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藉着召會,基督的身體,作禱告的殿所獻給神之時代的禱告
  • 1,852 views,
  • 10-31,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好,弟兄們,我們來到這次訓練的第五篇。這次訓練說到『基督徒生活、召會生活、這世代的終結以及主的來臨』。我頭一次看到總題,我非常受感動。我知道,這是一件嚴肅的事,也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我們現在所在的時代就照着祂的感覺,照着祂對這恢復的負擔,正向我們說這樣的話。我不記得曾經有這樣的主題,雖然我們曾經個別的講過這些題目,但把這些都放在一起,就極度的有分量,有意義。這篇信息,第五篇,顯然是一篇講到禱告的信息。我這樣說,因爲這不是籠統的講到禱告的信息,這篇信息是講到基督徒生活、召會生活,講到這世代的終結以及主的來臨。這篇信息是要告訴我們一些事,關於我們的個人一面禱告生活該如何,我們團體的禱告生活該如何,這些如何與這些事有關。

我還記得在上一次國殤節特會時,我們也有一篇綱要說到禱告。上一次長老及負責弟兄訓練裏,我們也有一篇禱告的信息。很湊巧,這三篇信息講到禱告的信息,都是指派我來講。我告訴弟兄們,我裏面覺得,很主觀的感覺到,我在禱告這件事上有很迫切的需要了。或者更糟的是,弟兄們以爲我在這件事上懂點甚麼麼?我覺得弟兄們,這件事情實在是很重要。在主職事當前的路線裏,我相信,弟兄們你會同意我,這裏有一條路線,你能看見主如何說話,藉着一次又一次的節期,有順序的並且是配搭在一起的向我們說話。這不是偶然,也不是毫無意義的。其中在當前的這個職事裏,畢竟有一條路線貫穿、貫通,整個路線就是說到禱告。篇題是很獨特,說到時代的禱告,獻給神這時代的禱告,這是藉着召會基督的身體作禱告的殿所獻給神之時代的禱告。篇題很長,我說到篇題以前,要給你們一段簡短的引言,是基於我們上一次講到禱告的職事信息。我覺得這是很必要的,有這麼一段短短的引言。
 

首先,我要指出的是,弟兄們,禱告有許多種。我們很容易會以爲,或者許多聖徒都以爲,禱告就是一件單獨的主題,或是一個孤立的主題。不是的,禱告有許多種類。聖經裏給我們看見,有很多角度來說到禱告。例如,在提前二章一節,那一節裏就說到禱告,他說到祈求,說到代求,說到感謝。它們不是同義辭,這些是有區別的。都是禱告,卻是不同種類的禱告。我也要告訴你們,弟兄們,這是不同層次的禱告,不同階段的禱告。我想最容易、最明顯的例子來說明這事,就是用帳幕來說。在帳幕裏有兩座壇,兩座壇的位置非常不同,材質也不一樣,一切與這兩座壇的事都不一樣。燔祭壇,銅祭壇,甚至不在帳幕本體的裏面,是在外院子,然而那是座壇。還有一座壇是獻上禱告的地方,是必要的,是要有活力的獻上禱告的地方,我們的禱告也應該是這樣。在外面的銅祭壇那裏是很基本的,我們也不輕看這基本的初階的禱告,一切都從那裏起頭。但是另外一面來說,那不是目標,那不是禱告最高的層次,也不是最進階的禱告。所以還有第二座壇,是不僅在帳幕的裏面,乃是在至聖所的入口處,是聖所與至聖所之間的通道。所以位置就非常不同。非常非常的靠近約櫃,接近至聖所。材質也不同,不是用銅作的,是由金作的。銅祭壇表徵十字架。在十字架那裏,人的問題得到解決。阿利路亞,爲着十字架。我們寶貝銅祭壇。在銅祭壇那裏獻上的禱告,我相信我們可以說就是爲着人的需要。當然我們是從那裏開始,除非祂先應付我們的需要,我們不能應付祂的需要。但是在金香壇那裏,那裏不是爲着人的需要禱告,那是另一類的禱告,另一個層次的禱告,是另一個地位上的禱告,那是另外一個階段的禱告。

再從另一個角度看,從生命經歷的角度看,我們非常得這分職事的幫助,瞭解到在生命經歷的事上有四個階段。我從來沒有想過,從前沒有這樣想過,但這段時間我知道了,我們的禱告也應該有四個階段。我要說,這裏有四個階段的禱告,或是四個層次的禱告,至少我們必須說有四種禱告。所以,在生命經歷的第一階段獻上的禱是甚麼?就是與在外院子銅祭壇所獻上的禱告相符,是爲了罪人的罪得赦免,罪人就能這樣禱告:我是個罪人,我有這樣的禱告,這是一個第一次真實的禱告,在我這一生中,我第一次就是作爲罪人在銅祭壇禱告。很明顯的,如果是一個罪人能這樣禱告,這就不是最高的禱告,是必要的,是重要的,是很有活力的,但是那樣的禱告是應付人的需要,使罪得赦免,得潔淨,得稱義,得以和好。這樣的禱告把我們推進生命經歷的旅程裏,經過一個階段又一個階段。

