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兩個井─兩種生活的源頭
  • 6,947 views,
  • 2014-01-26,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本篇信息說到「兩個井—兩種生活的源頭」,是一篇「暢飲」的信息。我們要喝,也要唱。我們喝那靈,也向主歌唱。在詩歌本中有許多與「喝」有關的詩歌。詩歌二百五十四首副歌:「我今飲於永不乾涸的活泉,我今飲於生命活水泉源;甜美、喜樂、歡暢,何其無限無量,我今飲於生命活水泉源。」二百五十二首副歌:「今我登巍巍高山,在光天化日之中,今我飲滾滾活泉,長年湧流無終,今我得豐富,地滿乳蜜,路滴脂油,恩重重,樂哉!今我居榮美之地。」補充本詩歌二十五首:「所以你們從救恩泉源歡然取水,歡然取水。就在那日,你們說:讚美主!所以你們從救恩泉源歡然取水,歡然取水。就在那日,你們說:讚美主!呼求祂的名,將祂所行傳揚在萬民中,提說祂的名已經被尊崇。揚聲歡呼!你們錫安的居民哪!因你們中間的以色列的聖者為至大!」
本篇信息是根據創世記二十一章。有些人可能不覺得這章裡面有什麼結晶的點,但這章裡的結晶卻富有屬靈、內在的意義。如果我們不認識神話語的深處,就會錯過它。這章的十五至三十四節提到兩個井,表徵兩種生活的源頭;因為井是取水的源頭。本篇信息要給我們看見,這兩個井是什麼,這兩個井所產生的結果又是什麼,並且要給我們看見,我們該憑那一個井來生活。
創世記二十一章十四至二十一節說,「亞伯拉罕清早起來,拿餅和一皮袋水,給了夏甲,搭在她的肩上,又把孩子交給她,打發她走。夏甲就走了,在別是巴的曠野走迷了路。皮袋的水用盡了,夏甲就把孩子撇在一棵小樹下,自己走開約有一箭之遠,相對而坐,說,我不忍見孩子死,就相對而坐,放聲大哭。神聽見童子的聲音;神的使者從天上呼叫夏甲,說,夏甲,你怎麼了?不要害怕,神已經聽見童子的聲音了。起來,把童子扶起來牽著;我必使他成為大國。神開了夏甲的眼睛,她就看見一口水井,便去將皮袋盛滿了水,給童子喝。神與童子同在,他就漸長,住在曠野,成了弓箭手。他住在巴蘭的曠野;他母親從埃及地給他娶了一個妻子。」這段經文所描述的,乃是第一口井的背景故事。我們可以稱這口井為以實瑪利井。
二十二至三十四節乃是說到第二口井的故事。那時,在亞比米勒與亞伯拉罕之間,發生了一個難處。亞比米勒的僕人霸佔了一口水井,是亞伯拉罕所挖掘的。亞伯拉罕為這事指責亞比米勒。二十六至三十三節說,「亞比米勒說,誰作這事,我不知道;你也沒有告訴我,今日我才聽見了。亞伯拉罕把羊和牛給了亞比米勒,二人就彼此立約。亞伯拉罕把羊群中的七隻母羊羔,另放在一處。亞比米勒問亞伯拉罕說,你把這七隻母羊羔另放在一處,是什麼意思?他說,你要從我手裡接受這七隻母羊羔,作我挖這口井的證據。所以他稱那地方為別是巴,因為他們二人在那裡起了誓。他們在別是巴立了約。亞比米勒就同他軍長非各起身,回非利士人的地去了。亞伯拉罕在別是巴栽了一棵垂絲柳樹,又在那裡呼求耶和華永遠之神的名。」亞伯拉罕要亞比米勒接受七隻母羊羔,作為他挖井的證據,因為那口井是亞伯拉罕的。然後,他們在那裡彼此起誓,所以亞伯拉罕稱那地方為別是巴,意思就是盟誓的井。接著,亞伯拉罕在別是巴栽了一棵垂絲柳樹。別是巴井與這棵垂絲柳樹一定非常近,這棵樹一定是靠別是巴的井水長大的。然後,他就在那裡呼求耶和華的名。他呼求耶和華一個新的名,伊勒俄拉姆,意即永遠之神。這兩段經文給我們看見這兩口井的故事。
井表徵人生活的源頭;創世記二十一章十五至三十四節的兩個井,表徵兩種生活的源頭
井表徵人生活的源頭;創世記二十一章十五至三十四節的兩個井,表徵兩種生活的源頭。這兩種生活就產生兩種結果。
一個井是在我們魂的曠野裡天然的源頭;這源頭是由住在曠野並聯於埃及的以實瑪利所代表
一個井是在我們魂的曠野裡天然的源頭;這源頭是由住在曠野並聯於埃及的以實瑪利所代表(19~21)。這個井是天然的源頭,是在曠野,所以是說到我們的魂,就是我們迷途流蕩的地方,也是被神所棄絕的地方。這井是由以實瑪利所代表。以實瑪利住在曠野,也從埃及娶得妻子,因此這個井也聯於埃及。
