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在一個新人的感覺裏實行召會生活,說一樣的話,作一個工作
  • 790 views,
  • 10-20,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未經講者審閱,僅供追求參考

  在經過這週末以後,我發現我們還需要更多紮實的詩歌說到一個新人,這新人的各方面。我們是缺少詩歌,來指引我們現在在何處。但不要失望,也不要灰心。我們到底在哪裏?我的確有負擔寫一些詩歌,就象我們在這個週末所唱的一樣。我們剛纔所唱的中文五百九十八首,我要建議你們在第六節,這一個宇宙的身體可以改成一個新人,一個宇宙新人在各地出現。也許不是那麼準確,但是就着真理來說,沒有一個地方的召會可以宣稱他們是一個新人。那是不對的。一個新人是超越地理的,超越地方的。我們在這篇信息就會看見,衆召會總和起來才能夠見證一個新人。所以你看見,這不是那麼容易。無論如何我希望,我們能看見這樣的負擔,作這樣的事。

  在午餐的時候,有些弟兄們在那裏聚集,有一個共同的感覺和感受,就是在我們衆人當中,這次的說話,藉着這份綱要給我們的說話,講到一個新人乃是相當相當特別的。我說特別,意思不是我們有什麼非常獨特的發表,或是我們比較能幹,能說一些話,更清楚,更豐富。不是這樣的。就是有一種感覺,我自己也絕對是這樣認爲,那靈正在作事,主也正在作事,在祂的恢復裏。

 

  我要提醒我們衆人,就說到兩天以前,弟兄們,你們看見,我們與主之間的關係總是進步的,進展的,一直往前,一直往前,越來越進步。你讀聖經,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你能看見這啓示的進展。我們今天看見的啓示,感謝主。不是約翰,不是創世記一章或者是四章了。藉着這解開的話的幫助,還有主恢復當前職事的幫助,我們從,其實我們讀創世記生命讀經就能夠讓我們驚訝了。即使這是創世記第一章,也讓我們覺得驚訝。我還記得那第一篇信息,它是在一個城市叫Costa Mesa(科斯塔梅薩)所釋放的。一九七四年四月四號那一天釋放的。這篇信息如何釋放,我不會忘記。從那裏開始李弟兄生命讀經的舊約部分就開始了。在週三晚上從Costa Mesa(科斯塔梅薩),接下來在安那翰,接下來的幾年,然後每年兩次,每年兩次半年度的訓練,每一次有三十篇信息,不象我們今天的十二篇信息。這十二篇信息不算什麼,那時候是十天三十篇信息,每一天三篇信息,有多少年了呢?我不記得了。他說到新約生命讀經。並且我的點是弟兄們,今天啓示,我們所看見的啓示,不是在創世記一章的啓示。你是不是同意我今天我們看見的啓示是啓示錄二十一、二十二章的啓示呢?你們是不是這樣同意我呢?意思就是我們進步了。我們有進展。今天如果你還在創世記一章,是很豐富,但是你還沒有看見終極的啓示,就是聖城,就是神所計劃那終極的彰顯,那終極完成神的經綸。這就是證明。

  然後我要這樣說,弟兄們,在經歷上總是跟着啓示。事實上,啓示若沒有經歷就不完整。從神的話這一點方面來說,神的話總是開始於分賜的時代,從啓示的時代開始;然後許許多多的啓示就構成了一個異象;然後神不是只要讓啓示就是啓示。神賜下祂的啓示,就是一種揭示,或開啓一種景象,一種神聖屬靈的景象。這總是給祂的子民進入他們所看見的經歷。不僅他們進入經歷,經歷他們所看見的。神最終的目的是要叫他們成爲他們所看見的啓示,那就是神啓示終極的用意。所以啓示進步,然後經歷也該同時進步。所以弟兄們,我們越看見,我們就越該有經歷。

  現在,我們在這裏說到一個新人,兩天以前我們也告訴你們,當這啓示第一次向我們打開時,是在一九九〇年代末了。一九七七年,我們的確有看見,不能說我們沒有看見,我們有一點看見。現在你回頭讀那些書,不只是在臺灣釋放的信息,然後李弟兄回來之後,他繼續釋放一些信息,講到一個新人。你們也可以讀得到。我們有所看見,我們很興奮,我們覺得是革命性的、新鮮的。但是我們只看見,就象李隆輝弟兄講的,我們只看見人象樹行走一樣,是模糊不清的。然後不久,我們說到在李弟兄過去之後,在我們幾次崛起的聚會裏講到這事。我們也有些看見,我們所看見的事也許是更往前,比當初的看見更進步。我相信是。但是多多少少我們在那時看見的,是整體來說,是一種重複或是複習我們在一九七七年所看見的。我們的情形更好,所以有更好的看見。現在從去年開始,已經有二十多年,從臺北那時候開始,我們相信我們是勞苦的,有那樣的特會。我們繼續講到了這個主題。然後這一次我們又講到這個題目,因爲負擔還在,還是有負擔。

