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對付天然而在復活裡
  • 9,186 views,
  • 2013-09-11,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我相信第一篇信息說到生命的交通,乃是關於這一件事我所聽過的最豐富的、最完全的、最完滿的交通。我們感謝主,在一開頭給我們立下了這樣的基礎,為著我們在生命裡的經歷、長大和職事,來為著基督的身體,主給了我們這麼好的一個開頭和基礎。
對於神聖生命,所有的經歷乃是出於生命的交通。甚至當我們說到對付的時候,在《生命的經歷》這本書用到「對付」這個辭,對付乃是基於那靈在我們裡面的流通。我們乃是在這個生命的交通裡,跟隨那靈的流通來解除、除去,來面對,來消除在我們這個人裡面的某些東西,這些是攔阻我們對基督的經歷和享受,攔阻我們生命的長大,也攔阻我們生命的經歷。我們不是說到改良自己,改正自己,乃是在神聖生命的交通,帶著這生命的光中,那靈一直有一個渴望,在我們裡面生長,在我們裡面擴大。為著身體的緣故,這一位靈會把我們帶到一件又一件的事上。我們會有一些的發現,當我們來對付這些事的時候,我們乃是基於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工作,以及祂的復活來對付這一切。
我願意提醒你們,在主的恢復裡面有一本非常基本的書,這本書對我是全新的,就是《生命的經歷》。在這一本裡,李弟兄向我們陳明生命經歷的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我們得重生,因為那靈在我們裡面的運行,我們了結了已往。我們有人得著了大能的救恩,我們也有了這樣的了結已往;我們也有人是較遲的經歷了這樣的了結,是在我們進入召會生活的時候有了了結。當這個生命的光在那裡照耀,當這生命的河在那裡流通的時候,當我們與主交通的時候,我們就跟隨那靈來有所清理,我們清理、了結了一些的事。
然後有第二個階段,乃是根據我們的奉獻,對付罪,對付世界,對付良心,接下來是學習跟隨膏油塗抹的教導認識神的旨意。弟兄們,我們是在照顧神的群羊。希伯來書十三章告訴我們,這些帶頭的人要照顧聖徒的魂,為他們儆醒。我與許多人一同在相調中服事,我一直在觀察聖徒魂的情形。親愛的弟兄們,這的確是一個事實,我們中間許多的聖徒,他們在生命的經歷上還沒有超過第二個階段。他們已經對付了罪,他們沒有實行罪了,他們也不愛世界了,他們也對付了他們的良心,他們是非常的合乎倫理道德,甚至是合乎聖經,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屬靈的聖徒,但是他們不在意再往前去。他們有許多人已經過了中年,他們沒有往前去。
第三個階段才是十字架真正的經歷,還有十字架的應用,就是要對付肉體,對付己,對付天然,對付靈,接受聖靈的管制,被那靈充滿。然後才到第四階段,認識身體。
我相信,我這樣說是有正確的靈,也是非常的真誠。這豈不是我們許多人的情形嗎?我們以為我們認識身體,我們知道了許多的道理,我們聽過許多的信息。但是,請你們看看《生命的經歷》那本書裡有一章說到認識身體,你就會發現,那裡有一個聯結,直接的聯結。就是第三階段的有些經歷是直接聯於第四階段認識身體。認識身體乃是對付肉體,對付己,對付天然而有的結果。
只有神是無所不知的,這是很明顯,只有祂知道我們的心內在的情形。祂對推雅推喇召會的使者說,我是監察人肺腑心腸的。只有祂知道我們眾人和眾聖徒內裡真實的光景,我們只能局部的知道。但是我站在這裡,不僅站在你們眾人面前,更是站在我所服事的榮耀的主面前,我必須把我裡面的這個關切交通給你們。今天有許許多多的聖徒,他們還是滯留、停留在第三個階段,他們沒有突破。同工們,長老們,負責的人,學習的服事者,我們沒有一個例外。
在第三篇信息,在綱要會有一個點,有另外一位弟兄會說到,我也期待。那裡有一個點說到,若沒有生命的長大,主的恢復就沒有路往前。但那不一定是我們的領會,也許事實上我們是注重工作過於生命。我盼望所有在這裡作工的弟兄們,要問問主,主到底怎麼看我們真實的情形。我不是說我們要閑懶不作事,絕對不是那樣。但是倪弟兄注重生命過於工作,李弟兄也是這樣,那我們呢?在這裡有一種非常普遍的情形,聖徒們在恢復裡幾年了,幾十年了,他們在召會生活裡,是客觀的一面說,他們也盡力地參加特會和訓練,然而他們沒有長大。李弟兄大約在一九八零年的時候,有一次成全訓練,特別對付這件事。因為他關切我們在主恢復裡雖然有那麼多的年日,但是我們沒有與這個年日相配的生命的長大。
