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從大衛的歷史看屬靈的原則、生命的功課以及聖別的警告
  • 3,339 views,
  • 01-15,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本篇信息的篇題是“從大衛的歷史看屬靈的原則、生命的功課以及聖別的警告”。我們要寶貝聖經中的警告,因爲這些對我們是極大的保守。撒母耳記生命讀經講到大衛歷史的第一篇信息,主題是“大衛的歷史(一)神所預備,合乎神心的人”。在那篇信息裏,李弟兄用了一些辭:蒙揀選、受訓練、受膏、受試驗、蒙稱許。這些發表很寶貴。在行傳十三章後半,保羅提到撒母耳記裏大衛的事。在二十二節下半,神說,“我尋得耶西的兒子大衛,他是合乎我心的人,必實行我一切的旨意。”大衛是合乎神心的人,因爲大衛的心意是要爲神建殿。神的心意是要建造召會作祂的居所,祂的殿,就是基督的身體,並要預備好作基督的新婦,將祂帶回來。這符合馬太十六章十八節,主說,“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聖經中最大的預言及其應驗》這本書裏說到,聖經中最大的預言就是這處經節,就是關於召會的建造;但至今還沒有完全得着應驗(參一至二頁)。主如今仍然在建造召會;我們如今是在這個預言的應驗裏。

現在我們簡要說到大衛蒙揀選、受訓練、受膏、受試驗、並蒙稱許。首先,大衛是蒙揀選的。在撒上十六章,撒母耳奉差遣到耶西那裏,耶和華對撒母耳說,“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7)我們可以在這處經節裏看見神的感覺。再者,大衛是在卑微中受神訓練。耶西共有八個兒子,大衛是其中最小的。八是復活的數字,八與復活是聯在一起的。神特意使大衛出生成爲最小的、末後的,爲要使他謙卑。不僅如此,大衛還被指派去作低微的工作,到野外照顧羊羣。當撒母耳找了耶西和他的衆子來,耶西叫他七個兒子都從撒母耳面前經過,撒母耳對耶西說,“這些都不是耶和華所揀選的。”(10)撒母耳就問說,“你的孩子們都在這裏麼?”(11上)這就說出,對耶西而言,大衛是個無足輕重、不重要的人。耶西就回答說,“還有那最小的,正在放羊。”(11中)撒母耳對耶西說,“你打發人去帶他來。”(11下)等大衛來了,耶和華說,“這就是他,你起來膏他。”(12)所以撒母耳就膏了他。當大衛受膏的時候,大概只有十五歲。

 

大衛在卑微中受訓練,然後藉着撒母耳而受膏,接着他受試驗並蒙稱許。在大衛所受的試驗中,有一件很重大的事,就是他信靠神擊敗歌利亞。歌利亞的身高,若用現在的單位來換算,大概有九英呎高;他實在是個巨人。但大衛卻擊敗了歌利亞,這事傳遍了以色列,他也因此蒙了稱許。

大衛不僅擊敗了歌利亞,他也受掃羅惡待,使他天然的人能被破碎。在《神建造的異象》這本書中,李弟兄說,“今天許多青年弟兄需要這樣一位掃羅,不斷地對付他們,苦待他們,壓榨他們。我們必須被擺在試煉中被破碎。”(一四六頁)我們過召會生活時,若有“掃羅”在身邊,我們應該學習說,“讚美主。”這是出於主的主宰安排。

在大衛的歷史裏,我們需要看見神的主宰以及大衛學十字架的功課

在大衛的歷史裏(撒上十六1~撒下二四25),我們需要看見神的主宰以及大衛學十字架的功課。

在神主宰的權柄下,大衛在信靠神擊敗歌利亞的事上受試驗並蒙稱許

在神主宰的權柄下,大衛在信靠神擊敗歌利亞的事上受試驗並蒙稱許(撒上十七1~58)。撒上十七章一至五十八節講到大衛擊敗歌利亞,這件事非常重大。當掃羅看見大衛出去迎戰歌利亞,就問軍隊的元帥押尼珥說,“押尼珥啊,這少年人是誰的兒子?”(55)後來,掃羅也直接問了大衛,對他說,“少年人哪,你是誰的兒子?”大衛說,“我是你僕人伯利恆人耶西的兒子。”(58)在路得記末了,記載波阿斯從路得生俄備得,俄備得生耶西,耶西生大衛(四13~17)。我們實在無法想像,一個摩押女子卻成爲了大衛的先祖,至終帶進基督。

大衛作牧人的經歷訓練他信靠主,所以當聽見歌利亞的罵陣,他能對掃羅說,“你僕人爲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或熊,從羣中銜一隻羊羔去。我就追趕它,擊打它,將羊羔從它口中救出來。它起來要害我,我就揪着它的鬍子,將它打死。……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

大衛作牧人的經歷訓練他信靠主,所以當聽見歌利亞的罵陣,他能對掃羅說,“你僕人爲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或熊,從羣中銜一隻羊羔去。我就追趕它,擊打它,將羊羔從它口中救出來。它起來要害我,我就揪着它的鬍子,將它打死。……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撒上十七34~37)大衛的自信來自他從前的經歷,因着神與他同在,他曾經擊敗獅子和熊。獅子或熊銜了他的羊羔,意思是羊羔就在獅子或熊的口中。如果我們是牧人,恐怕就會把羊羔放棄了;但是大衛追趕並擊打獅子或熊,將羊羔救回來。我們牧養人也該這樣,我們該去將失迷、被仇敵擄去的羊找回來。在大衛身上有一種神聖的信心。

大衛對歌利亞說,“耶和華施行拯救,不是用刀用槍,因爲爭戰的勝敗在於耶和華。祂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裏”;然後大衛出去與歌利亞戰鬥,用機弦甩石,打進歌利亞的額內,用歌利亞的刀割了他的頭,將他殺死

大衛對歌利亞說,“耶和華施行拯救,不是用刀用槍,因爲爭戰的勝敗在於耶和華。祂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裏”(47);然後大衛出去與歌利亞戰鬥(40~48),用機弦甩石,打進歌利亞的額內,用歌利亞的刀割了他的頭,將他殺死(49~54)。歌利亞向以色列人挑戰說,“你們可以爲自己揀選一個人,使他下到我這裏來。他若能與我戰鬥,將我殺死,我們就作你們的僕人;我若勝了他,將他殺死,你們就作我們的僕人,服事我們。”(8~9)以色列人聽見這些話,就驚惶,極其害怕(11),心想誰能與歌利亞爭戰呢?但大衛走近歌利亞,歌利亞看着這年幼的孩子,手中沒有劍,沒有刀,沒有槍。歌利亞穿着全副軍裝,只有一個部分沒有被軍裝所遮蓋,就是他的額頭。大衛告訴歌利亞,他要取下歌利亞的頭。大衛用機弦甩石,石子打進歌利亞的額內,歌利亞就死了。然後大衛拿了歌利亞的刀,割了他的頭。大衛是神所預備的,他與歌利亞爭戰,勝過歌利亞。

