我主送來的這禮物,給跟隨我主的少年人。求你饒恕婢女的罪過;耶和華必爲我主建立穩固的家,因我主爲耶和華爭戰;並且在你平生的日子,你身上查不出有什麼惡來。雖有人起來追逼你,尋索你的性命,我主的性命卻在耶和華你的神那裏,包裹在生命的囊中;你仇敵的性命,耶和華必拋去,如從機弦甩出去一樣。到了耶和華照祂論到你所說的一切好處待我主,立你作以色列的領袖時,我主必不至因曾無故流人的血,爲自己報仇,而良心有虧,心中不安。耶和華善待我主的時候,求你記念婢女。”

大衛迴應亞比該的請求,頌讚耶和華,因爲祂打發亞比該來迎接他;並稱讚亞比該,因爲她攔阻他流人的血,親手報仇

大衛迴應亞比該的請求,頌讚耶和華,因爲祂打發亞比該來迎接他;並稱讚亞比該,因爲她攔阻他流人的血,親手報仇(32~35)。這是說到大衛的迴應。亞比該知道大衛要作王管理以色列,如果大衛這樣採取行動,他會對自己的作爲深深懊悔,並會感到羞愧。所以亞比該適當地介入,讓這件事不至於發生在這個要作王的人身上。亞比該是個有見識的人,三十二至三十五節說,“大衛對亞比該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是當受頌讚的,因爲祂今日打發你來迎接我。你的見識當受稱讚;你也當受稱讚,因爲你今日攔阻我流人的血,親手報仇。那阻止我加害你之永活的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我指着祂確切地起誓,你若沒有速速地來迎接我,到明日早晨,凡屬拿八的男丁必定不留一個。大衛從亞比該手中受了她送來的禮物,就對她說,你平平安安地上你家去吧,看哪,我聽了你的話,準了你的情面。”

亞比該的美麗和智慧奪了大衛的心;拿八死後,大衛就娶她爲妻,她作了大衛爭戰中的配偶

亞比該的美麗和智慧奪了大衛的心;拿八死後,大衛就娶她爲妻,她作了大衛爭戰中的配偶(36~44)。三十六至四十二節說,“亞比該到拿八那裏,見他在家裏設擺筵席,如同王的筵席。拿八心中暢快,大大地醉了;亞比該無論大小事都沒有告訴他,直等到次日早晨。到了早晨,拿八醒了酒,他的妻子將這些事都告訴他,他的心在他裏面如同死了,他的身僵如石頭。大約過了十天,耶和華擊打拿八,他就死了。大衛聽見拿八死了,就說,耶和華是當受頌讚的,因我從拿八手中所受的羞辱,祂已爲我伸了冤,又阻止僕人行惡;耶和華也使拿八的惡歸到他自己頭上。於是大衛打發人去,向亞比該提說要娶她爲妻。大衛的僕人到了迦密見亞比該,對她說,大衛打發我們來見你,要娶你爲妻。亞比該就起來,面伏於地,說,你的使女情願作婢女,洗我主僕人的腳。亞比該急忙起身,騎上驢,帶着五個跟隨她的使女,跟從大衛的使者去,作了大衛的妻子。”

亞比該固然是美麗的,因爲聖經明文這麼說,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的見識、她的洞察力和她的智慧。她知曉情勢,也知道如何憑智慧行事。她沒有試着在她丈夫醉酒的時候向他說什麼,而是在他醒了酒之後,才告訴他要發生的事。然後,耶和華親自採取行動。大衛和亞比該都以耶和華爲他們的神。這是何等美妙的圖畫。在啓示錄十九章,也有這樣一個戰士召會。亞比該的這幅圖畫,說到召會爭戰的這一面。

大衛預表在苦難中爭戰的基督

大衛預表在苦難中爭戰的基督(撒上二五28)。亞比該很清楚,她接受了大衛的提議,作了大衛的妻子,就預備好要作大衛爭戰中的配偶。她知道那要作她丈夫的大衛,正在苦難中從事爭戰。她即將過一個與他一同受苦的生活。同樣的,我們也爲着神在地上的國爭戰。新婦要成爲軍隊(啓十九)。亞比該沒有退縮。此外,她也沒有因大衛要作王,就要求將來在皇宮裏有一間美麗的房子,讓她享受美食、錦衣。不,她是大衛的戰士配偶,無論大衛去哪裏,她都在大衛的受苦裏與他同在。