現在我們跳到第四個階段,我們還要回頭講第二和第三階段。甚麼是第四階段的禱告?生命經歷第四階段的禱告。哦,是非常非常,與第一階段非常不同的禱告。第一,這完全是在不同地位上的禱告,這個禱告是由一個人在升天裏的禱告。所以那樣禱告的地位是在升天裏,不是在地上,不是從地往天禱告,乃是從天向着地禱告。非常非常不一樣的禱告。第二,這樣的禱告是,在第一個階段的禱告完全是個人的,我禱告爲着我的救恩,我禱告爲着我的罪得赦免;在第四階段生命經歷的第四階段,這不是個人的禱告,是個團體的禱告,是基督身體的禱告。用這篇信息的辭彙來說,這基督的身體就是禱告的殿。換句話說,在生命經歷第四階段裏禱告的人乃是進入基督身體實際的人。在這個時代,在他的一生中進入了基督身體的實際,他們成爲得勝者,他們達到神的目標。在他們的一生當中,在這個時代裏,他們達到了神的目標,他們就是活力排。他們的禱告,看見身體,認識身體,顧到身體,並且在身體裏,爲着身體禱告,這是另外一個種類的禱告。不僅如此,第三件事,我們也發現,在生命經歷第四階段的禱告,乃是在那裏的禱告,是個爭戰,這是屬靈爭戰的禱告。你在第一到第三階段裏找不到這樣的禱告。那時候還沒有豫備好,在前三個階段裏還沒有豫備好,乃是在第四個階段,神的仇敵被對付。所以從正面來說,得勝者達到了生命長大的那個層次,有那個層次的禱告,這一面來說,他們就成爲新婦,在這個時代的新婦,成爲建造起來的身體,基督的身體,豫備好作新婦,他們就是戰士。他們是一班不一樣的人。以弗所書四章把召會的這一面,作爲基督身體的這一面與召會作爲新人的這一面結合在一起,事實上這二者不是兩個,是一個。以弗所四章十二節告訴我們,建造基督的身體,然後下一節就說到,直到我們達到長成的人,有基督豐滿之身材的度量,那是長成的人。建造起來的基督的身體在以弗所四章十二節,就是那新人,完成神的定旨;四章十三節,神的定旨是雙重的,正面的來說,就是由新婦所表徵,她成爲不只是基督的彰顯,她也成爲基督的複製,就像蘇拉密女之於所羅門一樣。同時她也是戰士。

你知道有聖經裏的三卷書都用同樣的方式結束,也許還有更多,但是至少有這三卷書。雅歌的結尾是新婦,她是戰士。對所羅門來說,她是蘇拉密女,她是可愛的,她是令人喜悅的,她是安息,她是所羅門的滿足,但同時她向着仇敵是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以弗所書呢,以弗所書的結尾也是一樣,結束在新婦戰士。我要指出一些事,弟兄們,在以弗所六章,甚麼是武器?甚麼是戰士使用的武器?我們要用甚麼武器在哈米吉頓爭戰,我們是要用核子彈,核子潛艇,用步槍,還是彈道飛彈呢?不是,這些都不彀有能力,我們有的比這個有能力多了,那是我們的禱告。戰士所使用的武器就是禱告。你會說,神,那裏是神的話,但是神的話是發表爲禱告。當得勝者,基督帶着得勝者新婦在哈米吉頓時,這位主被稱爲神的話。這是甚麼武器呢?那就是我們的話,就是吩咐的話,是從得勝者口中吩咐的話。我們要進到綱要,要看見這個背景。這就是一個吩咐、一個命令,就是話,甚至不是直接向神說的。就像馬可福音書十一章說的,那個禱告是直接向着山,向着障礙物,也會有禱告直接向着撒但,向着敵基督,向着假申言者。

好,我總結的說,生命經歷四個階段,在第一個階段人的禱告是爲了他個人的需要。第二和第三個階段如何?在第二和第三階段生命經歷的禱告,你去讀那本書,就會發現主要是對付障礙、攔阻和生命經歷上打岔的事。我還要再說,我們不輕看這些禱告,完全是需要這樣的禱告,我們也需要許多那樣的禱告。但是弟兄們,我的負擔,我告訴你們,這段時間我的負擔,就是我們不能還是老樣子,我們的禱告不能還是老樣子,一年又一年,甚至一個月又一個月,我們的禱告要改。就像我們生命經歷上的改變,我們的禱告也該有改變。屬靈的事常常沒辦法用外面的事來衡量。你不能彀衡量、量度生命的長大,你的長大是多少的百分比?新婦豫備了有多少的百分比呢?你不能度量。基督身體的建造呢?事實上,只有主知道。但是弟兄們,我要這樣說,基於我們剛纔有了這一小段交通,我要向你們建議,我們的禱告是一個很好的指標,指出我們在那裏?關乎我們在生命經歷的事上,與其他聖徒建造的事上,在豫備新婦的事上,那都是很好的指標。

