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在撒狄的召會
  • 5,700 views,
  • 2016-10-16,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我相信今天早晨,我們都對推雅推喇召會的情況印象深刻,那是多麼黑暗。天主教的光景由推雅推喇所表徵,有持續的果效。我想要先指出,弟兄們,我們不該忘記,首先這些召會的情形是確實存在在當時各地的召會中。我們不該以為這些跟我們是無關的,我們跟天主教無關,事實上這所有的光景都在當時亞西亞的召會中。我相信這是實在的情形,因此我們需要把這些事帶到主面前,來領會這對我們有什麼意義。我們不該以為它跟我們好像很遙遠,跟我們無關,這的確對我們是重要的。

天主教的光景,它的影響非常大,也有長期的影響。教皇制度在第六世紀建立起來,接下來的十個世紀,一千年之久,神的話、神的真理被攔阻了。神的子民受到捆綁,在奴役之中,他們沒有辦法直接地認識神。若他們要來到神這裡,他們必須經過居間的階級。所以在這一千年間,歷史稱之為黑暗時期,是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期間。那時沒有真理的光。那乃是天主教的影響,達到這樣的地步。

直到十六世紀初,神臨到了一個在德國的青年人——馬丁路德。他是天主教的修道士,後來他成了一個大學的教授。神光照他,特別當他讀到羅馬書中,關於義人必本於信活著。這些話光照了他,叫他重新考量天主教所有的教義。他起來,寫下了,在大學的教堂前面列了九十五條的天主教的罪狀。那是改教運動的起始。實在來說,那實在是一個神行動關鍵的轉捩點。當然,他遭受逼迫,他從天主教中被革除。當他被革除的期間,他將聖經翻譯為德文,讓平民,讓一般人得以閱讀神的話。在那時以前,只有神甫階級能夠讀經,並且解釋聖經。因此,藉著路德,神光照了他,給他看見因信稱義這個寶貴的真理。神也藉著路德馬丁,也給我們一個開啟的聖經,一個開啟的門,讓一般人來接觸神的話。藉此,有不少屬靈的生命得著釋放。

所以,當我們講到這事的時候,我們提到那是主恢復工作的起始,那是非常重要的起點。但除了這個美妙的開始,其實在路德改教運動之中還是有許多的缺陷。因此這個工作,改革運動的結果,雖然人們開始知道他們可以因信得稱義,他們可以直接開啟聖經,但這個運動的結果,並不是那麼正面積極。因為這個運動帶進了許多的國教,之後又帶進了許多私人的召會。所以,這開始了更正教的時期,是從改教運動開始的。這一個更正教,在這裡由在撒狄的召會所表徵。

今天,我們來到主對撒狄召會的話。我們應該更領會我們與更正教之間的聯結,因為我們許多人是從那個背景,從更正教出來的。因此某種程度來說,我們是在那裡。我們個人來說,屬靈上來說,我們知道在這個系統裡面是什麼情形。因此,關於主在撒狄召會工作的一些特徵,首先乃是死沉,甚至乃是逐漸死亡的情形。第二,是他們行為的不完全。他們開始了許多事,但都沒有完成。所有的復興,所有他們所帶進召會的興起,都沒有結束,都沒有完成。我要說第三點,乃是膚淺。今天更正教的情形乃是膚淺的,非常淺,他們從來沒有深刻地、徹底地進入。他們只有開始,然後漸漸消失,他們就再起始另外一件事、另外一個復興。我要說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組織。特別基督教,無論是天主教或更正教,都完全被組織所佔滿。因此在這段期間,在改教運動期間,神的祝

福在更正教中。但人們試著組織化、形式化。當時是有一些祝福,但他們想要組織,想要盛裝,想要將神的祝福限制在其中。

倪弟兄在《教會的正統》,他講了這樣一段話,非常有意義。他說,神的祝福好像水傾倒出來,基督徒就用一個杯子來盛裝祝福。是的,他們盛裝了一些祝福。但問題在於,他們的祝福就限制在這個杯子裡。他們用杯子盛裝,然後將杯子帶回家,享受這個祝福。然後經過歷經幾個世代從滿杯,半杯,到空杯,他們仍然持守那個杯子。然後他們開始跟其它組織開始辯論哪一個杯子好,哪一個杯子漂亮,但已經沒有水在裡面,沒有內容在其中了。他們在意組織,他們在意形式,卻失去了內容。

這些是我開頭的話,我們來進入綱目。

 

壹 就表號說,在撒狄的召會預表從改教至基督再來時的更正教——啟三1上:

