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在推雅推喇的召會
  • 3,663 views,
  • 2016-10-13,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讀經:啓二 18 ~ 29,二二 16,彼後一 19

壹    就表號說,在推雅推喇的召會豫表羅馬天主教,就是在第六世紀後期,因普世教皇制度的建立,所完全形成的背道召會—啓二 18。

貳    在推雅推喇的召會容讓那自稱是女申言者的婦人耶洗別—20 節:
一    亞哈的異教妻子耶洗別,乃是背道召會的豫表;羅馬天主教變得和這婦人一樣,將許多異教作法帶進召會—王上十六 31,十九 1 ~ 2,二一 23、25 ~26,王下九 7。
二    馬太十三章、啓示錄二章和啓示錄十七章的三個女人乃是同一個人:
    1    在馬太十三章三十三節,一個婦人把麵酵(表徵邪惡、異端、異教的事物)藏在三斗麵(表徵基督是滿足神和人的素祭)裏。
    2    這婦人也就是啓示錄十七章那將可憎之物與神聖事物混雜的大妓女;在二章二十至二十三節,這同一個婦人稱爲耶洗別。
    3    這三個婦人都是指羅馬天主教,就是那將麵酵加到細麵裏的,是那騎在獸上的妓女,也是那敗壞了基督教的耶洗別。
三    在啓示錄二章二十節,主指明背道的召會是一個自立自封的女申言者,教導並引誘主的奴僕:
    1    背道的召會擅裝由神授權爲神說話;她要求人聽從她,過於聽從神。
    2    按照新約的原則,主從來不准女人用權柄施教—提前二12:
        a    同樣的,召會自己也不可以施教,因爲在主眼中,召會乃是處於女人的地位;只有主自己是男人,有權施教,有權說是或不是,對或不對。
        b    羅馬天主教是一個施教的女人;背道的召會自己施教,使屬她的人聽從她過於聽從神的聖言,歸附她的人都被她異端、宗教的教訓麻醉。
 

叁    按照啓示錄二章二十四節,背道的召會教導『撒但深奧之事』:
一    『深奧之事』原文意深,如在以弗所三章十八節者;按表號說,指奧祕的事。
二    背道的召會有許多奧祕或深奧的道理;這些乃是撒但深奧之事,就是撒但奧祕的教訓,屬撒但的哲學:
    1    背道的召會教導撒但的奧祕;撒但深奧的思想,撒但的觀念,已浸透了背道的召會。
    2    背道的召會成了撒但的化身:
        a    正確的召會是基督的身體(一 22 ~ 23),但背道的召會卻成了撒但的化身。
        b    基督住在召會裏,撒但卻藉著撒但深奧之事的教訓詭詐的住在背道的召會裏。
        c    背道的召會教導奧祕的事,卻不是新約中所啓示關乎神經綸的奧祕—西二 2,弗三 3 ~ 5、9,五 32。
        d    會堂的宗教、撒但座位下的世界以及屬撒但之奧祕的哲學,都被撒但用來損害並腐化召會—啓二 9、13、24。
三    『凡有心爲著主和祂恢復的人,都必須徹底認識這個背道的召會。』(啓示錄生命讀經,一九六頁)

肆    『那眼目如火焰,腳像明亮之銅的神之子,這樣說』—18 節:
一    背道的羅馬天主教極力強調基督是馬利亞的兒子;因此,主在這裏鄭重的聲稱祂是神的兒子,以抗議這個背道的異端:
    1    基督是神的兒子,含示神的彰顯,就是神的流出或出來—約一 18:
        a    就著神的存在而言,基督作爲神的具體化身,乃是完整的神;就著神的流出,神的出來而言,基督是神的兒子。
        b    基督是神的具體化身,乃與神的存在有關;而基督是神的兒子,乃與神的彰顯有關。
    2    約翰福音的目的是要見證耶穌是基督,也是神的兒子—二十 31:
        a    『基督』是主照著祂的職分和使命而有的稱呼;『神的兒子』是主照著祂的身位而有的稱呼—太十六 16。
        b    祂的身位與神的生命有關,祂的使命與神的工作有關;祂是神的兒子,作了神的基督。
二    在對付背道的推雅推喇召會時,主稱自己是那眼目如火焰,腳像明亮之銅的:
    1    背道的召會需要祂搜察的眼目和踐踏的腳審判。
    2    『叫眾召會都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啓二23。
 
