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負主的軛(父的旨意)且跟祂學,好使我們魂裏得安息
  • 2,130 views,
  • 04-12,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讀經∶創一26、31,二1~2,太十一28~30,出三一12~17,賽一1,二1,十三1,十五1

壹 “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因此你們要負我的軛,且要跟我學,你們魂裏就必得安息;因爲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十一28~30:

一 這裏勞苦不僅是指爲了遵守律法誡命和宗教規條而努力的勞苦,也是指爲了工作成功而奮斗的勞苦;凡這樣勞苦的,總是擔重擔的。

二 主頌揚父,承認父的道路,並宣告神聖的經綸之後(25~27),便呼召這樣的人到祂這裏來得安息。─引用經文

三 安息不僅是指從律法與宗教,或工作與責任的勞苦並重擔中得着釋放,也是指完全的平安和完滿的滿足。

四 負主的軛就是接受父的旨意;這不是受律法或宗教義務的規律或支配,也不是受任何工作的奴役,乃是受父旨意的約束。

五 主過這樣的生活,並不在意別的,只在意祂父的旨意(約四34,五30,六38);祂將自己完全降服於父的旨意(太二六39~46);因此,祂要我們跟祂學:─引用經文

1 信徒照祂的榜樣負祂的軛─神的旨意─併爲神的經綸勞苦,就在他們靈裏翻印主─十一29上,彼前二21。

2 主在祂的一生中服從並順從父,祂已將祂服從並順從的生命賜給我們─腓二5~11,來五7~9。

3 基督是第一個神人,我們是許多的神人;我們必須在祂絕對服從神,並完全以神爲滿足的事上跟祂學。

4 神是在我們裏面,藉着耶穌基督,行祂看爲可喜悅的事,使我們能實行祂的旨意(十三20~21);神爲着祂的美意在我們裏面運行,使我們立志並行事(腓二13)。─引用經文

六 柔和,或,溫柔,意即不抵抗任何反對;謙卑,意即不重看自己;在一切的敵對中,主是柔和的;在一切的棄絕裏,祂心裏是謙卑的。

七 祂將自己完全降服於父的旨意,不爲自己作什麼,也不盼望爲自己得什麼;因此,無論環境如何,祂心裏都有安息;祂完全以父的旨意爲滿足。

八 負主的軛、跟主學,就叫我們的魂得安息;這是裏面的安息,不是任何僅僅在本質上是外面的事物。

九 我們照着主的榜樣跟祂學,不是憑我們天然的生命,乃是憑祂在復活裏作我們的生命─弗四20~21,彼前二21。

十 主的軛是父的旨意,祂的擔子是將父旨意實行出來的工作;這樣的軛是容易的,不是痛苦的;這樣的擔子是輕省的,不是沉重的。

十一 “容易”的原文表明合用;因此是美好、親切、柔和、溫良、容易、愉快,與艱難、嚴酷、尖銳、痛苦相對。

十二 我們若負主的軛(父的旨意)且跟祂學,我們魂裏就必得安息;神經綸的軛就是如此;在神經綸中的每一件事,都不是重擔,乃是享受。

 

貳 在論到神居所的建造這一長段的記載之後,出埃及三十一章十二至十七節重申守安息日的誡命;按照歌羅西二章十六至十七節,基督是安息日之安息的實際;祂是我們的完成、安息、平靜和完全的滿足─來四7~9,賽三十15上:

一 在帳幕建造工作的囑咐之後插入關於安息日的話,這指明主吩咐那些建造者,作工的人,他們爲主作工時要學習如何與主一同安息。

二 倘若我們只知道如何爲主作工,而不曉得如何與祂一同安息,我們就違背了神聖的原則:

1 神在第七日安息了,因爲祂完成了祂的工,並且滿足了;神的榮耀得着彰顯,因爲人有了祂的形像;祂的權柄也即將施行,以征服祂的仇敵撒但;只要人彰顯神並對付神的仇敵,神就得着滿足而能安息─創一26、31,二1~2。

2 後來第七日蒙記念爲安息日(出二十8~11);神的第七日乃是人的第一日。─引用經文

3 神已經預備好一切給人享受;人被造後,並不是加入神的工作,乃是進入神的安息。

4 人受造首先不是爲了作工,乃是以神爲滿足,並與神一同安息(參太十一28~30);安息日是爲人設立的,人不是爲安息日創造的(可二27)。─引用經文

三 出埃及三十一章十七節說,“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第七日便安息舒暢”:─引用經文

1 安息日不僅是神的安息,也是神的舒暢。

2 神創造的工完畢以後,便安息了;祂看着祂的工作,看看諸天,看看大地,看看所有的活物,特別看看人,就說,“甚好!”(創一31)─引用經文

3 神是因人得着舒暢的;祂按着自己的形像造人,有─個靈,使人能與祂有交通;所以,人是神的舒暢─26節,二7,參約四31~34。

4 神創造人以前,是個“單身漢”(參創二18、22);祂要人接受祂、愛祂、被祂充滿並彰顯祂,好成爲祂的妻子(林後十一2,弗五25);在將來的永遠裏,神要得着一個妻子,就是新耶路撒冷,稱爲羔羊的妻(啓二一9~10)。─引用經文

