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香
  • 3,468 views,
  • 2016-01-10,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引 言

第五、八、十二這三篇信息之間有一條貫穿的線,這些信息都與香壇和升到神那裏的香有關。在第五篇信息,我們看過金香壇表徵基督作代求者,這壇乃是神在宇宙中行政的執行中心。這裏所獻上的禱告,管理全宇宙,因爲這些禱告讓執行神行政的基督有路來達成神的心意。第八篇信息給我們看見,金香壇與遮罪銀的關係,那些夠資格在軍事數點裏有分的人,要將半舍客勒銀子當作舉祭獻給神。在金香壇的禱告,是爲着神的行動。至終,團體的代求者領悟,因爲有仇敵抵擋,所以神的行動需要爭戰,這爭戰是由軍隊來進行,而軍隊是由那些年齡屆滿二十歲的男丁所組成。

年輕的弟兄們可能因着聽見這些話,而感到興奮,但你們需要冷靜一下。你們在休訓期間前去福音開展(特別是去歐洲)時,不要帶着一種觀點,以爲自己是“特種部隊”;你們還沒有達到這屬靈的年齡。有一天你們會達到那個年齡,那時你們就能獻上半舍客勒銀子。現在你們雖然有一些銀子,但是還不夠半舍客勒。當你們去福音開展時,應該有另一種觀點:你們是在擔負主的見證,帶着帳幕及與其有關的一切器物行動;至於空中那嚴肅的爭戰,應該讓給身體其他的肢體來作。雖然你們不要以爲自己是空降到敵營中的特種部隊,但你們不僅需要素質的靈,也需要穿上“制服”,取用能力的經綸之靈,去宣揚最高的福音。

本篇信息給我們的感覺是甜美、馨香、平靜、平穩的,是這次訓練末了的一段。盼望經過這次訓練,我們裏面的基督比開始時更多。但願我們在訓練之後,是在平安裏,在生命的涌流中。

 

愛神—顧到神心頭的願望,並顧到神定旨的完成

我要提出一個問題作爲這篇信息的引言,好把我們帶到這篇信息的靈裏:愛神是什麼意思?我不是問愛主耶穌是什麼意思(沒有什麼能夠頂替我們對主耶穌的愛)。主在馬可十二章三十節,曾根據申命記六章五節說到最大的誡命,乃是“你要全心、全魂、全心思並全力,愛主你的神”。愛神,以祂爲神是什麼意思?與此相關還有一個問題,也可說是頭一個問題的另一種形式:一個愛神之人內裏的所是有什麼特徵?當一個人在信心裏,在與基督生機的聯結裏,並根據基督的救贖,以及祂生機的救恩,而站起來說,“我愛神,我愛主我的神”,這樣的人內裏的特徵是什麼?

照着本篇信息的負擔,這樣愛神之人的特徵,應當是顧到神心頭的願望,也顧到神定旨的完成。愛,不僅是向着神的一種情緒。你若愛神,就會親密的聯於這位奇妙的、榮耀的三一者,祂本身就是愛。基督是神聖之愛的具體表現和彰顯,你會在基督裏對神說,“主,我的神,我愛你。”這愛的能力是出於神的;神盼望看見這些祂所愛的人,深切的顧到祂心頭的願望,使祂滿足、喜樂,並且顧到神定旨的完成。

接下來的問題,直接關係到信息本身:神的願望是什麼?有什麼既能使祂滿足,又能完成祂的定旨?我們用一個字就可以回答:香。這是說到我們在金香壇這裏燒香。當這香上升到神那裏,就使神得着享受、滿足與安息。我們敬重的說,神是有“嗅覺”的,祂能聞到這香。這上升的香,同時也能完成、實施神的行政。神所渴望的,就是祭司燒香。

燒香的意義

在此,我需要爲燒香作一些初步的解釋或定義。什麼是燒香?燒香乃是從我們這人深處發出禱告,而這些禱告乃是基督之甜美的發表。基督有一些東西作到我們裏面,當我們從深處發出禱告,就在這馨香中彰顯基督。這就是燒香。基督在祂的復活和昇天裏是甘甜、柔細的,燒香就是以基督作爲香來禱告,也就是禱告基督作爲香。我們的禱告本身不是香,但我們若是經歷香的成分,並且我們的經歷被搗細並焚燒,這時我們的禱告就有基督這香加到其中,並上升到神那裏,蒙神悅納,且有功效。