大衛勝過歌利亞,乃是神揀選並膏大衛的有力印證;從大衛的經歷,我們需要領悟,今天因着我們追求基督,我們環境中的每一面,都完全是在神主宰的手下

大衛勝過歌利亞,乃是神揀選並膏大衛的有力印證;從大衛的經歷,我們需要領悟,今天因着我們追求基督,我們環境中的每一面,都完全是在神主宰的手下(太十29~31,詩三一14~15上,三九9,羅八28~29,賽四五15)。有時,我們領悟到某些事的發生乃是仇敵的攻擊;但我們也需要知道,甚至仇敵的攻擊也是出於神主宰的安排。若是沒有神主宰的許可,仇敵無法攻擊我們。所以,甚至仇敵的攻擊也是神的許可。

在馬太十章二十九至三十一節,主說,“兩隻麻雀不是賣一個銅錢麼?沒有你們父的許可,一隻也不會掉在地上。就是連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所以不要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你可以想像麼,父甚至知道一隻麻雀掉在地上。詩篇三十一篇十四至十五節說,“耶和華啊,我仍舊信靠你;我說,你是我的神。我一生的事在你手中;求你救我脫離仇敵的手,和那些追逼我的人。”這裏說到我們一生的事都在神手中。在三十九篇,詩人說到發生在他身上的事;在九節,他說,“因爲這是你所作的,我就閉口不語。”因爲事情出於主,他就閉口不語。

當押沙龍背叛大衛的時候,有一個名叫示每的人與大衛爲敵,拿石頭打大衛,並且咒罵大衛(撒下十六6~7)。大衛的勇士就在大衛身邊,這些勇士非常勇猛。其中一位就說,“這死狗怎可咒罵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過去,取下他的頭來。”(9)但大衛裏面感覺那是神所許可的,所以他就離開,沒有對示每作任何事(10~11)。羅馬八章二十八至二十九節說,“我們曉得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因爲神所預知的人,祂也預定他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所以,這裏的“益處”就是模成神兒子的形像。在各樣的環境中,一切的人事物都是爲着我們在這件事上的益處。益處就是我們的變化,使我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

以賽亞四十五章十五節說,“救主以色列的神啊,你實在是自隱的神。”我們有一本書,書名就叫《自隱的神》。舊約的以斯帖記沒有一次提到神,但是當你讀這卷書的時候,你知道神就在那裏。聖經恢複本標示這卷書的主題乃是:揀選以色列人作選民的這位神,在他們被擄到外邦列國中的期間,對他們成了隱藏的神,藉着在隱密中行事,祕密地照顧他們,並公開的拯救他們。

在神主宰的權柄下,大衛被選爲侍候當時的王掃羅的人;因着這二人被擺在一起,掃羅被暴露爲反對神意願的人,大衛卻顯爲合乎神心的人

在神主宰的權柄下,大衛被選爲侍候當時的王掃羅的人;因着這二人被擺在一起,掃羅被暴露爲反對神意願的人,大衛卻顯爲合乎神心的人(撒上十八6~11上)。掃羅被惡靈驚擾時,他的一個臣僕建議掃羅找一個善於彈琴的人來;他們找了大衛來。大衛彈琴的時候,惡靈就被驅逐,離開掃羅(十六14~23)。

撒上十八章六至十一節說,“大衛打死了那非利士人,同衆人回來的時候,婦女們從以色列各城裏出來,歌唱跳舞,打鼓、歡唱、彈琴,迎接掃羅王。衆婦女舞蹈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掃羅甚發怒,不喜悅這話,就說,她們將萬萬歸大衛,卻只將千千歸我;除了王位以外,還有什麼沒有給他?從那日起,掃羅就嫉視大衛。次日,從神那裏來的惡靈衝擊掃羅,他就在家中胡言亂語。大衛照常用手彈琴,掃羅手裏拿着槍。掃羅把槍一掄,心裏說,我要將大衛刺透,釘在牆上。大衛躲避了他兩次。”

大衛在他與掃羅的關繫上受試驗;這意思是說,大衛一直被放在十字架上;掃羅無論差遣大衛作什麼,大衛都作事精明,所以掃羅就立他作戰士長;一次大衛擊打了非利士人回來,婦女們從以色列各城裏出來,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

大衛在他與掃羅的關繫上受試驗;這意思是說,大衛一直被放在十字架上;掃羅無論差遣大衛作什麼,大衛都作事精明,所以掃羅就立他作戰士長;一次大衛擊打了非利士人回來,婦女們從以色列各城裏出來,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5~7)

這個稱讚沒有摸着大衛,卻摸着了掃羅;所羅門說,“人的稱讚……試煉人”;掃羅發怒,並且嫉妒大衛,表明他這人全然在肉體裏,完全爲着自己;從那天起,掃羅定意要殺大衛,大衛無處藏身;掃羅從嫉妒大衛,到圖謀如何殺他,又不破壞自己的名譽

這個稱讚沒有摸着大衛,卻摸着了掃羅;所羅門說,“人的稱讚……試煉人”(箴二七21);掃羅發怒,並且嫉妒大衛,表明他這人全然在肉體裏,完全爲着自己;從那天起,掃羅定意要殺大衛,大衛無處藏身;掃羅從嫉妒大衛,到圖謀如何殺他,又不破壞自己的名譽(撒上十八10~二十42)。婦女們的稱讚,一點都沒有摸着大衛,卻深深摸着掃羅。在箴言二十七章二十一節,所羅門說,“人的稱讚……試煉人。”當我們事奉主的時候,比起受人批評,我們受人稱讚時更應當畏懼。

加拉太五章二十五至二十六節說,“我們若憑着靈活着,也就當憑着靈而行。不要貪圖虛榮,彼此惹氣,互相嫉妒。”我們憑着靈活着,憑着靈而行,就不會貪圖虛榮,彼此惹氣,互相嫉妒。在身體裏,我們不該嫉妒任何一個人的分。我們應該向主禱告,求主使我們照着主的旨意,在身體裏完滿地盡我們的功用。我們盡功用就會喜樂。