請赦免我,我要說明,用例子來說明。最近我曾經作過見證,當我還很年輕信主的時候,我有一次與一對年長的夫婦禱告,他們曾經與李弟兄一同在中國大陸。我,我們,我的妻子和我一同與他們禱告之後,我離開他們的公寓,我就告訴我妻子說,我連禱告最基本的事都不知道。我以爲我知道禱告,但是直到我跟他們禱告,我纔知道我不懂。那是一件與我以爲的不一樣的事。就好像你在參加運動比賽,你以爲你打得不錯啦,但是你與一個真正的高手競賽,你就會發現你不會這個運動,甚至無法接近這個人已經達到的那個層次。這是很好的,弟兄們,這就告訴我們,在我們禱告的生活裏,我們個人的生活,我們也強調這篇信息,也強調團體的禱告,這些禱告都需要改變,都需要進步,都需要往前。這是要使我們擔心,在我們的召會生活裏,如果沒有進步,就真的讓我們擔心了。因爲這不是它本身的事,這是事關一個指標。

我在進到篇題之前再說一件事。弟兄們,我想我們眾人都知道,我們是活在一個非常不尋常的時代。在人類的歷史裏,我們實在是活在不尋常的時代,在召會歷史也是。我想我並沒有誇大這樣說,這的確是很不尋常。你可以說,這世界以前也曾經有過傳染病,沒錯。但是我要指出一些不一樣的點。這一次這不僅只是一個地區性的疾病而已,這是一個全球性的疾病,這也是一個全球性的經濟危機。上一次,上一次全球疫病的時候,世界經濟還不是全球經濟的狀況,現在全球的經濟都相互交織在一起,所以有全球的疫情就造成財經上的危機。不僅如此,現在除了有財經危機,還有社會危機,這三件事組合在一起,不得了。我一生中,我不知道你們如何,還沒有看過這樣的事。在一九六○年代我也看過暴動,那是非常片段。但是我還沒有看過這一切加在一起像今天這樣。弟兄們,這就告訴我們一些事,這應該就是告訴我們,世界局勢是神行動的指標。若是有一些不尋常的事在世界局勢裏發生,意思就是主要在祂的經綸裏作一些不尋常的事。這就是我們的看見。世人有他們的看法,他們是用政治來看,或者是平等,或者是種族主義來看這樣的事,他們是用不同的這個眼鏡來看這樣的事。但我們的看見是,這裏有非常不尋常的事在進行,在我們現在的一生當中。這意思就是,要有一些不尋常的事在神的經綸中發生。弟兄們,我相信這事。

我要讀一段引用的話給你們聽。很抱歉,沒有書名,但是章名是取用祂升天的立場禱告,取用基督升天的立場禱告,是在一百五十四頁:主今天在諸天之上所作的,聖經告訴我們,祂正在等候祂的仇敵被征服,使祂的仇敵作祂的腳凳,這事如何成就?祂在這裏等候。這事的成就必須藉着召會有一種禱告,這樣的禱告是必須的。這不是一種尋常的禱告,而是一種專特的、確定的、並且不尋常的禱告。弟兄們,如何呢?不尋常的時代需要不尋常的禱告。所以,這就是這篇信息的負擔和重點。我們的確是在這個不尋常的時代,所以我們的禱告要不一樣。

好。現在我們來到篇題。在這個篇題裏,我們首先看到『時代的禱告』這個辭。這是一個很不平常的發表。我知道我們有些人曾經聽過,但是你再想一想,聖經沒有用這樣的名詞,也沒有一節聖經說到有時代的禱告。我們怎麼定義這事?怎麼定義時代的禱告?我再把篇題其他部分讀完,這時代的禱告是獻給神的。不是藉着個人,乃是藉着召會——基督的身體。這是非常緊要,這就把這件事情聯於基督的身體。我相信,在下一篇信息,是的,就在下一篇信息說到要進入基督身體實際內在的意義裏。這是非常與禱告的事有極大的關係。然後藉着召會基督的身體作禱告的殿所獻給神之時代的禱告。我在思考篇題時,就知道,是誰稱召會作禱告的殿呢?是神稱她作禱告的殿,這是祂描述祂的殿。祂說,這是我的殿,必成爲禱告的殿。想想看,在一切的事物,你可以用來形容召會的事物裏,你可以用很多辭。對我們來講,我們可以說我們的家,我的殿是享受的殿,這也沒錯,可能沒有錯。但是,神怎麼說她呢?祂怎麼思想、定義或者認定祂的殿的特徵呢?就是禱告的殿,必須是禱告的殿。這就是爲甚麼,弟兄們,我們不該把禱告這件事情當作只是一個主題,本身自身的主題。不是的,卽使聖經也不用這樣的說法,它說到,神有一個永遠的經綸,在時間裏要作出來,作成祂的經綸,是藉着連續的時代,特別是藉着人類的歷史。甚麼是時代?時代就是一段的時期,但不是有某一個固定的連接,乃是一段的時期,其中有一些特定的事作爲特徵,有一些特出的事作爲特徵,我們就稱作那個時代。它有多長?如果你查讀聖經,看看人類的歷史,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時間。神永遠的經綸沒有改變,從一個時代到下一個時代,祂的經綸沒有改變。在已過的永遠裏,和今天是完全一樣的。但是請聽,弟兄們,但是那特定的,祂要完成在祂經綸裏,在不同的時代要完成的事是不一樣的,是會改變的。這就是我們在這篇信息所要注意的。你需要認識你在甚麼時代,你需要知道那些在這個時代裏特定的事。

