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約伯與兩棵樹
  • 1,843 views,
  • 01-31,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本篇信息,我們要來看約伯記的另一個結晶“約伯與兩棵樹”。這題目或許叫我們驚訝,因爲約伯記並沒有明文提到兩棵樹;那兩棵樹—生命樹與善惡知識樹—乃是記載在創世記。不僅如此,約伯記的著時比創世記大約早五百年,所以約伯顯然沒有讀過創世記。約伯生活的年代,約在人墮落後二千年,他與亞伯拉罕應當是同時代的人。當我們讀約伯記時,可能會覺得這卷書擺在聖經裏,有點格格不入。我頭一次讀這卷書時,甚至懷疑:這樣一卷書能擺在聖經裏麼?因爲這卷書與聖經其他卷書的內容和味道大不相同。

兩棵樹乃是約伯記所隱藏的基本思想

我們如何能在約伯記裏看見兩棵樹,又怎能說這是結晶之一?我們要看見,兩棵樹乃是約伯記所隱藏的基本思想。當我們讀約伯記四十二章的經文時,會發現其中四十一章半都屬於知識樹,只有末了半章是屬於生命樹。可以說,這卷書乃是那兩棵樹的展示。此外,我們可以在第二篇信息的光中,將約伯記一章與創世記二章作比較。在創世記二章,我們看見亞當、神(由生命樹所表徵)和撒但(由知識樹所表徵)。在那裏有神、人和撒但;換句話說,那裏有一個人,連同兩棵樹作神和撒但的代表。相隔二千年之後,到了約伯記一章,我們再次看見同樣的情形;不過,這裏有了演進和發展,但仍是有一個人—約伯,並且仍然有神和撒但。事實上,約伯的光景比亞當嚴重得多。起初,知識樹是在亞當身外,對亞當而言是客觀的;因爲人墮落之前,知識樹還未栽種到他裏面。然而當人墮落,吃了知識樹時,由知識樹所表徵撒但那邪惡的生命和性情,就栽種到人的肉體裏。約伯與他的妻子和他的朋友們,代表知識樹二千年來的生長和發展。知識樹對約伯而言不是客觀的;事實上,約伯成了知識樹。知識樹完全佔據了約伯整個人內裏的各部分;因此,生於人墮落二千年之後的約伯,與亞當墮落之前的情形是非常不同的。

我們從約伯再往下走四千年,到了今天,可以說,我們的情形比約伯更糟糕並惡劣;因爲善惡知識樹已經發展成巨大的人類文化,完全佔據了地上每一個人裏面的各部分,包括你我在內。當我們將約伯記一章和創世記二章作比較時,該有這樣的領悟:善惡知識樹在我們這些墮落的人裏面,已經有六千年的生長和發展。我們讀約伯記時,必須透過這兩棵樹的觀點來看這卷書;這會叫我們得着啓示和亮光。

 

神的經綸是要產生神人

那麼,聖經裏爲什麼要有這一卷約伯記呢?我們知道,神的經綸乃是整本聖經的中心異象和主題;因爲在聖經開頭創世記裏記載生命樹,末了在啓示錄也記載生命樹。聖經是一本生命的書,也是一本神經綸的書。神的經綸是非常奧祕的,爲這緣故,神必須用表號幫助我們明白一些奧祕的事。神所要我們明白的奧祕乃是:神要將祂自己當作食物,擺在人跟前,讓人吃祂,使人被祂構成,而成爲生命人,成爲屬神的人,成爲神人。這與我們天然的、宗教的思想大不相同。甚至今天如果我們對人說,神要人吃祂;恐怕不僅是不信的人,就連有些信徒,都會覺得驚訝。實在說,整本聖經就是講神的經綸,開始於神將祂自己作爲生命樹擺在人面前,結束於神與人一同成爲巨大的生命樹,就是新耶路撒冷。然而在這兩端之間,有約伯記這卷奧祕的書。約伯記不是要給我們看見神的經綸是什麼;反之,是要給我們看見神的經綸不是什麼。這卷書與新約的雅各書相當類似。約伯記擺在聖經裏,是要作一個對比,目的是爲給我們看見,神的經綸不是要產生公義的人、好人,或是誠實、純全、合乎倫理、講究道德的人,乃是要產生神人。我們極其需要約伯記這一卷書;若沒有約伯記,我們也許不會瞭解神經綸的目的,因爲我們與約伯一樣,有天然和宗教的思想。這個關於人與神關係的錯誤觀念,在約伯身上只發展了二千年;但在你我身上,已經發展了六千年之久。