  我去年跟華語特會在臺北的服事團有交通。弟兄們希望跟我尋求一點交通,關於華語特會的事。有一個感覺,就是關於一個新人的事。弟兄們覺得這個感覺非常好,於是我們就開始了這個負擔。但是這個負擔在我們其他人身上,甚至現在超過一年以後了,或者一年半以後了,這個負擔還是沒有放我們過去。光是這一個,弟兄們都指明,這是那靈的負擔,這是元首的負擔,是主的負擔。現在不僅在個人裏面,弟兄們,也在團體裏面。

  什麼是主的恢復?主的恢復也是一個進步的。神所恢復的工作,在已過兩千年,或者一千五百年來都是一直進步的,從馬丁路德以來,從主後一千五百年以來,一直到如今都是進步的。馬丁路德開始恢復新約羅馬書、加拉太書,主要是講到因信稱義的事。今天,我們在那個基礎上,我們仍是因信稱義,經歷這個點。這是極大基礎的真理。但今天我們慶賀的是,我們不是路德會,我們也不是路德所屬的召會。我們不是路德的召會,我們是主的恢復。所以今天在主的主宰裏,祂興起一些時代的職事和工人來釋放祂的話,講到時代的職事,那就帶我們一路到新耶路撒冷。我們在這裏,弟兄們,我相信主是忌邪的。主滿了負擔,主甚至是等不及。你懂我講這話的意思。什麼時候我的子民才能成爲新耶路撒冷?什麼時候終極的時候纔會來?這終極的顯現,我的定旨,我的意志,我的定旨,我的渴望,我的經綸才能被實現。這些書卷被使徒們,被申言者們寫下傳講,甚至到了約翰的時候,這些到底怎麼樣纔會出現?祂在天上代禱,就在爲這事禱告:“哦,我的子民啊,我的選民啊,不要停在原地,要與我往前去。要與我往前進步,從一個層次到再一個層次到下一個層次。弟兄們,這是主恢覆在地上的託付不是麼?我們在這裏不是另外一個基督徒團體,有更高的真理,有更加的屬靈情形。不,我們在這裏要完成神永遠的定旨。我們在這裏要作成新耶路撒冷,藉着活出新耶路撒冷,在我們今天的生活中活出新耶路撒冷。我們每天都期盼這事。最終得着那終極的城,就是榮耀永遠、調和的城,神人相調的城,終極完成這神與人的結構,就是完全彰顯這三一神的城。”弟兄們,這就是主的恢復。

  所以,我在這裏把負擔描繪給你們看。我現在就在講這個。這個時候,我們的感覺是主要將我們帶進一個新人的實際和實行裏,就在祂的恢復裏。不是以後,就在今天;不是從今天起,十年後,是今天,是現在。弟兄們你們同意我的話麼?你們願不願意有分這個負擔?你是不是要迴應天上元首的負擔?我們豈不這樣作,我們豈不是禱告這一個新人的禱告麼?這是我們的禱告。祂必須得出這一個。甚至祂要看見身體。請聽,看見身體還不夠。身體是重要,非常重要。回到三〇年代,倪弟兄就開始釋放身體的負擔。他說許多信息,最終他與聖徒們覈對:弟兄們,聖徒們,你說說看,你怎麼看見了什麼身體,一個一個來作見證。倪弟兄一個一個的說,你沒有看見身體,你沒有看見身體,你沒有看見身體。我懷疑那些同工,倪弟兄的同工們是不是真的看見了身體,也許只有一位,也許只有一位,名字是李常受。即使他也需要往前來發現,看見得更多關於基督身體的事,直到他一生的末了,他尋求主,他跟主說,我餘下的年日該作什麼?我的職事接下來要作什麼?主很明確地告訴他,你要講說基督身體的實際,並且基督身體的生活。所以他忠信地講說這個。他說到神人生活,或者他說到生機的拯救,或者說到祂任何一條線。他整個負擔,整箇中心都是要得着基督的身體。他離世以後,我們接續,這職事繼續到如今,一再又一再我們說到身體的事。現在我不能說我們已經達到了。我也不相信我們在這裏有人敢這樣說。但是我想我們能這樣說,“今天我們的異象,我們關於身體的異象,我們對身體的感覺,我們對身體的尊重,我們在身體裏的實行,身體生活的實行比二十年前更進步。”我要這樣說。不是誇口,我想是事實。若非如此,那我們在這裏作什麼?我們在這裏只是聽信息,聽二十篇基督身體的信息而已,卻沒有實際麼?那太羞恥,那是真羞恥。那要讓李弟兄非常失望,如果他還活着的話。他要我們往前,進步。這最後一次,在上一次二月份的時候,我們還是在講基督身體的實際。在安那翰的時候,在華語特會裏,我還是記得弟兄們所寫的那首詩歌。在那個聚會裏,在那次特會裏,我個人覺得,我是進入了基督身體實際,我進入得更多。所以你看見我的點是,這是一件在進展的事。

