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我們的文化急切需要被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頂替
  • 3,267 views,
  • 2020-12-09,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讀經:西一1213151827,二81415,三41011
這次特會的總題是『爲着一個新人,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頂替文化』。我願意再重複一次,『爲着一個新人,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頂替文化』。這些經節對我們是熟悉的,歌羅西書三章十至十一節,讓我們在靈和生命的新樣裏來讀,『並且穿上了新人;這新人照着創造他者的形像漸漸更新,以致有充足的知識;在此並沒有希利尼人和猶太人、受割禮的和未受割禮的、化外人、西古提人、爲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我們知道基督乃是在十字架上了結舊人的時候創造了新人。在祂的復活裏,這一個新人出生了。當基督復活的時候,我們都得了重生。在神面前,就着某一個程度,在敵人面前,這一個新人已經出現了,存在了。那就是在一九七七年以來,我知道李弟兄那個剛強、得勝的職事說到了一個新人。在這一系列的信息講到這個主題,在臺灣釋放之後,有一個背叛就爆發了。在我們當中有一個人自稱爲這一個新人的宇宙聯絡人,之後我們就立刻看見仇敵是如何恨惡這件事,懼怕這件事。
一年前在印度,我們最近有個長老的訓練,再一次講到一個新人,乃是這一個團體的新人要完成神在創世記一章二十六到二十八節(『神說,我們要按著我們的形像,照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爬物。神就按著自己的形像創造人,乃是按著神的形像創造他;創造他們有男有女。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繁衍增多,遍滿地面,並制伏這地,也要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所啓示的定旨。我題到的這些經節,說到要穿上新人,這意思就是我們要團體的活出來。然後在這裏說到,在這一個新人裏面,並沒有,不可能有,不是說不應該有,是不可能有,也就是沒有。我們想想看,這或許是不同的種族、國籍罷。是的,這是對的。我們彼此相愛,我們若是可能的話,在這裏有五千個人,我們會聚集,在全地的人都聚在一起,這裏沒有偏好,沒有歧視,這是真實的。但是這裏卻有另外一個層次,在這裏還有文化,就是社交,社會生活的方式,乃是與猶太人、希利尼人、受割禮的、未受割禮的、化外人、西古提人、爲奴的、自主的、中國人、俄國人、美國人、加州人、還有德州人…我們在這裏要看見在文化的背後,就有仇敵—撒但,也就是對頭,在這範圍裏面的這一個仇敵,就是對頭。就好像在約伯記一章二章看見的,這裏是裏面的仇敵。他恨惡這一次特會的總題,他也懼怕這次特會的總題。因爲如果在這裏最終,或許花了四十七年,李弟兄釋放了文化這件事。在一九七三年,他釋放了這個負擔,在一九七七年,他又再一次釋放了負擔,所以在歌羅西書生命讀經的訓練裏,他釋放了這個訓練。我簡單的核對了一下,從網上看見,這裏有超過一百八十篇,不同的出版,是李弟兄所釋放的。有一百八十篇以上,專專的針對,講到文化與基督相對,文化與建造相對,文化與我們生命的長大相對,文化與完成神的定旨是相對的。
 
 
我們有幾次嘗試着要講到這件事,主知道,主的身體也知道,如果我所說的是不準確的話,我很誠懇的告訴你,我歡迎你們來調整我。但是關於這件事,沒有人的文化是可以在一個新人裏這件事,還沒有完全、沒有透徹的進到主的恢復裏面。你有進到一個禱告聚會裏,爲這件事禱告麼?有禱告到要脫去舊人的這些方面麼?你能記得那裏有一篇信息講到這件事麼?我這麼說完全不是一個審判的態度,我在這裏乃是要呼召,我們要醒過來。在我們當中,需要有更多的弟兄姊妹需要儆醒,需要認識在我說話的時候,就站在這裏的時候,我是在一個爭戰裏,在這裏有抗拒,但是我們乃是站在這位釘死、復活、升天基督的得勝裏。我們要再次爭戰,交戰。你在這裏,從綱要裏就看見我所說的是甚麼了。
我們來到第一篇信息的篇題。我以前用過這個例子,或許是兩三年前了。這個例子就是在一場球賽裏,我是在這裏是防衞的,防衞的,現衞,在我後面有四分衞,還有接球員,但我的責任就是在這裏要開一個開口,讓這個跑衞能彀往前得分。如果跑衞能彀通過,然後跑向前去得分,大家都在這裏歡呼慶祝,他就得着了所有的讚美。這應該是這樣子,我作爲這個後衞,是應該被忘記的,也應該被忘記。因爲我這個人應該,也理所當然要被忘掉。但是這篇信息是要衝破一個開口,讓其他五個弟兄能彀自由的往前,也讓所有的聽眾,無論在那一種語言裏,也能彀感覺到這裏是有一個開口。
