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除污穢的水
  • 228 views,
  • 08-25,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本篇信息涵蓋民數記十九章,相信大多數聖徒對這章聖經並不熟悉。我個人雖然讀過這一章許多遍,也是一知半解;乃是讀到本篇結晶讀經綱目時,才真正明白這一章的意思。

  民數記相當獨特,在這卷書裏有好些預表,是聖經其他各卷找不到的。其中一個特別的預表在十九章,恢複本聖經給這章所下的標題是“除污穢的水”。大多數讀聖經的人讀這一章,都着重在紅母牛;雖然紅母牛是除污穢之水的主要成分,但它不是該章的主題。這章真正的主題乃是除污穢的水,爲着潔淨一種特別的污穢而灑在不潔淨的人或物上。在新約裏,我們會看見這水的應驗。

 

民數記十九章的背景

  在查讀民數記十九章的細節以前,我們要來看該章的背景。首先,除污穢的水記載在民數記裏,指明這除污穢的水是直接聯於民數記的主題和中心思想。我們必須看見這點,否則我們會誤以爲除污穢的水只不過是聖經裏一個瑣碎的點。我們必須把除污穢的水聯於民數記的中心思想,就是神要將祂的百姓編組成軍,帶領他們取得神所應許的美地,並將他們建造成爲神的居所。我們必須如此將十九章聯於民數記的主題。

  其次,這一章是民數記這卷書中間的一段。如果我們看恢複本聖經民數記的綱目,會看見這卷書共分爲三大段:第一段是成軍(一1~九14);第二段是行程(九15~二十29,二一4~20,三三1~49);第三段是爭戰(二一1~3,二一21~三二42,三三50~三六13)。十九章屬於“行程”這一段;在民數記中關於行程的記載裏,涵括了兩件消極的事,就是失敗和背叛。這表明我們即使已經編組成軍,在行程中受主帶領往目標前行時,仍會有失敗,也會有背叛。按照林前十章,整個以色列人的歷史,乃是我們歷史的預表(1~13)。民數記記載了以色列人至少有五次重大的背叛,從最輕微的背叛,就是發怨言,至終達到最嚴重的背叛,就是可拉黨的背叛,直接向神的權柄挑戰。在這一點上我很蒙主的光照,不要發怨言,因爲發怨言是爲更大的背叛開門。通常我們不認爲發怨言是背叛;我們以爲發怨言只是抱怨、發發牢騷而已。然而,發怨言確實會帶進更進一步的背叛。

  第三,民數記所記載之五次背叛的結果乃是死;死是背叛的結果。以色列人肉身的死,預表我們今天屬靈的死。在十六章,可拉一黨的背叛,結果有火從耶和華那裏出來,燒滅了那獻香的二百五十個人(35)。除了因可拉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有一萬四千七百人(49)。將近一萬五千人在以色列營中死了,到處都是死亡。這是一個擴散的死,影響了每一個人。不管走到哪裏,到處都有死屍、骸骨和墳墓;人摸着死就受了死的玷污。

  第四,背叛帶進死亡,並且每一個人都受了死的玷污和影響。我們也許以爲,只有那些背叛的人會被死亡摸着。然而,聖經的記載不是這樣,我們的經歷也印證這點。每逢有了背叛,死就進到以色列全營,每一個人都受死的影響。在十九章,甚至那些灑除污穢之水的人,也成了不潔的(21);這說出甚至原本潔淨的人,也受到死的影響。每一個人,無論是潔淨或不潔淨的,都受了死的影響。背叛帶進死亡;這死乃是遍及各處的死,污穢了所有的人。這就是十九章的背景。