大衛預表主耶穌復活以前,怎樣作一個人在地上受苦;大衛的受苦是爲着征服那些篡奪的仇敵,並得着美地,就是得着神建造的立場

大衛預表主耶穌復活以前,怎樣作一個人在地上受苦;大衛的受苦是爲着征服那些篡奪的仇敵,並得着美地,就是得着神建造的立場(詩六九1~9)。

大衛蒙神堅立,見於他一再勝過非利士人的事上;所以他預表戰士基督

大衛蒙神堅立,見於他一再勝過非利士人的事上;所以他預表戰士基督(撒下五17~25)。亞比該知道大衛在爭戰,並且他不是爲自己爭戰,而是爲着神在地上的權益爭戰。她非常清楚,她要在這件事上與大衛是一。靠着耶和華神自己,她與這位戰士君王,在受苦中是一。

因着耶和華是戰士,爲我們爭戰,並且勝過我們一切的仇敵,所以祂是我們的得勝,是我們的勝利

因着耶和華是戰士,爲我們爭戰,並且勝過我們一切的仇敵,所以祂是我們的得勝,是我們的勝利(出十七8~16)。出埃及十七章的經節給我們看見,真正的戰士不是任何人,而是神人耶穌,就是主自己。現在祂就在地上,在當今的情勢下爲我們爭戰。大衛是戰士,他是得勝者,但他需要一個妻子作他的配偶。他沒有說,“我是個得勝者,我是個勝利者,我可以對付熊、對付獅子,我可以擊敗巨人。我勝了一場又一場戰事,我何必需要一個女性來幫助我?”他在這裏的感覺是:“我需要這個女子,我從來沒有遇到像這樣的女子,我需要她作我的妻子。”所以亞比該就同意了。亞比該沒有再等一年,這個跟現今的文化不同。她很清楚,主現在要行動,沒有時間給她等候。所以亞比該就去了。

詩篇一百一十篇五至六節啓示,基督除了是君王和祭司以外,還是戰士

詩篇一百一十篇五至六節啓示,基督除了是君王和祭司以外,還是戰士。所以我們就個人及團體一面來說,需要認識基督是戰士的這一面。我們也許要反我們天然的個性,或是讓十字架對付我們先天的個性。主現在需要這樣爭戰的同伴,當祂回來時,祂要得着戰士妻子。唯有在戰士妻子得成熟並且學會經歷的時候,主才能得着她,否則祂就只得等待。祂在等待,因爲祂要的亞比該—召會同祂爭戰的這一面—還未預備好。

在基督回來時發怒的日子,祂將是最大的得勝者,勝過列國,打傷列王,打傷仇敵的頭,並在所有反對祂的人身上施行審判

在基督回來時發怒的日子,祂將是最大的得勝者,勝過列國,打傷列王,打傷仇敵的頭,並在所有反對祂的人身上施行審判(1~2、5~6)。在啓示錄裏,可以看見有神公義審判的線。當祂回來時,祂要除去地上所有的背叛、不法和混亂。基督將是最大的得勝者,勝過列國。說到列國,也許我們會想到一些人物,但地上列國的現況不重要。因爲基督要勝過列國,祂要作得勝者,打傷列王,打傷仇敵的頭,並在所有反對祂的人身上施行審判。

這事會來到。在得勝者被提之後,主要逐漸在隱密中帶着祂的戰士新婦而來。我希望並且我全人相信這件事會發生,我們有機會能成爲召會作祂所愛的戰士妻子這一面的一部分。

照着啓示錄十九章十一至十四節,在基督回來時,祂將是爭戰的一位

照着啓示錄十九章十一至十四節,在基督回來時,祂將是爭戰的一位。祂將要這樣來臨,祂必須是爭戰的一位,才能作管治一切的王。在哈米吉頓,仇敵要被消滅,敵基督和假申言者要被活活扔在火湖裏,魔鬼撒但要被捆綁丟在無底坑裏一千年。然後主要把與祂一同作王的人分派到全地,祂要在公義裏,在全地作王。但在此之前需要有爭戰,需要先有得勝。

主不會單獨與敵基督並列國的軍隊爭戰。基督要同着作祂軍隊的新婦而來,並且祂要同着作祂軍隊的新婦,與敵基督和他的軍隊爭戰(7~9)。在戰爭歷史中,從來沒有聽過有什麼將軍,或者有作戰經驗的軍官,需要他們的妻子一起爭戰。人會不以爲然地說,“妻子應該去照顧孩子、煮飯、洗衣。”但是主不獨自爭戰,祂需要妻子。祂作爲神,可以作一切。但是主的路是要像真正的大衛,得着亞比該。