一 當召會一直墮落到耶洗別的時期,神不能再容讓了(二18、20);在撒狄的召會乃是神對推雅推喇的反應。

推雅推喇邪惡到一個地步,神不能再容讓。神容讓了許久。其實,別迦摩是推雅推喇的前身。從第四世紀開始,直到十六世紀,神容讓這個光景這樣長的時間。到了一個地步,神不能再容讓了,因此祂就有了反應。神的反應就是人的恢復。因此,撒狄其實是神對推雅推喇光景的反應。

二 撒狄來了,因為主看見推雅推喇的情形;撒狄原文意“餘數”、“餘剩者”或“恢復”。

天主教系統是巨大的組織,但那是摸不著的。但突然神興起了這一位青年人——路德馬丁,他是這樣勇敢,他為著真理而戰。他挑戰教皇,他甚至說教皇解釋聖經是不合聖經的,教皇沒有權柄來解釋聖經。他勇敢到挑戰教皇。他是少數的,他是召會中的餘數。路德在改教運動中乃是餘數、餘剩者。但藉著這一班餘數、餘剩者,神帶進了一個關鍵性的轉折,在他的行動中帶進了改教。

 

貳 “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三1:

表面看來,改教以及更正教會他們是活的。因為在天主教巨大的組織中,路德領頭起來挑戰,他不隨波逐流,他起來作了一些事。因此某種程度來說,他們是活的,他們是對那個光景的反應。所以按名他們是活的,他們起來反對天主教的光景。但主卻說,其實你是死的。是的,你有這樣的反應,有這個迴應,但你沒有生命的活力來維持。按名你是活的,你有一些活動來反對天主教邪惡的組織,但你沒有生命來持續,事實上你是死的。因此,這是更正教的第一個特徵,就是它是死的。

這不是今日所有更正教的情形麼?許多真信徒藉著福音大會,藉著各樣的福音活動,藉著葛理翰,幾千人得救了。但他們得救之後,過了不久,當他們進入了不同的服事,不同的公會中,發生了什麼事呢?大部分的人屬靈上都死了。許多基督徒得救多年,甚至不知道該如何禱告。當你講到禱告的時候,他們說要找到牧師來為他們禱告。更正教會整體的情形,就是死沉。他們在禮拜中有各樣的表演,有神職人員進行一些的事奉,

但是所有的信徒的功用卻被殺死,他們完全是死沉的。親愛的弟兄們,這就是更正教的光景。

但我們在主的恢復中又如何呢?我們是活的還是死的?李弟兄的話一直縈繞在我的耳邊。當他在當時訪問眾召會的時候,他說,我很關心,我很關切,我們會越來越,越來越接近基督教。他講了一個數字,他說百分之六十,百分之八十。他非常的關切,他非常的擔心。主的恢復是從天主教、從更正教出來了,但是經過了許多年,我們卻死沉了。我們不盡功用,我們參加聚會好像例行公事,我們參與許多例行的服事。但那裡有生命麼?有活力麼?這就是為什麼一九八四年李弟兄回到臺灣重新有一個開始,研究信徒該如何事奉並聚會。他帶進了那按照聖經、合乎聖經的神命定之路,從一九八四到一九八九年他回到美國。那是因著召會的死沉,召會的不結果子,召會的不冷不熱。

親愛的弟兄們,這是對我們非常切身的關景。我們不該將我們的手指向更正教,我們該想想我們自己的光景如何。召會真的活麼?我說的活,還不是跳來跳去、大喊大叫。是,有些時候我們該這樣子,我們該興奮,我們該興奮地跳躍。但活並不僅是這樣。活,意思是我們是敏感的,我們是滿有感覺的。不像是枯葉漂在水流上,隨波逐流,水流流到哪裡它就跟到哪裡,沒有任何的反應。這是不是我們在聚會中的光景呢?我們是有感覺,對那靈有感覺的麼?當我們與聖徒們來在一起,我是不是有一種感覺,我要唱一首詩歌,我有一段話,我要獻上禱告?我並沒有看見太多召會是這樣子的活,反而我們有我們的死沉,我們在地方召會中的死沉。死沉是嚴肅的事。在撒狄的召會預表更正教首先的特徵,主提到的特徵,就是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是死的。

