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在神工作獨一的水流裏禱告的召會
  • 9,312 views,
  • 2013-09-06,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這次特會多少是與之前的特會有所不同,這不同在於這有個非常特別的負擔。所有已過的五篇信息,盼望我們都能彀摸到一些在說話弟兄們後面的負擔。其實那不是他們的負擔,乃是我們眾人的負擔。我相信這也是主的負擔,為著祂的恢復在這一個關鍵的時刻。

那昨天帶領的弟兄們來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放了李弟兄的一段說話。我說話早晨說完之後,我們也要把這個錄影放給你們看。那有人就問說,你們來在一起禱告二十一天的時候禱告甚麼呢?李弟兄說我們就是禱告了。那之後,他就說,當你有負擔的時候,你就能彀禱告。有弟兄又問說,你怎麼有負擔呢?他說,你如果沒有負擔,你就需要向主求負擔。

我願意跟你們分享到我最近所讀到的一些話。因為Ed弟兄報告在冬季訓練的時候,我們要讀但以理書和撒迦利亞書。我相信在撒迦利亞這裏有一個確定的名詞叫「神話語的負擔」,這是在舊約裏最後一段時間用了三次。撒迦利亞書九章、十二章是我們都提到了,我們對這些都相當的熟悉。因為這裏我們講到天地,並且這個人的靈。但是在這裏有一段特別的話,就是耶和華這個話語的負擔,那惟一在這裏所用的這個辭,就是瑪拉基書的開始。所以在撒迦利亞最後六章,到第九到十一章,這裏乃是講到申言就是說預言。那撒迦利亞剛從被擄歸回來,所以這裏是預言到基督的再來。然後從十二章就開始就講到基督的第二次再來。當然瑪拉基書是講到要來的世代。在所有這三段的經節裏,撒迦利亞他就是接受了那樣的話,他說在這話背後是有負擔的。所以我要你們所作的,不是接受我們向你們所敞開的話,而是到主面前向著主話的負擔,在這話背後的負擔敞開。在這裏你可以看見是一個確定的負擔的。已過五篇信息,加上這篇早晨的信息,都是與禱告有關,也都相當與神在地上的行動有關。

我要跟你們分享的下一件事,就是請你們全神貫注,我在要跟你們分享的話。那就是有些事乃是與主恢復的核心,核心又核心的有關,那就是到底是甚麼是主的恢復。我的分享是我想要引用倪弟兄職事的三段話,這是與一個影響到轉移時代帶進下一個時代的禱告有關的。你要花些時間纔能吸收我說的這些話。

我們在主恢復裏,第一次,頭一次的特會,就是倪弟兄公開的職事。當然,他從一九二二年就開始服事主。他生病之後,那第一個召會生活在一九二八年開始。他一開始之後,就有了第一次的特會,是在主恢復的特會。在那個特會裏,他稱之為得勝的特會裏。這就是說,這不是一般的特會,而是專一為著主在那個時代所釋放神特別話語的特會。你讀那些信息的話,他說時代要終結。這裏需要有人興起來與神配合。能彀把撒但的國度摔下來,並且帶進神的國度。這就是這個職事,有主在這個時代興起來所要作的。

我就讀一段話,盼望你們對這件事有印象。在主恢復的第一個,就是現今的見證。那在這裏呢,第一篇信息講到主來的日子近了,為此我們在這裏重新在審判台前的光中考量我們的工作。那這一篇信息,就是從他第一次特會裏所講的,就是甚麼是禱告。然後講到許多我們在這次特會裏提到的點。然後下一篇,他也是講到在這次特會裏所提到的,這個題目就是「時代的結束與國度」。我們深深相信我們來到這時代的末了。我們知道在召會時代的結束之後就是國度的時代。我們在別的地方也說到,神的眼目是注視國度,也專視在國度。如果我們清楚的認識,我們深深的相信在祂是要帶進國度,在祂……然後他講到禱告,講到我們應當如何與主同工,乃是在這個光中,就是國度進來,我們就是在這時代的末了。然後主在這個時代的結束所要興起的見證,其中心與性質,就是要使撒但受虧損的一個見證,並帶進國度的這個見證。

我就讀幾句話。若這個時代要結束,神的子民必須新鮮的為國度的福音作見證。這個時代末了的時候,必須看見國度的復興。這一次,再一次講到,這是講到這個國度這個主題。我們在這裏不是要講到對於國度客觀的真理,那國度的素質就是把撒但摔下來,帶進神的權柄,也就是應用基督的得勝。我在這裏讀,國度的福音,也就是講到,在這裏有幾個辭,我要加重的強調,這是第一個,就是要壓制撒但。召會並不知道神已經揀選了召會,為了要反對撒但而帶進國度。禱告,壓制撒但,反對撒但的禱告。這裏還有另外一個辭,當我們這麼作的時候,這就會帶進撒但國度或者撒但國度的崩潰。今天屬靈的爭戰不再僅僅是一個名詞,而是一個許多信徒所經歷的實際。我們的確是在這個時代的末期。我與弟兄們交通,也與同工們交通,我不知道主是不是要耽延許久,但是我不是憑著外面的人所說的,我們不是在這裏不負責任的說話。但是這是這個時代的末了,我們來到這時代的終結,神就要興起一個團體的器皿,團體的見證,能彀帶進這個時代的結束。

弟兄,我在這裏讀,如果我們要看見神的國度來臨,神的統治權在這世界上彰顯出來,要魔鬼和他的政權被趕出去,我們就應當站立起來,為天國的福音作見證。換一句話說,我們應當為基督十字架的得勝作見證。應當宣告國度的福音,也就是撒但被擊敗,並且陰間已經被毀壞。聽起來這是很多的煙霧,這就是這樣。當你進到真正的禱告的時候,你就進到真正的爭戰裏面。不僅是一場大戰,乃是一個宇宙屬天的爭戰。神的兒女應當與神同工,將這世代帶到它的盡頭。禱告是一個法子。

弟兄們,我們不應該是那些在這個時代作落伍的人,我們應該趕上這個呼召。我們應當彀得上這個呼召,我們必須要彀得上、趕上神在這個時代所命定的。神在這個時代的眾落伍者,就是要帶進、催促祂兒子得勝的得勝。想想看,到底是誰在這裏掌權。神在這末了的時代,是要把這黑暗的權勢袪除,是祂兒子的凱旋。我們如果不在這件事上與神同心,不注重神在現今所要注重的,我們就無論沒有辦法成功祂的定命。我們必須,神要得著一班與祂同行的人,與祂同工,將這時代帶領到一個結束的時候,將神的國度帶領進來。所以,禱告是使撒但的國度受虧損。

所以在要來的這些日子裏面,我們盼望聖徒們能彀拿起負擔禱告。當你們禱告的時候,想想我剛剛分享的,和我將要分享的就是這一段。這就是復興報卷一《世代的末了與國度》這裏。我們在這裏並不是一個組織,更不是一個運動。有些我們的朋友在已過年間,與我們有些對話。他們以為這個都是一樣的,他就稱我們成為一個運動。我們想改正他們,我們不是一個運動。已經有過許多的運動,新生鐸夫是一個運動,路德馬丁是一個運動,喀爾文是一個運動。所有的運動來之也去之。我們不相信我們是一個運動,我們相信我們不是在一個組織的裏面,我們乃是在主現今的行動裏。但這卻不能保證我們總是會在神的行動裏,但最少我們願意在祂的行動裏,我們願意繼續在神的行動中,直到祂來。神能使用我們,也能把我們擺在一邊,完全在於我們如何與神合作。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也就是在同一個題目上的,就是從《榮耀的召會》這本書來的。在《榮耀的召會》這舊版裏面並沒有這一章,但是之後有Sister Rademacher的筆記,還有魏光禧弟兄的筆記,我們就帶到另外一篇的信息。在同一個特會,「榮耀的召會」這個特會所釋放的,就是《得勝者與神時代的行動》。其實這是一段非常非常重要的說話,講到神經綸的行動。那同樣的,那照著剛剛第一段所讀的所說,在這裏需要有神時代的器皿。在祂能轉移時代,帶進下一個時代之前,必須要有時代的器皿。所以我為甚麼現在要講這些話呢?因為我想,我們的禱告需要被帶到一個非常高的地步,必須帶到一個層次,不僅是與世界,更是與有主再來的觀點為基準。我們要看見這要來的時代。其實我們在這裏傳福音是為著這個,我們實行神命定的路也是為著這個,這就是好使整個身體能彀興起,撒但的國度能彀被摔下去。我們的「聖經為美國」雷瑪出版社,我們在這裏所作的一切都是為著國度更進一步的擴展,也能彀更使撒但受虧損。一切都是為著這一個。

我從這章裏面讀一些話。每次神要有一個時代的行動,祂必須先得著祂的器皿。第三篇信息說,神需要興起一個軍隊纔能有所行動。那個軍隊不是一個大的軍隊,而是基甸的三百勇士,乃是得勝者。我再讀,我們是不是在這時代的末了呢?我們若是,國度就要開始。如果神時代的行動是近了,神就需要有一個憑藉或者一個……神的百姓卻是沒有看見,今天我們所活在世代的情況的嚴重性與緊迫性。現在他再講,啟示錄十二章,現在就是拯救的時候。現在就是在於這個,這與時代有關的。我們要怎麼作來能彀結束這個時代?我們怎麼能帶進下一個時代呢?這乃是一段特別的時間,所以因此需要有特別的基督徒來作特別的工作。所以我們在這裏,不是作一般基督徒的工作,或者你們有人以為我們是這一個。我們在這裏是帶著一個特別的託付,作一個特別的工作。今天神在等著男孩子,祂的眼目,請聽啊,祂已經離開召會,而是在,轉到國度身上。換句話說,主在這裏期盼,到了一個地步,祂的眼目已經注視到國度身上。當然這也就講到我剛剛所說的第一個聚會。所有這時代的行動,男孩子是最大的。因為他在那裏是能彀釋放神的權柄,捆綁撒但的權勢。我們乃是活在最蒙福的一段時間,能彀與神同工。這是在這一章裏所講到的。

第三段我想要讀給你們聽的,就是,也就是說我在要來的十分鐘所要分享的。我上週一在全時間訓練已經交通過了,那個題目就是「轉移時代的禱告」。甚麼是那能轉移時代的禱告呢?我要給你們在聖經裏有四個例子,講到轉移時代的禱告。第一個例子,我要給你們的,就是哈拿的禱告。你或許從來沒有想過,這是就著時代轉移有重大意義的一個禱告。乃是這樣的一個禱告就轉移了整個神百姓的歷史,從腐臭的歷史,我用這個辭,陳腐或者腐臭的歷史來轉移到國度的時代。我最近,在聖經裏所提到,在示羅,所以在這裏,猶太婦人都是去那裏要求得孩子的。但在這裏卻有一章,在倪柝聲弟兄的文集裏面,他講到哈拿的職事,也就是哈拿的職事。那這是甚麼職事呢?乃是一個禱告的職事,那就是受苦,受逼迫。然而這個禱告是要神能興起一個時代的器皿,那要轉移這個時代。所以這就是哈拿禱告的重要意義。