在那個事上,這件事上,我們要特別專注來看第三階段的經歷,其中的一個點就是對付天然。我們會看見這裡所說的天然是指我們的才幹、我們的能力、我們的智力,就是我們與生俱來的這些的能力,這是說到我們的構成。這個不是外在的,乃是內在的。我們是人,我們都有天然的構成,這也是一個律。在這個生命的交通裡,生命之靈的律也有這樣的一方面,就是要把我們帶到這個關鍵的階段,使我們有一些非常關鍵的改變生命的經歷。因著這是出於生命之靈的律,所以不可避免的,至終這都是無可避免的。至終在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神的每一個兒子都會被變化、成熟,完全得著成全,整座城就是復活。沒有任何天然的事物,也沒有任何天然的人,一切都會在復活裡。這個就是基督身體今天該有的特性,這完完全全是在一個復活裡的生機體。因此我們在復活裡到底到甚麼程度,就決定我們在實際裡、在身體裡到甚麼程度。
我覺得,要釋放這篇信息,需要把以下所有的時間很謹慎的和你們一同讀過這篇綱要,在某些點上著重的……當我們在這個垂直和平面的交通裡仰望主,使我們與祂是一,來強調一些祂所對我們有關切的點。我要說,再說,這是很明顯的,這是個訓練。訓練主要的還不是指我們有一些的須知,有一些的規則,那還是外在的。訓練的意思是說,主要來摸我們天然的人。每逢我們在任何事上受訓練,我們這個人就會被摸著,我們就會被調整。我阿們Ed弟兄所說的話,我們都是門徒,甚至我們這些釋放信息的弟兄們也一樣是門徒。主知道,祂是以馬內利,祂與我們同在。我們看不見祂,但祂的確在這個聚集裡與我們同在。祂知道這裡有一個極大的需要,長老們、領頭的人、負責的人需要有一個重大的往前,在他們生命的經歷上有一個重大的往前,這是為著身體的緣故。
我覺得有一處經節發表了這一篇信息的負擔。這個人是非常能幹的一個人,按照天然的構成來說,寫這句話的人是非常能幹的。我們實在很難說到他的性格有多強,他是多麼能幹。這就是保羅所說的話,在哥林多後書一章九節,「自己裡面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如果一個人信靠自己,你指出他是信靠自己這是沒有用,因為他很容易就否認,他也不在乎你所說的。但那個真實的情形乃是,我們信靠自己,直到在我們裡面有非常關鍵的事情發生,我們就不能再信靠自己。不是說我們不信自己,而是我們根本無法再信靠自己了。因為我們裡面有些東西被砸碎了,我們就只能信靠復活的神。我們同意那個答案、那個反應,我們就著我們的情形,我們有一些的問號,但是那個答案、那個反應就是死。我們有了這樣的一個斷定,斷定是必死的。惟有這樣,才能夠使我們不再信靠自己。這不是人能夠教導你的,乃是你自己學來的。
我所親愛的弟兄們,我們需要一些的經歷,我們需要對這一篇信息的每一個點有經歷,這些都必須真實的發生,越早越好,使神聖的生命能夠在我們裡面長大。我們剛才唱的這首詩歌最後一句,使我全象你模樣,意思就是說,我們需要成為這樣的人,使我們能夠供應生命,使身體能夠建造起來,這個建造起來的身體才成為預備好的新婦。惟有當新婦預備好,主才能回來。
為著使你們得益處,也為著使我有平安,我要加上這樣的話,像這樣的一篇信息,需要我們客觀的主觀來領受。意思就是說,我們是敞開的,向著生命的光敞開,讓這個光照在我們這個人裡面,而不是我們只是內顧自己、分析自己,只是在頭腦上或心理上同意這裡所說的。我們都需要在那靈裡,我們的確在生命的交通裡,這裡有生命的光。我們需要生命的光,光是神彰顯的性質,我們需要神照著祂所喜悅的來照亮我們,照在我們天然的人身上。當我們在這裡禱告,跟隨那靈的引導,我們就會主動的、積極的與十字架殺死的工作合作,以至於的確有死的印記在我們天然的人之上,每一方面都有這樣一個死的印記。這有一個榮耀的目標,就是使我們得以在復活裡,我們這個人的所是就在復活裡。這樣,我們從神的創造所得來的這一切,因著在復活裡,對神就會成為那麼有用,然後身體會尊重任何從我們這個人裡面出來的。身體的其中一個原則,乃是拒絕任何天然的東西,身體只接受在復活裡的事物。
壹 生命的經歷極重要的一面乃是對付天然——林前二14,腓三3~9:
我再說,對付並不是指自我調整、自我改良,乃是跟隨那靈的引導來對付這件事。
一  我們需要看見,在神的事上我們天然的人是無能、不夠資格的——林後三5~6:
這裡有一個很關鍵的辭,就是「看見」,我不願意就這個語義或字義來解釋,這裡的看見或者說是領悟,就是這件事對你來說成為真實的。如果我站在你們面前,如果你看到我因著刮鬍子的時候弄傷了,有一點血在我臉上。我起先沒有發現,但是當我有這樣的領悟的時候,這個對我就成為真實的,我就要把這個血擦掉。同樣的,沒有人能夠使你有這樣的看見或這樣的領悟,就是在神的事上,天然的人是無能的、不夠資格的。關於福音、學習真理、禱告、照顧召會,這些都是神的事,在這些的事上我們天然的人是不夠資格的。我是按原則說,在座有些弟兄們,他們完全還沒有接近這樣的看見。這個只是就著事實來說,他們在生命的經歷上還沒有夠到這一點。
一九九六年,李弟兄在美國某個地方有個特會,他要我去。在去之前,他和我有點交通,他提到一位弟兄,那是很正確的。他說,這個弟兄很好,但是他喜歡控制。在主的恢復裡,在北美,有些的召會是在某些人的天然的人的控制之下,這是個事實。當聖徒們表達他們對這件事的感覺,他們就可能被稱作叛徒,悖逆的人。但是,身體知道。如果那些弟兄們,他們能夠看見,能夠領悟他們天然的人是不夠資格的,在神的事上特別是在照顧召會這樣的事上,如果他們看見他們天然的人是無能的、不夠資格的,那就會不一樣。這樣,那裡的聖徒的經歷就會很大的不一樣。那個時候,聖徒們就能夠感受到這些弟兄們不再信靠自己,不再信靠他們自己的看法,他們處理事情的時候不再信靠自己。我並不灰心,但是,這樣的事會一直持續的發生,直到這些弟兄們在他們生命的經歷上蒙了光照,有深的悔改,或者直到主決定祂要進來干預、來停止這個人。我們必須有這樣的領悟。我不願意作甚麼或說甚麼來激發你們的領悟,惟有那靈能夠使人有真正的領悟。也許我們需要禱告:「主啊,使我看見,使我領悟,我天然的人在神的事上是無能、不夠資格的。」
下面有幾個小點來發揮這一點。
1  我們可能在別的事上夠資格,但我們天然的人在神的事上卻是不夠資格、無能的——弗二1、5上,四17~18,林前二14,耶十七9,羅六6,七24,八7~8,太十六24。
這是往前一步,我們一點都不夠資格,我們是完全無能的。我們怎麼能夠認為我們知道怎麼監督召會呢?我們知道怎麼帶領聖徒往某一個方向去?我們怎麼能夠那麼大膽信靠我們天然的人呢?在一個地方召會,也許有一百三十個聖徒,有五個領頭的,我們也不太清楚他們怎麼成為領頭的,但是他們中間有王,這個王不需要交通。你知道尼布甲尼撒他是那個金頭,他不受任何約束。所以如果他願意站起來,在主日站起來說甚麼,他就這樣作了,那是憑著他天然的人的能力。我們領悟大多數的弟兄們,他們心裡渴望積極的往前,但是他們也是恐懼戰兢,怕毀壞召會。我們這樣的訓練還是相當的溫和,我們沒有指出任何的地方,也沒有指出任何的人,我們只是把這樣的事留給那靈來作。
2  在神的事上,我們不該信靠我們天然的人;反之,我們必須學習拒絕我們天然的人,而在一切事上操練我們的靈——腓三3,羅八4。
第二小點,在神的事上,我們不該信靠我們天然的人。可能是耶利米書第九章,是不是啊?主對申言者說,智慧人不要誇耀他們自己的智慧,勇士不要以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一個聰明的人不信靠他自己的聰明,一個勇士不信靠他自己的勇力,一個財主不信靠他的財物,一個能幹的作總裁的人能夠不信靠他的治理的手段,他必須象摩西一樣被帶到這樣的一個地步,神沒有呼召他,直到他這個天然的生命、天然的構成完全受了對付,而在復活裡沒有任何餘剩,神才能夠來呼召他。我們必須學習拒絕我們天然的人,而在一切事上操練我們的靈。
那我問你,你如果對某一件事根本不知道,你怎麼能夠拒絕呢?如果你注意到這是己,你說,我知道那個是我的己在這裡冒出來,所以你可以否認它、拒絕它。在主的暴露之下我知道那是己,所以我就說,不!如果你不認識你天然的人,你怎麼能夠拒絕你天然的人呢?但是在生命的交通裡,生命的感覺會給我們及時的感覺。每逢我們在天然的範圍裡,就會有及時的感覺,這樣我們就要拒絕。
3  在主的恢復裡,我們天然的人沒有地位;主恢復中的眾召會是基督活的身體的一部分,會自動拒絕任何天然的事——林前十二12~13。
第三小點,在主的恢復裡,我們天然的人沒有地位。我相信你們知道,我也是弟兄們中的一位,我跟眾人是一樣的。在你所在的地方召會,你天然的人沒有地位,沒有地位。天然的人可以進到社會,進到任何的組織裡,進到世界裡,但是在這裡,天然的人沒有地位。我們可以說這個就是身體的免疫功能,是拒絕任何天然的事。