一 許多人以為更正教是活的,主卻說她是死的;她已經失去生命的活力,不過徒具虛名。

二 更正教歷史中一再出現的復興運動,正是證明更正教各公會的死沉。

更正教有許多的復興,這些復興運動,這是千真萬確的。有次我去非洲,到了迦納,我看到許多的看板。福音派來到了這裡,有一個復興,一再的復興。因為普遍來說,基督徒都是死沉的,他們需要復甦,他們需要強心針來復甦。他們需要復興,這樣復興的運動叫他們復甦過來。但過一陣子他們又死沉了,所以需要再來一個復興的運動。這很像舊約中士師的時代,在以色列人中間,神的百姓他們與外邦人混雜,他們受奴役,被非利士人,被外邦人所奴役。因此,神興起士師。一位士師起來擊敗了異教的外邦人,拯救了以色列人,他們就享受太平的光景。過了若干年,他們又落到原先的光景,神就再興起士師。這就像今天基督教的光景一樣。更正教就是這樣,一個復興接著一個復興,只是叫人復甦,叫人被激起來,但是沒有完成,只是等候著被激起,等候著得復興。

我盼望,弟兄們,我們中間不應該靠著特會訓練,有這樣同樣的觀念:我來這邊要得一個復興。你回家之後經歷短短的時間,你又需要別人來復甦你。你需要一年吃一次的復甦。我想這是太糟糕的光景了。若是這樣,我們就真是完全失敗。更正教的公會的歷史就是不斷地復興。他們興起了許多活動,卻沒有完成。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膚淺的,只是激起人們的情緒,沒有紮實的,沒有完成的,沒有真正的活力。

三 我們當然不要留在撒狄召會的光景中;我們要在傳福音上,在滋養新人上,

在成全聖徒上,在申言建造基督的身體上,是活的、是活動的——約十五16,太二四45,弗四12,林前十四1、3~5、12。

這是所謂神命定之路,合乎聖經神命定之路的步驟,我們都寶愛這些。我們當然寶貝神命定之路生、養、教、建的四個步驟,但我發現有些人想要系統化、形式化這一些步驟。當神命定之路開始的時候,有些人說,有些人說,我的方式纔是真正的百分之百的神命定之路。有一個領頭者告訴我,你們美國眾召會都讓李弟兄失望,你們不明白,你們沒有在實行他所囑咐的,我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我知道什麼是神命定之路。但至終,那一個團體成了一個邪教。

是的,這四個步驟是神命定之路,但這是一個活的路,這是活的。傳揚福音是要生育信徒,產生信徒。滋養新人是餵養。我們生了兒女之後,我們需要餵養他們;餵養他們長大之後,他們需要去上學,這就是成全,成全的工作;他們受成全,受教導之後,需要作一個人,需要被建造起來。親愛的弟兄們,神命定之路不是新的系統,不是另一種方法。神命定之路是一種生活,要我們滿了負擔,要我們作活的人,過這種生活。這不是一個方程式,不是一種形式,不是一個作法,好像有一個系統化的方式。任何一種系統至終都會失敗。我們神命定之路的實行,事實上,要求我們是活的,滿有活力的,滿有生命的活力。

我盼望你能正確領會我所說的,我不是要藐視神命定之路,我非常寶貝神命定之路。但我曾經看過仇敵利用這一點,帶進攔阻,帶進傷害。多年前,有一個標語說,新路得新人,新人走新路。我實在很喜歡這句話。我們若要走新路,我們就都需要成為新人。新人,成為活的人。新路,神命定之路,是要產生新人,產生活的人。這需要新人,活的人來走新路。

弟兄們,我們該更有負擔產生兒女,餵養他們,然後教導他們,幫助他們建造召會。我們不像基督教多年來實行福音運動,福音大會。我們相信葛理翰確實是傳福音者,神也使用他帶成千上萬的人歸向主。但他們信主之後,就去到他們自己所選擇的召會,在那裡自己設法在那裡生存下去。但那一個福音的工作是不會有結果。但弟兄們,我們需要作活的,有活力的,生育兒女、餵養他們,教導他們,建造他們,使他們成為基督的身體。我們不在意千萬的人轉向主,相信主。神的目標是要得著一個建造起來的身體。我們實行神命定之路必須是為著這一個目標,不是為著更多的人數,而是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這一條路必須是活的路,不能是一個新的系統。為著這個,我們自己必須是有活力的人,我們需要滿了生命的活力。

 

叄 “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這樣說”——啟三1:

那一位,來對這個召會說話的人的那一位,是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對這一個死沉、將要死的召會,基督作為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臨到了這個召會。我們知道,七靈不是另一位靈,這就是神的靈,就是賜生命的靈,就是終極完成的靈。但在啟示錄,因著眾召會深深的黑暗,墮落的情形,那靈需要得著七倍加強,那靈被稱為七靈。好像一個三段式的燈:當我們的房間不那麼暗,我們就用三十瓦的燈;然後變暗,我們就加到六十瓦;然後我們再加到九十瓦。今天那靈已經七倍的加強,七倍照亮,七倍的加強。

