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點燈
  • 1,780 views,
  • 01-20,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詩歌四百四十七首可說是詩歌本里關於神聖三一的絕頂之作。這首歌的副歌說:“三一之神,作了我的一切!何等奇妙!何等榮耀!神聖成分,我能取用不竭!何等高超!何等逍遙!”據說,這首詩歌是一九六二年十二月,李弟兄在洛杉磯帶領“包羅萬有的基督”那次特會時所唱的。該詩歌是由中文譯成英文,也許是主的恢復到美國後所唱的第一首英文詩歌。

對今天大多數基督徒而言,神聖的三一並不陌生。即使是奈西亞信經,也相當着重神聖三一的事實。然而,大部分基督徒都將神聖的三一僅僅當作神學研讀的課題。我們不能說,他們對神聖的三一毫無經歷;但我們都能見證,乃是藉着這分職事,神聖的三一才得以向我們完全啓示出來。主給我們看見,神聖的三一是爲着神的分賜,爲着完成神的定旨;而分賜完全與我們的經歷有關。因這緣故,詩歌四百四十七首可說是已過二千年來,關於三一神的啓示與經歷,境界最高的一首詩歌。這首詩歌甚至是民數記六章裏三重祝福的絕佳解明。在基督徒團體裏,聖徒們幾乎都是誦唱諸如“聖哉、聖哉、聖哉,全能的主神”(詩歌第四首)這類的詩歌,以表達對三一神的崇敬。然而,那些詩歌的意境無法與四百四十七首所陳明關於神聖三一的啓示和經歷相比擬。我特別要鼓勵年輕人起來追求並認識神聖的三一;開頭你們也許只是研讀真理,但你們要藉着職事的幫助,從真理的層面往前進到對三一神豐富的經歷裏。

 

祭司點燈的重要

本篇信息,我們要來看民數記八章關於點燈的事。在這之前的第七章說到以色列十二支派爲着敬拜神所獻的供物(1~88)。這章末了,摩西進會幕要與耶和華說話的時候,聽見從見證櫃的遮罪蓋以上、二基路伯中間,有向他說話的聲音,他就向耶和華說話(89)。這是上一篇信息說到的,相信我們都已得着幫助,看見今天我們如何能有這樣的經歷。接着,我們來到第八章,頭四節說到點燈,乍看之下似乎這段話與上下文沒有什麼關聯。然而,請記得這次訓練的主題、負擔和亮光,乃是關於神渴望祂所揀選並救贖的人編組成軍,與神一同前行,並爲着神在地上的權益與神一同爭戰。我們必須在這個光中來看本篇信息所說點燈的事。點燈乃是一個聖職,唯有祭司才能擔負;平常人是沒有資格進到帳幕的聖所點燈並燒香的。在神眼中,那些正確、夠資格事奉神的人,乃是聖別的祭司。他們有點燈、燒香的權利和職責,並要負責照料聖所。

帳幕、祭司體系和軍隊乃是一

帳幕是神在地上的居所。這帳幕稱爲見證的帳幕,因爲見證的櫃放在帳幕裏面(出三八21,民一50、53)。帳幕預表神的建造。神永遠的心意和定旨,乃是要在地上得着一個建造,作祂的居所,或說,神要得着一個祂和祂子民相互的居所;這居所要成爲神在地上的彰顯和見證。這個見證的帳幕該是神子民的中心。

按照出埃及記神聖記載的順序,祭司體系和祭司職任的條例(二七20~二九46),乃是插入於帳幕及其中器物的異象之間。在舊約裏,帳幕和祭司體系是分開的,先有帳幕,然後有一班人作祭司在帳幕裏事奉。到了新約,帳幕和祭司體系乃是一體的兩面。彼前二章五節說,我們“被建造成爲屬靈的殿,成爲聖別的祭司體系,藉着耶穌基督獻上神所悅納的屬靈祭物”。這指明屬靈的殿和聖別的祭司體系,二者乃是一。

