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因素八:在恢復的召會中過得勝的生活,以終極完成神聖的經綸併成爲新耶路撒冷
  • 1,315 views,
  • 05-09,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我們來到這一次訓練末了的信息。訓練的總題是召會生活之恢復極重要的因素。第八篇信息的篇題是,因素八:在恢復的召會中過得勝的生活,以終極完成神聖的經綸,併成爲新耶路撒冷。現在我願意更新一下我們對“因素”這個名詞的領會,特別是應用於這篇信息。我要先給你們一個簡短一點的解釋,然後再給一個長一點的定義。一個因素乃是一種的元素,導致某種結果或情況。所以這是關係到某一個結果,而這些因素乃是那些導致那個結果的元素。講得強一點的定義乃是,一個因素乃是積極地導致某種結果的產生,是積極地導致那個結果的產生。在神永遠的經綸裏,有一個終極的目標,建造召會作爲基督的身體,乃是要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就是救贖之神的新婦,那必須是那個結果。在今世,就是召會時代,我們需要明白、經歷、並應用一些極其重要的因素。其中有很多就是我們這一次訓練所說到的,也就是總題所說到的,是爲着召會生活之恢復的極重要的因素。

早年,在一九六〇年代,那時候,我們都很年幼,不只年齡很年輕,屬靈上也很幼嫩。那時候我們以爲我們已經達到了,就是這樣。我們喜歡唱那首歌,說,我們站住這立場,直到耶穌回來。我們只要站在地方的立場上,我們只要在這裏站住,呼求,歌唱,聚會,服事,傳福音,牧養人,那就是了。其實並非就這樣就夠了。因爲地方召會乃是手續,是要讓主得着基督身體的實際。

現在在信息的一開頭,我就要指出一個很重要的點,這不僅是可能的,事實上也是那樣。地方召會存在,的確存在,卻沒有導致這一個結果。等一下我會解釋爲什麼是這樣。所以我們這篇是要說到這個因素,就是在恢復的召會中過得勝的生活。恢復的召會,本身不是那個會積極導致神經綸結果的因素,甚至在非拉鐵非,就是恢復的召會,主也呼召得勝者。然後等一下我們會看見,這也是這篇信息的中心,乃是在恢復召會中的得勝者,也就是在真正地方召會裏的得勝者,纔會終極完成神聖的經綸,併成爲新耶路撒冷。這的確是神話語裏,非常強烈的光,要把我們拔高到一個更高的範圍裏,使我們對於主恢復衆地方召會的目的,有新鮮的領會。

 

現在我們簡短地看一下主自己怎麼說,我們都知道,馬太十六章十八節,主說,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這就是祂的目標。就在現在,正當我們聚會的時候,祂也爲着這個在禱告,祂在供應,祂也照着所需要的施行神管理的行政。藉着祂的身體,祂從事爭戰;藉着職事,祂在說話;藉着工作,祂在擴增。但是那個焦點乃是在於召會生活。祂說,我的召會,這是指宇宙的召會,基督的身體,就是那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的豐滿。然後,到了馬太十八章十七節,主耶穌自己針對某一種的情形,祂再次說到召會,說到要告訴召會,要聽召會。祂是很確定地說到那個召會。並不像今天有人想,也許你只要到電話簿去找一找,或者呢,是過期了,現在是上網去找一找,在安那翰有許多所謂的召會。不,主所看爲算得數的,乃是在基督身體一的立場上作爲召會聚集的恢復的地方召會,那就是事實。

然後我們也可以往後跳到啓示錄第一章。這卷書乃是耶穌基督的啓示,主叫使徒約翰將他所看見的,寫在書捲上,寄給那七個召會,然後主就說出了七的城市的名字。這豈不是非常清楚麼?在祂眼中,召會、城市,一個城市一個召會。之後,祂開始向七個召會的使者說話。一章十一節是說到這七個城市,到了二章一節、八節、十二節、十八節,三章一節、七節、十四節,祂一再地說,在哪裏的召會,在哪裏的召會,在哪裏的召會,在哪裏的召會,在哪裏的召會,在哪裏的召會,在哪裏的召會,在推雅推喇的召會,在非拉鐵非的召會。

然後在這一卷書的結束,也是整本聖經的結束,啓示錄二十二章十六節,那一節的上半,我們讀到這美妙的話。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爲衆召會,將這些事向你們作見證。主並不是只說,我要建造我的召會,然後給使徒們許多的指示,然後就昇天去了。祂清楚地表明神所命定,復活昇天的基督要建造祂召會的路,乃是藉着召會,藉着衆地方召會。這些乃是神所設立的手續。李弟兄在《關於相調的實行》這一本書裏,強調這一點。那是他在一九九四年國殤節特會所釋放的信息。他對基督身體的實際非常有負擔。他這樣說,也許心裏是非常沉重,但也帶着盼望。他說,他在地上沒有什麼地方看見這個實際。地方召會乃是手續,目標乃是基督的身體,就是主所說,我的召會。基督的身體要成爲新婦,就是新郎要來迎娶的。祂要帶着祂的新婦軍隊回來,把國度實現出來。新耶路撒冷的第一階段就要顯明在地上,因爲新婦在那裏。到千年國的末了,歷代的信徒都要得着成全,併成熟,就會有新天新地,然後有新耶路撒冷完全產生出來,稱爲羔羊的妻,羔羊的新婦。所以,主必須恢復真正的地方召會,否則祂就沒有路建造祂的召會。

