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在身體裡過犧牲的生活, 並為著身體的長大把生命供應給身體
  • 5,467 views,
  • 2013-09-11,
  • 上傳者: Kuann Hung,
  •  1
在身體裡過犧牲的生活,並為著身體的長大,把生命供應給身體。神經綸的目標,以及神在祂當前恢復中的目標乃是要建造基督的身體,在實際裡建造基督的身體。身體的建造就是預備新婦,主作為新郎就是要來迎娶這新婦。
壹 在身體裡我們需要過犧牲的生活——羅十二1:
這裡我們引用一節我們很熟悉的經節,保羅在這裡不僅是勸勉他,更是懇求我們,要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主耶穌這第一位神人,不僅在十字架上獻上祂自己作犧牲,祂自己就是一個活祭,祂的生活就是一種犧牲的生活。如今祂作為那靈活在我們裡面,祂要照著祂自己生活的那個方式活在我們的裡面,過犧牲的生活,來滿足神心頭的願望。我們在這裡所說的,不是說我們在某些時候經歷一點點的犧牲,作一點對我們自己不方便的事,也許是出於我們天然的美德,我們在這裡乃是說到過一種的生活,過一種犧牲的生活。
我們若要能彀珍賞這一點,並且進入其中,我們就必須以非常特別的方式來認識基督,經歷基督,並且實際的成為基督。這是非常特別的一種方式,這就是要認識基督作為葡萄樹。現在說到這個葡萄樹,主要還不是指著三一神的生機體這個角度,乃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說到這個葡萄樹表徵一種犧牲的生命,產生酒來使神和人歡喜。我們需要認識基督作葡萄樹,事實上,我們要接觸祂作葡萄樹,藉此經歷祂作葡萄樹,然後我們就能彀成為祂。這裡的原則乃是,我們這個人,我們的所是是最能影響召會的。這個是沒有辦法避免的,沒有辦法回避的。我們若是願意領受恩典來認識基督作葡萄樹,實際地經歷祂作葡萄樹,在一切非常實在的環境中,這樣的經歷祂,甚至成為祂,成為與祂一樣,這就會開闢一條道路讓聖徒們和我們自己,特別是使神能彀有更多的喜樂,更多的快樂,是前所未有的。
一  葡萄樹表徵犧牲的基督,就是將祂自己一切全都犧牲的基督;本於祂的犧牲,祂產生了新酒,使神和人歡喜——申八8,士九13,詩一〇四15上:
葡萄樹表徵犧牲的基督,就是將祂自己一切全都犧牲的基督。這位基督作為以馬內利,乃是與我們同在。我們無法看見祂,但祂是那是靈的基督。今天,馬太二十八章二十節說,我與你們同在,我天天與你們同在。今天也包括在這個「天天」的裡面。我們可以向這看不見的一位說,「主啊,我們感謝你!感謝你過了犧牲的生活,你將你自己的一切全都犧牲。如今,你作為以馬內利,親愛的主,你不僅與我們同在,你更是在我們的裡面作為賜生命的靈,是同一位,有同一個生活。」祂盼望得著一種的願意,一個開口,讓祂能彀從我們裡面活出來。
本於祂的犧牲,祂產生了新酒,使神和人歡喜。士師記九章十三節是一個預表的說法,指明葡萄樹就是基督的預表,產生使神喜樂的酒。我們可以接觸神,來問問祂,「你對我們到底有多喜樂呢,或者對於某個地方的弟兄們?主啊,我們在那裡過召會生活,這是否能彀使你的心喜樂呢?你到底快樂不快樂呢?」這個是一個很高的,卻是一個很真實的要求,就是要使神喜樂並且要使聖徒喜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一章末了說,「我們不是作主管轄你們的信心,乃是與你們同工,使你們喜樂。」這的確是一個簡單的事實。李弟兄的這個人,他的生活,他的職事,乃是繼續不斷地把喜樂帶給我們。這就是基督作為葡萄樹。
1  基督是產酒者,犧牲自己以產生酒,使神和人喜樂;作為葡萄樹,基督出產喜樂給神和人——士九13,詩一〇四15上。
基督是產酒者,犧牲自己以產生酒,使神和人喜樂。我想到一首詩歌,我想這不是表示我的謙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唱這首詩,因為它是很深。但願我們來,我們默想葡萄一生的事,四百六十五首。這裡你看見那棵葡萄樹複製在一個犧牲的生活的裡面。在那個人,特別是他末了的二十年的生活裡面,他產生了多少的酒。主的恢復,那個源頭乃是根據於這樣的一種的生命,透過這樣的管道流通到我們這裡,也需要這樣繼續的延續。難怪這位弟兄末了能彀說,我維持我的喜樂,我有喜樂。那個喜樂乃是出自於這樣的一種生活。
