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神是主宰的窯匠,將我們作成祂的器皿(祂的容器)以盛裝祂
  • 4,643 views,
  • 07-24,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本篇信息的題目是“神是主宰的窯匠,將我們作成祂的器皿(祂的容器)以盛裝祂”。這是一篇非常美妙的信息,啓示神的主宰權柄。我們可以用這次訓練的第四句標語,概述本篇信息的負擔:“神是我們的窯匠,照着祂的預定,主宰地將我們造成祂的器皿(祂的容器)以盛裝祂自己;神造人的目的是要將人作成祂的器皿,祂的陶土容器,爲要盛裝基督作生命並被祂充滿,好建造基督的身體,作神極大的團體器皿,使祂得着彰顯。”

神向耶利米啓示祂的主宰權柄

本篇信息是根據耶利米十八章,因此我們必須瞭解這一章的背景;這對我們相當重要。在十五至十七章,耶利米和神之間似乎有一種爭執。因爲耶利米心裏對於以色列的想法,與神的想法不同。耶利米是個心裏柔細的人;他的心柔細,返照出神的心也是柔細的。此外,他是哭泣的申言者,時常爲着神百姓中間的光景哭泣。然而,他心裏的柔細和他的哭泣,有其天然的一面,甚至是太過了。耶利米認爲神懲治以色列太嚴厲;因此,十八章是神對耶利米的迴應,是神對耶利米的質疑所給的答覆,論到神如何對待祂的子民。在這章裏,神向耶利米啓示了祂的主宰權柄。當耶利米得着關於神主宰權柄的異象,他的整個看法、觀點和禱告就都改變了。今天,我們同樣是生活在一個非常混亂並艱難的時期,也同樣非常需要神的啓示,看見神的主宰權柄。神的主宰權柄是非常真實,卻又相當隱藏的。盼望主開我們的眼睛,使我們看見神主宰權柄的異象;這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

 

神是我們主宰的窯匠,對我們這些祂的陶器有完全的權利;看見神主宰的權柄這個異象,對我們是極其重要的

神是我們主宰的窯匠,對我們這些祂的陶器有完全的權利;看見神主宰的權柄這個異象,對我們是極其重要的(耶十八1~10,賽六四8,但四3、34~35,羅九19~23)。主宰權柄指明一種完全的權利。我們是神的陶器,看見神主宰的權柄這個異象,對我們是極其重要的。我們要禱告,使我們能看見耶利米所看見的這異象。“主宰權柄”這個辭,不是我們日常談話中常用的;然而,聖經啓示了神的主宰權柄這件事,這乃是神的屬性之一。

主宰的權柄,乃是指神無限的權柄、能力和地位

主宰的權柄,乃是指神無限的權柄、能力和地位(啓四11,五13)。神的權柄是無限的,神的能力也是無限的,我們不過是神用泥土所造的器皿。神造人的目的,是要將人作成祂的器皿。這思想啓示在耶利米十八章和羅馬九章。這兩章給我們看見,什麼叫作神主宰的權柄。

耶利米十八章一至四節:“從耶和華有話臨到耶利米,說,你起來,下到窯匠的家裏去,我在那裏要使你聽我的話。我就下到窯匠的家裏去,他正在轉輪邊工作。窯匠用泥作的器皿,在他手中作壞了,他就用這泥另作別的器皿;窯匠看怎樣好,就怎樣作。”這是神要耶利米看見的一幅圖畫。接着五至十節是神向耶利米解釋的話:“耶和華的話就臨到我,說,耶和華說,以色列家啊,我待你們豈不能照這窯匠所作的麼?以色列家啊,泥在窯匠的手中怎樣,你們在我的手中也怎樣。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要拔出、拆毀、毀壞;我所說的那一邦,若是迴轉離開他們的惡,我就必後悔,不將我要行的災禍降與他們。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要建立、栽植;他們若行我眼中看爲惡的事,不聽從我的話,我就必後悔,不將我所說使他們得益的美福賜給他們。”這段經文裏雖然沒有用“主宰”或“主宰權柄”這辭,卻啓示出神的主宰權柄。作爲窯匠,神有權作祂所喜歡的事,就像窯匠可以隨意對待他手中的泥土一樣。

