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吩咐磐石好飲於那靈這生命的水,以及挖井好讓那靈這生命的水在我們裏面自由的湧流
  • 224 views,
  • 08-25,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本篇信息的主題是喝和涌流。我們不只要喝,還要涌流。不涌流的人,必定喝得不好。我們越喝,就越會有負擔和心願,要把生命的水涌流出去。與“喝”和“涌流”相呼應的,是“吩咐”和“挖”這兩個辭。在喝的事上,我們要吩咐磐石,好飲於那靈這生命的水;在涌流的事上,我們要挖。詩歌二〇一首說到我們要挖井,讓那靈這生命的水,在我們裏面自由地涌流。

  本篇信息的綱要首先給我們看見磐石,然後是水,接着說到摩西在民數記二十章的失敗,他沒有按着神的經綸行動,錯誤地擊打磐石兩下(11)。我們還要交通到喝活水的路,以及讓活水涌流的祕訣。關於挖井,其中一個祕訣就是歌唱。二十一章告訴我們,百姓挖井的時候,他們也向井歌唱(17)。

  出埃及十七章第一次說到以色列人因着沒有水而向神爭鬧(1~2)。耶和華吩咐摩西在何烈的磐石那裏擊打磐石,就必有水從磐石流出來,使百姓可以喝。摩西就在以色列的長老眼前這樣行了。摩西給那地方起名叫瑪撒,又叫米利巴;這是因在那裏有爭鬧和試探(6~7)。

 

  四十年之久,這些以色列人在曠野繞圈子,直到那一代都死了,新的一代興起來。但是在民數記二十章,當他們乾渴的時候,他們所作的竟然和他們的上一代一樣,就是向摩西爭鬧。這一次,耶和華叫摩西拿着杖,和亞倫招聚會衆,在他們眼前吩咐磐石發出水來,使水從磐石中流出來,給會衆和他們的牲畜喝。摩西不需要再擊打磐石,只要吩咐即可(2~8)。摩西素來極其謙和(十二3);此時他已經快一百二十歲,理應比四十年前更加成熟,但他竟然作了一件讓人無法置信的事。他沒有照耶和華所說的吩咐磐石,反而對以色列人說,“你們這些背叛的人聽我說,我們要爲你們使水從這磐石中流出來麼?”(二十10)摩西在這裏向以色列人發怒,舉手用杖擊打磐石兩下(11)。

  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因爲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爲聖,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衆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12)我們可能認爲是以色列人不信神,但這裏神卻說是摩西和亞倫不信神,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神爲聖。尊神爲聖,就是彰顯神,使祂成爲聖別的。摩西沒有尊神爲聖,就是使祂成爲凡俗的。在二十七章,神再次提及此事:“因爲你們在尋的曠野,當會衆爭鬧的時候,違背了我的話,沒有在涌水之處,在會衆眼前尊我爲聖。”(14)爲這緣故,摩西失去了進入神所應許之美地的權利。這該使我們考量,一個領頭人的態度,在主眼中是何等嚴肅的一件事。

  在二十一章,以色列人到了比珥,那裏有一口井,“從前耶和華對摩西說,招聚百姓,我好給他們水喝,說的就是這井。”(16)神願意給百姓水喝。當百姓爭鬧抱怨的時候,神的心意是什麼呢?就是要給他們水喝。在比珥,百姓沒有爭鬧,乃是向井歌唱,這井是衆首領和民中的尊貴人,用權杖用扶杖所挖所掘的(17~18)。出埃及記十七章和民數記二十至二十一章都給我們看見,以色列首領的態度非常重要,關係到百姓在喝水的事上會有怎樣的經歷。

  林前十二13說,“因爲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或希利尼人,是爲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經在一位靈裏受浸,成了一個身體,且都得以喝一位靈。”這裏所喝的水預表一位靈。在約四10,主對那位撒瑪利亞婦人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請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祂,祂也必早給了你活水。”這裏“求祂”,就是吩咐磐石。我們都要到主那裏對祂說,“請給我水喝。”祂非常喜歡聽見這話。這節的“求”就是吩咐,這位撒瑪利亞婦人的確這樣作了,主就給她活水。要知道,神渴望給我們水喝,祂不要我們缺水,祂不要我們乾渴,也不要我們枯乾;神要我們充滿活水,這是祂的心意,這是祂的負擔,這也是祂的旨意。神經過了這個偉大的過程,就是爲了要成爲便利的活水,可以給我們喝。至終,這水不僅是那靈,也是整個三一神。