5 人就像一種令人舒暢的飲料,解除神的乾渴,並使祂滿足;神結束祂的工作,開始歇息時,就有人作祂的同伴。

6 對神而言,第七日是安息、舒暢的日子;然而,對作神同伴的人而言,安息、舒暢的日子是第一日;人的第一日乃是享受的日子。

四 在我們得着享受以前,神不會要求我們作工,這乃是一個神聖的原則;等到我們與祂一同對祂有完滿的享受以後,就能與祂同工:

1 如果我們不曉得如何與神一同有所享受,如何享受神自己,以及如何被神充滿,我們就不曉得如何與祂同工,並在神聖的工作上與祂成爲一;人乃是享受神在祂的工作上所已經成就的。

2 五旬節那天門徒被那靈充滿,意即他們是充滿了對主的享受;因爲他們被那靈充滿,別人就以爲他們喝醉了酒─徒二4上、12~13。

3 事實上,他們是充滿了對屬天之酒的享受;他們被這種享受充滿以後,纔開始與神是一而與神同工;五旬節是第八週的第一日;因此,我們由五旬節看見了第一日的原則。

4 對神而言,是作工而安息;對人而言,是安息而作工。

五 我們在作神的神聖工作以建造召會(由建造帳幕的工作所預表)時,必須帶着一個記號,指明我們是神的子民,並且我們需要祂;然後我們就能不僅爲神作工,也與神是一而與神同工;祂是我們作工的力量,和勞苦的能力:

1 我們是神的子民,我們應當帶着一個記號,指明我們需要祂作我們的享受、力量、能力和一切,使我們能爲祂作工,以尊崇祂並榮耀祂。

2 安息日的意思是:我們爲神作工以前,必須享受神,並且被祂充滿;彼得憑着那充滿他的神、充滿他的靈傳福音;因此,彼得有一個記號,說明他是神的同工,而他的傳福音就是尊崇神、榮耀神─14節。

3 我們這些神的子民,必須帶着一個記號,就是我們與神一同安息,享受神,並且先被神充滿,然後與充滿我們的那一位同工;此外,我們不僅是與神同工,更是與神是一而作工。

4 在我們對神子民的說話中,我們總要帶着一個記號,就是主是我們的力量、我們的能力和我們的一切,爲着供應話語─林後十三3,徒六4。

六 守安息日也是一個永遠的合同,永遠的約,向神保證我們與祂是一,是藉着先享受祂、被祂充滿,然後才爲祂作工、與祂同工並且與祂是一而作工─出三一16:

1 憑着我們自己爲主作工,而不把祂接受進來,藉着吃喝祂而享受祂,乃是一件嚴肅的事─參林前十二13,約六57。

2 彼得在五旬節那天說話的時候,他裏面有分於耶穌,喝祂並吃祂。

七 安息日也是聖別的事(出三一13);我們享受主,然後與祂同工、爲祂作工並與祂是一而作工,自然而然我們就聖別了,從凡俗的事物中分別歸神,被神浸透以頂替一切肉體和天然的事物。─引用經文

八 在召會生活中,我們也許作了許多事情,而沒有先享受主,沒有與主是一而事奉;這樣的事奉導致屬靈的死亡,也失去身體的交通(14~15)。─引用經文

九 凡與神居所有關的事,都將我們引到一件事─主的安息日及其安息與舒暢;在召會生活中,我們是在帳幕裏,而帳幕將我們引到安息,引到享受神所定意並作成的!

叄 主的軛(父的旨意)是容易的,祂的擔子(將父旨意實行出來的工作)是輕省的;我們事奉總要帶着從主而來的負擔:

一 靈向神敞開是從神得着負擔的條件;我們必須學習在與主親密的交通中,藉着禱告得着負擔並卸去負擔─路一53,詩二七4,賽五九16,西四2。

二 申言者所得着的啓示,就是他們所得着的負擔;沒有負擔,就沒有話語的職事,沒有申言來建造召會─賽一1,二1,十三1,十五1,亞十二1,瑪一1,徒六4,林前十四4下:

1 我們的負擔是要將神的啓示釋放給人,而神的啓示是藉着神所賜給我們啓示的話而釋放的─二11~16。

2 我們服事神的話語,不是去注意講話的題目,乃要注意有沒有神的說話;要有神的說話,服事話語的人必須有負擔─瑪二7。

3 那些盡話語職事的人,必須揹負人在神面前的光景,感覺人的光景如何,曉得神要說什麼話─出二八29~30。

三 在召會的治理和話語的職事上,最大的難處就是沒有從主領受的負擔:

1 沒有負擔,無論作什麼都是死的,都沒有果效;有負擔纔是活的,纔會朝氣蓬勃。

2 負擔是最叫我們受對付的;若有負擔,己會減少,並要受對付,因爲有些事我們的負擔不許可我們作,有些事我們得受對付,否則沒辦法釋放負擔。

3 我們若因着責任事奉而不是帶着負擔事奉,這樣的事奉會叫我們失去主的同在─參申四25。

4 什麼時候我們的事奉變作盡責任,就表明我們的事奉已經墮落─瑪三14與注1。

5 帳幕及其一切器具的建造工作(預表主建造召會的工作)應當開始於對神的享受,而其間繼續有享受神而得的舒暢;這指明我們爲神作工,不是憑着自己的力量,乃是藉着享受祂並與祂是一;這就是以基督作我們靈中內裏的安息而持守安息日的原則。

職事信息摘錄:

在召會治理及話語職事上的難處

最大的難處─沒有負擔

在召會的治理和話語的職事上,最大的難處就是沒有負擔,或者說不接受負擔,不注意負擔。長老們可能在那裏治理,卻是一個沒有負擔的治理;可能在講臺釋放話語,卻是個沒有負擔的話語。講臺的負擔不是你講得好,負擔就卸了,就沒有了;你講不好,就有一個重擔壓在身上。如果我們的講臺只是盼望能講得好,能講得感動人,這樣的講臺就是沒有負擔的講臺。同樣的,在召會的治理上,不是治理得好,負擔就卸了;治理得不好,就重擔壓心頭。問題不在於治理得好或不好,乃在於你的治理有沒有果效,有沒有摸到人的要害。

比方,一個聚會有許多人會來聽,需要你釋放一些話語。這時,你必須尋求,你在他們中間該說些什麼?他們聽過之後,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這不是你道講得好不好的問題,也不是他們受不受感動的問題,更不在於你如何將信息講得有條有理,乃是在於衆人聽了之後,會產生什麼樣的果效。如果他們是尚未得救的,你就該接受負擔,揹負他們的靈魂,靠着主的恩典,在釋放話語時,將救恩種到他們裏面。你所接受的負擔,不是使衆人受感動,也不是把道講得好聽,乃是使這些人得救。他們若是已經得救卻不愛主,你就該接受一個負擔,使他們愛主。他們若是愛主卻不肯把自己交給主,不肯接受主的對付,你就當接受負擔,使他們願意將自己交給主,受主對付。這纔是一個有負擔的講臺。

若不然,我們的主日講臺,很容易會落到一種作禮拜的光景。週週安排人釋放一篇道給人聽,以維持主日的講臺;然後,中午回家吃飯休息,晚上再來擘餅。這種光景就是作禮拜。我們作話語職事的人,面對這些光景,必須接受負擔。首先我們需要認識,這些來聽道的人,他們的情形如何?他們自己可能不明白,也沒有感覺,我們卻要十分清楚,滿有感覺。他們能週週平安地坐着聽,我們不能週週平安地講。我們要接受負擔“攪擾”他們,“鬧”他們,叫他們雖然平安地來,卻不能“平安”地回去;我們該使他們裏面受攪擾。

若是我們只講好聽的道,講得有條有理,篇篇合乎聖經,人一篇篇聽過,裏面卻沒有發生作用,我們裏頭也不着急,這就證明我們沒有負擔。這種光景說出,他們在敷衍我們,我們也在敷衍他們。若是聽道的人敷衍講道的人,講道的人敷衍聽道的人,那就是所謂墮落基督教的光景。聽道的教友敷衍牧師,牧師敷衍聽道的教友,一年年過去,兩相敷衍。然而,我們不能這樣。每主日上午的講臺,我們都該鬧得人裏面不平安。這就是所謂的接受負擔。

若是聽道的人的光景,完全是不冷不熱,站講臺的人,是話語的職事,不能看到這種光景,還平安無事,繼續講平安的道給他們聽。聽道的人能平安,但你這講道的人不能;你必須到主面前,讓主先使你不平安,使你幾天不能睡、不能吃,直到你領受負擔。之後,你再到講臺上講,講得臺下坐的人都不平安,講得臺下聽道的人裏面有聖靈的工作,那纔是神的說話。在各地站講臺的弟兄們,不能只有道,只有材料、思路、條理、比方,卻沒有負擔。那樣作話語職事,是要不得的,在對神的事奉上,是得罪神的;從神的眼光看,那就是罪。

在話語職事上接受負擔,傳講神的話

在舊約中,當申言者替神說話時,中文翻作“得……默示”(賽十三1)。原文的意思是,有了一個負擔。這個負擔是需要人接受的;我們不能推卸責任,認爲神沒有給我們負擔。在保羅的書信裏,明顯給我們看見,他是一個接受負擔的人。當哥林多召會有人犯了淫亂的罪時,保羅的態度不僅認爲犯罪不對,也不只停留在爲他們禱告,他乃是在神面前接受一個負擔,對這處召會有責任和託付(林前五1~13)。所以在他寫的書信裏,他不是講道理,而是有負擔的交通一些事,因此能摸着人的感覺。

