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按照我們屬靈的經歷,經歷並享受新約的內容,以完成神的經綸
  • 4,246 views,
  • 07-24,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本篇信息是這次訓練非常美妙的結語,要說到“按照我們屬靈的經歷,經歷並享受新約的內容,以完成神的經綸”。請注意“屬靈的經歷”一辭,在以下信息,我們將會看見其重要的意義。

因着耶利米書預言到新約,基於這事實,耶利米這卷舊約的書也可視爲新約的書;我們需要看見並取用新遺命的內容,就是神給我們的遺贈

因着耶利米書預言到新約,基於這事實,耶利米這卷舊約的書也可視爲新約的書;我們需要看見並取用新遺命的內容,就是神給我們的遺贈(耶三一31~34,來八8~12)。關於“新約”,我們要來看兩處重要的經節。第一處是耶利米三十一章三十一至三十四節,那是耶利米所說關於新約的預言。第二處是主藉着保羅,在希伯來八章八至十二節所說的話,實際上是引自耶利米三十一章三十一至三十四節。希伯來八章八至十二節說,“但神既找出祂百姓的瑕疵,就說,‘看哪,日子將到,主說,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立定新約,不是照着我拉他們祖宗的手,領他們出埃及地的日子,與他們所立的約;因爲他們沒有恆守我的約,我也不理他們;這是主說的。主又說,因爲這是那些日子以後,我要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我要將我的律法賜在他們心思裏,並且將這些律法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他們各人絕不用教導自己同國之民,各人也絕不用教導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主;因爲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因爲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絕不再記念他們的罪。’”希伯來八章八至十二節,和耶利米三十一章三十一至三十四節,有一個區別。希伯來八章十節說,“我要將我的律法賜在他們心思裏”,這裏的律法是複數的;然而,耶利米三十一章三十三節說,“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裏面,寫在他們心上”,這裏的律法是單數的。因此,耶利米三十一章有單數的律法,希伯來八章有複數的律法,以下的信息會告訴我們原因。接下來,我們要按照我們屬靈的經歷,說到新約裏的四項福分。

 

在新約裏,應許我們四項福分

在新約裏,應許我們四項福分。第一項是寬恕我們的不義,以及忘記(赦免)我們的罪(來八12)。神忘記我們的罪,這是何等美好。真正的赦免就是忘記。當我們赦免一個人,這意思包含我們忘記他得罪我們的事。

第二項福分是將神的生命分賜到我們裏面,藉以分賜生命之律(10上)。第三項是有特權得着神作我們的神,我們作祂的子民(10下)。第四項是有生命的功能,使我們憑生命內裏的路認識神(11)。

赦罪只是達到神目的的手續

赦罪只是達到神目的的手續,所以這段經文把赦罪擺在最後說;但以我們屬靈的經歷來說,我們是先因赦罪而得潔淨,然後享受神作生命的律,在生命的律裏作神的子民,在裏面對神有更深的認識(參12)。以上所列四項的順序,是按照我們屬靈的經歷而有的。

“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絕不再記念他們的罪”

“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絕不再記念他們的罪”(12,耶三一34下)。請注意,希伯來八章十二節的開頭有“因爲”一辭,指明主寬恕我們的不義,乃是新約的基礎。事實上,十至十一節可視爲一個段落,十二節是說明前面段落的原因:“因爲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絕不再記念他們的罪。”倪弟兄在《什麼是新約》一書裏說明了這點:“現在我們先從罪得赦免說起。……希伯來八章十至十一節是一氣聯下去的,第十二節是另外起頭的。照原文,第十二節的起頭要加上‘因爲’。‘因爲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絕不再記念他們的罪。’這就可見神寬恕我們的不義,不再記念我們的罪,是在給我們生命之前的。換句話說,八章十二節的事,是在第十至十一節之前的。所以我們要先來看,憑着約,我們的罪是如何得着赦免,得着洗淨的。”(七三頁)

彌迦書七章十八至十九節說,“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越過你產業之餘民的過犯呢?祂不永遠懷怒,因祂樂意施慈愛。祂必再憐恤我們,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你必將他們的一切罪投於深海。”十八節第一注說,“神赦免我們的罪孽,越過我們的過犯,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並將我們的一切罪投於深海,這啓示神何等願意赦免我們的罪孽。彌迦總結的讚美不是以神選民的美德爲中心,乃是以神的屬性爲中心;這是安慰的話。”神願意赦免我們的罪,這是何等美妙。

在希伯來八章十二節,主說,“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這裏的寬恕,原文是二章十七節“成就平息”的字根。平息是在兩方之間作調解,使兩方成爲一。平息還有另一個意思,就是藉着滿足一方的要求,將另一方帶回來,與這一方和好。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滿足了神公義的要求,我們這些罪人就得以與神和好。神和我們之間得着了調解,因爲基督在十字架上,滿足了神公義的要求。以西結十八章二十節說,“唯有犯罪的人,他必死亡。”這是很強烈的話,說到神對干犯律法之人的判決,乃是死。神無法容忍任何的不義;但感謝主,祂來成爲肉體,替我們這些罪人受死,完成了代替的死。羅馬六章二十三節上半說,“罪的工價乃是死。”基督在十字架上,爲我們付了罪的工價。二十三節下半繼續說,“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乃是永遠的生命。”今天,我們能享受神白白的恩賜,因爲基督在十字架上爲我們付了罪的工價。

基督爲我們的罪成就了平息,以平息神的公義,也就是滿足了神公義的要求,使我們得以與神和好

基督爲我們的罪成就了平息,以平息神的公義,也就是滿足了神公義的要求,使我們得以與神和好(來二17)。

基督那又寶貴又有功效的血,解決了我們一切的難處,使我們得以維持在與神不斷的交通中,不斷地享受祂生機的救恩

基督那又寶貴又有功效的血,解決了我們一切的難處,使我們得以維持在與神不斷的交通中,不斷地享受祂生機的救恩(約壹一7~9,二1~2)。我們需要看見,我們已經一次永遠地得着了赦罪,基督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神也不再記念我們的罪。然而,我們需要把這個事實,持續地應用到我們日常生活的經歷裏。我們需要天天享受主血的洗淨,使我們能繼續不斷地享受祂生機的救恩。約壹一章七節說,“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這是何等美好;基督不只洗淨我們某些罪,或是隻洗淨一些我們認爲可以洗淨的罪。如果我們認爲自己有什麼罪是不能洗淨的,那我們就錯了。因爲九節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在神面前,主救贖的血已經一次永遠地潔淨了我們,這潔淨的功效無需重複