按照啟示錄四章五節,七靈乃是在寶座前點著的七盞火燈。七靈是為著焚燒。這是七個焚燒的火焰。七燈是在神的寶座前點著,在神的寶座前焚燒,並且這也是羔羊的七眼,是刺入的,是鑑察的眼。所以對於這一個將死的、死沉的召會,祂需要七靈作為七燈來焚燒,作為七眼來鑑察。弟兄們,我們在這些日子都需要被焚燒,被鑑察。甚至就在我們研讀這些資訊,讀資訊摘錄的時候,我禱告主,我們不是只是得著更多知識,取得一些資訊,我們要讓七靈來焚燒我們。弟兄們,你們需要讓火來燒著。當你被火燒著,你自己是知道的。光是知道是不夠的,我們需要被七靈焚燒,我們也需要七靈的鑑察。祂是那鑑察人心肺腑的一位。

我想弟兄們也可以作見證,我們覺得主在這次訓練中實在有一個特別的負擔。主實在盼望在祂的恢復中,有一個突破,藉著這七封書信對我們說特別的話。我實在盼望,這次訓練之後,我們不會把這些資訊、這些內容束之高閣。我們都需要禱告:主啊,我需要被你的靈焚燒,我需要藉著你的靈來鑑察我內裡所有的部分,我的動機、我的存心。我不能繼續照著我的過往的情形來事奉,例行公事地服事你。主啊,你需要焚燒我的所是。

主需要作為七靈臨到我們,並且祂手中握著七星。這七星指的是眾召會的使者。我在先前講的資訊中提到,我們作為長老負責弟兄,不該那樣在意我們的地位,我們有沒有發亮纔是重點。我們所照顧的聖徒們,當他們接觸我們的時候,他們有蒙受光照麼?還是他們只是接到一些要求,受到一些指示?還是他們摸著一個發亮的照亮的星?我們都該成為活星來照亮。

一 神的七靈是為著使召會加強的活,七星是為著使召會加強的亮——一4、16上、20。

這是這些日子我們所需要的,我們需要加強的活、加強的亮。

主恢復中的召會,(明天我們會講到非拉鐵非的召會,)我們也許是非拉鐵非的召會,但別忘了,非拉鐵非召會之後還有老底嘉召會。不要滿意於我們現在光景不錯,我就沒問題了,我們還是有可能從非拉鐵非墮落成為老底嘉。但我們需要向主禱告:求你眷臨我,作為七靈眷臨我,使我加強的活,是我滿有活力,開啟我的靈。我的靈太遲鈍,我的靈太被動,我的靈太死沉了。我相信你們弟兄們,你們比我更清楚你當地的召會情形是怎麼樣,是活的還是死的呢?我們需要為著自己禱告,也為著我們所照顧的聖徒,我們所照顧的召會禱告。我需要真正的禱告,不是起起伏伏,我們需要真正的活力,使我們的靈活過來,使我們滿了感覺,滿了各樣的活力。

所以,包括我自己所在的召會,我要說,仍然太形式,太多的形式。你只要看看我們唱詩的方式,看看我們的擘餅聚會,你覺得主高興麼?祂對我們的唱詩、我們的敬拜滿意麼?我不會說百分之百,但至少百分之五十只是形式。我們唱詩,讀讀詩歌內容,甚至很少有真正的禱告,沒有真正的操練靈。跟天主教比起來我們是好一點,跟更正教比起來我們好一點,但跟主所要的比起來,我們仍然太過遙遠。我們需要加強的火,加強的亮。

我實在不知道,若李弟兄今天還在我們中間,他會怎麼估價,他會怎麼看我們呢?我想,我知道他在七〇年代中前,他到臺灣的時候,他說了許多長的話。我們是越過越

漂向基督教。但甚至今天,我們也有同樣的情形。今天我們當然已經沒有李弟兄在我們中間,但這個活的職事,新約的職事仍然在這裡。我們需要被整合,我們需要受調整,到底我們在哪裡?我們是活的,還是死的?

二 死沉、改革的召會需要神七倍加強的靈,以及發亮的領頭人——三1。

弟兄們,我們每個人,無論是長老或是擔負些責任的負責弟兄,我盼望你能蒙這樣的光照:我們若要在召會中事奉,擔負責任,我們首要的是,我需要是活的,需要是發亮的星。不是因為義務,不是因為我身上所負的責任,而是在那裡我們是活的,我們是發亮的。

今天下午陶恕的話,我讀到二十世紀初期,一位傳道人陶恕的話。他說,基督的權柄在召會中式微。給我們看見,若是今天召會的領頭人在他們的董事會中聚集,若是基督走進來這個會議中,這些領頭人不會認得基督。換句話說,他們忙碌於他們的行程,他們要作的事,他們卻不知道、不認識基督。若是基督走進來,他們會說不要打岔我們的討論,不要打岔我們開會。這栩栩如生地描述了真實的光景。我們作為領頭人,我們靈中對於主是這樣,有這樣敏銳的感覺麼?

