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打那美好的仗、跑盡當跑的賽程以及愛主的顯現
  • 1,412 views,
  • 10-31,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根據新約裏的啓示,根據聖經裏的一些話。例如羅馬八章,照着這時代的職事所向我們開啓的,我們知道基督在祂的復活裏乃是原型。在祂的復活裏祂成了神的長子。祂作爲原型正在我們眾人裏面複製祂自己。當基督在祂天上的職事裏,在完成神完整的救恩的時候,祂就把祂自己複製到我們的裏面。除了這個原型,神在祂的智慧裏,也擺在我們面前,給我們看見一個榜樣,一個神人的榜樣,一個過得勝生活的榜樣,這個榜樣乃是活在諸天之國的實際裏。保羅他告訴我們,他是絕對忠信且完全,透明的告訴了我們。他從前是個罪魁,但主的憐憫臨到他,使他成爲那後來信主的人的榜樣。這些後來信的人,包括了這整個時代,也包括了我們。這個榜樣乃是一個信徒,他完全敞開,讓主這個原型複製在他的裏面。他能彀見證:基督活在我裏面,現在活着的不再是我,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祂活在我裏面,我如今所活的生命,乃是在信裏所活的。所以我們看見提摩太前書一章十六節的這個榜樣。根據這個榜樣我們要來看提摩太後書四章的一些經文,給我們看見保羅對我們如何是一個榜樣,是一個過得勝生活的榜樣。他是處在一種難以置信的,一點沒有誇張的,是非常艱難的環境裏,他卻活得勝的生命。所以這篇信息的篇題說到保羅這個榜樣,在提摩太後書四章所描述的三方面:打那美好的杖、跑盡當跑的賽程以及愛主的顯現。

我記得也許是一九六七年,我剛進到召會生活裏。我進來大概只有六七個月。那時候召會正在讀提摩太後書,在一個聚會裏讀提摩太後書,我們眾人在那裏很受震撼。當然我那時候是個新來的人,也不太知道國度的真理和得勝者這些事,但是我們感覺到這個就是一個得勝者的見證。那時候領頭的弟兄們,更老練的弟兄們,他們明確的這樣說。他們說,我們需要領會甚麼是過得勝的生活,並且經歷基督這位得勝者在我們裏面複製祂自己,使我們成爲得勝者。我們需要明白一件重要的事,我們沒有一個人現在能彀知道我們是得勝者,直到我們已經得勝,並且達到了路終。所以這裏有個嚴重的錯誤,也許很少聖徒會犯這樣的錯誤,但是我也收過電子郵件。你可以看出來,一些親愛的聖徒,他們受攪擾,但他們宣稱自己是得勝者,他們怎樣怎樣。等一下我們會看見,得勝者乃是跑盡賽程的人,他們盡了他們的職事。
 

在提摩太後書四章,保羅勸提摩太,他說,要盡你的職事。保羅在盡他的職事,完成他的職事。他能彀說,我跑盡了賽程;我打過了那美好的仗;我守住了當守的信仰;我期待公義的冠冕,主必救我脫離各樣兇惡的事,也必救我進入祂屬天的國。

我們只有到了路終的時候纔能彀知道,因爲我們是在一段漫長的旅程裏。等一下我們會有一段的綱要說到這件重要的事。但現在和路終這兩者之間,任何事都可能發生。我們有可能有任何一種的失敗,我們還有一個身體,這個是個罪的身體,是個屬死的身體。我們有的人,我們也許每個人都知道,都曾經經歷過一種叫我們受鼓勵的感覺,一種得勝的感覺,這是很真誠的。但是過不久,我們就絆跌了。關於這件事,就是跌倒或絆跌,在彌迦書末了有一節聖經,我非常喜歡,是很叫我得滋養,叫我受顧惜的。在彌迦書第七章,這個申言者說,『我的仇敵阿,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裏,耶和華卻是我的光。』(8)

現在我們來看綱要,這綱要相當長,我也知道時間的限制。這裏有三個大點,在每一個大點都有一個特別的負擔。現在我要先讀兩節聖經,使我們能彀根據這經文來講我們的信息。提摩太後書四章七至八節,『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爲我存留,就是主,那公義的審判者,在那日要賞賜我的;不但賞賜我,也賞賜凡愛祂顯現的人。』所以這裏保羅知道,他不是僅僅在盼望,他乃是知道,因爲主給他把握,他知道他卽將殉道。

我曾經聽過一堂講課的錄音,不是現場,是聽錄音,是一位羅馬歷史專家的講課。因爲我對第一世紀的歷史有興趣,特別是關於主當時在地上的行動。他直接的說,我不知道這位教授怎麼會知道,他直接的說保羅是被斬首的,這是在尼羅皇帝的時候。尼羅皇帝把一些其他的人擺在十字架上,然後當作火把來燒死,這是很難以置信的。保羅知道這就是他的結局,他也有把握。所以我們考量他的生平,就是新約所記載的,我們就能彀從這個榜樣來學習,就是我們也能彀領受供應,打那美好的仗,跑盡賽程,並且愛主的顯現。

壹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提後四7上:

我要讀提摩太前書的兩節經文給你們聽,這會幫助我們來看見關於這個保羅說打那美好的仗,那不是事後想起的。提摩太前書一章十八節,『孩子提摩太,我照從前指着你所說的豫言,將這囑咐交託你,叫你憑這些豫言,可以打那美好的仗』。他說:我的孩子提摩太,你要打那美好的仗。然後提摩太前書六章十二節,『你要爲信仰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遠的生命;你已蒙召進入這永遠的生命,也在許多見證人面前,作了美好的承認。』你要打那美好的仗。保羅一再的說到這件事。

