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常獻的燔祭─活祭
  • 3,270 views,
  • 01-14,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前一篇信息我們看見什麼是燔祭,連同燔祭的種種意義;本篇信息要按照新約的教導,特別論到燔祭實際的應用,就是如何在我們的日常生活及召會生活中應用燔祭。

燔祭豫表基督,主要的不是在於救贖人脫離罪,乃是在於過一種完全且絕對為著神的生活,並在於祂是使神子民能過這樣一種生活的生命
燔祭豫表基督,主要的不是在於救贖人脫離罪,乃是在於過一種完全且絕對為著神的生活,並在於祂是使神子民能過這樣一種生活的生命(利一3,約五19、30,六38,七18,林後五15,加二19~20)。論到獻給神的祭物,一般的領會幾乎都是聯於人自己的難處和罪。因著我們有罪的難處,我們就覺得需要將祭物獻給神。然而,利未記所陳明的第一種祭—燔祭—作為基督的豫表,主要的不是在於祂救贖的一面,而是在於祂所過完全且絕對為著神的生活。

我們所關切的,是我們的難處和我們的罪。如果我們是利未記的作者,可能會先記載贖罪祭或贖愆祭,因為這與我們最切身。當我們來到神前,我們覺察到的是自己罪的問題;然而,按照利未記的記載,第一種祭不是贖罪祭,也不是贖愆祭,乃是燔祭。燔祭豫表基督過一種完全且絕對為著神的生活;這是由燔祭牲無論是從牛群或羊群裡取,都必須是完全的,沒有殘疾,沒有任何瑕疵所豫表(一3)。基督作為燔祭乃是毫無瑕疵的。按照神的觀點,利未記裡的第一種祭是燔祭。基督作為燔祭,首先不是為救贖人脫離罪,乃是要陳明一種完全且絕對為著神的生活,以滿足神的需要,並且成為使神子民能過這樣一種生活的生命。

在利未記裡首先提到的祭不是贖罪祭或贖愆祭,而是燔祭
在利未記裡首先提到的祭不是贖罪祭或贖愆祭,而是燔祭(一3)。

我們第一需要基督作燔祭,因為我們在神面前的第一種光景,第一個問題,不是過犯,乃是不為著神
我們第一需要基督作燔祭,因為我們在神面前的第一種光景,第一個問題,不是過犯,乃是不為著神。作為罪人,我們知道自己的過犯、自己所犯的罪、自己的失敗,但我們沒有神那一面的感覺。倪弟兄有一篇信息說到“人第一次的罪”(見倪柝聲文集第一輯第八冊,二五至三九頁)。人第一次的罪,或者說,人獨一的罪,並不是因著失敗、放縱肉體的情欲或作了許多錯事;人第一次的罪,在於他與神之間出了問題。事實上,人因著遠離神而與神之間出了問題,這才是一切罪的根源和原因。所以,人第一次的罪不在於他犯了什麼錯,有了什麼過犯,乃在於他與神之間出了問題,有了難處。因著我們與神之間的光景不對,所以在利未記裡,神首先提到的祭,不是贖罪祭或贖愆祭,而是燔祭,為使我們過一種與神之間沒有問題,且完全絕對為著神的生活。

神創造我們,是要我們作祂的彰顯和代表(創一26)。神創造我們,是要我們為著祂,並不是為著我們自己;但我們墮落的人為自己活,並沒有為祂活。關於人的受造,神說,“我們要按著我們的形像,照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26)這給我們看見神創造人的定旨。倪弟兄曾說,創造所表明的比救贖更為重要,因創造乃是以神的計畫為目標,而救贖只是補救的(參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二十六冊,六九頁)。在神的創造裡,我們看見神原初創造人的定旨。我們按著神的形像被造,目的是要作神的彰顯;我們有神的管治權,是為了作神的代表。神不是造了人類,祂所造的人乃從神類,這人有神的形像和樣式。這給我們看見,神創造人的目的是要人彰顯神並代表神。因此,人為著神以外的其他事物,是不正確的。因著人被撒但引誘,吃了善惡知識樹的果子,罪就進到人裡面(創三1~6)。從那時起,人開始為自己活,不再為神活;此時神所創造的人就成了墮落的人類。要知道,神並沒有創造人類。神創造人,是要人從神類,從祂自己一類;神創造人,是要人為著祂。
 