以賽亞六十四章八節說,“耶和華啊,現在你仍是我們的父;我們是泥土,你是窯匠;我們都是你手的工作。”這指明耶和華不僅是我們的父,也是我們的窯匠。一面,神是我們的父,與我們有生命的關係;另一面,我們需要領悟,神是創造者,我們是受造者;我們是神用地上的塵土所塑造的。就着神是窯匠而言,祂對我們有主宰的權柄。這思想也見於羅馬九章:“因爲祂對摩西說,‘我要向誰施憐憫,就向誰施憐憫;要對誰動憐恤,就對誰動憐恤。’這樣看來,這不在於那定意的,也不在於那奔跑的,只在於那施憐憫的神。”(15~16)在九章裏提到法老(17),也說到以掃(13);這兩個人是特別的器皿,但不是正面的。這一章向我們揭示神主宰的權柄。窯匠可以從同一團泥裏,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21);照樣,神可以作出蒙憐憫、早預備得榮耀的器皿,也可以作出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22~23)。或許有人會向神抱怨說,“這不公平!”但使徒保羅回答說,“這樣,你必對我說,祂爲什麼還指責人?有誰抗拒祂的旨意?人哪,你是誰,竟向神頂嘴?被塑造者豈能對塑造他者說,你爲什麼這樣造我?窯匠難道沒有權柄,從同一團泥裏,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麼?若是神願意顯示祂的忿怒,彰顯祂的能力,就多用恆忍寬容那些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且要在那些蒙憐憫、早預備得榮耀的器皿上,彰顯祂榮耀的豐富;這器皿就是我們這蒙祂所召的。”(19~24上)關於可怒的器皿,九章說到兩個專特的例子,一個是法老,另一個是以掃。

在九章裏,沒有出現“主宰權柄”這辭,卻含示了神的主宰權柄,因爲神作爲窯匠有絕對的權柄。這些日子,由於外在環境的關係,許多人質疑神的權柄,甚至質疑神的心。我們可以用羅馬九章回答:“我們的神乃是主宰一切的。”

作爲主宰一切者,神是在每一件事之上,在每一件事背後,也在每一件事之內

作爲主宰一切者,神是在每一件事之上,在每一件事背後,也在每一件事之內(王上二二19)。表面看,今天神似乎沒有作什麼,以致有人抱怨說,“神在哪裏?這個世界都要崩潰了,爲什麼祂不作事呢?”因這緣故,我們需要看見神主宰權柄的異象。事實上,神是非常活躍的。就現今的世界局勢而言,神正在作事,但祂是隱藏地作。祂不需要向人解釋,也不需要告訴人祂的理由何在,因爲這是祂的主宰權柄。

神完全有能力,照着祂的心願並照着祂永遠的經綸,完成祂所要的

神完全有能力,照着祂的心願並照着祂永遠的經綸,完成祂所要的(但四34~35,弗一4~5、9~11)。當前世界局勢所發生的事,說出神正在作事,要完成祂永遠的經綸。祂正在人類歷史中作出神聖的歷史,祂也必定成就這事。盼望我們都成爲看見祂主宰權柄異象的人,與祂合作,完成祂永遠的經綸。

羅馬九章十九至二十三節說到神的主宰權柄

羅馬九章十九至二十三節說到神的主宰權柄。這段經文雖然沒有明文使用“主宰權柄”這辭,卻是新約中,給我們看見神的主宰權柄最好的經節。當保羅寫羅馬九章時,他必定想到耶利米十八章。我們若比較這兩段經文,就會看見這點。

“有誰抗拒祂的旨意?人哪,你是誰,竟向神頂嘴?被塑造者豈能對塑造他者說,你爲什麼這樣造我?”

“有誰抗拒祂的旨意?人哪,你是誰,竟向神頂嘴?被塑造者豈能對塑造他者說,你爲什麼這樣造我?”(羅九19下~20)最近有年輕人問:“如果神無論如何都要照祂的旨意行事,我們爲什麼還要禱告?反正祂都會照祂的旨意作。”對於這個問題,其中一個答案是:神需要人的合作。然而,盼望我們都把羅馬九章十九節下半至二十節的話接受到裏面,使我們對於神和祂的主宰權柄沒有疑惑,沒有問號,沒有質疑。我們是受造者,祂是創造我們的那一位。作爲在基督裏的信徒,我們有好幾個身分:作爲重生的信徒,我們是神的兒女;作爲基督的新婦,我們要與基督成爲婚配。然而,不要忘記,我們也是受造之物,神是我們的創造者;在這一面的關繫上,神有絕對的權柄。

我們必須領悟我們是誰;我們是神的造物,祂是我們的創造者(賽四二5)。我們是祂的造物,不該抗拒祂的定旨,或向祂這創造者頂嘴(羅九20)。我們只該承認神是創造者。在利未記十八至二十二章,神給祂的百姓許多誡命。每一次神給人一條誡命,最後就說,“我是耶和華。”(十八4~6、21、30,十九10、12,二十7,二一12,二二2~3)。換言之,神的意思是:“以色列人啊,你們不要多說什麼,不要質疑,答案就在於我是耶和華。”我的父親有九個孩子,有時他叫我們作一些事,我們會問:“爲什麼要這樣作?”父親會回答說,“因爲我是你們的父親。”父親不欠孩子們一個解釋,不需要給他們理由,因爲他是父親。這就是主對以色列人的態度:“我是耶和華,我是創造者;你們只需要知道這麼多。”

“窯匠難道沒有權柄,從同一團泥裏,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麼?”

