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伯特利的實際,以及生出基督作爲苦難之子和右手之子
  • 7,994 views,
  • 2014-07-23,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需要經歷天然生命的破碎

我願意提醒你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這是一次訓練。受訓練的意義,不只是遵循一些規則,比如提早五分鐘到會,按着指定座位入座,那些都只是外面的安排。受訓練乃是讓主來摸我們這個人,被主成全,並藉着祂的分賜來供應我們。在信息開始之前的考試,我們看見應考的弟兄姊妹,盡其所能的在應考,但我們盼望,弟兄姊妹不只是告訴我們外面問題的答案。我們乃是要問:多少人有真正的經歷,受過厲害的擊打,外面的人被破碎過?也許應考的聖徒還沒有一個人有過這樣的經歷。所以這次訓練所釋放的信息,還需要身體的肢體來印證。我們仰望主,但願祂給衆聖徒有機會,來印證這些信息。

這次訓練的頭兩句標語是:雅各的夢乃是神目標的夢,也就是伯特利的夢,神家的夢,這家就是今日的召會,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作神和祂所救贖之選民永遠的居所。當我們爲着神的建造,經歷天然生命的破碎,並經過變化時,我們就會有一個重要且根本的轉彎,就是從對神個人的經歷轉到對神團體的經歷—經歷神作伯特利的神。

現在,我們要根據第二篇信息,加強一些重要的點,好幫助我們突破天然觀念裏有關神的愛一些糢糊的觀念,因爲我們常常受這些觀念所遮蔽。神的確愛雅各,這是一切事發生時背後的動機。但是神沒有停在這裏,因爲在祂裏面有一個定旨。神對付雅各,不僅僅因爲這是一個愛的故事,乃是因爲祂有一個定旨,有一個目的,有一個堅決的定意;因此祂要破碎雅各,變化雅各,使雅各成熟,將雅各建造起來,這一切都是爲着神的定旨。就着受訓練的觀點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看見這個點,而不是僅僅對這些事有一些情緒上的感覺。當然,我們是蒙愛的。但我們若經歷過厲害的破碎,天然力量裏的核心被破碎了,我們的反應就不會只是一些情緒上的感覺;我們會認識神的旨意。

三十五歲以上的聖徒應當對這點有深刻的印象,每一位負責弟兄也應當對這點有深刻的印象。我們外面的人若沒有被破碎,我們就無法往前。不僅我們自己沒有路,連召會也沒有路。這是一次訓練,在成千的受訓者當中,許多人多年來無路往前,只因着這件事。有些召會無路可走,也是因爲領頭的弟兄們天然的生命沒有被破碎。

我們都需要爲着這件事有迫切的禱告。年輕人,你們在召會裏還有一段路要走;但是到了某個階段以後,一切的經歷都繫於這件事。許多人可能幾十年都被困住無法往前;然而,另有一班人,他們真正被主摸過,向主敞開,有清楚可以往前的路。這次訓練非常重,滿有分量,因爲我們乃是摸到重大的事,說到生命的經歷,所以我們需要儆醒,需要心思清明。我們需要就着這些事有禱告,爲着這些事向主敞開。

 

創世記三十二章說到雅各一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經歷,就是他被破碎。這是非常緊要、非常關鍵、也非常實在的經歷。主會安排環境,在祂所量好精準的時刻,先暴露我們天然的力量,然後對我們施行關鍵的擊打,擊打我們這個人天然的部分。雅各的確經歷了這種對付。主與雅各摔跤,爲要暴露雅各天然的力量是何等的強。

有許多親愛的中壯年聖徒,還不知道自己天然的力量多麼強大。最近一次在安那翰的聚會中,我看見有些中年的姊妹們,強勢主導那個聚會。她們越過了自己的度量,卻對此一無所知。她們天然的力量強大,可能根本沒有被主摸過。這不是理論,這是真實的。雅各的經歷給我們看見,神必須破碎我們天然的生命;祂必須厲害摸着我們天然的生命。“厲害”這辭,英文是drastic,意思就是有非常強烈、深遠的影響力,是極其重大,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對於將來的影響。神不許可雅各再繼續像從前那樣,所以祂必須針對雅各的將來,作成這件事。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經歷。

