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在神終極的行動中擔負終極的責任
  • 2,761 views,
  • 2017-03-18,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這次的標語是很長的一句話,是這五篇信息綱要的結晶。“我們需要認識這世代並認識現有的真理,看見神的主宰、世界終極局勢和主終極恢復的異象,尊重主是頭,並且受基督身體的平衡,蒙保守在其獨一的一里,藉此在神終極的行動中履行終極的責任。”

世界終極的局勢,神終極的行動,主終極的恢復。世界的局勢之所以是終極的,因爲我們同意李弟兄所說的。若是神要重新的安排世界的局勢,興起另一個強權,來履行目前美國所有的功用,是極其不可能的;甚至限制其他某些國家,好叫神終極的行動能有路,叫主終極的恢復也能有路,並且叫我們能夠履行神這個終極的責任。

所以這篇信息的篇題是“在神終極的行動中擔負終極的責任”。這裏第一個我們要注意的辭就是“我們”。我想要來研究一下這個“我們”究竟是誰?這不是說,我在這裏差遣他吧,我在這裏差遣他們吧。而是我在這裏,預備好來履行我的那一份,我的度量,我的功用,在這個終極的責任中來履行我的那一份。所以,關於“我們”這個辭我想要講三件事:

 

壹 我們必須擔負有關世界終極局勢、神終極行動以及神終極恢復的終極責任:

首先,這個“我們”指的是整個基督生機的身體,現在在地上,正在藉着地方召會而盡功用,整個身體就是這裏的我們。然而在這裏運行,盡功用,或者是被顯明出來的身體,是顯明與三個方面,身體乃是召會管治的原則,身體乃是職事管治的原則,身體也是工作管治的原則。召會乃是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召會乃是身體生命的小影,所有的召會都是由身體這個原則來支配的。而職事呢?乃是身體在那裏盡功用,是身體在那裏盡功用而事奉。工作則是身體在尋求擴增,身體要走出去尋求擴增。身體乃是這裏管治的原則。在這裏有這三個方面,就是召會作爲身體的彰顯,還有職事作爲身體的功用,事奉在生命裏的盡職,還有工作。這三者是有分別的,卻是不分開的。這三者皆有各自的職責,它的範圍和功用,但是這三者是緊密相連的。而這終極的行動就需要召會、職事和工作,能夠和諧一致地盡功用,每一方面都在祂的度量裏來盡功用。召會作爲一個範圍不在那裏,這針對工作發表什麼意見。召會也不決定,也不定規職事在七次節期或其它的場合要釋放什麼信息。而職事呢?乃是服事衆召會。

這個詩歌914首,英文詩歌914首(中文大本658首),說到:“職事乃是爲着召會,召會不是爲職事;所有燈臺都是召會,任何職事都不是。”

有異議者常有一個謊言,就是說地方召會都是職事的召會。沒有這樣的事。地方召會乃是基督身體的彰顯,由職事來供應,由職事來服事。職事可能會爲工作提供一個指引的方向,但是工作有其自己的範圍和服事,在那裏積極主動地生機的尋求身體的增長和擴增。但是工作並不控制召會。如果工作是很清楚的,他們就會很清楚他不能輕率地來碰職事這件事。所以,主在這裏要有一個在地上完全盡功用的身體,從今直到祂再來要叫身體作爲新婦呈現給祂作祂的配偶。我們仰望主,這個“我們”就是整個的身體。

第二,這個“我們”也是身體上的每一個肢體,每一部分,每一個信徒。我的整個身體現在難道不是正在運行嗎?我的腳雖然是扁平足,但是能夠支撐我,直到要停止爲止。我的裏面各部分也在盡功用。我的眼睛,我的耳朵,我身體上的每一個肢體,每一部分都在身體裏,有它的功用和責任,是向着身體,也是爲着身體的。我們可能很容易領悟,我們是信徒,因爲信徒完全是個別的單位。我們也可能很容易領悟,我們是神的兒女,因爲兒女也是單個的單位。但是要認識到我們是肢體,就需要許多的經歷和光照。我們就領悟,就好像我們不能沒有三一神而活,我們也不能沒有身體而活,因爲我們是身體上的肢體,而神已經把我們按照祂的喜悅擺在身體裏,我們是別無選擇。這裏沒有意見調查,沒有投票,我們乃是照着神的喜悅被擺在身體裏。而基督身體上的每一個肢體在地方召會裏,在這終極的責任裏都有其一份。但每一個信徒,我們在這篇綱要的末了會看的更多,每一個信徒也都有他的責任。