“窯匠難道沒有權柄,從同一團泥裏,拿一塊作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作成卑賤的器皿麼?”(羅九21)你也許說這件事很矛盾:神既願意萬人得救,並且完全認識真理(提前二4),爲何又把一些人作成可怒的器皿?我們不願意進入神學裏關於神的預定和人的自由意志的辯論。神作事不需要任何理由;事實上,理由乃是:神是主宰一切的。按照聖經,神的確將一些人作成不蒙憐憫、卑賤、可怒的器皿,其中一個例子就是以掃。以掃和雅各是孿生子,出於一對敬虔的父母。雙子還沒有生下來,以掃還沒有機會作任何惡事時,神就在祂的揀選和預定裏,決定雅各是神所愛的,以掃是神所恨的(羅九11、13)。事實上,雅各是個很狡猾的人。從人的觀點看,神應該說,“以掃是我所愛的,雅各是我所恨的。”但這不在於人的揀選,乃在於神的揀選。我們不需要爲以掃操心,也不需要爲法老操心。我們只要感謝主,祂沒有把你我作成可怒的器皿,乃是把我們作成蒙憐憫、得尊貴、得榮耀的器皿。

我們若看見這點,就會敬拜神,感謝祂在永遠裏揀選並預定了我們;然後在時間裏,我們運用自由意志揀選了祂。我們會這樣揀選神,完全是神的憐憫,使我們在人生的某一刻,願意揀選祂。這裏沒有矛盾。在祂的預定、憐憫和我們的自由意志之間,是沒有衝突的。我們運用自由意志揀選主之後,就會領悟:“主啊,是你預定了我,憐憫了我,揀選了我。我不知道原因何在,只有你知道。”我從前雖然沒有尋求救恩,沒有想到得救的事,但在我讀大學的時候,有一天,我忽然變得非常敞開。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無法解釋;我只知道神在祂的憐憫裏,在我的環境裏運行,至終使我揀選了祂。

神是我們的窯匠,我們是祂手中的泥塊;神—我們的窯匠—是主宰一切的(耶十八1~6,賽六四8)。神是我們的窯匠,對我們有完全的權利;祂對我們有權利作祂所喜歡的;神若願意,祂能將一個器皿作成貴重的,又將另一個器皿作成卑賤的(耶十八6,賽二九16,六四8,羅九21)。

神的主宰是祂揀選的基礎;祂的揀選在於祂的主宰

神的主宰是祂揀選的基礎;祂的揀選在於祂的主宰(11、18,十一5、28)。有些人質疑神爲何不揀選以掃,爲何不揀選法老,爲何不揀選該隱。我們不知道爲什麼,但神也不欠我們任何解釋,因爲祂是主宰一切的,祂照着祂的主宰作了揀選。

神是我們的窯匠,照着祂的預定,主宰地將我們造成祂的器皿(祂的容器)以盛裝祂自己

神是我們的窯匠,照着祂的預定,主宰地將我們造成祂的器皿(祂的容器)以盛裝祂自己(林後四6~7,弗四6,三19下,腓二13,來十三20~21,提前三16,提後二20~21,弗一5、11)。神造人乃是要造一個容器。我們也許認爲自己並非僅僅像容器那麼簡單。事實上,我們就是容器。手套是個容器,獨特地有手的形狀,別的容器沒有這樣的形狀。你看見手套就知道,手套被造並存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裝手。手套若沒有手,就完全沒有意義。手套是什麼?手套乃是一個有手形狀的容器。人是什麼?人乃是一個有神形狀的容器。我們需要有這樣的領悟;這不是我們新創的發表。事實上,十七世紀法國有一位名叫帕斯卡(Blaise Pascal)的數學家兼哲學家就曾說過:“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有神形狀的真空,是任何受造之物都無法填滿的;唯有那藉着耶穌基督給人認識的創造者,才能填滿。”這就是說,我們乃是有神形狀的容器。

我的孩子年幼時曾問我:“當我們看見主,祂會長什麼樣子?”我想了一下,就說,“當我們看見祂,祂會長得和我們一樣。”孩子聽了非常驚訝:“神怎能看起來和我們一樣?”我說,“實際上應該說,我們看起來像神。當神成爲人,祂的樣子就是一個普通的人,和你我一樣。”我們需要在這新的光中看自己和整個人類。當神從天上看全地上所有的人,祂乃是看見許許多多有神形狀的器皿,包括你和我。

李弟兄所著《神的經營》一書有以下的話:“神創造人的目的是什麼?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人成爲祂的容器。我喜歡用‘容器’這個辭,因爲它比‘器皿’一辭更爲清楚。羅馬九章二十一節、二十三節,以及林後四章七節清楚的給我們看見,神創造我們作祂的容器,爲要盛裝祂自己。我們不過是虛空的容器,而神要成爲我們唯一的內容。”(四四頁)請注意,我們並不是沒有生命的容器。玻璃杯是無生命的容器,用來裝水。我們很容易把水裝進玻璃杯裏,因爲玻璃杯沒有心思和意志。然而,你我是有生命的容器,不太容易把神裝到我們裏面作內容,因爲我們有自己的心思和意志。

