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正常基督徒屬靈的歷史—風、雲、火、金銀合金
  • 3,884 views,
  • 2017-01-15,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我剛進到主恢復裏的時候還很年輕。每次我問到關於聖經的問題,弟兄們都能給我答案,這讓我感到非常驚訝。他們並沒有讀過神學院,怎麼會明白聖經?有一次我讀以西結書,不瞭解其中的事物,特別是第一章。我就問一位弟兄,是否懂得這章裏所寫的任何事。他回到他房間裏,拿了他所記李弟兄特會信息的筆記給我看。那份筆記的內容讓我眼界大開。只有今時代的這份職事,能將以西結書這樣的解開。

神是靈(約四24),因着祂是靈,是抽象、奧祕、看不見、摸不着、測不透的,所以如果沒有聖經裏的圖畫,我們就很難領會神和屬靈的事。爲此,聖經用了許多表號、預表和圖畫,來描述並描繪屬靈的事,好使我們認識神,認識屬靈的事。我們研讀以西結書,需要看見這卷書裏的圖畫那內在、屬靈的意義。我們需要在整本聖經的光中,並我們屬靈經歷的光中來看這卷書。

神的心意是要用祂所創造的萬物來描繪基督之於我們的所是,所有正面的事物都是用來說明基督,整個宇宙都是爲着描繪這位基督而存在。如果我們看見這事,就會知道這位基督是何等的豐富、深廣、無限並追測不盡。歌羅西一章十六至十七節說,“萬有……都是在祂裏面造的;萬有都是藉着祂並爲着祂造的;祂在萬有之先,萬有也在祂裏面得以維繫。”“在祂裏面”,指在基督人位的能力裏;“藉着祂”,指明基督是主動的憑藉,借這憑藉,萬有的創造才得以依次完成;“爲着祂”,指明基督是一切受造之物的歸結。萬有的被造乃是爲着歸於祂,爲祂所有。宇宙中的萬有也是在祂裏面得以維繫,整個宇宙維繫的中心乃是基督。“在祂裏面得以維繫”,意指萬有靠着基督作聯繫的中心,得以一同存在。祂是整個宇宙的軸心,將宇宙中的一切帶在一起,萬有都在祂裏面得以維繫。

宇宙中一切正面的事物,都是用來描繪基督之於我們的所是。譬如,基督是真正的日頭。瑪拉基四章二節說到基督是公義的日頭升起;祂是真正的日出。每天早晨我們看見日出,要知道這乃是預表基督。路加一章七十八節說,“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基督乃是清晨的日光。在約翰六章三十五節,主說,“我就是生命的糧。”這乃是說到基督是我們的食物。約翰也說,祂是我們的飲水(四14),是我們的光(一4,八12),是我們的草場(十9),是我們的住處(十四2~ 3,十五4),是我們的氣息(二十22)。祂對我們乃是一切。甚至狐狸和飛鳥也被用來描述基督。馬太八章二十節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若沒有狐狸或飛鳥,基督就不能把祂盡職的光景與狐狸有洞、飛鳥有窩的光景作比較。

以西結一章四節帶給我們本篇信息的篇題。本篇就專講這一節。這節說,“我觀看,見暴風從北方刮來,有一朵大雲,有火不斷地閃爍,周圍有光輝;從其中,就是從火中所發出的,看來好像光耀的金銀合金。”這是以西結所看見的第一個異象。

本篇信息的篇題是:正常基督徒屬靈的歷史。若有人想要知道自己屬靈的歷史,就需要讀以西結一章。這章說到正常基督徒屬靈的歷史,就是要經歷神作風、雲、火、金銀合金;也就是要經歷神作吹動的風、覆庇的雲、焚燒的火和光耀的金銀合金—救贖之神輝煌的彰顯。

 

在以西結一章四節,從北方刮來的暴風是神能力之靈的表號,圖畫

在以西結一章四節,從北方刮來的暴風是神能力之靈的表號,圖畫(徒二2、4上)。關於靈是氣,在素質一面作我們的生命,爲着我們的生活,我們已經說過很多。我們也說過,神的靈作爲風吹到我們,表明在我們事奉和盡職時,那靈在經綸一面作我們穿上的能力。我們在這裏還要看見特別的一點,就是神的靈作爲吹動的風,也將神聖的生命吹到我們裏面,使我們爲罪悔改,引我們重生。沒有那靈的風吹到我們身上,我們就不可能悔改、重生。

暴風從北方刮來,指明大能的靈從神而來

暴風從北方刮來,指明大能的靈從神而來(詩七五6~7上,四八2,參賽十四13~14)。

在北方的神總是在上面;按屬靈說,當我們往北方去,就是上到神那裏去

在北方的神總是在上面;按屬靈說,當我們往北方去,就是上到神那裏去。我們在聚會中,要求主讓從北方來的風吹到我們身上。詩篇七十五篇六至七節說,“因爲高舉非從東,非從西,也非從南而來。唯有神斷定:祂使這人降卑,使那人升高。”高舉不是從東,不是從西,也不是從南而來,乃是從神而來。這含示神是從北而來。一切屬神的事物,都是從北而來。

