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遮罪
  • 183 views,
  • 07-28,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利未記的主題是:基督是蒙神救贖的人在交通、事奉和生活上的一切。簡要地說,利未記的主題是說到,基督是一切。這短短的一句話,該管制我們對利未記每一章的領會。

本篇資訊要來看利未記十六章;這一章非常特別,全章三十四節只專一說到一件事—“遮罪”。“遮罪”(expiation)這個辭很少使用,所以我們對這件事並不熟悉。然而,這是利未記其中的一個結晶。遮罪是舊約的用辭。當我們說到舊約的預表,我們用“遮罪”這個辭;當我們說到這個預表在新約裡的應驗,我們用另外一個辭,叫作“平息”(propitiation)。這是新約的一般用辭,但很多人對於這個辭仍不太熟悉。

不論是關於遮罪這個預表,還是關於平息這個實際,基督都是一切。我們不要以為,遮罪只是在舊約裡微不足道的一個點;事實上,這不是件小事。出埃及記生命讀經第八十六篇有一段話說,“保羅在羅馬三章二十五節所提出埃及二十五章裡的遮罪蓋,必須被視為保羅的完成職事之中心異象的一部分。”(一一七七頁)因此,遮罪乃是件大事。

關於遮罪和平息,有三個重點。第一,遮罪的行動,就是遮罪的行為和動作。第二,為著遮罪獻上的祭物。第三,遮罪發生的所在、地方。第一是說到行動,第二是說到祭物,第三是說到地方。我們在本篇所要強調的乃是地方,也就是遮罪的地方、平息的地方。那位完成遮罪之行動的,乃是基督;為了遮罪被獻上的祭物,也是基督;甚至遮罪的地方還是基督。

利未記論到遮罪的地方,其背景乃是帳幕,最先啟示於出埃及記。帳幕有三部分:外院子、聖所和至聖所。在外院子,主要的物件是燔祭壇(銅祭壇),祭物在那裡被獻上。燔祭壇是以色列人進入帳幕時首先要遇到的,也是外院子主要的物件。燔祭壇表徵基督在十字架上藉著祂的死完成救贖。因此,也許有些人會想,燔祭壇可能就是遮罪的地方,因為那是基督受死的地方。然而這是我們的觀念,不是利未記的觀念。

我們深入帳幕,就進到了至聖所。至聖所裡只有一樣物件,就是約櫃,見證的櫃;見證的櫃表徵基督作為神的具體化身。約櫃是皂莢木包金作的(出二五11);皂莢木表徵基督的人性,金表徵基督的神性。祂是神人,是整個三一神的具體化身。約櫃就像個箱子,上面有一個蓋(17、21)。在約櫃裡有些物件,主要的是摩西從神所領受並頒賜的兩塊約版,又稱為見證的版(16、21下)。

在這幅圖畫裡,首先,約櫃表徵基督。在約櫃裡,也就是在基督裡,主要的內容乃是約版,見證的版,也就是神自己的見證。約版稱為見證的版,從這一面的意義說,約版不是律法,而是見證。因為基督在祂的神人生活裡,藉著祂人性的美德,彰顯了神豐富的屬性,見證這位神是怎樣一位愛、光、聖、義的神,而我們在這位耶穌的神人生活裡,也能看見這些神聖的屬性。

後來,還有幾樣東西加到約櫃裡,就是亞倫發過芽的杖,和裝有隱藏嗎哪的金罐(民十七8,出十六32~34,來九4)。然而,約櫃主要的內容還是見證的版。在約櫃上面有蓋,蓋上有兩個基路伯。這兩個基路伯彼此相對,翅膀彼此相接(出二五18~20)。他們往下注視約櫃,而約櫃裡有神的見證。換言之,他們乃是在觀看、守衛約櫃裡的物件。這是出埃及記裡的圖畫。因此,在約櫃的蓋上,兩個基路伯中間,乃是遮罪的地方。更準確地說,遮罪是開始於祭壇,而完成於兩個基路伯中間的遮罪蓋上。

