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在非拉鐵非的召會
  • 3,960 views,
  • 2016-10-13,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讀經:啓三 7 ~ 13,約壹三 14

壹    就表號說,在非拉鐵非的召會豫表弟兄相愛的召會,就是從十九世紀初至主第二次顯現,正當召會生活的恢復—啓三 7:
一    正如在撒狄的召會所豫表改革的召會,是對在推雅推喇的召會所豫表背道天主教的反應,照樣,弟兄相愛的召會,也是對死的、改革的召會的反應—1節,二 18。

二    這反應要繼續對背道的天主教和墮落的更正教作相反的見證,直到主回來—三 11。

貳    『非拉鐵非』原文意『弟兄相愛』—7 節:
一    非拉鐵非,原文由『有情愛爲著』和『弟兄』組成;所以是弟兄的情愛,一種以喜悅和快樂爲特徵的愛—彼後一 7。

二    在敬虔,就是彰顯神的事上,需要供應這愛,使我們能維持弟兄的關係(彼前二 17,三 8,加六10),能對世人作見證(約十三 34 ~ 35),並能結果子(十五 16 ~ 17)

三    在非拉鐵非的召會豫言性的描繪弟兄相愛的召會,就是正當的召會生活—啓三 7:
    1    這弟兄相愛的召會,是對死的、改革的召會的反應。
    2    弟兄相愛的召會從十九世紀初弟兄們在英國興起,在宗派與分裂的制度以外實行召會生活,直到主回來—11 節。

四    『我們因爲愛弟兄,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不愛弟兄的,仍住在死中』—約壹三 14:
    1    出死入生就是從死的源頭、素質、元素和範圍出來,進入生命的源頭、素質、元素和範圍;這是在我們重生時發生在我們身上的—約三 3、5 ~ 6,五 24。
    2    對弟兄的愛(神的愛)是我們已經出死人生有力的證明—約壹三 14:
        a    相信主是我們出死入生的路,愛弟兄是我們已經出死入生的證明。
        b    信是接受永遠的生命(約三 15),愛是憑著我們所接受的永遠生命而活—約壹五 13,四 7。
        c    這種說不出來的愛惟從真正的信而有:
            (一) 這一個愛不是因爲別的緣故而愛,只是因爲他是弟兄而愛。
            (二) 我們對彼此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和味道;這一種感覺和味道,就是我們出死入生的憑據。
    3    不愛弟兄就證明沒有憑著神聖之愛的素質和元素而活,並沒有留在其範圍中—三 14 下。
    4    『主爲我們捨命,在此我們就知道何爲愛;我們也當爲弟兄捨命』—16 節:
        a    愛弟兄的心,就是有一種丟掉自己去服事他們的心—加五 13。
        b    愛弟兄就是有一種捨棄自己去成全他們的心,甚至於能彀爲著弟兄捨去自己的性命。
 
 
叁    『那聖別的、真實的,拿著大衞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這樣說』—啓三 7:
一    對於弟兄相愛的召會,主是那聖別的、真實的,恢復的召會憑著祂並以祂作元素,就能成爲聖別,從世界分別出來,並對神真實而忠信。

二    對於弟兄相愛的召會,主也是那拿著大衞的鑰匙,就是國度的鑰匙,有權柄開關的—7 節,賽二二22:
    1    這是神家(由大衞家所豫表)之寶庫的鑰匙,爲著建造神的國—三九 2,撒下七 16:
        a    召會是神的家,也是神的國—提前三 15,太十六 18 ~19,羅十四 17。
        b    大衞的鑰匙是爲著保存神家一切的寶藏,就是基督一切的豐富,作我們的享受—弗三 8。
    2    大衞的鑰匙爲神開啓整個宇宙—賽二二 22,啓三 7:
        a    基督比大衞更大,祂建造了神的家,就是實際的殿,並且也建立了神的國,祂在其中施行祂完全的權柄以代表神;因此,祂拿著大衞的鑰匙—太一 1,十二 3 ~ 8,十六18 ~ 19。
        b    基督拿著大衞的鑰匙,這事實表徵祂是神經綸的中心;祂是彰顯神並代表神的那一位,祂拿著鑰匙,要開啓神管治權下的一切事物—西一 15 ~ 18。
 
肆    『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因爲你稍微有一點能力,也曾遵守我的話,沒有否認我的名』—啓三 8:
一    主是那拿著大衞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的,祂給恢復的召會『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
    1    多年來,主的恢復一直經歷主是這樣的一位。
    2    從十九世紀初期,正當召會生活的恢復開始,直到如今,主的恢復始終有敞開的門。
    3    雖然許多反對者起來敵擋主的恢復,竭盡所能要關閉這門,但基督是有大衞鑰匙的那一位,祂所開的無人能關。

