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篇 神藉著祂的牧養而有生命的恢復
  • 4,994 views,
  • 2017-01-15,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來看“神藉着祂的牧養而有生命的恢復”。爲什麼需要恢復呢?這是因爲神所啓示和命定的一些事被毀壞、失去、或誤解了,神的百姓也在許多方面分裂、受傷,受了嚴重的破壞。爲這緣故,需要有生命的恢復,好把神的百姓帶回到神原初的心意,使神照着祂的心願而有的永遠定旨能實際的完成。這個恢復乃是藉着生命。生命就是神的內容,也是神的流出。這個使人得恢復的生命,是藉着神直接的牧養臨到我們,也是間接的藉着那些被神這位牧人得着的人所施行的牧養帶進來的。在主的恢復裏,極其需要牧養;牧養是一件極爲寶貴、需要付代價的事。當我們進入本篇信息時,求主使我們對牧養有這樣的領悟和看見。

這次共有四千九百五十二位聖徒到現場參加訓練,但還要加上一位,就是主耶穌自己這位以馬內利。我們雖然看不見祂,祂卻是在此與我們同在;祂是我們的牧人。當我們在這裏將關於主的牧養,以及主自己作牧人的話陳明出來時,相信我們都在主直接的牧養之下。我們在此對祂即時、應時的經歷,加上那揭示基督之牧養的話,要使我們對於主,對於我們與祂之間的關係,對於召會作神的羣羊,對於神聖啓示的高峯以及神人生活至終如何藉着彼此牧養而彰顯出來等等,得着持久、不能磨滅、不能忘記的印象。

牧養就是周全柔細的照顧羣羊

牧養就是周全柔細的照顧羣羊(約二一15~17,徒二十28)。這個關於牧養的定義可說是牧養的基準點。照顧羣羊也就是照顧全召會,包含照顧每一位聖徒。主所要求的牧養,乃是周全的。聖徒們是有靈、魂、體三部分的人,有時會身陷在某種處境中,所以我們對聖徒的照顧必須是周全且柔細的。我們給人的照顧若不是周全柔細的,那就不是牧養。

 

牧養是指顧到羊一切的需要

牧養是指顧到羊一切的需要(詩二三)。

所有的羊都需要得着充分的供備和妥善的照料

所有的羊都需要得着充分的供備和妥善的照料。一般來說,羊的智商並不高;雖然它們不聰明,卻很敏感,能感受到自己有沒有得到照顧。它們雖然柔弱、毫無能力,不能作什麼,但它們若是受到周全柔細的照顧,它們裏面是知道的,因爲它們得着了供應、顧惜、滋養、保護、修整和醫治。

我們要來看以西結三十四章的兩段經文,說到兩種牧養,其間有強烈的對比。第一段是關於主親自作牧人,來牧養祂的羊,記載在十一至十六節上半:“因爲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親自尋找我的羊,將他們尋見。牧人在他四散的羊中間的日子,怎樣尋找他的羊,我必照樣尋找我的羊;這些羊在密雲黑暗的日子四散到各處,我必把他們從那裏救回來。我必把他們從萬民中領出來,從各國聚集他們,引導他們歸回自己的地,也必在以色列山上,一切溪水旁邊,在那地一切可居之處牧養他們。我必在美好的草場牧養他們,他們的住處必在以色列高處的山上;他們必在佳美的住處躺臥,也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場吃草。主耶和華說,我必親自牧養我的羊羣,使他們得以躺臥。迷失的,我必尋找;被逐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纏裹;軟弱的,我必加強。”這就是主對我們的牧養,即使是現在,祂也是這樣牧養我們。

第二段經文是一至十節,那是主耶和華直接對以色列人中的首領說話。這些首領被稱作牧人,而主的羊羣需要從這些牧人所帶給他們的傷害得着恢復。這一章的背景是以色列人不僅被分散到亞蘭、巴比倫和其他異教的列國中,他們甚至在自己的首領手下受苦。請原諒我這樣說,這段經文所描述牧人對羣羊的傷害,甚至也發生在我們的召會生活中。有些聖徒離開召會生活,因爲他們受了傷、被驅逐、被忽略。若有人在召會中或者在主的工作裏領頭,他所揹負的責任是相當重大的;這個責任主要是牧養主的羣羊。

