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藉著在基督的昇天裡生活,作復活裡的新造,成為基督的複製和配偶,而打屬靈的仗
  • 1,353 views,
  • 06-21,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聖徒們,今天早晨我們所要看見的是一段非常特別的話,我覺得也是一個特別的交通。我們所要看見的,就是在歌中之歌裡面屬靈的爭戰。當然我們交通過許多歌中之歌,但是卻從來沒有一個綱要,乃是從這個觀點,就是在歌中之歌的屬靈爭戰這個觀點來說。所以,這對我們來說是新的,是一個新的異象,新的啟示。求主給我們智慧與啟示的靈,來看見這個新的觀點。有一件事我們必須要看見的,就是屬靈的爭戰,乃是我們與主之間相愛關係的最主要部分。我們愛主到極點的話,就會有分於屬靈的爭戰。

那在歌中之歌這卷書,我要作一些開頭的話。我們在這裡要這麼說,整本聖經給我們看見,這是神和祂子民之間的羅曼史。這是不是太好了。早晨,你願意在這羅曼史裡面麼?同時,這也就是整個宇宙中這個羅曼史的奧祕。當我們的弟兄,那就是李弟兄,來到歌中之歌,雅歌的結晶讀經的時候。我永遠沒有辦法忘記,我知道Ron弟兄當時也在。李弟兄是這麼說的?主給了我這樣的話來形容我們與主之間的關係,是個人、情深、屬靈、私下的一個交通。我們要必須與主之間有個人情深的關係,我們與主之間有一個隱祕的、私下的、並且是屬靈的關係。當然個人是從這個經節來說,“求你吸引我”。這裡不是說“吸引我們”,乃是說“吸引我”。吸引我是個人的,但是這個“我”,就成了“我們”。“吸引我……我們必……”。所以當主吸引你的時候,主也就能夠藉著你,吸引許多別的人。所以這裡吸引我是個人的。所以,我們每天必須禱告說,“主啊,這裡有許多打岔的事,但是求主來吸引我們。”

第二方面,是我們必須與主之間有個情深的關係。這個經節就是,“願你用口與我親嘴!”這是一個人跟另外一個人最親密的一個行動,就是用口的親嘴。在許多婚禮的時候,現在很多結婚的聚會都比較短,因為每個人資訊講得短,大家都等著,好,你現在可以親吻新娘了。不是親在耳朵上,也不是親在鼻子上。你說好,你可以親吻你的新娘了。如果你只是親耳朵,親鼻子,你婚姻開始,就開始的很不好。你必須要情深地親你的妻子,用口與她親嘴。所以,這裡說“願祂用口與我親嘴!”

這裡我們必須與主有一個私下的,就是隱祕的,私下的一個關係。這個經節就是說,“王帶我進了他的內室。”這就是王帶著我進到他的內室,這是私下的。這個內室,就是我們的靈。我們重生的靈,乃是這萬王之王的內室,所以我們與主之間的關係乃是私下、並且是屬靈的。所以你在這裡看過整卷新約的時候,你可以看見“個人”。哥林多前書二章九節說,“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看見,耳朵未聽見的,人心也未想到的。”這就是非常個人的。“但神藉著那靈向我們啟示了,因為那靈參透萬事,甚至神的深奧也參透了。”所以在這裡我們需要有一個更新的心,一個操練的靈。當你說“主耶穌,我愛你”的時候,那靈乃是在基督裡作為神的深奧,在這裡搜尋,參透萬事。所以這是為著我們有分、參與並且在靈裡的享受。所以,這是個人的。林後十六章二十二節給我們看見,“若有人不愛主,他就是可咒可詛的。”這就是說到他是可咒可詛的。所以,你看那裡的註解,就說,你如果……。我們不願意今天在這裡是不是成為可咒可詛的,是悲哀的。我們需要在這裡被分別出來,是愛主耶穌的。