我要讀幾句話給你聽,哈拿的職事,是有個代價。因為代價必須要付出來,因為所有這些都是經過試驗與受苦的。哈拿所禱告的,乃是神要得著一班人,他能彀禱告並帶進祂的國度。哈拿的禱告乃是讓撒母耳能得以出生,我們的禱告應當是要帶下得勝者。「主耶穌,興起得勝者。」這是我們應該有的禱告。在你的,跪在膝蓋上,象哈拿一樣,在這裏禱告要興起得勝者。因著這個的禱告,我在這裏讀,就說,神就能彀找到一個人,能彀放下喫喝,並一切都擺下,她來到一個地步,她若是沒有一個兒子,就不能往前。她來到一個地步,她必須要得著一個兒子。在撒母耳記上一章的兒子,就是啟示錄十二章的男孩子,帶下這位君王與國度的一位。我讀過這個之後,我要再講,那就是第一個禱告改變時代的例子,從一個時代轉到另外一個時代。

另外一個例子,但以理。在第九章,大利烏王元年,但以理跪下代求的時候。他就從耶利米書看見這個時代要結束,有七十年在被擄的時候要歸回,時期滿足了。他就定義自己,所以但以理書第九章,就是他悔改尋求,為著神的百姓和為著這個地,尋求憐憫的時候。到了這章末了的時候,神就向這個禱告的人啟示舊約裏最偉大的預言,乃是關乎祂子民七十個七的這個預言,是關乎他本國之民和聖城和地的。到底大利烏元年,以色列百姓到了巴比倫六十八年了,乃是由大利烏所掌權的。大利烏掌權兩年了之後,然後他第一年被興起的時候,神的百姓回來了。但以理服事了數十年,在巴比倫的宮廷裏面,突然之間就看見整個世界的局勢改變,世界的權勢的轉變。他就跪下禱告。因為他看見這個時代要結束,他就為著這個時代的結束催促主。然後主,就講到這個但以理和獅子的事情,乃是在大利烏的這個時候。嫉妒,就是人說,人不可以禱告,就是要停止這樣的禱告。但是但以理正如他例常所行的,一天三次向著神的百姓,向著神的地,向著耶路撒冷禱告。我相信當他在這裏禱告的時候,是有一種迫切的感覺,這個時代要結束了。為此他就必須受獅子坑的苦。之後,當這個波斯王古列,這個兩年之後,再到第十章的時候,但以理十章,他在這裏又再次的禱告,古列這個王的那個時代,他禱告了二十一天,那個時候在天上有爭戰,天使米迦勒與波斯的魔軍爭戰。我在這裏,或許在這裏,為甚麼波斯國的魔軍要進來攔阻這件事?但我想,但以理乃是為著神百姓的前途禱告,波斯國的魔軍不願這事發生。但是所有這些都是給你們第二個例子,講到禱告能轉移時代的例子。你或許說我微不足道,甚麼都不是,我也一樣。但是這裏有一個囑咐,作為恢復的子民,我們需要拿起這樣的囑咐,要有轉移時代的禱告,帶進下一個時代。

第三個例子,使徒行傳,在綱要裏提到過。一百二十個人在樓房上禱告,放下家庭,放下宗教,放下背景,放下文化,放下一切。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感覺得到,他們聞得出有事要發生。他們就把自己交出來,禱告四十天之久。然後五旬節來到,這個時代也就轉變了。這就好象,其實你或許會說,當基督復活升天以後,祂有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都有了。天上的事情已經改變了,然而在地上,卻仍然還沒有改變。若五旬節象閃電一樣來到,就好象在基督的升天的時候。這個在這裏天上,所有的已經豫備好了,那基督說我豫備好了,所有地也都豫備好了,我現在要等在地上能彀足彀的電能彀被聚集的彀的時候,地上足彀的,在地上在天上,「轟」一下,這時代就改變了。我在這裏告訴你一件事,聖徒們,在天上已經足彀的電了,靜電,但是所需要是在地上有足彀的靜電。當這些事發生的時候,時代要轉變。使徒行傳餘下所說的都是講到禱告,我不會講到那個,進到那個。

但最後一個例子,在這個時代的末了,到底有甚麼能彀帶下這個時代的終結呢?乃是所有在這個第五印底下,祭壇底下那些殉道者的禱告,就是第五印那個祭壇殉道者的禱告。那個其實乃是第一批的得勝者,那是有所有的得勝者在啟示錄裏面所組成的。在這裏你有在祭壇下的殉道者,你有男孩子在十二章,你有十四章的初熟的果子,在十五章有在玻璃海上後期的得勝者,你還有十九章的新婦。所以這些都把他們加起來,就是所有得勝者的總和。但是這第一班乃是這些禱告的人。在地底下有如此禱告的豫備,在天上有二十四個長老,每一個都帶著一個碗,這個碗就是聖徒的禱告。所以在這裏,地底下有禱告,在天上有禱告,還有使徒約翰的禱告,說:「主啊,願你快來!」所有的這些禱告就要帶進這個時代的終結,與下個時代的來臨。

我忘記提到了這裏還有另外一個,就是撒迦利亞書十二章的禱告,猶太人的禱告。所以當施恩懇求的靈,懇求的靈要澆灌在神地上的百姓,神地上的百姓,神屬天的百姓。神在天上的禱告並且地底的禱告,所有這一些,這個禱告全部加在一起,就帶進這個時代的結束。這就是神呼召我們所要進入的禱告。我盼望我們能看見這個。

好,我們來翻到綱要。「在神工作獨一的水流裏禱告的召會」。提摩太前書的這段經文,提摩太前書二章。李弟兄剛來到這個國家的時候,他不是開始任何的工作,而是他卻是帶著極大的負擔。我們盼望這個能給我們眾人都有同樣的負擔。我們是對自己說,也對眾人說,我們都是一樣的,我們都需要一同進到這個禱告裏。

壹 「所以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祈求、禱告、代求、感謝;為君王和一切有權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十分敬虔莊重地過平靜安寧的生活。這在我們的救主神面前,是美好且蒙悅納的」——提前二1~3:

「第一」,請注意「第一」這個辭,這就是一切事情,在召會生活中一切事情的頭一件事,最重要的事,也就是禱告。在使徒行傳有三件主要的事使召會成為當時的召會,第一個就是話,禱告與靈。李弟兄十五年前過世,我非常感謝主,我們有主的話在我們這裏,我們若注重主的話象注重禱告,注意禱告象注重主的話一樣。如果,是不是我們禱告的柱子跟真理的柱子是一樣的強呢?如果我們禱告的柱子不是那麼強,我們那個那靈的柱子也不是那麼強。「第一」,這裏說首先的「第一」,這就是它要有最優先的次序,勝過行政甚至牧養,甚至比開展神的經綸更為先的,這是在提摩太前書一章裏所提到的,囑咐那些人不要教導不同的事,就是在神經綸之外的事。但是首先,這是第一,在這個之前的,甚至在這件事之前你需要禱告。我們必須把所有的信息轉成禱告;我們必須把所有的閑言轉成禱告;把所有的新聞消息我們讀到的轉成禱告;要把一切的都轉成禱告。當我們聽見聖徒有問題的時候,冷淡退後的時候要禱告;我們感覺要訪問聖徒的時候要禱告;當我們覺得我們需要作一些決定的時候先要禱告。不要批評,不要讚美,只要禱告。「第一」就是禱告。

為萬人祈求、禱告、代求、感謝。有些人讀了就說,「哦,我們需要為著總統禱告。」這裏不是說為總統禱告,乃是替,就是代替他們禱告,代替總統禱告。那換句話說這個總統應當禱告,但他禱告不彀,所以你是替他禱告,不是為他,是替他。而是你的要象總統應該禱告的來禱告。如果我是總統,我今天來到這裏,帶著所有這些的事情,這個我解決不了,那個也解決不了,國內的解決不了,國際的也解決不了。「哦,主啊!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成全,成就。」但是這個總統不禱告,所以你就必須替他禱告,為他禱告。這個意思就是,這不是說你為著他的健康禱告,可以選上下一期的總統。這不是說這就是你禱告他應該禱告的,他卻沒有禱告的你替他禱告。當我們在這裏,我們乃是代表他,我們是君王。在舊約裏面君王祭司是一個,這有君王職分也有祭司職分。但是當神的百姓遠離神的時候,他們只有君王職分,卻失去了祭司的職分。所以我們是甚麼呢?如果召會不在這裏,沒有人會為這些情況禱告。我相信是古先召會教父時期,圖利斯,你們在逼迫我們的時候,我們是你們的祭司。如果我們不為你們禱告,沒有人會為你們禱告。就著這一面的意義來說,我們比一切執政掌權的都高。因為我們乃是作為神的祭司代替君王,或代表君王,在這些高位的,在這裏禱告:「哦,願你的國降臨,你的旨意成就。」我們願意神的旨意能彀行在這些開放的國家,還是為著福音敞開的國家禱告,我們也需要禱告來捆綁不法的奧秘,就是那些國家是封閉的,那些國家裏是反對神旨意的,我們需要禱告要在這裏推翻在地上黑暗的權勢,無論是國內或國際的都是如此。

上一個週一,我手裏拿起一個報紙,在全時間訓練課程,我把報紙放在這裏,把聖經擺在一邊,我讀聖經,然後我就是在讀新聞,我讀新聞報紙,其實我就是在讀聖經。這就是世界的局勢,如何在這裏對應、回應聖經。當世界的君王、首領聚在開羅,聚在瑞典,講到該怎麼辦的時候,惟一能為著那個情形代求的人就是召會。有一個猶太的朋友,他住在這個希伯倫這個地方,在所有這些飛彈的時候,他就說,耶利米書三十六章六節,他說,耶和華要從遠處。你看吧,那個就是鐵。我就寫信,因為我在讀撒迦利亞書。撒迦利亞書二章五節說,我要向他成為一道火牆。我就寫信給這個猶太的朋友。這其實是真正的鐵的這個牆,能彀今天在這裏,耶路撒冷四圍的火牆,這裏真正的就是在這裏已經在我們眼前發生了。

所以要替君王和一切有權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過平靜安寧的生活。人又讀錯了,他們以為這裏說,經濟要改進,要有好的工作。平靜安寧的生活,是使你能彀在裏面追求主。外在一切再好,但是很可能使你不安寧不平靜,因為跟著財富帶來之的是不安與憂慮。所以我們所需要的是一個情形,是一個情形,使我們在裏面是平靜安寧的。你如果讀二章一節這裏的注,就說到,這裏不僅是指到外面的情形,更是裏面的心和靈都是平靜安寧的。要為這些年輕人禱告,讓他們的心都是平靜安寧的。那些沒有工作的,他們的心是平靜安寧的。要為那些在戰爭裏的人,他的心、靈是平靜安寧的,可以追求職事的話語,追求主。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禱告的。所以在以十分敬虔莊重的。有些人說,我們需要禱告這個戰爭停止。我沒有讀過很多的經節,但是聖經是告訴我們要停止戰爭,是不是?我們是為著外在的平安禱告,但是我沒有讀到那麼多。其實上,任何時候,白馬在那裏奔跑的時候,紅馬也是在這裏跑。無論哪里有戰爭,哪里有不穩定的情形,也就是傳福音的黃金時刻。外在的自由不一定是我們所需要禱告的,看看中國大陸所發生的事,看看福音是如何的傳揚。