2  在主的主宰下,我們可能被擺在某些處境中,需要我們犧牲自己,好使別人喜樂——羅十二1,弗五2:
在主的主宰之下,我們也許被擺在一些的環境裡,我們必須犧牲自己,以產生酒來,使別人喜樂。這裡所形容的並不是一種的理論,乃是在一些實際的處境當中。通常是一些艱難的處境,是一種受壓的環境,是極度的受限制。有些弟兄們,他們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每一個人跟他們有這個切身的關係,是他們的配偶、孩子等等,他們也會跟他們落在同樣的處境當中,在那樣的壓力之下。而主的心意是要我們犧牲自己,不是作殉道者,不是作英雄,乃是叫別人喜樂,能彀釋放一些東西出來,使我們能彀把真正的喜樂帶到人的生活的裡面。
a  我們若在這樣的處境中接觸主,我們就會經歷祂作出產酒的葡萄樹,使神和人喜樂的一位——腓三1上。
第a小點說到這樣的一個關鍵,我們若在這樣的處境中接觸主,你若在一種處境中那是一回事,你在那裡是否一個尊貴的人:是的,我會忍受這樣的環境,我會盡我的責任。這只不過會使你的己更堅強,至終,你就會落到一種的苦毒的裡面。但是,你若是在這個處境中接觸主作葡萄樹,那個就是那個關鍵,我們就會經歷祂作出產酒的葡萄樹。這不僅僅是在一種處境中,你要犧牲你的時間,花費你的力氣,擺上你的自己,付極大的代價來服事,那個還不是葡萄樹。但是我們若是接觸那位出產酒的基督,在這一切的處境當中,我們就會經歷祂作為出產酒的葡萄樹。我們自己就會嘗到這個酒,我們的心就會得溫暖,我們會得喜樂,在那樣的艱難的處境當中,我們的深處裡面有一樣東西是很叫我們舒暢的,像酒一樣叫我們得加力,叫我們得安慰。我們會經歷祂作為那使神和人喜樂的一位。
弟兄們,這是何等奇妙的人位,我們的主是何等奇妙的一位。祂是一位憂患之子,但是祂使神喜樂。難怪父能彀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這是我所喜悅的。」在這裡有一棵葡萄樹產生酒,使神喜樂。
b  經歷基督作葡萄樹的結果,就是我們在祂裡面、同著祂並藉著祂,成了葡萄樹,出產一種能使神和人喜樂之物——士九13。
我們乃是這樣來照顧召會,就是經歷基督,這樣的經歷基督,使我們在祂裡面、同著祂並藉著祂,成了葡萄樹。在那裡你是一棵小葡萄樹,你不是很感覺你自己是個長老,有權柄,你在那裡是最資深的,應該得到人的敬重,你簡直沒有那樣的感覺,你根本沒有那樣的想法。你只覺得,我是一棵小葡萄樹,我不是在模仿祂,那個是假冒的,我乃是與祂是一,經歷祂,祂使我成為和祂一樣。現在我成了葡萄樹,過犧牲的生活。第一個從我犧牲的生活得益處的就是我的妻子,和我一同承受生命之恩,也是一同作基督身體肢體的。她是第一個得益處。我們不需要有弟兄走來走去,掛著一個牌子,寫著「我是葡萄樹,我在過犧牲的生活」。他是沒有感覺的,對那件事沒有感覺,但是他所認識的基督,他所經歷的基督,甚至他所正在成為的這位基督,就是這樣,這就是他的生活。
這個酒乃是使神和人喜樂之物。所以當人接觸你的時候,甚至那個交談可能是很有人性,但是他們的心得著溫暖,他們受到顧惜,得著鼓勵,他們就更愛主了。因為他們嘗到了叫他們喜樂的酒,從你湧流出來。但你不是故意這樣作的,說,「我是葡萄樹,我要產生出酒來,給你享受。」不,我們就是簡單地在祂裡面、同著祂、藉著祂,這個使人喜樂的酒就流出來了。我也許等一下還要回到這個點,但是我們至終可能成為兩種人之一,在召會裡擔負責任,或者我們為產生使聖徒喜樂,叫他們得安慰的酒;或者我們會因著我們的所是而毀壞他們。
我收到一封很叫我受感動的電子郵件,她是我的女兒,也是主裡的姊妹,我也知道她所經歷的事。她要把一位已經到主那裡去的忠信的弟兄,他也是個葡萄樹,他把叫人喜樂的酒流到我的女兒裡面,這是非常深的,我的女兒就把他的信轉寄給我看。弟兄們,這是真實的。那位弟兄不是說,我要寫一封電子郵件,去用酒叫身體的肢體喜樂。他不是刻意那樣作,他就是這樣生活。
在這裡有一些比較年輕的弟兄,你們是學習者。我不知道你們的想法是怎麼樣,當你們來到這樣的訓練,你們的想法是怎樣呢?你們認為你們要,因為你在這裡,這是一個這些領頭人的聚集,所以你能彀參加,你得到了這個名牌,你有了某種的身份。也許因著你年輕,盼望這樣的訓練能彀給你一個不同的看見,叫你看見甚麼是活在身體裡。
3  我們若接觸葡萄樹所表徵的基督,並經歷祂犧牲的生命,祂就會使我們有力過犧牲的生活,產生酒使別人和主喜樂——羅十二1,弗五2,林後一24:
這會使我們有力,這是很寶貴的。有時候,在我們的勞苦當中,我舉例,我們有時候需要到許多地方去供應話語,我們甚至都沒有力氣站到講臺上。你坐在你的椅子上,你在那裡坐一下,接觸主,深呼吸,深深的你在那裡吸入祂,你就能彀上到講臺上,你就摸著了那個葡萄樹,使你有力量。這不是我們要挑動甚麼,乃是這棵葡萄樹叫我們得加力,就使我們能彀有力過犧牲的生活,產生酒使別人和主喜樂。
我想我們都會同意下面一個小點:
a  在自己裡面我們無法過犧牲的生活,因為我們的生命是天然的生命、自私的生命;我們若是接觸主,經歷祂犧牲的生命,祂就要加給我們力量,加強我們,使我們為神為人而犧牲——太十六25,約一29,二十22,林前十五45下,六17,腓四13,羅十二1,弗五2。
在自己裡面我們無法過犧牲的生活,因為我們的生命是天然的生命、自私的生命。所以我們不需要試著去努力,但是你也不要放棄。我們若是接觸主,經歷祂犧牲的生命,祂就要加給我們力量,加強我們,使我們為神為人而犧牲。這是何等美妙!我們乃是從一個實際裡來說這樣的話。我們不是僅僅在這裡教導預表,弟兄們,這是真實的。基督是這樣的一位,祂是葡萄樹,祂是產酒者,祂就是那個犧牲的生命,我們需要接觸祂,因祂得著加力,使我們能彀過一種我們自己不可能過的生活。
有的人在他們天然的生命裡,有一位受訓的弟兄說到,他親愛的父親從前是個傳教士,因為他努力為著福音的緣故在那裡犧牲,但是沒有葡萄樹也沒有酒,所以他就覺得被耗盡了。他們需要讓你過這樣的生活。當這些孩子們在長大的時候,他們需要看出這樣的一種的生活。如果你的妻子能彀像百基拉和亞居拉一樣,來為著使徒冒性命的危險,這是何等的美好。這兩位產酒者,你到了他們的家,你不是到了酒醡之處,你已經過了酒醡了,所以在那裡有一種的氣氛是那樣叫人喜樂,得供應,得力量。
b  我們越經歷基督作有犧牲生命的葡萄樹,就越有力量犧牲自己,使神和人喜樂;我們會使接觸我們的人快樂,也會將喜樂帶給神——林後一24,五13上。
我們越經歷基督作有犧牲生命的葡萄樹,就越有力量犧牲自己。這個辭「有力量」、「加力量」一直的重複。我不知道你的力量到了甚麼程度。使徒的第一個屬性,不是叫死人復活,不是趕鬼,乃是忍耐。我們需要認識這樣的一位元基督,我們個人需要對祂有這樣的經歷。我們要禱告,盼望你們至終能彀領會這樣的訓練只不過是一個開始,我們個人和別人需要花好幾個月,在這件事上禱告。如果一個六十個人、八十個人的召會,三四個帶頭的弟兄來在一起,主會困迫他們,使他們跪下來禱告,「主啊,使我們成為葡萄樹,使我們成為那些叫你喜樂,叫別人喜樂的人。」所以我們越經歷基督作有犧牲生命的葡萄樹,就越有力量犧牲自己,使神和人喜樂;我們會使接觸我們的人快樂,也會將喜樂帶給神。
我和李弟兄沒有特別的關係,我只是許多同工中的一個。我跟他接觸,每一次跟他接觸都不會叫我憂傷、沮喪。不管經歷甚麼事,我接觸他就得著了這個酒的供應。主的恢復需要這個,需要有葡萄樹。那些認識葡萄樹,並成為葡萄樹的人,主的恢復需要這樣的人。好,現在我們轉到奠祭。
二  藉著經歷基督作出產酒的葡萄樹,並藉著被祂這新酒充滿,我們就能在祂裡面並同著祂成為奠祭,使神和人喜樂——創三五14,出二九40~41,腓二17,提後四6:
這裡,這篇的綱要,這段有三個「成為」。第一個是成為葡萄樹,在祂裡面,同著祂,藉著祂,成為葡萄樹;現在我們成為奠祭,藉著被祂這新酒充滿,我們就成為奠祭。主的恢復豈不需要新酒呢?當然我們也需要新皮袋來跟這個新酒配合。
1  奠祭不僅預表基督自己,也預表這位基督以祂自己作新酒浸透我們,直到祂與我們成為一而被澆奠,使神滿足,並為著神的建造——太九17,提後四6,創三五14。
為著身體,為著聖徒們,我們需要被基督浸透,需要被基督作為新酒浸透。你有沒有這樣禱告過呢?當你在主面前,你有沒有這樣禱告,「主啊,以你自己浸透我,為著召會的緣故。將我充滿,使我成為酒。不僅使我成為葡萄樹,更使我成為酒,跟你一樣有那個叫人得加力的生命。為著召會的緣故,使我成為這樣的酒。」這樣我們就能彀被澆奠,使神滿足,為著神的建造。
雅各兩次來到伯特利,第一次是在夢中,第二次是在實際裡,第二次他獻奠祭。我沒有辦法想像,一位弟兄事奉的生命到了末了,若是能彀作為奠祭被澆奠,有甚麼比這個更榮耀?保羅在腓立比二章也提到這件事,我們都知道,我願意被澆奠,在你們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上,這樣你們就與我一同喜樂,我也與你們一同喜樂。能彀這樣到主那裡去,這是何等榮耀!在提摩太后書四章,他說,我已經被澆奠,我已經作為奠祭被澆奠。若是能彀走到路終是這樣被紀念,那是何等榮耀!