我們看過啓示錄八章三至五節,說到天使拿着香同衆聖徒的禱告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時,寶座就有反應。從舊約的圖畫我們也看見,當祭司燒香,馨香之氣上升到神那裏,就滿足神的心願(出三十6~8、36)。祭司主要的功用,乃是使這位甘甜、馨香、復活、昇天的基督上升到神那裏。祭司是在基督裏的人,是基督的複製,他們絕對爲着神,爲着神的權益活在地上,並且完全向神敞開,被神所充滿、浸透、泡透,直到神從他們裏面流出來。他們的所是完全與神調和。我們可以說,祭司乃是香的人,是“香人”,而祭司首要的功用,就是燒香,就如我們的詩歌所說,“常在神前燒香!”(詩歌五七三首)

聖膏油表徵基督作爲包羅萬有的靈,從神來到我們這裏,而香表徵基督從我們去到神那裏;這是雙向的神聖交通

聖膏油(出三十23~25)表徵基督作爲包羅萬有的靈,從神來到我們這裏,而香(35)表徵基督從我們去到神那裏;這是雙向的神聖交通。這雙向的交通,就是補充本詩歌一百三十九首第三節所描繪的:“膏油是爲我們,馨香完全爲神,人、神同享基督,……膏油流及我們,……馨香升達寶座,使神滿足!”這是何等甜美,這就是基督徒的生活。膏油是基督臨到我們,香是基督爲着神。這次訓練的十二篇信息,每一篇都是以基督爲中心,乃是關於基督的結晶讀經。

膏油塗抹在基督裏並藉着基督將神帶給我們,使我們有分於神聖的元素

膏油塗抹在基督裏並藉着基督將神帶給我們,使我們有分於神聖的元素。神要在基督裏並藉着基督作爲膏油塗抹臨到我們,這膏油塗抹好像塗油漆,使我們不僅被塗了油漆,還成了油漆本身,使我們在人性裏帶着神聖的元素。

香是我們在禱告中帶着基督並且作爲基督到神那裏去,使神得着享受

香是我們在禱告中帶着基督並且作爲基督到神那裏去,使神得着享受(約十四13~14,十五16,十六23~24、26)。當我們在主的名裏禱告,我們就如同基督在禱告,叫神得着享受。那些愛神的人,顧到神的享受,而神也實在享受香—就是祂的兒子,在祂的經綸裏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上升到祂那裏;這乃是從團體基督調和的靈裏,在復活和昇天裏上升到神面前。

這個交通與我們基督徒的經歷有密切的關係,就是神在基督裏來到我們這裏,以及我們在基督裏並同着基督到神那裏去

這個交通與我們基督徒的經歷有密切的關係,就是神在基督裏來到我們這裏,以及我們在基督裏並同着基督到神那裏去。願主在新的一年祝福我們衆人;願在這一年,我們每一個人在神面前都有雙向的交通:神在基督裏來,我們在基督裏去。

這香包含五種成分

這香包含五種成分(出三十34~35)。我們要簡要的來看香的成分,然後,我們要來看關於香的啓示如何應用在我們身上。

三種香料表徵在復活裏的三一神,加上純乳香,成爲四種成分,表徵基督的人性

三種香料表徵在復活裏的三一神,加上純乳香,成爲四種成分,表徵基督的人性。

三種香料各都表徵基督的死

三種香料各都表徵基督的死(34)。蘇合香,香螺,白松香,這三種香料各都表徵基督的死。

蘇合香,一種沒藥,由樹產生的膠質,表徵基督生產的生命(由植物生命所表徵)甜美的死

蘇合香,一種沒藥,由樹產生的膠質,表徵基督生產的生命(由植物生命所表徵—約十二24)甜美的死。它乃由樹產生的膠質,表徵基督生產的生命甜美的死。

香螺,生長在紅海沼澤之地一種小動物的甲殼,表徵基督的死連同祂救贖的生命(由動物生命所表徵)