當掃羅企圖殺大衛時,大衛沒有抵抗或作什麼來爲自己報復;他只是躲避;報復和抵抗都是肉體的事;那些行肉體之事的人無分於神的國

當掃羅企圖殺大衛時,大衛沒有抵抗或作什麼來爲自己報復;他只是躲避;報復和抵抗都是肉體的事;那些行肉體之事的人無分於神的國(撒上十八11,參羅十二19,弗四26,加五21、24)。羅馬十二章十九節說,“親愛的,不要爲自己伸冤,寧可給神的忿怒留地步,因爲經上記着:‘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大衛是從心裏認識神的權柄的人;在撒母耳記上我們看見,掃羅在曠野追殺大衛;大衛有機會殺掃羅,但大衛敬畏神,不敢推翻神所安排的神聖等次

大衛是從心裏認識神的權柄的人;在撒母耳記上我們看見,掃羅在曠野追殺大衛;大衛有機會殺掃羅,但大衛敬畏神,不敢推翻神所安排的神聖等次(十八6~二六25)。事實上,大衛曾有兩次機會殺掃羅。在第二次,大衛和跟從他的人遇見了掃羅,發現掃羅全營的人都睡着了;亞比篩就對大衛說,“今日神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裏了,現在求你讓我拿槍將他刺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二六8)但是大衛尊重掃羅是耶和華的受膏者,便對亞比篩說,“不可殺害他。”(9)後來大衛從掃羅的頭旁拿了槍和水瓶,二人就走了(12)。然後大衛向掃羅的軍營呼叫,對押尼珥說,“你爲何沒有保護王你的主呢?……現在你看看王頭旁的槍和水瓶在那裏。”(15~16)這時掃羅才意識到,其實大衛就在身邊,但是大衛並沒有殺他。掃羅在整個過程中,一直想要殺害大衛。即使掃羅意識到大衛並沒有想要謀害他的意思,但他還是維持原來對大衛的感覺,想要殺害大衛。

大衛若背叛掃羅,就會對百姓成爲背叛神所命定、設立之王的先例;大衛的態度乃是拒絕自己,服在神的權柄之下

大衛若背叛掃羅,就會對百姓成爲背叛神所命定、設立之王的先例;大衛的態度乃是拒絕自己,服在神的權柄之下。倪柝聲弟兄在《權柄與順服》一書的第四篇講到“大衛對權柄的認識”,給我們看見大衛服在權柄之下。那是一篇非常好的信息。我向主禱告,願本篇信息的每一個點,都成爲主對我們的說話。

掃羅不順從神,被神棄絕,這是掃羅和神之間的事;大衛服從神的受膏者,這是大衛向神負責的事

掃羅不順從神,被神棄絕,這是掃羅和神之間的事;大衛服從神的受膏者,這是大衛向神負責的事(二四4~6,二六9、11,撒下一9~16)。

如果有人願意付代價經歷十字架的破碎,活在十字架下,認識並對付天然的生命和個性,治死肉體,在神面前否認己,他們就必定會認識神的權柄,並且能帶進神的權柄—這是基本的原則

如果有人願意付代價經歷十字架的破碎,活在十字架下,認識並對付天然的生命和個性,治死肉體,在神面前否認己,他們就必定會認識神的權柄,並且能帶進神的權柄—這是基本的原則。我們要用這些點向主禱告:“主啊,靠着你的憐憫,你是我裏面生命之靈的律,使我願意付代價經歷十字架的破碎。主啊,求你使我能活在十字架下,認識並對付天然的生命和個性,治死肉體,在神面前否認己。”主會答應我們這樣的禱告。

按照新約的領會,大衛在任何情況下,每天都背十字架;腓立比三章十節指明,我們背十字架的力量,乃是基督復活的大能;基督已經進到我們裏面,活在我們裏面,在我們裏面背十字架

按照新約的領會,大衛在任何情況下,每天都背十字架;腓立比三章十節指明,我們背十字架的力量,乃是基督復活的大能;基督已經進到我們裏面,活在我們裏面,在我們裏面背十字架(參歌二8~9、14)。背十字架有兩面,一面是裏面對十字架的應用,另一面是十字架外面的作工。

出埃及三十章講到聖膏油,就是複合的膏油,表徵耶穌基督之靈這複合的靈。其中有兩項與基督之死有關的成分,一是沒藥,表徵基督之死的馨香;另一個是肉桂,表徵基督之死的甜美與功效(23~25)。基督的死在那靈裏,那靈又在我們靈裏,這真是非常寶貴又美妙。肉桂有強心的功效,指明當我們享受包羅萬有的靈裏基督之死的甜美與功效,我們的心就被激動,在主裏面喜樂、歡樂。主會逐漸帶我們經歷這事─十字架內裏的應用,配上十字架外面的作工,裏外作工治死我們。從保羅在林後四至五章的經歷,我們能看見,這樣外面環境的作工加上裏面的運行,使我們能顯大基督。

雅歌二章八至九節說,“聽啊,是我良人的聲音;看哪,他躥山越嶺而來。我的良人好像羚羊,或像小牡鹿。”這說出復活的基督躥山越嶺而來,祂像羚羊和小牡鹿躥越各樣障礙。十四節說,“我的鴿子啊,你在磐石穴中,在陡巖的隱密處,求你讓我得見你的面貌,得聽你的聲音;因爲你的聲音甘甜,你的面貌秀美。”先是在一章十五節,主稱讚佳偶的眼好像鴿子,意思是她有那靈的視力;但是到二章十四節,主稱她爲“我的鴿子”,意思是她完全被那靈浸透。磐石穴和陡巖的隱密處表徵釘死的基督。我們在磐石穴中,在陡巖的隱密處,表徵我們是在釘死的基督裏,也就是經歷上述所提的沒藥和肉桂。我們要留在基督的死裏,並不是容易的事,這條路非常崎嶇。但基督乃是躥山越嶺的羚羊和小牡鹿(8),祂能把我們放在磐石穴和陡巖的隱密處。我們在釘死的基督裏,我們的面貌對祂就是秀美的,我們的聲音對祂就是甘甜的。

大衛學十字架的功課時,也享受了神藉着約拿單和米甲的供備;若沒有他們,大衛就無法逃離掃羅

大衛學十字架的功課時,也享受了神藉着約拿單和米甲的供備;若沒有他們,大衛就無法逃離掃羅(撒上二十1~42,十九11~18)。

在神的主宰之下,大衛學了十字架的功課,至終他不是輸家,乃是贏家;不是受苦者,乃是享受者

在神的主宰之下,大衛學了十字架的功課,至終他不是輸家,乃是贏家;不是受苦者,乃是享受者(腓一19,三8~9,林後四7、16~18,參二12~14)。我們不是輸家。要成爲贏家,唯一的路就是學十字架的功課。腓立比三章講到保羅的目標乃是要完滿的經歷、享受並贏得基督。我們也應該告訴主說,“主啊,我要對你有完滿的享受,完滿的贏得。”