另一個井是在我們靈的園子裡蒙救贖的源頭;這源頭是由住在別是巴並被帶到摩利亞山的以撒所代表
另一個井是在我們靈的園子裡蒙救贖的源頭;這源頭是由住在別是巴並被帶到摩利亞山的以撒所代表(25、31,參二二2)。「蒙救贖」的意思是出代價買回的。這個井是在我們靈的園子裡,因為這井是在別是巴,而別是巴這地必定是一個園子,是一個美好、繁茂的生命之地,表徵我們的靈。我們的魂是曠野,是沙漠;我們的靈乃是園子,是樂園。這源頭也是由住在別是巴並被帶到摩利亞山的以撒所代表。
藉著別是巴的這個井,這種生活的源頭,以撒一路被帶到摩利亞山。以實瑪利是走下坡路到埃及,並且憑埃及那個源頭生活;另一個源頭叫我們往山上行,到摩利亞山。事實上,摩利亞山就是耶路撒冷的錫安山,是神的殿建造之地。因此,摩利亞山既是神的家、神的殿建造之地,就成為神美地的中心。耶路撒冷是美地的中心,然而錫安乃是這中心的中心。神將這美地賜給亞伯拉罕,也賜給他的後裔。按照神的指示,亞伯拉罕的後裔,所有以色列男丁,都要一年三次上到錫安山(就是摩利亞山)敬拜神。他們在那裡所作的,與亞伯拉罕當年對以撒所作的一樣,就是獻上以撒所預表的基督。他們將祭物獻上給神,來滿足神,並應付神的需要。本篇信息所給我們看見的非常有意義,是在摩利亞山上那件事的種子。我們也看見,乃是活水的源頭、蒙救贖的源頭,使以撒能被獻為燔祭;而另一個源頭,天然的源頭,使以實瑪利成為殺戮、兇猛的獵人,弓箭手,在曠野中為自己生活。
以撒所飲的井,結果使以撒成為燔祭,成為祭物。就如聖經所記載的,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完全順從並順服的作燔祭獻給神,讓神滿足(參創二二1~13)。這幅圖畫也預表基督。我們喝蒙救贖之源頭的這井,結果就被帶到摩利亞山,就是錫安山上,與基督是一,而獻上給神,讓祂滿足,供祂享受。這口井的意義就在於此。
今天有兩種基督徒
今天有兩種基督徒。我們要問自己:「我是哪一種?」
一種像以實瑪利,在魂的曠野為自己而活,並聯於世界
一種像以實瑪利,在魂的曠野為自己而活,並聯於世界(約壹二15~17)。只有兩種基督徒,沒有第三種。我們若是在魂的曠野為自己而活,並聯於世界,我們就是從以實瑪利的井喝水。
另一種像以撒,在靈裡且在召會生活中為神而活,並被帶到錫安
另一種像以撒,在靈裡且在召會生活中為神而活,並被帶到錫安(羅八4,十二4~5,十六1,啟十四1)。我們可以說,別是巴就是召會生活之地。在召會生活裡,我們被帶到錫安山,甚至成為主的得勝者,都是因著那個源頭。因著源頭,意思是不在於我們所作的,乃在於我們所喝的。每一天我們都要留意,我們所喝的水是來自什麼源頭。今天在召會生活裡,也有這兩個源頭,結果帶進兩種生活。
我們在過哪一種生活?是以實瑪利的生活,還是以撒的生活?我們必須檢視、分辨,我們每天所喝的是哪一種水。也許我們現在喝的是一個源頭的水,但五分鐘之後,我們又換成從另外一個源頭取水。一天過一天,我們都要留意,我們在喝什麼,從什麼源頭取水,從什麼源頭得著供應。如果我們喝以實瑪利的井,就會開始在曠野飄蕩,下到世界裡,結果成為弓箭手。如果我們喝以撒的井、神聖的井、基督的井、那靈的井,我們就會被帶到錫安山,達到神的目標。
連我們真基督徒都可能像以實瑪利,在自己裡面且為自己而活,並聯於世界,除非我們像以撒所預表的,活在靈裡且活在召會生活中,使我們能達到神的目標
連我們真基督徒都可能像以實瑪利,在自己裡面且為自己而活,並聯於世界,除非我們像以撒所預表的,活在靈裡且活在召會生活中,使我們能達到神的目標(啟二一2,二二16上)。我們都要受提醒,要活在調和的靈裡,絕不離開召會生活。我們留在別是巴並喝這蒙救贖源頭的水,就能達到神的目標。
以實瑪利的井,就是他生活的源頭,是在曠野—神所棄絕的地方
以實瑪利的井,就是他生活的源頭,是在曠野—神所棄絕的地方(創二一19~21,二五12、18)。
以實瑪利的井,就是他生活的源頭,使他成為弓箭手
以實瑪利的井,就是他生活的源頭,使他成為弓箭手(二一20)。
就如十章八至十二節的寧錄,弓箭手是兇猛的獵人,是曠野中的殺手
