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教訓之風的內在因素,爲着教訓之風邪惡的目的
  • 611 views,
  • 04-17,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現在我們是來到特會的最後一篇信息,第五篇。要題醒大家這次特會的總題,乃是『召會作爲基督的身體內在並生機的建造』。我們從頭一篇開始講到關於『召會內在的素質,爲着召會生機的存在』;第二篇講到『召會內在的生長,爲着召會生機的擴增』;第三篇題到『召會內在的建造,爲着召會生機的功用』;上一篇講到『召會內在的交通,爲着召會生機的關係』。前四篇的信息都是,可以說非常的寶貴、非常的豐富、非常的實際,都是積極的,都是正面的。來到第五篇,你看見這個題目是『教訓之風的內在因素,爲着召會教訓之風邪惡的目的』。可以說,你看見這個題目,好像突然間從天上丟到地上來,甚至丟到地底下去了,完全不積極,好像從這麼積極、豐富、榮耀的題目,來轉到一個這麼消極的題目。
 
 
那弟兄姊妹,我盼望我們進入這個信息之前,我們能彀有一個…,不要因着這個題目而把你這個人關閉。我們現在都在疫情的過程中,那在這個疫情的過程中,大家都是要非常的小心。如果當各種的環境都是這麼的安全順利的時候,就不需要那麼的留意。但是當我們在疫情的環境底下,最近我們都題到要豫防注射。你可以說這篇信息是一種的豫防注射。今天我們這篇信息,我是來替你們打針。我們需要一個豫防注射,來豫防一些的細菌或者是病毒。不要以爲單單是在物質的世界有這個講究,其實在屬靈的世界更有這個講究。所以我盼望因着這個緣故,你不要因着這個題目而關閉你的靈,反而我們裏面更要儆醒,有一個儆醒的、敞開的態度,來仰望主怎麼使用這一篇話,來給我們有一個合適的注射。
我們這個特會的負擔是關於召會生機身體的建造。這個身體的建造或者召會的建造,與教訓有甚麼關係?第一點我們應該要清楚,如果我們談到要建造召會,我們一定要瞭解這個教訓的重要性。在今天的基督教裏面有一個很大的公會,就是神召會。他們在一九一四年創立,他們中間一直是很推行靈恩運動的實行。他們這樣作了五十年之後,帶領的人發現,如果他們要繼續建立神召會這個公會,他們不能彀靠着實行靈恩運動的這一些的操練,要來說方言,等等。這個東西叫人興奮,但是不能把甚麼東西建造起來。所以從五十年之後,帶領人就指定他們的神學院的學生們,他們的神學院的學生們,你們出去要創立召會,你們的召會一定要基於我們的教訓,不要單單去傳講一些的活動、實行。從這一點我們可以看見,一個所謂召會的建造跟教訓是很有關係的。當然我不是說所有的教訓都可以建造召會,因爲的確有一些不適合的教訓能彀把一個召會拆毀下來。但他們,那個神召會他們是注重他們中間的教訓,要鼓勵他們的神學學生們傳講他們的教訓。
今天我們在這裏所摸到的,是講到基督的召會,作爲基督身體的那個召會,怎麼把這個召會建造起來呢?怎麼樣的教訓纔是適合的、合適的把這個召會能彀建造起來?這裏有很特別的講究。如果有不健康的、不合適的教訓的話,它會把這個召會拆毀、毀滅。所以這點是非常的重要。
保羅在以弗所書第四章十四節,他就引用到這個辭『教訓之風』。他說,『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爲波浪漂來漂去,並爲一切教訓之風所搖蕩,這教訓是在於人的欺騙手法,在於將人引入錯謬系統的詭詐作爲。』我相信是整本新約的裏面是惟一的一次,保羅是引用『教訓之風』這個辭。這裏的風不是積極的,不是來鼓勵人的,不是來叫你興奮的;這個風是要把你吹倒的,是要來把你搖動的。我們上個禮拜在這個區有很大的風,風很多,甚至大樹都倒下來,連根拔起的倒下來。我們家前面一棵小樹也就因着這個風的緣故倒下了。風的功用、它的目的就是要搖動,到一個地步把你倒下來。保羅用這個辭來描寫一些不合適的教訓,有這個風的作用,有這個吹的作用,就是要把人吹倒,把你搖動,甚至把你吹倒。
這篇信息我們要來看教訓之風,就是消極方面,它的內在因素,如何是爲着教訓之風有一個邪惡的目的。我們常常講到神永遠的目的,那個是榮耀的目的,那個是宇宙間最積極的目的。下午,今天這一堂,我們要來摸到是一個邪惡的目的。好,我們現在可以進入到綱要。
 