燔祭的意思是,我們是神所創造的人,為著彰顯祂並代表祂,不該為著神以外的事物
燔祭的意思是,我們是神所創造的人,為著彰顯祂並代表祂,不該為著神以外的事物(一27~28,參詩七三25,可十二30)。因著墮落,今天幾乎每一個人都為自己活—讀書為自己,受教育為自己,嫁娶為自己,生養孩子為自己,作生意賺錢為自己。可以說,全世界墮落的人都為撒但所利用,有誰是為著神而活呢?不僅人作壞事是為自己,甚至人作好事也是為自己。試問,你養育兒女是為著神麼?你的事業是為著神麼?今天,我們最大的問題在於我們沒有為著神,但感謝神,祂給了我們燔祭這個供備。因著墮落,我們成了一班以自我為中心、為目標的人,但神卻給了我們燔祭這個供備。

我們必須領悟我們沒有絕對為著神,並且我們在自己裡面無法絕對為著神,然後我們需要以基督為我們的燔祭
我們必須領悟我們沒有絕對為著神,並且我們在自己裡面無法絕對為著神,然後我們需要以基督為我們的燔祭(利一3~4)。事實上,我們不絕對,也不能絕對;為著燔祭這個供備,我們讚美神。我們有燔祭,有一位是絕對為著神的。我們需要以基督為我們的燔祭。

基督作我們的燔祭,是完全、絕對為著神的(約四34,五30,來十8~ 10)。凡主耶穌所是的、所說的、所作的,都是絕對地為著神(約六38,五17、36、43,八28,十25,十二49~50)。在宇宙中有這樣一位,過一種絕對為著神的生活,這是何等美妙。基督來到地上,不僅僅是要為著人的罪受死,解決罪的難處,成功救贖,叫我們不落在神的審判之下;事實上,基督來到地上主要的目的,是要過一種完全且絕對為著神的生活。

當全宇宙中的每一個人都為著自己而活時,這裡有一位是絕對為著神的。主在約翰六章三十八節說,“因為我從天上降下來,不是要行我自己的意思,乃是要行那差我來者的意思。”這說出基督受父差遣而來,是要行父的意思。祂在五章四十三節又說,“我在我父的名裡來。”主不是在自己的名裡來,乃是在父的名裡來。在八章二十八節,耶穌對猶太人說,“你們舉起人子以後,必知道我是,並且知道我不從自己作什麼;我說這些話,乃是照著父所教訓我的。”這裡有一位不從自己作什麼;祂乃是照著父的教訓而說話。祂在十二章四十九至五十節說,“因為我所講的沒有出於自己的;……我所講的,乃是父怎樣告訴我,我就照樣講。”在地上有這樣的一位,是神成為肉體,絕對為著神而活。祂是真正的燔祭,沒有瑕疵,沒有殘疾。我們墮落的人都是為著自己,但神給我們的供備,乃是基督這位無瑕無疵的羔羊,作我們的燔祭,使我們可以按手在祂頭上,與祂聯合。

約翰七章啟示基督完全夠資格作燔祭
約翰七章啟示基督完全夠資格作燔祭。

主過著受約束的生活,不為自己行事,祂是尋求神的榮耀,為著神的滿足
主過著受約束的生活,不為自己行事,祂是尋求神的榮耀,為著神的滿足(3~9、18)。約翰七章說到在住棚節的時候,“耶穌的兄弟就對祂說,你離開這裡上猶太去吧,叫你的門徒也看見你所行的事。人要顯揚自己,沒有在隱密中行事的。你若行這些事,就當將自己顯明給世人看。原來連祂的兄弟也不信入祂。”(3~5)作為第一個神人,主絕對為著父而活,過一種受約束的生活。所以祂對祂的兄弟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你們的時候卻常是方便的。”(6)主是受約束的。祂的兄弟什麼時候要作什麼事,都可以隨自己的意思,但祂並非如此。父沒有讓祂去,祂就不能去;父沒有差遣祂,祂就不能去。主耶穌不為自己而活,祂這種生活的主要特徵就是受約束。我們要領悟,耶穌作為無限的神,不需要受約束。祂是永遠、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祂想作什麼就可以作什麼;但主作為第一位神人,將自己擺在燔祭的地位,願意受約束到極點。

接著在七至九節祂說,“世人不能恨你們,卻是恨我,因為我指證他們所作的是惡的。你們上去過節吧,我現在不上去過這節,因為我的時候還沒有到。耶穌說了這話,仍舊住在加利利。”有時我們想要去一個地方,有些弟兄可能建議我們等一等;然而因著我們很想去,就說自己等不了,急著要作一些事。這說出我們不願意受約束,我們是按照自己的偏好、利益、選擇而生活。然而,第一個神人作為燔祭,乃是絕對為神而活。祂完全將自己擺在限制之下;祂受約束,不為著自己,只為著神而活。

