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祭司的意義
  • 6,574 views,
  • 2015-04-10,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我們剛纔唱過這首詩歌:禱告與主來往交通,祂面靈裡來尋求;祂前求問並且靜聽,隱密之處來等候……你們認為,一個人能寫出這樣一首詩歌,而他自己不是這樣的人麼?你們有沒有想過,難道這只是一些的詩詞?有人他很有文字的技巧,就能編寫這樣的詩歌麼?不,這是一位祭司寫出來的詩歌。
我這樣開頭是有原因的,因為已過這段時間,可以說,我是在那裡受預備來講這篇信息。我發現我蒙了一點的光照,我看見這篇綱要如何聯於我們在安那翰會議中心的那個追念聚會。
一九九七年,那一天我們為李弟兄安葬。那一個聚會,那一個聚集,的確是神所尊重的、所榮耀的。而其中有詳細的見證,我們弟兄的工作和職事分三個階段:第一個是在中國大陸,我們多數的人不太知道那段的歷史,我們得著深刻的印象;然後他籍著倪弟兄被工作打發到臺灣,在那裡有非常美妙的開展,擴增,還有訓練;然後,主引導他到美國來,讓主能彀把祂的恢復擴展到全地。我不曉得,我們去看召會歷史的時候,還有甚麼別的地方可以看到這樣的工作記載。
在這篇綱要裡,我們看見,李弟兄全部的職事和工作的關鍵。他當然是一個有五他連得的肢體。他極度的聰明、有纔幹,但是一切都是出自他與主耶穌的交通。他這樣的生活,他這樣的為人,執事工作的水流乃是出自他在主的面前瞻仰、等候、尋求與主交通。我想起,當他交通到關於俄語世界的這個負擔—怎麼來的呢?是當他花時間在主的面前,在主的面光照耀之下,他就摸著了主的心意;於是帶出了這樣的一個水流。主問,為甚麼不到俄國去?李弟兄總是這樣的人,他所作的工總是開始於他這個祭司;不是一個人在那裡作工、計畫、組織、安排事情,乃是作個祭司。
如果我要重新編這篇綱要,也許我會把篇題改一改(當然已經印出來了,我們也沒有辦法改變),我們這裡的篇題是“祭司的意義” ,但事實上乃是說到“是祭司”,說到這個所是的問題。我們任何一個人,若要成為主所需要的這種人、這種神人,惟一的路就是讓基督自己住在我們的裡面,來在我們裡面複製祂自己。我們必須徹底地被征服、被破碎,並且領悟,我們無法使自己成為任何一個對主有用的人;主自己是那個原型,祂是那祭司。在金燈檯中間的人子,祂是在那裡作祭司,祂在那裡為我們代求,現在為我們代求。我們一生之久,祂都在那裡代求,祂把經過過程的神供應到我們的裡面。約翰在啟示錄一章說,祂使我們成為國度和祭司;五章十節說到,祂使我們成為祭司的國度。主怎麼成就這事呢?第一步是籍著救贖,把我們買回來歸給神,使我們在聖別的神面前得以站立。但是祂使我們成為祭司體系,乃是籍著把祂自己這盡職事的祭司,在所有向祂敞開的人裡面複製祂自己。祂是那神人,我們要成為神人,惟一的路就是成為祂的複製—籍著生機的救恩;祂是神的長子,我們要成為神的眾子,惟一的路就是憑著生命之律,把原型—神的長子複製在我們的裡面。所以我們來看作祭司或者是祭司這件事,原來的題目是“祭司的意義”,也許我們可以把它改成“作祭司”或“是祭司”。
 
 
我們乃是要摸到神的經綸是如何作出來的,並且是聯於神聖啟示的最高峰。神在基督裡成為人,使蒙救贖、得重生、在基督裡的信徒能在生命、性情、構成和彰顯上成為神,只是無分於神格。祂是祭司,祂是現今在至聖所裡的一位,把我們的名字擔負到神的面前;祂是大祭司,把餅和酒供應給我們。祂要在地上得著一個團體的實體,乃是祂自己的複製和返照,使祂在諸天之上,在任何時間所作的事,都籍著地上的祭司得以執行出來。
我想對你們、對我,這都是有幫助的,就是這個時候,我們要專注於這件事,就是在這篇綱要裡有四件重要的事。不管你的記憶力是否那麼好,能不能今天一直記住這些點,這還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仰望主靈,但願祂能彀把這些事印刻到我們這個人裡面,到一個地步,我們不得不把這些一再一再地禱告,向主來禱告。這四件事,第一是關於甚麼是祭司。祭司乃是專門為神的權益活著,並事奉神的人,所以,祭司是單單為神的權益而活並事奉神的人。第二點,祭司乃是接受神、被神充滿、浸透並浸潤的人,被神充滿、浸透並浸潤的人。就像詩歌所說的,使你返照祂面容。Ed弟兄剛纔告訴我們,他桌上的那個字框所寫的就是“神從我們裡面照耀出來”。第三點,祭司乃是一個與神調和的人。他乃是在與神的調和中來接觸神的人。所以,到目前為止,我們有三點,專門為神的權益而活並事奉神;被神充滿、浸透並浸潤;現在更是與神調和。第四點,祭司乃是一個事奉主的人。我們很熟悉倪柝聲弟兄那篇有名的信息《事奉殿呢或是事奉神呢》。他在那裡指出這兩者的分別,並且在主的名裡呼籲我們要往前,學習直接事奉主(等一下我們在綱要的末了會再來看這一點)。所有真正的工作,按照行傳十三章的榜樣,所有真正的工作,乃是開始於尋求主的人,向著主來事奉,事奉主、接觸主、等候祂。
現在我們來看綱要,我們要把綱要看過。我相信,當我們一段一段來看的時候,我們要進入這四件事。在那靈的膏抹和主的照耀之下,我們要來看這些點,使我們不至忘記。我們不能忘記,不僅僅是靠你的記憶,而是這些事書寫、印刻到你的裡面,結果你發現,你自己很自然的向主禱告:主啊,使我成為這樣的祭司,把我作成你自己的複製。主,我在這裡受訓練,訓練應當摸到我們這個人的所是,否則,我們只不過像是參加特會一樣。主啊,充滿我,浸透我,將我浸潤,以你自己來充滿、浸透並浸潤我。主啊,籍著調和來得著我,乃是蒙救贖的人性與神性的調和。主啊,訓練我和一同配搭的弟兄們,訓練我們來事奉你。
我在主的面前說,我不在意釋放一篇完全的信息、完美的信息,我心頭的負擔乃是要讓主在三天之內有所得著,在我們身上再往前一步,並且當我們繼續在個人的一面尋求祂,我們乃是在祂面前求問並且靜聽,隱密之處來等候。
 