藉由苦難,經歷徹底的轉移,成爲生命人

我們要明白約伯記,還需要掌握一個關鍵,就是看見約伯經歷了一個遷移。約伯完完全全是一個屬於知識樹的人,活在知識樹的原則裏,在知識樹的線上。然而,約伯記給我們看見,約伯如何經歷了一個劇烈、徹底的遷移。我相信,這個遷移是非常劇烈的,因爲約伯要從他二千年的文化和宗教裏出來,轉而成爲一個在生命線上的人,是相當不容易的。爲這緣故,必須有些事情發生,好使他裏面知識樹的生長和發展被拆毀,被消滅,甚至連根拔起。神允許仇敵作許多事來成就這個目的,但過程卻包含受苦。從人的觀點看是受苦,但從神的觀點看,乃是祂使人得遷移的過程。當然,從約伯和他朋友們的觀點看,這似乎是極重的苦難。如果我們不認識神的經綸,我們就會認爲人生不過是一場極重的苦難;甚至我們會以爲,召會生活也是受苦。然而,如果我們認識神的經綸,就會明白苦難有一個非常積極的目的。好比作父母的永遠不會故意叫孩子受苦,但是正確的父母都知道孩子需要經歷苦難。父母無法製造一種沒有苦難的環境;即使他們能,那對孩子也沒有益處。照樣,神並非定意要使約伯受苦,祂不過是允許仇敵不知不覺地執行祂的旨意,就是拆毀那建立在約伯裏面的知識樹。事實上,神容許仇敵撒但拆毀他自己所建立的。撒但就是那棵知識樹;不僅如此,他就是那把知識樹建立在約伯裏面的。現在,神允許撒但不知不覺地消除了他自己所作的;這豈不是神的智慧?

至終在積極一面,約伯裏面所建立起來一切天然的公義、自義和純全都被拆毀時,他就看見了神。在約伯記末了,他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四二5)按新約的意義說,看見神等於得着神。約伯看見神,意即他得着神;他從善惡知識樹的範圍裏出來,脫離了那一條線,進到生命樹的線上。今天,我們也要經過約伯所經過同樣的過程,從知識樹的範圍遷移到生命樹的範圍。可以說,這個過程是從好人成爲神人的過程;或者可以說,是從惡人成爲神人的過程。就約伯而言,知識樹產生一個非常好的人;但知識樹也產生了許多與約伯同時代的惡人。知識樹產生好人,也產生惡人;但這棵樹絕不會產生神人,也不會產生彰顯神的人。

在本篇信息,我們將看見這兩棵樹成了兩條線,貫穿整本聖經;其基本負擔乃是:我們要蒙光照並受激勵,與神合作。神的心意是要使我們完全蒙拯救,脫離知識樹作我們的源頭,作我們的線,作我們的道路,作我們的原則,好使我們這些原本屬於知識樹的人,至終成爲小生命樹。我們與生俱來都是知識樹,並且我們的教育、養成和文化,多年來都是爲知識樹澆灌並施肥;所以我們都需要經過一個徹底的遷移,使我們能成爲生命人。

按照聖經的神聖啓示,有兩棵樹、兩個源頭、兩條路、兩個原則、兩個終結

按照聖經的神聖啓示,有兩棵樹、兩個源頭、兩條路、兩個原則、兩個終結。這兩棵樹乃是兩個源頭。樹成爲源頭,源頭又成爲路,就是一種生活、敬拜的方式,一種人與神的關係;而路又成爲原則,這兩個原則就帶到兩個截然不同的結局、終結。所以,我們首先要領悟,一切在於源頭。你若接受錯誤的源頭,自然就走上錯誤的路,憑錯誤的原則而生活,至終達到錯誤的目的地;你卻可能不自覺,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當撒但欺騙夏娃時,撒但並沒有把實情告訴夏娃;他向夏娃撒謊。神是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善惡知識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爲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二16~17)然而,當撒但到夏娃那裏時,並沒有說,“你好,我是魔鬼,我是死亡的源頭,我要你接受知識樹,叫你死亡。”即使撒但告訴你事實,他也是在撒謊,因爲他本身就是謊言;凡與他有關的一切都是謊言(約八44)。撒但來到夏娃那裏,把一個思想放進她的心思:“神豈是真說?”(創三1)撒但似乎是對夏娃說,“神的確這樣說麼?這是祂的意思麼?”夏娃把那個思想聽進去了,她接受那個思想,就上鉤了。

然後,魔鬼對夏娃說了一個直接的謊言:“你們不一定死。”(4)這是直接的謊言。夏娃接受了,因爲她已經接受從撒但來的思想,對神的話起了懷疑和疑惑。所以,當她聽見撒但的謊言,就相信了。撒但說,“你們吃的日子……,你們便如神。”(5)這是謊言,不是事實。撒但應該說,“你們若接受知識樹,便會被撒但化,成爲毒蛇,成爲魔鬼的兒女。”這纔是事實。然而,撒但沒有那樣說;他是說,“你們便如神”,亦即像神一樣。這是何等的謊言。人若遵從倫理或宗教的教訓,那些教訓的源頭不是神,不會使人有神內裏的成分,只能使人外表像神,並非內裏、內在地像神。那些教訓的源頭是屬撒但的。

