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相調為著基督身體的實際
  • 816 views,
  • 2018-12-24,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我們來到第四篇資訊,就是講到“相調為著基督身體的實際”。不要忘了這個特會的總題是不只講到基督的身體,乃是講到“基督身體的實際”。這是更深的,更內裡的,實在說是更重要的。不只是外面的說到身體,外面的一班人,甚至也不是只是我們的召會生活,只是好象外表的。雖然不是說外表不重要,事實上今天早上我們要講到一些的點是非常實際的。但是只有外面的情形,不論是多好,不論看起來多好,還不能夠滿足我們主在今時代的心意。所以我們所需要的不只是當地的地方的聚集,或者我們這樣的來在一起在這個週末。還有一些更真實的,更內裡的,更在我們當中有生機的,就是稱為基督身體的實際。這個實際是我們應該為此禱告的,讓主能夠在全地更多更多的得著。這樣一面來說我們來在一起,即使我們不在一起,那個實際還是有。在某些地方,因為外面的環境和情形,那個地方的召會或者聖徒們沒有辦法常常的聚在一起,不是那麼方便。但是我禱告,即使在那樣的情況之中,聖徒們都能夠過一種的生活,結果那個生活就會有身體的實際。

所以這個特會開始的時候,第一篇資訊講到“實際的靈乃是基督身體的實際”。所以看到這件事實際,永遠不能夠與靈分開,也就是經過過程、終極完成的最終的完成。祂內住在我們裡面,住在我們裡面,與我們聯結,與我們調和,與我們一。那個實際的靈是獨一的,因為能夠把我們引導到我們所講的基督身體的實際的裡面。沒有那靈就沒有身體。沒有這個實際的靈,實際上對我們是不可能有身體的實際的。所以你看,即使那靈經歷那靈不是只是為著個人的,不是只是為著個人的經歷,甚至在經歷這個實際的靈。我們都要有身體的眼光,而且看到我們需要過一個在復活裡的生命,纔能夠有基督身體的實際。因為身體的存在不是在舊造裡,乃是新造,而且這個新造是在復活裡的,是麼?所以,今天如果我們是活在十字架的另一邊,我們就只是在肉體裡的人,過天然的生活。在那樣的光景之下,就表示我們不是在復活的生命之下,或者復活的生活之下。我們就不可能有身體的實際。身體的實際與舊造完全沒有關係,與我們舊人沒有關係,與我們的肉體、我們舊的性情、我們舊的生活方式、我們舊的社會完全沒有關係。這個身體的實際乃是存在於復活裡,是在十字架的這一邊。所以親愛的聖徒們,我們需要在那裡,我們需要活在那裡,我們需要知道基督復活的大能。這樣,我們就有身體的實際,在這個地上顯出。再說,不是為著我們個人的經歷而已,要從這裡開始,但是最終是為著身體能夠有真實的實際。

 

當然昨天晚上,我們講到我們的生活,活在生機的聯結裡,也活在這個調和的靈裡,也就是這個生機聯結所在的地方,而且也過一個生活是模成基督的死的生活。保羅在腓立比書有這個話說到要我們認識祂,認識祂復活的大能,我們甚至能夠以及同祂受苦的交通,模成祂的死。很多很多年以前,當我讀這個經節的時候,很渴望經歷這個經節。那時候沒有看到身體,那時候只是想到我自己,這個尋求的基督徒,我需要更屬靈,我需要認識祂,我需要死,我需要認識生命和復活。沒有這個警覺,沒有看見這一切都是為著身體,這一切都是向著身體。今天我們可以這樣說,不只是為著身體,這一切也都是為著那個身體的實際。我實在是願意加強這個話。李弟兄為什麼沒有說只是基督的身體,他說今天人都說到身體,這也成為一個很流行的話。幾十年之前講到身體這個、身體那個、身體的職事,他們都在講這一些事,講到以弗所書。但是這個週末我們的問題乃是那個的實際在哪裡?不只是外面的展示,外面的看見,不是只是外面的情形,乃是在這個背後有沒有現在的實際。所以我們需要這一切的資訊,這一切的話語來幫助我們進入這個實際。我希望在這個週末之後,我們在這件事上有一個新鮮的追求,有一個更新的追求。我要說這是今天主的恢復的所在。今天如果你要給主的恢復有個定義,你要今天問,如果你說主的恢復今天最需要的是什麼?我要說就是這個。這個週末的總題就是這個。不是別的,主要得著在祂子民當中有這個實際,而且更是要在我們當中,因為主給了我們恩典,祝福我們非常的多,讓我們在祂的恢復裡。我們有個責任來帶頭來有這個實際,得著這個實際,而且有這個實際,這樣主纔能夠回來。