這篇信息不是叫我們個人受激勵而已,也不是專注在我們目前屬靈的情形,這篇信息所專注的是在這個篇題裏,這裏有個急切的需要,就是『我們的文化急切需要被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頂替』,這裏有個急切的需要。我們都知道急切和迫切的這個辭是甚麼意思。但我又在網上的字典再查看了一下,我不願意信靠我的己。迫切乃是需要急切的關注。一件事是迫切的、急切的,就是說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是需要我們卽刻附以關心和注視的。這裏傳達出一個緊迫性。因着主在我裏面的運行,也藉着我在陳明這篇信息的這一份和我的責任,在我裏面的確有一個急切、迫切的感覺,這個需要是急切的。但是我們沒有一個人是要在這裏挑旺己—天然的人的成分,在我們裏面,反而我們應該轉向主,讓靈毫無阻礙的在這裏運行。把這個急迫性,現今基督在祂天上職事裏所有的這個迫切、急迫性傳輸給我們。
我在其他的特會裏都題到這件事。我們住在一個急迫的時刻,乃是來到時代終結的時刻。我們不是回到一九七七年,我們沒有四十三年了,不可能再過四十三年,這需要是急迫的、急切的,需要我們付卽刻的注意力的,不是卽刻要採取甚麼行動,而是需要一個急切的關切這件事。那這個急切的需要就是我們的文化,我不是說就是很高的,那些高尚人士要去聽歌劇,穿着西裝,筆挺的西裝,在閒暇的時候聽聽古典音樂。不是,我乃是說到一般的生活,就是你的看法、你的目標、你的安排,在你的社會裏,在某一個國家裏所持有的,或許在某一個國家、某一個部分所持有的那種生活的方式。就着一個很真實的方面來說,南加州的文化與俄勒岡州的波特蘭是不同的,波特蘭的文化也是與德州的文化是不一樣的,也與麻省(麻州)的文化相當不同。我想這件事是清楚的。我們的文化雖然是必要的,人要在地上要長大成人,就必須照着那個地方的文化所長大,在這裏作人就沒有別的方法可以長大。你無論在那裏,你就必須在那個政府之下,在那個社會的制度之下。所以在這裏沒有任何的羞恥,我們都知道我們是在文化裏長大的,是就着我們所在地的文化長大的。但是那些完全是在舊人裏面。我們現今外在的照着某種的文化,在某個地方照着那個文化生活行事。但是這裏所需要發生的就是在我們的裏面,在內裏,不管外面發生是甚麼,在這裏就必須讓我的文化被取代,被除盡,好讓這個包羅萬有、延展的基督來頂替。
所以今天主恢復裏急切的需要就是甚麼?這主的恢復到底要成爲甚麼?在實際上,在實行上、在實行上,就着要完成神的經綸上來說,是甚麼呢?那就是我們要繼續不斷的、天天照着我們的文化麼?還是照着歌羅西書三章四節(『基督是我們的生命,祂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祂一同顯現在榮耀裡。』)說,基督是我們的生命。這位基督乃是這一個新人的構成成分,我們乃是經歷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頂替我們裏面的文化。重點就在這裏,負擔也就在這裏。所以是必要的,這在一個新人的事上這是必要的。要不然的話,舊人有着不同的文化所分裂。從長老、同工、帶領的人、服事的人一路下來,我們都是一樣,我們真實的生活、的活出,只是文化,而不是基督。
是不是這樣子,我們就會看見了,我們看過綱要,在這裏不需要長的一篇信息,因爲現今每一個步驟都是相當關鍵、緊迫的。這裏有個急切的需要,我裏面還是有個活的盼望,就在這一個前面的聽眾裏面,我是最年長的,但是我裏面有一個活的盼望:『當我還活着喘氣的時候,主的恢復在地上就要看見這一個新人得以顯出來,得以出現,完全長大成爲長成的人。』我相信這是可能的。當升天的基督在祂屬天的職事裏,作爲七倍加強的靈在這裏盡功用,是可能的。很短的時間就可以作許多的事。
現在來到綱要的本身。綱要不長,第二頁都沒寫滿。所以綱要不長,但這個長度就彀了。
 
 
  使徒寫歌羅西書,乃因在歌羅西的召會已經被文化滲透,並且聖徒們被文化打岔離開了基督西二81617,三1011:文化的影響
那不只一種的文化侵畧了那一處的召會。當時在那裏召會所充斥的文化有好一些的規條和要求,那並不是照着神聖的真理。這裏說你應該喫這個,應該這麼禱告,你應該這樣的作事,這是最好最高的方式。聖徒們在這裏因着文化被打岔,從基督身上被打岔出去了,這就是歌羅西。我們不要說那是古老的歷史了,其實這乃是今天全地的一個圖畫。
  在歌羅西,文化已經充斥在召會中,頂替基督,並且將聖徒擄去8。文化將聖徒擄去