一位元比較年長的弟兄寫電子郵件給我,他的孩子也長大成人了,在主的恢復裡要過召會生活。他寫信來問,為甚麼他沒有被接受。我不知道我要怎麼說。我應該說,你把你的博士學位,你的天然的人,你跟基督教的關係,這些要帶進來?這都是天然的。但是在這裡,這些天然的東西都沒有地位。我們不是針對個人,不是我們不喜歡你,乃是在召會中,這樣的事根本沒有地位。
然後這一點又進一步的發展出,主恢復中的眾召會是基督活的身體的一部分,會自動拒絕任何天然的事。在召會裡,因著召會是身體的彰顯,而身體是自動拒絕任何天然的事,所以在這裡天然的人沒有地位。
我要說一點關於第四個階段,就是認識身體。李弟兄向我們指出那些認識身體的人有一些的特點。他們的確在生命裡認識身體,他們更多地活在身體裡。其中一個特點乃是他們能夠分辨誰在身體裡,誰不在身體裡。這就象你是一個奉獻的人,你就能夠分辨一個人到底有沒有奉獻。特別是中年或中年以上的弟兄們,我們有一種的傾向,我們以為自己有某一種我們事實上沒有的實際。我裡面有一種的憂傷,有一種的渴望,我實在盼望李弟兄能夠站在這個講臺上對我們說。他會對我們說,「你們還不認識身體,這對你們只不過是道理。」我們的姊妹們,我們的弟兄們是否在不同在程度上,他們是否有身體的感覺?他們是否領悟甚麼是天然的,甚麼是在復活裡?他們也領悟他們沒有辦法來摸這件事,他們只能夠禱告。正如Ed弟兄剛才所讀的那段職事的話,他們只能供應生命。我並不是要看看這個訓練裡面的弟兄,你們誰誰誰的情形怎麼樣,我也是一個受訓者,我等候主再來摸我,我也還沒有達到。但這是一個實際。我願意閉起眼睛花十五分鐘來想像在北美洲,如果所有的弟兄們都對付他們的天然,眾召會都能夠脫離了這些弟兄們的天然,這樣會是何等的甜美。
4  在召會的建造中,我們裡面一切天然的東西必須破碎,我們才能聯絡一起;惟有當我們天然的人破碎以後,我們才能被建造——詩歌六〇三首第六、七節。
第四小點,在召會的建造中,我們裡面一切天然的東西必須破碎。這裡有一個辭大家不喜歡聽,就是關於「破碎」。我們上一次說到外面的人破碎,使靈得以出來。我們不喜歡說到破碎,但這是無可避免的。我們裡面一切天然的東西必須破碎,我們才能聯絡一起。我們弟兄們需要更多這樣的領悟,你無法跟任何人聯絡一起,甚至無法跟他們一起聚會,無法配搭。你也許能夠一起聚會,一起配搭,但是你要聯絡一起,要調和在一起。有些弟兄他屬人的年齡越長,他們就越有能力。我們也尊重他們的負擔,他們的確在某一面有一種的負擔,但是他們卻是憑著天然生命的能力在作。他們沒有辦法與任何人聯絡,他們以為自己是跟別人聯絡。但事實上,惟有當我們天然的人破碎以後,我們才能夠被建造。
詩歌六百〇三首說到,「天然生命、孤僻性格,求你全都為我攻破。主,我在此獻上自己,求你接在建造手裡,將我折服,將我聯絡,造成你能安居之所。」這一首詩歌是說到建造。你想,主耶穌能夠回來嗎,只是因著我們開展到全地,然而召會沒有建造起來?那就是基督教的觀點,我們只要看到有多少的人數主就可以回來了。但是主是說,我要建造我的召會,身體必須在愛裡把自己建造起來。不管我們拯救多少人,千千萬萬的人,人數越多越好……當然,我們建立許多的召會,召會樹越多越好。但是如果召會充滿了天然的人,由這些沒有經過破碎的弟兄們在帶領,就沒有建造。乃是一位智慧的工頭說了這樣的話,他知道那個情形。弟兄們,我們面臨一個重要的關口。我們不能說生死攸關,但是至少是非常的關鍵。如果我們在第三階段的這個經歷上沒有透徹的突破,我也不曉得主怎麼能夠在這些跟隨我們的人身上作工,也許主能夠在這些另外的人身上作工。
二  「天然」這辭是指我們體力和腦力的總和——帖前五23:
1  天然乃是屬魂的人一個很大的特點,也是我們舊人活出來的一大表現——林前二14,羅六6。
舊人就是我們墮落的人的總和,其中的一個表現就是肉體,那是相當粗鄙的。而這個舊人活出來的一大表現就是我們的天然。所以那些人他們越來越年長,卻仍然是天然的,因為那是舊人,所以他們越來越老。
2  天然就是舊人活出來的表現,重在人的能力、幹才、智慧、聰明、辦法、手腕等等;說到天然,雅各是最好的代表人物——6節,創二八20~22。
我們要來看看雅各這個人這一生的兩端。一開頭他是絕頂的天然,他是那樣的有辦法、有手腕,在那裡抓奪。但是在他的另外一端,他有生命的成熟。