除污穢的水—對付以色列人因接觸死而有的污穢

  民數記十九章除污穢的水,是爲着對付以色列人因接觸死而有的污穢。當他們接觸了任何一種的死,就被玷污而成了污穢的;所以需要有一樣東西,來對付死的污穢。有的人也許認爲,這污穢必須由血來對付;但聖經在這裏不是提到血,而是提到除污穢的水。這是一種非常特別的救治。除污穢的水是專特爲着潔淨從背叛而來之死的玷污。再者,可能有人問:背叛既然是罪,爲何不能用贖愆祭對付呢?答案是:背叛並非普通的罪。普通的罪只要藉着獻上贖愆祭,就可以立即得着赦免和潔淨;然而,背叛不是普通的罪,不是贖愆祭可以應付的,乃要應用除污穢的水,並且必須經過一段相當的時間,才能除去因接觸死而有的污穢。照樣,在我們召會生活的經歷中,每逢有了背叛,就會帶進屬靈的死亡,而聖徒要從所遭受死的玷污中得着潔淨,是需要時間的,不能立即奏效。

民數記十九章的贖罪祭不同於利未記四章的贖罪祭

  民十九9和十七節都提到“贖罪祭”,但這與利未記四章所提到的贖罪祭不同。請注意,民數記十九章的贖罪祭不是普通的贖罪祭,因爲這個祭是要對付死。在這個祭裏提到的紅母牛,表徵救贖的基督;這的確是獨特的。十九章的贖罪祭不同於利未記四章的贖罪祭,至少有以下十個點。

  第一,這祭稱作贖罪祭,見於民數記,而非利未記。第二,這是唯一說到祭牲的血要被焚燒(民十九5)。在聖經其餘地方皆記載贖罪祭祭牲的血要被倒出來(利一5、11,四7下、18下、25下、30下、34下);唯獨民數記十九章之贖罪祭的血,要被焚燒。第三,這祭所用的牛是母牛,是雌性的,是年幼的,就是一隻母牛犢。聖經記載其他的贖罪祭,都是用公牛(利四3、14),只有民數記十九章裏用母牛,這是很特別的。第四,這祭提到一種特別的顏色,就是紅色。其他的祭都沒有提到祭牲的顏色,唯獨這個祭必須限定用紅色的,其他的顏色都不能用。第五,這祭不是在祭壇旁被宰殺,獻在祭壇上,乃是在營外被殺;並且不是由祭司宰殺。民十九3說,紅母牛“要交給祭司以利亞撒;人要把牛牽到營外,宰在他面前。”這裏明文說到,要由另外的人在祭司以利亞撒面前宰殺這牛。第六,這祭主要不是爲着赦免,乃是爲着潔淨。第七,這祭不是爲着罪人獻上,乃是專特爲着神的子民獻上。第八,這祭不是爲着罪獻的,乃是爲着死而獻的。第九,這祭不是爲着人已往的罪,乃是爲着人將來的罪。第十,這祭的目的是爲着恢復交通,讓神子民能恢復與神的交通;這點在新約的約翰一書裏得着應驗(一7)。

民數記十九章是舊約中非常特別的一章,記載除污穢的水;本章的污穢,不是指罪,乃是指死

  民數記十九章是舊約中非常特別的一章,記載除污穢的水。本章的污穢,不是指罪,乃是指死(11、13~16)。我們都知道罪是不潔的,人摸着有罪的東西,就會成爲不潔;但我們有沒有領悟,聯於死的污穢是更嚴重的?這就是爲什麼我們需要這一章聖經。

死出自罪,罪是死的根

  死出自罪,罪是死的根(羅五12)。這是罪與死的關係,兩者不完全相同。

在神眼中死比罪更玷污人

  在神眼中死比罪更玷污人(利十一24~25,民六6~7、9)。這是因爲死是罪的結果;罪蔓延開來,達到它的目標,就生出死來。神恨惡死過於恨惡罪,因爲死在我們身上的玷污比罪更厲害。利未記十一章的對付,主要是與接觸人有關,以潔淨與不潔淨的動物爲表徵。人觸着不潔淨的動物,就成爲不潔淨的。二十四至二十五節說,人觸着不潔之動物的屍體,就會不潔淨到晚上。所以,這污穢只持續不到一日之久;但在民數記十九章的不潔淨卻不一樣,需要七天之久才能得着潔淨(11)。在利未記十一章只要一天就可以得潔淨,爲何在民數記需要更長的時間呢?因爲民數記十九章不是對付普通的罪,而是對付背叛;背叛這種罪不只干犯神的公義和聖別,乃是幹犯了神的經綸,幹犯了神的權柄和神的行政。所以,背叛是另一類的罪,從背叛而來的玷污不能在一天之內得着潔淨。