我們現在有一點點的轉,也不是真的轉。因為沒有頭三篇資訊,我們就沒有辦法有這篇資訊,就是講到相調這件事。我要問問弟兄們,相調這個字雖然不是新的,在哥林多前書十二章二十四節講到神將這身體調和在一起,把更豐盈的體面加給那有缺欠的肢體,這是林前十二章。所以我們知道,但是這個相調,這個想法,甚至這個實行或者是這個文化,這個相調不是這麼的強。在過去幾十年,我們回頭看,在主的恢復裡面沒有這麼強。在五〇年代,我相信是對的。因為有些的情形,不好的情形,臺灣的召會經過一些的情形,是一種高舉一些所謂屬靈的事情,或者就是屬靈,那個的結果,對不起,我這樣說那個結果就是一個背叛的情形,而且就分裂。我如果準確的話,在那個時候,就是那些年代,李弟兄在五〇年代後期,我們的弟兄,李弟兄開始說到這件事,講的很多就是建造。今天,你可以回頭,首先是用中文華語講的,講到建造。我記得我年輕的時候講到神的建造。我們有本書講到《神建造的異象》,我相信是在美國釋放。在那個之前,在五〇年代,有一本書非常幫助我的,我不知道有沒有英文的翻譯,我只記得中文,那是我當時讀的,關於講到《神建造的論據》。在這本書裡面,李弟兄把整個的上天堂的那個想法全部把它消除了。好象你們都沒有讀過這本書。有沒有人知道這本書?我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來推廣一下這本書。我不知道那本書的名字,我想那時候他講到約翰,就把整個上天堂的觀念全部除掉了。約翰十四章講到父的家,還要為我們預備好,已經兩千年了,那天堂一定是非常非常豪華,連蓋那個全世界最高階的大華廈,都不需要兩千年。所以這個天堂一定是最豪華的,大家將來都要到天堂去,都要到這天上的豪宅去。不,不,不,那個建造不是講到那個建造,神的建造是在地上,祂在建造祂的召會。不是有一天去天上,乃是今天祂在這裡建造。如果我們今天不是神的家、神的建造、神的居所的一部分的話,將來去的是空的。我要建造我的召會是今天發生的,不是我將來在天上建造我的召會。召會乃是現在在地上建造我的召會。我記得非常清楚。有很多段的話語讓我非常的信服,就是看見神要得著這樣的建造。而且李弟兄講了很多地方講到,整本聖經裡面講到神的建造,特別是講到《神建造的異象》。那本書裡面給我們整個的鳥瞰到神的建造從舊約一直到新約。甚至從創世記第一章,從河裡面的石頭等等都看到,到最終看到這個聖城是這個獨特的、宇宙的,神所要的建造。那個就是神與人的建造,神與人要建造在一起,在生命上成為一個生機的實體。

所以,我在這裡不是講這個,但是我今天的負擔是講相調。我所以把這個提出來就是覺得我多少相信那個建造是藉著相調纔能夠得著,纔能夠建造起來。你覺得我這樣講是準確的麼?好象相調成為相調的實行,成為一個入口,讓我們進到建造的經歷。今天早上我在主面前看到以弗所書二章二十一節,那裡講到“在祂裡面,全房聯結一起”。然後四章十五節,請你們注意聽,首先,我們要在一切事上長到祂,元首基督裡面,然後基督從那個頭長。四章十六節,我們長到的元首基督裡面,我們就能夠聯絡在一起。我們沒有彼此長到頭裡面,沒有這個關係,就是在頭三篇資訊裡面讓我們看見的,沒有我們長到基督裡,在一切事上長到祂裡面,就沒有真正的建造,不能夠有真正的相調。但是當我們有了我們就在頭(元首)裡面,在元首裡面是一,然後我們就能夠聯絡在一起。請你注意到我們聯絡在一起,聯絡在一起。我不知道,就是說怎麼樣能夠安置在一起,一切都擺的正合適。當我在那邊作拼圖,或者作兩個東西,在盒子裡面要把它作成一個傢俱等等的時候。我不需要在那裡切割,他們都已經送來的時候準備好了,所以你就可以把它安置好就好了。同樣身體也是這樣,我們需要預備好,我們需要長大,我們需要破碎,我們需要被對付,我們需要十字架,我們需要那靈。當我們有這樣經歷的度量的時候,我們就可以聯絡在一起。所以這裡講到聯絡在一起,這個思想是非常重要的。事實上這個就是講到相調、調和。把我們聯絡在一起,不再是單獨的,不再是獨立的,不再是分開的肢體,乃是相調,調和在一起。我們必須要建造在一起,這是唯一的一條路,神能夠得著祂的身體。就象詩歌講的,不是單獨的作肢體。這麼多世紀以來,有許多單獨的屬靈,但是只有在這個世紀纔能夠建造祂的身體,纔能夠使祂得滿足。那這裡的聯絡有含交織的意思。我的妻子就是個喜歡編織的人,織毛衣啊、織帽子啊,很會織手編。我對這個完全不懂。她們有各種的書,甚至講到手工編織的科學。我的頭腦就沒有辦法懂那個,我沒有方法懂這個。但是我看到她用兩根針在那邊織織織的時候,一開始只是這麼一小塊,後來這麼大了,有一天到最後,就有一個帽子出來了。第四天,然後這個帽子就放在我的床上了。那個交織,用不同的線把它織在一起成為一個很有用的東西,交織在一起,這是交織。你不能夠只是一條線,一根線。我們必須要交織在一起,編在一起。我們彼此是身體上的肢體,只有藉著這樣的聯結、聯絡、結合、交織在一起。我們能夠進到我們的功用裡面,然後彼此能夠盡功用,然後就能夠使身體長大。好,我相信這幅圖畫就很清楚了。

現在我們可以來到今天的綱要,有些地方我會花多一點的時間,有些地方也許花的時間不多,並不表示不重要,我相信主會在靈裡帶領我。你們如果能夠研讀這一切的話,是非常好的,非常寶貝。

壹 神經綸的最高峰乃是基督身體的實際;基督身體的實際完全是生機的—羅八2、6、10~11,十二4~5。

神經綸的最高峰乃是基督身體的實際,甚至像這樣的一句話都值得我們再默想,來思想,不要很匆忙的讀過去。最高峰,神經綸的最高峰,神新約的最高峰,就是這個實際。這個就是高峰,這是一切的高峰。我們說到神的經綸,這個那個,那麼目標是什麼呢?最終是要什麼呢?就是基督身體的實際。這個實際是必須要得著的,基督身體的實際完全是生機的,這點非常重要。