當我們來讀一至十節這段經文時,需要注意這些牧人作了什麼,更要注意有什麼是他們所忽略、沒有作的。“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說預言,攻擊他們,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的牧人有禍了!他們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當牧養羣羊麼?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卻不牧養羣羊。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有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纏裹;被逐的,你們沒有領回;迷失的,你們沒有尋找;但用強力嚴嚴的轄制。因無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我的羊在衆山間,在各高岡上流離,在全地上分散,無人去尋,無人去找。所以,你們這些牧人哪,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說,我指着我的生存起誓,我的羊因無牧人就成爲掠物,也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尋找我的羊,這些牧人只知牧養自己,並不牧養我的羊;所以你們這些牧人哪,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與牧人爲敵,必從他們手中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再牧放羣羊,牧人也不再牧養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脫離他們的口,不再作他們的食物。”這些牧人叫羊受苦,然而在十一節主耶和華說,“我必親自尋找我的羊。”

以色列人的光景是何等困苦、可憐,他們極其需要牧養,卻無人尋找他們。首領中沒有一個人有心或有技巧能醫治有病的,纏裹受傷的,也沒有人去把被趕逐的領回,或尋找迷失的。然而在本篇信息我們要看見,主是好牧人,大牧人和牧長,祂是那是靈的牧人,在我們裏面作我們魂的牧人。在主的恢復裏,祂要直接、親自尋找祂的羊,將祂的羊尋見。祂要醫治、修整並恢復他們。我們現今還能在主的恢復中,乃是因着主作我們的牧人。

盼望我們從上述兩段經文,看見一幅關於牧養的完整圖畫。我們需要花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追求、學習並經歷這裏所啓示的。關於牧養有一個原則:唯有那些曾經迷失又被尋回的人,纔會去尋找迷失的;唯有那些曾受傷得過醫治的人,才能醫治人;唯有那些受過傷害之後得着修復的人,纔能有心和技巧修復別人。爲着帶進新的復興,彼此互相的牧養是極其重要的。因此,主必須在祂的恢復裏深深的、透徹的恢復這樣的牧養,使主的羣羊能得着周全柔細的照顧,直到主能說,祂的羊沒有一只是被忽略的。

在以西結三十四章,主親自來作牧人,尋找祂的羊,將他們尋見

在以西結三十四章,主親自來作牧人,尋找祂的羊,將他們尋見(11~31,路十五3~7,太九36,約十11,二一15~17,來十三20,彼前五3~4)。雖然我們常說到某些人是“尋求者”,但事實上,不是我們在尋求或尋找主,乃是主在尋找祂的羊。最近主作爲牧者,是何等巴望去德國,因爲在那裏有主的羊,他們曾經被驅逐而分散。他們受過傷,然而主這位牧人正在去那裏尋找他們,恢復他們。

主從不信者中間將我們領出來歸給祂自己

主從不信者中間將我們領出來歸給祂自己(結三四12~13上,參弗二12~ 13)。主不是領祂的羊歸給一件事、一個運動或一個地方,乃是歸給一個人位,就是主自己。

祂領我們歸回故土,這故土表徵作爲迦南美地的基督

祂領我們歸回故土,這故土表徵作爲迦南美地的基督(結三四13下,參西一12)。

祂帶我們回到高山,高山表徵復活、昇天的基督

祂帶我們回到高山,高山表徵復活、昇天的基督(結三四13~14)。

祂帶我們回到溪水旁邊,溪水錶徵賜生命之靈的活水

祂帶我們回到溪水旁邊,溪水錶徵賜生命之靈的活水(13,啓二二1,林前十二13,詩三六8)。

祂在溪水旁牧養羣羊,表徵祂用祂的豐富餵養我們

祂在溪水旁牧養羣羊,表徵祂用祂的豐富餵養我們(結三四13,啓二二1~2上)。

祂帶我們回到豐美的草場,草場表徵基督作我們生命的供應

祂帶我們回到豐美的草場,草場表徵基督作我們生命的供應(結三四14,詩二三2,約十9,參提前一4)。

祂使我們躺臥,給我們內裏的安息

祂使我們躺臥,給我們內裏的安息(結三四15,歌一7,太十一28~30)。詩篇二十三篇論到主的牧養說,“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2上)如果你裏面有一些風波、恐懼或憂慮,請記得,主這位牧人是你魂的牧人。祂要使你躺臥在青草地上,祂要恢復你的魂,使你的魂甦醒(3上),帶你回到對祂自己的享受裏,使你有內裏的安息。