在神眼中最可恨的是死;死亡是醜陋、可憎的,我們該憎惡死亡

  在神眼中最可恨的是死;死亡是醜陋、可憎的,我們該憎惡死亡(六6~7)。

我們所需要避免的死亡,乃是屬靈的死亡

  我們所需要避免的死亡,乃是屬靈的死亡(啓三1~2,羅五12、14)。在我們基督徒生活實際的經歷中,特別是在召會生活裏,需要避免屬靈的死亡。這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會遇見死亡,但問題在於我們是否知道要避免死亡。在宇宙中,屬靈死亡的源頭是撒但,由善惡知識樹所表徵,這乃是死的來源。死比罪更複雜;罪很簡單,就是罪;但是死與善、惡、知識糾纏在一起。人可能以爲所接觸的是善、惡、知識;事實上,這一切都是死。這一切都來自撒但,他是屬靈死亡的源頭。

  屬靈的死亡會擴散,正如許多疾病會傳染一樣。死亡如何擴散呢?乃是藉着話語,包括口頭的言語和寫出來的文字。在創世記,撒但就是用他所說出的話,把屬靈的死亡注射到人裏面。夏娃只聽了他幾句話,死就進到人類裏面。這不是一件小事。這種傳播屬靈死亡的話,不管是口頭或是寫出來的,都一樣會散播屬靈的死亡。當然,屬靈的生命也能藉着神的話和職事書報的文字傳遞。

  屬靈的死亡比肉身的死亡更普遍(羅五17)。現今世上有七十億人口,但大部分在地上行走的人都是在屬靈上死亡的人,所以到處都是死亡。屬靈的死亡到處都有;不僅犯罪、屬世的地方,就連倫理道德最高尚的地方,也充滿屬靈的死亡。屬靈的死亡遍佈各處,並不限定在某些邪惡的地方。

由於民數記十一至十四章以及十六章裏背叛的罪,死遍佈在以色列人中間

  由於民數記十一至十四章以及十六章裏背叛的罪,死遍佈在以色列人中間(49)。我們已經說過民數記有三大段:第一段是成軍,第二段是行程,第三段是爭戰。在第二段的行程裏,有一連串的背叛接二連三地發生。之後在十九章,有除污穢的水,二十章接着又有另一次的背叛。看到這些事,不需要驚訝。我在進入召會生活的初期,就遇見一次很大的背叛。當我頭一次看見背叛的事,實在驚訝,不知召會生活中爲何會發生那樣的事。然而事實上,背叛的事在召會生活中是會一再發生的。這並非證明這不是召會生活,反而證明這就是召會生活。在民數記,當主有行動,特別當主興起祂的軍隊時,這對祂的仇敵造成直接的威脅。所以,仇敵不斷要找人作爲他的憑藉和管道,帶進背叛。我們要受提醒,不要成爲撒但的管道。已過在主的恢復裏,曾發生幾次背叛。神在十九章給我們看見好消息:有一條從死的影響得潔淨的路。憑着主的憐憫,我沒有在任何一次背叛中有分;然而,我卻經歷了其中一些死亡的影響,也看見許多人受了死的玷污。這是很真實的。

  以色列人在民數記十六章背叛神以後,受了神的審判,結果全體以色列人都在死亡的影響之下(49)。這是很嚴重的一次背叛,由可拉和跟隨他的人發起。在神審判這背叛之後,全體以色列人都在死亡的影響之下。甚至那些潔淨的人,雖與背叛無關,只因經手收起母牛的灰,也不潔淨到晚上(十九10)。母牛灰是除污穢之水的主要成分,不僅收起這灰的人會被玷污,甚至灑這水在不潔之人身上的人也成了不潔(21)。因此當背叛和死亡進到召會生活中,就影響了所有的人,無一倖免。