在十六至十八節我們看見,主耶穌不從自己說什麼,因而不尋求自己的榮耀;祂尋求那差祂來者的榮耀
在十六至十八節我們看見,主耶穌不從自己說什麼,因而不尋求自己的榮耀;祂尋求那差祂來者的榮耀。在執行神新約的職事上,主耶穌過一種達到五重標準的生活。第一,祂從來不憑著自己作什麼(約五19)。第二,祂不作自己的工(四34,十七4)。第三,祂不說自己的話(十四10、24)。第四,祂不憑著自己的意思作什麼(五30)。第五,祂不尋求自己的榮耀(七18)。(參長老訓練第一冊,五一至五二頁)。這是五重的標準。你曾看過地上有人這樣生活麼?祂不憑著自己作什麼,不作自己的工,不說自己的話,不憑著自己的意思作什麼,也不尋求自己的榮耀;這是新約職事的標準,是第一位神人作為燔祭的圖畫。

約翰七章啟示主耶穌是受神約束的人,祂屬乎神,祂奉神差遣、從神而來,祂不說自己的話,而是講說神
約翰七章啟示主耶穌是受神約束的人,祂屬乎神,祂奉神差遣、從神而來,祂不說自己的話,而是講說神(18,十二49~50)。

主說神的話,神就藉著祂的說話彰顯出來;神藉著祂的說話從祂裡面出來了
主說神的話,神就藉著祂的說話彰顯出來;神藉著祂的說話從祂裡面出來了(七17~18)。

在約翰七章,我們看見主耶穌是燔祭的實際,因祂過著受神約束且完全為神的生活
在約翰七章,我們看見主耶穌是燔祭的實際,因祂過著受神約束且完全為神的生活。我們不絕對,也無法絕對,但這裡有絕對的一位。祂完全夠資格作我們的燔祭,使我們可以與祂成為一。

燔祭的豫表裡啟示了神聖的三一
燔祭的豫表裡啟示了神聖的三一(利一3、8~9)。聖經中所啟示的神聖三一乃是為著我們的享受;神是三一的,是為使神能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裡面,叫我們有分於祂。這是很有意義的。在利未記所記載的五種祭裡,都可以看見神聖的三一。神聖三一乃是五種祭的基本結構。三一神是不斷作工的那一位,是悅納祭物的父,是服事的子,也是調和的靈。三一神是祭物的元素,也是使獻祭得以執行的執行者,好叫我們完滿享受神聖三一的神聖豐富。這些關於神聖三一的要點非常有意義,但不是為著神學的辯論,乃是要使我們有分于神聖的豐富。

在三節和八至九節中,啟示出神聖三一的幾個重要項目:燔祭、會幕、耶和華、祭司、火以及水
在三節和八至九節中,啟示出神聖三一的幾個重要項目:燔祭、會幕、耶和華、祭司、火以及水。

燔祭豫表基督是使神滿足的食物
燔祭豫表基督是使神滿足的食物(3)。基督是真燔祭,祂是使神滿足的食物。

會幕豫表子基督是獻祭的地方
會幕豫表子基督是獻祭的地方(1、3)。帳幕是基督的豫表,祂是會幕的實際。祂是我們與神相會的地方,也是獻祭的地方。

祭物是在會幕門口獻上的;祭要獻得合法,就不能獻在其他地方。我們必須到會幕那裡獻上祭物,就是在基督裡獻上基督。我們要獻上任何東西給神,必須以基督作為獻祭的立場。不要以你自己的義,你自己的好為立場。我們要以基督為獻祭的立場,來向神獻祭。

在利未記一章,子基督被獻給耶和華,所以耶和華是指父作為悅納祭物者
在利未記一章,子基督被獻給耶和華,所以耶和華是指父作為悅納祭物者(3)。

在八至九節,供職獻祭的祭司豫表子基督是服事者,就是我們的大祭司,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
在八至九節,供職獻祭的祭司豫表子基督是服事者,就是我們的大祭司,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來四14~15,五5~6,七17)。基督是祭物本身,也是獻祭的地方,我們要將祭物帶到基督這裡。此外,基督也是獻上祭物的人,就是供職獻祭的祭司。

正如燔祭、會幕和祭司所豫表的,子基督同時是祭物、獻祭之處和獻祭的服事者
正如燔祭、會幕和祭司所豫表的,子基督同時是祭物、獻祭之處和獻祭的服事者(利一3、8)。

火表徵神是悅納的憑藉
火表徵神是悅納的憑藉(8~9)。火燒毀並吞沒;神是藉著焚燒悅納祭物。焚燒燔祭的火就是神自己;火就是神的口(來十二29)。神借焚燒來吃。當火焚燒的時候,那就是神的口,吃下所有的祭物。燔祭的焚燒就是神聖的吃(民二八2)。神乃是藉著焚燒,將所獻給祂的祭物吃下去。

