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因素四:基督的身體和地方召會中的權柄
  • 1,620 views,
  • 05-09,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我們受主引導要在這次的總題之下說到一些極其重要的事,於是這裏有這些極重要的因素,這些乃是非常重要的元素,對於召會生活的恢復有重大的影響。這八篇信息我們要一步一步的往前,然後達到高峯。主若願意,在第八篇我們就會看見恢復的地方召會內在的意義,我們要就着神永遠的定旨,神新約的經綸和神心頭的願望來看恢復的地方召會內在的意義。我們必須面對一個事實,就着某一面來說,我們有可能在恢復的召會裏樣樣都作得正確,但是至終在神眼中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若是神至終無法藉着恢復的召會成就祂心頭的願望,看見祂的旨意行在地上,看見身體得着建造,一個新人顯出,並且盡功用來代表神彰顯祂並對付仇敵。不只這樣,祂更要看見祂的新婦至終自己預備好了,祂就可以回來。若不是這樣,一切在神眼中都是沒有意義的。

 

在第四篇信息我們要來看的極重要的因素,就是基督的身體和地方召會中的權柄。我和你們一同看過綱要之前要先停頓一下,來點出兩個重要的點。這整個訓練,特別是這一篇說到權柄的信息,我們不會對付不法、背叛這類的事。那是在另外的時間和場合裏要作的,正如我們已過在民數記的結晶讀經裏面曾經說過的。這次我們乃是要說到長老們、同工們、領頭者、任何揹負責任的聖徒,他們有一個重大的責任,就是要正確的代表神的權柄。這是訓練,訓練給主機會來摸我們每一個人,包括現在向你們傳講信息的這個人。主開始摸到我,是早在我來到這個講臺之前,許久以前,這個摸還要繼續,我跟你們每一個人一樣,都是受訓者。我一點不輕視或不尊重其他弟兄們所學習、所經歷過的。我寶貝他們的那一分。但是我們所有的人都還不是那麼預備好可以被提,所以當我們來到這樣的一個訓練;事實上,所有的訓練,任何的職事聚會,我們來的時候都需要是靈裏貧窮的。我們並不否認我們先前所看過的、所學過的,但是我們將那些都放下。我們來到主這裏,就像主自己所說的,像小孩子一樣,我們到主這裏來學習而有所看見。

這一篇綱要有三頁,共有五個大點。在頭四個大點裏有好些非常緊要的、重要的事,但是這一篇信息負擔的分量幾乎都落在第五大點。那幾乎對我們所有的人都會是新的,所以我在這裏講的時候給自己一些限制,不是出於墮落的己,乃是作爲一個事奉主的人,我限制自己必須留出至少三十分鐘來講最後那個大點,使我能夠對主並對你們忠信。

現在我們要把這些基本的點,一點一點的看過,我們要開始於一個基礎的點,就是神是至高的權柄,然後我們要繼續來看,在神人耶穌復活之後,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都賜給了祂。在宇宙中沒有任何其他的人,在地上沒有一個人是自己有權柄的。人子乃是宇宙的主,一切的權柄都賜給了祂。但這權柄的行使必須是藉着身體,並藉着衆地方召會作爲這個身體的彰顯。這個權柄需要有純淨的、正確的代表,這就會把我們帶到末了一個點,我先給你們一點預嘗。如果你們要翻到綱要的末了,先看一下,那也沒有問題。這裏有一個事實,就是在身體裏,並在召會中的權柄,一切的權柄它的源頭乃是神和羔羊的寶座,從這寶座流出生命水的河。神就是這樣將權柄帶到身體裏,帶到召會裏。啓示錄二十二章所啓示的那個寶座,不僅是新耶路撒冷的中心,在神看來,這寶座乃是召會生活的中心,也是基督徒生活的中心。寶座是中心。現在我們從第一大點開始來看。

壹 神是至高的權柄;祂有一切的權柄—羅九21~22:

一 神的權柄實在就是神的本身;權柄是出自於神自己的所是—啓二二1。

翻作權柄的希臘字是exousia,ousia的意思是所是,指一個人的所是,ex是出於,只有神是這個,權柄是從祂流出。

二 所有的權柄—屬靈的、地位的和行政的—都是來自於神—林後十8,十三10,約十九10~11,創九6。

所以會有代表權柄,在社會裏,在政府裏會有代表權柄,但這一切都是來自於神。

三 認識權柄是裏面的開啓,不是外面的教導—徒二二6~16。

這就是所有親愛的聖徒所需要的,在地上某些地區,那個文化跟美國這個國家很不一樣。權柄、順服、服從、順從權柄,真正是那種文化的中心。幾乎所有在那種文化里長大的人都會尊重權柄,於是他們會以爲自己真正認識權柄,認識神的權柄。事實上,他們還是需要。我們都需要親身得着裏面的開啓。我們需要感覺到這個需要,併爲這個需要禱告。

四 主耶穌是一個在權柄之下的人;祂降卑自己,行父的旨意,順從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太八9,約四34,六38,腓二7~8。

福音書裏告訴我們,有一個羅馬百夫長來找耶穌,說到那可能是他的一個僕人快要死了,求主去醫治他。主說,我去。但那百夫長說,我不配你到舍下來,你只要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百夫長說,我也是一個在權柄之下的人。我們的主耶穌是活在權柄之下,祂順從父,並且在三十三歲半的時候,爲我們舍了祂的性命。這一位美妙的基督如今是在我們裏面,使我們能看見什麼是權柄,並且讓祂在我們裏面再次活出那順從的生活。

