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以色列人部署安營,預表神所救贖的人要終極完成爲新耶路撒冷
  • 1,701 views,
  • 01-20,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在民數記一章,以色列人經過數點;到了二章他們就受囑咐要在帳幕四圍部署安營。在此,神第一次組成祂的軍隊,爲祂的權益爭戰。神實在是頂尖的戰略家,祂指示祂的子民要圍繞一箇中心部署安營,並且以一種特別的秩序面對這箇中心。神要他們這樣行動,以這種方式從事爭戰,這是一件令人驚奇的事。地上沒有任何軍隊用這種方式部署安營,這的確非常特殊,非常奇妙。

在本篇信息裏我們也要看見,這樣的安排、這樣的部署安營,是聯於新耶路撒冷。這完全是人心無法想像的事。早在民數記的時代,這位永遠的神,祂的思想就已經指向新耶路撒冷;這點是非常重要的。接下來我們會更詳細的看,在這樣的部署安營裏,有許多屬靈的應用。

 

這樣的安排不只奇妙,更是可畏。在民數記二十三至二十四章,巴蘭受巴勒的利誘,要咒詛以色列人。巴蘭從山上往下觀看在曠野裏的以色列營,他雖只看到以色列營的邊緣(二二41),就被神的靈感動,不但沒有咒詛他們,反而祝福他們。巴蘭三次祝福以色列人:“這是獨居的民,不將自己算在萬民中”(二三9);“祂未見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見以色列中有禍患”(21);“雅各啊,你的帳棚何其佳美!以色列啊,你的帳幕何其華麗!”(二四5)藉着觀看以色列人的部署安營,巴蘭就被神感動,不但沒有咒詛,反而祝福他們,說他們是聖別、完全、美麗的。盼望藉着本篇信息,我們衆人也都被感動。

以色列人的部署安營是神的設計。神計劃祂的子民要這樣部署,這啓示出祂的思想,甚至啓示出祂永世裏的思想。二十四章五節第一注說,“這將是千年國時以色列真實的光景。”所以,不管你認爲在民數記中以色列人的光景如何,神要他們有這樣奇妙的部署安營。這也將是千年國時以色列真實的光景,也是要來之新耶路撒冷的情形。

事實上,這樣的部署安營描述了基督身體在一里的配搭與建造。我們所預備要參與的爭戰,乃是在身體裏的爭戰。正如詩歌六百三十七首第一節所說,“爭戰要在身體裏面,永勿單獨去迎敵。”我們都要學習如何在身體裏爭戰,同被建造,在一里爭戰。在這樣的建造、配搭和一里,我們就能打屬靈的仗。這樣的部署安營不只給我們看見身體裏的配搭、建造,也將我們聯於永遠,聯於新天新地裏的新耶路撒冷。

在民數記二章二節耶和華對摩西和亞倫說,以色列人要各歸自己的纛下,在自己宗族的旗號那裏,對着會幕,在四邊安營”

在民數記二章二節耶和華對摩西和亞倫說,“以色列人要各歸自己的纛下,在自己宗族的旗號那裏,對着會幕,在四邊安營。”我們需要對以色列人部署安營的圖畫有深刻的印象,好知道神如何安排祂的子民。他們的中心是會幕,就是帳幕,也就是見證的帳幕,四邊排列的是十二支派,每邊有三個支派。首先,在東邊領頭的是猶大營;猶大營包括三個支派:猶大、以薩迦和西布倫支派(二3~9)。其次,在南邊是流便營,由流便支派帶領,有流便、西緬和迦得三個支派(10~16)。然後,在西邊是以法蓮營,有以法蓮、瑪拿西和便雅憫三個支派(18~24)。最後,在北邊是但營,有但、亞設和拿弗他利三個支派(25~31)。神是這樣安排這十二個支派。

利未支派是被分散的,未被數點在這十二個支派內,因爲他們是服事帳幕的(33)。在神的主宰裏,約瑟的兩個兒子─以法蓮和瑪拿西─成爲兩個支派,這兩個支派代替了利未支派。利未支派作爲服事者,被安排在諸營中間,靠近帳幕的四圍安營,與神非常親近(17)。利未有三個兒子:革順、哥轄和米拉利。神安排革順的家族在西邊,哥轄的家族在南邊,米拉利人的家族在北邊(三23、29、35)。然後在東邊,就是在帳幕入口的方向,有摩西、亞倫和亞倫的兒子們看守(38)。摩西代表神,亞倫家代表祭司,他們在前面保衛神帳幕的入口。這是神何等美妙的安排。

在這樣的安排和排列裏,我們能看見至少五項屬靈的應用。首先,每個人都要照着他自己支派的纛安營,沒有人意的選擇。一個以色列人生在哪個支派,就要在所屬的支派那裏安營,不能有個人的偏好、選擇,只能歸到所屬支派的纛下。