《神的經營》一書接着說,“舉例來說,裝飲料必須用瓶子,裝電必須用電燈泡。我們若看看爲裝飲料而造的瓶子,或看看爲裝電而造的電燈泡,就會曉得這些‘奇特的’容器非常特別,它們是爲着特殊的用途而造的。我們人也是‘奇特的’容器,因爲我們也是爲着特殊目的受造的。已經造好的電燈泡現在必須容納電,否則就失去意義而毫無用處。照樣,瓶子若從來沒有盛裝飲料,也會失去意義。人受造正是爲着盛裝神。我們若不盛裝神,不認識神是我們的內容,就與神造我們作祂器皿的目的相悖而失去了意義。”(四四頁)

神是我們的窯匠,照着祂的預定,主宰地將我們造成祂的器皿,祂的容器,以盛裝祂自己。人被造只爲着這個目的,就是要把神接受進來。假設一個器皿被造是要盛裝飲料,儘管你可以把泥土、金錢、各種各樣的東西放到這個器皿裏,但都不合式,因爲這器皿被造的目的是要盛裝飲料。照樣,人被造是爲着盛裝神,不是爲着盛裝別的事物;但人卻用許許多多神以外的事物充滿自己。這就是爲什麼神需要作許多的工,來倒空我們,好讓祂能進來充滿我們。

神造人的目的是要將人作成祂的器皿,祂的陶土容器,爲要盛裝基督作生命並被祂充滿,好建造基督的身體,作神極大的團體器皿,使祂得着彰顯

神造人的目的是要將人作成祂的器皿,祂的陶土容器,爲要盛裝基督作生命並被祂充滿,好建造基督的身體,作神極大的團體器皿,使祂得着彰顯(創二7,徒九15,羅九21、23,林後四7)。要知道,神造人的目的不是僅僅要得着許多單個的器皿,祂乃是要得着一個極大的團體器皿,就是召會作基督的身體,至終要終極完成爲新耶路撒冷。

整本聖經基本的教訓就是:神是內容,我們被造是要作容器盛裝這內容;我們必須盛裝神,並被神充滿,好使我們成爲貴重的器皿,分別爲聖,合乎主人使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

整本聖經基本的教訓就是:神是內容,我們被造是要作容器盛裝這內容;我們必須盛裝神,並被神充滿,好使我們成爲貴重的器皿,分別爲聖,合乎主人使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二20~21)。這是極其重大的話,這就是整本聖經基本的教訓。當神創造人的時候,祂乃是按照祂的目的,將人造成一個有神形狀的容器。神不僅使人有祂的形像和樣式,也使人有屬人的美德,爲着盛裝神聖的屬性。祂給人心思、理智來配合神的心思和理智。神給人情感,因爲神是有情感的;人的情感乃是爲作神情感的容器。照樣,神也給人意志;如果人的意志揀選神聖的意志,人的意志就成了神意志的容器。神還給人一個靈,因爲神是靈;我們的靈乃是一個容器,盛裝那是靈的神。我們的身體也是個容器,要將食物、水、各種養分接受到裏面。我們是一個三部分有神形狀的容器。當我們照鏡子時,可以告訴自己:“我不過是一個容器,一個爲着盛裝神的容器。”我們要花時間,把這個容器裏的東西倒空,並求主進到我們裏面,成爲我們唯一的內容。在我們這個人的三部分裏,我們要接受祂作我們唯一的內容。這就是我們該作的。

我們若不盛裝神,不認識神是我們的內容,就與神造我們作祂器皿的目的相悖而失去了意義

我們若不盛裝神,不認識神是我們的內容,就與神造我們作祂器皿的目的相悖而失去了意義(傳一2~3、14)。這樣,我們就是虛空的虛空。這一點可以編成一張很好的福音單張。

保羅的全部十四封書信可以總括爲這辭—“敞開的器皿”

保羅的全部十四封書信可以總括爲這辭—“敞開的器皿”。在行傳九章,當主呼召大數的掃羅時,祂打發亞拿尼亞去掃羅那裏(10~11)。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因爲這人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子孫面前,宣揚我的名。”(15)掃羅這人是一個蒙神揀選的器皿,他成了一個向神大大敞開的器皿。神揀選了他,預定了他;在行傳九章神呼召了他。保羅在他十四封書信裏所給我們的囑咐,可以總括爲這辭—“敞開的器皿”。

神能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的程度,在於我們敞開的程度;神要我們只愛祂並使自己一直向祂敞開

神能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的程度,在於我們敞開的程度;神要我們只愛祂並使自己一直向祂敞開(王下四1~7,太五3,約一16,賽五七15,六六1~2)。你也許認爲這個說法很初階;事實上,我們不是那麼容易向神完全敞開。當我們得着一些關於神的知識,或是向神有奉獻的禱告之後,我們立刻就想要爲神作事。雖然我們的存心是好的,但許多時候,我們所作的不過是天然的作爲,並沒有讓神進到我們裏面;我們並不是一個向神完全敞開的器皿。對於我們想要作的事,我們曾否問主:“這是你要我作的麼?”反觀,保羅乃是一個敞開的器皿。當主呼召他之後,他問主兩個問題:第一,“主啊,你是誰?”(徒二二8)第二,“主啊,我當作什麼?”(10)這就是一個敞開的器皿。我們需要天天這樣操練,對主說,“主啊,你是誰?我要認識你這個人位。我在這裏不是要爲你作什麼,或發起什麼事;我在這裏只爲着將我的全人向你敞開,這是我最優先要作的事。”至終,我們會被主充滿,祂也會引導我們作一些事。