當我現在講這件事的時候,我想起在民數記結晶讀經裏所釋放的話語,說到主需要軍隊。要有分於軍隊,需要有一個彀資格的年齡,就是二十歲。你不需要等到八十七歲,也不需要四十二歲,這不是一個超高的標準。你只要達到某個階段,你就是軍隊的一員,這是正常的。

現在我們來看這些中點。

一 正確的基督徒生活包括爲着神國的權益,打那美好的仗,抵擋撒但及其黑暗的國度—弗六10~19。

一個正確的基督徒生活。我現在不能期待我的孫女,她現在只是十四歲。這個成長的階段我不能期待她過一個正常的成年、青年人的生活。但是再過幾年,我就可以建議她,如果她的父母也同意,照着她的父母的期待,我可以這樣的勸勉她。現在你是個成年人了,現在這裏有一些責任,有一些該作的事。這裏說到『抵擋撒但,打那美好的仗』。你們豈不覺得這就是我們眾人需要知道的事?我們怎麼樣抵擋撒但來爭戰呢?我們怎麼抵擋他黑暗的國度呢?現在在這個國家,黑暗的國度豈不是比我們所記得先前任何的時候更活躍麼?我們怎麼抵擋這個國度呢?現在,世人在爲着政黨來彼此爭鬭,但是我們不在那個範圍裏爭戰。我們乃是爲着神國度的權益爭戰。

二 保羅認爲他的職事乃是爲着基督的爭戰,正如祭司的事奉被看作服役,爭戰—提後二3,民四23、30、35。

保羅認爲他的職事乃是爲着基督的爭戰,這的確是真的。正如祭司的事奉被看作服役,爭戰。

第三中點是引用經文的話,這對我們來說就着實行的一面是很重要的。

三 『凡當兵的,不讓今生的事務纏身』;這意思是我們要爲着神在地上的權益打那美好的仗,就必須清除一切屬地的纏累—提後二4。

凡當兵的,不讓今生的事物纏身。這裏說到纏身的事,一些的纏累。我記得不知道是多少年前了,大概是十二或十五年前,我們的弟兄本生(Benson),他在一次的特會裏傳講信息,他以非常美好的方式在照顧我們眾人,鼓勵我們眾人。說到主的行動,他這樣說,他說:你們爲甚麼不考慮一下,在要來五年之內還清你們所有的債務呢?還清所有的債務。這是何等智慧的話。這就是得釋放脫離纏累。當然我們都要顧到今生的事物,我們怎麼能彀不顧呢?大多數的弟兄們都有職業,有專業。我們也是爲人父母,我們有種種的責任,我們有財務上的責任。但這的確是可悲的。我這樣說,一點不是批評。但如果我們看見一些的聖徒,他們被纏累了,被這些事纏累了,卻沒有知覺,這真是可悲。那些被債務纏累的人,如果他們清理了債務,他們就會知道這是何等的美好。現在我得釋放了,我自由了,我能彀跟隨羔羊,無論祂往那裏去。

我們繼續看這個中點的後段。這意思是我們要爲着神在地上的權益打那美好的仗,就必須清除一切屬地的纏累。所以美國許許多多的公民,現在他們被這些事的纏累,最近快要大選了,他們受了主要媒體上所說的這一切的事纏累。我們不應當被任何這個世代的事所纏累。我們是活在這個世代,但我們乃是在打那美好的仗,我們爲神的國爭戰。我們不是爲任何的政客爭戰,我們乃是爲神的權益爭戰。

四 保羅囑咐提摩太—他忠信的同工—要與不同的教訓爭戰,並爲着神的經綸爭戰—提前六12,提後二3~4。

有些時候我們需要這樣爭戰。當這職事受了攻擊,當李弟兄的職事受攻擊的時候,他需要我們起來爭戰。不是爲一個人辯護,乃是爲真理爭戰。

五 打那美好的仗就是與不同的教訓打仗,並照着使徒關乎恩典和永遠生命之福音的職事,完成神的經綸,叫可稱頌的神得着榮耀—提前一18,六12。

弟兄們,你們在召會中擔負責任,有些還是邊作邊學,正在受成全的階段,另一些弟兄們在這件事上有較長的歷史。但我們都一同有分。我們必須領悟,當我們我們盡職、供應基督的時候,我們乃是在爭戰當中。如果你去讀那一篇信息,就是『生命的經歷』這本書裏面說到屬靈爭戰的那段。李弟兄指出,基督徒生活、召會生活的每一個方面都是爭戰。你若是在服事兒童,你是個領頭的人、負責的弟兄,你在監督、你在引導這個服事,你就會領悟,爲着兒童有一場的爭戰。因爲仇敵把各種墮落的思想,破壞人的思想擺進來,要敗壞年輕人、大學生。我們每一方面的事奉,當我們在盡話語職事的時候,都是個爭戰。我們發現自己是在爭戰的裏面。

所以我們從主學習,我們不因爲這個爭戰而震驚,我們不會驚慌失措,我們也不害怕,我們知道這是會發生的。仇敵恨惡我們,他甚至恨惡某些特定的弟兄們,他盡他所能的甚至要把這些弟兄除去。這一點都沒有誇張。所以我們應當是精兵,爲着神的權益爭戰。我們只爲着神的權益爭戰。我們與人交談的時候,如果別人要與我們爭辯、爭論,我們要小心。我們不是要跟他們爭論得勝,那是己,我們乃是爲着神的權益爭戰,不是爲着任何別的。