五 主在神性裏爲神的獨生子,已經有管理萬有的權柄;然而,祂在人性裏爲人子,作屬天之國的王,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是在祂復活之後賜給祂的—太二八18。

這是很重要的。這權柄不是在祂開始盡職的時候就賜給祂,雖然祂的確代表神的權柄。乃是當祂全人被帶到復活裏,這權柄才賜給祂。這就設立一個原則。任何一位弟兄或姊妹服事主,代表祂,代表神的權柄,只能在復活裏代表神的權柄,天然的人無法代表神的權柄。這就是爲什麼主要在許多的人裏面作工,至終在我們所有的人裏面作工,使我們能夠與祂一同作王,若不是在千年國時代,至少是在新天新地裏。我們都需要朝這個方嚮往前,而那牧養我們的基督祂知道,祂自己就是復活,祂知道如何引導我們衆人進入這個範圍,使我們能代表祂。

六 神所高舉的耶穌現今作爲地上君王的元首,乃是所有掌權者的元首;祂是神聖行政裏至高的元首,以完成神永遠的計劃—徒二23、36,五31,啓一5。

神所高舉的耶穌現今作爲地上君王的元首,我寶愛這點,祂是地上君王的元首,在政府裏,甚至在這個國家,祂是地上君王的元首,乃是所有掌權者的元首;哦,我們需要這個異象,我們很關切種種的局勢,我們並非不順從、背叛的人,但是我們可以來到宇宙至高的權柄這裏,呼求祂,求祂照着神而作公義的事。綱要繼續說,祂是神聖行政裏至高的元首,以完成神永遠的計劃。

第七中點,哦,這實在是寶貝,這話不是我編寫的,所以我可以說,這實在是寶貝。

七 在基督的昇天裏,神使祂成爲召會身體獨一的頭,並使祂就職作宇宙的頭;全宇宙的頭乃是耶穌—西一18,徒二36,弗一22~23。

就在現今,耶穌那神人,當司提反將要死的時候,天開了,他看見人子。哦,當我們呼求主耶穌,我們乃是作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我們需要領悟,主,耶穌,你是全宇宙的元首,全宇宙的頭,現在我們呼求你,願你作頭管制疫情,願你作頭管制我們的國家,我們在此爲此禱告,我們歡歡喜喜的活在你的作頭之下。

貳 基督是團體身體(召會)的頭,也是所有個別信徒的頭;祂是我們各人直接的頭,我們都在祂的權柄之下—西一18,林前十一3:

基督是團體身體(召會)的頭,也是所有個別信徒的頭;這一點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即使是一個年幼的人,一個新人,也需要領悟這一點,不要四處去找什麼人,請他告訴你該怎麼作,請他指引你的一生。不,祂是我們個人直接的頭,祂直接作我們每一個人的頭。我的右手臂,我的手,我的手指頭,這樣活動,乃是直接受着我的頭,透過中樞神經系統的指揮,我的肢體不會脫離身體而單獨行動。他們所作的都是在身體裏同着身體。基督生機的身體,每一個肢體都是直接的在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之下。這一點,必須深深的寫到所有的長老、同工、全時間者、負責弟兄、服事者的裏面。

一 基督作頭,就是祂在身體上有一切的權柄—羅九21、23,太二八18:

現在在宇宙中的這個權柄,是在身體裏施行出來,我們要說也是在衆召會裏施行出來。

1 身體不能任意動,是頭有命令才動。

我坐在椅子上的時候,我的腳是在那裏,但是當我要站起來的時候,乃是頭指揮身體。這一點,的確需要在我們裏面發光。這就是爲什麼我們需要在主的面前,與主有一種個人的、情深的生活,與祂有直接的接觸。是的,祂帶領我們作的,我們要同着身體並在身體裏執行出來。

2 指揮身體及其衆肢體的權柄是操之於頭。

我要提醒參加這個訓練的弟兄們,我現在是按原則說的,請不要太主觀。有很多事作出來,卻是完全違背了這一點。甚至有一位全時間同工,有一些弟兄們去接觸他,說,我們已經決定了,你要搬到那個地區。這樣的事的確不只一次的發生過,並且是以更狡詐的方式一再的重複。有人認爲自己有權柄,那是自欺。有人認爲自己有權利這樣作,那是錯誤的。我們乃是要幫助彼此來接觸主。所以我們很多人曾經跟李弟兄一起服事過的,我們都能夠作同樣的見證,我們必須作很重大的決定,我們尋求他的交通。若有任何人能夠代表神和祂的權柄,李弟兄是當之無愧。但是他從來不給人任何的建議,他只會說要禱告,要禱告。換句話說,要尊重元首,跟從元首。

二 我們是不是服在元首的權柄之下,就可以證明我們有沒有認識身體的生命—林前十一3,弗四15~16,西一18,三4:

1 身體只能有一個頭,只能服從一個頭—一18。

2 唯有基督是獨一的元首,我們必須服從祂,尊榮並見證神所高舉之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弗一22~23,太二三8~12。