  約七37~39是我們非常熟悉的經節:“節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穌站着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裏來喝。信入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耶穌這話是指着信入祂的人將要受的那靈說的;那時還沒有那靈,因爲耶穌尚未得着榮耀。”主呼召人到祂這裏來喝,意即主在這裏,水就在這裏,人只要來喝。這乃是呼應祂在四10所說的話。當我們喝祂所賜的水,這水要在我們裏面成爲泉源,成爲一口井,直涌入永遠的生命(14)。這也就是說,磐石變成了井。外在的磐石要成爲裏面的井,流出水來的磐石要成爲裏面涌上水來的井,直涌入永遠的生命;這永遠生命的總和,乃是聖城新耶路撒冷。

  主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七38)這給我們看見,當主說到喝的時候,同時也有涌流的思想,這二者絕不能分開。因此我們什麼時候喝,什麼時候就有河的涌流,來解除乾渴。主在七37~38所說的話,是指着信入祂的人將要受的那靈說的。那時還沒有那靈,因爲在耶穌釘死並復活之前,耶穌尚未得着榮耀(39)。換言之,主說這話時,人還沒得喝;一直到主上到十字架受死,被神律法的權柄所擊打,然後復活成爲賜生命的靈,我們纔有路實際地來喝祂這活水。

  十九34說,“唯有一個兵用槍扎祂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血是爲着救贖,水是爲着重生,爲着供應。林前十4說,“也都喝了一樣的靈水;所喝的是出於隨行的靈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保羅這裏所說的靈水,是出於在曠野隨行的磐石。使徒保羅在這裏沒有說那磐石預表基督,他乃是說那磐石就是基督,因此那磐石是屬靈的。從那磐石流出靈水;那磐石跟隨以色列人,意即以色列人到哪裏,磐石就在哪裏。這磐石是便利的,以色列人可以隨時一再地喝,以維持他們的旅程和爭戰。

  到了聖經末了,啓二二1~2說,“天使又指給我看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生產十二樣果子,每月都結出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爲醫治萬民。”從這一幅圖畫裏,我們清楚地看見,至終新耶路撒冷裏這一道生命水的源頭,就是神和羔羊的寶座,或者說羔羊神的寶座;從那寶座流出一道生命水的河。毫無疑問的,這水與神聖的權柄有關。在出埃及記和民數記提到杖和權杖,指明這水與神的權柄、神的寶座有關。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作食物,可以維持神的百姓。

擊打磐石是基督釘十字架清楚、完整且完全的圖畫

  擊打磐石是基督釘十字架清楚、完整且完全的圖畫(出十七6)。

在這預表裏,摩西表徵律法,杖代表律法的權能和權柄

  在這預表裏,摩西表徵律法,杖代表律法的權能和權柄。

因此,磐石被摩西的杖擊打,表徵基督在十字架上被神律法的權柄治死

  因此,磐石被摩西的杖擊打,表徵基督在十字架上被神律法的權柄治死(參加二19~20上,三13)。保羅對加拉太人說,“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已經活畫在你們眼前。”(1)我們都應該得着這一幅基督釘十字架清楚的圖畫。在我們眼前有一塊磐石,也有一根杖,當主受死的時候,特別是在最後的三小時,祂乃是被神律法的權柄所擊打治死。神律法的重量都壓在祂身上,擊打我們的救主。律法一切的咒詛都在祂身上。當祂掛在木頭上時,祂爲我們成了咒詛;藉此我們就蒙了救贖。盼望這幅釘十字架之基督的圖畫,能一直擺在我們眼前。