我們都應當有這樣的看見。每逢向主禱告,要享受祂並尋求祂時,要領悟被破碎的事必定會發生,否則我們將無路往前。每個信徒都需要經歷外面之人的破碎;基督要從魂的範圍裏出來,我們外面的人就必須破碎。我們若沒有這樣的領悟,就會成爲主的囚牢,而不是成爲祂的家。我們的主滿有恩慈,祂甘願進到我們這囚牢裏,直到我們蒙光照,被摸着,願意將祂釋放出來。所以,我們魂裏的各部分都必須讓神破碎。

有一位親愛的弟兄用電子郵件問我一個問題,我的回答是:你爲什麼問這樣的問題?你的心思需要被征服。很多聖徒的心思非常聰明,但沒有被主摸過;情感很強烈,也沒有被主摸過;在意志方面更是沒有被主摸過。我們魂的各部分都需要被主摸過,才能與主成爲一。

神在基督裏要將祂自己建造到我們裏面,就需要我們外面之人的破碎。以弗所三章裏的禱告要得着答應,外面的人就必須被破碎。要有建造,必須先有破碎。我們需要像保羅一樣,在身體的異象下被破碎。主的眼目遍察全地,只有祂知道,在全地,甚至在同工們中間,有多少人在身體的異象下被破碎過。這樣的話僅僅留在書本上還要多久?有誰爲這事禱告?有誰就着這點尋求主?這些話乃是完全從在身體的異象下,被破碎過、被擊打過的生命裏說出來的。

經過了這樣厲害、根本的破碎,變化纔可能發生。對付並不等於變化;當一個人向主敞開了,他被變化的進展纔會快速。我們能看見,雅各因着受對付和被破碎,結果就有許多的變化,使他第二次來到伯特利。這就是爲什麼我們有伯特利的實際這個結晶,以及生出基督作爲苦難之子和右手之子這個結晶。

 

在創世記三十五章,伯特利的異象再次出現;不過,這次不是一個夢,乃是一個實際

在創世記三十五章,伯特利的異象再次出現;不過,這次不是一個夢,乃是一個實際(1~15)。這必須開始於一個夢。若是你只有十七歲,你第一次參加訓練,你從這個訓練所得着的就是一個夢。你是何等蒙福!雅各所經歷的事,將來可能都會按時臨到你。一個只有十七歲的人能看見一個夢,那是非常美妙的。主不會加太多重擔在你們身上,奢望你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受對付,被破碎,被變化,然後預備好被提。但你們一旦得着了這個夢,就要一直作這個夢,並要傳揚這個夢,且要留在這個夢裏。

 

我們都曾兩次進入召會生活

我們都曾兩次進入召會生活(二八12,16~17,三五15)。第一次是在夢中來的,第二次是真的來了;我們需要夢,也需要實際。我們要在實際裏來到伯特利。進入召會生活是有條件的;不是說我們已經在召會裏四十年,就很有資格了,就在實際裏了。一個人沒有被破碎,沒有被變化,就只不過是很老舊的留在這個夢裏。一個人若在召會生活的年日裏被對付,並且受了厲害的破碎和擊打,他自己也許不知道,但是那些活在實際裏的人,他們裏面會知道,這個人裏面有實際。這個實際該是每個基督徒一生的渴慕,就是伯特利的實際。

起初的夢是一幅真實的圖畫;在實際裏的每一件事,都和夢中的一樣。當這個實際臨到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會看見那與夢沒有不同,彼此完全相符。但在我們個人的深處,我們會開始感受到一種內在的差別。

 

在伯特利,雅各的名字改爲以色列,指明他的所是已經改變了;現在他在伯特利乃是以色列

在伯特利,雅各的名字改爲以色列,指明他的所是已經改變了;現在他在伯特利乃是以色列(三二28,三五10)。在三十二章,雅各的名字已經改了,然而那只是起初的、客觀的改名(28)。在三十五章的改名,與他裏面真正的經歷相符合(10)。三十五章說到以色列起行前往,他實際成了以色列。以下兩箇中點乃是本篇信息的心臟。

 