我對路加福音十二章有兩處經文非常的有深刻的印象。在路加福音十二章的末了,在主說到關於國度,非常激勵人的話之後,祂就說到,祂就說了一段警告的話,說到需要警醒和忠信。這是給我們一段警告的話。祂就區分了兩類的信徒。我要把這兩類的信徒應用在我們在主恢復裏的信徒,還有其他的信徒,就是主所說的。這奴僕若是知道他主人的意思,卻不預備或是不照他的意思行。那奴僕必多受鞭打,這裏有一個奴僕,他知道主人的意思爲何。我們知道神的旨意是什麼,我們知道祂的旨意、祂的經綸是什麼,祂終極的行動是什麼。我們站在人子面前,在那日,我們不能說我們不知道,祂可能會提醒我們,我們參加過多少次的節期,多少次的訓練。但是卻有一些人,是不知道的。唯有那不知道,他們能誠實的說,我不知道,我是跟隨這個牧師,他不知道,這個瞎眼的領瞎眼的,我並不知道神的旨意是什麼。我以爲父的家就是天堂,我以爲基督的身體不是實行上的。我不知道我有靈。我從來不清楚,關於重生的事,更不用說變化了。主可能會說,我知道這一點,唯有那不知道的作了當受鞭打的事,必少受鞭打,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格外多要。我們是有責任的。

今天晚上,我這些話釋放完了之後,我希望有一晚上好的休息。我非常期待你們衆人,整個主的恢復能夠受內住的靈所攪擾。就積極一面來說,你們都能向祂敞開,把你自己奉獻給祂。向祂禱告,向祂問,“我的那一份是什麼呢?”這不只是爲了工作,不只是爲了職事,不只是爲着長老,這乃是爲着整個基督的身體,以及身體上的每一個肢體。

現在主的恢復,在美國的主的恢復要準備好。有這個關於“我們”這個辭的第三層意義。主興起我們爲着祂終極的行動,要將祂的恢復擴展到全地。如果我這個細節講的不對,請本生弟兄糾正我。但是主到俄國去的行動。李弟兄他是希望從美國能差派三百位,從美國送出去的,應該比其他地方多的多。我們相信李弟兄的話,現在對我們也是適用的。我們在美國,在衆召會中間,在這個富裕的國家,我們有一個,我們擔負一個特別的責任。在這個世界的終極的局勢,神終極的行動中,擔負特別的責任。主知道。他釋放了信息,講到商業化,講到安逸之地,也講到加州,講到南加州的情形,在這裏大部分是陽光普照之地。我們需要盡我們的那一份。遠東來的聖徒,非常的忠信,非常的積極,他們也會在他們的度量裏盡他們那一份。但我們在主的恢復裏,在美國的聖徒,也是在這世界終極的局勢中,我們需要認識,這不是一個政治上的觀察,這乃是根據但以理四章的觀察,來自於寶座的觀察。這次總統大選的結果影響了全地,只有主宰的神能夠有這樣的安排。所以我們是整個身體,我們是我們衆人,我們也是在美國的主的恢復。

好,現在我們可以接下去講。第一中點。這三箇中點都是開始於我們終極的責任,我們終極的責任,這裏沒有例外。如果你在召會中,如果你奉獻了自己,如果你領受了這份職事,你就是我們的一份子。

一 我們終極的責任乃是被基督浸透並浸潤,好爲着召會作基督的身體,就是一個新人弗三16,四12、16、24:

沒有人能替你作這件事。我們可以爲你代求,按照以弗所三章的禱告來爲你禱告。但只有你能將你的心轉向主,只有你能將你的心向祂敞開,只有你能將你自己奉獻給主,只有你能操練你的靈來禱告說,“主啊,今天將你自己作到我裏面,浸透我,浸潤我,將我基督化,使我成爲神,我把我的心交給你,使我的心成爲你心的複製,儘可能的成爲你心的複製。”如果你真是看見以弗所三章那裏的禱告,你就不知道還該禱告什麼別的事。這應該是你主要的禱告,這是神中心的工作,就是要浸透你,浸潤你,乃是爲着身體。不是要叫你成爲卓越、超特的人,成爲英雄,成爲特出的人,這乃是爲了身體。你要禱告說,“主啊,爲了身體,在我裏面長大,爲了身體變化我,爲了身體浸透我,浸潤我。主必要成就這件事。但是,當我們求祂作的時候,的確會有很大的不同。

1 我們必須看見關於傳揚福音、教導神聖真理、照着神命定之路聚會的重大責任;然而,我們不該滿足於這三件事,因爲這些不能成就神的願望—太二四14,二八19。

這些都是重大的責任。我們並不是要跳過這些事,直接達到終極的行動,這是不可能的。我們要開始於生命的傳揚,藉着傳福音,來開展生命。我們也需要教導主所教導我們一切的話,我們有領受了許多的這個命令,我們接受了許多的教訓。我們也需要照着神所命定的路,就是生命之路來聚會。我們必須要實行這些事,絕不是更少,而是更多。然而,這裏繼續說,然而我們不該滿足於這三件事,因爲這些不能成就神的願望。

