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被神的建造所量度
  • 4,617 views,
  • 2017-07-25,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整本聖經是一本建造的書;聖經的主題乃是神的建造
整本聖經是一本建造的書;聖經的主題乃是神的建造(創二八10~22,出二五8,撒下七12~14上,王上六1~2,太十六18,弗二21,啟二一2~3)。建造乃是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在榮耀裡團體的彰顯。建造是聖經的主題,是神心頭的願望,是神經綸的目標,也是主恢復的目標。聖經所陳明一切的異象,都聯於神的建造。

以西結書開始於主榮耀顯現的異象,結束於神那聖別建造的異象;這指明主的榮耀、神的審判和主的恢復,都是為著神那聖別的建造
以西結書開始於主榮耀顯現的異象,結束於神那聖別建造的異象;這指明主的榮耀、神的審判和主的恢復,都是為著神那聖別的建造(一1、28,四十1~四八35)。
 
按照撒下七章十二至十四節上半之預表的預言,基督既是那建造召會作神的殿者,也是用以建造召會的元素
按照撒下七章十二至十四節上半之預表的預言,基督既是那建造召會作神的殿者,也是用以建造召會的元素(太十六18,提前三15,弗二21)。這句話也是本次訓練的第三句標語。一面,基督說祂要建造祂的召會(太十六18);這指明祂是那建造者。另一面,祂也是用以建造召會的元素。這意思是,祂藉著將祂自己建造到我們裡面,在我們裡面安家,而使我們成為與祂一樣,成為建造神殿的材料。然後,祂要藉著神命定之路,成全我們作祂所作同樣的工作。
 
基督是殿,祂的身體,基督也是建造者
基督是殿,祂的身體,基督也是建造者(約二19~21,林前十二12,撒下七12~13)。
 
基督建造召會乃是藉著將祂自己建造到我們裡面,就是藉著進到我們靈裡,並從我們靈裡將祂自己擴展到我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裡,以佔有我們整個魂
基督建造召會乃是藉著將祂自己建造到我們裡面,就是藉著進到我們靈裡,並從我們靈裡將祂自己擴展到我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裡,以佔有我們整個魂(弗三17)。這就是神中心的工作。李弟兄在撒母耳記生命讀經裡,釋放了一系列的資訊,一再說到這件事。神中心的工作,神建造的工作,以及祂建造召會的路,乃是要將祂自己建造到我們裡面。然後,我們需要將建造的神以及被建造的神供應給人。這意思是,我們要將建造的神,就是這位在基督里正積極、活躍建造召會的神,供應給人;也要將那被建造的神,就是這位在基督裡作到我們裡面的神,供應給人。
 
 
這建造就是神性與我們蒙救贖、復活並被拔高之人性的調和,成了神的居所和我們的居所—相互的住處
這建造就是神性與我們蒙救贖、復活並被拔高之人性的調和,成了神的居所和我們的居所—相互的住處(約十四23,十五4)。
 
至終,這建造將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直到永遠;在新耶路撒冷裡,神的贖民是帳幕給神居住,而神自己是殿給祂的贖民居住
至終,這建造將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直到永遠;在新耶路撒冷裡,神的贖民是帳幕給神居住,而神自己是殿給祂的贖民居住(啟二一3、22)。
以上乃是本篇資訊的引言,也是本篇資訊的根基。請注意本篇資訊的篇題是“被神的建造所量度”,而不是“為著神的建造被量度”。後者的思想,也許是出自對以西結四十七章的認識。在那裡,有一種量度是為著據有,為著水流。但本篇資訊不是說到“為著神的建造被量度”,而是說到“被神的建造所量度”。建造的本身就是那個量度。這是一件很難傳述,也是令人很難接受的事。所以,我不僅就著資訊的內容有所尋求,更向主尋求,到底我該如何陳明這事且該用怎樣的靈來陳明。我不願意強烈的講這篇資訊,乃願意用平靜、純淨、純潔的靈,向你們並向主盡職。請求你們,特別是青年弟兄姊妹,只要簡簡單單地聽,不需要想要就著這些話來作什麼,也不需要太急著迴應。
主囑咐以西結將神的殿指示神的百姓,
 