我們需要禱告,我們就是我們自己的人能彀十分敬虔莊重的向神,並且對人對神都是這樣,這裏有一個神人的生活。這就是我們需要禱告的。這是我們基督徒生活一種博得人尊敬的可敬品格,向人彰顯神。為甚麼呢?因為我們的救主神祂願意萬人得救,並且完全認識真理。要萬人,就是所有的人,萬人就是所有的人,各式各樣的人。你在校園看得到他們,你看到社區旁邊都是,各處都看得到這些萬。你在高處看到他們,你看見他們在華盛頓首府,也看見在所有的地方,在貧民窟,在軍艦裏。所有這些人都需要甚麼?得救並且完全認識真理。

你聽過已過幾篇的信息,說到我們需要成為神旨意的回音室、迴響室。到底甚麼是神的旨意?這就是神的旨意了,神的旨意就是這個。我們的救主神「願意」,我們很多人不知道神的意願、旨意是甚麼,就是「要萬人得救,並且完全認識真理」。我們對這個是不是應該有一個回音室呢?我們的禱告就是要為著神的旨意。若是沒有我們的禱告,神的渴望就沒有辦法實行出來。

這裏說,這是在我們救主神面前是美好可悅納的,然後這就是講到一個榜樣,就是為著祂。這個意思就是說這裏是設了一個榜樣,因為這裏只有一位中保,這一個中保的工作就是替眾人作了贖價,為眾人作贖價,祂在這裏是為眾人作贖價。這裏同一個辭「為」就是同一個辭也就是「替」,「為」、「替」眾人作了贖價也就是這同一個辭。所以這個中保是站在神人中間在這裏為我們作贖價。我們為甚麼需要為他們禱告呢,因為這是他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啊?為甚麼呢?因為,因為,因為有一位中保,祂把自己替我們眾人作了贖價。這樣一個榜樣應該是我們眾人的榜樣,所以這個榜樣也就成為我們在這個時候所背負的見證。提摩太前書生命讀經第三篇,在這裏你要知道這是從哪里來的話,那篇信息的題目就是《為人得救的禱告,以完成神的願望》。《為人得救的禱告,以完成神的願望》,我們需要有禱告,有完成神的願望,就是要為人得救禱告。其中一處參考的經節就是撒母耳記上十二章二十三節,撒母耳是一個真正的祭司,替君王禱告,他是這麼說:若我不替你們禱告,我會永遠不停止替你們禱告,我永遠不會犯不禱告的罪。那就是我不替你們禱告就犯了不禱告的罪,我永遠不會放棄我的祭司職分,乃是為著君王來禱告。那幾處經節,他不僅囑咐長老們,也囑咐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要禱告。第一個是為著帶領的首領,第二個部分是為著所有的人禱告。

我們同工們必須要有負擔禱告,我們知道如果僅是我們禱告,聖徒們看見我們禱告就說:「哦,何等好,同工們在禱告啊。」但是這件事還是不行的。我盼望所有的聖徒都要禱告,在這裏沒有憤怒、沒有爭論。憤怒是與情緒有關,爭論與心思有關。停下我們的情感、情緒,停下我們的心思,因為這跟我們的這個有關的,我們這個人有關。所以我們需要禱告,不要在你的情感裏,不要在你的心思裏。停下所有的憤怒與爭論,反而要操練神所給我們的,應當與祂一同禱告,一同配合。

好,讓我們來讀綱要。

一 保羅說到神的經綸,並囑咐提摩太要為神的經綸打那美好的仗以後(一3~4、18),指明禱告的職事,是地方召會行政和牧養的先決條件。

二 今天在主的恢復裏要有正確召會生活的先決條件,乃是有禱告的生活;正確的召會是禱告的召會。

三 所有在主恢復裏的人都必須多多禱告,並抵擋不禱告的罪——撒上十二23。

撒母耳記上十二章二十三節我讀過,我也提過了。「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免得我得罪耶和華。」

四 召會中的長老必須接受保羅的囑咐,「第一」要禱告;在眾地方召會中領頭的人,必須有禱告的生活。

五 我們若操練自己有禱告的生活,召會就會活潑且拔高。

六 我們不該說這麼多,甚至不該作這麼多,而該更多禱告。

七 我們為一件事透徹禱告以後,纔可以為這事作決定,但不是單單憑我們自己,乃是與主是一併照著祂的引導。

八 代求,原文意,個人傾心吐意地親近神;即在神面前關心別人的事,為他們求益處。

那就是干涉、干預,這是甚麼?這一些都是軍事用辭。當你有一件任務,有一件事被攔阻了,攔截的時候,那就是有些東西進來,就打岔了你的行動。我們需要有對撒但的行動有軍事的攔阻,無論我們作甚麼都必須要有代求。因此這是一個干涉、一個攔截撒但的工作。這裏干涉他,攔阻他,還有干涉他。你知道禱告就象空中的轟炸,第一次先把所有這個指揮中心都炸掉,所有仇敵的中央通訊系統都被擊壞了,所有的你就設下攔阻,所有的雷達,所有的通訊都中止,都攪擾、干擾了。所有那些參與過這種禱告爭戰的人都知道我在說甚麼,每次你禱告,你就是干擾撒但的信號,干擾給年輕人的信號。有的時候兩三個人禱告的時候,跪下禱告的時候,你的靈受激動,就好象你在這裏發射一個轟炸機送出去了。一個弟兄禱告,「崩」一個,另外一個弟兄又禱告,「砰」一下,你就要把更多的炸彈,就是一直炸、炸,就一下的轟下去。有的時候你為聖徒禱告,你在這裏你很焦慮,沒有原因的時候,你就說這個聖徒為甚麼焦慮呢,沒有原因焦慮?這是仇敵。你說,「主啊,捆綁那個憂慮,捆綁那個憂慮。主啊,拿去那個憂慮。」你有沒有這樣的經歷呢?如果你沒有的話,你需要進到屬靈的爭戰裏,特別是我這種的禱告,是很難一個人作的,你必須有兩三個人在一起作。這就是為甚麼馬太福音十八章說,兩三個人就捆綁、兩三個人就釋放,然後天就釋放。哦,主耶穌啊!這是真實的代求。有人參與過爭戰的都知道,第一件事就是癱瘓仇敵,切掉補給線,然後攔阻、結集。我們的禱告需要達到這個地步。我們總是在這裏呻吟啊,所有的年輕人都到到世界上去了。是的,我也是這樣子認為。但是當我們禱告的時候,你所對付的不僅是對付搖滾樂,而是在搖滾樂後面的。

九 「最近,我的活動暫時受限制,使我能休息,並顧到我的健康。我聽見某些需要,就為這些需要禱告。可能主限制我,使我對禱告比工作更重要的這事實有深刻的印象。願我們都學習這功課:要有美好召會生活的路乃是禱告。這是要緊的。我們的談話若轉為禱告,我們所在地的召會就會變化」——提摩太前書生命讀經,三五頁。

十 我們該為萬人禱告,因為我們的救主神願意萬人得救,並且完全認識真理;神的願望需要我們的禱告使其實現——提前二4。

數學有這個表達,是足彀的,是必要的,就是不能沒有的。這裏是足彀的,必要的。這些足彀、必要的條件就是禱告。要神的旨意完全就是禱告,必要的。所以禱告為著實行神的願望是必要的。你說主耶穌,拯救萬人,主啊,拯救萬人。你在這裏迴響,回應神的渴望,主啊,拯救我所有我的鄰居,拯救這些貧窮,失落在校園的人,你就在這裏回應到神的心願。

十一 「我願男人無忿怒,無爭論,舉起虔聖的手,隨處禱告」——8節:

1 手象徵我們的所作所為:

a 因此,虔聖的手表徵虔聖的生活,就是虔誠屬於神,聖的生活;這樣聖的生活,能加強我們禱告的生活。

b 倘若我們的手不聖,我們的生活就不是聖而為著神的,我們的禱告就沒有支持的力量,在禱告中就沒有虔聖的手可以舉起。

2 忿怒與爭論殺死我們的禱告:

a 忿怒是出於我們的情感,爭論是出於我們的心思。

b 要有禱告的生活,並不住的禱告,我們的情感和心思就必須規律到正常的情況,受我們靈中那靈的管治。

貳 使徒行傳給我們看見,使徒們從來沒有不禱告而發起任何工作;每當他們想要作一件事,他們乃是藉著禱告停下自己,給神一條路進到他們裏面,充滿他們,並浸透他們全人——一13~14,二1~4、16~17上,四24~31,六4,十9~16,十二4~14,十三1~4,十六23~26,二二17~21:

第貳大點,第三大點,用使徒行傳作其背景。使徒行傳在這裏說到兩點,第一點,就是所有在使徒行傳的行動,都是與禱告有關,是由禱告發起。第一章,五旬節是由禱告發起的。第四章,地的震動是由禱告所發起的。六章,使徒們,他們要不僅要有堅定持續的禱告並盡話語的職事,不僅是話語的職事,換句話說,禱告是在第一,甚至比盡話語職事更重要。第十章,這外邦世界的門之所以敞開,乃是有兩面的禱告,一個給的那一面與接受的那一面。所以彼得和哥尼流兩個人都在禱告,這就興起了、發起了神在外邦人中間的行動。到了十二章,彼得在監裏,有一小批活力的禱告同伴在家裏禱告,也就是在馬利亞的家裏禱告,甚至在全耶路撒冷。所以這就是我們鼓勵你們所有人聽過這些信息之後,能彀回到形成有活力同伴的小組。那就是第一步,就是要形成活力排,就是要找到同伴,並且有彀多透徹的認罪,藉著彀多和透徹的禱告。那個就使彼得在監裏被釋放出來。到了使徒行傳十三章,神的行動到那些外地的發起,是從安提阿那五個人的禱告開始。到了第十六章,這個腓立比的這個監獄的門是藉著聖徒的禱告打開了。到了二十二章,當保羅來到殿裏,在耶路撒冷禱告的時候,他就接受了這一個差遣、託付,要向萬民萬邦作見證,要到遠處,要把福音傳到各地,遠遠地差到外邦人那裏去。

所以這就是聖經所給我們的榜樣。這裏並不給我們一個行程表,節目表,不給我們一個是組織,不是給我們一個預算,也不給我們一個行程的例子,行事例,乃是給我們看見,人乃是藉著禱告來讓神的行動得以發起。

一 我們在天上的神需要人在地上與祂合作,以完成祂的計畫;主復活並升天之後,那一百二十個門徒有「樓房上的奉獻」,藉著同心合意堅定持續的禱告,應付神的需要——一13~14,參啟三18。

他們已經在海邊有過了奉獻,都得救了。現今他們還需要一個更高一個層次的奉獻,為著神的行動,不僅是為著神的救恩。所以以色列的百姓,他們是從埃及得救,這裏有為著頭生的那個救贖的銀子,那是為著救贖,那是為著神的行動。還是需要另外一個需要,那就是要付就是這個銀子,贖價的銀子。所以許多人從埃及裏出來了,但是並不是有那麼多人加入軍隊。有許多人有在海邊的奉獻,但卻不太多人,只有一百二十人有樓房上的奉獻。在這裏所需要的,為著能彀有時代改變的這個禱告,就是需要有樓房上的奉獻。