在神面前,主救贖的血已經一次永遠地潔淨了我們(來九12、14),這潔淨的功效無需重複。

然而每當我們與神交通,良心蒙了神聖之光的光照,我們就必須在我們的良心裏,一再地即時應用主的寶血常時的潔淨

然而每當我們與神交通,良心蒙了神聖之光的光照,我們就必須在我們的良心裏,一再地即時應用主的寶血常時的潔淨。這就是爲什麼,我們要一直維持個人與神的交通。我們這樣作,乃爲使我們能團體地與神有交通。我們這樣與神交通,就把我們帶進神自己這神聖的光中;在神聖的光裏,我們的良心就蒙光照,我們就必須承認自己的罪,並將主的寶血常時的潔淨應用到我們的良心上。

神一赦免我們,就從祂的記憶裏塗抹我們的罪,不再記念;赦罪的意義,就是消除我們在神面前的罪案,使我們免去神公義的刑罰

神一赦免我們,就從祂的記憶裏塗抹我們的罪,不再記念;赦罪的意義,就是消除我們在神面前的罪案,使我們免去神公義的刑罰(約五24)。我們都曾犯這種錯誤,認了自己的罪,過一陣子之後,又再次向主認同樣的罪。事實上,當我們再次向主認罪時,主會驚訝我們所說的,因爲祂不再記念我們的罪,祂已經忘記了。只要我們承認自己的罪,主就不再記念。對於我們的罪,神有“健忘症”,祂不再記得我們的罪;這實在是大的福音。赦罪的意義,就是消除我們在神面前的罪案,使我們免去神公義的刑罰。

神赦免了我們的罪,就使我們所犯的罪離開我們

神赦免了我們的罪,就使我們所犯的罪離開我們(詩一〇三12,利十六7~10、15~22)。詩篇一百零三篇十二節說,“東離西有多遠,祂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東離西有多遠呢?乃是無限的遠。神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無限的遠。

神赦免我們的罪,結果使我們恢復與祂的交通,而敬畏祂,並且愛祂

神赦免我們的罪,結果使我們恢復與祂的交通,而敬畏祂,並且愛祂(詩一三〇4,路七47)。詩篇一百三十篇四節說,“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我們藉着認罪而得着主的赦免,自然的結果就是我們會敬畏神。敬畏神就是尊崇神,意即我們在每一件事上考慮神,尊重神,信靠神並尊榮神。箴言生命讀經指出:“尊崇神會使我們停止作惡。尊崇神也會使我們感受別人的苦難,並向他們施憐憫,施憐恤。”(一一頁)

在詩篇八十六篇十一節,大衛向主禱告:“求你使我專心敬畏你的名。”這是很好的禱告,我也常用這話向主禱告;主必定答應這樣的禱告,因爲這是祂與我們所立之約,是祂遺命、遺囑的一部分。再者,以賽亞十一章二節預言,主耶穌有“智慧和聰明的靈,謀略和能力的靈,認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因此,我們可以求主用敬畏耶和華的靈充滿我們。“敬畏耶和華”是在包羅萬有的靈裏。我永遠不會忘記李弟兄說過:從來沒有一個人像耶穌那樣敬畏神、尊榮神;祂尊崇神、信靠神到了極點。

關於我們的罪得着神的赦免,有另一個結果,就是我們會愛祂;我們會愛祂到極點。在路加七章,有一個女人,趁耶穌坐席的時候,拿着一玉瓶的香膏,站在耶穌背後,挨着祂的腳哭,用眼淚溼了耶穌的腳,又用自己的頭髮擦乾,還熱切地親祂的腳,並且把香膏抹上(37~38)。耶穌對那家的主人西門說到這女人:“她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爲她愛得多;但那赦免少的,他愛得就少。”(47)我們若領悟自己是何等大的罪人,並知道自己的罪有多大,主卻赦免了我們的罪;這會加增我們對主的愛。

基督的寶血滿足神,使信徒能進到神面前,並且勝過仇敵一切的控告;主的寶血也是永約的血,利未記十六章裏大祭司藉以進入至聖所的血所預表

基督的寶血滿足神,使信徒能進到神面前,並且勝過仇敵一切的控告(出十二13,弗二13,彼前一18~19,來十19~20、22,九14,約壹一7、9,啓十二10~11);主的寶血是永約的血(太二六28,來十三20),由利未記十六章裏大祭司藉以進入至聖所的血所預表。

在出埃及十二章,神吩咐以色列人要宰殺羊羔,將羊羔的血塗在他們所在房屋的門楣和門框上(6~7)。在十三節主說,“我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這裏的主詞是“我”,指明第一個看見逾越節羊羔之血的,乃是神,不是我們。當我們這些罪人靠着基督的血,來到神面前時,神首先看見的不是我們的罪,而是基督的寶血。這血滿足神,使我們能進到神面前。因此,以弗所二章十三節說,“如今在基督耶穌裏,你們這從前遠離的人,靠着基督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彼前一章十八至十九節也說,“知道你們得贖,脫離你們祖宗所傳流虛妄的生活,不是用能壞的金銀等物,乃是用基督的寶血,如同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之血。”希伯來十章十九節說,“我們既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我們能坦然進入至聖所,不是因爲我們的好行爲,也不是因爲我們有何功績,乃是因爲耶穌的血,使我們能進到神面前。唯一能使我們坦然進到神面前的,是基督的寶血。

根據啓示錄十二章十至十一節,這寶血勝過仇敵一切的控告。十節說,“我們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祂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爲那在我們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們的控告者,已經被摔下去了。”如果仇敵撒但要給我們名片,他的職務會寫着:“晝夜在神面前控告神的兒女”。這就是撒但所要作的,但我們不能接受他的控告,我們要學習有勝過控告的禱告。倪弟兄曾說,“我們雖不能知道血的價值到底有多大,但是我們可以對主說,‘主啊,按着你所知道的血的價值,來成功在我們身上。’”(聖潔沒有瑕疵,一〇七頁)啓示錄十二章十一節上半說,“弟兄們勝過他〔那控告者—魔鬼〕,是因羔羊的血,並因自己所見證的話。”這裏不是說,因爲弟兄們的完全;乃是說,因羔羊的血,並因他們自己所見證的話。見證的話,就是宣告神聖的事實。在這新遺命、新約裏有神聖的事實,我們要宣告這些事實。當然,我們所宣告最大的一件事,就是“耶穌是主”。仇敵不喜歡聽見“耶穌是主”這幾個字;但這是事實,是我們所見證的話。接着十一節下半說,“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自己的魂生命。”我們要求主把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要知道,主有所愛的,主也有所恨的。主說,“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恨的。”(羅九13)如果換作是我們,我們可能比較喜歡以掃,卻不在意雅各;然而,神很絕對。祂說,“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恨的。”在啓示錄二章六節,主對以弗所召會說,“你恨惡尼哥拉黨的行爲,這也是我所恨惡的。”我們需要主將祂的愛和祂的恨,傳輸並分賜到我們裏面。我們需要神將祂對聖品階級與平信徒制度的恨,分賜到我們裏面。同樣的,當我們越愛神、越認識神、經歷神並享受神,我們就越恨惡自己;至終,我們雖至於死,也不愛自己的魂生命。