使他們被神的殿所量度,而因自己的罪孽慚愧
主囑咐以西結將神的殿指示神的百姓,使他們被神的殿所量度,而因自己的罪孽慚愧(結四三10~12)。四十章四節說,“那人對我說,人子啊,凡我所指示你的,你都要用眼看,用耳聽,並要放在心上;因為我帶你到這裡來,目的是要使你看見;凡你所看見的,你都要告訴以色列家。”申言者以西結是頭一個領受這異象的,並且他向著這個異象敞開自己,把這個異象接受到他裡面而被構成。
四十四章五節說,“耶和華對我說,人子啊,我對你所說耶和華殿的一切定例和法則,你要放在心上,用眼看,用耳聽,並要留心殿宇的入口和聖所的一切出口。”耶和華要以西結放在心上,用眼看,用耳聽的,不只是關乎殿的設計和佈置,更是關乎殿的一切定例和法則。對我們來說,這就是基督身體一切生機的原則。
四十三章十到十一節說,“人子啊,你要將這殿指示以色列家,使他們因自己的罪孽慚愧,也要他們量殿的尺寸。他們若因自己所行的一切事慚愧,你就將殿的設計、佈置、出入之處、全部的設計和一切的定例,就是全部的設計和一切的法則,指示他們,在他們眼前寫下來,使他們謹遵殿的全部設計和一切定例去作。”通常我們有兩種方式,來估量我們在主面前的光景,藉此使我們感覺並警覺我們的短缺和需要。其中一種量度的標準乃是照著道德的規範。儀式誡命的律法已經被主在十字架上廢掉了(弗二15),但是道德誡命的律法還在,因為那是神的說明,是永遠不會廢除的。什麼時候我們幹犯了道德的誡命,就會感覺自己有虧欠,要認罪。這樣,我們就受道德的規範所量度。我們也可能按照屬靈的原則來估量、量度自己。我們一點沒有輕看這些。全時間訓練學員受訓時,有許多規則來量度他們:有沒有晨興、有沒有讀經、有沒有讀職事書報、有沒有跟同伴禱告、有沒有與人分享、傳福音等。這些屬靈的原則很多,也是必須的;我們若違反這些原則,被量度時必定會有感覺。
另外,還有一個完全不同的範圍,是我們所不知道、沒有感覺的。因為我們不知道這個範圍,所以我們在生活、交通、聚會中,在我們這個人的個性、所是、脾氣、態度、行為、說話、禱告的方式、點詩歌的方式、說話的方式上,一再犯錯卻毫無感覺。在這個範圍裡所有的事,經常攔阻神殿的建造,而我們卻沒有察覺。有的人可能整天花時間在主面前,卻沒有亮光;這事唯有主知道。以西結必須付代價,必須成為主話語的出口。因此,他從神領受了關於神聖別建造的異象,包括一切的細節。
以西結看見異象,正如約翰看見新耶路撒冷一樣,他只能面伏於地(四三3,四四4)。耶和華告訴以西結,要將殿的定例和法則指示以色列家,給他們看見。耶和華要量度他們的所是和行為。那不僅僅是從道德的規範或者屬靈的原則來量度,乃是根據並用神的建造來量度。結果就使他們感覺慚愧,不再高估自己;他們會知道,他們的所是、生活和所作,與殿的關係如何。
這就是為什麼我的靈需要平靜而清明。我要舉許多例子,是一般性的,不是用來特指任何人。這些例子會暴露我們的行為,但不是根據道德的規範,也不是根據屬靈的原則,乃是用神的建造來量度。我也要告訴你們,當主給我們看見祂建造的設計,並且用這個來量度我們時,在我們裡面會發生什麼事,對我們會有怎樣的衝擊力。
在我所在的地方,聚會常有某種程度的失序,這種情形特別是因著某些好心的姊妹造成的。比方,有一次禱告聚會,一位親愛的姊妹禱告了幾十次。雖然她的禱告很短,別人也可以接,但其他聖徒的功用就被剝奪。所幸之後她接受了別人的交通,受了調整。另有些人禱告時,跟別人無法連線,有時是打岔別人,有時又沒有跟隨禱告的負擔。唯有當主用建造來量度她們的禱告,她們纔會蒙光照。又比方,在擘餅聚會裡,常有姊妹點了不合式的詩歌。我們這麼說,不是要定什麼規條。姊妹們當然可以點詩歌,但不要把聚會引到錯誤的方向去。
在特會和訓練裡,青年人常有一種情形,就是當弟兄們講完資訊之後,很快的跑到前面來分享。我們知道,有些資訊需要青年人迴應,但有些時候青年人應該安靜,讓那些更有分量的聖徒能有機會上前來分享。唯有被建造量度,纔會讓我們有合式的感覺。
我們若是踐踏別人、逾越了我們那一分,不知道我們功用的限度,這是不對的。無論是弟兄、姊妹或是同工都可能犯這樣的錯。說到召會、職事、工作,這三樣是不能彼此干犯的。召會的長老豈能干涉工作?工人豈能控制職事?然而有些人不懂這事,就踐踏了別人。唯有異象臨到我們,我們所盡的功用被建造量度過,纔會產生衝擊。比方,有位弟兄在一處新興的召會裡自立為領導人;這處召會因著這樣的人受攔阻二十年之久,他卻沒有一點感覺。他很有道德,也依循屬靈的原則,但是一天過一天,一年過一年,他在破壞建造。又有些弟兄認為自己不該帶職業,而該被認定為全時間者,但他們不正常的功用卻影響了召會生活。