二    在非拉鐵非的召會有一個顯著的特徵,就是她遵守主的話—8 節:
    1    按照歷史,沒有別的基督徒像在非拉鐵非的召會,那樣嚴謹的遵守主的話。
    2    在非拉鐵非的召會,就是恢復的召會,不在意傳統,只在意神的話—參太十五 6 下。

三    在非拉鐵非的召會,用她稍微有的一點能力,遵守主的話—啓三 8:
    1    我們不該認爲在非拉鐵非的召會是剛強、有能、並得勝的;主說她只是『稍微有一點能力』。
    2    討主喜悅的,不是我們剛強,乃是我們用自己的一點能力,盡我們所能的作。
    3    雖然我們所領受的恩典度量也許有限,但只要我們取用恩典,盡所能的遵守主的話,祂就必喜悅—羅十二 6,弗四 7,彼前四 10。

四    在啓示錄三章八節,主說在非拉鐵非的召會沒有否認祂的名:
1    主的話是主的彰顯,而主的名是主自己。
2    恢復的召會不僅完全回到主的話,也棄絕一切在主耶穌基督之外的名。
3    恢復的召會絕對屬於主,與任何公會(任何名稱)無關。

五    從主的話偏離到各種異端,並在基督的名以外高舉許多的名,是墮落的基督教最顯著的記號—二 14 ~15、20。
六    從一切的異端、傳統回到純正的話,並棄絕一切別的名,高舉主的名,是恢復的召會中最感人的見證—三 8。
 
 
職事信息摘錄:
召會的情形稍微有一點能力
啓示錄三章八節給我們看見非拉鐵非召會的情形。首先,這個召會『稍微有一點能力』。我們通常把非拉鐵非召會估得太高,以爲這個召會非常的剛強、得勝,其實不然。有些人以爲一百五十年前,主在英國興起弟兄們時,他們個個必定都像大衞。我們把非拉鐵非召會估計得那麼高,主卻說她『稍微有一點能力』。能討主喜悅的,不在於我們多剛強,而在於我們盡我們所能的用上這一點點的能力。所以不要想作剛強的人。剛強的人可能沒有像那些盡上僅有一點能力的人,那麼討主喜悅。你絕不能越過主所給你的。只要花上你從主所領受的就好了,不必強求主的恩典。我們中間沒有人能說,他從來沒有從主那裏領受過甚麼;就是我們中間最小的一個,也從主領受過一分恩典。你當花費這恩典,盡力使用這恩典。你若這樣作,主必稱讚你說,『好,你稍微有一點力量,但你卻用這一點力量,遵守我的話。』不要追求作屬靈大漢,主並不喜悅屬靈大漢,祂喜悅那些有一分恩典的小子。雖然那恩典的度量也許有限,但只要我們取用,有多少就用多少,使我們遵守主的話,祂就必喜悅。

曾遵守主的話
在八節主說,在非拉鐵非的召會遵守了祂的話。非拉鐵非的特徵,就是她遵守了主的話。按照歷史,沒有別的基督徒像非拉鐵非召會的聖徒,那樣嚴謹的遵守主的話。靠著祂的恩典,我們今天也同樣遵守祂的話。雖然很多人定罪我們是異端,但今天在眾多的基督徒中,沒有人比我們更尊重主的話了。我們持守主的話,不是照著傳統,乃是照著祂純正的話。這就得罪了那些要保持他們祖宗傳統的人。在非拉鐵非的召會不在意傳統,只在意神的話。