壹 使徒的教訓乃是神永遠經綸惟一、健康的教訓—徒二42,提前一3~4,六3,多一9,二1:
如果我們要明白甚麼是教訓之風,可以說就是那些不健康的教訓,不合適的教訓,我們要先來認識甚麼是合適的教訓、那個正當的教訓和健康的教訓。在使徒行傳二章四十二節,我們就看到,當那班,彼得在五旬節那天傳福音之後,三千人得救,就開始了耶路撒冷召會的召會生活。他就說,『他們都堅定持續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裏,持續擘餅和禱告。』另外一處,新約提多書一章九節,也類似的說,『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好能用健康的教訓勸勉人。』這裏兩處給我們看見,有一個教訓是被稱爲是使徒的教訓,在新約裏面,把神聖經綸、神永遠經綸啓示出來的教訓,乃是使徒的教訓。它不是單單一些基督教的教訓,或者是好的教訓。這個稱爲是使徒的教訓。誰是使徒呢?如果你去讀書信,多次,保羅差不多寫每一封書信之前,他自己介紹,介紹甚麼呢?他是使徒,他是蒙神呼召的使徒,他是怎麼樣?照着神永遠的旨意,憑神旨意,作神的使徒。使徒在新約聖經裏面是非常特別的一班人,他們不是一班平凡的、普通的傳道人。使徒他們是被神差派,蒙神呼召,並且是憑神旨意。意思就是說,使徒這班人他們是蒙神呼召來執行一個非常特別的使命,他們所說的、他們所作的完全要符合、要照着、憑着神永遠的定旨。所以他們不是一班所謂的傳道人、佈道家而已,使徒們跟神永遠的定旨是有密切的關係。使徒們,可以說,就是代表三一神在地上來執行祂永遠的定旨。這班使徒們,他們有他們的教訓,稱爲使徒的教訓。
我們曉得,在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九、二十節,主耶穌在那裏說,要他們去,把世人要浸入父、子、聖靈的名裏。然後祂繼續說,要把我所吩咐你們的,都要教訓他們遵守。主耶穌囑咐祂的門徒們,他們把人受浸之後,要教訓他們,把主耶穌所吩咐門徒們的,都要完全去教訓他們。所以五十天之後,在五旬節,彼得是第一位,在主耶穌之後第一個開始傳講的人。當主耶穌在世的時候,在地上的時候,祂傳講很多的話。有一些人以爲,使徒的教訓就是指主耶穌在地上祂講的那些話。其實,使徒的教訓,所接受的教訓,不限於主耶穌在地上所講的話。因爲主耶穌離開之前,在約翰福音十六章也告訴他們說,我還有許多的話還沒有說完,你們還沒有豫備好,還要等到實際的靈來到,那靈要帶領你們進入所有的實際,要把我還沒有,未完的話,還沒有講完的話,藉着那實際的靈繼續的說出來。所以在五旬節那天,在耶路撒冷,彼得是第一位站起來在那裏傳福音。其實他的福音,你再讀的話,使徒行傳第二章,他就是把耶穌祂是誰,祂的經過,祂的過程在那裏傳講出來。他沒有講自己的看法,沒有講自己的一些觀念,他完全就是把主耶穌祂是誰,祂的過程來釋放出來。那個就是彼得那一篇第一番話。陸續,彼得之後,還有其他的,約翰,後來甚至保羅。保羅雖然不算在第一批的使徒們的中間,但是保羅因着他有一份特別的職事。他能彀在歌羅西書那裏說,我的釋放的話,完整、完全了神的說話。所以使徒們的說話,其實他們就是把主耶穌的話說出來。所以,這個使徒的教訓不單只是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祂的說話,也是主耶穌死而復活之後,成了那靈,就是那實際的靈,活在這一批的使徒們裏面,藉着他們繼續的說話。
那使徒的教訓,他們是跟神永遠的經綸是聯起來的,乃是神永遠的經綸,也就是神祂全盤的一個計畫,把神永遠的定旨執行出來。這個使徒的教訓乃是神永遠經綸惟一健康的教訓。剛纔我也讀過了,提多書那裏說到,這個使徒的教訓是健康的教訓,是有助益的,帶着生命的,生機的,有健康給人的教訓。
 
一 使徒的教訓乃是新約全部的教訓,是神在子裏向祂新約子民的說話—來一1~2。
感謝主!我們的神是一位說話的神。祂在舊約裏面說話,藉着眾申言者說話;到了新約,藉着主耶穌在地上祂繼續說話,祂就是神的話;主耶穌過去之後,祂成爲那賜生命的靈,就是實際的靈,進到祂的使徒們、眾信徒們的裏面,繼續的說話。所以可以說,使徒的教訓就是新約全部的教訓,不單只是四福音的所說的話,是連使徒行傳,還有所有的書信,一直到啓示錄,整本新約全部的說話,是神在子裏面向祂新約子民的說話。神的說話不是單單是差遣某某人替祂代言,那個是舊約方式的說話。在新約裏面,今天神是具體化身在子裏,這位子今天就是那靈,住在信徒們的裏面。連我們今天所有新約信徒在內,我們可以說,也有那靈在我們裏面,同時我們也是神的眾子。同樣的原則,我們今天在聚會中,我們是跟人傳福音,我們的說話不是單單是我們在說話,我們也是把神的話說出來,在子的原則裏面說出來。
 