生命樹表徵三一神在人與神的關繫上,作人的生命;善惡知識樹表徵魔鬼撒但,就是那惡者,在人於神面前墮落的事上,對人乃是死亡

生命樹表徵三一神在人與神的關繫上,作人的生命;善惡知識樹表徵魔鬼撒但,就是那惡者,在人於神面前墮落的事上,對人乃是死亡(創二9、17,詩三六9上)。神作人的生命,應當是人與神之關係的管制原則。神創造人,把人擺在一個園子裏,這園子叫作伊甸(原文意,歡樂)(創二8)。神把人擺在生命樹跟前(9)。神沒有給人任何指示,只給人一個警告:“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善惡知識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爲你吃的日子必定死。”(16~17)神警告亞當要避開善惡知識樹,因爲那棵樹會殺死他。神創造人之後,並沒有把亞當擺在神學院裏,也沒有給他律法。神的心意乃是要亞當吃生命樹;亞當受造有神的形像和樣式,乃是神的器皿,要被神充滿,以彰顯神並代表神。亞當只該吃神自己,不該吃另一個源頭。這是神對亞當的心意。

如果當時人接受了正確的源頭,就會達到正確的終結;但事與願違。因此,人需要一個轉換,從善惡知識樹的線,遷移到生命樹的線。我們知道,夏娃同亞當都受騙接受了知識樹。這棵樹雖然稱作知識樹,事實上是死亡樹;生命樹的相反乃是死亡樹。然而撒但若說,他要把死亡給人,沒有人會接受;因此他誘騙夏娃,說要給她知識,使她像神那樣有知識。

要知道,甚至聖經本身也可能成爲知識樹。林後三章六節說,“那字句殺死人。”我們若只接受聖經的字句,而沒有接受聖經的靈,聖經對我們就是知識樹,至終會產生死亡。甚至職事信息也能成爲知識樹。我們若不是平衡且完整地使用職事信息,那些信息也可能導致死亡。我們應當只接受神作我們獨一的源頭;這必須是我們與神之關係的管治原則。

善惡知識樹表徵魔鬼撒但,就是那惡者,在人於神面前墮落的事上,對人乃是死亡。生命樹是很簡單的,這棵樹的性質是生命,內容是生命,結果是生命。生命樹,名副其實就是生命;但知識樹很複雜,因爲有善的知識,也有惡的知識。無論是善或惡的知識,結果都是死亡;這是撒但的詭詐。

生命樹是尋求神作生命,以得着供應與享受之人的源頭;善惡知識樹是跟隨撒但作毒物,以至於死,並永遠沉淪之人的源頭

生命樹是尋求神作生命,以得着供應與享受之人的源頭;善惡知識樹是跟隨撒但作毒物,以至於死,並永遠沉淪之人的源頭(約一4,十五1,八44)。起初,亞當是在一種完全的光景裏,沒有罪,沒有律法,只需要在園子裏與神交通。亞當若接受神作他的源頭,一切都會非常美好;然而,他接受了善惡知識樹。當時他並不知道,接受善惡知識樹是跟隨撒但作毒物。我們若告訴人:“你們是在跟隨撒但,接受撒但作你們的源頭。你們中了知識樹的毒,這會使你們成爲魔鬼的兒女,把你們帶到火湖裏(約壹三10,啓二十15)。”相信沒有人會覺得這是好事,或認爲這是他們所需要的。那些跟隨撒但的人都受了欺騙,這就是爲什麼我們需要傳福音。我們需要傳兩棵樹的福音,說到約伯與兩棵樹。人們不認識這件事,不知道自己是在走向永遠沉淪的那條路上。

第一條路是生命的路,就是狹路,給人尋求神,得着神,並在神永遠的生命裏享受神作供應;第二條路是死亡並善惡的路,就是闊路,讓人跟隨撒但,作他的兒女

第一條路是生命的路,就是狹路,給人尋求神,得着神,並在神永遠的生命裏享受神作供應;第二條路是死亡並善惡的路,就是闊路,讓人跟隨撒但,作他的兒女(太七13~14,徒九2,約壹三10上)。第一條路是生命的路,使人成爲神的兒女,就是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成爲神。第二條路使人成爲魔鬼的兒女。聖經不僅記載有神的兒女,也有魔鬼的兒女(約壹三10上)。人如何成爲神的兒女?只要接受生命樹。人如何成爲魔鬼的兒女?只要把魔鬼接受進來,把知識樹接受進來,就會成爲毒蛇之種,成爲小毒蛇,成爲魔鬼的兒女。在馬太福音,主耶穌沒有稱羅馬兵丁作毒蛇,而是稱那些宗教徒作毒蛇之種(十二34);這是人很難領會的。每個人都知道何爲惡。惡就是惡,沒有人會故意揀選惡;人通常會棄惡擇善。難處在於善比惡更壞,因爲善更會欺騙人;善是更巧妙的仿冒品。所以兩條路產生兩種兒女,就是神的兒女和魔鬼的兒女;這兩班人乃是基於以下兩個原則。