沒有否認主的名
在八節主又說,在非拉鐵非的召會沒有否認祂的名。自從十九世紀初期,弟兄們在英國被興起後,他們除了主的名以外,再也不要任何別的名。話是主的發表,名是主自己。背道的召會偏離了主的話,成了異端。雖然改革的召會多少有點恢復到主的話上,但他們否認了主的名,以許多別的名稱呼自己,如路德會、衞斯理會、聖公會、長老會、浸信會等。恢復的召會不但完全回到主的話上,也棄絕了主耶穌基督之外一切的名,恢復的召會絕對屬於主,與任何公會(任何名稱)無關。偏離主的話就是背道,以主的名之外的名稱呼召會,就是屬靈的淫亂。召會如同貞潔的童女許配基督(林後十一 2),除了她丈夫的名以外,不該有別的名。一切別的名,在神眼中都是可憎的。在恢復的召會生活裏,沒有巴蘭的教訓(啓二 14),沒有尼哥拉黨的教訓(15),沒有耶洗別的教訓(20),也沒有撒但深奧之事(24),惟有主純正的話。阿們!恢復的召會沒有稱謂的公會(名稱),惟有主耶穌基督這獨一的名。從主的話偏離到各種異端,並在基督的名以外高舉許多的名,是墮落的基督教最顯著的記號;從一切的異端、傳統回到純正的話,並棄絕一切別的名,高舉主的名,是恢復的召會中最感人的見證。
這就是爲何主恢復中的召會,有主的啓示和同在,並且活潑的彰顯主,滿了亮光和生命的豐富。
因爲我們有一個全豐全足、超乎萬名之上的名,我們就不需要路德、循道、浸信、聖公、長老,或任何別的名。我們只有一個名,就是我們的救主,神兒子主耶穌基督的名。取一個名是嚴肅的事。比方你是史太太,若是取了鍾太太的名,豈非表示你犯了淫亂?召會只該有一個丈夫,只可有耶穌基督這一個名。已過,有些在公會裏的朋友問我說,『你們爲甚麼叫你們自己是召會?爲甚麼說我們不是召會?』我回答說,『是你們把自己叫作長老會,不要責怪我,是你們這樣稱呼自己的。你們若是召會,爲甚麼稱呼自己爲某某會呢?你若是史太太,爲甚麼說自己是鍾太太呢?而當我稱呼你作鍾太太,並說我是史太太的時候,你何必嫉妒呢?你稱自己爲鍾太太,怎麼來怪我呢?』這事以後,他們的口就被封住了。不要以爲名字是件小事,我們是在主的名裏得救的,除了主的名以外,我們絕不該用別的名。與衞斯理同時的懷特腓,一次宣告說,除了耶穌基督之名,他不要別的名。雖然懷特腓是英國人,但是他拋棄了英國國教的名,不再屬於國教的名下。在非拉鐵非的召會沒有否認主的名;除了主的名以外,她沒有別的名。
有些時候,有人跟我們爭辯說,『我們從來沒有否認過主的名。』我們回答說,『不錯,你們沒有棄絕過主的名,但是你們用了另外一個名,加在祂的名裏,甚至加在祂的名之上。現在你們有了兩個名。好不好你們把加上的那個名拿掉?若是你們肯把那個別的名拿掉,我們就能合一。所有別的名都引起分裂。你們稱自己作長老會,我卻恨惡這個名,因取了這個名會叫我成爲淫亂的人。旣然你喜歡它而我恨惡它,你又堅持不放,我們怎能合一?但你若肯丟掉那個名,我們便立刻都在主耶穌基督這獨一的名裏合一了。』有人說,他們那些掛在禮拜堂上的名稱,不過是外表的記號,他們其實並不注重。他們若不注重這名稱,就更應當除掉這記號,證明他們在這件事上是裏外一致的。但他們有的說,拿掉那個記號,很有困難,因爲『召會』的董事會不准。聽了這種答復,我只有說,『那麼,你們要負分裂的責任。』

有一個敞開的門
在三章八節主說,『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主是那拿著大衞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的,祂給恢復的召會一個敞開的門,無人能關。從十九世紀初期,正當召會生活的恢復開始,直到如今,主的恢復始終有敞開的門。組織的基督教越想關閉這門,這門就越敞開。今天儘管有許多反對,這門在世界各地總是敞開的。鑰匙是在召會元首的手中,不在反對者的手中。阿利路亞!我們有一個敞開的門!已過五十年,各公會盡其全力,要關這個門,但是他們越想要關,主卻越把它打開。無人能否認,今天有一個敞開的門爲著主的恢復。主有鑰匙。因此,只要我們在祂的恢復裏,門總是爲我們敞開的(啓示錄生命讀經,二二一至二二六頁)。