二 使徒的教訓是神新約經綸的惟一神聖啓示,從神的成爲肉體到新耶路撒冷的終極完成—約一14,啓二一2。
新約的經綸乃是說到我們的神如何來經過過程,來成爲肉體,過人生活,到十字架被釘死,三天之後復活,升天,成爲那靈,再賜下來,活在祂所有的選民的裏面,把他們構成爲祂的生機的身體,建造起來,那個身體要終極成爲新耶路撒冷。這個就是神新約經綸的內容,說出從神的成爲肉體一直到祂終極成爲新耶路撒冷。這個內容乃是藉着使徒的教訓所陳明出來的。所以,這個使徒的教訓,就是惟一神聖的啓示,把神的神聖的經綸,神新約的經綸,全盤的神的計畫,說明出來。
 
三 使徒的教訓是維持同心合意的因素,使我們有一個心、一條路和一個目標—徒一14,二42上、46上,耶三二39。
我們曉得那天在五旬節,在耶路撒冷,那些人來聽彼得傳福音,講第一篇道。那些人就從不同的地方來,甚至他們也說不同的語言,他們有不同的風俗、文化、背景,他們都來到耶路撒冷,他們聽到福音得救了。他們就成爲耶路撒冷召會的分子。他們一得救之後,第一件事,聖經告訴我們說,他們就堅定持續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中,他們同心合意,在那裏享受過召會生活。這點給我們看見,在聖經裏面啓示的那個開頭的召會生活得着維持,聖徒們從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文化能彀被帶到一個同心合意的光景裏面,這個維持的因素,就是使徒的教訓。不是他們得救之後,他們各個照着他們自己的喜好,照着自己的方便,照着自己的文化來作一個宗教徒。不是,他們都把他們自己擺在這個獨一的神的說話,也就是使徒的教訓裏面,這樣就把所有的聖徒們被帶到一個心、一條路、一個目標那裏。
 
四 我們必須是那些『堅守那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的人—多一9:
這個使徒的教訓,就等於我們今天在美國我們有憲法。因着這個憲法保守我們的國家有一個穩固的根基。不是我們剛剛選舉過去,我們有一個新的行政在這裏開始,新的政府。在這個憲法的底下,無論你是誰,也不看你是那一班那一派,憲法就是憲法,把這個國家維持在這個一元的裏面。使徒的教訓就是在聖經裏面它的憲法。我們來到使徒的教訓跟前,我們都要放下自己的成見、自己的選擇,這樣反而我們都要堅守,你喜歡也罷,不喜歡也罷,我們必須要認定,這個使徒的教訓就是我們的憲法。你違反,不論你是得救了多久,你屬靈的情形多高多深,都沒有關係,你來到使徒的教訓跟前,這個是憲法,這個要求我們要堅守那個按照使徒教訓可信靠的話。這樣的話,我們就能蒙保守。
1 眾召會是按照使徒的教訓建立的,並且遵守使徒的教訓;召會的秩序,是憑着那按照使徒教訓所教導可信靠的話,得以維持的。
2 我們必須講使徒那合乎健康教訓的話,就是神經綸的教訓—二1、7~8,提前一4。
這裏不是說我們每一次的聚集、每一次的交通都是說,我們就是講神的經綸、使徒的教訓用這樣的字來彼此對說。不是這個的意思。我們知道,使徒的教訓乃是整個新約,神新約全部的教訓,從神的成爲肉體一直到新耶路撒冷,把神的心意,祂的計畫就是要把祂自己分賜到人的裏面來,要作人的生命,要作人的內容,要作人的一切。那我們過召會生活,過基督徒的生活,我們所傳講的,必須要符合這個使徒的教訓,這個範圍。這個使徒的教訓有一個特徵,它是被說爲是健康的,是健康的,是有生機的。它不是單單有一些好的教訓,像我們中國人,有很多孔孟的教訓,有很強的一些的倫理道德上面的教訓。不是。我們是在另外一個範圍。使徒的教訓是一個健康的教訓,要把生命、營養能彀分賜給神兒女的教訓。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很容易被分辨,你聽到甚麼教訓,得不到生命,得不到營養,你會打一個問號,那個教訓究竟是不是使徒的教訓。如果是使徒的教訓,是照着神新約經綸的那個啓示所說出來的教訓,必定是分賜生命的,必定是與人營養的,必定是給人健康的。
 