在創世記三十五章有一個重要且根本的轉彎,就是從對神個人的經歷轉到對神團體的經歷—經歷神作伯特利的神

在創世記三十五章有一個重要且根本的轉彎,就是從對神個人的經歷轉到對神團體的經歷—經歷神作伯特利的神(弗三17~21,四4~6)。“根本”的意思是,神是對付我們這個人的根。這不是輕微的轉變,乃是一個信徒所能經歷到最根本、徹底的轉。我們需要至少對雅各的經歷有所領會,然後實際的靈會引導我們進入我們所領會的實際裏。神要啓示祂自己,但對於一個只有個人經歷的人,神無法這樣啓示祂自己。直到雅各自己裏面經過了變化,有了團體、被建造的經歷,成了神建造的一部分,他的屬靈才成爲一件身體的事。這樣,神就不再因着人的情形而受限制。這時候,神能以全新的方式啓示祂自己—祂是神家的神。

 

在創世記三十五章七節我們有一個新的神聖名稱—伊勒伯特利,“神家的神”

在創世記三十五章七節我們有一個新的神聖名稱—伊勒伯特利,“神家的神”。伊勒伯特利的意思是“神家的神”,這指明雅各現今所經歷的神,不僅是神,更是神家的神,就是團體子民的神。

 

在本章之前,神是個人的神;在這裏,祂不再只是個人的神,乃是伊勒伯特利,就是團體身體的神,神家的神

在本章之前,神是個人的神;在這裏,祂不再只是個人的神,乃是伊勒伯特利,就是團體身體的神,神家的神。在腓立比一章,當保羅被監禁時,他說,“我知道,這事藉着你們的祈求,和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終必叫我得救。”(19)他確信,他能得救乃是根據於“你們的祈求,和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如果他說,“我知道這事藉着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終必叫我得救。”我們可能會覺得,保羅是何等的神人,他能得着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但他不是那樣說,他乃是說,“這事藉着你們的祈求。”一切都在於“你們的祈求”。但腓立比人中間沒有同心合意,特別是那兩位姊妹(友歐底亞和循都基)沒有同心合意(四2)。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會臨到保羅,是因這靈乃是在身體裏。那靈的供應之所以能臨到我們,就是因着身體的禱告得着答應。所以,我這樣說並不誇張:姊妹們,弟兄們能到各地盡職,乃是因着你們的禱告。

我們的神乃是身體的神,祂不僅是我們個人的神,也是神家的神,就是基督身體的神。神需要藉着基督身體衆肢體的禱告,來釋放祂的供應。當我們摸着這點,我們就好像進到另一個境地,到了另一個範圍;我們好像遇見了一位不一樣的神。當然,神在祂自己裏面永遠是一樣的,但是在我們的經歷上卻有所不同。現在祂不僅是個人的神,更是神家的神,就是基督身體的神。當神的子民除去他們身上對神的攔阻,讓神作祂所要作的,祂就能行動。神只有在神的家裏,只有在基督奧祕的身體裏,才能作祂所要作的一切,也才能彰顯祂自己。

我們是不是基督的身體,在於祂是否能得着彰顯、得着釋放。祂願意受我們度量的限制,但在我們往前的過程中,祂要破碎我們、變化我們、建造我們,直到一切的限制都除去。然後召會就能禱告:“願你的旨意在各處通行。”當衆肢體能向主禱告說,“不管你要什麼,你的旨意、你的願望、你的心意,就是我生活的目的,”這時,神就是神家的神,祂能不受限制的行動,以祂一切的所是供應我們。

 

伯特利表徵團體的生活,就是基督的身體;因此,雅各稱神爲伯特利的神時,就從個人的經歷往前到團體的經歷

伯特利表徵團體的生活,就是基督的身體;因此,雅各稱神爲伯特利的神時,就從個人的經歷往前到團體的經歷(林前十二12)。到永世裏我們還是一個人,但不再是單獨或個人主義的人。我們深處知道,離開基督的身體,我們就無法生活;離開了神的家,我們就無法存在、無法事奉、無法禱告、也無法作基督徒。我們需要神的家,我們需要神作爲神家的神。

當我們回頭看主在我們身上那個根本的擊打,我們就會禱告說,“主,感謝你!多年前藉着這樣的擊打,帶進這樣的結果,這是何等的憐憫。你不讓我保持完整,從前我是那樣的天然、沒有被對付,但是你來與我較力,你摸了我,你得勝了。現在我是在另一個範圍裏。”盼望我們受此吸引,激起我們裏面的尋求。我們經過破碎、變化和建造,就經歷神的這一面,讓神在祂的家裏不受限制;不僅祂在自己裏面不受限制,現在更是在祂的家裏不受限制。當人不再在己或天然的生命裏禱告,神在禱告聚會裏就不再受限制。我們認識了神家的神,就能在一次又一次的聚會中,照祂所要的,將祂釋放出來。這是何等榮耀的召會生活!