末了,主的寶血也是永約的血(太二六28,來十三20),由利未記十六章裏大祭司藉以進入至聖所的血所預表。

立約的血使我們得以進入實際的至聖所,就是我們的靈裏,以享受神並被祂注入

立約的血使我們得以進入實際的至聖所(來十19~20),就是我們的靈裏(弗二22,提後四22),以享受神並被祂注入。今天至聖所是在諸天(來九12、24),就是主居住的地方。現今祂在那裏,在神右邊爲我們代求(羅八34)。然而,實際的至聖所乃是我們的靈,因爲我們的靈是聯於三層天。創世記二十八章提到一個梯子立在地上,梯子的頂通着天,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12)。在約翰一章主說,“你們將要看見天開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51)這指明主就是創世記二十八章的天梯。那梯子將天帶到地,也將地聯於天。所以雅各稱那地方爲伯特利(19),意思是神的家。按照以弗所二章二十二節,我們的靈是神的居所。基督作爲天梯在我們靈裏,所以當我們轉到靈裏,神就分賜到我們裏面,我們也被帶進神裏面。這就是神成爲人,爲要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成爲神。藉着立約的血,我們就能享受神並被祂注入。

按照新約的啓示,藉着立約的血,我們不僅被帶到神面前,更被帶進神自己裏面;救贖並潔淨的血把我們帶進神裏面

按照新約的啓示,藉着立約的血,我們不僅被帶到神面前,更被帶進神自己裏面;救贖並潔淨的血把我們帶進神裏面!我們想到主的血時,不太會想到這是立約的血。立約的血把我們帶到神的同在裏,甚至把我們帶進神自己裏面。按照利未記十六章,唯有大祭司一人夠資格進入至聖所,到約櫃的遮罪蓋那裏(11~17)。在羅馬三章二十五節,保羅稱舊約的遮罪蓋爲平息處。正如大祭司從外院子取了祭牲的血,帶着這血進到至聖所,來到約櫃連同遮罪蓋面前,與神相會;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乃是立約的血,使人能進入至聖所,進到神的同在裏,享受神並被神注入。當我們向神認罪,我們就即時地應用主寶血的潔淨(約壹一9);然而,這立約的血在我們身上最終的目的,是要將我們帶進神的同在,帶進神自己裏面,使我們能享受神並被祂注入。

立約的血主要乃是使神作我們的分,給我們享受

立約的血主要乃是使神作我們的分,給我們享受(參詩二七4,七三16~17、25,林前二9,來十19~20)。詩篇二十七篇四節說,“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華,我仍要尋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祂的榮美,在祂的殿裏求問。”我們可以從兩面的角度看耶和華的殿。一面,我們的靈就是耶和華的殿;這是按照以弗所二章二十二節,說到我們的靈是神的居所。另一面,按照提前三章十五節,耶和華的殿也就是召會,因爲召會是活神的家。所以,我們要對主說,“主啊,我只求你這一件事,就是我要一生一世住在我的靈裏,並住在召會中。”我們這樣求,乃是取用神所給我們的遺囑、遺命,因爲在這遺囑裏,這件事已經賜給我們,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住在我們靈裏,也住在召會中。關於住在召會中,其應用就是召會的聚會,包括職事聚會。住在耶和華的殿中,乃是住在我們的靈裏,就是在召會的聚會中,瞻仰祂的榮美,在祂的殿裏求問。我們在聚會裏只作一件事,就是瞻仰耶和華的榮美;耶和華的榮美乃是祂的可愛、可悅、可喜和吸引我們之處。宇宙中沒有另一位比主耶穌更榮美,祂是宇宙中最榮美的一位。

林前二章九節說,“神爲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但願我們每一天都能這樣禱告:“主啊,用你的愛睏迫我,用你自己作爲愛注入我裏面,使我能用你自己這愛來愛你,並且愛你到極點。”我們這樣作,乃是享受神爲我們所預備的一切。這遺囑和遺命乃是約,其中所記載的一切,是爲着那些愛祂的人。

李弟兄是聽見一位年輕姊妹傳福音得救的。這位姊妹後來成爲倪弟兄的同工,也成爲李弟兄的同工。那時李弟兄十九歲,這位姊妹二十五歲。李弟兄聽說一位年輕姊妹要向一千人傳福音,在當時那封閉保守的中國,難得有一個女子能向這麼多聽衆傳講。在好奇心驅使下,他參加了那場聚會。這位姊妹說到神如何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神吩咐以色列人宰殺羊羔,把羊羔的血塗在他們房屋的門楣和門框上,藉此蒙拯救脫離死的定罪。之後,神帶領以色列人過紅海(預表受浸);於是以色列人脫離奴役並轄制人的法老(預表撒但),並脫離埃及(預表世界和世界的霸佔)。神又將以色列人帶到曠野(預表分別歸神的地方),他們就完全從撒但和撒但的世界分別出來。這就是那位姊妹所傳的福音。

李弟兄說,“在我的一生中,甚至到了今天,我從未聽見一個人帶着那麼大的權柄說話。”(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講說基督,三二頁)又說,“那位只有二十五歲的年輕女子,愛主到了極點,那是她的動機。她對主的愛,是她有能力的因素、元素和非常基本的素質。”(三三頁)那位姊妹對主的愛,使基督成爲她的能力,也使她能傳福音,把主說出來並說到人裏面。這就是李弟兄所聽見的福音。那場聚會後,李弟兄走在街上,他告訴神:“我再也不要被撒但霸佔,我要跟從耶穌。”(耶穌的見證,一六頁)他接受了主,也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主。他只聽見那一篇信息,就得着重生,並把自己一生完全奉獻給主,這是因爲有一位姊妹愛主到極點。我們向着主的愛,使我們夠資格、得成全、受裝備,帶着主的權柄爲主說話;這樣的愛使我們能爲主說話。

與林前二章九節相反的是十六章二十二節。在此保羅說了很強的話:“若有人不愛主,他就是可咒可詛的。”我們若不愛主,就在咒詛之下。我們不願意屬於這一類;也許我們從前不愛主,但現在我們愛主了。彼得說,“你們雖然沒有見過祂,卻是愛祂。”(彼前一8)換句話說,我們雖然沒有用肉眼見過主,但我們因着運用我們的靈,就得以看見。神是靈(約四24);我們藉着運用靈,就能看見,然後我們的心眼就蒙光照,得以真正看見祂。我們沒有用肉眼見過主,卻是愛祂;這是真正的神蹟。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信主並愛主的故事。在我們人生的某個時刻,我們被神和神的愛摸着,自然而然就開始愛主,而被擺進一個行程裏,如雅歌所描述的。我們的人生轉變了,從虛空的虛空,轉爲歌中之歌(傳一2,歌一1)。這實在是個神蹟。