壹    祭司乃是專門為神的權益活著並事奉神的人——出十九6,羅十四7~8,林後五15:
請你們預備好,祭司是一個全時間者。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只有全時間者纔是祭司,所以我們都必須是全時間事奉的人。所以現在你怎麼想?你要發簡訊給你的妻子說,弟兄告訴我,我要全時間,所以我要辭職了。你知道麼?那些作妻子的,當財務的問題進來的時候,她們會很憂慮、很緊張。我不是故作聰明來說這樣的話,我也不是這句話的源頭,這句話乃是從一本書裡面出來;你想是誰寫這本書呢?—長老訓練,第八冊《主當前行動的命脈》,英文是一百一十六到一百二十七頁。這是我給你們的功課,在我們下一次在巴西訓練之前,請你們把這個讀完;這個是非正式的要求,我們也沒有員警來監督你們。李弟兄在那裡說,作一個全時間者,不是說你放下你的職業,你專門去全時間,或者研讀,或教導主的話,他說那是一種墮落的想法;一個全時間者乃是一個向主活的人。向主活,活著乃是一件我們全時間作的事。這裡我們引用的經節,特別是羅馬書和哥林多後書。羅馬書十四章,在這段話裡面,很清楚的說到,我們沒有一個人向自己活,也沒有一個人向自己死。我們若活著是向主活,若死了是向主死,所以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哥林多後書五章,請聽這話,你可以看看你們的聖經:祂替眾人死,是叫眾人都死了;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向自己活,乃向替他們死而復活者活。向主活,還不是先為主活,乃是向主活;向主活,就是以主作我們生活的目標;向主活,乃是領悟我們屬於祂;向主活,乃是與祂成為一;向主活,乃是在祂的引導和困迫之下來滿足祂的心願,達成祂的目的;向主活,乃是在祂的指引之下。一個人可以離開他的職業來作同工,卻可能沒有向主活。
全時間是冒險的。主在啟示錄二章對以弗所召會所說的話,有三種的工作:你們的工作,還有尼哥拉党的行為就是工作,還有你們起初所行的。所以主把他們的工作跟起初的工作作對比,他們的工作乃是墮落的,因為不是由那個起初的愛、上好的愛來推動。我們可以說,他們的工作並不是出自他們向主活。你希望成功,當人在那裡高舉、榮耀某些所發生的事的時候,這是很叫人警惕的,因為一個祭司不管他作甚麼,他都是向主活。
我不願意恭維任何人,也不願意耍政治的手腕來說那樣的話。我一九六八年首次接觸到在臺灣的眾召會,我得著很深刻的印象。看到許多弟兄姊妹,他們受了高的教育,在他們的行業裡面,是專業人士,是醫生,是教授,但是你感覺到他們是向主活。一九七七年,我們有些人有機會再一次被邀請,到當時臺灣的調查局局長的家裡。你在那裡,你就感覺到,他雖然從事那樣的工作,但他卻是一個向主活的祭司。我這樣說,並不是要叫聖徒受驚嚇;我乃是說到,我們都要作全時間者,因為祭司乃是專門為著神的權益活著並事奉神的人。
那麼,這些小點解釋甚麼是事奉神。
 
一    祭司是最正常、最正當的人,看見神的計畫是要將祂自己作到一班人裡面,使祂成為他們的生命,使他們成為祂的彰顯——彼前二5、9,啟一6。
祭司是最正常、最正當的人,看見神的計畫,或者領悟神的計畫。這個計畫對他們是真實的。神的計畫就是要將祂自己作到一班人裡面,使祂成為他們的生命,使他們成為祂的彰顯。他們有這樣的領悟,他們是最正常、最正當的人,並不是宗教徒。
 