在歌羅西,文化已經充斥在召會中。充斥了,不是點點滴滴,是充滿了,充斥了,取代、頂替基督。我在這裏稍微停一下。頂替基督?我們之前,大概是一年前,有一個特會,講到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我相信主供應了我們那樣的話。但是已過一年有多少的基督被頂替了呢?是基督頂替了基督?還是文化頂替了基督呢?就着一方面來說,就着內在的來說,當我們說到文化,當人說到這件事,你裏面就有個反應:哦,不要說那樣的話,不要說美國那樣的話,對,紐約,紐約的城市,只是別的城市是小鎮,這是紐約阿。如果你有反應就表明你還在文化裏。那在這裏將聖徒擄去。請豫備好,聽第二點。
  神的仇敵利用文化來頂替基督;他會嘗試用文化好的方面來頂替基督參腓三48。文化是仇敵詭計
神的仇敵利用文化來頂替基督。哦,這是仇敵,利用文化來頂替基督。我們經歷過這些的,經歷文化頂替基督的這些人可能是文化素養高的,道德標準,各方面高的,你很可能羨慕他們。所有那些你看見的只是文化,只是天然的人,也就是文化的那些方面,在這背後乃是神的仇敵,神的對頭。要來的十二月(冬季)訓練我們會交通到約伯記、箴言和傳道書,然後有一系列的信息講到,約伯記講到神、人和撒但。撒但在那裏,在他背叛之後,撒但被審判了,但這個審判還沒有被完全執行出來。外在他是仇敵,裏面他是對頭,所以他能彀來到天上的會議裏,在講到約伯的時候。所以我們在這裏是講到裏面的一個敵人,他想要用文化好的那一部分來取代基督、頂替基督,這就是他的策畧,就用好的方面來頂替。
我還記得李弟兄給了這個小故事。他在一個國家,我不題他的名字,在某個地方,他說在這裏的聖徒他們真是認識權柄,他們尊重權柄,但是在聖徒,主恢復的聖徒在那個國家的聖徒有相當多的不法的事。的確,在這裏的這個國家,我們真是認識權柄阿,是的,他們認識權柄,但是是在文化上認識權柄,因爲那是他們文化的一部分。任何的反應,政府怎麼說,他們就說是的。不是基督,不是那靈,不是神聖的生命,而是文化。但我們說這是好的。是的,哦,那是惡的,不法的,是的。但是請記得,僅僅是惡的樹麼?聖經上怎麼說,是惡的樹帶進死亡麼?這裏說到乃是善惡樹。所以善和惡,這個善的最好的、最高的那部分,我們文化裏最高尚的那部分,就是由仇敵所用來頂替基督。
  按照歌羅西書,基督被文化所頂替;歌羅西書指明,基督最終的代替品乃是我們的文化。文化頂替了基督
第三中點更繼續的發展這個點。『按照歌羅西書,基督被文化所頂替;歌羅西書指明,基督最終的代替品乃是我們的文化。』現在我們所面對的,乃是與仇敵面對面的,看着他,這就是基督最終極的頂替。主帶領了我們,在各方面的頂替我們都有進展。那麼現今呢?我們在另外一個範圍裏,這裏有個最終極的頂替,必須要被暴露的這個點,光要加強的照在這個點上,那就是在我們文化後面最高的那個點就是神的仇敵,乃是在我們的生活裏,在我們的一生裏頂替基督,在我們裏面所頂替基督的就是這一個。我用過,我說過,我的這個是從北歐來的,從芬蘭來的。但是我長大的時候,我是美國文化長大。這個芬蘭人也叫『sisu』,就是勇毅、勇敢和毅力,就是面對所有困難的時候,勇毅、勇敢、毅力這件事,最後這個芬蘭人的這個裏面的那個元素必須蒙光照,我就拒絕芬蘭人的那個文化。基督是我的能力,是我的毅力,是我的勇氣,不是某一些在北歐人所具有的那些文化。他們一個爭戰一個爭戰,總是跟俄國人爭戰,總是失敗了,他們說我們雖然失敗,但是我們還是剛強無比。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再去芬蘭了。我願意告訴他們,在一個新人裏是沒有芬蘭人,在一個新人裏沒有天然的勇敢,你必須以芬蘭人的東西作爲糞土,看爲垃圾,要拒絕,以基督爲一切。
所以在這裏我就要帶進一個原則,這裏講到第二中點第三中點,講到頂替,頂替,頂替,這件事。請豫備好,在這裏我不會有保留。這就是敵基督的原則。我想在生命讀經裏面第三十一篇,約翰一書裏面第三十一篇生命讀經,李弟兄講到,約翰一書二章十八節(『小孩子們,如今是末時了;你們曾聽見,那敵基督的要來,現在已經有好些敵基督的出來了,從此我們就知道如今是末時了。』),講到有許多的敵基督四處遊走,那一個講到許多的敵基督,就指明這裏有一個原則,會有那獨一的敵基督,是在要來的,要來的。但是這敵基督的原則是甚麼呢?那就是在這個NT這個希臘原文這裏,在英文『anti』或者就是敵,或者反對,任何反對基督的都是。是的,這是對的,任何反對基督的,敵對基督的,具體來說就是敵基督。但這個辭也有另外一個意義,就是取代、頂替的意思。當文化頂替基督的時候,那就是在敵基督的原則裏。所以我們需要有恩典,有主的遮蓋,有主的保護,我們需要救恩的頭盔遮蓋我們的心思。但我們在這裏要說實話,真實的話,敵基督的這個原則已經在這裏太強盛、強大了。雖然我們有過訓練,有結晶讀經的訓練,有生命讀經的訓練,是的,我們吸收了一些主的話,但是現在就着敵基督的原則來說,要在這裏粉碎、了結、完全除盡文化。在這裏不是說我們要躲避,我們應該把我們全人向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敞開。
 