第二,所有支派都是對着會幕,就是帳幕,也就是見證的帳幕安營。所以,兩百萬以色列人圍繞着帳幕部署,不是朝着別的方向,乃是朝向中間的帳幕。這是非常特別的。

第三,這樣的見證是向着四方。這見證不只是爲着一個方向,不只是爲着一民一族,乃是爲着全地各民各族。

第四,以色列人安營的順序是照着生命的光景,不是照着出生。猶大不是長子,他是第四個兒子,但猶大是君王的支派。照着創世記四十九章雅各的預言,猶大是個小獅子,掐住仇敵的頸項(8~9)。所以猶大是剛強的。基督是出於猶大支派,是猶大支派的獅子,祂已得勝(啓五5)。所以猶大的營被安置在前面帶領,並保衛帳幕的入口。

末了,這十二支派的安排,形成一個三乘四的部署。每邊有三個支派,共有四邊。三表徵三一神,四表徵受造的人;三乘四,表徵神在祂的三一里,與祂所造的人調和,形成神永遠行政的單位,在地上爲着祂的行動。

部署安營這事沒有人意的選擇;一個以色列人生在哪個支派,就必須歸到哪個支派的纛下安營,不能有自己的選擇

部署安營這事沒有人意的選擇;一個以色列人生在哪個支派,就必須歸到哪個支派的纛下安營,不能有自己的選擇(參林前十二18)。

就這預表的屬靈意義說,信徒在召會中配搭,不能有自己的選擇;他們的配搭必須完全是出於神的命定和安排

就這預表的屬靈意義說,信徒在召會中配搭,不能有自己的選擇;他們的配搭必須完全是出於神的命定和安排。林前十二章十八節說,“但如今神照着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置在身體上了。”我們天然的人喜歡運用我們天然的喜好。比方,我們也許因着不喜歡我們所在地的召會,就去其他地方聚會,覺得別的召會比較好,因爲我們認識那裏的聖徒,或者我們認爲那裏的長老更老練,召會更完全、更合宜。這乃是在運用我們自己的喜好。但是在民數記二章這裏,神不讓祂的子民運用他們個人的喜好。一個以色列人若是屬於但支派,即使那個支派不是很好,他也必須去那裏報到;即使他比較喜歡便雅憫支派或猶大支派,但只要他是生於但支派,他就必須留在但支派。

這是我們在身體生活裏所需要學的基本功課。身體是有等次的,一切都是神所命定的。神照着祂的智慧和主宰,將每一個肢體俱各安置在身體上。聖徒們,你在哪裏,你屬於哪個召會,你生於哪個家庭,都是神所設計的。不要試着逃避,不要試着改變,要學習活在神主宰的安排和命定之下,學習調進基督的身體裏。

李弟兄與我們在一起時,曾多次告訴我們,他絕不運用他自己的喜好來選擇同工。他也多次提醒我們,有些同工喜歡選擇他們想配搭的同工。他們喜歡那些看起來比較好、比較有恩賜的,不喜歡那些看起來比較愚拙、遲鈍的。李弟兄說,“我沒有選擇,神指派誰給我,那就是我的同工。”這就是我們在基督身體裏生活的方式,照着神的安排受限制,守住基督身體的等次。

以色列人的纛有十二面(會幕四邊各三面纛),但只有一箇中心目標,就是以會幕和神的見證爲中心

以色列人的纛有十二面(會幕四邊各三面纛),但只有一箇中心目標,就是以會幕和神的見證爲中心。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中,必須有中心。在預備爭戰的特別部署裏,神不要祂的子民以色列人面向前方,或者向着東、西、南、北;祂要他們面向中心。我們可能擔心他們如何防衛後面;然而,神乃是要他們面向中心。最終,我們會看見,其實是神在爲他們爭戰。不是他們爭戰,乃是神在爲他們爭戰。他們的責任就是對着中心,向着見證。

你的基督徒生活裏有中心麼?許多時候,青職聖徒總是問要怎麼平衡生活。許多人有了孩子,工作壓力大,召會生活也需要他們,於是他們就問要以什麼比例分配時間?是各三分之一麼?我們要說,只要抓住中心,一切就平衡了。如果你沒有中心,卻試着要照你的想法來平均分配,你會發現這麼作一點也不管用。你必須有箇中心;中心一建立,你就知道你需要花多少時間在你的工作、家庭和召會生活上。我們必須首先建立我們的中心。

親愛的聖徒們,特別是青職的弟兄姊妹,你們正在發展你們的事業,生活非常忙碌,但你們必須找到中心。否則當人說,什麼地方有更好的機會,有更好的工作,有更好的職位,你們就會被帶走。你們不是被一箇中心帶着走,乃是被吸引人的事物牽着走。然而,神的子民部署安營時,他們的排列乃是面對中心。他們向着併爲這箇中心而活,他們整個生活都是以這箇中心爲主,圍繞這箇中心。