在我們當中主的恢復裡,還有一些情形不是太生機的,我必須這樣講。我這樣講不是在定罪的態度裡,但是我們都還在這個過程當中,是麼?所以我可以向家人,非常親密的、很誠實的講這些話。我們仍然不是那麼絕對的生機的。不生機,那麼唯一的一條路能夠使我們在一起的就是組織了,或者是藉著完全生機,藉著一些組織。你可以在主的恢復裡面,但是有個情形,我們真正來說不是生機的把我們聯絡在一起,把我們聯在一起,有一點是靠著地方召會的組織。只要在這裡有一點,我們看得見的一些帶領,或者是在大家不同的分配工作上,我們就覺的我們被建造起來,這是基督的身體。不要這麼快,不要講的這麼快。你也許有這些事,甚至你也許有一點生機的實際,但是很多方面不是那麼生機。我們必須要看見,因為身體是生機的,基督的身體是生機的,所以基督身體的實際也必須是生機的。換句話說必須是出於生命的。弟兄姊妹們,讓我這樣說,當你缺少生命的時候你就需要組織,你需要組織。沒有生命的時候,你就需要組織。當有生命的時候,生命得勝的時候,組織就退下去。所以這些經節,我沒有時間講,從羅馬書八章都讓我們看到,首先是生命之靈,然後講到我們的靈成為生命,我們的心思成為生命,甚至我們必死的身體也接受這個神聖的生命,把我們作成生命的人,成為一個生命的肢體。只有肢體在這樣的生命裡面活,纔有一個身體的實際。所以沒有羅馬書第八章,你就不可能有羅馬書十二章。我們試著要實行羅馬書十二章所謂的身體生活,但是如果你缺少羅馬八章的經歷是不可能的。你也許有一種的聚集,但是卻沒有那個實際,就是身體的實際。

貳 主的恢復是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因此,認識身體乃是主正確的恢復—林前十二27,弗四16,西三15:

我希望這句非常強而清楚的話語,主的恢復不是為著別的,乃是為著建造祂的身體。所以認識身體,是第一件事,第一件事。我們都需要認識身體。我們不能說我們太年輕了,即使一個剛得救的新的信徒,在某一面來說就要開始認識身體。當然當我們長大的時候,往前的時候,成熟的時候,我們需要更多、更多、更多認識這個身體。生命長大的四個階段,第四個階段就是,主要的一點就是你要認識,真正的認識身體。

一 召會是以基督的身體為其生機的因素;若沒有基督的身體,召會就沒有生命,只是一個屬人的組織—林前一2,十二12~13、27。

這句話,召會是許多的情形,召會是神的家,是基督的新婦,召會是國度,召會是戰士,召會是許多的項目,召會是燈臺,但是必須要以基督的身體為因素。講到召會是生機的,就是講到召會是基督的身體。沒有基督的身體為她的因素的話,所謂的召會是沒有生命的,只是一個組織。不要以為這個事情不可能發生,不要講到外面,這是對我們來講,甚至在主的恢復裡面,在召會生活裡面,我們也很可能在某些事上是沒有生命的。如果我們不小心,如果我們不操練,然後很快的變成一個只是屬人的組織。我們有各個不同的部門,各種的事奉,也許我們只是非常好的、潤滑的在這裡運行,但是卻是沒有生命的。哦,弟兄姊妹們,我們需要生命。阿們麼?我們需要對生命的經歷,我們需要在生命裡面的長大,我們需要生命的成熟,召會不能夠是沒有生命的。不然的話,就只是一個屍體,不是活的身體。

二 基督的身體是召會的內在意義;如果沒有身體,召會就沒有意義—羅十二4~5,十六1、4、16。

基督的身體是召會的內在意義。不只是生機的因素,而且是召會的內在意義。當我們今天講到召會、召會的時候,你所在的召會,那個國家的召會,那個地方的召會,讚美主,那都是召會,眾召會。但是她的內在意義有沒有在那裡,我們必須要有個問號。沒有身體,召會就沒有意義。你看到這個麼?是沒有意義的,沒有意義的。對神的經綸來說,對神的心意來說,是沒有意義的,沒有意義的。哦,這是非常強的話,非常強的話。

我盼望聖徒們,特別是對著年輕、在職的聖徒們,你們越來越更多地揹負召會的責任。在我們當中,在美國,一般來說我們缺了一代,就是那些一九六〇年代、八〇年代出生的,在那個之前,象我們這些是五〇年代的出生的,我們這一代。我們為什麼缺了這一代呢?是因為我們中間有兩個重大的背叛,我們也經歷了很多的逼迫,我們不只沒有得著那一代的人,也失去了很多那一代的人,就是那一代。但是在那個之後,感謝主,我們用這個名詞講就是“世紀的嬰兒”,就是在八〇年到二〇〇〇年出生的,大約來說,我不是科學家,那些孩子們,那些在主的恢復裡,那一代越來越多,我願意向這一代的人說話。你們年紀最大的大概快到四十歲了,年輕是二十多歲,所以今天,在全時間訓練裡面,我們的訓練學員他們是最後一批了。在那個之後,兩年之後,就是Z年代,你們聽過這個麼?Z年代,他們要來了。我的年輕的弟兄姊妹們,主的恢復的責任會在你們肩膀上,會在你們肩膀上。我不是很戲劇化的說這個話,讓你們覺得很高興。不,實在是這樣。是主的憐憫,有這一代的弟兄姊妹們今天在召會生活裡面,我們希望你們注意這個週末的話,讓你們要看見我們在這裡所說的是什麼。甚至我希望你們都能夠,看到你們都起來,不是只是快樂、滿足、滿意,能夠在一個所謂外面的召會生活。感謝主,我們需要外面的情形,我們需要在這裡,但是我希望你們更多能夠追求不只是外面的情形,你們要來追求這個實際,你們必須要追求,因為那個是神今天所需要的。你們必須要,你們必須要帶頭來進入這個實際裡,你們必須要幫助給召會有意義,而且只有身體能給召會生活有這個意義。我來到你的召會裡面,來到你們這裡,不是只是問這裡有多少聖徒啊,你的會所多漂亮。我乃是要問你們中間有多少身體的實際,這個在神的眼中纔有意義的,比只是外面的情形更多。