五 使徒們不容許任何與使徒的教訓不同的教訓;使徒禁止教導『不同的事』—徒二42,提前一3~4:
在提摩太前書一章三節跟四節,那裏,使徒保羅很重的在那裏說到,『我往馬其頓去的時候,曾勸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囑咐那幾個人,不可教導與神的經綸不同的事。』那很特別,聖經記載有這樣的一句話,使徒保羅鄭重的囑咐他的同工,勸他要囑咐那幾個人,不可以教導,不可教導,不准許他們教導。有些作負責弟兄們的,很多時候,我們在聚會中很難爲,去不允許、不許可人講怎麼樣的話,是很不容易去作的事情。但保羅在這裏是因着這個關係是很嚴重的。我們開頭說到,一個不健康、不合適的教訓帶到召會裏面來,它會帶進一種拆毀的作用。如果我們不小心,容許不同的教訓進到召會裏面來,它會把召會生活完全的拆毀。所以保羅,雖然是不容易講的話,但是他還是說,告訴提摩太,囑咐那些人不可以教導與神經綸不同的事,也不可以注意虛構無稽之事和無窮的家譜,這等事只引起辯論,對於神在信仰裏的經綸並無助益。所以,這個不容許任何其他的教訓,是一個很嚴重、很嚴肅的一個使徒的態度。
1 不同的教訓,是指與神經綸不一致的教訓—六3。
這裏說不一定,那裏不是說到異端、邪說,不是講到一些的異端的教訓,這裏說到是不同的教訓。有很多的教訓可能不一定是異端。有人在外面傳說,基督是女人,是一個女性,基督現在就在地上。這個是異端,這個是邪說,這個是很明顯,這個是錯誤。
2 召會的混亂主要的是由於偏離使徒的教訓—徒二42:
我們知道保羅在提摩太後書,那個時候召會的墮落已經進入到相當的情形。在提摩太後書一章十五節,他寫說,在亞細亞的人都離棄了他。保羅寫這個話的時候,這封信的時候,他是在羅馬監獄裏。這班亞細亞的人距離上、地理上離開他很遠。但保羅說,亞細亞的人都離棄了我。不是說他們是在地理上遠離他。他這個『離棄』乃是指他們離棄了他的教訓,離棄了他的教訓。當我們讀到啓示錄的時候,那裏有亞細亞的七個召會,是不是?那其中一個召會以弗所,他們離棄了起初的愛,他們那裏有尼哥拉黨的行爲。到了第三處的召會,是別迦摩召會。主對別迦摩召會說的話是甚麼呢?他們中間有巴蘭的教訓,也有尼哥拉黨的教訓。誰是巴蘭?巴蘭是舊約那個申言者,領先叫神的子民去拜偶像。這個是褻瀆基督的身位。尼哥拉黨乃是指一班人,比一般的平信徒高一等。他們的教訓就是等於今天的聖品階級的教訓。在那個召會裏面,最少有那兩種的教訓在進行着——巴蘭的教訓、尼哥拉黨的教訓。在以弗所召會,尼哥拉黨那個時候還沒有成爲教訓,是一個行爲;到了別迦摩召會裏面,尼哥拉黨已經成爲一種的教訓。所以,因着亞細亞的人離棄了使徒的教訓,離棄了保羅,他們落到種種不同的教訓裏面,帶進了召會的墮落,召會的混亂。
a 我們要對抗這事,就必須堅守眾召會中,按照使徒教訓所教導可信靠的話—多一9。
弟兄姊妹,我們今天必須繼續堅守。從我們李常受弟兄離開我們,已經二十三、二十四年了。這段時間,真蒙神憐憫,雖然我們前面的弟兄人不在,但是他們的教訓,我是說倪弟兄、李弟兄他們的教訓,其實他們的教訓也就是使徒的教訓,也就是新約的教訓,還是留在我們中間。過去這二十幾年,我們還是堅定持續跟隨這一份的職事,跟隨這個使徒的教訓,使我們到今天還是能彀蒙保守。這個不是一件小事。最近我是有聽說,有人說,現在地方召會就是圍繞在一年七次的特會、訓練裏面,他們就是要維持這個局面,維持這個七次聚會。他們就講七次聚會的東西,維持這個系統。這些話,可以說一定、絕對是從撒但來的。今天我們不是維持這個模式,維持這樣的一種安排。不是。其實,我們是因着、藉着神在一年七次的這樣的說話、訓練、特會裏面,使我們在全球的眾召會得以維持。不是我們去維持這個七次的特會,反而我們是因着、藉着神在這七次的說話,來把眾召會叫我們得以維持。你可以想像,如果李弟兄二十三年前、二十四年前過去之後,立刻各地召會,東方的也罷,西方的也罷,各自爲政,各人照着自己的負擔、自己的看法去追求、去傳講,不到幾年,整個主的恢復就是四分五裂。一定的。今天蒙主保守,今天全球上萬處的召會,上萬處的召會,國內,西方,南面、北面,全球六大洲聖徒們,各個今天不是跟隨某某人,是跟隨今天神的說話。我們不是來維持所謂這一種的安排、這個作法。這個是沒有意思的。今天我們是維持着,因爲神是藉着這樣一年七次來在一起,繼續的把我們帶到祂的今天的說話中,也是把我們帶回到使徒的教訓中。所以我們,使眾召會,纔到現在繼續能彀得着維持。
b 在黑暗混亂的局面中,我們必須堅守新約裏光照並規正的話,就是使徒的教訓—徒二42。
特別在今天這個時代,太黑暗,太墮落,太敗壞。我們不能彀隨着人的意思,隨着一些世界的蒙學,一些人的哲學,這樣一定的,你的看法跟我的不一樣,他又是新的一堂。今天我們一定要回到神聖經綸裏面純正的話,就是使徒的教訓,使我們在這裏蒙光照,得規正。
3 我們必須遠避不同的教訓,並專注於關於基督與召會之神的經綸—提前一3~4,弗三9,五32。
願主憐憫我們,不要太花你的時間和精力去留意其他不同的教訓。你可能能彀分辨異端、邪說,比較表面的那種的異端的說法。但是很多不同的教訓都是很詭詐,都是很不太容易分辨。但是有一件事我們必須要守住的,這裏說要專注,專注於甚麼呢?是關於基督與召會。今天神的經綸的主要內容是甚麼呢?就是那作神的奧祕的基督,並作基督奧祕的召會。這兩個大奧祕就是神新約經綸的主要內容。基督與召會可以說是今天的測驗石。你可以用這塊石頭去測驗,甚麼是真的,甚麼是假的,甚麼是健康的,甚麼是不健康的。當你聽到某某教訓之後,你是否更多被引到基督自己這裏呢?還是更多偏離基督呢?或者說你聽見這些不同的教訓之後,你會更就近召會,來與聖徒更多被建造在一起呢?還是走分裂的道路呢?所以我們要遠避那些不同的教訓,專注於那些關於基督與召會的神聖的經綸。好。
 