爲着神百姓與神相會,帳幕稱爲會幕

爲着神百姓與神相會,帳幕稱爲會幕(利一1)。帳幕稱爲會幕,是聚會的地方。我們知道,在帳幕中,至聖所里約櫃上的平息處就是施恩座,是神與祂子民相會的地方。因此帳幕被稱會幕,就是我們與神相會,也是讓神與我們相會的地方。

今天的召會生活是聚會的生活;可是現今這時代的人都很忙,以致我們想儘量減少聚會。一方面,我們不能爲聚會而聚會;但另一方面,我們不能沒有聚會,因爲召會生活就是聚會生活。聚會不只是我們來與弟兄姊妹們會面,聚會乃是我們來遇見神。我們每次去聚會都該是與神相會。這就是希伯來十章所說的,“不可放棄我們自己的聚集。”(25)聚會不只是人來在一起談談話,每次我們聚在一起,都必須有一種感覺,我們是來與神相會,神也要與我們相會,這就是帳幕稱爲會幕的原因。

爲着神的見證,帳幕稱爲見證的帳幕

爲着神的見證,帳幕稱爲見證的帳幕(民一50、53)。這裏的見證就是指十誡、律法,預表基督作神的解釋、說明和彰顯;基督就是神的見證。見證的法版被放在約櫃裏,所以約櫃就稱作“見證的櫃”。見證的櫃被放在帳幕裏,所以帳幕就稱作“見證的帳幕”。在地上有一個帳幕,其目的就是爲了擔負神的見證。神的子民圍繞這帳幕部署安營,就是要保護並守住神在地上的見證。

這表明我們在地上的生活就是爲着這見證,爲使神能在地上被見證出來。我們來在一起不只是與神相會,享受神的同在,並且也是爲着神的見證,使神得以彰顯,在這宇宙裏得着祂的見證。

在新約,基督與作爲基督之擴大的召會,乃是帳幕這兩面的實際

在新約,基督與作爲基督之擴大的召會,乃是帳幕這兩面的實際。我們的生活和我們在地上人生的意義,就是基督與召會。我們若不活基督與召會,我們的一生就沒有意義、沒有目標、沒有目的。無論我們的身分地位如何,我們今天在地上的生活都是爲了這中心:擔負神在地上的見證,併爲基督和召會而活。

以色列人部署安營,預表神所救贖的人要終極完成爲新耶路撒冷

以色列人部署安營,預表神所救贖的人要終極完成爲新耶路撒冷。

以色列人對着會幕,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安營;這意思是,神的見證是向着四方

以色列人對着會幕,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安營;這意思是,神的見證是向着四方(二1~34)。神的見證是爲着全地,不只是爲着猶太人,也是爲着所有的外邦人,爲着萬民和全地。

四邊各有三營;三是指三一神,四是指受造的人;三乘四,表徵神在祂的神聖三一里,與受造的人調和成爲一

四邊各有三營;三是指三一神,四是指受造的人;三乘四,表徵神在祂的神聖三一里,與受造的人調和成爲一。這就是神的設計;神的設計就是三乘四。你可以將十二個支派排成一列,一個支派接着一個支派,或者排列成二乘六,但這些都不是神的設計。神的設計乃是三乘四,表徵神與人調和成爲一,神性與人性調和爲一,不是加在一起,乃是調和在一起成爲一。

我們的基督徒生活需要有一個特點:我們都必須是“三乘四”的人,而不該是“一乘十二”的人。每一個正確的召會,都該是“三乘四”的召會。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總是經歷並享受神與我們調和,這是神原初的心意。創世記給我們看見,神按着祂的形像和樣式創造人(一26),給人造靈(二7),爲使人能作神的器皿,以接受並盛裝神自己,神也要進到人的生活裏與人調和。

在民數記二章,以色列人的部署安營也給我們看見,神按着三乘四的原則部署祂的子民(1~34)。甚至到永世裏的新耶路撒冷,我們看見在那裏仍有三乘四,就是神與人的調和(啓二一12~13)。我們都必須是“三乘四”的人,有神與人的調和;這就是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的目標。

三乘四等於十二,十二也指永遠和完全,以及行政和管理

三乘四等於十二,十二也指永遠和完全,以及行政和管理。十二這數字表徵永遠的完全,永遠的完整,並且這數字也表徵行政和管理。主對祂所呼召的十二個門徒說,在復興的時候,當人子坐在祂榮耀的寶座上,十二個使徒也要坐在十二個寶座上,審判以色列十二個支派(太十九28)。所以十二這數字是行政和管理的數字,也是永遠完全和永遠完整的數字。

因此,從以色列人部署安營的數字看,他們的編組表徵神在祂的神聖三一里,與受造的人調和爲一,形成一個永遠並完全行政的單位

因此,從以色列人部署安營的數字看,他們的編組表徵神在祂的神聖三一里,與受造的人調和爲一,形成一個永遠並完全行政的單位。這樣的編組和部署是神所要的,好作爲一個爭戰的單位。三乘四,神與人調和,形成一個爭戰的單位,爲神的權益爭戰。