林後四章十六節說,“所以我們不喪膽,反而我們外面的人雖然在毀壞,我們裏面的人卻日日在更新。”恢複本該節第一注說,“外面的人是以我們的身體爲其器官,以我們的魂爲其生命和人位。裏面的人是以我們重生的靈爲其生命和人位,以我們更新的魂爲其器官。魂的生命必須被否認(太十六24~25),但魂的功用—心思、意志、情感,必須藉着被征服(林後十4~5),得着更新並提高,而爲靈所用;靈乃是裏面之人的人位。”我們裏面的人要日日得更新,好叫基督能在我們身上得以顯大。

在林後二章十二節保羅說,他爲傳福音到了特羅亞,藉着主也有門向他開了。主給保羅的使命就是要傳福音,將神的經綸傳遍各地。但他卻說,“我靈裏不安。”(13上)這說出保羅不是看外面的環境,他反而在意靈裏是否有安息。於是他說,“我靈裏不安,便辭別那裏的人,往馬其頓去了。感謝神,祂常在基督裏,在凱旋的行列中帥領我們,並藉着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13~14)這是一幅羅馬將軍擊敗敵軍之後,在一個凱旋的行列中,率領着一羣被征服的俘虜的圖畫。事實上,我們都是被基督所擊敗的人,我們天天都需要經歷在這凱旋的行列中。

在《一個在靈裏之人的自傳》這本書中,李弟兄鼓勵我們要這樣禱告:“主啊,使我作你的俘虜,絕不要讓我得勝,一直擊敗我。”(二四頁)當你得勝,你就輸了;當你輸了,你就真正得勝了。這看起來很矛盾,但事實就是這樣。我們都需要有這樣的禱告:“主,擊敗我們,征服我們。”

大衛的生命表徵破碎的生命:外面之人的破碎乃是我們天然個性—我們的己—的破碎;聖靈管治的目的,就是叫我們作一個被破碎的人;神把我們擺在完全無能爲力、毫無辦法的地位上,使祂有自由的路將祂自己連同祂一切追測不盡的豐富作到我們裏面

大衛的生命表徵破碎的生命:外面之人的破碎乃是我們天然個性—我們的己—的破碎;聖靈管治的目的,就是叫我們作一個被破碎的人;神把我們擺在完全無能爲力、毫無辦法的地位上,使祂有自由的路將祂自己連同祂一切追測不盡的豐富作到我們裏面(林後一8~9,四16~18,十二9~10,何六1~3,羅八28~29,參約十二3)。我們天然的個性就等於我們的己,聖靈管治的目的,就是叫我們作一個被破碎的人。當一個人被破碎,就會完全不信靠自己。舉例來說,彼得不論是在對主的愛或他天然能力的事上,都非常有自信。他曾對主說,“我……絕不會否認你。”(太二六35)但主對他說,“今夜雞叫以前,你要三次否認我。”(34)當夜,彼得的確三次否認了主。當雞叫的時候,彼得想起主所說的話,就到外面去痛哭(75)。彼得徹底被破碎,他對主天然的愛完全被破碎。有一首詩歌講到“我愛我主,非用天然之愛;我無可以給你”(補充本詩歌三三三首)。若是彼得沒有被破碎,他怎能牧養人?在彼得前書,彼得稱主爲“牧長”,以及我們“魂的牧人和監督”(五4,二25)。彼得若是沒有被破碎,就絕不可能成爲一個牧人。至終,他成了一個真正的牧人。

從前有一位同工背叛了李弟兄。這位弟兄非常有恩賜,也非常絕對。但曾有一位弟兄提到這位弟兄時說,“這位弟兄從來沒有被破碎過。”這意思是這位弟兄離了基督,仍然是一個絕對的人。因爲他的絕對是天然的,即使他沒有重生,他仍然是絕對的。當他背叛的時候,他對他的背叛仍然是絕對的。因此,我們天然的能力需要完全被破碎。我們被破碎,神才能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全人裏面,並爲着祂的定旨使用我們。

神把我們擺在完全無能爲力、毫無辦法的地位上,使祂有自由的路,將祂自己連同祂一切追測不盡的豐富作到我們裏面。我們許多人都能作見證,主有時候會把我們放在一種地位跟環境裏,讓我們感覺完全無能爲力、毫無辦法。倪弟兄曾經這樣說,“我覺得許多人真是太豐富、太強壯了,所以沒有地位給神作工。我時常想到四個頂寶貴的字,就是‘無依無靠’。我可以對神說,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一點都沒有了。除你以外,我真是個無依無靠的。”(倪柝聲文集第一輯第十冊,一一四頁)我們不會把任何事當成理所當然,因爲我們領悟自己是無能爲力、毫無辦法的。

在林後一章八節,保羅說,“我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就是我們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力不能勝”是指環境超過使徒們所能負荷,“絕望”是比任何的沮喪、失意、憂鬱更嚴重。保羅可以與我們表同情,因爲他甚至到了絕望的地步─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但他接着說,“自己裏面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9)美國的貨幣上印着“我們信靠神”(In God We Trust)的字樣。盼望我們都要記得這話,要信靠神。當我們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的時候,要知道是主在訓練我們,在各樣的環境中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

約翰十二章三節說,“那時,馬利亞就拿着一磅至貴的真哪噠香膏,抹耶穌的腳,又用自己的頭發去擦祂的腳,屋裏就滿了膏的香氣。”盼望在召會生活中,滿了聖徒們對主的愛。當他們愛主到極點,就對主傾倒出香膏,屋裏就滿了香氣。然而,玉瓶若沒有被破碎,膏就沒有辦法流出,香氣也無法漫溢。因此,我們需要十字架,叫我們被破碎,使我們的愛得釋放,香氣得以漫溢。保羅在林後二章十四節說到“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也是這意思。

大衛顧到神在地上的居所,就是神約櫃的居所

大衛顧到神在地上的居所,就是神約櫃的居所(撒下六1~七29,詩一三二1~18)。

雖然神不要大衛建殿,他還是爲殿的建造預備了建造的人、基地和材料;神也藉着祂的靈將聖殿的樣式啓示給大衛;大衛離世前就把這樣式指示他的兒子所羅門;因此,大衛盡了他的職分,與神同工,爲着完成聖殿的建造

雖然神不要大衛建殿,他還是爲殿的建造預備了建造的人、基地和材料;神也藉着祂的靈將聖殿的樣式啓示給大衛;大衛離世前就把這樣式指示他的兒子所羅門;因此,大衛盡了他的職分,與神同工,爲着完成聖殿的建造(撒下八11,王上七51,代上二二14~16,二九1~5,二八11~19,徒十三22、36)。所羅門意“平安”,他是神殿的建造者;他有另外一個名字耶底底亞,意思是“耶和華喜愛的”(撒下十二25)。大衛在神的主宰裏乃是戰士,不是一個在平安裏的人。雖然他知道神不要他建殿,他還是爲殿的建造預備了一切。大衛預備了建造的人、基地和材料。神也藉着祂的靈將聖殿的樣式啓示給大衛。大衛離世前,就把這樣式指示他的兒子所羅門。因此,大衛盡了他的職分,與神同工,爲着完成聖殿的建造。