然後我們需要與主之間有一個情深的關係。林後五章十四節,十六節,“基督的愛睏迫我們”,基督的愛在這裡,在各方面壓迫我們,困迫我們,管治我們,使我們不再向自己活,乃是向那替我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所以我們在這裡需要在我們全人裡面有一個禱告,“主啊,用你的愛來困迫我。”這裡有許多處的經節,我只是提幾處的經節,你與主之間有一個私下、個人,那就是在國度的構成成分。在馬太福音五章到七章。但在馬太六章六節裡面,主在這裡說,當你禱告的時候,要進到密室。所以在這裡講到這個密室,這裡講到隱祕的、私下的密室,“關上門,禱告你在隱祕中的父,你父在隱祕中察看,必要報答你。”所以這是我們與主之間有一個私下、隱祕的交通。

然後,當然我們與主之間需要有一個屬靈的關係。羅馬書八章六節,我們需要照著靈而行,照著調和的靈而行。羅馬書八章六節說到,我們要將心思至於靈,那就是說,你要注意到你的靈。今天早晨,你的心思是不是要注意到靈上,置到靈上呢?我們必須象約翰一樣,在拔摩海島說“主日,我們在靈裡的時候”。我們需要在這裡注意到我們的靈,用我們的靈,並且操練我們的靈,我們就能夠成為屬靈的人,那就是被靈所佔有,所控制,所管治,並且照著靈生活行事的人。所以這乃是我們所需要的四個與主之間關係的這一個特點。

所以整本聖經在這裡講到一件事,那就是講到神的經綸。神經綸的內容,簡單地來說,請聽,神的經綸簡單地來說,就是神與人,祂所揀選的人相愛。這就是神經綸的內容。神與祂所揀選的人相愛,這就是聖經的中心。這就可以說,雅歌就是在這個羅曼史的中間。那整本聖經就是這整個的啟示,歌中之歌是在這箇中心。所以,有一天,神成為肉體,成了人;祂成為人,為要與人約會。所以在這裡成肉體乃是神與人約會的那段時間。當然,所羅門王,他乃是與一個鄉村女子在這里約會。當然,神在祂所有的榮耀和顯赫裡面,會把這個鄉村女子驚嚇到死。但是他,這個王必須來到一個地位,是與這個鄉村女子一樣。他成為一個鄉村的男子,就是祂的成為肉體。所以他使這個鄉村女子與他約會交往,直到她能成為他的王后。所以神成為人,使人能夠在生命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成為神,好使這個書拉密女成為祂的王后。所以在歌中之歌這個愛和婚姻奇妙的歷史裡,就揭示單個信徒在與主之間一個愛的關係,所以這就揭示出個人的信徒與主基督之間一個愛的關係。所以我們在歌中之歌會看見,這就成為相當團體的一件事。是的,我們個人對基督的追求,必須是為著基督團體的身體,基督團體的新婦,團體的戰士。所以我們在看過綱要的時候就會看見這件事。

在歌中之歌之前,你還有傳道書。但是到了傳道書一章二節的時候,他就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所以所羅門是嘗試過所有這些事物,他的結論就是一切、凡事都是虛空。如果你看擴大本的聖經,這裡就說,虛空的虛空可以翻譯為空氣的空氣,就是蒸汽的蒸汽,就是虛空的虛空,無用的無用。這就是人生在基督之外而有的情形。在傳道書一章十四節,在這裡“我見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工,看哪,都是虛空,都是捕風。”我不知道風是這麼樣,在這裡捕風,追求空虛。我非常地喜樂,我們今天主日早晨,能夠在這裡,對我們來說這是何等的憐憫。所以在這裡,傳道書的確有一非常奇妙的經節,在三章十一節,他說神把永遠放在人的心裡。“永遠”這個辭在希伯來原文裡就是,在歷代以來神所運行的感覺,在日光之下,除神以外,別無什麼可以滿足的感覺。這是神所栽種,歷代以來運行一種要有目的的感覺。這個感覺在歷代裡不斷地運行,那就是叫日光之下,除神以外,別無什麼可以滿足這個感覺,因為神把永遠放在人的心裡。