還有一些人在禱告聚會裡,禱告得很長,好像是很好的禱告,卻給人感覺他們是在孤島上,與別人沒有聯結,對身體沒有一點感覺,對那個禱告聚會的負擔沒有感覺。就如幾年前在安那翰召會,夏季訓練前的一次禱告聚會中,一位領頭的服事弟兄開始為夏季訓練禱告,但是他一禱告完,一位青年姊妹馬上轉換題目。結果安那翰召會在那一次禱告聚會中,完全沒有為訓練禱告。
此外,有的弟兄很有帶領的權威,輕易地稱不順從他的人為“背叛者”。然而,李弟兄從不輕易使用這辭。在一次召會的訓練裡,一位似乎很有權威的弟兄對青年人說,“不要禱告,不必禱告了,你們只要照我告訴你們的去作,去我要你們去的地方。”這個思想是出於獨裁者,而不是出於一個真正的牧者。
有人把福音工作跟神建造的目標分離;有人追求屬靈,卻不在建造裡。我們對於自己的個性如何影響建造,常是瞎眼的。有人耍政治,不真誠;有人只照自己的文化而活,對自己的乖僻沒有一點看見,不願也無法與人配搭。儘管我們都應該渴望作得勝者,但有些人只是因為不希望被丟到外面的黑暗裡,而不是為著神的建造。
在這所有的例子中,我發現被建造所量度這件事不能倚靠牧養來幫助人。唯有我們自己看見這個異象,才能產生極大的衝擊,使我們對自己的生活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只有實際的靈知道該在什麼時候,用什麼方式,讓我們看見神建造的設計和規範,並被這建造所量度。所以不需要擔心,主在為你代求,祂在牧養你,祂知道什麼時候該作這件事。大數的掃羅就是個例子。主使他看見從天而來比日頭還亮的大光,所以他眼瞎了;因著那個光的榮耀,他看不見了(徒九3~9)。別人無法在我們身上作這事,只有主的靈能照著祂的時間和方式,在我們身上作這事。但是當這個特別的光臨到時,我們會非常驚訝,因我們看不見了,眼瞎了,不知道該往哪裡去。大數的掃羅因著那榮光而看不見了。主要將祂榮耀的光照耀在我們身上,以致我們聰明的心思變瞎,但我們裡面的人會像水晶一樣透亮,滿了光。這就是保羅的情形。
我們若蒙這種光照,就會有八重結果:第一,我們會真正地降卑,被削減為無有。這光比日頭還亮,臨到我們,給我們看見建造的異象,使我們覺得慚愧、降卑。
第二,叫我們下寶座。詩歌六百一十四首第五節說,“打倒自持架格,走下作人寶座。”我們從“己”的寶座上下來,就能開始認識自己。以我們與建造的關係來認識自己,而不僅是受道德規律或屬靈的原則來量度。上述在禱告聚會中轉換題目的姊妹,若知道這個原則,就該向主說,“主啊,我是個姊妹。我跟九十位聖徒一起在禱告聚會中,我不應該禱告超過兩三次。感謝你量度了我,叫我知道我越過了我的度量。主啊,我把那個聚會岔出去了。但是現在這個異象,這個建造的規範和設計調整了我。我所說的,我所想的,我所感覺到的一切,都要這樣被量度。我現在知道了。”
第三,我們也會為一些從前沒有感覺的事悔改。主會給我們看見,我們在許多聚會裡都是那樣,在無數次排聚會裡一直那樣,我們需要為此悔改。第四,喜樂的釋放。當我們悔改的時候,裡面會經歷喜樂的釋放。我們會非常喜樂,看見自己是神城的一小部分,是由千千萬萬得榮眾子所構成之新耶路撒冷的一部分,是基督身體上的一個肢體。第五,從己得著釋放,特別是脫離己的感覺、自覺,而對召會有感覺,對聖徒的靈有感覺,對主在聚會中帶領的方向有感覺。我們進到身體的感覺裡,就會深深覺得,一面,我們經歷為著身體受苦,因為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但另一面,我們也經歷喜樂的供應,這供應超乎想像。這是另外一個範圍,另外一個宇宙。
第六,感覺到身體,感受到神心頭的願望。神心頭的願望乃是得著建造,得著身體,得著新婦。這個願望應當在我們裡面焚燒,成為我們生活的目標。願我們都對身體有感覺,更對我們神心頭的渴望有感覺。第七,認識屬靈是身體的事。我們的禱告、讀經,會完全進到另外一個範圍。我們雖是個人禱告,卻是在身體裡;我們讀聖經是在身體裡,研讀真理也是同著身體。第八,最後一個結果,是藉著持守身體一切的原則,使我們在功用上得以正常。
 