基督作爲活的靈磐石被神律法的權柄擊打,爲使生命的水能在復活裏從祂流出來,流進祂所救贖的子民裏面給他們喝

  基督作爲活的靈磐石被神律法的權柄擊打,爲使生命的水能在復活裏從祂流出來,流進祂所救贖的子民裏面給他們喝(出十七6,林前十4)。當摩西擊打磐石的時候,水就流出來;當律法的權能擊打主的時候,正如兵丁用槍扎主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所以詩歌第七百三十一首說到:“永久磐石爲我開,讓我藏身在你懷;願你所流血與水,解決我的雙重罪:贖我免去它永刑,救我脫離它權能。”

基督是生我們的磐石,並且祂這磐石是我們的拯救、力量、避難所、藏身之處、保護、遮蓋和防衛

  基督是生我們的磐石,並且祂這磐石是我們的拯救、力量、避難所、藏身之處、保護、遮蓋和防衛(申三二18,撒下二二47,詩九五1,六二7,九四22,賽三二2)。這個磐石乃是耶和華神,就是我們親愛的基督。我們所有的是何等的磐石。申三二18說到生我們的磐石;我們都是從磐石生出來的,爲磐石所重生。撒下二二47說,“耶和華是活神;願我的磐石受頌讚;願神,那拯救我的磐石,被高舉。”我們都要如此頌讚磐石。詩九五1:“來啊,我們要向耶和華歡唱,向拯救我們的磐石歡呼。”我們都當向這磐石歌唱、歡呼。我們要從救恩的泉源,就是從救恩的磐石歡然取水,我們要向拯救我們的磐石歌唱。

  詩六二7說,“我的拯救和我的榮耀,都在於神;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難所,是在神裏面。”這磐石乃是我們的避難所。九四22說,“但耶和華向來作我的高臺,我的神作了我投靠的磐石。”你要躲藏在哪裏作你的保護?磐石就是我們的保護。賽三二2說,“必有一人像避風所,和避暴雨的隱密處,像河流在乾旱之地,像大磐石的影子在疲乏之地。”這就是我們的神。我們當讚美祂,讚美磐石我們的神!

主在十字架上,從祂被扎的肋旁有血和水流出;血是爲着我們法理的救贖,救我們脫離罪的愆尤;在復活裏生命的水是爲着我們生機的拯救,救我們脫離罪的權能

  主在十字架上,從祂被扎的肋旁有血和水流出;血是爲着我們法理的救贖,救我們脫離罪的愆尤;在復活裏生命的水是爲着我們生機的拯救,救我們脫離罪的權能(創二21~22,約十九34,亞十三1,詩三六8~9,啓二一6,詩歌七三一首第一節)。這就是詩歌七百三十一首第一節所說的:“永久磐石……所流血與水,解決我的雙重罪。”血拯救我們脫離罪的愆尤,水是爲着我們的重生。所以申命記三十二章說到生我們的磐石(18),乃是爲着我們生機的拯救,救我們脫離罪的權能。我們不僅需要脫離罪的愆尤,更需要脫離罪的權能,所以我們需要主肋旁所流出的水。大多數的基督徒唱到“永久磐石爲我開”這首詩歌時,只注重血的救贖,卻沒有看見主肋旁所流出的水,乃是爲着使我們脫離罪的權能。

  亞十三1說,“那日,必有一泉源爲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啓,洗除罪與污穢。”這裏說到有泉源開啓,就是血的泉源,洗除罪與污穢。詩三六8~9說,“你也必叫他們喝你樂河的水。因爲在你那裏,有生命的源頭。”這裏說到生命的泉源,爲着供應我們,作我們的享受。最後在啓二一6,主說,“我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

從磐石所流出的水,乃是在復活裏生命的水

  從磐石所流出的水,乃是在復活裏生命的水。生命的水從作爲磐石的基督流出來。

復活是指一個東西擺在死裏又活過來;也是指經過死所長出的生命

  復活是指一個東西擺在死裏又活過來;也是指經過死所長出的生命。

從被擊打的磐石流出的水,是在成爲肉體、人性生活和釘十字架這些主要的步驟成就之後,才涌流的;因此,出埃及十七章六節是很深奧的一節經文,含示基督的成爲肉體、人性生活和受死