我們會有許多的例子,我只要舉幾個例子來講到重點。但以理和他的同伴們,他們認識那個時代,他們認識他們所身處的時代。我不知道今天有多少神的子民,在但以理那個時代和他的同伴們一樣認識這件事。他們的禱告,他們禱告,但是他們沒有記在其上,只有這四個人是這樣禱告,因爲他們認識時代,他們知道這時代,他們知道神必要完成的事在那個時候,在他們的一生當中是甚麼,就是要釋放神的子民脫離巴比倫的擄掠、捆綁、霸佔。其他的人都不知道麼?沒有別人讀過耶利米書麼?只有這四個人讀過麼?這的確讓我覺得很驚奇,然而這就是得勝者的原則,人數總是不多。

另一個例子,我想到的,就是我在兩約之間的期間,在舊約的結束前,在新約開始以前,有兩個人,亞拿和西緬。他們晝夜禱告,爲着基督的成肉體,爲着救主的成肉體。那必定是時代的禱告,必定是時代的禱告。難道只有兩個人禱告麼?我實在不懂。在三○年代初期,倪柝聲弟兄,他也不是單獨的,他也有他的同伴,有時代性的禱告。我想也不是人很多,也是人數很少。然後在六○年代初期,有李弟兄和他的同伴們爲着那個時代的禱告。我再說,人數也很少,很少人知道。

弟兄們,末了一個點,講完我就進到綱要。你我要有爲着這個時代而有的禱告,就有一些先決條件。我們不能只是來在一起,然後說,弟兄們好,我們來爲着這個時代有禱告。不是這樣,不是每個人都能作到。有一些先決條件,有一些的要求。第一個先決條件,你必須認識這個時代。當我們說認識這個時代,我們是說,我們在世界的歷史裏,在召會歷史裏,在恢復的歷史裏,我們是在那裏?你必須懂得這一切。所以我問你們,我們在甚麼時代?在世界歷史裏是甚麼時代呢?按照但以理二章的豫言,我們是在末了,是末了了。沒有別人能這樣說,如果你在一百年前出生,你不能這樣說。但是弟兄們,我們現在是在人類歷史的末了。按照但以理二章大人像的豫言,我們是在腳和腳趾頭那裏。召會歷史呢?我們是在召會歷史的起頭麼?不,我們是在那個起頭之後的兩千年了,我相信我們是在召會歷史的末了了。你說甚麼是末了?我不知道,當然只有主知道,但是我們是在末了。我們不是在開頭,我們不是在中間,我們是在末了。那怎麼主恢復的歷史又如何呢?主的恢復,你我都知道,在地上也有一百年,在我們中間。我們不是在開始,我們現在已經有許多恢復的真理,我們來到這個點,有正確召會生活的實行,得了恢復,我們是在召會歷史,我們是在人類歷史,在恢復歷史的末了了。這是我們首先必須知道的,使我們能有時代的禱告。

我們必須知道的,就是我們必須知道甚麼是神的經綸。也許你會說,當然我們知道阿,不要這麼有把握。人們讀聖經都將近兩千年的,幾乎沒有人發現甚麼是神的經綸,所以他們怎麼能有時代的禱告呢?他們都不認識他們所在的時代,他們也不認識神的經綸。

然後第三,你必須認識是那一些已經完成了。所以這不是一件小事,我們必須認識之前發生的事,在召會歷史裏,在恢復的歷史裏,在世界的歷史裏已經發生了甚麼。弟兄們,這一切事都藉着這分職事向我們打開。我沒有時間今天,但是我會告訴你們,在這分職事裏,一切都在職事的書報裏了。

然後第四,我們需要認識還有哪些是有待完成的。我們怎麼知道在這個時代發生了甚麼?弟兄們,我們是在甚麼時代呢?我們所在的時代,是不只是得啓示的時代,是加強的時代,我們是在神興起得勝者的時代。得勝者要作祂時代的器皿,終極完成不僅是這個時代,也要終極完成祂歷世歷代整個神的經綸。不得了,你若是知道,你就要敬拜主,爲着祂憐憫,爲着祂使我們成爲蒙憐憫的器皿,我們能在這裏,特別我們能彀此時就在這裏,這是何等極大的憐憫。