神的心意是要藉著殿,核對以色列人的生活、行為;在以西結書裡,神用殿量度祂的百姓
神的心意是要藉著殿,核對以色列人的生活、行為;在以西結書裡,神用殿量度祂的百姓。對我們而言,神是用召會來量度我們,也是用對身體的感覺來量度我們。
 
因為神的殿要作他們的規律,所以神就囑咐以西結將殿的設計指示他們
因為神的殿要作他們的規律,所以神就囑咐以西結將殿的設計指示他們(四三11)。
 
神的殿是規範,百姓若在這規範的光中察驗自己,就會知道自己的缺點
神的殿是規範,百姓若在這規範的光中察驗自己,就會知道自己的缺點(10~12)。我們自己無法知道。我曾一再嘗試很柔和地與某位聖徒交通,屬靈是身體的事;我試著向他指明他需要這樣的看見。也許我那樣作是錯了;我該作的是禱告,求主給他看見那個規範,看見什麼是神殿的屬靈、身體的屬靈,這樣光就會臨到他,使他得著幫助。
 
百姓的生活必須符合神的殿
百姓的生活必須符合神的殿(林前三16~17)。這不是外在的標準,叫你去模仿,乃是一種內在的,與神殿之間和諧的關係。
 
我們需要從以西結書看見,內住基督的要求乃是照著祂的殿;每個人都必須照著神殿的尺寸被量度並核對
我們需要從以西結書看見,內住基督的要求乃是照著祂的殿;每個人都必須照著神殿的尺寸被量度並核對(四三10)。
 
我們的行為和舉止不但該照著道德規則和屬靈原則受察驗,也該照著召會,照著神的殿受察驗
我們的行為和舉止不但該照著道德規則和屬靈原則受察驗,也該照著召會,照著神的殿受察驗(提前三15~16)。一九八○年代,李常受弟兄忠心、親近的同工—張湘澤弟兄,有負擔辦訓練成全中年弟兄們,所有參加者皆為自願。訓練前一週,我們在各種聚會裡自由盡功用。然後到了訓練中,眾人來在一起,張弟兄請弟兄們分享對於別人盡功用真實的感覺。他說,如果我們能這樣交通,就能看見大數的掃羅所看見的。我們在這樣的交通裡看見很強的光,比日頭還亮。為此我很感謝主,因著祂的憐憫,藉著那個交通幫助了我。後來當我在歐文職事站時,有一次遇到張弟兄,雖然他眼睛已經看不見,卻認得出我是誰。我對他說,“張弟兄,感謝你忠信地為我們中年的弟兄們,辦了那次訓練。”只有當我們被身體的感覺量度,而不是被意見、觀念量度時,才能蒙光照,進到屬靈生活的另一個領域。
 