二    一個正常、正當的人乃是作祭司的人,事奉神的人;我們若沒有在我們所作的一切事上作祭司事奉神,我們就不正常——五10。
第二中點更著重的說到,一個正常、正當的人乃是作祭司的人、事奉神的人。我們若沒有在我們所作的一切事上作祭司,事奉神,我們就不正常。
現在,我要說的,我要很簡短的來說(但是也許停不下來),要一再一再的再說到這件事:有人要參加全時間訓練,或者希望全時間服事主;那麼那個反對,主要的是從哪裡來呢?從他們的父母來。那我就問:你的父母有沒有得救啊?得救了。有沒有在召會裡啊?有。現在我是原則性的說,他們不願意他們的子女那樣作,因為他們自己沒有向主活。如果你向主活,在你的為人生活、在你的專業、在你的行業裡面,你會聽到最喜樂的消息,從你的兒子、女兒聽到的最喜樂的事,就是—我願意跟你們一樣,我要向主活。我不知道我這一生後來是不是一直全時間事奉主,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去波士頓受訓練,但是我只要向主活,讓祂指引我。
哥林多後書五章有兩個字,應當刻在我們裡面,就是“不再”,不再,不再向自己活。墮落的人當然向他們自己活,這是可理解的。但是我們這些神的兒女,我們有多少人定意?在我們一生的每一個階段,各種的情形裡,不管是健康或是疾病—如果我在急診室裡,是救護車把我送去那裡—或者我是在印度的特會裡,不管怎麼樣,我是向主活。在一切的處境當中,我是屬於你的,我與你是一;你是我的目標,在你的指引之下,我只願意實行你的心願;我願意對你定旨的成就有貢獻,這個就是作祭司。這就是第一點。
現在我們來到第貳個要點:
 
貳    祭司乃是接受神,被神充滿、浸透並浸潤的人,讓神從他裡面流出來,以至於成為神活的表現——彼前二5、9:
我們在上一篇信息所聽見的實在是美妙。我們看見那個活水的流和祭司職分的內在聯結。這個祭司就是要背負神的形像,在那裡有一種的流出。神不是要我們作屬靈人,晝夜坐在那裡研讀高的真理。我們乃是要把國度的福音傳遍居人之地。但是那一切的活動到底是不是出自這道水流?這是有分別的。我們被注入、被充滿、被浸透、被浸潤,然後就有一個東西從我們裡面流出來。例如,到俄國去,這是一個湧流,是神流到俄語世界裡去。這是何等的福分。
 
一    儘管祭司是一個事奉神的人,這意思不是他為神作工或作一些事;按照聖經的啟示,事奉神乃是接觸神,將神接受到我們裡面,被神充滿、浸透並浸潤——羅一9,八11。
我們若是為神作工,為神而活,卻沒有向祂而活,這意思是你還是受自己的管理,你是照你的傾向來作事,你要為主作一些事。我的妻子知道,她到底是為我作一些事(她可能預備好些食物給我),或者她是向我而作;如果她是向著我,她與我是一,她知道我的口味,她知道甚麼對我是好的,她是要那樣的向我活。
弟兄們,我們是在訓練,這不是白紙黑字,這是很實際的,到底我們有沒有向主活?當我們事奉祂的時候,首先乃是要被祂浸透、浸潤。請聽第一中點後半,按照聖經的啟示,事奉神乃是接觸神,將神接受到我們裡面,被神充滿、浸透並浸潤。甚至事奉這個詞,也在我們的領會上需要修訂。我們與一些在某些召會負責的人一同交通的時候,有一種的考量:為著這些召會的往前,主要如何帶這些領頭的人往前?有一位弟兄,實際上是在那裡領頭,但是他只有半心,不是全心全意,他乃是照著他自己的方便來事奉;所以,這並不是這裡所說的事奉。事奉乃是先接觸神,將神接受到我們裡面,被神充滿、浸透並浸潤;當那樣的事發生的時候,就會有東西流出來。你必須顧到主的擴增和開展,你必須顧到生出新的信徒這件事;你對於牧養聖徒會滿有感覺,那裡會有水流,那纔是真正的事奉。但是,如果我們把這些不可缺的、外在的活動跟祭司職分開了,我們就必須預備好,那樣的工作不能經過火的試驗。我們在那裡可能勞苦,甚至試驗假使徒,但是主知道,在那個核心的裡面缺少了甚麼。
但在雅歌第七章,那個作工的人,首先,她成了書拉密女,就是所羅門的複本,然後她就彀資格與王同工。她說,我們起來,我們到田間去,在村莊住宿。我們清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當我在俄國或在甚麼地方的時候,這話常常臨到我:主啊,在這裡,我愛你;在這裡,我要將我的愛情給你;我要籍著愛你向你敞開而服事你。
 