出埃及二十五章二十二節說,“我要在那裡與你相會,又要從見證的櫃遮罪蓋上兩個基路伯中間,和你說我所要吩咐你傳給以色列人的一切事。”在上次的結晶讀經訓練裡,我們看見,整卷利未記乃是神從會幕中說話的記載。一章一節說,“耶和華從會幕中呼叫摩西,對他說。”神不是從外院子說話,不是從聖所裡說話,也不是一般性的在至聖所裡說話;神乃是從會幕中一個確定的地方說話。我們若要確定神的位置,就需要知道祂從哪裡說話。按照出埃及二十五章二十二節,神說話的地方就是遮罪這件事發生的地方。這給我們看見,遮罪的地方很重要。

本篇資訊綱要的第一部分說到遮罪的預表,第二部分說到平息的實際,最後還有一些應用和經歷。

 

利未記十六章描述遮罪

利未記十六章描述遮罪。聖經多數英文譯本將“遮罪”這辭譯為“贖罪”(atonement),而把遮罪日稱作贖罪日。英文這二辭可說是同義的,但我們選用“遮罪”,因為它更正確的表達原文所含遮蓋之意。

因著十一至十五章所描繪神子民消極的光景,按照神的觀念,在祂神聖的經綸中,乃有救贖的需要

因著十一至十五章所描繪神子民消極的光景,按照神的觀念,在祂神聖的經綸中,乃有救贖的需要(西一14,弗一7)。上一篇資訊說到的對付麻風,也是在利未記十一至十五章這段落裡。按聖經恢複本的綱目,利未記這卷書共有五大段。第一段是獻祭的條例;這是上次結晶讀經訓練的範圍。第二段是事奉的條例;本次的結晶讀經訓練是從這裡開始。第三段是生活的條例,從十一章到二十二章,說到神子民的生活。神要訓練祂的子民過一種聖別、潔淨、喜樂的生活。但我們讀十一至十五章的記載,就看見那裡有麻風,表明還有許多生活中的難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十六章。十一至十五章是說到神子民的生活,因著神子民的生活有所欠缺,虧缺神的公義和榮耀,所以有救贖的需要。

因為舊約時期不是成功救贖的時候,所以需要有要來之救贖的預表和影兒;這個影兒就是利未記十六章中的遮罪

因為舊約時期不是成功救贖的時候,所以需要有要來之救贖的預表和影兒;這個影兒就是利未記十六章中的遮罪。前面說到遮罪是平息的預表,而這裡說到遮罪是救贖的預表和影兒。這是因為平息包括在救贖裡;救贖是廣義的用辭,而平息是救贖裡特別的一面。

舊約中藉著動物祭牲所完成的遮罪乃是預表,指向新約中基督所完成的救贖

舊約中藉著動物祭牲所完成的遮罪乃是預表,指向新約中基督所完成的救贖(來九11~12)。所以,一切的祭物都被那獨一的祭物—基督耶穌—所頂替。遮罪這件事是與各種祭物有關,而一切祭物都指向基督。

遮罪,希伯來文字根意,遮蓋;這字的名詞,在利未記十六章二節和出埃及二十五章十七節譯為遮罪蓋

遮罪,希伯來文字根意,遮蓋;這字的名詞,在利未記十六章二節和出埃及二十五章十七節譯為遮罪蓋。在舊約時代,人的罪只是被遮蓋;除罪還沒有發生,所以用遮罪這辭預表基督將要完成的救贖;因著基督的救贖,罪就完全除去了。

在遮罪日,贖罪祭的血被帶進至聖所,彈在遮罪蓋,就是約櫃的蓋上,約櫃的蓋遮蓋了約櫃裡的十誡;這表徵前來接觸神的人,其罪已經被遮蓋,但還未被除去

在遮罪日,贖罪祭的血被帶進至聖所,彈在遮罪蓋,就是約櫃的蓋上,約櫃的蓋遮蓋了約櫃裡的十誡;這表徵前來接觸神的人,其罪已經被遮蓋,但還未被除去(利十六14~15,出二五16)。在一年一次的遮罪日,贖罪祭在外院子的燔祭壇被獻上,然後血要從外院子被帶進至聖所。人的罪若還沒有被遮蓋就進到至聖所,約櫃裡的十條誡命就會暴露他、定罪他,他就無法與神相會、交通、來往。因此,血要彈在約櫃的遮罪蓋上。當榮耀的基路伯看見了那遮罪的血,就不按著律法定罪人。