用來洗燔祭牲內臟與腿的水,表徵那靈是洗滌的憑藉;基督內裡的各部分和祂日常的生活行動,一直為聖靈所洗滌,使祂蒙保守,不因接觸屬地的事物而被玷污
用來洗燔祭牲內臟與腿的水,表徵那靈是洗滌的憑藉;基督內裡的各部分和祂日常的生活行動,一直為聖靈所洗滌,使祂蒙保守,不因接觸屬地的事物而被玷污(利一9,約七38~39)。

在利未記一章三節和八至九節我們看見,整個神聖三一都與燔祭有關
在利未記一章三節和八至九節我們看見,整個神聖三一都與燔祭有關。我們能取用這美妙的燔祭,就是分享、有分於神聖三一所有的豐富。

今天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中,需要常時不斷的燔祭
今天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中,需要常時不斷的燔祭(3~4、8~9,六9、12上、13)。這是本篇信息的負擔和焦點。我們已經看過燔祭的各方面,以及燔祭的意義,接著我們要按照新約的教訓,來看如何應用燔祭。在燔祭的條例裡有一條,就是燔祭需要一直不斷地獻上,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不可熄滅(9、12上、13)。燔祭不是偶然獻上的,乃是常時不斷地獻上,並且壇上的火不可熄滅。

現在我們要說到奉獻這件事。嚴格來說,我們不能說燔祭就是我們的奉獻,但我們可以說,燔祭與我們的奉獻有密切的關聯。出埃及二十九章和利未記八章都說到亞倫和他兒子們承接聖職,奉獻給神。為著他們的承接聖職,神囑咐摩西要帶一隻公牛犢、兩隻公綿羊和一筐無酵餅來(1~ 2,出二九1~3)。公牛是為著贖罪祭(10~14,利八14~17)。第一隻公綿羊是作燔祭,宰殺之後完全為著神的滿足(出二九15~18,利八18~21)。

第二隻公綿羊被稱為承接聖職所獻的羊(出二九22下,利八22)。摩西要取這羊的血,抹在亞倫和他兒子們的右耳垂上、右手的大拇指上和右腳的大拇指上(出二九20,利八23~24),好叫他們承接聖職。耳說出他們所聽的,手說出他們所作的,腳代表他們所行的,這些都需要抹上血,表徵用基督的血潔淨並聖別。

然而,為著承接聖職,以上所說的這些還不夠;“〔摩西〕又取脂油,就是肥尾巴,並髒上所有的脂油和肝上的網子,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並右腿,再從耶和華面前裝無酵餅的筐子中取一個無酵餅,一個調油的餅和一個薄餅,……把這一切放在亞倫的手上和他兒子們的手上,作為搖祭,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摩西從他們的手上接過來,燒在壇上的燔祭上,都是承接聖職所獻怡爽的香氣,是獻給耶和華的火祭。”(25~28)這火祭是為著神的滿足。

當我們講到燔祭的應用,絕不能略過我們的奉獻。在新約中,特別是在保羅的書信中,著重地說到我們的奉獻(羅十二1)。燔祭需要整夜不斷地焚燒,壇上的火需要常時不斷地燒著,不可熄滅。這火從天降下,焚燒祭物。什麼能夠維持這火一直不斷地焚燒?神囑咐祭司要加上柴,好使火一直不斷地燒著。今天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召會生活,需要常時不斷的燔祭。我們的奉獻需要是不間斷的、繼續的;燔祭壇上的火不可熄滅。我們絕不該說,自己得救時就奉獻給主;也不該說,上個月已經奉獻給主。每一天,我們都應該對奉獻有新鮮的應用與經歷。燔祭需要是常時不斷地獻上,不該偶爾為之。當我們覺得自己過得不錯,正在基督徒生活的高峰時,我們很容易奉獻。然而有時我們處在低谷中,我們就不奉獻了。其實不論在高山或低谷,都必須奉獻自己。燔祭必須是持續、不間斷的。我們的奉獻不該是一種活動或作為,乃該是一種生活。當我們感覺好的時候,需要奉獻;我們感覺不好的時候,仍然需要奉獻。