二    神呼召我們,一點沒有意思要我們單單為祂作甚麼;神的心意首先是要我們向祂敞開,讓祂能進到我們裡面,充滿我們,甚至從我們滿溢出來,直到祂得著我們全人的每一部分——弗三16~21。
神呼召我們,一點沒有意思要我們單單為祂作甚麼—當然會有工作,李弟兄晝夜勞苦,當然要作工;但是,神不是要我們單單為祂作甚麼,神的心意,首先是要我們向祂敞開。這裡說到首先,首先向祂敞開。神必須能彀為我們作見證,就像保羅所說的,神能彀為我作見證……神要為我們作見證,到底我們是怎樣的人。我們所作的第一件事,在召會、職事和工作上,關於事奉,我們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們自己向祂敞開,我們要向祂完全敞開。
在美國這裡有一種的實用主義:我們希望有成果,我們需要有方法、有一些合乎實際的東西;甚麼都不作是不現實的,光是在那裡聽會產生甚麼呢?好啊,你去按照你的文化,按照你這樣的文化一直生活,直到你最後一口氣。但是主要來查驗到底你的工作是屬於哪一種的。馬太七章告訴我們說,有這些不法的工人、行不法的人……所以,首先我們向祂敞開,不是為著這個,也不是為著那個。在成全訓練,有一篇信息,有一篇經典的信息說到“向主敞開的器皿”。李弟兄在那篇說,保羅的十四封書信可以總結為這個詞“敞開的器皿”。他說,敞開的意思就是你不是尋求要知道甚麼、或作甚麼,我們想要知道該作甚麼,我們要主告訴我們該作甚麼。當我們只是要有一種的知識,要知道甚麼的時候,我們就不會一再的來到主的面前。李弟兄說,你放棄你想要知道要作甚麼,你把那個放在一邊,你只要將你自己向主敞開。
在每一處召會,如果這是在長老們、負責弟兄們中間最優先的事,在同工們盡職的事上,如果這件事是居首位的、最優先的,就是我們完全向主敞開—我記得,一九九八年,我們開始有那樣的夏季訓練。我們安葬了李弟兄,我們不知道我們到底要怎麼作訓練?我們到底要講甚麼?訓練的主題該是甚麼?我們的確需要尋求主,絕對需要;但是,甚至在我們問祂,長老訓練的總題該是甚麼—我們單單尋求主的自己,我們要讓你,我們要得著你,我們要籍著被你浸透來事奉你。當我們那樣作的時候,就會有水河在那裡湧流;弟兄們有一種的交通,一切就漸漸變得那樣清楚。所以,我可以在主的面前說,這一次,這一個總題的源頭乃是出自神自己。我們並不是坐下來討論,腦力激蕩,把大家的想法彙聚在一起;我們乃是學習籍著毫無條件的向主敞開,來事奉祂。
弟兄們,我們願不願意這樣作?我們願不願意成為這樣的人?—讓基督把祂自己複製在我們的裡面。還是說這只不過是一句話?你也可以當作簡訊傳出去,可是,到了下一週就忘記了。還是你成為這樣的一個人,一個專門、單單為著神的權益而活的人,一個被神充滿、浸透、浸潤,讓神從他裡面流出來的人?
我們還在第二中點,我們首先向祂敞開,讓祂進到我們裡面,充滿我們,甚至從我們滿溢出來,直到祂得著我們全人的每一部分。這個就是祂要作的,這個就是祂中心的工作。
 
三    我們全人必須被神浸透、浸潤並得著——帖前五23:
我們全人必須被神浸透、浸潤並得著。
1    倘若這是我們的情況,我們就會與神是一,不僅外面穿上祂作能力,裡面也以祂作一切而被祂浸潤——路二四49,弗五18。
2    我們被神浸透、浸潤並得著,神就自然而然地從我們裡面流出來,我們也就能與別人在這生命的流中同被建造——約七38~39,弗二21~22。
  這就成為我們的事奉,成為我們的工作。在最後一段,我們會看見,在安提阿的教師,這些申言者,他們是在那裡禁食禱告;然後聖靈說—我還要一再回去讀,因為我會忘記。但是這裡話是說—聖靈說,要為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去作我召他們所作的工。要為我分別他們,是為我分別他們去那個工。他們不是很緊張的說,我們要怎麼作?怎麼得到財務的來源?不,他們不是那樣。他們是在那裡禱告、禁食;五個人中的三個按手在另外兩個人身上,那裡就說到,是聖靈打發他們。是誰打發他們呢?是身體還是那靈呢?是的。現在在這個工作裡面,我是不是很無知呢?如果我這樣說,我們要跟隨這樣的榜樣,我是個很無知的人麼?很天真麼?或者只是作夢呢?請你們有機會的時候,去讀讀那本書《事奉殿呢或是事奉神呢》;不是在那裡計畫、安排、組織,乃是在那裡禱告、禁食。難道這只是行傳十三章的一段記載麼?—這是我們的歷史,這是我們的傳承,這分職事就是這樣臨到我們的。在這個生命的流裡面,我們就會與別人在這生命的流中同被建造。
 
四    神並無意呼召我們為祂作甚麼;祂所要的就是我們將自己向祂敞開,而答應祂的呼召,說,“主,我在這裡,不是預備好為你作工,而是預備好被你充滿,被你得著,並與你成為一。”
我們從行傳十三章看見,我們從李弟兄的見證可以看見,有極大的工作會從這個流裡面出來。我們要晝夜在那裡勞苦;但是那個源頭,不是人的力氣,不是人的組織,乃是這樣的禱告與主來往交通,祂面靈裡來尋求。在祂的裡面,完全憑著裡面的感覺來以靈、以真來禱告,來求問。
 