第一個原則是生命的原則─倚靠神的原則;第二個原則是死亡並善惡的原則─向神獨立的原則

第一個原則是生命的原則—倚靠神的原則;第二個原則是死亡並善惡的原則—向神獨立的原則(創四3~4,耶十七5~8,約十五5)。神所造的人是個完全需要倚靠的人。人需要食物、水、空氣、陽光;可以說,人是需要倚靠的個體,而非獨立的個體。倪弟兄在《兩種生活的原則》這篇信息中說,“神創造人之後,神就在那裏替人想到糧食的問題。……糧食乃是生命的維持。……神在這裏用兩棵樹來對我們說出一點寓意的話。生命樹和善惡知識樹……就是給我們看見,人有兩種不同的糧食:人所以能夠活着,或者是藉着生命,或者是藉着分別善惡,或者說是藉着分別是非。……這兩棵樹擺在這裏,是要給我們看見,人活在世界上,特別是基督徒活在世界上,是憑着兩種不同的原則而生活:人活着,也許是憑着是非,也許是憑着生命。”(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十冊,一八五至一八六頁)我們必須是一直倚靠神、憑神的生命而活的人。即使在永世裏我們還是需要倚靠神。儘管那時我們有永遠的生命,甚至會永遠活着,我們還是需要神作生命樹和生命水的河,維持並供應生命。即使在永世裏,我們仍需要倚靠神作生命樹和生命水的河。

第二個原則是死亡並善惡的原則—向神獨立的原則;這個原則很複雜。撒但欺騙夏娃說,“你們便如神知道善惡。”(創三5)這使夏娃誤以爲她若接受知識樹,就會知道神所知道的一切,也就不再需要神,能向神獨立了。事實上,我們永遠不能向神獨立。凡向神獨立的,其源頭都是魔鬼。

兩個終結乃是兩棵樹、兩個源頭、兩條路、和兩個原則的最終結果

兩個終結乃是兩棵樹、兩個源頭、兩條路和兩個原則的最終結果。神生命之路的終結乃是生命水的城,也就是新耶路撒冷(啓二一2、9~11,二二1~2)。死亡並善惡之路的終結乃是火湖(十九20,二十10、14~15)。

神的目的不是要得着一個在善惡知識樹線上的約伯,乃是要得着一個在生命樹線上的約伯

神的目的不是要得着一個在善惡知識樹線上的約伯,乃是要得着一個在生命樹線上的約伯。神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沒有人像他完全且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伯一8)這指出約伯是個義人,生活在一個不義的世代裏。神曉得約伯是個義人,但他是在錯誤的線上,是在善惡知識樹的線上。神向撒但說話,目的是要使撒但作點事。事實上,神是用撒但拆毀撒但自己在約伯身上所建立起來的,就是一種向神獨立的生活。

耶利米九章二十三至二十四節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地上施行慈愛、公理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這話說出神要使約伯經過苦難的原因。約伯有智慧,有勇力,很剛強,很富有,他以這些爲誇口;但神要把他從倚靠這些轉向倚靠神作他的智慧、力量和財富。在我們的經歷中,主也要來摸我們裏面的這幾件事。主要摸我們的才能、才乾和聰明;祂要摸我們的勇力,摸我們的力量,無論是肉身的力量或心理的力量;祂要摸我們的財富,我們渴望能夠財務自主,祂就要來摸這種渴望。我們對以上這些事的信靠,都必須過去。我們不能信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甚至屬靈的力量也不能;我們也不能信靠那無定的錢財。主要在這些事上對付我們,正如祂對付約伯那樣。

約伯和他朋友們的邏輯是循着善惡知識樹的線;他們都毫無神聖的啓示,也無神聖生命的經歷

約伯和他朋友們的邏輯是循着善惡知識樹的線;他們都毫無神聖的啓示,也無神聖生命的經歷(伯二11~三二1)。約伯記這卷書讀起來真令人痛苦,因爲裏面說的都是那被知識樹所充滿之人的辯論。這就是爲什麼當我們讀這卷書時,需要有神經綸的觀點。這樣我們就能明白,這是要給我們一個對比;這是一個黑的背景,好使我們更加鮮明地看見神的經綸。我們和聖徒的交通不該像約伯和他三個朋友那樣;但有時,我們的交通聽起來就如同約伯記所記載的,有不同的意見、不同的觀點,並且滿了辯論。