四十八篇二節說,“在北面的錫安山,是大君王的城,居高華美,爲全地所喜悅。”北面的錫安山是大君王的城,所以錫安山是在北面。恢複本聖經這節的第一注說,“錫安,大衛王的城(撒下五7),是耶路撒冷城的中心,就是那作神在地上居所的殿建造的所在(詩九11,七四2,七六2下,一三五21,賽八18)。耶路撒冷內的錫安,預表作屬天耶路撒冷的召會裏的團體得勝者,就是得成全併成熟的神人(來十二22,啓十四1~5)。錫安作爲聖城耶路撒冷的高峯和美麗(詩四八2,五十2),預表得勝者是召會的高峯、中心、拔高、加強、豐富、美麗和實際(四八2、11~12,二十2,五三6上,八七2)。”我們需要禱告,求主使我們成爲今天錫安的一部分,錫安乃是聖殿建造的所在。

以賽亞十四章十二節說到,路西弗(指撒但)從天墜落。十三節指出,他曾想叫神下寶座,他心裏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衆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路西弗想坐在北方的極處,那是神所坐之處。

暴風從北方刮來,意思是它從神而來;這啓示神的居所是一切屬靈事物的源頭

暴風從北方刮來,意思是它從神而來;這啓示神的居所是一切屬靈事物的源頭。

在以西結一章四節,風表徵聖靈吹在我們身上,眷顧我們,叫我們得着神的生命

在以西結一章四節,風表徵聖靈吹在我們身上,眷顧我們,叫我們得着神的生命。當那靈吹在我們身上,不只使我們外面穿上神的能力,也使我們裏面有神的生命。沒有那靈來吹,我們裏面就沒有神的生命。

約翰二十章那靈的吹氣是爲着生命,行傳二章那靈的吹風是爲着神的行動

約翰二十章那靈的吹氣是爲着生命,行傳二章那靈的吹風是爲着神的行動。

那靈素質的一面是爲着生活,由氣所象徵;那靈經綸的一面是爲着職事,由刮過的暴風所象徵

那靈素質的一面是爲着生活,由氣所象徵;那靈經綸的一面是爲着職事,由刮過的暴風所象徵(約二十22,徒二2、4上)。

我們屬靈的經歷總是開始於屬靈的暴風

我們屬靈的經歷總是開始於屬靈的暴風。我們該爲此讚美主。青年弟兄姊妹只要來參加全時間訓練,屬靈的暴風就會翻轉你們整個人。神要你來,你說不;神又要你來,你還是說不;至終你來了,你整個人就被翻轉。有一位弟兄來參加訓練時,定意只受訓一期,後來卻參加了第二期。於是他定意只參加兩期,卻參加了第三期。他又定意只參加三期,最後他參加了第四期,如今他已全時間事奉了!這就是從北方刮來的暴風,沒有人能抵擋這樣的暴風。

神的眷臨開始於神的風吹在我們這人身上

神的眷臨開始於神的風吹在我們這人身上(約三8,徒二2)。

那靈作爲吹動的風,把神帶給我們,使我們重生

那靈作爲吹動的風,把神帶給我們,使我們重生(約三8、6)。約翰三章六節說,“從肉體生的,就是肉體;從那靈生的,就是靈。”八節說,“風隨着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哪裏來,往哪裏去;凡從那靈生的,就是這樣。”所以我們這些從神的靈生的人就像風一樣,人可以認出,卻無法理解;雖無法理解,仍是一個事實,一個實際。

在我們屬靈生命每次轉彎時,從北方刮來的暴風都吹在我們身上

在我們屬靈生命每次轉彎時,從北方刮來的暴風都吹在我們身上。我們一經歷了聖靈的風,就使我們有屬靈的轉彎。有些聖徒第一次經歷北方的風吹到他們身上,就使他們轉彎到俄國去;那的確是一場暴風。李弟兄曾要我們幾位弟兄在當年一月去俄國四十天,我們真是經歷北方來的暴風吹到我們身上。那時,有許多訓練學員在一月最寒冷的時候去到那裏,讓當地的人非常感動。明年一月也有人要去德國;那也是風從北方刮來,吹在他們身上,使他們在屬靈的生命上有轉彎。爲什麼那些聖徒要去德國?因爲在那裏有神的行動,並且有從北方刮來的暴風吹在他們身上,使他們在屬靈的生命上有了轉彎。