退步的起點是由於自滿,進步的起點是由於飢渴

退步的起點是由於自滿,進步的起點是由於飢渴(申四25,路一53,腓一25,啓三16~18)。倪柝聲弟兄有一篇非常美妙的信息,論到屬靈的長進(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十七冊,第二十二篇)。在該篇信息裏,他引用了路加一章五十三節:“叫飢餓的得飽美物,叫富足的空着回去。”我們若是自滿自足,就會像老底嘉召會一樣,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那就必引至墮落(啓三17)。我們應當說,“主啊,我一無所有,一無所是,也一無所能,我需要你。”主就要叫我們這飢餓的得飽美物;這美物就是三一神自己。

神作爲我們的窯匠,在祂的主宰裏有權柄將祂所揀選並呼召的人,作成蒙憐憫得尊貴和榮耀的器皿

神作爲我們的窯匠,在祂的主宰裏有權柄將祂所揀選並呼召的人,作成蒙憐憫得尊貴和榮耀的器皿(羅九11、18、21~24)。我們不要專注於爲什麼神沒有揀選以掃或法老,乃要專注於一個美妙的事實,就是神在創世之前揀選了我們,在時間裏呼召了我們,使我們成爲蒙憐憫、得尊貴、得榮耀的器皿。我們要專注於這幾個辭—“憐憫”、“尊貴”和“榮耀”。

我們是照着神主宰的憐憫蒙祂揀選;神的憐憫是神的屬性中夠得最遠的,把我們從可憐的地位,救到適合祂恩典和愛的光景

我們是照着神主宰的憐憫蒙祂揀選;神的憐憫是神的屬性中夠得最遠的,把我們從可憐的地位,救到適合祂恩典和愛的光景(弗二1~4,來四16,太五7,七1,九13)。在這裏我們用“主宰”這個辭,意即是神決定要不要施憐憫;換句話說,是神決定祂要向誰施憐憫,也是神決定誰不能得着祂的憐憫,所以神是主宰一切的。

當我們在可憐的光景中,神的恩典無法夠到我們,乃是神的憐憫先夠到我們。神的憐憫把我們救到一種正確的光景,使我們能得着神的恩典,至終使我們得着神的愛。憐憫和恩典都是神愛的表現;然而,不管我們的光景如何的可憐、無望,神的憐憫都能夠得到我們。希伯來四章十六節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我們來到施恩的寶座前,是先受憐憫,然後才得恩典。我們總是需要憐憫,因爲我們的光景永遠夠不上神的恩典。

按我們天然的光景,我們離神太遠,完全不配得祂的恩典;我們只適合接受祂的憐憫

按我們天然的光景,我們離神太遠,完全不配得祂的恩典;我們只適合接受祂的憐憫(弗二4)。

人的不信從給神的憐憫機會,神的憐憫就將救恩帶給人

人的不信從給神的憐憫機會,神的憐憫就將救恩帶給人(羅十一32)。也可以說,神的憐憫把人帶到祂的救恩裏。

我們受造成爲蒙憐憫的器皿,以盛裝基督這憐憫的神

我們受造成爲蒙憐憫的器皿,以盛裝基督這憐憫的神(九11~13、16、20 ~21、23,哀三21~24,路一78~79)。我們應當爲着自己是蒙憐憫的器皿而喜樂。

因着神的憐憫,我們對福音有反應,別人沒有反應;我們接受關於基督是生命的話,別人拒絕接受;我們走主恢復的路,別人退後不走這條路

因着神的憐憫,我們對福音有反應,別人沒有反應;我們接受關於基督是生命的話,別人拒絕接受;我們走主恢復的路,別人退後不走這條路。詩歌二百三十四首第三節說,“全是憐憫,無量、白給,竟然臨及我這罪魁!”我們要見證,我們在主的恢復裏,不是因爲我們比別人聰明,比別人更有心尋求,或比別人的行爲更好。歷經多年,我們能留在主的恢復裏,乃是因爲我們是蒙憐憫的器皿。我們並不剛強,只不過是瓦器,是蒙憐憫的器皿。

“‘我要向誰施憐憫,就向誰施憐憫;……’這樣看來,這不在於那定意的,也不在於那奔跑的,只在於那施憐憫的神”

“‘我要向誰施憐憫,就向誰施憐憫;……’這樣看來,這不在於那定意的,也不在於那奔跑的,只在於那施憐憫的神。”(羅九15上、16)我們能留在主的恢復裏,不是因爲我們有堅強的意志,也不是因爲我們有能力奔跑,只因爲神向我們施了憐憫。