  這一次弟兄們深深覺得,主要準備好要行動,在祂的恢復裏往前,要到另一個層次、階段。這個階段是一個新人的階段。這意思不是說我們就取消了身體。就好象我們沒有取召會作國度,或是召會作神的家人,或是召會作爲神的殿、神的居所,或是召會作爲會衆。我們沒有取消這一切,這些都是一階一階把我們帶到這裏。今天我們要走下一步,來到召會作新人的階段。我想一切在地上發生的事,這世界局勢一切的進步,人類科技的進展,所有便利的事,這些醜陋的、污穢的駱駝都是主在這裏設計好要產生一個新人。我是這樣相信,即使這個時候我們來到印度也是爲這個目的。所以我希望弟兄們藉着這樣講,我講這樣的話,你能夠看見這裏一幅圖畫的背景。負擔在我們的心中是很重的,要我們衆人,衆聖徒的肩膀,能夠扛起來,讓這個負擔往前。

  身體是在乎生命,身體在乎生命,是爲着。我好象往前跳到後面去了。身體,我再說,是關乎生命。我們都有同樣一個生命,所以我們是一個身體。但是一個新人,是在乎一個人位。所以這裏說,不能有這個,不能有那個。這裏不是說基督的生命,而是說基督這個人,是一切,並在一切之內。弟兄們,我實在被挑旺,與你們衆人一起,是不是我們能夠接受李弟兄的話,讓我們往前,讓我們往前航行,在這全地上我們都要往前航行,直到我們達到地上的一個新人。

  現在我們來進入這篇信息。“在一個新人的感覺實行召會生活,說一樣的話,作一個工作。”很抱歉,我要先說一些話,我裏面就是有負擔。有些人,我們有些人會說,不,你又在講同樣一件事了,就是恩典的管家職分,講到分賜,講到禱告,都是一些講過的同樣的老題目。一個新人有什麼新呢?我解釋給你聽這一切,顯然,外面看是一樣的,靈還是一樣的靈,三一神還是三一神,衆地方召會還是衆地方召會,身體還是身體,差別在哪裏?這些事本身沒有差別。但請聽我說,你所看件這些事的鏡子的眼鏡會改變這個事情。這如果你看得高,你的禱告就高;如果你看得高,你領受的恩典就會更豐富。你看見我說的麼?你的召會生活也會不一樣。這就是我說這些,我們不僅能夠說實行召會生活或者身體生活,我們要說新人生活。讓我們開始在神經綸,象我們開始從一個新人的眼光來看神經綸裏一切屬靈的事。這一切就這會提高我們的眼光,這會拔高我們的說話,甚至也會拔高我們的經歷,最終會拔高我們整個的主恢覆在地上的見證。我希望如此,我也爲此禱告。

  好,我們來回到,要實行召會生活,第一,要說一樣的話;第二,要作一個工作,都是在一個新人的感覺裏。這裏有三件事,召會生活,我們的說話,以及我們的感覺。第一應該是我們的實行,然後我們的說話和感覺,現在我們進入綱目。

壹 在歌羅西四章七至十七節,我們看見一個新人之啓示與一個新人之感覺的實例:

  我希望我們這衆人,我想Mark之前也提過了,把“感覺”這個辭畫起來。如果你我看見一個新人,結果自然而然就會有感覺。如果你只有知識,可能你沒有感覺。當你真的看見,你真的有所看見,我告訴你們,就會有感覺,自然而然會有。你不需要告訴自己該作什麼,步驟一二三。你需要一部程序表告訴你怎麼實行新人。不是,是感覺,是一個新人的感覺。或者我要說,應該你裏面有一個感覺,若是有什麼,不是一個新人,或是與這一個新人相違背,那個感覺就證明你已經看見。今天早上的詩歌,我們唱,這一直在我裏面留連。有一首詩歌一直在我裏面迴盪。我爲此禱告,我向你禱告,三百二十四首,讓我們都回去有更多禱告,使我們能更多看見,然後更多蒙光照。不是回去挑旺一個新人的運動,不是回去更多講一個新人;是裏面的改變,因爲你看見了光,一個新人的光,從今以後,不能這樣照同樣的情形說話行事或者決定事,或者這樣治理召會,或者在主的恢復裏作主的工。一個新人的感覺要一直在你裏面了,要診斷你,要暴露你,要加強你,並鼓勵你,要調整你,要提醒你,一個新人的生命要在你裏面強到一個地步,管治你所作的一切。

一 在歌羅西的聖徒和保羅並同他在一起的人,實際上乃是一個新人的衆肢體,並且都有一個新人的感覺。

  一個是歌羅西四章,一個是羅馬十六章,都提到許多人,許多名字,不同種族,不同等級,不同階級,不同國籍,有男有女。表面看是勸勉,是問安,但李弟兄在他信息末了,在一九九七,在華語特會裏所釋放的末了的信息,他研讀羅馬書,講到在生命中作王,最後一篇是說到羅馬十六章。他說保羅竭盡所能要把衆聖徒,在地中海區域的聖徒們調在一起,要得作一個新人。歌羅西四章也一樣。他不只是問安,保羅在這裏要作一些事,要產生這章裏面的這些人成爲一個新人實際的出現。他滿了一個新人的感覺。這位使徒,一面他把這些,這個感覺都帶到,他把衆召會帶在這個感覺裏。