爲着種種的原因,許多牧師、傳道人、神學家、聖經教師,他們有這種思想,我想我也知道爲什麼,若是我有主的帶領,也許我可以暴露一點點。他們說,那是古代的歷史,那是已經發生的事,那是歷世紀以來發展出來的局面,現在我們就要容忍,我們根據不同的人有了不同的名稱,有喀爾文派,有路德會,有衛斯理會。我聽一位牧師說,那沒有關係,到了天上,我們就要把這些名都丟掉,我們就會成爲一,那種的傳講乃是瞎子領瞎子。爲什麼他們那樣教訓呢?基本的原因就是不願意付代價回到那按照神的恢復的召會。我有親身的經歷,我知道要付那個代價,就必須這些的牧師、傳道人,放下他們的聖品階級,簡簡單單的,在非拉鐵非弟兄相愛的召會裏作弟兄。

現在我要說到一點,是我們都需要的。有幾個點。但這些點分量很重,我也害怕直接說到這些事。但是我知道,當我要說到,我現在要陳明的這一類的事,有些親愛的聖徒,你必須向他們證明是李弟兄說的,他們才願意接受。對於這種情形,我會調整我自己,也不會論斷。但是至終,我們都需要足夠的成熟,使我們能夠感覺到什麼是正確的,是聖經所應證的,當然也是藉着職事向我們陳明的。

一個地方召會,以在以弗所的召會爲例,離棄了起初的愛,但這個召會以很多美妙的方式作了很積極的事,但他們並不是行起初所行的。主就說,你若不悔改,我就要將燈臺從你所在地挪去,主並不是說,我要把那個召會廢除,那個會集就不再存在了。不,召會仍然存在。但召會怎樣存在呢?是空洞的,是一個空洞的地方召會。昨天,事實上是週六的晚上,按照東岸的時間,是週六晚上,我們這邊的時間是週六下午,我透過ZOOM有一次的特會,跟東岸的一些召會,有一個特會,總題是活在神國的實際裏,其中第三篇信息是說到,爲着召會的建造,活在國度的實際裏。我也提到這樣的事。我說,一個召會有可能是空洞的。

現在我要念給你們聽,一段話,那是新約總論,第一百六十篇。一百六十篇。“我們需要對一個事實有深刻的印象,諸天之國的實際,就是召會生活的內容。這就是說,沒有國度的實際,召會就是虛空的。”現在我們會看見國度的實際就是基督自己。底下是信息的話:“國度的實際,實際上就是基督自己作我們的生命。基督作生命,乃是素質、本質,讓我們過正當的召會生活,好叫我們在這生活中,能與其他的信徒同被建造,帶進真實的召會生活,就是基督這三一神具體化身的榮耀彰顯。因爲基督是三一神的具體化身,所以基督得着彰顯,整個三一神就得着彰顯。這彰顯在於信徒有否過國度實際的生活。這實際完全啓示並描述在馬太五至七章。這幾章是關於諸天之國憲法的完整信息。這憲法就是國度生活的實際。這實際乃是召會生活的真正內容。”

這清楚地指明,事實上,也指向一個事實,等一下我要念加拉太書生命讀經的一段話,會叫我們得加強,我這樣說,並不是帶着論斷的、批評的、或找毛病的靈,我這樣說,並不是以爲我自己比別人超越。不。在地上有好幾千處召會,只有主知道,許多召會是空洞的,虛空的。由領頭的弟兄們開始,他們知道這個,知道那個,他們強調這個,強調那個,這些那些,都是對的,也是必須的。但是那實際在哪裏,那個構成在哪裏,在哪裏有神中心的工作在施行,就是神在基督裏把祂自己建造到我們的裏面。另一面,我很感謝主,讓我能夠在一個召會裏,在這里長老們領頭愛主,經歷主,享受主,每一天將他們這個人向主敞開,在生命裏得救,在生命中長大,按照神來牧養。這是何等的不同。但是我們衆人,包括向你們說這話的弟兄,都需要更多的訓練,更多的經歷,更多的發展。

現在我要念給你們聽,加拉太書生命讀經第三篇,中文第三十五頁:“我所關切的是,我們中間許多人想要在基督之外實行召會生活。”當我讀到這樣的話,我簡單地信靠李弟兄,沒有疑問,沒有猶豫。李弟兄有他的辨別力。老練的服事的弟兄們也有某種的分辨力,成熟的姊妹們也有。他們知道這個事實,就是情形可能是這樣。這篇信息乃是把路打開,讓主能夠將所有的召會帶出這樣的光景,從這種光景出來。因爲李弟兄繼續說,“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召會生活就不過是宗教及其本身的傳統。”我們當然不希望召會是那樣,但是我們是否有一種思想,認爲我們不可能那樣呢?哦,那是兩百多年前弟兄會的光景,他們偏向道理,他們不知道怎樣運用靈,他們不認識神的經綸,他們不知道基督是賜生命的靈,他們不知道一的立場,他們不知道國度真理;我們受了教導,所以我們不會那樣。我們其實有可能落在七封書信所說的那些情形裏面,我們不應該信靠我們的肉體,我們的構成,我們所知道的。