祂纏裹受傷的,加強軟弱的,表徵祂纏裹並醫治傷心的和有病的

祂纏裹受傷的,加強軟弱的,表徵祂纏裹並醫治傷心的和有病的(結三四16上,賽六一1~2,路四18~19,太九9~13)。我們是神的兒女,是奉獻給神的人,也活在召會生活裏。然而,我們難免遭遇傷心的事,這原是人之常情;但我們有一位牧人,祂知道如何醫治傷心的人。我們只要讓祂來到我們憂傷、痛苦、煩惱之處;祂總是帶着油和酒(路十34),就是靈和生命而來,祂知道如何醫治我們。我們能見證祂在這事上是專家,總是給人柔細周全的照顧。我們不是英雄,也不是大能的勇士;我們只不過是羊,需要祂這樣的照顧。

主在我們中間施行公義的判斷,將一切不義的東西完全潔除

主在我們中間施行公義的判斷,將一切不義的東西完全潔除(結三四17~22,西三15)。主知道祂羊羣中有不義或不對的事,但祂不會馬上改正;這不是祂所作的第一件事。主先作其他許多的事,但最終祂要改正一切不對的事,就如人與人之間不正確的關係、得罪人的事、沒有得赦免的虧欠、以及沒有澄清的誤會等。主在祂的牧養裏要說,“親愛的,時候到了,你要清理這事。時候到了,你要讓這事過去,要把不對的改正過來。”如果這樣的事繼續存留,羊羣就會因此受苦。主不是用鐵杖(啓十九15),乃是用牧者的竿(詩二三4),來改正一切不義、不對的事。

基督是真大衛,真牧者,被立爲獨一的牧人,要餵養我們,使我們得飽足並滿足

基督是真大衛,真牧者,被立爲獨一的牧人,要餵養我們,使我們得飽足並滿足(結三四23)。

祂照料我們,包括顧到我們一切的難處,擔負我們一切的責任,照料我們生活的每一面

祂照料我們,包括顧到我們一切的難處,擔負我們一切的責任,照料我們生活的每一面(詩二三)。我們每一面的需要祂都顧到,祂的照料乃是周全的。已過這一年對我而言是特別受試煉的一年,但我要見證我的牧人顧到我生活的每一面。我們是三部分的人,有靈、魂和身體;祂顧到我的每一部分。我們都有同樣一位牧人,祂是用同樣的愛來愛所有的羊。祂不偏愛任何人,我們儘管接受祂的照料。彼前五章七節說,“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爲祂顧念你們。”你所顧唸的任何事,都是祂所顧唸的。無論是健康的狀況、孤單的感覺、沮喪的心情、職業的問題、財務的需要,或任何你所渴望卻沒有得着的事,你都可以告訴祂。你只需要把你心裏的事告訴祂;不需要問這是神純全的旨意,還是神許可的旨意。你只要作爲一隻羊向祂禱告,向祂傾心吐意,告訴祂你的感覺、你的渴望、你的懼怕和你的需要。

主作牧人照料我們,結果使我們順從祂爲我們的王,服在祂的君王職分之下

主作牧人照料我們,結果使我們順從祂爲我們的王,服在祂的君王職分之下(啓七17)。主乃是藉着祂的照料,把我們帶到祂的管理之下。主不是來威嚇我們,祂不是對我們說,“我得着了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所以你要服權柄。不要與我講理由,不要有意見,不要有自己的感覺!”主作爲真大衛,不是那樣管理我們。請注意,論到祂這位新生的王,馬太二章六節引用舊約的話說,“猶大地的伯利恆啊!你在猶大的首領中,絕不是最小的,因爲有一位掌權者要從你出來,牧養我民以色列。”第八篇信息說到權柄在消極一面是爲着對付仇敵,但在這裏我們要說,權柄在積極一面是爲着服事、牧養、照料並餵養聖徒。主是萬王之王,祂得着了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二八18);但如今祂在昇天裏乃是大牧人和牧長(來十三20,彼前五4)。祂作爲那靈乃是我們魂的牧人(二25)。希伯來三章給我們看見祂是使徒(1);啓示錄一章給我們看見祂是地上君王的元首(5)。如果祂這作爲使徒、宇宙的管理者、得着天上地上所有權柄的一位,是藉着牧養來照顧祂的羊,那麼在召會中,或在主的工作裏,我們怎敢運用權柄或代表權柄卻沒有牧養人?這是相當嚴肅的事。我們的君王是不斷地牧養我們,至終把我們帶到祂的君王職分之下。

當我們經歷主的牧養,並留在祂的君王職分之下,我們就享受祂平安的約,並且不再受屬靈的爲難和攪擾

當我們經歷主的牧養,並留在祂的君王職分之下,我們就享受祂平安的約,並且不再受屬靈的爲難和攪擾(結三七26上)。有些聖徒正在受不必要的苦,經歷從仇敵而來不必要的攻擊;這是因爲他們沒有得着足夠的牧養而受保護。很少人曉得如何辨識出於仇敵的攻擊,我們要拒絕這樣的攻擊。我們何等需要經歷基督這真大衛作我們的牧人,設立平安的約!