三 爲着在身體裏生活,我們需要認識身體中的權柄—弗一22~23,西一18,二19:

我接下來要說的話,也許聽起來有點奇怪,但這是個事實。一位弟兄或姊妹,也許生活在一處地方召會裏,或者曾經移民搬家,曾經在不同的地方召會裏,有幾十年之久了,但是卻可能永遠沒有活在身體裏。他只是在那必須的、重要的、實際的地方召會生活裏。是的,但是正如李弟兄在《生命的經歷》這本書,說到認識身體的那一篇裏,所說過的。他說,一個真正認識身體的人,有一個特點,就是他能夠分辨另一位信徒是否認識身體。這分辨不是審判,這分辨乃是爲着職事,爲着禱告,爲着牧養。若沒有分辨力,就無法給人任何的幫助。我不願意去看一個醫生,他是沒有辦法分辨我的情形,他不知道該怎麼作。他也許告訴我說,他要先去問一個教授再回頭來處理我,我不知道怎麼治你這種情形。所以這是很重要的。但這也是在全地上的一種事實。這是很可悲的,我們很難給這些的情形什麼幫助。這些親愛的聖徒,特別是中年的,更年長的弟兄們,他們很確定,說自己認識身體,因爲他們知道道理。他們說我在身體裏,因爲我在地方召會裏。是的,你在地位上是那樣,但我沒有辦法跟你交通,我不是你的審判官,你沒有需要,我只能夠把你帶到主面前,你是我親愛的弟兄,但我不能否認那種感覺。我所看見的,促使我比從前更關心你。我要更照顧你,使你能夠活在身體裏,正如我所學習的。我是個學習者,是在基督元首權柄之下的學習者。

1 關於身體中的權柄,首要的就是元首的權柄貫通全身體—弗五23~24:

就像啓示錄二十二章的河,這權柄是流通的,是貫通全身體。這裏有一種美妙的、內在的感覺,我們只要在這一道流裏,在這一道流之下。一些弟兄們他們有交通,尋求主的意思,主的旨意,這裏主的權柄得着正確的代表,我們就會感覺到,我們是在一道河流之中。哦,這是何等美妙的範圍。這裏有這一道流。

a 當我們直接服從元首的時候,我們也必須顧到身體;我們若說我們是服從元首的權柄,卻不顧到身體,這是不可能的。

身體就是準則,就是標準。身體知道,身體知道的。正如我們的肉身,藉着種種的感官、器官和功能,就有知覺。身體是知道的。如果一個人不顧到身體,實在不顧到身體,不管你是誰,你是個同工,帶領一大羣人,你在那裏有一個很大的工作。你是一個老練的長老,你是一個作了幾十年長老者的妻子,這不是我們的歷史,我們的家譜的問題。問題是,你是否顧到身體,過於顧到你自己,甚至過於顧到我們的地方召會。身體是第一,地方召會是第二。這樣顧到身體,就見證這個人認識權柄。

b 唯有主是我們的頭,只有祂有權柄指揮祂身上肢體的行動。

所以,在全國各地,有不同的肢體,他們也許受主的指揮,有主的帶領,要移民到某個城市。我感覺我有主的帶領要去,當然他們會在身體裏交通,藉着交通來作這件事,他們會得着身體的幫助和供應。不應該有弟兄們來說,你下一週就要收拾好,我知道現在還在學年的中間,但是我們感覺你應該去,若是那樣,就是嚴重的羞辱主。我們所作的每一個行動,都是受頭的指揮。但乃是在身體的交通裏執行的,並且有身體的扶持和身體的遮蓋。

2 在身體裏,長老和使徒是代表的權柄,執行元首的權柄—徒十四23,提前五17上,林前十二28:

我們等一下在另外一個大點裏會看見,使徒們乃是執行使徒職事的人。或是長老們,他們在自己裏面沒有權柄。沒有人在自己裏面有權柄。但他們是執行元首的權柄。主必須有路來執行祂作爲元首所決定的事,那是藉着代表的權柄來施行的。

a 一面,衆肢體直接服從元首—弗五24上。

b 另一面,衆肢體也服從元首的代表—來十三17。

他們服從,因爲他們領悟到,這是主的權柄,流通到我的身上,藉着這位弟兄或姊妹,流通到我的身上。我不是盲目的跟從某人所說的,我也不是迴避的說,不,我只能作主直接告訴我的事。不,你是身體的肢體。想想保羅。當他問,主啊你是誰,主說我是耶穌。主啊,我當作什麼。主就告訴他,你要到城裏去,必有人告訴你。主就打發身體的一個肢體,就是亞拿尼亞。祂向亞拿尼亞啓示關於保羅的事,然後打發他到保羅那裏。亞拿尼亞吩咐保羅,起來,呼求着祂的名,呼求着主的名受浸。不要靜默,要呼求主的名。從一開始保羅直接的遇見主的權柄,他也遇見了主藉着身體的肢體所彰顯的權柄。事實上,身體上任何一個肢體都能夠像亞拿尼亞這樣。我實在寶愛,我被所有這些的肢體包圍着,弟兄和姊妹都是一樣。我們都是身體的肢體。你的性別不能決定你是那一種肢體,你甚至是不知不覺的,但主就在這裏涌流。我感覺到有一些主的東西,透過你在涌流,那是我自己不能直接感覺到的,我沒有能力去感覺,但主說,在這一件事上,我要藉着身體引導你。