如此,墮落的人與神之間的光景,就得以平息,但還未完全解決;直到基督來,獻上自己作平息的祭物,除去人的罪,才成功了救贖

如此,墮落的人與神之間的光景,就得以平息,但還未完全解決;直到基督來,獻上自己作平息的祭物,除去人的罪,才成功了救贖(來九12,二17,約壹二2,四10,約一29)。在舊約,罪的遮蓋只是暫時平息人與神之間的光景,但是罪的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所以需要年復一年的獻祭為著遮罪。這就是遮罪與平息的差別。在舊約的預表裡,罪被遮蓋,但沒有被除去。在新約的實際裡,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的罪;主耶穌在十字架上一次永遠地成就了永遠、完全的救贖(來九12),就不再需要年復一年的遮罪。當基督昇天時,那纔是真正且一次永遠的遮罪日;就在那一天,罪永遠被除去了。

利未記十六章十五至十九節擺出了一幅遮罪之完成的圖畫

利未記十六章十五至十九節擺出了一幅遮罪之完成的圖畫。這幅圖畫乃是指向新約要來之基督的救贖。羅馬三章二十四至二十五節說,“但因神的恩典,藉著在基督耶穌裡的救贖,就白白地得稱義。神擺出基督耶穌作平息處,是憑著祂的血,藉著人的信,為要在神以寬容越過人先時所犯的罪上,顯示祂的義。”在舊約裡,神寬容越過人先時所犯的罪,乃因祂悅納祭牲的血將罪暫時遮蓋,直到那要來的救贖完成。

我們可以用欠債這件事作為說明。人若欠了十億美金無法償還,與債主之間就有了問題。每當看見對方,就害怕他會提起這筆債何時還清。因此二人之間的關係就不平和,無法來在一起相會。然而有一位富有的朋友願意幫這人償還債務,並且籤好了一張承諾證明。當債主看見這個承諾證明,可視為已還了債。所以二人再相見時,就沒有欠債的問題,而可以恢復往來。

在舊約裡的動物祭牲就像這承諾的憑據,承諾付款必將來到。基督藉著經過死、復活和昇天的過程,完成真正的付款,償還了我們的罪債。基督的血就是我們已償還債款的收據。藉著祂的血,我們能一再來到這位公義的神面前;我們與神的公義不再有衝突,祂可以公義的赦免我們,祂的赦免並不違背祂的公義。事實上,神必須赦免我們。所以,我們可以放膽來到神前,正如保羅在希伯來四章十六節所說,“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

在預表裡,利未記十六章約櫃的蓋稱為遮罪蓋,但在實際裡,同樣的地方則稱為施恩的寶座。遮罪蓋如今對我們成了施恩的寶座。這個施恩的寶座就是神和羔羊的寶座。所以,遮罪就像承諾償還,平息就像實際支付,昇天的基督在施恩的寶座前所灑的血乃是憑證。這樣神就能說,基督已經全額付清罪人所有的罪債;神與人之間不再有難處了。

遮罪的完成,第一步是宰殺那為百姓作贖罪祭的山羊

遮罪的完成,第一步是宰殺那為百姓作贖罪祭的山羊(15上)。山羊表徵罪人(太二五32~33、41)。舊約裡的贖罪祭,常用山羊作犧牲(利四23、28)。山羊是關乎罪的。例如馬太二十五章所提的山羊,乃指罪人。被宰的山羊作贖罪祭,乃是預表那為我們罪人成為罪的基督(羅八3,林後五21)。我們就是山羊,就是罪人。基督作為贖罪祭的實際,乃是替我們成為罪;祂是在罪之肉體的樣式裡,使我們的罪被對付。

遮罪的完成,第二步是把山羊的血帶入幔內,彈在遮罪蓋上面和前面

遮罪的完成,第二步是把山羊的血帶入幔內,彈在遮罪蓋上面和前面(利十六15下)。山羊的血彈在遮罪蓋(就是約櫃的蓋)上面和前面,乃為滿足神的要求,使神能與進前來的人相交。神需要看見彈在蓋上的血,這血使神不僅赦免進前來的人,還能與人接觸並交通。把贖罪祭的血彈在遮罪蓋上,表徵基督救贖的血被帶進諸天,到神面前,為著救贖我們,彈在神面前,以滿足神公義的要求(14~15,來九12)。