我們主要的關切不該在於循規蹈矩,或成為屬靈的,乃該在於符合神的殿
我們主要的關切不該在於循規蹈矩,或成為屬靈的,乃該在於符合神的殿(林前十四12)。
 
我們也許沒有“嚴緊的窗欞”;這些窗欞表徵賜生命之靈的交通,使神聖的相交一直敞開,又防止一切消極事物的侵入
我們也許沒有“嚴緊的窗欞”;這些窗欞表徵賜生命之靈的交通,使神聖的相交一直敞開,又防止一切消極事物的侵入(結四十16)。有些聖徒正是如此,他們一面釋放生命和光,另一面也把一切消極的事物阻擋在外。
 
我們需要用建造來核對我們的人性,並接受耶穌的人性作我們的人性
我們需要用建造來核對我們的人性,並接受耶穌的人性作我們的人性(腓二5~8)。我能見證,李常受弟兄是我所遇見過最有人性的人。那是耶穌的人性,有神性帶著人性;這個人性是符合神建造的人性。
 
我們也許領悟我們仍是“光滑的木頭”,還沒有經歷過神的“雕刻”,因此沒有那雕刻在牆上的基路伯和棕樹所表徵基督榮耀形像和得勝的彰顯
我們也許領悟我們仍是“光滑的木頭”,還沒有經歷過神的“雕刻”,因此沒有那雕刻在牆上的基路伯和棕樹所表徵基督榮耀形像和得勝的彰顯(結四一18)。有些弟兄姊妹不需要作什麼、說什麼,就能讓人感受到,他們不是光滑的木頭,而是被深深雕刻過,有“棕樹”雕刻到他們裡面。他們的出現就是“棕樹”,就是“獅子”,使人感覺到得勝,被拔高,受鼓勵,並得供應。
 
我們需要被量度,看看我們是否有適當尺寸的“木頭”,並且不是獨立的,而是被建造進來的
我們需要被量度,看看我們是否有適當尺寸的“木頭”,並且不是獨立的,而是被建造進來的。我們要盡功用,但不是有原本的尺寸,而是有量度過的尺寸。一處四十人左右的召會的領頭弟兄,若來到這裡,被這個代表身體的訓練所量度,就會以一種健康的方式被削減。如此,他在當地就不是作王,而只是一個擔負責任的弟兄。他作負責弟兄的方式,若被身體、新耶路撒冷量度過,就會有深深的悔改。他會為著自己與聖徒說話的方式、改正別人的方式,而有深深的悔改。
 
我們所是和所作的若不能符合神的建造,在神看來就算不得什麼
我們所是和所作的若不能符合神的建造,在神看來就算不得什麼(弗四16,林前八1下,十二28~十三3,十六14)。我們一旦被建造量過之後,就會發現我們曾經講過的資訊、曾經有的說話和禱告,在神看來都算不得什麼。
 
“以下是殿的法則:殿在山頂四圍的全界,乃為至聖。這就是殿的法則”
“以下是殿的法則:殿在山頂四圍的全界,乃為至聖。這就是殿的法則。”(結四三12)殿的法則乃是一個管治的原則。
 
在山上就是在復活裡,並在昇天的地位上;這指明召會生活必須是高的,在山頂上
在山上就是在復活裡,並在昇天的地位上;這指明召會生活必須是高的,在山頂上(弗二5~6)。
 
召會也必須是聖的,從一切屬世的事物分別並聖別出來
召會也必須是聖的,從一切屬世的事物分別並聖別出來(林前三17)。有些人認為要得著高中生,就必須跟世界妥協。這實在令人痛心。有些人誇口自己知道如何對待青年人,卻將攙雜、敗壞的事物帶進來;我不相信這該是我們對待青年人的方式。青年人也許是很年輕,甚至只有高中的年紀,但他們有靈,他們中間有人會有感覺:“我不喜歡這些屬世的事物。我要愛主,我想跟隨主。我要參加滿有基督的聚會,不要其他的事物。”
 