2  奠祭就是我們經歷與基督成為一,到一個地步,祂成為我們,並且我們在祂犧牲的生命上成為與祂一樣——腓二17,提後四6。
這個是第三個「成為」,成為葡萄樹,成為奠祭,現在在祂犧牲的生命上成為與祂一樣。盼望在要來的年日,我們中間有些人能彀同著主這樣的禱告,「主啊,使你給我有這樣的經歷,使我能彀在你犧牲的生命上成為與你一樣。」這就是職事,這是陳實弟兄昨天晚上跟我們所講的這個生命的職事的另外一方面。
我的確相信,有相當多的弟兄們,年齡不同,但卻是往這個方向前進,他們有這樣的心。在今天早上之前,他們也許沒有這樣的辭句,那樣的發表,但是他們心裡面的確有這樣的一個盼望,成為這樣的人。「我知道,我天然的生命是自私的,我沒有辦法期望我天然的生命改良,我對自己沒有盼望。但是主啊,我要接觸你,能彀被你浸透,以至於成為你,成為葡萄樹,成為奠祭,成為與你一樣。主啊,我的動機,我要成為這樣,不是要使我成為一個所謂屬靈的人,使別人能彀看我是很深的,在生命上很深的,很豐富的。我已經把那個遠遠丟在背後。我乃是為著你的身體,為著你的建造,為著你的新婦,為著你的心頭的願望。」
我們不知道當我們站在主面前的時候,那會是怎麼樣。如果祂能彀對我們說,你的所是,你事奉的生命,使我的心喜樂。如果祂能這樣對我們說,這是何等美好。現在,我要歡迎你進到我國度的喜樂裡,我們一同喜樂。
現在我們來得第二大點。請注意這裡的關聯,這個不是一個很突然的轉變,乃是有關聯的。
貳 當我們在身體裡過犧牲的生活,我們就把生命供應給身體——約壹五16上,羅八2、6、10~11,弗四16:
事實上,我們只能在身體裡過犧牲的生活,不僅是在召會裡,更是在身體裡。你也許在一個地方召會裡,但卻沒有過這樣犧牲的生活。已過曾有這樣的情形,實際的情形,有些弟兄們是很強的在轄管別人,他們沒有犧牲自己叫別人喜樂,反而他們是犧牲了別人叫他們自己快樂。召會是為著他們,召會是屬於他們的,他們就是召會的立場,他們就是那個人,那個老闆。我們發展有兩種可能。到你六十四歲的時候,你會成為怎樣的人呢?你會被基督浸透而成為奠祭,你會成為葡萄樹,你會成為在基督犧牲的生命上成為與基督一樣嗎?或者你在生命的長大上是停頓不前,所以你到了中年,你的己更加增,你的個性更強,你的乖僻更是明顯,現在你就是這樣,你已經到了一種沒有辦法改變,沒有辦法醫治的情形。
我們需要考量我們在主面前的情形,就著我們的所是。我們需要把自己毫無保留地憑著祂的恩典獻給祂。「主啊,不要讓我過去,不要讓我過去。我不知道我需要甚麼,我不知道我是甚麼,但是我被你犧牲的生命這樣的話所光照,使我與你一樣,使我成為葡萄樹,使我成為奠祭,成為你的複製,為著召會。」 這樣你向主禱告之後,你繼續追求主,我不會欺騙你。這是需要代價的,職事總是要代價的。但是那些走過這條路的時候,他們不覺得付了代價,他們只是享受了那產生酒的基督。他們不覺得他們犧牲了甚麼,付了甚麼代價。他說,「我將一切看作虧損,我虧損萬事,看作糞土,使我贏得基督。」現在我們就有一種的地位來供應生命給身體。
下面的這段是非常深,但是不要怕這個深,這位宇宙的基督有這樣的一個度量,就是深的這方面。倪弟兄的職事是這段信息的根源,他就是這樣的一個實際,我們也可以在我們的度量裡面也有同樣的經歷。
一  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身體裡,都是經過身體,也都是為著身體;因此,我們的生活該是在身體裡,經過身體,也是為著身體——16節。
我們所有的一切都在身體裡,都是經過身體,也都是為著身體,甚至這篇信息也都是藉著身體而來。弟兄們,這些綱要是經過身體而來的。不是僅僅兩位弟兄坐在辦公室裡,在電腦面前打出這樣的綱要。這乃是一件身體的事,身體在這裡禱告,元首在那裡代求,那靈在那裡膏抹,這一切都是在身體裡作的。我相信我能彀在主面前這樣說,你們所領受的一次一次的特會,一次一次的訓練,這些乃是經過身體,是在身體裡,也是為著身體而臨到你們的。因此,我們的生活該是在身體裡,經過身體,也是為著身體。
二  身體乃是藉著肢體間彼此的供應被建造起來的;神是要藉著每一個肢體,將生命傳輸到身體裡去——16節。
這就是主心頭所要的。你們坐在那裡,我站在這裡,現在這一個身體的每一個肢體都在這裡有所貢獻,在這裡有分於這個生命的迴圈,為著身體有所經歷。我的眼睛透過我的眼鏡在這裡能彀有一些看見,這個看見乃是為著全身。這個是一個實際,你不是用辭句來構造這個實際,它本身就是真實的。