 

雅各在示劍所築的壇稱爲伊勒伊羅伊以色列,那是與個人有關之神的名

雅各在示劍所築的壇稱爲伊勒伊羅伊以色列,那是與個人有關之神的名(創三三17~20)。這又是一個階段;你必須到了另一個地方,才知道你現在是在那裏;你不能假裝成你所不是的。如果你的經歷還在創世記二十八章,你就需要“拉班”。然後,有一天你結婚了,早晨醒來,你以爲娶的是“拉結”,卻發現竟然是“利亞”。不過,等你到達示劍,就代表你已經經過那些經歷了。

 

雅各在伯特利所築的壇稱爲伊勒伯特利,那是與團體的身體有關之神的名

雅各在伯特利所築的壇稱爲伊勒伯特利,那是與團體的身體有關之神的名(三五6~7)。

 

在示劍的祭壇是個人的祭壇,但在伯特利的祭壇是團體的祭壇—爲着神家的祭壇

在示劍的祭壇是個人的祭壇,但在伯特利的祭壇是團體的祭壇—爲着神家的祭壇。爲着完成神對於家的願望,以滿足神的心意,我們需要達到這一點,就是來到伯特利的實際。現今我們知道自己裏面改變了,神揭示了祂自己是神家的神,我們裏面向祂就會有一種迴應:“主啊,我受造是爲此,我蒙救贖是爲此,我所經過的一切對付、破碎、變化都是爲此。主啊,我把自己奉獻給你。我在你的家裏,爲着你的家,向你活並且活你,好帶進國度,使你能得着你的配偶,至終得着新耶路撒冷。”我們築起這樣一座壇,有這樣的奉獻,這就是伯特利的實際。

 

全足的神被啓示出來,乃是爲着伯特利的建造;只有在伯特利,我們纔可能領悟我們神的全足

全足的神被啓示出來,乃是爲着伯特利的建造;只有在伯特利,我們纔可能領悟我們神的全足(11上)。我們若在屬靈上仍然持守個人主義,神之於我們就必須有所限制,免得我們成了基督身體上的“毒瘤”。我們可以有寶貴的經歷,但是我們的定命乃是受對付、被破碎、被變化,好爲着神的建造。建造是團體的;建造纔是神的目標。我們在這裏,甚至只在經歷的初階,也會先認識神是神家的神,祂乃是與祂的家聯結、調和、且合併。只有在伯特利,我們才經歷祂是全足的神(11)。這時祂要向我們宣告:“我是伊勒沙代,我是你的一切,我有無限無量的供應。在神的家裏,在這個建造裏,我是全足的。”只有在伯特利,我們才經歷神是全足的,並且神乃是爲着伯特利的建造,而成爲全足的。

 

神啓示祂自己是全足的神,目的是爲着祂的建造;全足的神乃是爲着神的建造

神啓示祂自己是全足的神,目的是爲着祂的建造;全足的神乃是爲着神的建造。

 

我們不能個人經歷全足的神;要經歷全足的神,我們必須在伯特利,在召會生活中

我們不能個人經歷全足的神;要經歷全足的神,我們必須在伯特利,在召會生活中。

 

神的全足需要身體;我們需要家,需要建造,來經歷祂這一方面

神的全足需要身體;我們需要家,需要建造,來經歷祂這一方面(腓一19)。

 