香螺,生長在紅海沼澤之地一種小動物的甲殼,表徵基督的死連同祂救贖的生命(由動物生命所表徵—一29)。

白松香,也是一種樹的膠質,表徵基督生產的生命大能的死

白松香,也是一種樹的膠質,表徵基督生產的生命大能的死。

第二種香料屬於動物生命,表徵神格的第二者被殺,完成救贖

第二種香料屬於動物生命,表徵神格的第二者被殺,完成救贖。

三種香料指明基督在祂生產的生命和救贖的生命裏的死,有三個功用:將我們產生爲神的衆子,救贖我們脫離墮落,並驅逐那蛇魔鬼

三種香料指明基督在祂生產的生命和救贖的生命裏的死,有三個功用:將我們產生爲神的衆子,救贖我們脫離墮落,並驅逐那蛇魔鬼(參十二24,彼前一18~19,來二14)。我們能叫撒但住口,就是白松香的應用。撒但不喜歡白松香的氣味,因爲它加強基督之死的香氣。

第四種成分乳香,是一種白色的樹膠,表徵基督甜美的復活

第四種成分乳香,是一種白色的樹膠,表徵基督甜美的復活(腓三10)。

三種香料和乳香加上鹽,一共有五種成分,五這數字表徵負責任

三種香料和乳香加上鹽(出三十35),一共有五種成分,五這數字表徵負責任(太二五2)。 我們的確需要把鹽應用到我們身上,因爲沒有鹽,我們就無法有馨香之氣升到神那裏去。

按預表,鹽表徵基督之死殺死的能力和保存的能力

按預表,鹽表徵基督之死殺死的能力和保存的能力(可九50)。主在地上時,有一個人在主的名裏趕鬼,門徒就責備並禁止他(38);但是主卻教導門徒要包容(50),這就是給他們加上鹽。

香的四種成分加上鹽,表徵我們的禱告需要藉着十字架“加上鹽”,好消殺我們裏面一切的不純和偏向

香的四種成分加上鹽,表徵我們的禱告需要藉着十字架“加上鹽”,好消殺我們裏面一切的不純和偏向。我們需要注意這件事。譬如,在有些聚會中,有的姊妹禱告得太大聲,並不合宜。她們的禱告需要加上一點鹽,好能夠散髮香氣。當我們在擘餅聚會中,特別是禱告時,應當是香的上升。每個在聚會裏的人,都當領悟自己的禱告是要上升到神那裏。所以,我們的禱告需要藉着十字架“加上鹽”,好消殺我們裏面一切的不純和偏向。

按照出埃及三十章三十五至三十六節,香必須加上鹽,搗細並焚燒

按照出埃及三十章三十五至三十六節,香必須加上鹽,搗細並焚燒。

把香搗細,並且放在會幕內見證的櫃前,表徵基督甜美的死和祂馨香復活的調和,以及祂的死與復活在香壇上獻給神,作爲基督和祂肢體代求的基礎

把香搗細,並且放在會幕內見證的櫃前,表徵基督甜美的死和祂馨香復活的調和,以及祂的死與復活在香壇上獻給神,作爲基督和祂肢體代求的基礎(羅八34)。

我們要有基督作爲香,獻給神作甜美的香氣,就需要真正經歷基督帶着香的一切成分;這些經歷也必須加上鹽,搗細並焚燒

我們要有基督作爲香,獻給神作甜美的香氣,就需要真正經歷基督帶着香的一切成分;這些經歷也必須加上鹽,搗細並焚燒。我們需要在一切的爲人和處境中,對基督有真正的經歷;而這些對基督的經歷必須加上鹽,搗細並焚燒。

召會中有一些真正尋求主、愛主、屬靈的聖徒;他們對主認真,渴慕經歷基督,也對基督有真正的經歷,但希奇的是,他們越經歷基督,在召會聚會中見證或發表他們的經歷,就越引起難處。原因是在他們的見證或發表裏,除了他們對基督的經歷,還有一些出於己、天然生命、乖僻的東西、或者一種奇怪的屬靈,從他們裏面發表出來。所以,不要以爲我們有了經歷,就有可以獻上給神的。至終我們會發現,我們的經歷需要加上鹽,搗細並焚燒,然後才能成爲香,獻上給神。

不論是在舊約,或是在新約,香都表徵我們的禱告

不論是在舊約,或是在新約,香都表徵我們的禱告(詩一四一2,啓五8)。燒香表徵我們在復活、昇天的基督裏,憑着復活、昇天的基督禱告。在銅祭壇那裏有釘十字架的基督,藉着祂所完成包羅萬有的死,解決了我們一切的難處。在金香壇這裏則有復活和昇天的基督。我們需要在經歷上主觀的認識這位復活、昇天的基督,就能在禱告中從我們深處發表並釋放一些屬於復活、昇天之基督的東西。這就是燒香。燒香就是帶着基督內裏的發表禱告,而對神顯爲馨香。