所以在歌中之歌,你所看見的就是活基督的一個祕訣。所以,我再分享幾個點,就會來到綱要。在這個尋求主之人的第一段的生活,我們看見她是被基督的愛所吸引。你有沒有被基督的愛所吸引過呢?她被基督的愛所吸引,她是被祂的名所迷,被祂的人位所奪取,來追隨祂,跟隨祂,好被帶進到召會生活裡。這是基督的一個尋求者第一階段的生活。

到了第二個階段,她就被呼召留在十字架上,好使她能夠從內顧的己裡得釋放,好為著完成祂對愛祂者的目的,就是能夠在神聖的生命上成熟。所以我們需要從那內顧的己裡得釋放。什麼是內顧的自己呢?就是你在這裡定罪自己,在這裡觀看自己,內顧自己。你不斷地這麼作的話,那就會使你非常地灰心。聖經從來沒有說,你要內顧自己。聖經從來沒有這麼說,主乃是在聖經說,要望斷以及於耶穌,要望斷以及於耶穌。當你該申言的時候,主憐憫,我會守住我的時間。你們要申言的時候,請不要在說話之後內顧自己。哎呀,我要說一、二、三點,我卻說了四、五、六點。結果說了三、五、二點,我只說了兩點,其他都忘了。我們之後坐下就分析我們自己的說話,那就是仇敵在這裡定罪我們。不要這麼作,不要內顧自己。在我說話之後,我們不能內顧自己,我們必須望斷以及於耶穌!

好,第三個階段,這個就是我們綱要裡要講的。我們在這裡蒙呼召,要活在復活裡,甚至在幔內來經歷更深的十字架,好使她能夠與基督在她的靈裡是一,甚至被提之前就有這樣的經歷。所以我們在這裡被主呼召,要活在昇天裡。其實聖徒們,我們不僅是坐在堪薩斯城,我確定我們是在對的城市。我們不是坐在堪薩斯城這個城市裡面,我們乃是與基督一同坐在諸天界裡。我們乃是與基督一同復活,與祂一同坐在諸天界裡。這是事實。事實就是我們必須與這個事實站在一起。我們就是在昇天裡與祂是一,所以我們也就是在昇天裡了。這就是我們的地位,我們已經被呼召活在這裡。到最後,我們要最終模成這美妙的書拉密女。書拉密女就是所羅門的陰性稱呼。所羅門是陽性的稱呼,書拉密女是陰性的稱呼。所以書拉密女作為基督的擴增,就是耶路撒冷最大的預言的應驗,也就是基督的配偶。書拉密女乃是所羅門的複製,是他的配偶。所以甚至就著人來說,你結婚,當一個女人嫁給一個男人,她的名字就改變了,對不對?你知道,我剛結婚的時候,我把妻子放下來,然後就是到工作的時候,我就打電話給她。我說Luce Heber,他說沒有這個人的名字。我說必須有這個人的名字,我剛剛把她放下來。哦,我說我的天啊,我就說,Luse Marks,在不在那。是的。因為我姓馬,因為她已經嫁給我,姓馬了,她已經不姓何了。所以找不到那個人。所以聖徒們必須知道,我們要成為主的書拉密女,我們就是書拉密女。一方面,我們要成為書拉密女,這是從經歷上說。

我們在讀這篇篇題之前所需要看見的,就是我們如果愛主到極點,我們就會有分於屬靈的爭戰,為著擊敗神的仇敵。這就是歌中之歌向我們所揭示的。好,我來讀這篇篇題,第四篇,“藉著在基督的昇天裡生活,作復活裡的新造,成為基督的複製和配偶,而打屬靈的仗”。我們一起再來讀篇題,“藉著在基督的昇天裡生活,作復活裡的新造,成為基督的複製和配偶,而打屬靈的仗”。