三 長老們必須彼此牧養,彼此相愛,作身體生活的模型;長老們需要彼此相愛,他們的妻子也需要彼此相愛,他們也需要愛彼此的兒女—約二一15~17,林前十三4~8上。

說,哦,我這句話怎麼忽然從這裡出來,好象不太在一個流裡。我們講到身體,講到這麼高的事情,身體的意義,怎麼忽然講到妻子也需要彼此相愛,還要愛彼此的兒女,這怎麼回事啊?這裡有很多的事情。弟兄們寫這個綱要,他們不是在這個時候忽然睡著了,而且好象錯誤的擺在這裡。弟兄們,這個相調,這個實際必須是非常可以實際的,是一個實際,但是必須可以實行的,在我們的生活當中。所以這裡有一個主要的點,就是有這個身體的實際,在其他的事物以外,還有這個,就是我們親愛的弟兄的話語,就是我們要彼此相愛,要成為身體生活裡面的榜樣。從長老開始,甚至講到同工、負責的弟兄們,甚至他們的妻子,需要彼此相愛。你們知道,我們中間有這麼多高的事情,但是很多的時候,來講到姊妹們沒有辦法彼此相愛,姊妹們彼此無法忍受,甚至還有很多的嫉妒在姊妹們當中。我們是不是真的顧到彼此的兒女,我們是不是真的顧到?這裡有約翰二十一章講到牧養、餵養羊、小羊,主的兒女,主的子民。我很喜樂,這裡弟兄把林前十三章擺在這裡,這是大家非常熟悉的,講到愛的幾章,但是事實上是非常不容易來摸著這個話。如果你用你天然的領會來看這些經節,就會誤掉,不論如何。林前十三章講到愛,不是物質的愛,甚至不是魂的愛,乃是神聖的愛,是神的愛,是神自己,就是這個愛,就是那一章所講的這個愛。

我坐飛機來的時候,我就在考量,就是來到林前十三章,我就在思想這件事。在我們的召會生活裡面,在召會的相調裡面,如果你們原諒我,我在飛機上寫了一首詩歌,我希望這首詩歌不會把我們從這篇資訊的負擔打岔出去,因為這不是我的存心,但是我非常的受感。在我們中間的相調必須是非常實際,可以很聖別的能夠實行的,是敬虔的實行,神聖的實行,但是不論如何可以實行的,實際的。所以我寫了一首短短的詩歌,能讓你們醒過來,因為在這個時候,也許你們有些人睡著了。用主的話說各人或有,各人或有,所以我也有一些。這詩歌不是要你們來喜歡或者不喜歡,乃是為著我,只要我喜歡就夠了。所以我再想到這一章,林前十三章,所以這個調子臨到我了。無論我去了多少個婚禮,每個婚禮都用這個調子,那我常常講一些的話,都不是太誠實的話。你們懂我的意思麼,你們知道我的意思?在婚禮裡面說這兩位彼此相愛,將來會很快樂的生活在一起到永遠,這個話其實不太真實。但不論如何,每次婚禮的時候都有這首詩歌彈出來,這個調子。但是我告訴你們幾年之前,主把林前十三章讓我看到,讓我看到,你就沒這個愛。你知道這一章,你還可以背,但是你沒有這個愛,這個愛不在你裡面。從你最親近的人開始,你的妻子,你的兒女,聖徒們,人,人類,你裡面沒有這個愛。我非常被曝露,很深的被曝露,直到今天。所以我在這裡不是要告訴你們要去愛,事實上這首詩歌的題目,這詩歌的標題是教導我愛,用完全的愛這個調子,請你們赦免我的聲音。“教導我愛,能夠恆久忍耐,要有恩慈,是我願意唱的,使我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的感覺。主啊,給我這個愛,能夠把這個愛帶給別人。教導我愛,不作不合宜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讓這個愛從我最深處湧流。教導我愛,不因不義而歡樂,卻與真理同歡樂,讓真理作王,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而且凡事忍耐。”最後一節,我還沒有作完,所以你們可以幫助我。“教導我愛,愛是永不敗落,能夠勝過一切,申言、方言終必歸於無用,超越的愛,等等等等。”沒有寫完,任何寫詩的弟兄姊妹們可以幫助我。好,把這個忘掉。

親愛的的弟兄姊妹們,不是在這裡輕易的、很膚淺的說一些話。我很喜樂,弟兄們把這個話擺在這裡,因為在真正的相調之下,必須要有愛。我們是在基督的愛裡相調、調和。而且這個愛在這些章節裡面形容的實在,就是神聖的生命的彰顯,就是基督的生命,也是我們所經歷享受的生命。當我們真正的經歷祂,那個愛會湧流,能夠展現出來,是最真實的、最柔細的彰顯出來。我需要這個愛,你們是不是也是需要這個啊?阿們。召會是不是需要這樣的愛呢?是麼?林前十四章繼續講到建造召會是藉著申言,但是這個愛是最超越的路。當我們申言的時候要有愛,當我們供應基督,說到神的時候也必須要有愛。愛能夠作這一切的事來建造祂的身體,把我們帶到身體的實際裡。