在代上二十九章三至四節,大衛說,“我愛慕我神的殿,就在我已預備建造聖殿的材料之外,又將我自己積蓄的金銀獻上,建造我神的殿,就是俄斐金三千他連得,以及精煉的銀子七千他連得。”這是非常大的數量,給我們看見大衛愛慕神的殿。他對以色列人說,“今日有誰樂意獻上,將自己獻給耶和華呢?”(5)然後九節說,“因這些人全心樂意獻給耶和華,百姓就因他們樂意奉獻而歡喜;大衛王也大大歡喜。”在二十八章十九節,大衛領受了聖殿建造的樣式,他說,“這一切樣式的細工,都是耶和華的手在我身上,畫出來使我明白的。”這實在太奇妙了。

大衛發熱心要爲神建造聖殿,但神拒絕了大衛的好意;神差遣申言者拿單,對大衛說,“你要建造殿宇給我居住麼?”

大衛發熱心要爲神建造聖殿(撒下七1~3),但神拒絕了大衛的好意;神差遣申言者拿單,對大衛說,“你要建造殿宇給我居住麼?”(5)

這給我們看見,我們在召會中一切的工作和事奉,必須起意於神,必須按照祂的願望;由人所起意或起頭的一切,無論多麼爲着神,都是沒有基督同在的宗教活動

這給我們看見,我們在召會中一切的工作和事奉,必須起意於神,必須按照祂的願望;由人所起意或起頭的一切,無論多麼爲着神,都是沒有基督同在的宗教活動。倪柝聲弟兄曾釋放過一篇信息,篇題是“干犯聖所的罪”。大意是說,神的工作在進行時,只能用神的能力來作出神的旨意、神的目的。我們所作的一切,不只起頭必須是出於神,手段也要出於神的旨意;我們工作的結局應該是爲着神的榮耀,而不是叫自己得榮耀(參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二十二冊,一五二至一六一頁)。因此,我們的事奉該是本於神、藉着神、並歸於神,如同羅馬十一章三十六節所說,“萬有都是本於祂、藉着祂、並歸於祂;願榮耀歸與祂,直到永遠。阿們。”我們都該這樣向主禱告。

我們要事奉神的那個心,祂悅納;但我們要爲祂作什麼的定規,神不悅納;神對大衛說,“你要……麼?”神不要我們替祂定規什麼

我們要事奉神的那個心,祂悅納;但我們要爲祂作什麼的定規,神不悅納;神對大衛說,“你要……麼?”神不要我們替祂定規什麼。神問這話的意思是,祂不要我們替祂定規什麼。這不是我們的分,不是我們該作的。我們事奉主時,很多時候沒有意識到神必須作一切的起頭者。我們可能作了許多事,卻不是神所發起,神所起頭的。我們要知道,神不要我們替祂定規什麼。

因着大衛是敬畏神並與神合作的人,神藉着拿單告訴他要停下建造殿的定意時,他沒有反抗;大衛把他要完成建造殿的願望停了下來,這行動乃是大事;和受恩(M. E. Barber)教士說過一句話:“凡不能爲神的緣故不作工的,都不能爲神的緣故作工”

因着大衛是敬畏神並與神合作的人,神藉着拿單告訴他要停下建造殿的定意時,他沒有反抗;大衛把他要完成建造殿的願望停了下來,這行動乃是大事;和受恩(M. E. Barber)教士說過一句話:“凡不能爲神的緣故不作工的,都不能爲神的緣故作工。”(認識生命與召會,二四三頁)(路十38~42)在我們的服事裏,我們該像馬利亞在路加十章一樣,停下來坐在主的腳前聽主說話(38~42)。這意思不是我們不該服事,而是“爲着我們的事奉,我們需要認識主的心意和愛好”(42注1)。爲這緣故,我們需要坐在主的腳前聽祂說話,使祂能將祂的心意和愛好,藉着說話分賜到我們裏面。如此,我們才知道如何服事祂。

大衛那次的停下,在宇宙中樹立了一個雙重的見證:第一,宇宙中的事,只能出於神,不能出於人;第二,不是在乎人爲神作什麼,乃是在乎神爲人作什麼

大衛那次的停下,在宇宙中樹立了一個雙重的見證:第一,宇宙中的事,只能出於神,不能出於人;第二,不是在乎人爲神作什麼,乃是在乎神爲人作什麼(撒下七11~14上、18、25)。大衛有心爲神建殿,爲神建造一個家,但是神藉着申言者拿單對他說,“你要建造殿宇給我居住麼?……我……必爲你建立家室。”(5、11)大衛聽了就謙卑下來。在撒下七章十八節,當大衛王進去,坐在耶和華面前時,他說,“主耶和華啊,我是誰?我的家算什麼?你竟帶我到這地步呢?”在他禱告的末了,他對神說,“耶和華神啊,你所說關於你僕人和僕人家的話,如今求你堅定,直到永遠,並照你所說的而行。”(25)這就是禱讀。大衛對待神的說話,就是將神的話禱告回去。神受祂所說的話限制,祂必定要成就祂所說的話。

我們要從深處學得,神只要我們與祂配合,祂不需要我們爲祂作什麼;我們要停下我們的一切主張、定規、看法,讓祂說話,讓祂進來,讓祂發號施令

我們要從深處學得,神只要我們與祂配合,祂不需要我們爲祂作什麼;我們要停下我們的一切主張、定規、看法,讓祂說話,讓祂進來,讓祂發號施令(太十七5)。馬太十七章記載,當主上了高山,在門徒們面前變了形像時,有摩西和以利亞向他們顯現,同祂談話(1~3)。當彼得對耶穌說話的時候,“有一朵光明的雲彩遮蓋他們;……又有聲音從雲彩裏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祂。門徒聽見,就面伏於地,極其害怕。”(4~6)。我們都需要聽祂;這是一件大事。

父的話就是我們要聽祂,唯有基督是真摩西,真以利亞,祂是生命之靈的律。詩篇一百一十九篇二節的第一注告訴我們:“基督是律法(即神的見證)的實際。神的見證表徵基督,神的具體化身(西二9),是神所是之活的描繪。”神的律法乃是神的見證,將神的屬性彰顯出來。律法彰顯神的愛、光、義和聖。

