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照着靈顧到別人並領悟神的赦免而過國度的生活
  • 1,219 views,
  • 05-05,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讀經∶太七1~12,十八1~35

壹 馬太七章一至十二節論到國度子民待人的原則,啓示出國度子民身上屬天的管治,要求他們照着靈顧到別人─參士九8~9:

一 國度子民在國度屬天的管治之下,活在謙卑的靈裏,總是審判自己,不審判別人─太七1:

1 我們若用公義審判別人,也要受主公義的審判(2);我們若用憐憫審判別人,也要受主憐憫的審判;憐憫原是向審判誇勝的─雅二13。

2 我們對待別人,必須棄絕自己而考慮他們,同情他們,憐憫他們;我們弟兄眼中的刺,必須使我們想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太七3。

3 只要梁木還留在我們眼中,我們的眼光就糢糊,不能看得清楚─4~5節。

二 我們不該把聖物給狗,或把我們的珍珠丟在豬前,免得它們用腳踐踏珍珠,並且轉過來撕裂我們─6節:

1 在馬太七章六節,“聖物”必是指客觀的真理,那是屬於神的;“你們的珍珠”必是指主觀的經歷,這是我們的。─引用經文

2 狗沒有蹄,也不反芻;豬雖分蹄,卻不反芻;因此,二者都是不潔淨的─利十一27、7,參徒十1~15、28。

3 根據彼後二章十二節、十九至二十二節,腓立比三章二節所啓示的,馬太七章六節的“狗”和“豬”是指那些信奉宗教,卻不潔淨的人。─引用經文

4 當我們和別人談到真理和對基督寶貴的經歷時,我們必須察知並斷定,他們是否有度量接受我們所要分享的。

三 當我們接觸人,與人相處時,我們必須求、尋找、叩門,好得着正確的路接觸他們─7~8節,提前五1~2:

1 求是普通的禱告,尋找是專一的懇求,叩門是最接近、最情迫的要求。

2 國度子民接觸人最好的路,乃是照着國度並照着那靈─太七9~12,參路十一13。

3 我們需要將自己禱告到神裏面,接受那化身在祂靈裏的豐富,使我們自己和所有在我們照顧下的人,都得着餵養─1~13節。

4 我們必須學習藉着十字架,憑着那靈作每一件事,好爲着基督的身體將基督供應到別人裏面─參代下一10。

 

貳 我們要過國度生活,神人生活,召會生活,就必須謙卑,不輕看任何信徒,乃要愛我們的弟兄,赦免我們的弟兄─太十八1~35,五48,七13~14,羅十四17:

一 要過國度生活,我們必須降卑自己,變成像小孩子一樣─太十八2~4。

二 要過國度生活,我們不該絆跌人,也不立下絆跌人的事─5~9節,參十一6。

三 要過國度生活,我們甚至不該輕看信主的一個小子─十八10~14。

四 要過國度生活,我們應該無限度地赦免弟兄─21~35節:

1 我們必須赦免得罪我們的弟兄,甚至七十個七次─21~22節。

2 我們必須赦免人,如同主赦免了我們一樣:

a 我們欠主的,不可能還清─23~26節。

b 主在我們失敗的基督徒生活中免了我們的債,好恢復我們與祂的交通─27節。

c 別人欠我們的,比起我們欠主的,是何等的少─28節。

d 我們若不赦免得罪我們的弟兄,這會使別的弟兄憂愁,將這事帶到主面前─28~31節。

e 我們今天若不從心裏赦免弟兄,來世就不得進國度─32~35節,參可十一25~26。

叄 我們必須看見並領悟在神的國裏有五種赦免:

一 永遠的赦免─這與生命有關:

1 我們得救的赦免,乃是永遠的赦免。

2 我們一次得赦免,就永遠得赦免;我們永遠得着永遠的生命,並且永遠得稱義─路二四47,羅四7~8,詩一〇三12。

3 當我們一信入主耶穌的時候,我們一切的罪就得蒙赦免;主除去我們一切的罪,我們在神面前沒有留下罪的痕跡─徒十43,來八12。

二 假借的赦免─這與召會有關:

1 主將聖靈賜給祂的召會,叫召會在地上代表祂;如今神乃是藉着召會來赦免─約二十20~23。

2 假借的赦免,是神藉着人宣告赦免;一個人若剛得救,還不知道赦免的意義,這時最好有召會的代表站起來對他說,“你今天接受了主,你可以感謝主,因爲祂已經赦免了你的罪!”