五    除非我們與主是一併被祂得著,否則就無法為祂工作——三16~21,林前三9上,十五58,林後五20,六1。
主自己把群眾打發走,把祂的門徒打發離開,使祂可以上山去單獨與父在一起。我們有一些很嚴重的難處,需要籍著隔離,籍著警告來解決。這些難處乃是因為,有人是一直要作工,作工,作工,上了這個作工的癮;他們不象我們的弟兄的榜樣那樣,在至聖所裡接觸神,而讓水流流出來。
現在,我們來到第三個重點,包括綱要的第三點和第肆點。
 
三    祭司是一個在與神的調和中接觸神的人——林前六17:
是在調和之中。所以這裡有一個特別的光。
 
一    祭司經過聖所,進入至聖所,他就是與神接觸;並且這樣的接觸,不是在他自己裡面,乃是在與神的調和裡面;祭司與神的接觸乃是在神裡面——來十19。
首先,我們需要在神裡面,就是進入至聖所所指明的。你進入至聖所就是在神裡面。在預表上,神是在那榮耀的基路伯之間說話,現在我們站立在基督作平息處—約櫃的蓋之上,我們是在神裡面接觸神。我們能不能用一個學習的靈來承認?這可能是我們該學習的,就是接觸神,並且是在神裡面接觸神。現在我們是在神裡面來接觸神,我們是作為在神裡面的人來接觸神。
 
二    我們是祭司,我們去接觸神時,不是僅僅客觀的接觸,乃是主觀的接觸;我們不是在神之外接觸神,我們乃是在神裡面,也就是在與神的調和裡接觸神——約十五4~5。
我們花時間,我們籍著耶穌的血坦然進入至聖所,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我們有權利,籍著立約的血能彀進來。我們可以向祂敞開,我們以沒有帕子遮蔽的臉觀看祂;我們等候祂,聽祂的話;我們接觸祂,祂也接觸我們,這樣,就有水流從這裡流出來。
我們花時間在祂面前,就有更多的調和,就有更多的神人,更多的神人生活。頭一個受益的是誰呢?我們這樣作祭司,盡祭司職分,頭一個受益的是誰呢?我們已婚的弟兄,誰是你們人生裡面最重要的人呢?當然是你們的配偶。你們有沒有聽過你們的妻子這樣說。她說,親愛的(不管她是不是這樣子開頭),我希望你如何照顧召會裡面的人,也同樣的照顧我。有時候,她們也是很有理的,說這樣的話,她們很有理由可以發出這樣的請求。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見證,到底我們來在一起,我們是怎樣的人呢?我們要學習成為這樣的人,這樣過生活,我們這樣在與神的調和中接觸神,我們就與祂徹底的調和。
下面這長長的一段是給我們看見這個亮光。
 
肆    祭司是一個絕對並徹底與神調和的人——十四20:
一    神的定旨乃是要將祂自己與我們調和,使祂成為我們的生命、性情和內容,而我們成為祂團體的彰顯——弗三16~21,四4~6、16:
神的定旨乃是要將祂自己與我們調和,使祂成為我們的生命、性情和內容。不得了,如果你的生命從你取去了,你還有甚麼呢?我們不能說生命就是你,但是生命跟你是那樣緊密相聯。但是當你說,基督是我們的生命,這是甚麼意思?這意思就是祂就是我們。我們的生命對我們是極其主觀的。當我們說祂成為我們的生命,這是非常主觀的。並且祂成為我們的性情,祂是那樣的充滿我們,使我們不是受我們的個性所支配。當我們到了中年的時候,我們的個性是要被主來對付,就是我們的個性到底有沒有被主對付,這決定我們是否對主有用。這裡說到,主成為我們的性情,祂還要成為我們的內容。這不僅僅是一些的詞句,那把這樣的話帶給我們的這一位,祂自己就是這樣的榜樣。結果,我們成為祂團體的彰顯。這個魂,就是彰顯的器官。所以,籍著這樣的調和,我們的魂就得著更新、變化。基督不僅是在我們的靈裡,更是毫不費力的從我們魂的官能裡面照耀出來。我們至終就在那個最高程度的一裡面,在神聖的榮耀裡。
你有沒有看見這個就是神聖的經綸?在這裡,這是一點一點的發生。當我們眾人都以沒有帕子遮蔽的臉,觀看並返照主的榮光,我們就漸漸變化成為與祂同樣的形像。好,問問你們,我們在觀看並返照主的榮光—這個榮光是在哪裡呢?你往前讀到林後第四章,說到這個榮光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所以我們怎麼觀看並返照主的榮光?我們要知道榮耀的主是在我們的靈裡,那是實際的至聖所,我們接觸祂,在祂裡面接觸祂;並且我們單單的觀看祂,我們就被變化,從榮耀到榮耀。所以弟兄們,今天早晨有更多的榮耀,比去年這個時候有更多的榮耀。也許我們現在還不能被提,但是這個榮耀是越過越加多。讚美主!
1    神人調和是神性與人性之元素內在的聯結,形成一個生機的實體,但在聯結中兩種元素仍可區分——路一35注3。
2    神的旨意乃是神人調和,神定旨的完成是在於神性與人性的調和——弗一5、9,三11。
3    基督徒生活乃是神性與人性的調和;成為基督徒乃是與神調和,成為神人——提後三17:
一九七七年,有一些反對者嘲笑我們。他們出版了一本書,叫作《神人》,第二版封面畫了李弟兄的樣子,他的眼睛裡面照出來的是會所。但是,我們乃是在那裡一點過一點的被神注入。我們一點不以為恥的說到,作基督徒就是成為神人。我們都是在這樣進展的過程裡面,我們在愛裡彼此擔就。但是,這樣真實的事是在發生,當我們花時間來觀看主,我們有這首詩歌:用功朝見主面,我們是翻作“用功朝見主面”;原來基督教裡面的詩歌是說,要花時間成為聖別。你在那個車陣裡面,你等待這個號字改變。你希望你能彀通過,要不然你還要再等三分鐘;但是,前面有些司機他們的反應不是那麼快,所以你是第九輛車,結果前面八輛車過去了,你就停在那裡沒有辦法過去,那麼你要多等三分鐘。這個時候,你作甚麼呢?抱怨麼?還是在那裡花三分鐘望斷以及於耶穌呢?這是很實際的。你希望實際麼?你就是在紅燈面前花三分鐘來觀看、返照主的榮光,更多的得著神的自己。
a      神在祂的經綸中將祂自己與我們調和,與我們成為一個實體——林前六17。
b     我們可以經歷神生機的救恩到一個地步,我們和神完全調成一個,同一生命,共同生活——約十五4~5,加二20,腓一19~21上。
 