這暴風就是神自己吹在我們身上,將暴風帶進我們的生活、召會和工作裏,使我們不滿意,而關心我們屬靈的情形,並使我們在屬靈生活上有轉彎

這暴風就是神自己吹在我們身上,將暴風帶進我們的生活、召會和工作裏,使我們不滿意,而關心我們屬靈的情形,並使我們在屬靈生活上有轉彎。

當風吹在我們身上,我們對自己屬靈的光景就無法滿意;反而,我們感覺不安,而關心自己的情形

當風吹在我們身上,我們對自己屬靈的光景就無法滿意;反而,我們感覺不安,而關心自己的情形。我可以見證,在這次訓練一開始時,我坐在會中就感覺自己是何等的蒙主憐憫,竟能與這班最尊貴的人坐在一起。我對自己屬靈的光景感到不滿意,希望能有一個新鮮的轉變。所以我們不要不冷不熱,而要禱告,求主拯救我們脫離不冷不熱。在啓示錄三章十六至十七節,主責備老底嘉說,“你既如溫水,也不熱也不冷,我就要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因爲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不冷不熱,自以爲富足,一樣都不缺,這乃是一種非常危險的狀況,我們千萬不要落入這樣的光景中。

當我剛進入召會生活時,我非常興奮、熱切地愛主。從前是我的妻子爲我禱告,希望我能得救;後來則是我爲她禱告,希望她能過召會生活。因爲我妻子正好要去達拉斯讀護理研究所,所以我也到那邊北部一個很有名的神學院訪問,參加他們的主日學。但我卻覺得那場聚會非常枯燥,因爲他們都在讀一些考古學的東西。我問坐在我旁邊的弟兄說,“你知道你裏面有人的靈麼?你知道你的靈是耶和華的燈,主進到你裏面,就會點亮你裏面的燈麼?”他很驚訝地問我:“你是讀哪間神學院?”聚會之後,我們到一個人的家中聚會,看到一羣青年人,我就很想與他們有交通,但他們對於主似乎不感興趣。那時,我很天真,不太瞭解自己爲什麼這樣興奮。有位姊妹對我說,“不要擔心。你作基督徒幾年之後,就會冷靜下來了。”我回答說,“我希望永遠不要冷靜下來。”我一直沒有冷下來,是因爲經歷了以西結書中的四活物;四活物中間有火,他們的樣子如同燒着的火炭,如同火把的樣子(一13)。由此可見,他們乃是在彼此焚燒。這也是我們在聚會中所應當作的,我們要有火彼此焚燒,這火就是神自己。

照着召會的歷史看,歷代神的靈像大風一樣吹動,使人爲罪悔改,相信主耶穌而得重生,捨棄世界跟隨主,並且心裏迫切、靈裏焚燒來事奉主

照着召會的歷史看,歷代神的靈像大風一樣吹動,使人爲罪悔改,相信主耶穌而得重生,捨棄世界跟隨主,並且心裏迫切、靈裏焚燒來事奉主。在以西結書生命讀經第三篇,說到一些見證,讓我們看見神的靈如何像暴風吹到人身上,使人悔改,得重生,甚至捨棄世界跟隨主,心裏迫切、靈裏焚燒來事奉主。

“一位曾是某政黨有力人士的有爲青年,在悔改的時候經歷這種從北方吹來的風。有一天,他到偶像廟裏,在供桌上看見一本聖經。他走上前去,唸了幾節。忽然,聖靈吹在他身上,他就知罪自責。那靈的風繼續吹在他身上,他就開始爲他的罪悔改,並且徹底認罪,跪下痛哭,甚至在地板上打滾。他藉着從北方來的大風吹動而得救了。

“神的眷臨總是開始於神的風吹在我們這人身上。你得救的時候沒有經歷暴風,就是神的靈的吹動麼?可能你是個年輕的學生,不顧別的,只顧上學、讀書、玩樂。然後有一天,暴風臨到你。暴風吹在你身上,把你翻轉過來。這使你思想人生的意義,開始問自己是從哪裏來,要往哪裏去。這是暴風吹動的結果。我信每個得救的人在悔改的時候,都經歷過這樣的暴風。”(三四頁)

我大學畢業後,就到休士頓一間大的石油公司工作。這是一份好工作,我每天坐電梯到第二十層樓上班,下班後再坐電梯下來,然後回家吃晚飯、睡覺。隔天又去上班,每天都作同樣的事。但我想到,我可能要作這樣的工作三十五至四十年,然後被放到棺材裏,我的一生就這樣結束了;這是什麼生活?作這些工作又有什麼意義?這就是一陣風吹在我身上。後來,我在洗衣店拿到一張福音單張,讀了單張上的信息,背面有一個禱告,我就照着禱告。於是我在洗衣服的時候,我自己也被基督的血洗淨,被神的靈洗淨了。然後,我整個人就翻轉了。我巴不得能遇見那位把福音單張放在洗衣店裏的人,我要擁抱他,感謝他把福音單張留在那裏。所以,我們實在應該要到處撒福音單張,也許有人看到,就會拿起來讀,並因此得救。有一個見證說到一個人撿起一張被丟掉的福音單張,拿來塞住鞋子的破洞;後來他回家拿出那張單張,讀了之後竟然得救了。這是真實的故事。