  在歌羅西書,『黑暗的權勢』特別是指文化以及我們天然人好的一面1213:文化是黑暗權勢
我要讀這兩處經節,是很新鮮的,歌羅西書一章十二、十三節:『感謝父,叫你們彀資格在光中同得所分給眾聖徒的分;祂拯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入祂愛子的國裏。』何等奇妙的救恩,這是我們所接受的。我們已經脫離了黑暗的權勢,也遷入了祂愛子的國裏。那理所當然的,我們就說黑暗的權勢就是撒但的國度,滿了邪惡的事情,都已經脫離了,這是對的。但是我們的李弟兄在生命讀經的信息裏向我們指出來,那一個『黑暗的權勢』這個辭,它的上下文說到,歌羅西書這裏說到的乃是文化、哲學。文化,我們自我改善的方式,各式各樣取代品,我們文化的各方面,我們天然人,我們的個性,我們天然這個人的所是等等,這裏就說出一個我們日常生活裏所活出的是甚麼呢?我們或許搖搖擺擺、進進出出。我還是在這裏學習,我不是假謙卑,我仍然在學習之中,乃是在父的管教和訓練之下,我需要這個。我們要不是活在祂愛子的國裏,這個範圍是滿了愛、光和生命,沒有任何天然舊造的東西的範圍裏。我們要不是住在前面所說的範圍,就是住在黑暗的權勢裏,範圍裏。要不是在天然裏,就是在我們的文化、天然的人裏面。
所以我們回來來看這個辭,黑暗的權勢其實是指我們這個文化,我們天然人好的一面。是的,當我們講生命經歷的第三個階段的時候,經過十字架,對付肉體、己、天然的生命,我們就開始認識一些邪惡的事,世界的事,但是卻還不彀透徹。但是在肉體裏還有些好的事情,一些好的事情,在魂生命裏、天然的人裏還有一些好的方面,這些都需要被除盡。歌羅西的聖徒乃是因着容讓文化的最高方面侵入召會,而落到黑暗的權勢之下。
我非常感謝主,滿了感謝。我在安那翰就是一位弟兄。我們是在一個非常蒙福、成熟、美好的長老職分之下,長老們他們有職責,是我們很多人所沒有的。他們需要儆醒看守。如果全地的眾長老都有這樣的異象,他們在這裏所要看管的不僅是消極的方面,他們對文化更有警覺,因爲文化很可能充斥、充滿召會。若是他們願意在這裏帶領,讓基督取代他們自己裏面的文化,他們所是團體的成爲召會擴大的所是。當然這不是長老訓練,我只是舉這個例子,包括在這個特會裏是有這樣的點。
在歌羅西的聖徒因着容讓文化的最高方面侵入召會,而落到黑暗的權勢之下8。它已侵入召會
通常爲甚麼會有容讓呢?因着被動、缺乏辨別力。沒有任何一個弟兄要刻意的把門打開,召會的門打開說,讓這些進來了,文化的最高方面,這樣,文化的最高方面,進來罷。乃是被動加上缺乏辨別力,就容讓了。所以你讀這些信息,在歌羅西的生命讀經裏,李弟兄見證說,是我早上我再讀過,他說,因着神的憐憫,我不是被任何的黑暗的權勢所管治,我拒絕讓黑暗的權勢來控制我生活的任何一部分。他是這樣的一個榜樣。這就是他爲甚麼對一個姊妹說這樣的話。姊妹問他一個問題,你怎麼享受這個奶酪跟這個餅乾呢?然後這個,我講過好幾次,在這裏他臉帶笑意,口角微笑說,『姊妹,我不是中國人,我不是中國人阿。』但是他也不是美國人。他沒有把那個地帶的那個文化帶到這裏,他是榜樣。
我的心實在沉痛,悲痛。但是四十七年前,他說了那樣的話。在全地上在主的恢復裏有任何人能彀在主面前說這樣的話呢?我不是美國人,我不是德國人,我只是一個神人。我外表看起來像那個,我喫某一種的食物,但是我卻不活在黑暗的權勢之下。我們乃是朝這個方向往前。我相信主的手要跟着祂的話來應驗、實行這樣的話。讓我們每一個都讓主對付終極的取代品,就是我們的文化。
文化的最高產物不過就是黑暗權勢的各方面,爲撒但所用以控制人13。它被撒但控制
我們的靈應該正確的興起,來說:『我拒絕,我拒絕被黑暗的權勢所控制,我乃是在神愛子的國裏,我揀選要在寶座的掌權之下,我要在神的國裏,有光來管治,愛、光,愛和生命來管治,在身體的範圍裏。我求主,主阿,給我看見我在這方面是在那裏。主,求你暴露我裏面任何黑暗的部分,在我性格、人格、個性裏,發展的這些部分裏,我不願意有任何事情是取代你的,我要由你來取代我。我不願意改變自己,那還是文化,那是黑暗的一部分。我也不需要模倣別人,那也是在黑暗裏。主阿,我要你,我要我的生活是爲着新婦的豫備有貢獻的,我的生活應該是爲着基督身體的建造的,我要被帶進到基督身體的實際裏。主阿,我要和弟兄姊妹在一個新人的實際裏生活。因爲在這裏沒有,不可能有,沒有任何的文化,我們必須從認識客觀的教訓,我們同意的這些教導進前。』所以主就帶領我們來到這一個時刻,來到這一個總題,在主的恢復裏,這樣的一個總題。
任何代替基督的事物都成了控制我們的黑暗權勢—13節。它正代替基督
我現在可以很快的來到下一段,講到人的文化的歷史和性質。
 
  人類文化是在人堕落之後興起的創四1622:文化的興起
  該隱離開神的面之後,爲着保護和自存,就建造了一座城—1617節:該隱離開神的面
他在這城裏產生了無神文化。建無神文化的城
他在這城裏產生了無神文化,一個沒有神、無神的文化。