神原初是命定以色列人作祭司的國度(出十九6),神要每一個以色列人都作祭司。然而,他們因爲拜金牛犢(三二1~6),失去了祭司的職分;只有利未支派因着向神忠信,就蒙了揀選,頂替全體以色列子民事奉神。利未人中,唯獨亞倫家蒙召作爲祭司體系在帳幕裏供職。這裏我們看見,神原初的定旨是要得着普遍的祭司職分,好使祂在帳幕裏得着該有的事奉和敬拜。到了民數記,神將以色列人編組成軍;事實上,這個軍隊就是祭司體系,而祭司體系也就是帳幕。在今天新約時代,軍隊、祭司體系和帳幕乃是一。我們在前面的信息看見,祭司的事奉在神看來是服兵役,是軍隊的事奉(民四3)。祭司不僅作一些事奉的事,事實上他們乃是在爭戰。因此,今天神的軍隊乃是祭司軍隊,祭司、帳幕和軍隊乃是相聯且密不可分的。

在祭司體系的事奉和神軍隊的組成上,點燈是非常重要的

出埃及記在關於燈臺和點燈的記載(二七20~21)之後,隨即說到祭司的衣服(二八1~43)。摩西乃是從這裏開始說到祭司體系(1)。祭司的衣服,就是祭司所穿戴的,是祭司資格很重要的一部分。

在民數記七章末了,摩西已經進到至聖所,爲何在八章開頭又退回到聖所,講到點燈的事?我們必須看見,點燈乃是爲着祭司在帳幕裏的事奉;點燈對於祭司的事奉是非常重要的。若沒有點燈,帳幕裏面就是黑暗的,因爲帳幕沒有窗戶。這說出神所造天然的光在帳幕裏沒有地位;任何人造的光,從人的源頭出來的光,在帳幕裏也沒有地位。神的聖所唯獨是由燈臺的光所照亮的。在至聖所裏,甚至不需要燈臺的光,因爲那裏有神的榮光。神自己就是光(約壹一5)。基督是世界的光(約八12,九5),真光就是三一神自己(一9)。然而在聖所裏,祭司需要那從燈臺的七盞燈所照耀出來的光,好使他們能事奉、行動並作事。因此,在民數記八章一至四節,神專特地指示亞倫要點燈。無論對於帳幕裏的生活、祭司體系的事奉或神軍隊的組成,點燈都是非常重要的。本篇信息的負擔不在於燈臺及其解釋,乃要着重地說到點燈,也就是說到我們對光的需要。因着需要光,我們就需要點燈。我們也需要有正確的祭司體系,就是一班夠資格來整理、維持這光的祭司。祭司要把燈盞放上,使燈向燈臺前面發光(民八2~3),並且從晚上到早晨,祭司要在神面前整理這燈(出二七21),燈光不可以熄滅。這是神所吩咐點燈的律例。如果燈臺的燈熄滅了,那是相當嚴肅的事。燈臺的七盞燈要一直不斷地照亮,說出神的見證必須滿了光,也就是神的子民必須滿了光。

光的六項功用

在此我們要先指出光的六項功用。第一,光是爲着照明。光一照耀,就把一切照亮,並驅除黑暗。光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使事物明亮。

第二,光能辨明。光能把事情釐清,叫事情變得確定和明朗,使人能辨別分明。

第三,光能滲透。光的滲透在消極一面能把消極的東西暴露出來。黑暗的事物無法在光中存在;隨着光的暴露就有審判。當我們在黑暗的房間裏,也許以爲房間很乾淨;只要把燈打開,就會發現其實有很多垃圾,只因先前沒有光,所以看不見髒污。此外,光的滲透在積極一面也有灌注、浸透的作用,如同輻射線在醫學上的作用。

第四,光能規律。這意思是,光指引、引導、調整並管治人的方向。如果沒有光,人就隨意而行。實驗證明,人在黑暗裏無法沿直線往前,只會繞着圈子走。沒有光就沒有規律,人就失去往前的指引。

第五,光能管理。看看新耶路撒冷的圖畫:在城內有寶座,不需要燈光、日光和月光,意即不需要任何人造的光和天然的光;因爲主神要光照他們,又有羔羊爲城的燈(啓二二1、5,二一23)。神從寶座照耀出來,使整個新宇宙充滿光。光在新耶路撒冷裏執掌行政,管理並運作一切。今天在召會生活裏,神乃是藉着光施行管治;越有光的照耀,就越有神的管治。召會的情形若是黑暗的,就表明黑暗的權勢正在管治。今天神要以祂自己的管治,頂替黑暗權勢的管治;神是藉着祂自己作光施行管治。