靈裏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爲諸天的國是他們的。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爲他們必看見神。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爲他們必得飽足。我們把李弟兄的話再讀一次,“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召會生活就不過是宗教及其本身的傳統。”我們都有我們自己的傳統。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有這種想法,我這樣說有點冒險,但有時候我覺得我需要這樣說,是否有人想,二〇二二年就是地方召會恢復開始一百年呢?我們應該有一次慶祝一百週年,要有一個特別聚會?我沒有心爲着這個,我也無法有分。一九七二年,李弟兄並沒有慶祝五十週年,我不願意建立任何一種傳統,任何的宗教。我爲着一九二二年倪弟兄所作的,李弟兄所付的代價,在中國的聖徒所付的代價,許多人丟棄了他們的性命,但我不是往回看,我們必須竭力往前,向着標竿竭力往前。我們何等迫切地需要對基督這活的人位有異象。重要的是,祂必須啓在我們裏面。雖然這裏所列的經文是我很熟悉的。但我還是願意讀主對非拉鐵非召會所說的話,然後我們可以稍微輕快地看過第一、二大點,因爲我需要控制時間,使我們能夠完滿的進入這篇信息的中心負擔。

“你要寫信給在非拉鐵非的召會的使者,說,那聖別的、真實的,拿着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這樣說,我知道你的行爲;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因爲你稍微有一點能力,也曾遵守我的話,沒有否認我的名。看哪,那撒但會堂的,自稱是猶太人,其實不是猶太人,乃是說謊的;看哪,我要使他們來在你腳前下拜,並使他們知道,我已經愛你了。你既遵守我忍耐的話,我也必保守你免去那將要臨到普天下,試煉一切住在地上之人試煉的時候。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有人奪去你的冠冕。”現在第十二節,就是那個關鍵所在:“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絕不再從那裏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由天上從我神那裏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那靈向衆召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壹 得勝者由得勝的基督作爲七倍加強的靈所產生,他們有負擔要建造基督的身體而預備基督的新婦—弗四16,啓五6,十九7~9:

幾年前在我裏面有一個新的黎明,當主把啓示錄三章和五章的話照亮在我的裏面,在第三章祂說,我得了勝。然後在五章論到祂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祂已得勝。我們的主耶穌就是那得勝者。祂在召會中呼召得勝者,而這個呼召要得着成就的路乃是祂把祂自己這得勝者複製到許許多多尋求祂的、爲此禱告的弟兄姊妹的所是和生活裏,祂要複製祂的自己。很久以前,我就領悟,憑我自己我作不到,我作不到。當我從李弟兄學習他在雅歌結晶讀經說到,一個人可以在復活和昇天裏,成了神建造的一部分,這尋求成了祂的住處,成了由帳幕所表徵,但是仍然有幔子,就是肉體,雖然這個幔子已經從上到下裂開;李弟兄說,你達到這個階段的時候,你需要更厲害地經歷十字架,這是沒有止境的。當我早晨在散步禱告的時候,幾年以前,我得着很大的釋放,因爲我向主禱告說,“主啊,把我作成得勝者,你知道我作不到,我不可能,我也許可以有短暫的得勝,但那是不長久的。但主啊,我求你作這事。”你想,對於這樣一個向祂禱告的人,祂會說不麼?所以我們要繼續來看,因爲這裏有一些新鮮的亮光,不是從我而來,乃是從神而來,關於我們很熟悉,作得勝者這件事。

一 得勝者是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以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弗四12、16,啓二7下,三12、21:

在今世,在這個階段,這就是得勝者所爲着的目的。

1 沒有得勝者,基督的身體就無法建造起來,而基督的身體若沒有建造起來,基督就無法回來迎娶新婦—十九7~9。

這是很清楚,若是沒有在恢復的召會裏的得勝者,基督的身體就無法建造來,無法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基督的身體若沒有建造起來,新婦就不能預備好,主也不能回來。也許祂還要再等另一代,或另外兩代,也許等到我孫子的孩子的那一代,不,我們說不,主啊,求你現在就作成。

2 基督作爲七倍加強的賜生命之靈所產生的得勝者,在今世建造身體,爲着在國度時代新耶路撒冷初步的完成,至終爲着在新天新地裏新耶路撒冷完滿的完成—一4,二7,四5,五6,三12,二一2。

新耶路撒冷是基督的新婦。得勝者要被歡迎進入婚筵,他們將是新婦。當主帶着他們來到地上,他們就要成爲第一階段的新耶路撒冷。其餘的信徒要經過一個發展的階段,直到他們成熟,得成全。然後,在新天新地就會有終極的新耶路撒冷。所以這是極其重要的。主需要在恢復的召會裏的得勝者,使身體能夠得着建造,使新婦可以預備好。當主斷定得勝的弟兄姊妹的建造已經充分了,新婦預備好了,我不期待所有的信徒都預備好,他們沒有預備好,但是得勝者是代表他們所有的人,現在是提接他們的時候了。

第二中點,這裏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是我們必須明白的。

二 在啓示錄二、三章的七封書信中,每一封末了主所給的應許,都是說出得勝者現今的享受,以及在要來的千年國給他們的賞賜—二7下、11下、17下、26~28,三5、12、21:

舉例而言,得勝的,我必將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這是一個應許,也要成爲賞賜。得勝者要享受生命樹一千年,然後享受直到永世。但是這一個得勝的聖徒,必須現在就有經歷和享受。並不會是今天沒有人享受生命樹,忽然間他們就得着這個賞賜。那個賞賜將是我們所是的一種顯明,是顯明我們內在的素質上、內裏的、生機的、有生命活力的,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中成爲了什麼。我們在恢復的召會生活裏,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中,內在地成爲那個。