最後,基督的血,就是新約的血,把神的子民引進新約更美的事裏,神在這約裏,將新心、新靈、祂的靈、裏面生命的律(指神自己及其性情、生命、屬性和美德)以及認識神的生命性能賜給祂的子民

最後,基督的血,就是新約的血(太二六28,路二二20),把神的子民引進新約更美的事裏,神在這約裏,將新心、新靈、祂的靈、裏面生命的律(指神自己及其性情、生命、屬性和美德)以及認識神的生命性能賜給祂的子民(耶三一33~34,結三六26~27,來八10~12)。以西結三十六章二十六至二十七節說到神賜給我們新心,使我們愛祂,也給我們新靈,使我們可以接觸祂。祂不僅給我們新心和新靈,更把祂的靈放在我們裏面;神將祂自己這靈分賜到我們靈裏。祂的靈就是裏面生命的律,指神自己及其性情、生命、屬性和美德。此外,我們也得着認識神的生命性能。二十七節說,“我必……使你們遵行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神不是說,“你們必遵行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祂乃是說,“我必……使你們遵行我的律例。”基督作爲生命之靈的律,乃是我們靈裏自然的能力,自動的原則。當我們摸着祂並將開關打開,祂就使我們遵行祂的律例(羅八2)。

至終,新約的血,就是永約的血,使神的子民能事奉祂,並將神的子民領進對神作他們的分(生命樹和生命水)的完滿享受裏,從今時直到永遠

至終,新約的血,就是永約的血(來十三20),使神的子民能事奉祂(九14),並將神的子民領進對神作他們的分(生命樹和生命水)的完滿享受裏,從今時直到永遠(啓七14、17,二二1~2、14、17)。希伯來十三章二十節說,“但願平安的神,就是那憑永約之血,領羣羊的大牧人我們的主耶穌,從死人中上來的。”主與我們立約,這約是遺命,是給我們的遺囑,且是永遠的。“這約永遠有功效,因爲是藉着基督那永遠有功效的寶血所立的”(20注2)。這血乃是永約之血。

啓示錄二十二章十四節說,“那些洗淨自己袍子的有福了,可得權柄到生命樹那裏,也能從門進城。”“有福”,原文含快樂意。有福了,就是快樂了。我們滿了喜樂,因爲我們在基督的血裏洗淨自己的袍子。每一天,我們需要進入是光的神裏(約壹一5),讓祂在我們裏面照耀。這光是生命的光(約八12),把生命供應給我們,殺死我們裏面消極的東西。這光也暴露我們的光景,使我們知罪自責。當我們向主認罪,祂就新鮮地赦免並洗淨我們的罪(約壹一6~9),使我們在主觀一面成爲蒙福的。

有人說,我們在永世裏才能經歷啓示錄二十二章十四節;然而,我們正在建造併成爲新耶路撒冷,所以我們現今就該經歷新耶路撒冷這一切的方面。我們有權柄到生命樹那裏,但許多時候我們沒有運用我們的權柄。我們已經在羔羊的寶血裏得着洗淨,不僅有權柄到生命樹那裏,也能從門進城。基督是門(約十9),我們乃是藉着祂進到城裏。這城就是那偉大的神人,是神在人裏,也是人在神裏,是神與人的聯結、調和與合併。

“我要將我的律法賜在他們心思裏,並且將這些律法寫在他們心上”

“我要將我的律法賜在他們心思裏,並且將這些律法寫在他們心上。”(來八10,耶三一33上)

新約的中心乃是內裏生命的律;神聖生命的律,生命之靈的律,乃是神聖生命自動的原則和自然的能力

新約的中心乃是內裏生命的律;神聖生命的律,生命之靈的律(羅八2),乃是神聖生命自動的原則和自然的能力。我們的基督乃是三一神自然的能力,是自動的,也是自然的。

三一神已經經過成爲肉體、釘十字架、復活和昇天的種種過程,成爲生命之靈的律,安裝在我們的靈裏作爲“科學”的律,自動的原則

三一神已經經過成爲肉體、釘十字架、復活和昇天的種種過程,成爲生命之靈的律,安裝在我們的靈裏作爲“科學”的律,自動的原則(2~3、34、16)。三一神經過一切的過程,成爲一個自動的原則,自然的能力,就是生命之靈的律。祂要把祂自己安裝在我們靈裏。我們在羅馬八章二節看見這個自動的原則:“因爲生命之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裏已經釋放了我,使我脫離了罪與死的律。”羅馬書給我們看見,神聖的生命如何分賜到我們三部分的人裏(八2、6、11)。神聖生命的分賜就是生命之靈的律在我們靈裏運行。生命的律作爲一個律,不僅是神聖奧祕範圍裏的事,更是一個人位,就是包羅萬有的基督,作爲經過過程、終極完成的三一神,安裝在我們靈裏,成爲自動的原則和自然的能力。

神首先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靈裏。八章十節說,“靈……因義是生命。”我們的靈是生命,因爲我們靈裏有生命之靈的律。當我們與主接觸並摸着主,也讓主摸着我們,生命之靈的律自然就運行,生命就從我們的靈擴展到我們的魂裏。魂領導的部分乃是我們的心思。六節說,“心思置於靈,乃是生命平安。”從這節我們有一個特別的看見。新耶路撒冷乃是一座生命的城;此外,“耶路撒冷”意即平安的根基(參路十30注2);“撒冷”的意思就是平安。因此,新耶路撒冷是生命的城,也是平安的城。當我們將心思置於靈,我們的心思就成了生命與平安。這樣,我們就成了新耶路撒冷一個活的部分。這是何等的美妙。

今天神與我們的關係,完全是基於生命之律;每一種生命都有一個律,甚至就是一個律;神的生命是最高的生命,這生命的律也是最高的律

今天神與我們的關係,完全是基於生命之律;每一種生命都有一個律,甚至就是一個律;神的生命是最高的生命,這生命的律也是最高的律(參箴三十19上,賽四十30~31)。箴言三十章十九節說到“鷹在空中飛的道”。鷹很少扇動翅膀,它只要隨着氣流展開翅膀,就可在空中飛翔。不僅如此,鷹的視力很驚人;它可以在高空尋找獵物,攫取地上的小動物作它的食物。這些都是神所創造在鷹裏面生命的律。鷹的生命有一個飛翔的律,所以鷹能夠自然、自動、不費力氣地飛翔,甚至是不知不覺地飛翔。當母鷹訓練小鷹飛翔時,母鷹只需要在適當的時候,將小鷹從窩巢裏趕出去,小鷹就能自然、自動、毫不費力、不知不覺地展翅飛翔;這就是鷹的生命裏,那自動的原則和自然的能力。