二 使徒行傳給我們看見,我們與神同工建造召會乃是屬靈的爭戰,並且禱告乃是完成神工作的秘訣——四24~31,詩二1~2,弗六10~20。

三 我們在主面前所發出的禱告,必須反對並抵擋「相反的禱告」;這些相反的禱告特別針對著召會,和我們所作為著建造召會的工作——約十七15,太六13,參詩三一20。

但以理十章,當他在自己分別出二十一天的禱告,還有另外一個反對的行動在進行,就是在空中。那就是,所以相反的禱告,那也就是不僅是相反的禱告,是相反的一些行動。要作反對這樣的禱告。李弟兄在一九八六年,在長老訓練的時候,在其中他生病,在這一次,我們這一次有這樣的特會,弟兄就開始生病。李弟兄說,主就提醒我,我們需要禱告。然後他就請求所有的長老們禁食,然後他又繼續說到神命定之路的說話。

參 使徒行傳這卷書沒有結束,因為這卷書記載神工作獨一的水流,生命的水流,這生命的水流仍在湧流,從未停止——啟二二1、3,約五17,太二五21:

李隆輝弟兄提到的很好的一件事,就是從耶路撒冷一直到地的四處,有一道水流,在我們的歷史裏面,也是在這裏流,這道流乃是神聖的水流,我回到開始的時候我所說的,弟兄們,我們不應該有任何的感覺說,我們乃是在任何的這個運動裏,或任何的組織裏面。只要你是在神的行動裏,只要你在與主之間有個活力的關係,你就是在這個裏面。如果你不是在就是不在,個人來說是事實,團體來說也是這一件事。神能彀使用我們,神也能彀不用我們。

倪弟兄在他恢復職事的信息裏面,他說到,三十年來,如果我們不忠信的話,主能彀興起另外一代的人。但是神或許會浪費三十年,但不要說,神總是會用我,只要你與祂是一,神就會用你。但是如果我們不與祂是一,然後呢?神可能會到另外一班子民去。是的,神的行動是永不停止的,這一道流,這一道水流是永遠不會停止的,也不會回頭的。不要回頭看,沒有甚麼好回頭看的。愛爾登是很好,上海是好的,復興是很好的,但是這個水流從來不會回頭。你沒有看見這個水流是走回頭路的,總是往前流的。如果是這停止,它就會繞道而行。如果停在你身上,主就會興起別人。

倪弟兄說,如果主要一生裏面用我們一次作為踏腳石的話,我們一生就值了,值得了。我盼望我們主能彀一次,再一次地使用我們,但是這裏沒有任何的地步,地位,讓我們有自己的野心,讓我們驕傲。請聽,因為這是神聖的水流,這是大而可畏的,是可畏的。這是流的,湧流的,不管是怎麼樣,祂就是在這裏流。讓我們為著神的憐憫禱告,我一直在這裏求神的憐憫。主啊,保守我在這道流中,保守我在這道水流裏。有人曾在這水流裏,有人也曾不在這水流裏,有人曾在水流裏又出去了。我們都需要禱告,主啊,保守我,在這現今,構上時代的水流裏,直到我見你為止。我不知道我甚麼時候要見你的面,但是當我見你的時候,願我仍在這道水流裏。我需要這樣個人的禱告,我們都需要團體地這樣禱告。沒有甚麼事,在神每件事都可以不用的,你如果不是為著神的話,神是可以不用你。

我就讀幾段信息給你。在倪弟兄這個恢復職事的信息裏面,他就說到,我們在面對一個十字路口,我們可能會改變,那下一代如何往前,完全是在於這個時代是如何回應神的呼召。這個題目就是那「聖靈的水流」,那就是這裏所說的。一九五〇年五月,一九五〇年五月所說的。那之後,倪柝聲弟兄再也沒有公開地說話了,所以這書已經被封閉了。之後呢?三十年之後,就是他那一代的人,在中國大陸都失落了,就好象這裏所說的。

在一九八〇年,再三十年,另外一代又進來了。我非常感謝主,這另外一代進來了。但時日飛逝,時日過得這麼快,從那個時候到現在又三十年了。我要對那一代說,你們經過了三十年,但是要來的三十年要發生甚麼事,這是非常的關鍵,但是我最好讀給你們聽:

「有一個水流,我們在神面前稱它作‘聖靈的水流。’神在每一個時代,叫這一個水流沒有斷,是一直有、一直進步的。聖靈的水流,今天在召會裏是進步的。」

「在這裏,有一個基本的原則:就是你作神在那一個時代所要作的,就得著聖靈的水流。如果你一直保守你的已往,要神來作你所重視的,你所希望的,就得不著聖靈的水流。」

是的,復興是好的,是的,煙臺是好的,你如果只是持守那個就過去了。是,臺北很好,在五〇年代很好。如果你再只是守住那個就過去了。是的,愛爾登會所是好的,但是如果你守住那個就是會過去的。你想要抓住這道流,你就會失去流,我們在這裏不是抓住這流,而是跟隨這道流。對你、我來說,都是事實。

「在十六世紀作路德馬丁是對的;在一九五○年只作路德馬丁就不彀。在中世紀作蓋恩是對的;在一九五○年只作蓋恩就不彀。在十八世紀作衛斯理是對的;在一九五○年只作衛斯理就不彀。在一八二八年作達秘是對的;在一九五○年只作達秘就不彀。因為神是一直往前去的。因為每一個工具,都是為著召會各盡其職。聖靈在召會中的水流,是一直朝前去的。」

「在這裏,有許多人,有一個基本的缺點,就是不認識聖靈在召會中的水流。召會中有許多的偉人,有許多屬靈的東西,我們今天是承受他們的遺產。象路德馬丁,象蓋恩,象達秘,象羅伯斯,象賓路易,都有屬靈的遺產給我們。這是我們不能感激得彀,不能讚美得彀的。但是,在今天,你就是成功作一個路德馬丁,你就是成功作一個蓋恩,作一個達秘,作一個羅伯斯,作一個賓路易,你還是一個失敗的人。因為你根本沒有看見中心的聖靈的水流。」

「每一個時代,是掛在一個水流上的。你必須承認,聖經從創世記起,一直到啟示錄,是一直進步的。神是一個時代過一個時代,逐漸的啟示出來,一直進步的啟示出來。」

李弟兄說,讓我們向前行吧,向前行吧,航行吧。弟兄們,不要停下來,向前去。因為這一道流永不停止。鐘,時間永遠不會停止,這道流,已經來到尼加拉瀑布,已經聽見那轟轟的水聲了。還沒看見,但是已經看見所有的這些水氣上升。不管你要不要與祂一同往前,還是不與祂一同往前,不是在於我。是的,實在是在於我,到底我願不願意合作。這也是在於你。但是我們沒有一個人,沒有說老資格,或者說這個,這個年輕了。不是說你到了某一個關,你就得救了。你在流中,就是在流中,你不在流中,又不管你是多老資格,神很可能把你擺在一邊。

每一個時代都是在於一個流。我們必須承認,在聖經裏,從創世記到啟示錄,乃是一個往前的一條路,神甚至逐漸逐漸,在每個時代往前。使徒行傳是一卷往前的書。我們來到第八章的時候就不能回到第二章。主已經往前到了撒瑪利亞,如果我們回到耶路撒冷,我們怎麼可能到地極呢?主在哪里就有這個路。所以聖靈要到羅馬,聖靈要到地極。到撒瑪利亞是第一步,同時,這也是一個豫備能彀到地極。在外邦人中間產生,使徒是一個對的事。在耶路撒冷出去之後,如果還要留在耶路撒冷,就是錯的。所以外邦的使徒繼續往前,直到他們來到羅馬。

我最近在這裏,有一個弟兄過世,他在主的恢復裏面,自從開始的時候,就是一個回憶錄。他是兒童聚會的第一個聚會,他是第一處召會,在主恢復的那個職事。他就形容召會生活當時在上海是何等的美好。那真是神當時的行動,但是猜猜甚麼,怎麼樣?神往前了,神就象在耶路撒冷所作的,之後,神就從耶路撒冷往前,再也不回頭看,這個就繼續往前了。然後往前到羅馬,羅馬就成一個非常很可怕,很可怕的人為組織。然後神就往前了,神永不回頭看,我告訴你,神永不回頭看,祂只是繼續往前。

有人問我,李弟兄住在那個房子裏,從一九七六年,一直到一九九七年過世,九六年,大概二十年的時間。那是一生之久,住得最久的一個房子,留在最久的一個地方召會。那這是我說的是甚麼呢?這裏有一個主的僕人,他是持續不斷地在這裏行動,他不斷地往前,不斷地往前。他從中國到臺灣,從臺灣到美國。你知道頭幾年我看看他的日記,他是兩週就訪問八個地方,兩週就找七個地方,跟另外一個弟兄住在一起。兩個人住一個,在隔樓上那個房子一個床上。要省錢,不是飛到西雅圖,而是開車去西雅圖,這裏有一個弟兄總是在這裏行動的,往前的。

跟隨那靈,所以在這裏只有一個基本的思想,就是關乎希伯來書,那就是往前,不要往前,不要回頭看,必須要有進展,有進步。所以這一個聖靈的水流總是往前的。既然聖靈的水流是往前的,那在耶路撒冷所作的就不彀應付在羅馬的需要。所以在撒瑪利亞所作的,為著今天是不彀的,所在這裏所作的進展,乃是與整個屬靈的水流有關。神讓提多毀壞耶路撒冷,因為祂只能允許那一個新耶路撒冷的存在,就是在天上的耶路撒冷。在召會,在地上這個建立以後,祂就毀滅了那耶路撒冷。在召會歷史裏的兩千年裏面,我的弟兄們,聖靈的流是不斷地持續往前,到使徒行傳二十八章,聖靈仍然往前,從來沒有停止。使徒雖然是沒有停止的,我們如果沒有結束,如果我們覺得聖靈已經離開了召會,其實在每一個時代,神總是要興起一些人,在每一個時代裏,召會總是在那裏持續往前,從一代到一代總是持續不斷地往前,持續不斷地進展前進一直到今天。

請聽,如果主不能彀藉著我們得著路,祂會揀選另外一塊石頭作祂的踏腳石。如果神不能藉著我們釋放,我們就會受最大的苦。聖靈的印記目前在某個地方,但是十年之後會在哪里?我們卻不知道,這就是我們為甚麼迫切的要禱告。每一天聖靈都是在這裏越過人,把人放在一邊,甚至一批一批的撇在一邊,有的時候人好象失去了他的用處。所以我們必須要在聖靈的水流裏。如果聖靈不能彀完成,藉著我們身上完成一些事,祂必須在這裏有一個新的開始,在別人身上有新的開始。這是何等嚴肅的一件事。現在是我們拿起這條路了。

好,剛剛在倪弟兄這裏所說的上下文來看,這個時代已經要來到一個結束。我是一九五〇年那一個時代的背景。還有另外一個時代要進來,那個時候有個真正迫切的感覺。乃是在那些日子裏,倪弟兄說,神所要作的就是要整個身體要,全身體要興起來盡功用,所有的肢體都必須要盡功用。這就是最終的恢復,當整個身體,全身體興起來事奉的時候。有人說,李弟兄有一些新的想法啦。一九八〇年代,他就實行神命定的路。我告訴你,他其實乃是實行倪柝聲弟兄想要作的,那就要把整個身體在一個活的方式裏盡功用。這就是倪柝聲弟兄想要作的。那倪弟兄說,如果我們不興起來,另外一代人要興起來,那就會要取代我們。

現今就是時候了,我們要身體全體的事奉,每一件事都應該是為著福音的傳揚奉獻。我們上學是為著福音的傳揚,我們工作是為著福音的推廣。所以就著這一方面來說,在這裏全時間跟不全時間是沒有不同的。我是非常非常喜樂,感謝主,主在這裏興起許多的全時間。但是請聽,神要我們所有的人,我們所有的人。如果主的恢復只是倚靠少數的全時間,我們又是回到基督教去了。我們必須達到一個地步,整個身體是在配搭服事。在這個時期裏,一切都是為著福音。當整個召會在這裏服事,主的再來就必近了。那個時候,我們不僅要有這個教導要被釋放,聖靈也同時得著釋放。召會之所以行動,因為是聖靈先行動。當聖靈在這裏行動,我們總是要說,對這個行動說,阿們!

