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在主的恢復裏走生命的路
  • 858 views,
  • 07-31,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一九九三年夏天,李弟兄在講完約書亞記、士師記和路得記的生命讀經之後,講了一篇簡短的結語(路得記生命讀經,第八篇)。這三卷書總結的要點,乃是關於生命的路。這三卷書裏隱藏、內在的歷史,是聯於神的行動,就是要生出基督作全人類的供應;這行動是以生命的路,而不是以能力的路進行的。

本次訓練第十、十一篇信息非常美妙的向我們揭示,路得記這卷書的內在意義,給我們看見在士師時代,生命是如何活出來,以及這生活如何開路,讓基督得以進到人類中間。第十二篇信息的篇題是“在主的恢復裏走生命的路”。這篇題看似簡單,但我們不該視爲理所當然。我們需要靈裏貧窮,活在國度的實際裏,作清心的人,才能看見本篇信息的主要負擔。我們感謝主把我們帶到祂的恢復裏,保守我們在這裏,並在這裏牧養我們。我們不願意再到別處去。我們要在主的恢復裏,在召會中,在基督身體宇宙的交通裏,扶持一個工作,爲着這個工作禱告,並從新約的職事得着益處。

 

需要對“走生命的路”有內在的認識

我們要來看本篇信息篇題中的幾個辭。首先,是“生命的路”。關於生命,我們是說到那獨一的生命,就是神自己。父神是生命(弗四18下),子基督是生命(約一4),賜生命的靈是生命(羅八2)。再者,主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六63)。所以,“走生命的路”意思是,走那經過過程、終極完成之三一神不斷分賜到我們裏面的路。

“路”(way)這個字有兩個基本的意思。首先,是指一個方向、一條途徑;其次,是指作某事的方法或手續。因此,“路”是指引到正確方向的途徑,也是我們作某事的方法、手續和憑藉。基督自己就是道路(十四6)。所以,內在的說,生命的路實際上乃是那是生命的基督,成爲我們達到那是生命之三一神的道路;這是藉着祂作我們的生命,並藉着祂的分賜而完成的。

“走”(take)這個字也有兩個基本的定義。第一,有拿、取的意思,也就是伸出手,去取得或擁有對我們是重要的東西。舉例來說,最近我們請小孫女到我們家吃飯。我們知道她喜歡冰淇淋。到了吃甜點的時候,我們給了她一盒冰淇淋和一個勺子,她便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去拿,並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吃了起來。第二,“走”也是指採取行動。例如,一位年輕弟兄想要結婚,也爲這件事禱告,並且裏面有感覺,需要從年長弟兄得着一些鼓勵和引導,好採取行動或作一點事。

我們需要在主的恢復裏走生命的路;這個走乃是一種持續、不斷、主動的行動。每逢我們被動,我們就是在死裏;被動就等於死。我們需要運用我們的靈,將我們的心轉向主,呼求祂,禱告,讀祂的話,來採取行動。我們也需要靈裏貧窮,需要小心,不要信靠自己(林後一9)。有人或許自信的說,“我在主的恢復裏,我揀選生命,我走生命的路。”但我們要問:“在你的生活中,你如何積極的以活的方式採取行動,來擁有這生命,經歷這生命,接觸這生命,並與這生命是一呢?你有什麼行動,來活出這生命呢?”我們需要對“在主的恢復裏走生命的路”有正確的領悟。這說出我們在實際生活中,是以怎樣的行動爲特徵,以及我們該如何去取得並擁有這生命。我們不僅需要天天走生命的路,更需要整天走在這條路上。每逢有錯誤和失敗,都幫助我們領悟,在那個當下,在那件事上,我們沒有走生命的路;換句話說,我們沒有朝生命的方嚮往前。願主使我們有新的領悟,認識我們需要時時倚靠主內在的分賜,不斷追求並得着生命。我們需要不斷接受主的分賜,藉此留在主恢復的實際裏,並且活在其中。

本篇信息前半主要是關於生命的異象或神聖的景象。後半有兩個特別的部分,需要特別留意:走引到生命的狹路,以及曉得我們已經出死入生。這兩點對於我們在主恢復中應用並經歷“走生命的路”,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要維持主恢復的性質,將主帶回來,就必須認識生命的路,也要在單純和純潔中走生命的路;這是極其緊要的。

約書亞記、士師記和路得記這三卷書陳明神行動的兩方面一幅清楚的圖畫:祂在經綸之靈,就是能力之靈裏的行動,與祂在素質之靈,就是生命之靈裏的行動

約書亞記、士師記和路得記這三卷書陳明神行動的兩方面一幅清楚的圖畫:祂在經綸之靈,就是能力之靈裏的行動,與祂在素質之靈,就是生命之靈裏的行動(士十三25,十四6,約二十22,徒一8,羅八2)。我們在使徒行傳裏看見主行動的兩方面。一面,信徒得着經綸的靈,作爲從高處來的能力;另一面,他們藉着吸入、喝並吃素質的靈,裏面被生命的靈充滿。

在約書亞、迦勒和一切士師身上,我們看見神在能力裏的行動,正如參孫的事例所描繪的,他是一個在能力的靈裏行動,而不是在生命的靈裏行動的人

在約書亞、迦勒和一切士師身上,我們看見神在能力裏的行動,正如參孫的事例所描繪的,他是一個在能力的靈裏行動,而不是在生命的靈裏行動的人(士十四6)。希伯來十一章三十二節提到參孫的名字,他是個有信心的人(33)。然而參孫不是基督的預表,波阿斯纔是;參孫是有能力爲神工作之人的一個例子。