我們的觀念是,定意的會得着他所定意要得着的,奔跑的會得着他所追求的

我們的觀念是,定意的會得着他所定意要得着的,奔跑的會得着他所追求的(16)。若是這樣,神的揀選就是照着我們的努力和勞苦。相反的,神的揀選是在於那施憐憫的神;我們不需要定意或奔跑,因爲神憐憫我們。我們是器皿,不需要定意或奔跑,只需要向神敞開,接受祂作我們唯一的內容。我們乃是蒙憐憫的器皿。

我們若認識神的憐憫,就不會信靠我們的努力,也不會因着我們的失敗而失望;對於我們苦惱的光景,盼望乃在於神的憐憫(弗二4)。我們不會以任何事物誇口,也不會因任何情形失望,因爲我們不信靠自己這瓦器。瓦器是沒有價值的,我們乃是信靠那無價之寶,就是我們裏面的內容。

我們若要在神新約的經綸裏事奉神,就需要認識這完全在於神主宰的憐憫

我們若要在神新約的經綸裏事奉神,就需要認識這完全在於神主宰的憐憫(羅九15~16,來四16)。我們對於事奉神都有某種觀念,然而,我們要領悟,我們對神功用的極點,以及神照着祂的主宰而有之揀選的目標,乃是要我們作祂的容器,彰顯祂的榮耀。我們若要事奉主,在作任何事之前都要記住:我們只能作一件事,纔對神最爲有用,並使服事最有功效,那就是作神的容器,彰顯祂這榮耀的內容。我們不該專注於知道得更多,或作得更多,乃該專注於作神的容器。

如果我們知道神的主宰權柄,我們會爲着祂的憐憫感謝祂,因看見我們乃是在祂主宰的憐憫之下(羅九15)。我們都該對主有千萬的感謝,因爲祂憐憫了我們。

“主宰的憐憫”一辭,意指神的憐憫完全是照着祂的主宰;成爲蒙憐憫的器皿,不是我們揀選的結果;這乃是起源於神的主宰(18)。我們無法揀選,只有神能揀選;揀選這件事只有神能作。我們成爲蒙憐憫的器皿,乃是起源於神的主宰。

要解釋神向我們施憐憫,只能說這是在於祂主宰的權柄,祂已揀選要憐憫我們(15~16、23)。神因着某種原因揀選了我們,至於那個原因是什麼,我們並不曉得;然而,祂揀選並預定了我們,是祂決定要我們成爲蒙憐憫的器皿。這實在摸着我們的心。

在神主宰的憐憫裏,我們的心傾向於祂;因着祂給我們的憐憫,我們天天尋求祂

在神主宰的憐憫裏,我們的心傾向於祂;因着祂給我們的憐憫,我們天天尋求祂(耶二九12~13,申四29,賽五五6,詩二七8,一〇五4,一一九2,來十一6)。如果我們的心傾向神並尋求神,這不是因爲我們比別人好,或比別人剛強,乃因我們是蒙憐憫的器皿。

我們越看見每件與我們有關的事都在於神的憐憫,就越會在主面前揹負我們的責任;然而,就連我們願意揹負責任也是出於神的憐憫

我們越看見每件與我們有關的事都在於神的憐憫,就越會在主面前揹負我們的責任;然而,就連我們願意揹負責任也是出於神的憐憫。揹負責任就是我們與神合作,作祂的容器,使祂能夠成就祂永遠的經綸。我們願意揹負責任,也是出於神的憐憫。

說到主的恢復,神要向誰施憐憫,就向誰施憐憫

說到主的恢復,神要向誰施憐憫,就向誰施憐憫。有些我非常熟識的人,在不同時期離開了主的恢復。照着我的感覺,他們都比我好,比我更有心尋求,更有知識。然而,我不明白爲什麼他們會離開而我留下。現今我就清楚,我之所以還在主的恢復裏,只因神的憐憫,是祂決定誰要成爲蒙憐憫的器皿。

羅馬九章啓示一切皆在於神的憐憫這原則

羅馬九章啓示一切皆在於神的憐憫這原則(15~16)。我們必須注意這個原則。

使徒保羅把這原則應用在以色列人身上,叫我們看見一切發生在以色列人身上的事,都是出乎神的憐憫

使徒保羅把這原則應用在以色列人身上,叫我們看見一切發生在以色列人身上的事,都是出乎神的憐憫(16、23)。我們讀羅馬九章時,要抓住保羅這個思想。

我們總得最少有一次看見並確定地碰見神的憐憫

我們總得最少有一次看見並確定地碰見神的憐憫(弗二4,太九13)。這些日子以來,我特別要對年輕人說,在這段爲難的時刻,但願我們確定地碰着神的憐憫。願我們禱告,使我們能夠看見祂的憐憫。

對於這件事,我們最少需要有一次眼睛得開啓;起碼要有一次看見一切在於神的憐憫。我們要特別對年輕人說這些話,是因爲比較年長的聖徒,已經有許多失敗,犯過很多錯誤,他們裏面清楚,自己能在主的恢復裏是因着神的憐憫。然而年輕人可能覺得,他們能在主的恢復裏,是因爲自己的熱心和力量。神在祂的主宰裏,會安排我們經歷一些環境。我們無須害怕,因爲當我們失敗時,我們就能爲自己是蒙憐憫的器皿而感謝祂。