叄 召會的秩序來自召會中的權柄—尊重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西一18,腓一1:

我們需要認識這裏的不同。我們的認識不該是指在心思裏,在觀念上,我們需要有內裏的認識,我們需要認識秩序和組織的不同。想想看我們的肉身。我們永遠不會認爲我們的身體是個組織,但我們的身體的確是有秩序的。我很高興我的眼睛是在上面,而不是長在腳趾上。這裏有一個美麗的秩序是神所創造的,但是宗教墮落了,成了組織的基督教,就有一個又一個的組織。我們中間曾經有人犯了這樣的錯。他們將秩序與組織混爲一談。那是幾十年前了,有一位弟兄受邀每週花幾個小時在執事室裏服事。弟兄們請他去服事,在那裏有一些的安排關於怎樣服事,然後他就作了一個所謂的見證,他說,阿,組織已經偷偷的進到召會裏。他這樣說是因爲他沒有領悟這是秩序。你到執事室來並不能隨意而行,這是你服事的一部分,弟兄們會跟你交通。原則上告訴你作事的方式,然後把事情交給你。

一 召會裏沒有人的組織,卻有屬靈的秩序—1節,林前十四40,十一34下。

二 召會的頭是主基督,召會中的權柄是基督的作頭—太二八18,西一18。

三 召會中應當有秩序,但這秩序來自基督的作頭—弗一22~23。

所以這是長老和負責弟兄們需要徹底學習的功課,這裏必須有秩序。你不是這秩序的源頭,你也許在個性上是個有條有理的人,你作什麼都有嚴格的秩序,你得到了管理碩士,你也知道如何經營事業,但是你不知不覺的就把這個帶到召會裏來。召會像個大家庭,你的家庭是個組織麼,在這裏有階級制度麼,不會的,但是你竟然把組織帶到召會裏來。在一整個大洲,在南美洲,這整個大洲都落在一個龐大的組織之下。我記得有一次,我從南非回來經過那裏,在聖保羅短暫停留,我就聽這位領頭的弟兄不停的講了五個小時。我再說,我就能夠看出這是怎麼回事,我回到我的房間,那是那樣的清楚。天空是那樣的清明。這裏乃是基督身體的仿冒品,主啊,把這個拆毀。不是我。這是身體的仿冒品。若是在主的恢復裏,在工作裏,在任何召會裏,在任何地區,有這樣一種的組織,而人還以爲這是身體,這是多麼可恥。但是沒有一個認識身體的人能夠說出來。因爲如果他們這樣作,那些人就會說他們背叛。這不是理論,說到這一點,我的心的確傷痛。有無數次聖徒們向我哭喊,他們在這種情形裏向我哭喊,我不站在任何一邊。但是若有聖徒這樣哭喊,你就必須供應生命。你需要牧養,這不是對錯的問題,也不是叫你選邊站。你有這樣的感覺是有理由的。也許不是你所想象的。我知道這是怎樣的感覺。我知道你深處也有這樣的感覺。但是如果同時,如果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我們就會感覺何等的平安,幾年前,兩位同工在與其他同工們的交通中,花了一個週末訪問某個地方的召會,那時有一種安排必須在那個召會裏建立正確的領導職分,那裏有一種真切的情形,但還不是照着神的秩序,於是所有的弟兄們都被顧到,他們都領悟這不是我的功用,我有另外的功用,每一個人都有平安,然後我們有一個小型的特會,然後我們就介紹了那些要領頭的弟兄們,在那次聚會之後,我永遠不會忘記,有一位我不能說,是年長的姊妹,她還不是那麼年長,但也六十幾歲了,我也不認識她是誰。她只是走到前面來說,弟兄們,感謝你們,現在我覺得多麼妥當,多麼平安。

我不高舉任何人,但是在安那翰,我不是長老,我只是個弟兄。對我而言,這是在南加州最安全的地方。親愛的弟兄們中間有生機的秩序,在基督的元首權柄之下,在這裏僅僅作個弟兄是何等的福分。

四 我們唯有服從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才能真實地實行召會生活—西一18,二19:

這裏是說到召會生活的實行,真實的實行。神所看爲真實的實行乃在於服從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

1 召會中的秩序來自於基督的作頭實際地被我們實現出來—林前十一3、16,弗一22。

所以弟兄們這豈不是我們牧養的一部分麼。我們要幫助聖徒有這樣的領會,把這一個實現出來,他們需要學習,我們並不審斷他們,並不批評他們。他們就像學校裏的孩子,他們就像我們家庭裏年幼的孩子,我們只需要幫助他們,訓練他們,明白這個。我們需要供應生命給他們,然後他們就會開始領悟,哦,我需要,我願意有分於這一個,我不願意成爲不和諧的因素,我要學習這一個。然後主必定會祝福這樣的靈。