相反的,路得記乃是一卷生命的書;路得記的目的不是要告訴我們任何關於能力的事,乃是要用拿俄米、路得和波阿斯爲例子,啓示生命的事到極點

相反的,路得記乃是一卷生命的書;路得記的目的不是要告訴我們任何關於能力的事,乃是要用拿俄米、路得和波阿斯爲例子,啓示生命的事到極點(一16~17、20~21,三1、7~13,四9~15)。我們何等蒙福,藉着時代的職事,藉着路得記生命讀經,將路得記這卷書向我們完全打開,使我們認識,大有能力的參孫,與活在生命裏的拿俄米、路得和波阿斯之間的對比。因此,路得記這卷書將我們帶入了另一個範圍—生命的範圍。

在主的恢復裏,我們不該走士師有能力作大工的路;我們若走能力的路,不走生命的路,那麼無論我們作成什麼,都毫無意義

在主的恢復裏,我們不該走士師有能力作大工的路;我們若走能力的路,不走生命的路,那麼無論我們作成什麼,都毫無意義。作爲服事主的人,我們不願意將來站在主審判臺前時,被定罪爲“行不法的人”(太七23)。我們不願意作一種外在似乎偉大的工作,我們要走生命的路。否則,我們的工作會有許多成分經不起火的試驗。在林前三章十三節,保羅說,“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爲那日子要將它指明出來;它要在火中被揭露,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是那一種的。”到那日,有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到底是金、銀、寶石,還是木、草、禾秸(12);這是我們每個人都要面對的“期末考”。唯有以生命的路所完成的工作,能通過火的試驗。我們要應用經綸之靈的能力,作這內在一面的工作。

看見唯有生命才能生出基督,對我們是很重要的

看見唯有生命才能生出基督,對我們是很重要的(路一35)。爲着基督的成孕和出生,把基督第一次帶到地上,必須有生命。我們可以將這個原則應用於主第二次的來。是什麼能將基督帶回來呢?不是外在的世界局勢,也不是在我們中間有許多的擴增和工作。那些雖然是需要的,卻是不夠的。乃是在那個團體的人(預備好的新婦)裏面建造起來的生命,才能把主帶回來。

唯有生命能將神帶到人性裏,產生基督,供應基督,並將基督供給全人類

唯有生命能將神帶到人性裏,產生基督,供應基督,並將基督供給全人類(太一18、20~21)。

這乃是藉着走生命之路的生命之人路得和波阿斯作成的

這乃是藉着走生命之路的生命之人路得和波阿斯作成的。我們把參孫與波阿斯作個比較,就會知道誰是我們的榜樣。參孫是一個有大力氣的人;然而,我們看到他一生工作的結局,是用力抱住託房的那兩根中間的柱子,盡力屈身;房子就倒塌了(士十六29~30)。與此相對的,波阿斯是個簡單的人,他認識神的路,娶路得作他的配偶。結果,藉着他正確的爲人生活,就使生命從那個婚姻裏涌流出來,而產生一位帶進基督的重要先祖。這個簡單的對比清楚表明,波阿斯是一個生命的人,他是我們這些走生命之路者的榜樣,使我們藉此能生出基督。

照着神的生命神聖、永遠的性質,神的生命是唯一的生命;唯有神的生命纔算爲生命

照着神的生命神聖、永遠的性質,神的生命是唯一的生命;唯有神的生命纔算爲生命(約一4,十10下,十一25,十四6)。

一九七四年四月,李弟兄開始了馬太福音和約翰福音的生命讀經。當時他也準備了聖經恢複本羅馬書的初期稿本,有負擔要作羅馬書生命讀經。之後,李弟兄需要作緊急眼科手術,手術後無法傳講信息。於是有四位同工弟兄在與李弟兄的交通中,在當年八月爲期十天的訓練中釋放了一系列關於生命的信息。那些信息非常美好。然而很遺憾的,四位弟兄中有三位後來離開主的恢復,離開神的經綸。這是個鮮明的例子,表明我們或許有能力和恩賜,但缺少內在的走生命的路。三位離開主恢復的弟兄中,有兩位已經離世,可以提他們的名字。第一位是拉巴波特(Max Rapaport)弟兄,他在講完信息四年後帶頭發起一次背叛。第二位是英格斯(John Ingalls)弟兄,十四年後造成主恢復一次重大的分裂。第三位弟兄仍然在世,他的名字需要得着遮蓋,因爲也許到末了他會悔改;我們絕不放棄任何人。第四位是巴勃(James Barber)弟兄,他還不到五十歲就到主那裏去了。巴勃弟兄與張宜綸弟兄離世的日子很近。李弟兄論到他們說,“這兩位是得勝者。”我們不願意走前述頭兩位弟兄的路,他們離開主的恢復,離棄生命的路。當然,我們並沒有比他們好,也沒有免疫,更不能說自己不會受影響。我們何等需要主的憐憫,保守我們一直在祂面前謙卑。

在那次訓練末了,李弟兄坐着輪椅進來聚會。在安那翰會議中心,透過麥克風播放了一段他預先錄製關於生命的話。那段話開頭這樣說,“生命是奧祕的,因爲生命就是神自己。”(李常受文集一九七三至一九七四年第二冊,五五三頁)這句話非常中肯的指出我們對生命該有的領會。