啓示錄二十一章裏的新耶路撒冷有四邊,每邊有三個門,四邊共有十二個門,十二個門上有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

啓示錄二十一章裏的新耶路撒冷有四邊,每邊有三個門,四邊共有十二個門,十二個門上有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12~13)。神這樣部署祂的子民而安營時,祂的心意乃是指向新耶路撒冷。神是永遠的神,祂的思想也是永遠的。神的心意就是要與人調和,所以神在編組祂的軍隊時,就有新耶路撒冷的眼光。因此,我們必須在我們的召會生活、我們的爭戰和我們生活的每方面,都應用新耶路撒冷;這是神爲我們設定的目標。在民數記二章我們看見十二個支派,有三乘四這樣的安排,如同新耶路撒冷有四邊,每邊有三個門一樣,並且十二個門上有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啓二一12~13)。

按照二至三節,新耶路撒冷是神的帳幕;民數記二章裏以色列人的安營,是圍繞着帳幕,這幅圖畫和啓示錄二十一章所描述的新耶路撒冷相符

按照二至三節,新耶路撒冷是神的帳幕;民數記二章裏以色列人的安營,是圍繞着帳幕,這幅圖畫和啓示錄二十一章所描述的新耶路撒冷相符。我們若將民數記二章神子民的部署安營和啓示錄二十一章的新耶路撒冷,這兩幅圖畫放在一起,會看見二者是相似的。啓示錄裏的新耶路撒冷是一座固定的城,民數記裏的軍隊乃是行動的新耶路撒冷。神要祂的子民在新耶路撒冷的形式和編組裏作爲一個爭戰的單位。新耶路撒冷事實上是一個爭戰的單位;這乃是由民數記二章以色列人部署安營所表徵。

啓示錄二十一章裏新耶路撒冷如何有四邊,民數記二章裏的安營也有四邊

啓示錄二十一章裏新耶路撒冷如何有四邊,民數記二章裏的安營也有四邊。

新耶路撒冷四邊各有三個門,上面有十二個支派的名字;同樣的,民數記二章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安營也是四邊各有三個支派

新耶路撒冷四邊各有三個門,上面有十二個支派的名字;同樣的,民數記二章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安營也是四邊各有三個支派。

這乃是描繪永遠裏的景象,顯示神在宇宙中的定旨,就是要使祂自己在祂的神聖三一里,與人調和,好成爲一個行政單位;這行政單位能爲祂的見證爭戰

這乃是描繪永遠裏的景象,顯示神在宇宙中的定旨,就是要使祂自己在祂的神聖三一里,與人調和,好成爲一個行政單位;這行政單位能爲祂的見證爭戰。神爭戰的路與我們的觀念非常不同。我們會想,爭戰要進攻,要用槍炮,但神是用“三乘四”來爭戰。你只要有“三乘四”,就有行動的中心,有爭戰的力量。所以有“三乘四”、有中心、守住神的見證,這就是神爭戰的路。

我們不是與血肉之人爭戰(參弗六12)。在要來的日子,主會興起我們,並預備我們成爲軍隊,在末後時期有分於爲着祂在地上之權益的爭戰。爲此,我們必須學習過一種“三乘四”的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讓神充分、徹底地調和到我們裏面,使神性與人性能調和成爲一個行政單位。這就是神執行並完成祂見證爭戰的路。

當十二個支派安了營,就如同一座城一樣;新耶路撒冷四邊的牆就是城的保障

當十二個支派安了營,就如同一座城一樣;新耶路撒冷四邊的牆就是城的保障。

民數記裏十二營的軍隊部署安營,相當於新耶路撒冷的城牆;同樣,召會中的配搭是爲着保障神的見證

民數記裏十二營的軍隊部署安營,相當於新耶路撒冷的城牆;同樣,召會中的配搭是爲着保障神的見證。說到新耶路撒冷,牆和門都是非常顯著的特徵。在民數記二章神子民的部署安營裏,我們看見十二支派的排列形成一道牆,保護並保障以神爲中心的權益和見證。

各地召會裏面的行政都該是“三乘四”,等於“十二”,作爲那地神聖的行政;這行政就是軍隊,爲神爭戰,並維持神的見證

各地召會裏面的行政都該是“三乘四”,等於“十二”,作爲那地神聖的行政;這行政就是軍隊,爲神爭戰,並維持神的見證。我們不需要去軍校學習如何打仗,只需要學習如何過一種“三乘四”的生活。當我們越過“三乘四”的生活,就越預備好,也越有地位能成爲神的行政,成爲軍隊,爲神爭戰,維持祂的見證。

新耶路撒冷“有高大的牆;有十二個門,門上有十二位天使;門上又寫着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

新耶路撒冷“有高大的牆;有十二個門,門上有十二位天使;門上又寫着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啓二一12)。