伍    在啓示錄二章二十六至二十八節,我們有主對得勝者的應許:
一    『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直譯,牧養〕他們』—26 節下~ 27 節上:
    1    在千年國裏與基督一同轄管列國乃是給得勝者的獎賞—二十 4、6。
    2    主這應許有力的含示,那些不答應祂呼召,勝過墮落基督教的人,不能有分於千年國的掌權。
    3    在千年國裏掌權的人就是牧養的人—二 27。
    4    在詩篇二篇九節,神把轄管列國的權柄賜給基督;在啓示錄二章二十六節,基督把同樣的權柄賜給祂的得勝者。
二    『我…要把晨星賜給他』—28 節:
    1    聖經關於基督的豫表,開始於祂是光,結束於祂是明亮的晨星—創一 3,啓二二 16:
        a    晨星是在午夜之後,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出現。
        b    這指明基督要在這世代臨近結束前,在最黑暗的時候,出現如明亮的晨星。
    2    基督作明亮的晨星,是隱密的向著那些儆醒豫備,等候祂的得勝者出現:
        a    祂要隱密的將祂自己當作晨星,賜給那些愛祂而儆醒等候祂的人,叫他們優先嘗到祂久離再臨之同在的新鮮。
        b    這會鼓勵他們切切尋求主的同在,並且儆醒,使他們當主在祂來臨的隱密部分來到時,得以站立在主面前—路二一 36,太二四 43。
        c    我們必須豫備好自己,等候主如晨星的隱密顯現。
    3    按照彼後一章十九節,我們若留意申言者的話,我們裏面的天就會發亮,並且晨星要在我們心裏升起:
        a    留意申言者的話,就是注意活的話,進入這話,直到晨星在我們裏面升起,從天上有東西照耀我們。
        b    我們必須來到確定的話跟前,將我們的全人向這話敞開,直到基督這晨星在我們裏面升起,並且照耀我們。
 