生命是奧祕的,因爲生命就是神自己

生命是奧祕的,因爲生命就是神自己(約一1、14,五26,弗四18)。神聖的生命可視爲神首要且基本的屬性(18,約五26,約壹五11~12,羅八2)。生命就是神的內容和神的流出;神的內容是神的所是,神的流出是祂自己作生命分賜給我們(弗四18,啓二二1)。生命就是基督,生命是基督活在我們裏面,並從我們活出來(約十四6,西三4,加二20,腓一21上)。生命就是聖靈(約十四16~17,林前十五45下,羅八2,林後三6)。生命乃是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分賜到我們裏面,並活在我們裏面(約一14,七37~39,二十22,羅八10、6、11)。

以上都是關於生命之路的解釋。“生命的路”之於我們,不該僅僅是一個用辭而已。我們從一九六〇年代起頭,就使用這辭。然而,我們必須是謹慎的,以內在的方式走生命的路,就是持續不斷的接受三一神分賜到我們裏面。

神按着祂的形像,照着祂的樣式造人,目的是要人接受祂作生命,使人成爲生命的人,就是神人,在神的屬性裏彰顯神

神按着祂的形像,照着祂的樣式造人,目的是要人接受祂作生命,使人成爲生命的人,就是神人,在神的屬性裏彰顯神(創一26,二9)。我們要成爲生命的人,就是神人。

我們需要認識善惡知識樹的意義,並完全從善惡知識樹轉向生命樹

我們需要認識善惡知識樹的意義,並完全從善惡知識樹轉向生命樹(9、16~17)。聖經中的兩棵樹是我們非常熟悉的題目;但我們需要從其中得着真實的光照。在士師時代,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行自己眼中看爲正的事(士二一25)。我們若行自己眼中看爲正的事,就是照着善惡知識樹而活,照着對錯而活。我們需要完全從善惡知識樹轉向生命樹;不僅知道這兩棵樹的差別,更需要轉向生命樹。當我們在某種情形裏,我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感覺;我們很強地感覺自己是對的,別人是不對的。然而我們要往那裏去?要往那一棵樹去?我們都需要完全從善惡知識樹轉向生命樹。

生命樹表徵三一神在基督裏,以食物的形態將祂自己分賜到祂所揀選的人裏面作生命

生命樹表徵三一神在基督裏,以食物的形態將祂自己分賜到祂所揀選的人裏面作生命(創二9)。

新約啓示基督是生命樹這表號的應驗

新約啓示基督是生命樹這表號的應驗(約一1、4、14,十一25,十四6,十五1、5)。約翰一章四節論到基督說,“生命在祂裏面”;這是指由生命樹所表徵的生命。創世記二章所描繪的生命,就是具體化身在基督裏的生命(約壹五11~12,約一1、4、14)。所以,約壹五章十一至十二節說,“神賜給我們永遠的生命,這生命也是在祂兒子裏面。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

我們若將約翰一章四節和十五章五節擺在一起,就會領悟基督自己是生命,又是葡萄樹,因此是生命樹。生命樹乃是一個人位,就是基督。當我們得着重生,就是在我們靈裏由神而生,基督作爲生命樹就進到我們裏面。生命樹就是基督作人位,現今住在我們裏面。

善惡知識樹表徵撒但對人乃是死亡的源頭

善惡知識樹表徵撒但對人乃是死亡的源頭(來二14)。當我們走是非善惡的路,我們就是走撒但的路。這就是爲什麼我們若信靠自己眼中所看爲對的事,乃是危險的。

善惡知識樹也表徵神以外一切的事物。任何不是神自己的事物,包括善的,甚至合乎聖經及宗教的事物,都會被那狡猾者撒但所利用,將死亡帶進召會(太十六18,箴十六25,十八21)。在馬太四章,魔鬼試誘主時引經據典,用聖經的話實行他邪惡的目的;撒但企圖試誘主,固然失敗了,但這也給我們看見他的狡猾。當我們把一些宗教的事,甚至是屬靈的事,與三一神作生命分開時,我們就落在危險之中;因爲仇敵要詭詐的帶進死亡。到那日,如果我們聽見主說,“你不能在國度裏,因爲死亡曾藉着你進入召會。你行事的方式、說話的方式,甚至有時你禱告的方式,都是照着對錯,照着你所想的,照着你自己所發起的,”那是何等嚴肅且可怕的事。反之,有些聖徒簡單而忠信的走生命的路;當他們站在主面前,主會對他們說,“你是生命的管道;在你實際的事奉,以及你給弟兄姊妹的幫助裏,你供應了生命。現在我要賜你生命的冠冕。”(參啓二10)。

在約翰四、八、九和十一章,有四件事例,說明生命的原則與善惡相對

在約翰四、八、九和十一章,有四件事例,說明生命的原則與善惡相對。在這幾章裏,人問主對錯的問題,主卻是作爲生命樹,並在生命的路里來反應。

我們不該顧到善惡,乃該顧到生命

我們不該顧到善惡,乃該顧到生命(四10~14、20~21、23~24,八3~9,九1~3,十一20~27)。我們要問自己:“一天之中,我所顧到的是什麼?已過這一週,我顧到什麼?”求主訓練我們顧到生命。

辨識一件事最好的辦法,乃是按着生命或死亡,而不是按着是與非、善與惡來辨識

辨識一件事最好的辦法,乃是按着生命或死亡,而不是按着是與非、善與惡來辨識(羅八6,林後十一3)。當我收到簡訊和電子郵件,在思考如何迴應之前,我首先學習辨識這是生命或死亡。我若領悟這是死亡,就把簡訊和郵件刪除;那些不值得讀,不值得迴應。我們需要受訓練,好能按着生命或死亡辨識事情。一九八八至一九八九年,英格斯(John Ingalls)和其他弟兄引起風波。我在清晨散步禱告時,思考當時的情形:“生命在那裏?我不想知道他們所宣稱的那些事,那些都是死亡;但在李弟兄這裏有生命,我揀選生命的路。”這不該僅僅是知識,乃該成爲我們的生活。