將贖罪祭的血,抹在燔祭壇周圍的四角上,表徵十字架上所成就之救贖的功效,是向著地的四方

將贖罪祭的血,抹在燔祭壇周圍的四角上,表徵十字架上所成就之救贖的功效,是向著地的四方(利十六18)。遮罪的過程開始於外院子,而完成於至聖所裡的遮罪蓋上。這血不僅要彈在遮罪蓋上,也要抹在燔祭壇周圍的四角上,表徵基督救贖的功效,是向著地的四方。

把血彈在壇上七次,表徵基督的血有完全的功效,使罪人看見,心中平安

把血彈在壇上七次,表徵基督的血有完全的功效,使罪人看見,心中平安(19上)。彈七次是神要我們有深刻的印象,叫我們領會基督的血有何等功效。神若對人說一次“我赦免你”,人也許還會懷疑,但神若對人說七次“我赦免你”,人就確信自己是被赦免了。血彈在壇上七次,是要使我們有七倍的確信,看見我們的罪確實已經得赦免。

彈在壇上的血是為著罪人的平安,而彈在遮罪蓋上的血是為著神的滿足

彈在壇上的血是為著罪人的平安,而彈在遮罪蓋上的血是為著神的滿足(14、18~19上)。血彈在遮罪蓋上,這是給神看的;血彈在壇上,這是給罪人看的。藉著基督救贖的血,神與人都得著滿足。

歸與耶和華的公山羊要被殺,但歸與阿撒瀉勒的公山羊要送到曠野去,擔當以色列人一切的罪孽

歸與耶和華的公山羊要被殺,但歸與阿撒瀉勒的公山羊要送到曠野去,擔當以色列人一切的罪孽(9~10、20~22)。這一點很特別,在聖經其他地方都看不到。九至十節說,“亞倫要把那拈鬮歸與耶和華的羊獻為贖罪祭;但那拈鬮歸與阿撒瀉勒的羊,要活著立在耶和華面前,用以遮罪,使羊可以送到曠野去,歸與阿撒瀉勒。”十五至十六節說,“隨後他要宰那為百姓作贖罪祭的公山羊,把羊的血帶入幔內,彈在遮罪蓋的上面和前面,好像彈公牛的血一樣。他要因以色列人諸般的不潔、過犯,就是他們一切的罪,為至聖所遮罪;也要為那在他們不潔之中與他們同住的會幕,照樣而行。”二十至二十二節說,“亞倫為至聖所和會幕並壇遮罪完畢,就要把那隻活著的公山羊奉上。亞倫要雙手按在那隻活著的公山羊頭上,承認以色列人一切的罪孽和過犯,就是他們一切的罪,把這些都歸在羊的頭上,並且藉著所派的人,把羊送到曠野去。這羊要擔當他們一切的罪孽,帶到與人隔絕之地;那人要在曠野釋放這羊。”在這段聖經裡,被獻上作為贖罪祭的公山羊表徵基督是贖罪祭的實際。

在全本聖經中,“阿撒瀉勒”只出現在利未記十六章。但這章並沒有告訴我們阿撒瀉勒是誰。這辭成為聖經翻譯的難題。今天許多英文譯本把這辭譯成“替罪羊”(scapegoat),這是因為丁道爾(Tyndale)翻譯第一本英文聖經時,沒有直接將這辭譯成阿撒瀉勒,而是發明瞭替罪羊這個新辭。丁道爾用這辭原來有逃罪之意(escape goat),但在現代英文被理解為替罪羊。無論逃罪或替罪都不合聖經原文,也不符屬靈意義。撒但既不能逃罪,也不是替罪羊,因他本該被定罪。

阿撒瀉勒表徵魔鬼撒但,那罪惡者,就是罪的源頭,起源

阿撒瀉勒表徵魔鬼撒但,那罪惡者,就是罪的源頭,起源(約八44)。

基督作為神子民的贖罪祭,一面在神面前對付了我們的罪;另一面藉著十字架的功效,把罪送回給撒但;罪原是從撒但進到人裡面的

基督作為神子民的贖罪祭,一面在神面前對付了我們的罪;另一面藉著十字架的功效,把罪送回給撒但;罪原是從撒但進到人裡面的。這幅圖畫給我們看見,基督作為贖罪祭的實際,祂被殺為使我們的罪得赦免。然而所有的罪,包括所有人類的罪,以至於天使和鬼的罪,都要回到撒但那裡。撒但是罪的源頭,他要擔當這一切的罪直到永遠。這就是阿撒瀉勒的意思。若沒有利未記十六章,即使我們讀過整本新約,也很難認識這件事。