 

壹 “你的頸項好象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樓,其上懸掛一千盾牌,都是勇士的擋牌”——歌四4:

我們知道,在舊約裡,主經常提到以色列百姓,稱他們為硬著頸項的人,就指明他們非常地倔強,不願意聽主的話。我們不願意作硬著頸項的人,我們的頸項應該象大衛建造的高樓。你需要向主禱告說,給我這樣的頸項。頸項表徵人的意志。我願意我的意志象大衛建造的高樓。盾牌的定義就是說一個盾牌,也都是勇士的擋牌。擋牌跟盾牌,在這之後中國人的藤牌,都是為著保護自己的。

一 頭項表徵人在神面前意志的降服;主看我們意志的降服是頂美麗的地方。

這是非常美好的。你願意你的意志降服在神面前,所以主以你對祂的降服為最美麗的地方。在第一篇資訊裡,我非常被摸著。弟兄交通到詩篇一百一十篇,在詩篇一百一十篇第三節說,“當你爭戰的日子,你的民要以奉獻為彩飾,甘心獻上自己。”這裡在這裡講到甘心獻上自己摸著我。這經節的第二部分,“你的少年人對你必如清晨的甘露。”所以在詩篇裡面揭示基督有五方面,祂是王,祂是祭司,祂是戰士,祂是得勝者,祂也是喝的。所以祂在這裡說到,你要在溪旁,在那裡喝水。這就是當主耶穌在爭戰,哈米吉頓爭戰大戰之後祂要回來,祂要作為喝水的人。祂是王、祭司、戰士、並且也是一個喝水的人。也就在你爭戰的日子,自願甘心地獻上自己,以奉獻為彩飾,甘心獻上自己。所以你的獻上,在主眼中就成為彩飾,成為美麗的。所以我們需要成為在神計劃中的少年人。這裡說,你的“你的少年人對你必如清晨的甘露。”這裡講到我們與主之間個人、私下的交通,特別是在早晨。這裡說,“你的少年人對你必如清晨的甘露。”這裡清晨的甘露也就是說,就是有些新鮮的東西從你裡面產生出來要成為甘露的話,就使基督得著滋潤,就使基督得著,解祂的乾渴。當然,的確這個甘露是解我們的渴,同時也使主得著解渴,能夠滿足祂,我們就成為祂的甘露。所以我們在這裡需要有甘心的奉獻,成為主清晨的甘露。

腓立比書二章十六節,“要恐懼戰兢作成你們自己的救恩。”然後第十三節,“因為乃是神為著祂的美意,在你們裡面運行,使你們立志並行事。”所以我們在這裡需要禱告的就是,如果我們不願意的話,我們應該說,“主啊,求你在我們裡面運行,使我願意。使我裡面為著你的美意,能夠願意。主啊,在我裡面運行,使我願意為著你的美意。”

二 基督佳偶的美麗,乃在於她對基督的服從意志(頸項好象大衛的高樓),這意志富有防衛的能力(盾牌和勇士的擋牌):

你看,雅歌一章十節,尋求主的人。這裡講到許多關於歌中之歌的人,她的頭髮是編的,是用金所編的,並且鑲上銀釘,她的頸項有珠串。這裡有金、銀和寶石,這裡有金邊、銀釘還有珠串。所以她的頭髮就表示她對基督的順服,因為乃是神聖的性情被加到她的頭髮裡面,有金,所以她對神和基督是順服。銀釘的意思就表徵基督救贖的工作。然後你有頸項的珠串,就表徵變化之靈的工作,所以在她勁項的珠串就表徵她的美麗,就是那靈的美麗,變化之靈的順服和美麗。然後之後這裡講到珠串,我們需要在我們的頸項上,使我們的頸項需要象大衛的高樓一樣。