在聖經裏,神也將祂自己比作鷹。在出埃及十九章四節,神對以色列說,“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神乃是如鷹將以色列人背在翅膀上,領他們從埃及出來,直到何烈山。申命記三十二章十一節說到,主如鷹將以色列人背在兩翼之上。

以賽亞四十章三十至三十一節說,“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睏倦,年輕人也必力竭跌倒;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睏倦,行走卻不疲乏。”我們要看見,主乃是飛翔的鷹,祂能自然、自動、不費力氣地飛翔。當我們享受主在我們裏面作爲鷹,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就是展翅飛翔的生活。我們在天然的生命裏無法飛翔,但是在我們靈裏有這一位能飛翔的主。雖然我們會疲乏睏倦,力竭跌倒,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等候意即停下自己,以神在基督裏作我們的一切。我們若這樣作,就會重新得力,如鷹展翅上騰。換句話說,我們就在生命和性情上成爲神,成爲與神一樣,只是無分於祂的神格。

關於三十一節的“展翅上騰”,英譯美國標準本有一個註解說,此句也可譯爲“長出翅膀”。試問,當你早晨起牀時,有沒有鷹的翅膀?如果我們早晨起來,呼求主並告訴主我們愛祂,然後我們與祂交通,禱讀祂的話,呼求祂的名,讚美祂,將我們的心向祂敞開,我們就“長出鷹的翅膀”,我們就能過飛翔的生活。整天之中,主會維持我們像鷹那樣的飛翔,使我們奔跑不睏倦,行走不疲乏。

羅馬八章的主題是生命之靈的律,這章可視爲全本聖經的焦點和宇宙的中心;因此,我們若經歷羅馬八章,我們就在宇宙的中心

羅馬八章的主題是生命之靈的律(2),這章可視爲全本聖經的焦點和宇宙的中心;因此,我們若經歷羅馬八章,我們就在宇宙的中心。約翰十六章十三節說,“只等實際的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實際。”盼望我們都能這樣向主禱告,求主作爲實際的靈,引導我們進入羅馬八章中主所是的一切實際,使羅馬八章成爲我們主觀的經歷和享受。八章之後,九至十一章是一段括弧、插進來的話,說到神的揀選和我們的定命。十二章接續八章論到身體生活的實行。至終在十六章,衆聖徒被帶到基督身體相調的生活裏,使基督的身體成爲實際。我們進入基督身體的實際,乃是藉着我們享受並經歷基督作爲羅馬八章裏生命之靈的律(2)。因此,生命之靈的律對於我們藉着基督身體的相調而進入基督身體的實際,也就是預備基督的新婦,至爲關鍵。這就是羅馬八章如此重要的原因。

論到羅馬八章一至四節,倪弟兄有一段話說,“這四節聖經,可以說是全部聖經中最緊要的一處。有某信徒說,全部聖經好比一枚鑲寶石的戒指;羅馬書好比那戒指上的一粒寶石,羅馬第八章好比那一粒寶石所發出的亮光。”(倪柝聲文集第一輯第九冊,四九頁)羅馬八章說,“使律法義的要求,成就在我們這不照着肉體,只照着靈而行的人身上。”當我們照着靈而行,照着調和的靈生活爲人並行動,我們能自然地就成就律法義的要求;這是不費力氣、很自然、不知不覺並自動的。在七章保羅說,“我發現那律與我這願意爲善的人同在,就是那惡與我同在。”(21)保羅試着用他屬人的意志,勝過罪與死的律;然而,屬人的意志無法勝過那個律,唯有那更強的律—生命之靈的律—能勝過罪與死的律。因此,七章的屬靈經歷可以總括爲一個辭,就是“不能”。如果你停留在七章,你只能經歷一件事,就是“不能”。在七章末了,我們看見保羅是個迫切的尋求者;他說,“我是個苦惱的人!誰要救我脫離那屬這死的身體?”(24)保羅的確領悟自己是個苦惱的人;然而在二十五節他又說,“感謝神,藉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這就是橋樑,將我們從七章帶到八章。到了八章,整個景象完全改變了。

我們可以用電爲例,說明生命之靈的律。生命之靈的律已經安裝在我們靈裏,如同電安裝在一棟建築物裏面。電有一個律,一個自然的能力和自動的原則;這電的律已經安裝在建築物裏。如果你發現電燈不亮而通報電力公司,電力公司的僱員會告訴你:“電已經安裝到你的建築物裏,你只要把開關打開,燈就會亮。”照樣,生命之靈的律已經安裝在我們靈裏;我們所需要作的就是打開開關。馬太二十四章二十七節說,“閃電怎樣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來臨也要這樣。”在大災難之後,主要像閃電一樣突然顯現,臨到地上。這含示主像電一樣。基督就是真正的電。事實上,電是流動的;如果沒有電的流動,就沒有電。照樣,生命之靈的律,乃是三一神這生命在我們裏面流通;我們要得着生命,只需要把開關打開。

在這生命之靈的律裏有一個大能,就是使主耶穌從死人中復活,然後升到天上,遠超一切的大能(弗一19~22)。這大能對我們而言,有六個實際的功效。第一,當我們打開開關接觸主時,這生命之靈的律作爲生命的能力,會使我們的心傾向神。詩篇一百一十九篇三十六節說,“求你使我的心傾向你的法度。”我們只要運用靈接觸主,呼求主的名,生命之靈的律的大能,就使我們的心傾向神。第二,生命之靈的律的大能使我們順服神。腓立比二章十三節說,“乃是神爲着祂的美意,在你們裏面運行,使你們立志並行事。”所以,這大能使我們順服神。第三,生命之靈的律的大能,使我們能行神爲我們所預備的善良事工(弗二10)。只有神是善的(可十18),所以凡從我們裏面出來的善良事工,必須是神自己,必須是神分賜到人裏面。

第四,生命之靈的律的大能,使我們能夠全心並全力爲主勞苦(林前十五10,西一28~29)。第五,生命之靈的律的大能,使我們的事奉又活又新鮮(林後三5~6)。當我們把裏面的開關打開,我們的事奉就不是死而陳舊的,乃是活而新鮮的。第六,生命之靈的律就是生命的律,有不能毀壞之生命的大能(來七16)。這大能在我們裏面,天天調整我們,規律我們,使我們經歷“神能照着運行在我們裏面的大能,極其充盈地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三20)。神能極其充盈地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乃是照着那在我們裏面運行的大能;這大能就是生命之靈的律的大能,實在是太美妙了!