三 恢復的赦免─這與交通有關:

1 當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犯了罪,良心就定罪我們,叫我們與神的交通受了攔阻─徒二四16,提前一5,三9,提後一3。

2 我們與神在生命上父子的關係無法改變,但罪會破壞我們與神的交通;我們必須向神承認自己的罪與過犯,然後才能在交通中得蒙赦免─約壹一7、9,二1~2。

3 我們若是得罪了弟兄,也要到他們面前去承認─太五23~24。

4 我們必須保守自己一直與神有交通;我們來到神面前,必須誠實地承認自己所作的是罪,求神赦免;我們若這樣作,就會恢復與神的交通,心中滿有救恩的喜樂─詩五一12,箴十五13上,十七22上,十五15下。

5 基督徒生活的祕訣就是保守自己與神一直有交通;我們若失敗了,就必須求神赦免,在神面前恢復甜美的交通─約壹一9。

四 政治的赦免─這與管教有關:

1 這種赦免與神的安排、主宰、管教以及祂的手有關;神的政治就是祂作事的辦法,祂的管理。

2 神政治的赦免與神管理、管治並對付我們的方式有關─加六7。

3 當我們犯罪得罪神,只要我們向祂認罪,祂都赦免;我們與祂的交通能得着恢復,但祂可能改變對待我們的方式。

4 大衛認罪並承認自己的罪愆,好蒙神赦免(撒下十二13,詩五一),但神要使烏利亞的妻子所生的孩子死去,並要叫刀劍不離開大衛的家(撒下十二7~15)。─引用經文

5 我們在神政治的管教下唯一能作的,就是學習謙卑地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彼前五5~7);我們越抗拒神政治的手,就越遭遇難處。─引用經文

6 摩西在米利巴擊打磐石之後(民二十10~12、24,二七14),就落在神政治的手下:─引用經文

a 神沒有動怒,摩西卻動了怒,沒有在神的聖別性情上正確地代表神;他擊打磐石兩下,沒有遵守神在祂經綸裏的話;因此,摩西違犯了神的聖別性情和祂神聖的經綸。

b 爲這緣故,他雖然與神親密,被視爲神的同伴(出三三11),卻失去了進入美地的權利。─引用經文

c 在我們所說並所作一切關於神子民的事上,我們的態度必須按照神聖別的性情,我們的行動必須按照祂神聖的經綸;這就是尊祂爲聖。

7 對於別人,我們要學習寬大,要學習常常赦免別人;我們若隨便批評別人,輕易定罪別人,總是抱怨別人的行爲,總是說別人對自己不好,這要叫我們落在神政治的手裏;我們若對人緊,神對我們也緊─太六15,十八23~35:

a 我們必須學習敬畏、尊崇、尊重、尊榮並畏懼神─詩二11~12,八六11,林後五10~11,賽十一2。

b 別人碰着困難,是我們該幫助的時候,不是我們該批評的時候─參創十四14~16。

c 有許多弟兄,今天跌倒得不像樣,沒有別的,就是因爲他們從前批評別人太厲害;他們今天許多的軟弱,都是他們從前批評人的軟弱。

d 我們對人要寬大,免得神政治的手落到我們身上來;願意我們學習愛人,寬大地待人─弗四32。

五 國度的赦免─這與行政有關:

1 我們若待人太嚴厲或在今世有不赦免的靈,就會在國度時代受管教─路六37~38,太十八33~35。

2 我們若苛刻地對待人,尖利地批評人,將來神要以同樣的方式對待我們─七1~2。

3 求主施恩,叫我們能作憐憫人的人,不以苛刻、尖酸刻薄的手段對待人,好叫我們在那日也可以得蒙神的憐憫─五7,參提後一16、18。

職事信息摘錄:

政治的赦免

在聖經裏,還有一種的赦免,我們給它起一個名字,叫作政治的赦免。這一種赦免見於以下的聖經節:馬太九章二節、五至六節,雅各書五章十五節,馬太六章十四至十五節,十八章二十一至三十五節。這些地方,我們都稱它作神政治的赦免。

什麼是神政治的赦免

也許有人要問:什麼是神政治的赦免?我常常這樣的信:如果在我一信主之後,就知道神的政治,就能省去許多的麻煩,省去許多的難處。

我想可以〔引用〕一個小女孩〔偷吃食物〕的比喻〔來說明〕。本來她母親每一次出門的時候,家裏所有房間的門都是開着的,廚房的門、碗櫥的門,都是開着的。碗櫥裏有許多吃的東西,都是不鎖上的。就是這一次,她母親回家後,發覺她的女兒把櫥裏的東西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她母親既然知道了,她沒有法子,只好承認她的罪,來求母親的赦免。母親赦免了她,也和她親嘴,說,我原諒你。這一件事是過去了,交通是恢復了。但是,母親下一次出門的時候,卻把所有的門都關起來。你看,辦法改了!交通是一件事,政治又是一件事。