1 我們若有服從的意志,就是象山羊群臥在山旁那樣降服的意志(1下),我們的意志就要顯得象大衛的高樓,收藏各種抵擋攻擊的武器。

2 基督的佳偶已從她天然的意志裡出來,如今站在她復活的意志裡抵擋仇敵——弗六11、13。

3 我們的意志越降服,我們就越被變化——羅十二2。

我們需要先有這樣的禱告,“主,降服我的意志,我願意被變化,成為你得勝的軍隊,新婦軍隊。主啊,求你降服我。”我們的意志越降服,我們就越與神的意志成為一。看看新約裡面,在羅馬書十二章二節說,我們看見神的旨意就是要有身體的生活,神的旨意就是要我們有身體的生活,這是神旨意的一部分。希伯來書五章十節,我來是實行你的旨意。這就是主來,就是要取代舊約裡所有的祭物和供物,要成為所有祭物、供物的實際。所以他這裡十章七節說,“於是我說,看哪,我來了,神阿,是要實行你的旨意。”所以,祂就取代了舊約裡所有的祭物和供物,好使祂能成為我們純淨、完全、不摻雜的享受。所以,神的旨意是要我們來享受祂,使我們能夠在身體的生活裡。然後你看以弗所書一章、五章,九到十一節,他講到祂旨意的奧祕,祂旨意的奧祕,意願的奧祕,祂喜悅的奧祕,也就是基督生機的身體。你把這些都擺在一起的時候,你就能夠享受基督到極點,這乃是藉著愛祂,在身體的生活裡愛祂,為著建造基督生機的身體,這就是神的旨意。為著我們的旨意,而我們的意志需要與神的意志或神的旨意是一,也需要成為祂旨意的複製。

4 首先我們的意志必須降服,然後我們的意志纔會在復活裡剛強,象大衛的高樓,成為屬靈爭戰用的軍器庫——弗六10:

a 屬靈爭戰用的武器,都儲存在我們降服且復活的意志裡——林後十3~5。

所以,我要圈起來,“降服且復活的意志”。我們的意志必須由基督所降服,並且與基督一同復活。所以在這裡我們需要禱告說,“主啊,求你降服我的意志,並使我的意志與你一同復活。”我們需要被基督所征服並且與基督一同復活。所以在林後十章三到五節,這裡說,保羅說,“因為我們雖然在肉體中行事,卻不照著肉體爭戰。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肉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倒堅固的營壘,將理論和各樣阻擋人認識神而立起的高寨,都攻倒了,又將各樣的思想擄來,使它順從基督,”那些就是保羅屬靈爭戰所用的武器。

b 保護我們抵擋仇敵之箭的盾牌和擋牌,乃是收藏在尋求主者降服且復活之意志的高樓裡。

這裡又說到“降服且復活”,這個辭是非常的重要。這些盾牌是收藏在尋求主者降服且復活之意志的高樓裡。

第二大點就是雅歌四章八節:

貳 “我的新婦,求你與我一同從利巴嫩來,與我一同從利巴嫩來,從亞瑪拿頂,從示尼珥與黑門頂,從有獅子的洞穴,從有豹子的山嶺,來觀看”——歌四8:

一 對基督之死和復活的經歷,把尋求者帶到祂的昇天;如今她是在基督昇天的山頂上,活在昇天裡——弗一20,二5~6。

二 基督呼召祂的佳偶在祂的昇天裡與祂同活,正如祂曾呼召她駐留於祂的十字架一樣——歌二14:

在雅歌二章十四節,主呼召她。祂在這裡說,“我的鴿子啊,你在磐石穴中,在陡巖的隱密處,求你讓我得見你的面貌,得聽你的聲音;因為你的聲音甘甜,你的面貌秀美。”我們的聲音是甘甜,如果我們能留在這位釘十字架的這位裡面;我們的面貌是秀美的,如果我們是住在基督的死裡。所以祂在這裡呼召,要留在祂的十字架裡,並且也呼召祂的佳偶在昇天裡生活。