1 我們若要在來世進去享受主的快樂,得着主作我們極大的賞賜,就必須現今在今世贏得祂並忠信地享受祂—太二五21下、23下,腓三8~9,創十五1。

2 我們今天若不忠信地享受並經歷基督作祂各樣應許的實際,就不能在國度時代有分於這些應許的實現;原則乃是:我們的所是要成爲我們的賞賜—林前九24~27。

現在我刻意地先說一點,當我們來到下面那個大段的時候,那個主要的負擔,不過我先念一次十二節,“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什麼時候呢?是忽然間呢?是被提之後麼?不,乃是在召會生活中,現在。他們正在被作成柱子。“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由天上從我神那裏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我再問,這會忽然間神蹟式地發生麼?不,那是在那時候要顯明的,作柱子,在那個時候要顯明出來。但實際上被作成柱子,有神的名、基督的名、新耶路撒冷的名寫在他身上,是現在的事。在這點上,我的心又喜樂又憂傷,是憂傷過於喜樂,因爲很遺憾的,我無法否認那真實的、實際的光景。有些聖徒他們在主的恢復裏的年日比我還長,我也有五十四、五十五年了,他們的年日比我還長,但是在已過三十年裏,他們很少長大,他們對於這內在的事沒有看見。主知道,祂愛我們,祂愛他們,祂愛你,所以祂要用這個可憐的瓦器來釋放一個寶貝,使我們在召會中的整個個人的生活,以及我們的整個召會生活會被拔高並加深,使我們不至於落入李弟兄在加拉太書生命讀經所說的,我們只是在外表上實行召會生活。特別是如果我們很成功的話,那就會叫我們自滿自足,那可以繼續進行,但我們是虛空的、空洞的。我們還盼望作得勝者,但我們沒有立場有那樣的盼望。我們沒有尋求那得勝者,把祂自己複製在我們的裏面,但是當光照耀的時候,願這個光加強的照耀,七倍的照耀,這是我的禱告,突破我們這個人裏面任何的攔阻,使我們中間在召會生活裏有一種內裏的復興,不是僅僅外在的,乃是在我們每一個人裏面、個人的有這樣的復興。現在我們來到第二大點:

貳 就表號說,在非拉鐵非的召會預表恢復的召會—啓三7:

一 在非拉鐵非的召會預言性地描繪弟兄相愛的召會,就是正當的召會生活—7節。

的確,我們彼此相愛。我沒有疑問你愛在場的每一個人,每一個人也愛你。

二 在非拉鐵非的召會有一個顯著的特徵,就是遵守主的話—7~8節。

我們可以說是的,這就是主恢復中的衆召會的特點。你在這裏,我在這裏,因爲我們遵守主的話,我們願意把主的話接受進來,我們願意讓基督的話豐豐富富地住在我們裏面。

三 在啓示錄三章八節主說,在非拉鐵非的召會沒有否認祂的名;主的話是祂的彰顯,而主的名是祂自己—西三16~17,太十八20。

第三中點,在啓示錄三章八節主說,在非拉鐵非的召會沒有否認祂的名;就是接受了任何人的名。我年幼的時候,我親愛的父母,他們帶我去主日學,是一個芬蘭使徒宗的路德會,不僅是路德會,還不僅是使徒宗的路德會,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跟使徒有關係,然後還是屬芬蘭的。我的媽媽講流利的芬蘭話,我的父親不會講,我只會講一點點,我在主日學背了一些芬蘭話,說到名稱。然後我又到了聯合長老會,我上了神學院,那裏有各種的名字。然後光照亮,真理得勝,我就丟棄了那一切的名。只有耶穌的名,至高的名,我們高舉祂的名,主把我們聚集在祂的名裏,這是真實的,這是實際的,我們的確是這樣,毫無疑問的。

四 從一切的異端、傳統回到純正的話,並棄絕一切別的名,高舉主的名,是恢復的召會中最感人的見證—啓三8。

這就是所有恢復的召會的光景。這是我們的立場,這是我們的地位,這是我們的見證。

五 對於恢復的召會,主是那拿着大衛的鑰匙—國度的鑰匙,有權柄開關的—7節,賽二二22:

所以在西北區忠信的弟兄們禱告多年之後,主宰一切的主,運用祂的權柄和大能,有一天蘇聯就解體了。主開了路可以進入俄語世界,祂開了門是沒有人能關的,祂也要在其他的國家作同樣的事。我相信祂也會在全地阿拉伯語的國家作同樣的事,這地是屬於主的,祂有鑰匙。我們是恢復的召會,我們在禱告聚會裏禱告,“主啊,使用鑰匙,打開更多的國家,打開更多的城市,把門打開,讓仇敵作他所要作的。”我們的反對者,自從一九七四年我們來到這裏,他們就一直厲害地反對我們,有了爭戰,但是他們不能把門關起來,沒有人能夠把門關了,仇敵不能關門,因爲主有鑰匙,讚美祂!我們要與祂是一。