李常受弟兄在以西結書生命讀經也說到:“我不能忘記我在得救那天所經歷的暴風。那時我是個不到二十歲的青年,滿了雄心;我努力讀書,追求世界的知識,要得着美好的前途。但有一天,我聽說有一個佈道會,就決定去參加。在那個聚會中,當我聽到很強的福音信息時,暴風就吹到我身上,將我翻轉過來。

“暴風不但在我們悔改的時候從北方臨到我們,在我們得救以後亦然。無論我們年輕或年長,我們都會經歷到暴風。例如,在召會生活裏,我們中間有些人從前是傳教士或基督教工人。有一天,暴風從北方臨到他們,將他們的一切翻轉過來。這使他們迫切尋求主,至終進入召會生活。

“事實上,在我們屬靈生命每次轉彎時,暴風都吹在我們身上。這暴風就是神自己吹在我們身上,將暴風帶進我們的生活、我們的工作和我們的召會裏。……每次的暴風都值得回憶。每次的暴風都成了喜樂的回憶。我信我們在永世裏,要回憶我們所經歷過的暴風。

“每當神眷臨我們,復興我們,祂的靈就像一陣大風吹在我們身上。我們需要這樣經歷那靈—越多越好,越厲害越好。我有很深的渴望,在這些日子裏,神的靈要像大風一樣強烈地吹在我們身上。”(三四至三五頁)

 

每次的暴風都值得回憶;每次的暴風都成了喜樂的回憶;每當神眷臨我們,復興我們,祂的靈就像一陣大風吹在我們身上

每次的暴風都值得回憶;每次的暴風都成了喜樂的回憶;每當神眷臨我們,復興我們,祂的靈就像一陣大風吹在我們身上。這風會帶進覆罩的雲。

以西結一章四節裏的雲是神遮蓋祂百姓的表號

以西結一章四節裏的雲是神遮蓋祂百姓的表號。

雲在這裏表徵神作爲那靈與祂的百姓同住,遮蓋他們,爲要照顧他們,向他們施恩;聖靈臨到我們並摸着我們的時候,就像風一樣;聖靈停留在我們這裏、覆庇我們的時候,就像雲一樣

雲在這裏表徵神作爲那靈與祂的百姓同住,遮蓋他們,爲要照顧他們,向他們施恩;聖靈臨到我們並摸着我們的時候,就像風一樣;聖靈停留在我們這裏、覆庇我們的時候,就像雲一樣。

風的吹動將神的同在,以屬天、覆罩、覆庇之雲的形態帶給我們

風的吹動將神的同在,以屬天、覆罩、覆庇之雲的形態帶給我們(出十四20、24,十九9上,二四15~18,四十34~38,民十34,林前十1~2)。出埃及十四章二十節說,“在埃及營和以色列營之間有云柱,一邊黑暗,一邊發光;終夜雙方不得相近。”這雲柱成爲以色列人的保護,保護他們不至於黑暗。二十四節又說,“到了晨更的時候,耶和華從雲火柱中向埃及人的營觀看,使埃及人的營混亂了。”然後,在十九章九節:“耶和華對摩西說,我要在密雲中臨到你那裏。”二十四章十五至十八節說,“摩西上山,有雲彩把山遮蓋。耶和華的榮耀停在西乃山上;雲彩遮蓋山六天,第七天祂從雲中呼召摩西。耶和華的榮耀在山頂上,在以色列人眼前,顯出來的樣子好像烈火。摩西進入雲中上了山,在山上四十晝四十夜。”四十章三十四至三十五節也說到:“當時,雲彩遮蓋會幕,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帳幕。摩西不能進會幕;因爲雲彩停在其上,並且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帳幕。”民數記十章三十四節說,“他們拔營往前行,日間有耶和華的雲彩在他們以上。”林前十章一至二節,保羅說,“因爲弟兄們,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我們的祖宗從前都在雲下,都從海中經過;都在雲裏,也在海里,受浸歸了摩西。”這裏摩西表徵基督,雲表徵靈,海表徵水。我們都是在靈裏受浸,也在水裏受浸,歸於基督。

雲一點不差就是覆罩的神;神作爲風臨到,但祂作爲雲停留

雲一點不差就是覆罩的神;神作爲風臨到,但祂作爲雲停留(參創一2,申三二10~13)。創世記一章二節說,“神的靈覆罩在水面上。”這是爲着產生生命。申命記三十二章十至十一節說,“耶和華在曠野之地,……如鷹攪動巢窩,在雛鷹以上盤旋,展翅接取雛鷹,背在兩翼之上。”“盤旋”也就是“覆罩”,這也是爲了帶進生命。