六 使徒保羅在各召會中教導同樣的事;我們也必須在全地各國的各召會中,教導同樣的事—林前四17,七17,參西四16。
今天,使徒的教訓就是照着神新約的經綸的教訓,是一元的。它沒有中國派的,也沒有美國派的,沒有德國派的,就是一元的,無論你是那裏的人。所以保羅在林前四章七節那裏講到,我在眾召會裏面的所說的話都是一樣的。他寫給歌羅西的信,他也告訴他們說,你們要讀我寫給老底嘉的信,也要讓他們讀我寫給你們的信。對保羅來說,所有的眾召會都應該在一個教訓之下,沒有你的選擇。東方、西方,先進的、比較落後的,我們大家都是接受同一個教訓,就是使徒的教訓。
 
七 使徒職事的健康教訓,要點是關於三一神經過過程,將祂自己這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分賜到祂所揀選的人裏面,使他們被帶進生機的聯結裏,接受神聖的灌輸,因此成爲神的眾子和基督的眾肢體;結果,他們就成爲基督的身體彰顯基督,就是神的豐滿居住在祂裏面的那一位—林前十五45下,六17,十二12~13、27。
感謝讚美主!這句話我們也不需要多講,我們自己回去好好的禱研背講這句話,很值得,裏面很豐富,把整個使徒的教訓健康的話主要的內容都包含在裏面。
 
八 使徒們把一切與神新約經綸的獨一啓示不同的教訓看作是教訓之風—弗四14。
現在我們看見了甚麼是正當的教訓,健康的教訓,就是使徒的教訓。所有與這個教訓不同的,都是被使徒,被保羅稱爲是『教訓之風』。好,我們來到第二大點:
 
貳 我們是基督身體的肢體,不該再『作小孩子,爲波浪漂來漂去,並爲一切教訓之風所搖蕩,這教訓是在於人的欺騙手法,在於將人引入錯謬系統的詭詐作爲』—14節:
我已經說過了,這個風不是積極的,是消極的。它這個風的目的就是要來搖擺,來搖你,然後甚至把你搖倒。我們要來看到這個教訓之風,它究竟是怎麼樣的一種教訓,並且它有一個內在的因素,不是那麼明顯,我們需要有一個透視的認識。這個是很嚴重。
 
一 『小孩子』指在基督裏幼稚、生命不成熟的信徒—林前三1,弗四13、15。
就像保羅對哥林多人講說他們還是在基督裏作小孩子。我們得救以後,神的生命進到我們裏面來,把我們帶到神的家裏,就是祂的召會裏。召會不是一個宗教團體,召會乃是神的家。我們都是神的家人。神的生命需要在我們裏面長大。召會的建造是一件在生命裏面的事。所以我們要叫基督的召會,也就是基督身體得建造,我們必須要生命長大,不能彀繼續留在小孩子的地位。
 