我們知道祂在這裡,祂與我們同在,祂必須居首位,祂需要有第一位。但今天更正教,基督被撇在一邊。他們沒有興趣顧到基督,他們在意他們的活動,他們的成功。這是死。這些巨大的、上萬人的召會,這些召會他們還有魔術表演,他們還有各樣的活動,看起來是很活,但全然是死的,因為他們沒有一個人有活的基督在他們裡面。基督是活的,但在他們裡面卻不是活的。

三 這七倍加強的靈是活的,是死的字句知識所永遠不能頂替的——林後三6。

那字句殺死人,那靈卻叫人活。我們需要七倍的靈,七倍加強的靈焚燒我們,鑑察我們。我們不該滿意於僅僅有聖經真理的知識,甚至我們雖然寶愛高峰真理,但我要說,弟兄們,若那僅僅是你所談論,你可以嘴巴講出高峰真理所有的要點,但你不是活的,你的靈不是活的,那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這是不能建造召會的。我認識一位弟兄,一位從訓練畢業的弟兄,他無論到哪裡都講高峰真理,他一直強調高峰真理,他定罪他所參加的聚會的弟兄姊妹不講高峰真理。他一直地想推動高峰真理。他是這樣子的守高峰真理的字句。高峰真理不是讓你凌駕他人,高峰真理是要你供應生命給人的。

我因為常常訪問衣索比亞的召會,我忍不住要提到他們,他們實在是單純。就著知識來說,他們可能不見得那麼聰明,那麼有,像我們在座的各位那麼有知識。但就著靈,就著那個火來說,有一群弟兄姊妹,他們能夠有擘餅聚會兩三個小時不停地享受主、記念主。在早年,當他們聚集的時候,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他們就一直地享受主。我常常在想,在使徒行傳二章的時候,他們挨家挨戶的擘餅聚會。我在想,若是我們都不用工作了,我們可以天天來在一起,每天擘餅,你想我們可以天天擘餅麼?我們有時間,但我不確定我們有沒有靈來聚這個聚會。這不是時間的事,這是我們的心的事,這是我們靈的事。我們知道太多,我們知道許多。主需要來摸著我們,眷臨我們,讓我們領會今天我們所需要的不是更多的知識,今天的需要是我們被焚燒、被鑑察,在我們的靈中活起來。

我參加過擘餅聚會,擘餅聚會在進行的時候,幾乎沒有什麼人在唱詩歌,首先因為沒有多少人帶詩歌本。起初,我本來想,我本來想拿一些詩歌本給他們,當後來我發現他們根本不需要詩歌本。因為今天詩歌本成了我們的柺杖,我們缺少靈來向主禱告來讚美主。有一天,我對身邊的Dick弟兄說,當我來到這一班滿了靈的聖徒中間,他們滿了讚美,滿了唱詩。他們根本不需要詩歌本,他們是從靈來唱詩。有一次,我在聚會中,我生病。我想說,我不要作太多,我只要坐在那裡享受就好了。但是那一個擘餅聚會的靈實在太強了。當弟兄們叫我,跟我說,弟兄跟我們一同擘餅。我不由得被帶去,被那個靈引導,與他們一同擘餅,一種享受。

那字句殺死人,那靈卻叫人活。在我的所是裡,我實在切望主恢復這事。我們的聚會應該從一切的形式,一切的例行公事中蒙拯救。我們需要得幫助,我們也需要幫助我們所照顧的聖徒們如何提升我們的聚會、我們的召會生活,滿有那靈的活躍。

四 七靈與七星相符——啟三1:

1 星是召會的使者,就是在地方召會中的領頭人;這樣的使者應當與神的七靈是一。

對撒狄召會說話的,是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這二者同時提到。七靈與七星相符,七星是召會的使者。