我們可能感覺神的恩典和榮耀在我們身上,像天篷一樣遮蓋我們

我們可能感覺神的恩典和榮耀在我們身上,像天篷一樣遮蓋我們(林後十二9,賽四5~6)。這可見於林後十二章九節,在那裏保羅說,“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爲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極其喜歡誇我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以賽亞四章五節則說,“榮耀必成爲罩蓋,遮覆一切。”在復興的時候,基督要成爲榮耀,作遮覆的罩蓋;這樣的罩蓋是保護的蓋,遮覆以色列人的一切。

因着神作爲雲停留,祂就遮蓋、覆庇並覆罩我們,使我們享受祂的同在;這樣,祂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產生出屬祂的東西

因着神作爲雲停留,祂就遮蓋、覆庇並覆罩我們,使我們享受祂的同在;這樣,祂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產生出屬祂的東西。沒有什麼比享受神的同在更好。所以我們要讓神停留在我們這裏,祂就如雲遮蓋、覆庇並覆罩我們,我們就享受神的同在。

雲也表徵神對祂百姓的照顧,並祂向着他們的恩寵;在祂恩典的眷顧裏,神臨到我們像雲一樣,照顧我們,我們施恩;神吹在我們身上之後,我們就覺得祂在覆庇並眷顧我們;我們能覺得祂的同在和祂的眷顧

雲也表徵神對祂百姓的照顧,並祂向着他們的恩寵;在祂恩典的眷顧裏,神臨到我們像雲一樣,照顧我們,向我們施恩;神吹在我們身上之後,我們就覺得祂在覆庇並眷顧我們;我們能覺得祂的同在和祂的眷顧(箴十六15)。箴言十六章十五節說,“王的臉光使人有生命,王的恩寵好像春雨的雲。”這裏的王就是主;王的臉光就是王的笑臉,而王的恩寵好像春雨的雲。

風同着雲,指明神與祂子民之間有重大的屬靈事故即將發生

風同着雲,指明神與祂子民之間有重大的屬靈事故即將發生。

按照以西結一章四節,風帶進雲,而云裏有火

按照以西結一章四節,風帶進雲,而云裏有火。這是正常基督徒屬靈的歷史。我們不只爲罪悔改,信主而得重生,我們在每日的基督徒生活中也需要不斷重複這個循環。

以西結所看見的火,表徵神焚燒、聖別的能力

以西結所看見的火,表徵神焚燒、聖別的能力(申四24,來十二29)。申命記四章二十四節和希伯來十二章二十九節都告訴我們,神乃是烈火。

雲中有火,意思是我們被那靈覆蔭時,就蒙祂光照

雲中有火,意思是我們被那靈覆蔭時,就蒙祂光照(出四十38)。

在以西結一章四節,火象徵神行動裏煉淨、純淨、聖別並推動的焚燒能力;每當神來眷顧我們,祂聖別的火就來燒燬我們裏面一切與祂聖別性情、性質不配的事物

在以西結一章四節,火象徵神行動裏煉淨、純淨、聖別並推動的焚燒能力;每當神來眷顧我們,祂聖別的火就來燒燬我們裏面一切與祂聖別性情、性質不配的事物。因此,在我們裏面這焚燒的能力,將我們煉淨、純淨、聖別,並推動我們進入神的行動。

聖靈的火越在我們裏面焚燒,我們就越被煉淨、蒙光照;只有合於神的聖別的,才經得起祂聖別的火;凡與神的聖別不合的,都必須燒去

聖靈的火越在我們裏面焚燒,我們就越被煉淨、蒙光照;只有合於神的聖別的,才經得起祂聖別的火;凡與神的聖別不合的,都必須燒去(來十二29)。讚美主,我們有風、雲,還有焚燒的火。

這火將燒去神以外的一切,因爲唯有神能通過這個焚燒;我們都需要被焚燒而變化

這火將燒去神以外的一切,因爲唯有神能通過這個焚燒;我們都需要被焚燒而變化(參啓二一18~20)。不要怕這火,這火乃是神的同在,神的自己。我們需要禱告:“主,焚燒我,求你藉着焚燒來變化我。”啓示錄二十一章十八至二十一節給我們看見純金、寶石和珍珠;唯有這些能耐得住神焚燒、煉淨的火。金錶徵父神的神聖性情,珍珠表徵子神重生的工作,寶石表徵靈神變化的工作。我們不要任何木、草、禾秸(林前三12),就是墮落屬肉體的人天然的性情,以及未被聖靈變化的工作與生活;這些都需要被焚燒。我們只要金、珍珠和寶石。