在祂的牧養之下,一切的惡獸(惡人)都要從主所恢復的子民中間驅除

在祂的牧養之下,一切的惡獸(惡人)都要從主所恢復的子民中間驅除(三四25下,參徒二十28~29,腓三2~3)。仇敵恨惡我們和我們所作的,我們是他攻擊的對象;我們所有的人都需要受保護。在特會中,主帶我們上到高峯,然而仇敵常常緊接着來攻擊我們。我們不需要害怕,乃需要有人起來禱告,求主保守所有的聖徒和他們的家庭,保守所有在旅途中的同工們。請記得,主對我們周全柔細的照顧,包括對我們的保護。

祂折斷我們所負一切的軛,包括罪和世界的軛,救我們脫離各樣的奴役

祂折斷我們所負一切的軛,包括罪和世界的軛,救我們脫離各樣的奴役(結三四27下)。

祂應許我們不再作仇敵的掠物,卻要安然居住

祂應許我們不再作仇敵的掠物,卻要安然居住(28上、25下)。按照希伯來十三章,領頭的人要爲聖徒們的魂儆醒(17)。聖徒們需要得着保護,我們需要徹底顧到這個大的需要,使每一個召會、每一位聖徒,都能在柔細周全的照顧之下得着保護,脫離仇敵的攻擊。

祂使我們成爲別人的福源,使別人也得着祂的供應;祂是如甘霖的祝福,也是有名的植物(栽種之處)

祂使我們成爲別人的福源,使別人也得着祂的供應;祂是如甘霖的祝福,也是有名的植物(栽種之處)(結三四26~27上、29,亞十1,結三六35)。祂不僅祝福我們,還要使我們成爲福源,以致不論我們到哪裏,都能成爲祝福的管道。牧養不是停在我們身上,乃要從我們涌流出去。

我們經歷神的牧養,就有祂的同在;我們與祂在一里有交通,我們屬祂,祂也屬我們,使神與人相調和

我們經歷神的牧養,就有祂的同在;我們與祂在一里有交通,我們屬祂,祂也屬我們,使神與人相調和(三四30~31)。我們不曉得主在要來的日子裏,會如何帶領我們。有人可能受帶領要花一個月,在個人與主的交通中深入以西結三十四章。有弟兄也許感覺要就着關於牧養的每一點禱告,向主說,“我要在牧養這事上接觸你,經歷你。我要把自己作爲你的羊,放在你直接的照顧之下。”有些照料只有主自己能直接給與,另有些是透過祂身體的肢體作成的。本篇信息真正的中心點,乃是要我們專注於主對我們直接的牧養。唯有當主的牧養對我們成爲真實的,我們的心纔會融化;我們會流出喜樂的眼淚—不再是傷痛的眼淚,乃是喜樂的眼淚。我們會領悟主愛我們,把我們當作祂的羊照料我們,並且祂對我們的照料雖是個別的,卻是爲着祂的羊羣;主不僅看見一隻羊,乃是看見一羣羊。這是何等的照料!不僅如此,我們越經歷祂的照料,越認識祂,就越成爲祂。祂活在我們裏面,並且要帶着對羊羣同樣牧養的生命,透過我們活出來。

基督是好牧人、大牧人、牧長以及我們魂的牧人

基督是好牧人、大牧人、牧長、以及我們魂的牧人(約十9~17,來十三20~21,彼前五4,二25)。

主耶穌作好牧人,來使我們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主耶穌作好牧人,來使我們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十10~11)。這生命是奏厄(zoe)的生命。我們的牧人要我們得奏厄的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但願我們對此有更多的領略。

祂舍了祂的魂生命,就是人的生命,爲祂的羊成功救贖,使他們能有分於祂的奏厄生命,就是祂神聖的生命

祂舍了祂的魂生命,就是人的生命,爲祂的羊成功救贖,使他們能有分於祂的奏厄生命,就是祂神聖的生命(11、15、17)。約壹三章十六節說,“主爲我們捨命,在此我們就知道何爲愛;我們也當爲弟兄捨命。”約翰自己受過主長期的牧養,所以他說,“我們也當爲弟兄捨命。”沒有捨命,就沒有牧養,沒有供應生命的職事。