大衛一生有兩次重大的失敗,是非常可怕的。他第一次失敗的結果,產生了所羅門。所羅門不僅是過犯與悔改的結果,也是過犯、悔改與神赦免的結果(馬太福音生命讀經,四三頁)。當人有了過犯和悔改,加上神的赦免,就生下了所羅門,神殿的建造者。撒母耳記下末了記載大衛第二次的失敗,他數算以色列人和猶太人,數點百姓的數目(二四1~25)。聖經並沒有清楚告訴我們,爲什麼這是個大罪。但大衛或許是因着信靠數字,就犯了不信和驕傲的罪。二十四章一節說,“撒但就激動大衛,使他們受害,說,你去數算以色列人和猶大人。”在士師記七章,當基甸爭戰之前,耶和華對基甸說,“跟隨你的人太多,我不能將米甸人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誇大,說,是我們自己的手救了我們。”(2)所以,最後基甸只帶了三百人去和米甸人爭戰。雖然米甸人的軍兵非常多,至終基甸和那三百人爭戰得勝。當我們爭戰的時候,無論我們人數如何,只要有主的同在,都會得勝。

亞歷山大大帝有四個將領,他死了以後,他所建立的帝國,就被四名將領割據,各佔一方,分爲四國。但以理八章九節說,“四角之中,有一角長出一個小角。”這小角就是指敘利亞王安提阿克以比凡尼。這小角漸漸強大,並且作出許多可怕的事。安提阿克以比凡尼停止聖殿裏日常的祭祀,又用豬和淫亂玷污聖殿(十一31)。不僅如此,他還將真理拋在地上(八12),意即沒有公義或公平。因此在這些惡事上,這小角也預表敵基督(九27)。安提阿克以比凡尼在聖地行惡的日子,約從主前一七一年延續到主前一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就是猶太英雄猶大馬克比擊敗安提阿克以比凡尼之後(八25下~26),潔淨聖所的日子。馬克比有一句名言:“戰爭的勝利並不在乎軍隊的衆多,乃在乎天來的力量。”他的話激動了許多人,也激動了他手下的士兵,於是他就擊敗了仇敵(參真理課程一級卷二,四六至四七頁;但以理書生命讀經,六六頁;聖經恢複本,但八11注2、14注1,約十22注1;真理課程一級卷二,五〇頁)。

尼布甲尼撒的經歷也是這樣。但以理四章記載,有一天,他在巴比倫王宮頂上行走,看見巴比倫一切的榮耀時,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自己權能的力量建爲王家,要顯我威嚴的榮耀麼?”(29~30)在這之前,神藉着但以理爲尼布甲尼撒解夢,給他十二個月的時間悔改(4~29上)。然而,尼布甲尼撒沒有內裏的性能以認識神,裏面完全沒有被摸着。他沒有悔改,也沒有改變,反而充滿驕傲(30、37,五20),因而遭受神的審判(四24~26、31~33,箴十六18,彼前五5)。但以理對王說,“等你知道至高者纔是人國的掌權者,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等你知道諸天掌權,以後你的國必定歸你。”(但四25~26)。神要尼布甲尼撒王知道,乃是神照着祂的旨意設立他作巴比倫的王,並不是照着他自己的旨意。神的審判臨到他,使他與野地的獸同住,吃草如牛(28~33)。等到尼布甲尼撒認識神,理性復歸之後,他就讚美神(34~37)。

聖經記載神對大衛懲罰的審判,今天對我們乃是警戒;神不僅滿有慈愛憐憫,也是公正可畏的;神赦免大衛,但祂也照着祂行政的公義,管教並懲治大衛

聖經記載神對大衛懲罰的審判,今天對我們乃是警戒(林前十11);神不僅滿有慈愛憐憫,也是公正可畏的;神赦免大衛,但祂也照着祂行政的公義,管教並懲治大衛(撒下十二10~14)。

以色列的一切仇敵被征服,大衛被高舉作以色列的王之後,他在安寧的環境中犯了大罪—姦淫和殺人;這指明每當我們在安寧的環境中享安逸,很容易被引誘放縱肉體

以色列的一切仇敵被征服,大衛被高舉作以色列的王之後,他在安寧的環境中犯了大罪—姦淫和殺人;這指明每當我們在安寧的環境中享安逸,很容易被引誘放縱肉體(十一1~27,彼前四1與注4)。撒下十一章一節說,“到了年初,列王出戰的時候,大衛差派約押和跟隨他的臣僕,並以色列全軍出戰。”列王出戰的時候,大衛沒有出戰,仍住在耶路撒冷,就是在宮中,在安寧的環境中享安逸;他滿意於他的成就並享受他所成就的。但彼前四章一節說,“基督既在肉身受過苦,你們也當用同樣的心思武裝自己(因爲在肉身受過苦的,就與罪斷絕了)。”我們要以此爲警戒。

大衛的罪,乃是他放縱眼目情慾和肉體情慾的結果;大衛濫用他王權的勢力,搶奪人,故意犯姦淫

大衛的罪,乃是他放縱眼目情慾和肉體情慾的結果(撒下十一2~3);大衛濫用他王權的勢力(4~5),搶奪人,故意犯姦淫。大衛與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犯姦淫。大衛派人把烏利亞召回,烏利亞卻不願意回自己的家裏,他對大衛說,“約櫃和以色列與猶大兵都住在棚裏,我主約押和我主的僕人都在田野安營;我豈可回家吃喝,與妻子同寢呢?……我絕不行這事!”(11)由此可以看出烏利亞是一個忠信的戰士。

大衛犯下了這樣的事之後,又裝假設法遮蓋他的惡行;然後,他串通約押,謀殺自己忠信的僕人烏利亞,好奪取烏利亞的妻子

大衛犯下了這樣的事之後,又裝假設法遮蓋他的惡行(6~13);然後,他串通約押,謀殺自己忠信的僕人烏利亞,好奪取烏利亞的妻子(14~25,十二9)。

大衛因着他這一個罪,幹犯了十誡的後五條;大衛的罪大大的侮辱並得罪神,把他過去一切的成就,幾乎都抹煞了

大衛因着他這一個罪,幹犯了十誡的後五條(出二十13~17);大衛的罪大大的侮辱並得罪神,把他過去一切的成就,幾乎都抹煞了。

大衛是合乎神心的人,使神有路開始君王時代,爲祂要來的基督建立神在地上的國,但他在放縱肉體情慾的事上失敗了;在這事上大衛是鬆懈的,犧牲了他自己在對神屬靈追求的事上高超的成就;這該成爲我們衆人的警告

大衛是合乎神心的人(撒上十三14),使神有路開始君王時代,爲祂要來的基督建立神在地上的國,但他在放縱肉體情慾的事上失敗了(王上十五5);在這事上大衛是鬆懈的,犧牲了他自己在對神屬靈追求的事上高超的成就;這該成爲我們衆人的警告。