現今神在我們裏面乃是自動自發、自然而然、不知不覺中運行的律,以釋放我們脫離罪與死的律;這是在神經綸裏最大的發現,甚至是最大的恢復之一

現今神在我們裏面乃是自動自發、自然而然、不知不覺中運行的律,以釋放我們脫離罪與死的律;這是在神經綸裏最大的發現,甚至是最大的恢復之一(羅七18~23,八2)。我們需要藉着啓示有這樣的發現。

我們享受生命分賜到我們裏面,好藉着生命之靈的律的工作,完成神的經綸

我們享受生命分賜到我們裏面,好藉着生命之靈的律的工作,完成神的經綸(耶三一33,來八10,羅八2~3、10、6、11)。首先,我們的靈是生命(10),接着我們心思也成爲生命(6)。然後十一節說,“那叫耶穌從死人中復活者的靈,……也必藉着祂住在你們裏面的靈,賜生命給你們必死的身體。”祂的靈就是生命之靈的律,其中有無法描述的大能。

我們對羅馬八章生命之靈的律的享受,把我們引進十二章基督身體的實際裏;我們在身體裏生活並爲着身體而活時,這律就在我們裏面運行

我們對羅馬八章生命之靈的律的享受,把我們引進十二章基督身體的實際裏;我們在身體裏生活並爲着身體而活時,這律就在我們裏面運行(八2、28~29,十二1~2、11,腓一19)。

神將祂神聖的生命分賜到我們裏面,就把這最高生命最高的律放在我們靈裏,這律又擴展到我們內裏的各部分,就如心思、情感和意志,而成爲幾個律

神將祂神聖的生命分賜到我們裏面,就把這最高生命最高的律(單數—耶三一33)放在我們靈裏,這律又擴展到我們內裏的各部分,就如心思、情感和意志,而成爲幾個律(複數—來八10)。

這律在我們裏面的擴展就是分賜,這分賜就是書寫;主在擴展、分賜並書寫時,就減去我們裏面亞當舊的元素,也加進基督新的元素,新陳代謝地爲我們完成生命的變化

這律在我們裏面的擴展就是分賜(羅八10、6),這分賜就是書寫(林後三3);主在擴展、分賜並書寫時,就減去我們裏面亞當舊的元素,也加進基督新的元素,新陳代謝地爲我們完成生命的變化(18)。按照林後三章三節,當我們向人供職時,我們所供應的必須是基督;基督作爲生命之靈的律,會在人裏面產生一種書寫,並將這律分賜到人裏面。保羅說,哥林多人顯明是基督的信,寫在他們心上的,不是用物質的墨,乃是用活神的靈。他是用神聖奧祕的墨書寫,並且寫在他們的肉版,就是心上;這表明他們的心是柔軟的。保羅用活神的靈寫在哥林多信徒的心上;這樣,人就能在他們身上讀出基督自己,因爲基督已經作爲生命之靈的律,書寫到他們裏面。

藉着生命之律在我們裏面的運行、擴展,神就使我們在生命、性情和彰顯上與祂一樣;藉着生命之律的運行,我們就被模成神長子的形像

藉着生命之律在我們裏面的運行、擴展,神就使我們在生命、性情和彰顯上與祂一樣;藉着生命之律的運行,我們就被模成神長子的形像(羅八2、29)。模成神長子的形像,意思就是使之成形,滿有神長子的形像。在《希伯來書生命讀經》裏,李弟兄先是說,“唯有藉着生命之律的規律,基督才能成形在我們裏面。”(五〇九頁)後來李弟兄進一步領悟,生命的律有一種使人成形,將人模成神長子之形像的功能。“已往我說過,生命之律的功用是規律我們。……這種說法乃是根據我們天然的觀念,是不準確的。……生命之律不是規律我們不作錯事,乃是規律出生命的形狀。……生命之律主要的不是規律我們,乃是使我們成形,把我們模成基督的形像。……當生命長大時,生命之律就運行,主要的不是規律或改正我們,乃是要使我們成形,把我們模成神長子的形像。”(九○八至九○九、九一一頁)我們要從羅馬八章二節進展到二十九節,關鍵就在於生命之律成形的功能。藉着生命之律的運行,我們就被模成神長子的形像。

當我們保持與主的接觸,留在與主的接觸中,生命的律,生命之靈的律就自動自發,毫不費力地作工

當我們保持與主的接觸,留在與主的接觸中,生命的律,生命之靈的律就自動自發,毫不費力地作工(腓二12~13,羅八2、4、6、13~16、23,帖前五16~18)。李弟兄在《成全訓練》系列信息裏,有一段美妙的話,說到“保持與主不斷的接觸”。李弟兄指出,我們所給聖徒真實、實際的幫助,就是使聖徒與主接觸,讓自動的律運行。這個律會自動地以科學的原理運行。當主在我們裏面運行時,就消除我們裏面一切消極的東西,將祂自己作爲豐盛的生命,分賜到我們裏面。這生命會吞滅死亡。我們不斷與主接觸一段時間以後,會在經歷上領會我們裏面有一種清理、對付、釋放、興起並飛翔。這就是生命之靈的律作爲自動的律,以科學的原理運行的結果(參李常受文集一九八〇年第一冊,成全訓練,第三十三章)。

我們需要禱告:“主啊,保守我與你這作爲生命之靈的律一直有接觸。”我們要停留在與主的接觸裏。我們每天都要從與主接觸開始;一天當中,無論作什麼,都要一直保持與主的接觸。我們有好些方法可以接觸主,其一就是羅馬八章六節所說的:“心思置於靈,乃是生命平安。”心思置於靈,意思是要注意我們的靈,不要注意我們的心思和邏輯。我們要注意我們的靈,運用我們的靈,而維持與主的接觸。

我們必須停止我們自己的掙扎努力

我們必須停止我們自己的掙扎努力(加二20上,參羅七15~20)。我們若沒有看見罪是一個律,並看見我們的意志絕不能勝過這律,就會落在羅馬七章的圈套裏,絕不能達到羅馬八章。我們需要禱告:“主啊,拯救我,叫我不落在羅馬七章的圈套裏。我不願意用天然屬人的意志,努力要勝過罪與死的律。”

保羅一次又一次的立志,但結果只是一再地失敗;人所能作的,頂多是下定決心(七18)。我們用屬人的意志立志並不管用;我們應當每天保持與主的接觸,讓主這生命之靈的律運行。