祂領祂的羊出羊圈,進入祂自己這草場,就是得餵養的地方,使他們可以自由的吃祂,得着祂的餵養

祂領祂的羊出羊圈,進入祂自己這草場,就是得餵養的地方,使他們可以自由的吃祂,得着祂的餵養(約十9)。主說,“我另外有羊,不是屬於這圈的;我必須領他們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成爲一羣,歸一個牧人了。”(16)我們不會到別的基督徒團體去拉人加入我們。全地所有的羊都是主的,但有很多羊在羊圈裏。求主在二〇一七年,把許多羊從羊圈裏帶出來,領他們進入羊羣。

主使猶太和外邦信徒在祂的牧養下合爲一羣(召會,基督的身體)

主使猶太和外邦信徒在祂的牧養下合爲一羣(召會,基督的身體)(16)。

神“憑永約之血”,使“羣羊的大牧人我們的主耶穌”從死人中復活

神“憑永約之血”,使“羣羊的大牧人我們的主耶穌”從死人中復活(來十三20)。希伯來書着重基督在祂天上的職事裏,照着麥基洗德的等次作大祭司。祂天上的職事有許多方面,主要的一面是祂的牧養。祂是大牧人,此時正在牧養。祂的牧養是根據新約這永約的血,要使新約一切的實際成爲我們的經歷,而達成神的目標。

永約是要藉着牧養,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

永約是要藉着牧養,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我們必須工作;但不是藉着工作達到終極完成,乃是藉着牧養而達到終極完成。

永約就是新遺命的約,爲要得着羣羊,就是召會,結果帶進基督的身體,並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

永約就是新遺命的約,爲要得着羣羊,就是召會,結果帶進基督的身體,並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如今,主在祂天上的職事裏,正在執行新遺命的約,目標是要得着羣羊,就是召會,結果帶進基督的身體,並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

主作爲大牧人正使新約的內容對我們成爲真實的

主作爲大牧人正使新約的內容對我們成爲真實的(八8~13)。新約裏包含許多遺贈要賜給我們;我們有權利享受,因爲按照主所立的約,主受約束必須給我們這一切。主知道我們沒有太多實化這一切,但主不批評我們,祂乃是牧養我們,好把我們帶到新約一切內容的實際裏。

基督作牧長,藉着衆召會的長老牧養祂的羊羣

基督作牧長,藉着衆召會的長老牧養祂的羊羣(彼前五4)。牧養從基本一面說,是長老主要的責任;這並非可有可無,乃是長老必須作的事。保羅在行傳二十章的話支持這觀點。他對以弗所的長老說,“聖靈立你們作全羣的監督,你們就當爲自己謹慎,也爲全羣謹慎,牧養神的召會,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買來的。我知道我離開以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羣。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勾引門徒跟從他們。”(28~30)我們不是在烏託邦理想國裏,乃是在羊羣裏;因着羊羣在戰場上會遭遇保羅所說消極的事,所以需要長老的牧養。

彼前五章說到,長老們必須在他們的所是上,成爲與神一樣,才能按着神牧養羣羊(1~3)。若是一位弟兄被設立爲長老,他和他的妻子需要領悟,他必須經歷許多事,主要更多摸他這個人,好使他能成爲主這位牧長的複製而牧養神的羣羊。

若沒有長老的牧養,召會就無法得建造。長老的牧養該是基督藉着他們的牧養。這個思想不難領會,話語也很簡單,就是基督要藉着人牧養。這主要包含兩條經歷的線,第一,我們必須認識祂的牧養,親身且細緻的經歷祂周全柔細的照顧。正如詩歌補充本二十八首第二節所描述的:“來與我同歡唱!我原病弱無望,喜遇救主知我景況,並賜醫治良方。”有些事臨到我們,使我們傷心痛苦,我們無法解釋事情爲何發生,但我們要在這些事上經歷主的牧養,好使主能藉着我們,使許多傷心的人也得醫治。如此,以西結三十四章說到關於牧養的一切,就要藉着我們成爲實際。