三  一個人只能把他從基督所得的供應身體;我們職事的度量,乃是根據基督在我們裡面的度量——15~16節:
一個人只能把他從基督所得的供應身體。第一大段是說到基督,第二大段那個中心點仍然是基督。我們需要在構成的一面,在經歷上從基督有所領受。我們職事的度量,乃是根據基督在我們裡面的度量。
我相信主心頭的確有這樣的一個負擔,也許主會給我們一條實行的路,使我們能彀有幾天聚在一起,向年輕的弟兄們供應,使主在他們的靈裡放了這樣的一個渴望,使他們得著職事。我們的確盼望把我們所有的服事給你們,為著主恢復的未來。這會不會發生乃是由元首決定,透過身體的交通。但是我們職事的度量,乃是根據基督在我們裡面的度量。這個是跟恩賜不同的。你有天然的能力,或者你有這些屬靈的分量,但是這些還是跟基督無關。職事乃是根據基督的度量,越有基督就越有職事,因為職事乃是將所經歷的基督分賜到身體裡。
1  只有作到我們裡面的基督,纔是對身體有用的,纔能供應生命給人——三16~17。
只有作到我們裡面的基督,纔是對身體有用的,這含示我們對身體是沒有用的。召會作為一個聚集,如果你是個好的經理,你讀過這個工商管理的學位等等;或者你有一種能彀討人喜歡的個性,在召會作為一個聚集這一面,可能是有用的;或者你很會講話,有人喜歡聽你講話,那可能也是有用的;但是這一切對身體是沒有用的。基督的身體並不尊重那些,並不接受那些,這個身體是不偏袒任何人的。在身體裡惟一能有用的就是作到我們裡面的基督,不是道理上的基督,乃是那已經作到我們裡面的基督。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有以弗所三章的禱告,一直有這樣的禱告。惟有這個能彀供應生命給人。
下面兩個點是非常重要的。
2  我們供應給身體的是基督,身體所接受的也是基督,因為在身體裡,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西三4、10~11、15~16。
這個身體乃是基督的身體。請注意聽第三小點,我們以為,我要把基督的生命供應給身體。我也許開頭要講一些信息,或者是更多的申言,或者要有更長的禱告,藉著這樣的說話,我就能彀把基督作生命供應給人。這樣的想法的確是膚淺的,也是不準確的。只要你在經歷上摸著基督是生命,身體就接受這個。你不需要說甚麼,你不需要作甚麼。
我再次說到倪弟兄,我們說,他在那裡作為葡萄樹被踐踏,來產生酒。二十年之久,他所供應的是前所未有的生命,但是他那裡,他不能跟任何人講話,不能寫任何東西,但是那個流是那樣直接地流到身體裡。他明白,《這人將來如何》有一章說到這個生命的職事。他這一生末了二十年就活在那種情形裡,他沒有釋放信息,沒有再寫書,沒有聚會,沒有交通,但是身體是一個實際。他活基督,他經歷基督,他享受基督,作為基督身體的肢體,他在身體裡,一切都能彀被奪去,但是基督身體的實際不會被奪去。
3  我們從元首基督所接受的,身體自然就接受,因為我們的就是身體的,我們無須努力把它傳給身體——約一16,弗三2,林後十二9,林前十五10。
所以第3小點說,我們從元首基督所接受的,身體自然就接受,因為我們的就是身體的。只要你有對基督是生命這樣的一個經歷,你所有的就是我們的,我們無須努力把它傳給身體。
主渴望在我們中間得著這樣一個活出來的實際。我們需要有特會,我們需要有訓練,我們需要有各種的召會聚會,我們需要許多實際的事奉,需要有積極的傳揚福音,更多栽種召會樹,但是主所要得著的是這樣的一個生機體,讓這樣的事能彀繼續不斷的發生。你在過犧牲的生活,弟兄們,乃是在身體裡。你經歷基督作生命,這個時候,這個就是透過你湧流到身體裡,同時,你就得著了身體的供應來過這樣的生活。也許我太過了,但我的確相信我們的倪弟兄是活在這樣的一個深切的彼此互相的裡面,在那些年日。他不是個英雄,他是身體的一個肢體,活在身體裡,藉著身體,憑著身體而活,他是為著身體而活。這就是為甚麼實際的靈會尊重這一份的事,在全地上,正如實際的靈也是這樣尊重李弟兄的職事。
四  哪裡有十字架,哪裡就有生命的供應;要被使用來供應生命給身體,我們平日在主面前的生活中,就必須讓十字架在我們身上運行——林後四10~12:
這個是與葡萄樹符合,就是在那裡被踐踏,過犧牲的生活。要被使用來供應生命給身體,那一條路,就是要讓十字架在我們身上運行。請注意這個字,「讓」,再不到一個鐘頭我們就散會了,我們就各自回去,我們有我們為人的生活,有我們的召會生活,我們有多少的「讓」呢?我們會不會有這樣的一種「讓」的態度呢?主啊,我在一種情形裡,這是我平日在你面前的生活,我要讓十字架在我身上運行。這是一件主動的事。你不是被動地讓,你乃是主動地讓。如果主能彀摸著我們中間好幾百個人,是堅決的,持續的在這件事上,我們有這樣的定意,「主啊,我在你面前有這樣的定意,我不是答應你要作一個更好的人,我乃是要讓十字架在我身上運行。我要回家,在我家庭的環境裡,我要讓十字架在我裡面運行。」
1  身體一個不變的原則就是:「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命卻在你們身上發動」——12節。
九八年十一月,我們有一個特會,持守身體的原則。在那裡分享了很多的好的點,但是有誰完全持守那些身體的原則呢?只有主知道,我們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弟兄們,盼望我們經過這個訓練之後,我們是正確地謙卑下來,在主面前謙卑下來。但是不是失望,乃是謙卑。我們若是謙卑下來,特別是我們聽了這樣的話之後,我們就會領悟,「主啊,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你是我的牧人,你是那先鋒,開拓者,我把自己前所未有地那樣交在你的手中,為著身體的緣故,請你帶我往這個方向走,不要把我留在那裡不碰我。」
2  任何神藉由十字架帶我們經過的事,都自然而然帶來身體上生命的擴增;我們在隱密中與主一同經過的,就足彀把生命供應給身體——太六16~18,西三3~4。
盼望我們的觀念受了調整,要供應生命給身體,主要的還不是公開地作甚麼事,乃是我們有這樣一種在主面前隱密中的生活,我們在隱密中與主一同經過的。是的,你有活力伴,你可以在牧養人的時候向人敞開,交通一些事,但是神要求我們有一些事,是在隱密中。你是在隱密中經過,沒有人能彀瞭解你,甚至人還會誤會你,也沒有人在那裡同情你,那個還是已。你是在隱密中經過,但是你摸著了生命,你在靈裡知道這是足彀的,這足彀把生命供應給身體。倪弟兄就是這樣,我經歷這一個十字架的,在我日常的處境裡,在我身上發動,我在這裡摸著生命,這就彀了,身體就領受了生命的供應。
弟兄們,請你把這樣的一個實際跟所謂的有長老的職分……我們是需要有長老們,也許有時候還需要同工們來把這樣的情形作得更清楚。但是,一個人如果只是有地位,有影響力,這個是沒有辦法跟我們所說的這個實際相比的。這樣的實際乃是在神的面前,在基督裡,經過基督而為著身體。現在還不是我們得賞賜的時候,這還不是我們接受人的感謝的時候,那個還要等到來世來在這個公義的主面前,現在我們需要過犧牲的生活來供應生命給身體。
3  生命的交流使身體得到供應;當死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命就流通到身體裡——林後四12。
五  我們藉由內裡的實際將生命供應給基督的身體;聖靈只會為真實和實際的事作見證——約十六13,約壹五6。
如果你在意你在召會中的形象,那是何等虛假。但願主憐憫你,我承認我有某種的個人的角度,但是主會給你一個妻子幫助你,她會摧毀你的形象,並且會打岔你這一切的努力。你要,你在家裡不是這樣的人,你希望在召會生活中成為那樣的人,你的妻子會完全把你毀壞。召會所需要的乃是這樣的內裡的實際,這樣,實際的靈就會為你作見證。
六  藉著供應生命,我們就服事身體並幫助身體長大;當我們從主所接受的生命流進身體裡,基督身材的度量就增加——弗四13~14。
靠著主的憐憫,我覺得我們的時間控制得不錯,我還不需要太多的時間,但我要停留一下,給你們一些原則性的點和說到一些實際的情形。
我們很多人在眾召會中來往,我們在那裡有一些的瞭解,有一些的學習。在地上有這樣的情形,我說的只是一個非常一般的原則。一個召會是因著先前有一些聖徒搬到那裡而興起的,聖徒的這樣的移民也不是控制的,我們沒有總部。有一位弟兄,他到了那個地方,他就認為自己有權柄,他自己設立自己作長老,並且有聖徒同情他,就有同樣的感覺。但事實上,在這個地方,生命的程度是很低,事實上沒有甚麼生命的長大,而那個基本的因素,就是這個弟兄的人位。如果他不在那裡,召會會更好。如果他在那裡只是照著那個正確的度量來作,召會就會更好。這樣的事的確是發生。我們來摸這樣的情形,也不至會,因為那會攪擾聖徒。