據我們觀察,臺北這裏的話語職事,恐怕會落到禮拜堂講道的地步。我們服事神的話語,不是去注意更換講臺的道,乃要注意有沒有神的說話。講臺要有神的說話,就需要站講臺的人裏面有負擔。一篇有負擔的話,可能惹動人的反感,卻也可能在人裏面挑動人;然而,無論如何,衆人都不得不承認那是神的說話。這樣的道才能幫助人,解決人的難處。一篇好聽卻沒有神說話的道,只能供人欣賞,不能摸着人,不能在人裏面翻轉人,也無法滿足真正飢渴的人。因爲那篇道可能是聖經裏的話,卻不是神現今藉着有負擔的人,要向衆人說的話。

所以,我們的講臺不能太便當、太便宜,好像只要有一篇道就可以去講。一個作話語職事的人,是揹負着人在神面前光景的人。當他面對三、四百人時,他有一個責任,知道他要給這些人什麼。這些人的光景如何,神要對這些人說什麼話,統統是他需要接受的負擔。許多人都曾經接受訓練的幫助,但訓練所給你們的,絕不能替代你們裏面屬靈的負擔。現在有一個危險,就是有些東西替代了一切,使得我們缺少啓示、缺少屬靈的負擔。

爲人的光景迫切,傳講有功效的話語

臺北這裏每主日都有講臺,一年五十二週,不知道弟兄們每次盡話語職事前,是否都好好禱告過,甚至禁食禱告?當然,這不是一個規條要求弟兄們禁食禱告;若是那樣,是沒有用的。弟兄們需要明白,你們揹負神的話語,就等於揹負人的靈魂。聖徒們週週來聚會,聽你們講道,你們必須揹負着他們。若是你們講了三個月之後,他們沒什麼改變,也看不出結果,你們是不能平安的。這好比作買賣的人,兩週沒有生意上門,不能安睡;三個月不賺錢,不能吃飯。他們會感覺憂傷、着急。

許多作生意的弟兄姊妹,爲着他們生意的事來找我,我實在能碰着他們的負擔,甚至他們坐在我跟前都不必開口,我就碰着他們裏面沉重的負擔,知道他們在生意上的爲難。站講臺的弟兄們有沒有這個憂傷?許多靈魂在你們手中,經過三個月沒有改變,你們的生意不賺錢,你們憂傷不憂傷?我們開了店門作生意,不能有人來買也好,沒有人來買也好,反正無所謂,還是照舊的作下去。不,我們絕不能這樣。我們必須立刻有對策,好好研究,尋找出路。這些作生意的弟兄們,因着生意不好,有這樣的負擔,我們站講臺的人不能沒有負擔,而仍然可以過得去。我們不能只是週週安排人站講臺,讀一讀聖經,講一篇道,交差了事;這個起不了作用。

當倪弟兄在福州開始作工時,每週六都爲着主日的福音聚會禁食禱告。他在主面前考慮要講什麼,怎樣講法?考慮可憐靈魂的光景,他們需要什麼話?他揹着沉重的負擔禁食禱告,所以第二天,他的話語是非常有功效的。他不僅釋放那些話,並且在之後出版那些信息。今天許多爲主所用的人,他們的講臺都是揹負着一個擔子。汪佩真姊妹曾經作過相當好的奮興工作。當時她是個青年姊妹,常常跪在主面前,極長的時間爲着靈魂流淚、憂傷;所以,當她起來講一篇話時,那個話都是活而有功效的。

有負擔的事奉

我們現在的事奉雖是按部就班,但太缺少負擔。什麼叫作負擔呢?負擔就是非要達到一個目標,達到一定的光景不可。如果達不到,如果沒有產生預期的果效,裏面就過不去。什麼叫作沒有負擔呢?就是雖然一直在作,但作好也可以,作不好也無所謂;有果效也可以,沒有果效也無妨。這種情形就是沒有負擔。我們的講臺,千萬不能落到這種趨勢。所有在講臺上的弟兄們,必須揹負一個重擔到主面前,裏面感覺不能過去,而寢食難安,也攪得別人不平安。好比當初主耶穌降生時,全耶路撒冷城都不安寧一樣(太二1~18)。所有爲主說話的人,都應當覺得非“鬧得”聖徒裏面不安不可;他們不安,你們就平安了。聖徒不能模棱兩可─又愛世界,又愛主;又來聚會,又不冷不熱。所有我們這些事奉主的人,都需要有這樣的負擔。

許多在事奉中的人,正如一些在大公司裏上班的職員,每天固定時間上下班,將交待的事情作完,雖不犯大錯,卻也不管公司賺錢或賠錢。這就是沒有負擔的職員,也就是沒有負擔的事奉者。如果今天你是自己擺一個小攤子,只要開張一天沒生意,你就會擔心明天的生活;你會有負擔,會憂愁,會關心,會不安。若是在事奉中的弟兄們,無論是作專項兒童工作或青年工作,都是這個味道,那就成功了。若是有人消極的埋怨:“不成功有什麼辦法,我們就是這麼軟弱。”這不過說出他們缺少負擔。每一個事奉的人,都得有負擔到一個地步,覺得工作壞了是自己的責任,好像作生意的人一樣,即使睡覺也在想着要把生意作好。