什麼叫作政治?政治就是辦法,用我們的話來說,神的政治,就是神的辦法,神的管理。母親能赦免這一個孩子的罪,對她說,你吃了,就算了。能赦免她的罪,能恢復交通。她看見母親,也能照舊地很快樂,很親密。但是下一次母親出門的時候,碗櫥要鎖起來,廚房的門要鎖起來。換一句話說,辦法兩樣了。交通可以恢復,辦法不那麼容易恢復。因爲母親怕這一個孩子再那樣作。母親不給她自由了,母親給她一個限制。辦法改變了。請你們記得,神對待我們,也是一樣的。交通的赦免是容易的。所有誠心認罪的人,肯承認得罪神的人,交通的恢復是容易的事。當他一承認罪的時候,神和他就恢復了交通。但是,也許神對他的辦法,馬上就要兩樣。神的管教,也許就在他身上;也許神就不讓他再那樣自由,不讓他再那樣隨便。

等到有一天,神把這個管教的手拿去了,我們就稱它作政治的赦免。等到有一天,母親覺得說,這一個孩子靠得住了,廚房的門可以不鎖了,這一個就叫作政治的赦免。

交通的赦免是一件事,政治的赦免又是一件事。比方:有一個父親,有幾個兒子,天天四點鐘的時候,父親放他們出去玩,六點回家吃飯。假定說,有一天他們出去和外面的小孩子打架。他們回了家,向父親認罪,父親就赦免了他們,第二天還是讓他們出去玩。但是他們出去後,還是和外面的孩子打架。事情弄到這樣,你想父親要怎麼作?他們能夠天天來認罪,父親也能夠天天赦免他們,但是父親要覺得說,我的辦法不對,我的政治不對,天天這樣放他們出去不對。父親要說,因爲你們天天出去打架,從明天起,都關在家裏,不許出去。這就是父親的手。你犯罪,你得罪神,每一次一認罪,神都赦免,但是你不能攔阻神來給你一個新的管教。神赦免你,你能夠恢復和神的交通,但是神要把一個新的辦法放在你身上。所以人在神面前,要學習知道:神管教的手,是不容易動的,也是不容易挪開的。你不容易叫神管治的手挪開。如果神不是有十分的把握說,祂的兒女行了,神政治的手是不容易挪開的。所以,請你們記得:作父親的人,看見兒子這樣一直出事情,就要把兒子關在家裏,不給他們自由。關一天,關兩天;關一週,關兩週;關一個月,關兩個月;總得等到父親滿意了,覺得說,我的兒子不會闖禍了,我的兒子不會和人相罵打架了。到了那一個時候,也許父親就會對兒子說,這兩個月,你們很不錯,明天可以出去十分鐘。政治的手,就起首挪開。看見麼?這一個十分鐘,我們稱它作政治的赦免。政治起首改變;不過他是要看你出去這十分鐘,到底對於外面的孩子怎樣?如果不打架,也許後天可以給你出去個半鐘頭;再過一些時候,可以出去一個鐘頭;也許再過一個月、兩個月,每天四點到六點可以照舊出去玩。到了那一天,可以說,政治的赦免完全給兒子們了!所以,弟兄們,什麼叫作政治的赦免?政治的赦免,和永遠的赦免,和假借的赦免,和交通的赦免,完全不同;政治的赦免是說,神怎樣料理我們,神怎樣管理我們,神怎樣對付我們。

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

在聖經裏,有許多地方的話,都是與這一個有關的。比方說,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加六7)。這是神政治的手。一個父親從來都是放鬆他的兒女慣了的,自然而然,將來他的兒女都不行。一個父親,總是不管他自己的家,自然整個家都不行。這是必然的結局。一個人常常和人爭,常常和人鬧,常常和人意見不合,結果,當然一個朋友都沒有。你看見說,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這是神的政治,是神安排的一個律。這一個律,是沒有法子更改的。所以神的兒女在神面前必須小心,不要惹動神政治的手;一惹動神政治的手,就不容易叫神挪去。