好,第二個例子,這裡有一個召會,大概有五位弟兄在那裡擔負責任。我們不知道那是怎樣演變的。但是,這其中有一位弟兄認為自己就是那個帶頭的人,好像他要人給他加冠。但是,他這個人就是叫召會受苦。這不是理論。如果弟兄們是這樣,召會是他們的嗜好,召會生活是他們的嗜好,是他們的消遣。但是這個作葡萄樹的思想讓十字架在你平日生活中運行,有一種隱密的實際的生活,這樣的人根本沒有這樣的想法。只有主知道,這些也是地方召會,這些地方召會應當是那個手續,要帶進身體的實際。
好,我再舉另外一個例子,弟兄們說到一些事,是身體的事,他們只要來干預事情。這裡有一位姊妹,她住在X這個地方,她參加過訓練或沒有參加過。弟兄來交通,經過很多的禱告,去找她,他們開始交往。但就有人說這是一件身體的事,也就是說,是我們作決定,我們已經瞭解這個情形,因為這是一件身體的事。他們竟然敢把這樣的一個寶貝的實際把它用來作為演示,要來管,控制別人。
我在主面前這樣說,我們面前有兩條路。我們可以走一條路,就是認識並經歷基督作為產酒的葡萄樹,而成為與祂一樣,過犧牲的生活,在身體裡過犧牲的生活,供應生命。我們可以揀選走這一條路,獻上自己給主,為著祂身體的緣故,獻上自己來走這條路。或者我們只是讓這個天然的生命、肉體、自己、我們的個性、我們的乖僻,自動的在那裡不受限制地生長。李弟兄在成全訓練那一系列信息裡說,一九八一年,大概是一九八一年。他說有些聖徒,如果他們早一點死可能更好,就像希西家。因為在他們這一生末了的一段,他們的乖僻在那裡一直地發展,就把他們這個人吞吃掉了。
弟兄們,這些信息已經出版了超過二十年。我們有多少人是在主面前曾經有過迫切的禱告,在這個成全訓練的光中有過迫切的禱告?我們有多少人能彀接受李弟兄在愛裡的指引?他說,沒有人能彀幫助你,我沒有辦法能彀説明你,你需要直接到主那裡,正如余潔麟弟兄在第三篇信息説明我們看見的,我們需要與主有直接的接觸。我告訴你,主是幫助我們的,祂願意將我們塑造,模成祂的形象,使我們成為祂的複製。我相信在座大多數的弟兄們都有這樣的心,這是你為甚麼來。你愛主,你愛召會,你願意忠信。但我們需要不僅是一個警告,也許是一個勸勉,我們要懼怕的就是產生,因著己的發展和強的個性而帶來的可怕的控制。這樣的弟兄們根本不懂這些信息在說甚麼,他們不願意走這樣的路,他們只願意在召會中作那個控制人的人。我們在召會裡,不僅是神的家,這個召會也是神的國,我們都在神行政的管理之下。我們應當恐懼戰兢,恐怕我們有干犯聖所的罪孽,我們因為那樣就有干犯聖所的罪孽。
好,我那樣說就彀了,現在我們還有大概十二分鐘,我們可以來到末了的這一段,也就是那個目標。
三 我們需要把生命供應給身體,為著身體的長大——西二19,弗四15~16:
身體的長大就是目標。身體若不長大,新婦就不會預備好;新婦若沒有預備好,新郎就不會回來。我不知道你怎麼解釋預言,你的時間表是怎麼樣,或者你對這些事的領會是怎麼樣,關於開展的事,你有甚麼想法,但是主回來是要得著一個成熟的、被美化的、建造的、團體的人位,就是祂的新婦。新婦的預備乃是必須有身體的建造。在眾地方召會裡,身體需要作為這樣的一個實際建造起來,當這個身體藉著長大而被建造,新婦纔會被預備好。這裡的思想就是,身體需要長大纔能彀建造。
一  神的心意是要使用基督身體上的肢體作管道,將基督的生命流通到全身體裡,藉著他們加增身體的分量——林後四12,弗四16。
這是何等的生活,何等的事奉。如果主能彀這樣說,我身體的擴增乃是透過你而成就的。你是管道,你是這樣生活,你有這樣的實際。我的加增,我在身體裡的加增,使身體裡長大,乃是透過你,透過你的貢獻。弟兄們,你還希望成就甚麼別的工作呢?雖然有很多外在的工作是不可少的,請你不要誤會我,但是那個素質是這樣。
二  身體的長大在於有東西從基督這位元首出來——15~16節:
1  當身體藉著持定元首而得著供應,身體就以神的增長而長大——西二19。
2  身體是從頭長出來的,因為一切的供應都是從頭而來——弗四15~16。
所以我們豈不應該領頭持定元首呢?這豈不應該是最主要的事嗎?因為惟有出於元首,不是出於你的頭,不是出於你的想法,乃是出於元首。元首是那個獨一的源頭,是活水的泉源,一切的供應都是從元首而來。從頭而來,是經過肢體,但是不是從肢體而來。