第六,光推動人。人在黑暗裏會覺得下沉、憂鬱,得不到激勵和推動。但人在明亮的情形下,就會受刺激興奮起來,得着加力,採取行動。這對軍隊是非常必要的。沒有人願意參加一支沒有動力的軍隊;人都願意在一支滿有動力、往前行進的軍隊裏。

在民數記八章,會幕的許多細節沒有提到,神卻專特地指示亞倫要整理燈臺的燈

在民數記八章,會幕的許多細節沒有提到,神卻專特地指示亞倫要整理燈臺的燈(1~4)。所以我們要注意點燈這事。

在民數記七章,以色列十二支派奉獻,並神說話之後,神告訴摩西要點燈;八章一至二節說,“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放上燈盞的時候,七盞燈都要向燈臺前面發光”

在民數記七章,以色列十二支派奉獻,並神說話之後,神告訴摩西要點燈;八章一至二節說,“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放上燈盞的時候,七盞燈都要向燈臺前面發光。”光就是一切。到了八章,一切都預備好了,以色列人中間的玷污已經得潔淨,他們也許了拿細耳人的願,甚至蒙神祝福(五~六),軍隊快要拔營起行。就在此時,摩西說要點燈,讓七盞燈都向燈臺前面發光。

七盞燈表徵七靈,向燈臺前面發光,朝着帳幕的中間照耀;因此,燈的照耀是在正確的方向,以便事奉並行動;從這裏起,神的百姓能開始對祂有屬靈的事奉

七盞燈表徵七靈(啓四5),向燈臺前面發光,朝着帳幕的中間照耀;因此,燈的照耀是在正確的方向,以便事奉並行動;從這裏起,神的百姓能開始對祂有屬靈的事奉。一個人也許說自己是祭司,有正確的衣着,正確的奉獻,並且被聖別;但燈若沒有點亮,祭司就無法事奉。祭司無法在黑暗裏事奉。祭司在黑暗裏甚至無法行動,因爲不知道該往哪裏去;可能祭司一動,就把帳幕裏的器具打翻。祭司體系要有屬靈的事奉,首先必須有光。

這對我們今天的召會生活是很重要的。我們也許準備好要事奉,也願意事奉,但召會的光景若沒有光,我們就不知道自己在作什麼。有些召會的確有一些事奉和某種工作;然而人到了那裏,就覺得那裏是黑暗的,所有的事奉和工作似乎是在黑暗裏作的。這樣的情形是錯誤的,至終必會產生難處。我們的事奉和行動必須有光;有了光,纔有正確的環境和光景,使我們能在其中正確地事奉神。

點燈專一的用意乃是爲着奉獻、爭戰和行動;奉獻、爭戰和行動都需要光

點燈專一的用意乃是爲着奉獻、爭戰和行動;奉獻、爭戰和行動都需要光。奉獻、爭戰和行動都是祭司軍隊的工作,這一切都需要光。今天在衆召會裏,需要更多的光。在召會生活的每一方面,都需要光。一處召會越有光,越明亮,越有神的照耀,那裏的事奉和爭戰就越正確,建造的工作也才能夠進行。

以色列人若沒有光的照耀,就無法行動,更無法爲神爭戰;所以,當他們一有所奉獻給神(如民數記七章所見的),立刻就點燈,好讓光照耀

以色列人若沒有光的照耀,就無法行動,更無法爲神爭戰;所以,當他們一有所奉獻給神(如民數記七章所見的),立刻就點燈,好讓光照耀。只有神是神聖之光的源頭,我們都不是。這裏說到需要祭司點燈;這是祭司的職責。我們在衆召會裏作祭司,我們的工作和職責就是要保持燈臺發光,讓聖所裏的光一直照亮。在召會生活中,你我若看自己是祭司,就需要善盡這聖別的職責,讓聖所裏有光。