就如十章八至十二節的寧錄,弓箭手是兇猛的獵人,是曠野中的殺手。寧錄是個英勇的獵戶(9)。八節第一注說,「寧錄是敵基督的第一個預表,是第一個敵對神的。根據歷史,寧錄帶進許多拜偶像的事(耶七18與注)。敵對神的人類政權開始於寧錄,要結束於敵基督(耶五十1與注,但二32~35與注)。巴別城和尼尼微城都是寧錄建造的(創十10~11),後來成了巴比倫國和亞述國的京城,這二國是人類敵對神的有力表徵。」所以,弓箭手預表敵對神的人。成為弓箭手,也就是成為殺死生命的人,這不是一件小事,這是在寧錄的線上。
我們若留在魂的曠野,並喝以實瑪利井(他生活的源頭)的水,我們就會為著建立我們自己的國,成為用弓箭殺害生命的弓箭手,而不是為著建立神的國,栽培生命的栽種者
我們若留在魂的曠野,並喝以實瑪利井(他生活的源頭)的水,我們就會為著建立我們自己的國,成為用弓箭殺害生命的弓箭手,而不是為著建立神的國,栽培生命的栽種者。這種黑白分明的對比,是由兩個源頭造成的。一個是殺害,另一個是栽培;一個是建立自己的國,另一個是建立神的國。
以實瑪利的井(他生活的源頭)使他聯於埃及,就是世界
以實瑪利的井(他生活的源頭)使他聯於埃及,就是世界(二一21)。
夏甲從埃及,從她自己的源頭,為以實瑪利娶了一個妻子,給他印上了埃及的事物
夏甲從埃及,從她自己的源頭,為以實瑪利娶了一個妻子,給他印上了埃及的事物。結婚就是受印。摸著埃及的事物是一回事,娶埃及人作妻子是另一回事。同樣的,我們摸著世界,受世界打岔,是一回事,但與世界聯婚,則是另一回事。
有一口井,有一種生活的源頭,能使我們成為殺害生命的兇猛獵人,並使我們聯於世界
有一口井,有一種生活的源頭,能使我們成為殺害生命的兇猛獵人,並使我們聯於世界。我們不該說我們有獵人的基因,天生就要當弓箭手;我們乃是因著從那一口井飲水,才成為這樣的人。這裡有兩口井,所以我們需要注意我們是從哪一口井飲水。為著以撒的井,我們讚美主。讓我們在召會生活中多多的喝那一口井,日日夜夜這樣喝。
以撒的井,就是他生活的源頭,是在別是巴
以撒的井,就是他生活的源頭,是在別是巴(25、31)。
在聖經中有許多經節說到這口井,就是神聖的源頭
在聖經中有許多經節說到這口井,就是神聖的源頭。這是正面地說到這井。這口井就是神的井、基督的井、那靈的井。當然,裡面的水就是賜生命的靈,將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分賜到我們裡面,解我們的乾渴。這是神聖的源頭。
我們需要為這口井爭戰。我們在創世記二十一章看見,亞比米勒的僕人強奪並霸佔了這口井,但是亞伯拉罕並沒有處於被動的地位,他為這口井與亞比米勒爭戰(25)。羅得是個失敗的義人(參彼後二7),他主要的性格或個性,乃是他在屬靈的事上被動;那種被動使他失敗。我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該在神面前被動,我們都應該在追求基督的事上積極進取。我們的井若是被霸佔了,就需要爭戰奪回這口井,好像亞伯拉罕所作的一樣。
接著,我們要來看,在舊約裡有一些事例,是從正面說到這口井和這泉源。
在以琳那裡「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樹」
在以琳那裡「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樹」(出十五27)。當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走的時候,他們到了以琳,在那裡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樹。以琳是個很特別的地方。以色列人到以琳後,就在那裡的水邊安營。今天,我們也都需要在以琳的水邊安營。
在聖經裡,水泉表徵生命在復活裡從神流出
在聖經裡,水泉表徵生命在復活裡從神流出(約四10、14,七37~39,啟二二1)。這裡所引的經節,都說到我們所喝的活水要成為泉源,直湧入永遠的生命。凡來喝基督這活水的,就會如約翰七章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38)如今,基督所成就的,使舊約裡以琳所預表的一切,都得著應驗。