這火不但燒燬我們的驕傲、邪惡和恨,也燒燬我們天然的謙卑、仁慈和愛

這火不但燒燬我們的驕傲、邪惡和恨,也燒燬我們天然的謙卑、仁慈和愛。換句話說,一切不屬神的,都不能經過火。有些單身的姊妹看起來似乎十分完美,但她們結婚並有了孩子以後,就經歷她們天然的謙卑、仁慈和愛被燒燬。天然的美德不能經過火。

聖別的火不但焚燒我們的弱點,也焚燒我們的強處,包括在我們裏面,我們和別人所稱羨並寶貴的一切

聖別的火不但焚燒我們的弱點,也焚燒我們的強處,包括在我們裏面,我們和別人所稱羨並寶貴的一切。我們不該誇口我們所有的,我們只該在基督耶穌裏誇口(腓三3)。凡我們暗自誇口的,以及自己所稱羨並寶貴一切出於己的東西,都要被火焚燒。

在這聖別之火的焚燒之下,我們的“我”會垮臺、熔化

在這聖別之火的焚燒之下,我們的“我”會垮臺、熔化(賽六5,但十4~8,啓一17上)。當以賽亞看見主時,他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爲我是嘴脣不潔的人,又住在嘴脣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賽六5)我們若真看見萬軍之耶和華,也必說同樣的話。約翰十二章四十一節論到這段話說,“以賽亞說這些話,是因爲看見了祂的榮耀,就指着祂說的。”萬軍之耶和華就是基督。

在但以理十章,但以理看見“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束烏法精金帶。祂身體如水蒼玉,面貌如閃電,眼目如火把,手和腳如閃耀發亮的銅,說話的聲音如大衆的聲音”(5~6)。這些都是描述基督。但以理看見基督的異象之後,“便渾身無力,面色死灰,毫無力氣。”(8)看見在榮耀裏的基督,就叫但以理的“我”垮臺、熔化。但這樣的看見,也叫但以理得着安慰、鼓勵、盼望和堅定。

我們在祂的照耀之下時,該承認我們需要祂的焚燒,然後禱告,求祂燒去我們的己、老舊的性情、個性、世俗,以及我們的態度、目標、目的、動機和存心

我們在祂的照耀之下時,該承認我們需要祂的焚燒,然後禱告,求祂燒去我們的己、老舊的性情、個性、世俗,以及我們的態度、目標、目的、動機和存心(參賽六5~7,約壹一7、9)。我們的己、老舊的性情,特別是個性,都需要燒燬。個性在我們基督徒的生活和主的工作中是一個大的攔阻。我們可能建造了許多,但我們的個性卻拆毀我們所建造的。我們的世俗要被焚燒,我們的態度要被焚燒,我們對弟兄姊妹錯誤的態度也要被燒淨。我們的目標、目的、動機和存心都要被燒燬。

在以賽亞六章五至七節,以賽亞看見萬軍之耶和華之後,就說,“撒拉弗中有一位飛到我跟前,手裏拿着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他用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脣,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就遮蓋了。”撒拉弗表徵神的聖別。從壇上拿下來的火炭,表徵神救贖的功效。他將這火炭沾了以賽亞的口,說,“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就遮蓋了。”神救贖的工作那焚燒的功效,能除去他的罪。然後主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爲我們去呢?”以賽亞就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8)我們若要成爲可差遣的,就要先被焚燒。

我們經歷烈火的焚燒,神自己就顯在我們身上

我們經歷烈火的焚燒,神自己就顯在我們身上(提前三15~16,啓四3,二一10~11)。提前三章十五至十六節說到神在肉體裏團體的顯現,就是召會。基督自己乃是神顯現於肉體,是大哉敬虔的奧祕。而當我們經歷烈火的焚燒時,神就顯現在我們身上。

啓示錄二十一章十至十一節說,“我在靈裏,天使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神那裏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給我看。城中有神的榮耀;城的光輝如同極貴的寶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我們在這裏看見,城的光輝好像碧玉,坐在寶座上的也像碧玉(四3)。所以,整座新耶路撒冷城的樣子,就是坐在寶座上的那位神而人者所顯出來的樣子。

風的吹動、雲的遮蓋和火的焚燒,結果是光耀的金銀合金—救贖之神的輝煌彰顯

風的吹動、雲的遮蓋和火的焚燒,結果是光耀的金銀合金—救贖之神的輝煌彰顯(結一4)。

金銀合金中,金錶徵神的性情,銀表徵救贖

金銀合金中,金錶徵神的性情,銀表徵救贖。七十士希臘文譯本和拉丁通俗譯本均使用金銀合金一辭。

我們的神不僅僅是金所表徵的聖者,祂也是銀所表徵的救贖的神

我們的神不僅僅是金所表徵的聖者,祂也是銀所表徵的救贖的神(參啓四3)。按照啓示錄四章三節,坐在寶座上的顯出來的樣子好像碧玉和紅寶石。碧玉是深綠色,表徵神在祂豐富生命裏可傳輸的榮耀。紅寶石是紅色,表徵神是救贖的神。所以,坐在寶座上的,乃是施行法理救贖和生機拯救的神。