基督是我們的生命

基督是我們的生命(西三4)。我們是神的兒女(約一12),是身體的肢體(林前十二27),都有同樣的生命,而這生命乃是一個人位。

神的生命就是基督的生命,基督的生命又成了我們的生命

神的生命就是基督的生命,基督的生命又成了我們的生命(西三4,約五26)。基督是我們的生命,意思就是說,祂對我們是主觀到了極點的(一4,十四6上,十10下,林前十五45下,羅八10、6、11)。我們需要蒙拯救脫離天然的主觀,使基督能徹徹底底的對我們成爲主觀的。

不可能把一個人和他的生命分開,因爲人的生命就是人自己;因此,說基督是我們的生命,意思就是說,基督成了我們,我們與祂同有一個生命和生活(約十四6上,腓一21上)。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西三11);這該成爲我們的經歷。

基督是我們的生命,這真理有力的指明我們要以祂爲生命,並要在日常生活中活祂

基督是我們的生命,這真理有力的指明我們要以祂爲生命,並要在日常生活中活祂(三4,約六57)。我們走生命的路,唯一的要求就是活基督。我們終日都需要在生活的每一面,有這樣的學習;這是我們一生之久要學習和訓練的。基督必須在實際上、在經歷上是我們的生命;一天過一天,我們需要在祂的生命裏得救(西三4,林前十五45下,羅五10)。新人乃是我們接受基督作生命並活基督的自然結果(西三3~4、10~11)。

以上是一幅關於生命廣闊的圖畫,給我們看見生命是誰,生命是什麼,生命如何盡功用,以及我們該如何走這生命的路。生命該成爲我們的途徑,我們的旅程。我們都走在主宰的神所命定的旅程上。生命就是道路,就是憑藉。若有任何人被設立作長老,生命就是作長老的路;生命也是作長老妻子的路。這必須成爲我們實際的經歷。新婦要自己預備好(啓十九7),就必須成爲生命的人,以她的丈夫基督作生命並活祂。新婦這樣生活,乃因她的丈夫就是這樣生活,她丈夫所要得着的就是這樣的配偶。

我們在神面前的生活和工作有兩條可能的路—引到生命的路,以及引到毀壞的路

我們在神面前的生活和工作有兩條可能的路—引到生命的路,以及引到毀壞的路(太七13~14)。主說,“你們要進窄門;因爲引到毀壞的,那門寬,那路闊,進去的人也多;引到生命的,那門窄,那路狹,找着的人也少。”(13~14)這裏所說走在闊路上那許多的人是誰呢?我們也許認爲是指那些在組織基督教裏的人。然而,我們要問:我們衆人都是一直走在狹路上麼?主會察驗,主會斷定,我們是不是那找着狹路的少數人。這兩節經文可以應用於我們衆人。我特別關切的是我們中間年輕的一代;他們在召會中長大,受浸得救了,有一段時間也參加聚會。然而,他們是走在闊路上,或是狹路上?他們的父母既不是墨守成規,也不是恪守宗教,乃是走在狹路上。這些年輕人雖然在這一條狹路中長大,卻想要從這一條路出去。他們是得救的,但他們若離開狹路,就會失去國度。我們不能把這一條路強加於任何人,我們要教導,我們要供應,我們要牧養,我們要禱告,我們要爭戰,讓馬太七章十四節裏所說那少數的人,至終能包括在地方召會裏成千成萬的聖徒。

我們要走引到生命的路,就需要進窄門,走狹路

我們要走引到生命的路,就需要進窄門,走狹路(13~14)。我們把自己毫無保留的奉獻給主;這就是進窄門,定意要一生走狹路。然而,你從全時間訓練畢業之後,隨着年日過去,有許多事會發生,試驗會來到,這條路就更狹窄了。一九六六年十月,我進到主的恢復裏,憑着主的憐憫和恩典,我進了窄門,走上狹路。我能見證,現在這條路比我人生任何階段更狹窄。爲着這條狹窄的路,我感謝主。

那窄門不僅對付外面的行爲,也對付裏面的動機;舊人、己、肉體、人的觀念、世界同其榮耀,都被摒除在外;只有合乎神旨意的,才能進去

那窄門不僅對付外面的行爲,也對付裏面的動機。舊人、己、肉體、人的觀念、世界同其榮耀,都被摒除在外;只有合乎神旨意的,才能進去(21,十二50)。主在馬太五章說到,靈裏貧窮的人有福了,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清心的人有福了(3、6、8)之後,就在七章說到神的旨意。祂說,“不是每一個對我說,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諸天的國,唯獨實行我諸天之上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21)

實行父旨意的人,摸着國度生命的實際及其中一切的細節;這國度的生命,對他成了狹窄的限制因素。這國度的生命限制我們想什麼,作什麼,說什麼。在國度的生命裏,我們得不着榮耀。我們若要成爲什麼人物,就要走世界那條闊路。在國度裏,沒有別的,只有基督與召會。我們是一同走在這狹路上。當我們看見並聽見聖徒們堅定持續走在這條狹路上的見證,實在叫我們感動。倪弟兄在他末了的二十年,被關在獄中,沒有公開的盡職,那是這條路最狹窄的部分;他乃是忠信的走到路終。從一九七二年,倪弟兄到主那裏去之後,主量給李弟兄有二十五年多的旅程。雖然他們末了幾年都是越來越受限制,但這條狹路卻叫生命更豐盛的被分賜到基督的身體裏。如今,那在他們裏面的生命,也在我們裏面。