主醫治癱子的病是一種政治的赦免

有人把一個癱子擡到主面前,法利賽人也在那裏,主耶穌對那癱子說,“孩子,……你的罪赦了。”(太九2)我告訴你們,你們如果不知道什麼叫作政治的赦免,你們對主耶穌這句話,的確很不容易懂。這一個癱子並沒有表示相信,是人把他擡到主的面前。主對他說,“孩子,……你的罪赦了。”這是不是說,這個癱子一擡到主的面前,他的靈魂就得救了呢?如果是這樣,得救就變作非常容易,只要擡到主的面前,罪就得赦免了。不,這一定不是永遠赦免的問題。這與假借的赦免無關,也與交通的赦免無關,這是另外一種的赦免。因爲在這裏,主是給我們看見兩方面的事:一面是你的罪赦了,另一面是起來,拿你的臥榻回家去吧〔6〕。請你們記得,許多的疾病都是神政治的手。所以要叫這個癱子得着醫治,要叫他起來,還得先給他一個政治的赦免纔可以。所以這一個赦免,乃是與神的政治發生關係;這一個赦免,乃是與疾病發生關係,而不光是與永生發生關係。因爲在這裏,人把這一個癱子擡到主耶穌面前,主耶穌說,我赦免你!這一個赦免,明顯是與癱瘓病發生關係。這一個人來到主耶穌面前,要得着醫治,主耶穌沒有說別的,就是說,你的罪能得着赦免。換一句話說,你的罪赦免了之後,你的病就好了。他的病是和罪有關係。主耶穌說這話,因爲這一個人所以生病,是因他在神面前的罪。他有一個罪沒有過去,所以他病;等這一個罪過去了,他的病就也過去了。這個,我們稱它作政治的赦免。政治的赦免一來,疾病就得着醫治。所以這一個病,明顯地是有政治的得罪。他有一個得罪神政治的地方,所以他生病。今天主把這一個罪赦免了,他就可以起來,拿他的臥榻回家去。你看見這一個赦免,與其他的赦免不同,是拿着臥榻回家去的赦免。這就叫作政治的赦免。

召會長老抹油禱告叫病人得着政治的赦免

雅各書五章十四至十五節說,“你們中間有病弱的麼?他該請召會的長老來,在主的名裏用油抹他,爲他禱告。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這一個赦免,好像非常的特別。在這裏有一個弟兄生病,就該把召會的長老請來,替他抹油禱告;出於信心的祈禱,主必定叫這一個人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定蒙赦免。我們已經看見,疾病有許多原因。有的疾病,不一定因有罪;但是有的疾病,是因爲有罪。並且這一個罪,不是病人認罪得着赦免的,乃是因着召會長老的禱告而得着赦免的。爲什麼召會的長老來禱告抹油,能叫他的罪得着赦免呢?這一個罪,是什麼罪呢?在永遠的赦免裏,你不能用這一個辦法;在假借的赦免裏,也不能用這一個辦法;就是交通的赦免,也不能用這一個辦法。恐怕這一個,也是關於神的政治。假定說,有一個弟兄生病,乃是落到神政治的手底下。因爲他有罪,因爲他跌倒,所以神管教他。雖然他在神面前認罪,神赦免他,叫他與神有交通;但是那一個管教的手沒有離開。要等到有一天,召會的長老來,替他求神說,弟兄們都赦免他的罪,弟兄們都盼望他能起來。召會盼望這一個弟兄能恢復生命的流通,所以我們將油抹在他身上,將元首的膏油流通到他身上。當召會替他這樣作的時候,我們看見能把弟兄挽回過來。許多時候,他犯了罪,有得罪神政治的地方,神一把政治的手挪開,他外面的病就好了。神把政治的手挪開了,這個叫作“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因爲這一個與普通的罪不一樣。我們讀聖經,要看見雅各書五章是講到神政治的手。你落到神政治的手裏去,神就不讓你過去,一直要等到得着了赦免,才讓你過去。

大衛落在神政治的手下

要明白政治赦免的意義,還得把舊約大衛的例子拿來看。全部聖經,沒有一個地方,講到神政治的赦免,像大衛和烏利亞妻子的故事那樣清楚。大衛犯了兩個罪,他犯了姦淫,殺了人。犯姦淫,是得罪烏利亞的妻子;殺人,是得罪烏利亞。大衛犯了這兩個罪之後,你們讀詩篇五十一篇和其他的詩篇,就知道大衛在神面前是怎樣的認罪。他覺得說,我所作的是何等的不好,是何等的污穢,是何等的得罪神!他是誠心地在神面前認罪。這給我們清楚地看見,大衛在詩篇五十一篇的認罪之後,就恢復了與神的交通。這就等於約壹一章。