如果我們滿足於這三件事,如果我們以爲只要我們救了夠多的人,教導了夠多的真理,建立了夠多的召會,也許有一萬處的召會,這就會把主帶回來。如果這是我們的觀點,你知道我們是什麼嗎?我們就是基督教。基督教和我們的分野(就是李隆輝弟兄信息裏所說的,還有陳實弟兄所講的),這終極的行動多少世紀以來都被忽略,這乃是藉着時代的職事,已過這個世紀才恢復過來。我們必須要被基督所浸透並浸潤,好叫基督成爲我們的生命,叫我們活祂,彰顯祂,在團體的一面彰顯祂。唯有這個才能夠成就神心頭的願望。這件事應該在我們裏面焚燒。我能向你們見證,這在我裏面焚燒,日夜的焚燒,日夜的焚燒,這是前所未有的。主心頭的願望,要得着一個團體的彰顯,首先是身體,然後是新婦,最終是國度,必須要得着實現,這乃是神終極的行動。這是基於福音的傳揚,這是基於神聖真理的教導,也是基於召會生活在生命裏的實行,照着神所命定之路來實行。

2 神的願望、祂的喜悅,是要我們活基督,並有基督作召會生活的實際,就是真實的內容,使每個地方召會都成爲金燈臺—弗一5、9,腓一21上,二13,啓一11~12:

第二小點,神的願望、神的喜悅,這是何等的辭。我們知道神的願望,我們知道祂的,不止祂的旨意,而是祂的心。祂將祂的心向我們敞開,我們豈不是蒙福的一班人麼?居然能知道神的願望、神的喜悅。什麼叫祂快樂?是要叫我們活基督,並有基督作召會生活的實際,就是真實的內容,召會的生活要滿了實際。你裏面難道不渴求這件事麼?你的心難道不渴望這個實際麼?能夠成爲一個實際的人,就是作到你裏面的實際。使每個地方召會都成爲金燈臺,每一個地方召會都成爲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的具體化身和彰顯。

我是預先講了之後的一點,但我現在先提一下。我要閉上我的眼睛,然後我要思想在德國遍處的金燈臺,一個接一個,不需要人數衆多,但是是金燈臺,滿了神聖的實際,滿了三一神團體的彰顯。

a 這樣,身體生活就會達到羅馬十二章的實際,這自然會爲着主的回來預備新婦。

主會叫我們知道,也可能是職事的責任,要叫整個恢復知道,我們所在的這個地步。

李弟兄在一九九四年告訴我們這件事,也許藉着相調,我們能夠達到這一點。他說到關於相調的實行。主問他說,難道這就是我要的麼?就是有這些召會麼?基督身體的實際在哪裏呢?二十三年前,我們弟兄說,我看不見,我在任何地方都看不見基督身體的實際。誰會因此而警醒呢?有多少長老,有多少的負責的弟兄,是受了當頭棒喝呢?經過二十三年,主必須要得着這個,我們必須要達到羅馬十二章的實際。這自然會爲着主的回來預備新婦。爲什麼呢?因爲建造基督的身體就是預備新婦。當神爲亞當創造了一個配偶,祂乃是建造了,用亞當的肋骨建造成一個女人。祂所建造的那個人被呈現給亞當作爲他的新婦。所以這裏緊要的點,一切都是在於基督身體的實際。這乃是藉着聖徒在個人一面被基督一點一滴的、一天過一天被包羅萬有的基督所浸透並浸潤。

b 這是主恢復的目標;世界局勢一直是爲着這個目的預備的—太十六18,弗四16,啓一5,徒十七26。

我最近的旅行,到馬來西亞,到印度,到新加坡和臺灣,給我一個印象,全地都受了動搖,都受了影響,就不知道美國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並不是要有政治的言論,我相信神是要爲着已過八年的墮落有一個迴應,要叫這個國家醒過來。不是要叫人成爲愛國的,而是爲了祂終極的行動。主在預備這個終極的局勢,好叫我們在主的恢復裏,能夠終極完成這個終極的行動。弟兄姊妹,讓我們作這件事,讓我們實際的一同有份這個行動。

3 我們終極的責任乃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作基督活的見證人,並在我們所在之地,以一種方式一同聚集,使我們能成爲基督的身體、新人、燈臺和新婦—弗四16、24,啓一12,十九7。

好!在我們所在之地,以一種方式一同聚集,什麼樣的方式呢?我對我前幾天讀的一篇信息,仍然有深刻的印象。(因爲我仍然有責任需要監督檢查新進的編輯所作的工作。)那裏說到要以生命的方式,他說不是要有一些刻意的行爲,這些刻意行動的集合就是宗教。他說這不是我的眼光,神命定的路四個方面,不是只是爲了有些活動,這乃是我們所是的一部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傳揚福音,不是我們刻意去作的一個活動,而是我們這個人所是和生活的一部分。去人的家裏探訪人,彼此互相的成全,申言以建造召會,這些都應該是我們的生活,不是只是我們刻意作,在外在作的一些事情。所以我們需要一種方式一同聚集,這當然是生命的方式。在召會生活裏的一切都應該是我們每日生活和我們個人生活在主面前的一個彰顯。

二 我們終極的責任乃是作耶穌的見證— 一2、9:

我們有一位九十幾歲的年長的弟兄,通常都是要到夠年長的時候,纔開始盡功用,功用才顯明出來,就好像約翰一樣。就像我們的使徒約翰,他被放逐到拔摩海島,他是爲着神的話和耶穌的見證被放逐。他在第一章,啓示錄第一章這樣說,他把他使徒的身份擺在一邊,“他說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裏一同有份的。”他在那裏乃是因着耶穌的見證,這在接下來的點,有一個很好的說明,非常基本的說明。

1 啓示錄這卷書陳明耶穌的見證,就是召會作基督團體的彰顯—2、9、20節,十九10下。

基督團體的彰顯,這就是建造一個基本的定義。建造就是基督團體的彰顯。所以我們都需要成爲這個彰顯的一部分,我們都需要成爲這個團體實體的一部分。說到彰顯,我們的魂有兩個主要的功用,第一就是享受主;但是更重要的就是,魂是彰顯的器官。若是主要得着一個團體的彰顯,就必須要從我們的靈裏達到我們的魂,能夠藉着變化而彰顯出基督的榮耀。我們需要爲此禱告。我們需要將個人的渴望與神的願望連在一起。“主啊,爲着你的團體彰顯變化我,不要叫我繼續天天彰顯我自己,叫我從榮耀到榮耀得着變化。這是爲着你團體的彰顯。”這意思就是不再有個人主義。這是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你沒有辦法再成爲單獨的。難道人到德國去是單獨去的麼?他們在那裏單獨的作一些事麼?沒有領悟這是一件身體的事,包含召會、職事和工作麼?我們怎麼敢獨立、單獨的到那裏去。當個人主義已經結束了,這乃是身體的行動,團體的彰顯。我們都要在新耶路撒冷成爲千千萬萬得榮耀的神的兒子。但現在我就要告訴你們,這沒有任何的問題。我成爲這成千數以百萬計的人其中的一個人,沒有任何的問題,這實在是榮耀。這需要一個新的宇宙才能夠容納這個榮耀的實體。所以金燈臺乃是基督團體的彰顯,她乃是看不見之神的形像,祂的彰顯。

第二小點,啓示錄揭示基督,我盼望你能夠操練自己,因爲這樣的強度要一直到這一篇信息的最後一句話。這個負擔必須要能夠釋放出來,進到身體裏面。

2 啓示錄揭示基督,而基督藉着召會得着彰顯;因此,召會是這卷書所啓示之耶穌的見證— 一1、13、20,十九10下:

a 耶穌這活的人位,乃是神的形像、彰顯和見證;而今天的召會乃是耶穌的見證,祂團體的彰顯—林後四4,西一15、18,三10~11、15。

團體的彰顯。希望你明天五點四十醒來的時候,你能在你的靈裏能夠響應這個辭“團體的彰顯”,讓我們一同爲這個團體的彰顯禱告。在二〇一七年的末了,能夠有更多團體的彰顯,在全地上有更多團體的彰顯,特別是在德國。人要看見我們要從撒狄到非拉鐵非,只有非拉鐵非能夠完成神永遠的定旨。

b 作爲在基督裏的信徒,我們都是耶穌的複製,“照片”;如今神有一個團體的彰顯—召會—作爲那是神彰顯之耶穌的見證—約一14、18,十二24,林後三18,弗一22~23,四16。

小b,作爲在基督裏的信徒,我們都是耶穌的複製,“照片”;對不對呢?好無疑問,在這裏有很多的照片,如今神有一個團體的彰顯—召會—作爲那是神彰顯之耶穌的見證。

三 我們終極的責任乃是建立地方召會作金燈臺,藉此擴展耶穌的見證—啓一10~11、20:

就我們弟兄Joe Davis竭力幫助我們看見,他向我們陳明瞭李弟兄職事裏摘錄的信息。李弟兄對於歐洲有一個很特別的策略,我們需要跟隨。不是他對某些地方的策略,而是特別關於歐洲,就好像他對俄國有特別的一個觀點。他自己從來沒有去過,但是他差派弟兄們,與他是同魂的,同靈同魂。他們在那裏所作的一切,都是與他配搭,在他,在工作裏,在他的指引之下。我從一九九八年到現在,每年訪問那裏兩次,在那裏有一幅美麗和諧的配搭圖畫。從美國去的,從臺灣去的,韓國,馬來西亞,還有其他地方去的聖徒,美麗的配搭,在那裏栽種召會樹。在那裏現在有一百九十處的召會樹,金燈臺,在俄語世界有這麼多處的召會。現在輪到歐洲了,輪到德國了,現在需要把德國燒起來了。原諒我要唱這首調都不存在的歌。“現在到了日出之時,時候已經到了,我們看見到處有恢復的徵兆,阿利路亞,黎明已經來到。”現在時候到了,要叫主消殺仇敵一切的工作。在約翰一書說到,要叫人子顯明出來,要毀壞魔鬼的作爲。讓我們到德國去,然後團體的彰顯人子。德國是屬於主的,它不屬於任何人。不屬於那些天然的德國人,德國乃是屬於主的。所以需要有更多的金燈臺,這不是一種的運動。我們明天就會看見那是一篇非常重要的信息,說到在靈裏,在基督的元首權柄之下的行動與一種運動有什麼差別。我們終極的責任乃是建立地方召會作金燈臺,藉此擴展耶穌的見證。