棕樹表徵生命發旺、在滿足中歡樂並且勝過患難
棕樹表徵生命發旺、在滿足中歡樂並且勝過患難(詩九二12,利二三40,尼八15,約十二13,啟七9)。十二股水泉和七十棵棕樹這幅景象,表徵這個地方有許多水泉在湧流,發旺興盛,令人滿足;也給人一種充滿活力,活潑、剛強又得勝的印象。棕樹是一種長青樹。尼希米八章十五節告訴我們,棕樹枝是給在住棚節裡神的子民,用來搭蓋棚子用的。約翰十二章十三節說到,當主耶穌進入耶路撒冷時,人們出去迎接祂,是手拿著棕樹枝歡呼,喊著說,「和散那,在主名裡來的以色列王,是當受頌讚的!」到了新約最末了的啟示錄,我們也看見有大批被提的信徒,他們「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袍,手拿棕樹枝」(七9)。手拿棕樹枝,指明這些人勝過患難。在召會生活中,我們有水泉,有棕樹;這就是以琳所給我們看見的。
「當時,以色列人唱這歌說,井啊,湧上水來!你們要向這井歌唱!這井是眾首領和民中的尊貴人,用權杖用扶杖所挖所掘的」
「當時,以色列人唱這歌說,井啊,湧上水來!你們要向這井歌唱!這井是眾首領和民中的尊貴人,用權杖用扶杖所挖所掘的。」(民二一17~18)在民數記二十一章我們看見另一幅圖畫。以色列人到了比珥;從前耶和華對摩西說,「招聚百姓,我好給他們水喝,說的就是這井。」(16)但這一次不像前兩次那樣。前兩次,神是以不同的方式,將水賜給以色列人喝。第一次是在出埃及十七章。神說,「我必在何烈的磐石那裡,站在你面前;你要擊打磐石,就必有水從磐石流出來,使百姓可以喝。摩西就在以色列的長老眼前這樣行了。」(6)摩西擊打磐石,水就從磐石流出來,使百姓有水喝。第二次,是在民數記二十章七至八節:「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拿著杖,和你的哥哥亞倫招聚會眾,在他們眼前吩咐磐石發出水來;這樣,你就為他們使水從磐石中流出來,給會眾和他們的牲畜喝。」這次耶和華叫摩西拿著杖,不要擊打磐石,只要在百姓眼前吩咐磐石,水就會流出來。第三次,就是在二十一章十七至十八節。當時以色列人聚在一起,向井歌唱:「井啊,湧上水來!」因著水還未流出,他們中間有些首領和尊貴人,就開始用他們的權杖和扶杖來挖井。藉著他們的挖掘,水就流出來,讓百姓喝。我們都該像他們那樣歌唱;我們歌唱的時候,水就湧上來了。
我們需要更深入來看這幅美妙的圖畫。第一次,神要摩西用杖擊打磐石,表徵基督在十字架上被釘死。摩西的杖表徵權柄,就是神律法的權柄,使基督在十字架上被神治死。主的死不是人治死祂,乃是因著神律法的權柄而被治死。水從何烈磐石流出的這幅圖畫,說出主耶穌藉著在十字架上被釘死,有血和水從祂的肋旁流出來(約十九34),使我們蒙救贖,得以喝活水。
第二次的磐石,已不僅是釘十字架的基督,乃是復活的基督。這位基督已經受死,為我們滿足了神公義的要求。這一位基督不再需要被擊打,我們只需要吩咐祂,憑信對磐石說話,水就會流出。今天在神的救恩裡,磐石已經被擊打,耶穌已經受死,所以我們的罪已得著赦免,幔子已經裂開,現在我們都能直接進前到這源頭,來到這井,就是神自己這裡。我們只需要吩咐這井說,「哦,主耶穌!哦,主耶穌!」向這井說話,呼求這井的名。阿利路亞!這井有一個名,就是耶穌;耶穌就是這口井。我們要對祂說話;我們越對祂說話,祂就越湧流。感謝主,賜給我們呼求主名的實行;現在這一位基督就在我們裡面,我們都要向這磐石說話。
在比珥的井預表基督在我們裡面
在比珥的井預表基督在我們裡面(民二一16,約四11~12、14)。這位基督不再只是那在十字架上被釘死的基督,甚至不只是復活的基督;我們呼求以得救的基督,乃是活在我們裡面,內住在我們靈裡的基督。我們如何從這位基督得水,從這井得水呢?第一,要歌唱。我們要對唱詩有負擔;主的恢復需要強有力的恢復唱詩。有時,說話還不是那麼管用,反而歌唱卻管用。我們要對井歌唱,要對主歌唱,並且說,「井啊,湧上水來!」(詩歌二一首)。這口井就是那靈,有豐盛生命的供應。我們不只要在聚會中歌唱,也要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中歌唱。我們新約的信徒,要心被恩感歌頌神(西三16),要「用詩章、頌辭、靈歌,彼此對說,從心中向主歌唱、頌詠」(弗五19)。我們需要許多的歌唱,需要有許多弟兄姊妹,對著主這口井歌唱。除了歌唱之外,我們還需要挖井。