當神的子民有所奉獻給神,神就能在他們中間照亮,他們就有了光;神的子民要成爲神的軍隊,必須先有光,才能爭戰、行路並事奉

當神的子民有所奉獻給神,神就能在他們中間照亮,他們就有了光;神的子民要成爲神的軍隊,必須先有光,才能爭戰、行路並事奉(參羅十三12、14)。若沒有光,我們只能跌跌撞撞,彼此碰撞,產生種種難處。這裏的行路指我們的生活。羅馬十三章說到基督徒的爭戰。十二節說,“黑夜已深,白晝將近。”這是指主快要再來。因此,我們當脫去黑暗的行爲,穿上光的兵器。十四節說,“總要穿上主耶穌基督,不要爲肉體打算,去放縱私慾。”穿上光的兵器,就是穿上基督的各方面,使我們能活出基督,而與肉體及其私慾爭戰。這是屬靈爭戰其中的一面。

燈臺的光是根據祭司事奉的強弱

燈臺的光是根據祭司事奉的強弱。這是很重要的原則。聖所裏有燈臺,但燈臺不像今天的電燈,只要把開關打開,燈就發亮。聖所裏的燈是油燈,需要持續地加油,好使燈能一直點着。有時候燈光會變暗,甚至接近熄滅。聖所裏的光在量和質上有多少,在於祭司事奉的強弱。我們都是祭司,需要在召會生活中有祭司的事奉,並且我們的祭司事奉需要得着加強。

在撒母耳記上,神的燈就要滅了,因爲祭司以利軟弱墮落了

在撒母耳記上,神的燈就要滅了,因爲祭司以利軟弱墮落了(三3)。以利和他兒子們軟弱墮落,那時撒母耳還是個童子,已經在以利面前事奉神(1上)。當撒母耳聽見神的呼喚,以利卻聽不見(4~8)。作祭司的以利竟然聽不見神的說話。那時“神的燈還沒有熄滅”(3)。神的燈沒有熄滅是指什麼?如果有人問:“你所在的召會如何?”你回答說,“哦,燈還沒有熄滅,我們還沒有關門。”你若這樣形容召會,必定表示召會的光景很糟糕。在撒母耳記上的情形,就是神的見證衰微,帳幕裏的燈快要熄滅了。這正是撒狄召會的光景(啓三1~2)。他們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1),就是將死的。我絕不願意用“將死”這辭形容我所在的召會。但願在主恢復中所有的地方召會,不論人數多寡,都是發光、照耀的,沒有燈快要熄滅的情形。

地方召會的光不可能明亮,除非我們盡祭司的職分,來燒香點燈

地方召會的光不可能明亮,除非我們盡祭司的職分,來燒香點燈(出二五37,二七20~21,三十7~8,徒六4,林前十四24~25)。這裏必須有人的合作,盡祭司的職分燒香點燈。祭司在聖所裏有兩面的工作,就是燒香和點燈。每逢祭司點燈的時候,他們就燒香。燒香是指代求的禱告,在這禱告中加上基督的美德,讓禱告上升到神面前。祭司的禱告、召會的禱告、衆聖徒的禱告乃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隨着點燈,還必須燒香。

祭司的職責就是要保守燈發亮。爲此,在消極方面要剪去燒焦的燈芯,在積極方面,要持續地供應油。我們在召會裏事奉主,都要被興起來作真正的祭司,保守燈發亮。我們要對付所有老舊的東西、天然、舊人,清理燒焦的燈芯。此外,我們還需要油,就是那靈。我們需要被那靈充滿,好使我們得加強,能維持燈發亮。無論我們個人一面,或是召會生活團體一面,都該如此。

出埃及三十章七至八節說,“亞倫要在壇上燒馨香的香;每早晨他收拾燈的時候,要燒這香。黃昏他點燈的時候,也要燒這香,作爲世世代代在耶和華面前常燒的香。”每天早晨,我們要再一次整理、收拾燈;燈不會自己不斷發亮。每天早晨我們與主同在時,不該僅僅是作晨興這件事,我們更需要花時間,再一次收拾燈,讓主修剪所有燒焦的燈芯,並以祂的靈充滿我們。

行傳六章四節說,“但我們要堅定持續地禱告,並盡話語的職事。”燒香是指禱告,點燈則是聯於神的話語。詩篇一百一十九篇說,“你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130)神是光,基督也是光。今天神乃是藉着祂的話向我們發出亮光。所以我們需要神的話;基於並聯於這話,就有光發出。此外,光是從燈發出,而燈乃指靈;燈的照耀不是來自死的聖經字句,乃是來自“靈話”(Spirit-word)(參弗六17—那靈就是神的話)。話的素質乃是靈,話裏的實際就是靈。當我們將靈與話調和,話就成爲活的,不再僅僅是字句。“字句殺死人,那靈卻叫人活。”(林後三6)那靈叫人活,就是賜人生命,進而產生光。