四 我們若要有基督身體的實際,就必須讓基督安家在我們心裡;基督身體的實際乃是對內住基督內裡的經歷—弗三16~17上,四16,西一27,三4、15。

這又是一個金的句子,精金的句子。意思說我要這個實際,我渴望這樣身體的實際,在我一生當中,在我的召會當中。好,讓我告訴你,你必須首先讓基督安家在你的心裡,因為祂如果沒有安家在你心裡,就沒有實際,要從你開始。順便說一下,當我們讓基督安家在心裡的時候,我們就會被祂的愛所充滿、充溢。我講到基督徒,如果他有基督安家在他裡面的時候你知道的,因為從他裡面會有真實的愛。他們講的幾句話,他們的態度,在他們的所是裡,愛湧流出來,不是表演,也不是說,“哦,我愛你”,不是這樣的。他們就成為與神合一,他們就成為神的所是。所以從他們裡面就流出,沒有別的,就是愛,而且愛是在許多非常美麗、有德性的情形裡釋放、彰顯出來。聖徒們,這個愛就能夠帶進基督身體的實際,所以基督身體的實際就是這位內住的基督在我們裡面的經歷,基督實在活在我們裡面,祂實在活在我們的裡面,就是這個愛。所以當祂能夠安家在我們魂裡,在我們心思、情感、意志裡的時候,我們的心的每一部分都被這個愛充滿,這個神聖的愛就是基督,然後會從我們裡面湧流出來。我也發現我的愛還是很多很多的揀選,很多很多的比較,非常非常的自己量出來的由自己來控制支配,而且我的愛還常常很不合適的。當你讀這一章的時候,你就發現這裡講到的愛,你看到另外一個愛在這裡運行,你看到這裡有另外一個人。哦,我何等渴慕、渴望能夠成為這個人,這個人可以能夠過這樣一個使我們模範的生活。但是我們要來活祂,我們不是來模仿祂,事實上那是很可怕、很醜陋的。不要模仿,必須要基督從我們裡面活出來,從我們裡面顯大出來。

五 主急切地需要基督身體的實際在眾地方召會出現;除非這個身體有相當的出現,主耶穌不會回來—弗一22~23,四16,五27、30,啟十九7。

親愛的聖徒們,讓我們都渴望這個實際,讓我們禱告,為著主的恢復能夠有這樣的情形,更多的實際。哦,主啊,更多的實際在地方召會裡。我為著長老訓練等等有一些的預備這些綱要。你可以讀那些,但是卻沒有基督身體的實際。你讀了那個書《長老訓練》等等,並沒有辦法讓你表明你是一個有實際。你也許可以讓你作一個更好的長老。我們需要這樣的訓練,但是這個實際比這個更多,更深的。我看到一些很好的長老們,是每個人都害怕的。忠信的弟兄們,但是卻沒有辦法牧養。負責的弟兄們,甚至他們自己都沒有那麼多的實際。他們很忠信,作所有的事。急切的,迫切的,我們需要實際。弟兄們,阿們麼?主乃是回來到實際裡,祂不是回到外面的東西里。你不要想我們都在一個大運動場裡,十萬人在那裡,主就會回來。不,不是這樣。主乃是要回到一個實際裡,因為祂就是實際,而且在我們當中的實際,看起來好象很小,不是那麼大,不是那麼偉大,但是那個實際值得主為此回來。主回來是為著這個實際。

六 主需要得勝者,好完成神的經綸,使祂得著基督的身體,並毀壞祂的仇敵;沒有得勝者,基督的身體就無法建造起來,而基督的身體若沒有建造起來,基督就無法回來迎娶新婦—弗一10,三10,啟十二11,十九7~9。

我不需要講太多,因為得勝者是要把主帶回來的,甚至成為祂的新婦,而且要毀壞神的仇敵。所以今天這個實際,身體的實際是屬於得勝者的。嚴格來說,得勝者,團體來說是耶路撒冷的錫安,是那個的城的最高峰,那個高峰就是基督身體的實際。你們想想這個,也許你沒有辦法完全懂這一切,但是想想。

七 主的恢復乃是建造錫安—得勝者作基督身體的實際,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在召會生活中,我們必須竭力達到今日的錫安—弗一22~23,四16,林前一2,十二27,啟十四1,二一2。

主的恢復乃是建造錫安,不只是耶路撒冷。你可以說耶路撒冷是召會生活,主一直在合一的立場上建造祂的召會,建造祂的身體。但是即使祂有很多的地方召會,就表示主已經作完工作了麼?不,主的恢復乃是建造錫安,表示在耶路撒冷裡必須要有一個高峰,表徵在召會生活裡,我們所在的非常好的召會生活裡,主必須要得著祂身體的實際。弟兄姊妹們,不要灰心說:“哦,我沒有辦法得勝,這個不是為著我。”不要這樣,把這個話就不聽了。不,這個不是為著聰明的人,為著那些高智商的人,不是的,得勝者不是這樣的人,不是這樣,不是這樣。主需要得勝者是與祂是一,他們過這樣的生活,就是基督身體的實際的生活,在靈裡,在生機的聯結裡,在十字架的陰影之下。這些人當他們調和在一起的時候,就是那個高峰,就能夠把主帶回來。所以弟兄姊妹們,不要放棄,我們都可以達到,但是我們需要努力來達到今天的錫安。