1 主恢復的開展必須是我們終極責任的一部分—可十六15、20,約十五16,徒一8。

主的恢覆在美國,帶頭的弟兄們,衆地方召會,衆聖徒,你們願不願意同意這一點呢?接受這一點呢?主的恢復開展必須是我們終極責任的一部分。這對我們應該是,我們應該關切這件事。我們可能不一定都去,但是我們可以有其它的方式來有份,這是我們終極的責任。不是只是相調的同工們,這乃是一件身體的事。

2 爲着召會作耶穌見證的宇宙擴展,我們需要栽種“召會樹”作金燈臺,使三一神得着團體的彰顯—林前一2,啓一11~12、20:

第二小點,爲着召會作耶穌見證的宇宙擴展,我們需要栽種“召會樹”。不是要在那裏栽種杉木,我們乃在那裏栽種樹,要叫樹能夠長大,長成金燈臺作爲基督團體的彰顯。所以我們栽種“召會樹”作金燈臺,使三一神得着團體的彰顯。

a小點,這裏有一項真理,是與召會有關的。召會乃是在復活裏形成了召會,這是基於祂包羅萬有的死。我們並不能形成召會,但我們能夠在地方上建立召會。

a 我們雖然不能形成召會,卻有地位、權利、機會甚至使命,藉着栽種召會樹,到地極去建立地方召會—徒一8,十三1~3,加一2,啓一11,林前1~2,帖前一1。

b 衆地方召會作爲召會樹乃是金燈臺;金燈臺實際上乃是活的金樹—啓一10~11、20。

我們研讀出埃及記的信息,包括生命讀經和結晶讀經的信息。我們就看見金燈臺,實在就是像一株植物,在那裏生長、發枝,它有花萼。光的照耀就是復活生命在那裏開花。這就是神對於歐洲,還有德國所渴望得着的。李弟兄是忠信的將神的負擔傳達給我們。我們沒有意思要作大能的工作,就好像基督教所作的一樣。我們乃是要作一個生機的工作,就是栽種。這栽種就包含撒種,撒種就在於一顆麥粒。

你知道主在二十世紀開頭轉到中國去,因爲在北美,在歐洲沒有出路。祂就來到,祂得着了倪弟兄和李弟兄。在那裏有一顆種子,就是和受恩教士,她去那裏,住在那裏,把她自己種在那裏。我們需要有像這樣的眼光,不是要挑動,讓人興奮,以一種運動的方式大家一起到歐洲去,好像在外在一面作什麼偉大的行動。而是在身體裏,在生命的流裏盡我們的那一份。到另一個地方去,把我們自己作一個種子種在那裏,這就是事奉主。你知道約翰十二章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24)但是我們可能沒有注意,接下去的經節,那裏說到,“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26)跟從我到哪裏去呢?你到歐洲去,就是要落到地裏死了。你到那裏不是要作大英雄,不是要去冒險,去那裏你是一顆種子。若有人要服事我,就當跟從我。這需要你要撇棄,在今世撇棄你的魂生命。這是你需要付的代價,並不是廉價的。你要爲着主得着歐洲,並不是廉價的。我們有何等的機會,能夠照着祂的帶領來服事祂,這乃是藉着栽種召會樹。

c 按着表號,金燈臺表徵召會是三一神的具體表現和彰顯—11~12節。

我盼望我有時間去訪問Tubingen(圖賓根),就是在全地上一個非常重要的學術中心。我不知道主是不是願意在那裏有一個召會樹。我不知道這個偉大的神學家Hans Kung(漢斯·昆)還在不在那裏。他說到召會,我們必須要很尊敬的說,Hans Kung(漢斯·昆)教授關於召會的話,乃是經過中國山東煙臺。這話乃是經過那兒而臨到你,就是關於基督的身體彰顯於地方召會。我們在這裏好像是作園藝的工作一樣,在這裏栽種小小的召會樹。我們要把它種在這裏,這個樹要長大,成爲金燈臺。也許在歷史上第一次在Tubingen(圖賓根)能夠看見在黑暗中照耀出來的光,而黑暗不能勝過祂。

d 我們都必須藉着栽種召會樹(金燈臺)而建立地方召會—羅十六16,加一2,帖前一1,二4。

現在信息要有一個轉彎。這個轉是越多的要說到我們個人的一面,個人的經歷,以及在身體裏所量給我們的那份功用。我們若是聖徒在個人一面沒有這個實際的話,我們就不可能有什麼團體的一面。你要有一個愛筵,許多美食在那裏,如果所有的聖徒都覺得我這次不用作飯了,不用作菜了,因爲每次食物都有剩。不,每一個人都需要有他的那一份。在基督徒生活裏,召會生活裏,需要有這個聯結。神在祂永遠的定旨裏,以及主祂終極的行動就要與我們發生關係。那在外在一面,你在過你的屬人生活,盡你的職責,我們仍然要經歷人生的各個階段,以及人生的患難;但是在裏面,同時你活在另一個範圍,你活在神聖奧祕的範圍裏。你可能從來不會到德國去,但你的靈在那裏,你的心在那裏,你的禱告也在那裏,影響主的行動。你也願意奉獻,願意給,這是我們的那一份。所以這裏有三個方面。