我只是在讀好幾處。那我想,你們就抓到這個重點了,到底這個重點是甚麼。這個點就是我們最好興起來,在聖靈的水流裏。這裏是沒有保證的。在前面我們要學習如何作一個標準的基督徒,在這裏就是我們所有今天基督教所產生的都不是標準的基督徒。一半的奉獻,一半的奉獻,一半的得救,一半的長大,這是不彀上的標準。不像是在使徒行傳裏所有的,我們必須要產生使徒行傳二章的基督徒。所以我們的下一代能彀成為全新一代的基督徒,不是基督教的基督徒。如果我們不是絕對的,請聽,在二十三十年之間,神就會興那些絕對的人。不管神會不會在這個時代找著路,乃是在於在這個時代,在這一代的人中間,有沒有絕對奉獻的人,就是在樓房上的奉獻。主的恢復到了我們身上,或許在我們身上有盼望,也可能有突破。這就是我們有負擔要禱告的。

我們很喜樂,是的,我們是非常的喜樂,主在祂的恢復裏所作的,但是我們不願意祂停在這裏。我們不願意只是兩代就停了,你,不是停在你們身上啊。主需要有突破,在每一個時代都要有突破。不要說我的父親是這樣子,我前一代的人是這個那個。我們有一個非常美好的期待,不是總統,而是殉道者,被殺的,被監禁的,今天還在監禁,這就是我們榮耀的過去,這就是我們的傳承。有一天,我現在在讀,我們都會過去,另外一代人要興起來。下一代,被帶進來的必須有三五個的服事者而是,必須是有全召會事奉。那就是當世界要看見召會在地上作新事的時候了。如果所有的弟兄姊妹把他自己交出來,下一代就不需要有今天所分享的話。到那個時候,只要人一得救,他會自動的把自己交出來,並且奉獻自己。

這是主恢復的職事裏所說的話,是非常非常重要,重的一個負擔,這是歷史的一部分。是的,我們講到歷史。當摩西在這裏寫申命記的時候,有很重很重的負擔,乃是因著他們所犯的錯誤。我們不是為著研讀歷史而讀歷史。我們的讀歷史,我等一下要放的那段李弟兄的錄影,李弟兄一九八一年的說話,他稱那一系列《歷史與啟示》。我們是藉著歷史得著啟示。換句話說,藉著學習人,甚麼在流中不在流中,我們就學到了。也就藉著學習,我們就得著了啟示。我盼望我們能學到功課,也盼望我們下一代也能學到功課。曾有一代死在曠野,主又興起另外一代。我知道我的時間很快的要到了,但是我盼望倪弟兄是之所以有負擔的,我在這裏想要傳達的,能彀傳達的,給我們看見,我們如何需要禱告的那個負擔的沉重性和嚴肅性。

一 聖經啟示湧流的三一神—父是生命源,子是生命泉,靈是生命河—耶二13,詩三六9上,約四14,七37~39。

二 這湧流的源頭是神和羔羊的寶座—啟二二1。

三 在聖經裡只有一個湧流,只有一道神聖的水流,就是主工作獨一的水流—林前十五58,十六10,三12,參創二10~14。
林前十五章、十六章都講到主的工作。是的,當你在流中,你就不在自己的工作裡,乃是在主的工作裡。
 
四 使徒行傳啟示,在主的行動裡,只有一道水流,我們需要保守自己在這一道水流中—參十五35~41:
 
1 神聖生命的湧流從五旬節那天開始,歷經所有世代,一直湧流到今天,乃是惟一的水流。
我們都是滿了感謝,主把我們的帶進到祂的恢復裡。我不知道主用了我們有多少,像倪柝聲弟兄說,甚至只是在你身上點一下,作為踏腳石,你這一輩子就值得了。就比那些許多的金銀、許多的地位都高。但是,但是我們不能停在這裡,我們不能停在這裡,我們必須要往前,因為這道水流是一直不斷地往前。你知道這流乃是流,流到主再來。最近當我在以色列的時候,那些有人挖掘一些大衛的城,那些已經在那裡埋了三千年,把掃羅的城埋在那裡幾千年,所羅門的宮殿幾乎就好像整本聖經開始又冉冉再升,好像立體起來了,好像一切事情都已經預備好為著主的再來了,一切好像都已經預備好了。然後當鐘響起,十二點鐘,「彭」一切都恢復了。你相信嗎?你信這件事要發生嗎?正在發生啊,這就是,辛德瑞拉還過來,不是要她回到南瓜馬車,而是要回到那個最起初,最終的。那個全訓的,我告訴你,所有的事情都要發生,這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這樣子。
我告訴你鍾要在十二點鐘響起的時候,奇妙的事情要發生,「彭」,國度要來到。你信嗎?你信嗎?但是讓我們進到流裡,讓我們在流中。我不知道那個時刻要什麼時候來到,或許五十年,或許三十年,又或許是十年,我不是要進到那個方面,但是我知道是很快了。也讓我們禱告,能夠轉移時代的禱告,禱告能帶進國度的禱告。這個要盡快的讓撒但失去他的地位。主耶穌,願你快來!阿們。
使徒行傳啟示,在主的行動裡,只有一道水流,我們需要保守自己在這一道水流中。
神聖生命的湧流從五旬節那天開始,歷經所有世代,一直湧流到今天,乃是惟一的水流。
 
2 召會的歷史給我們看見,歷世歷代以來,一直只有一道聖靈的水流;許多人為主作工,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在那一道水流中。
 
3 在聖靈的湧流裡工作不是重擔,而是安息;當活在我們裡面那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神,作為那靈來作這工、背負這擔子時,這工就變得容易,擔子也變得輕省—太十一28~30,腓三3,羅一9,林前十五10。
 