不論我們是一次的看見,或是經過一段過程的看見,當我們摸到這件事,就會摸到一個事實,而非一個感覺;這事實就是:一切皆在於神的憐憫。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來四16,參15,路十五20~24)我們總是需要憐憫,使我們能夠得着恩典。

父神在祂的主宰裏,已憐憫了我們;所以,我們必須爲着祂主宰的憐憫讚美並敬拜祂

父神在祂的主宰裏,已憐憫了我們;所以,我們必須爲着祂主宰的憐憫讚美並敬拜祂。詩歌二十二首和二十三首,是爲着父的憐憫敬拜父。盼望我們多花一些時間,在主面前唱這兩首詩歌,其中滿了對父憐憫的珍賞和讚美。

“我今享受你的憐憫,永遠不舊、永遠新;每日早晨臨到我身,猶如甘露施滋潤。何等甜美、何等甜美,滿心讚美你憐憫。”(詩歌二十二首,第五節)

“父,你憐憫並你恩惠、慈愛,我已得嘗;你這憐憫帶來你的同在,並你面光。因你憐憫,我今向你下拜,贊你憐憫,歌頌直到萬代。”(詩歌二十三首,第三節)

我們受造成爲蒙憐憫得尊貴的器皿,以盛裝基督這尊貴的神,好使我們尊重神和人

我們受造成爲蒙憐憫得尊貴的器皿,以盛裝基督這尊貴的神(提後二20~21,羅九21),好使我們尊重神和人(士九9)。前面的幾點說到“憐憫”,現在我們要來看“尊貴”。成爲得尊貴的器皿和成爲蒙憐憫的器皿一樣,都不是我們揀選的,乃是神的主宰所決定的。

我們成爲得尊貴的器皿,不是我們揀選的結果;這乃是起源於神的主宰

我們成爲得尊貴的器皿,不是我們揀選的結果;這乃是起源於神的主宰(羅九21)。

信徒藉着重生成爲得尊貴的器皿,有基督作他們的寶貝

信徒藉着重生成爲得尊貴的器皿,有基督作他們的寶貝(林後四6~7)。乃是基督這寶貝、尊貴的一位在我們裏面,使我們成爲得尊貴的器皿。

信徒藉着潔淨自己脫離卑賤的器皿,而成爲得尊貴的器皿

信徒藉着潔淨自己脫離卑賤的器皿,而成爲得尊貴的器皿(提後二20~21)。論到信徒當中有不同的器皿,保羅說,“但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爲貴重的,也有作爲卑賤的。”(20)這裏的大戶人家是指整個基督教,包括所有的信徒在內。在信徒當中,有些會成爲卑賤的器皿,因此保羅接着說,“人若潔淨自己,脫離這些卑賤的,就必成爲貴重的器皿,分別爲聖,合乎主人使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21)

得尊貴的器皿乃是憑着靈而活且憑着靈而行以尊重神,並將那靈供應人以尊重人的人

得尊貴的器皿乃是憑着靈而活且憑着靈而行以尊重神(加五16、25),並將那靈供應人以尊重人的人(林後三6、8)。當你照着你的靈而行,你就尊重神;當你將那靈供應給同作信徒的人,你就尊重人。

我們受造成爲蒙憐憫得榮耀的器皿,以盛裝基督這榮耀的神

我們受造成爲蒙憐憫得榮耀的器皿,以盛裝基督這榮耀的神。看過“憐憫”和“尊貴”之後,我們要來看“榮耀”。我們受造成爲蒙憐憫的器皿,不僅是要得尊貴,更是要得榮耀;我們是得榮耀的器皿,以盛裝基督這榮耀的神。何等的福分,我們竟成爲蒙憐憫的器皿,得尊貴的器皿,得榮耀的器皿!

榮耀就是神自己彰顯出來,顯明出來了

榮耀就是神自己彰顯出來,顯明出來了(耶二11,徒七2,弗一17,林前二8,彼前四14,西二9,詩二四7~10)。

主能對父說,“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你交給我要我作的工,我已經完成了”;這意思是主在地上生活時,顯明並彰顯了父

主能對父說,“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你交給我要我作的工,我已經完成了”(約十七4);這意思是主在地上生活時,顯明並彰顯了父。到底主要我們作的是什麼工?在約翰六章,門徒問主:“我們當怎樣行,纔算作神的工?”(28)他們有一種觀念,認爲人要爲神作工。主回答他們:“信入神所差來的,這就是作神的工。”(29)主似乎是說,“你們要吃我這從天上降下來的糧,你們要信入我,將我接受到裏面,作你們的內容,這就是神要你們作的工;當你們這樣作的時候,我的榮耀就要得着彰顯。”那就是主這位神人,在地上事奉父神時所作的工。