貳 我們要在神終極的行動中擔負終極的責任,就必須照着神永遠的經綸,認識並經歷基督作神行政的中心—啓四2,五6,二二1:

我們必須要認識並經歷基督作神行政的中心。藉着靈的傳輸,叫我們看見我們的生活是一直聯於這箇中心的。藉着神的恩典,我們乃是在神的行政之下,有人子在寶座上實行出來。我們絕不會過分強調,關於基督主觀的經歷和享受。我們爲了這一次特會的其中一個禱告,就是我們都能夠脫離我們自己,能夠在靈裏被帶到一座高大的山,能夠從神的眼光有所看見,看見一些事物是遠遠超過我們個人的事物。在新約裏,叫我最感到悲哀的一個經節,就是保羅他要差遣提摩太到腓立比去,他說,因爲沒有人與我同魂,真正的關心關於你們的事,因爲衆人都尋求自己的事,而不尋求基督耶穌的事。只有一個人,就是我屬靈的孩子。他寫給哥林多人說,提摩太要提醒你們,我在基督裏,我的的行事。他不會作自己的事,他不會自己講自己發明的話,他會提醒你們。提醒你們,我的道路,我的方式。你們看見了他,就是看見了我。

我們在美國需要蒙許多的拯救,脫離我們自己的事,關心自己的事。我已經給過你們這個例子。如果講的不夠清楚,很抱歉。我記得一個很親愛的姊妹,她是一個母親。她有一次很高興的告訴我,她的聰明的女兒拿了博士學位,在一個很好的大學,達到這個,又出版那個。我並不想說什麼,但在我的心裏,要說什麼呢?我有一個女兒,但我能所說的,就是她在三十五歲的時候被破碎,這對我是意義更加的深重。比你拿了幾十個博士學位更重要。願主憐憫我們,在北美的衆人,在這些富裕國家的衆人。願我們蒙拯救,脫離我們自己的事,能夠看見在這裏有一個行政的寶座。神人耶穌坐在寶座上,祂在那裏指引整個世界局勢的細節,指引我們個人的生活。我能夠作見證,在已過非常重要的這一年,在我的生活中,在我的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年。祂是仔細的,這位管理者,照着祂的旨意和方式和時間來指引。我不知道怎麼樣來過生活,我只能照着在我裏面,在我靈裏的那位主,還有在寶座上的那位主來過生活。這不是一個道理。在寶座上的人,祂是地上君王的元首,祂在這裏支配指引萬事。我們自己需要認識並經歷這樣的一位基督,並且服在這位基督的權柄之下,不在祂以外作任何的決定。

一 基督在昇天裏已登上寶座,執行神的管理,就是祂行政的工作—來十二2,啓三21,二二1,五6。

二 基督這位神的具體化身,今天是宇宙的管理者;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都已賜給祂了—太二八18。

三 主耶穌在被釘十字架並埋葬之後,神使祂復活,並使祂坐在自己的右邊,立祂爲全宇宙的主—徒二34~36,腓二5~11。

難怪我們呼求祂是主耶穌。耶穌是主!祂是全宇宙的主。

四 按啓示錄,昇天基督所坐的寶座是神聖行政的寶座—四2、5,五6,二二1:

就在此刻,祂決定要有這個特別的聚會,特別的特會。祂是藉着許多的交通來實行。這乃是祂決定這個特會的主題是什麼,這個綱要的內容是什麼。然後藉由身體的禱告,供應的衆奴僕,以及身體的供應,奴僕所產生出來的綱要。這個綱要乃是在寶座之下,是一件身體的事,乃是由生命水的河所產生出來的,這乃是一個實際。在我裏面實在有一個感覺,我現在站在這裏,有一個從寶座來直接的輸供。我已經不再年輕了,但是我是確實前所未有的活。這個傳輸是太美妙了!李弟兄長說砰砰砰,砰砰砰。我在想這“砰砰砰”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他到底在講什麼?現在我稍微有點領會他的意思,就是砰砰砰、砰砰砰。現在從寶座到你的靈有一條直接的管線,能夠直接的傳輸到你的靈裏。你只需要一直的活在這裏,讓祂來指引你生活的每一方面。