4 我們必須藉著讓我們裡面的主—內在的流—居首位,來維持我們裡面的水流—結四七1,西一18下。
 
5 我們今天必須作的,乃是跟隨聖靈工作的湧流、水流;無論我們作什麼,都必須不是照著我們天然的思想,乃是照著祂的湧流—詩歌六五首:
這是和受恩姊妹所寫的詩歌,六百五十首。
a 「不是我們隨意走,乃是隨主的引領;那裡活水方湧流,那裡心中方光明」—第一節。
你知道什麼是水流職事站?之前是水流職事站是什麼呢?乃是說水流出版社。為什麼李弟兄稱之為水流出版社呢?因為在這裡的確有個想法,李弟兄他乃是在這一道水流中,他乃是在這一道水流的裡面,這不是一個工作,這不是一個組織,而是流,水流,是一個活的流。只要我們在這聖靈的水流裡面,我們也就是在這道水流裡面。你如果不在,也就沒有保證。因為道水流不是看你,乃是你要跟著水流的。人說,水流職事站是總部。這裡沒有總部。總部不是耶路撒冷,總部不是羅馬,總部不是上海,總部不是台北,總部是這一道水流,要進入這水流裡。
b 「不是自擇的工作,就能博得祂嘉許;乃是完成祂委託,才可領受祂稱譽」—第二節。
c 「我們如此向己死,與祂一同活天上,如此奉獻而服事,祂將自己作恩賞」—第五節。
哦,主耶穌,我把自己交給這道流,我們都願意把自己交給這道水流,我們願意是那些把你帶回來的人。我們不願意是那些阻礙水流的人,甚至我們更不願意成為那些被撇在一邊的人,或者離開這道水流的人。主耶穌啊,我們願意成為剛強的軍隊,我們願意成為這些奉獻的人。主啊,我們願意成為那些禱告時代禱告的人。我們願意成為那些對著,擊敗撒但,把撒但摔下來,有分於這件事的人。我們為著下一代的人禱告,好使他們能進到美地,好使他們能成為絕對的基督徒。我們的禱告是讓整個身體能夠興起來,讓整個身體能夠盡功用。讓福音能夠被傳揚,傳到所有居人之地,向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就要來到。我們為著這條龍被摔下來禱告,從天上要被摔下來。我們也為著產生男孩子禱告。阿們!主給我們這些日子的禱告。
余潔麟弟兄交通:
這個交通要繼續。我要播放李弟兄的錄像帶,他如何在這裡形容那個禱告,那二十一天的禱告。之後有幾位弟兄們要有分享,然後我們聚會就會結束。我告訴你這個錄影帶是什麼,是李弟兄在一九八一年,他在我們主恢復六十年的申命記,講到召會的歷史。或許你們年輕人不知道主的恢復這一道水流已經九十年了。頭三分之二的時間,李弟兄釋放了二十八篇的信息講到這個。然後這個分享乃是從那一系列的分享來的,是中文,還沒有翻成英文。所以你們要聽到這裡有一個翻譯,這個也有。在這裡形容到主的行動是如何開始的,這是歷史的一部分,也是要讓我們知道今天應該如何往前。
李弟兄在一九八一年《歷史與啟示》之召會歷史中,回述主恢復在美國的開始:
在洛杉磯那裡就開始聚會。一九六二年五月中,等到秋天,我剛剛說了,我就定規了,要留在美國。所以到十二月初,我就到了洛杉磯了。到洛杉磯的時候,他們已經有了擘餅聚會,已經站在立場上。他們就定規了,十二月末了七天有特會。前面三週二十一天呢,他們都出去做工了,只有我們三個人,八點到十二點,跪在主的面前,為著主的恢復在美國,有確定的禱告。我可以這樣作見證,我一生事奉主啊,禱告得答應的那麼確定,很少像那個時候那樣的禱告。以後沒有多久,因著我們那樣的禱告,主要把祂的恢復在美國開展。我們知道啊,這不容易打進去。我們求主啊,帶人來。以後呢,很快就看見,主啊,實在成全這樣的禱告。那麼到了十二月二十一號,就開始有十天的聚會,在張宜綸弟兄的家裡。這在初開始的時候,大概多半還是中國的弟兄姊妹們,就是從舊金山下來了,Sacramento,也下來了,我們這一下子,就有七八十位,就開始了。那麼再過幾天呢,西國人就多了。他們西國人呢,先聽到信息,就去帶進更多的西國人。這樣啊,越來越多,越來越多。那麼過了十天的特會啊,馬上他們西國人哪,這個也請我,那個也請我。那麼這樣子啊,我就到外面去訪問了。所以這樣啊,在美國的那個恢復的工作啊,正式開始了。那麼這個時候就到了一九六三年一月了。從一九六三一月,我就開始去美國各地訪問了。不光去加州的南部,洛杉磯一帶,還到外州去,一處一處的去。總是到這一處,那麼這一處就開了另一處的門;到另一處去,另一處就開了再一處的門。
有個問題:李弟兄啊,好不好把那三周的禱告啊,多說一點?
啊,這個很簡單麼,禱告就是禱告。關乎禱告的事啊,首先的一個條件,就是你要有負擔,不需要逼的,就是有負擔,真是有負擔。這個你們都懂得。你有負擔的時候,禱告的話就來了,禱告就倒出來了。你不需要去編禱告文,你也不要去想一段禱告的話,都不必了。你這個負擔就出來了。我們三個人哪,大部分是輪流禱告。轉這樣一周,第一個禱告,第二個禱告,第三個禱告,然後第一個禱告。有的時候倒過來,倒來倒去,三、二、一。有的時候也是這樣,是一直禱告的。實在是如此,沒有多少的談話,就是禱告。重點啊,就是要主啊,在美國開展祂的恢復。要主啊,帶進合適的人來,帶進有用的人來。我啊,以後啊,在那一、二年之內,特別是頭幾個月,我出去訪問的時候啊,我真是看見主確定的答覆,就是帶我到合適的地方去,也就把合適的人帶來。那麼現在呢,在美國啊,各處這個負責弟兄,帶頭的啊,都是那個時候帶進來的這一班人,實實在在是合適的人,實實在在有用的人。你要再叫我說,我就不知道怎麼說法了。這就是禱告嘛。還有什麼問嗎?
另外一個問題:那沒有負擔,就不禱告了?
沒有負擔不禱告不對。沒有負擔哪,要求憐憫。你要向主啊,呼求憐憫。主啊,憐憫我,憐憫我,憐憫我,為什麼我愛你,我沒有負擔禱告呢?為什麼我事奉你,我沒有負擔禱告呢?就好像為什麼我一個人活著不喘氣呢?活著不喘氣,那不是要喊天,要喊天呼地嗎?是不是呢?是不是?要主憐憫你,你能呼吸啊,你能喘氣啊,是不是?這是對的,實在是如此。
美國那個恢復的工作,正式的開始,是在一九六二年,我還沒去以先,他們有許多的禱告。我也告訴你們,他們的晨更哪,是從早晨六點到七點。很多那些開頭的人哪,都來禱告,Jim Risky啊,他住得很遠啊,在Pasadena,開車半小時,在早晨車不多的時候,要半小時。他每天早上五點半他要上車,六點哪,要到張宜綸弟兄的家,一同晨更一個鐘頭。那是美國主恢復的開始,開始在禱告上。開始在禱告上。所以我在那裡一開口講道啊,我就覺得靈釋放。因此,那些道啊,都是講到靈上。開始於禱告,講到靈上。開頭實在是活,人數不太多,但是活,滿了靈。那個話語啊,道啊,都是新鮮的很。是這樣。那麼因此呢,我們大家都很多禱告,很多禱告。天天早晨晨更,天天晨更,大家來在一起,就是禱告。那實在是一個正確的開始。
Jim Risky弟兄見證:
讚美主,我們今天都在這裡,作為主恢復的一部分。李弟兄來到洛杉磯是一九五八年五月。然後一九六年十二月開始,在第二、第三次之間,我們就開始,在五月十七日,一九六二年,就開始聚會。到了第三次,我們作為洛杉磯召會開始聚會,就是一九六二年七月份,李弟兄再來。我們乃是在張宜綸弟兄的家裡聚集。張宜綸弟兄和他的妻子是一九五九年七月份來到那裡。他和他的妻子來到之後不久,我們就開始在他的家裡聚會。他住在二十三街。很有意義的。所以這些數字號碼都是對上,這的確是一個祝福,因為我們都能聚集在那裡。就像李弟兄說,我們每天早晨都聚在一起,我們少數幾個人,從六點鐘到七點鐘,週一到週五。週六我們比六點稍微晚一點,但是我們還是聚在一起。每一次我們聚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就是來在一起禱告。甚至在特會的期間,我們還是聚在一起禱告,就是早上六點半禱告。李弟兄說,有些弟兄們,我們那段時間稱為晨更的時間之後,又禱告。有些弟兄,包括張弟兄,我們都需要去上班。但是那些弟兄們,跪在膝上禱告,從八點禱告到十二點。甚至在那段時間,我們和李弟兄,我們有晨更,李弟兄和他們繼續有禱告之後,晚上在七點半,包括主日,我們都是早上十點和七點半晚上,都在一起禱告。感謝主,弟兄們把我們自己交給禱告,我在這裡是因為有兩個人的禱告才來在這裡,就是我親愛的母親為著她三個兒子禱告,我是這孩子們中間最年輕的。但是我的母親跪在地上為我們孩子們禱告,主答應了她的禱告,就把我帶進到主的救恩裡,我得救了。我要再說,主也保守我到主的恢復裡一直到今天,乃是因著李弟兄和這些弟兄們的禱告。
在那段時間之後,二十一天之後的禱告,我們就開始了「包羅萬有的基督」的特會,那也在張宜綸弟兄的家裡面。我和他不是住在一個大房子裡面,他不住在一個華廈裡面。這個客廳是很中等的一個客廳,那還有一個飯廳。我要說,能坐的地方,包括樓梯,到二樓的樓梯都坐滿了,都有人坐。有多少人在那裡呢?我不太清楚。但是,這裡有一個照片是那個時候所照的,不知道你們能看不看得清楚,這就是五十一個大人和十二個孩子在這個照片裡。我再說,這不包括所有當時在特會的人。那是「包羅萬有的基督」的特會。當然張弟兄不在,Benita Tan姊妹是不是在那裡?她在特會,但是卻沒有在照片裡。所以最少這裡有五十一個大人以上,有多少更多的我很難講。但這的確就是主把我們召聚在一起為著那一段美妙、奇妙的時間。李弟兄當時釋放特會的話語,有十六篇的信息是在這本書《包羅萬有的基督》這本書裡,真是太美妙的時間。哦,何等的亮光被傾倒出來。我在這裡不是要說什麼,但是我說我去過四年的神學院,我要說我從神學院所接受的,根本沒有辦法與李弟兄所給我們在《包羅萬有的基督》這個職事裡所給的,所釋放的。還有所有在別處,別的時間,李弟兄釋放的信息比我四年的神學院都多。
我要這麼說,甚至在這個特會的期間,我們每天早晨六點半就來在一起,李弟兄在這個特會之外說的是什麼呢?就是「禱告與主的行動」。我們聚在一起好幾個早晨,就講到我們需要禱告,需要為著主的行動禱告。對今天來講真是應時。他同時也講到基督的奧秘,使徒們的禱告,基督復活的大能。我再說,這都是在這早晨六點半的時間,除了他在早晨和晚上的特會所釋放的信息之外所說的。我相信我們來到一起,第一篇信息是早晨十點,第二篇信息晚上七點半。很有意義的就是最後一天,十二月三十一日,這一年的最末了的一天,他也就六點半就說到使徒們的禱告,還有許多的事都是他在那天提到了。我沒有感覺這是說是關乎「包羅萬有的基督」,或者是這個特會之後的,但是無論如何我們早晨是從禱告開始,十點鐘的時候,這就是他的題目,「神的時期與世界的局勢」。下午三點他就講到這一個信息,我們對主的說話該有如何的回應。然後到了傍晚七點鐘,他就說到我們需要有個新的開始。他說到,在創世記八章十九節,十八章十三節開始,挪亞從方舟裡出來,使徒行傳在這第一個月的第一個日子,就是在出埃及記裡面那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帳幕被立起來的時候。出埃及記七章九節,他們從巴比倫回到耶路撒冷的時候,那是一個新的開始。歷代志下二十九章三節和十七節,所有,這個帳幕奉獻給主,門在這裡打開,的確這是一個新的開始。以西結書四十章五到十八節,在第一個月的第一天,聖所被潔淨,然後主就開始了一些新的東西,這是一個新的開始。讚美主所作的!
我還沒有說當李弟兄剛剛來到洛杉磯的時候,要在這裡不僅是訪問,而是一九六二年十月三十號,他第一次正式來的時候,他就說到「奉獻」這件事。
腓利本生:
昨天下午我們跟弟兄們聚在一起,在聽過李弟兄分享之後,我也見證了我的情形。我是一九六四年十二月進來的,但是我相信,我真是全心相信今天我們之能夠所以在這裡,乃是因著李弟兄所說到的那個禱告。我願意告訴你這個故事。在這之前,我要說一點關於到Jim。一九六四年我遇到他,在當時我還沒有結婚,他和我的妻子,當時還沒結婚,我們在一起接觸了三年半左右。我們一起來參加第一次的訓練,當時Dick Bright弟兄也在那裡,我不知道Dick你是不是大概是連續兩次或三次的暑假我們都來參加訓練,他們有八個小孩,我和我的妻子就帶到他們的家裡。當我來到洛杉磯的時候,Jim Risky弟兄和他的妻子,我不記得了,或許還有另外一段時間,我們也聚在一起。你和你的妻子請我和我的妻子一起吃飯,我相信那一個時間你,李弟兄也是在你那裡,或許是另外一起吃飯的時候。Jim那個時候不僅是在禱告,他乃是在這裡牧養所有的新人,我當時是一個新人。我那時候還沒有進到主的恢復裡,但是我人在那裡,他就牧養了我。我想這是另外一個因素。有李弟兄的說話、主的行動,同時還有另外一個弟兄和他的妻子當時照顧我。當然Dick和他的妻子也照顧了我們。但弟兄們,我願意給你們一個見證,李弟兄禱告了,和弟兄們一起禱告了那樣的禱告。Jim弟兄有分,那張宜綸弟兄也是參與那樣的禱告,但是他們不能留下來,從十二月一號到二十一號的禱告,因為他們都得去上班,必須要離開那段時間。但是他們一起來到那邊有晨興。他們聚在一起禱告,Jim就是其中一位,他,還有另外一位弟兄。當然Jim人不在,但另外兩位弟兄跟著李弟兄一起,他們與李弟兄一同禱告。
弟兄們,那是六二年,那是六二年。到一九六三年,我那個時候是大四的學生,我一個很親密的朋友,我們跟他一同服事的,就是James Barber,Brber弟兄最後成為李弟兄的同工之一,一九八四年他到主那裡去。但是無論如何我非常熟悉這個James Barber,我在浸信會的學校裡與他一同事奉。乃是在那個時候,就是弟兄們禱告之後的短短幾個月,《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這本書,那個時候就到我們手中,但是我不知道那個時候什麼時候出版的,但是James弟兄讀了,然後我也讀了。他就讀了《坐、行、站》,也把這本書就交在我的手裡。還有那時候幾本出版的書都由他傳到我手中。然後我畢業了。
我不知道當時有過那樣的禱告,那一個暑假我就稍微問過James弟兄,有一位弟兄從德州就到那裡去,他是一個旅行布道家,他聽到李常受弟兄在釋放信息,他是從德州泰勒那裡來的。他聽到關乎李弟兄,卻到李弟兄那裡,卻不認識李弟兄。他說,「李弟兄,你如果要來到德州,我會召聚五百個人在一個家裡來一個特會。」李弟兄十月份,就是一九六三年就來到那裡。哦,是一九六三年,我忘記我說了,應該是六三年,對。好,你們都需要幫我一下,好。然後李弟兄同意來到泰勒,的確有五百人在德州泰勒,都是聚到一起。他們那個時候當時都在查經,他們很享受李弟兄到一個地步,就要他答應他們再回來,下個週末再回來。李弟兄說,「我不行,我必須要到紐約去,下一周,所以好不好下一周呢?」所以李弟兄去紐約又回來。李弟兄第一次在那裡的時候,James Barber就聽說李弟兄在那裡,所以James就決定要去,他也去了。他和其他兩三個,去了之後就回來。當時我已經畢業了,一九六三年我畢業了,我當時並不在其中,但是我所有的朋友都去,我們所有的朋友都是我們大四的時候能聚在,都聚在一起禱告很長一段時間的,我們那個時候就是為著主的行動,我那個時候還是在南浸信會裡面,我們在那裡禱告、禱告、再禱告,主就預備他們。James Barber從泰勒回來的時候,他就把李弟兄的錄音帶帶給我們。從那個交通裡,大概從這一個Lubbock德州是一個小的一個大學城,大概有二十位就轉到這條道路上,大部分都是那個校園裡的弟兄姊妹,是在那個校園裡,就是聽李弟兄的錄音帶就進來了。他們都決定要離開公會,開始與Planview的召會聚集。其中有一個是我的肉身的兄弟,我比他,他是在這個聚會裡某個地方,我比他大十九個月,他是Rodney,是我弟弟,他當時也是其中一個。他們就從南浸信會裡出來.那裡有六百個學生,你能夠想像,那主要是那些帶領的,那些在這學生中間二十個帶領的,開始在James Barber弟兄的家裡聚會的時候帶進了很大的風波。在那個學校裡就興起了風波,因為我們都退出來了,我們完全脫離了浸信會。最少,他們也這麼作。
那是李弟兄來,這些事發生之後,一九六三年。無論如何,到一九六三年,那是一九六三年,好一九六四年我去了,上了神學院。之後我有一天回家,有一個信封,我放在口袋裡有一個信封,有一個報告說李常受弟兄要到達拉斯有特會。當時我住在達拉斯的Fort Worth那裡,我就拿起這個說,李常受,看著李常受。我就帶著另外一個弟兄去聽李常受弟兄。第一次是講到羅馬書八章,我聽不太懂;第二篇信息,第三篇信息是講到羅馬書十二章。第一篇是八章,第二篇是講到十二章。第一個是講到那靈,靈。然後他就說,你必須要認識九到十一章是一段括弧裡的話,加添的話,然後到十二章,十二章是講到召會。然後他就說到召會。所有那些德州佬都警告他說,不要說到召會。當然我對這件事根本不知道,但是李弟兄之後告訴我說,每一個頭都垂下來了。當他一講到,他們翻到羅馬書十二章的時候,因為他們知道這是講到召會,然後這裡當時有一個人被主得著了,那就是我。那是主的主宰。
聖徒們,我相信從那些禱告裡面,是有果效的,我給我的見證作一個代表,因為這是在全美國所發生的事。但是當我聽到那篇信息的時候,我就對自己說,我必須要再讀聖經,自己發現這些事。我當時在上神學院,我當時沒有離開神學院。我就對自己說,我開始讀倪柝聲弟兄書報的時候,要不倪弟兄是對的,基督教是錯的;要不是基督教是對,倪柝聲是錯的。我說我必須要知道,我惟一知道能找得的到就是新約。我就列了五十五個點,每一個我能想到與召會有關的五十五個點,然後就開始讀過整卷新約三次,把所有的經節都挑出來,來加強所有的這些召會的點。我同時也在很細節的讀《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也或者說《正常的召會生活》,或者是《聖潔沒有瑕疵》,這本書當時也在我手中拿到了。我越研讀就越看見倪柝聲是對的,其他別的我不是說完全絕對是錯的,我是在其中得救的,很多人也在其中得救。但是呢,他,倪弟兄所給我們看見關乎召會這件事,關乎我從此所當走的路,他乃是對的。
所以暑假來了,到了,我沒錢。所以我兩周打工,就是勞工。你們知道作勞工作勞力的,我在打了兩周的工,作勞力,有些買些汽油錢就朝洛杉磯開去。我經過在Planview的時候,他們開始有聚會,我就開始與他們聚集,聚會。我就接了一個弟兄就繼續往前,我那個時候被主說服,這的確就是正確的道路。我就去告訴我的父母,我的父親母親,說,我要離開南浸信會了。那好像地震一樣。我的父親他很高大,比旁邊這個更高大,他真巨大無比,我以為他會要反應,但他沒有反應。如果他要,你知道,我也可以打回去,他打過來,我也可以打回去,我預備好了。但是他沒有,他就哭了,在我面前就哭了,因為他根本受不了我要離開南浸信會。但是我被主說服,被主的話在研讀所有主的話,經過聖經裡看過這些,這的確就是主的行動。說了就跟弟兄上了車,朝著洛杉磯開去。因為我要在李弟兄,他釋放特會訓練之前一周前,那個時候那個是六周的訓練特會之前,我要前一周到達。弟兄們,我看見洛杉磯的召會,我很喜樂。我不是,我在這裡不是分析召會,我甚至進到召會生活裡完全就被主得著了。
我不相信我的見證有什麼稀奇,特別的。因為有許多別的人,在那個禱告之後,在全美各地,都被主得著。但是弟兄們問我是不是可以作一些這樣的見證,但是弟兄們,我百分之百的覺得主是為我,因著那樣的禱告開了一條路。弟兄們那樣的禱告,像李弟兄剛剛所交通到的,在錄像帶裡所交通到的。弟兄們,我盼望我們在主的恢復裡,今天這些五十年之後的人,這裡有數以千計的人,不僅是三個人,甚至五個人,包括Jim,還有張弟兄,還有其他在洛杉磯當時所在的那些人,他們當時都在主的恢復裡。但是今天有數以千計的人,我相信可能在美國,可能就有三萬的聖徒。我們能不能有同樣的禱告呢?我們願不願意有同樣的禱告呢?弟兄們,我們如果要有同樣的禱告,我相信有許許多多的人就會像我一樣,我要這麼說。我不想,我不是那麼好的榜樣,但是無論如何還有別人像我一樣。當我說我的時候,我是說那些所有因著那個禱告被主得著的都包括在裡面了。我的確相信有許多人藉著那個禱告被得著。那個當時在我裡面所焚燒的火,我願意認識神的道路,我願意全心跟隨主,我找到了。這就是因著洛杉磯的禱告,我就找到了。他們在那裡為著這個國家裡的每一個人禱告,李弟兄說什麼?他這裡說,是什麼?說「有合適的人並且有用的人」,需要有合適的人跟有用的人。所以我們需要有同樣的禱告,在這個國家,甚至全世界,還有各個國家,好像余潔麟弟兄所交通的。看看我們現今所活在的時刻,在主的眼中我們需要,所有這些事情我們需要禱告,求主在全地興起合適的人,有用的人,能被主興起,來實行祂在地上終極的行動。弟兄們,我相信有數以千計的人就像我一樣,他們飢渴要尋找實際,我找到了,我也盼望他們都能找得到。謝謝主!
Ed Marks:
聖徒們,我們非常喜樂,我們就持守這個流,並且在這流裡面。弟兄姊妹,我願意稍微作一點見證。從《神人的生活》這裡讀一些話,李弟兄到主那裡去之前,有一班人在那裡與他一同聚集的時候,幾乎每一天,只要他的健康允許的狀況之下,我們就跟他一起有交通,有禱告。我們每一個人都在那裡禱告,我們會分享一些我們所享受的話。我之後就知道了,他在那裡訓練我們有一個小排的聚會。這裡實在是非常非常地摸著我們。我記得有一天我才讀完《神人的生活》的時候,講到李弟兄在一九四三年所作的那個夢,我讀過的時候,我就告訴李弟兄說,李弟兄,我從來沒有看見你在一九四三年的夢,我們都是那夢的一部分。我想那個不光是我們,是所有在主恢復裡的,我們都是那個夢的一部分。我願意稍微讀一點關於他這個夢。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四節:「……你們所祈求的……凡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所以這就是他這個夢的見證,在一九四三年的見證。他說,「這是中日之戰關鍵的一年,我當時被日本,在我城市裡的日本那個軍隊—護衛隊所監禁,當時我主向我保證我不會受傷害。在那個夢裡我在走到一條路上,我走到一個坡,有四個台階,我轉,撲下的時候,一個德國狼犬在這裡把它的犬擺在我的肩膀上卻沒有傷害我。所以當它在這裡停止攪擾我的時候,停止攪擾我的時候,我就看見日頭出現,好像旭日東昇,這裡有一條又直又寬的光明大道。」弟兄姊妹,這就是這幅圖畫,李弟兄的職事,也就是這個新約的職事,持續在這一個非常筆直的這條光明的大道,那就是等到主第二次的再來。我相信這分職事是新約的職事,能夠把主帶回到這個地上,能預備祂的新婦,我們乃是這個夢的一部分。「所以醒過來之後我就知道這不是一個尋常的夢,我之後就開始尋求這個夢的解釋。這四個階段就是在中國是非常困難的四年,在中日戰爭有八年之久,在最後的四年,在美國加入戰爭之後就成為非常的艱難,所以日本的在這裡護衛隊,我們知道德國狼犬就是日本人,並沒有傷害我,在這個之後有一個光明的大道,如同旭日東昇,就是在這裡一個大道。