我們在上一篇資訊看見,撒但是背叛的源頭,是罪的起源,罪乃是從撒但傳到我們這些罪人身上。我們還未信主的時候,就擔負著這些罪的重擔;一天過一天,擔子越來越沉重,直到我們接受了主耶穌,祂是我們的救贖主,擔當了我們的罪。彼前二章說,“祂在木頭上,在祂的身體裡,親自擔當了我們的罪。”(24)但是罪並不停留在十字架上;罪要回到它原出的地方,就是撒但這個源頭。撒但要擔當罪直到永遠,受神公義的審判。

藉著十字架,主耶穌有地位和資格,也有能力、力量和權柄,除去蒙救贖者的罪,並把罪送回給罪的源頭撒但,撒但要永遠在火湖裡擔罪

藉著十字架,主耶穌有地位和資格,也有能力、力量和權柄,除去蒙救贖者的罪,並把罪送回給罪的源頭撒但,撒但要永遠在火湖裡擔罪(約一29,來九26,啟二十10)。這就是遮罪的預表。

在舊約裡的遮罪,預表在新約裡的平息

在舊約裡的遮罪,預表在新約裡的平息(羅三24~25,來二17,四16,約壹二2,四10)。我們要清楚新約裡平息的實際,就需要使徒保羅的解釋。他所寫的希伯來書解釋了利未記。我們在這裡所領會的,許多是出自希伯來四章與九章。

平息就是使雙方和好,並使二者成為一

平息就是使雙方和好,並使二者成為一(來二17)。平息的定義,第一,使人友善,不再氣憤;第二,使兩方和好;第三,使事情平息,而產生和平。所以平息就是使出了事、有了問題、有了間隔的雙方彼此和好,而再次成為一。

平息乃是藉著滿足神公義的要求,使我們與神之間的光景得以平息,並使我們與神和好

平息乃是藉著滿足神公義的要求,使我們與神之間的光景得以平息,並使我們與神和好(羅三25,約壹二2)。

這是要解決我們與神之間的難處—我們的罪;這罪使我們離開神的同在,並攔阻神臨到我們

這是要解決我們與神之間的難處—我們的罪;這罪使我們離開神的同在,並攔阻神臨到我們(四10)。犯罪就如人欠了債,需要償還,但我們無法償還這個罪債;然而藉著基督的救贖,這個罪債已經償還了。現在我們這些蒙救贖的罪人,來到神面前沒有任何問題,神與我們相會也沒有任何問題;神喜樂見到我們,我們也喜樂見到神,因為我們與神之間再也沒有難處了。

作為罪人,我們需要平息,以平息我們與神之間的光景,並滿足祂的要求

作為罪人,我們需要平息,以平息我們與神之間的光景,並滿足祂的要求(羅三23,路十八13~14)。

平息與雙方有關,一方虧負了另一方,欠了另一方的債,並且必須採取行動,以滿足另一方的要求

平息與雙方有關,一方虧負了另一方,欠了另一方的債,並且必須採取行動,以滿足另一方的要求。

路加十八章九至十四節稅吏的例子,說明平息的需要

路加十八章九至十四節稅吏的例子,說明平息的需要。“那稅吏卻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啊,寬恕我這個罪人!”(13)這含示需要救贖主,也需要平息。救贖是出代價把一件東西買回。基督這無罪之神人的血,就是祂所付的代價,把我們贖迴歸神。當基督救贖了我們,祂就解決我們與神一切的問題。祂除去了我們與神之間交通的一切障礙,那就是平息。稅吏曉得自己犯罪,何等得罪神,就向神求平息,藉著遮罪的祭物得神寬恕,使神能憐憫並恩待他(13~14)。