六 每當我們將基督供應別人,就發覺自己是在爭戰;因此,我們該是爲着神的權益爭戰的精兵—提後二3~4。

七 教導並傳講有關基督和召會之神新約的經綸,就是打那美好的仗—提前一4,弗五32。

八 爲信仰打那美好的仗,意思是爲神新約的經綸打仗;尤其是爲基督是神的具體化身,並爲召會是基督的身體打仗—提前六12,一4,西二9、19。

爲信仰打那美好的仗,意思是爲神新約的經綸打仗。不久英文『肯定與否定』的秋季版就要出來了。我們完成二十五年的這分的刊物,李弟兄對這非常有負擔。這個負擔仍然存在,需要繼續的有人來盡這個負擔。不僅現在的著者,還有一些更年輕的作者,他們會作得比我們更好。我們必須爲神的經綸爭戰。所以在這刊物裏面,在要來的這一期有一個專欄,是改正錯誤的教訓。李弟兄在一本長老訓練的書裏面說,那婦人擺在細麵裏面的最惡劣的酵就是那個教訓,說父的家是天堂,而新耶路撒冷是物質的城。有些所謂的牧師,他們教導人說新耶路撒冷將是一個龐大的太空站環繞着地球。你很難相信,有的人竟然會相信這個新耶路撒冷是一個物質的巨大的金字塔,我們每個人都會在裏面有個公寓單位。我們難道到永世裏面要過這樣的生活麼?每個人有一個單位單獨生活麼?李弟兄說,你要對抗這個來爭戰,要清除這個麵酵,爲着真理的緣故、爲着神的權益、爲着親愛的弟兄和姊妹們,他們被剝奪了,被欺騙了,我們要爲此爭戰。特別這個爭戰是爲着基督是神的具體化身,並爲召會是基督的身體來打仗。

九 我們爲信仰打那美好的仗,不僅是客觀的,也是主觀的藉着持定永遠的生命而爭戰—提前六12。

我想你們會懂得我下面要講的話。我也許用一個問話的方式來問你們,你們豈不領悟經常有一種內裏的爭戰麼?不僅僅是肉體對抗那靈,乃是對抗仇敵所注射進來的東西。這就是爲甚麼我們需要救恩的頭盔。爲甚麼需要呢?因爲仇敵一再一再的把這個火燒的劍射向我們。這不是一件外在的事,乃是一件內在的事。當這些話語新鮮的釋放出來的時候,我們相信主會有路訓練我們,爲着這個爭戰來訓練我們,使我們每一個人,當我們完成了我們這一分的時候,盼望那就是被提的時候。這裏有一個活的盼望,我們都願意完成我們的賽程,打那美好的仗,守住當守的信仰而成爲初熟的果子被提。但是有些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可能,他們以不同的方式來跑盡他們的賽程。如果我們能彀說:我打過了美好的仗,我盡了我的這一分。現在這軍隊還是活躍的,軍隊還要往前,但是我盡了我的這一分了。

但是今天早晨,是的,弟兄們,你們也許觀看這信息的時候不是早上,是另外的時間。我要說,我不能說我已經打過了這個仗,我只能說我現在還在打仗,我是與你們一同在身體裏打這個仗。現在我們來到另外一件事,就是第二大點。

貳 『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提後四7中:

這裏說到賽程。這個辭是指一種的行程、路程,或者說是一個賽程,是主擺在我們前面的。保羅說:『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第一中點會幫助我們解釋這件事。這是引用他對以弗所召會的長老,他們都米利都來見的時候他說的話。他知道在他前面有試煉、患難等着他,他知道。

一 『我卻不以性命爲念,也不看爲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徒二十24:

但他說,我卻不以性命爲念。這個性命原文是psuche(樸宿克),就是魂生命。我卻不以性命爲念,也不看爲寶貴。有一個東西對保羅是比他自己天然的魂生命更寶貴的,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我們看這段綱要的時候,我們會看見這個路程乃是主所安排的行程,我們自己沒有選擇,是祂決定的。我們不能決定我要作這個,我要去那裏,我要作這作那。

我記得當我住在德州歐文的時候,那是一九九一年,本生(Benson)弟兄與當地的召會有交通。因爲他要講的對召會有很大的影響,因爲李弟兄打發他到俄國去,還有一些其他的弟兄們一同去,是李弟兄打發他去的,那是量給他的。我通常,自從一九九八年,一年兩次訪問俄國,我去那裏的時候只是盡職供應。但我知道那裏的工作是指派給誰的,我不會摸那個工作,我不會僭越。因爲那個是他的路程。我們不知道下一步是甚麼,我們再過六個月會是怎樣。我們不知道再過一年我們會怎麼樣,每個人都戴着面罩,好像獨行俠那樣。不是那樣的。我們要來看這個榜樣。弟兄們,我是否可以問你,你裏面是不是有這樣的感覺,你有一段的賽程要奔跑,這個不是跟別人比賽。我們可以說,我們是在行走,我們有我們的路程,但我們也是在奔跑賽程。這是根據希伯來十二章。