下面的小點,給我們看見,關於祂如何使用祂的鑰匙。

1 這是神家(由爲着建造神國的大衛家所預表)之寶庫的鑰匙—三九2,撒下七16。

2 大衛的鑰匙是爲着保存神家一切的寶藏,就是基督一切的豐富,作我們的享受—弗三8。

祂用鑰匙來打開基督追測不盡之豐富的門。

3 大衛的鑰匙爲神開啓整個宇宙—賽二二22,啓三7:

a 大衛代表神,在地上建立了神的國,並有神治理的鑰匙—賽二二22。

b 基督是真大衛,更大的大衛,祂建造了神的家,就是實際的殿,並且也建立了神的國,祂在其中施行祂完全的權柄以代表神;因此,祂拿着大衛的鑰匙—太一1,十二3~8,十六18~19。

祂施行祂的權柄,特別是藉着恢復的召會的禱告,願主拔高在安那翰召會、在各處召會禱告的職事,以致在這樣禱告的時候,祂能夠運用鑰匙,關閉該關閉的,捆綁該捆綁的,釋放該釋放的,把門打開。“主啊,使用鑰匙,打開北韓的門。”阿們。

c 基督拿着大衛的鑰匙,這表徵祂是神經綸的中心;祂是彰顯神並代表神的那一位,祂拿着鑰匙,要開啓神管治權下的一切事物—西一15~18。

現在我們來到這個負擔真正的中心,雖然我從始至終都一直感受到這個負擔,因爲這裏有許多主心上的事,我們只願意讓祂有路,不受攔阻地涌流出來。

叄 王耶穌要使恢復之召會中的得勝者成爲那建造到神殿中的柱子—啓三11~12上:

現在沒有人能夠知道他自己是不是得勝者,直到我們完成了、跑完了我們的賽程。保羅就是這樣的榜樣,沒有人應該走來走去,想着我是個得勝者,我是個得勝者。我收到一些不太理智的電子郵件,有人自稱是得勝者,我無法幫助那樣的情形。但是我們爲着成爲得勝者禱告,我們也相信我們是在過程之中,我們願意知道這個過程包括什麼,我們也願意一天過一天,與主合作,把每一天奉獻給主,將我們這人向祂敞開,使祂能夠進行神中心的工作,就是把祂自己在基督裏建造到我們裏面,並且在基督裏把我們建造到祂自己裏面,這就是神中心的工作。

當李弟兄因着患肺結核,在青島養病的那兩年,主使他清楚看見神中心的工作,他這個人就有一種內在的轉變。他公開地告訴我們,當他再次盡職的時候,當倪弟兄的職事恢復的時候,他釋放了神中心工作的信息,那個管制了我的這一生,不分晝夜,直到現在。“主啊,在我們衆人中間作這個工作,我們有這個地位,我們是在一的立場上,我們在你的名裏,我們持守你的話,我們持守我們所有的,我們知道你有鑰匙,你是那真實的,你是那聖別的,我們持定你。主啊,現在就作只有你能作的事,把我們作成神殿中的柱子。”

一 主變化我們,就是帶走我們天然的元素,並以祂神聖的素質頂替之,藉此叫我們作柱子—羅十二2,林後三18:

1 啓示錄三章十二節裏“叫”的意思,就是將我們構成一樣東西,以創造的方式構造我們。

2 在今天的召會生活中,主正在將祂自己作到我們裏面,將我們作成、構成神殿中的柱子。

現在我迫不及待地要進入這一點,我讀第二中點以前,我要先開始講。這裏說,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到了啓示錄二十一章你看見什麼呢?在神的城—新耶路撒冷裏—沒有殿,主神全能者和羔羊就是殿,不得了。我們把這經節擺在一起,祂要叫我們在殿中作柱子,但是那個殿就是神和羔羊,祂乃是把我們建造到三一神裏面,祂也是把三一神建造到我們裏面。

李弟兄所說過的最重的、最有分量的話,至少我還能回憶的,就是在撒母耳記生命讀經末了一系列的信息的裏面,他說到撒母耳記下七章。主若願意,到了十二月的訓練我們會來看那捲書,在七月我們要說到約書亞記、士師記、路得記,我學着不要說夏季訓練,而說七月。神給他看,“大衛,你不能爲我建殿,我要爲你建立家室,事實上你的兒子,他要作王。”這不只是指所羅門,更是預表基督。所以是我要建造,怎樣建造呢?以弗所三章十六節,我要在你的心中安家,我要把我自己建造到你的裏面。所以,成爲柱子就是得着三一神建造到我們的裏面,並讓我們被建造到三一神裏面。李弟兄叫同工們,他叫同工們想一想,你們帶來歸主的這些人中間,你在召會裏所照顧的人中間,有多少建造的神和被建造的神,建造到他們裏面呢?他說,這就是我們工作主要的點,神是建造的神,意思是祂正在把祂自己在基督裏建造到我們裏面,也把我們在基督裏建造到祂裏面。

那什麼是被建造的神呢?被建造的神就是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神,建造到你裏面,這就是新約的職事。正如哥林多後書所陳明並啓示的,因爲執事,服事者,他所服事給人的,乃是他的所是,就是三一神建造到他裏面,那就是職事。與恩賜或能力相比,我們越被構成,越有神建造到我們裏面,我們越被建造到神裏面,我們就越被作成柱子。

李弟兄用的另外一節非常寶貴的經節就是約翰十四章二十三節,“人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話,我父也必愛他,並且我們要到他那裏去,同他安排住處。”在這相互的愛裏,我們要到你那裏,不僅是訪問,我們乃是要在你裏面建造我們的家,這正如我把你建造到父的家裏一樣,這就是神聖啓示的高峯,完成在恢復的召會裏的尋求的聖徒裏面。