二 保羅關於念他書信的話,證明在老底嘉的召會和在歌羅西的召會並沒有分別;他的話含示交通、合一、和諧與親密的接觸——16節。

  所以他說,你們要讀我寫給老底嘉的書信。然後,你們也要念從老底嘉來的書信。最終,所有的書信都是爲了衆召會。你們知道李弟兄之前幫助我們看見啓示錄的七個燈臺,他說他們都是一樣的,這七個燈臺都是一樣的。如果你把她們放在一起,你必須放七個號碼才能夠分給它們。基督教推崇差異和不同;但是我們在一個新人裏,我們推崇的是一,是相同。因爲是一個人,是基督。所以寫給這個召會的,那個召會也要念,寫給那個召會的這個召會也要念。這是把她們調在一起,使她們成爲一個召會,一個新人,得着同樣一個使徒的教訓。然後這裏說這樣一種實行也含示交通、合一、和諧與親密的接觸。這就是衆召會今天該有的彼此之間的關係。

  我在美國加州爾灣召會,但是我與,我與這裏的召會,班加羅爾的召會有交通,爾灣與班加羅爾應該要有親密的接觸,要有合一、和諧和交通。因爲我們不是兩個召會,我們是一個人,只是在不同地方。

三 國籍、種族、階級的區別雖然存在,在基督耶穌裏所創造的新人卻實際地在地上出現了;不僅有在各城裏的地方召會,還有一個新人真實而實際地顯出來了。

  在地中海有這樣的情形,那是使徒保羅職事的結果。有許多不同種類的人,但是實際上他們是一個人,是在基督裏的一個人,是有許多衆地方召會,但是他們就是一。所以你們知道,那靈所說的,在開始,那靈說話,對這個召會說話,對那個召會說話,對撒狄,對以弗所,最後呢,那靈對衆召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都應當聽。我要說今天我們在這裏不只是衆召會,我們的感覺不只是有衆召會的感覺,我們的感覺要來到一個新人的感覺。

四 “任何地方的召會向其他召會孤立,乃是羞恥。……這完全與新人的感覺背道而馳。任何召會持這樣的態度,就是只對自己有感覺,沒有整體新人的感覺。任何人堅持這態度,就會叫新人支離破碎。……持這種態度的人缺乏一個新人的感覺,缺乏‘新人感’。”(歌羅西書生命讀經,三二一頁)

  弟兄所用的辭是羞恥,羞恥。我們事奉主,接觸許多召會,也許我們不是刻意的,就把自己的召會孤立了。就象一個城堡,有護城河,裏面有很多的鱷魚。但是在一個地方的行政,弟兄們,是,行政是地方的,但是交通是宇宙的。一個新人是宇宙的。我讀過了沒有?

貳 在不同國家的衆地方召會,乃是一個新人;因此,他們需要在一個新人的感覺裏實行召會生活——弗二15、21〜22:

  衆地方召會的乃是新人,都需要在一個新人的感覺裏來實行召會生活。這是對所有衆召會的挑戰。召會生活是在這個新的路里,在這新人的感覺來實行召會生活。召會不只是個人、各自的地方召會,而是一個新人。我們不能說,每一個地方召會是一個新人。那是不對的。反而所有的衆地方召會在地上,都是一個新人。所有衆地方召會在時間和空間裏總體來說構成一個新人。這一個新人不只是在於各地各個地方。我們需要各自的地方召會,因爲我們還在時間和空間裏。但是各自的地方召會,乃是衆地方召會在地上,是團體的。只有所有召會在一起,才能夠作成一個新人。

一 衆地方召會不是僅僅個別的地方召會,乃是一個新人——西三10〜11,四15〜16:

1 我們不能說每一個地方召會是一個新人;而是說,地上的衆地方召會乃是一個新人。

2 一個新人不光是一地一地、一個召會一個召會的事,乃是地上衆召會集體的事。

二 當一個新人完全出現時,我們就不會說到衆召會之間的不同,也不會說到地方召會的行政區域和自治了——林前一2,四17,啓二1、7上,二二16上:

  弟兄們,今天我關心,在不知不覺當中我們被我們已過主恢復的情形所影響。五十多年前在艾爾登會所,我們在美國開始祂恢復的時候,我們瘋狂地看待這個地方召會的事。我們在這裏要爲着耶穌的緣故,站在地方召會的立場上。但是我對我自己說,然後對聖主們說,我們已經從那種情形往前了。我們沒有取消,我們沒有取消地方召會的立場。沒有,我們還是在地方召會的立場上。我們是不是還有地方召開的行政?有!但是你抓住這一個,你只實行這一個,你就停留在半個世紀之前了。今天主的恢復不在那裏,不再只在那裏了,我們需要在實行上,今天要往前,主要恢復要到了一個階段,不只是一個身體,更是一個新人。我們同工們和長老們、負責弟兄們,何等需要看見這一個,使我們能帶領召會,我們作工的方式,也能夠相符。這樣的話,好象我們的區域自治這樣的發表,這樣的說法,差異不同,我們應該不一樣。這多多少少是羞恥的。我能不能說這是錯呢?也許不完全是錯的。但是我要說,那已經過時了。你會看見今天,如果我們緊緊抓住這一個,這就,請聽,不知不覺成爲分裂的因素,你會不經意的有分裂的因素。這其實我們已經經歷到了,一次有一次地已經經歷過了,高舉地方,高舉區域,高舉國家。弟兄們,在新人裏,沒有地方,沒有區域,沒有國家,沒有大洲,只有基督,那一個新人。