二 不同的教訓、道理、觀念和意見之風所吹起的波浪,都是從撒但差來的,要誘惑信徒,將他們從基督與召會帶開—提前一3~4,弗四14:
教訓、道理、觀念、意見,這些都是會挑動人的心思的,人的思想。吹風的教訓,我一開頭就講了,要非常的小心。一個召會的成敗就根據我們對教訓如何的處理。積極健康的教訓可以把召會建造起來;不健康,與神經綸教訓、使徒教訓不同的教訓會把召會拆毀。這些的教訓都帶着一些的話,會挑動人的思想,人心思裏面的思想。那常常仇敵就利用這些思想,就像一些火箭一樣,射到人的心思裏面。你記得還在伊甸園那裏,那條蛇,撒但就在那條蛇後面來試誘夏娃。他就問她,問夏娃,神真是說這園子裏面所有的樹你不可以喫麼?他就給她畫了一個問號。這個問號就挑動夏娃裏面的心思。她那個心思一被挑動,她就變成不再那麼簡單了,她就成爲複雜了,她裏面吞了撒但的問號,成爲她裏面的,她現在開始開始對神打問號了,她就被搖擺了。那些話,那些的觀念種到人的裏面了,就搖動她。這些都是從撒但差來,要誘惑信徒的,將他們從基督與召會帶開。
1 這些是在基督裏的小孩子所難以分辨的;要逃避這些教訓之風所吹起的波浪,惟一的路就是在生命裏長大,而生命長大的路,乃是留在正確的召會生活中,以基督和召會爲保護—13~15節。
弟兄姊妹,的確今天在這麼混亂的一個基督教的環境裏面,你真是不知道誰對誰錯,誰好,誰是真正的,誰是假冒的。今天是非常的混亂。但是,外面的情形都可以改變,有一件事是不能改變的,就是神祂永遠的經綸,它主要的內容就是關於基督,關於召會就是基督的身體,這個是永遠不變的。所以今天我們如果要能彀分辨,如果我們要,需要我們長大,那我們長大的路就是天天要享受基督,要留在一個正確的召會生活中,享受基督,讓基督更多的被加到我們裏面來。當基督的成分在我們裏面增多,我們很容易,也很自然能彀分辨甚麼是不同的教訓。
2 任何使信徒受打岔離開基督與召會的教訓,卽使是合乎聖經的,都是將他們從神永遠定旨帶開的風—14節。
所以在提摩太前書,保羅說到,不是異端、邪說的教訓,他是講到這個無窮的家譜。甚麼是無窮的家譜?那個是指舊約。現在我們讀經的進度進入到歷代志上下,很多的家譜,那都是聖經裏面的話。但是連我們使用舊約在一種不同的、不合適的一種氣氛裏面,也會成爲不同的教訓。你不要誤會我說,難道我們就不可以講舊約麼?不是這個意思。乃是說看你怎麼說。有一些人就是,今天我們在新約的時代,但是如果有人在我們中間一直來推,我們還是要守安息日,安息日在聖經裏面呢,那個是在舊約裏神的一個安排,但是我們用那個來推,今天我們要遵守神的話,我們個個都要守安息日,那個是不同的教訓。在哥林多召會,那裏有人說,我是屬彼得的(磯法的),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那甚至有一些人說,我不是,這些都是人,都是神主的僕人,我是屬基督的。你說,你看多清高。但是保羅定罪,不但定罪那些他們說是屬於誰誰的人,連屬於基督的他都定罪。那個好像看起來很合聖經,但是他們那個說法,我是屬基督的,我比你們都高,我就把自己,把這個跟其他的人分別出來,你們都不行,我是最親、最絕對的。用這個方式來講一個對的話也是一種不同的教訓。好了,是一種的風。
 
三 我們需要看見教訓之風內在的因素—14節:
1 內在的因素是隱藏的因素,不是明顯的因素。
2 我們要看見這內在的因素,就需要正確而敏銳的領會,能透視整個局面。
一,我們需要生命的長大,不能彀留在小孩子的那個位置上面,使我們能彀對事情有一個正確而敏銳的領會。我們要有一個透視,要深入一些表面,有一些的話是聽起來很不錯,很流利,很有口才,很有理智的一些的說話,但是後面呢?是有勾的,是有刺的。所以這個我們需要有一種的正確而敏銳的領會。這些的教訓不同於新約的教訓,就是關乎神爲着建造基督身體之經綸的教訓。你問我,我怎麼能彀分辨呢?我舉個最簡單的話,一個你必須要認識那個真貨是甚麼,你必須要透徹的認識甚麼是那個正確的教訓,也就是使徒的教訓,也就是這個信息的頭一半。你不認識甚麼是真貨,你就不能彀識破假貨。第二,當然我們需要生命的長大、生命的成熟,使我們能彀領會。
3 這些教訓不同於新約的教訓,就是關乎神爲着建造基督身體之經綸的教訓—提前一3~4,六3:
a 每一種教訓之風表面看都非常好;然而,就內在說,這些教訓之風裏面有些與使徒教訓不同的東西,是不好的。
b 教訓之風傾覆信徒的信心並殘害召會生活—提後二18。
這個教訓之風把人搖擺,傾覆信徒的信心,叫人對主的信心搖動。聽了那個之後,叫你裏面灰心,叫你裏面覺得放棄,算了罷。有一些因着那些不同的教訓,甚至對他們的救恩打問號,這個是很可惜。
 