我們人的想法,我們的態度……李弟兄有好幾個早上繼續跟一些同工們交通,在九零年代。有一次他說到在北美有一位同工,他幫助我們瞭解那種情形的性質。李弟兄這樣說,他說,「他總是以為他比別人知道得更多。」就是這樣的一種的態度。有些弟兄們三十幾歲就有這樣的態度,他們比同工們比長老們知道得更多。有些人他們就是在等我們這輩的人過去,這樣他們的機會就來到了,他們就能夠表現他們的知識。他們需要看見在我們身上有這樣的榜樣,有一些弟兄們是在天然這一方面被破碎,而被帶到復活裡,這對這些年輕的人來說會是很有意義的。
3  單是天然能幹的人,神還不能用;天然的能幹,若沒有經過破碎,反而是神的攔阻——三二22~32。
第三小點,單是天然能幹的人,神還不能用。我不知道倪弟兄他天然的才智是有多少,那是非常的高超,他能夠讀了甚麼過目不忘,但是他卻能夠看見這個天然的能幹神是不能用的。如果一個天才竟然不信靠他的頭腦,如果一個人他天生就很有口才,而你要讓他發現說他不能說話,他要從頭學起,這是何等關鍵的一個經歷。
天然的能幹若沒有經過破碎,反而是神的攔阻。我們不願意神受攔阻,我們最不希望的就是神受到攔阻。我們需要與升天的基督一同禱告,更多除去這一切的攔阻,但是至終我們發現,我們自己就是這個攔阻。主遮蓋我這樣說,我只說一點,有一個特別的情形,我和另外兩位在帶領,我發現我成了召會的攔阻。那就是個事實,我的個性,我這個人的構成。但是主不願意我們只是停留在這裡,只是領悟我們自己是那樣的糟糕,主乃是要我們同意讓祂來摸我們,來對付我們,使我們這個人能夠被帶到復活裡。
好,現在我們來看下一點,我們要來看這個過程,然後接下來的時間我們要再看這個在復活的範圍裡,我們還沒有達到。
三  我們必須領會對付天然之經歷的過程:
這裡有一個過程,不是方法,乃是過程。
1  我們需要看見我們的舊人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羅六6。
我們是從羅馬六章六節這個事實開始,我們的舊人已經與祂同釘十字架,我們所有的人在這個長老訓練裡面沒有舊人。你用英文可以說,是ITERO或是ITERO都可以。(這裡的「ITERO」用兩種不同的發音。「艾特羅」或是「義特羅」都可以。)我們都可以彼此有交通。在這裡沒有舊人,我們的舊人都釘了十字架,主借著永遠的靈成就了這件事。希伯來九章十四節,現在在複合的靈裡,有主死的大能和功效。所以:
2  我們需要看見天然是舊人厲害的表現。
我們需要在某一個專特的時間,就在你跟妻子說話的時候,或者在你管教孩子的時候,你在面對聖徒的時候,你在交通裡發表你自己的時候,你需要有這樣的一種看見。當我們有了這樣的看見或領悟,我們就能夠將這個十字架應用到我們身上。我們呼求主,讓那靈流到我們身上,這樣,我們就自然的把主的死應用到那件事上,這個不是自殺。我們和一班弟兄們在一起,開頭的時候你是在靈裡,但是慢慢慢慢,你在天然的人裡面冒出來了,而主幫助你領會你要冷靜一下。
有一次,有一位弟兄出於愛的這樣抓住我,我實在非常珍賞,這個時候我就領悟,我是天然的,我是天然的,我太激動了。我對這樣的事有感覺,「主啊,這個就是我天然的人,我不同意。我的舊人已經釘了十字架,借著那靈把你的死的功效應用到我的身上。哦,主耶穌!」很簡單的呼求主,我就吃我的藥。哦,主耶穌!就在那個時候,這個天然的人就被殺死了,這是很真實的。但是我們需要先有這種領悟。如果我告訴我的妻子,你是很天然,她也會指出另外一件相對的事,可能比她的還糟糕。也許在一種的情形裡,主活在你的裡面,以至她說,弟兄,我們還是回到靈裡。你也不會很緊張的握拳的要作甚麼,你就會發現,這個是在生命的交通裡主所作的。
3  我們該自然地將基督的釘死接受到我們的天然上,借著聖靈的能力,將基督的十字架應用到我們的天然上:
所以,我們是主動地接受,我們不是被動的。我們是將基督的釘死接受,我們是應用基督的十字架,乃是借著在復活裡接觸這一位釘死的基督。這實在是有功效的。
我想我應當給你們一個扎實的見證,就是我是怎麼樣學習的。這個是一個,一九六九年一個開頭學習的人的經歷。李弟兄說了一篇信息,說到複合的靈,由這個複合的膏所預表,這個包羅萬有的靈。我們都知道,他指出這些成分,有些是與釘十字架有關,有些與復活有關。我也很蒙光照。過了幾天,我發現,有一位跟我同輩的弟兄,他在聚會中盡功用,我也覺得很好,因為他有那樣的度量。但是我覺得為甚麼叫他那樣盡功用,卻沒有叫我呢?於是我就妒忌。我從來沒有覺得我自己會那樣的妒忌,但那時候我就妒忌那位弟兄,這是很醜陋的。所以,我就有一個學習者的禱告,我說,「主啊,李弟兄說,你的死的功效乃是在複合的靈裡,所以主啊,我在這裡妒忌,這是我的肉體,根據我從李弟兄所聽的,我自己還不認識,但是我在禱告,主啊,求你現在把你的死應用到我的妒忌上。」哦,那實在有效,我的妒忌就被殺死了。這位弟兄至終在召會裡頭領頭,而我沒有,但是我沒有跟他爭競,也不再有妒忌,這是真的。但在這樣的事上,我也沒有辦法替你吃藥,我也沒有辦法替你有這樣的領悟。