很可惜的是,大衛在那惡者試誘他的重要時刻,沒有極力控制自己的情慾,卻沉溺其中,犯了粗鄙的罪,得罪神到極點

很可惜的是,大衛在那惡者試誘他的重要時刻,沒有極力控制自己的情慾,卻沉溺其中,犯了粗鄙的罪,得罪神到極點。我們讀聖經中關於這事的記載,應該感到非常憂傷。

神愛大衛,然而大衛因着自己的罪,失去了立場和地位,並且失去了十二支派中的十一個支派;大衛的罪撒下所羅門敗壞的種子,導致神所賜的國分裂;也撒下所羅門後裔在君王職分上敗壞的種子,至終導致他們失去國家和先祖的聖地,以致聖民被擄,分散到全地,沒有平安,直到今時

神愛大衛,然而大衛因着自己的罪,失去了立場和地位,並且失去了十二支派中的十一個支派(撒下二十1~2);大衛的罪撒下所羅門敗壞的種子(十二24),導致神所賜的國分裂(王上十一9~13,十二1~17);也撒下所羅門後裔在君王職分上敗壞的種子,至終導致他們失去國家和先祖的聖地,以致聖民被擄,分散到全地,沒有平安,直到今時。所羅門接續大衛作王,他有許多妃嬪,這些妃嬪引誘他去拜偶像。我們也許嘆息說,所羅門怎麼會作出這樣的事呢?這敗壞的種子就是大衛的罪所撒下的。

在申命記十七章,耶和華吩咐以色列的王:“登了國位,就要將祭司利未人面前的這律法書,爲自己抄錄一本,存在他那裏;他一生的日子都要誦讀,好學習敬畏耶和華他的神,謹守遵行這律法書上的一切言語和這些律例。”(18~19)以色列的諸王若這樣行,就會蒙保守在神經綸的中心線上。我們若願意抄錄聖經,也必會得着主的說話,對我們成爲許多幫助。不僅如此,十七節說,以色列王“不可爲自己多立妃嬪,免得他的心偏邪”。但大衛有許多妻子妃嬪,所羅門也是如此。在這件事上,大衛立下一個壞的榜樣。所羅門看見他父親的榜樣,也照樣行;這就撒下了所羅門敗壞的種子,導致神所賜的國分裂;也撒下所羅門後裔在君王職分上敗壞的種子,至終導致他們失去國家和先祖的聖地,以致聖民被擄,分散到全地,沒有平安。大衛所犯的罪,一直影響着以色列人,直到今日。這是一個大的警告。

聖經告訴我們,凡給以色列祝福的,必蒙祝福,咒詛她的,必受咒詛(創十二3,二七29,民二四9)。這並非是說以色列人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對的,但我們仍然應當祝福他們。美國之所以蒙神祝福,就是因爲美國祝福以色列;什麼時候美國不再祝福以色列,美國就會失去神的祝福。我們要祝福以色列。但我們也看見,以色列人直到今時都沒有平安;大衛所犯的罪,一直影響着以色列人。

從大衛的歷史我們能看見,落在神政治的手下是一件嚴重的事;大衛很快的與神恢復交通,但是神的管教,一直繼續到大衛死後

從大衛的歷史我們能看見,落在神政治的手下是一件嚴重的事(撒下十二10~14);大衛很快的與神恢復交通,但是神的管教,一直繼續到大衛死後(15下~二十26)。

大衛藉着認罪,與神的交通就恢復,如詩篇五十一篇所啓示的,但他落在神政治的手下;大衛失敗後,他家中發生許多惡事,包括亂倫、謀殺和背叛

大衛藉着認罪,與神的交通就恢復,如詩篇五十一篇所啓示的,但他落在神政治的手下;大衛失敗後,他家中發生許多惡事,包括亂倫、謀殺和背叛(撒下十二15下~二十26)。從詩篇五十一篇我們能看見,大衛向神悔改,恢復與神的交通。但是神政治的手以及祂的管教,仍持續到大衛死後。這是何等嚴肅!

神在大衛身上施行嚴厲的懲罰,因爲他所犯的罪太邪惡了;大衛家中這空前罪惡的源頭,乃是大衛放縱肉體的情慾;這表明神對愛祂之人的懲治和行政的對付,甚至會影響他們的兒女

神在大衛身上施行嚴厲的懲罰,因爲他所犯的罪太邪惡了;大衛家中這空前罪惡的源頭,乃是大衛放縱肉體的情慾;這表明神對愛祂之人的懲治和行政的對付,甚至會影響他們的兒女。這對我們是一個聖別的警告。我們若願意接受這警告,把這警告當作健康的食物接受進來,我們就會蒙保守留在神經綸的中心線上。

在我們與基督的關繫上,這對我們應當是嚴肅的警示和警戒;我們的所是、我們的願望、我們的意圖以及我們如何行事爲人,都與我們留在基督裏,有分於祂一切追測不盡之豐富作我們的享受,有極大的關係;我們若在以上所題的任何事上與神不對了,就會失去基督作我們的享受

在我們與基督的關繫上,這對我們應當是嚴肅的警示和警戒;我們的所是、我們的願望、我們的意圖以及我們如何行事爲人,都與我們留在基督裏,有分於祂一切追測不盡之豐富作我們的享受,有極大的關係;我們若在以上所提的任何事上與神不對了,就會失去基督作我們的享受。

包羅萬有的基督是我們的居所,我們包羅萬有的美地,以及我們所需的一切,作我們的享受,但如果我們與祂的關係不正確,祂就要把我們從祂自己裏面吐出去,不再讓我們享受祂

包羅萬有的基督是我們的居所,我們包羅萬有的美地,以及我們所需的一切,作我們的享受,但如果我們與祂的關係不正確,祂就要把我們從祂自己裏面吐出去,不再讓我們享受祂(利十八25,啓三16)。利未記十八章二十五節說,“因爲那地受了玷污,所以我向那地追討罪孽,那地也吐出其中的居民。”吐出其中的居民,這句話是很重的。這相當於主在啓示錄三章十六節對老底嘉召會所說的話:“你既如溫水,也不熱也不冷,我就要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最終,大衛不但變得老邁,並且漸漸衰萎;大衛的一生有美好的開始,如同明亮的日頭升起,他的生平同他的事業如日中天;然而,他的放縱情慾破壞了他的事業,使他輝煌的生平衰萎,如日落黃昏;大衛晚年沒有什麼輝煌、優越或光彩的事

最終,大衛不但變得老邁,並且漸漸衰萎;大衛的一生有美好的開始,如同明亮的日頭升起,他的生平同他的事業如日中天;然而,他的放縱情慾(撒下十一1~27)破壞了他的事業,使他輝煌的生平衰萎,如日落黃昏;大衛晚年沒有什麼輝煌、優越或光彩的事(王上一1~4,參申三四7,創四八14~16,箴四18)。王上一章一至四節的記載,非常令人傷感。