來看第一小點。

1 基督要作祂新婦的佳偶,從祂的昇天(利巴嫩),就是從真理(亞瑪拿)的最高峰,並從基督在爭戰中得勝的最高峰(示尼珥,意“軟的甲胄”,和黑門,意“毀滅”),從仇敵在天上所在的地方(有獅子的洞穴和有豹子的山嶺),與祂一同觀看——四8。

基督要作祂新婦的佳偶,從祂的昇天(利巴嫩),就是從真理(亞瑪拿)的最高峰,並從基督在爭戰中得勝的最高峰(示尼珥),意“軟的甲胄”,不是硬的甲胄,因為已經得勝了。因為已經得勝,所以不需要硬的甲胄,乃是需要軟的甲胄。所以我們不是為著得勝爭戰,我們乃是從得勝的地方來爭戰,因為基督已經得勝了。所以(示尼珥,意“軟的甲胄”;和黑門,意“毀滅”),從仇敵所在的地方,(有獅子的洞穴和有豹子是山嶺),與祂一同觀看。

2 當基督的佳偶活在昇天裡,她與基督就同活在昇天的情形裡,成為對偶;二者在生命和性情上相同,彼此完全相配。

聖徒們,不要以為這對你來說是太高了。這是一個事實。事實就是,我們必須站在這個成就的事實上。你相信聖經麼?聖經說,我們乃是與祂一同復活,我們與祂一同在復活裡,我們也與祂一同坐在諸天界裡。那就是說我們乃是在昇天裡。我們乃是在復活裡,我們也在昇天裡。這是一個已成就的事實,不管我們的感覺如何,必須把我們的感覺放在一邊,而站在聖經的真理上。我們乃是在復活裡,也在昇天裡。

三 在基督的昇天裡,有祂的得勝;不再有爭戰,因為仇敵已經被擊敗了;我們穿戴軟的甲胄,享受我們在基督裡的得勝;禱告的地位乃是昇天的地位,就是屬天的地位——羅八37,弗二6。

所以,我們都需要禱告。特別在禱告聚會裡,我們的禱告必須是從昇天的高處,這個據點來禱告。

叄 基督那得著變化的新婦藉著在基督的昇天裡生活,作復活裡的新造,成為園子,作基督私有的享受——歌四12~16。

如果我們要有屬靈的爭戰,我把這個點擺在這裡,那就是我們如果要有屬靈的爭戰,就必須成為基督私有享受的園子。這是個非常寶貝的點。你要打屬靈的仗,如果你不是這樣一個人,一個身上的肢體,是成為基督私有的享受的。雅歌四章十二節,“我妹子,我新婦,乃是關鎖的園,禁閉的井,封閉的泉。你所種的萌芽,成了石榴園,有佳美的果子、鳳仙花與哪噠樹,有哪噠和番紅花,菖蒲和肉桂,並各樣乳香木、沒藥、沉香,與一切上等的香料。你是園中的泉,活水的井,從利巴嫩流下來的溪水。”你知道,這給我們所看見的就是,主的祝福和主的生命,乃是從得勝者的所是裡流出來,也從得勝者所在的地方流出來。是從得勝者的所是和他們所在的地方流出來的。所以,她是這麼說,“北風啊,醒起!南風啊,吹來!吹在我的園內,使其中的香氣散發出來。願我的良人進入自己園裡,吃他佳美的果子。”所以在這裡,她在這裡禱告說,北風啊,醒起!這是我們應當如何禱告。北風啊,醒起!南風啊,吹來!我們不喜歡北風,是不是?但是我們需要北風,是需要的。因為北風是冷,在這裡是冷酷的。所以,在這裡堪薩斯,你冬天的時候,有的時候北風會吹來,冷到一個地步。我在大學的時候,我的宿舍跟停車場很近。你知道它是在那裡,我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當時有一個很大的停車場旁邊的那個宿舍,就好象冷凍箱一樣。我當時還沒有信主,我早上醒來的時候,今天我走不走過那個公園,能上到課堂去啊?真冷啊,我的天啊!所以那個北風是真冷,也是冷得刺骨,也是在這裡。但是南風呢?卻是溫暖的,令人歡愉,令人舒暢的。我們這兩種的環境都是必要的,來訓練我們享受基督到一個地步,我們乃是在這裡產生基督,生長基督,為著祂的滿足,為著祂的快樂,也為著祂的享受。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所以保羅在腓立比書四章,說無論是在各式各樣的環境,我都得著知足。“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富餘;或飽足、或飢餓、或富餘、或缺乏,在各事上,並在一切事上,我都學得祕訣。”我在一切世上都學的祕訣,我如何享受基督。在各樣的情形裡面,在任何景況,不管是好的、壞的,無論是艱難或者甜美的環境,是令快樂的環境,我都學得了祕訣,那就是要享受基督。“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裡面,凡事都能作。”(13)