a  當我們接受並應用基督的釘死,我們所有天然的能力,就有了死的印記,而枯萎下來——太十六24。
所以,這裡有一個印記,那些有經歷的人他們不會批評別人,但是他們能夠看出在你的能力上面有沒有這樣的印記,如果沒有這樣的印記,他們就會擔心。我們完全同意,要興起青職的弟兄們在召會裡背負責任,讓他們進入工作,甚至有分於職事。但是我所關切的是,這些弟兄們身上,他們天然的能力有沒有死的印記。一面我們應當培育這些弟兄們的功用。但是另外一面,我們要禱告,「主啊,把死的印記放在這個年輕弟兄的能力上面,他是非常有才幹,是你這樣的造了他。但是,你不信靠那個,我們也沒有辦法信靠那個,求你給他所需要的經歷,把死的印記放在他所有的這個能力之上。」當這樣的事發生,你會知道,那些有過死的印記的人會看出來。
b  這個接受,在我們身上乃是一個屬靈的大關口,也許這就是我們的毗努伊勒;在這裡,我們天然的能力和幹才被神摸了一下——創三二22~32。
這個接受,在我們身上乃是一個屬靈的大關口。這裡一點都沒有誇口,這就象雅各在毗努伊勒,那裡有一個關口。不是我們一直有些事情都是慢慢來的,看不見的,但是我們會有一些屬靈的關口。你可能在為人的一面經過一些關口,但是你沒有經過屬靈的關口。簡單地說,每一個長老、負責弟兄、學習領頭的人都需要有一個屬靈的大關口。我相信主是在為這個禱告,使祂能夠把我們帶到復活裡。這就是我們的毗努伊勒,在這裡,我們天然的能力和幹才被神摸了一下,這是神直接作的事。不管這個拉班多麼被使用來對付這個雅各,但是至終是神直接來摸他。下一點:
4  對付天然之經歷的應用,乃是在聖靈的交通裡,讓聖靈將基督的釘死執行到每一點所發現的天然上——林後十三14,羅八13。
這個交通乃是基礎,我們交通,與主彼此交通。至終在這個交通裡,那靈使我們有一種的領悟,對我們天然的人有一種的領悟,並且向我們指明,我乃是將你帶到一段長時間的對付的裡面,你願意與我合作嗎?你願意向我敞開嗎?雖然這是個人的,但你也不是單獨的,至少有一些的弟兄姊妹們,他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走這樣的路,你可以與他們交通,他們瞭解你,他們會鼓勵你,會安慰你,他們不只是可憐你,他們乃是鼓勵你。你們需要受鼓勵,弟兄,你已經很接近進入復活的範圍,不要退縮,不要退回去,不要拯救你的魂生命,只要向主敞開,愛主,享受主,讓祂摸你,讓聖靈將基督的釘死執行到每一點所發現的天然上。被誰發現呢?不是被身體發現,身體已經知道了,身體是知道的,那些活在身體裡的人也知道,但是你不知道。這個不是你有甚麼錯,但這是個事實,但是那靈光照了你,你就會發現你天然的構成的某一個點,你就執行,你聯於那靈說,「主啊,將你的死應用到這一件事上,這是天然的,這是天然的情感,這是天然的思想,這是天然的才幹,天然的能力。我的力量是天然的,我的力氣,我一切所作的,我的說話,甚至我用我的思想來學真理,這也都是天然的。感謝你沒有讓我留在黑暗裡,我同意讓你殺死我天然的人的這個部分。」
貳 天然越受對付,我們就越在復活裡——腓三3~11:
我們的天然越受對付,我們就越在復活裡,在復活裡。這是說到我們的所是,我們這個人在復活裡。我們來享受這點,我想這個點是我們很享受的。
一  我們天然的各面都是出於人天然的生命,不是出於基督復活的生命;天然的對面就是復活——11節。
這是保羅的目標,或者我可以達到那從死人中傑出的復活,我還沒有達到,我還在竭力地往前。我要經歷祂復活的大能,模成祂的死,或者我可以達到這個復活。這個不是客觀的,乃是經過一個過程,我這個人逐漸不斷的被帶到復活裡。這個就是我們的前途。
二  我們對付天然就是要叫那些原有的能力和幹才,智慧和聰明,都經過十字架的治死,而變作復活的,好蒙神悅納,為神使用——約十二24~26。
一個東西若是蒙神悅納,它就是有香氣的。這就是為甚麼需要有香加到我們的禱告裡。這個香在至聖所裡擴展,我們需要有乳香,我們需要復活的基督作為我們的馨香,使我們蒙悅納。這樣我們就感覺到我們是在復活裡,我們才是蒙神悅納的,才能為神使用。這不是我們改良自己就可以達到的,乃是有復活的馨香。當我們在一個人身上摸到這一點的時候,那是何等的甜美、寶貴。這個人不是走來走去,覺得自己很有乳香,很有馨香,他只是覺得,我最好不要在我的天然裡我還有肉體,我要謹慎,我要操練我的靈,愛我所愛的主。我並不是覺得我是一個乳香的人,到處給人家去聞,並不是這樣。但是我們需要變作復活的,來蒙神悅納。