分辨責任的事奉與負擔的事奉

雖然各地的長老們都忠心服事,但也必須到主面前接受負擔,看看到底自己所在地各分家的聚會是否令人滿意。我們都必須關心,聚會的光景是強是弱,是活是死,是豐富還是貧窮?我們不能長此下去。或許各處家負責能夠安心,但長老們不能那樣。長老們要配搭在一起,不要單獨行動,乃要一起有一個負擔,將一個分家聚會翻轉過來。長老們要爲聖徒流淚,爲他們禱告,在主面前爲他們尋求當說的話。然後,要在聚會中,照着負擔,說得他們裏面不安,說得他們不能滿於現狀。

長老們這樣說話,不是在安排裏,乃是有負擔的說話。長老們該有這個負擔,而不該只有一個責任。你們不能只是交通、討論各家的光景,到各家看看,回來後在下次長老聚會中報告、研討一下;這樣的作法雖無可指摘,卻也沒有果效,因爲沒有負擔。這樣的生意,絕不會賺錢。好比我們開了一家有二十八個分店的公司,店員衆多,投資龐大,究竟一年能賺多少錢,並不是我們僅僅開會討論、報告、檢討,就能作出來的。我們的開會、討論、報告,只不過是在盡責任,那並不是負擔。真正有負擔的作法,是我們有個目標,今年有一百萬,到明年底要賺到兩百萬,並且將舊機械換新;今年有二成的顧客,明年要有八成的顧客,這個目標一定要達成,並且要照這個目標,照這個負擔作事。

無論從召會的治理,或話語職事的講臺來看,弟兄們都是盡忠負責,也是可稱讚的;但另一面,弟兄們少有負擔,也是不爭的事實。沒有負擔,無論作什麼都是死的,都沒有果效;有負擔纔是活的,纔會朝氣蓬勃。這個問題不在於方法,乃在乎“人”。

有負擔的事奉使“己”受對付

正如孩子們讀書,若是沒有負擔,只盼望剛好及格,就永遠讀不好書;有一天,他們有了負擔,讀書自然完全換個樣。有時弟兄們的講臺,實在說,不過是責任的講臺,只因爲輪到他講,他就來講。要知道,講臺不是個責任的問題,講臺乃是個負擔的問題;否則你講了半年,聽的人沒有得着什麼結果,你就不過是空講罷了。如果你有負擔,你在主面前立刻會看見,你的講臺有果效;你的講臺“鬧得”別人不平安,你的講臺在人裏面攪動人起來愛主、服事主。如此,在過程中,你自己這個人就會有許多地方被神摸着。一個盡責任的講臺,自己不需要受對付;然而,一個有負擔的講臺,自己就得受對付。

好比你是個職員,早上九點上班,下午六點下班,那是責任問題,沒有什麼需要對付。然而,你自己負責作生意時,就不是這樣,可能你必須更早起牀上班;這樣,你的貪睡就得受對付。你作夥計、店員,隨便得罪顧客或許也無所謂;你對待顧客的態度不必受多少對付。然而,你自己開店時,你對每一個客人都得態度謹慎,深怕得罪他們;這樣,你自然就會對付自己。有些弟兄站講臺,不僅沒有受對付,甚至難處可能比從前更多,因爲只有責任,沒有負擔。你若有負擔,你這個“自己”不可能加多,反而會減少,並要受對付;因爲有些事你的負擔不許可你作,有些事你得受對付,否則沒辦法釋放負擔。所以,負擔是最叫人受對付的。

當一個青年人沒有家庭負擔時,可以隨隨便便生活;等到娶妻生子後,就懂得什麼叫殷勤,什麼叫按規矩作事。小孩子沒有家庭的負擔,花父母的錢買東西,不知道節制;等到自己生活時,有開支預算的重擔,買東西就會精打細算。以前花父母的錢是責任的,現在花自己的錢是負擔的。現今在召會裏的情形,好像已經往負責任的趨向去了,大家沒有什麼負擔,都像在作大公司的僱員一樣。這是很危險的事;這會叫我們失去主的同在。

人人接受負擔,在負擔裏事奉主

總之,每一個事奉主的人,都該接受負擔,都該有負擔。雖然姊妹們不摸治理的事,也不站講臺,但在原則上都一樣。姊妹們的交通以及出去探望人,不能只是時間到了就去,這個叫作責任。你們應該尋求,那些交通、探望有什麼果效?你們所關心的家庭主婦們、青年姊妹們,她們的光景如何?你們不能把一切事都推到主身上,說,“只要主在她們身上作就沒有問題,但若是主沒有動工,我們也沒辦法。”這種說法只是顧到一面;然而,我們必須接受一個真實的負擔。

有許多姊妹裏面感覺要起來事奉主,但是經過三年、五年、七年都沒有人起來,我們卻依然故我。我們必須覺得這樣的光景不對,我們要接受負擔去挑旺她們。同樣的,在傳福音的事上,我們也要研究到底有沒有人得救?這麼多的靈魂,爲什麼沒有人得救?有些弟兄就該起來接受福音的負擔,非傳到人得救不可。總之,原則就是我們必須有負擔。