神的百姓必須每天獻燔祭,並且早晨獻,晚上也得獻;每逢安息日、月朔、節期,還得特別地獻
神的百姓必須每天獻燔祭,並且早晨獻,晚上也得獻;每逢安息日、月朔、節期,還得特別地獻(民二八3~二九40)。藉著神的恩典,我要向你們作見證。在我基督徒生涯的五十年間,每天早上我都將自己更新地奉獻給神。我不是特別的人,也沒有特別的感覺,但每早晨我都更新我的奉獻。然而我也得承認,我並非每個晚上都奉獻。照這裡所說,燔祭乃是早晨獻,晚上也得獻。早晨我們知道當天有許多事情要面對,就把自己奉獻給主。到了晚上,一切都完成了,我們上床休息就忘記奉獻。其實我們將一切都完成了,還需要再獻上燔祭。早晨我們感覺比較好,晚上感覺可能不太好,那些都不重要。無論早晨或晚上,我們都需要獻燔祭。此外,每逢安息日(意即每週)、月朔(意即每月)、節期(意即每年),我們還得特別地獻燔祭。我們每天、每週、每月、每年,以及在每次特別的節期,都需要不斷地獻上燔祭。有時在特別的光景中,我們也需要特別地獻上燔祭。

李弟兄甚至提醒我們,參加擘餅聚會之前,要更新地奉獻自己。我們若是每次參加擘餅聚會前都奉獻自己,我們還會遲到,或在聚會中不說話、不展覽基督、不獻上禱告和讚美麼?主要恢復、復興並加強我們的奉獻。我們不該只研讀燔祭的意義。燔祭對我們到底意義何在?它該是我們日夜持續不斷的經歷。我們需要獻上燔祭給神。若是每個主日我們都特別的、更新的將自己奉獻給神,我們來聚會就會不一樣。

因著對於燔祭這樣的要求,銅祭壇被專一的稱作“燔祭壇”
因著對於燔祭這樣的要求,銅祭壇被專一的稱作“燔祭壇”(出三十28,三八1)雖然其他祭物也放在這祭壇上,但銅祭壇卻被專一的稱作“燔祭壇”,說出這座祭壇是為著燔祭的,是為著神的滿足。

燔祭乃是常時不斷的祭,燔祭的火不可熄滅,必須日夜燒著
燔祭乃是常時不斷的祭,燔祭的火不可熄滅,必須日夜燒著(利六9、12上、13)。

“燔祭要整夜在壇上的焚燒處,直到早晨,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
“燔祭要整夜在壇上的焚燒處,直到早晨,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9)“壇上的火要在其上一直燒著,不可熄滅。”(12上)“火要在壇上一直不斷地燒著,不可熄滅。”(13)我們要讓壇上的火一直燒著。

“整夜……直到早晨”表徵燔祭該留在焚燒的地方,經過這世代的黑夜,直到早晨,就是直到主耶穌再來
“整夜……直到早晨”表徵燔祭該留在焚燒的地方,經過這世代的黑夜,直到早晨,就是直到主耶穌再來(9,彼後一19,瑪四2)。我們將自己獻給主,不該只在某些情形中,也不該僅限於某些時間。我們獻給主該如同燔祭,要留在壇上的焚燒處,經過這世代的黑夜,直到早晨,就是直到主耶穌再來。在黑夜的時候,我們仍要留在燔祭焚燒的地方。在現今這世代的黑夜中,會發生許多事,有好事、壞事、邪惡的事、消極的事。我們該作什麼呢?正如燔祭所表明的,我們要留在壇上的焚燒處,直到早晨;這該是我們的地位。

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表徵神是宇宙中聖別的火,隨時預備好接納(焚燒)所獻給祂的食物,也表徵神悅納所獻給祂之物的願望,從不止息
壇上的火要一直燒著,表徵神是宇宙中聖別的火,隨時預備好接納(焚燒)所獻給祂的食物,也表徵神悅納所獻給祂之物的願望,從不止息(利六9下、12上、13,來十二29)。有時我們會對主說,“主,我的光景不好,我很軟弱,我無法將自己奉獻給你。”然而,即使我們的奉獻不是那麼完全、絕對,我們還是要將自己奉獻給主,因為神等不及要焚燒,要悅納我們的奉獻。

或許我們年輕時曾將自己奉獻給主,在職之後就到世界裡去了,但神仍然沒有忘記我們的奉獻,祂要焚燒我們所獻的祭物。也許有人到外地讀書,神會記得他曾經在某次特會中奉獻自己;神這火是隨時預備好要焚燒的。當我們奉獻時,不要考慮自己的光景,不要想自己夠不夠資格。我們沒有一個人夠資格,唯有基督夠資格,祂是真正奉獻的那一位,祂是真正的燔祭。