約伯像他的朋友一樣,停頓在善惡的知識裏,不認識神的經綸

約伯像他的朋友一樣,停頓在善惡的知識裏,不認識神的經綸(四7~8)。神有祂的經綸,然而,這經綸的奧祕乃是到了新約時代,神纔在靈裏啓示祂的聖使徒和申言者(弗三5)。約伯生活在神聖啓示的原始時代,他雖然知道神有某種隱藏的目的(伯十13),但他不曉得那是什麼;這使他非常受攪擾。何等喜樂,今天我們不僅是生活在保羅的啓示寫出來的時代,並且是在這個啓示已經非常豐滿完全地向我們解開的時代,以致我們讀約伯記這樣一卷書,也能看見神的經綸。

約伯和他的朋友們都不在神所命定人該在的生命樹線上(創二9)。他們對人與神關係的觀念,是建立在善惡、對錯之上,完全照着善惡知識樹的原則,全然照着墮落之人屬人道德的觀念(伯八1~20)。他們有一種商業的觀念:人若行善,就會得着神的賞賜;若是作惡,就會受罰。這並不是聖經所教導的;這種商業觀念,是撒但所引進的。許多年輕的聖徒都有這種商業想法:我若這樣作,神就必須那樣作;譬如,我若參加全時間訓練,神就該爲我作某些事;我若有分於召會生活,神就需要作我所期待祂作的事。這種關於人與神關係的想法是錯誤的,這個想法來自善惡知識樹,開始於該隱,然後從那裏發展出一種關於人與神關係的錯誤觀念。

約伯和他的朋友們都是在善惡知識樹的範圍裏;神要把他們從那個範圍裏拯救出來,擺到生命樹的範圍裏

約伯和他的朋友們都是在善惡知識樹的範圍裏;神要把他們從那個範圍裏拯救出來,擺到生命樹的範圍裏(一1,二3,十九10)。那些在知識樹線上的人,總是要得到一個對或錯、是或非的答案;他們對每一個問題都要得着這樣一個答案。從福音書裏,我們一再看見,主並不給門徒這種答案。門徒是活在善惡知識樹的範圍裏,而主是活在生命樹的範圍裏。門徒看見一個瞎眼的人,就問主說,“是誰犯了罪,叫這人生來就瞎眼?是這人,還是他父母?”(約九2)這就是知識樹的線。主回答說,“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乃是要在他身上顯明神的作爲。”(3)主是在生命樹的範圍裏,祂是奧祕的,祂所給人的回答也是奧祕的。主常常用奧祕的答覆迴應祂的門徒。

我要作一個簡短的見證。一九八〇年代後期,主的恢復經過了一次很大的風波。當時我剛進入主的恢復,也很年輕,並且我和妻子一同全時間服事。召會經過風波時,我目睹許多錯誤的事發生;有些事不僅是錯誤的,甚至是邪惡的。我將一些事列出來,帶去見一位如同我屬靈父親的弟兄。那時我完全陷在心思裏,像個檢察官指出錯誤的事,並期待那位弟兄贊同我的觀點。那位弟兄聽完之後很沉默,然後看着我說,“我很擔心你,因爲你是在對錯的範圍裏,在是非的範圍裏。”我和他爭辯說,“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你不能忽視對和錯。”他說,“是的,我們當然不能忽視對和錯,但我們不要活在那個範圍裏,要活在生命樹的範圍裏。”他所說的,對我如同外國話。雖然我知道那個說法,聽過那個教訓,但我並沒有活在那個範圍裏。後來,我很認真地到主面前,於是我開始遷移;這是我個人從知識樹遷移到生命樹極大的一步。到今天,我仍非常感謝那位弟兄給我的幫助。當然,我們不稱義惡事,不以錯的事爲對,因爲聖經說,“惡要厭棄,善要貼近。”(羅十二9)我們並不是對那些惡事視若無睹,而是我們不活在善惡的範圍裏,不以善惡作爲我們與神之關係的原則。我們要看見這個分別,這會使我們有很大的改變。那些在知識樹線上的人,從來都不會喜樂,因爲一切都叫他們受攪擾;然而,當我們吃生命樹的時候,我們因着享受基督而滿了喜樂。

神對付約伯的目的,乃是要將他從善惡的路上轉到生命的路上,好使他最完滿地得着神

神對付約伯的目的,乃是要將他從善惡的路上轉到生命的路上,好使他最完滿地得着神(伯四二1~6)。

我們需要有生命樹的異象

我們需要有生命樹的異象(創二9,啓二二1~2、14),而不是僅僅有生命樹的教訓。我們都需要有這個異象,這異象會引導我們進入生命樹的範圍,並使我們在生命樹的線上有實際的經歷。