我們要禱告神的話,將話與靈調和。神的話是神的呼出(提後三16),我們需要用靈劃擦這些話,使神的話對我們成爲氣,成爲靈。如此,這“靈話”纔能有功效,並發出亮光。當我們在主的面光中多方禱告主的話時,話就在我們裏面發光照亮。有時在早晨,甚至只需要停留在一處經節或一個短句、字辭,話就在那裏發光照亮。

聖徒早晨讀《晨興聖言》,不該只從其中找出一些要點來爲着預備申言;那不是首要的事。我們第一件該作的事,乃是要禱告這些話,用我們的靈將話與靈調和。當我們認真這樣實行,並且作得又深又活,就有光照射出來。這光會有前面所提到的種種功用;這光會帶來審判,將燒焦的燈芯剪掉。一整天之久,我們會經歷這光所產生的功效。

在召會的禱告聚會中,有時我們只是簡單地禱讀再禱讀,光就在那裏照耀。不論我們獻上什麼禱告,都滿了光。我們所獻的香,乃是在光之下。今天在一些地方召會裏,光不夠強;並非完全沒有光,但是光不夠強。這是因爲祭司的事奉軟弱了,因爲我們花在主面前的時間、被主充滿浸透的時間不夠,以致我們沒有活出主。這一切的關鍵,都在於我們要將話與靈調和。

民數記七章結束於神在會幕裏說話,八章開始於神繼續的說話,說到點燈,使燈發光

民數記七章結束於神在會幕裏說話,八章開始於神繼續的說話,說到點燈,使燈發光(七89~八3)。

這順序指明每當神的話語來了,神的子民就得着光;因此,在祭司以利的時代,耶和華的言語稀少,聖所裏的燈快要熄滅

這順序指明每當神的話語來了,神的子民就得着光;因此,在祭司以利的時代,耶和華的言語稀少,聖所裏的燈快要熄滅(撒上三1~3,參詩一一九105、130)。那裏有主的話,神的子民就有光。今天在召會生活裏,我們需要神的話。我們不能過一種話語微弱的召會生活。不僅在申言聚會中,甚至在召會生活的任何聚會、任何情形裏,都必須有夠強的話語。當話語藉着禱告供應出來,就會發出亮光。

聖徒們都在實行家聚會、排聚會。然而,有些聚會可能沒有這篇信息所說的光,反而只有天然的光,甚至是人造的光。我們不該在聚會裏討論哲學思想、政治理念,或者發表自己對人生的種種看法;我們的聚會應當讓光照亮。這不是說,我們所有的聚會都要釋放信息。我們若是正確的祭司,滿有靈並帶着話,滿了“靈話”,就會把光帶到聚會裏。如此,我們也許簡短講說幾句,或回答問題,或根據所唱詩歌的某一節作簡短分享,我們一開口,光就在聚會裏照耀。

爲着照顧新人,我們的確需要有人性,知道如何與新人談話,如何與他們相處;但這不是我們在這裏所要說的。我們不該將許多生澀的“真理”灌輸給新人,但我們若運用靈,滿有靈,即使是短短的分享,都會帶着光。聚會需要光,召會需要光;如此,人一進到聚會裏,就看見光,得着光的照耀。這照耀會帶來審判,也帶來灌注,就是神的同在。當有不信的人進來,聽見我們申言,就覺得被衆人審斷。他心裏會有一種顯明,以致他面伏於地說,“神真是在你們中間。”(林前十四24~25)因爲這裏滿了光,許多人說了神活的話,人心裏的隱情就顯露出來。人要承認神真是在我們中間,因爲這裏有光。不論是家中聚會、申言聚會,都必須滿了光。爲此,我們該是爭戰的祭司體系。