二 在啓示錄二十一章二十二節我們看見,在新耶路撒冷裏,三一神自己要成爲殿:

1 得勝者在殿中作柱子,意思就是他們要在三一神裏作柱子—三12上。

我們在禱告裏的迴應,可以是很簡單,“主啊,請把我作成在三一神裏的柱子。”主會知道我們開頭這樣禱告的時候,是因着我們個人的尋求,祂也尊重這個。但至終我們的禱告會有身體感,會有建造感,會有出自於主心頭願望的感覺。“主啊,把我作成柱子,把我建造到三一神裏,爲着建造你的召會,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使你能夠從上面看下來,對仇敵說,‘你看見我所看見的麼?我看見我的召會在衆召會裏面建造起來。’”仇敵,你知道麼?仇敵就像在約伯記那樣,仍然可以到神那裏,他是對頭。你還看見什麼?我看見我的複製品。現在我知道他們就是那預備好的新婦。所以你看我要把她提接,過三年半,我們就要來找你,你會在無底坑裏。我要與那些和我一同作王的,就是我的妻子,一同作王一千年。哦!這是何等的婚姻生活。我的新婦由與我同作王的人所組成。我相信這會發生,我渴望這事發生。我們願意爲着主的緣故成爲柱子。哦!使我們能夠在那日站在祂面前,站在人子面前,祂能夠說,“你作得好,你有分於我心頭願望的完成。你求我把你作成得勝者。我作了,現在歡迎你進到婚筵裏來。”對不對呢?請進。

2 這包含與三一神調和,並由祂構成—弗三16~17上。

只有主知道,我甚至無法試着去知道,去猜想,我沒有自由隨意猜想。有多少聖徒爲此禱告呢?這一件事在他們的日常生活裏有多重要呢?我永遠不會貶低使用晨興聖言的祝福,但我也不願意落入任何一種每天早上作的儀文。當我們接受主的話,接受職事的話的時候,我們願意有這樣的禱告:“主啊,今天就把你自己作到我裏面。”我喜歡這樣說。今天晚上當我就寢的時候,我盼望能夠感覺到比我今天早晨起牀的時候,有更多的神作到我的裏面。你想主不會注意這個麼?當然祂會。祂在等待這種的禱告。

當大衛從申言者領受了那個預言,那申言者說,不,主耶和華,祂要爲你建立家室,你的兒子要在寶座上。那是個預言,也是個預表。大衛沒有說,那太好了,我同意,現在我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家去了。不,他在主面前坐下來,把那個話向祂禱告回去。

主能夠見證,這樣的一個實行改變了我的生活。我同意這一切,神聖啓示的高峯,神人生活,神命定之路,在生命裏得救,在生命中作王,被聖別,更新,變化。這一切我都同意。但是當我把這一切向主禱告回去,那是何等不同。“主啊,今天更多聖化我,使這一天成爲更新的一天。主啊,今天變化我,使我在生命里長大。主啊,帶我經過彼得後書一章的過程,由信發展到agape,神聖的愛,那就是進入國度。在我裏面,在我的配偶裏面,在衆聖徒裏面長大擴增。”

李弟兄有一本書,說到保羅在以弗所三章的禱告,要得加強,使基督安家在我們的心裏。李弟兄說,一旦這個禱告真正深刻地印到你裏面,你簡直無法有別的禱告。他不是說你不可以有別的禱告,但是他領悟到這就是中心,因爲你在與神中心的工作合作,祂要把你作成柱子。我們到了那天,也許很驚訝,誰是柱子,誰不是。我不要提這位弟兄的名字,他是在安那翰這裏,他親愛的妻子已經到主那裏去了。他在這裏的年日比我還長,他是個非常簡單的人。但是每一次我看見他,我實在感覺,主啊,這是何等的見證。他永遠不爲自己想什麼。他不會釋放信息,他不出外訪問,他不是同工,他不是個領頭者,他只是個弟兄。但我尊重他,我尊重該尊重的,我尊重這位弟兄,他是我的榜樣,他的服事是單純的,純潔的。好幾次散會的時候,他給我一些東西,他知道我在屬人的一面,爲着我的健康或什麼需要這個,他把東西給了我就走開了。

所以主知道,祂告訴在推雅推喇的召會說,那也是那靈向衆召會所說的話。祂說我要叫衆召會都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我們願意祂,每一天都看見祂自己在我們裏面擴增,而同時我們衰減。

三 甚至在今天的召會生活中,得勝的聖徒也是在三一神裏的柱子—啓三12上,加二9:

在召會裏,姊妹們,弟兄們是柱子。如果李師母不是柱子,我不知道誰能夠是柱子。每逢我看到她,我就摸到主的喜樂從她裏面照耀出來。甚至在李弟兄安葬的那一天,有一段我和弟兄們扶着棺木,在近距離看見李師母,那裏有傷痛有悲哀,然而從她的眼神裏照出來的是喜樂。

所以我們不該認爲柱子一定是長老、領頭的同工們,盡話語職事的弟兄們,他們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這樣說是因爲我的心是爲着所有普通的弟兄姊妹們,這些有一他連得的聖徒,你們都有機會。