生命樹表徵三一神在基督裏,以食物的形態將自己分賜到祂所揀選的人裏面作生命

生命樹表徵三一神在基督裏,以食物的形態將自己分賜到祂所揀選的人裏面作生命(創二9)。神要作人的食物。有些人認爲這樣說到神很粗魯,但這正是主自己在約翰六章所說的,祂說,“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裏面。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遠的生命。”(53~54)這裏主明白地說到要吃祂。祂在五十七節更明確地說,“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活着。”這就是倚靠;生命樹的原則就是倚靠。過倚靠的生活並不膚淺;過倚靠生活的路乃是吃主耶穌並因祂而活。我們不要害怕說“吃耶穌”。宗教人士不會那樣說,但主耶穌這樣說,我們也要如此說。吃主就是花時間在祂的話上,在我們向着祂的禱告裏,與祂有親密的接觸。我們乃是這樣來吃祂。主在六十三節說,“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我們要藉着禱告摸着主話中的靈;這樣,我們就是吃主耶穌,也是過倚靠的生活,就是因主而活。

生命樹是宇宙的中心

生命樹是宇宙的中心。這不是指宇宙裏物質的中心。按着神的目的,地是宇宙的中心,伊甸園是地的中心,生命樹又是伊甸園的中心;因此,宇宙乃是以生命樹爲中心。沒有什麼比生命樹對神和人更中心,更重要(創三22,啓二二14)。這是神聖的觀點。因此,生命樹就是宇宙的中心,也應當在我們個人的宇宙裏成爲中心;同時,生命樹也該是我們召會生活的中心。

召會生活最中心的事,應當是享受基督作生命樹。聖經恢複本啓示錄二章七節第六注說,“吃生命樹,就是享受基督作我們生命的供應,該是召會生活中首要的事。召會生活的內容在於享受基督;我們越享受基督,召會生活的內容就越豐富。”因着召會生活與人有關,所以錯誤的事會一再發生,我們會看見許多錯誤;但我們不要受對或錯的事打岔,乃要一直吃生命樹。生命樹要成爲我們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的中心。這樣,不論事情對或錯,我們都滿有平安,滿了喜樂。

新約啓示基督是生命樹之表號的應驗

新約啓示基督是生命樹之表號的應驗(約一4,十五5)。這裏使用“表號”而非預表。亞當是基督的預表,夏娃是召會的預表。人物是用“預表”這辭,物件則用“表號”。生命樹是基督的表號,基督是那表號的實際。我們可以稱約翰福音爲生命的福音,甚至稱作生命樹的福音。生命樹就在該卷書十五章,那裏有葡萄樹,就是基督(5),並且生命在祂裏面(一4)。我們因着重生,已經接枝到祂裏面,就是接枝到生命樹上,成爲生命樹的一部分。如今,生命樹要在我們裏面生長,將那先前在我們裏面生長的善惡知識樹吞沒。

約翰福音所啓示包羅萬有之基督的各面,都是生命樹的結果

約翰福音所啓示包羅萬有之基督的各面,都是生命樹的結果(六48,八12,十11,十一25,十四6)。人生存所需要的一切,諸如食物、水、空氣、陽光,表徵包羅萬有之基督的各面,乃是生命樹的結果。這些也表徵生命的素質,從生命樹流到我們這些枝子裏面。

享受生命樹將成爲神所有贖民永遠的分

享受生命樹將成爲神所有贖民永遠的分(啓二二1~2、14)。生命樹實現了神原初對人的心意,直到永遠(創一26,二9)。生命樹的果子要作神贖民的食物,直到永遠;這些果子始終是新鮮的,每月都結(啓二二2)。我們要吃生命樹,享受生命樹,倚靠生命樹,直到永遠。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要來吃,來享受;這享受乃是我們永遠的定命。

創世記二章九節的兩棵樹—生命樹與善惡知識樹—代表兩個生活的原則

創世記二章九節的兩棵樹—生命樹與善惡知識樹—代表兩個生活的原則。

這兩棵樹表明基督徒能憑着兩種不同的原則—是非的原則或生命的原則—而生活

這兩棵樹表明基督徒能憑着兩種不同的原則—是非的原則或生命的原則—而生活(林前八1)。所以這裏有兩種生活的方式。

約伯和他的朋友們所追求的是道德範圍裏的東西,但我們在基督裏的信徒,應當追求屬神範圍裏的東西

約伯和他的朋友們所追求的是道德範圍裏的東西,但我們在基督裏的信徒,應當追求屬神範圍裏的東西(十五28,弗三16~21)。在約翰三章,當主耶穌對尼哥底母說話時,表面看,祂是一個在地上的人;但主說,祂是“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13)。到底祂是在天上,還是在地上?事實上,祂乃是在屬天的範圍裏。按物質說,祂是在地上,但祂是活在另一個範圍裏。