挖井表徵挖去「髒污」,就是我們心─心思、情感、意志和良心─中的阻礙,使那靈作活水能從我們裡面湧上來,並湧流通暢
挖井表徵挖去「髒污」,就是我們心—心思、情感、意志和良心—中的阻礙,使那靈作活水能從我們裡面湧上來,並湧流通暢(參創二六15、18)。今天這井在我們裡面,但這井很可能已經被髒污掩蓋,這髒污就是我們裡面的一些事物。所以需要我們人這一面的配合,來挖掘這內住的基督。我們要把心,包括良心、心思、意志、情感裡的髒污,挖掘出來。
如果我們發現自己在基督徒生活、召會生活中不太湧流,沒有滋潤,沒有歡騰,沒有力量,沒有得勝,覺得枯燥、乾渴,就是你該挖掘的時候了。我們需要到主面前,讓主挖去我們的髒污。然後,我們就會覺得裡面有活水湧流。如果沒有,就需要再挖掘。我們都需要挖掘。我們的良心需要挖掘,因為我們的良心可能不清潔,滿了虧欠,滿了控告,滿了得罪。因著滿了這些髒污,就需要挖通,使我們的良心再次清潔,讓活水能流出。
我們的心也有許多污染、混雜、複雜的事物,可能連自己都不知道。我們的心不是那樣純淨,在主以外有其他的目標,所以我們需要挖掘心。我們的心思常滿了各種的幻想、思想、夢想,需要被挖掘,讓意見和各種哲學都被挖去。我們的意志裡面有不服、頑梗、頑固,不願順從神主宰的安排;這些都需要被挖去。我們情感裡的起起伏伏、上上下下、自愛、自憐、偏愛等等,也需要被挖去。
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尋求神的同在,求祂把我們帶到光中,使我們在祂的光中來挖掘。不要按照我們天然、人造的光來挖掘;那不管用。我們要照著內在、神聖的光照來挖掘。我們越這樣挖,就越鮮活,越能感覺活水再次湧流,感覺力量回來了,生命的交通再度自由流通。
這樣的挖掘,最容易藉著禱告來完成。我們眾人都該花更多時間在主面前,照著祂內在的引導來禱告。我們極需在我們個人禱告的時候來挖掘,這一種禱告的挖掘最有效。我們要花更多時間,個人的與主同在。不是用晨興的時間,乃要用與主之間個人的時間來挖掘。我們許多人都能見證,沒有這種挖掘的習慣,髒污就會在我們裡面堆積起來,活水也就停止流出。補充本詩歌四百零八首第二、三節說到,要「挖去我所有虛空的幻想」,「挖去所有困擾我的感情」。我們有許多髒污,如心理問題、夢想、渴望、為自己的尋求,都需要被挖去,好讓生命流出。我們若嘗過這湧流的活水,就會禱告求主讓這流在我們裡面自由流通。我們要讓這水從我們最深處湧出來,不只滋潤自己,也滋潤別人。
約翰七章說到活水的湧流(38)。詩歌二百零一首第一節說,「挖去一切障礙,活水好湧流!」我從前不覺得這是首很討喜的詩歌。但是,我讀到「神的經營」這本書,就確信我需要被挖透(參第十篇)。這是真實的。我們需要多多挖掘,好讓水湧流、湧出,使主的恢復裡滿了活水,能滋潤全地。
「你是園中的泉,活水的井,從利巴嫩流下來的溪水」
「你是園中的泉,活水的井,從利巴嫩流下來的溪水。」(歌四15)雅歌四章裡有這個詩意的發表,講到園中的泉。
園中的泉,以及賜生命之靈活水的井,乃是從復活與升天生命(利巴嫩)流下來的溪水
園中的泉,以及賜生命之靈活水的井,乃是從復活與升天生命(利巴嫩—8)流下來的溪水(約七38~39)。從利巴嫩流出來的,就是高山上流出來的。在這山上有泉,有井,有溪水。
泉和井從得勝者流出來,從他們的所是和他們的所在流出來
泉和井從得勝者流出來,從他們的所是和他們的所在流出來。水從一些人流出來,表示這些人必然不僅是借福音而得救,蒙救贖、呼求主的人,他們也是得勝者。他們是挖掘的人、歌唱的人,所以水從他們裡面流出來,甚至從他們的所是和他們的所在流出來。所是,指明他們甚至成為泉;所在,指明他們與這位復活升天的基督,就是利巴嫩,乃是一。我們在主的恢復裡,需要成為這樣的泉和井。