嚴格地說,我們將自己奉獻給主時,不是奉獻自己,乃是按手在基督身上。有幾次,當早晨我要將自己奉獻給主,但我發現自己一無所有,沒有什麼可以奉獻給祂。主提醒我要按手在祂身上,祂是真正的燔祭,是絕對、完全的一位,只要在祂裡面,藉著祂,我就能蒙神悅納。所以,不是我們有什麼可以奉獻給神,我們乃是按手在基督身上;在祂裡面,藉著祂,我們就能將自己奉獻給神,並蒙神悅納。

燔祭的豫表給我們看見,我們必須有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有火終日在壇上燒著的生活
燔祭的豫表給我們看見,我們必須有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有火終日在壇上燒著的生活(利六12上、13)。關於屬靈的火,倪弟兄曾在信息裡說,“這火是主來摔在地上的,這火也就是福音,能叫你事奉,叫你受逼迫,叫你捨命。火在個人方面完全看奉獻,奉獻在祭壇上有多少,火燒就有多大。若奉獻不夠,火就不著,所以我們的奉獻不能有所保留。

“奉獻又是從光照來的。我們乃是在我們所得著的光裡,把自己奉獻給神的。奉獻只能照著我們所領會到的來奉獻,只能照著我們屬靈的眼睛所能看見的來奉獻。我們所看見的光,是從我們與神的交通裡摸著的。藉著與神不斷地交通,神就光照我們,啟示我們。我們在神的光照下,看見神對我們的要求是如何,就願意把自己奉獻給神。然後神就降下火來,悅納我們的奉獻。所以火是借奉獻從神傳遞得來,並非自己點著的。這就是祭壇上的火,祭物擺上了,火就降下來。奉獻不只是一次就夠了,乃是繼續的。我們在起頭的時候,還不知道奉獻的是什麼;逐漸的我們所得的光照加多,奉獻就越來越多,越來越徹底。奉獻越厲害,祭壇的火越大。奉獻是跟著光照,我們所得的光照有多少,就該奉獻多少。我們的奉獻要趕得上神所給的光照。”(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十五冊,二七至二八頁)

我們越奉獻就越有火。嚴格地說,我們不該追求火,我們需要加添我們的奉獻。在燔祭的圖畫中,祭司需要每早晨在壇上燒柴(利六12中)。基督這燔祭乃是擺在柴上,這柴就是我們;壇上的火是從天上降下來,而燔祭是在柴上。這說出雖然我們不能自己生火,不能有人工的火,但需要我們加上柴,需要把我們自己擺在壇上焚燒。

我們不能被動等神來焚燒,乃必須主動加上柴,就是要挑旺我們的靈。羅馬十二章十一節說,我們要“靈裡火熱,常常服事主”。有時,可能你並不樂意到聚會中,也不想說什麼話,更不想作任何事。這時你該怎麼辦?只是坐在那裡等火從天上降下麼?不,你要加柴,要主動把自己獻上,說,“主啊,我不要讓這個聚會空洞,我不要讓這個聚會白白過去,我要操練我的靈。甚至當我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可以說的時候,我還要加上柴。”基督作為獻在壇上的燔祭,乃是在柴上被焚燒,這與操練我們的靈有極大的關係。我們若不操練我們的靈,神就無法行動,也無法作工。

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就是成為活祭
過常時不斷之燔祭的生活,就是成為活祭(羅十二1)。我們獻上自己成為活祭,就是照著新約的教訓,應用基督作燔祭。

燔祭豫表我們的奉獻,也就是把自己獻給神作活祭;奉獻的意義,就是把自己獻給神作活祭
燔祭豫表我們的奉獻,也就是把自己獻給神作活祭;奉獻的意義,就是把自己獻給神作活祭(利一3~4、8~9,六9、12上、13,羅十二1)。“祭”(sacrifice)有犧牲的意思,表明我們願意成為無有,願意放下一切,失去一切。保羅藉著神的憐恤勸我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羅十二1)。當我們把一樣東西放在祭壇上時,就失去對它的掌控。因此,成為祭物被火焚燒,乃是讓主得著完全的主權。因著我們成為祭物,就不能限制神拿多少,主權完全在神手中;我們只能讓神佔有,為祂使用,祂要用多少就多少。無論神要不要用我們,對我們而言都沒有差別。我們的態度該如同詩歌三百零四首第三節所說:“準備為你前來負軛,或是不用放一邊。”

有時我們想,因為我們奉獻給神了,所以要移民到某地,或是兩三個月內要讀經一遍,或是今年要帶一個人歸主。試問,這些是奉獻,或者只是我們在神面前的起誓?正確的奉獻乃是將我們自己向神完全降服。按照利未記八章所描繪的圖畫,祭司亞倫和他兒子們承接聖職,是要雙手充滿祭物。“承接聖職”(出二八41)原文的意思是雙手充滿。不是我們定意要為神作什麼,反之,我們需要雙手充滿基督作祭物。