但你裏面,你自己有沒有這樣的感覺?我可以作爲一位服事你們的弟兄,可以向你們見證,這對我是非常真實的,已經有幾十年了,幾十年了。當我的前妻過世的時候,我們在那裏,我可以告訴她:你行完你的路程了。但我領悟,我還沒有行完我的路程,我不能放棄,我不能停止,我不能讓死亡征服我,我不能讓憂傷攔阻我,我要竭力往前。是的,我們是身體上肢體,我們是在團體的召會生活裏,就是基督身體實際的彰顯裏來過基督徒生活。但是我們追求主、事奉主不能彀是籠統的,我在主的恢復裏,我在這裏,我們需要有一種的感覺:我有一段的路程,我有一段的行程。有些親愛的弟兄們,他們是同工,曾經在一段短短的時間之內好幾位都跑盡了他們的賽程,我們的弟兄Don Lupe,Ragu Kangas,Francis Ball。只有主能彀決定誰是真正的得勝者。我們感覺到他們行完他們的路程了。我們需要在我們個人的生活裏面有這個領悟,來作爲一種的動機。這就是爲甚麼彌迦書那句話對我是那麼寶貴。是的,仇敵,我跌倒了,我絆跌了,但是仇敵,閉口,不要向我誇耀,我還要再起來。爲甚麼我能彀再起來呢?因爲我有強的意志麼?不是的!乃是有一位在諸天之上盡職的時候,在那裏禱告,有身體在供應,有聖徒們在代求,特別是姊妹們在禱告。所以我要起來,我要不斷的奔跑。這對我們在主面前的生活會帶來何等的不同。當我們有這個亮光的時候,我們的生活就會不一樣。

1 保羅被主得着後,就開始奔跑屬天的賽程,並且不停的奔跑,爲要跑完這賽程—林前九24~26,腓三12~14。

這裏引用的經節給我們看見,在腓立比書他還在跑,他說我還沒有達到。他那時候已經非常成熟的弟兄,寫那樣的書信,但是他說,我不是以爲自己已經取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我要達到那傑出的復活,我盼望能彀在那傑出的復活,就是得勝者的復活裏。那段賽程事實上在他還沒出生就量給他了。所以主向亞拿尼亞顯現的時候,我們可以把行傳九章和行傳二十二章的記載擺在一起來看。亞拿尼亞當時很害怕,主要他去見這個人,那個人是會捉拿他的,那個人是要消滅我們的。但主說,『他是個蒙揀選的器皿,我要打發他到外邦人那裏去,他要作外邦人的使徒。』那是行傳九章。到了行傳二十二章,主告訴亞拿尼亞,『他是蒙揀選的,我揀選他,要他認識神的旨意,要他得見那義者,且得聽祂口中所出的聲音。』保羅從一起頭就有一段的路程,不是他自己發起的,不是他自己跑的。他曾經在曠野,然後他在安提阿,最終他在羅馬跑完他的賽程。他希望去羅馬,是的,他去了,但是是帶着鎖鍊。他在那裏受監禁一次,得釋放,然後又再受監禁,然後他就跑完了。只要行完我的路程,他要行完他的路程。

2 保羅奔跑到了最後一刻,纔終於得勝的宣告說,『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並有把握會在主顯現時得祂的賞賜—提後四7~8。

保羅奔跑到了最後一刻,纔終於得勝的宣告說,『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你看見這個榜樣麼?我們眾人在這個聚集的裏面,我們都在這路程上,都在這賽程的裏面。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彀說:我已經行完路程了,跑完賽程了。你不能這樣說。如果你那樣說,你是自欺。我們要跟隨這個榜樣。你要領悟你的輭弱,你也要知道你能彀憑着神的憐憫和恩典,能彀作甚麼。但是到了末了,保羅能彀得勝的宣告說『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並有把握會在主顯現時得祂的賞賜。他說『公義的冠冕』,他不是說我盼望能彀得着冠冕,我禱告但願能彀得着那個賞報。在這個時刻他是有把握的。

這需要現在由那靈應用到我們眾人身上。不管我們在那裏,不管發生甚麼事,不管甚麼事臨到我們,臨到我們身旁的人,不管地上發生甚麼事,主恢復裏發生甚麼事,我們都要繼續奔跑。這是我的分。你不是跟別人比賽,我不願意作英雄,但是我要行完我的路程。

我用這個爲例,我想每一年都會有,在夏威夷有鐵人三項比賽。我下面講的這個數字可能不準確,但也許相當接近。這個比賽有三部分。首先他們要游泳兩到三英哩,然後他們出來騎腳踏車,大概是一百一十二英里,然後有馬拉松的賽跑,大概二十六英里或多一點。是的,有些很專業的,他們是得勝的,他們贏得獎牌。但是每一個人都在終點那裏爲着每一個能彀在入夜以前完成的人喝彩。有一個女人,她還差幾百碼就達到終點線。她倒下了,她跌倒了,有一項規則就是你要自己起來,沒有人能彀把你扶起來,扶你到終點。這對我來說是一幅圖畫。我們經過了這個階段,經過了那個階段,現在我們來到末了的一段,終點在望了。但我們如果沒有完成,那是何等可惜。你裏面豈不是有這個禱告:『主阿,賜我恩典,能彀完成這個賽程。』我們無法延長,也無法縮短這個賽程。也許對那些已經遠遠超過中年了,他們,你七十歲了,你不能再說我是中壯年了。不,你的年紀已經大了。我們要承認這是年老了,年輕人看到你是個老年人。有時候我們會疲倦,仇敵攻擊你,你就說:那就這樣算了,我還要繼續麼?然後你就領悟你必須往前,你也要繼續往前,這就是你要跑的賽程。你正在跑,你是爲着身體;你在跑,是爲着國度;你在跑,是爲着新婦。這是你的分。你跑不是爲着自己的榮耀,你是爲着神的榮耀。你還沒有跑完,主說:我要供應你,我要叫你復甦,加力給你,使你能彀不斷的奔跑。