 
職事信息摘錄:
撒但深奧之事
啓示錄二章二十四節說,『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持有那教訓,不明白他們所謂撒但深奧之事的人,我告訴你們,我不將別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深奧之事』原文意深,如在以弗所三章十八節者。按表號說,指奧祕的事。羅馬天主教有許多奧祕或深奧的道理。與受苦的召會對抗的,有撒但會堂的人(啓二 9);與屬世的召會相聯的,有撒但的座位(13);在背道的召會中,有撒但深奧的事。會堂的宗教、撒但座位下的世界以及屬撒但之奧祕的哲學,都被撒但用來損害並腐化召會。
我們已經看見,召會曾受到撒但會堂的迫害;我們也看見召會後來變爲屬世,並且住在撒但所住及他座位所在之處;這一切全是仇敵的詭計,全是出於撒但的。但在第四個召會這裏,情形較前更爲嚴重,不僅有撒但的會堂,有撒但的居所,或撒但座位所在之處;現在撒但已經進到召會裏面來,用他自己充滿了召會。在背道的召會裏有撒但深奧的事,就是撒但奧祕的教訓。這是屬撒但的哲學。背道的召會的確教導撒但的奧祕。
這指明撒但深奧的思想、撒但的觀念,已浸透了背道的召會。至終,這召會成了撒但的化身。正確的召會是基督的身體,但背道的召會卻成了撒但的化身。基督住在召會裏,撒但卻詭詐的住在背道的召會裏面。撒但的作爲總是詭詐的。他第一次來到人面前,是取了美麗的蛇的形狀;那不僅是蛇,乃是撒但。
撒但總是裝扮得非常堂皇,誰也想不到他竟會披上『召會』作他的外形。但在給推雅推喇召會的信中,我們看見,這就是今天基督教國的實際光景。基督教國已經成了撒但的機構,雖然有基督其名,裏面其實就是撒但。我們都必須看見這點。
撒但深奧之事,就是屬撒但的哲學,是非常的詭詐。在背道的召會裏,有許多所謂的奧祕,這邪惡的召會所教導的一切奧祕,都是屬撒但的哲學。他們有一項哲學說,如果不加一點東西在聖經的真理裏,人就很難接受。主很智慧,把這件事比喻爲酵,放在細麵裏,使餅比較容易喫。背道的召會說,若是沒有聖誕節,人就很難接受基督出生這個真理。聖誕彌撒就是加在細麵裏的酵。這真是詭詐又惡毒!
你若認爲把這個邪惡的婦人說成撒但的化身太強的話,我要請你看啓示錄十七章四節和五節。四節說,『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用金子、寶石、珍珠爲妝飾,手中拿著金杯,盛滿了可憎之物,並她淫亂的污穢。』這個邪惡的女人外表很華貴,用金子、寶石和珍珠作妝飾,這些是用以建造新耶路撒冷的材料。新耶路撒冷是用這三種寶貴的材料堅固的建造成的,但這個邪惡的女人只是用這些材料爲妝飾。妝飾就是妝扮表面,在外觀上吸引人,討人喜悅,好掩藏邪惡的東西。她的外表吸引人,但裏面卻非常可憎。這女人還手中拿著金杯,裏面盛滿了可憎之物,並她淫亂的污穢。在豫表上,金表徵神聖的性情。表面上,這女人拿著神的東西,但實際上,她裏面滿了可憎之物。在聖經裏,可憎之物主要指兩件事—拜偶像和淫亂。在神眼中,這兩件是可憎的事。表面上這個女人很吸引人,用金子、珍珠、寶石爲妝飾,手裏又拿著金杯。你若沒有透視力,就會受她的欺騙。但我們必須有透視力,能看透她。當我們看見她裏面是甚麼,我們就發現在她裏面充滿了可憎和污穢。
五節說,『在她額上有名寫著:奧祕哉!大巴比倫,地上妓女和可憎之物的母。』主搜察人的心腸,知道他們裏面的東西。祂有透視力,看透了這邪惡的女人。主稱她爲『妓女的母』,就是說她是一切屬靈淫亂的源頭。因此,稱她爲撒但的化身並不算過分。我們需要有透視力,以看透她的外貌。這就是爲甚麼我們要有兩刃的利劍,就是聖經的話。
爲著主主宰的恩典感謝祂;因著主的恩典是主宰的,祂能在任何環境中拯救我們。就是在背道天主教的邪惡環境中,還是有很多人得救。沒有人能說天主教不講聖經。在中國,許多信從異教的中國人,因著天主教的教導,知道了神的名,耶穌的名,也聽過幾節聖經。然而,她邪惡的地方,就是人得了這背道召會的幫助後,就受到阻撓,不能往前真實的認識主。有的人因著主主宰的恩典,在背道的召會裏得救了,但同時也愛上了那些邪惡的東西。他們說,『這些若是邪惡的,我怎麼能藉此得救呢?』因此,有些從前在天主教裏的,現在雖然來到召會生活裏,但在深處,他們好些人對這個邪惡的婦人,還有點同情。他們不像主那麼恨她。請把給推雅推喇的信再讀一讀。
主對耶洗別毫不同情,因爲那邪惡的婦人已經完全被那惡者撒但所浸透。那邪惡婦人的每一點都有撒但的成分。
我們應當與這背道的召會無分無關,那不是基督的身體,不是神的召會,乃是撒但的化身,詭詐且邪惡。你若要更多看見這個背道召會的事,請讀倪弟兄的《教會的正統》一書。凡有心爲著主和祂恢復的人,都必須徹底認識這個背道的召會。我們一旦認識她,就不會欣賞任何與她有關的事,反而更要宣告她就是那大妓女,大巴比倫,我們必須棄絕她。
我們將要看見,啓示錄指明這個大妓女有一些女兒。對於這背道的召會,我們必須洞悉一切。一旦清楚了,當我們摸到召會時,就曉得我們必須在那裏。我們是在主的恢復中,是在基督的身體裏,在神的召會裏,與耶洗別這邪惡的婦人,大妓女,大巴比倫,完全無分無關,也和她的女兒無分無關。
主在這封書信裏指明祂要審判耶洗別。十七章十六節告訴我們,在大災難的起頭,主要容讓敵基督來殺害、毀壞這背道的召會。那時,宗教的巴比倫就傾倒了。但按照豫言,在那時以前,這背道的召會要持續。二章二十五節指明,背道的天主教要存留直到主回來(啓示錄生命讀經,一九三至一九七頁)。