可是,神對大衛怎麼說?神差遣拿單去告訴大衛。我要你們特別注意拿單所說的話。撒下十二章十三節:“大衛對拿單說,我得罪耶和華了。拿單說,耶和華已經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於死。”大衛說,我得罪耶和華了。他認罪,他承認他犯了罪,他承認他污穢,他承認他得罪了耶和華。神藉着拿單說,耶和華已經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於死。明明他的罪得着了赦免,神已經除掉大衛的罪。可是神對大衛怎麼說?第一,“只是你因着行這事,叫耶和華的仇敵大得褻瀆的機會,故此,你所得的兒子必定要死。”(14)第二,“你既藐視我,娶了赫人烏利亞的妻子爲妻,故此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10)第三,“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妻妾賜給與你親近的人,他必在日光之下與她們同寢。你在暗中行這事,我卻要在全以色列面前,在日光之下施行報應。”(11~12)神已經除掉了大衛的罪,可是神要叫烏利亞的妻子懷孕所生的兒子死掉;神已經除掉了大衛的罪,可是神要叫刀劍永不離開他的家;神已經除掉了大衛的罪,可是神讓押沙龍造反,讓押沙龍玷污他的妃嬪。所以,換一句話說,罪可以得着赦免,但管教並不馬上離開。

我頂直地說,任何的罪,你到神面前去求赦免,神都赦免你;交通的恢復,是很快的事。大衛可以很快地與神恢復交通,但是神的管教,一直要到大衛死了之後。神的管教在他身上的時候,神的政治就不離開他。所以,你們看見:接下去,就是孩子生病。大衛爲此禁食,終夜躺在地上都沒有用。神管教的手落到大衛的身上,這一個兒子就死了。接下去,長子暗嫩被殺了。接下去,押沙龍造反了。刀劍永不離開大衛的家!可是神還是對大衛說,我已經赦免你的罪!弟兄們,你所犯的一切罪,神能赦免你;但是在神赦免你之後,你總不能攔阻神,叫神不管教你,叫神政治的手不落在你身上。

學習服在神大能的手下

我們的神是政治的神。一個人得罪了神,神不會立刻就動政治的手;許多時候,神不動,神讓你去。但是神如果動了政治的手,你除了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之外,你不能作別的事。你沒有法子逃!神不像人馬馬虎虎的,神不能讓你過去!與神失去交通的罪,很容易赦免,很容易恢復。但是,在環境裏、在家庭裏、在事業裏、在個人的身體上,神所給你的管治,你不能動。你在那裏,只有學習服在神大能的手下。我們越服在祂大能的手下,越不抵擋,神政治的手越容易挪開。越是在那裏不服,越是性急,在裏面有話,在裏面不平,我告訴你說,神政治的手越難挪開。這是一個很嚴重的事!前二十年你隨着自己的意思作了一件事,到今天你還會碰着那一件事,你還要吃那一個果子,那一件事還要回頭來找你。當你碰着那樣的事的時候,你就得低下頭來說,“主,這是我的錯!”你要服在神的手下,不要抵擋;你越抵擋,神的手越重。因此我一直說,你們必須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越拒絕神政治的手,越要出事情。一有神政治的手在你身上,你必須服下來,歡歡喜喜地說,“主,你所作的不錯!我該得着這一個。”你必須服在那裏,不只不想造反,並且沒有不平,沒有埋怨。

你如果不服,想要從神的手裏逃出來,那是不容易的事。誰能逃脫神的手?你們要看見,是你從前所作的事,叫你今天落到這一個地步。比方說,有的弟兄從年幼就喜歡吃糖,吃糖太多,牙齒被蟲蛀了。有一天覺得說,我吃糖太多,所以牙齒生病,就求神赦免你糊塗吃糖的罪。這一個罪很容易得到神的赦免。但這不是說,牙齒就不蛀了;牙齒還是蛀,因爲這是神的政治。你吃糖,牙齒就得蛀。你認罪,交通可以恢復。但並不是說,你認了罪,就長出好的牙齒來。當你看見神的政治的時候,你要學習服在這一個下面。當然,像牙齒的蛀是不能恢復的。但有的事情,神政治的手可以挪去,可以恢復。