倪弟兄有一篇美妙的信息。我不知道是在倪柝聲文集的那一册。那一篇信息說到末了一段的道路。他指出,他用門徒在船上的那個事例,主要他們渡海,在那裏有風有浪。倪弟兄指出末了一段的道路是最艱難的。所以我這樣說的時候,裏面是帶着微笑。這裏有好消息,最難的一段,最艱難的一段在前面,這最艱難的一段就指明你真的在往前,在這裏有特別的供應,讓你能彀完成你的賽程。這最近發生,也不是最近了,是我從前也跟年輕人這樣說,也許幾十年前我這樣說,我幾十年前那樣說,我現在也在重複的說,我說弟兄阿,要行完你的路程,要跑完你的賽程。

二 正確的基督徒生活包括奔跑賽程,好按着神永遠的定旨完成神的經綸—林前九24。

三 我們要尋找主所命定的路程,並忠信的行在其中,出一切代價全心全意的行在其中,直至我們達到路終—提後四7。

我們要全心全意的,這是包括我們的全人。弟兄們,我鼓勵你們,如果你們沒有作過,你要尋找主所命定給你的路程,只有祂知道,只有祂能彀讓你清楚。當倪弟兄離開香港,回到中國大陸的時候,他的確知道他是在他的路程上。當李弟兄被打發到臺灣,他繼續他的路程。他見證,當他到了臺灣,他躺着看天花板,就問:我在這裏作甚麼?我很摸着我們弟兄裏面的那個耶穌的人性,主感動他:『起來,傳福音,叫萬人得救。』你看看現在的臺灣,這對全地是何等的祝福。然後李弟兄訪問美國,他準備要回去臺灣了,但是主限制了他,甚至在實際的環境上叫他動不了,你必須留下來。有一段的時間主向他指明,你就是要來美國。這是個榜樣,他也行完了他的路程了。所以沒有人能彀向別人建議說,這是你的路程,這是你的賽程。

所以說到隨着主行動。我們在一九七零年移民的時候,李弟兄以非常特別的方式帶領我們。第一就是你要禱告,你接觸主作爲元首;然後你與領頭的弟兄們交通,就是這樣。沒有任何的安排和組織,沒有任何的組織,沒有人替別人作決定,沒有人能彀爲你決定你的路程。當然在交通裏也許弟兄們會顧到你的情形,說,也許你在這裏多留一會,因着你妻子的健康,或者甚麼情形。這不是控制。我的點乃是我不能隨便的干豫別人的一生,我知道我的限度,我只能彀說要行完你的路程,要尋找出那個路程。甚至你的丈夫或妻子,你自己的兒女,你也不能決定他們的路程,你不能僭越。只有主能彀決定。

四 主爲我們命定的路程乃是一個賽程,我們都必須奔跑—來十二1:

1 我們得救之後,神就把我們擺在這個直望着國度的賽程中—提後四1下。

這個就是目標,國度就是目標。我們要跑完賽程,然後進入國度。

2 我們不能揀選自己所喜歡的道路去奔跑;反之,我們要奔神所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徒二十24。

這是我們的奉獻,實行的一面。我記得那在我裏面發生的事,那時候我是全新的,我進來只有幾週,有一位弟兄在牧養我,我是剛進來的。他跟我交通關於奉獻的事。我從來沒有聽過,神學院沒有教導我那個,他們只教導我很多道理的東西。我就照着這位弟兄的話作了,我把我自己和一切交給主,我就忽然想到,我失去了我的未來。我是一個非常關心自己的未來、自己前途的人。當我這樣一奉獻,我的前途就沒有了。我的未來,我們的前途乃是基督自己。這是神擺在我們面前的。

我們能不能幫助所有的聖徒,特別是年輕人,他們正在受教育,他們在讀大學,或者是他們是青職,他們現在有了家,他們有了房子,他們有一個相當不錯的工作,我們要幫助他們奔跑賽程,讓主來設定他們的賽程。有人說,是阿,但我要顧到我的職業,我的生涯規劃。那我就知道,是你決定了你自己的賽程是在世界裏,是在這個世代的裏面。自從一九六六年,我就沒有任何的生涯規劃,沒有我的職業,我只有主爲我所設定的賽程。是的,我們需要受教育,要結婚,要成家,需要在我們的職業、專業裏往前,爲着我們的屬人生活。

五 我們要『憑着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來十二1:

1 所有的基督徒都必須像使徒保羅一樣奔跑這賽程,好贏得獎賞;這獎賞不是指一般的救恩,乃是指特別的賞賜—十35,林前三14~15,九26~27,腓三13~14。

2 我們必須憑着忍耐奔跑賽程,憑着忍耐忍受反對,絕不可疲倦灰心—來十二2~3。

我們要憑着忍耐來奔跑。記得我在第一篇信息所說的,論到啓示錄三章十節,主說,你旣遵守我忍耐的話,我就要保守你免去那試煉的時候。忍耐並不是美國人的特徵。我們是快的,我們甚麼都講究立卽。但是我們需要基督作我們的忍耐。

六 我們乃是藉着『望斷以及於耶穌,就是我們信心的創始者與成終者』,而奔跑基督徒的賽程—2節:

我們要望斷。這一個行動就擊敗仇敵試圖要作的許多事,他叫你看自己,看光景。不,你要我看自己,不,我要望斷以及於耶穌,我要說:你看,你看誰在寶座上。一個人,神人耶穌在寶座上,祂的臉面是榮耀的。我要望斷以及於祂。我不知道該作甚麼,但我望斷以及於祂,祂是我信心的創始者、成終者,祂注入我裏面,祂加力給我,祂裝備我,祂激勵我,祂點活我,祂使我高昂。我現在八十歲,比我二十幾歲的時候更有活力,這一切都是來自於祂,望斷、望斷以及於耶穌。

1 耶穌是信心的創始者,是信心的發起者、開創者、源頭和因由—2節:

a 我們必須轉離其他各種目標,以專一的注意力望斷以及於耶穌—1~2節,歌一4,詩二七4。

b 當我們望斷以及於耶穌,祂這賜生命的靈(林前十五45下)就將祂自己,將祂信的成分,灌輸到我們裏面。

這個就是信心的由來。祂在我們眾人裏面創始了這個信心,祂要發展這個信心,作這個信心的成終者。

2 耶穌是信心的成終者,信心的完成者和完全者—來十二2:

a 主耶穌這信心的完全者,不斷的將祂自己這信的成分和能力,灌注到我們裏面—徒七2,創十五6。

b 我們望斷以及於祂,祂就把天、生命、力量供應我們,將祂的所是傳輸並灌注到我們裏面,使我們能奔跑屬天的賽程,在地上過屬天的生活—林後三18。

祂知道在我們天然的生命裏我們無法奔完我們的賽程,祂知道祂要時時刻刻的作我們奔跑的能力。祂昨天所供應的不是爲着現在,我現在就需要祂。當我在這裏向你們講話的時候,我需要祂,我需要祂的傳輸、祂的灌注。祂把那個信灌注到我們的裏面,使我們能彀。所以保羅說,我在祂裏面,就是在基督這位加我能力者的裏面,凡事都能作。祂加我能力,祂知道我要殉道,我準備好了。我相信他殉道的時候是滿了喜樂,他脫離了自己,真是癲狂了,滿了讚美和感謝,周圍的人一定很驚訝。這就是我們末了該有的情形。

c 我們不斷的望斷以及於祂,祂就要完成並完全我們奔跑屬天賽程所需要的信心—來十二1~2。

主知道有甚麼事發生。我們在人生的某一個階段,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經歷。你在主面前你也覺得很驚訝,但是你得着一種的供應,有那樣的灌注,那樣的供應和恩典,甚至復活的能力灌注到你的裏面,然後某一件事發生了。主知道某一件事會發生,祂也知道我們不能,我們應付不來,處理不來,我們甚至熬不過去,所以祂就供應我們。所以不管要來發生甚麼事,祂都供應我們。我們奔跑屬天賽程所需要的一切,祂都供應我們。

現在我們來到末了一個大點,第三大點,這是根據提摩太後書四章十節,『底馬愛了現今的世代,就離棄我』。第八節是說到『凡愛祂顯現的人』。末了這是一件極其重要的事,你愛甚麼呢?你可以說我愛主。是的,你愛主。但是你愛祂的顯現麼?祂若要來,現在要來將你提去,你會像羅得的妻子那樣回頭一望麼?還是你像那個姊妹在推磨,那個弟兄在田裏,被留下而沒有被提?因爲你沒有反應。所以這一段是非常寶貴。

我們大概還有二十分鐘。

叁 我們若是寶貴主的再來,就必愛祂的顯現—提後四8:

一 愛主的顯現和愛主自己是分不開的—林前二9,提後四8。

一位弟兄愛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也愛這位丈夫。這位弟兄在盡職的旅程中,或在工作裏面出外了,他們彼此相愛,他們也會愛另一位的顯現。你所愛的人他的顯現對你是多麼寶貴。

二 我們若等候主的來臨,就應當是那些愛祂顯現的人—帖前一10,提後四8。

三 主的顯現,主的回來,乃是我們的警告、鼓勵及激勵—1、18節:

1 我們應當愛主的顯現,並以熱切的期待和喜樂盼望這事—啓二二20。

2 我們應有一種愛主顯現的生活,這會使我們不灰心,卻維持忠心直到路終—提後四8,啓十七14。

我想我能彀瞭解這些年輕人、青職的聖徒對於主的來臨的感覺。當他們聽見一個弟兄像我這個年齡說到主的來臨,禱告:『主耶穌阿,我願你來!』記得那一首標語歌:我們的禱告乃是,主耶穌阿,我願你來!我願你來,主耶穌,來!有些親愛的年輕聖徒可能會想:是的,Ron弟兄他是個老人,他有機會經歷過人生的許許多多的事,我知道他爲甚麼盼望主來。所以在這青年人的心裏,我這樣講不是批評,在這些親愛的聖徒,特別是年輕人的心裏,他們就說:『主耶穌,我願你來。但不是現在。』再過三個月要結婚了,不要在那之前來,我要結婚。或者現在我結婚了,我要當媽媽,我願你來,但是等一等。當主來的時候,各種年齡的聖徒都在那裏。所以我們需要向祂敞開,讓祂把對祂的顯現的愛作到我們的裏面。

第四中點這裏有一個對比。

四 愛主的顯現,與愛現今的世代,是相對的—提後四8、10:

保羅說底馬離棄了我。跟保羅在一起是危險的。你說你是他的同工,在他的領導之下作工,他有異象,他有職事,我與他是一。這在我們的歷史上也發生過,甚至聖徒竟然向政府說:我不是,我不是跟他是一夥,我不能跟從那個。他在監裏,我只要說不。底馬離棄了保羅,保羅的話可以停在這裏,但是保羅繼續說出那個原因,他知道因爲他愛了現今的世代。這個是同工。我很高興主把這個話寫在這裏。你也許可以說:哦,這只是一個不冷不熱的聖徒,在召會生活裏一腳踏在世界,一腳踏在召會生活裏,所以他們愛現今的世代。不,這裏是使徒保羅的同工。在別處保羅題到他是正面的,但現在他愛了現今的世代。時間有限,這是可以,這是主的安排。

但是在我心中有一個很深的感覺,對於年輕的一代是一種愛的關切。愛現今的世代,這個現今世代的那種靈已經塑造了這些年輕人,這世代的思想、價值觀塑造了這些年輕人。這是何等的可悲。現在,高中生對於我們忠信的教導神所命定的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他們竟然說,哦,那是古老的,那不合時宜了。高等法院豈不是通過了那條法律麼?是的,那是他們發明的,他們通過了那條法律,現在是法律。所以人能彀這樣作。但是你把那個接受進來,就給我們看見現今的世代的影響。還有愛現今世代裏的享受,愛這個世代裏面的許多的東西,特別是在富裕的國家。我裏面實在向主呼喊,向主呼求:『主阿,憐憫我們,拯救我們所有的人,拯救青年人,拯救孩子們。當他們長大的時候,但願他們愛你,愛你的顯現。』

現在我把綱要讀完。

1 世代是撒但世界系統的部分、片段、方面,爲撒但所利用,篡奪並霸佔人,使人遠離神和神的定旨—約壹五19,二15。

2 提後四章十節『現今的世代』,指那圍繞我們、吸引我們並試誘我們的世界;我們無法接觸世界,除非我們接觸世界現今的世代。

我們在世界裏,卻不屬世界。主的禱告是要我們蒙保守脫離那惡者,我們在現今的世代裏,我們在美國當前的環境裏是混亂的、不法的、滿了仇恨的,很難形容現在所發生的這一切事。但是同時有很多新的設備發明出來,有許多新的享受的方式,人就被這一切圍繞。他們需要榜樣,一些榜樣是愛主顯現的榜樣,而不愛現今的世代。

3 底馬愛了現今的世代;由於現今世代的吸引,他就離棄使徒保羅—10節。

撒但是很聰明的。他相當瞭解,我不知道是不是完全瞭解,但他相當瞭解我們的組成、我們的興趣、我們的個性、我們這個人的傾向。他會設計現今世代的某一方面來吸引我們,吸引我們。我們就被引誘。還不止這樣,我們還愛這個世代。要記得羅得的妻子,爲甚麼她回頭一望呢?因爲有她愛的東西在那裏,她不能捨棄,她就成了鹽柱。

4 在羅馬十二章二節保羅勸勉我們,不要模倣這世代,反要藉着心思的更新而變化:

不要模倣,不要被塑造成爲這個世代的樣子。青年人在主的恢復裏不要被塑造成爲那種樣子。不要模倣這個世代,不要模成那個樣子,不要讓這個世代塑造了你的想法、你的價值觀和你的目標。要得更新,要藉着心思的更新而被變化。你看看有這麼多的聖徒,幾十年來都是忠信的、成熟的,他們很能幹,很有才華,在專業上很有能力。但我很摸着,在臺灣五十年來有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這些的專業人士,是博士、是醫生,他們過崇高的生活,但他們不愛這個世代,他們不爲着這世界而活,他們爲着神的權益而活。

這篇信息需要傳給年輕人,不止用言語,需要有榜樣。這裏有個弟兄,你要問他:你爲甚麼放下你的專業,你的工作來作同工或作一個全時間的長老呢?這就是那段路程。我不是爲着我的職業生涯,我乃是爲着國度,我不愛這現今的世代。我對這世代的試誘說:不!我知道一些積極的情形。一位弟兄受帶領帶着他的家人去移民,他有好的工作,他告訴他的上司他要離開了,他的上司也知道這對公司是很大的損失,所以他們就加倍了他的薪水,給他升(職)等。但是這位弟兄一再的說:『謝謝你,但我跟隨羔羊,我必須行完我的路程。』

a 二節的『這世代』指世界現今、實際的部分,乃是與身體生活敵對,並頂替身體生活的—4~5節。

b 模倣這世代,意思就是採取現今世代的時尚;變化就是讓生機的元素作到我們這人裏面,在裏面產生新陳代謝的改變—2節,林後三18。

這裏說到要讓生機的元素作到我們這人裏面,這是我們的決定,要作敞開的器皿,積極的禱告,一天過一天禱告:『主阿,把你自己作到我的裏面。用大能將我加強到裏面的人裏,在我心裏安家。主阿,在我裏面長大,成形在我裏面,變化我,我要在心思的靈裏得更新。』我們需要積極的禱告,因爲這是重要的。我們要『讓』,但我們也可以『不讓』。我們如果強烈的反對,我們是不讓。我們若是被動,也是不讓。被動就等於說『不』。如果我們對主和祂的分賜被動,事實上就等於向祂說『不』。我們要對主說『是』。『主阿,爲着新的一天感謝你。』我們喫早餐,我們禱告:『主阿,謝謝你,爲着這一天,今天求你往前把你自己作到我們裏面。』