2 在召會中,我們若不是實際地將基督的作頭實現出來,而有屬靈的秩序,我們就不可能實行真實的召會生活—林前十一3,十四40。

這不是理論,我們從利未記裏看到,在說到痲瘋的那一章裏。我們看見房屋裏也可以有痲瘋。房屋是表徵召會,若是房屋的某些部分有痲瘋,那個部分可以挖出來,一切都得着潔淨。然後需要有等待的時間,然後祭司代表主進來察看,然後說,現在潔淨了。然後就可以把新的石頭和木材擺進去。但聖經也說到整個召會有了痲瘋。我從前曾經一年兩次在Benson和其他弟兄們的領導之下,在俄語世界服事。有一次我受邀,以相調交通的方式,幫助處理東歐一個國家的情形,我們很清楚的知道那是患了痲瘋的房子,那所謂的長老們,他們把召會中至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革除了,他們認爲一就是要同意他們,整個召會有了痲瘋,那個召會就被拆毀,整個身體都響應,然後在主所命定的時間裏,就有了新的開始。所以這不是理論,我們有這些要點印在這裏,有真理客觀的擺在這裏,但是我們要有真實的召會生活。在一些地方召會裏,有一種召會生活,但還不是那個真實的東西,甚至那些領頭的人還不認識身體。他們對於權柄還沒有足夠的學習。我盼望他們在這個訓練裏面能夠學習。我不會給你們勳章,若我們任何人能夠得獎賞的話,那是在那日。我們在這裏都是學習者,我們都是受訓者,我們要得着那個真實的東西。在你個人的裏面,爲着所有與你有關的人,你豈不是有那樣的飢渴麼,我要得着那個實際,我願意召會活出這個實際。

肆 在召會中,神的權柄由使徒和長老所彰顯並代表—十二28,彼前五1~3:

這裏說到彰顯,然後說到代表,這裏的順序是重要的。創世記一章二十六節,神說,我們要按着我們的形像,照着我們的樣式造人,然後神才說,要使這些有我形像的人管理,首先是彰顯,然後是代表。首先,有人彰顯神,這就給那個人立場來代表神。有一次摩西失敗了,沒有彰顯神,他動怒了,他管不住他的怒氣,於是他落在神行政的審判之下,所以需要有彰顯,然後有代表。

一 神分派長老和使徒在召會中作權柄—林前十二28,徒十四23。

作權柄在這裏的意思就是彰顯並代表權柄。

二 使徒和長老在他們自己裏面並沒有權柄,他們只有站在元首的權柄底下時,纔有權柄;他們是代表元首的權柄而在召會中執行權柄。

我重複:在他們自己裏面並沒有權柄。他們只有站在元首的權柄底下時,纔有權柄;他們是代表元首的權柄而在召會中執行權柄。

現在我們來到這篇信息負擔的中心。關於代表,在第五大點,我們就會看見這個代表,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聖徒們,老練的聖徒,他們能夠立即感覺到這是一個美妙的代表,就像我所說過的安那翰,我並不高舉弟兄們,但這是很顯然的,當你跟他們任何一位接觸,與他們交通,你就會知道,你是在一個代表權柄之下。我不是長老,我只是個弟兄,我有分於話語的職事,並不使我在召會中成爲什麼特別的人。我是個弟兄,我不在行政的裏面,我很高興我是這樣,但是能夠以這樣甜美的方式,來看見權柄的彰顯和代表,那是何等寶貴。

三 神爲着顯明祂在召會中的權柄,就在各地方召會中設立長老來代表祂的權柄—23節,多一5:

1 在宇宙召會裏有使徒的職分,這職分賦與使徒地位和權利,爲着地方召會的行政設立長老—林前十二28,徒十四23,多一5。

2 在使徒選立長老時,聖靈與他們是一;使徒選立長老是照着聖靈的引導—徒二十28。

3 長老的權柄是爲着代表並彰顯神的權柄—彼前五1~3。

4 長老作監督,主要的責任不是轄管,乃是牧養,給羣羊(就是神的召會)周全柔細的照顧—徒二十28。

他們若試圖轄管,他們就是錯誤的代表神,但他們若真正的牧養,他們就是彰顯並代表那設立他們盡牧養功用的那一位。他們不知不覺的,他們也沒有這樣想。是的,我在這裏要代表權柄,我是權柄。不,他們沒有這樣的思想。他們只是給人周全柔細的照顧,在這個弟兄的裏面,就是愛,柔細的照顧,純潔。但是這裏的弟兄會領悟,不只是這樣。這弟兄會說,我感覺到主流通到這個情形裏,這個交通乃是把我帶到與主的接觸裏。聖徒們一再的遭遇難處,他們盼望難處得着解決。但我受了李弟兄的訓練,有這樣的學習,當任何人來找我交通的時候,首先要顧到那個人,然後纔對付難處。所以一再發生的是這樣,我們照顧那個人,但我們也完全領悟,我對任何的難處,都沒有解答,我自己的難處都無法解決,我無法回答他們的問題,連我自己的問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他們一再的說,這沒有問題,現在我清楚了,我可以接觸主,至終這該是我們衆人之間普遍的牧養。我們所有的人都受了代表神的人的照顧,而我們所有的人也會成爲神的代表,這就是身體裏的彼此互相。