現在的難處是我們的事奉,漸漸朝向一種責任的趨勢,而缺少負擔。我們的禱告多是沒有負擔的禱告,所以禱告聚會差不多等於零。我們的傳福音,若有人得救,感謝讚美主;若沒有人得救,我們也能平安。我們的講臺,有果效固然好,即使沒有果效,我們也能照舊講下去。治理召會的情形能有果子是好,沒有果子也好像差不多,我們都能平安。探望弟兄姊妹的事,也是如此。因着我們是這樣的情形,所以我們的禱告,是一種責任的禱告,沒有負擔。若是我們有負擔,禱告聚會就會完全兩樣。有些弟兄姊妹在禱告中痛哭、憂傷、捶胸,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我們的福音不行,治理召會不行,聚會的光景也不行。這種禱告,纔是出於負擔的禱告。

有些人說,日子久了,負擔容易消失;這是自然的事。然而,蒙憐憫的人是一直接受負擔的。我們身上有一個很厲害的難處,就是在工作上,常常作來作去,作到負擔沒有了。然而,因着作基督徒不作工不行,良心會過不去,所以雖然沒有負擔,也就變作責任了。什麼時候我們的事奉變作盡責任,就表明我們的事奉已經墮落。真實的事奉不是責任的問題,乃是負擔的問題;負擔永遠是超過責任的。

第二個難處─沒有配搭的感覺

我們中間另一個難處,是一起配搭事奉的人,個個都能幹,靈裏卻沒有配搭的感覺;好像一件事沒有別人,自己也能完成。所以,我們中間少有受教的靈,少有需要幫助的靈。一個真實在靈裏配搭的人,會有很重的感覺,自己缺了別人不行,非得別人的幫助不可,非與別人配搭不可。我們現在的配搭,可以說是規矩上的配搭,大家照着規矩作,你作你的一分,我作我的一分;我不一定需要你,你也不一定需要我。彼此之間不吵也不鬧,但靈裏相互依賴的光景很少,這就是事奉的靈不對。

恐怕在青年工作,或兒童工作中的弟兄姊妹,就是這樣的光景,只有規矩上的配搭;個人作自己該作的事,輪到誰作誰就作。實在說,這個不叫配搭,這個最多只是合作。配搭乃是說,我沒有你不行,我感覺需要你,你也感覺需要我。不僅作青年工作的人需要這樣,在召會整體事奉上,都該如此。正常的光景應當是執事與長老彼此需要,聖徒們覺得沒有長老不行,沒有執事也不行。

我們今天因着有一套規矩和安排,不能不讓長老作長老的事,執事作執事的事。所以,他們作他們的事,我們作我們的事,輪到誰,誰就作。然而,在我們裏面沒有深刻的感覺,覺得事奉上沒有長老不行,沒有執事也不行。甚至有些弟兄,不僅不覺得他們需要長老和執事,還覺得長老和執事是多餘的;這實在是非常危險。

最厲害的驕傲

住在工人之家的弟兄姊妹,特別是弟兄們,個個都是明亮的,也都是能乾的;好像每一個都能獨立,都不需要別人。這是非常危險,也是最厲害的驕傲。在正常的情形下,四位弟兄住在工人之家,應該相依爲命。人只要碰着其中一位,就覺得這一位不能沒有其他三位弟兄,否則無法活命。可惜在我們中間,不太能聞到這個味道。比方今天輪到我站講臺、傳福音;若要我作,就統統給我作,若不要我作,我就都不作。在人看,這好像是配搭,但那個配搭是規矩的、是安排的,不是靈裏感覺需要別人。有些人甚至覺得配搭是多餘的、是麻煩的,如果沒有配搭將會更好。

我願意幫助弟兄姊妹看見,並提出一些警告,不需要配搭的人是最枯乾的人,是最失掉祝福的人,也是最沒有用處的人。我們中間最大的危機,就是個個精明,個個能幹,而彼此不需要幫忙,那是一種可惜又可憐的光景。可怕的是,這種情況並不明顯,乃是隱藏的;若是能像發出來的大麻風,反而容易解決。

這說出我們缺少身體的交通,我們衆人來在一起時,很少能坐下來好好有交通。比方弟兄姊妹從外埠到臺北來,大家聚會時坐在一起,散會後各走各的,沒有多少的交通。我們初到臺灣來的頭六年,並不是這樣的光景;我們每到特會,大家來在一起,都有許多的交通。現在的光景是大家來在一起,你能我也能,你精明我也精明,你懂這個,我懂那個;好像個個都是專家,誰也不需要誰,所以都不需要交通。這是最厲害的驕傲,也是最得罪主、最得罪身體的事。我們所有的能,都應該很謙卑的供應別人;我們所有的精明,也都該合式地擺在配搭中。

需要在身體裏,在生命裏的交通與配搭

如果我們失去在身體裏配搭、互相爲命的原則,那麼無論在治理或話語上,都不會強。那個原則一旦失去,祝福自然就沒有多少。我們現在的配搭成了機械性的,輪到誰該作事,誰就來作;彼此沒有一種感覺,覺得別人不作,我就沒有辦法,我實在需要別人。若是大家只是配在一起,拼湊在一起,分工合作,各作各的,這就不過像個社團,或是某大機構裏的分工,並不是身體上肢體配搭的味道。我們需要對付這種光景。