四 成爲風的教訓把信徒吹離基督與召會這中心的路線,此乃撒但以其狡詐,利用人的欺騙手法所鼓動的騙言,爲要阻撓神建造基督身體的永遠經綸—弗一10,三9~11,四14、16:
保羅在以弗所四章十四節的話是很重的,講到撒但他是如何的狡猾。他說到這個教訓是在於人的欺騙手法,在於將人引入錯謬系統的詭詐作爲。這裏撒但的工作不會是這麼明顯,一看就看得到。他來就像那兩隻腳,就是一個魔鬼一樣,個個都能彀認得出來。他就披着羊毛、羊皮來到我們中間說一些好的話。但是他無論說甚麼話,他都是欺詐,騙話。這裏作到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就是說到這裏有一個系統,叫作欺騙的,這個是要有一個錯謬的系統。那我犯錯那個是一件事,一個錯謬的系統是另外一件事。比如說,我想到一個比喻,如果今天王弟兄你要去波士頓,你要開車,從洛杉磯開到波士頓。那我對你有一些不好的企圖,我想這裏有一些詭詐的建議:我知道怎麼去,我告訴你開車怎麼開。在美國這個國家有五個波士頓,不是單單麻省的波士頓,五個不同的州都是叫作波士頓,在紐約西邊一個地方也是叫作波士頓。我就給你指着一個把你不是引到麻州的波士頓,把他帶到紐約州的波士頓去。我給你一個圖畫,這個路、圖怎麼畫。那你也開,你就照着那個開。你開的速度都是合法的,你作的每一步都沒有錯。但是到了那裏,你發現,我是去了波士頓,我以爲是麻省,我去了紐約的波士頓。我給你一個錯謬的系統。你可能在某某的行爲上,你自己想我沒有錯,但是到最後,你發現你整個道路就是錯誤。撒但他這個思想不是單叫你犯罪、作錯事而已,他有一個系統,就是要計畫把你引到一個離開神中心的路線,離開基督與召會,這個神永遠經綸的路線。你真的以爲,我還是讀經阿,我還是禱告阿,我還是事奉阿,你覺得很好,但是走走走走,走到最後,如果你不清楚甚麼是神的經綸,不清楚甚麼是使徒的教訓,你好像在每一件小動作上面都沒有犯錯,但是走到最後,你發現你進入了一個錯謬的系統。
這裏有一個詭詐的,人的詭詐作爲。我不彀時間了。你們自己去讀以弗所四章十四節那個註解。就像賭博的人,他們用欺騙的手法,他們很靈活,叫你完全看不出來他們後面那個欺騙的作法。今天我看我們經過,現在美國這幾年下來,甚至特別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你看見騙言,騙言滿地。有人說這個,有人說那個,都是欺騙的,有謊言在外面。今天我們不是在那個政治的範圍,我們是今天在這個主的道路上,的確有這個謊言、虛假,你怎麼分辨?我們必須要蒙保守進入這個使徒的教訓,清楚持守這個使徒的教訓,不受人的欺騙手法所鼓動的那些騙言。我們靈裏面應有一種的知覺,有一種的警覺,甚麼是神的說話,甚麼是神永遠的定旨,甚麼是神永遠的經綸。如果你清楚了,你就很容易分辨,你就不會落到撒但錯謬的系統。這個事對我來講是很嚴肅,很嚴肅。我不願意走走走走,走到一天,到主再來了,我們在審判臺前,主對我說,你很愛我,很忠信,但是你走錯了。你沒有走在一個路上,使我的召會——身體得着建造,使新婦得着豫備好。你走這條路,爲着你自己屬靈,爲着應付某某人的需要,但是你沒有走在我的那個心意上面。哦,弟兄姊妹,這裏有一個錯謬的系統,我們需要主來曝露。
1 分裂的教訓爲撒但所組織並系統化,造成嚴重的錯謬,因而破壞基督身體生活實行的一—3節。
2 欺騙手法是屬人的,錯謬系統是屬撒但的,與那惡者所設計欺詐的教訓有關,使聖徒從基督與召會生活岔開—14節,五32。
 
五 教訓之風的目的—仇敵撒但邪惡的目的—是要攔阻基督生機身體的建造,並要分裂基督生機身體的肢體,造成無窮的分裂,卻不以愛心和恩慈保守基督身體的一—林前一10~11,猶19。
第五,教訓之風的目的——仇敵撒但邪惡的目的。好了,我們來到這個目的,是甚麼呢?是要攔阻基督生機身體的建造,並要分裂基督生機身體的肢體,造成無窮的分裂,卻不以愛心和恩慈保守基督身體的一。這個風,教訓的風,有一個目的就是攔阻基督身體的建造,並且帶進分裂。
 