5 關於長老職分,合乎聖經的原則總是有多位長老;因着長老職分是多數的,就沒有固定的領頭人,並且能顧到、保守並尊重基督獨一的元首權柄—十四23,多一5。

6 在召會生活中,我們要信從那些帶領我們的,且要服從(來十三17);我們若不能服從神所設立的代表權柄,就不能服從神。

所以這裏有一個平衡。若是李弟兄叫我去有一些交通。他把我叫去了,然後在交通裏,他說,Ron,我覺得你應該由安那翰搬到德州歐文,我們在那裏蓋了會所,我希望所有編輯工作都在那裏進行。他不是僅僅命令我,這要把我們帶到下一個大點。他是代表神的權柄,神的代領,但是他是以牧養的方式,來代表神的權柄。我就領悟,這的確是出於主的,我和李弟兄同工,在李弟兄之下作工,我的確會尊重他的指示。但他這樣作不是握着拳頭,拿着棍棒,說,我是權柄,趕快收拾好,儘快搬過去,他永遠不是那樣。

現在就把我們帶到第五大點。

伍 今天在召會生活裏有神聖的管理,這管理來自神和羔羊的寶座—啓二二1~2:

現在我們來到負擔的中心,神和羔羊的寶座,在召會生活裏,在工作裏,在職事裏,在我們個人的基督徒生活裏該有什麼地位呢,這寶座必須是中心,是中心。我們有新耶路撒冷的表號,新耶路撒冷的許多特徵都在二十一章裏描述過了。但末了一點,是在啓示錄二十二章一節,天使又指給我看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這寶座乃是新耶路撒冷的中心。

現在,我不是要弟兄們內顧自己,或者是要弟兄們太主觀,我要建議你們,當你們能夠的時候,花一點的時間,個別的在主的面前,把這一件事擺在祂面前問,主啊,寶座是不是我人生的中心?主啊,我在這個地方的召會裏,與這些親愛的弟兄們一同服事,寶座是不是這裏召會的中心呢?問題就是這個寶座。“中心”這個辭向我凸顯出來,當我重新閱讀、研讀關於這一點的職事信息的時候,包括在這一篇綱要後面所附的職事信息選讀裏,“中心”這個辭凸顯出來。我們也許是把寶座留在周邊,留在外面,但寶座需要成爲我們這人的中心。原諒我這樣說,當我站在這裏與你們說話的時候,在我這個人的中心有寶座。

唯一值得發表,值得接受的,乃是生命水的河,從我們任何一個人裏面的寶座流出來,這就是爲什麼幾十年間,我有幸編輯幾乎所有的生命讀經信息,Ed弟兄也有他的那一分,每一篇信息都是一道河在涌流,每一篇信息,每一種處境都是那樣,這是非常的清楚,在地上有誰更配得作神權柄的代表?在神眼中,這樣的一個人比任何總統,任何首相都更重要,這是因着這個人,他的所是,他的生活,他整個榜樣就是這樣。

一九七七年有一位有名的神學家,也是個反邪教的專家,受邀到安那翰這裏一個公會的會堂裏面,發表演講。在那一個之前的一個週末,李弟兄把我們很多人叫來,問我們該怎麼辦,這就是李弟兄。他作了這個建議,我不說那些細節,但他這樣作是以交通的方式來作的。關於他的特會和訓練的題目,他不需要我們的交通,我們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但他要得着我們的交通,最終,他所作的跟他所說的相當不同,但是我們都是同心合意的。然而有些人也許有一種觀念,認爲說,請聽,李弟兄是時代的職事,他若有任何的建議,你只要敬禮說,是。但那不是李弟兄這個人。在那裏有一道河在涌流,等一下我們就會看見這河帶進生命、恩典和交通,這就是寶座的記號。李弟兄在那裏是尋求交通。

所以,當我再讀這一大段的時候,我越讀就越發現這是那麼的新鮮,那麼光照人,鼓勵人,我還需要二十幾分鐘,也許要講到十二點十六分,或者再過一點點。不管怎麼樣,我需要大概二十分鐘。這裏有神聖的管理,今天在召會生活裏有神聖的管理,這管理來自神和羔羊的寶座。

一 召會中神聖的權柄是爲着讓神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作生命,作生命的供應,並作全豐全足的恩典;只有藉着服從神的寶座,我們纔能有分於祂流通之恩典全豐全足的源頭—林後十三14,啓二二1~2、16上。

現在流通的恩典是聯於寶座,聯於權柄,第二中點。

二 希伯來四章十六節之施恩的寶座,就是啓示錄四章之掌權的寶座;到了二十二章一至二節,這寶座成了神和羔羊的寶座,從那裏流出“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1):

1 這寶座雖然是掌權的寶座,元首的寶座,卻有生命水的河從寶座流出來—1節。

無論在哪裏,只要在召會中,在我們的生活中有權柄真正的彰顯,就會有河在流通,若沒有河在流通,若是一位領頭的弟兄,若是一位長老作個判斷,作個決定,你會感受到表面之下的那個怒氣,雖然是很嚴謹的,是公義的,這也是需要有的。但是許多的聖徒,他們並不是眼瞎的。他們領悟到這裏沒有河在流通。我尊重長老的位分,我也尊重這一位弟兄有這位分。但這裏沒有河在流通。我知道這期間的不同。現在我有兩首詩歌,我要讀給你們聽,其中一首,如果我記得沒有錯,歌羅西書裏說到我們可以用詩章、頌辭、靈歌彼此教導。