2 星乃是那些在黑暗中發光,並使人從錯誤的路上轉到正路上去的人——但十二3。

3 啟示錄一章二十節和三章一節表明:星不只聯於那靈,也聯於眾召會;我們若要有那活星或眾活星,就需要那靈和召會。

換句話說,弟兄們,我們是召會的使者,我們該是活的星、照耀的星,但我們不該是個人,個人主義的星。我們是在我們的那一角來發光,但是我們應當聯於眾召會。我們的照耀必須是,我們的焚燒必須是聯於七靈,七靈使我們照耀;我們的照耀必須對應到七個金燈臺;我們的照耀需要聯於召會。我們不是獨自發光,個人照耀,你自己屬靈,你自己離開所有人來發光。弟兄們,我們應該為那靈所焚燒,我們也需要在眾召會中,在真正健康的召會中,那是真正的金燈臺,幫助我們照耀。我們需要聯於眾召會,在召會中被建造起來,使我們成為正確的照耀的星。

 

肆 “我沒有見到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有一樣是完成的”——2節:

這是更正教的另一個特徵,沒有一個行為在神面前是完成的。

一 在神看來,在所謂的改革召會中,沒有完成的工作;都是有頭沒尾。

有很多興奮沒有持續,許多起頭沒有結尾。我先前講到,成千上萬的人藉著福音大會得救,但之後他們去了哪裡?他們就是一個大會,一個福音大會的舉辦,但是沒有接續,沒有持續,沒有結尾,沒有完成。

二 改教運動發起的事,沒有一樣借更正教完成;所以,需要在非拉鐵非的召會(7~13),表徵恢復的召會,來完成。

路德馬丁確確實實帶進了改教運動,有一個美妙的起始,我們必須為此感謝,那是美妙的轉捩點。但這就停在那裡,這個工作沒有完成。因信稱義沒有持續,沒有接續到在生命里長大,沒有接續到召會生活,沒有接續到基督的身體,沒有完成。因此這分職事,主叫我們有負擔,不僅要生產信徒,傳揚福音,更是要餵養、教導、建造他們。這是完成的職事。保羅完成的職事是完成神的話。神在啟示錄的話語,不是部分的,乃是完成的。今天,更正教他們有部分的工作,卻沒有完成的工作。他們需要明天資訊講到的非拉鐵非的召會來完成。

三 改教並沒有把召會改回當初的情形,不過是叫世界的召會變作國家的召會而已——參太十六18,十八17,林前一2,弗一22~23,啟一1I。

我不明白為什麼馬丁路德對於教皇這麼勇敢,他是這樣勇敢地挑戰他,挑戰天主教龐大的系統。但之後當他脫離了天主教,他遇見了德國的統治者,德國國王,產生了國教,國家的教會。這個國教讓德國的統治者成為召會的領頭人。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他能夠抵擋教皇,卻不能抵擋德國的統治者。我們知道,他有德國的統治者所幫助,從他們,因著他們推廣他的工作。這實在是非常令人遺憾。因信稱義是好的,改教運動也是神的工作,是那靈的工作,但改教工作的結果卻是人的工作。改造工作的結果乃是人的工作。

馬太十六章十八節主說,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這磐石上。在新約中,因信稱義不是為著什麼世界的召會,不是為著國家的教會,不是關於一個國家的國教,而是為著那召會,那一個主所要建造的那一個召會,那一個召會要顯在各個地方上作為地方召會。就是這樣子。這是神的話所啟示的,沒有世界的召會,沒有國家的召會,只有地方召會,召會顯現於各個地方。

四 主是完成的主,所以祂要求完成——腓一6。

我很喜歡腓立比一章六節,“我深信,那在你們裡面開始了善工的,必完成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讚美主!主所在我們裡面,並在我們中間所開始的,祂必完成,祂是完成的主。今天我們跟從祂,在祂的恢復裡,不是滿意於工作的一小部分,我們需要隨祂往前,直到完成的階段。那是我們前頭的目標,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那就是完成。

 

伍 “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絕不能知道”——啟三3:

臨到的意思,在原文是從上面臨到我們。許多基督徒的觀念就是這樣子,主的臨到就是從上面臨到我們。事實上,這個原文的意思是上到我們的身邊。祂不是上到我們上面,而是上到我們身邊,在我們的旁邊。你也可以這樣翻譯,祂臨到我們身旁,我們甚至沒有察覺祂到了我們身邊。不是從上面降到我們身上,而是臨到我們身邊,我們卻沒有察覺。不要以為基督的來臨是那樣明顯的,祂的臨到是在我們身邊,經過我們,甚至我們都沒有察覺。

一 這節經文指明基督是那要像賊一樣臨到,偷取祂的寶物(祂所寶貴的尋求者)的一位。

賊作兩件事:第一,他不會告訴你他何時來到。沒有賊會跟你說,我凌晨一點會來,他不會告訴你;第二,賊來到的時候,他要偷取寶貴的。若是你的房屋裡都是垃圾,他不會來的,他要偷取他的寶貝。這裡主對於撒狄召會說,我要臨到你如同賊一樣。你不會察覺祂來臨的時期,祂要來偷取寶物。召會中,我們裡面應當有一些寶貴的事物,讓主能夠來偷取我們。