什麼叫作看見身體?看見身體最厲害的感覺乃是沒法單獨,並且迫切覺得需要身體,需要弟兄姊妹。我們現今的配搭,好比一套機關式、機械式的工作,像是機關辦公,又像是機械在推動,裏頭生命交通的味道非常缺。

缺少配搭易產生非議

我們若是和別人缺少配搭,就會常常非議別人所作的。即使外面沒有說出來,裏面也會滿了非議,總是對別人所作的不以爲然。這樣的人是最可憐,也是最狹小的。在事奉上,我們不能盼望所有的人和我們一樣,我們也不可能和別人一樣。然而,因着我們缺少在靈裏互相爲命、互相依靠的配搭事奉,所以常有踩到別人腳跟的情形。好像不走則已,一走就踏到別人的腳跟;自己不作就算了,一作就推翻別人所作的。一件事你不過問則已,一旦過問,你定規說別人作得不對。好像一件事在別人手裏,你管不到;等到有一天,機會來了,輪到你作,你就完全照你的方法,把別人的方法推翻。這種光景在我們中間雖不明顯,但我們好像已經預先看到將來的後果,就是誰也不服誰。這樣的作人、作工、作事,乃是愚昧人的作法。

不要求別人與自己相同,要尊重別人所作的

我們不必要求別人,凡事和我們一樣。無論是講道,是探望人,或是生活方式,凡是人在那裏爲着主所作的,我們都不必太去議論。人在那裏爲着主所活的,即使與我們的不同,不如我們的意,我們也得留心,因爲我們不是準則,不是審判者;只有主是準則,只有主是審判者。我們要一直學習尊重別人所作的。當我們講熱心時,要尊重別人的安靜;講裏面要安靜,要聯於主時,也不要太責怪那些在外頭跑的人。如果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樣,就沒有身體,只有你這個肢體;如果衆人都和你一樣,就只有你,沒有召會。召會乃是多樣、多面、多方的。手是手的樣子,腳是腳的樣子,耳朵是耳朵的樣子,眼睛是眼睛的樣子,身體上的肢體乃是各式各樣。即使是你看爲最不美的肢體,也是身體所需要的。

所以我們要學習,不去踏別人的腳跟,不要自己一作就把別人所作的完全推翻。只有你尊重別人所作的,再加上你所作的,那纔是蒙福的路。你要給人積極的東西,不要在消極方面說人的不對。說人作得不對的,都是不智慧的作法。只要這些消極的因素存在,我們中間的治理就有難處,話語就沒有法子強。召會裏有成百成千的人一起事奉,有從東西南北各處來的聖徒,衆人生性、出身都不同,蒙恩的背景、受帶領的環境也不相同;所以,不能盼望每一個人,都和自己一樣。我們一直要學習,永遠不踏別人的腳後跟,也不踩別人的腳背。你要有行動,但是不要動在別人的腳上,尤其不該使用公開的講臺,踐踏別人所講的。

比方你講禱告時,不要批評別人講默想,很可能二者都是聖徒們的需要;你只要好好講你的禱告就可以,不必去踏別人的默想。在公開的講道中,踩踏別人的腳跟,是在一起事奉最忌諱、最不得體的一件事。你講禱告,他講安靜的默想;他講熱心,你講在至聖所,這些只有注意點的不同,並沒有異端和真理的不同。你不需要去踏別人的腳跟,踩別人的腳背。你那樣作,不過表明你太狹窄。若是你一定要求別人與你一樣,至終會產生分裂。我們若是那樣作工,我們中間不僅沒有建造,反而會帶來毀壞。

我們只能積極地作我們該作的那一分,學習接受別人的幫助。要永遠記得,沒有人能作我們的那一分;我們能對使徒保羅說,我們能作的,他不能作。另一面,我們也要承認,我們永遠只能作我們的那一分;別人不能代替我們,我們也不能代替別人,所以不要踏別人的腳背。別人就是別人,你就是你;你的功用就是你的功用,別人的功用就是別人的功用。我們在事奉這條路上,在作工、講道、交通、禱告時,要絕對避免踏別人的腳背。不要人在那裏禱告一句,你接着來一句相反的禱告,這是切切作不得的事。

在作法上不堅持

有一回,長老們經過許多的交通和禱告,覺得有一個分家應該讀約翰福音,但是家負責弟兄說,約翰福音有二十一章,太長了,他們想要讀一卷短的帖撒羅尼迦前書,好引導不讀聖經的人來讀。他執意這樣作,最後長老們也同意這樣改。然而,請你們記得,這在事奉上是作不得的事。這一面說出,那位家負責沒有在屬靈的事上學功課;另一面表明他在作人、作事上沒有經歷。若是這位弟兄的交通,是因爲對約翰福音沒有負擔,卻有負擔釋放帖撒羅尼迦前書,這是對的。不能一件事交給你作,你沒有負擔,而你有負擔的事,卻又不作,那就違背屬靈的原則。所以,若是因着負擔的問題,我們不能批評。然而,這位弟兄所提起的,是作法的問題;認爲二十一章太長,人不敢讀,非要叫人讀短一點的,這就是他的意見踏到別人的意見。若是因着屬靈負擔的問題,那是非常對;但若是改人作法的問題,那就作不得。