1 這些聖徒有時會感覺到召會實際上不是別的,乃是三一神;這事實由金燈臺是召會的象徵所指明—啓一12、20。

有時候我們的確有這個感覺。

2 今天召會裏的柱子,就是在三一神裏的柱子;在來世,這些得勝的信徒要在神殿中作柱子;神的殿就是神自己—三12上,二一22。

今天召會裏的柱子,就是在三一神裏的柱子。不得了,今天的召會裏有柱子,他們不知道,他們也許不知道更好,但他們乃是在三一神裏的柱子。在來世,這些得勝的柱子要成爲神殿中的柱子;這殿就是神自己。我們要成爲那樣的柱子,因爲我們現在正在成爲那樣的柱子。

3 由此我們看見,作成柱子包含三一神與忠信的信徒調和,並構成到他們裏面—林後十三14。

四 要在非拉鐵非召會中得勝,就要將我們在主恢復中所得着的持守到底;我們若是這樣作,主就會把我們作成神殿中的柱子—啓三11~12上。

我要請你們想一想。持守我們所得着的是什麼意思呢?我相信,有客觀的一面。我們站在真理這邊,我們學習真理,我們爲真理作見證。但是還有經歷的一面。我們持守乃是藉着我們被這個所構成。我們讓這個話住在我們裏面。

肆 在恢復的召會中的得勝者乃是由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所構成,並且成爲新耶路撒冷—“新婦,就是羔羊的妻”—12節下,二一2、9~11:

一 聖經中管制的異象乃是:三一神將祂自己作到祂所揀選並救贖的人裏面,好以神聖的三一浸透他們全人,爲着產生並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弗四4~6,啓二一2、9~10。

這是神中心的工作,就在這個時候,神正在把祂自己作到我們的裏面來浸透我們的全人,我們要爲這個禱告,“主啊,今天更多浸透我,我要你浸透我這個人的每一部分。然後主啊,我要等待,我要得着一個新的身體。我不是像那些年輕人去舉重、健身,來建造我老舊的身體。我要得着一個改變形狀的身體。不過,現在時候還沒有到,現在求你浸透我。”

二 新耶路撒冷是神性與人性調和、相調並建造在一起,所組成的一個實體;一切的組成成分都有相同的生命、性情和構成,因此是一個團體人—約十四20、23,啓二一2~3、9~23:

新耶路撒冷是一個團體人。我再說,我期待,當我讀到綱要其餘的部分,講說這些部分的時候,但是我也不願意等待。我要講一點事引起你們的注意,我想現在當主引導我把其餘的綱要讀過的時候,我們就會更清楚啓示錄二十一章二節,“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裏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什麼是新耶路撒冷呢?是物質的城麼?當然不是。只是國度麼?是的,但不僅是。她是新婦,爲着祂的新婦妝飾整齊。

現在,二十一章,同一章第九節,“拿着七個金碗,盛滿末後七災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來對我說,你來,我要將新婦,就是羔羊的妻,指給你看。”我若是約翰在那裏,天使說,Ron,我要給你看這個羔羊的妻。我當然期待看見一個人,很顯然是要看見一個人,那是新婦,妻子。但是十節說,“我在靈裏,天使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神那裏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給我看。”新婦乃是一座城,城就是新婦。新耶路撒冷是一個人位。在恢復的召會裏的得勝者,乃是藉着經歷神中心的工作而成爲新耶路撒冷。這意思是說,他們正在成爲新婦。新婦乃是在這裏把自己預備好了。難怪主只能向這恢復的召會說,我必快來!我必快來!

我盼望召會知道這件事。在先前一次訓練裏我們曾經提過,我們需要有這個感覺,你既遵守我忍耐的話,我必保守你免去那試煉的時候,意思是我要在那個時候之前把你提去。我必快來!祂怎能快來呢?祂是新郎,祂怎能快來呢?我們有特權,有機會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在我們的召會生活中成爲那預備好之新婦的一部分。等一下我們會看到那一個點,就是主把神城新耶路撒冷的名,寫在恢復之召會的得勝者上面。祂不是僅僅說,你屬於新耶路撒冷。祂乃是說,你是新耶路撒冷。這個標示乃是標示你成爲什麼。新耶路撒冷就是新婦。所以我們這個新婦不是突然地出現。那一些傳道人或冒稱傳道人的,他們這樣說,主在所有的公會裏,在天主教裏,到處在預備祂的新婦。當祂來的時候,祂就把他們帶在一起。這是一種宗教的屬人的觀念,把信徒帶到黑暗裏。那一些教師正如雅各書所說的,要受更重的審判。新耶路撒冷乃是一個人位,在恢復的召會裏的得勝者正在成爲她的過程中。

1 新耶撒路冷是神經綸之中心異象和神聖啓示之高峯的終極完成—2、9~11節。

2 新耶路撒冷是由蒙神揀選、救贖、重生、聖別、更新、變化、模成並榮化,而成爲神的一班人所組成—約三6,來二11,羅十二2,八29~30:

這就是神聖啓示的高峯。藉着在恢復的召會裏的得勝者作出來。他們正在生命、性情、構成和彰顯上成爲神。但顯然、明確地無分於神格,不是成爲敬拜的對象。我們不應該把高峯擺在一邊。正如有些人公開地說,那不實際,我們希望有一些比較實際的東西。他們是天然的實用主義者,他們只要外在的成功。是的,我們要顧到所有該顧到的實際的需要,在很多方面盡我們的職責。但有一個素質,有一個內在的東西,這就是已過的國際華語特會所說到的,身體內在並生機的建造。

a 我們成爲神,意即我們由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所構成,使我們在生命和性情上成爲神,作祂團體的彰顯,直到永遠—啓二一11。

b 信徒成爲神乃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這是最高的真理,也是最高的福音—羅一1、3~4,五10,啓二一2,三12。