罪在我們裏面潛伏時,僅僅是罪,被我們爲善的意願喚起時,就變成“那惡”(21)。這是保羅的發現:“於是我發現那律與我這願意爲善的人同在,就是那惡與我同在。”(21)只要我們在意志裏定意爲善,立刻發現那惡與我們同在。這裏有善也有惡,那就是善惡知識樹。當我們運用意志,試着要勝過那惡的律,結果就是在善惡知識樹裏。因此,我們不該立志,而該將我們的心思置於靈,並照着靈而行(八6、4,腓二13)。

我們必須藉着禱告並有倚靠的靈,呼求主並禱讀祂的話,以維持我們與主的交通,而與內住、安置好、自動並在內裏運行的神合作

我們必須藉着禱告並有倚靠的靈,呼求主並禱讀祂的話,以維持我們與主的交通,而與內住、安置好、自動並在內裏運行的神合作(羅十12~13,帖前五17,弗六17~18)。神是內住、安置好、自動並在內裏運行的神。我們需要有倚靠的靈,呼求主,禱讀祂的話,維持我們與祂的交通。

經歷基督作生命之律的祕訣乃是要在祂裏面,祂就是那加我們能力者,使我們凡事都能作;在祂裏面的祕訣乃是要在我們的靈裏(腓四13、23)。保羅說,“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裏面,凡事都能作。”(13)基督乃是那加能力者,在我們靈裏。當我們在靈裏,我們就在祂裏面;當我們在祂裏面,我們就凡事都能作。這裏的凡事,就是把基督活出來─活出基督作爲神的屬性,成爲我們人的美德。

我們要活在我們的靈裏,就必須花時間觀看主,禱告與主來往交通,沐浴在祂面光中,讓祂榮美浸透,並返照祂面容(林後三16、18,參太十四23)。詩歌五百六十八首第六節:“禱告與主來往交通,沐浴在祂面光中;讓祂榮美將你浸透,使你返照祂面容。”我們在早晨可以對主說,“主啊,我要沐浴在你面光中,讓你榮美將我浸透,使我返照你面容。”

生命之律的功能需要生命的長大,因爲生命之律只在生命長大時才發揮功能

生命之律的功能需要生命的長大,因爲生命之律只在生命長大時才發揮功能(可四3、14、26~29)。

基督在寶座上的代求,推動祂在復活時所種在我們裏面的生命種子

基督在寶座上的代求,推動祂在復活時所種在我們裏面的生命種子(來七25,羅八34)。

長子正在爲我們代求,爲要叫祂所種在我們靈裏的生命被推動,得以生長、發展並浸潤我們裏面的各部分,直到我們完全被祂那得着榮耀和拔高的所是浸透

長子正在爲我們代求,爲要叫祂所種在我們靈裏的生命被推動,得以生長、發展並浸潤我們裏面的各部分,直到我們完全被祂那得着榮耀和拔高的所是浸透。基督在祂的神性裏是神的獨生子,我們無法有分;但是祂復活時,就成了神的長子,有了許多弟兄。當祂進到復活裏,乃是把祂在成爲肉體時所穿上的人性—那原本不是神聖兒子名分的部分—帶到神聖的兒子名分裏。現今祂是神的長子,具有神性與人性。我們是祂的許多弟兄,具有人性與神性。祂爲我們代求,要叫我們至終完全被祂的所是浸透。

當神聖的生命在我們裏面長大時,生命的律就發揮功能,使我們成形,將我們模成神長子基督的形像,使我們成爲祂團體的彰顯

當神聖的生命在我們裏面長大時,生命的律就發揮功能,使我們成形,將我們模成神長子基督的形像,使我們成爲祂團體的彰顯;生命的律不是規律我們不作錯事,乃是規律出生命的形狀(2、29)。我經常關切年輕人,他們從大學畢業,卻可能受世界的影響而有錯誤的心思。我們重生進到召會生活以前,心思是照着世界的風俗、行動、思想被塑造並模成。如以弗所四章十七至十八節所說的,人裏面若沒有神的生命,就在心思的虛妄裏行事,悟性昏暗。然而,我們重生以後,進到召會生活裏,也進到時代的職事之下。這職事將聖經向我們開啓,將其中的素質和豐富釋放給我們。這時我們的心思就得更新,有了神的思想;但我們的心思還需要更多的成形。

這內住的原型,就是神的長子,作爲生命的律,在我們裏面自動的作工,將我們模成祂的形像,就是“子化”我們;主正在竭力作工,要使我們每一個人與長子一模一樣。神大量複製這原型的作法,乃是將祂這活的原型,就是祂的長子,作到我們全人裏面;我們若與這奇妙的原型合作,向祂敞開,祂就要從我們的靈向外擴展到我們的魂裏。我們有很多方法可以“打開開關”,其中最簡單的就是向主敞開,對主說,“主啊,我要將我的全人毫無保留地向你敞開。我不願意我裏面或我人生裏,有任何一部分向你關閉。”在我們人生的某個階段,我們可能向主是關閉的,因爲我們害怕一旦向主敞開,祂可能打發我們去我們不願去的地方。這樣的想法是昏暗的。我們需要將全人一直向主敞開;這樣,祂的光就要照亮我們這人的每一部分,生命就要分賜到我們這人的每一部分。我們若向基督這美妙的原型敞開,祂就要從我們的靈向外擴展到我們的魂裏。長子是原型,是標準的模型,爲着大量複製出神許多的兒子,就是長子許多的弟兄,構成祂的身體,作爲新人,作神長子這標準模型的團體複製和彰顯(羅八29)。

生命的律發揮功能,主要的不是在消極方面告訴我們不該作什麼;反之,當生命長大時,生命的律就在積極方面發揮功能,使我們成形,也就是把我們模成基督的形像

生命的律發揮功能,主要的不是在消極方面告訴我們不該作什麼;反之,當生命長大時,生命的律就在積極方面發揮功能,使我們成形,也就是把我們模成基督的形像;藉着生命之律的功能,我們都要成爲神成熟的兒子,神也就要得着祂宇宙團體的彰顯。

“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來八10,耶三一33下)這是另外一個應許,是新約裏另外一個主觀的經歷。

神作我們的神,意即神是我們的產業

神作我們的神,意即神是我們的產業(弗一14)。神創造人作盛裝祂的器皿(創一26~27,羅九23~24);因此,神是人的產業,正如器皿的內容就是器皿的產業。

神不僅是我們的基業,更是我們杯中的分(詩十六5),給我們享受;得救就是回來歸向神,重新享受神作我們的產業,如同人在禧年歸回自己的產業所表徵的(利二五10,路四18~19,十五17~24,徒二六18,西一12)。路加十五章說到浪子歸回父親那裏,這意思就是他歸回自己的產業。