1 那時我們都會以基督作我們的人位,並活基督;因此,在我們中間只有基督,只有基督得着彰顯——腓一20〜21上。

  你是不是看見李弟兄的那個夢,他的渴望?他要看見在那個時候,那個時候何時才能來到,所有的聖徒都以基督作人位,活基督,只有基督在我們中間,只有基督得作彰顯,這是不是太美妙了呢?李弟兄寫了一個註解。一九九七年,他離世之前他說到,他說我們要到一個地步,沒有天然的人,沒有肉體,要從一個階段到下一個階段,一層又一層,直到我們達到新耶路撒冷。他夢想要得着這個,他渴望要得着這個。弟兄們,我們何時才能達到那裏?我不想再等,不要等到下一代了。我要成爲有分於這事的一代。我相信你們也是。

2 我們若以基督作我們的人位和生命,自然而然地,我們衆人都會說一樣的話;那麼在實行上我們就會是一個新人。

三 既然衆地方召會是一個新人,在我們的地方召會中決定一件事時,我們就需要顧到全地的衆召會——啓二二16上,帖前二14,羅十六4,林後十一28。

  對我來說,對我們來說,在爾灣作決定時,我們不能夠只想到自己這個橘郡,還有爾灣這個城市,我們要對全地想一想,想一想全地,如何影響全地呢。今天一切在很短時間之內都已經到別的地方了,在這裏發生的事下一秒就到另一大洲了。你還不知道,三千英裏外的人就已經知道了。你不能攔阻這個聯繫。我們作一個決定,我們需要思考,要顧到全地的衆召會。這就是新人感。

四 衆召會在神聖的生命裏會長進到一個地步,至終完全是一樣的——啓一4、11〜12,林前四17,七17,十四34上:

  你喜不喜歡這個呢?你是榮耀,你對無罪還是一,感覺更榮耀呢?我們不是象有些人說到我們要無罪。大家都一樣,我不是說到我們要劃一。我們不是要劃一。我們說到一種生機的一,那是更有能力的。不是機械上的劃一。我們這樣的一是從內而外的,是真實的,是因爲有一個生命,是因爲有同一個人位。

1 “我們可能因着驕傲,而不願和別的召會一樣;但照着神聖的經綸,我們越是一樣,我們就越榮耀。效法別人,跟隨別人,在靈裏與別人是一,乃是榮耀的。我們必須彼此學習,彼此受調整,並從彼此接受恩典。”(神聖的經綸,一四一頁)

  我們可能因着驕傲,而不願和別的召會一樣。但照着神聖的經綸我們越是一樣,我們就越榮耀。所以我們要重新定義什麼是羞恥和榮耀。效法別人,跟隨別人,在靈裏與別人是一,乃是榮耀的。我們必須彼此學習,彼此受調整,並從彼此接受恩典。這就是爲什麼我們要讀彼此的書信。我們調在一起,我們交通,我們學習,我們給與,我們被摸着,我們被調整,直到我們都成爲一樣。我要說那纔是榮耀,榮耀啊。

  明天我要回到Chennai(金奈)去。我滿有期望,那裏就象我的召會爾灣一樣,這樣如何?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要說真榮耀。我不要說誰象誰,他們都應該象基督,他們的味道都該是基督,這是不是很美妙呢?這的確是太好了。所以我們不只是彼此模仿,我們是在仿效基督,還有衆使徒。

2 “我的確盼望那一天來到,衆地方召會看來都是一樣的。我相信當那天來到,主就要回來。”(召會是那靈的翻版,二八頁)

  我的確盼望那一天來到,衆地方召會看起來都是一樣的。我們都象多胞胎,就是一樣的,模成神長子的形象。不要變得,試着跟別人不一樣,要試着一樣,象基督一樣。我們都該象祂,我們就能看見祂,正如祂所是的。那一天要來,那一天很快就要來,但願那成爲今天召會生活的實際。

五 在主的恢復這裏,沒有別的,只有基督,並且這位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這異象會拯救我們脫離一切基督以外的事物——西一18下,三10〜11。

  拯救我們。主,拯救我們脫離一切不同的事,一切不是基督的事。只要不是基督,就有可能,並且有一種傾向,會破壞我們。只要不是出於基督的都有這個潛能,可能。

六 主要從世界各地興起祂的信徒來尋求祂,並且當我們尋求祂時,我們會看見祂所要的乃是一個新人,彰顯於衆地方召會——腓三7〜16,弗四24。

  難怪在腓立比書,保羅說你們要思念相同的事,思念相同的事。什麼是相同的事?就是讓我們贏得基督。我們都尋求基督,我們都是思想這位基督,這一件事。弟兄們,一個新人就要得作彰顯,現在衆地方召會。