基督是賜給得勝者的晨星
啓示錄二章二十八節告訴我們,基督將是賜給得勝者的晨星。新約啓示,那天上光體所象徵的基督,乃是明亮的晨星(二二16)。整本聖經關於基督的豫表,開始於祂是光(創一 3),結束於祂是晨星這光體。晨星是在午夜之後,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出現。這指明基督要在這世代臨近結束前,在最黑暗的時候,出現如明亮的晨星。
祂作晨星的出現(啓二 28),與祂作公義日頭的出現(瑪四 2),不在同一時間。前者是在黎明之前;後者是在天明之後。祂作公義的日頭,在天明之後的顯現,是公開的向著地上一切的人。祂作明亮的晨星,在黎明之前的出現,是隱密的向著那些儆醒豫備,等候祂的得勝者,就是在眾人深夜沉睡的時候,隱密的將祂自己當作晨星,賜給那些愛祂而儆醒等候祂的人(啓二 28),叫他們優先嘗到祂久離再臨之同在的新鮮。這會鼓勵他們切切尋求主的同在,並且儆醒,使他們當主在祂來臨的隱密部分,像賊一樣來到時,得以站立在主面前(路二一36,太二四 43)。基督作爲晨星,要賜給得勝者作他們首先的賞賜,最早的獎賞(啓二 26 ~ 29)。我們必須豫備好自己,等候主如晨星的祕密顯現。
從雅各而出的星(民二四 17),和主出生時所出現的星(太二 7、9 ~ 10),總結於啓示錄二章二十八節的晨星。沒有一顆星像晨星那樣明亮。在最黑暗的時候,得勝者裏面有一顆星在照耀。得勝者要得著並享受特別的光,就是基督作爲晨星。
在新約起頭,星是在宗教之外(太二 1 ~ 6),但在新約末了,星是在召會裏。今天我們若要看見星,用不著抬頭望天,像那些外邦星象家一樣。今天星是在召會裏,在眾召會中。耶穌基督是那晨星;祂今天行走在眾地方召會中間。我們要看晨星,就必須到地方召會去。如果我們是搞宗教的,就看不見基督這星。但如果我們是在真正的地方召會裏,我們就會看見星。我們在宗教裏時,感到黑暗,但當主把我們帶到召會裏,我們就看見了明亮的星。那屬天的星今天是在地方召會中。
按照彼後一章十九節,晨星是與聖經相聯的。彼得告訴我們,要留意申言者的話。我們若留意申言者的話,我們裏面的天就會發亮,並且晨星要在我們心裏升起。留意申言者的話,就是注意活的話。這不是僅僅讀主的話,乃是進入這話,直到有東西在我們裏面升起。我們可以稱之爲黎明或晨星。十九節的晨星,希臘文是 phosphorus(磷),是一種帶光物質。一塊磷能在暗中發光。基督是真正的磷,照耀在今日的黑暗中。然而,除非我們留意主的話,這話就不能照耀我們。我們必須留意,直到我們裏面有東西開始照耀我們。這個照耀會成爲我們心中神聖的『磷』。然後我們會有晨星。我們會像馬太二章那些星象家一樣,從天上有東西照耀我們。我們必須來到確定的話跟前,將我們的全人—我們的口、我們的眼、我們的心思、我們的靈和我們的心—向這話敞開,直到基督這晨星在我們裏面升起,並且照耀我們(新約總論第十四册,九四至九六頁)。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6-10-13 00:46:00
    觀看數 :
    3,663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