這一首詩歌是中文詩歌兩百零四首,在英文詩歌本里是放在終極的顯出─永世的生活那個大類之下。我不是要唱給你們聽,我只要把這一首詩歌念給你們聽,生命活水水晶河,流自天上的寶座,帶着權柄施交通,無處不能流得通。副歌,生命活水在流通,處處都要流得通,帶着權柄施交通,處處都要流得通。生命活水是聖靈,是神流出作生命,帶着權柄而流通,處處都要流得通。河在精金街中流,表明路在何處有;活水若在神性流,在此就有路可走。河的兩岸生命樹,表明神來作食物,必須活水能流通,才能供應得無窮。副歌,生命活水在流通,處處都要流得通,帶着權柄施交通,處處都要流得通。

我能夠見證這一個,無論在哪裏,只要神獨一的權柄得着真正、真實的彰顯,得着真正、真實的代表,就有河在流通。這是個訓練,我向主負責,我必須指出假設有一位領頭的同工,一位領頭的弟兄或一位長老,試圖這樣作,或者說他感覺到他可以代表神的權柄,他在發號施令作一些決斷,而老練的聖徒們感覺到,這裏到底有沒有河在流通,若是沒有河在流通,不管是誰在說話,不管你多麼有恩賜,你曾經是多麼活躍,如果沒有河在流通,這裏就沒有寶座,這裏就沒有權柄的代表。是的,沒有人反應,沒有人論斷。這位弟兄是主擺在這裏的,我們尊重,我們也尊敬,但我們不是瞎眼的。有些人深深的受攪擾。因爲一面來說,他們願意順從,他們有這樣的心,但他們爲什麼受攪擾呢?我再說我並不摸這樣的情形,我從來不會選邊站。但這裏有一個聖徒,他需要生命的供應,需要牧養。不是同情而是牧養。我知道爲什麼有這樣內裏的感覺,我不向這個人作任何解釋,我也不應該說什麼,我只供應生命。生命就帶着權柄,這就是在召會中,在職事裏,在工作裏,神在羔羊裏,在寶座上,如何彰顯並施行權柄,這就是準則。這就是爲什麼我提到李弟兄,不是要高舉他,但這裏有一個榜樣。就着某一面來說,我願意像我的屬靈父親,我沒有他的度量,但我要在性質上與他一樣。我必須有厲害地悔改,爲着已過錯誤的代表神而悔改,主啊!憐憫我。在各處應當都有這樣的情形。

現在我繼續念,我們還是在第一小點之下,這個點我們所強調的是,河總是與寶座在一起。主就是要這樣把祂的權柄帶到你的生活裏,是藉着一道河在流通,不是藉着要求,藉着命令或威嚇。是的,祂有公義的行政,祂管教祂所愛的兒女。但任何人要代表祂,都必須領悟,這裏必須有河在涌流。關於這河有詳細的描述,這是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那一個代表主和祂權柄的人,不僅是活的,更是明亮如水晶。我們許多人已過至少有一點這樣的經歷,我們摸到一個東西,是那樣的真實,這是個真實的東西,我怎能不將我的全人敞開,來接受這裏面所涌流出來的。這河是在這一件事上,把祂的權柄帶到我裏面,現在我是多麼喜樂,多麼有平安。

2 這寶座不僅是神的,更是神和羔羊的寶座,意即神在羔羊裏流出,作爲恩典給我們享受:

現在我們進一步往前,這裏不僅有生命,更有恩典給我們享受。今天下午開始,在主的遮蓋和供應之下,我會與東岸、中部幾個州的一些的召會有直播的特會,那個特會的總題是“活在神國的實際裏”,其中第五篇信息會說到神愛子的國,那是一個最可享受,最令人喜悅的範圍。在這裏沒有懼怕,只有愛,只有光,只有生命。所以這寶座乃是恩典的,施恩的寶座。但以理七章的寶座,有火河發出,那不是給我們的。我們是蒙救贖的人,那火河是爲着那些受審判的不信者,但這裏我們有的是恩典,我們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這裏不僅有恩典,更有享受。

a 我們絕不該將權柄與恩典分開,或將恩典與權柄分開;恩典與權柄乃是一—來四16,啓二二1。

原諒我說,弟兄們,我是按原則說的。不要接受仇敵的謊言,以爲我在針對你,或針對任何人。不,這是個原則。有一些親愛的弟兄們,他們也許沒有這個領悟,但他們的確是把權柄和恩典分開了,他們將寶座和這一道河分開了。他們認爲,我說的算,我這樣說就定了,我是這裏的代表權柄,我在這裏有主的引導,不需要多講什麼。那些領受的人,他們也不願意背叛,他們不願意造成難處。但是這裏沒有河在涌流,沒有恩典。但是另外一面,但願我們衆人中間,有更多的交通,在交通裏就有流通的恩典,帶來恩典供應你,使你能作你所不能的,使你能成爲你所不能的。這是恩典,還有享受。我們很熟悉這一節聖經說到,神的國乃在於公義。對不對?還在於什麼呢?和平。接下來是什麼呢?在聖靈中的喜樂。在寶座之下有生命水的河,有恩典在流通,這是一個無法描述之享受的範圍。這就是爲什麼彼得他在書信中寫到,神公義的行政和審判。但他卻說,我們有說不出來且滿有榮光的喜樂。的確是這樣,你乃是在神愛子的國這個範圍裏。

b 每當我們來到這寶座前,我們就覺得神的恩典如同江河流到我們裏面—來四16,啓二1~2。

但願我們禱告,“主啊,給我們這種感覺。”也許我曾經有一點的經歷,而不知道。當我們來到寶座這裏,我們就在權柄之下。哦,這裏有一種感覺,神的恩典如同江河流到我的裏面。“主啊,感謝你。”全豐全足的恩典就是這樣。