  從被擊打的磐石流出的水,是在成爲肉體、人性生活和釘十字架這些主要的步驟成就之後,才涌流的;因此,出十七6是很深奧的一節經文,含示基督的成爲肉體、人性生活和受死。本節記載摩西第一次擊打磐石。這被擊打的磐石,含示基督所經過的一切過程,包括祂的成爲肉體,就是天上的神成了地上的磐石,地上的一個人,也包括祂的人性生活,並含示基督的釘十字架已經成就。

只有在主耶穌得着榮耀以後,也就是說,在基督進入復活以後,那靈才能給我們領受,作爲給我們喝並涌流的活水

  只有在主耶穌得着榮耀以後,也就是說,在基督進入復活以後,那靈才能給我們領受,作爲給我們喝並涌流的活水(約七37~39,路二四26)。按照約翰七章,在耶穌得着榮耀,就是進入復活之後,纔開始有那靈。那靈就是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的終極完成,在復活裏成了生命的水,給我們這些相信的人喝。我們都要一同來喝那靈作活水。

實際上,生命的水,涌流的水,就是復活;復活就是三一神—父是源頭,子是流道,靈是涌流

  實際上,生命的水,涌流的水,就是復活;復活就是三一神—父是源頭,子是流道,靈是涌流(約五26,十一25)。約五26說,“因爲父怎樣在自己裏面有生命,就賜給子也照樣在自己裏面有生命。”在十一25子說,“我是復活,我是生命。”這些經節告訴我們,這水的源頭是父神,流道是子,涌流是靈。這涌流的水就是復活。復活不僅僅是一個事實,更是基督的人位,也就是我們所喝的水。當我們喝生命水,我們就在喝復活,藉此我們就能勝過死。

這生命水的源頭是神和羔羊(救贖的神)的寶座;因此,生命水就是涌流出來,作我們生命的三一神

  這生命水的源頭是神和羔羊(救贖的神)的寶座;因此,生命水就是涌流出來,作我們生命的三一神(啓二二1)。這活水就是三一神自己,在永遠裏從祂的寶座流出來,經過歷世歷代,一直流到永遠,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祂乃是我們所飲於的那一位。

活水的涌流開始於永遠裏的寶座,繼續經過基督的成爲肉體、人性生活和釘十字架,現今在復活裏繼續涌流,將神聖生命的一切豐富供應神的子民

  活水的涌流開始於永遠裏的寶座,繼續經過基督的成爲肉體、人性生活和釘十字架(約四10、14,十九34),現今在復活裏繼續涌流,將神聖生命的一切豐富供應神的子民(啓二二1~2)。

在復活裏生命水的涌流,乃是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並預備基督的新婦,二者都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

  在復活裏生命水的涌流,乃是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林前十二13),並預備基督的新婦(啓十九7),二者都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二一9~10,參弗五23、28~30)。

約翰四章十四節下半啓示涌流的三一神—父是源,子是泉,靈是涌流的川,結果帶進永遠生命的總和,就是新耶路撒冷

  約四14下半啓示涌流的三一神—父是源,子是泉,靈是涌流的川,結果帶進永遠生命的總和,就是新耶路撒冷。這不斷的涌流有一個目的地,就是生命的完滿—新耶路撒冷。我們若喝這一道流,在這流裏往前,就會達到同樣的地方,就是新耶路撒冷。

整個三一神都與被擊打的磐石涌流出來給人喝的水有關聯—〔父〕神站在磐石上,磐石就是〔子〕基督,從磐石流出來的活水表徵可喝並涌流的靈作三一神終極的結果

  整個三一神都與被擊打的磐石涌流出來給人喝的水有關聯—〔父〕神站在磐石上,磐石就是〔子〕基督,從磐石流出來的活水表徵可喝並涌流的靈作三一神終極的結果(出十七6,林前十4,約七37~39)。

我們在復活裏飲於一位靈,使我們成爲基督身體的肢體,將我們建造爲基督的身體,並預備我們作基督的新婦

  我們在復活裏飲於一位靈,使我們成爲基督身體的肢體,將我們建造爲基督的身體,並預備我們作基督的新婦(林前十二13,啓二二17)。盼望我們不要把這些點當作道理,乃要喝這水並吸取這水。我們物質的身體百分之六十都是水。人若兩三週不吃東西,也許還能存活。但只要兩三天不喝水,就活不下去。我們身體的每一部分,從大腦到腳趾都需要水。水使我們得以存活。水在我們身體裏作許多的事,平衡身體的溫度,使我們可以消化食物,併除去身體裏的廢物。此外,關節的潤滑、大腦的細胞都需要水。身體缺水,會產生許多疾病。