我願意再這樣來讀,信徒成爲神乃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要終極完成於羔羊的妻。這是最高的真理,也是最高的福音。

現在我們來到這一篇信息的高峯,我們還需要五到七分鐘。我想是足夠的。

三 “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由天上從我神那裏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得勝者〕上面”—12節下:

1 神的名,新耶路撒冷的名,並主的新名,寫在得勝者上面,指明得勝者爲神、新耶路撒冷和主所得着;神自己、神的城(新耶路撒冷)和主自己,也全屬於得勝者;並且他與神、與新耶路撒冷、與主也是一。

有一位很有名的牧師,和我差不多同年齡,他在南加州這一帶有一個大型教會。在疫情的時候,他沒有關閉他的大型教會,因此就出了名,上了新聞。他有以他自己爲名的研讀版的聖經,他寫了各種的解經書。他跟許多人一樣,對這一節的講解都是一種非常膚淺的領會。他說,把神的名,基督的名,新耶路撒冷的名寫在人身上,意思就是說你屬於那個。就像我們有一些像古董的硬皮的聖經,硬皮的新約聖經,有很大的字。若是上面寫了Ron Kangas寫了我的名字,意思就是這一本聖經是屬於我,這並不是說那一本書是Ron Kangas,只是說那一本書屬於我。所以這就是他們的想法。他們也認爲所有的信徒都是得勝者。但是那個事實乃是,神話語中的真理,藉着時代的職事給我們看見的乃是這樣,寫的這個名字意思不僅是說你屬於我,更是指明你就是我。這是一個標記,標示你成了什麼。神的新名在你裏面,是的,你與神是一,你被祂擁有,祂擁有你,你也被作成神。

這個第三項是說我的新名,什麼是新名呢?我們不知道,我們要成爲新的。祂要將一切都更新了,我們要完全成爲新造。那一個新名會標示我們所是的,祂要把新耶路撒冷城的名寫在我們上面,那會標示我們所是的。我再說,新耶路撒冷就是新婦,妻子。當祂把得恢復之召會中的得勝者標示爲新耶路撒冷的時候,祂的意思是說,你們是新婦的一部分。在全地上,在有得勝者的衆召會裏,主要說這樣的話,時候將到,這一個新婦就要被提到寶座那裏,聯於那復活的男孩子,然後婚筵就要開始。

2 神的名意即神自己,新耶路撒冷的名意即城本身,主的名意即主自己—12節下。

神的名意即神自己,我再讀一次,神的名意即神自己,新耶路撒冷的名意即城本身,主的名意即主自己。所以,是這個名來標明這個得勝者,這是很清楚,是不是呢?這裏真是明光照耀,你被作成神了。當你非常真實的在實行召會生活的時候,你是忠信地、殷勤地作所需要的事,這是個手續。但是逐漸地、內裏地你就成爲這一個了。主就把你不只作成柱子,更是把你作成神。這個新名乃是標示一天過一天我把你作成新的。你外面的人是越來越老,但是現在就着你裏面的人,我天天就在更新你,我要把一些新的東西寫在你上面。哦,你會特別享受我要把新耶路撒冷這個名寫在你上面。因爲至終她預備好了,我的妻子已經將自己預備好了,你就是她的一部分。

3 將神的名,新耶路撒冷的名,並主的名,寫在得勝者上面,指明神的所是,新耶路撒冷的性質並主的人位,全都作到得勝者裏面—約十四19~20、23,弗三16~17。

神的所是正在一天過一天作到我們這個人裏面。我再說,新耶路撒冷的性質這就是新婦。她已經完全經過了雅歌,她成了書拉密女。現在她是在第八章,她的旅程開始於親嘴。在一章,願祂用口與我親嘴。現在她在等待被提,改變形狀。她說,當我在肉體以外遇見你,就與你親嘴。這就是新耶路撒冷作爲新婦的性質。這裏愛傾倒出來,這裏有神聖羅曼史完滿的發展。這一個訂親已經達到高峯,將要有婚娶,應當喜樂歡騰。羔羊的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然後末了一點。

4 說新耶路撒冷要作得勝者獎賞的話,指明這應許要在千年國成就;千年國的新耶路撒冷是單給得勝者的獎賞—啓三12下。

新耶路撒冷要成爲得勝者的獎賞,因爲得勝者已經成了新耶路撒冷。當他們在恢復的召會生活中過得勝的生活,他們就成了新耶路撒冷。所以我可以向主說,“主啊,你的話已經釋放出來,願你的靈隨着,願你的手隨着。主啊,在全地作成這一個,以滿足你心頭的願望。主耶穌,願你快來!”

現在讓我們跟從前一樣有一些禱告,雖然時間有一點晚,我不後悔用了八十二分鐘,我必須忠信地把負擔釋放出來。現在主帶領我們,我們也許可以有三分多鐘的有好幾位禱告,然後我們可以平安地往前去,以新的方式追求主。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1-05-09 00:18:08
    觀看數 :
    1,315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