牆是爲着分別和保護;新耶路撒冷要絕對分別歸神,也要完全保護神的權益

牆是爲着分別和保護;新耶路撒冷要絕對分別歸神,也要完全保護神的權益。新耶路撒冷有高大的牆,高一百四十四肘(17);這道牆有兩個功用,就是分別和保護。牆的分別其實就是保護,沒有分別就沒有保護。十二支派的功用就是成爲一道牆,牆上有門,來保護神見證的中心。

今天我們處在一個非常複雜的時代,許多事物帶給我們便利,卻也使我們不知不覺落入一種屬世的生活。屬世與不屬世之間,界線已經變得糢糊。許多年前我們也許會說電子產品是屬世的,但今天電子產品十分普遍。在我們使用電子產品及各種社羣媒體時,我們有分別麼?這並不容易,但我們若要作神的軍隊,被編組成軍,部署安營,圍繞神的見證,就需要有很強的分別,而成爲很強的保護,以維護神的權益和見證。

啓示錄二至三章的七個召會中,在非拉鐵非的召會是唯一得主應許,得勝者能有分於新耶路撒冷的召會。主說,“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有人奪去你的冠冕。”(三11)得勝者該作什麼?得勝者需要持守他們所有的。已過將近一百年,從倪弟兄開始直到如今,主在祂的恢復裏已經把許多事向我們啓示。所有神性的豐富,以及基督所完成、所達到的,都傳給我們了,但我們持守得如何?藉着時代的職事,神已經賜給我們許多,然而撒但也狡詐地把一些不屬於神的東西加進來。我們所過的生活,是否能保護並持守祂經綸的權益,以及一切祂所完成並達到的?

我們不知道主什麼時候回來,但我們的確是在這世代的末了;我們需要持守我們所有的。我們必須忠信,保護主所託付給我們、我們所看見以及這分職事所告訴我們的,並且留在其中,好讓這些構成到我們裏面,使我們在實際上成爲今日的牆。主的恢復中必須有高大的牆。以弗所六章給我們看見,打屬靈的仗不在於拿刀劍爭戰,乃在於站住。十三節說,“要拿起神全副的軍裝,……作成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我們要學習站住。戰士所穿戴的軍裝,除了那靈的劍是用來攻擊的,其他都是防衛性的。我們不需要作很多事,只要站住。爭戰在於站立;當世界的誘惑來的時候,你能否站立得住?也許你能站住抵擋逼迫和受苦之事,卻受不了世界的誘惑。爲此需要有高大的牆,爲着分別和保護。

這牆是高大的;今天所有的信徒都需要這樣高大的牆,來分別並保護他們

這牆是高大的;今天所有的信徒都需要這樣高大的牆,來分別並保護他們。

在神永遠的經綸裏,天使是服役的靈,爲那些承受救恩,並有分於新耶路撒冷(新天新地的中心)永遠之福的人效力

在神永遠的經綸裏,天使是服役的靈(來一14),爲那些承受救恩,並有分於新耶路撒冷(新天新地的中心)永遠之福的人效力。神永遠經綸裏的救恩,好比一個大型的展示會。我們得救了,就得以進入這展示場。在這裏有許多天使正在觀看並鼓勵那些進來的人。新耶路撒冷有高大的牆;有十二個門,每一個門上都有天使。這些天使是服役的靈,把神的救恩服事給我們。在路加一章,神差遣天使到馬利亞那裏去傳報佳音(26~33)。在行傳十章,天使告訴哥尼流關於尋找彼得來造訪的事(1~6)。天使是服役的靈,在隱密中作許多事,幫助我們尋求主並接受主,把救恩帶給我們。現在天使也正在鼓勵我們,向着基督與召會這箇中心往前。

這些天使要爲我們的產業看門,我們卻要享受神永遠經綸裏豐富的基業

這些天使要爲我們的產業看門,我們卻要享受神永遠經綸裏豐富的基業。新耶路撒冷是神權益的範圍,我們在其中要享受豐富的基業。三一神、天使、律法和以色列都在新耶路撒冷的範圍裏。天使一直鼓勵我們往前,爲要叫我們進入並有分於聖城新耶路撒冷。

在啓示錄二十一章十二節,以色列代表舊約的律法,指明新耶路撒冷的門上有律法的代表;律法在看守並觀看,以保證聖城一切的交通、進出都合乎律法的要求

在啓示錄二十一章十二節,以色列代表舊約的律法,指明新耶路撒冷的門上有律法的代表;律法在看守並觀看,以保證聖城一切的交通、進出都合乎律法的要求。主耶穌來到地上的時候曾說,“不要以爲我來是要廢除律法或申言者;我來不是要廢除,乃是要成全。”(太五17)律法需要成全,律法的要求需要達到。新耶路撒冷的十二個門上寫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以色列十二支派代表律法。凡進入這門的,都必須滿足律法的要求。我們無法滿足律法的要求,但耶穌作到了;祂成全了神律法所有的要求。我們呼求祂的名,就能進入這城。因着基督所完成的,滿足了神律法公義的要求,我們能合法的進入聖城。律法強烈的保證並印證我們有權進入這城。