香不是給我們聞的;它僅僅是爲着神(出三十37~38)。召會中成熟的聖徒的確有一種細緻的鑑別力,能覺察在聖徒的禱告中是否有這馨香的香上升到神面前。在我們與主的關系裏,沒有什麼比這更甜美。從聖徒們的深處有一種香上升到神面前,是那樣的甜美、柔細、馨香,叫神滿足。在擘餅聚會中若有聖徒發表這樣的禱告,當聚會結束的時候,我們裏面會感覺十分滿足,這是因爲三一神得了滿足。

香特別是指復活昇天的基督,連同祂的一切工作、果效和功績—祂一切的所是、所成並所作

香特別是指復活昇天的基督,連同祂的一切工作、果效和功績—祂一切的所是、所成並所作(弗一7、19~23,來七25)。這不僅是指祂已經成就的,更是指祂現在正在作的。

在啓示錄五章八節,爐(原文是碗)是衆聖徒的禱告,香是加在衆聖徒禱告裏的基督

在啓示錄五章八節,爐(原文是碗)是衆聖徒的禱告,香是加在衆聖徒禱告裏的基督。所以香不是我們的禱告本身,卻又與我們的禱告密不可分,因爲基督作爲這香,要加到我們的禱告裏。我們禱告的時候,香就上升;這香要滿足神心頭的渴望、成就神的定旨、施行神的行政。這樣的禱告是何等美好。當你從深處,在金香壇前獻上禱告,你的禱告不是粗野的,也不是不受約束的;你的禱告可能並不大聲,你的靈卻是剛強而滿了基督的。一位平時文靜的姊妹,可能在短短兩、三句禱告中,發表出復活昇天的基督,這對神乃是馨香。

幾千年來,神一直在等待這種禱告。召會在地上已超過兩千年,有多少禱告是這種禱告?有多少禱告是宗教的禱告?有多少禱告是在向神講道?又有多少禱告是形式、例常的禱告?我們的神一直在忍耐,但願在要來的年日裏,在衆地方召會中有更多的香上升到神那裏。

在八章三節,香象徵基督連同祂所有的一切功績,加到衆聖徒的禱告上,使衆聖徒的禱告,在金香壇上得蒙神的悅納

在八章三節,香象徵基督連同祂所有的一切功績,加到衆聖徒的禱告上,使衆聖徒的禱告,在金香壇上得蒙神的悅納。在利未記十六章,大祭司要一年一次,在遮罪日那天爲百姓進入至聖所(32~34)。當他進入幔內時,不只要把贖罪祭牲的血帶入幔內,手裏還要拿着香爐,並一滿捧搗細的馨香之香,好使他在神面前蒙悅納,不至遭受死亡(11~14)。香象徵基督連同祂一切的所是和所有,唯獨基督是蒙神悅納的。我們需要有這樣一位基督更多加到我們的禱告中。如此,我們的禱告就是在祂裏面、同着祂、也藉着祂;這樣的禱告乃是蒙神悅納,並且有功效的。新的一年裏,讓我們在禱告的事上更多學習、往前。

同着基督作爲香的禱告,實際上就是基督自己升到神那裏去;這對神乃是馨香之氣

同着基督作爲香的禱告,實際上就是基督自己升到神那裏去;這對神乃是馨香之氣。

這種禱告以馨香之氣滿足神,同時也執行神的經綸,神的行政

這種禱告以馨香之氣滿足神,同時也執行神的經綸,神的行政(啓八3)。

那香的煙指明,那香同衆聖徒的禱告向神焚燒,上升於神面前

那香的煙指明,那香同衆聖徒的禱告向神焚燒,上升於神面前(4)。

這含示衆聖徒的禱告有功效,且蒙神悅納

這含示衆聖徒的禱告有功效,且蒙神悅納。我們可以向主禱告:“主啊,求你教導我、訓練我,使我能夠有蒙你悅納的禱告。”我們都要這樣學習,求主使我們不再獻上祂不想聽的、難聞的、叫衆聖徒爲難的禱告。