二    我們若要作祭司事奉神,就需要看見調和的靈這個異象——神聖的靈與我們重生之人的靈調和——林前六17,羅八4:
這是一件很健康的事。我們就像比利亞人一樣,我們接受這個職事的話,但是我們僅僅同意,也許反而攔阻我們看見異象,特別是男性。我們都有這種傾向:我知道了,所以我得著了,所以我就成為這樣的人了。但事實上,我們所照顧的聖徒,有沒有看見這個異象呢?看見調和的靈這個異象呢?這一個帕子除去了,光在照亮,他們的心眼被照明,使他們為他們自己看見:我有一個調和的靈。二靈,就是神聖的靈與我們人的靈調和,這個就是神新約的素質。
我們很熟悉這樣的教訓,我們是要從教訓來開始,但我們需要異象。不是籠統的,乃是你看見,你有一個調和的靈。這個調和的靈不僅是你人的靈—是的,你有人的靈,是屬人的,但是你還有神聖的靈。這個神聖的靈是與你重生之人的靈調和。所以,在你的靈裡,你是既有神性,又有人性。李弟兄在一些地方說:“我們會徹底的翻轉過來。”他說,“我沒有辦法告訴你,這樣的一個異像是多麼的管治我的職事。”我們需要這樣的異象。但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為這個禱告:我需要這個異象。誰要為眾聖徒禱告?主啊,使親愛的聖徒們得著這樣的異象,看見當他們重生的時候,到底發生了甚麼事。那個神聖的生命和性情進到他們裡面,並且與他們那個被點活的人的靈調和。但與主聯合的,便是與主成為一靈。
願主把我們帶到這樣的一個地步:我們不是只是覺得我們已經知道了,已經看見了,那是老底嘉人。我們對真理一點不懷疑,但是我們對自己要有這樣的疑問:主啊,到底這個對我是不是僅僅是一個道理?主啊,求你按你的憐憫,給我看見這樣一個調和的靈的異象。
1    父在子裡面,子就是那靈,那靈現今與我們重生的靈調和——約十四9~10、16~18,林前十五45下,六17。
2    神經綸的中心點乃是調和的靈,就是神靈與人靈的調和——羅八4:
所以祭司乃是一個與神調和的人。這就是說,他是在神經綸的中心點,他這個人就是在這裡,不管他外在在他的為人生活裡作了甚麼事。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需要靈與魂分開,使我們能彀同時在兩個範圍,外在在一個範圍,但是內在的是在神聖奧秘的範圍裡。我們的靈是繼續不斷地、內在地與主有交通。我問過李弟兄,很多年前我問他—我在一個非常具挑戰性的高中裡面教書,那個工作是很有挑戰性。有一次,有五十個員警要到校園來維持秩序。你就看見,那個工作是多麼具有挑戰性。那麼那裡的孩子,按著他們的智力來說,是在兩種極端之中—我就問李弟兄,當我在那裡教書的時候,我該怎麼活在靈裡?早年,他是鼓勵我們說那四個字:哦,主,阿們,阿利路亞。他說,你外表在教書,但是你裡面,你就是,“哦,主,阿們,阿利路亞。”這是李弟兄的話。但是主給我的印象是:人哪,你需要靈與魂分開。當那樣的事情發生的時候,外在的一面你在教書,裡面你是與主有平安。你在觀看主,你在神經綸的中心點,你在調和的靈裡,你是盡祭司的功用,你是單單是為神的權益而活。當五十個員警來到校園裡面,來制止打鬥的事,來替這些老師保命,是在那樣的生活中,但是你可以活在調和的靈裡。
a      這二靈的聯結乃是聖經中極深的奧秘。
b     凡神所要作的,或祂所要完成的,都與調和的靈有關——弗三9、5,一17,二22,四23,五18,六18。
這就是為甚麼這件事那樣的關鍵。當我們在至聖所裡運用調和的靈,這樣神想要作的都要從那裡出來。我要再說(第三遍),到俄國的行動乃是開始於李弟兄調和的靈。如果他只是到我們這裡來說:“我相信我們要到俄國去。”我想我們也會向他敞開,但他不是那樣;他不是根據他的使徒職分,就用他的權柄來作那樣的事;他給我們的印象乃是:我與主同在。當他與主同在的時候—他人生末了幾個月,他一直與主同在—然後,他寫出那封信,他說:“主給我看見,祂在職事上繼續往前的路,就是籍著一班相調的同工們。這就是主當前的路,主給我看見這一點。”他把這一個交給所有的聖徒們,但是有人等不及了;在已過十八年,有四個弟兄,至少,他們想要作那個第三個承接倪弟兄、李弟兄的弟兄;但是我們不是要作那個單個的繼承人,我們乃是要作我們團體的弟兄。我們知道乃是這榮耀的主在弟兄的調和的靈裡面運行,給他有這樣的看見。
3    調和的靈是主的靈,也是我們的靈——林後三17,林前六17。
 