按照啓示錄,在寶座上的一位不只是神,也不只是羔羊,乃是羔羊神,救贖的神

按照啓示錄,在寶座上的一位不只是神,也不只是羔羊,乃是羔羊神,救贖的神(二二1)。

一個寶座既爲着神,也爲着羔羊;這指明神和羔羊乃是一─祂是羔羊神,是救贖的神,是神那救贖者

一個寶座既爲着神,也爲着羔羊;這指明神和羔羊乃是一—祂是羔羊神,是救贖的神,是神那救贖者。

是光的神在那是燈的羔羊裏

是光的神在那是燈的羔羊裏(二一23)。若沒有羔羊作燈,神照耀在我們身上就會“殺死”我們(提前六16,詩一〇四1~2上,約壹一5)。作爲燈的羔羊,以十分可愛、可接近的方式彰顯作爲光的神。因着神聖的光藉着救贖主照耀出來,光就變得十分可愛,我們甚至在這光中生活行動(7)。

以弗所五章八至九節說,“你們從前是黑暗,但如今在主裏面乃是光,行事爲人就要像光的兒女(光的果子是在於一切的善、義和真實)。”光的果子就是光的彰顯。善表徵父神,義表徵子神,而真實表徵靈神;所以光的果子就是三一神。

作爲金銀合金,主耶穌是那位救贖了我們,並作了我們一切的

作爲金銀合金,主耶穌是那位救贖了我們,並作了我們一切的(西一14,二9~10,三4、11下)。歌羅西二章九至十節說,“因爲神格一切的豐滿,都有形有體地局住在基督裏面,你們在祂裏面也得了豐滿。”這裏的意思是我們被神聖的豐富所充滿;祂救贖了我們,成了我們的一切。所以在新人裏,沒有受割禮的和未受割禮的、化外人、西古提人、爲奴的、自主的,唯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三11)。基督乃是我們的一切。

有一次,我看見一個公會的招牌寫着:“在這里人人都是大人物。”但在主的恢復裏,我們什麼都不是,唯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

屬靈的事故只要與吹動的風、遮蓋的雲和煉淨的火有關,其結果總是救贖之神的輝煌彰顯

屬靈的事故只要與吹動的風、遮蓋的雲和煉淨的火有關,其結果總是救贖之神的輝煌彰顯(結一4)。這就是照耀的金銀合金,救贖之神的輝煌彰顯。

金銀合金從火中顯出來;這指明火的焚燒乃是爲着金銀合金的顯耀

金銀合金從火中顯出來;這指明火的焚燒乃是爲着金銀合金的顯耀。

我們經歷了風、雲、火之後,唯一存留的就是光耀的金銀合金,救贖的神

我們經歷了風、雲、火之後,唯一存留的就是光耀的金銀合金,救贖的神。

我們越經過神的風、雲、火,主就越尊貴、榮耀的顯在我們身上;我們就覺得唯有祂是寶貴、可愛、明亮並威嚴的

我們越經過神的風、雲、火,主就越尊貴、榮耀的顯在我們身上;我們就覺得唯有祂是寶貴、可愛、明亮並威嚴的(太十七1~8,彼後一16~17)。在馬太十七章,主領彼得、雅各和約翰上了高山,就在他們面前變了形像。祂的臉面發光如日頭,衣服變白如光。有摩西和以利亞向他們顯現,同耶穌談話。彼得就對主說,“主啊,我們在這裏真好;你若願意,我就在這裏搭三座帳棚,一座爲你,一座爲摩西,一座爲以利亞。”(4)他還說話的時候,看哪,有一朵光明的雲彩遮蓋他們;看哪,又有聲音從雲彩裏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祂。”(5)換句話說,基督是真正的摩西,就是生命的律;祂也是真正的以利亞,就是真正的膏油塗抹。八節說,“他們舉目不見一人,只見耶穌。”我們現在也應該不見一人,只見耶穌。

彼後一章十六至十七節,彼得提到這事:“我們……並不是隨從乖巧捏造的虛構無稽之事,乃是作祂威榮的親眼見證人。因爲祂從父神領受尊貴榮耀的時候,從顯赫的榮耀中,有這樣的聲音向祂發出: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彼得成爲那位威榮者的親眼見證人。

由光耀的金銀合金所表徵的那一位—羔羊神,住在我們裏面,是無價的寶貝

由光耀的金銀合金所表徵的那一位—羔羊神,住在我們裏面,是無價的寶貝(林後四6~7)。在我們這瓦器裏有無價的寶貝。我們這瓦器是脆弱且沒有價值的,但我們有羔羊神這無價之寶在我們裏面。祂是光耀的金銀合金。我們有這寶貝在我們這瓦器裏,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是屬於神,不是出於我們。