在伊甸園中,神是人的一切人的保護、維持、供應和娱樂;人失去神,就失去了一切。因人失去神一切
人失去神,迫使人發明人的文化,其主要元素是城爲着生存、畜牧爲着維生、音樂爲着娛樂、以及武器爲着防禦—2022節。畜牧音樂與武器
 
  表面看來,這種無神的文化是不走神的路而失去神的人所發明的;其實,文化的內在因素,乃是神的仇敵撒但在遠離神之人裏面的煽動和挑唆—71617節,太十二26:人受撒但的挑唆
人離開了神,是不是有在這裏,現今在這個國家有個猛烈的文化正在進行着,這樣的暴力、不法、背叛,不是這一面那一面,這個觀點那個觀點的問題,黑暗的權勢及其活動。這就是我在這裏相當操練的。在這樣政治時期,我個人來說,我必須讓我的魂不被那些外在的事所影響,我的魂是不政治的,我的魂是神治的,不是政治的,我乃是活在神愛子的國裏。我們在這裏是要神的旨意,無論是甚麼樣,得以成就。我們不是爲了這個文化那個文化,我們乃是反對所有的文化。因爲在這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這裏我們就看見在文化的背後就是撒但。不僅是人造成、發明了音樂而已,有一些產生武器爲着打仗,所有這些都是文化。在文化的背後就是仇敵。我們需要看見在這一個新人的裏面,我們不僅僅是身體、新人、新婦,我們也還是戰士,在這個時代爲着眾聖徒、眾召會爭戰。從現在開始沒有任何事能彀影響我們對基督的經歷,我們生命的長大以及我們被建造起來。
這種無神而與撒但聯結的文化,成了一種典型,代表歷代人類所有的文化,表明這些文化都是無神,跟從撒但,與撒但聯結的參路四61。無神與撒但聯結
好,我們應用這件事,在這個國家,有多少是與撒但聯結的,撒但是何其的猖狂。在這些文化的爭戰之中,我們不要被牽連其中。我們乃是神愛子的國裏的國人,我們應該有這樣國度的禱告,有權柄的禱告,能彀執行神行政的禱告,要有爭戰的禱告。不是爲着這一面和那一面,有誰贏誰輸的問題,而是願意神的旨意要得以成就,好叫福音的白馬能彀在這個國家裏再次奔跑,能彀直到地極,然後末期就會來到。因爲這乃是一幅圖畫。我們的社會也是不一樣的,臺灣是不一樣的,跟我們這裏美國的文化是不一樣的。或許那裏的文化更高、更好、更高尚,但是無論如何那仍然是人類文化的一部分,在它的背後就是撒但。我相信最後,我在這裏很可能說這樣的話是一個危險的事,在這個時候必須說這樣的話,在身體的遮蓋之下。仇敵,我們在這裏要掀你的底牌,你要被暴露出來。我們願意在這裏,站在這裏反對你。你在這裏所作的,我們知道在這裏所作的,我們在這裏要完全以基督作我們的絕對和燔祭,站在一起。我們乃是爲着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要作我們的生命、性情、以及一個新人的構成成分,來這裏站住。我們在這裏作一個決定,我們拒絕,我們斥責你,不給你任何的地步作爲文化在這裏頂替基督。我們在這裏禱告基督,祂爲我們爭戰,在這裏牧養我們。祂在這裏等着這件事,祂在這裏渴望看見在地上有一個新人被出現。當一個新人在地上出現的時候,那就指明新婦就自己豫備好了,新郎要來了。
無神文化在創世記四章作爲種子開始,要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中發展,直到終極完成於啓示錄十八章的大巴比倫。從創四到啟十八
在我們的眼前我們就會看見這件事的發展。在美國是不是已經發展,已過八到十年發展了這麼多了。在前總統,在他執政的時候,他就問到、講到這個,甚麼是婚姻,一男一女,之後幾年後,就是同性的婚姻,這個法庭發明了這個辭。然後在前面,白宮前面的草坪上就有一個所謂的這個彩虹的顏色,就是同性戀的標誌在那裏。在我們眼皮底下,這件事發生了。我們必須來到主面前,我們知道仇敵在這裏所作的是甚麼的話,我們就不會被他所作的打岔,我們要專注、注重在這件事上,那就是我們每一個人比之前更爲要注意到這個包羅萬有、延展無限基督的這個人位。我們在這裏不是宗教,不宗教,我們乃是作爲愛基督的人,我們真要祂對我們來成爲是包羅萬有的一位。我們願意真說,基督—我們的生命。我們願意見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其實這件事正在發生。
我相信在這次特會之後,我相信主在祂代求的職事裏面會帶領我們來禱告,我們需要全地上有這樣拔高的禱告,要帶下這一個新人,因爲在此沒有,沒有甚麼?沒有日本人,沒有中國人,沒有俄國人,沒有西班牙人,沒有非洲人,沒有文化,所有的人都在這裏,但是卻沒有那些文化,因爲這是神的路。我們裏面內在的所是不是那些的,我們裏面所是的,內在所是的都是一樣的,在這裏只有一個人位,就是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基督是我們的生命。這些事必須要發生,也必須實現。我不願意主再等另外一代的人,祂要等到二○六七年,另外六十七年麼?不,絕對不可,不可以。主阿,求你在這裏(我們裏面)行動,以我們、憑着我們、藉着我們、透過我們來行動。