另外一條經歷的線,就是我們最深處的個性必須被破碎,否則我們所照顧的羊在碰着我們的個性時,很容易受傷。李弟兄曾經指出,聖徒們會因着人個性的毒刺而受傷。個性就是你的己從深處暴露出來,羊碰着的時候就會受傷。因此,你必須把自己擺在主的牧養之下,讓你的個性在十字架上被破碎,使主能不受攔阻的透過你涌流出來,而牧養其他的羊。我們乃是一同作主的羊而彼此牧養。

是靈的基督作我們魂的牧人,監督我們裏面的光景,顧到我們內裏所是的情形

是靈的基督作我們魂的牧人,監督我們裏面的光景,顧到我們內裏所是的情形(彼前二25)。論到主的牧養,彼得說,“你們好像羊走迷了路,如今卻歸到你們魂的牧人和監督了。”(25)我們是外在或內在的走迷了路?有人是外面走迷、離開了羊羣,多年纔回來;有人是每天多次裏面走迷了路。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歸到我們魂的牧人和監督。主不是作探子監視我們,也不是在審判臺上審判我們。如今祂這位是靈的基督,乃是在我們靈裏,從我們的靈裏監督我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並且按照祂所看見的照顧我們。祂顧到我們的感覺、意願、動機、心思和記憶。祂不是心理學家,卻顧到我們的魂;祂知道人最深的苦乃是在魂裏。

彼得前書說到神行政下的基督徒生活。全地的聖徒都在受苦,他們是在魂裏受苦。如果在我們的靈裏,有這樣的牧人顧到我們的魂,那是何等甜美!我們的靈乃是經歷基督的器官,我們的魂是享受基督的主要器官。每逢我們在魂裏有難處,就會失去享受。主作我們的牧人不是在監視我們,乃是作守望者爲羣羊儆醒。以西結書說到守望者(三三1~三四10);主的恢復也需要守望者。有些人要站在城牆上作守望者,爲主的恢復守望。他們要從主領受話語,並且將這些話語說到主恢復中聖徒們的心裏。長老們需要在愛裏儆醒守望而牧養羣羊。他們知道了聖徒裏面的難處,就要花時間爲此禱告,並且藉着陪伴和顧惜而牧養他們。

祂是藉着顧到我們魂的益處,並藉着監督我們內裏所是的光景,而牧養我們

祂是藉着顧到我們魂的益處,並藉着監督我們內裏所是的光景,而牧養我們。我們經歷人生的種種事情時,需要經歷主的牧養。當基督在管理全宇宙時,祂竟然仍有心情、度量和時間作我們魂的牧人,牧養我們的魂;這樣寶貝的牧養實在是無法形容的!

因爲我們的魂很複雜,所以我們需要那在我們靈裏是賜生命之靈的基督,在我們的魂裏牧養我們,爲要照顧我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並顧到我們的難處、需要和創傷

因爲我們的魂很複雜,所以我們需要那在我們靈裏是賜生命之靈的基督,在我們的魂裏牧養我們,爲要照顧我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並顧到我們的難處、需要和創傷。我們和弟兄姊妹一同過召會生活,可能因着一些無心之過而彼此得罪。有些聖徒來尋求交通,他們會說,“我被某人得罪,雖然一再試着要赦免他,卻赦免不來。”我們需要領悟,我們之所以無法赦免人,是因爲心中的創傷和傷口還在。我們不需要裝作堅強,只需要向主這位牧人承認,讓祂在生命裏醫治我們心中的創傷,這樣我們自然能赦免人。

主作我們魂的牧人,使我們的魂甦醒,並使我們的魂得安息

主作我們魂的牧人,使我們的魂甦醒,並使我們的魂得安息(詩二三3上,太十一28~30)。

約翰二十一章說到牧養,是約翰福音的完成和總結;牧養乃是開啓約翰福音的鑰匙

約翰二十一章說到牧養,是約翰福音的完成和總結;牧養乃是開啓約翰福音的鑰匙。李弟兄在“活力排”一書中指出:“牧養乃是開啓約翰福音的鑰匙。”(七六頁)若沒有牧養,我們就無法進入並領會整卷約翰福音。

約翰福音這卷書論到基督藉着顧惜並餵養我們,來作我們的生命;顧惜人是使人快樂、愉快、舒適,餵養人是以包羅萬有的基督供應人

約翰福音這卷書論到基督藉着顧惜並餵養我們,來作我們的生命;顧惜人是使人快樂、愉快、舒適(太九10,路七34),餵養人是以包羅萬有的基督供應人(太二四45~47)。主的牧養是要叫我們快樂。不要有一種宗教觀念,以爲要成爲一個對主有很深經歷的人,就必須看起來神色凝重。不,倪弟兄在地上末了的生活,他能見證說,“但我維持自己的喜樂。”(倪柝聲—今時代神聖啓示的先見,一九九頁)真正經歷主最深的人,乃是一直能在主裏維持喜樂的人。所以,我們都需要經歷主的牧養,使我們快樂、愉快、舒適。