基督是那聖別的、真實的,
拿著大衞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

啓示錄三章七節陳明基督是『那聖別的、真實的,拿著大衞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對於在非拉鐵非的召會,就是弟兄相愛的召會,主是『那聖別的、真實的』,召會憑著祂並以祂作元素,就能成爲聖別,從世界分別出來,並對神真實而忠信。主要把生命分賜給人,就必須是聖別的,也必須是真實的。如果我們不聖別、也不真實,我們絕不能把生命分賜給別人。當我們查考聖經,看見基督所是的一切項目,就能明白一切都是爲著神聖的分賜。
對於在非拉鐵非的召會,主也是那『拿著大衞的鑰匙』(7),就是國度的鑰匙,有權柄開關的。在此我們需要考量『大衞的鑰匙』一辭是甚麼意思。照著創世記一章,當神創造了人,就派人管理一切受造之物。這指明神的心意是要人有管治權在地上代表神。但是因著墮落,人失去了這管治權,後來再也沒有完全恢復過。人再沒有在地上得著管治權以代表神。在亞當、亞伯、以挪士、以諾和挪亞的一生中,我們看不到這管治權;在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一生中也沒有。直等到神的選民以色列人進入美地,建造了聖殿以後,這管治權才再度出現。表面上聖殿是所羅門建造的,實際上聖殿是大衞建造的,因爲大衞是建造聖殿的背後主持者。在二十六節,神是按著祂自己的形像造人,叫人彰顯祂,並且有祂的管治權以代表祂。殿與神的形像有關,因爲殿是神的家,就是祂的彰顯,而殿是建造在城內的。殿象徵神的彰顯,城象徵神的管治權。因此,藉著殿和城,一章裏所啓示的形像和管治權,多少有幾分實現出來。
在殿裏有神的同在,作祂的彰顯;在城裏有神的管治權。屬神的君王在地上統治時,就是在城中代表祂。
我們必須瞭解以上的背景,才能明白甚麼是大衞的鑰匙。大衞所拿著的鑰匙,就是神整個管治權的鑰匙。神的管治權,包括了全宇宙,特別是人類。這個管治權有一把鑰匙,歸那位曾爲國度爭戰,且爲聖殿豫備一切的人所有,這人的名字是大衞。
大衞代表神在地上建立祂的國。因此,他有神管治宇宙之權柄的鑰匙。不過,大衞只是豫表,並不是實際。基督乃是真大衞,比大衞更大(太十二 1 ~ 8)。祂是建造神的殿,召會,又是建立神國的那一位(十六 18 ~ 19)。今天的召會,旣是神的家(殿),也是神的國,所以我們有神的彰顯和代表。基督比大衞更大,祂建造了神的家,就是實際的殿,並且也建立了神的國,祂在其中施行祂完全的權柄以代表神。因此,祂拿著大衞的鑰匙;這鑰匙代表神,爲神開啓整個宇宙,表徵基督就是神經綸的中心。祂是彰顯神,並代表神的那一位,祂拿著鑰匙,要開啓神管治權下的一切事物。
啓示錄三章七節又說,基督是那『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一位。因爲這把宇宙的鑰匙,就是神經綸的鑰匙是在祂手中。主就是用這鑰匙對待召會。
以賽亞二十二章二十二至二十四節,豫言基督乃是拿著大衞鑰匙的一位。二十二章中要緊的主題是神的家。這一章不但豫言基督是拿著大衞鑰匙的一位,還說祂是一根釘子。我們若考量二十二章的上下文,又讀啓示錄三章中有關基督拿著大衞鑰匙的話,就知道基督拿著大衞的鑰匙,乃是爲著神的家,爲著神的建造。
寫給在非拉鐵非召會的書信繼續說到新耶路撒冷(12)。在非拉鐵非的得勝者要在神的殿中作柱子,神的殿最終要擴大成爲新耶路撒冷。按照二十一章二十二節,新耶路撒冷裏沒有殿,因爲在永世裏,殿已經擴大成爲一座城;這座城長寬高都相等(16),這就是至聖所的擴大。這是神的家終極的完成。基督拿著大衞的鑰匙,爲神爭戰,並且建造聖殿,建立神的國,這一切都是爲著神的建造。
基督拿著大衞的鑰匙,並且開了又關,不是爲叫我們聖別或屬靈,乃是叫我們得以被建造。聖別和屬靈,都是爲叫我們能在神的殿中作柱子。到末了,我們上面寫著新耶路撒冷的名。
在三章十二節主說,『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由天上從我神那裏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神的目的乃是要我們成爲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神所要的是建造的召會。祂所要的是今天的伯特利,就是神的家,將來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