基督是為我們成就平息的一位,使我們與神相安,祂是平息的祭物,祂也是平息處,就是神與祂贖民相會的地方

基督是為我們成就平息的一位,使我們與神相安,祂是平息的祭物,祂也是平息處,就是神與祂贖民相會的地方(來二17,九5,約壹二2,四10,出二五17,羅三25)。羅馬三章二十五節說,“神擺出基督耶穌作平息處。”保羅在這裡明白地解釋,不只約櫃是基督,約櫃的蓋—平息處—也是基督。基督是平息的祭物,不僅如此,基督也是一個地方,一個領域、範圍,是我們能進入的神聖奧祕範圍。基督今天是終極完成的靈,在祂這範圍裡我們能與神相會,與神交通。現今那些在基督耶穌這平息處裡的,就沒有定罪了!(八1)我們在這位基督裡,就無須懼怕被定罪(參補充本詩歌二四八首)。

我們需要研讀聖經恢複本羅馬三章二十五節第二個註解。它告訴我們有三個與平息有關的希臘字。這樣研讀不是為了學希臘文,乃是要看見基督是一切:祂是成就平息者,是平息的祭物,更是平息處。

希拉斯哥邁(hilaskomai),指平息的事,就是成就平息,滿足一方的要求,而使雙方和息相安

希拉斯哥邁(hilaskomai),指平息的事,就是成就平息,滿足一方的要求,而使雙方和息相安(來二17)。這是一個動詞,指平息的行動。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成就了平息,將我們帶迴歸神。主耶穌為我們的罪成就了平息,因此滿足了神公義的要求,平息了神與我們之間的關係,使神能在平安中向我們施恩。那真正的遮罪蓋,就是施恩的寶座,神能在平安中向我們施恩。希伯來四章十六節說,“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

希拉斯模斯(hilasmos),指平息物,就是平息的祭物

希拉斯模斯(hilasmos),指平息物,就是平息的祭物(約壹二2,四10)。第一個辭,希拉斯哥邁,是指行動。第二個辭,希拉斯模斯,則是名詞,指平息的祭物。基督自己為我們的罪成就了平息,在神面前為我們成了平息的祭物。基督為我們的罪將自己當作祭物獻給神,不僅為著我們的救贖,也是為著滿足神的要求(來九28)。

希拉斯特利昂(hilasterion),是指成就平息的地方

希拉斯特利昂(hilasterion),是指成就平息的地方(羅三25,來九5)。這字也是名詞。這地方就在兩個基路伯中間,平息祭物的血所灑之約櫃的蓋上。平息蓋表徵基督是神在恩典中向祂子民說話的地方。基督是神說話的地方,也是神與人相會並向人施恩的地方。平息蓋等於施恩的寶座,是我們受憐憫,得恩典的地方(四16)。神和我們二者都需要平息蓋,好使見證的櫃成為我們的經歷和享受(出二五22)。

藉著釘十字架、復活並昇天的整個過程,神擺出基督作平息處

藉著釘十字架、復活並昇天的整個過程,神擺出基督作平息處(羅三24~25,徒二24、32~36,來九5)。平息開始於基督的釘十字架,完成於昇天的基督進入屬天的至聖所,將祂自己的血灑在諸天之上施恩的寶座;神乃是藉著這整個過程,擺出基督作平息處。

基督作為平息處的實際,乃是公開地擺在所有人面前

基督作為平息處的實際,乃是公開地擺在所有人面前(羅三24~25)。

因著救贖的血,現今我們能在基督的榮耀裡,與公義的神有交通

因著救贖的血,現今我們能在基督的榮耀裡,與公義的神有交通(利十六14~15,來十19,啟二二14)。我們很難用言語形容這榮耀的地方,但在那裡我們能與神相會。希伯來九章五節稱基路伯為“榮耀的基路伯”;這表明在作為平息處的基督那裡,有神的榮耀。

經歷基督作平息處的路,是憑著祂的血,藉著人的信

經歷基督作平息處的路,是憑著祂的血,藉著人的信(羅三25)。這經歷的祕訣就在羅馬三章二十五節:“神擺出基督耶穌作平息處,是憑著祂的血,藉著人的信。”我們需要禱告:“主,我相信你的血為我所完成的一切。”詩歌二百三十七首第二節說,“主啊,我信你的寶血,已將我罪全都解決,為我灑在神施恩座,永遠為我向神求赦。”我們要運用信心的靈來述說這個事實:“主,我相信你升到寶座上時,已將你自己的血灑在施恩座。這血使我能坦然無懼地站立在神面前。你釘十字架、復活並昇天的整個過程,已為我們成就了平息。”我們憑信如此宣告,就能進入這些經歷。