  死亡的污穢到處散佈,百姓都處於不潔的光景中。到了十九章神就要他們用紅母牛的灰預備除污穢的水,使他們可用這水除去他們所受死亡的污穢。這除去死亡之污穢的水,特別預表基督自己。基督是這除污穢的水,唯有祂能除去死亡的污穢。

紅母牛,除污穢之水的主要成分,表徵救贖的基督

  紅母牛,除污穢之水的主要成分,表徵救贖的基督(9)。大多數人很少談論到紅母牛;即使談起,也幾乎都與末世論有關,只關注以色列人要培育紅母牛,及至聖殿重建時,就可用紅母牛獻祭。其實,我們該注意的,是紅母牛所表徵救贖的基督。基督不僅能對付罪,更能對付死。這是何等美妙!

紅色表徵罪之肉體的樣式,爲着外在擔負人的罪

  紅色表徵罪之肉體的樣式,爲着外在擔負人的罪(羅八3,約一29)。這就是爲什麼要特別指定牛是紅色的。然而紅色只在於牛的皮與毛,也就是外面的樣式;除了外表之外,這隻牛並不是紅色的。因此,這預表基督只有罪之肉體的樣式,但祂裏面是沒有罪的。爲要救贖我們,基督必須有罪的樣式。但紅母牛被宰殺並焚燒之後,就看不到任何紅色了。

紅母牛沒有殘疾,表徵基督雖然是在罪之肉體的樣式裏,卻沒有罪的性情

  紅母牛沒有殘疾,表徵基督雖然是在罪之肉體的樣式裏,卻沒有罪的性情(14,來二14,四15,羅八3,林後五21)。基督是那不知罪的,卻替我們成爲罪(21)。羅八3說,“律法因肉體而軟弱,有所不能的,神,既在罪之肉體的樣式裏,並爲着罪,差來了自己的兒子,就在肉體中定罪了罪。”這裏說基督只有罪之肉體的樣式,意思是祂只有罪之肉體外在的樣式,裏面並沒有罪的性情。這就是基督作爲紅母牛的實際。

母牛是純全的,指明基督是完全的

  母牛是純全的,指明基督是完全的(民十九2,出十二5~6)。基督是純全的,指明祂不只沒有殘疾,祂也沒有罪;祂是完全的。

母牛未曾負軛,表徵基督從未被任何人使用,特別是未被神的仇敵撒但使用,或爲着他被使用

  母牛未曾負軛,表徵基督從未被任何人使用,特別是未被神的仇敵撒但使用,或爲着他被使用(民十九2,參出十二5)。一般的牲畜要負軛供人使用或從事耕作,但爲作除污穢之水而獻上的母牛必須是未曾負軛的。基督是那真正的紅母牛,唯有祂從未被撒但使用。

紅母牛被牽到營外宰殺;基督是在營外,就是在耶路撒冷城外的一座小山—加略山—被釘十字架的

  紅母牛被牽到營外宰殺;基督是在營外,就是在耶路撒冷城外的一座小山—加略山—被釘十字架的(民十九3,來十三12~13,太二七33)。以上就是紅母牛作爲救贖之基督的預表。

被宰的紅母牛被燒,祭司把“香柏木、牛膝草、硃紅色線,都丟在燒牛的火中”

  被宰的紅母牛被燒,祭司把“香柏木、牛膝草、硃紅色線,都丟在燒牛的火中”(民十九6)。紅母牛被燒時,祭司還要把香柏木、牛膝草、硃紅色線這三樣東西,一同丟在火中,與牛同燒,末了所產生的灰包括前述這一切物件。利未記十四章說到患麻風者得潔淨,也提到香柏木、牛膝草、硃紅色線,還有活水。不同的是:利未記裏的硃紅色線代表不同的意義,並且沒有被燒;但在民數記十九章,這幾樣與紅母牛一同被燒。