  在屬靈一面,我們的難處都是因爲沒有喝這水。在召會生活、聖徒中間、婚姻和家庭裏所有的難處,都是因爲缺水。我們需要喝水,召會生活需要更多的水。李弟兄一九八〇年代在臺灣的時候,常說到需要尋求聖靈的充滿,包括裏面的充滿和外面的充溢,就是那靈在素質一面和經綸一面的充滿(徒十三52,二4)。

  如今在召會和聖徒中間有一種普遍的情形,就是雖然有靈,卻缺少那靈的充滿,缺少耶穌基督的靈,在人裏面充滿到完滿的地步。衆人只想要存活,認爲基督徒生活只要過得下去就好,卻沒有享受豐滿的召會生活。召會生活應當滿了“爆炸力”,涌流生命與復活,就是涌流三一神;能夠吞滅一切的死亡、難處、困境;使人上升、超越並滿了能力。時候已經到了,我們在主的恢復裏需要尋求這樣的召會生活,不是神蹟式的靈恩運動,乃是那靈的豐滿作我們的分。

  林前十二13說,“我們……都已經在一位靈裏受浸,成了一個身體,且都得以喝一位靈。”乃是藉着這樣繼續不斷地喝,我們才能建造基督的身體。唯有藉着喝,我們才能完成神的旨意。我們並非在乾旱之地。有時主也許會容許一點乾旱的情形(參申八15),但我們不該有長期的乾旱。一直在枯乾的情形裏是不正常的。我們應該是涌流的基督徒。我們該是喝的基督徒、說話的基督徒、唱詩的基督徒(弗五19,西三16)、挖掘的基督徒。願主的恢復裏出現這一道復興的流。

我們要從釘十字架的基督接受活水,只需要“拿着杖”,並“吩咐磐石”

  我們要從釘十字架的基督接受活水,只需要“拿着杖”,並“吩咐磐石”(民二十8)。基督這磐石已經被擊打,這事已在兩千年前就作成了。

基督既已被釘十字架,那靈也既已賜下,基督就不需要再被釘了,就是不需要再次擊打磐石,使活水流出;在神的經綸裏,基督只該釘死一次

  基督既已被釘十字架,那靈也既已賜下,基督就不需要再被釘了,就是不需要再次擊打磐石,使活水流出;在神的經綸裏,基督只該釘死一次(來七27,九26~28上)。你相信這個事實麼?不只基督已被釘十字架,那靈也已賜下了!主復活的那個晚上,祂向門徒吹入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約二十19~22)五旬節那天,聖靈澆灌下來,召會就產生了(徒二1~4、37~47)。沒有那靈就沒有召會,沒有那靈就沒有身體,那靈乃是身體的一切。今天我們迫切需要那靈;我們要喝,要接受那靈,要被那靈充滿,要涌流那靈。

  磐石不必再被擊打,使活水流出;照樣,基督也不必再被釘十字架。不需要求主爲我們再次受死,也不需要對主說,“主啊,再次流出那靈來!”祂會說,“我已經把那靈賜給你了,你只需要相信,只需要喝並接受。”在神的經綸裏,基督只該釘死一次。來七27的鑰句就是“一次永遠地作成了”。基督不需要兩次受死,因爲藉着一次被獻,祂就擔當了多人的罪(九28上)。