三  身體的長大在於我們裡面神的增長,神的加添,神的增多——西二19:
這使我們想起生命的長大的定義有兩方面:生命的長大,乃是神的成分在我們裡面的加多;生命的長大乃是人的成分的減少。我們若是對這事有清楚的領會,我想我們有,這樣我就能彀說,弟兄們在這一年要來的時間裡,但願你經歷更多的減少。你也可以這樣對我說,但我是比你們走在前面一點。如果神要加多,你自己就要減少。
我剛纔所舉的那些原則性的例子。你只看到這些弟兄,他們越過越年長,人的成分就加多,所以神聖的成分就沒有辦法加多。但是在另外一些人身上,神聖的成分事實上是在加增,有更多的神在他們的裡面。我喜歡跟Paul Cook弟兄打招呼,哦,我這次看到你比上一次看到你更多的神在你的裡面。這些不僅僅是印在紙上的神學的發表。
1  神是主觀地把祂自己給了我們,而叫我們生長。
2  神越加到我們裡面,就越使我們生長;這是神叫我們生長的路——林前三6~7。
所以我們為甚麼不願意禱告,「主啊,今天把你自己給我,把今天這一份生命的長大給我。」有一次我在一個地方,我說到為今日的食物禱告,為一日生命的長大。有弟兄就問,一日生命的長大是甚麼?我說,我也不知道,我沒有辦法去量,但是我相信是一天過一天的,你在主的話裡,有這個日日的原則,外面的人日日在銷毀,裡面的人日日在更新。
3  惟有神能叫人生長;惟有神能把祂自己給我們;沒有祂,我們就無法長大——6~7節:
惟有神能叫人生長,惟有神能使你所服事的召會生長。惟有神能彀把祂自己給我們;沒有祂,我們就無法長大。
a  神加到我們裡面,就是祂使我們生長。
b  神使我們生長,事實上乃是把祂自己賜給我們——羅八11。
領頭的弟兄們來在一起,若是能這樣禱告,豈不是很好?「主啊,求你把你自己給我們。」我們在Evans,我看到這位弟兄從Evans來,是喬治亞州的Evans。我們要為著那裡的召會禱告,「主啊,把你自己更多給Evans召會的聖徒。今天在他們人生的過程中,把你自己給他們,分賜到他們的裡面,把你自己作到他們的裡面。」
好,末了的一點:
四  身體的長大就是身體的建造——弗四16,西二19:
弟兄們,我們需要看見這一個。主恢復的目標乃是建造基督的身體作為新婦的預備,為此,身體必須長大。主不會回來迎娶一個小女孩,這對祂是羞恥的。祂的配偶必須在身量上配得過祂,在生命、性情、構成和彰顯上與祂一樣,為此需要有長大。仇敵所作的一切就是要攔阻我們,不叫我們在生命裡長大。如果我們對這個沒感覺,我們可能受很多外在的事物的安慰。我再說,這些外在的事物是不可少的:需要更多人受浸,需要有人寫下這樣的數位來奉獻,我們需要有更多的數位,更多的召會,越多越好。但是,如果沒有長大,你想,主只是因為我們向各個不同的種族,這些的外邦人傳國度的福音,我們建立了五千個召會,我們是否清楚呢?這只不過是一個手續,目標乃是建造基督的身體,是藉著神的增長,神在身體裡的增長而得建造的。我們必須晝夜在這樣的異象之下生活,我們的心必須這樣來禱告,我們必須在我們的度量裡面,一直走在這一條路上,這個就是神的目標。
1  以弗所四章十一至十六節在新約裡佔有特別的地位,因為它顯示建造基督身體的奧秘。
我想這個微軟,還有蘋果這些的建造並不是奧秘,但是基督身體的建造是一個奧秘,這是個奧秘,因為它是一件長大的事。
2  基督身體的長大,就是基督在召會裡的加增,結果叫基督的身體把自己建造起來——16節,三17上:
a  當基督進到聖徒裡面,活在他們裡面,眾聖徒裡面的基督就成為召會——西三10~11。
b  基督的身體因著基督在我們裡面的長大而長大,也就得著了建造——一18,二19。
我相信我們是同心合意的感謝主,並敬拜祂給了我們這樣的訓練。這個總題就是「為著基督的身體之生命的經歷、長大與職事」。的確,是從這位元首而出來的。現在這個寶貝的時間到了末了,我們現在能彀作的最好的事就是禱告。剩下來的時間主還要帶我們作甚麼,但是我們先有一些懇切的禱告,跟坐在我們身邊的人有一些懇切的禱告。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3-09-11 18:27:10
觀看數 :
5,467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