香柏木表徵主尊貴、拔高的人性,使祂能作我們的救主

  香柏木表徵主尊貴、拔高的人性,使祂能作我們的救主(6,參王上四33)。香柏木的意義包括以下幾點:1.香柏樹又高大又堅固,在聖經裏是指滿有榮耀的人性(歌一17)。2.在預表裏,香柏木指明耶穌那復活、昇天、得榮、尊貴的人性。3.香柏木表徵基督屬天的人性,得榮耀的人性,和祂屬天的人性生命(八9)。4.香柏樹如何是高高的超越一切其他的樹,照樣基督是所有人中唯一得榮耀的人(五15,腓二9~11)。5.正如香柏木所表徵的,基督乃是一個升到天上的人,祂的卓越和祂高貴品格的人性,遠超過任何人(歌五15)。

牛膝草是一種最微小的植物,表徵主自甘卑微,成爲人的樣式,使祂可以就近人,成爲人的救主

  牛膝草是一種最微小的植物,表徵主自甘卑微,成爲人的樣式,使祂可以就近人,成爲人的救主(民十九6,王上四33,腓二7)。

一面,主是由香柏木所預表,有最高標準的人性;另一面,祂由牛膝草所預表,自甘卑微,使祂對我們是便利的

  一面,主是由香柏木所預表,有最高標準的人性;另一面,祂由牛膝草所預表,自甘卑微,使祂對我們是便利的。

硃紅色是一種暗紅色,在預表上有很多含意

  硃紅色是一種暗紅色,在預表上有很多含意(民十九6)。硃紅色表徵流血,指十字架救贖的工作(來九12、14、22,彼前一18~19)。但在利未記十四章和民數記十九章,硃紅色的意義是不同的。在利十四4,硃紅色表徵主降卑爲人,是要遵行神的旨意,流血贖罪。但在民十九6,硃紅色表徵基督爲救贖我們所流的血最高的意義。在此,硃紅色表徵血,硃紅色線是連同紅母牛以及香柏木、牛膝草一同被燒的。當以色列人燒紅母牛的時候,是把整隻牛,包括血都燒了。燒到末了只剩下一堆灰,但那些灰裏含着血。雖然看不見血,但血的確成了灰的一部分。

尊高的基督與卑微的基督,在祂的救贖裏,乃是除污穢之水的組成元素

  尊高的基督與卑微的基督,在祂的救贖裏,乃是除污穢之水的組成元素(6)。

母牛灰被收起,放在營外潔淨的地方,爲以色列人會衆留着,用以作除污穢的水

  母牛灰被收起,放在營外潔淨的地方,爲以色列人會衆留着,用以作除污穢的水(9)。民數記十九章的記載,給我們一個深刻的印象,這灰有重大的意義。其他的祭燒了之後,就把灰拿到營外潔淨之處(利六11);但這紅母牛的灰,要特別保存在一個潔淨的地方,爲着將來使用(民十九9)。所以在神眼中,紅母牛的灰是非常寶貴的。其他祭物的灰沒有保留起來,只有紅母牛的灰要留着。這灰放在潔淨的地方,是爲着將來使用。活水加上這灰就成爲除污穢的水,可以灑在不潔淨的人身上。紅母牛、香柏木、硃紅色線、牛膝草都被焚燒,至終產生灰;這灰乃是最終的形態,不會再腐壞,不會再改變,可以存留。

  這表徵基督的死是永遠有功效的;不只是爲着我們已往的罪,更是爲着我們將來所有的罪。若沒有這個預表,我們就不容易明白,基督的死如何能應用於我們將來的罪。紅母牛的血包含在灰裏面,而灰存留着;所以當這灰加上活水而應用到我們身上時,血也就應用到我們身上,因爲血是在灰裏面。