我們對獻祭的感覺,有時仿佛是我們承諾要投入某一件事。事實上,我們成為祭物,乃是要讓神在我們身上為所欲為。這是奉獻的意義,也是祭物的意義。李弟兄離世前最後一句話是“犧牲”(sacrifice),他的一生就是一個活祭。因此,當我們講到常獻的燔祭時,意思不是說,我們要把自己奉獻給主而竭力為主作事。反之,我們是要獻上自己作活祭,讓主照著祂所喜悅的,在我們身上成就祂所要作的事。

在舊約裡每日獻的燔祭,豫表在新約裡,我們屬神的人應當每日將自己獻給神
在舊約裡每日獻的燔祭,豫表在新約裡,我們屬神的人應當每日將自己獻給神(民二八3~8)。當我回顧自己基督徒的生活時,發現藉著每天將自己更新奉獻給主,保守了我的一生。這奉獻不是告訴自己要作什麼,而是將我的主權交給主。這是我蒙保守的一個因素。我們不僅早晨需要將自己獻給主,到了晚上,當工作完畢,我們同樣要對主說,“主啊,為著今天感謝你,我以你為燔祭獻給神。雖然我已經盡所能了,但我仍是無用的奴僕。在今天的末了,主,你仍是那真正的燔祭。”若是我們這樣作,我們的一生就會蒙保守、得加強,神也會在我們身上有路。

羅馬十二章一節的祭是活的,因為是復活而有生命的
羅馬十二章一節的祭是活的,因為是復活而有生命的(六4~5)。祭牲雖被殺死,卻又成了活祭,因為在了結之後,就有新生的起頭。保羅在加拉太二章二十節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裡所活的生命,是我在神兒子的信裡,與祂聯結所活的。”保羅在這裡說到他與主同釘,卻又仍然活著;這就是活祭。一面,我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已經被了結了;但另一面,我們仍然活著,然而這不是我們,乃是基督在我們裡面活著。

作活祭的意思是,我們一直將自己獻給主。我們不斷將自己獻給主,主就能不斷地使用我們。不要只是一年或一個月一次將自己奉獻給主,我們要不斷地將自己獻給主。奉獻在於兩件事:第一,在於愛;第二,在於主權。神已經付了重價買我們(林前六20,七23),因此,我們不屬自己。我們不能說,“今天我要奉獻,明天我不要奉獻。”我們沒有這個權利,因為我們不屬自己。奉獻也是一件愛的事。主用祂的愛吸引我們。這就如同出埃及二十一章裡,那奴僕所說的:“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5)因此,奉獻不是偶爾發生的,也不在於我們的感覺;我們需要繼續不斷地站在奉獻的地位上。

這祭是聖別的,因為在地位上,是基督的血,從世界和一切凡俗的人事物,分別出來歸與神的;並且在性質上,也是聖靈用神的生命,和神聖別的性情,將天然的生命和舊造,為著神的滿足,聖別而變化的,所以能討神喜悅
這祭是聖別的,因為在地位上,是基督的血,從世界和一切凡俗的人事物,分別出來歸與神的;並且在性質上,也是聖靈用神的生命,和神聖別的性情,將天然的生命和舊造,為著神的滿足,聖別而變化的,所以能討神喜悅(羅十二1)。我們若要將自己當作活祭獻給主,就該有分別的記號,就是將屬神的和不屬神的分開。最近我對青職的聖徒很有負擔。我們處在科技快速發展的時代,普遍都使用手機和平板電腦;這些產品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使屬世界的和不屬世界的界線越來越難區分。三十年前,若使用電子裝置,就顯然是屬世的;那時,我們甚至砸碎電視。然而現在我們不可能把手機、平板燒毀。我看著年輕的一代長大,很多人在掙扎如何養育孩子,如何在召會生活、家庭生活、職場生活中取得平衡。比起三十年前,世界對你們有更多、更厲害的要求;世界也非常狡猾地潛入召會生活。我們裡面如何能持續不斷地焚燒?如何持續不斷地經歷燔祭,而在我們身上有分別的記號?世人能不能從你使用手機的情況看出你是基督徒,是跟他們不一樣的?