我們與別人一同事奉時,千萬要尊重別人的作法。並不是長老聚會交給家負責的事,家負責都不能隨便更改。嚴格說,讀帖撒羅尼迦前書,或約翰福音都可以,也都不在於這些作法。況且長老們也不會逼着我們,非要讀什麼、說什麼。我們可以趁着讀的機會,將我們所學的、所蒙的恩典,供應給弟兄姊妹;藉着帖撒羅尼迦前書能供應,藉着約翰福音也照樣能供應。我們在事奉上,總要避免改人的作法。

許多時候你改人的作法,人不接受是因覺得不合式,要接受又覺得不甜美。因着這些難處,我們的事奉在治理上、在話語上,一直沒有辦法剛強。即使在世界上,世人彼此共事,也都不輕易改別人的作法。若是我真有本事,我就能在你的作法裏,顯出我的本事;我有屬靈的東西,能藉着帖撒羅尼迦前書供應聖徒,照樣也能藉着約翰福音,供應弟兄姊妹。所有屬靈的東西,在創世記裏、在啓示錄裏,在任何一卷書裏都能供應。只怕我們沒有屬靈的東西供應人,只要我們有,在任何一卷書裏都能供應,都能發揮。所以,不要改別人指定的作法,那是不智之舉,並且證明我們沒有學過多少屬靈的功課,在作人作事的經驗上都差得遠。

有些弟兄帶領聖徒熱心事奉,盼望他們多花時間在主面前,學習與主有交通,認識內住的聖靈;這些我們都不必改他們。有時,甚至還可以稱讚他們愛主很好,熱心也不錯;但這不能是僞裝的稱讚,乃是爲要再積極地補上另一面。我們一直要有一個態度,就是我們的靈與別人是合作的、是配搭的、是尊重別人的。在事奉中,雖然某一部分是主託付我作的,我不作不平安;但另一面,我也得非常尊重別人所作的。或許在主眼中,我這一部分比別人那一部分重要,但我卻更應該尊重那一部分,因爲那一部分是別人作的。每一個人都應該有這樣的謙卑,不看自己這一部分重,甚至重到一個地步,踏到別人那一部分。在事奉中,我們要顧到別人的感覺。除非人所講的,是得罪主的異端,會使工作和召會爲難;否則,我們一直要尊重別人,遷就別人,並且接受別人的幫助。

盼望主恩待我們,使我們看見這是一個生命的問題,有破碎、謙卑等講究。一個能達到同樣目的,又不強迫別人用他方法的人,乃是最謙卑的人。我們都愛主,都願意爲主活,願意召會得造就,這些目的都是對的,但在作法上不一定要照我們的作法。你與弟兄出去傳福音,這個目的是對的;然而,你可以照他的作法,他也可以照你的作法。當你不勉強別人照你的作法時,你就會看見其中有祝福。你有屬靈的東西,照他的作法可以;他有屬靈的東西,照你的作法也可以,二者都可以,並不拘泥於那個作法。

使身體的感覺得保養,在事奉中有建造

弟兄們要學功課,要破碎自己,遷就別人,並尊重別人所作的。我們的主是太大了,祂的工作太大,並且是多方面的。所以,我們必須忠心作主所託付我們的,也學習和別人配搭着作,並尊重別人所作的。除非別人所作的,實在是得罪主的異端,否則我們不願意去侵犯、干涉,也不願意踏着別人的腳跟。如此才能使身體的感覺,在我們中間一直得到保養,也才能在我們中間產生建造。

我預先將這些難處告訴你們,請求你們相信,這些難處的種子,多少已經撒在我們中間,有了一些不好的光景產生。你我在這裏一同走這條路,一同事奉這位主,一同作這分工作,都得起來,絕對的定罪這些光景。這與我們個人實在有切身的關係,我們在主面前到底受了多少對付,學了多少功課,有多少生命的經歷,這些事會給我們一個斷定。我們若是接受破碎,生命有長進,學了美好的功課,在這些事上我們會蒙拯救。如果有前面所提的,長老們說讀約翰福音,家負責說那太長了,長老們只好接受,那種配搭的感覺就差了。配搭的感覺一差,自然不能盼望身體的建造是剛強的。

如果一個家負責自己沒有學功課,一下子提議這個,一下子反對別人,那麼請記得:在他那個分家裏的人,定規會起來反對他;因爲是他領頭反,領頭意見多。如此一來,他怎能帶領他那分家的人,有結實配搭的事奉,有好的建造?我們都要學厲害的功課。在身體的配搭裏,個個都得盡功用,都得尊重別人所作的;不僅不踐踏別人的工作,反要把自己所作的,與別人所作的配起來,叫基督的身體得到供應,一點不損傷身體,並且使身體配搭的感覺越過越甜美,使身體的建造越過越結實(召會的治理與話語職事,一五至三六頁)。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0-04-12 00:04:38
    觀看數 :
    2,130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