灰表徵基督之死的結果

  灰表徵基督之死的結果。在聖經裏,灰表明最末後的東西(利六10)。被消減成灰就是被消減成爲無有。在民十九9,灰表徵基督被減爲無有(可九12)。祂被人視爲無有。

母牛燒了,香柏木和牛膝草也燒了,硃紅色線也燒了,要把灰收起來,放在潔淨的地方;紅母牛的特點就在這裏

  母牛燒了,香柏木和牛膝草也燒了,硃紅色線也燒了,要把灰收起來,放在潔淨的地方;紅母牛的特點就在這裏。紅母牛灰要保留、保存起來爲着將來使用。

在被宰、被燒之紅母牛灰的預表中,可看見基督救贖永遠的功效

  在被宰、被燒之紅母牛灰的預表中,可看見基督救贖永遠的功效(民十九9,來九12)。灰表徵基督在祂的救贖裏所成就的,是永遠有功效的;這功效及於所有的時間(包括已過、現在和將來),甚至及於永遠。按照希伯來九章,這是永遠的救贖(12);那是新約裏唯一的一處說到“永遠的救贖”,就是紅母牛灰這預表所含示的。

這灰要留作除污穢的水,爲着潔淨罪,或作贖罪祭

  這灰要留作除污穢的水,爲着潔淨罪,或作贖罪祭(民十九2、4、6、9、11~12)。這裏似乎有一個難處:民數記十九章稱作贖罪祭的,和利未記四章的贖罪祭不同。我們該領悟,民數記十九章不是對付普通的罪,乃是對付一種特別的罪所引致的結果。十一節說,“觸着人死屍的,就必不潔淨七天。”利未記所說的不潔淨,只是到晚上(十一24、25),不足一天。民數記這裏的不潔淨,乃是七天,並且潔淨的手續需要有兩步。除污穢的水需要應用兩次:“那人要在第三天和第七天用這水潔淨自己,就必潔淨了;他若在第三天和第七天不潔淨自己,就仍不潔淨。”(十九12)

  這給我們看見,要從死的污穢得潔淨,並不是一件簡單、微不足道的事;不像普通的罪只需要贖愆祭就足以對付。除污穢的水甚至還要應用兩次:首先是在第三天,然後是在第七天。如果沒有在這兩天灑除污穢的水,就不會得潔淨。第三天是指復活;我們需要那靈作爲基督復活的實際,把我們帶到祂的復活裏,好使我們能脫離死。爲着對付死,我們需要第三天,需要將復活應用到我們身上。不僅如此,再過四天,到了第七天,還要再一次應用除污穢的水;七表徵完全。要從死的污穢得潔淨不是那麼容易,乃需要一段時間。

如果有以色列人摸了不潔的東西,在神面前成了不潔淨的人,就應該由一個潔淨的人把用作除污穢的水和灰調起來,灑在這個不潔淨的人身上,除去他的不潔

  如果有以色列人摸了不潔的東西,在神面前成了不潔淨的人,就應該由一個潔淨的人把用作除污穢的水和灰調起來,灑在這個不潔淨的人身上,除去他的不潔(11~12)。民數記十九章說到各種不潔淨的情形:“凡觸着死人,就是觸着死人身體,而不潔淨自己的,就玷污了耶和華的帳幕。”(13上)“人死在帳棚裏的條例乃是這樣:凡進那帳棚的,和一切在帳棚裏的,都必不潔淨七天。”(14)“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沒有紮上蓋的,也是不潔淨的。”(15)“無論何人在田野裏觸着被刀殺的,或是屍首,或是人的骨頭,或是墳墓,就必不潔淨七天。”(16)以色列人似乎無法逃避死的影響,而被玷污的人自己不能灑除污穢的水,乃要由一個潔淨的人,就是一個沒有觸着死亡的人,爲他灑除污穢的水(19)。

這灰的用處,是爲着除去不潔,是爲着預備將來被發現不潔淨時使用

  這灰的用處,是爲着除去不潔,是爲着預備將來被發現不潔淨時使用。全本聖經只有民數記十九章表達了這樣的思想。如果只有新約,而沒有舊約的這個預表,我們就很難領會主爲我們所預備這美妙的供備。