作爲戰士的基督乃是得勝的基督

作爲戰士的基督乃是得勝的基督(約十二31,弗四8,來二14)。我們需要認識基督作戰士以及祂的得勝,不是在道理上認識,乃是個人的認識。

得勝的基督在祂地上的職事裏擊敗魔鬼,並消除魔鬼的作爲

得勝的基督在祂地上的職事裏擊敗魔鬼,並消除魔鬼的作爲(太四1~11,約壹三8)。祂乃是作爲一個人來成就這事。

得勝的基督在祂的釘死裏趕出這世界的王,廢除魔鬼,使執政的和掌權的被脫下,並且把死廢掉

得勝的基督在祂的釘死裏趕出這世界的王,廢除魔鬼,使執政的和掌權的被脫下,並且把死廢掉(約十二31,太二七51,來二14,西二15,提後一10)。歌羅西二章十五節說,“既將執政的和掌權的脫下,神就把他們公然示衆,仗着十字架在凱旋中向他們誇勝。”在基督釘十字架的後三小時,仇敵知道自己要被毀滅,所以有一場屬靈的爭戰圍繞着十字架。仇敵差遣諸天界裏執政的和掌權的,圍繞在十字架旁,而主在十字架上毀滅了他們(參《歌羅西書生命讀經》,二三五至二三六頁)。神叫這一位榮耀的基督顯出來,使這些邪惡的權勢蒙羞。我們何等喜樂,歌羅西書的這一節向我們開啓,給我們看見物質景象背後正在發生的事;這世界的王正被趕出去,死亡的源頭正被廢除。當我們的主在十字架上時,祂正在爭戰。

同時,根據以弗所二章,基督也在祂自己裏面創造一個新人(15),這是超越我們所能領會的。我們頂多只能領會一點,但是我們仍需要珍賞。我們都要來到主的桌子前,真實地向祂唱詩歌一百零九首:“讚美、讚美基督得勝!讚美基督已得勝!”我們不能只在禱告中重複這首詩歌的歌辭,我們需要認識這位得勝的基督,我們需要認識這位戰士基督,我們要成爲這位戰士配偶的一部分。我們也要花時間感謝讚美,直到聚會達到高點:“主,我們頌讚你的得勝,我們擘餅、喝杯慶祝你的得勝。”這是不是很鼓勵人呢?這不是預言,我期望一場又一場的聚會都是這樣。求主憐憫我們,我們都該讚美我們得勝的基督—戰士—主耶穌。這是主的桌子,這要向全宇宙宣告:基督已經毀壞仇敵,我們是得勝基督的妻子。

得勝基督的復活宣告祂勝過了死

得勝基督的復活宣告祂勝過了死(提後二8)。

得勝的基督在祂的昇天裏,“擄掠了那些被擄的”;祂釋放我們脫離撒但霸佔的手,將我們帶到宇宙的至高之處

得勝的基督在祂的昇天裏,“擄掠了那些被擄的;”祂釋放我們脫離撒但霸佔的手,將我們帶到宇宙的至高之處(弗二6,四8)。在物質一面,我們是坐在這裏,但是照着以弗所二章六節來看,我們已經與基督一同復活,並且被帶到諸天至高之處,與祂一同坐在諸天界裏。現在這必須對我們顯爲真實,因爲祂擄掠了那些被擄的。我要一再地說,祂釋放了我們脫離撒但霸佔的手,將我們帶到宇宙的至高之處。這豈不是值得我們讚美再讚美?我們要讚美祂說,“我從前是被霸佔的,但是你找着我,你救了我,你救拔我,不僅把我安全的帶迴歸你,還把我帶到諸天至高之處。”我們衆人都經歷了這事,所以我們都要讚美得勝的基督,昇天的基督。

得勝的基督要以作戰將軍、戰士的身分,帶着祂的軍隊,前來與敵基督和他以下的諸王,並他們的衆軍,在哈米吉頓爭戰

得勝的基督要以作戰將軍、戰士的身分,帶着祂的軍隊,前來與敵基督和他以下的諸王,並他們的衆軍,在哈米吉頓爭戰(啓十九11~21)。我們在這裏對這事的發生有活的盼望,我們將要在那裏,因此我們願意受訓練、有經歷,預備好作祂的戰士妻子,與祂一同回來。

亞比該預表在苦難中爭戰的召會

亞比該預表在苦難中爭戰的召會(撒上二五2~42)。這裏不是說到爭戰很刺激、很驚悚;乃是說到爭戰是在苦難中。保羅充分明白這點,他在歌羅西一章二十四節告訴歌羅西人,他正在爲着基督的身體,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