基督徒不是講是非的原則,善惡的原則,乃是講生命

基督徒不是講是非的原則,善惡的原則,乃是講生命(約壹五11~13、20)。

當我們接受主耶穌,得着新的生命之後,我們多了一個生活的原則—生命的原則;我們如果不知道,就會把生命的原則擺在一邊,而跟從是非的原則

當我們接受主耶穌,得着新的生命之後,我們多了一個生活的原則—生命的原則;我們如果不知道,就會把生命的原則擺在一邊,而跟從是非的原則。我們接受主時,不是得着一種哲學,也不是得着新宗教、新律法;乃是得着另一個生命,這生命成爲另一種生活的原則。我們如果不知道,就會把生命的原則擺在一邊,而跟從是非的原則。大多數的信徒就是如此,跟從了對錯的原則。我們需要看見,我們已經接枝到生命樹裏。然而,在我們實際的經歷中,當有些事情發生,好比在婚姻生活、家庭生活裏出了問題,或者我們的健康和財務出了問題時,我們接受哪一個原則呢?我們需要學習,在實際日常生活的各方面,按照生命的原則,就是生命樹的原則而活。

在我們實際的生活上,我們也許不是在生命樹的線上,而是在善惡知識樹的線上

在我們實際的生活上,我們也許不是在生命樹的線上,而是在善惡知識樹的線上(箴十六25,二一2)。箴言十六章二十五節說,“有一條路,人以爲正,至終卻是死亡之路。”二十一章二節說,“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爲正,唯耶和華衡量人心。”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我們不該在善惡知識樹的範圍裏,乃該在賜生命之靈的範圍裏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我們不該在善惡知識樹的範圍裏,乃該在賜生命之靈的範圍裏(林前十五45下,羅八2)。在復活裏的基督成了賜生命的靈(林前十五45下);祂不僅僅是那靈,更是賜生命的靈。主作爲生命樹,現今乃是賜生命的靈,把祂的生命分賜到我們裏面。

我們要按照生命的原則生活,就需要跟隨生命內裏的感覺

我們要按照生命的原則生活,就需要跟隨生命內裏的感覺(羅八6,弗四18~19,賽四十31)。根據羅馬八章,我們有一種內裏的感覺,就是生命的感覺;這不是關於是非對錯的教訓,也不是規條,乃是一種感覺。昨晚我和妻子交通到某件很好的事,但我們交通後就領悟,裏面沒有感覺要去作這事。在我們的生活中,不該問好或不好,乃要問是不是神,神對於這件事的感覺如何。

在消極一面,生命的感覺是死的感覺(6上)。在積極一面,生命的感覺是生命平安的感覺,感覺剛強、飽足、平安、明亮、舒服(6下)。六節描述我們對兩棵樹的經歷:“心思置於肉體,就是死”,這就是善惡知識樹;“心思置於靈,乃是生命平安”,這就是生命樹。

我們照着生命樹的原則而活時,就不會在意善惡,乃在意生命;我們辨識事物,就不會照着對錯,乃照着生命或死亡

我們照着生命樹的原則而活時,就不會在意善惡,乃在意生命;我們辨識事物,就不會照着對錯,乃照着生命或死亡(創二9、16~17,林後十一3)。這不是說我們不分善惡;我們乃是不在意善惡而在意生命。我們不是照着對錯,乃是照着生命或死亡,來辨識事物。這裏有兩種生活,乃是在兩個不同的範圍裏。

每一個在基督裏的真信徒,都是一個小型的伊甸園,在他的靈裏有神作生命樹,在他的肉體裏有撒但作善惡知識樹

每一個在基督裏的真信徒,都是一個小型的伊甸園,在他的靈裏有神作生命樹,在他的肉體裏有撒但作善惡知識樹(創二9,羅八2、5~6)。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小型的伊甸園,也是小型的約伯記;約伯的故事就是我們的故事。

我們是小型的伊甸園,因爲與神、人和撒但有關的三角情形,現今就在我們裏面

我們是小型的伊甸園,因爲與神、人和撒但有關的三角情形,現今就在我們裏面(創一27~29,二9、16~17)。我們不像亞當,當初亞當在生命樹所表徵的神和知識樹所表徵的撒但之間作選擇時,二者都在他身外。六千年後的今天,我們信主時,神就將祂自己作爲生命樹栽種在我們靈裏,而撒但的生命和性情作爲知識樹,就在我們的肉體裏。很不幸的,在我們裏面的知識樹已經長得極其龐大,但生命樹卻長得不多;因爲我們一直給知識樹澆灌並施肥。我們需要認真,在我們裏面的人—伊甸園—裏作工,培植生命樹。