主耶穌的工作,有一部分就像紅母牛的灰一樣

  主耶穌的工作,有一部分就像紅母牛的灰一樣(2、9)。

紅母牛的灰,表徵主的贖罪永遠不更改的功效

  紅母牛的灰,表徵主的贖罪永遠不更改的功效(9)。紅母牛的灰表徵主替我們所完成的救贖(羅三24,弗一7)。祂的救贖乃是永不更改、永不朽壞的(來九12)。在其他的祭裏,祭牲的血都沒有被焚燒,乃是在這個祭裏,血隨同着祭牲被燒了;所以,那灰包含着血。當人灑除污穢的水時,看起來是水,事實上包含了血。

在任何時候,一個以色列人摸着了不潔淨的東西,他只需要得着紅母牛的灰所調成除污穢的水灑在他的身體上

  在任何時候,一個以色列人摸着了不潔淨的東西,他只需要得着紅母牛的灰所調成除污穢的水灑在他的身體上(民十九11~12)。

主的救贖已完成了一切;祂已經有預備,爲着我們將來一切的不潔和罪

  主的救贖已完成了一切;祂已經有預備,爲着我們將來一切的不潔和罪。這豈不是好消息?這灰專門是爲着對付將來的。紅母牛的灰,表明十字架已往的工作是爲着今天的用處。只要一次有一只紅母牛燒成灰,就夠用一生一世。感謝主,祂的救贖是夠我們用一輩子的。盼望我們都能將這預表明確地應用在自己的經歷上。

民數記十九章十七節說到紅母牛燒成的灰,以及放在器皿裏,倒上的活水

  民十九17說到紅母牛燒成的灰,以及放在器皿裏,倒上的活水:“要爲這不潔淨的人拿些贖罪祭燒成的灰,放在器皿裏,倒上活水。”這節裏的活水(即,流動的水)表徵在基督復活裏的聖靈(約七37~39)。在除污穢的水裏,有基督救贖的效能,連同祂復活之靈洗淨的能力。這裏不只是血的功效,乃是那靈洗淨的能力,對付死的影響。

  “活水預表聖靈。我們這些神的子民,何時沾染了污穢,就要讓聖靈調着主耶穌救贖永遠的功效應用在我們身上,好除去我們的污穢。這就如同約壹一7所說,‘但我們若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就彼此有交通,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這意思是,我們若發現自己有罪,就當取用主耶穌的血洗淨我們的罪,好恢復我們和神之間的交通。”(民數記概論下冊,六五頁)在新約裏有一節經文,應驗了除污穢的水這預表,就是約壹一7。這是我們新約信徒在經歷上的應用。我們必須摸着那靈,那靈就是基督復活的實際,並且複合了基督救贖的效能。我們要從死裏出來,就必須摸着那靈這復活的實際。我們摸着那靈,就得着潔淨,脫離死的玷污。在我們的經歷中,那靈就是潔淨的水。

死遍佈在以色列人中間,因此需要除污穢的水;每當我們被死亡玷污,就需要基督這紅母牛作除污穢水的實際

  死遍佈在以色列人中間,因此需要除污穢的水;每當我們被死亡玷污,就需要基督這紅母牛作除污穢水的實際(民十六49,十九2、9)。

在十九章,除污穢的水潔淨並廢除十六章那次大背叛所帶來死亡的影響

  在十九章,除污穢的水潔淨並廢除十六章那次大背叛所帶來死亡的影響。背叛雖然會發生,但我們有除污穢的水,能廢除背叛所帶來死亡的影響。

加了灰的除污穢之水,預表基督救贖的功效,藉着生命的活水不斷地潔淨我們,好恢復我們與神的交通

  加了灰的除污穢之水,預表基督救贖的功效,藉着生命的活水不斷地潔淨我們,好恢復我們與神的交通(約壹一7)。這是除污穢的水一個主要的應用。這篇信息不是隻給我們一些關於紅母牛的講解,乃是要使我們對基督有進一步的珍賞,並享受祂作那紅母牛的實際。除污穢的水在新約的應用可見於使徒約翰的這話:“但我們若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就彼此有交通,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7)關於這節的“洗淨”一辭,“原文這動詞的時態爲現在式,指繼續進行的行動,指明神兒子耶穌的血一直繼續不斷地洗淨我們。這裏的洗淨是指主的血在我們良心裏即時的洗淨。在神面前,主救贖的血已經一次永遠地洗淨了我們(來九12、14),這洗淨的功效在神面前持續到永遠,無需重複。然而每當我們與神交通,良心蒙了神聖之光的光照,我們就必須在我們的良心裏,一再地即時應用主的血常時的洗淨。這即時的洗淨是由母牛的灰調作除污穢之水的潔淨所預表(民十九2~10)。”(約壹一7注5)這裏的洗淨有兩面,一是在神面前,一是在我們的良心裏。在約翰一書裏,即時的洗淨是由母牛的灰調作除污穢之水的潔淨所預表。