從撒上二十五章之後,亞比該一直在戰士大衛的身邊,一直跟着大衛作戰

從撒上二十五章之後,亞比該一直在戰士大衛的身邊,一直跟着大衛作戰(40~42)。何等寶貴。大衛知道:“我的同伴就在我身邊,不論我去哪裏,她都在;她沒有不願意,她一點不退縮,她沒有受制於恐懼。我要領頭,但我需要她;若是沒有她,我無法得勝。”我們有何等的特權,能作基督戰士妻子的一部分。

亞比該嫁給大衛,是預表一個從軍的召會

亞比該嫁給大衛,是預表一個從軍的召會(弗六10~20)。以弗所五章說到極大的奧祕—基督與召會(32)。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是出於對召會的愛,祂把自己給了召會,召會是她的妻子;在六章,妻子成爲戰士。在啓示錄十九章說到羔羊的婚娶,那時我們要喜樂歡騰,因新婦已經預備好了。在那之後,新婦戰士與基督元帥將一同降下,在哈米吉頓進行爭戰。

亞比該預表爭戰的召會,在苦難中爲神的國爭戰

亞比該預表爭戰的召會,在苦難中爲神的國爭戰(一9,十一15,十二10)。這事需要深深刻畫在我們裏面:我們是在苦難中爭戰。有時仇敵試着把恐懼注入我們裏面。有些人害怕爭戰,有些人害怕受苦。但我們唯一該懼怕的是神。我們不怕爭戰,不怕仇敵;是仇敵該怕我們,他該怕基督的新婦。神是何等有智慧,祂使用一個女子,來爲祂對付仇敵。

亞比該的預表描繪我們需要與受苦的基督是一

亞比該的預表描繪我們需要與受苦的基督是一(腓三10,西一24,啓一9)。我們不該有自己的選擇,或自己的偏好,只要基督的某一面,不要另一面。若是如此,就指明我們還是以自我爲中心,只想過舒適的生活。我們需要在基督的苦難中與祂是一。基督還在受苦,祂對大數的掃羅所說的話指明這事。祂說,“掃羅,掃羅,你爲什麼逼迫我?”(徒九4)祂的信徒有些被殺,有些人下監,有些人受了極大的損失。祂不是在很遠的地方看司提反受苦;祂也許對天使說,“你們看看那裏所發生的事!”祂乃是裏面滿有感覺。祂似乎是說,“掃羅,你是在逼迫‘我’。這個‘我’是一個團體人。掃羅,你對他們作的,就是對‘我’作;他們受苦,就是‘我’受苦。”

在行傳七章,司提反看見諸天開了,人子站在神的右邊(56)。我們的弟兄看見了這位人子,而主所看見的,是祂的複製品活出祂得勝的死。司提反的禱告不是靠記憶背誦,他禱告的是:“主耶穌,求你接收我的靈!……主啊,不要將這罪歸與他們!”(59~60)這與主的禱告完全一致(路二三46、34)。

姊妹們在這點上的經歷通常比弟兄們還要深,她們的辨識很細緻,弟兄們需要她們。姊妹們當然需要被弟兄遮蓋並平衡,但是她們滿有感覺,知道在身體裏有苦難,主也在受苦。我們都需要領悟這一點:一個肢體受苦,衆人都受苦(林前十二26),然後就會有禱告從我們發出,而摸到寶座。

基督的患難有兩類:一類是爲成功救贖,這已經由基督自己完成了;另一類是爲產生並建造召會,這需要使徒和信徒將其補滿

基督的患難有兩類:一類是爲成功救贖,這已經由基督自己完成了;另一類是爲產生並建造召會,這需要使徒和信徒將其補滿(西一24)。爲着成功救贖的患難,已經由基督自己完成了,我們無法有分。有些宗派或邪教團體以爲,人需要受苦、出代價,才能得救贖,神纔會赦免人。不!唯有神人耶穌能這樣爲我們受苦。但第二類的患難是爲產生並建造召會,這需要使徒和信徒將其補滿。除非有弟兄姊妹作今日的亞比該,否則基督的身體─召會─就不能在我們中間得建造。我們不是禱告求苦難,我們的焦點也不是苦難,但這將是我們作爲基督新婦之婚姻生活的一部分。我們需要對主說,“你不需要回頭看,我正在跟隨着你。你看看身邊,我在這裏,我知道你需要什麼,你也知道我需要什麼。我們一同往前,直到路終。”我裏面對這件事的感覺很深,沒有話語可以描述。我相信在我們的靈裏都可以感覺得到,主實在需要這樣的配偶。