主在馬太二十四章三十七至三十九節的話,指明挪亞時代的無神文化要在主來臨的時期發展到極點。無神文化的極至
主說在挪亞的日子怎樣,他們在那裏作甚麼呢?作甚麼?人子來臨也要怎樣。挪亞的日子這裏滿了不法、暴力,這些事都在這裏發生。我們爲甚麼對青少年跟青職的有負擔,就在這裏不要這些人像底馬一樣愛了現今的世代,這裏還沒有達到極點、高峯,但是撒但的系統還在這裏發展着,一直到啓示錄十八章。那裏的呼召就是,我的百姓阿,要從它裏面出來,巴比倫裏面出來。但是在那件事發生之前的時候,主必須在這裏,裏面的、實際的、個人的、團體的在那個恢復裏作成這件事,那就是要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取代、頂替,頂替文化,我們的文化。
我跟你們在一起的時候,我能彀在主面前,在這裏說這樣的話。我不能說我完全知道,我裏面知道所有文化對我的影響,但是我卻願意這樣說,我不願意作英雄,不願意作任何不一樣的人,只願跟你們一樣,作一個神人。我在這裏願意向祂敞開說,『主阿,我們揀選要被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所構成,不是爲着我們個人的屬靈,乃是爲着一個新人,爲着新婦,爲着你的再來。主阿,就在我們這一代,來罷!』所以,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三十七至三十九節『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來臨也要怎樣。因為就如在洪水以前的那些日子,人又喫又喝,又娶又嫁,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並不知道審判要來,直到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來臨也要這樣。』)這裏的話之後,主就說(四十至四十一節『那時,兩個人在田裡,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在磨坊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人在田裏,一個被取去,另外一個被撇下。有兩個女人在推磨,一個被取去,一個被撇下。祂在這裏所說的是指到得勝者被提。
所以在那個情形的當中,弟兄姊妹他們仍然是過一個正常的爲人生活,天天過生活。但是其中有個弟兄,在他的裏面,內在的已經豫備好了,他在這活在神聖奧祕的範圍裏,在調和的靈裏,也在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當裏面的感覺到了,那個晨星在他裏面出現的時候,他就不見了,被取去了。另外一個被撇下,不知道發生甚麼事,被取去了,另外一個被撇下。另外兩個姊妹也是一樣,一個被取去,一個被撇下。我相信我們聽到這個的時候,我們都要說,『主阿,我願意是被取去的那一個。主阿,求你把這些話寫在、刻在我心上。』要記得羅得的妻子,我不願意回頭看,不願意被任何人事物,被任何我所有的,被任何人來拖住,霸佔住。是的,我在這裏過一個正常的生活,外在是這樣,但是裏面卻過着一個新造的生活。
 
  文化阻撓神關於基督與召會的定旨弗三1011,五32:文化的阻撓
  一件很詭詐的東西擋在基督與召會這條路上;這詭詐的敵對元素就是文化西三1011,弗二1415,西二1415。阻擋基督與召會
  文化是經歷基督的一大阻撓;我們在無意中並在下意識裏,都受了文化的阻撓,以致無法經歷並享受基督腓三78。阻隔人與神之間
這些話是從李弟兄的職事的話說出來的。我們的弟兄他說這樣的話,我不是中國人。這些話是他的實際,這是他所說的話,他是榜樣。如果主能彀得着保羅,難道主不能得着我們麼?主如果能彀這樣的得着李弟兄,難道祂不能得着我們麼?他們是榜樣,我們都在同樣的情形之中。我記得,哦主阿,我沒時間,不能進到那裏,只能說這個榜樣是在這裏。所以我們在這裏寶貝這樣的榜樣,但是我們因此受激勵,就說,『主阿,求你在我裏面作成這事,也在所有的聖徒裏,正如你在李弟兄身上所作的作在我們裏面,在那裏基督是一切。』文化是經歷基督的一大阻撓;我們在無意中並在下意識裏,都受了文化的阻撓,以致無法經歷並享受基督。
  我們在一切事上長到基督裏,以及達到長成的人,都受我們詭詐、隱藏的文化所攔阻西二19,弗四131516。阻攔人長到基督
所以不要內視自己,不要自信,那會使自己變得更爲複雜,只要在簡單、單純的來到主這裏,祂是光,把你的心轉向祂,操練你的靈,把你的全人敞開,說『主阿,求你對付我裏面隱藏的文化』。