以撒的井乃是贖回的井
以撒的井乃是贖回的井(創二一28~32)。
亞伯拉罕以七隻母羊羔的代價,贖回那口井
亞伯拉罕以七隻母羊羔的代價,贖回那口井。
在預表上,這些羊羔表徵基督完全的救贖,這指明神聖的活水已借基督完全的救贖被贖回、買回
在預表上,這些羊羔表徵基督完全的救贖,這指明神聖的活水已借基督完全的救贖被贖回、買回(弗一7,彼前一18~19,約十九34)。七表徵完全、完整。完全的救贖指明,神聖的活水已被基督完全的救贖贖回、買回。以弗所一章七節和彼前一章十八至十九節說到我們是藉著基督的血,如同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之血,得蒙救贖。約翰十九章三十四節說到,有血從救主的肋旁流出來,指明代價已付。主已用極重的代價,就是祂的寶血贖回這井,給我們白白來喝。
今天全人類都是憑著未蒙救贖的源頭活著,我們卻是憑著蒙救贖的源頭活著。全人類都在喝以實瑪利的井,那個井沒有救贖的特點;然而我們是憑著蒙救贖的源頭活著。今天我們所喝的活水不是天然的,乃是用極大的代價所贖回來的。凡是天然的,都是未蒙救贖的;凡是蒙救贖的,就不再是天然的,而是在復活裡的。
以撒的井也需要約
以撒的井也需要約(創二一31~32)。這意思就是我們所喝的,是一個有約的井。
這裡的約與贖回別是巴的井有關,乃是那藉著基督救贖的血所立定之新約的種子
這裡的約與贖回別是巴的井有關,乃是那藉著基督救贖的血所立定之新約的種子(太二六28,路二二20,來八8~13)。亞伯拉罕與亞比米勒所立的約,乃是基督救贖之血所立之新約的種子。每當我們來到主的桌子前,都會想起那是個約,是基督為赦免眾人的罪所傾倒出來的血所立的約。馬太二十六章二十八節說,「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希伯來八章八至十三節,陳明基督救贖的血所立定的新約,是何等的約。
以撒喝贖回的水,立約的水;照樣,新約信徒今天所喝的活水,乃是經過救贖和立約的水
以撒喝贖回的水,立約的水;照樣,新約信徒今天所喝的活水,乃是經過救贖和立約的水(約四14,來八10~13)。我們要忘掉其他的水,只喝救贖的水,喝立約的水。我們所喝這宇宙中最特別的水,是只有蒙血救贖的人認識,只有信徒會珍賞的水。今天我們在主的桌子前,就是在喝蒙贖的水,喝立約的水。讚美主,這是何等的約!希伯來八章十至十一節說,「我要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我要將我的律法賜在他們心思裡,並且將這些律法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這約要平息我們與神之間的不義,使我們與祂和好,祂也不再記念我們的罪。這就是神與我們所立的約。
「亞伯拉罕在別是巴栽了一棵垂絲柳樹,又在那裡呼求耶和華永遠之神的名」
「亞伯拉罕在別是巴栽了一棵垂絲柳樹,又在那裡呼求耶和華永遠之神的名。」(創二一33)亞伯拉罕從亞比米勒那裡贖回了一口井,神也必定給了他一些啟示,於是他栽了一棵垂絲柳樹。
生命樹如何是創世記二章的中心,垂絲柳樹也照樣是創世記二十一章的中心
生命樹如何是創世記二章的中心,垂絲柳樹也照樣是創世記二十一章的中心。
垂絲柳樹有細長的枝條,葉子很細,描繪生命之豐富的湧流,就是經歷生命樹的結果;因此,垂絲柳樹表徵被人經歷並得著彰顯的生命樹
垂絲柳樹有細長的枝條,葉子很細,描繪生命之豐富的湧流,就是經歷生命樹的結果;因此,垂絲柳樹表徵被人經歷並得著彰顯的生命樹(二9~10)。垂絲柳樹不像棕樹或杉木,乃是滿了細長的枝條,給人一種生命繁茂豐富的印象,描繪出經歷生命樹的結果。這意思是,我們若吃基督並經歷基督這生命樹,就會成為垂絲柳樹,彰顯出生命樹生命豐富的湧流。
亞伯拉罕為別是巴的井立約以後,栽上一棵垂絲柳樹,這指明他所喝的是豐富湧流的水