保羅將基督的患難與神的管家職分相提並論,這指明唯有藉着受苦才能儘管家的職分

保羅將基督的患難與神的管家職分相提並論,這指明唯有藉着受苦才能儘管家的職分(25)。我們的焦點不在於受苦,但要知道管家職分與苦難有關。一九六七年,李弟兄釋放過這樣的信息,說到職事是從十字架而來;這些信息編成《一個在靈裏之人的自傳》這本書。他說到職事的定義:職事是啓示加上苦難而產生的。因此我裏面有一個禱告:“主,求你興起弟兄們,和他們的配偶,讓他們樂意走這條路。”我們不僅有能乾的弟兄作長老,作帶領的人,有受過訓練並且有恩賜的弟兄作同工,作管家、服事者、奴僕,能出代價,願意起來走這樣的路,也願他們的妻子也能一同走這樣的路。苦難會產生職事,苦難也使職事能成就。我們能受苦,是因爲出於愛。我們是主的亞比該,是祂的配偶。我們與祂在內裏是一。

我們若渴望有分於神的管家職分,就必須準備受苦

我們若渴望有分於神的管家職分,就必須準備受苦(啓一9,林後一3~6)。我要再說,我們的焦點不是受苦;但今天在我們中間,在祂的恢復裏,這必須是我們該有的領會。曾有一位在苦難中服事的弟兄,要與一位姊妹結婚時,很清楚地對她說,“如果你要嫁給我,我會一生愛你;但是你若嫁給我,你會走受苦的路,不容易的路。因爲我生活在這地上,就是要走這條路,作亞比該的一部分。”主必須得着亞比該。

凡有分於召會的事奉,或有分於職事的人,都必須預備好同受管家的患難;這意思是說,爲着儘管家的職分,

我們必須甘願付上任何必需的代價

凡有分於召會的事奉,或有分於職事的人,都必須預備好同受管家的患難;這意思是說,爲着儘管家的職分,我們必須甘願付上任何必需的代價(四10~12,約十二24~26)。路加十四章提到,一個人能否蓋成一座樓,需要計算花費,是否安了地基卻不能完工?或是一個王要出去打仗,必須酌量能否用一萬人去迎戰那領二萬人來攻打他的?(28~33)我們是否願意計算代價,並甘願出代價?這代價不是爲着我們的救恩,乃是爲着國度。

主需要結束這個世代,祂必須把這圖畫放在我們裏面,這不是一條容易的路。主很快就要回來,如果我們想要各種的享樂、金錢、財富,最好往另一個方向走。這條路雖然不簡單,卻是一條蒙福的路、喜樂的路、滿了愛的路;這條路充滿盼望,因主就快要回來了。

亞比該的預表描繪召會與主耶穌一同有分於屬靈的爭戰

亞比該的預表描繪召會與主耶穌一同有分於屬靈的爭戰(弗六10~20)。

召會作基督的配偶,祂的新婦,啓示於以弗所五章二十五至二十七節;這配偶在六章十至十三節成了戰士,爭戰者

召會作基督的配偶,祂的新婦,啓示於以弗所五章二十五至二十七節;這配偶在六章十至十三節成了戰士,爭戰者。神很有智慧,這爭戰並不是在一章就開始。一章有身體(22~23);二章有住處(21~22);三章有神的豐滿顯於召會(14~19);四章有身體,有新人(4、23~24);五章有妻子(23~32)。當召會作爲新婦出現時,主知道她已經預備好爭戰,就來迎娶她。因此,當神有了配偶,祂就有戰士。我們都需要作這樣的新婦戰士,與主一同爭戰。

以弗所五章和六章要應驗於啓示錄十九章。得勝者的總和成了新婦,作基督的配偶(7~9),而這配偶成了基督的軍隊,在哈米吉頓擊敗敵基督(11~21)。七至九節所強調的是婚筵的禮服;新婦婚筵的禮服就是聖徒所行的義,這是主觀的義(8)。這乃是預表基督作了新婦主觀的義,使她在生活、事奉的每一個方面都活祂、彰顯祂。在婚筵之後,基督要以作戰將軍的身分帶着祂的新婦,就是被請赴婚筵的得勝信徒作祂的軍隊,前來與敵基督和他以下的諸王並他們的衆軍,在哈米吉頓爭戰(11~21)。

主不只是單獨地作爲一位大能的將軍,憑祂自己作爲無所不能的神來爭戰。祂要帶同祂的新婦而來,一同爭戰。在爭戰的路上,新婦可能會說,“親愛的,我們要去爭戰了。我該穿什麼?我沒有軍裝。”也許主會回答說,“你的婚筵禮服就是你的軍裝。你就照着你所是的來吧,我們要在那裏擊敗仇敵。”