一九八○年代初,是一九八一年,李弟兄開始在南加州開始了成全訓練。訓練的基本原則和原因就是這一個。他開始時候問了一個問題:你們生命的長大是跟你在主恢復的年日相對,相成正比的呢?我們都必須說,沒有。他不在那裏審判我們,乃是在那裏成全我們,他是如此忠實的成全了我們。主在這個特會裏不是要審判我們,祂愛我們,比我們以前更多,要不然祂不會給我們這樣的一個題目。
這是祂需要我們的配合。我們願意簡單的來到祂的面前。在這裏不是自省,不是在這裏審判事情。不是的,乃是『主阿,在你的光中我必得見光,我願意你在這裏取代我裏面所有的文化,乃是爲着一個新人。我不願意再攔阻你了。主,我不願意在這裏不彰顯基督。』爲甚麼我對你沒有那麼多的享受呢?我有平安,但是沒有享受,爲甚麼呢?是有些罪,有些失敗麼?或許表面上是的。但是主卻說,『是你裏面的文化,是有這樣的影響。這裏影響了每一個人。我是你的救主。我在這裏替你代求,我要拯救你到極點,我要拯救你到極點,到底。我是非常細膩、細緻的,你就讓我作罷。』
就是最近,我在這裏有個很簡單的禱告,說,『主阿,救我。主阿,拯救我,我需要一位救主。主阿,求你今天就救我。』好像一個小孩子一般。我在說,『主阿,救我。』不是救我脫離這個那個,消極的東西,而是救我脫離天然的人,救我脫離我的個性,拯救我脫離我的文化,以你自己來頂替我,爲着你的新婦完成這事。』
  人類的文化與神的國敵對太十16253439,十二294650:文化的敵對
我們都盼望作得勝者,與基督在國度的時代一同作王。但是我們就需要對付文化這件事。
  有罪的事物敵對神的國,不如人類文化敵對神的國那樣厲害。文化敵對神的國
是何等的一個思想。李弟兄這麼說,我就相信,我的靈也就回應說『阿們』。
  人類文化已成了撒但國度基本的一部分,且是極大的一部分—26節。文化成撒但的國
  文化已成了撒但堅固的營壘;撒但詭詐的把持文化,利用文化敵對神的國徒二六18,西一1213。文化成堅固營壘
 
  基督這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一位與文化相對,並且應當以祂自己頂替我們的文化—18節,三41011:基督的頂替
要來的兩大點,我們就是在這裏就講到文化。我們把文化擺在一邊的話,我們現在來到,有一個極大的轉,讓我們,不是讓文化頂替基督,現在我要轉到讓基督來頂替文化,是基督,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來頂替我的文化。不要爲那個國家禱告:主阿,求你頂替那個國家的文化。你這樣禱告,你裏面還是在這裏爭競。我們都必須個人的來到這裏。我再說不要自省,不要內顧自己,我們需要在光中,我們需要禱告說,基督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一位與文化相對,並且應當以祂自己頂替我們的文化。我們只要對這個思想說『阿們,主阿,以你自己取代我的文化。主阿,作你當作的,暴露你所要暴露的,摸着你所要摸着的。給我所必要的經歷,讓這件事能彀成就。主阿,以你自己來取代我的文化。』
  這卷書裏對基督延展無限的啓示,目的乃是要對付文化8,三1011。基督是延展無限
所以神在這裏,不是對保羅說,你要改變阿,你要改善自己,你要改善自己,你要在這裏作得更好。那只是讓人更多在黑暗裏。一切的答案乃在於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何等的簡單,就是這個人位,現今祂在這裏,祂的名字是『以馬內利』,祂是整日都與我們同在。雖然看不見,祂卻與我們同在,祂在我們裏面。歌羅西書一章二十七節,基督在你們裏面是榮耀的盼望。我們乃是滿有盼望的人,因爲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是在我們的裏面,祂是我們的生命,我們就讓祂成爲祂所是的,在我們裏面複製祂的自己。
  在歌羅西書裏,保羅陳明包羅萬有、延展無限之基督的異象,爲要使我們深刻的看見這位基督應當頂替我們的文化27。基督是包羅萬有
從我的研讀,我就學到,有許多學者在研讀歌羅西書的時候,他們很有興趣要發現,到底是甚麼哲學進到召會裏?那從那裏來呢?是諾斯替派麼?還是他們寫一些書,有些博士論文講到這些事,但是沒有一位講到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所以仇敵就用他們的文化,要作神學的文化,有他們的解釋在這裏。但是我們卻是這一份寶貝職事的後裔,我們在這裏看見了這一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我們就禱告說,『主阿,我們在這裏,我在這裏,我真不知道我這個人是在甚麼光景、甚麼地步,我也不知道我專切的需要是甚麼,但是主你知道。』主對這個推雅推喇的召會,眾召會都知道,那搜尋人心肺腑的神,祂知道。我們應該歡迎祂進來說,『主阿,那一天,審判的日子,我們都要被搜尋。我不要等到那一天。主,我愛你,我信靠你。主,我需要你,我們都需要你。主阿,我在這裏。』我的禱告就這麼的簡單『主阿,願你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成爲我的基督,實際的、真實的,在實行上、在構成上、在經歷上、在享受上、在生活上、在事奉上都成爲我的。』主的確會答應這樣的禱告。