二 許多信徒既在屬靈上是死的,就不會察覺主向尋求祂的人隱密的顯現,要像賊一樣臨到。

親愛的弟兄們,不要想知道主什麼時候會再來。基督教今天有些活動預測主的再來,他們預測二〇四〇。是多少年?他將所有聖經中的線索放在一起來猜測。不要讓這些猜測絆住了你。就算這些猜測是真的,那又怎麼樣?若是你沒有預備好,若是你沒有準備,那又怎麼樣呢?我們迫切需要的,不是你知不知道祂什麼時候來臨,而是你到底在哪裡?你是活的還是死的?你有什麼寶貴的讓祂來偷取麼?你若沒有多少變化,沒有被變化成為寶石,就算你知道祂什麼時候會再來,祂也確定的不會來偷取你,祂不會要來偷取你。弟兄們,我們要醒悟過來,我們不要在意什麼時候祂會來臨,我們需要更關切我們的光景如何?我們要作那活的、完成的。那主在我們裡面開始的,我們要完成。我們要主自己構成在我們裡面。無論主是明天回來,明年回來,二十年之後回來,祂都要來偷取我們,因為我們是寶貴的。

腓立比書四章五節保羅說,我們需要謙讓宜人,當讓眾人知道我們的謙讓宜人。然後他說,主是近的,主是近的。不要以為主幾年後會來臨,主今天對你就該是近的。在時間和空間上,都該對我們是近的。我們需要與祂親近。這樣,祂的來臨對你就不是將要發生的事件。我們的靈,我們若屬靈上是死的,無論主是明天來,還是四十年之後來,都沒有差別。我們在屬靈上需要是活的,需要活過來。

三 只有那些在生命裡成熟,在魂裡變化的人,纔夠貴重讓主偷走——3節。

四 我們必須在主隱密的來臨之前徹底預備好;因此,我們都要預備好,並要儆醒——路二一36,太二四42~44。

弟兄們,我們需要知道主的回來不是突然發生的事,而是一個過程。祂的巴路西亞,祂的同在,是從成熟聖徒的被提開始。兩個人在田裡,一個人被取去,一個被撇下。兩個在沉睡,一個被取去,一個被撇下。祂的來臨是一個過程,不要預測那一個時間點。祂正在來臨到我們這裡,祂是近的,我們需要徹底預備好。

 

陸 “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玷汙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啟三4:

讚美主,即使在這樣死沉,逐漸死亡,沒有完成的光景中,仍有幾名是未曾玷汙自己衣服的,他們是穿白衣與主同行。

一 在聖經裡,衣服表徵我們行事為人並生活上的所是——4節。

弟兄們,這不是復興的事,而是我們的生活,我們的行事為人。我們不是要一個復興,然後又消失了,就再要一個復興。我們需要持續的有一種生活,行事為人與主同行。

二 玷汙衣服特指沾染死亡;玷汙的衣服指有了死亡,或沒有生命:

1 在神面前死比罪更能玷汙人——利十一24~25,民六6~7、9。

2 啟示錄三章四節裡的玷汙,是指一切帶著死亡性質的東西。

許多基督徒,當他們作一些犯罪的時候,他們對罪彼此更有感覺。但根據利未記,若是一個人犯罪,你只要獻祭,你就可以再往前。但是當你觸著了死亡,你就需要從會眾中被分別出來七日。在神面前,在神眼中,碰觸死亡比碰觸罪更玷汙人,那就是玷汙。

3 撒狄的玷汙,不是被罪玷汙,乃是被死亡玷汙。

三 那些未曾玷汙自己衣服的人要穿白衣與主同行——4節:

1 “白”不但表徵純潔,也表徵蒙稱許——七9。

得勝者穿著白衣與主同行,這表徵他們的日常行事為人。如倪弟兄所說,我們需要新的復興,不像基督教所發生的復興,而是一個新的復興,是人類從未見過的。這一個最大的復興要將主帶回來。這個復興不在於活動,而在於我們神人的生活。我們需要有這一種行事為人和生活配得過主。主需要得著這一班人穿著白衣,不僅純潔,更是蒙主稱許的。記得馬太七章主說,有些人會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在你的名裡,說過這些話,作過這些事。但主要向他們宣告,我從來不認識你們。這裡的認識在原文乃是稱許,意思乃是稱許。主是認識他們,但主從來不稱許他們。他們這些穿著白衣的,不但是純潔的,更是蒙主稱許的。