煙指明衆聖徒的禱告有功效,因爲基督作爲香已經加到這些禱告裏;使煙上升的乃是香,不是衆聖徒的禱告

煙指明衆聖徒的禱告有功效,因爲基督作爲香已經加到這些禱告裏;使煙上升的乃是香,不是衆聖徒的禱告。所以不要信靠你的口才,那不會使你的禱告上升。若你生來就是一個有口才的人,這反而對你不利;那靈需要管教你、破碎你的口才,使你再也不信靠你的口才。主要教導我們從靈裏順從膏油的塗抹而有所發表,這樣就會有香加到我們的禱告裏。

那香的煙同衆聖徒的禱告上升於神的寶座那裏,禱告就蒙應允

那香的煙同衆聖徒的禱告上升於神的寶座那裏,禱告就蒙應允(3、5)。我們禱告不蒙應允,原因之一就是在我們的禱告中沒有香。我們禱告得應允的關鍵,在於蒙神悅納。有香所表徵之基督連同祂所是、所作並所有,加到我們的禱告上,我們的禱告就蒙神悅納。在某種程度上,好像神受了香的限制。有香,我們的禱告就蒙神悅納,就得應允。當神聽見滿了祂的愛子在復活和昇天裏作爲香的禱告,祂怎能不應允?

香預表復活並昇天的基督,就是唯一爲神所接受、爲神所悅納的;所以,祂成了給神的馨香之氣

香預表復活並昇天的基督,就是唯一爲神所接受、爲神所悅納的;所以,祂成了給神的馨香之氣(3~4)。基督是唯一爲神所接受、爲神所悅納的。我年輕時喜歡打網球,常在球場見到一對父子。兒子相當有天分,父親天天陪着他。但不論兒子怎麼作,他的父親都不開心、不滿意,不斷的批評他、打壓他。直到一天兒子非常生氣,將網球拍摔向球網。我非常同情這個兒子,我擔心可能他一輩子,直到今天,都努力的想得到一些東西,成就一些事,成爲一種人,使他在父親面前蒙悅納、得稱許。

我擔心弟兄姊妹也把這樣的觀念帶進他們與主的關係。我們承諾要爲主作這、作那,以爲若是我們爲主犧牲、受苦,就會蒙神悅納;但無論我們作了什麼事、成爲什麼人,都不能叫我們蒙神悅納,獨有基督是神所喜悅的(太三17)。因此我們要享受祂,被祂充滿、浸透、飽和。我們要經歷基督,享受基督,禱告基督,獻上基督。神不會對我們說,“因着你爲我傳福音,我以你爲傲。”相反的,神會說,“你是在我的愛子裏,作爲我的愛子去傳福音,我真是喜悅、歡喜。”

我們都需要在經歷中有這樣的認識。我們若努力爲神作事好蒙神悅納,我們就只是在律法之下;並且我們無論作多少,都達不到神的要求,無法討神喜悅。只有神的兒子能滿足神一切的要求;祂的死滿足神公義、聖別、榮耀的要求。現在祂作爲生命和恩典進到我們裏面,帶我們進入神新約的經綸:我們不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中。現在祂是我們的一切,賜給我們一切,也爲我們作成一切。願我們都看見,唯有基督並在基督裏,才蒙神悅納。盼望我們彼此鼓勵,一同學習禱告基督、講說基督、活基督,更成爲基督。這樣,在我們的禱告中就會有香上升,蒙神悅納。

既然香表徵基督,燒香的意思就是禱告基督;神的心意乃是要我們每逢禱告,就是禱告基督

既然香表徵基督,燒香的意思就是禱告基督;神的心意乃是要我們每逢禱告,就是禱告基督。我們有“活基督”這個說法,但是這裏更說到要“禱告基督”。這就是爲什麼在第五篇關於金香壇的信息裏,說到我們必須被焚燒成灰,消減成爲無有。我們天然的生命,我們的熱心都毫無意義;唯有基督能在這裏禱告,唯有基督是真實的禱告。我們在祂的名裏禱告,意思就是我們拒絕我們一切的所是,以基督作我們的人位;我們與祂乃是一靈;這樣,我們禱告,就是禱告基督。神的心意是要我們每逢禱告,就是禱告基督。這不是道理。這些雖然在經歷上是深的,卻不難明白。神渴望在召會向祂所獻上的禱告裏,有基督上升到祂那裏,以滿足祂的心,完成祂的定旨。