好,末了一個先決條件使我們能有時代的禱告,不要害怕,但是我們必須老實的說,我們必須活在基督身體的實際裏,我們必須在生命經歷的第四個階段,活在升天裏,活在身體裏,並且受訓練能有屬靈的爭戰,打屬靈的戰。這就是要求。我們作得到麼?是的,我們可以。弟兄們,我們是在主的恢復裏。是,我們能作到。

壹 時代的禱告乃是召會作爲基督身體的禱告,這禱告運用基督這升天之主和身體之元首的權柄,以完成神的經綸—賽四五11,六二6~7,結三六37,太十八18~19:

現在,讓我綱要讀給你們聽,綱要並不長,能充分的解釋。有了一段引言,大家就很清楚了。第一大點,這是一則定義,當我們說時代的禱告,這裏就是定義,所以我們需要留意。在這一則定義裏每一字每一句都很重要。定義就是:時代的禱告乃是召會作爲基督身體的禱告。這是第一個點,時代的禱告乃是召會作爲基督身體的禱告。第二,這禱告運用基督這升天之主和身體之元首的權柄。弟兄們,這很有分量。不是我們所有的禱告都像這樣,是不是呢?我們所謂的禱告有許多都不是在運用基督這升天之主和身體之元首的權柄。第三,這時代的禱告是要完成神的經綸,不是爲着人的需要,不是爲着我們自己,是爲着完成神的經綸。

你們知道以往我非常不願意禱告求主興起得勝者,因爲我說再等一等,我可能不是那樣的人。所以,我怎麼能爲着得勝者禱告呢?爲得勝者禱告,因爲這是神的需要,在祂的經綸裏,在這個時代的需要。當然,我要作得勝者,我希望你們眾人也作得勝者。但弟兄們,那是次要的。主要的是,乃是這是神的需要,祂需要在這時代在這時候有時代的器皿來終結這個世代,帶進祂的回來。不要誤會我。弟兄們,我們無論在不在其中,祂都需要這事,所以我們需要爲這個禱告。這樣的禱告是運用權柄的禱告。這裏有許多經節,我沒有時間把全部讀給你們聽。我只讀一節,以賽亞四十五章十一節,『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就是那塑造以色列的,如此說,關於我眾子將來的事,你們可以問我;關於我手的工作,你們可以吩咐我。』你有沒有膽量吩咐神呢?當然,如果你認識,就像我們之前講過的例子,如果你知道祂要甚麼,你與祂所要是一,你就能彀吩咐祂作祂所要的,這就是吩咐祂。但這是與我們先前習慣的禱告不一樣的。

一 基督的升天指明救贖的全部工作已經完全完成—來一3,十12:

1 基督的升天指明基督爲主的身分已得着建立—徒二36。

2 基督已被神高舉,被立爲宇宙的主,並向着召會作萬有的頭;萬有都在祂的腳下,並且祂所得着並所達到的一切,都向着那作祂身體的召會傳輸—弗一22~23。

二 因着召會是基督的身體,召會的地位與基督的地位完全一樣;身體旣與頭是一,身體的地位就與頭的地位完全一樣—林前十二12、27,弗五30。

這是照着屬靈的事實說的。是的,沒錯,當基督復活,我們也與祂一同復活。祂在諸天界裏坐着,我們也與祂一同坐在那裏。我們再問一個不同的問題,我們的禱告是不是反應這件事實呢?這是件事實,但我們的禱告有沒有反應這件事實?

三 身體的權柄乃是身體所運用之頭的權柄;因此,身體的權柄就是頭的權柄—西一18,二19。

當然,身體若是沒有頭,就沒有權柄。任何的權柄,身體有的權柄都百分之百是來自頭。好,第四中點。

四 時代的禱告不是個別信徒的禱告,乃是召會作爲基督身體的禱告—徒十二5下,啓八3:

弟兄們,這就是爲甚麼我們需要有活力排,與人成爲有活力的排。我們確實需要進入這樣的禱告,在身體裏的禱告纔有這樣的經歷。這是召會作基督身體的禱告。

1 在這種禱告裏,我們不是乞求主爲我們作一些事;反之,我們乃是支取主已經得着並達到的;祂在諸天界裏,坐在神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以及一切受稱之名—弗一20~21。