父、子、靈、和召會,乃是四而一;至終,召會是與三一神聯結、調和、且合併的一班人

父、子、靈、和召會,乃是四而一;至終,召會是與三一神聯結、調和、且合併的一班人(弗四4~6,三16~21)。這裏有兩方面,第一方面是創世記三十五章裏全足的神,祂乃是爲着神家的建造。只有在神的家裏,就是在伯特利實際裏的人,才能認識並經歷祂是全足的神。第二方面的思想是不容易解釋的,乃是關於神的受限制。在已過的永遠裏,神在祂自己裏面是無所不能、不受限制的;在將來的永遠裏,祂的能力也是不受限制的。但在今世,可以說,神是把祂自己擺在一種冒險的情形裏。因爲祂創造了人,而人是有意志的,所以神要祂所造的人運用意志來與祂站在一起,與祂是一。但我們與祂是一到什麼程度?我們順服祂,向祂敞開,迴應祂,到什麼地步?我們與祂是一到什麼地步,纔不至於限制祂?雅各在被破碎、被變化之前,他整個人對神都是限制。神無法藉着他行動,神也無法在他身上成就祂的心願。但是雅各這個人被破碎了,他被變化到了相當的程度。現在他被建造了,他不再是單獨的個人。當他開始變化成爲這樣的人時,神在他裏面就不再受限制。

我們也許尚未領悟,神是何等受我們的限制。我們參加召會的禱告聚會,有時會看見,活的三一神藉着召會的禱告得着美妙的釋放;有時也會看見因着有某些禱告,使活的三一神受了攔阻。有些人的禱告是在天然的生命裏,按着天然的觀念,因此使召會的禱告聚會成了對神的攔阻。然而,主卻願意受限制,因爲祂不會違背祂的原則,就是祂要人的意志與祂合作。當人的意志被征服、被破碎、被變化的時候,人就能與神合作,不再成爲神的限制。

從創世記三十五章一直到末了,雅各至終成了這樣的人,在他身上,全足的神不再受限制。雅各同意讓他兒子們帶着便雅憫到埃及去,因爲西緬在那裏被監禁,那時他說,“但願全足的神在那人面前賜你們憐憫,使他釋放你們的那弟兄和便雅憫回來。至於我,我若喪了兒子,就喪了吧。”(四三14)雅各不再抗拒,他完全敞開了。在他人生的最後階段,神能一直不斷從他裏面涌流出來,因爲他經過了一個厲害的轉彎。我們既被命定要有這樣的轉彎,何必等到來世纔有?今天我們就可以在主面前定意,把自己交給主,對祂說,“主啊,爲着你的定旨,爲着你的建造,把我帶到伯特利的實際裏。但願在我人生尚未結束之前,我就能達到這樣的實際,使你對我成爲伊勒沙代。”

 

雅各在伯特利立柱子並澆奠祭在其上,指明奠祭是爲着神的建造

雅各在伯特利立柱子並澆奠祭在其上,指明奠祭是爲着神的建造(三五14上)。

 

奠祭預表基督是在神前傾倒出來作真酒,使神滿足的那一位

奠祭預表基督是在神前傾倒出來作真酒,使神滿足的那一位(出二九40~41,民十五1~10,二八7~10)。奠祭的酒預表基督作犧牲的生命。唯有犧牲的生命,才能產出酒來。雅各澆奠祭,表徵他把自己傾倒出來,讓主因此不受限制。我們還要爲自己保留什麼?在全地上只有神自己值得我們把一切傾倒出來。我們享受基督作新酒,祂在我們裏面使我們得着力量,使我們成爲活的。我們經歷祂作犧牲的生命,使我們願意過犧牲的生活,以長出葡萄,然後葡萄受壓榨成爲酒。我們被這酒構成,到了一個時候,我們就成爲奠祭,將一切傾倒出來,爲着神的建造,爲着使神滿足。保羅一生到末了也是如此;他說,“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提後四6)保羅宣告,他已經預備好了。

雅各經過了厲害的轉變,他不再憑自己的詭計謀取神預定他要得着的,也不再抓奪長子的名分;他乃是付代價被神構成。然後他把一切傾倒出來,爲着神的滿足。我們實在願意有這樣的結果,這是何等的高峯。我們是在伯特利的實際裏,有神家的神,也有伊勒沙代,就是全足的神;我們在內裏與祂是一。年復一年,我們被這樣一位使我們得着加力的基督所構成。腓立比二章十七節說到,使徒是奠祭,澆奠在信徒信心的祭物上。我們傾倒自己作爲奠祭,乃是爲着神的建造,使神和人一同喜樂、滿足。