神殿的法則與神的特性有關
神殿的法則與神的特性有關。神是高的神,就是在復活並昇天裡;祂也是聖的神。照樣,在地位上召會是高的;在性質上召會是至聖的。在召會生活裡,我們若在復活裡,並在昇天的地位上,並且我們若是至聖的,那麼我們就能作神的住處。
有的人可能因著宗教的背景,而抱持著宗教的觀念,並根據宗教的標準來量度地方召會。這麼作乃是侮辱神的建造,因為這完全是宗教的、規條的、沒有人性的,卻不是基督。神的建造乃是聖別的,復活的,也是昇天的。
 
今天大多數信徒覺得,道德的規律和屬靈的原則足以作行為和舉止的規則;很少人領悟,我們的行為和舉止不但該照著道德規則和屬靈原則受察驗,也該照著召會,照著神的殿受察驗
今天大多數信徒覺得,道德的規律和屬靈的原則足以作行為和舉止的規則;很少人領悟,我們的行為和舉止不但該照著道德規則和屬靈原則受察驗,也該照著召會,照著神的殿受察驗(十四4~5、12、26,羅十四19,十五2)。我們不是要忽視道德規律和屬靈原則,但那些是不夠的。如果我們蒙這光照,願意找一位弟兄或姊妹,請他們針對我們盡功用的情形說真實話,並且我們也願意靠著恩典接受交通的話;可能他們只說了五分鐘,但那五分鐘的光會為我們省去十年的時間。我們把聖徒所說的帶到主面前,然後我們禱告的方式,說話的方式,點詩、交通的方式,可能會因此完全改變。
 
今天主所關切的不是律法,乃是殿;祂所關切的不是屬靈,乃是召會
今天主所關切的不是律法,乃是殿;祂所關切的不是屬靈,乃是召會(太十六18,弗四12、16)。
 
主在意召會,就是祂寶座之處,祂腳掌所踏之處,祂能居住,得著安息和滿足的地方
主在意召會,就是祂寶座之處,祂腳掌所踏之處,祂能居住,得著安息和滿足的地方(結四三7)。祂要得著召會作祂掌權、行動並安息的地方。我們若參加一個有次序的禱告聚會,會後常能感覺安息和滿足。相反的,有時我們必須承認說,“主啊,對不起,我們的禱告以及我們禱告的方式攔阻了你。”
對於有心尋求的人,即便是不到二十歲的青年人,聽這些話並不嫌太早。你們若願意從今天開始領受憐憫和恩典走這條路,只要對主說,“主啊,我一點都不明白,我也不願裝懂,但我願意簡單地接受這話,我的靈同意這話。我願意走這條路,我願意被建造。我願我的所是、我的生活、我的事奉,都能對你的建造有貢獻。”
 
因為主這麼在意召會,祂的殿,我們也該在意召會作祂的殿,並且使自己與殿符合
因為主這麼在意召會,祂的殿,我們也該在意召會作祂的殿,並且使自己與殿符合(弗二21~22)。
 
身體生活是我們屬靈最大的試驗;我們若不能通過身體生活的試驗,我們的屬靈就不真實
身體生活是我們屬靈最大的試驗;我們若不能通過身體生活的試驗,我們的屬靈就不真實(林前十二23~27)。一九九五年的某一天,李弟兄召聚我們幾位同工花一些時間和他有交通。在那個交通的末了,他囑咐我們(不是建議我們)的最後一點乃是:要作得勝者,持守身體的每一個原則。這也就是說,你若要作得勝者,就必須持守身體的每一個原則。這句話深深地印刻到我裡面。我帶著痛悔的心,走回辦公室並對主說,“主,我願意持守身體的每一個原則;但是,我連這些原則是什麼都不知道,怎能持守這些原則?我需要認識這些原則。”所以我這二十二年來,一點一點在學習;今天我仍在學習。以下所列的,是我所學到的一些極重要的原則。
 
屬靈是身體的事;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身體裡,都是經過身體,也都是為著身體的
屬靈是身體的事;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身體裡,都是經過身體,也都是為著身體的(弗四16)。
 
在身體裡不能有獨立或個人主義
在身體裡不能有獨立或個人主義(林前十二21~22、27,羅十二5,弗五30);在身體生活裡,個人主義的想法和行動就除去了。個人主義的禱告也都要除去。個人主義在神眼中是可恨的;身體的仇敵是己,那獨立的“我”(太十六21~26)。
 