2 當我們根據主在升天裏所得着的禱告,我們可以取用祂升天的立場,並支取祂的爲主身分,以應付世上目前的光景—二6。

弟兄們,是不是有這樣的時間能彀讓我們實行這樣的禱告呢?那就是現在。看看今天的不法,世上的不法,看看今天的混亂,看看今天的暴動、風波、背叛,看看這些流血事件,我們該怎麼禱告呢?我們需要取用基督升天的立場,支取祂的爲主身分,爲今天世上目前的光景禱告。弟兄們,沒有辦法用社會上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不要浪費時間,那你不要以爲立法能解決這個問題。你們若是以爲可以通過甚麼立法,那要花太長的時間。抗議也不能解決這個問題。今天要怎麼解決這個世界上的問題呢?就是基督的第二次來,我們就會被帶進時代的,我們需要被帶進時代的禱告裏,那是惟一解決問題的方法。主第一次來的時候,祂沒有來對付世界的問題,祂沒有對付奴隸問題,祂沒有對付種族問題,祂沒有對付社會的不公或不義,那不是祂第一次來的用意。但在祂的第二次來時,祂要對付這一切的問題。你是不是相信這是一個給今日極大的福音呢?人們知道,他們心裏知道,人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那不過就是失敗而已。他們也知道,政客不能解決這些問題。我們能告訴他們解決問題的方法,真正的解決方法,終結的、最終的解決方法,就是今天極大的福音。

3 因着身體與在諸天之上的頭是一,身體就有權柄在地上捆綁或釋放在諸天之上所已經捆綁或釋放的—太十六19,十八18。

這一節讓許多讀聖經的人困擾,因爲如果你要在地上捆綁,那就是在天上已經捆綁了。意思就是,你知道,你知道已經被捆綁的是甚麼。如果你要是在地上釋放,那就是天上已經釋放的,那你也必然知道天上已經釋放了甚麼。這是極大的祕密。當我們有正確的禱告,與主調和,把祂吸入,將祂吸收進來,我們就被祂充滿,我們思想就是祂思想,我們的感覺就是祂的感覺,我們的意志就是祂的意志。在這樣生機的聯結裏,我們就知道,我們真的知道甚麼已經被捆綁、被釋放。我注意到在我們的禱告裏,我不知道你所在的地方如何,這一節並沒有說到我們要神捆綁甚麼,也沒有說我們該求神釋放甚麼。是你們該作,但大多時候我們沒有這個膽量,所以我們說,『主阿,捆綁你的仇敵。』祂會說,『是你要捆綁。』我曾經用這樣的例子說,我是這樣對自己說,我們需要進步,我們需要往前達到這樣的層次的禱告,完全進到第五中點所說的。

五 我們要完全進入這種禱告,能運用元首賜給身體的權柄,就必須領悟,我們是身體的肢體,並且我們必須在身體裏生活、行事並行動—羅十二5,林前十二12~27。

所以,只有在基督身體實際裏的人纔能有這樣的禱告。這就是爲甚麼我們有整篇信息要講到進入基督身體的實際。好。

第二個主要的大點在這篇綱要裏是說到:

貳 召會,基督的身體,乃是禱告的殿—賽五六7,可十一17上,約二16~17、19~21,十四2,來三6:

我喜歡這樣的辭。主,使召會成爲禱告的殿,使每一處地方召會成爲禱告的殿。

一 在召會這神的殿,就是禱告的殿中,我們禱告使神的願望得實現,使神的旨意得施行,並使神的經綸得完成—王上八48,但九1~23,約十五7,太六10,弗三14~21,五27,啓十四1,二一2。

我要再說,我們都能籠統的來定義這事。如果我們說,弟兄們,好,甚麼是神的渴望、神的願望、神的經綸呢?每個人都能彀給我一個籠統的一般性的答案。但是我們用不同的方式來問,可能就無法回答。如果我們問說,甚麼是特定的需要呢?甚麼是神特定的在這個時間特定的渴望呢?怎麼樣纔能完成祂在這個時候的旨意呢?我們可能覺得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二 在禱告的殿中,我們是作爲禱告的人生活並事奉,在神聖、奧祕的範圍裏向奧祕的神禱告—路五16,約六57,十四9~10、20。

我相信這個點就是說到,也許更多的說到我們個人的禱告,但這是個基礎,這是個根基,使我們有團體的禱告,我們必須有個人禱告。我們也需要進步。弟兄們,我覺得我們實在需要進步,在禱告的質和量上都需要進步。我們需要有操練,在我們個人的生活裏,我們也要進步,在禱告的事上有進步。所以來在一起時,特別我們是帶領的人,我們是負責的或是同工。我們都能彀有這種團體的禱告,你要有基礎,這個基礎就是你個人的禱告。

三 在召會這神的殿,就是禱告的殿中,我們照着神的願望和思想禱告;這樣的禱告是寶貴的、有分量的,也要震動陰府,影響撒但—但九1~23。

這是一個禱告爭戰,這是爭戰禱告,這個禱告是在這第四層裏的禱告。撒但懼怕這樣的禱告,因爲他懼怕基督的身體。

四 蒙神喜悅的禱告,乃是求神成就神旨意並完成祂工作的禱告—太六10,西一9,四12,賽四五11,六二6~7,結三六37。

弟兄們,我在這裏停一下。你們知道,我開始的時候說過,在各個不同的時代,聖經裏啓示了各個不同的時代,召會各個不同的時代。有多少人知道,有多少人知道,神在那個時代的需要是甚麼?有多少人爲那個需要禱告?我不知道有多少的信徒在全世界上,重生的人有多少,整個人類有將近七十七億人。當然,也有成千上萬的,也許是千千萬萬已重生的信徒,有多少是天天獻上給神的禱告,能讓神垂聽?也許五千萬或者五億,但有多少這樣的禱告是爲了完成神的旨意的禱告,爲着完成祂工作的禱告?只有主知道。我們,不要說別人,我們在說自己,我們的禱告有多少是爲着這個?我再次被主摸着,弟兄們,這是個特別的禱告,我們需要受訓練能這樣禱告。