 

奠祭也預表基督以祂自己作屬天的酒浸透我們,直到祂與我們成爲一而澆奠給神,爲着神的享受和滿足,並爲着神的建造

奠祭也預表基督以祂自己作屬天的酒浸透我們,直到祂與我們成爲一而澆奠給神,爲着神的享受和滿足,並爲着神的建造(太九17,腓二17,提後四6)。到創世記三十五章末了,雅各即將進入成熟。三十七章開始說到雅各成熟的過程。他雖然落在矛盾的情形中,卻有很深的經歷:一面來說,他在魂裏一直受苦;但另一面,他卻有神的喜樂。在腓立比二章,保羅就是如此,他說,“神……憐憫我,免得我憂上加憂。……我也可以少些憂愁。”(27~28)另一面他又說,信徒是他的喜樂(四1),這是何等的奧祕!在魂裏憂傷,是因着爲主的權益喪失魂生命;但同時又經歷基督作爲那使人喜樂的酒,被這酒構成,將這酒傾倒出來,澆奠給神,爲着神的建造,使神得着享受和滿足。一個抓腳跟者成了一個獻奠祭者;這就是我們的定命。不要停留在當前的情形裏,保留自己天然生命的完整,而沒有被破碎。我們需要領悟,我們已蒙揀選,我們的定命乃是要在伯特利的實際裏成爲奠祭。

 

我們將自己當作奠祭澆奠給神,帶來神的靈的澆灌,來爲着神的建造

我們將自己當作奠祭澆奠給神,帶來神的靈的澆灌,來爲着神的建造(創三五14下)。

 

伯特利—神的家—的功用,乃是彰顯基督

伯特利—神的家—的功用,乃是彰顯基督(弗一22~23)。彰顯基督,包含變化和建造。魂是彰顯的器官,魂要彰顯基督就必須有變化。建造乃是三一神團體的彰顯,與單獨、個人主義相對。伯特利乃是彰顯基督,意思就是,那些在伯特利實際裏的人,是在他們的魂裏被變化;他們已經從己的樣式,從單獨和個人主義裏蒙了拯救。我們原來的情形完全是在肉體裏、在己裏,被天然生命所構成;但是在宇宙中有神生機救恩的實際。我們要被聖別、更新、變化、模成,至終被建造,得以在伯特利的實際裏,成爲基督團體彰顯的一部分。我們不願意與人有什麼不同,不願意成爲特別、突出的人,反而願意失去在團體的彰顯裏,在那神聖的榮耀裏,與衆聖徒是一(約十七22)。這就是伯特利的實際。

 

神終極的目標乃是要彰顯基督;基督的彰顯不是個人的事,乃是在神家中團體的事

神終極的目標乃是要彰顯基督;基督的彰顯不是個人的事,乃是在神家中團體的事(22,弗三21,羅九23)。

 

產生基督爲着基督團體的彰顯,需要我們出代價,捨棄我們天然的揀選、天然的願望、和天然的生命

產生基督爲着基督團體的彰顯,需要我們出代價,捨棄我們天然的揀選、天然的願望、和天然的生命。

 

雅各經歷了伯特利的實際之後,就在希伯侖進入與神完全的交通裏;在希伯侖的交通,意思是親密、平安、滿足和喜樂

雅各經歷了伯特利的實際之後,就在希伯侖進入與神完全的交通裏;在希伯侖的交通,意思是親密、平安、滿足和喜樂(創三五27,林前一9)。

 

雖然我們已經在召會生活中,但我們仍需要往前,直到來到希伯侖,進入與主完全的交通裏

雖然我們已經在召會生活中,但我們仍需要往前,直到來到希伯侖,進入與主完全的交通裏(約壹一3)。

 