我們必須保守身體的一併實行相調;相調對保守基督身體的一,是最有幫助的
我們必須保守身體的一併實行相調;相調對保守基督身體的一,是最有幫助的(弗四3~4,林前十二24下)。李弟兄曾說:為要在身體生活中相調,我們作一切事都要經過十字架並憑著那靈,為著身體的建造供應基督(參“神聖奧祕的範圍”,第六章)。
 
基督身體的實際,乃是藉著基督復活的大能而模成基督之死的一個團體生活
基督身體的實際,乃是藉著基督復活的大能而模成基督之死的一個團體生活(腓三10)。我們若要經歷基督身體的實際,就需要過團體生活。我們歡迎每一個新人進到神的家裡,正如神在基督裡歡迎我們一樣。我們歡迎你們一同進入基督之死的模子。我們不會應允你們任何事,因為這裡沒有前途,沒有地位,也沒有什麼能滿足你們的野心。我們只歡迎你們加入,過一種模成基督之死的團體生活;這不是靠著我們的意志,乃是藉著基督復活的大能。
 
基督身體的實際,乃是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裡;身體要求信徒完全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裡
基督身體的實際,乃是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裡;身體要求信徒完全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裡(約十一25,徒二24,啟一18,二8,腓三10)。整個建造都是復活。所以當你被建造量度時,一切天然的東西都會被身體的免疫系統覺察並拒絕。身體要求信徒完全活在基督復活的生命裡,而十字架把我們帶到身體這復活的範圍中。在這範圍中,十字架也一直在作工,把我們全人帶進復活。對於那些剛從全時間訓練畢業的人,這是你們的道路。你們現在進入了生命經歷的第三層—十字架層。你們並不孤單,主會牧養你們,有經驗的弟兄們也會牧養你們,一同在這條路上往前。如果你願意走上去,只要向主有一個簡單、積極的禱告:“主啊,你的身體是在復活裡的生機體,求你為著身體的緣故,把我的全人帶進復活裡。”或許主因此讓你省下二十年在天然裡掙扎的時間。
唯有基督是身體的頭,
 
只有祂有權柄指揮祂身上肢體的行動
唯有基督是身體的頭,只有祂有權柄指揮祂身上肢體的行動(西一18,二19,弗四15)。李弟兄要給他的同工明確的引導時,他總是帶著身體的靈,交通的靈。他不會說,“你到這裡去,你到那裡去。”他不會不顧你的感覺,就傳簡訊或郵件給你,說,“你搬到那個地方去。”他雖然有領頭的權柄,但他不把他的權柄強加在同工身上,反而讓基督透過他作為身體上的肢體,指揮祂身上肢體的行動。
 
我們必須有身體感,顧到身體的感覺和身體的平安
我們必須有身體感,顧到身體的感覺和身體的平安(林前十二26~27,羅十二15,西三15,腓一8)。你可以問主說,“主啊,身體對這件事有平安麼?”我們不是採納意見,或是以多數聖徒的意見為準;那是民主,不是身體感。身體是不會錯的。當保羅問:“主啊,我當作什麼?”(徒二二10)主沒有直接告訴他,只是叫他“起來,進城去,你所當作的事,必有人告訴你”(九6)。然後由身體的一個肢體(亞拿尼亞)代表主來告訴他(17)。
身體長大和發展的基本要求,
 
是我們認清自己的度量,不越過這度量
身體長大和發展的基本要求,是我們認清自己的度量,不越過這度量(弗四7、16,林後十13)。我們能藉著生命的感覺,認清自己的度量。我們也能藉著感受別人的靈,認清自己的度量。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被削減,因為十字架乃是一種剝奪、削減的過程,留下來的就是復活,那也就是你的度量。
身體有正確的等次;
 
因此,我們應當承認並尊重身體裡的等次
身體有正確的等次;因此,我們應當承認並尊重身體裡的等次(林前十二14~22)。在聚會裡有一種生機的等次,特別在擘餅聚會中,那不是組織。我們的身體裡面有一種秩序,當我們沒有特別的感覺,一切都很和諧、協調時,我們就是健康的。但如果我們有特別的感覺,覺得身體的某個部位不妥,就表示那個部位與身體的關係出了問題。所以,只要我們有平安、安息的感覺,這就表明我們與身體有正確的關係。
彼此互相是身體的特徵;
 