基督神性之榮耀的釋放,乃是祂經過死而在復活裏,爲父用神聖的榮耀所榮耀;在基督的得榮裏,祂這末後的亞當成了賜生命的靈,爲着祂神聖的分賜

基督神性之榮耀的釋放(路十二49~50),乃是祂經過死而在復活裏(徒三13),爲父用神聖的榮耀所榮耀(約十二23~24);在基督的得榮裏,祂這末後的亞當成了賜生命的靈,爲着祂神聖的分賜(七39,路二四26、46,林前十五45下,林後三6)。這樣,主作爲那靈,就能用榮耀的神充滿這些蒙憐憫、得尊貴和榮耀的器皿。

我們是蒙憐憫得尊貴和榮耀的器皿,爲神所預備,藉着被榮化—神完全救恩的最後一步—而得榮耀

我們是蒙憐憫得尊貴和榮耀的器皿,爲神所預備,藉着被榮化—神完全救恩的最後一步—而得榮耀(羅八21、23、29~30,腓三21)。羅馬八章三十節說,“祂所預定的人,又召他們來;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爲義;所稱爲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得榮耀將是神完全救恩的最後一步。

神按照祂主宰的權柄創造、塑造甚至造作我們爲着祂的榮耀

神按照祂主宰的權柄創造、塑造甚至造作我們爲着祂的榮耀(賽四三7,羅九23)。這裏有三個動詞:創造、塑造、造作,都出現在以賽亞四十三章七節。創世記一至二章記載神創造人,也用了這三個不同的動詞。一章一節有“創造”這辭;一章二十六節的“造”,原文和以賽亞四十三章七節的“造作”相同;然後創世記二章七節說到,神用地上的塵土“塑造”人的身體。“亞當”這個字,原文的意思是紅土。在“亞當”這個字後面加上字尾,就變成“adamah(亞當瑪)”(7注1);意思就是地。亞當乃是從地裏出來的紅土;亞當乃是神用地上的塵土塑造的。

“創造”是指從無創造出一樣東西。“造作”是用已經存在的物質造作成一樣東西。至於“塑造”,乃是指像窯匠塑造陶器,作出某種形狀。在神創造人的記載中,用了這三個不同的動詞,指明神是非常在意、用心地創造人作祂的器皿,作祂的容器。

我們被祂的主宰權柄所預定,作祂的容器,使祂得着榮耀的彰顯和顯明。這是我們對神功用的極點,是神照着祂的主宰權柄而有之揀選的目標(羅九11、18)。讓神得榮耀,乃是我們事奉的目的(七6,十一36)。我們對神最高的事奉,就是彰顯祂,使祂得榮耀(林前六20,十31,羅六4)。這意思是,我們對神最高的事奉,就是作祂的容器。這就是爲什麼我們事奉主,不要想作什麼,乃要花時間與主同在,將我們全人向祂敞開,作敞開的器皿。這就是主對事奉祂所給的定義。

神的榮耀作到召會中,神就在召會中得着彰顯;因此,在召會中榮耀歸與神,就是神在召會中得着榮耀(弗三16、20~21)。我們作爲器皿,若讓基督安家在我們心裏,結果就是榮耀。願在召會中榮耀歸與神。

我們有這寶貝,基督這榮耀的神,住在我們這些瓦器裏;住在我們裏面的“這寶貝”,就是“耶穌基督的面”,基督的同在,“基督的人位”

我們有這寶貝,基督這榮耀的神,住在我們這些瓦器裏(林後四7);住在我們裏面的“這寶貝”(7),就是“耶穌基督的面”(6),基督的同在,“基督的人位”(二10—面,英譯作person,人位)。如果器皿裏面沒有寶貝,器皿就沒有價值。器皿只不過是用泥土、塵土造的,器皿的價值乃在於裏面的寶貝。所以,你是哪一樣的器皿並不重要;有的人很在意那個外面的器皿,事實上那不重要。唯有基督這貴重的寶貝,進到你這器皿裏,纔是重要的。

當我們將心轉向主,就在靈裏觀看主靈,就是基督的同在,我們就“漸漸變化成爲與祂同樣的形像,從榮耀到榮耀,乃是從主靈變化成的”

當我們將心轉向主,就在靈裏觀看主靈,就是基督的同在,我們就“漸漸變化成爲與祂同樣的形像,從榮耀到榮耀,乃是從主靈變化成的”(三16~18,參提後四22)。我們越多接受賜生命的靈,就越觀看主。根據林後三章的上下文,我們要將心轉向主(16),來讀主的話(14)。當我們的心轉向主,我們臉上沒有帕子遮蔽,就能藉着主的話,被神的榮耀注入;這就使我們這個器皿漸漸變化,並模成基督這寶貝的形狀。

觀看主的榮耀是我們自己看主,返照是叫別人經過我們看主

觀看主的榮耀是我們自己看主,返照是叫別人經過我們看主(賽六十1、5)。盼望藉着本篇信息,我們對神的主宰這事都有深刻的印象,有新的珍賞,以致當我們看自己,看彼此,甚至看每一個人的時候,都看到一個個有神形狀的容器。我們被造的目的,乃是單單爲着盛裝神。(M. R.)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0-07-24 21:39:35
    觀看數 :
    4,643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