落在神政治的手下是一件嚴重的事

我想可以引一段聖經的事來看,從摩西在米利巴擊打磐石那一件事以後(民二十10~12),摩西和亞倫兩個人都落在神政治的手下。亞倫失敗了,神還讓他作祭司,恢復他與神中間的交通。但是等他穿上祭司的衣服,神說,你要離開世界。摩西在磐石的旁邊,沒有尊耶和華爲聖。神是要他吩咐磐石流出水來,摩西卻用杖擊打磐石,失去了體統,沒有尊耶和華爲聖。神的手加在他僕人身上,所以摩西就不能進入迦南。你看見這一個基本的原則麼?這就是神的政治!你沒有法子抓住神,你不能擔保神還像從前那樣地對待你。也許從今以後,神要改變你的路,你所看爲最好的路,也要改變。

在聖經裏,是充滿了這樣的事。比方說,當年以色列人到了巴蘭曠野的加低斯(民十三~十四),有探子上去窺探那地。他們看見一掛葡萄要兩個人擡,他們知道那地方果然是流奶與蜜之地。但是,因爲看見在那地住的人是那麼身量高大,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樣,他們就怕起來了,所以他們不肯進去。結果,除了約書亞和迦勒兩個人進去之外,其餘的都倒斃在曠野裏。後來,他們認罪了,要進去;神也還是當他們是祂的子民,神還是恩待他們,但是他們對於迦南地沒有分。神的政治改變了!所以,弟兄們,要學習一出來作基督徒的時候,就盼望說,神頭一天給你安排的路,你末了一天還是走在上面。不要馬馬虎虎地生活。不要犯罪。請你們記得,就是你可以蒙憐憫,但是那一條路神把它改變了!神政治的手,是不肯放鬆的。

神政治的手,的確是相當嚴重!我認識一個弟兄,主呼召他出來作工,很清楚要他放下職業。他回到家裏一看,捨不得,不肯丟。當然他盼望好好地作基督徒,只是不放下職業,也不要去傳福音。到後來,他有時軟弱,也有時剛強。但是要他回來再走在這條路上,就再沒有機會了!所以請你們記得,我們所怕的,就是神管教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來!有的人,神讓你去。你悖逆十次,都讓你過去;但是到十一次,神不讓你過去。有的人,悖逆一次,神就不讓他過去。你沒有法子知道!弟兄們,請你們記得,神的政治是我們不能支配的!祂要怎樣,就是怎樣。

我認識一位姊妹,她本要出來作工,好好地事奉主。後來她結婚了。這婚姻不是太好的。就是因爲她這樣一作,光就從她身上斷掉了。你要她再回到這一條路上來,沒有辦法。神政治的手落在她的身上。到了今天,你怎麼作,也沒有法子把她轉過來。光,變作不能看見,好像有一幅幔子掛在那裏,怎麼作都沒有辦法。

盡力學習順服主並求主憐憫

所以,弟兄們,第一件事總是要盡力量學習順服主。願意神憐憫你,恩待你,保護你不落在神政治的手裏。但是,如果你落在神政治的手裏,千萬不要急,千萬不要抵擋,千萬不要自己跑出來。總要看見這一個基本的原則,就是出任何的代價,都要順服。當然這不是你所順服的,你自己順服不來;要求主憐憫你,求主叫你能順服。只有主憐憫我們,才能過去。“主啊,你憐憫我,叫我能過去。”常常求主的憐憫,把你帶過去,免得主政治的手落在你身上。假定說,神政治的手已經落在你的身上了,也許是主叫你生病,也許是主叫你遭遇了什麼事情,也許是主叫你有了什麼難處。請記得,你絕不能用你肉體的手來抵擋神的政治。一有神的政治落到你身上,你就要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要說,“主,這是你作的事!這是你的安排!我歡歡喜喜地服在這裏,我肯,我接受!”當神政治的手落在約伯身上的時候(神政治的手可以不落到約伯身上),約伯在那裏越接受,越好;他越說自己所行的義,他的情形就越不好。

感謝神!許多時候,神政治的手不是一直在人的身上。我個人相信,有的時候神政治的手落在一個人身上,召會的禱告很容易把它挪開。這就是雅各書五章寶貝的地方。雅各書五章是告訴我們,召會的長老能把神政治的手挪開。他說,出於信心的祈禱,能叫這個人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可以蒙赦免。所以當弟兄摸着路的時候,召會如果替他禱告,許多時候,神會把政治的手、管教的手挪開。