亞伯拉罕為別是巴的井立約以後,栽上一棵垂絲柳樹,這指明他所喝的是豐富湧流的水(二一32~33,參約七37~39)。這棵樹栽種在水邊,指明它所得的一切供應都從這水而來。這棵樹吸取那源頭的水,就顯出生命豐富的湧流。這也表徵我們今天各地的召會生活,都該像是被栽種在水旁的樹。我們不要只安營,然後拔營離開。我們要被栽種在溪邊、水邊,永不離開。事實上,我們是被栽種在這救贖的井旁,被栽種在這位釘十字架之基督的肋旁,使我們一直飲於那從神聖源頭來的水。在約翰七章三十七至三十八節,主呼召人到祂這裡來喝。祂說,「信入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這裡所說的「江河」(原文,複數)乃是眾江河。這意思是,所喝的雖是一個源頭,卻有許多彰顯。活水的眾江河,是指生命從心思、情感、意志、良心,並從心中多方面的流出。這清楚的指明,喝的人必須是一個挖掘的人,所以這水能毫無限制、不受阻礙與攔阻的自由流出。我們喝這水,這水就要從我們裡面的各部分流出來,流成許多的江河。這是指明神聖生命豐富的湧流。
今天召會生活乃是在別是巴的井旁;我們喝這水,並且憑這水活著,我們就像一棵湧流生命豐富的垂絲柳樹
今天召會生活乃是在別是巴的井旁;我們喝這水,並且憑這水活著,我們就像一棵湧流生命豐富的垂絲柳樹。我們是垂絲柳樹麼?我希望自己站在這裡就像一棵垂絲柳樹。也許我還不完全是,但在某種程度上應該是。盼望我們眾人都成為垂絲柳樹,每處召會都是垂絲柳樹,在別示巴的井旁,喝這水並憑這水活著,以湧流生命的豐富。
召會該在誓約的井這裡,也該滿了垂絲柳樹,就是我們所經歷的生命樹(一4,十10)。要成為垂絲柳樹,就必須藉著喝這神聖的源頭,就是以撒的井。我們被栽種在這井旁,一直喝這井的水,就能過一種像垂絲柳樹的生活。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和正當的召會生活,都是一棵垂絲柳樹,彰顯出我們所憑以活著的生命樹(六57下)。我們若從這源頭取水,就會成為垂絲柳樹。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都該是這樣。今天,我們也許身處在一種所多瑪的氣氛裡,或像在挪亞或羅得的日子裡,但願我們都能成為垂絲柳樹,憑屬天的源頭生活。
亞伯拉罕在別是巴垂絲柳樹那裡,呼求耶和華永遠之神的名
亞伯拉罕在別是巴垂絲柳樹那裡,呼求耶和華永遠之神的名(創二一33)。
在這裡我們看見神另一特殊的名稱—耶和華伊勒俄拉姆(El Olam);伊勒,意,大能者;俄拉姆,意,永遠的或永遠,原文字根意,隱藏、遮藏
在這裡我們看見神另一特殊的名稱—耶和華伊勒俄拉姆(El Olam);伊勒,意,大能者;俄拉姆,意,永遠的或永遠,原文字根意,隱藏、遮藏。
亞伯拉罕經歷神是永遠者,是隱密且奧秘的一位
亞伯拉罕經歷神是永遠者,是隱密且奧秘的一位。這永遠的神是有些隱密、遮藏、奧秘、隱藏的。然而,這一位奧秘的永遠者—伊勒俄拉姆,今天乃是我們的生命。
神的存在是永遠的,因祂無始也無終;祂是永遠的神
神的存在是永遠的,因祂無始也無終;祂是永遠的神(詩九十2,賽四十28)。詩篇九十篇二節說,「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祂是永遠的神—耶和華。
伊勒俄拉姆這神聖的稱呼,含示永遠的生命
伊勒俄拉姆這神聖的稱呼,含示永遠的生命(約壹一2,二25,五11~13)。永遠的生命是奧秘的,因為這生命就是神自己。這生命是隱藏的,你找不著,然而卻是永遠的。這生命在時間裡是永遠的,意即在時間上是永存的;在空間上是永遠的,意即祂是廣闊無限的;在品質上是永遠的,意即祂是完美、完全、毫無瑕疵、沒有缺陷的。這永遠的生命包含全宇宙,這永遠的生命就是永遠的神—伊勒俄拉姆。這是何等的生命。
在創世記二十一章亞伯拉罕經歷神是永遠的生命,就是一位隱蔽、遮藏、隱藏、奧秘、隱密,卻又是真實、永在、永活、無始無終的神聖者
在創世記二十一章亞伯拉罕經歷神是永遠的生命,就是一位隱蔽、遮藏、隱藏、奧秘、隱密,卻又是真實、永在、永活、無始無終的神聖者(出三14,約三16)。這樣的生命,現今在我們裡面,這生命是不能毀壞、不能朽壞、不能征服、不被擊敗的。這生命抵禦死亡,經過死亡而勝過死亡,這生命就是復活的生命。阿利路亞,為著這樣一個永遠的生命!