4    調和的靈乃是與神成為一靈的靈;這靈乃是在神的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祂的神格上,與神一樣——約壹五11,彼後一4:
a      在我們裡面,神的靈與人的靈相調為一,使我們過一種是神又人,是人又神的神人生活——加二20,腓一19~21上。
這就是個祭司。一個祭司出來的時候,從至聖所裡出來,他被神注入了,現在他要把神供應給人。這個時候他是非常有人性的,是帶著神性而有人性,是有耶穌那樣的人性。他不是出來有那些榮耀的光芒,在那裡驚嚇人。不,那是很奇怪的。不,他是一個正常的人,有時候會喜歡喫點冰淇淋作甜點。所以,當我們出來的時候,沒有甚麼很驚人的、奇異的能力。這好像是矛盾的。你越在性情上成為聖,你就越有耶穌的人性。你是個神人,是可親近的,是可接觸的,乃是這樣的一個神人,把那作到他裡面的神供應給別人,而不讓人覺得那是他們在那裡崇高的地位來遷就人。不是那樣的。
按照馬可福音,馬可的福音,主呼召門徒是要與祂在一起,然後纔打發他們出去。所以祂乃是籍著三年半與他們一同生活,來訓練他們。約翰說:“這個世界也容不下—如果我們把祂所作的一切寫出來,世界也容不下。”但是我選這些寫下來,使你們信祂,並且在祂的名裡面得生命。
最近,我常常到一些地方去盡職。是的,我們需要特會,我們需要信息;但是,我更寶貝的就是花時間跟聖徒們在一起。我們都是同等的,我們都是弟兄,都是神人。在臺北的那樣美妙的華語特會之後,晚上我被邀請到聖徒家裡,與一些聖徒在那裡。我跟他們分享大概七分鐘,因為我在那裡不是個同工,我不是要向他們講一篇信息,我有更多可以從他們學習。他們對於主在這個神命定之路的實行上,讓主得著真正的擴增,他們是那樣的有負擔。我跟他們在一起,跟聖徒們一起,在他們家裡喫中國食物,實在是好。事情就是這樣作成了。
在幔內,我們進入幔內,然後又出到營外。作為神人,凡我們所接觸的人,我們就讓神流出。所以,你像Dick Taylor在飛機上,你要叫多少人—像他去南非的時候,坐在飛機上,叫人呼求主名—但我不是高舉他,我不是高舉任何人—但是Dick在那裡作的時候,他是憑著主的恩典,他就是那樣的人,他不是表演,那不是一種工作。我再說,如果我要你為著福音的緣故,被監禁的時候,你成為這樣,我希望你跟我一起作監牢。所以沒有人在那裡要表演甚麼,這一切都是那樣的自然。生命是那樣的,從我們那由神性所加強的人性裡面來流出。
b     神人的生活乃是神靈與人靈這二靈聯結、調和在一起成為一的生活——林前六17。
 
5    活在調和的靈裡乃是讓基督來充滿並浸透我們,直到祂從我們全人浸潤出來,我們就彰顯基督了——弗二22,三16~21。
讓基督,這意思是說,是我們要負責任的,這是我們的意願,我們讓祂……我們能不能這個時候在裡面禱告:主啊,我願意讓你來摸我裡面的人的任何一部分,我要徹底的被你充滿、浸透並浸潤。不是要成為甚麼特別的屬靈人,乃是與其他的人一起,在祭司體系裡作祭司,來完成你的經綸。
到了今年十月,我們要到巴西去。在那個之前,但願我們每一天都這樣接觸主,向主說:“主啊,為著這一天,我們感謝你,我把這一天奉獻給你,我把自己奉獻給你。求你賜給我這一天的恩典,我願意這一天讓你把自己作到我的裡面,來充滿、浸透我,將我基督化、子化、神性化。”這樣,你還是過你的生活。大概到秋天,還有一百八十天,你這樣作,難道你不會得到更多的神麼?我喜歡倫敦的Paul弟兄,我喜歡看到他就說:“我比上一次看到你,你更多得神了。”我的確是認真的,我不是開玩笑。日子是算得數的—如果每一天你都得著神的注入。
 