2 在三章四節,白衣表徵行事為人並生活不受死亡玷汙,並要蒙主稱許;這是與主同行,特別在要來的國度裡與主同行的資格。

3 穿白衣行走,是指生活不受死亡玷汙,並在生命裡蒙主稱許。

親愛的弟兄們,我們需要維持我們的衣服是白的,遠避死亡。閒談,一切的肉體,沉溺於肉體,一切屬世的事物,不但帶進屬世,更會帶進死亡,甚至我們的閒談,我們鬆散的聊天。我們都需要操練,遠逼死亡。不要將死亡帶到聚會中,要讓你的衣服是潔白的。第七大點,最後一個大點。

 

柒 “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5節上:

一 這裡的得勝,是指勝過更正教死的光景,即勝過死的更正教。

二 基督是給得勝者穿的白衣:

1 白衣是指活著的;活著就是穿白衣。

2 如果我們在屬靈上是死的,我們就是汙穢的;這樣一個死了的人是最汙穢的人;並且如果我們死了,我們就是赤身的——十六15。

在林後講到我們死的人,在神眼中乃是赤身的。

3 我們需要活的衣服來遮蓋我們;這活的衣服就是基督自己,藉著賜生命的靈作到我們裡面;得著這衣服唯一的路,就是轉到靈裡並活在調和的靈中——加四19,弗三16,林前六17,羅八4。

我們需要照著靈而行,我們日常的生活,不該像基督教的行事為人,依靠一種興奮,一種復興。我們需要注意行事為人,是穿白衣,是純淨的,蒙稱取的。這需要我們操練我們的靈,活在調和的靈中。

4 在啟示錄三章五節這應許裡,穿白衣是在千年國給得勝者的獎賞;他們在今世的行事為人,在來世要成為他們的獎賞。

如同其它的書卷講到的,其它主所說的,今天他們的行事為人要成為來世他們的獎賞。

三 每一個基督徒都需要兩件衣服——路十五22,太二二12:

1 頭一件是救恩的衣服,表明基督在客觀方面作我們的義:

a 在路加十五章二十二節,浪子回家的時候,父親對他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上好的袍子加在他身上。

b 穿了上好的袍子,他就得著稱義,並且蒙稱許了;這就是說,他在基督裡得著稱義,基督作了他義的遮蓋。

c 他被基督作他的義所遮蓋;因此,稱義的衣服是為著救恩。

這是客觀的一面,使我們客觀的得著稱義,能夠站立在神面前。

2 除了稱義的衣服之外,我們還需要另一件衣服,使我們能蒙主稱許,討主喜悅——太二二12,啟三5上:

a 這件衣服是為使我們得稱許而蒙悅納,表徵我們所活出的基督,在主觀方面作我們的義——腓一21,三9:

腓立比書三章九節說,“並且給人看出我是在祂裡面,不是有自己那本於律法的義,乃是有那藉著信基督,而有的義,就是那基於信、本於神的義。”這是藉著我們讓基督活出主觀方面作我們的義。

㈠ 啟示錄十九章八節“明亮潔淨的細麻衣”就是指這第二件衣服。

新婦的衣服乃是細麻衣,是明亮潔淨的。這是主觀的義被編織,被作到我們裡面。

㈡ 照著預表,詩篇四十五篇裡的王後有兩件衣服,一件是為著救恩,另一件是為著使她能與王一同掌權(8、13~14)。

b 我們已經蒙了拯救,得了稱義,有了第一件衣服——為著我們的得救,基督作我們客觀的義;現在我們需要往前經歷基督作我們主觀的義,使我們可以有第二件衣服——腓三9。

第一件衣服使我們得以站立在神面前;第二件衣服使我們能夠在審判臺前來到基督這裡。

c 基督作我們客觀的義是加在我們身上的,但基督作我們主觀的義乃是從我們裡面出來的。

藉著我們活出基督,這個主觀的義就從我們裡面活出來。

d 啟示錄三章五節的白衣乃指這第二件衣服;我們需要這第二件衣服,使我們得賞賜,進入國度與主同行,就是與祂一同掌權——提後二11~12。

得勝者有這第二件衣服,有基督作他們主觀的義作到他們裡面。

四 我們都該勝過宗教裡死的光景,征服各種的死亡,並穿白衣——啟三4~5上。

願我們都作得勝者,穿白衣,不受死亡的玷汙,使我們在主面前能夠完成,對祂忠信。我們與鄰座的兩兩禱告一分鐘。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6-10-16 22:35:00
    觀看數 :
    5,700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