在撒上三章我們看見,那些日子,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異象,以利眼目已經昏花,不能看見,甚至聖所裏的燈快要熄滅了(1~3)。因着祭司體系的墮落,神似乎不存在了;以利不再聽見神新鮮的說話,也不再看見異象。神的子民因着沒有異象,而活在黑暗裏;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箴二九18)。我們都必須儆醒,免得神的話語在我們當中稀少,以致我們沒有異象,而活在黑暗裏。詩篇一百一十九篇一百零五節告訴我們:“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一百三十節說,“你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蒙人通達。”許多時候,我們在聚會裏都在等待,或巴望有人能用一分鐘的話,將燈點亮;若有人如此行,我們就會讚歎:“讚美主,這個聚會真好!”可惜,我們的聚會經常不是這樣。我們都必須有負擔作點燈的人;當我們一開口,聚會中就有燈光照亮。

召會中有神的說話時,神子民中間的光才明亮的照耀;事奉的祭司藉着燈臺的光,就能事奉並行動

召會中有神的說話時,神子民中間的光才明亮地照耀;事奉的祭司藉着燈臺的光,就能事奉並行動(參瑪二7)。即使我們是祭司,但召會裏若沒有光,我們根本無法事奉並行動。

不僅如此,七盞燈的光都朝同一方向照亮,表徵各人在基督身體裏的職事雖有不同,但方向一致,他們的職事乃是一個職事

不僅如此,七盞燈的光都朝同一方向照亮,表徵各人在基督身體裏的職事雖有不同,但方向一致,他們的職事乃是一個職事(西四17,提後四5,徒二十24)。雖然基督的身體裏有許多肢體,召會中有許多祭司在事奉供職,但所有事奉的方向都該是一致的。我們若在聚會裏學習朝同一個方向交通,說同一個重點,衆人說話如同一人,這對與會的衆人,甚至來訪的人,都會滿了征服力。

譬如,保羅有保羅的職事,彼得有彼得的職事,約翰有約翰的職事,但他們的方向都是向着基督;他們一同爲基督作見證;他們的光是從基督照耀出來,也是向着基督照耀;因此,他們的職事乃是一

譬如,保羅有保羅的職事,彼得有彼得的職事,約翰有約翰的職事,但他們的方向都是向着基督;他們一同爲基督作見證;他們的光是從基督照耀出來,也是向着基督照耀;因此,他們的職事乃是一。我年輕時,總是很怕在聚會裏站起來說話。每次我一站起來,就忘記自己要講什麼。有一天,我把這個難處帶到一位年長弟兄面前,請他給我幫助。他問我:“當你說話時,是向着誰說話?”我說,“我向着聖徒們說話。”他說,“這就是你的難處。你站起來說話時,應當是向着基督有所獻上。”這位弟兄的回答給我很大的幫助。當使徒們說話時,不是僅僅向着人說話,乃是向着基督說話。雖然他們是在供職,但他們乃是爲基督作見證。他們的光是從基督照耀出來,也是向着基督照耀。這就是召會所需要作的。

“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搗成的純橄欖油拿來給你,爲點燈用,使燈常常點着。在會幕中見證櫃前的幔外,亞倫和他的子孫,從晚上到早晨,要在耶和華面前整理這燈。這要作以色列人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

“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搗成的純橄欖油拿來給你,爲點燈用,使燈常常點着。在會幕中見證櫃前的幔外,亞倫和他的子孫,從晚上到早晨,要在耶和華面前整理這燈。這要作以色列人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出二七20~21)。這裏說到“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意思是指點燈的事不該停止。不論召會存在多久,金燈臺的燈世世代代都需要有人整理,不能中斷;這燈就是耶穌的見證。

橄欖樹表徵基督,搗成的橄欖油表徵基督的靈,藉着基督經過成爲肉體、人性生活、釘十字架和復活的過程產生出來

橄欖樹表徵基督(參羅十一17、24),搗成的橄欖油表徵基督的靈,藉着基督經過成爲肉體、人性生活、釘十字架和復活的過程產生出來(參約一14,林前十五45下)。

使燈常常點着,直譯,使燈(光)上升

使燈常常點着,直譯,使燈(光)上升。燈乃是主的話。我們不該把燈放在鬥底下,乃要放在燈臺上(太五15),使燈光能夠上升。我們衆人在各召會裏,都必須使燈光上升。我們來到聚會裏,就要讓燈光再一次上升。聖徒們來在一起作祭司,使燈光上升,這個聚會就能使神和人同得滿足。