1 羔羊,救贖主,那位爲我們的罪在十字架上被殺的,現今在寶座上對全宇宙執行神的行政—約一29,啓五6。

我相信在整個宇宙是這樣,但也許我們可以先專注於全地。

2 主耶穌已登上寶座,在宇宙中執行神行政的管理:

a 基督在神宇宙的行政中登基爲屬天行政的管理者,祂乃是地上君王的元首;列國的事都在祂元首的權柄之下— 一5上。

我想稍微花一點時間來講這一點,祂是地上君王的元首。在這個洪水之後,挪亞從方舟出來,建立了屬人的權柄,在那裏有一種的次序,爲了要叫神在地上能夠完成祂的定旨。但是屬人的政權,在那裏背叛神,高舉人。我實在等不及看見這個屬人的政權被石頭所砸碎,變成一座大山,充滿全地。但是我們在地上,我們活在屬人的政權之下,在這裏有總統,有參議員,有這個州長等等。他們自己可能不知道,但實際上,他們乃是被這位地上君王的元首,叫他們下了寶座。所以乃是這一位地上的元首來決定投票的結果,祂決定已過這個總統大選的結果。這個元首也決定了在法國的大選的結果,以及在德國的結果。這個大選都是極具爭議性的。在過去大選的幾個月之前,我沒有任何政治的這個牽涉,這個關係或牽連。我是按照但以理四章來觀察,然後我按照寶座來投票。在我思考的時候,尼布甲尼撒王他謙卑下來,他理性迴歸於祂,他就認識到神的主宰權柄,他說神叫極卑微的人掌權。所以這是在人之外的。

在一九八一年,在安那翰有一次禱告聚會。那個禱告聚會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實在是大有能力,說到這個地上君王的元首,說到這個加州,說到這個加州的州長。我們知道他不贊成死刑,然後他在州的最高法庭指派了大法官。我並不明白我們爲什麼要這樣禱告。然後在半小時之後,有一個十二歲的弟兄失蹤了,所以我們有些人到安那翰他住的公寓那裏去找他,我們張貼了告示。長話短說,我們這個自由派的州長,還有他所指派的大法官。我們這個弟兄被一個虐童者所殺害。所以在加州就投票,撤銷了這些法官的職權。他們雖然不明白這背後所發生的事,但是我們知道在地上有一位地上君王的元首,祂在那裏管治你。Donald Trump(特朗普)到底會作總統多久?我們拭目以待,因爲他也在主的手裏。我們乃是爲着寶座而投票,在地上,有這位地上君王的元首。我們將一切的事都帶到祂的管治權下。

我今天讀到新約總論4125頁,英文版的,說到地上君王的元首,乃是藉着神的七靈,就是七盞火燈在那裏執行祂的行政。這個火燈是在各處焚燒,在華府焚燒,在參議院焚燒,在Sacramento(薩克拉門託)也在那裏焚燒,在歐洲焚燒。我們必須要看見我們的主耶穌,乃是地上君王的元首。因爲我們把一切都帶到祂那裏。我們要把我們的意見擺在一邊,把觀念、喜好都擺在一邊。我們在這裏乃是要成爲地上的出口,就是這寶座執行行政的一個出口。

b 在神行政的管理中,基督是元首,是救主,是那有大衛鑰匙的—徒五31,啓三7。

祂有鑰匙,祂有權柄和國度,祂開啓了就沒有人能關閉。這個親愛的一位地上君王的元首,祂要用鑰匙打開德國斯圖加特的門,完全爲着主的恢復。這個城不屬於這個人,不屬於那個人。仇敵有他的時間,但現在是主的時間了,祂要在復活裏行動。我實在相信,第三日在德國已經臨到。德國是屬於主的。我們只要伏在祂的行政管理之下,祂就能指引我們一切的行動。我們需要在個人一面與祂有關係,這就是爲什麼我們需要認識祂,需要經歷祂。認識並經歷祂作爲地上君王的元首,作爲行政的管理者。

現在我們來到第三大點。這是一件非常個人的事,也是非常摸着人的。

叄 我們若要在神終極的行動中履行終極的責任,就羔羊無論往哪裏去,我們都要跟隨—十四4下:

這裏的經文出處是啓示錄十四章四節,初熟的果子被提到寶座那。男孩子就是已死的得勝者,他們要得着特出的復活,他們被提乃是爲着完成神的經綸。男孩子要對付仇敵,而初熟的果子是爲着父的滿足。爲着要應驗在以賽亞八章的預言,看哪,我與你所賜給我的兒女。這個是初熟果子起初的呈現,就是之後要將地上的人獻給父。在大災難之前這些初熟的果子被提。他們其中一個特徵,就是羔羊無論往哪裏去,他們都跟隨祂。我要邀請你們,我要鼓勵你們,我不是囑咐你們。從我的心裏我要鼓勵你們,你要與主之間要確定這件事,就是羔羊無論往哪裏去,你都跟隨祂。也許許多的父母,在召會裏仍然從父母會有些反對,就是對於要去參訓的兒女。但是我要說,對父母說,讓你的兒女跟隨羔羊,無論羔羊到哪裏去,讓他們跟隨祂。也許他們在參加訓練之後,還會全時間服事,也許你的女兒不是要嫁給一個神經外科醫師,不是一個大學教授,而是嫁給一個年輕的同工。你就發現她永遠不會過富裕的生活,至少不會像比爾蓋茨一樣。我對比爾蓋茨感到很遺憾,因爲我比他更加的富有,你也是一樣。如果主恢復中的聖徒,一個一個在個人一面能夠花時間,在主面前也許與主摔跤,也許也在主面前有掙扎,就像雅各一樣,這是很誠實的。他說,主啊,無論往哪裏去,我要跟隨羔羊。如果基督身體上的肢體不作這件事,這個身體如何能行動呢?如果信徒不作這件事,主怎麼能行動呢?我們不要按照我們的條件,按照我們的喜好來過召會生活。我實在喜樂,我們的弟兄Tom Getz和他的妻子,他們跟隨羔羊到Dusseldorf(杜塞爾多夫)去。但現在他們成了杜塞爾多夫的人。他們在那裏就是一粒麥子。我不知道還能怎麼樣過生活?你怎麼能過其他種的生活呢?我們難道不是爲着基督與召會,爲着祂終極的行動嗎?你是去你想要去的地方,或者是你的父母要你去的地方。我們難道不能放下一切,放下我們自己和其他的人事物,簡單的跟隨羔羊。我自己的女兒,她成全我。她雖然尊重我,但是她也很直截了當,她說,“爸爸,我知道你不希望我這樣,但是如果主要我這樣呢?”所以我就學着切斷了這個天然的關係,把她交在主的手裏。無論羔羊往哪裏去,讓她都跟隨祂。你能不能在主面前考慮這件事呢?