因著血已經灑在平息蓋上,並且因著神的立場是在血上,神就能在祂照耀的榮耀中與我們相會

因著血已經灑在平息蓋上,並且因著神的立場是在血上,神就能在祂照耀的榮耀中與我們相會(出二五22)。神站在血的立場上,我們也是站在血的立場上。我們有時會說基督的血遮蓋我們,但這裡是說我們站在血的上面與神交通。神在哪裡,我們也在哪裡。在我們以下的血滿足了神公義、聖別、榮耀的要求。在伊甸園裡,有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把守生命樹的道路,保衛神的公義、聖別和榮耀;在平息蓋這裡也有榮耀的基路伯,但通往生命的路已經開啟,因為血已經灑在平息蓋上。

每當我們在榮耀裡與神相會,我們靈裡深處就覺得,我們是被血所洗淨的;這就是在我們經歷中的平息處

每當我們在榮耀裡與神相會,我們靈裡深處就覺得,我們是被血所洗淨的;這就是在我們經歷中的平息處(約壹一7,啟一5,七13~14)。我們必須在榮耀裡與神相會,這該是我們的經歷。

在昇天裡,基督就是平息蓋,是神與我們相會的地方

在昇天裡,基督就是平息蓋,是神與我們相會的地方(羅三24~25)。

在希伯來四章十六節,這地方稱為施恩的寶座;施恩的寶座就是約櫃的蓋,基督將祂為著救贖我們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流的血灑在其上

在希伯來四章十六節,這地方稱為施恩的寶座;施恩的寶座就是約櫃的蓋,基督將祂為著救贖我們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流的血灑在其上。總結來說,基督就是平息處,是神與人相會的地方;在祂這裡我們與神相會,絲毫沒有懼怕、愧疚、羞愧或定罪的感覺。祂也是施恩的寶座,我們能夠坦然前來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因此祂是“恩典處”,在此神向我們施恩。祂還是“分賜處”,在此我們能享受神的分賜。祂也是“調和處”,在此我們得與神調和。祂更是“合並處”,神要進到我們裡面,我們也要進到神裡面,唯有這裡才得以實現。這就是施恩的寶座,我們都需要來到這美妙的地方。

因著灑上祂救贖的血,約櫃的蓋就成了平息蓋,就是神能接觸我們,我們能完滿享受祂施恩的地方

因著灑上祂救贖的血,約櫃的蓋就成了平息蓋,就是神能接觸我們,我們能完滿享受祂施恩的地方(16)。

十六節第一注說,“這裡所說的寶座,毫無疑問,是指天上神的寶座(啟四2)。神的寶座,對全宇宙是掌權的寶座(但七9,啟五1),但對我們信徒,卻成了施恩的寶座,由至聖所裡的遮罪蓋(施恩座)所表徵(出二五17、21)。這也是神和羔羊的寶座(啟二二1)。當我們還活在地上時,怎能來到天上神和羔羊(基督)的寶座前?祕訣在於希伯來四章十二節所說我們的靈。那在天上坐在寶座上的基督(羅八34),現今也在我們裡面(羅八10),就是在我們的靈裡(提後四22),這靈就是神居所的所在(弗二22)。伯特利是神的家,神的居所,也是天的門;在那裡基督是梯子,把地聯於天,並把天帶到地(創二八12~17,約一51)。我們的靈今天既是神居所的所在,這靈就是天的門,在這裡基督是梯子,把我們在地上的人聯於天,並把天帶給我們。因此,每當我們轉到靈裡,就能進入天的門,藉著基督作天梯,摸著天上施恩的寶座。”

我們需要轉到我們的靈裡受憐憫,得恩典。基督現今在我們的靈裡,祂是我們能去的地方,是我們能進入的範圍。任何時候我們都可以去祂那裡,因為每當我們轉向靈裡,基督的血就在那裡。祂的血已經解決所有的問題,除去一切的障礙,使我們能與神交通、相調,並接受祂的分賜而享受祂。在我們靈裡的基督是個美妙的地方,祂是利未記十六章遮罪蓋的實際。(M.R.)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8-07-28 21:41:40
    觀看數 :
    183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