  那位頂替文化的,乃是包羅萬有、延展無限、居首位、作神經綸中心與普及的基督1518節,二1617,三41011:基督的居首
有千萬個真實的聖徒在這個國家,有百萬這樣的聖徒,的確,他們是神的兒女,是我們的弟兄姊妹,他們有基督作他們的救主,但這並不影響文化所帶來的問題。是,他們罪得赦,有永遠生命,他們有確信是進到新耶路撒冷,僅此而已阿。我們所需要的就是歌羅西書裏的基督,這是在聖經裏對基督最高的啓示,就是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
  那位能頂替我們的文化,並成爲我們一切的基督,乃是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1518。基督能頂替文化
不僅是包羅萬有,更是延展無限,因爲在祂是沒有限制的。我們全人的每一部分都要被祂所摸到。
  使徒寫歌羅西書,是要啓示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祂以祂自己對付並頂替我們的文化41011。保羅書信的高舉
祂知道該怎麼作。祂在大數的掃羅裏面作了。他口出威嚇的話,要逼迫信徒,他完全被猶太教所熏透、構成,他如此聰明絕頂的人所學得的是這麼多,他被重新構成了,他在監獄裏就能彀寫出歌羅西書。所以在這裏主主宰上讓保羅被逮捕,來到該撒利亞腓立比,然後就帶到羅馬,下在監裏。就好像主說,『這不是你,我現在不需要你外在的工作,別人會繼續,你的屬靈的兒子—提摩太要繼續你的工作,我乃要把我自己向你打開,要照你從所未知的向你啓示。』主說,『我要你寫下這些書信,就能彀傳到全地,也在所有在以下多少世紀的信徒都能彀讀到。』到底有誰,除了主自己之外,或許倪弟兄、李弟兄,在倪弟兄最後二十年,在神的眼中,這是倪弟兄最高職事的內在那一部分。或許倪弟兄知道,他能彀寫說『我仍然維持我的喜樂』。你看這就是一個得勝者,是一個勝過的人。他如何禱告,如何盡職在監獄裏,只有主知道。但是我滿了感謝,我們有歌羅西書這卷書。
  神在祂的救恩裏,不僅拯救我們脫離罪、審判、火湖、世界和己;祂也拯救我們脫離一切頂替基督的事物,包括我們的文化來七25。神救恩中的要項
主阿,求你拯救我們脫離所有頂替你的。
最後一點。
  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在我們裏面,我們必須讓祂充滿我們全人,並以祂自己頂替我們的文化弗三17上,西一27,三11。基督要內住人裏
我親愛的弟兄姊妹,你們坐在那裏,我站在這,就在這一時刻,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是在我們裏面,是在我們裏面,祂在我們的靈裏。我們餘下的年日要發生甚麼事,就在於我們願不願意讓祂,在這裏與我們的意志有關。不是我們的意志力,而是我們意志的功用。如果我們是被動的,甚麼事都不會發生,沒有事會發生。我們被動,仇敵就行動,乃是,這是違反神所定的原則。我們被動的,對不對?我在門外叩門,若有人聽見我的聲音並開門的,我就要進來。所以這就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每一個人願不願意讓祂,讓祂。那你說,Ron弟兄,我們怎麼可能讓祂呢?在以弗所書三章有一個禱告,『主阿,求你在我心裏安家,安家在我的心裏。哦,使我被神一切的豐滿所充滿。我來到你面前作爲一個敞開的器皿,蒙潔淨、聖別,是因着你完整的救恩,現在我全人沒有任何的保留,竭盡我所能的向你打開。』我的禱告是『主阿,求你藉着你的靈,用大能加強我到裏面的人裏,使你能彀安家在我的心裏。』一天過一天,每一天我都能彀禱告說,『謝謝你,這又是另外一天,使我能彀長大。又是一天,使我能彀長大,能彀經歷你。主阿,又是一天,我能彀長大直到成爲長成的人。』所以這就是開頭的話。
願主現在遮蓋我,保護我,遮蓋你,也保護你。仇敵受了沉重的一擊,更多的一擊要來,有五篇的信息,在這裏有六位弟兄,在這裏說話。我們在靈裏是一,同魂、同靈、同負擔、同異象、同目標。主阿,求你祝福你的恢復,用你現今的說話祝福你的恢復,叫這位包羅萬有、延展無限的基督能彀爲着這一個新人頂替我們。阿們!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0-12-09 10:22:38
    觀看數 :
    3,267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