摩西是到了八十歲才這樣。按照他自己所寫的詩,那已經是把那個加多的年日已經都用盡了。因為他說,一個人是七十歲,強壯可以到八十歲。他四十歲的時候,他天然的人完全被棄絕,現在他八十歲了,到了這個時候,神才說時候到了。有的人可能在經歷上能夠領會。你經過了一些事,你有了許多的失敗,你就謙卑下來。至終,你認為你已經完了,你以前夢想你會那麼有用,現在你覺得這已經都是沒有用了。這個時候你才會看到荊棘,有火在那裡燒著。你會發現,這個時候我已經可以死了。但是主的觀點跟你不一樣,你要到法老那裡去,把我的百姓帶出埃及,把他們帶到這個山上來敬拜我,帶他們進入美地。所以弟兄們,那個最好的,不是在我們背後,乃是在我們前面,是在復活裡。
三  我們天然的幹才必須帶到復活裡,好對主成為有用的——腓三3~11:
現在我讀這七點。這七點是很清楚的。
1  天然的幹才是自私自利的,這幹才的辦法、手腕,都是為自己著想的;復活的幹才經過了破碎,都不為著自己,也沒有己的成分。
2  天然的幹才攙雜著肉體、血氣的成分;復活的幹才沒有肉體。
3  天然的幹才帶著詭詐,會弄手腕;復活的幹才不弄手腕。
4  天然的幹才含有驕傲,覺得自己行,自己能,而自誇自耀;復活的幹才沒有驕傲,不誇耀自己。
5  天然的幹才不受聖靈的約束,作起事來,膽子非常大;復活的幹才乃是受聖靈  的約束,不敢任意妄為。
6  天然的幹才不理、不顧神的旨意,完全憑著己意而行;復活的幹才是為著神的旨意。
7  天然的幹才不倚靠神,都是只憑自己就行;復活的幹才倚靠神,不敢憑著自己作。
所以天然的幹才自自然然就是那樣的,不管你怎麼裝假,它就是那樣,而復活的幹才完全是與天然的相反。所以我們需要在主的面前考量兩件事。我們需要求問主,而不是內顧自己。首先我們要問,「主啊,就著這些對比來說,我在哪裡?我在你面前的生活到底在哪裡?」第二我們要問,「主啊,我在召會中的事奉,我在召會中事奉的方式到底是天然的,還是在復活裡?」然後你可以繼續禱告,如果在任何一個地方,帶頭的弟兄們來在一起這樣禱告,「主啊,為著召會的緣故,求你把我們完全帶到復活裡。」這會是何等的甜美。好,第四中點:
四  神借著十字架的工作了結我們,帶我們到盡頭,使我們不再信靠自己,只信靠復活的神——林後一9。
在菲律賓親愛的聖徒們,特別在南部的聖徒,他們很會設計T恤,把職事的話寫在上面。我不是叫他們真的要來印這樣的字,但是也許可以有這樣一個標誌或者是T恤,只是「不再」,「不再」,寫「不再」。如果你的妻子能夠說你「不再」,這何等好。我跟這個人結婚幾十年了,如果任何人認識她的天然,我是最認識了,但是我能夠說,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不一樣了,不再,你不再信靠自己。我不需要再懼怕我在那種的自我信靠的裡面,我只信靠復活的神。這是何等美妙的釋放!不再!這個就是保羅所說的,在我們每一個人裡面都需要有這樣的一種「不再」。你有天然的構成,你都是信靠這個天然,你憑這個天然而活,照著這個天然來事奉。我對全時間受訓者說,你就是你這個人,直到你這個人不一樣。你現在在哪裡,你就是在那裡。但是我們可以有一種的「不再」。我們可以見證,我是一個主的奴僕,在祂的話語上服事,我可以向你們作見證,這個「不再」是一個實際。我們不再信靠自己,只信靠復活的神,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
五  「達到那從死人中傑出的復活」意即我們全人已在逐漸不斷地復活;這該是我們基督徒生活的目標和目的——腓三11。
這個是保羅個人的目標。我還沒有達到,我也不敢說,我的全人內在的已經復活了。但我還在往前,我也不灰心。我們都在過程中,只要我們是在過程中,我們有這樣的一個目標,「主啊,為著你身體的緣故,求你把我完完全全帶到復活裡。」
六  當我們在基督的復活裡經歷祂,我們就奧秘地轉到「拿弗他利支派」,成了屬靈的「拿弗他利人」;每個基督徒的個人歷史都該有一部分是奧秘的,在這段奧秘的歷史中,我們轉到了拿弗他利支派,憑復活的基督而活——代下二14,王上七14,創四九21,詩二二標題。