叄 神已經將身體調和在一起(林前十二24);“調和”這辭的意思是“調整”、“使之和諧”、“調節”並“調在一起”,含示失去區別:

來到第三大點,要稍微快樂一點。神已經將身體調和在一起,這是神。不是我試著要跟你調和,你試著跟我調和,那可能只是一種的友誼,朋友。乃是神將身體調和在一起。只有祂能夠把我們調和在一起,祂是調和者。“調和”這辭的意思是“調整”。非常豐富,非常有豐富的意義,我們需要來經歷這個。是“調整”、“使之和諧”象音樂一樣。“調節”,好象不同的溫度,不同的速度,你把它調節在一起。你把一百五十度跟五十度調節,就有得著了一百度,所以這就是“調節”。“調在一起”就好象是細面調油,這箇舊約裡面的無酵餅,把它調在一起。所以調和表徵這一切。當我們講調和的時候,而且乃是含示失去區別。

李弟兄過世之前,他說,好象是他最後的一封信,他說到,“我真是喜樂,主給了這一批相調的同工們。”他的那封信,你們都知道。我那時候很高興,哦,李弟兄說我們是相調的同工了,那我們真的是,一定是相調了。當然,李弟兄過世之後,我們發現我們其實沒有那麼調和,所以就有一些情形來形容我們。我聽說有人這樣說,這些是正在相調的同工們,或者說這些同工們是正在調和、相調,不是已經調和好的。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都還是在進行的工作當中。我仍然是正在調和當中,我仍然在調和當中,你也是一樣。不論我遇到什麼人,我到一個新的召會,新的國家,我需要來經歷再一次的被調和,或者是在相調當中。我也許跟這個團體相調了,跟那個組還沒有相調,我實在是渴望我能夠與整個基督的身體相調和。不論我們都哪裡去,不論我們在哪裡,弟兄姊妹們,讓我給你們一個建議,努力要來調和。不要單獨,不要躲,不要過一個祕密的生活,不要離開。到一個新的召會,新的國家,新的環境,第一件事去相調和,是這樣的相調。不要試著要作一個工作,不要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你們懂我的意思,就是去調和,各種的方式調和。

一 我們要為著基督身體的實際而相調,就必須經過十字架,憑著那靈,為著基督身體的建造,將基督分賜給別人。

這是很長的句子,好象很熟悉的一個句子,但是我盼望你們把它仔細的來看一下,來考量每一段。要經過十字架,憑著那靈,將基督分賜給別人,為著基督身體的建造。所以所有這四件事情都需要在這裡,你不能缺,缺一不可。這些點,我要從第一點講,講第一點,其他的點不講。你們先看就是經過十字架。真正的、真實的相調,建造,交通,被調整,使之和諧,這一切都是從我們被破碎而開始。如果你不是一個被破碎的人,你不可能相調。如果我們都是這些子粒,你把子粒擺在一起,子粒是很難調和的,因為每一個子粒都有他們外面那一層,只是把它堆積在一起。但是你把這些子粒碾在一起的時候,磨在一起的時候,變成了粉,把它們調和在一起的時候,你都不知道那個子粒跑哪去了。子粒失去了它的自己,它就跟其它的子粒就象粉狀一樣調和在一起。那個磨碾需要這個子粒落到地裡去,讓這個人的軀殼被破裂,然後有一個東西能夠出來,當然就是主自己。主自己就是第一個與人調和的,祂需要經過這個過程,祂不能夠是完整的、完全的。就好象耶穌,祂在地上過這麼美妙的生活,祂不能與我們相調,除非祂經過十字架,那個十字架把祂磨碎了,那個十字架把祂磨碾了,那個十字架把作成了好象粉狀,祂就能夠與人性調和。那對我們呢?我們要相調和。一方面我們渴望這個,但是另一面來說不是這麼簡單,哦,我們相調和一下,握握手,我們來調和。不,不。我們需要握手,我不是說你們不能握手,也許現在不要握手,因為有很多的細菌,但你們懂我的意思。要很友善,彼此要非常的親密等等。但是為著調和的實際,除非你被磨碾到一種的程度,你破碎到某種的程度,你沒有辦法調和或相調。你可以一同工作,你可以一同討論,你可以配搭,所謂的配搭,但是你沒有辦法調和,你不能調和。我只是用這個作個例子來講到這個句子。而且要憑著那靈,你可以調和,你可以在好象是屬靈的社交的情形,不,不。那靈必須要在那裡,主是那靈,必須要在那裡。而且你的存心就是要把主或者是基督分賜給別人,看到是為著建造。

二 調和的意思是,我們總是停下來與別人交通;若沒有與其他一同配搭的聖徒交通,我們就不該作什麼;因為交通調整我們,使我們和諧,調節我們,把我們調在一起。

而且我要這樣說,我們在一起談話很多,但是卻沒有交通;我配搭很多,但是卻沒有交通。交通,不是說我們來談談看,我們來研究一下該怎麼作,來作些決定。不,交通,交通總應該是來調整我們的,使我們和諧的,調節我們的,而且把我們調在一起的,這是我的經歷。當這裡有真正的交通的時候,這些事情會發生。我來的時候是一百五十度,很火熱,有很多的負擔,如果有真正的交通、相調,到晚上,我的溫度就降下來了,就相調了,調節了,因著交通而調節,調整了。我的觀念,我的方法就被調整了。好象我需要在這裡和諧了,不是獨唱,乃是合唱了。弟兄姊妹們,這個就是相調、調和所作的。