肆 當基督得勝的佳偶與神成為一,作神的居所時,她在神眼中就美麗如得撒,秀美如耶路撒冷;然而對仇敵而言,她卻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六4、10:

聖徒們,我們需要美麗又威武。你對主來講越美麗,對仇敵來講就越威武,就是對他是可怕可畏的。所以我們又是美麗又是威武的,同時是這樣子。雅歌六章四節,“我的佳偶啊,你美麗如得撒,秀美如耶路撒冷,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得撒就是王宮所在的地方,得撒乃是北國的首都。得撒乃是王宮所在之地。這裡說,“我的佳偶阿,你美麗如得撒,秀美如耶路撒冷,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來到雅歌六章十節,當然這裡主是這麼說,所羅門代表主這麼說,“那向前觀望如晨光,美麗如月亮,皎潔如日頭,威武如展開旌旗軍隊的是誰呢?”所以我們需要在這裡觀望如晨光,在我們裡面是有些新鮮的東西。我們在這裡服事主,不是在舊造裡生活行事服事,我們乃是在生命的新樣裡生活行動並事奉。所以,我們所有的不是陳腐的、不是腐舊、腐敗的,而是新的,更新的,鮮新的,是活的,有動力的。我們必須是對基督些新的經歷,對基督有些新的啟示。我們不應該是老舊的,或者是死亡、死沉的,枯乾的,那不好。要老舊真不好。如果你年紀大,沒問題,你年紀就大了。但是你年紀越大,外在來說,你裡面應該是越過越新。外在越老,裡面越新。我要說李弟兄在我們中間他是在我們中間最年輕的一位,因為他是這樣的新鮮。他總是看見一些新的東西。有一次我在一個聚會裡,坐在他旁邊,有人分享的時候,他就碰碰我,他說,你看見過這個麼?我裡面說,他說了什麼,說什麼啦。我知道李弟兄因著人分享看見一些東西,但是我什麼都沒看見。然後他就起來也就分享那個。這是非常好的。

一 基督的佳偶在主面前乃是美麗並秀美的,象屬天的城那樣的堅固,象聖所那樣的安靜;同時在仇敵和世人的面前,她顯出她得勝的榮耀來——4節:

1 軍隊在爭戰的時候,最緊要的乃是兵器;但在得勝的時候,最緊要的乃是表徵得勝之榮耀的展開的旌旗——出十七15。

2 旌旗指明預備好爭戰,也是得勝的記號——賽五九19。

讚美主!爭戰已經得勝了!