五 我們在禱告的殿中禱告,應當是爲着成就神的經綸—王上八48:

這是王上八章四十八節所啓示。我相信你們許多人都知道這一節,我相信這是所羅門說的。『他們若在擄掠他們之仇敵的地,全心全魂歸向你,又向着自己的地,就是你賜給他們列祖的地,和你所選擇的城,並我爲你名所建造的殿,向你禱告。』所以,他是說,以色列人若是受欺壓,他們禱告,這裏沒有說要他們從壓制裏得解放。這裏是說,他們的禱告是向着他們自己的地,向着城,向着殿。所以這三件事是非常有意義的。

1 聖地、聖城和聖殿,是關乎神經綸的三件緊要的事:

a 基督是我們的美地;基督是我們的城,我們的國;基督是殿,神的居所。

阿利路亞!你也可以只要說,基督是美地,城就是國,殿就是召會,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這就是爲神的經綸禱告。

b 我們的禱告該對準聖地、聖城和聖殿;這意思是說,我們的禱告該對準神的權益,就是對準那作神在地上權益的基督與召會—弗一16~23,三14~21。

你們知道,弟兄們,我們在美國卽將選總統,這也許是最具爭議的一次選舉,我想是在我的一生當中。我們該怎麼禱告?我們是不是要爲我們所喜好的候選人禱告?爲我們所喜好的,偏愛的政黨禱告麼?不,我們該這樣爲總統選舉禱告,我們的禱告應該對準神的旨意,神的權益。特別有一些年輕人常常會問我說,Mark弟兄,你是甚麼政黨的?從前我不知道怎麼回答,現在我可以告訴他們。我不是民主黨,我不是共和黨,我也不是中立。我是支持神管治的,我選舉是爲着神的權益。在每一次選舉裏,這就是我的政黨。你可以加入我這個支持神治的政黨。我是半開玩笑的這樣說。但是有些聖徒很容易就被捲入糾纏在這些政論節目、新聞媒體的辯論裏面。弟兄們,我們遠離那樣的範圍吧。讓我們向着的禱告,向着聖城禱告,向着聖殿禱告。

c 但以理把窗戶開向耶路撒冷,爲着聖地、聖城和聖殿禱告—但六10。

2 我們要正確的禱告,就必須在主耶穌的名裏向神禱告,對準神爲着祂經綸的權益;在耶穌的名裏禱告,就是爲着神在地上的權益禱告,這權益乃是基督作神給我們的分,作神的國,並作神的居所—約十四13~14,十五16,弗二21~22,三8,西一12~13。

哦,你們知道,弟兄們,我多少相信,主許可這樣的世界局勢是要訓練我們。你不能只是一個晚上就學會如何爭戰了。你需要進入這樣的爭戰纔能彀學會。我相信這就是主今天要完成這個時代的行動之一。這是我們需要面對前所未有的情形,所以我們需要有不一樣的禱告,像從前的禱告完全不一樣的禱告。

六 基督在祂天上的職事裏,一直在代求、供應並執行神的行政,而我們這些人需要在召會這神的殿,就是禱告的殿中禱告,藉此回應基督在祂天上職事裏的活動—來二17,四14,七25~26,八1~2,啓五6,西三1~4:

基督在祂天上的職事裏,一直在代求、供應並執行神的行政,這就是祂在作的事。難怪祂的殿要成爲禱告的殿,因爲祂也正在這樣作,祂日夜爲我們代求。我們這些人要回應,回應基督在祂天上職事裏活動的人。我們這些人需要在召會這神的殿,就是禱告的殿中禱告,藉此回應基督在祂天上職事裏的活動。換句話說,祂在天上禱告,在祂天上的職事裏禱告,我們在地上作爲祂的身體禱告,就要禱告祂所禱告的。你知道爲甚麼麼?祂正在立刻的、及時的將祂自己傳輸給我們。太快了,比傳送簡訊還快。祂將祂的心意告訴我們,告訴我們如何禱告。甚至快到同步、同時,祂正在代求,祂正在天上禱告,祂的身體在地上回應,配合祂禱告同樣的事。

1 藉着我們的禱告,元首基督就得着一條路,藉着祂的身體施行祂的行政;當元首在天上藉着代求、供應並管理而作工時,我們作爲基督的身體,就在地上回應基督天上的職事,並反映祂所作的而作工—一18上,二19,三1~2,來二17,四14,七25~26,八1~2,啓五6。