我們可以將大衛與摩西和雅各相比。申命記最後講到摩西死的時候,“眼目沒有昏花,精神沒有衰敗。”(三四7)我們要用神新約經綸的眼光來看這件事。在新約裏,眼目可指我們的心眼。精神沒有衰敗,原文指他是新鮮、復甦的。行傳三章十九節說,“那舒爽的時期,就得以從主面前來到。”舒爽也是復甦的意思。精神沒有衰敗,就是說他有一種復甦、新鮮的光景。摩西的職事是新鮮而復甦的。我們要跟主禱告說,“主啊,我的一生,在你所量給我的年日裏,願我的心眼一直是單一的,願我因享受你的同在,而一直是復甦、新鮮、精神不衰敗的。”我們許多弟兄也都能作見證,李弟兄的精神從來沒有衰敗,他一直是新鮮,一直是復甦的。

雅各是一個抓奪者,他出母腹的時候,抓着他哥哥的腳跟;意思是他想把他哥哥抓回來,使自己能當長子。他總是想當第一。若是雅各得逞的話,他就失去了祝福,因爲祝福是給年幼的。但是當他晚年的時候,他抓奪的手成了祝福的手。希伯來七章七節說,“向來都是卑小的蒙尊優的祝福,這是一無可駁的。”總是尊優的祝福卑小的。所以當雅各祝福法老的時候,說出他比法老更尊優。

另外,在創世記四十八章說到,當雅各—以色列—祝福約瑟的兒子以法蓮和瑪拿西的時候,他伸出右手來,“按在以法蓮的頭上(以法蓮乃是次子),又剪搭過左手來,按在瑪拿西的頭上(瑪拿西原是長子)。”(14)約瑟見他父親把右手按在以法蓮的頭上,就不喜悅,便提起他父親的手,要從以法蓮的頭上挪到瑪拿西的頭上(17)。以色列不肯,說,“我知道,我兒,我知道。”(19上)以色列給約瑟祝福說,“願我祖亞伯拉罕和我父以撒行事爲人都在祂面前的神,就是一生牧養我直到今日的神,……賜福與這兩個少年人。”(15~16上)我們要經歷主一生牧養我們直到今日,直到此刻。這實在太寶貴、太美妙了。

雅各有一個非常美妙榮耀的結局。他從一個抓奪者,成了一個祝福者。他祝福他十二個兒子,祝福法老,祝福約瑟,祝福每一個人。他實際上成了以色列,就是神的王子。我們應該用箴言四章十八節的話禱告:“義人的途徑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這也應該是我們的途徑。

基督徒的一生,就是在那裏學神的政治;我們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我們越是寬大地對待人,神也越寬大地對待我們;我們如果刻薄、嚴格地對待弟兄,神也要刻薄、嚴格地對待我們;人生病或碰着困難的時候,是我們該幫助的時候,不是我們該批評的時候

基督徒的一生,就是在那裏學神的政治;我們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我們越是寬大地對待人,神也越寬大地對待我們;我們如果刻薄、嚴格地對待弟兄,神也要刻薄、嚴格地對待我們;人生病或碰着困難的時候,是我們該幫助的時候,不是我們該批評的時候(加六7,帖前五14~15,路六36~38,太七1~2)。

保羅在帖前五章十四節說,“弟兄們,我們勸你們,要勸戒不守規矩的人,撫慰灰心的人,扶持軟弱的人,又要對衆人恆忍。”不守規矩的人是指遊手好閒,不肯作工,好管閒事的人。我們不該作好管閒事的人。好管閒事就是除了神經綸的事以外,什麼都要管。保羅說我們要撫慰灰心的人,就是小魂的人;他們沒有那麼大的度量接受許多事。我們還要扶持軟弱的人。有些弟兄姊妹可能靈裏軟弱,魂軟弱,或是身體軟弱,信心軟弱,我們不該刻薄地對待他們;我們不該批評這樣的人,乃該扶持他們,幫助他們。

我們要學習作一個寬大赦免人的人;我們若嚴厲對待人,神也要嚴厲對待我們;我們該避免批評、定罪或隨便說人;我們批評人,隨便說人,我們所批評所說的事,常常會成爲對我們自己的審判

我們要學習作一個寬大赦免人的人;我們若嚴厲對待人,神也要嚴厲對待我們;我們該避免批評、定罪或隨便說人;我們批評人,隨便說人,我們所批評所說的事,常常會成爲對我們自己的審判(太六15,十八23~ 25)。

已經到主那裏去的陳澤全弟兄,有一次對我說,“一位弟兄會像今天這樣,是因爲服事他的弟兄也是這個樣子。”意即我們在召會中如何長大,跟誰在一起,結果會大大不同。我能爲一位年長弟兄作見證。一次,在背叛的風波里,我們很關切一位非常消極的弟兄。當我們講到這位弟兄,那位年長弟兄說,“弟兄們,我們要如何幫助這位弟兄?”這應該是我們的態度—不是批評,而是給與幫助。

某次在一場聚會中交通到去俄國開展的事。有一位弟兄想申請赴俄開展,同工們中間有人說到這位弟兄怎樣不好,怎樣不對。李弟兄聽完了就說,“這位弟兄真是可愛的弟兄。”我要作見證,他的確是個很可愛的弟兄,直到今天他在俄國還是很有功用。我們要學習不該批評、定罪,隨便論斷人,這可能會成爲對我們自己的審判。

有許多弟兄今天跌倒得不像樣,沒有別的,就是因爲他們從前批評別人太厲害;他們今天許多的軟弱,都是他們從前批評人的

有許多弟兄今天跌倒得不像樣,沒有別的,就是因爲他們從前批評別人太厲害;他們今天許多的軟弱,都是他們從前批評人的。

我們蒙召是要祝福別人,所以我們這些蒙福的人該一直祝福別人,好叫我們承受福分;我們所給別人的祝福,自己也要承受

我們蒙召是要祝福別人,所以我們這些蒙福的人該一直祝福別人,好叫我們承受福分;我們所給別人的祝福,自己也要承受(彼前三8~11,太十13,參民六22~27)。民數記六章的祝福乃是神聖三一的神聖分賜。二十四至二十六節說,“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祂的面光照你,賜恩給你;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我們要看見,真正的祝福是父、子、靈分賜到我們裏面,爲着我們的經歷和享受,好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作爲神建造到人裏面,人建造到神裏面的終極完成(參“民數記生命讀經”,八六至八八頁)。(E. M.)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22-01-15 23:51:16
    觀看數 :
    3,339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