6    要作祭司生活事奉,我們必須認識今天主耶穌作為三一神的具體化身乃是那靈,住在我們的靈裡,並與我們的靈調和成為一靈——林後三17,林前十五45下,六17。
若我問你,你結了婚沒有啊?我想你不會說,我相信我結了婚,我以為我是。你問我,你是不是祖父?你不會說,我相信我是。而是說我認識……我知道……有些事情是我們需要認識,不僅僅是相信,乃是認識。認識基督作為三一神的具體化身,乃是那靈住在我們靈裡。
好,我們來到綱要的末了。
 
伍    祭司乃是在靈的新樣裡事奉的人——羅七6:
我們能彀期待,一天過一天,越過越新。
一九六八年,我們在那裡聽到,那靈在那裡運行的時候,很多的聖徒在那裡受浸,埋葬老舊。然後李弟兄也沒有說甚麼,有人問他說:“李弟兄,你為甚麼沒有受浸?”李弟兄說:“你們要受浸,因為你們老舊。但是我從來不老舊,所以我不需要再受浸。”哦,我實在巴望我能彀越過越新。但願主更新眾召會、眾聖徒,更新祂的整個恢復。
 
一    一切與我們的靈有關的都是新的,一切出於我們靈的也都是新的——林後五17。
也許不是有甚麼不一樣,卻是新的。
 
二    我們重生的靈是新樣的源頭,因為主、神的生命和聖靈,都在我們重生的靈裡。
好,我們結束於使徒行傳十三章,剛纔我已經講過了。
 
陸    祭司乃是事奉主的人——徒十三1~4上:
一    “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去作我召他們所作的工”——2節:
當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去作我召他們所作的工。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身上,就打發他們去了。他們既被聖靈差遣—這就是榜樣。我相信,主會帶我們作出這樣的事。我們不由自己來發起任何事,一切都出自我們與主的接觸,與祂調和,祂就在新樣裡湧流出來。首先,我們被分別出來,為著主,是為著主這個人位,而不是僅僅為著工作;如果我們忘掉了為著主,而只是為著工作,我們很可能,當時間再過去的時候,可能陷入網羅。因為仇敵是很狡猾的,他可以讓你有五年計劃,十年計畫,他要逐漸地、逐漸地叫你冷卻下來,使你變老舊,而你一點都不發覺,直到已經太遲了。他不是突然的給你這樣致命的攻擊,而是他是逐漸逐漸地叫你往下去。所以我們要知道撒但的詭計。
我們要按照神的經綸,首先是要向著主,分別出來為著主。先是為主分別出來,然後去作祂召我們所作的工,不是作我們想要作的工。我二十四年在受限制的環境裡,預備生命讀經信息來為著出版;這不是我天然的選擇,但那是主呼召我作的。如果我們沒有自己的揀選,沒有自己的喜好,沒有自己的傾向,沒有我們自己的方便,我們只是在那裡事奉主;然後,主作為那靈說話,要我們為著主分別出來,也分別出來去作主要我們去作的工,我們就是在身體的裡面,在水流的裡面出去,我們好像踹谷的牛那樣晝夜在那裡勞苦。
 
1    安提阿召會工作的起頭,乃是在事奉主的時候。
2    我們為主所作一切的工,必須來自這樣事奉主的祭司職分;這是新約的工作唯一的原則。
我在同工們當中,但是我沒有地位向任何人,好像從比較高的地位向比較低的地位的人說話。但是,我們看見,從李弟兄的工作裡面我們看見,這是惟一的原則,我們是誰的同工?一面,我們是神的同工;但是,我們還是看李弟兄是我們前面的同工。如果李弟兄看倪弟兄是他前面的同工,同樣地,我們也看李弟兄是我們前面的同工。我們要看他的工作是按照甚麼原則,就是出自祭司職分的工作。
四五個弟兄來在一起,也許你們說,我們不習慣這樣。主說,“我知道,我可以訓練你們,我會成全你們,我會鼓勵你們。在你們開始作甚麼事之前,先花時間來觀看我,與我交通,讓我充滿你們,浸透、浸潤你們;這樣,就會有水流出來,這樣,你們就會知道怎麼作事。”但願我們學習這樣擔負責任。
 
二    聖靈的工作,只能在事奉主的時候啟示出來——2節:
1    我們如果不把事奉主放在先,就甚麼都倒亂了。
在一些地方,在一些召會裡,一切都是,這個時候,他們是倒亂的。有些弟兄,不是甚麼卻自以為是甚麼,他們作了不該作的事。但是若是每一個人都願意停下來,來被主浸透、浸潤,讓主流出來,這樣就能彀恢復正確的次序。有弟兄會覺得這不是我的分。但是弟兄們,我應該跟弟兄們一起有分於這個工作,同工們也會阿們,如果主能彀在眾召會,帶主的恢復恢復那個生機的次序,如果我們都有這樣的次序。如果我們是組織,那很簡單,那個在上面的人就是說,你們被解雇了,然後我們把這個人從西岸調到東岸去。我們不是在組織的這種效率的裡面,我們乃是要在生機體的裡面。
2    唯獨在事奉主的時候,聖靈纔打發人出去。
這就是第二篇信息。現在,你們難道不覺得有些事需要禱告麼?跟你身旁的人禱告,然後再由弟兄們告訴我們怎麼作。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5-04-10 22:52:00
觀看數 :
6,574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