十二個門上有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表徵這十二支派是聖城的入門;這些入門乃是藉着福音的傳揚,引人進入三一神的豐富,享受其中的供應

十二個門上有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表徵這十二支派是聖城的入門;這些入門乃是藉着福音的傳揚,引人進入三一神的豐富,享受其中的供應(參啓二二14)。律法的另一個功用,就是作爲兒童導師,引導我們到城的入口。今天我們有入口能進入這城,進到神權益的範圍裏,併成爲城牆的一部分。這是民數記所描繪的圖畫。要成爲神軍隊的一部分,首先我們需要經過門,滿足律法所有的要求,被律法稱許。我們得重生,就能進入聖城。

“十二個門是十二顆珍珠,每一個門各自是一顆珍珠造的”

“十二個門是十二顆珍珠,每一個門各自是一顆珍珠造的。”(啓二一21上)

珍珠產自死水中的蚌

珍珠產自死水中的蚌。每一個門是一顆珍珠,珍珠從死水中的蚌而來。

當蚌被砂粒所傷,就分泌生命的汁液包裹砂粒,使其成爲寶貴的珍珠

當蚌被砂粒所傷,就分泌生命的汁液包裹砂粒,使其成爲寶貴的珍珠。

蚌描述基督這位永活者進到死水中,爲我們所傷,就分泌祂的生命包裹我們,使我們成爲寶貴的珍珠,好被建造成爲神永遠的居所和彰顯

蚌描述基督這位永活者進到死水中,爲我們所傷(參賽五三5),就分泌祂的生命包裹我們,使我們成爲寶貴的珍珠,好被建造成爲神永遠的居所和彰顯。基督就是活在死水中的蚌。有一天我們這些罪人犯罪得罪了祂,就是傷了祂。這傷口產生一種分泌,一層一層地包裹我們。多年以後,上千層的分泌把我們製作成寶貴的珍珠。基督爲我們所傷,從祂的傷口有東西流出。根據約翰十九章三十四節,基督在十字架上時,“有一個兵用槍扎祂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血是爲着救贖,水是爲着重生。基督這蚌爲我們所傷,從祂的肋旁留出血和水。現在祂正分泌祂的生命包裹我們,把我們作成珍珠,就是城的入口。

聖城的十二個門是十二顆珍珠,表徵藉着那勝過死亡,並分泌生命的基督而得的重生,乃是城的入口

聖城的十二個門是十二顆珍珠,表徵藉着那勝過死亡,並分泌生命的基督而得的重生,乃是城的入口。我們經歷重生,不是一件小事。任何人要進入這城,要成爲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都必須經過重生。新耶路撒冷裏沒有假信徒。藉着那勝過死亡,並分泌生命的基督而得的重生,乃是城的入口。

這符合那由以色列所代表,並由看守的天使所觀看之律法的要求;唯有憑着基督得勝的死和分賜生命的復活,所完成之一次永遠的重生,我們才能進城

這符合那由以色列所代表,並由看守的天使所觀看之律法的要求;唯有憑着基督得勝的死和分賜生命的復活,所完成之一次永遠的重生,我們才能進城。我們都已經重生,都能進城。律法的要求已被滿足。從基督的肋旁流出了血和水;血洗淨了我們的罪,而水所表徵的生命重生了我們,使我們夠資格、有地位成爲這城的一部分。

神在這一個入口是三一的,要把我們帶進神裏面,帶進神的權益裏,帶進神的國裏,並帶進神的經綸裏,這要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三一神是我們的三一入口

神在這一個入口是三一的,要把我們帶進神裏面,帶進神的權益裏,帶進神的國裏,並帶進神的經綸裏,這要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三一神是我們的三一入口(路十五1~32,弗二18,彼前一1~2)。路加十五章裏牧人尋找迷羊、婦人尋找失落的銀幣、父親接納浪子的三個比喻,表徵三一神,父、子、靈,把救恩應用到我們身上,爲罪人預備一個入口。新耶路撒冷城的每一邊有三個門,每個門各自是一顆珍珠;每個入口都是三一入口。父在那裏,子在那裏,靈也在那裏。以弗所二章十八節說,“藉着祂〔子〕,我們兩下在一位靈裏,得以進到父面前。”彼前一章二節也告訴我們,我們是“照着父神的先見被揀選,藉着那靈得聖別,以致順從耶穌基督,並蒙祂血所灑的人”。神在祂的經綸裏乃是三一的。

在新耶路撒冷裏我們看見三一神,祂是我們的三一入口;作爲三一神,祂將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重生了我們,使我們能進入祂裏面。這個三一入口不僅是法理的,也是生機的。父在子裏作爲那靈,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重生了我們,滿足了律法一切的要求,使我們夠資格進入這城。我們能進入這城,併成爲這城的一部分,與神聖的三一非常有關。