三 一班負責弟兄也許常常在一起聚會而沒有相調;相調的意思是經過十字架,憑著那靈行事,並且作每件事都為著基督身體的緣故分賜基督,藉此你被別人摸著,你也摸著別人。

一班負責弟兄也許常常在一起聚會而沒有相調,是的,是的。相調的意思是經過十字架,憑著那靈行事,並且作每件事都為著基督身體的緣故分賜基督。不要在那邊想要來摸別人。弟兄們,我來這裡是來摸你,讓你真的痛,因為你需要來被摸著。請你不要這樣作,不要這樣作。藉此你被別人摸著,你也摸著別人,不要這樣作。你要敞開讓別人能摸著你,如果主也許用你來摸著別人的話,你也不應該很有感覺,很有知覺。我來這裡是來調整你,我來這裡調節你,我要作這個,作那個,不,不。我們都在靈裡,憑著十字架,都有負擔為著主的身體,所以當我們有這樣真正的交通,真正的來往的時候,就有真正的相調。

四 這樣的調和不是交際,乃是個別肢體、區內的眾召會、同工、長老所享受、經歷並有分於之基督的調和。

所以這個調和是在各種不同的情形裡,越多越好。但願主遮蓋我這樣說,而且有點見證。在最近這幾年,我訪問很多的地方,特別是在北加州,北美,包括加拿大。我可以告訴你們,在很好的良心之下講,無論我去哪裡,我都沒有想法、存心,“哦,我來這裡作一個工作。哦,我來是想某些事情發生。”我只有一個主要的負擔,當然我願意看到主的情形往前,但是我的負擔乃是與弟兄們,我願意看到很多弟兄們調和在一起。我如果能夠,小小的因素能夠加強、加促這個的話,我願意這樣作,因為我知道這是主所要的。然後,最終只有這件事是討主的喜悅,而且使主的祝福能夠降在我們身上的。

最近,我在一個國家只有二十四小時,就是二十四小時,從飛機降落到離開二十四小時。在那個時間裡,弟兄們從那個國家的不同地方都來一起,因為他們,簡單來說就是需要相調。他們有很多的事情在進行。聖徒們,眾召會,主的行動都在當中,這一切都需要。但是還是缺乏就是需要帶頭的同工們有相調。所以二十四小時,我沒有什麼事情作,沒有其他的負擔,我就來與弟兄們在一起,就是他們中間的一位,不是說我來把你們相調和。不,我來是與你們大家一同來相調、調和。我願意帶頭這樣作,我必須這樣說,這樣的調和,我發現非常有幫助的就是,在這裡沒有講,但是在我們的經歷裡就是,與主的話調和,就是與主的話,特別是有些職事的話語。如果我們一同來進入職事的話語,這個能夠加速我們的相調。無論我們的負擔是什麼,所以我們這樣作了。我要這樣說,我不知道能說什麼,就好象我只能說主在這裡尊重這樣的相調,主尊重在我們當中相調的實行。所以就是短短的二十四小時,許多的,起初的這樣調節,使之和諧,調整的工作就發生了。你也許說不是很大的,不是很奇蹟的事情發生,當然沒有。但是我告訴你們,有許多的實際在那裡發生了,就有實際產生。我知道如果弟兄們能夠繼續這樣,當我離開是時候,我就跟他們說,我只有一句話:“你們繼續相調,要花時間,安排時間,即使不方便,但是你們必須要來在一起。當你們調和的時候,召會就會相調和,長老們會調和,聖徒們也會相調和。”我也滿了信心,如果他們會這樣作的話,主就會在那個國家作一個新事,因為我有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過。

周子建弟兄在哪裡啊?這裡是周弟兄。今天早上在聚會裡有人特別講到他,他是從灣區。對不起,不是周子建弟兄,是另外一位弟兄。好,請你站起來。這裡有這樣一位弟兄,好。他是從灣區來的。我跟大衛弟兄,還有在北加州的情形一同,五、六年之前,我開始去北加州和他們配搭。當我去那裡的時候,因著弟兄們的邀請,有很多的感覺,有很多的負擔,但是馬上我就知道不,都不是這些,都不是這些,我們需要花時間來相調。因為當時的情形有一點的零散,有一些的分散,所以弟兄我們花了時間在一年之內,我們就來到主的話面前,來到職事的話面前,還有很多我們今天早上讀的話面前,就是主要的弟兄們,一個月過一個月,一週過一週,我們就是在神的話裡來開始相調。現在五年了,回頭看,好象不是那麼清楚,但是這只是一個例子。我告訴你們,不是因為我作了任何事,主憐憫我們,是吧?大衛弟兄。在他們自己的話裡來說,他們的光景,在灣區今天的光景是他們空前的。你知道灣區比洛杉磯還早。你們知道除了紐約召會之外,一九五八年李弟兄自己第一次到三番市來,六二年他纔到洛杉磯,四年之後,所以三番市的歷史更長。他們很多的情形,很長的歷史,很多的難處,但是現在我們來到灣區,你可以看到,讚美主,有一些基督身體的實際。弟兄們喜歡來在一起相調和,他們非常認真的來相調。藉此,我相信主給了他們一些祝福。我為此感謝主,我也渴望在全地看到這樣的情形,每一個地方召會,每一個區的地方召會,我們都能夠有這樣的情形。這個調和能夠帶進基督身體的實際。

其實這樣的聚集,我們一年有七次這樣的聚集,非常不方便是不是?非常不方便,是麼?我們在選要去哪裡,沒有關係,但是我的點就是,你想想看發過去二十一年,我們李弟兄過世之後,如果我們沒有一年七次的相調,我就沒有辦法想象主恢復的光景,我相信主的恢復也許就破碎掉了。我們還是也許有點相連,但是在實際上來講就不會有實際。所以我們需要為此爭戰。這個不是給我們不方便,乃是要我們這麼多聖徒能夠聚集在一起。在電梯裡面,在大廳裡,很多人來跟我打招呼說,陳實弟兄。我都說阿們。因為我不記得他們的名字了。我以前知道他們的名字,後來很快的就忘掉他們的名字。但是,但是,但是,弟兄姊妹們,讚美主,為著相調,是麼?