我們如今活在一個邪惡的世代,而且越來越邪惡。我們要學習經歷常獻的燔祭,就是不斷地將自己奉獻給主。你如何調整生活,如何取得平衡?你需要絕對把自己奉獻給主。不是要你丟掉手機,丟掉電腦;但你需要奉獻。你也許過了奉獻的關,卻仍不明白你的奉獻對於神今天的見證是多麼重要。你若沒有完滿的經歷奉獻,就會掙扎,與世界牽扯。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呢?我經常對年輕人說,“要以基督為中心。”基督若是你的中心,一切就會平衡。並不是先取得平衡,乃是先以基督為中心。馬太六章說,“你們要先尋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一切就都要加給你們了。”(33)我們若先尋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就能在一切的事上取得平衡。

按羅馬十二章一節的原文,身體是複數,祭是單數
按羅馬十二章一節的原文,身體是複數,祭是單數。保羅在這節講到奉獻,是確定的講到將身體獻上。我們的奉獻需要是實際的、確定的。

我們所獻上的,乃是許多身體,但我們所獻成的,卻是唯一的祭,這含示我們眾人在基督身體裡的事奉,不該是許多分開、各不相干、個別的事奉
我們所獻上的,乃是許多身體,但我們所獻成的,卻是唯一的祭,這含示我們眾人在基督身體裡的事奉,不該是許多分開、各不相干、個別的事奉。

我們一切的事奉,該是一個整體的事奉,且該是獨一無二的,因為是基督一個身體的事奉
我們一切的事奉,該是一個整體的事奉,且該是獨一無二的,因為是基督一個身體的事奉(4~5)。奉獻的目的是為著事奉神。我們不該分開、個別的事奉,乃該在身體裡事奉。物質的身體雖有許多,卻該是一個活祭。嚴格地說,奉獻不是個人的事,乃是團體的事。祭司體系乃是團體的事奉。就個人而言,必須與主辦交涉,將自己奉獻給神。然而,個人的奉獻需要聯於基督身體的奉獻。神所要的不是我們單獨奉獻去傳福音、移民或為神作什麼。個人的奉獻該是團體奉獻的一部分。神不太在意個人的奉獻,神在意團體的奉獻。

召會生活整體說來,乃是作神滿足的燔祭
召會生活整體說來,乃是作神滿足的燔祭。

信徒將他們的身體獻上,當作活祭,而活在基督的身體裡;要有身體的生活,我們就需要將我們的身體獻給主和祂的身體
信徒將他們的身體獻上,當作活祭,而活在基督的身體裡;要有身體的生活,我們就需要將我們的身體獻給主和祂的身體(1、4~5)。我們需要將身體獻上來參加聚會。如果你對聖徒說,“我在靈裡與你們同在”,這是不夠的。我們的身體需要來到聚會中,開口向主獻上讚美、禱告,或盡功用事奉主。我們的奉獻該是具體、確定的,並且聯於基督身體的生活。我們的奉獻該帶著身體生活的觀點。

我們對神一切的事奉,都必須根據於燔祭壇上的火
我們對神一切的事奉,都必須根據於燔祭壇上的火(11,利九24,十六12~13,六13,參十1~2)。在舊約,對神的事奉開始於祭壇上的火。在利未記,當一切祭物都預備好,祭司也預備好要事奉,但若沒有火從天上降下來,就不能完成獻祭的事。從天上降下來的火,燒掉祭壇上的祭物,開始了祭司的事奉。同樣的,我們要事奉神,必須有從天上降下來的火,成為祭壇上焚燒的火。

神要以色列人的事奉是根據於這火(六13)。我們在召會生活中對神的事奉,必須源於燔祭壇上的火,並且我們的事奉必須來自神焚燒的火,也是這火的結果(出三2、4、6,羅十二1、11)。這火在李弟兄裡面焚燒,就將主的恢復帶到美國。這火也在許多主的僕人裡面焚燒,將主的話擴展到全世界。今天主恢復的擴展,不能藉著我們天然的熱心、計畫和安排。我們要禱告:“主,願你的火降下來。”我們獻上自己,在壇上加柴,就能帶進主的焚燒。我們若奉獻自己,火就要降下並焚燒;這才能構成我們對神的事奉。摩西四十歲時,在自己裡面發熱心,想要為神的子民作事。神卻要他等候四十年,直到他對自己完全失望,神才從荊棘中火焰裡向他顯現。我們對燔祭的經歷應該產生具體的奉獻,帶進蒙神悅納的事奉。神不要我們帶著自己的凡火事奉;火必須從天上降下來。我們要有這火,就必須奉獻;我們若奉獻,神已預備好要焚燒我們所獻給祂之物。神的火一直焚燒,就有真正的事奉(J. L.)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8-01-14 16:30:11
    觀看數 :
    3,270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