那日,當我們見主時,可能十分恐懼戰兢;所以我們若有些東西要清理,要趁現在。祂現在就會向我們指明,不會向我們隱瞞。所以我們要操練對祂的恩典有迴應,過一種生活,應用祂作祭物。這樣,當我們到主那裏時,祂會說,“我這裏有記錄,你曾獻上許多禱告是叫神滿足的,你也有分於召會禱告的職事,完成了神永遠的定旨。你的確是我的同工。現在你可以與我一同作王。”這就是主所在意的,這也是祂所盼望得着的。

願我們按着祂的心意,讓祂成爲我們所需要的。當我們留意到某件事,在那事上蒙了光照,我們可以告訴主說,“我不知道我的光景,不知道我需要什麼,求你照着你對我當前光景的認識來顧到我。”你就會發現你需要的乃是基督,也就是釘十字架的基督、復活的基督、昇天的基督,作爲見證的櫃、陳設餅的桌子、燈臺、洗濯盆以及各種的祭物。這樣一位基督,乃是我們所需要的。

兩座壇—銅祭壇和金香壇—在我們屬靈的經歷中關係密切

兩座壇—銅祭壇和金香壇—在我們屬靈的經歷中關係密切(出四十5~6,三十6~10、26~28)。在此我們要看一些很實際的應用的點。出埃及記末了把兩座壇以很有意義的方式擺在一起(四十5~6);這啓示我們要過一種兩座壇的生活,並且這應當是我們日常生活的大部分。我們要領悟,銅祭壇是爲着救贖。在這裏,宇宙中每一件消極的事物,都受了對付;沒有什麼消極的東西經過十字架還能存在的。我們可以應用這事。比方,撒但也許在一件事上攪擾你,你可以告訴他說,“我不知道怎麼對付你,但我要邀請你一同來到了結的祭壇這裏。我要接觸那藉着死毀壞了你的基督,我要經歷那替我成爲罪的基督,也就是那把你這世界的王趕出去的基督。”

此外我們要認識,在外院子的銅祭壇乃是爲着香壇。在銅祭壇所發生的,基本上是法理一面的,是我們一切屬靈經歷的基礎。到末了我們會看見,我們的經歷總是從這裏開始,從基督的寶血開始,從祂包羅萬有的死開始。在此,我們以基督作祭物,解決我們一切的難處,使神能有暢通的道路,與我們交通。這兩座壇—銅祭壇和香壇—在我們的經歷上是緊密相連的。

我們需要看見,銅祭壇和金香壇這兩座壇是如何相連的

我們需要看見,銅祭壇和金香壇這兩座壇是如何相連的。

兩座壇是由抹油連在一起

兩座壇是由抹油連在一起(三十26~28)。抹油表徵神的運行。按照神的運行,金香壇和銅祭壇是連在一起的。

這兩座壇乃是藉着贖罪祭的血連在一起

這兩座壇乃是藉着贖罪祭的血連在一起(利十六18,四7)。在遮罪日要獻上最重要的贖罪祭。贖罪祭的血流出以後,要把血從銅祭壇帶到香壇,抹在壇的四角上。因此,遮罪之血把兩座壇連在一起。經過已過這六天的訓練,我相信有許多聖徒被推動,裏面渴望能夠在金香壇這裏禱告。然而,仇敵可能會反過來攻擊我們一些人,他也會試誘我們。有時候我們也知道我們的軟弱和失敗,於是我們會定罪自己。這時仇敵就會來控告我們說,“現在你要怎麼禱告?你不夠資格禱告!看看你今天作了什麼事?現在你還要來禱告麼?你完了!”我們要對撒但說,“不,撒但,是你完了!經上記着說,‘弟兄們勝過他,是因羔羊的血!’”(啓十二11上)請記得,我們不是向仇敵認罪,乃是向神認罪;神受祂的義約束,就必定也必須赦免我們。

在約壹二章一至二節上半使徒說,“我的孩子們,我將這些事寫給你們,是要叫你們不犯罪。若有人犯罪,我們有一位與父同在的辯護者,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祂爲我們的罪,作了平息的祭物。”至終,我們對基督之血的信心就會得加強。我們會領悟,乃是主耶穌那成就平息的血,抹在壇的四角上,使我們有權利來到這裏。啓示錄二十二章十四節說,“那些洗淨自己袍子的有福了,可得權柄到生命樹那裏,也能從門進城。”這裏不是說“那些未曾玷污自己袍子的有福了”,乃是說“那些洗淨自己袍子的有福了”。七章也給我們看見,站在寶座前和羔羊面前的大批羣衆是“用羔羊的血,洗淨了他們的袍子”(14)詩歌第六百八十八首副歌說,“曾否在羔羊血,在羔羊有能血洗清潔?你的衣裳是否潔白猶如雪?曾否在羔羊血洗清潔?”希伯來書也告訴我們:“我們……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十19)