一 跟隨羔羊就是在釘死、復活、昇天並登寶座之救贖主的行動中與祂是一,以執行神聖的行政,爲着神聖經綸的終極完成— 一5,五6,十四4下。

二 我們都應當跟隨羔羊,行在祂所命定的道路上—徒二十24:

保羅在許多處都用了這個辭,就是“路程”。他最後的話說,行完我的路程。使徒行傳二十章二十四節,這是綱要裏所列的經節,這也是我最喜歡的經節之一。保羅對以弗所召會的長老說這樣的話。聖靈將我鄭重作見證,說到有鎖鏈在前面等着我,但是我卻不以我的性命爲念,也不看爲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鄭重見證神恩典的福音。

我們每一個人,在基督的身體裏都有一段路程,是專門有神量給我們的。這叫神行動中的每一件事,都變得非常的個人,這不是個人主義的、單獨的,而是在個人一面的。我的妻子在離世的時候,她完成她的路程。一個弟兄這樣作見證,說我要選擇生命,我拒絕死亡,我仍然在行我的路程,我要行完我的路程。得勝者,乃是一班行完路程的人。這是一件個人的事。這是在身體裏一件個人的事。所以我們需要找出神所命定的道路,忠信的行在其中。

1 我們必須找出主所命定的道路,忠信地行在其中,出一切的代價,一心一意地繼續前行,直到我們達到終點—提後四7。

我非常喜歡約翰二十一章,主先對彼得說,他要如何結束他的路程。年輕的時候,他是自己束上腰隨意往來,在他生命成熟的時候,別人要爲你束上腰,帶你到你所不願意去的的地方。這就指明他要怎麼樣爲榮耀神而死。彼得好像接受了這樣的話,但他說那他怎麼樣呢?約翰怎麼樣呢?他應該殉道嗎?主說如果我要他留到我來的時候,這與你何干?你跟隨我吧。你可能說,“這不公平吧。我要殉道,他卻能夠按着這個若要留他而一起去活着。”這就是爲什麼我們需要認識基督,祂是主,祂是元首,祂是頭。我們需要找出我們的路程,我們的目標就是行完路程。這是非常個人的事,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路程。倪弟兄有這樣的看見,他說我們需要找出主所命定的道路,然後接受。如果應該去上法學院,你就去。如果不是,就到別的地方去。你要跟隨羔羊行完你的路程。這是我個人的渴望,就是我們能夠接受憐憫,能夠忠信,直到路終。無論羔羊往哪裏去,我們都跟隨,行完我們的路程。

2 主爲我們所命定的道路,乃是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來十二1~2。

最後一個大點,第四大點,就是單單只有一句話,這裏說:

肆 在神終極的行動中擔負終極的責任需要忠信;因此,我們該求主憐憫,好成爲忠信的—林前四2,七25,太二四45,二五21、23,啓十七14。

在神終極的行動中擔負終極的責任需要忠信,正如這裏的經節所指明的。保羅在林前七章這樣禱告,我既蒙主憐憫成爲忠信的。然後啓示錄十七章十四節,得勝者,他們要在哈米吉頓與羔羊一同爭戰。那裏的經節說,他們是蒙召被選忠信的人。我仰望主,因爲我們都仰望主,使我們忠信直到路終。我們應該求主憐憫,好成爲忠信的。願我們都向主忠信,在這個世界終極的局勢中,在祂終極的行動中,爲着祂終極的恢復。我們要被基督所浸透,成爲基督身體的實際,爲預備着祂的新婦。願我們都能夠忠信,來完成我們的那一份的責任,就是量給我們的責任。你難道不願意在那日聽見這樣的話?“你作的好,良善忠信的僕人。”

讓我們一同禱告一分鐘。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7-03-18 02:21:15
    觀看數 :
    2,761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