我們要先進窄門,然後走狹路,這路乃是一生之久且引到生命的

我們要先進窄門,然後走狹路,這路乃是一生之久且引到生命的(14)。走這條路是沒有退休,沒有假期,也沒有暫緩的。這條路是一生之久的,是引到生命,引到國度,引到婚筵,引到成爲新婦的一部分,引到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這豈不是一個絕佳的選擇?就如摩西,“拒絕稱爲法老女兒之子;他寧可選擇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有罪的短暫享受;他算爲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來十一24~26)摩西四十年在曠野裏受“全時間”訓練,到了八十歲,纔開始盡功用。所以,年長的聖徒不要害怕自己即將滿八十歲,也許你正進入你人生最美好的階段;那是最狹窄,卻是最美好的。

馬太七章十四節裏的“生命”是指國度永遠蒙福的光景,這國度充滿了神永遠的生命;這生命今天是在國度的實際裏,來世要在國度的實現裏

馬太七章十四節裏的“生命”是指國度永遠蒙福的光景,這國度充滿了神永遠的生命;這生命今天是在國度的實際裏,來世要在國度的實現裏(十九29,路十八30)。

闊路是按照屬世的系統,滿足天然的口味,爲要得着羣衆,維持人的事業,成就人的企業;闊路所引到的毀壞,不是指人的沉淪,乃是指人行爲和工作的毀壞

闊路是按照屬世的系統,滿足天然的口味,爲要得着羣衆,維持人的事業,成就人的企業;闊路所引到的毀壞,不是指人的沉淪,乃是指人行爲和工作的毀壞(林前三15,太十三31~33,啓二13、20,十七4~5)。曾有一位親愛的聖徒作了一個決定,要追求他的事業。他說,“我不參加全時間訓練,我必須追求我的事業。”只有主能斷定那個結果;只有主知道,主是審判者,我們不是。追求“事業”,意指追求有所成就,要成爲偉大的,要致富,要出人頭地。然而,這不同於專業上的精進。就像但以理,他是政府裏面高階的官員,但是他向神而活,走狹路,甚至在必需的時候,不惜付上生命的代價。

主恢復的路乃是生命的路,要引到來世諸天之國實現時在生命裏活的賞賜

主恢復的路乃是生命的路,要引到來世諸天之國實現時在生命裏活的賞賜(詩十六11,耶二一8,太十九29,路十八30,林前三13~15,十五58)。這是主恢復的路,是主恢復的性質。我們唯一關切的,是主恢復的性質不能被犧牲。這一直是李弟兄心頭上的事,就是主恢復的性質不能改變,不能成爲基督教宗教系統的一部分。

何等感謝主,我在主的恢復裏,主把我從基督教,從闊路帶出來。若不是那樣,我不知道我今天會在那裏,我甚至懷疑我今天還會不會活着,至少我不會在這裏釋放這樣一篇信息。何等蒙福,何等的特權,何等的尊榮,能和衆聖徒一同在狹路上。我們彼此鼓勵,彼此安慰,彼此供應,也彼此遮蓋,彼此保護。這是宇宙中最上好的地方。

我們需要憑生命的感覺而活;生命的感覺就是在我們裏面之神聖生命的感覺、知覺

我們需要憑生命的感覺而活;生命的感覺就是在我們裏面之神聖生命的感覺、知覺(羅八6,弗四18~19)。生命的感覺是關於生命的認識與經歷基本的真理。然而,我們不僅要認識基本的真理,更要問自己:“在我的日常生活裏,是否清楚靈裏生命的感覺和情感裏的感覺,二者之間的不同?是否越來越清楚?”我們要斷定自己的心思是置於肉體或置於靈,是比較容易的。然而,生命的感覺和情感的感覺,是較難分辨的。我們可能被自己誤導,認定自己所感覺的都是出於主。我們不要對自己的感覺那麼有自信。要知道,基督的身體對於是否出於生命的感覺、或是出於人自己的感覺,是滿有知覺的。有些人在所謂的交通裏說到他們的感覺;他們所說的若是出於自己的情感,身體就會有不同的感覺。當事人若堅持要隨從自己的感覺,身體會保持靜默。身體能分辨那是出於人天然的生命,或是出於神聖的生命。身體知道這個肢體是否違反了身體裏的生命和感覺。然而,身體並不論斷,只有身體的頭能審斷。當我們對於自己的感覺太有自信時,我們要特別謹慎。我們需要仔細研讀“生命的認識”一書裏所論生命感覺的事,並學習在身體裏有交通,好清楚我們是不是照着生命的感覺,或只是隨從自己的情感。關於生命的感覺這個教訓是初階的,但對生命的感覺有清楚的經歷,並不是初階的。

生命感覺的源頭是神聖的生命、生命的律、聖靈、住在我們裏面的基督以及在我們裏面運行的神

生命感覺的源頭是神聖的生命、生命的律、聖靈、住在我們裏面的基督以及在我們裏面運行的神(羅八2、10~11,腓二13)。我們需要受警戒,不要將出於自己的東西,說成是三一神的,那是很嚴肅的事。有些人說,“這是主給我看見的,這是主告訴我的。”他們對自己沒有任何疑問,也無法被說服;我們很難幫助這種人。所有弟兄們都需要謙卑並被破碎,所有的姊妹們也需要被牧養。我們珍賞姊妹們有深的、細嫩的感覺,也寶貴姊妹們裏面愛的度量與經歷。然而我們都是人,姊妹們是女人,弟兄們是男人。我們都會有人的感覺,但我們需要學習認識自己的感覺與那靈的感覺(就是三一神在裏面的涌流),二者之間的不同。我們都需要學習分辨生命的感覺與我們自己的感覺。這不是藉着分析,乃需要受主訓練,並接受其他肢體的幫助。詩歌五百四十二首第一、三、四節描述我們如何經歷主訓練我們分辨生命的感覺與我們的情感:

一 藉着十架將靈分辨,時常將魂置死地;

  揹着十架,拒絕自己,終日活在你靈裏。

三 藉着十架將靈分辨,心思借光得更新,

  感情全都奉獻給主,意志因愛也歸順。

四 藉着十架將靈分辨,經過裂開的幔子;

  肉體與魂全被破碎,靈在凡事佔優勢。

願主訓練我們,使我們摸着祂,向那靈敞開,讓那靈將十字架應用到我們的感覺上。凡能經過十字架,並在復活裏流出的,就是在我們靈裏生命的感覺。

神聖的生命是最高的生命,有最豐富、最強、最敏銳的感覺;這乃是生命的感覺

神聖的生命是最高的生命,有最豐富、最強、最敏銳的感覺;這乃是生命的感覺(弗四18)。

生命的感覺引導我們,支配我們,管制我們,並指引我們,使我們知道我們是活在神聖的生命裏,或活在天然的生命裏,是活在肉體裏,或活在靈裏

生命的感覺引導我們,支配我們,管制我們,並指引我們,使我們知道我們是活在神聖的生命裏,或活在天然的生命裏,是活在肉體裏,或活在靈裏(羅八6)。我能見證這樣的經歷是自然的,也是即時的。當我活在肉體裏,裏面立刻有聲音說,“不,停下來。這是你,是你的感覺,是你的反應。要道歉,轉向我。我知道正發生什麼事。”在我爲人生活的每一天,主一再這樣向我說話。主這樣的說話,使我不斷學習並受訓練活在靈中。我並非自表謙卑,我與你們一樣是受訓者,都在學習;施訓者乃是在諸天之上的寶座上。

我們需要勝過死亡對召會的攻擊,並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建造基督的身體

我們需要勝過死亡對召會的攻擊,並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建造基督的身體(太十六18,約十一25,弗一22~23,四16)。甚至在禱告聚會裏,我們也可能經歷死亡的攻擊。若有人一再的出於他們自己而禱告,那種出於人自己感覺的禱告乃是死亡對召會的攻擊。關於死亡對召會的攻擊,可以再舉一個例子。有的人習慣擘餅聚會遲到,裏面卻沒有任何感覺。我們若是在天然的生命裏有分於主的桌子,就可能帶進死亡對召會的攻擊。在召會的每個聚集裏,我們都要學習走生命的路。每逢我們與聖徒在一起,我們都要得勝,勝過死亡的攻擊。

藉着我們靈裏基督復活的生命,我們就能勝過死亡對召會的攻擊

藉着我們靈裏基督復活的生命,我們就能勝過死亡對召會的攻擊(太十六18,徒二24,提後一10)。自伊甸園開始,神與撒但的爭執,一直就是在死亡與生命這個問題上(羅八6、10~11,來二15)。馬太十六章十八節給我們看見,召會所受的攻擊是從什麼源頭而來—“陰間的門”,就是死亡;撒但特別的目的,乃是在召會裏散佈死亡;他最害怕的就是召會抵擋他死亡的權勢(啓二8、10~11)。

姊妹們要憑基督復活的大能勝過死亡,使仇敵害怕。我們滿得鼓勵並有盼望,這事必定發生。我們要使仇敵預嘗將來的毀壞。將來會有一個女人,對撒但執行審判;會有一個男人,就是神人耶穌,作爲元帥,祂的軍隊將是祂的妻子。這真是美妙。

我們應該操練靈,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建造基督的身體

我們應該操練靈,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裏建造基督的身體(弗二6、21~22,四16,啓一18,二8,腓三10)。召會作爲基督的身體,其性質乃是復活;復活的實際乃是基督這賜生命的靈(約十一25,徒二24,弗一19~23,林前十五45下)。當我們憑我們裏面神聖的生命而活時,我們就在復活裏過生活,使基督的身體得着建造(腓三10~11,弗四15~16,西二19,三15)。

主在馬太十六章十八節說,“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門不能勝過她。”陰間的門,死亡的權勢,是全宇宙中除了神之外最大的權勢。爲什麼陰間的門不能勝過召會?因爲召會是在復活裏。每當我們聚集一起,我們的聚會、事奉或申言,都不該在天然的生命裏,也不該運用我們天然的能力。我們的聚集必須是在復活的生命裏。我們走生命的路,其中一部分就是經歷復活的生命;這生命的路是達到復活的路。至終,我們全人都要在復活裏。到了一個地步,我們就要像雅歌八章一節那位佳偶所禱告的,但願身體改變形狀,像主榮化的身體一樣。那就是我們全人都在復活裏。

“我們因爲愛弟兄,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

“我們因爲愛弟兄,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壹三14上)這要和接下來的經文連在一起看:“不愛弟兄的,仍住在死中。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曉得凡殺人的,沒有永遠的生命住在他裏面。”(14下~15)這是約翰寫給他屬靈兒女的話。當他說到罪的時候,他要訓練他們不犯罪;但也需要供應他們,使他們知道倘若失敗該如何行。當他對屬靈兒女說到不要愛世界時,他完全認識自己;他知道我們都可能以某種方式愛世界。