  我們來到第三大點:

叄 召會是一個宇宙的新人,爲此我們都需要在說話的事上接受基督作我們的人位;我們需要把以弗所二章十五節的“一個新人”,與羅馬十五章六節“同一的口”以及林前一章十節“說一樣的話”連起來看:

  召會是一個宇宙的新人,爲此我們都需要在說話的事上接受基督作我們的人位。我們需要把弗二15的一個新人與羅十五6統一的口與林前一10說一樣的話連起來看。要記住這三段經文。昨天我們的弟兄,瑞克弟兄,他的信息說到以基督作人位。我們還要再回到這個點,我對此很有負擔,在這裏也是。現在我們要更具體地、更專特地,請留意,我們需要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是在我們說話的事上以祂爲人位。不只是以基督作人位,在許多其他的事。是,我們需要在一切事上這樣,但是這裏的重點是我們的說話,給我們看見我們的說話是非常重要。要彰顯一個新人,要在召會裏彰顯一個新人,我們說話的方式,聖徒們的說話,弟兄們的說話,同工們的說話,是極爲重要。事實上,我要說,順序是這樣。一,你需要思念同一件事,思念同一件事。因爲思想決定一切。然後第二,我們該注意的,在召會生活裏,就是我們的說話。因爲思想引導說話。你所想的,你的觀念就從你口裏說出,在腦中的就會被你發表出來。所以,首先思念同一件事就是基督;第二,說同一件事,用同一條口說同一件事。我們需要這樣說話,憑着基督,憑着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來說話。我要告訴你們第三件事就是我們的行事。從我們的說話就影響我們的生活,行事,服事的方式,還有我們敬拜的方式。這一切我們所作的都從我們的說話出來,都該是一,都該憑着以基督爲人位而是一。以基督爲人位這件事,我想是值得我們深深地研究,要深深地進到我們的經歷裏

一 在一個新人裏,有一個人位和同一的口,說一樣的話——羅十五6,林前一10。

  我們已經說過了。這是在第四篇信息裏講過的。一個新人,幾個人呢?一個人。這一個人有幾個心思?你有兩個心思麼?弟兄,你有兩個心思麼?那意思是什麼呢?意思就是你的人格可能分裂,就好象人格分裂症一樣。但弟兄們,很抱歉,我這樣說,在我們召會生活裏,在各個地方,有一種人格分裂式的召會,那裏有不同的人位,兩個人位。有基督,有我就變成兩個人了;然後加加上很多的弟兄們,然後就有好多的人位了。這樣的人位是多重人格的症候羣。但是這種心理疾病,這種就象這裏的屬靈疾病。但是弟兄們,我們不是說我們要有機械式的,象機器人一樣一致。我們不是要作機器人,我們不是要作那一種的劃一,我們在這裏說的,是真正的一致。因爲人是一,這人位思想是一,他的情感是一,他的決定是一,這人位,他的生活,他的行事也是一樣,是一。

二 新人只有一個,這一個新人只有一個人位,因此一個新人是用同一的口說話,並且說一樣的話。

三 從前口太多,是因爲人位太多了。

  情形就是這樣。這就是爲什麼我們需要向着意見死。照着李弟兄說,意見就是在召會生活中殺傷力最大的因素。

四 “同心合意”以及“用同一的口”(羅十五6)的意思是,我們人數雖多,並且衆人都說話,我們卻都“說一樣的話”(林前一10):

1 召會是一個新人,只有一個人位——基督,並且這個人位支配我們的說話;因此,無論祂說什麼,都必定是“一樣的話”。

  這裏有一個美妙的思想,奧祕的觀點,就是在我們腦的前葉裏,在左邊,當然我不是醫生,我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但是在這有一個區域,這裏有許多的聯結,這些神經元聯接在一起,這一切都決定,我們嘴巴如何動,我們的下巴如何動,我們的嘴脣如何動,我們的舌頭如何動作,我們如何說話。當思想在裏面的時候,這是很奇妙。這個是非常複雜的事。不要進入這些生理學和生物學這樣複雜的事。你只要知道這裏是一個人,這是同樣的一個人,這一個人藉着那麼複雜的一個安排控制了我們的說話。之前我們說過,在身體裏是頭在管治,是頭管治身體的行動。Ricky弟兄說,有身體不會聽,身體不是控制頭。如果你無法控制你的肌肉,這它自己就會收縮。如果頭腦不能夠控制它的話,他就會自己收縮。但是我們還不是只說到這個。我們說到的是什麼,是在說不只是一個身體的動作,或者你的四肢的動作。我們是說什麼?是說你的說話,是在講到你觀念怎麼發表出來。你的話語,你的意見,你的決定,不只是你動作上的事,更是你心裏面的事。在這裏還是屬靈的事。不只是頭腦,而是在這個頭腦背後的那個人位。這個人位祂管治你的頭腦,然後這個頭腦爲這個人位效力。誰是那個人位呢,那個人位對我們來說就是基督。要以基督作我們的人位,意思是祂管治我們的說話,我們的用字。弟兄們,我要告訴你們,我們都需要多而又多地悔改。我們許許多多的說話,特別是對自己的配偶,在平常的情形下,我非常輕鬆的狀態下,就忘記人位是誰了,然後那個時刻就違反了,我就成爲人格分裂者,我的人位就取代了基督,基督就被放在一邊。然後我的妻子就說那不是基督,是你。然後我就發現,我在基督之外,我不是在祂裏面,我不是,我只是在發表自己的感覺,自己的意見。哦,弟兄們啊,這是在生活中非常實際的事。