那表徵基督作三一神具體化身的燈臺,是用純金作成(出二五31),但焚燒發光的燈芯是用植物的生命作成;燈芯要燃燒發出光來,就必須被油浸透。燈芯表徵基督拔高的人性,因神聖的油而焚燒,照出神聖的光。這燈芯是好的,且是新鮮的,表徵基督拔高的人性;這神聖的油乃是指那靈。我們需要這兩樣,叫我們的人性被神性所浸透,使燈能夠點亮,好讓光能從我們照耀出來。

帳幕作爲會幕,就是神與祂的贖民相會,並向他們說話的地方,乃是預表召會的聚會

帳幕作爲會幕,就是神與祂的贖民相會,並向他們說話的地方(利一1),乃是預表召會的聚會。神說話的地方稱作會幕,那是神出口的地方。我們不要藐視召會的聚會,因爲這是點燈的地方,是見證基督的地方。

因此,按預表,點燈是指正確的聚會方式;在召會聚會中所作的每件事,無論是禱告、唱詩、讚美或申言,都該使燈照耀;這就是在神的聖所裏點燈,好使亮光把黑暗吞滅(參約一5,腓二15~16上,弗五8~9)。我們越禱告應當越明亮。然而,有些聖徒越禱告卻越黑暗,因爲那是從天然心思發出的禱告。有人只是跟着別人搖搖擺擺地唱詩,不但沒有光,甚至帶來黑暗。無論是擘餅聚會中的讚美,或是衆人一個一個地申言,都要點燈,都要發光。若是我們在聚會中作的每件事都將燈點亮,黑暗就會被吞滅。

在見證前(出二七21,原文無“櫃”字),意即在幔子後約櫃裏的律法前。神子民的聚會大部分是在聖所裏,不是在至聖所裏;然而,我們在聖所裏聚會,乃是期望進入至聖所。每次聚會不僅該開始於聖所,且該結束於至聖所;那纔是成功的聚會。

燈光使我們能看見基督不同的方面(由聖所裏的各項器物所表徵),也看見通往至聖所,就是進入在神裏面之基督深處的路(參林前二9~10)。我們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來十19),就是進入神同在和說話的地方;在燈臺這裏有指引、指示、調整,將我們指向那進入在神裏面之基督深處的路。如果沒有光,我們就不知道要往哪裏去。在聚會裏,如果沒有話語發出亮光,聖徒們就不知如何往前。每當我們聚在一起,從主得着新鮮的指引,就是得着光,我們就被重新調整,得以繼續奔跑賽程,進入至聖所,就是進入在神裏面之基督的深處。

點燈的聖職,是聖別之人(祭司)的事奉,不是平常人的事奉

點燈的聖職,是聖別之人(祭司)的事奉,不是平常人的事奉。平常人不能有分於點燈。

按照整本聖經,祭司是被神據有、被神充滿、被神浸透、且絕對爲神而活的人;不僅如此,祭司必須穿祭司的衣服(出二八2),這衣服表徵祭司體系所活出的基督。要作真正的祭司,需要付代價。作祭司不是表演,乃在於被主據有,被主充滿,被主浸透,也在於絕對向着主而活,更在於穿上祂。出埃及記說到燈臺和點燈之後(二七20~21),隨即說到祭司的衣服,爲榮耀爲華美。我們即使在私下的個人生活裏,穿祭司的衣服仍是必需的。

在聖所裏點燈,需要這種人的事奉(參彼前二5、9,啓一6);需要聖別和君尊的祭司體系,就是真正屬靈的祭司體系。

聖所裏的光不是天然的光,也不是人造的光,乃是從金燈臺,就是從基督神聖性情而來的光

聖所裏的光不是天然的光,也不是人造的光,乃是從金燈臺,就是從基督神聖性情而來的光。金燈臺在此着重指神聖的性情,支撐着燈,使其能發光。

我們要在召會聚會中經歷真正的點燈,就必須有基督這三一神的具體化身作燈臺,有神聖的性情作金,有基督拔高的人性作燈芯,且有基督的靈帶着基督所經過之過程的一切步驟作油,我們也必須是聖別的人作祭司,穿着基督的彰顯爲祭司的衣服