主復活後牧養彼得,又託付彼得餵養祂的小羊並牧養祂的羊;這是把使徒的職事與基督天上的職事合併,以照顧神的羊羣,就是召會,結果帶進基督的身體

主復活後牧養彼得,又託付彼得餵養祂的小羊並牧養祂的羊;這是把使徒的職事與基督天上的職事合併,以照顧神的羊羣,就是召會,結果帶進基督的身體(約二一15~17)。

使徒受昇天基督的託付,與祂合作,以完成神新約的經綸

使徒受昇天基督的託付,與祂合作,以完成神新約的經綸(提前一4,弗一10)。當我們聽到“使徒”這辭,也許只想到權柄;但使徒不是自己有權柄,他們乃是主在地上的代表權柄。主在這裏是把使徒的職事與祂天上的職事合併,這樣的職事乃是牧養的職事。主在天上的牧養,與地上使徒職事的牧養互相呼應。李弟兄在“活力排”一書中也指出:“使徒、申言者和傳福音者的職事,乃在於牧養。”(七五頁)

行傳二十章給我們看見,保羅在以弗所三年,他服事主,凡事謙卑,常常流淚(31、19)。他對以弗所的長老們說,“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告訴你們的,或在公衆面前,或挨家挨戶,我都教導你們。”(20)你想想看,若是一位主的僕人進到你家裏,傾倒他的全人照顧你,流淚勸戒你,這幅景象你一定不會忘記。這不是說我們彼此看望時都要流淚,那可能只是出於我們天然的生命。我們流淚該是出於我們深處的關切,如同保羅在以弗所時,藉着流淚表達他深處的感覺而牧養召會。

關於牧養,使徒的職事與基督天上的職事合作,在地上作祂在諸天之上所作的

關於牧養,使徒的職事與基督天上的職事合作,在地上作祂在諸天之上所作的。

彼前五章二節說到按着神牧養神的羊

彼前五章二節說到按着神牧養神的羊。當有一個人在你身邊時,你該如何牧養他?如果神只是在諸天之上,你要如何按着神牧養?當我們說,我們是按着神牧養,意思是說,這位神必須是在我們裏面,甚至就是我們這個人。這就是神聖啓示高峯的所在:神成爲人,爲要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成爲神,而過神人生活。當我們有這神聖啓示的高峯,並過神人生活,我們自然就能按着神牧養。

“按着神”意思是我們必須活神

“按着神”意思是我們必須活神。

當我們與神是一,我們就成了神,在我們牧養別人時,我們就是神

當我們與神是一,我們就成了神,在我們牧養別人時,我們就是神。所以,我們的己必須完全被棄絕,我們必須願意喪失自己的魂生命。在牧養人時,我們需要甘願付代價,作一些對我們不方便的事。這不是一種責任,乃是出於對主的愛,就如同主在約翰二十一章對彼得所囑咐的,要因着愛祂的緣故,牧養並餵養祂的羊(15~17)。

按着神牧養,就是按着神的性情、心意、作法和榮耀,而不是按着我們的偏好、興趣、目的和個性牧養

按着神牧養,就是按着神的性情、心意、作法和榮耀,而不是按着我們的偏好、興趣、目的和個性牧養。主也許拯救我們脫離了自己的偏好、興趣和目的,但我們的個性依然存在,這個性會把一切都抵銷。所以我們許多人,特別是負責的弟兄姊妹們,都要進一步接受主的牧養,讓祂對付我們的個性。我曾問李弟兄是否願意摸我的個性;他不僅願意,更是按着神牧養我。我感謝他,他在我身上所作並對我所說的,都使我更多得着神。