拿着杖就是在基督的死裏與祂聯合,並將基督的死應用在我們自己身上和我們的處境中

  拿着杖就是在基督的死裏與祂聯合,並將基督的死應用在我們自己身上和我們的處境中。我們需要拿着這根杖,但不是爲着擊打,乃是拿着杖來吩咐磐石。

當我們與這被擊打的基督聯合,亦即與祂成爲一,神聖生命作爲活水就從我們裏面涌流出來

  當我們與這被擊打的基督聯合,亦即與祂成爲一,神聖生命作爲活水就從我們裏面涌流出來(出十七6,約七38,參歌二8~9、14,腓三10)。那靈已經進到我們裏面,這井已經安置在我們裏面,這水已經白白地賜給我們,現在我們需要一條路來經歷這水,來飲於這水。首先就是要與這位被擊打的基督聯合,也就是與被釘十字架的基督成爲一。詩歌三百五十九首第三節:“與你合一,在十架上,在你裏面我已死;我向世界已經死了,世界向我也如此。”願我們都留在這樣的地位上;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祂死的時候,我就在祂裏面死了,我與祂同死,我與祂的釘十字架合一,我與祂的死成爲一。在經歷上與祂一同留於十字架,意思就是我們拒絕己、天然的生命、魂生命以及十字架所除去的一切,並且與主同在,模成祂的死。

  歌二14說,“我的鴿子啊,你在磐石穴中,在陡巖的隱密處,求你讓我得見你的面貌,得聽你的聲音;因爲你的聲音甘甜,你的面貌秀美。”基督渴望看見我們這些尋求祂的人與祂的十字架聯合爲一。我們需要宣告:“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我與祂的死是一,我要留在與祂十字架的合一里。”難怪主告訴門徒要“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路九23)。我們越這樣與祂是一,就越能飲於這水,這水就更多成爲我們的。當主在十字架上渴了,也許是在一種枯乾的情形裏(約十九28),但十字架對我們而言卻不是枯乾之處,乃是活水涌流之處。

吩咐磐石,就是向基督這被擊打的磐石直接說話,求祂基於那靈已經賜下的這個事實,將生命的靈賜給我們

  吩咐磐石,就是向基督這被擊打的磐石直接說話,求祂基於那靈已經賜下的這個事實,將生命的靈賜給我們(參約四10,詩歌二〇二首)。我們中間特別是青年人,需要學習信心的功課,不需要去感覺磐石或感覺那水,乃要宣告那靈已經賜下。你要憑着信心宣告,要吩咐磐石,就是向基督說話。我們與基督之間可以隨時有許多對話;就連我們呼求主名,也是一種的對話,因爲那磐石的名字就是主耶穌。我們可以說,“主耶穌,我想要喝!主耶穌,謝謝你給我這樣的恩賜,謝謝你把那靈賜給我!”我們向主直接說話,就是向那被擊打的磐石說話,這樣我們就能有水喝。

我們若將基督的死應用在自己身上,並在信心裏求基督賜給我們那靈,就必得着活的靈,作爲生命全備的供應

  我們若將基督的死應用在自己身上,並在信心裏求基督賜給我們那靈,就必得着活的靈,作爲生命全備的供應(腓一19)。信心很重要。你要相信,然後吩咐。你不跟着感覺走,反而藉着信心的靈來說話,就能接受生命的水。

摩西該簡單地吩咐磐石流出水來;今天我們若這樣對付神子民的爭鬧,召會生活就會是榮耀的

  摩西該簡單地吩咐磐石流出水來(民二十8);今天我們若這樣對付神子民的爭鬧,召會生活就會是榮耀的。召會中若有爭鬧,都是因着枯乾,因着缺少水。我們不需要跟爭鬧的人理論,只需要拿着杖吩咐磐石,水就要流出來,消除一切問題。

民數記二十章八節裏的磐石,預表基督在十字架上爲神所擊打,好叫活水,就是生命的靈,能流出並進到我們裏面;而二十一章十六至十八節的井預表基督在我們裏面

  民二十8裏的磐石,預表基督在十字架上爲神所

  擊打,好叫活水,就是生命的靈,能流出並進到我們裏面;而二一16~18的井預表基督在我們裏面(約四11~12、14)。到了民數記二十一章,外面的磐石已成爲我們裏面的井。