主執行祂對仇敵的審判,乃是藉着祂的新婦來完成。新婦要成爲祂的代表,擊敗仇敵,使他蒙羞。爭戰之後,神的仇敵撒但要被扔在無底坑裏一千年。過了一千年,撒但要從其中被釋放出來,在最後一次爭戰中被擊敗。末了,他要被扔在火湖裏(11~二十10)。至終,新婦要與基督在新天新地裏,過着美妙的婚姻生活,直到永永遠遠。

不僅神永遠的定旨必須成就,祂的心願必須得到滿足,神的仇敵也必須被擊敗;爲此,召會必須是戰士

不僅神永遠的定旨必須成就,祂的心願必須得到滿足,神的仇敵也必須被擊敗;爲此,召會必須是戰士(弗一11,三9~11,六10~12)。召會必須成爲戰士,我們都需要爲此禱告。

屬靈的爭戰是必需的,因爲撒但的意志在對抗神的意志

屬靈的爭戰是必需的,因爲撒但的意志在對抗神的意志(太六10,七21,賽十四12~14)。雅歌四章裏作丈夫的良人說到,佳偶的頸項好像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樓,其上懸掛一千盾牌(4)。這指明主對佳偶的變化不僅是要更新她的心思,更新她的情感,祂還要更深地更新她的意志。基督佳偶的美麗,乃在於她的意志服從基督,而這意志富有防衛的能力。

佳偶乃是在意志的層面上與良人是一。在此沒有彈性,也沒有妥協;必須如詩歌六百四十首所說,“我對撒但總是說:‘不,’我對父神就說:‘是!’”我們的頸項要成爲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樓,就需要讓主更新、變化我們。祂變化的目標是要從我們的心思擴展到我們情感的每一方面。我們的意志也必須被征服,不能像一根麪條或是一根鐵棒─太軟或太硬─而必須與祂和諧一致。這是在意志這面最深的經歷。因爲這乃是一場在意志裏的爭戰。在這宇宙中,主實在需要人與祂有同樣的意志。

屬靈爭戰的源頭,都在於神的意志與撒但意志之間的衝突。作爲召會,我們的爭戰乃是要征服撒但的意志,並擊敗神的仇敵(啓十二11)。得勝的基督作爲真大衛,要藉着亞比該來彰顯祂的得勝。因此,亞比該必須與基督有相同的意志。仇敵的意志就能藉着亞比該被征服。

因着主在我們裏面運行,所以祂會在祂的主宰裏安排一些事,用各種方式使我們反自己天然的感覺和生命,而使我們從其中蒙拯救。無論我們是否作得到,我們裏面的深處要有一個呼聲,向主迴應:“願你的旨意成就。”主在客西馬尼園時,祂的魂極其憂傷,幾乎要死,祂向父禱告說,“我父啊,若是可能,就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二六39,參可十四36)這是個痛苦的禱告。雖然在主的禱告裏,祂似乎對父說,“這杯可否從我越過?”但是主知道,祂在這裏是爲着這杯,就是爲着父的旨意而活。這就是爲什麼當祂要在十字架上受死前,祂一再提到“杯”這件事。當彼得伸手拔出刀來,將大祭司的奴僕砍了一刀,削掉他的右耳後,主就對彼得說,“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約十八10~11)我們都還在變化的過程中,至終,我們的意志要像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樓,其中有許多爭戰的兵器。

撒但懼怕作爲基督身體的召會,就是團體的戰士,與他和他的國爭戰

撒但懼怕作爲基督身體的召會,就是團體的戰士,與他和他的國爭戰(歌六10,弗六10~20)。

基督要迎娶那多年與神的仇敵爭戰的人

基督要迎娶那多年與神的仇敵爭戰的人(啓十九7~9、11~16)。只有主自己知道祂是否會引導我們,用一次結晶讀經訓練專講屬靈的爭戰。那會需要我們—不論是寫綱要的、釋放信息的或聽信息的—付上極大的代價。阿摩司三章七節說,“主耶和華若不將祕密啓示祂的僕人衆申言者,就一無所行。”父神是源頭,祂知道我們是否預備好進入這樣的信息。祂會讓我們知道我們在哪裏,也會給我們所需要的訓練。

我們禱告、傳福音、建立召會、加強召會,都是爭戰。保羅在行傳十七章說,傳國度的福音就是“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30)。我們傳福音時有否吩咐人悔改?悔改就是心思裏的爭戰;悔改就是在心思裏有劇烈的轉變,有了新的觀點和觀念。因爲國度已近,王就要來。我們不要害怕在這樣的爭戰中傳福音,也不要害怕爲着建造召會而爭戰。無論如何,我們都同在爭戰之中。