珍珠表徵基督兩方面分泌的結果,這兩方面就是祂救贖並釋放生命的死,以及祂分賜生命的復活

珍珠表徵基督兩方面分泌的結果,這兩方面就是祂救贖並釋放生命的死,以及祂分賜生命的復活。在基督的死裏有兩方面的分泌:一面是救贖並釋放生命的死,另一面是分賜生命的復活。

這兩種分泌(分賜),需要尋求的信徒憑基督復活的大能,每天主觀地經歷基督的死,使他們模成基督的死

這兩種分泌(分賜),需要尋求的信徒憑基督復活的大能,每天主觀地經歷基督的死,使他們模成基督的死(腓三10)。這說出我們有兩面的需要。我們不只有罪,需要蒙救贖,就是罪得赦免;我們還缺少生命。神要我們得着生命,所以在這蚌—基督—裏,那小小的砂粒傷了祂之後,就有生命的汁液從傷口分泌出來。那兩面的分泌,一面是祂的死,另一面是祂的生命,在同時進行。

許多人可能會把基督的死和復活分開,看成是兩個步驟或過程;但在我們的經歷中,基督的死和復活是並行的。有基督的死就有基督的復活,有基督的復活就有基督的死。當砂粒進到蚌裏傷了蚌,它就被蚌抓住了。蚌的反應就是分泌生命的汁液包裹那砂粒,一層又一層地包裹,使其成爲珍珠。那樣的分泌一面是死的分泌,出自基督的受傷;同時那也是生命的分泌,基督復活的分泌。

彼前三章十八節告訴我們,一面基督在肉體裏被治死,但同時在靈裏祂卻活着。那裏沒有說,三天後祂才被點活。當基督被掛在十字架上,在肉體裏受死時,祂就在靈裏被點活了;祂死的時候也正在復活。當我們傷了基督,就像砂粒進到蚌裏,就產生兩種分泌—祂死的分泌和祂生命的分泌—包裹我們,使我們成爲珍珠。我們需要憑基督復活的大能,每天主觀地經歷基督的死,模成基督的死。

我們唯有憑基督復活的大能,才能經歷祂的死;我們憑基督復活的大能,就有能力和力量,把我們可憐的己留在十字架上

我們唯有憑基督復活的大能,才能經歷祂的死;我們憑基督復活的大能,就有能力和力量,把我們可憐的己留在十字架上(參歌二8~9上、14)。我們都知道基督的十字架,基督的死,但是在經歷上,我們總是逃避十字架。我們在道理上知道羅馬六章六節的“我們……已經與祂同釘十字架”,但在實際上我們卻逃離十字架。什麼才能使我們留在十字架上?不是人的意志;我們沒有別的路,唯有享受祂復活的大能,這復活才使我們有能力和力量,留在十字架的死裏。

雅歌二章說到尋求者內顧自己,覺得自己失去了主而下沉。良人就給她看見,祂乃是像一隻羚羊躥山越嶺而來(8~9)。祂似乎是告訴她說,“忘掉你自己,從內顧自己的光景出來跟隨我。”這羚羊乃表徵復活的基督,躥山越嶺,呼召我們脫離我們可憐的己。藉着祂復活的大能,我們才能蒙拯救,脫離可憐的己,經歷基督的死將我們的己了結。

我們也應當憑耶穌基督之靈(復活的實際)全備的供應,尋求每天主觀地經歷基督的復活,使我們模成神長子的形像

我們也應當憑耶穌基督之靈(復活的實際)全備的供應,尋求每天主觀地經歷基督的復活,使我們模成神長子的形像(腓一19,羅八28~29)。復活的實際就是那靈,實際的靈,賜生命的靈。每當我們呼求或禱告,就能摸着這賜生命的靈。賜生命的靈就是復活的實際,而這復活使我們有能力留在基督的死裏,讓基督的死在我們裏面運行。所以,唯有我們享受基督復活大能的運行和加力時,我們才能經歷基督的死。

復活一點不差就是這美妙、包羅萬有、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每當我們呼求祂,就摸着靈,這靈也就是復活的實際。這復活使我們能經歷基督的死;當我們經歷基督的死,我們又更多地被引進基督的復活。基督的死和基督的復活,是一體的兩面,也像是一個循環。復活的大能使我們能經歷基督的死,基督的死又將我們帶進更多對基督復活的享受和經歷。這二者—基督的死與復活—都在這蚌的範圍裏發生。

基督的死唯有藉着基督的復活才能給我們經歷,而基督的復活唯有憑着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才能對我們成爲真實的