按着神牧養,就是按着神在祂屬性上的所是牧養

按着神牧養,就是按着神在祂屬性上的所是牧養(約壹一5,四8、16)。

我們要按着神牧養,就必須在生命、性情、彰顯和功用上成爲神

我們要按着神牧養,就必須在生命、性情、彰顯和功用上成爲神。這是非常合乎邏輯的。

我們必須被神聖的生命所滿溢,享受三一神作源、泉、川,而成爲神聖生命的總和,甚至成爲神聖生命的本身

我們必須被神聖的生命所滿溢,享受三一神作源、泉、川,而成爲神聖生命的總和,甚至成爲神聖生命的本身(約四14,西三4)。

我們必須在神那愛、光、義、聖的屬性上成爲神

我們必須在神那愛、光、義、聖的屬性上成爲神(約壹三2,彼後一4)。我們連自己的難處都常常沒有解答,怎能解答別人的難處呢?因此,當我們去牧養人時,不是要給人解答;乃是要把神給人,把愛、光、義、聖分賜到人裏面。

我們必須成爲基督的複製,就是神的彰顯,使我們在牧養上彰顯神,而不是彰顯我們的己,連同個性與乖僻

我們必須成爲基督的複製,就是神的彰顯,使我們在牧養上彰顯神,而不是彰顯我們的己,連同個性與乖僻(約十二24)。你是否曾爲你的乖僻禱告呢?詩歌六百零六首第一節說,“救我脫離自己、天然,……脫離乖僻個性,脫離驕傲與單獨。”我們都需要有這樣的禱告。我們受造都有一些特徵,但是因着墮落,這些特徵被扭曲而成爲乖僻的個性。神在祂的牧養裏知道,時候到了,祂也許不說出來,但是祂要臨到你,針對你的乖僻作些事。凡主所起的頭,祂必定完成;神在祂的牧養上是徹底的。

我們必須在神的功用上成爲神,照着祂的所是並照着祂經綸中的目標,牧養神的羣羊

我們必須在神的功用上成爲神,照着祂的所是並照着祂經綸中的目標,牧養神的羣羊(詩二三6下,弗四12、16,啓二一2、10~11)。神在祂經綸中的目標,乃是要在衆地方召會中建造基督的身體。我們按着神牧養,必須是照着神的目標,而不是照着我們那較低的目標。如果從我們所給人的幫助和照料裏,沒有產生出基督的身體,那就有所短缺。神的目標是要得着基督身體的實際;祂要建造基督的身體,那也就是預備基督的新婦。

我們要經歷並享受基督作我們永遠的牧人,直到永遠

我們要經歷並享受基督作我們永遠的牧人,直到永遠(啓七16~17)。在永世裏,神的子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一切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爲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神也必從他們眼中擦去一切的眼淚”(16~17)。到了永世,若是從時間的角度說,億萬年之後,主這位牧人仍然要把我們領到生命水的泉這裏;我們仍然要得着從未享受過、絕對新鮮、源源不絕的供應。祂要作我們永遠的牧人,把我們牧養到那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的所是裏。

基督是我們永遠的牧人,要領我們進入祂自己這生命水的泉,使我們得享三一神永遠的分賜(17上)。基督要供應我們生命水,並要擦去我們的淚水(17下)。在永世裏,在基督的牧養下,必沒有眼淚、飢餓或乾渴—只有享受(16~17)。“神也必從他們眼中擦去一切的眼淚。”(17下)從眼中擦去眼淚是非常柔細的。基督知道我們流淚,知道我們流淚的原因,祂要擦去我們的眼淚,用生命水代替我們的眼淚。在永世裏,在祂永遠的牧養之下,必不再有眼淚。

詩篇八十四篇說到錫安大道(5),錫安乃是基督身體的實際。我們在召會生活裏,乃是在往錫安的旅程當中。一面,我們行走,力上加力;另一面,我們無可避免的要經過巴迦谷,就是流淚谷(6)。我們不僅流淚,更是經過流淚谷;然而,當我們經過流淚谷時,卻叫這谷變爲泉源之地。有些親愛的聖徒,他們心中想往錫安大道,他們以神的目標(就是基督的身體)作他們的目標。在他們裏面的人裏,他們是力上加力的;但同時仇敵反對他們,使他們外面遭受許多苦難,如同經過流淚谷。他們叫流淚谷變爲泉源之地;這是神的牧養最甜美的一面。在召會中,因着有人接受牧養而成爲基督的複製,所以聖徒們得着生命的水代替眼淚。這乃是爲着成全神心頭的願望,就是得着身體、新婦和國度。祂牧養所有的聖徒,把祂自己複製到他們裏面,使他們能彼此牧養。我們既是羊也是牧人,我們要藉着彼此牧養結束這個時代,進入新的復興,把主帶回來。(R. K.)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7-01-15 08:54:38
觀看數 :
4,994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