我們要在召會聚會中經歷真正的點燈,就必須有基督這三一神的具體化身作燈臺,有神聖的性情作金,有基督拔高的人性作燈芯,且有基督的靈帶着基督所經過之過程的一切步驟作油,我們也必須是聖別的人作祭司,穿着基督的彰顯爲祭司的衣服。要成爲神的軍隊,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我們無法裝假,因爲遲早都會展現出來。我們來聚會乃是展覽我們的爲人、我們的情形以及我們與基督的關係。如果我們要點燈,就必須料理基督的各方面,包括燈臺、燈芯、油以及祭司衣服所表徵的。我們不僅要明白這些關於基督的預表,更必須每天經歷基督一切的豐富。這樣,我們來聚會,就會成爲點燈的人,並且和其他祭司一起點燈;如此,我們就能成爲神爭戰的軍隊。

從晚上到早晨,祭司要在耶和華面前整理這燈

從晚上到早晨,祭司要在耶和華面前整理這燈。在出埃及二十七章二十一節裏沒有說到白天;現今的世代是黑夜,不是白晝。因此,在這黑夜的世代,我們需要燈光照耀,直等到天發亮(參羅十三12,彼後一19)。

金燈臺的七燈就是神寶座前的七靈,就是七盞火燈在神寶座前點着

金燈臺的七燈就是神寶座前的七靈,就是七盞火燈在神寶座前點着(啓一4,四5)。在宇宙中,神有一行政中心,神的行政中心就是祂的寶座。神從祂的寶座管理並行動,以執行祂永遠的政策。神寶座前點着的七盞火燈,表明這七盞燈對於神的行政、經綸和行動,有絕對的關係。七靈不僅叫我們活,更是在寶座前,爲着神在宇宙中、在地上的行政,在今世執行祂的經綸。

我們要認識神的行政和經綸,就必須有金燈臺七盞照耀並照明之燈的光

我們要認識神的行政和經綸,就必須有金燈臺七盞照耀並照明之燈的光。天然的光不能幫助我們認識神的經綸、行政和永遠的定旨(二一23、25,二二5上)。唯有神聖的光能照亮我們,使我們認識神的經綸、行政和永遠的定旨。我們必須得着這光,讓這光照亮,使我們認識神的經綸。

燈臺的光就是那預表召會之聖所的光。這是聖所的光,就是召會聚會的光。我們一進到召會的範圍內,就馬上清楚,我們就懂得神永遠的定旨、神的心意和神的經綸,也懂得應該在哪一條路上走前頭的路程,以達到神的目標。在神的聖所裏(在我們的靈裏並在召會中),我們得着神聖的啓示,並得着一切問題的說明(詩七三16~17)。

有時你不瞭解自己的情形,也不知該往哪裏去;你有許多問題。然而,當你一進到聚會中,唱唱詩歌,雖然所唱的好像與你的問題無關,但是燈光照亮了。你雖然沒有尋求,卻是清楚了;這不是心理作用。這正是詩篇作者所說的:“我思索要明白這事,眼看實係爲難;等我進了神的聖所,我纔看清他們的結局。”(七三16~17)有時你連自己的問題是什麼都不曉得,然而你一得着聖所的光,一切就都明朗了。

按照啓示錄四章,七盞點着的火燈着重在神行政的行動

按照啓示錄四章,七盞點着的火燈着重在神行政的行動。基督是地上君王的元首,憑着寶座前焚燒的七靈來執行祂的使命,主宰地支配世界局勢,使環境適合神所揀選的人接受祂的救恩(徒五31,參十七26~27,約十七2,代下十六9)。神一切的行動,包括傳福音、釋放真理的話,以得着祂所揀選的人並拯救人,都是祂行政的行動。爲此,需要七靈作耶和華的七眼,奉差遣往全地去,遍巡全地,以施行神的行政。所以我們需要點燈,使神的行政能藉着召會執行出來。

焚燒之七靈的火焰審判、潔淨並煉淨召會,要產生金燈臺。七盞火燈的焚燒,不僅是爲着照耀並焚燒,也是爲着推動我們起來採取行動,以完成神的經綸(但十一32下)。我們是否預備好起來爭戰,與神一同前行?若是如此,燈就必須發光。這不該是微弱的燈光,乃該是火燈所發出極強的光。但願今天在主的恢復裏有極強烈的光。(M. C.)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9-01-20 17:11:57
    觀看數 :
    1,780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