  約翰一書生命讀經第八篇也說到主血的兩種洗淨:“實際上,主血的洗淨有兩種。第一,在神面前,救贖的血已經一次永遠地洗淨了我們(來九12、14),這洗淨持續到永遠。第二種洗淨是主的血在我們良心裏即時、常時的洗淨。一面,主的血在神面前洗去我們的罪性與罪行;另一面,同樣的血在我們良心裏洗去我們的罪性與罪行。按照舊約中的預表,祭牲的血被帶進帳幕裏,灑在至聖所裏神的面前。這表徵在神面前一次永遠地洗淨我們的罪性與罪行。主血即時、常時的洗淨,是由母牛的灰調作除污穢之水的潔淨所預表的。”(約翰一書生命讀經,八九頁)因此有兩種的洗淨:一種是永遠的,在神面前的洗淨;另一種是即時的,每逢有需要時,在我們良心裏的應用。紅母牛的灰乃是爲着我們良心一面的洗淨。

  我們常引用約壹一7,特別對年輕人指出要認罪,好被洗淨、得赦免,脫離一切的不義。現在我們對於這節的領會需要更擴大,要加上民數記十九章。約壹一7乃是民數記十九章的應驗;這是何等美妙!

唯有基督救贖的工作,藉着祂尊高而卑微的人性,憑祂的死和祂復活的靈,才能醫治並潔淨整個局面,除去死的不潔

  唯有基督救贖的工作,藉着祂尊高而卑微的人性,憑祂的死和祂復活的靈,才能醫治並潔淨整個局面,除去死的不潔(民十九6、9、17)。

  在此我們還要來看除污穢水之應用另一個相關的點。十九章提到種種會受玷污的情形,其中一種是關於器皿,如十五節所說的:“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沒有紮上蓋的,也是不潔淨的。”我們都是器皿;我們通常說要向主敞開,作敞開的器皿。現在我們要說,我們要作封閉的器皿,且要紮上蓋。這節提到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沒有紮上蓋的,也是不潔淨的,因爲容易受到死的玷污。

  關於要讓什麼東西進入我們這器皿裏,我們自己必須負責任,也只有我們自己能負責;別人無法替我們負責。關於你聽見什麼,或你刻意要聽什麼,這是你自己要負責的。你要讀什麼,讓什麼進到你心思裏,這也是你自己要負責的。我們要蒙拯救脫離死的污穢,是可以事先預防的。我們不僅在事後可以應用除污穢的水而得着潔淨,更可以事先作防備。我們要保守自己不受玷污,不要去聽任何帶有死亡或背叛成分的話。死亡的話包括善、惡和知識,人如果聽了,就會說,“哦,那是事實!”當魔鬼向夏娃說話時,有一部分是事實;然而,死就那樣被帶進來了。死亡進來是很狡猾的,它帶有保護色。當你接受含有死亡、背叛成分的話,進到你的器皿裏,你就死了,並且無法很快脫離,需要有人花一些時間幫助你,才能脫離死亡。事實上,有許多聖徒並不是受了別人毒害,而是他們使自己中毒的。他們明知有些東西帶有死亡和背叛的成分,卻仍選擇去閱讀。但願我們都能爲着蒙拯救脫離死的污穢,而關閉我們的器皿,並且緊緊地紮上蓋。我們只讓生命進到我們裏面,不要讓任何死亡進來。(M. R.)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9-08-25 21:51:13
    觀看數 :
    228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