構成基督新婦的得勝者,要與神的一切仇敵爭戰,並擊敗他們,以帶進神的國

構成基督新婦的得勝者,要與神的一切仇敵爭戰,並擊敗他們,以帶進神的國(啓二7、11、17、26,三5、12、21,十一15,十二10)。

亞比該的預表描繪信徒出到營外就了耶穌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

亞比該的預表描繪信徒出到營外就了耶穌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來十三13)。這是亞比該所預表的另外一面。在《召會的三方面之一─召會的意義》一書中,李弟兄不只從戰士的角度,論到亞比該預表在苦難中爭戰的召會,他也從另一個角度,論到亞比該預表信徒出到營外,在世界裏生活,跟從卑微的耶穌(一二○至一二一,一二四至一二七頁)。

一九六四年,我從普林斯頓神學院畢業後,有兩年的時間專心尋求主完全的旨意。後來主帶領我與我的妻子,一起離開美國東北部到了加州。那時有一個朋友邀請我到他所服事的團體釋放信息,甚至希望我能作那個團體的牧師。在那篇信息裏,我引用希伯來十三章說,“我不知道你們如何,但我要往前,我要出到營外去就耶穌。”那是我最後一次在組織化的基督教裏釋放信息,然後我就徹底地離開了那個系統。整個基督教的宗教系統就是一個營,但我所愛的耶穌不在營內,祂乃是在營外。之後我在李弟兄的職事裏看見希伯來書完整的圖畫。我們乃是先進入幔內,進入至聖所,在榮耀中與主相會,得着供應,然後我們才能出到營外,跟隨受苦的耶穌。這乃是亞比該所預表的。

我們基督徒的生活有兩面—裏面的一面和外面的一面

我們基督徒的生活有兩面—裏面的一面和外面的一面(六19~20,十三13)。

裏面的一面是由書拉密女所預表,外面的一面是由亞比該所預表

裏面的一面是由書拉密女所預表,外面的一面是由亞比該所預表(歌六4、10、13,來十三13)。書拉密女是基督那第一位神人的複製,在生命、性情、彰顯、構成和功用上(但不在神格上)成爲神。她活在至聖所裏,由基督復活的生命所構成,併爲基督昇天的大能所加強,而與基督同享安息。這是裏面的一面。我們裏面是書拉密女,外面是亞比該。這兩面都是需要的。

我們一面是在幔內,在至聖所裏;一面是在城外,就是營外,在人的跟前

我們一面是在幔內,在至聖所裏;一面是在城外,就是營外,在人的跟前(六19~20,十三13)。基督的十字架是外面的一面,基督的復活則是裏面的一面。我們在裏面享受了復活的基督,就能在外面跟隨受苦的耶穌。啓示錄十四章說到得勝者是一班跟隨羔羊的人;“羔羊無論往哪裏去,他們都跟隨祂。”(4)我向主禱告,在主的恢復中,當青年人進入婚姻時,弟兄會對姊妹說,“你若嫁給我,我們的未來就是跟隨羔羊。羔羊無論往哪裏去,我們都跟隨祂。”然後姊妹會說,“我們一同跟隨羔羊,直到我們被提。”

在裏面我們享受復活的基督,在外面我們跟隨耶穌(來六19,十三13)。我們忍受主所受的凌辱,人咒罵祂,就是咒罵我們,我們與祂是一,我們以祂爲榮。我們與祂不分。我們出到營外跟隨祂,並不以爲恥。

當我們在內室,在至聖所裏,在隱密處摸着主,我們如同書拉密女(十19~20,歌一4,四10,六13)。當我們在外面過生活,爲主作見證,爲主作工時,我們就像亞比該,和大衛一同在曠野飄泊(撒上二五40~42)。說到在外面,我們可能想到學生時代的朋友,有負擔要接觸他們,想要他們得救,那麼我們就要出到營外,出代價,藉着各種管道跟他們分享。無論怎樣,我們都不要以爲恥。我們要向他們述說我們是誰,我們現在在作什麼,也要與他們分享這位美妙的主耶穌和祂的所是。但我們的心思可能被這世界的宗教體系捆綁,使我們裹足不前。所以我們必須改變,將來纔不會後悔。

我們天天都能經歷這兩面

我們天天都能經歷這兩面(來六19~20,十19~20,十三13)。

我們如同書拉密女在幔內,在至聖所生活,享受復活得榮的基督;我們也如同亞比該出到營外,在世界裏生活,跟從卑微的耶穌

我們如同書拉密女在幔內,在至聖所生活,享受復活得榮的基督;我們也如同亞比該出到營外,在世界裏生活,跟從卑微的耶穌(六19~20,十三13)。我們何等需要這樣生活。在我們出到營外去傳福音、爭戰之前,我們首先要到幔內注視得榮的基督。然後,我們就如同亞比該出到營外,在世界裏生活,跟從卑微的耶穌。在約翰十七章,主禱告說,“我不求你使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15)這個反對神的社會越來越糟,我們不要以自己的所是爲恥。我們並不祈求有一個好的、舒適的,或是一個虛假的基督教國家。我們今天的見證必須比從前更剛強,因爲我們是出到營外跟隨耶穌。