挖井表徵挖去“髒污”,就是我們心—良心、心思、意志和情感—中的阻礙,使那靈作活水能從我們裏面涌上來,並涌流通暢

  挖井(18)表徵挖去“髒污”,就是我們心—良心、心思、意志和情感—中的阻礙,使那靈作活水能從我們裏面涌上來,並涌流通暢。我要向你們推薦《神的經營》這本書,這是李弟兄在一九六四年釋放的信息,其中講到挖掘內裏的各部分。直到今天,我們還很難找到這麼簡潔,卻切中要害、大有能力的說話。這裏的重點是:雖然井已經安置在我們裏面,卻仍然有許多層的髒污阻礙了這口井,讓水沒有辦法流出來。所以我們的心,我們的良心、心思、意志和情感,需要挖掘乾淨。“挖掘”的另一個辭就是“對付”,但我很喜歡這幅挖掘的圖畫。我們裏面有很多髒污需要挖掘出來;神不替我們挖,我們要自己挖。

我們需要到主面前去被“挖除”,使我們裏面的活水自由涌流;我們裏面有許多“髒污”需要挖除

  我們需要到主面前去被“挖除”,使我們裏面的活水自由涌流;我們裏面有許多“髒污”需要挖除。水沒有難處,難處在於髒污,需要我們去挖除。

我們必須挖去我們心裏主所定罪的許多事物;心裏純淨、單單追求主自己的弟兄姊妹並不多

  我們必須挖去我們心裏主所定罪的許多事物;心裏純淨、

  單單追求主自己的弟兄姊妹並不多(太五8)。這裏是講到我們的心:“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爲他們必看見神。”我們需要挖掘我們的心,直到我們成爲清心的人。

  許多人一面追求主和主的道路;另一面還在追求主以外的其他事物。我們需要檢核自己的光景,我們需要到主面前去看我們的心如何。我們愛主、追求主的時候,可能心是複雜的;我們的目的和目標不是那樣純淨;我們不知道我們心裏有多少目標,如我們的家庭、我們的職業、我們的學業、我們對自己前途的關切。我們都需要到主面前去“挖掘”這些事。

倘若我們要經歷裏面那靈自由地涌流,就必須對付並純淨我們的良心

  倘若我們要經歷裏面那靈自由地涌流,就必須對付並純淨我們的良心(來九14,十22,提前一5、19,彼前三16、21,約壹一7)。就連我們這些在召會生活中多年的人,我們的良心都有可能很久沒有挖掘了。所以我們的良心不是全然無虧、清潔的。這也成了另一層髒污,阻礙那靈在我們裏面自由地涌流。

  當我們不肯作主所要求的事時,這就成了我們良心裏的控告;這些控告就是需要挖去的污穢。我們必須在靈裏一再地就近主,在祂面前被挖掘;藉着聖靈的幫助,我們必須把所有的污穢全挖去。這挖掘不是藉着內顧自己,也不是藉着人的努力,乃是需要聖靈的幫助。無虧的良心,意思就是良心沒有什麼虧欠或控告(徒二四16)。

我們必須挖去我們心思中的污穢;主要藉着我們心思的更新而變化我們

  我們必須挖去我們心思中的污穢;主要藉着我們心思的更新而變化我們(羅十二2,弗四23,羅八6,林後十4~5)。許多得重生的人對流行的觀念和世人沒有兩樣;他們的穿着模仿現今這世代。許多得重生的人用錢的方式和世人還是差不多;一直等到他們更愛主,讓主更有地位在他們裏面作工,他們纔在花錢的方式上有變化。許多在大學讀書的青年弟兄對學業和學位的看法,和其他屬世的青年人沒有兩樣;他們的心思若得着更新,他們不會放棄學業,但他們會從主的觀點來估量他們的學業。我們的心思已經被我們一天過一天所有的許多幻想矇蔽了;那些成堆的污穢就是那許多的思想、幻想和夢想,這些都必須挖去,活水才能自由涌流。

我們必須挖去我們意志裏的污穢;完全絕對順從主的人並不多

  我們必須挖去我們意志裏的污穢;完全絕對順從主的人並不多。多少時候我們並不服從神主宰的安排(參腓四11~13)。有時候,我們自以爲相當服從主了,但是祂把我們擺在某些環境裏的時候,就把我們暴露出來了。在祂的主宰下,許多經歷和環境不過是要把我們暴露在光中,叫我們知道我們的意志是多頑固。意志必須完全服從,不僅服從,而且要與神的意志合拍;然後,我們所作的每一個決定就會是基督的彰顯(路二二42,雅四7,腓二13)。