這兩座壇乃是藉着焚燒祭物的火連在一起

這兩座壇乃是藉着焚燒祭物的火連在一起(利六13,十六12)。燒香只能用銅祭壇的火;這火是從天上降下來的(九24)。在香壇上不可用凡火燒香(十1~11)。燔祭壇上的火是從天上降下來焚燒祭物的;然後,同樣的火由祭司帶到香壇那裏,用來燒香。

我們要特別提醒那些滿了天然熱心和興奮,在屬靈的事上很情緒化,以及耽於天然情感的人:要避免干預神的行政。我們要注意“凡火”這事。在利未記十章,亞倫的兒子拿答和亞比戶,他們拿自己的香爐,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華面前獻上凡火,是耶和華沒有吩咐他們的(1)。他們所獻的火不是從祭壇來的,不是從天上來的,結果神就立刻燒滅他們(2)。摩西對亞倫和他其餘的兒子說,“不可蓬頭散發,也不可撕裂衣裳,免得你們死亡,又免得耶和華向全會衆發怒。”(6上)別人可以哀哭,但是亞倫和他兒子不可以,以免干預神執行祂的行政。所以,我們都要學習並認識,聖別的火與凡火之間的不同。那些學習在金香壇那裏禱告的,有火在他們裏面焚燒;他們靈裏一直是火熱的(羅十二11),但其中沒有天然的熱心和興奮,也沒有不受約束的天然情感。

不久前,在一次聚會後,兩位多年在召會生活中的年長聖徒,因着某些事受了攪擾,而有所發表。這原本是沒有問題的,然而他們的發表是在肉體和己裏;其關鍵乃是他們對某人有天然的情感,而那人在主的身體裏受了主的對付。我們並非木石,我們是有情感的;但我們的情感要得更新,好能發表基督在我們裏面所要發表的。我們要畏懼的乃是用凡火燒香,也就是把天然的熱心、不受約束的情感帶到對神的事奉中。這在神面前是絕不容許的。

我們常常是藉着犯錯而有所學習。我們作錯了,失去了主的同在,於是我們也許會問:“爲什麼我這樣熱切的禱告,結果靈裏卻覺得死沉?”這乃是因爲凡火把死帶進來。我們越興奮,就越死;我們該學功課。主在這事上一直寬容我們,但我們不該一直重複同樣的功課。我們要學習認識什麼是凡火,什麼是聖別的火。

我們需要有從銅祭壇和金香壇而來的焚燒和上升

我們需要有從銅祭壇和金香壇而來的焚燒和上升(利一17下,二三18,十六12~13,出四十26~27)。主渴望看見,在衆召會中,在我們衆人裏面,有從銅祭壇和金香壇而來的焚燒和上升。

由銅祭壇和金香壇上的焚燒,都有馨香之氣升到神那裏,作祂的滿足。在銅祭壇上有基督之死的甜美,使我們被救贖、了結並頂替;在金香壇上有基督復活和昇天的甜美,使我們蒙悅納。

我們在金香壇前禱告時,我們的禱告應當既沒有凡火,也沒有別的香

我們在金香壇前禱告時,我們的禱告應當既沒有凡火,也沒有別的香(利十1,出三十9上)。在我們的禱告中有凡火,就是有了某種天然的動機,沒有受過十字架的對付(利十1)。在我們的禱告中有別的香,乃是禱告與基督無關的事物(出三十9上)。在我們的禱告中,發表一些基督以外的事物,那就是別的香。當我們在金香壇與主是一,爲別人併爲主的權益代求時,我們的禱告對神乃是馨香的香(7,四十26~27)。

結 語

本篇信息的結語是很柔和、平穩、安靜、並清明的,盼望能幫助我們開始(或者有些人已經開始了,那就是幫助他們繼續)應用在這次訓練裏所聽見一切美妙的事。這應用就是我們需要過一種有兩個特徵的生活,也就是過兩座壇的生活,並有三個階段的禱告。這是我們立即可以進入的。