當我們在基督的復活裡經歷祂,我們就奧秘地轉到「拿弗他利支派」,成了屬靈的「拿弗他利人」。這是根據這個建造柱子的戶蘭,他的母親是但支派的,他的父親是推羅人,但是他卻進到了拿弗他利支派,而在復活裡。李弟兄對青年人的情形,他們的職業,對他們的學業,他說了這樣的話,在創世記生命讀經,他叫他們要受最高的教育,但是我們這個推羅的父親要死去。對我們很多的人,這個父親還沒有死去。
我收到一封電子郵件,一個三十幾歲的青年人,他受過了訓練,也有一些的服事,他也進修,有了進一步的學位,他也經過了很多的事情,但是他說,「我不願意往那個方向作一個專業人士,我願意把那個放掉去服事主,我願意把自己奉獻給主,交給工作裡的弟兄們。」當我讀到那個話,我想這就是拿弗他利,他那個推羅的父親已經死了。也許有人去參加你的典禮,你是得著了這個博士學位,到了你的畢業典禮,但是我們會發現這個是把你的推羅父親埋葬。我們只有今天叫你某某博士,現在你歸回到某某弟兄,歡迎你進到拿弗他利支派。我相信在主面前,這樣的一位弟兄是一直往復活裡去的。
好,我繼續讀綱要。每個基督徒的個人歷史都該有一部分是奧秘的。事實上我們不完全明白到底這個遷移是怎麼發生的,這是奧秘的。在這段奧秘的歷史中,我們轉到了拿弗他利支派,憑復活的基督而活。這樣的一個勇敢的、積極進取的傳福音者有那樣大的恩賜,他怎樣象五旬節那天復活的彼得一樣有了這樣的一個轉換?有誰能夠解釋呢?但這是個事實,這是拿弗他利。你知道,我們有一些很有大能的傳福音者,他們在福音上很有恩賜,他們進到主的恢復裡。我不願意提任何的人的名字,但是我要說,我們很蒙福的,就是有些這樣的人他們轉移到拿弗他利支派,他們帶我們傳福音,他們乃是在復活裡,在身體裡帶我們往前去。好,我只要再三、四分鐘把下面的綱要念完。
七  我們若讓天然的性能、幹才和美德被帶到十字架上死了,我們就會復活——羅八13,約十二24:
所以這個「讓」是在於我們的意志,不應當是被動的,乃是主動的。「主啊,我同意,我向你說阿們,我要讓這樣的事發生在我身上」。
1  然後在復活裡,我們的性能、幹才和美德,會比在天然生命裡強上許多倍。
我想到一位親愛的弟兄,他非常在我心裡,他經過了一個黑暗的隧道,他有非常特別的才幹,現在主在對付他。但是我的看法乃是,如果他讓主帶他經過,他就會成為主真正的恢復的未來的一部分。只有這樣被主帶過的人能夠成為主恢復的前途。我求主完全把他帶過這樣的經歷,這樣,他在復活裡就會比在天然生命裡強上許多倍。
2  這些東西仍是我們的,卻經過了死與埋葬,現今在復活裡:
a  這就是說,我們的性能、幹才和美德,都進入了復活——腓三11。
b  我們繼續存在,但我們同我們天然的性能、幹才和美德,已進入復活的範圍裡——約十二25~26。
弟兄們,這是另外一個範圍,這是拿弗他利支派。這怎樣發生我們不知道,我們是在另外一個範圍裡,我們能夠感覺得到。你經過了這個漫長的過程,有一些真正的關口,就象摩西一樣。你也許象摩西一樣,覺得你這輩子已經完了,你只能夠看一些羊。我現在已經八十歲了,我寫過一首詩,我已經到了盡頭了,明年我就不在了。那實在是他的感覺。神對摩西說,「是的,不錯,明年你就不在了,因為要來四十年你要帶許多人進到曠野,因為我已經把你帶到另外一個範圍裡。」
八  復活的實際是那靈,而那靈是三一神的終極完成;所以,復活是終極完成的三一神——林前十五45下,太二八19,林後十三14:
1  我們天然的性能、幹才和美德,需要借著死與埋葬,從我們天然的生命遷到三一神裡。
2  我們在自己裡面是天然的,但我們從自己遷到那是復活的三一神裡面,我們就進入復活——約十一25,林後一9。
九  將我們天然幹才的「種子」種在地裡,絕不是損失;我們撒種,雖然暫時失去種子,但至終必有在復活裡的收成——約十二24~26。
末了一點是一個呼籲,呼籲我們要撒這個種,就是將我們天然幹才的種子,種在地裡。這絕不是損失。我們撒種雖然暫時失去種子,你會失去它,你需要喪失一切,你把這一切看作糞土,你要失去這些。任何以你為誇耀,在天然生命裡與你有關的人,他們也要遭受這樣的喪失。但是我們只是暫時失去,至終必有在復活裡的收成。哦主,可愛的主耶穌,在你的恢復裡,但願有在復活裡的收成。
請花一點時間與旁邊的人禱告,接下來二十分鐘我們要作甚麼我不知道,但是我們先禱告。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3-09-11 18:23:05
觀看數 :
9,186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