六 有關地方召會絕對自治的錯誤教訓已經偷偷進到主的恢復裏:
在八○年代,我們中間一次大的風波裏,一個領頭的、背叛的弟兄開一些特會跟聖徒們來傳講:我們今天在主的恢復裏面是眾地方召會,每一處的地方召會都是直接向神負責,獨自各地爲政的,都是一個一個地方,像以弗所,亞細亞七處召會,七個地方七個召會,各個都是一個純正的召會,直接向神負責。講得非常好聽。但是他下面是甚麼呢?我們之間不要彼此干涉。如果使徒們,有使徒把一處一處的召會建造起來,他之後就不可以再來去摸這個召會,現在就是在一般當地的長老們的帶領之下。他就推薦了這種的『地方召會自治』的這個教訓autonomy。這種的說法,就把基督的身體隔開了,彼此之間隔開了;甚至把長老們與這個服事基督身體的使徒們,這個關係就隔離了。這個是一種很詭詐的一種教訓。那個是在十九世紀弟兄會裏面一個教師,他所教導的,他認爲說叫作church,他有一本書叫作『Churches of God』,他就教導眾召會不是聯合的,眾召會是各自爲政的。講起來很好聽。但是嚴格來說,這個照着神今天所給我們的看見,特別我們李弟兄所給我們開啓的關於基督身體的啓示,這個完全是一種詭詐的手法,詭詐的手法,是欺騙人的,把人帶到一個錯誤的系統裏面。這個東西,對不起,今天還是有人要把這一切的教訓帶到我們中間來。我們負擔,就盼望特別我們下一代的弟兄姊妹,很多可能沒有經過八○年代那個風波,也不曉得那個過程。今天那種的思想,在有一些人裏面還存在。所以今天我們必須裏面清楚,不單只是在正面方面來清楚,像頭四篇所給我們看見,也在負面上也清楚甚麼是不同的教訓,甚麼是這個教訓之風,甚麼是這個教訓之風的目的,就是要破壞身體的一,帶進分裂。
1 教導地方召會是絕對自治的,乃是分裂基督的身體—羅十二5,十六17。
我們要認定這件事,所以這教訓autonomy召會自治絕對是一種的不同的教訓。
2 關於自治的教訓已經敗壞、誤引並誘騙了基督徒,且造成了許多的分裂—猶19。
弟兄會已經有這樣的歷史了。神大用弟兄們恢復這麼多寶貝的真理,但是因着他們,因着道理上的爭執,他們就關閉,不彼此接納,所以他們到一個程度,在一個城市好幾個甚至五、六個弟兄會聚會。他們就是落到分裂裏面還不知道,認爲他們是自治,各自爲政,就把基督的身體分裂了,他們受了欺騙。
3 召會是基督的身體;旣是基督的身體,召會就沒有一部分能自治—林前一2,十二12~13。
是不是呢?召會不是一個宗教團體召會是基督的身體,是一個生機體的一部分,每一處的召會都是。基督沒有千千萬萬個身體,基督只有一個身體,每一處的地方召會都是這個獨一身體的一部分。那你不能彀說,我的手指頭跟這個腳趾是沒有關係的。你不能這樣講。我們是在同一個身體裏面,在同一個循環裏面,同一個交通裏面,所以有不同的作用、不同的地位、不同的位置,但是我們都是在生機裏面聯結在一起。所以,爲甚麼李弟兄過去之前,給我們帶來這個相調的實行,是最寶貴最寶貴。我們中間主的恢復還能維持到現在,因着我們是操練實行這個相調。千千萬萬的召會還是相調在一起,一同是藉着一年七次,我們得着維持。所以不能自治。用『自治』這個字眼,那個是政治的說法。In the Political,你們在美國,五十個州State,每一個州會有一個自治,因爲那個是一個政治上面的解釋、說法。但在主的召會裏面是一個生機體,你不能用這個自治。我們是生機的,彼此是不能隔分的。
4 地方召會乃是爲着基督身體的出現,也就是基督的身體在一地一地的出現—一2,十二27。
每一處的召會都是基督身體的一個雛形,一個代表,所以我們彼此不能沒有彼此。
5 在我們的考量裏,基督的身體應當是第一,地方召會應當是第二—弗二21~22。
這個還不是說秩序的問題,乃是說在我們的領會裏面,在我們的感覺裏面,身體是第一,爲首。我們在地上,我們很寶貝在我們所處的地方召會。感謝主,我們有一個地方可以實行召會生活,實際的在那可以聚會,可以事奉,這個是很寶貴的一件事情。但是這個每一處的地方召會都是爲着基督的身體,不是單單爲着某一個地方而已。所以我們就說這個考量裏面,身體是第一,地方召會是第二。地方召會所作的,不應該跟基督的身體有任何的衝突。
6 我們若認識基督的身體並對這身體有感覺,就會領悟召會是基督生機的身體,與自治毫不相干。
我相信這個是清楚。願主藉着這樣的話,真是給我們眾人有一個豫防的注射,保守我們在主今天這個神聖的啓示、新約的經綸的亮光底下,蒙保守一同來建造基督生機的身體,來豫備新婦,來迎接主的再來。好,我就停在這裏,阿們。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1-04-17 23:40:20
    觀看數 :
    611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