最令人驚訝的是,他說到“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我們需要在主面前思考這事,並查讀生命讀經,對照主解開的話。另外,與此相關的還有二章九節:“那說自己在光中,卻恨他弟兄的,到如今還是在黑暗裏。”這是從屬靈的意義說到殺人。弟兄姊妹有可能活在殺人者的原則裏。兩年前的夏季訓練之後,我收到一些電子郵件,內容實在是難以描述的邪惡,裏面滿了仇恨。當人滿了仇恨,就巴不得所恨的人死去,並引以爲樂。李弟兄在“約翰一書生命讀經”裏清楚說明這事:

約翰在約壹三章十四節說,“我們因爲愛弟兄,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不愛弟兄的,仍住在死中。”死是出於魔鬼(神的仇敵撒但)的,由帶來死的善惡知識樹所表徵;生命是出於神(生命的源頭)的,由發出生命的生命樹所表徵(創二9、16~17)。死與生命不僅分別出於撒但和神這兩個源頭,也是兩種素質、兩種元素、兩個範圍。出死入生就是從死的源頭、素質、元素和範圍出來,進入生命的源頭、素質、元素和範圍。這是在我們重生時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我們曉得這件事,對這有裏面的知覺,乃是因爲我們愛弟兄。對弟兄的愛(神的愛)是這件事有力的證明。相信主是我們出死入生的路,愛弟兄是我們已經出死入生的證明。信是接受永遠的生命,愛是憑着永遠的生命而活,並將這生命彰顯出來。

不愛弟兄就證明沒有憑着神聖之愛的素質和元素而活,並沒有留在它的範圍中;反而是活在撒但死的素質和元素裏,並且住在它的範圍中(二八七至二八八頁)。

愛遮蓋一切(參彼前四8)。然而因着某種緣故,可能一位弟兄恨另一位弟兄,或者某位姊妹恨另一位姊妹,而對方也知道;因爲人不是麻木的,人能感覺並知道別人恨他。雖然這種情形很少有,但不要認爲這在我們中間不可能發生。我親眼看過這樣的事,及其帶來的影響。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只能禱告。不愛弟兄證明我們不在生命的範圍裏,而是在黑暗和死亡的範圍裏。換句話說,我們是照着撒但的生命和性情而活,纔有這樣強烈的感覺。今天,仇恨已滲透到我們所生活的世界裏。我們要作相反的見證,因爲國度的教訓是要我們愛我們的仇敵,不該恨任何人(太五44)。論到愛的性質,李弟兄在“約翰一書生命讀經”繼續說:

愛是我們所接受的神聖生命的性情。因爲神的素質是愛,神的生命就有愛的性情。愛是神性情的素質,當我們得着祂作我們神聖的生命,我們就有這生命的性情,那就是愛。我們基督徒,神的兒女,有一種生命,渴望過與每個人並每件事物都是對的生活,也渴望愛別人。我們有這樣的渴望是因着裏面有神聖的性情。我們已經指出,一個人若不是過一種與每個人、每件事物都是對的生活,若不是過一種愛人的生活,我們就要問一個嚴肅的問題:這個人是否接受了神聖的生命?(二九一頁)

所以,我們基督徒是走生命的路,就是走愛的路。我們在對於某位弟兄或姊妹的感覺上,如果沒有出死入生,我們就是在死亡裏,在撒但的範圍裏,在撒但的管治之下;在原則上,我們就是殺人者。凡恨弟兄的,就是殺人的。原則上,恨人就等於殺人。李弟兄在“約翰一書生命讀經”繼續說:

約翰在約壹三章十五節上半接着說,“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對於神聖的屬性而言,恨與愛相對,死與生命相對,黑暗與光相對,謊言(虛假)與真理相對。這些與神聖美德相對的,都是出於那惡者魔鬼。

十五節的殺人,不是指真正的殺人,乃是指在屬靈的道德上,恨人就等於殺人。凡像該隱那樣真正殺人(12),未得救的人,沒有一個有永遠的生命住在他裏面。你們既曉得這事,你們這已經出死入生,且有永遠生命住在裏面的,就不該恨你們在主裏的弟兄,像未得救的殺人者所行的一樣(二九一至二九二頁)。

在後面一段,李弟兄又說:

在原則上,恨人就等於殺人。神的兒女可能偶爾會恨人,但沒有一個重生的人應當習慣的恨人。你若習慣的恨人,你是否已經接受了神聖的生命就有問題了。這就和犯罪相似。信徒可能偶爾會犯罪,但他不應當習慣的犯罪。你若習慣的犯罪,這也會引出一個問題:你是否已經接受了神聖的生命(二九四頁)。

我們不該恨主裏的弟兄或姊妹,像未得救的殺人者所行的一樣。有的人不是真正殺人的,但在原則上,他也許是殺人的。當我們發現自己裏面,有一些強烈的消極感覺時,我們需要知道這些是什麼;我們要來到主這裏向祂敞開,向祂呼喊。我們知道祂是幫助我們的。我們不願意把那些消極的感覺活出來。我們若恨人,原則上我們就是殺人的。基督徒作爲神的兒女,不該恨任何人。