基督的死唯有藉着基督的復活才能給我們經歷,而基督的復活唯有憑着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才能對我們成爲真實的。羅馬六章三至五節將基督的死與復活聯在一起。三節說,“豈不知我們這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浸入祂的死麼?”然後五節說,“我們若在祂死的樣式裏與祂聯合生長,也必要在祂復活的樣式裏與祂聯合生長。”所以這裏有兩個樣式:一個是祂死的樣式,使我們模成祂的死;還有祂復活的樣式,使我們模成神長子在榮耀裏的形像。當我們進入基督的死,這兩面的分泌就同時發生。基督之死的分泌,在祂死的樣式裏使我們模成祂的死;還有祂復活的樣式,使我們模成神長子的形像。

基督的死是一個模子;我們被放進這個模子裏,就被模成祂的死。照樣,基督的復活也不只是一個活動,它乃是一個地方、一個樣式、一個形狀。我們在基督死的樣式裏與祂聯合生長,並在祂復活的樣式裏與祂聯合生長,我們就模成祂的死並模成祂復活的樣式。

我們轉到我們的靈裏,就碰着基督這賜生命的靈,這靈就是基督復活的實際;我們必須藉着不住的禱告,時時在我們靈裏摸着基督

我們轉到我們的靈裏,就碰着基督這賜生命的靈,這靈就是基督復活的實際;我們必須藉着不住的禱告,時時在我們靈裏摸着基督(帖前五17)。不論我們在哪裏,不論我們在作什麼、經歷什麼,都要不住地禱告。我們不住的禱告就能碰着靈,而那靈就是復活的實際,使我們有能力經歷基督的死,模成基督的死,同時也模成祂復活的樣式。

祂的死應用到我們身上,就會將我們模成祂死的模型,而祂的靈在我們裏面就會將我們模成,使我們進入祂形像(就是神長子之形像)的榮耀裏

祂的死應用到我們身上,就會將我們模成祂死的模型,而祂的靈在我們裏面就會將我們模成,使我們進入祂形像(就是神長子之形像)的榮耀裏。基督的死產生兩種分泌:祂死的分泌了結所有消極的事物,祂復活的分泌在積極一面使我們模成神長子的形像。

我們都需要禱告:“主,監禁我,一直保守我在你的死裏;我不要離開你的死,卻要讓你的死成爲我甜美奇妙的住所;主,我要與你一同留在你的死裏”

我們都需要禱告:“主,監禁我,一直保守我在你的死裏;我不要離開你的死,卻要讓你的死成爲我甜美奇妙的住所;主,我要與你一同留在你的死裏。”

祂的死乃是祂有地位分泌自己來包裹我們的地方;這是唯一的地方,使我們能享受並經歷祂復活的生命作生命的汁液,分泌出來包裹我們的全人,使我們成爲一顆美妙的珍珠,爲着進入神的建造

祂的死乃是祂有地位分泌自己來包裹我們的地方;這是唯一的地方,使我們能享受並經歷祂復活的生命作生命的汁液,分泌出來包裹我們的全人,使我們成爲一顆美妙的珍珠,爲着進入神的建造。

基督爲我們受了傷,爲要把我們監禁在祂的傷處,好在我們一生中,一再地在我們身上實施祂的分泌,使我們成爲珍珠,以建造神永遠的住處

基督爲我們受了傷,爲要把我們監禁在祂的傷處,好在我們一生中,一再地在我們身上實施祂的分泌,使我們成爲珍珠,以建造神永遠的住處。

我們越主觀地成爲珍珠,就越在新耶路撒冷裏,也越在國度裏

我們越主觀地成爲珍珠,就越在新耶路撒冷裏,也越在國度裏(太十三45~46,約三5)。彼得在彼後一章說到生命長大的發展,從一方面發展到另一方面。最終他說,“這樣,你們就必得着豐富充足的供應,以進入我們主和救主耶穌基督永遠的國。”(11)我們得着豐富充足的供應,使我們得以進入這城,進入神的建造。

我們每天都需要留在基督的死裏,讓基督之死和復活的分泌包裹我們,使我們成爲珍珠,我們就能夠進入聖城。我們越被包裹而成爲珍珠,就越有把握,我們是這城的一部分。我們越是這城的一部分,就越成爲神的軍隊。

第一篇信息給我們看見,神何等渴望我們夠資格、被數點併成爲這軍隊的一部分。我們要夠資格,不是靠自願;要夠資格就需要長大。我們要如何長大?這需要我們留在基督的死裏,進入祂死的傷處,讓祂生命的分泌層層包裹我們,使我們成爲珍珠。這樣,我們就能成爲圍繞在神見證周圍的子民,成爲高大的牆,爲神的權益爭戰。願主憐憫我們,使我們不僅看見這樣的部署安營,更看見這一切都聯於新耶路撒冷。盼望主摸着我們,向我們說話,使這一切成爲我們每日的經歷。我們要留在基督的死裏,使我們能實際地成爲這軍隊的一部分。(J. L.)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9-01-20 16:35:32
    觀看數 :
    1,701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