希伯侖的交通不僅是與神的交通,也是與基督身體上別的肢體的交通

希伯侖的交通不僅是與神的交通,也是與基督身體上別的肢體的交通(腓二1,約壹一7)。我願意作自己個人的見證。我的母親在二○○二年九月十七日離世與主同在。當時,我和弟兄們正在巴西參加長老訓練。我得知母親被送到醫院,進了加護病房,於是打電話到加護病房,詢問母親的情形。不久,我的母親就過世了。當晚我被安排要釋放信息,那是我在那次訓練裏唯一的一篇信息。我把這消息告訴弟兄們。我不知道爲什麼主這樣安排,但我仍有負擔要說話。然而,會前禱告時,因着異議者的緣故,在那裏有死亡的攻擊。我進到聚會裏,幾乎受不了,覺得非常痛苦。我把這樣的情形向身旁的弟兄敞開。因着他的交通所流出來的生命,我蒙了拯救,得以站到講臺上,不受限制的釋放信息。我不是什麼英雄、偉人,不過是一個在神家裏的弟兄,是基督身體裏的一個肢體。若沒有這身體的交通,我就無法活着。

 

如果我們認識基督身體的生命,就會看見交通的緊要,並且領悟我們若沒有身體的交通,就無法生活

如果我們認識基督身體的生命,就會看見交通的緊要,並且領悟我們若沒有身體的交通,就無法生活(林前十二14~27)。這並不是說,因着我們在召會裏服事,所以必須與弟兄們交通;那只是外在的行爲。這裏所說的,乃是活在基督身體生命裏所必需的。正如我在前面所作的見證,如果沒有弟兄的交通,我無法在那個聚會裏說話。雖然我有三一神,我也可以禱告,但若沒有弟兄的交通,那時我就無法接觸三一神。我不知道爲什麼有些人還能那樣單獨,滿了個人主義。這根本是違反我們的定命。我們的神乃是神家的神,伊勒沙代在這家裏,一切的供應也都在這交通裏。

 

雅各一生將近末了的時候,宣告說主一生牧養他;主的牧養乃是爲着伯特利,就是神的家

雅各一生將近末了的時候,宣告說主一生牧養他;主的牧養乃是爲着伯特利,就是神的家(創四八15~16,二八10~22,三五1,3,7~11)。

 

便雅憫的出生,預表生出基督作爲苦難之子和右手之子

便雅憫的出生,預表生出基督作爲苦難之子和右手之子(16~18)。創世記三十五章十六至十八節說,“他們從伯特利起行,離以法他還有一段路程,拉結臨產甚是艱難。正在艱難的時候,接生婦對她說,不要怕,你又要得一個兒子了。她將近於死,魂要離開的時候,就給她兒子起名叫便俄尼;他父親卻給他起名叫便雅憫。”雖然接生婦鼓勵拉結不用害怕,但拉結知道,兒子會生出來,而她會去世。所以,拉結在她的憂傷裏,給她兒子起名叫便俄尼,意思就是苦難之子。

請記得,拉結對雅各是多麼重要。拉結是雅各所愛的,是他天然的揀選。雅各到拉班那裏時,先遇見了拉結。那時雅各是在受苦的情形裏,當他知道拉結是自己的親人,就與她親嘴,放聲而哭(二九11)。現在雅各眼見拉結快要死去,聽見拉結給兒子起名叫便俄尼(意爲苦難之子),就把那個名字改了。雅各不要那孩子叫作便俄尼,而給他起名叫便雅憫(意爲右手之子)。在這裏我們看見雅各的變化快要完成了,他即將進入成熟的過程,因爲我們看不出他對神有什麼埋怨,也沒有任何的自憐。

這實在是最摸着我們的一幕。在舊約創世記裏的這個人,他親眼看見摯愛的妻子臨產,將要離世,卻沒有把消極的感覺轉移到孩子身上。他能超越天然人的感覺,而在那種情形裏,給他的孩子起名叫便雅憫,藉此表明瞭神聖的思想和觀點。

拉結死了,雅各將她葬在通往以法他的路旁,然後在她的墳上立了一個碑(三五19~20)。這個“碑”,原文與“柱子”同字。因此,這是雅各所立的第三根柱子,作爲一個見證,同時也是一個界碑。然後他繼續往前行。這給我們看見,雅各如今乃是一個變化過的人。拉結臨終前給雅各生的孩子有雙重的名字:便俄尼以及便雅憫,預表基督作爲苦難之子並作爲右手之子,乃是藉着雅各喪失他天然的選擇而產生出來的。

 

%3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4-07-23 11:07:08
觀看數 :
7,994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