神將聖靈賜給我們,不僅作我們基業的保證,也作我們從神所要承受的預嘗(林後一22);聖靈作質一點一點把更多的神加到我們裏面,直到我們進入永世,得着神作我們的全享。

我們作神的子民,意即我們乃是神的產業

我們作神的子民,意即我們乃是神的產業(弗一11、14、18,三21)。我們不僅承受神作我們的基業(一14),給我們享受,也成爲神的基業(11),給神享受。我們乃是藉着神作到我們裏面,被構成爲神的基業;這就是變化,這也是主觀的聖別。

神把聖靈放在我們裏面作印記(13),將我們標出,指明我們是屬神的;這印記是活的,在我們裏面作工,用神的神聖元素浸潤、變化我們,直到我們的身體得贖。總結起來,神和人相互的基業成了神在聖徒中的基業,直到永遠(18);這要普遍且永遠地成爲祂永遠、極致的彰顯(啓二一11)。

“他們各人絕不用教導自己同國之民,各人也絕不用教導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主;因爲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

“他們各人絕不用教導自己同國之民,各人也絕不用教導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主;因爲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來八11,耶三一34上)這是何等美妙的遺贈。新約的遺贈都已賜給我們,這一切遺贈的銀行賬戶就是我們的靈。

生命的功能使我們憑生命內裏的路認識神;我們能憑生命的感覺,就是我們裏面神聖生命的感覺、知覺,而從裏面主觀地認識神

生命的功能使我們憑生命內裏的路認識神;我們能憑生命的感覺,就是我們裏面神聖生命的感覺、知覺,而從裏面主觀地認識神(羅八6,弗四18~19,腓三10上)。

生命的感覺來自神聖的生命、生命的律、和那靈的膏油塗抹

生命的感覺來自神聖的生命(弗四18)、生命的律(羅八2,來八10)和那靈的膏油塗抹(約壹二27)。

生命的感覺在消極一面是死的感覺,在積極一面是生命平安的感覺

生命的感覺在消極一面是死的感覺,在積極一面是生命平安的感覺(羅八6,賽二六3)。《我們人的靈》一書第九章說到“生命的感覺”。生命的感覺第一項是滿足,此外還有得着加強、得復甦、得滋潤的感覺,並且會感覺有光照和膏油塗抹。當我們裏面深處感覺到這些項目時,那就是生命的感覺,證明我們是照着靈而行。再者,什麼是平安的感覺呢?平安的感覺,就是我們裏面感覺到安適、舒適、和諧、安息、喜樂和自由。

什麼是死的感覺呢?羅馬八章六節上半說,“因爲心思置於肉體,就是死”,所以死的感覺是生命在消極一面的感覺,這對我們該是警告。當我們照着肉體或我們的己行事,我們裏面就會感覺不滿足、虛空、軟弱、老舊、枯乾、黑暗、下沉、掙扎、不和諧、不舒服、不安息、痛苦、受捆綁和憂愁。這些都是死的感覺,與平安的感覺相對。當我們有這一切感覺時,便知道自己是在死裏。死的感覺對我們乃是警告。

我們應當照生命的感覺,按生命的原則而活,而不是照對錯的原則,就是死的原則而活

我們應當照生命的感覺,按生命的原則而活,而不是照對錯的原則,就是死的原則而活。在召會生活中,我們永遠不該照着對錯的原則而活。從前,有位弟兄被冒犯而在弟兄們面前發了脾氣。其實,我們在召會生活裏都曾被冒犯,我們要怎樣才能勝過?乃是藉着禱讀,主的話就成爲劍(弗六17),殺死我們裏面被冒犯的感覺。李弟兄也見證,這樣的操練保守他一直活在召會裏,也保守他在職事裏(參教師訓練,二○至二一頁)。在召會生活裏我們受教導,如果與人吵了架,就必須向人道歉,去對付虧欠,否則就無法與人一同擘餅。然而,這位發脾氣的弟兄沒有對付、清除虧欠就來擘餅,這使其他的弟兄們爲難。我就問李弟兄:“這樣一個人怎麼能來擘餅呢?”李弟兄說,“那個人的良心,是在另外一個範圍裏起作用,與你我的範圍不同。”我當時不懂,後來才領悟李弟兄的意思是說,那位弟兄的良心,是在對錯的範圍裏起作用,而不是在生命的範圍裏。然而,我們的良心應當在生命平安的範圍裏起作用;換句話說,我們若在死裏面,我們的良心就會攪擾我們。有時我們雖然是對的,卻是死的。我們的良心應當是照着生命的原則起作用,而不是照着對錯的原則。對錯的原則是死的原則。

這是照着生命樹的原則,而不照着善惡知識樹的原則而活

這是照着生命樹的原則,而不照着善惡知識樹的原則而活(創二9)。

生命的感覺使我們知道我們是活在天然的生命裏,或活在神聖的生命裏,也使我們知道我們是活在肉體裏,或活在靈裏

生命的感覺使我們知道我們是活在天然的生命裏,或活在神聖的生命裏,也使我們知道我們是活在肉體裏,或活在靈裏。在上述那位弟兄的事例中,他可能會說自己是對的。也許他是對的,但他是死的對。重點不在於對或錯,而是到底有生命還是有死亡。所以我們要留意生命的感覺,這感覺使我們知道,我們是活在天然生命裏,或活在神聖生命裏,也使我們知道我們是活在肉體裏,或活在靈裏。

“一個基督徒學習事奉神,爲主作工,不能與善惡知識樹發生關係。……只有摸生命樹的人,他們的生活和工作才能存留到新耶路撒冷”

“一個基督徒學習事奉神,爲主作工,不能與善惡知識樹發生關係。……只有摸生命樹的人,他們的生活和工作才能存留到新耶路撒冷。”(倪柝聲恢復職事過程中信息記錄上冊,八一頁)《倪柝聲恢復職事過程中信息記錄》分上、下兩冊。上冊大部分是李弟兄的信息,下冊大部分是倪弟兄的信息,因爲李弟兄的盡職引進了倪弟兄職事的恢復。這兩冊信息非常寶貴,其中包含許多關於事奉的原則。

至終,我們對內住之靈這神聖生命自動的律(生命之靈的律)的享受,達成神永遠經綸的目標—新耶路撒冷

至終,我們對內住之靈這神聖生命自動的律(生命之靈的律)的享受,乃是在基督的身體裏,並爲着基督的身體,這享受有一個目標,就是使我們在生命、性情和彰顯上,但不在神格上,成爲神,以達成神永遠經綸的目標—新耶路撒冷(羅八2、28~29,十二1~2,十一36,十六27,腓一19,參加四26~28、31)。這就是按照我們屬靈的經歷,經歷並享受新約的內容,以完成神的經綸;這經綸至終要使我們成爲新耶路撒冷。(E. M.)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0-07-24 21:57:26
    觀看數 :
    4,246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