以賽亞二十二章二十二至二十四節記載耶和華論到豫表基督的以利亞敬所說的話:『我必將大衞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他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我必將他像釘子釘在堅固處,他必成爲他父家榮耀的寶座。他父家所有的榮耀,連兒女帶子孫,一切最小的器皿,從杯子到一切瓶罐,都必掛在他身上。』以利亞敬所豫表之包羅萬有的基督,乃是肩頭上放著神家(由爲著建造神國的大衞家所豫表—撒下七 16)之(寶庫的—賽三九 2)鑰匙的一位(啓三 7)。召會是神的家(提前三 15),也是神的國(太十六 18 ~ 19,羅十四 17)。放在基督肩頭上的鑰匙,是爲著保存神家一切的寶藏,就是基督一切的豐富,作我們的享受。基督是能打開並關閉神豐富寶藏的一位,神的豐富都具體化身在祂裏面(西二 9)。基督像釘子,被神釘在堅固處(賽二二 23 上);堅固處表徵第三層天(參林後十二 2 下),就是基督復活以後被神高舉之處(徒二 33,五 31)。因爲父是在第三層天那裏(太六 9),被高舉到第三層天就是被高舉到父神那裏(參路十五 18)。基督今天是在諸天之上,像釘子釘在神裏面。
以賽亞二十二章二十四節的『榮耀』,與『兒女帶子孫』和『器皿』是同位語。因此,那掛在基督這釘子上之父家的榮耀,乃是神的子民,就是神的兒女帶子孫(後裔);神這些子民是基督的器皿,掛在基督這釘子,這托住者身上,好盛裝祂並將祂供應給人。神的子民作神的兒女和子孫,是神家中的榮耀,也是器皿。這位向在非拉鐵非的召會說話的,手裏拿著大衞的鑰匙,爲要對付我們,使我們得著變化,並且被建造。我們一被建造起來,祂對於我們就是釘子,我們就成爲器皿掛在祂上面。
基督首先是拿著大衞的鑰匙,至終是握著我們。基督用祂的這把鑰匙開了我們監牢的門。我們在進入召會生活以前,都是被囚的。但那位拿著大衞鑰匙的基督,開了我們監牢的門,把我們釋放了。按著我們的經歷,基督爲我們所開的門都是監牢的門。那些反對者雖然盡其所能的要囚禁我們,但基督手裏拿著的鑰匙釋放了我們。祂是今天的大衞,祂有鑰匙開啓一切神所要開的。祂開了門,我們就得著釋放,進入神的家,成爲神家裏的人,與許多器皿一同掛在基督這釘子上。基督是神家中的那根釘子,藉著這釘子,我們就都被提起離地。
首先,基督用祂的鑰匙,把我們從監牢裏釋放出來;等到我們得著釋放,進了神的家,祂又成爲釘子,把我們提起來,離開地面。祂這樣作的目的,是要我們能變化,成爲神家中的柱子。最後,我們這些柱子將成爲新耶路撒冷的各部分。基督將新耶路撒冷的名寫在我們上面,這意思是,我們已經變化成爲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了。這就是召會生活,也就是神的殿。在這殿裏,我們的基督又是根大釘子,把我們提離地面,好爲著神的建造。
主是那拿著大衞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的,祂給恢復的召會一個敞開的門,無人能關。多年來,主的恢復一直經歷主是這樣的一位。從十九世紀初期,正當召會生活的恢復開始,主的恢復始終有敞開的門。從正當召會生活的恢復開始,神的仇敵撒但就竭盡所能的要關閉這門。組織的基督教越想關閉這門,這門就越敞開。今天儘管有許多反對,這門在世界各地總是敞開的。鑰匙是在召會元首的手中,不在反對者的手中。無論有多少反對臨到主的恢復,向著恢復的眾門是越過越敞開,並且鑰匙是在祂手中。只要我們在祂的恢復裏,門向著我們總是敞開的。雖然許多反對者起來敵擋祂的恢復,竭盡所能要關閉這門,但基督才是有大衞鑰匙的那一位。祂所開的無人能關,祂所關的無人能開。今天我們該爲世界各地敞開的門讚美主。
『非拉鐵非』的意思是弟兄相愛。在地方召會中我們需要『非拉鐵非』,我們需要彼此相愛。我們彼此相愛,因爲我們愛主。
我們需要弟兄相愛,因爲在這愛裏我們才有敞開的門。在一個得勝的地方召會中,門總是大大敞開的,因爲弟兄們彼此相愛。只要弟兄姊妹彼此相愛,門永不會關。我們越相愛,門越敞開。
如果我們邀請人來召會的聚會,只要讓他們看見我們的相愛、合一與和諧,單單這個就能說服他們。得著敞開的門的路就是彼此相愛。敞開的門是擺在非拉鐵非面前。我們若要有敞開的門,就必須彼此相愛。這就能征服世人(新約總論第十四册,一○三至一○九頁)。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6-10-13 01:00:00
    觀看數 :
    3,960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