這意思就是我們一直與祂有活而生機的聯結。這就使我們與祂都是同時,因爲我們與祂有生機的聯結。

2 如果我們尋求在上面的事,並與基督同有一個生命和生活,我們就會完全被主的權益所佔有;我們的心會與祂一同在天上;祂在天上爲眾召會代求、供應眾聖徒並管理神的行政—西三1~4、17。

七 在召會這神的殿,就是禱告的殿中禱告,乃是在升天的地位上,以這禱告的地位而有禱告的權柄;我們有屬天的地位和權柄,我們的禱告就成爲神的行政,執行神的旨意;這是召會有效能的禱告—時代的禱告—弗一22~23,二6,太六9~10、13下。

在召會這神的殿就是禱告的殿中禱告,就是在升天的地位上。弟兄們,你是不是想過禱告的地位?大部分的禱告都不是在升天的地位裏禱告。因爲活在升天裏,我要再說,是在第四階段,在這樣的地位上就有權柄,是不是呢?卽使在從人一面來說,權柄也是從地位而來。如果我們有地位,與升天的基督同有一個地位,我們就與升天的基督同有一個權柄,我們有祂的權柄,我們的禱告就成爲神的行政,執行神的旨意。這是召會有效能的禱告,時代的禱告。

八 在召會這神的殿,就是禱告的殿中,我們以執行的方式禱告,在地上捆綁天上已經捆綁的,並在地上釋放天上已經釋放的;這是基督身體的禱告;只有當我們『和諧一致』的求時,纔能有這樣的禱告—十八18~19。

好,第八中點,在召會這神的殿,就是禱告的殿中,我們以執行的方式禱告,我們以執行的方式禱告。我們大部分的禱告不像這樣,我們大部分的禱告都不是執行的禱告。在地上捆綁天上已經捆綁的,並在地上釋放天上已經釋放的;這是基督身體的禱告;只有當我們『和諧一致』的求時。請看參考的經文,這是活力排的禱告,馬太福音十八章這裏,這是活力同伴在身體實際裏的禱告。這樣我們纔能有這樣的禱告。

九 在召會這神的殿,就是禱告的殿中,我們有分於基督代求的生活,在神聖行政的中心禱告—啓八3,來七25,羅八26~27、34。

不得了,弟兄們,這是更高的事。在啓示錄第八章,基督作爲大祭司,祂拿着金香爐在金香壇前站在祭壇旁邊,這真的聖所裏,祂正在執行神的旨意。祂的經綸在這整個宇宙裏就是從那樣的寶座上,我們與祂相聯。我們在那裏聯於祂,那裏是神聖行政的中心,是整個宇宙的中心。這就是爲甚麼我們沒有時間搞政治,那個地位太低了。我們比當美國總統還要彀資格,我們要作王,同王。我們要執行從神聖行政的中心來執行,那裏有神的寶座,也有基督作我們的大祭司。

十 在禱告的殿中,禱告的中心題目和目標,是要爲基督豫備一個榮耀的召會,配得上祂,並完成祂心頭的願望—弗一5、9,三14~21,五27。

請注意第十中點。我們在末了我還要講一點。在禱告的殿中,禱告的中心題目和目標,你裏面有沒有這樣想過,禱告不是有很多題目,禱告有中心的題目。我們來思考一下中心題目和目標。在禱告的殿中,禱告的中心題目和目標,是要爲基督豫備一個榮耀的召會,配得上祂,並完成祂心頭的願望。

我們在聖經裏找得到這樣的禱告麼?可以。我們在以弗所三章找得到,也在約翰十七章找得到。你比一比主在約翰十七章的禱告與保羅在以弗所三章二十節的禱告,三章十四到二十一節的禱告。你就會發現,這中點題目是一樣的。用法、用辭可能完全不同,但是中心題目,主在約翰十七章和保羅在以弗所三章的禱告都是這個。這意思就是,弟兄們,這要管治我們的禱告,這要引導我們的禱告,這也要限制我們的禱告。很抱歉,我不能彀引用給你們聽。我很抱歉,我要讀,但是我把書留在家裏,但是我能說明給你們聽,這是李弟兄在職事書報裏說的。他說,你要學習禱告這樣的事,你要知道大部分的禱告,百分之八十的禱告都是不需要的。因爲你會發現這些禱告都是不必要的,都是沒有意義的。

好,末了一個點。

十一 主的恢復是要建造錫安,就是基督身體的實際,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我們乃是在召會這禱告的殿中禱告,藉以達到錫安—四16,啓十四1,二一2。

主的恢復是要建造錫安,我們定義錫安,就是基督身體的實際,這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弟兄們,你有沒有想過呢?我們要達到錫安,是藉着禱告,在召會這禱告的殿裏禱告。何等美妙!

好,親愛的弟兄們,我要停在這裏。我希望主能訓練我們,我希望祂要使我們往前,無論在個人一面或是團體一面,在這極重大的事,就是在時代禱告的這件事上往前。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