我記得有一次碰着和教士,聽她說一句話,非常好。有一個弟兄作了一件很不好的事,後來這個弟兄悔改了,來見和教士。和教士對他說,你現在悔改了,回來了,是不是?你要到神面前去,告訴神說,我本來是一個器皿,擺在窯匠的手裏作,現在這一個器皿已經破了。你不要在那裏逼着主說,主,我還要作一個器皿。你現在要謙卑地禱告說,主,你憐憫我,再給我作一個器皿!我永遠不能勉強這一件事,主把我作成尊貴的器皿也好,主把我作成卑賤的器皿也好,都是對的。許多人總是想:一直是這一個器皿,要主把他變成更榮耀。有的時候,是能從咒詛裏拿出祝福來。不過有一件事,我告訴你們,我們都是經過許多對付的人。許多時候,我們都是落在神的手裏,神政治的手常常在我們身上。我們要承認說,神藉着政治的手,反而叫我們知道祂的旨意是如何。這是沒有法子拐彎的,這只得服。像這樣的事,我們一點沒有辦法,只有服祂!你越過越要學習知道,這是不能拐彎、不能逃避的。你總得服在神的旨意之下。你要說,主!你替我安排的總是最好的,我的心服在你的面前!

這些事,是不能馬虎、不能隨便的。我認識一位姊妹,當她要和某一個人結婚時,她來找我。我說,按我看,你不應該這樣作,因爲這個人不像是一個靠得住的基督徒。她說,她有把握。後來她就嫁了。過了七、八個月,她寫一封很長的信給我,她說,我知道,我不對。我不聽你的話,現在我知道大錯了!怎麼辦?我回一封信給她說,從今以後,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現在來對我說,我也沒有辦法,任何的人都沒有辦法,你已經落在神政治的手裏。當你落在神政治的手裏的時候,你想在那裏掙扎不服,你這一個器皿就會破,就再也沒有前途。我很重地給她一封信說,你下一次再寫信給我,都是錯的。所以我們要記得,神的政治,是嚴肅到不能再嚴肅的事!

我常常想,今天召會裏的情形是怎樣呢?就像我們跑到一個窯匠家裏去,看見在他的空場上,都是些破碗、破缸、破瓶子,都是毀壞了的器皿。這就是今天基督徒的情形。這是非常嚴肅的事。我再說,我們要學習服在神大能的手下。

要敬畏神並對人寬大

還有兩處的聖經節─馬太六章十五節,十八章二十三至三十五節,都是一樣地說到神政治的手。有一件事,也是特別要緊的,就是不要隨便定別人的罪。這一件事,是非常的嚴肅!請你們記得,你在某件事上如果隨便地說人,你要看見這一件事很容易就落在你身上。你在什麼事情上不原諒人,不赦免人,這一件事就到你身上來!這自然地是神政治的手。主說,你如果不赦免人的罪,神也不赦免你的罪。這是指政治的赦免。這一個赦免,是另外一個問題。這裏是講“你們的父”,我們已經稱祂爲父,可見那一個永遠的問題老早解決了。可是,如果有一個弟兄得罪你,你不赦免他,神就不赦免你。政治的手,就落在你身上。所以,我告訴你們說,要學習作一個寬大赦免人的人!對於別人,要學習寬大,要常常學習作一個赦免別人的人。你老在那裏抱怨別人的行爲,老在那裏說別人對你不好,請你記得,這一件事要叫你落在神的政治裏!你不容易出來,神要把你挖得更深。你如果對人緊,神對你也緊。當那僕人出來,遇見欠他一百銀幣的那個同伴,就掐住他的喉嚨。主人知道了就大怒,結果主人把他交給掌刑的,等他還清了一切所欠的債(太十八23~35)。如果他不還清,就不得出來。神在那裏管治他,神政治的手在他身上,他就不容易出來。

所以,不只在赦免的事情上要學習寬大,並且千萬不要隨便說人,隨便批評人。請你們記得,許多時候,你們隨便說人,隨便批評人,結果你所說所批評的事,就要顯明在你身上。那你怎麼辦?許多時候,我們看見有的弟兄,是那樣嚴厲對待人的時候,我們看見管教就來了。也許很快地他就病了。有的時候,你看見人家裏的孩子出事情,你在旁邊批評說,這一個人,老是有神的手在他身上。我告訴你,過些日子,你也會有同樣的事情發生,那你怎麼辦?弟兄們,真是願意我們學習作一個懼怕神的政治的人!我們要學習敬畏神。所以,說話要小心。因爲許多的事,都是從說話不小心才臨到你身上來的。