對風、雲和火的經歷,使我們有可能得着祂這位救贖的神,在我們裏面作光耀的金銀合金

對風、雲和火的經歷,使我們有可能得着祂這位救贖的神,在我們裏面作光耀的金銀合金。

作爲在我們裏面的金銀合金,主是價值無比的寶貝—美妙、奇妙、寶貴並榮耀的寶貝

作爲在我們裏面的金銀合金,主是價值無比的寶貝—美妙、奇妙、寶貴並榮耀的寶貝。

我們越經歷吹動的風、遮蓋的雲和煉淨的火,就越有金銀合金構成在我們裏面,使我們成爲滿了三一神並彰顯祂榮耀的人

我們越經歷吹動的風、遮蓋的雲和煉淨的火,就越有金銀合金構成在我們裏面,使我們成爲滿了三一神並彰顯祂榮耀的人(弗三16~21)。以弗所三章十六至二十一節說,父照着祂榮耀的豐富,藉着祂的靈,用大能使我們得以加強到裏面的人裏,使基督藉着信,安家在我們心裏,使我們被充滿,成爲神一切的豐滿。至終,在召會中榮耀歸與祂,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

每個基督徒屬靈的歷史都該是風、雲、火、金銀合金的故事

每個基督徒屬靈的歷史都該是風、雲、火、金銀合金的故事(結一4)。何等美妙,這是我們屬靈的歷史。這風、雲、火、金銀合金的故事,也應該成爲每一位基督徒屬靈的歷史。

每次我們蒙主恩典,都與祂發生風、雲、火、金銀合金的屬靈事故

每次我們蒙主恩典,都與祂發生風、雲、火、金銀合金的屬靈事故。

在我們整個基督徒的生活中,我們屬靈的經歷該是風、雲、火、金銀合金這一個持續不斷的循環;每次這個循環重複,就越有金銀合金構成在我們裏面併產生出來,使我們成爲滿了三一神並彰顯祂榮耀的人

在我們整個基督徒的生活中,我們屬靈的經歷該是風、雲、火、金銀合金這一個持續不斷的循環;每次這個循環重複,就越有金銀合金構成在我們裏面併產生出來,使我們成爲滿了三一神並彰顯祂榮耀的人。

當我們經歷吹動的風、覆庇的雲、焚燒的火和光耀的金銀合金,我們就成a爲神榮耀的異象

當我們經歷吹動的風、覆庇的雲、焚燒的火和光耀的金銀合金,我們就成爲神榮耀的異象(1、28下,啓二一10~11)。以西結一章二十八節說到耶和華榮耀的樣式。我們不斷經歷風、雲、火、金銀合金,至終我們就成爲神榮耀的異象。

我們在個人的屬靈經歷中若有風、雲、火和金銀合金,那麼每當我們聚在一起,我們將是金銀合金的異象,有照耀、光耀的貴重寶貝在我們裏面

我們在個人的屬靈經歷中若有風、雲、火和金銀合金,那麼每當我們聚在一起,我們將是金銀合金的異象,有照耀、光耀的貴重寶貝在我們裏面。我們要成爲發光照耀的基督徒,將救贖之神輝煌的彰顯照耀出來。這樣,我們就將祂活出,讓祂藉着我們照耀出來。

凡我們對主耶穌基督的經歷、享受和看見,也就是我們對三一神的經歷、享受和看見。祂被啓示到這麼非凡的地步,我們也必須經歷並享受祂到這樣的地步。然後,我們的享受就成爲祂的見證,這活的見證就是耶穌基督現今的啓示

“凡我們對主耶穌基督的經歷、享受和看見,也就是我們對三一神的經歷、享受和看見。祂被啓示到這麼非凡的地步,我們也必須經歷並享受祂到這樣的地步。然後,我們的享受就成爲祂的見證,這活的見證就是耶穌基督現今的啓示。首先祂被啓示出來,然後我們享受祂,併成爲祂的見證,最終我們的見證成爲祂現今的啓示。”(神新約的經綸上冊,二六七至二六八頁)

這篇信息的篇題是根據以西結一章四節,說到正常基督徒屬靈的歷史—風、雲、火、金銀合金。每早晨我們起牀時,需要向主禱告,讓祂的靈像風一樣吹到我們,讓祂的靈像雲一樣覆罩我們,並使我們經歷祂焚燒的火,燒盡我們一切的不潔,好將金銀合金更多的構成在我們裏面,使我們成爲這位救贖之神的輝煌彰顯。這必須成爲我們正常的經歷。這就是正常基督徒屬靈的歷史,也是正常基督徒的召會生活。(E. M.)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7-01-15 08:03:44
觀看數 :
3,884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