3 今天主耶穌不是僅僅憑權柄掌權,乃是藉着祂生命的涌流作恩典,在召會裏,在衆召會中間,並在衆召會之上掌權—四2~3,五6,七9,二二1~2。

這就是主恢復的素質,就是這一個,這就是倪弟兄和李弟兄作爲榜樣所帶給我們,並向我們所代表的。但願我有生之年都能夠爲此擺上。

三 神和羔羊的寶座—權柄—不僅是神聖行政的源頭,也是神聖交通的源頭—1~2節:

因着這河是在街道上流通,而這街道是純金的,透明的金。所以在這街道,在神聖性情上的流通,那就是交通。若是有權柄真正的代表,就不僅有涌流,有恩典,更有交通。在你所說的,你所要求的事上會有交通的靈。這不是要求,這乃是交通。

1 在身體裏有權柄和交通這兩條線—林前十一3,十二12~13、18,一9,十16~17。

這裏有兩條線。

2 寶座是權柄的事,而涌流的河是交通的事;這交通乃是由那“純金,好像透明的玻璃”的街道所表徵—啓二一21:

現在我要讀給你們聽,另外一首詩歌,我們有多少年了,幾十年了,有這一首詩歌。我也記不起上一次我在聚會裏唱這首詩是什麼時候,這是我最喜歡的詩歌之一,中文詩歌六百一十一首。這裏說到靈裏的交通,我要把這六節念給你們聽,然後把綱要讀完,然後讓這河繼續在我們裏面流通。

我今渴慕靈裏的交通!渴慕靈裏彼此相調,

渴慕脫離單獨的作風,渴慕靈裏同被建造。

我真渴慕靈裏的交通!渴慕靈能向人敞開,

渴慕脫離孤僻的自封,渴慕靈能同人敬拜。

我實渴慕靈裏的交通!渴慕靈能完全出來,

渴慕脫離作怪的自崇,渴慕靈能勝過阻礙。

我甚渴慕靈裏的交通!渴慕靈能同人禱告,

渴慕脫離虛飾的兩層,渴慕靈能真實相交。

我極渴慕靈裏的交通!渴慕交通平衡權柄,

渴慕脫離事工的偏重,渴慕交通配合事奉。

主啊,成全我們這心願!激動聖徒響應交通,

使你建造快快的實現,你的計劃早日成功!

親愛的聖徒們,當我讀這首詩的時候,我心裏有一個深切的渴慕。我相信在你們的心裏,在許多聖徒心裏,也有這樣一個深切的渴慕,要有真實的交通,在這裏一切都是真實的。我們乃是這樣來認識權柄,因爲現在正如綱要所告訴我們的。

a 寶座代表神聖的權柄,從這寶座流出生命水的河,使我們享受神聖的交通—二二1~2。

若是交通的河沒有在流通,把我們帶到這個交通裏,這裏就沒有權柄真正的代表。這就是事實,這是指標,河流通、生命、恩典、享受和交通,這將是我們在永世裏的生活,作爲救贖的神的妻子所過的彼此交通的生活,在寶座之下有生命水的河,含帶着生命樹涌流無終。這裏有無盡的喜樂,直到永永遠遠。但主要看見這個,我們也要看見這個,是在祂的恢復裏看見這一個。

b 在這交通裏,有神聖的權柄;因爲在神的經綸裏,權柄總是與交通並行—林後十8,十三10、14。

有些人在世界上有權柄,或是在大學裏,在你的職場裏,或是在軍隊裏。他們說,這就是命令,就是這樣了。但願在我們中間,不再有這樣的情形。但願寶座是中心,有生命水的河涌流,帶來恩典給我們享受,結果產生交通。我們在一種情形裏,也許是一位長老,也許是一位同工,也許是一位揹負責任的人。在這裏需要一些的引導,一些的帶領,在這裏有權柄得着代表和彰顯,但那彰顯權柄的人並不知道。然而在這裏有河在流通,有恩典在洋溢,因此我們就能夠在寶座之下有真實的交通。

3 爲着在實行上建造地方召會,我們同時需要神和羔羊的寶座,以及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流在街道中—啓二二1~2。

末了,我不反悔的這樣說,我的心爲此呼喊,我的呼喊是要在全地上,在每一處召會,在工作、在職事的每一方面,在每一個家聚會,在各種的情形裏,都有寶座在中心,有神的權柄流出來,以至於神心頭的願望,神的旨意,神的目的都能夠藉着聖徒的順從而得以執行出來。聖徒們乃是在神愛子的國裏,喜樂的活在寶座之下,活在涌流的河裏,享受恩典,並且寶貴交通。

我相信當李弟兄寫“我今渴慕靈裏的交通”這首詩的時候,那是發表他心中深切的渴慕。我也真誠的相信,這是神心頭深切的渴慕。但願他心頭的渴望,和我們心頭的渴望,能夠在寶座之下得着成全。願在召會中,並在基督耶穌裏,榮耀歸與祂,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1-05-09 00:11:25
    觀看數 :
    1,620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