我們在身體裡的關係乃是彼此互相、互相倚靠的關係
彼此互相是身體的特徵;我們在身體裡的關係乃是彼此互相、互相倚靠的關係(14~25)。這應當先展示在領頭的弟兄們中間,沒有階級,也沒有頭號的長老。雖然每人的分不盡相同,生命長大的情形不一樣,功用也有分別,但卻是彼此互相的。主要恢復這種彼此互相的牧養。若是我問一位小弟兄:“你相信我能牧養你麼?”這位弟兄肯定會回答說是的。若是我反過來問:“你相信你能牧養我麼?”這位弟兄也許會猶豫。然而,我的確相信,身體上的肢體都能彼此牧養、彼此供應。他們有一分是我們所沒有的,他們身上也有一些出於基督的東西是我們所需要的。我們無法離開這種彼此互相的生活。
 
神聖的交通就是活在基督身體裡的實際
神聖的交通就是活在基督身體裡的實際(約壹一3)。我們都需要活在身體的交通裡。有些聖徒們不只是這身體交通的榜樣,他們也活出這榜樣的實際。基督身體的交通就像是身體的血液迴圈。我的大拇指沒有它自己的生命,流經它的血液也會流到其他肢體;我們越在交通裡,就越在這血液迴圈中得著供應。
 
我們需要顧到身體的長大,以及身體在愛裡把自己建造起來
我們需要顧到身體的長大,以及身體在愛裡把自己建造起來(弗四15~16)。我們可以為著自己個人生命的長大禱告,但一天過一天,我們也該學習顧到身體的長大。每天早晨,我和妻子散步時,主都帶領我們這樣禱告:“主啊,我們為著在全地身體的長大禱告。在每處召會,藉著每個肢體,願你使身體長大。我們願意身體長大並得著建造,好使新婦能夠預備好迎接你回來。”
 
我們應當一直考慮到身體、顧到身體、尊重身體,並且作任何事都要對身體最有益處
我們應當一直考慮到身體、顧到身體、尊重身體,並且作任何事都要對身體最有益處(林前十二23~27)。實在說來,身體與眾地方召會的關係就像父親和兒女。父親顧到兒女的需要過於自身的。每處地方召會按其性質,乃是基督宇宙身體在當地的彰顯。因此當弟兄們在領頭或學習領頭時,他們總該顧到身體,甚至過於他們本地的需要。即或是他們在處理一地的事,也不該留在那地的界線之內,並以此為藉口說,“這是我的領域。”我們都知道地方的行政是獨立的,但身體是宇宙的,而你們乃是身體的一部分。負責弟兄們,或是還在學習負責的弟兄們,請你們都要學習這一點。我們能從年長的聖徒看見榜樣,學習顧到身體。若是如此,也許十年後我們就可以放心將主的恢復託付給下一代。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恩賜、聰明,或才幹,乃是因為他們已經被身體量過,活在身體的交通裡,並且學習顧到身體。我相信主會給他們配偶,與他們同心、同魂,以致他們的婚姻生活、家庭生活就是身體生活。他們會顧到身體,過於任何其他的事物。我能見證,我顧到健康是為著身體,主給我妻子是為著身體,我追求主也是為著身體。離開身體就一無所有,在身體裡卻有包羅萬有的基督,和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作一切。
 
得勝者看見身體、認識身體、顧到身體、尊重身體、作身體的工作;並且他們持守基督身體(就是基督在地上的繼續和延展)的每一個原則,使基督得著完滿的彰顯
得勝者看見身體、認識身體、顧到身體、尊重身體、作身體的工作;並且他們持守基督身體(就是基督在地上的繼續和延展)的每一個原則,使基督得著完滿的彰顯(弗一22~23,三18~19,四1~6)。願主釋放亮光,願祂的手隨著祂的話,願祂為著身體、新婦、國度、新人、新耶路撒冷,無論何時何地,無論任何處境,都以祂自己祝福你們。但願我們前所未有地來愛祂、尋求祂,不是為著我們自己的屬靈,乃是為著建造,為著祂的身體,為著祂的新婦。(R. K.)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7-07-25 22:10:42
觀看數 :
4,617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