2 當我們要說話時,我們需要解決一個基本的問題:在這說話的事上,到底是我作人位,還是基督作人位?

  弟兄們,在我們的召會配搭裏,長老們,我們來在一起,同工們交通主行動的事,即使這些時候,我們也需要想,人位是祂還是我?這是我的工作還是祂的工作?這是我的召會還是祂的召會?

3 在我們的說話中,我們若不是以自己作人位,乃是讓基督作人位,就會有同一的口,各人都會說一樣的話。

  所有親愛的聖徒們都會說一樣的話。

五 在一個新人裏,只有一個人位,只有這個人位有自由說話;主耶穌絕對有自由說話,我們天然的人絕對沒有自由說話——太十七5。

  我們在美國,我告訴你們,你可以砍我的頭,你不能夠拿走美國的言論自由。這就是我們憲法裏的,有言論自由。我有權利說我想說的,你拿我沒辦法。這是美國。我思想,美國的事,其實我也是其中之一啊。但在這個新人裏沒有說話的自由,沒有言論自由。那個權力已經被移除了,那個特權已經被拿走了。弟兄,你沒有權力隨心所欲地說,只有一個人能說祂不是獨裁者,祂要作你的人位,祂就是基督。但是這位基督在我裏面,在我們裏面,我們以祂作人位,與他是一,但我們說的時候我們是說祂的事,說祂所想的事。我們是管道,是祂說話的管道。

六 我們人數雖多,並且來自許多地方,我們衆人卻有同一的口,也說一樣的話;這是因爲我們衆人乃是一個新人,只有一個人位——弗二15,四22〜24,三17上,羅十五6,林前一10。

七 我們若以基督作我們的人位和生命,自然而然地,我們衆人都會說一樣的話;那麼在實際和實行上我們就會是一個新人。

  你們知道今天人們會說,你們,你們,你們是很聰明,你們都是聰明人,但是你們怎麼都說一樣的話?算了吧。你們其實都是照着一個叫作李常受的人說話,你們是不是被洗腦了呢?有人是不是拿着槍抵着你啊?你們爲什麼都要說一樣的話呢?弟兄們,你們看見,如果你看這些外在的東西,你一定會質疑,你會質疑的。哦,這個地方很奇怪,他們都說一樣的話,他們都說得很相似。哦,這太奇怪了,在這裏有問題。

  最近,我還聽說,在一些社羣媒體上,就在我們中間某個地方,他們說到主耶穌何時來,在哪一日哪一刻,他們進入,查所有的考古學,研究所有的末世論,關於主再來的書,人花時間研究來算哪一天哪一個時候哪一年主要來。那有沒有錯呢?對主的再來有興趣,有錯麼?沒有錯。甚至主自己也說到祂的來臨,李弟兄也說到祂的來。但是我要問你們,他進到主再來的事,他是不是真的進入了呢?讀啓示錄二十二章,在那裏主三次說,我必快來。祂說了三次,就在同一章裏。所以,就我而論,我不知道哪一天哪一時,只要祂說祂必快來,對我就夠了。主沒有說在今年在這個時候要預備好,主只說,我必快來。因爲這就是我們我應該知道的,要儆醒。我的點就是這個,我的點就是即使合乎聖經的,合乎道理的,這些關於語言的事,這一切,請聽,如果我們不小心,都會成爲一種派的學說,就是象希臘文所說的異端。異端不是邪惡的說法,只是有一種學派說法,它成爲了一派學說,有一種宗教的意見。即使在使徒時代一開始的時候,就是分裂的因素。所以保羅就說,對提摩太說,告訴這些在以弗所的人,不要教導那些家譜和虛構無稽之事,而要教導神在信仰裏的經綸。因爲他知道有一個東西可能會進來,這些東西進來,下一個進來的就是分裂。事實上林前一章保羅告訴哥林多人,你們有一樣的口,你們要被調整,要得成全,有同樣的意見,說同樣的事。他在講的就是召會,哥林多召會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他要解決哥林多召會的第一個難處就是他們的分裂。所以他請求他們,你們需要受調整,弟兄們。我害怕,李弟兄過去二十年,誰知道我們這主的恢復裏還會有多久呢。但是非常可能,有一些很有知識的聖徒,我們中間有人很有影響力,就會進入那些神經綸,與神經綸不同的事。慢慢的,它就打岔,我們脫離離開基督,從神經綸的中心線岔出去,以基督爲人位這件事上岔出去。弟兄們,這裏有許多警告的話,在這裏,在這裏有警告的話,這裏有讓我們的心思清明的話,叫我們都要受警惕的話。