兩座壇的生活

我們已經看過兩座壇以及它們的關係。銅祭壇是爲着救贖,並作爲基礎,使我們能夠進入帳幕,來到金香壇那裏。此外,這兩座壇是由抹油、血和火相連在一起。詩篇八十四篇三節給我們看見在神的家裏這兩座壇的可愛。這節說,“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神啊,在你的兩座壇那裏,連麻雀也找着房屋;燕子也爲自己找着菢雛之窩。”這是詩意的發表,所以不要追問麻雀怎麼進到帳幕裏。這裏“麻雀”和“燕子”表徵我們這些信徒是微小且脆弱的。我們需要領悟,我們是微小且脆弱的。弟兄們,當你們到歐洲去有分於主當前的行動時,不要以爲自己是鷹。有一天你們會成爲鷹,但不是現在;你們還要經歷很多的事,纔會達到那個地步。所以,你們不要去作英雄,以爲自己是特種部隊,要作一番轟轟烈烈的工作。當你們到了倫敦,你們要“飛到祭壇”那裏;在那裏,麻雀找着房屋,燕子找着菢雛之窩。

不論你們有多剛強,總要領悟自己是微小且脆弱的,如同麻雀和燕子。我們要在祭壇那裏找着房屋,並找着窩。房屋是安息的地方,窩是避難的地方。我們需要避難的地方;而銅祭壇是最安全的地方,因此是我們的避難所。在那裏,仇敵無法碰我們;在那裏,一切的難處都得着解決,一切消極的事情都被對付。藉着這兩座壇,我們這些蒙救贖的人能找着窩作我們的避難所,並找着房屋與神同享安息。但願我們學習這樣過兩座壇的生活,每一天都沒有例外—不是從香壇開始,而是從銅祭壇開始。

三個階段的禱告

除了這兩座壇的生活,我們還需要過一種生活,有三個階段的禱告;這是“祭司的體系”第八篇所提到的。“禱告的意思乃是取用基督作一切的祭物,享受基督作供應,然後從深處發表一些出於基督的東西。”(一六九頁)我們中間有些人也許每天都有這樣的操練,但有些人還沒有;盼望我們都一同學習有三個階段的禱告。

第一,禱告首先是取用基督作祭物。舊約裏五種的基本祭—燔祭、素祭、平安祭、贖罪祭、贖愆祭,再加上搖祭、舉祭(利一~七)和奠祭(二三13),解決我們一切的難處。我們的身體還在舊造裏,我們還有罪的肉體(參羅八3);但基督是我們的贖罪祭;祂是沒有限量的贖愆祭;祂是唯一絕對向着神的燔祭;祂也是平安祭;祂是唯一正常的人,因此是我們的素祭;祂也是在復活裏的搖祭,是在昇天裏的舉祭;祂更是奠祭,作爲澆奠的酒,叫神與人喜樂。我們禱告的起頭總是在銅祭壇那裏,因爲我們知道自己還有罪的肉體,需要祂血的潔淨。我們可以這樣禱告:“主,求你爲我的緣故,按照你對你寶血之能力、力量、權柄和功效的估量,將這血應用到我身上,使我得着潔淨。不僅如此,我還是在自己裏面,爲着我自己;因此,主,我取用你作我的燔祭。”

第二,禱告就是享受基督作滋養。我們在銅祭壇那裏有獻上基督作祭物的禱告之後,就進入聖所,來到陳設餅的桌子。在此,我們用主的話禱告,我們就在燈臺的光之下,在神面前得着滋養。

第三,至終,我們的禱告乃是從我們的深處,發表基督以及出於基督的東西,作爲香,上升到神那裏。

這就是三個階段的禱告。我們的禱告開始於外院子的銅祭壇,珍賞基督包羅萬有之死的功效。我們都要學習在禱告裏,應用基督作我們的祭物。這會拔高我們的生活。然後,我們會有另一面的禱告,就是來到主的話這裏,吃祂,接受祂的光照,得着祂的滋養。末了,我們就來到香壇這裏。我們領悟在我們靈的深處有一些出於基督的東西,是可以在禱告中發表出來的;這時就有香上升到神那裏,蒙神悅納。

但願我們都學習,操練過兩座壇的生活,並有三個階段的禱告。我們要一直過這樣的生活而往前去,直到把主帶回來(R. K.)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6-01-10 22:44:00
觀看數 :
3,468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