今天我又能告訴你們一句話,基督徒的一生,就是在那裏學神的政治。我們活在地上作幾十年的基督徒,就是在那裏學,看神到底怎樣管治我們。我們千萬不要是一個作神兒女的人,卻又像是沒有人管的。請你們記得,沒有一件事,是可以隨便說的,是可以隨便批評的。盼望我們能有一個習慣,不管閒事,也不說閒話,學習作一個敬畏神的人。惹動神管治的手到你身上來,這不是上算的事,這是一個極大的難處,而且是非常嚴肅的事!千萬要小心,不要讓別人的事落到我們身上來。我們所定罪的事,因着我們隨便說,就臨到我們的身上。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這一個,在神的兒女身上,是非常實在的。盼望我們要學習寬大,因爲越寬大,越上算;你在神面前,越是寬大地對待人,神也越寬大地對待你。我要說,我知道這件事。你如果刻薄地對待弟兄,嚴格地對待弟兄,神在你身上,也要刻薄地對待你,嚴格地對待你。你要學習溫柔地、慈心地、寬大地對待弟兄。許多事情,讓人去作,少說閒話,少去批評。人碰着困難的時候,是我們該幫助的時候,不是我們該批評的時候。

請你們記得,猶太人在這末世的時候,人要刑罰他們,叫他們下監,叫他們沒有衣服穿,叫他們沒有東西吃。那些綿羊,是當他們下監的時候去看他們,當他們沒有衣服穿的時候給他們穿,當他們沒有東西吃的時候給他們吃;這一切反而給他們蒙恩的機會。你不能說,神斷定猶太人要經過逼迫,要遭遇苦難,你就加進去,也叫他們遭遇苦難。神是叫他們遭遇苦難,但你總得作寬大的人。你不能說,神叫人經過逼迫,遭遇苦難,所以我也加進去叫他遭遇苦難。政治的管治,是神一邊的事。神的兒女們在這世代裏,總是要學習寬大慈心地對待人,在任何的情形裏,都要作一個寬大待人的人。這樣,你就能看見說,主在許多的事上,要讓你過去。

有許多弟兄,今天跌倒得不像樣,沒有別的,就是因爲他們從前批評別人太厲害。他們今天許多的難處,都是他們從前批評人的。神不放鬆這樣的事!所以對人要寬大,免得神政治的手落到我們身上來!願意我們學習愛人,寬大地待人。總是在行爲上,在一切事情上,求神憐憫我的愚昧,憐憫我的不行,不要讓我落在神政治的手底下!這一個,我們要多多地仰望神的憐憫!我們要學習看見,我們是何等的需要神的智慧來活着!我們要對神說,我是愚昧的人,我所作的事是愚昧的,我總是不行的。你若把我擺在你政治的手裏,我是過不去的。我要求你憐憫!你越是軟、越是謙卑,你越是容易出來。你裏面越驕傲、越剛硬、越覺得你行,你越不容易出來。所以要學習謙卑。

要自卑順服,“到了時候”神政治的手才能過去

如果我們落在神政治的手裏,無論是小的事情,是大的事情,我們絕不應該悖逆。悖逆是愚昧的事!落在神的手裏,只有一個原則,就是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如果真的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就要看見過了一點時候,等“時候到了”的時候,神就讓你過去,神就放你過去。神覺得說,這一件事可以過去了。我盼望你們能注意“到了時候”這四個字。彼前五章六節:“所以你們要謙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使祂到了時候,可以叫你們升高。”這裏着重的點,是“到了時候”。你們看見說,到了時候,祂就要替你開一條出路;到了時候,祂要給你一條正直的路;到了時候,祂要釋放你;到了時候,祂要叫你升高。

這裏所說神大能的手,完全是指着管教說的。在這裏不是保護的意思。如果是保護的意思,就要說永遠的手臂。在這裏,乃是我服在祂大能的手下,這是順服的意思。這是神大能的手,你想要搖動是不可能的!你不能抵擋,總得學習服在祂大能的手下,說,“主!我肯聽話,你隨便把我擺在什麼地位上,我都不抵擋,我接受,我樂意!你這樣的對待我,我沒有意見,我樂意聽你的話!你要我在裏面多少的時候,我願意!”然後你要看見“到了時候”,不知道是多少時候,總是到了一個時候,主覺得你行了,也許主感動召會,有一個禱告,主就釋放你出來。

盼望弟兄們,從起頭就知道神的政治。因着許多人不知道什麼叫作神的政治,所以出了許多難處。我盼望神的兒女,第一天、第一年,就能知道神的政治。這樣,他們在所走的路上,就能非常正直地往前面去(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四冊,一三四至一五四頁)。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9-05-05 21:46:14
    觀看數 :
    1,219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