  弟兄們,我們往前,我們往前。

肆 主的恢復裏不該有好幾個工作;在各個地區所有的同工,應該爲着獨一的身體,一個宇宙的新人,作同樣的一個工作——西四11,林前十五58,十六10,腓二30:

  現在,我們不只是講召會生活,我們來到工作,這些都是與工作有關。同工們,我們需要留意這件事。

  這裏有很多引用的話,就是李弟兄職事裏的話。

一 “我盼望我們在主面前考量我們目前的光景。我們是否爲着主的恢復作同一個工作?若不是,我們應該讓主有自由來調整我們。”(長老訓練第十一冊,長老職分與神命定之路,一三五頁)

  我盼望我們在主面前考量我們目前的光景,我們是否爲着主的恢復作同一個工作?若不是,我們應該讓主有自由來調整我們。我們需要一直問自己:你在作工,你殷勤作工,但你是不是在作同一個工,爲着主的恢復,還是你是在作個人的工作,工作中的工作,一種私人的工作,一種分開的工作,一種區域型的工作,一種國家的工作,而不是那一個工作,那一個新人的工作呢?這一個新人在作工,因爲他有一個人位,他是一個人,所以他只作一個工。我的工作也依靠在這裏,也與這個工作之一。這是一個叫我們受提醒的話。

二 “在主恢復的行動裏,應該只有一個工作,不該有不同的工作。我們的光景與這個不同。我們不知不覺地有了不同的工作,這是危險的。”(一三五頁)

  在主恢復的行動裏應該只有一個工作,不該有不同的工作。我們的光景與這個不同李弟兄說這話的時候,這是好久以前的話。我希望今天,我們這樣的光景是越來越少,我們不知不覺有了不同的工作,這是危險的。你們知道,這危險的事,就是你在作一件事,但是你不知道你在作。你可能無意的,不知不覺的,然而破壞就發生了。我們不能說,我們不知道,在這件事上我們不能宣稱自己無知。我們需要禱告,我們需要主的憐憫。

三 我們是神的同工,與神同工,應當只作一個工作,就是主的工作——林後六1上,林前三9上,十五58,十六10:

1 雖然保羅和彼得在不同的區域作工,他們沒有作兩個工作;他們只有一個工作;工作的區域不應該使召會分裂。

  他們不止沒有兩個區域的工作,事實上,他們在作的是同一個工作。猶太和外邦是同一個工作,他們還是一個工作。新約對於工作並沒有地理區域的想法。帶着區域的味道是不合乎聖經的,因爲基督身體上一切的肢體都該帶着相同的味道。應該聞起來的味道是一樣,應該那個呈現的顏色是一樣的,看出來的樣子是一樣的。

2 新約對於工作並沒有地理區域的想法;帶着區域的味道是不合乎聖經的,因爲基督身體上一切的肢體都該帶着同樣的味道。

四 “你必須有把握,不管你在什麼地方,不管你作什麼,你所建立的,乃是神永遠經綸的中心、實際和目標,並且會達到新耶路撒冷。”(過照着聖經中神聖啓示高峯之生活實行的路,六四頁)

五 “今天神在地上要有另外一個人,就是新人。……主今天在地上要得着一個新人。……所以我們大家都要起來接受基督作我們共同的人位。我們若要有一個主張,若要有一種生活,我們不能夠僅僅在自己裏頭來定規,而要在新人裏面和新人一同接受基督作人位。這個要求是大的、是高的,這樣,這個新人就長大成熟,我們就達到一個長成的人。”(李常受文集一九七七年第三冊,一個身體,一位靈,一個新人,四二三至四二四頁)

  這裏的要求是又大又高,這個要求。在這新人的召會生活裏,這個要求甚至比在身體生活裏的要求,就某一面來說是更高的。

六 這將是終極的召會生活——一個以基督作人位並活出基督的宇宙新人;這將結束這個時代,引進國度,並把主帶回來——弗四24,腓一20〜21上,啓十一15。

  好,我講完了。我要勸我們所有的弟兄們,不是長老訓練結束了,不該回去還是一樣。我們跟隨活星,要走另外一條路,回我們的召會。你不需要去推動任何事。第一要務就是我們需要許多禱告,爲着這一個新人多禱告;然後我們自己要實行這些事。就象Mark弟兄所給我們的一些具體的點,我們自己必須活這個實際,我們自己必須學習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我們自己要學習有這一個新人的感覺,在我們一切的事奉和工作裏有新人的感覺。讓我們都這樣作,讓主藉着我們有路,在衆召會中,在全地,能夠有路,好不好呢?阿們!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9-10-20 00:15:20
    觀看數 :
    790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