永遠的生命就是「那真實的生命」
永遠的生命就是「那真實的生命」(提前六19下)。這意思是,有些生命並不是真實的生命,唯有這永遠的生命是真實的生命。要持定那真實的生命,意思就是我們要呼求祂,一直從這個泉源取水來喝。在凡事上,在日常生活、婚姻生活、職業生活、召會生活中,我們必須單單持定這真實的生命,將自己聯於這神聖的生命,而不信靠自己的生命,或其他任何的源頭。
生命乃是三一神分賜到我們裡面,並活在我們裡面
生命乃是三一神分賜到我們裡面,並活在我們裡面。我們若研讀「生命的基本功課」這本書,就知道生命不是熱心、好行為、能力、恩賜、知識上的成長,或人的生命;生命乃是神的內容和神的流出,是基督,是聖靈(參第七課)。今天這生命已流進我們裡面。
父神是生命的源頭(約五26),子神是生命的具體化身(一4),靈神是生命的湧流(四14下)。父神是生命的光(啟二一23,二二5),子神是生命樹(2),靈神是生命河(1)。這完全不是神學上的研究,乃是實際。神的生命,在宇宙中是真實的生命。神之所以是三而一的,乃是要使祂能將自己作生命分賜給我們。
永遠的生命就是子,在永遠裡不僅與父同在,並且在與父的交通裡生活行動
永遠的生命就是子,在永遠裡不僅與父同在,並且在與父的交通裡生活行動(約壹一1~2,約一1~2)。約壹一章一至二節說,「論到那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話,……(這生命已經顯現出來,我們也看見過,現在又作見證,將原與父同在,且顯現與我們那永遠的生命傳與你們)。」這生命之話原與父同在,「與」在希臘文語法裡含示動作。所以這裡「與父同在」的生命,意思就是作為生命之話的子,乃是在永遠裡不僅與父同在,並且在與父的聯結並交通裡生活行動。
永遠的生命顯現與使徒們,他們看見、作見證,又將這生命傳與人;永遠生命的顯現包含將生命啟示並分賜給人,為要把人帶進永遠的生命裡,帶進與父的聯結並交通裡
永遠的生命顯現與使徒們,他們看見、作見證,又將這生命傳與人;永遠生命的顯現包含將生命啟示並分賜給人,為要把人帶進永遠的生命裡,帶進與父的聯結並交通裡(約壹一1~3)。我們摸著這生命,接受這生命,就被帶進子與父之間同樣的聯結並交通裡。這樣的生命臨到我們,乃是藉著使徒作垂絲柳樹。使徒們看見這生命,就作垂絲柳樹,把顯現與他們的永遠生命也傳與我們。傳與我們,意思就是把他們所得著的,分賜給我們。同樣的事今天仍然在發生;我們必須成為今日的使徒,見證這生命,傳報這生命,使這生命能分授到許多人裡面,將人帶到這生命的享受裡,與這生命聯結。
永遠的生命是神所應許的,藉著基督的死釋放出來,並藉著基督的復活分賜給信徒
永遠的生命是神所應許的,藉著基督的死釋放出來,並藉著基督的復活分賜給信徒(二25,約三14~15,十二24,參路十二49~50,彼前一3)。這生命如今也是我們的分。
永遠的生命已經為信徒藉著相信子所得著;信徒得著永遠的生命之後,這生命就成了他們的生命
永遠的生命已經為信徒藉著相信子所得著;信徒得著永遠的生命之後,這生命就成了他們的生命(約三15~16、36上,西三4上,約一12~13)。現今這生命在我們裡面;神的生命乃是我們的生命。基督是我們的生命,祂就是我們裡面的那口井,使我們能從祂取水,作我們憑以生活的源頭。我們要成為蒙贖立約的子民,像垂絲柳樹一樣,喝祂這水,並憑祂而活。(M. C.)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4-01-26 19:45:03
觀看數 :
6,947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