我知道在日本人給我這樣的攪擾之後,主會帶我到更高的一個地步。」他來到美國,是與我們帶到這個有關係。「我是在五十三年前作這個夢,那時是一九四三年,我只有三十九歲,過了一九四三年。由於被日本人監禁,我得了肺病,醫生囑咐我要完全臥床靜養六個月。一九四四年十月,我離開煙台,到青島又修養了一年半,直到一九四五年,日本人投降。戰後,在上海和南京的弟兄們要去探訪眾召會。一九四八年,中國的政局改變,倪弟兄決定把我送出去。一九四九年,我到台灣供應基督,為要建立並建造在那裡的召會,至終,我……」,這是很大的一件事。「至終,我於一九六二年,來到美國,為著主的恢復開始在美國盡職。我從未夢想我會到這裡來,今天全地都向著這恢復敞開。在我召會生活的全部時間裡,我從未看見眾召會中間,眾長老中間,並眾同工中間有這樣的和諧一致。弟兄姊妹,這是不是準確的呢?因著祂的恩典和憐憫,我們能夠說,今天這全地上眾召會,眾同工和長老都是和諧一致的,每一個跡象都是令人鼓舞的,每一個報道都是美好的,各處都有主的工作,向著主恢復敞開的門,乃是主的作為。為著這個行動,我在安息裡禱告,相信我得了我所求的。如果我們求主要得一些滿足我們願望的東西,我們就不會得著什麼,這是因為我們的禱告不是按照神的旨意,以完成神的經綸。我們也不是一個對的人。第一,我們必須是對的人,完全與神是一。在我被日本人監禁的三十天之中,有一天晚上,我抬起頭仰望主說,主啊,你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那時主耶穌似乎就在我面前,我有充分的把握對主說,主啊,我是為你的緣故被監禁的。我們在神面前必須先是對的人,與神是一,然後我們才能有神作我們的信心,並且能按著我們對神旨意的認識禱告,以完成祂的經綸。」
我們的,弟兄,聖徒們,我要有一段結語的話,我們跟李弟兄這個交通,李弟兄就非常非常的,病到很重。有一個說,Tom記得,我們不應該進去了。但是呢,有一天早晨我在禱告的時候,我就告訴主說,主啊,我要願意再看見李弟兄最後一次。我就到余弟兄那裡說,說余潔麟弟兄,我很盼望能再看李弟兄一面。他說這個那個,他說,忘掉那一個,Ed,就進去就是了,就叩門就對了,不要管那個說可不可以探訪。我就到Kerry的辦公室,Kerry跟我就開車去,我們就叩了門。Tom,我記得你在這裡,Tom跟Ron來這裡,他說,弟兄們進來進來。他很高興。然後我們進去的時候,我們就看見李弟兄。當然李弟兄那時候病重,插著管子,他蓋著床單,看見我們,眼睛就亮起來了。他說,弟兄們,你們要什麼?你看見李弟兄,我們總是想要些,要些什麼。他說,弟兄們,你們要什麼啊?我們說,李弟兄,我們什麼都不要,我們愛你,我們這個很記念你,很想你。我們就開始跟他分享到我們最近所享受的一些話。Kerry就交通到他所寫的一篇文章。我告訴李弟兄說,李弟兄,所有的同工們都相調在一起,實在是一。我們每一次分享的時候,他說,我非常的喜樂,我非常的喜樂。那當我們離開的時候,Kerry跟我永遠不能忘記。當然,Tom弟兄也在。我們離開的時候,他就看著我們說,他說,我仍然在這個夢裡,我仍然在這個夢的裡面。弟兄姊妹,我們乃是在這個夢裡,我們乃是在這一個康莊大道,非常明亮平直的康莊大道裡。這是在這李弟兄一九六二年的禱告,所以能夠在這裡啊,是非常的,這個是主的憐憫,主的這個特權。主說,我必快來。那其實約翰把主的話禱讀回給主,他說,主啊,願你快來。所以約翰的禱告就是回應主的禱告,願你快來。這也是聖經最後的一句。我們也需要有這樣的禱告,願主的恢復和主恢復的職事能夠預備好新婦,把主帶回來,阿們!主啊,願你快來。
余潔麟弟兄:
你們有些人或許會問,我們實際上能作什麼。我們有這樣的負擔,當同工們來在一起,我們覺得最少為著我們自己,我們願意奉獻二十一天,就是從週六,就是從十二月一號一直到十二月二十一日為止,三周的時間,專注在,就是專一的,單單的,就是為著這個禱告的職事。我們鼓勵,鼓勵所有的聖徒在整個主的恢復裡也作同樣的事,要作同樣的事。
昨天,我們有一段時間跟長老們在一起,我們交通到這個負擔。我們在主的恢復裡,所以不作任何組織的事情。所以,沒有什麼我們在這裡作組織的方面要作的。但是,當然你可以個人的禱告,你也可以跟你同伴有禱告。但是請你們接受這樣的交通,接受你們本地帶領弟兄的交通,一地一地的,一區一區的。我相信,弟兄們,這個帶領的會回應在這一段時間這個特會的話,請你們這麼作。我想雅各書,公義的人是有功效,有大能的。我相信身體的禱告也是有大能的。所以,我們要回到,回去的時候,要在主面前滿了禱告,我們盼望主能夠再一次地興起並祝福祂的恢復。我們的確會繼續在這條康壯大道上,直到這個黎明,直到日午,願主成就這事。
昨天呢,弟兄們已經,同工們在不同的地方都有了一些的交通,甚至對聖徒的建議,我只是很快地把這些說出來。我大概有七、八件事,是你們可以作的。第一個就是,你需要有同伴的禱告,也就是召會的禱告,團體的禱告。Ed弟兄的信息就說,有大聲的禱告,這安靜的禱告,長的禱告,短的禱告,公開的禱告,還有私下的禱告。所以同伴的禱告,召會的禱告,還有半天的禱告,像李弟兄為著那些預備好的人可以作,還有晨更的禱告,像Jim弟兄和弟兄們所作的。為著年輕人,這些年長的,我們可以有用電話,網絡,甚至Skype,可以一起禱告,這是第四件。第五件事,Jim弟兄,你沒有提到十二月三十一號,一九六二年,請大家禁食禱告,為著那一天晚上有禁食的禱告,這是我從錄音帶裡所聽到的。如果你有感覺你可以禁食禱告。有一些的召會,提到他們有一些不同的時段的禱告,就是守時的禱告,就是……所以這七個,還有除這個之外呢,Collie弟兄還提到一個禱告的名單子,禱告的事項,項目。這也是都是很好的。所以這是有一些這個主帶領你的時候,你能夠個人和團體能夠作的。盼望我們都能夠進到這個禱告的負擔裡面。
現在我們還有兩位弟兄有一些回應的話,然後我們就會結束。
兩位弟兄回應的話:
弟兄一:
讚美主,讚美主,為著今天早上所有的這些交通,我覺得我們到了一個交叉口。一面我們這些在我們前面他們所經過的了歷史是非常的寶貝。希伯來書說到這些雲彩,這見證人。在新約是如此,在舊約,在他們那個時候也是被主興起來,他們就成為主的憑借,來轉移時代。我們有一些人像哈拿和但以理,也有像在那個樓上禱告,在五旬節那一百二十人,聚集禱告。我們看見在使徒行傳,彼得,使徒們,他們怎樣把自己交出來,為著職事,為著禱告和職事來禱告。今天早上我非常的摸著,不只我們有這樣豐富的傳承下來給我們,在這過去二十世紀。今天,這個棒交給了我們。主是不偏待人的,但是我們必須有回應。我們是不是要繼續在這一道水流裡頭呢?我們是不是要繼續在這一道的河裡面?我們需要求主憐憫我們,使我們都能在這下面的年日裡頭,也成為這個時代的憑借,器皿。讓主能夠藉著我們,也帶進祂的國度,來終結這個世代。所以,我們不知道這前面的日子是怎麼樣子,但是,我們要看見我們今天所活著的時候,也看見主把我們擺在這一道水流裡頭,這一條河裡頭,我們要留在這裡。我們自己個人,跟我們的同伴,跟我們的配偶,跟我們所在的召會,我們能夠一直跟祂一直同在,使祂的國度帶進來,主能夠回來。
弟兄二:
感謝主,為著這個週末的特會,我們在這裡,都是因為有人為我們禱告,我們要繼續這個禱告的職事。余弟兄剛才說到一個負擔,李弟兄所說的,我們要有一個負擔。你有負擔,我們就能會禱告。我也很摸著,第一,我們的禱告,必須要提高到高的水準,叫我們的禱告能擊敗仇敵,能夠毀壞仇敵,來反對他所作的工作。我們禱告的時候,我們在爭戰的時候,我們就會知道我們是有真正的禱告。我們要勞苦來禱告,來同著主擊敗仇敵。我們的禱告也是,要是帶進一個時代的這個轉換,興起軍隊來擊敗仇敵。我們是在這個確定的時間,有一個專一的工作來作這件事。不是一個重擔,其實乃是在這個時代裡頭的一個特權,特別的權利,我們能夠禱告。我們的禱告能夠帶進神的國度,擊敗仇敵撒但,並且要轉移這個時代。但以理的禱告,哈拿的禱告,還有樓上的禱告,都要轉移這個時代。我很摸著,得著鼓勵。今天我們在跟隨這一道水流,這個禱告的職事就在這一個流裡頭。就是在禱告,我們在召會裡所經歷的。這個週末我們看見這個負擔,召會必須禱告。繼續開始下面,我們二十一天有繼續的禱告。如果我們不禱告,我們就會失去一代的人,這一代的人,主會興起另一代的人來取代我們。主啊,求你從我開始,讓我起來為著這個時代的人,這一代的人起來,來把你迎接回來,
余潔麟弟兄:
還有一、兩分鐘,Benson建議說,我們給大家一點的建議,我們在什麼地方可以禱告。有幾方面可以禱告的,同工們有許多的交通,在這條線上,但是我很快的,就是讀以下有七個點。今天晚上同工們仍然會來在一起,明天也會來在一起,更多地講到這件事,但是要你們知道有些的方向。我就要很快地讀過。
第一,為著主的恢復能夠到全列國,到列國的繁殖擴增,為著成就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八節,為著這個時代的終結作預備,這是第一個點。那也就是為著主恢復的繁殖與擴增的見證的擴增。所以,這些都是與主的再來有關。
第二點,就是要倪柝聲與李常受弟兄職事的全球、全世界的這擴展。我們相信這個職事是建造基督身體的,要藉著不同的媒體,能夠得著尋求主的人。就好像你們剛剛所聽到的,也是在各個語言裡面能夠成全信徒,為著他們生命的長大以致成熟,為著產生一個新人,預備基督的新婦,為著祂的再來。這是第二點,為著這個職事的擴增禱告。
那第三方面,就是要捆綁黑暗的權勢。在所有各樣的反對、攻擊的背後,所有的宗教,人為的組織,甚至屬世的權勢的這一個捆綁。所以,要在這裡要捆綁撒但的權勢,為著帶進神的國度。所以在這裡的點,是講到捆綁那黑暗的權勢。好,那是第三點。
那第四點呢,就是要興起下一代的聖徒,能勝過世界,肉體與罪,他們能夠以被生命與真理構成來繼續神在地上的行動,為著完成祂神聖的經綸。那是第四點,要興起下一代。
第五點,這個新的復興的渴望實現與實際,能夠在所有主的恢復的聖徒身上得以得著。這乃是要藉著追求高峰真理,實行神人的生活,並且為著眾信徒宇宙性的牧養。這乃是講到帶進一個新的復興。
第六點,要使在主恢復眾召會都得著活力,這乃是藉著在各方各面神命定之路的實行,而成為耶穌活的見證。這就是在地上的各個召會,成為對我們週遭之圍的反見證。這是第六點,為著眾召會禱告,所有的眾召會都得著活力。
第七點,要這個禱告職事的繼續能在眾召會中,也能替世界的局勢和祂的行動代求,這是在北美,南美,歐洲,亞洲,非洲,中東,以色列,為著終結這個時代。所以這最後一點,是講到召會禱告的職事,為著世界的局勢代求,預備祂的再來。
<p style="color:rgb(85,85,85);font-family:Arial, 'Trebuchet MS',</div></span></div> <div class=" clearfix"="">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3-09-06 22:59:31
觀看數 :
9,312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