人墮落之前,善惡知識樹和生命樹乃是在人的身外(9、16~17)。經過墮落,善惡知識樹就在我們裏面;經過重生,生命樹現今就在我們裏面。我們的靈是與三一神調和,而我們那成了肉體的身體,是與撒但罪惡的元素攙雜(林前六17,羅五12,六6、12);這使基督徒成爲小型的伊甸園。

我們這些由創世記二章的亞當所代表的人,在我們的靈裏有生命樹,在我們的肉體裏有善惡知識樹

我們這些由創世記二章的亞當所代表的人,在我們的靈裏有生命樹,在我們的肉體裏有善惡知識樹(9,啓二7下,二二14)。

我們每逢接觸善惡知識樹,就死了;我們每逢接觸生命樹,就得着生命

我們每逢接觸善惡知識樹,就死了;我們每逢接觸生命樹,就得着生命(羅八5~6、10)。夏娃所犯的錯,就是接觸了善惡知識樹,把死亡接受進去。我們必須保守自己。人在伊甸園裏有兩個職責:一是要耕地,二是要看守園子。耕地的意思就是要培植生命樹,給生命樹澆灌和餵養。看守園子的意思是要保守自己避開知識樹。在網際網路上,在各種媒體裏,到處都有知識樹。所以我們必須一直儆醒,不要接觸知識樹。我們看新聞時,要保守自己,因爲在其中有知識樹,會把死亡分賜到我們裏面。

如果我們站在善惡知識樹那一邊,與撒但接觸,我們就會活出魔鬼撒但的生命,結果乃是死亡;如果我們站在生命樹這一邊,與神接觸,我們就會活出神自己,結果乃是生命

如果我們站在善惡知識樹那一邊,與撒但接觸,我們就會活出魔鬼撒但的生命,結果乃是死亡(林後十一3,羅三23,約壹三4)。如果我們站在生命樹這一邊,與神接觸,我們就會活出神自己,結果乃是生命(約十一25,十四6,十五1、4~5)。這就是羅馬八章五至六節所說的:“因爲照着肉體的人,思念肉體的事;照着靈的人,思念那靈的事。因爲心思置於肉體,就是死;心思置於靈,乃是生命平安。”

羅馬八章五至六節給我們看見小型的伊甸園,一邊有肉體與死,另一邊有靈與生命,中間有心思

羅馬八章五至六節給我們看見小型的伊甸園,一邊有肉體與死,另一邊有靈與生命,中間有心思。心思就像一個開關,這開關的預設位置是在肉體這一邊。你必須有意的轉動開關,將心思置於靈;否則你的心思會自動轉回到肉體那邊。

我們從羅馬八章知道,我們需要將我們這人轉向那住在我們靈裏活的一位,並保持與祂是一

我們從羅馬八章知道,我們需要將我們這人轉向那住在我們靈裏活的一位,並保持與祂是一(6下,林前六17)。這就是轉動開關。

我們將心思置於靈,就有生命、平安、亮光、安慰和力量;我們的乾渴就得解除,我們的飢餓也得飽足

我們將心思置於靈,就有生命、平安、亮光、安慰和力量;我們的乾渴就得解除,我們的飢餓也得飽足(羅八5、6下,約四14,七37~38,太五6)。

當我們將心思置於靈,我們的心思就滿了生命與平安

當我們將心思置於靈,我們的心思就滿了生命與平安(羅八6下)。羅馬八章六節的生命,原文是zoe,奏厄,指非受造的、神聖的、永遠的生命。當我們的心思成了生命,這意思是,我們成了生命樹。我們裏面的感覺是很平安的,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情,是好是壞,是對是錯,是善是惡,我們都是平安的。

我們有平安,因爲我們外在的行爲與我們內裏的所是之間,並無不一致(6下,賽九6~7,二六3)。當我們將心思置於靈而說話時,生命就具體化在我們的話語中,因爲我們與主乃是一靈(箴十八21,約六63,弗四29)。正如主在約翰六章六十三節所說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當我們說話或申言時,我們的心思若置於靈,就會有生命具體化在我們的話語中,因爲我們與主乃是一靈。我們的話語不會使人對神的話起疑惑,不會分賜死亡;使人對神的話起疑惑,並分賜死亡,乃是魔鬼的話所作的。當我們將心思置於靈而說話時,我們的話會在彼此裏面澆灌生命樹,使生命樹長大,供應更多的生命,使我們都成爲生命人。

願主光照我們,激勵我們與祂合作,使我們能實際經歷約伯所經歷同樣的遷移。在約伯記裏,我們讀不出他的朋友們有沒有被遷移,也讀不出他的妻子有沒有被遷移。願主憐憫我們,使我們像約伯一樣,更多經歷從知識樹轉到生命樹,走生命的路,好達到生命的終結,就是新耶路撒冷(M. R.)。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1-01-31 22:49:22
    觀看數 :
    1,843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