五 調和是為著建造基督宇宙的身體(弗一23),好照著神的喜悅,完成那作神經綸最終目標的新耶路撒冷(三8~10,一9~10,啟二一2)。

肆 我們需要跟隨使徒的腳蹤,將眾聖徒帶進基督身體全體相調的生活裡;使徒藉著推薦與問安,將我們帶進基督身體全體相調的生活裡,好使平安的神,能將撒但踐踏在我們腳下,並使我們能得享基督豐富的恩典—羅十六1~16、21~23、20。

所以這裡有一個囑咐,不只是我們自己要進到這個相調的經歷裡,有身體的實際;而且我們要跟隨使徒保羅的腳蹤,把眾聖徒都帶到這個相調的生活裡,整個基督身體全體的相調。這個相調不應該只是召會、區域,或者是州,或者是國家,這個與各種這樣的,我們電腦的方式,我們今天這個相調必須是全球、全地的。所有的國家都可以相調,是麼?你很容易到歐洲去訪問相調,要有這樣的相調,是有可能的。讓主能夠得著這個實際,在今天這個時代,但是祂需要許多的幫助。我們需要跟隨使徒來有這樣的相調。

羅馬書十六章,我們都知道它是問候的一章。最後李弟兄在講臺上,他釋放的最後一篇資訊,就是講到羅馬書十六章的相調,他講到這些事。他說,保羅乃是藉著這些問候把那時候在地中海附近的眾召會,他們有不同的階級制度,不同的身份,他就把他們,因著他這樣的問安,就把他們都調和在一起,這樣纔會有基督身體的實際。我相信這個基督身體的實際就是新人。然後他說,當他問安之後,你知道他說什麼?你要把那些分門別類的人,要把他們標出來。今天我們雖然是在相調的生活裡面,但是卻很容易又有分裂,就有這種傾向,有個人的聲音,有人想要來分裂。所以我們需要過另外一個生命,是在基督的十字架、死裡面,在復活裡面,在靈裡面來相調,為此來爭戰,來進入相調的生活。藉此我們能夠保守我們自己沒有分裂。許多的分裂不是有些真正大的難處,只是有很久沒有相調了,結果那就給了仇敵地位。仇敵,阿利路亞,有一天我們要把他摔碎在我們的腳下,踐踏在我們腳下。平安的神要將撒但踐踏在我們腳下。怎麼樣踐踏呢?乃是在身體的腳下,就在那個實際之下,我們能夠把撒但踐踏。我們能不能這樣麼?弟兄們,阿們麼?讓我們對付仇敵,給他致命的一拳,就是有身體的實際。

伍 相調的目的是要將我們眾人引進基督身體的實際:

一 我們需要在作為手續的眾地方召會裡,好被帶進基督身體的實際這目標裡。

所以不要放棄召會生活,不要作一個單獨的星球,我們都需要在地方召會裡。但是這個只是手續,只是一個把我們帶到實際裡的手續。

二 主恢復的最高峰,能真正、實際、真實完成神經綸的,不是叫神以有形的作法產生許多地方召會,乃是讓神產生生機的身體作祂的生機體。

這是神所要得著的,從眾召會,一個身體。

三 保羅認為召會是一個餅(林前十17),這種想法不是他自己發明的,乃是取自舊約裡的素祭(利二4);素祭的細面,每一部分都是用油調和的—那就是相調。

四 少有人說到相調,因為這事不僅非常高深,也非常奧祕;相調不是一件物質的事;我們相調的意義,乃是基督身體的實際。

陸 基督身體的實際乃是被成全之神人所過的團體生活,他們是真正的人,但他們不憑自己的生命,乃憑經過過程之神的生命而活;經過過程之神的屬性藉著他們的美德彰顯出來。

基督身體的實際乃是被成全之神人所過的團體生活。你要記住這是一個生活,當這裡有生活的時候,就有實際。這是被成全之神人所過的團體生活,他們是真正的人,但他們不憑自己的生命,乃憑經過過程之神的生命而活;經過過程之神的屬性藉著他們的美德彰顯出來。

柒 基督身體的實際乃是蒙重生、被變化、得榮耀的三部分神人,在基督的復活裡,與三一神在永遠聯結裡調和的生活:

因為這個生活還在繼續進行。

一 我們用“調和”這辭(英文 mingling 在這段話裡為現在分詞—譯註),因為這種生活仍在進行。

二 這種調和的生活,乃是在基督的復活裡,而這復活的實際就是那靈;這復活將終極完成的神分賜給信徒,並將那勝過死的生命釋放到信徒裡面。

我們已經釋放了很多的點。

捌 被成全之神人所過這團體、調和的生活,要終極完成於在新天新地裡的新耶路撒冷,作神的擴增並彰顯,直到永遠。

所以我們今天的調和有一個永遠的結果,但願我們一同來追求這個。阿們!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8-12-24 16:20:49
    觀看數 :
    816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