約翰一書有兩處提到恨弟兄(二9,三14~15),李弟兄在生命讀經裏沒有忽略這件事,我也沒有生命和平安忽略這點,盡說些正面美好的話,諸如:我們已經出死入生,我們愛弟兄們,我們愛每一個人等等。我們需要主來鑑察我們,就如祂告訴在推雅推喇的召會說,“叫衆召會都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啓二23)求主現在就來察看並鑑察我們。我們不願意到主再來時才感到驚訝,我們要現在就來清理這一切。我們的父是幫助我們的,祂要祂的兒女行在愛和光中。約壹三章十四節上半說,“我們因爲愛弟兄,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這裏“曉得”一辭,是指一種內裏的認知;不是我們想、我們感覺、我們相信,而是我們曉得。我們因爲愛弟兄,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

死是出於神的仇敵魔鬼撒但,撒但是由帶來死的善惡知識樹所表徵

死是出於神的仇敵魔鬼撒但,撒但是由帶來死的善惡知識樹所表徵(創二9、17)。我們可能認爲某位弟兄作了可怕的事,傷害我們許多,所以我們恨他是合理的。如此,我們就是行自己眼中看爲正的事;這完全是在善惡知識樹的掌握之下,落在撒但死的範圍之中。

生命是出於神這生命的源頭,神是由發出生命的生命樹所表徵

生命是出於神這生命的源頭,神是由發出生命的生命樹所表徵(9、16~17)。

死與生命不僅分別出於撒但和神這兩個源頭,也是兩種素質、兩種元素、兩個範圍

死與生命不僅分別出於撒但和神這兩個源頭,也是兩種素質、兩種元素、兩個範圍(約五24)。

出死入生就是從死的源頭、素質、元素和範圍出來,進入生命的源頭、素質、元素和範圍;這是在我們重生時發生的

出死入生就是從死的源頭、素質、元素和範圍出來,進入生命的源頭、素質、元素和範圍;這是在我們重生時發生的(約壹三14上,約三3、5、15)。我們重生時,的確已經在地位上遷移,已經出死入生了。然而,約翰在這裏不是說到地位的問題,他乃是說到現今我們與弟兄姊妹彼此之間真實的情形。我們因爲愛弟兄,就有把握自己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當我們參加擘餅聚會時,我們裏面應當有基督作平安祭的實際。我們應當能見證,我們與主恢復裏的每一位聖徒都是和平的;我們以同樣的愛來愛所有的弟兄姊妹,現在我們能夠有分於餅和杯。

幾十年前,有一次我親近主,向祂敞開時,祂使我想到某一位弟兄;我裏面沒有恨,但對他有消極的感覺。我很高興主光照了我,我就順從主,透徹的認罪並向祂悔改。現在我能夠說,我是用我愛每一個人那同樣的愛來愛他。這一位弟兄比我稍微長幾歲,還在我們中間。我對付了這件事,在主面前就有一種內裏的感覺,我不再是在死亡裏。但願每晚就寢的時候,我們不是在死亡裏結束這一天,乃要在生命裏結束這一天。我們知道我們是在生命裏,因爲我們愛弟兄姊妹們。

我們曉得─有裏面的知覺─我們已經出死入生,乃是因爲我們愛弟兄;對弟兄的愛(神的愛)是這件事有力的證明

我們曉得—有裏面的知覺—我們已經出死入生,乃是因爲我們愛弟兄;對弟兄的愛(神的愛)是這件事有力的證明(約壹三14上)。相信主是我們出死入生的路,愛弟兄是我們已經出死入生的證明(約五24,約壹三14上)。信是接受永遠的生命,愛是憑着永遠的生命而活,並將這生命彰顯出來(約三15、36,約壹三11、14~18,四7~12、16、19~21)。

本篇信息應當使“走生命的路”這件事對我們成爲全新的。我們要揀選在主天上的職事之下,憑祂全足的恩典走生命的路。在每一件事上,每一種處境裏,在個人的生活中,在家庭生活裏,在召會生活中,在事奉裏,都要揀選走生命的路;這是主動積極且繼續不斷的決定。

禱告:主啊,我們需要你,求你把你自己複製到我們裏面。主啊,感謝你是那使我們藉以相信的信,藉此我們已經出死入生。主啊,你是我們的愛;在這愛裏,我們愛所有的弟兄和姊妹,因此就曉得自己是已經出死入生了。主耶穌,在訓練末了,我們把其中的每一方面,每一篇信息,每一位聽了並接受這話的受訓者,以及憑着你的恩典服事話語的弟兄們交給你。我們求你,在我們個人的生活裏,並在團體的召會生活裏,把你在訓練裏所釋放的一切都作出來。我們更新的把自己奉獻給你,保守我們繼續走在狹路上。主,我們爲衆聖徒,特別爲年輕人,爲青職聖徒禱告。主啊,願你施憐憫,保守你恢復的性質,直到新婦預備好,並且被提。主,除了向你呼喊,我們不能作什麼。感謝你垂聽我們,併爲我們禱告,牧養我們;我們願意每天都能說,我們因着愛衆聖徒,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

主啊,但願我們衆人,包括所有無法參加這次訓練的聖徒,都能有清楚的看見。我們爲每位聖徒、每位長老、每位領頭弟兄、每位服事者、每位同工、每位盡職的弟兄禱告,包括各年齡層、各個民族、各個國籍、各種語言。主啊,我們禱告,求你在生命的路上帶我們往前!我們只能在你的名裏說,我們揀選走生命的路。我們當着仇敵的面把門關上,我們向着死亡的源頭關門。我們向死亡說,“不!”我們向生命說,“是!阿們!”這生命就是你,親愛的主。我們高舉你的名,我們讚美感謝你。我們新鮮的告訴你,我們愛你,我們愛你身體的每一個肢體。(R. K.)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1-07-31 18:44:41
    觀看數 :
    858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