我們就像書拉密女和所羅門留在象牙宮中,在裏面與主交通;我們也像亞比該跟隨大衛爭戰並受苦,在外面生活、作工

我們就像書拉密女和所羅門留在象牙宮中,在裏面與主交通;我們也像亞比該跟隨大衛爭戰並受苦,在外面生活、作工(詩四五8,撒上二五40~42)。我們有一首經典的詩歌這樣說,“進入幔內,就必出到營外。”(詩歌四一四首)這兩面都需要。

在我們裏面的是復活的基督,在我們外面的是拿撒勒人耶穌

在我們裏面的是復活的基督,在我們外面的是拿撒勒人耶穌(啓一17~18,太二23)。

在我們裏面隱密處有書拉密女的享受,在我們外面明顯處有亞比該的生活

在我們裏面隱密處有書拉密女的享受,在我們外面明顯處有亞比該的生活。這必須是每日的循環,在幔內的書拉密女被在榮耀裏之神的素質注入,然後出到營外跟隨耶穌,忍受祂所受的凌辱。我們對於神的福音,並不以爲恥;我們對於耶穌,並不以爲恥;我們對於那些信入祂、愛祂、要與祂成爲婚配的人,並不以爲恥。我們真正的名字是亞比該。

當一個在基督裏的信徒從幔內,從交通的內室出來,他才能走十字架的道路,跟隨受苦的耶穌

當一個在基督裏的信徒從幔內,從交通的內室出來,他才能走十字架的道路,跟隨受苦的耶穌(來六19,十19~20,十三13)。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勝過、制伏、超越這些要臨到我們的事物,唯有主知道,所以我們要天天從幔內開始。我們不要例行公事,我們要得復興,天天觀看主,返照主的榮光。我們相信主的寶血爲我們開路,讓我們進入至聖所。我們要這樣禱告:“主啊,我要在這裏注視你,讓你也注視我。如果沒有你的注入,我無法生活。”這樣你就得着能力,能出到營外,走十字架的路,跟隨受苦的耶穌。

只有那些進入幔內的人,才能出到營外就了耶穌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

只有那些進入幔內的人,才能出到營外就了耶穌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六19,十19~20,十三13)。

乃是復活的基督在我們裏面,帶領我們跟隨受苦的耶穌

乃是復活的基督在我們裏面,帶領我們跟隨受苦的耶穌(13)。

主耶穌已經走過十字架的道路並進入復活,現今祂帶領我們—祂的亞比該—走十字架的道路,跟隨祂出到營外,忍受祂所受的凌辱

主耶穌已經走過十字架的道路並進入復活,現今祂帶領我們—祂的亞比該—走十字架的道路,跟隨祂出到營外,忍受祂所受的凌辱(13)。

本篇信息給我們一幅關於亞比該完整的圖畫。首先,她是美麗的;主也要用祂的自己美化我們,使我們成爲祂的新婦。第二,亞比該有見識、有智慧,她也有洞察力;她愛她的丈夫,無論他去哪裏,她都在他的受苦裏全心跟隨他。第三,她是戰士妻子。我們要成爲這個戰士妻子,就要作“書拉密女─亞比該”。我們必須作亞比該跟隨營外的耶穌,忍受祂所受的凌辱;但要作到這件事,我們必須先在幔內作書拉密女。

願主的靈穩定、細緻並持續地運行在成千上萬的聖徒裏面,讓這篇信息不只是一篇信息,更能成爲內在的實際,使主能得着祂的亞比該。當亞比該預備好了,天上就要喜樂歡騰,啓示錄十九章七至九節就要得着應驗。我們的真大衛,我們的新郎,我們的主耶穌,就要爲着亞比該而來,並將她帶到寶座那裏,婚筵就要開始。那時我們要得着尊榮,作祂的亞比該,作祂的戰士軍隊,與祂一同回到地上,對付祂的仇敵。內在一面,每一天我們都要學習活在幔內作書拉密女,然後出到營外作亞比該。主說的話,必定要成就。若有任何聖徒樂意敞開,經歷讓主能得着亞比該的必要過程,主就會得着這人成爲亞比該的一部分。我們何等有福!阿們!(R. K.)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2-01-16 00:01:17
    觀看數 :
    3,650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