c 因爲現今的世代敵對召會,就是敵對神的旨意,所以我們不可模倣這世代—羅十二2。

d 我們若要活在基督的身體裏,就不該跟從現今的世代,也不該模倣這世代或模成其樣子—4~5節。

你若要活在基督的身體裏,這就是你所需要作的。

第五小點,這是很重要。

5 我們若愛現今的世代,就會站在世界的一邊;我們若愛主的顯現,就會站在主的一邊,並爲着祂的權益與祂一同爭戰—提後四1~2、4~8、10。

這裏沒有中立地帶。

五 那些愛主、等候祂來並愛主顯現的人將會得勝—林前二9,提後四8,啓二二20,十七14。

這是榜樣的一部分。這裏有個東西是需要追求的,要愛主,等候祂來,愛祂的顯現。結果就是你將會得勝。這裏還不是說作得勝者,乃是說你將會得勝。得勝者乃是因爲他們在行動上得勝。

六 愛主的顯現,乃是我們今天愛主、爲主活着的證明;因此也就成了我們將來得着主賞賜的條件—提後四8、18。

保羅說,請記得八節,四章八節他說到有公義的冠冕爲我存留,這是主要賞賜我的,不但賞賜我,他也題到一班人,也賞賜凡愛祂顯現的人。他不是說,賞賜那興起召會的人,賞賜那作這作那的人,他乃是說賞賜凡愛祂顯現的人。這件事需要在我們裏面發展,不是短暫的。不是你聽了一篇信息,有一天讀晨興聖言你讀到這件事,或者你在主日講了一段這樣的話,這很好,這都很好。但過後怎麼樣呢?消失了?過去了?還有甚麼新事呢?這講過就沒有了?不!這需要抓住我們。這是一個條件,這是一種情形、一個條件,是得着國度賞賜的條件。我們要讓弟兄姊妹們知道,你若尋求要得着國度作爲賞賜,你需要愛主的顯現。

七 愛主的顯現,並不是說我們就不過正常的生活了;相反的,我們越愛祂的顯現,就越需要在今天過一個正常的生活—太二四40~42,帖後一9,三6~12,提前五8。

保羅對帖撒羅尼迦人說的話,他在帖前說了很多關於主的來臨。在帖撒羅尼迦後書三章他說到一些人,他們不願意工作。主都要來了,我不願意工作,我可以到你家喫午餐麼?保羅說,若有人不願作工,就不可喫飯。所以我們要正常。這裏引用馬太二十四章的話,兩個女人在磨坊推磨,兩個男人在田裏,取去一個,撇下一個。一個姊妹被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弟兄被取去,一個被撇下。在這裏他們乃是按照他們的情形、他們的年齡、他們的責任在過正常的生活,這是一個真正神人的生活。但是他們裏面是愛主的,向祂而活,愛祂的顯現,愛祂來,禱告願意祂來,盼望祂來,向主禱告:求主結束這個世代,除去人類的政權,讓祂的國顯現在地上。但同時你在洗碗盤,你在洗衣服,你在上班的路上,在交通擁塞的地方。你在外面是專注於你工作的責任,但是你是豫備好被提的。

現在我讀最後一點。

八 所有愛主耶穌,以祂爲生命,活祂,顯大祂的人,都該等候祂來,並且愛祂的顯現;這是我們所有盼望進入祂的快樂,蒙拯救進入祂屬天的國,並得着公義冠冕的人,該有的心願和生活—提後四8、18。

這裏的經節是這樣,提摩太後書四章十八節,『主必救我脫離各樣兇惡的事,也必救我進入祂屬天的國。願榮耀歸與祂,直到永永遠遠。阿們。』這是何等美妙的經文。保羅知道主必拯救我,主必救我脫離各樣兇惡的事。不管尼羅皇帝作甚麼,御營的守衞怎樣對待我,主必救我脫離。我知道,我有把握,主必救我脫離各樣兇惡的事,祂也必救我進入祂屬天的國。然後他領悟一切的榮耀都是歸與祂。願榮耀歸與祂,直到永永遠遠。阿們。所以當得勝者進入的時候,他們要領頭的將榮耀歸與父神、榮耀歸與子神、榮耀歸與靈神、榮耀歸與三一神。讚美你!我在靈裏喜樂,我高舉你,我在這裏是要見證你的憐憫、你的恩典、你的信實、你拯救的生命、你天上的職事,在你的身體裏。我們現在還沒有達到,但是我們還沒有能彀達到那個階段,能彀有把握的這樣說,但是我們的確能彀禱讀這一節。

所以我用一個簡短的禱告來結束這篇信息:『主耶穌,救我們眾人脫離各樣兇惡的事。我們爲着所有的聖徒代求,爲着你恢復中的眾召會代求。救我們,救我們脫離各樣兇惡的事。主也救我們進入你屬天的國。我們爲着各種年齡的聖徒禱告,爲着年長的、病弱的、接近路終的,我們也爲着年輕的、剛開始賽程的,還有在這個中間各年齡的聖徒禱告,救我們。主阿,我們愛你,愛你的顯現,讓這愛在我們裏面增加,直到我們成爲那個女人、那個弟兄,是在他們爲人生活當中被提的。因爲我們裏面的人完全專注於你,專注於你的心願,專注於身體,專注於新婦、國度和新耶路撒冷。主,我們再次禱告,求你救我們。主阿,拯救我們脫離各樣兇惡的事。主阿,救我們進入你屬天的國。』阿們。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