我們挖去意志裏的污穢以後,就需要對付我們的情感

  我們挖去意志裏的污穢以後,就需要對付我們的情感。當我們感情用事時,我們就被己所霸佔了;我們受了情感的控制和捆綁。摩西就是受他的情感捆綁而意氣用事。我們的愛好必須受主的管制,我們也必須時時準備按着主的喜悅來運用我們的情感(太十37~39,腓一8)。我們都必須學習照着主的喜悅和喜樂來對付我們的情感;我們必須學習,凡我們所恨的、所愛的、所喜歡的、所不喜歡的,都必須得着主的許可連同祂的喜樂。倘若我們的情感受主並祂的喜悅、喜樂所管理,我們的情感就會被靈浸透並變化。

我們要忘掉“我們的”需要、“我們的”職業、“我們的”前途和“我們的”環境;只要尋求主的同在,求祂將我們帶進光中,然後順從祂的光除去心、良心、心思、意志和情感裏的污穢

  我們要忘掉“我們的”需要、“我們的”職業、“我們的”前途和“我們的”環境;只要尋求主的同在,求祂將我們帶進光中,然後順從祂的光除去心、良心、心思、意志和情感裏的污穢(賽二5,路十一34~36,約壹一5、7、9)。衆首領和民中的尊貴人是用權杖和扶杖來挖掘。權杖表徵主的權柄,扶杖是爲着引導(詩二三4)。所以我們挖除髒污,不是靠內顧自己,也不是照自己的方式,乃是藉着聖靈在我們裏面的引導以及神聖的光照;這樣的挖掘纔有果效。

唯有藉着私下禱告親近主的時間,才能完成挖掘的工作;我們必須更多花時間親近主,並且按着祂在裏面的引導來禱告

  唯有藉着私下禱告親近主的時間,才能完成挖掘的工作;我們必須更多花時間親近主,並且按着祂在裏面的引導來禱告。雖然在團體一面我們也能有一些挖掘,但挖掘主要是藉着我們私下禱告親近主。

我們越把污穢挖除,我們就越活,剛強而得勝,活水在我們裏面自由涌流,使我們在生命里長大,爲着基督身體的建造—我們需要唱禱詩歌二〇一首

  我們越把污穢挖除,我們就越活,剛強而得勝,活水在我們裏面自由涌流,使我們在生命里長大,爲着基督身體的建造—我們需要唱禱詩歌二〇一首。我們若是認真對待長大成熟這件事,就絕不能跳過挖掘這過程。我大學的時候就接受了這樣的交通,那段時間我沒有一天不挖掘。主常在聚會過後光照我,靈也勸服我,使我一遍又一遍的挖。許多聖徒都有這樣的操練,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也許我們正在吃午飯,裏面就有一個感覺要挖掘。藉着這些挖掘,在我們心的各部分,就是我們的良心、心思、情感、意志裏的髒污,就一點一點被除去。結果就是涌流的河,從衆肢體涌流出來,帶進基督身體的建造。

  末了,我們要注意兩個重要的點。第一,在民數記二十章裏摩西的失敗。他沒有尊神爲聖,反而違背神的話。李弟兄在民數記生命讀經裏特別說到,事奉神的人不該對神的子民生氣。摩西被那些硬着頸項爭鬧的以色列人激怒,生氣到一個地步,沒有尊神爲聖。他被怒氣充滿,而違背神的話。不論神子民的光景如何,我們都不該對他們生氣,或到神那裏控訴他們的不是,因爲神的心不是這樣。雖然百姓爲水爭鬧,但因水是必需品,所以神沒有動怒;祂的心乃是要把祂自己分賜到祂的百姓裏面,給他們水喝。我們在對待神子民的時候,絕不該在肉體裏發怒;他們不是你的子民,乃是神的子民。

  第二,二一18說,“這井是衆首領和民中的尊貴人,用權杖用扶杖所挖所掘的。”衆首領和民中的尊貴人帶頭挖掘。如果我們自己不挖,就不要叫別人挖;我們自己不到主面前去對付,就不能要求別人去對付。我們必須作榜樣。我們帶頭挖掘,其他人很快會跟隨。(M. C.)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9-08-25 21:48:53
    觀看數 :
    224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