二 幔子裡的生活,不只是在主面前的生活,也是在仇敵面前的生活——歌六4,來十19,林後三18,弗六10~12:

我們需要在主面前有生活,也需要在仇敵面前過生活。乃是藉著耶穌的血,我們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希伯來書十章十九節,也是從第一篇資訊裡說到的,士基瓦的七個兒子想要趕鬼。那個汙鬼說,主耶穌我認識,保羅我認識,你們是誰呢?然後他們就在這裡跳到他們身上,擊打他們。所以汙鬼並不認識這些人。所以我們必須是被主耶穌所認識的,也必須是被主耶穌的仇敵,敵人所認識的。因為我們是美麗如得撒,秀美如耶路撒冷,也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

1 神從來沒有意思要基督的佳偶只有屬天的美麗而無爭戰的性質——林後十一2,十4~6。

保羅當他寫信給哥林多人的時候,說到“我以神的妒忌,妒忌你們,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要將一個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這就是保羅所講屬靈的爭戰,他來到哥林多人這邊,要把他們當作一個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來愛基督,完全絕對,絕對地只為著基督獻上他們。所以,在第二小點:

2 基督得勝的佳偶不只有一個充滿盼望的前途,也不只有了完全屬天的生活,並且還是時常歌唱得勝的凱歌者——歌三7~8。

三 基督的佳偶應該是可愛的,同時也該是可怕的;但許多信徒在主面前失去了他們的可愛,在仇敵面前也失去了他們的可怕——六4、10。

我們不願意失去我們在主面前的可愛,也不要在仇敵面前失去我們的可怕。願主憐憫我們。

四 神的建造總是一支軍隊;當我們向著主成為一座城時,我們對仇敵而言就是軍隊——4節:

1 建造絕不能和屬靈的爭戰分開;哪裡有建造,哪裡就有爭戰——尼四1~23。

這可以特別從尼希米書來看見。我讀這幾處的經節:“參巴拉聽見我們建造城牆就發怒,大大惱恨,嗤笑猶大人,對他弟兄和撒瑪利亞的軍兵說,這些軟弱的猶大人作什麼呢?他們要為自己修築城牆麼?要獻祭麼?要一日完成麼?要從土堆裡拿出火燒的石頭再立牆麼?亞捫人多比雅站在旁邊。”永遠不要取你孩子的名字兒子的名字叫多比雅,多比雅是一個可怕的反對者。“多比雅說,他們所建造的石牆,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踩出洞來。”你知道尼希米怎麼說?尼希米四章四節:“我們的神啊,求你垂聽,因為我們被藐視;求你使他們的凌辱歸在他們頭上,使他們在被擄之地成為掠物。不要遮掩他們的罪孽,不要使他們的罪從你面前塗抹,因為他們在建造的人面前惹動你的怒氣。”六節:“這樣,我們建造城牆,城牆就都連線起來,高至一半,”我喜歡這個,“因為百姓用心作工。”他們有心啊,就是用心作工。我們的確有心、用心要作成新耶路撒冷。尼希米這卷書末了的時候,他就晚上設立守望者,看守的人,他們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這就是我們屬靈的爭戰。我們是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尼希米對貴胄、官長和其餘的百姓說,你們不要害怕,要為著你們彼此爭戰,要為你們的弟兄、兒女、妻子、家產爭戰,當紀念那大而可畏的主,我們要為我們的弟兄爭戰。

我還記得有一次,有件事發生在召會裡,我不要提到在何處何人。那是一個很困難的情形,其中一個長老就來到這裡,他這麼說很摸著我。他說:“弟兄們,我們來在這裡,我們應當考慮聖徒,我們不應該下沉,因為在這個情況裡,很可能使我們下沉。弟兄們,我們不能夠下沉,因為我們下沉,聖徒們又會怎麼辦呢?所以忘掉自己,忘掉這個情形,要為著弟兄們爭戰。”要為著弟兄們爭戰。這裡的經節十七節說:“建造城牆的、擡扛重物的,都佩帶兵器,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尼希米說,我們的神必為我們爭戰!讚美主!所以我們的神在恢復裡為我們爭戰。

2 爭戰總是伴隨著建造,而建造總是帶進爭戰的得勝——太十六18~19。

所以記得主把國度的鑰匙,諸天之國的鑰匙給了我們。照著馬太福音十六章的上下文,這個複數的鑰匙,這第一把乃是要否認自己,第二把鑰匙乃是拿起十字架來,第三個鑰匙就是喪失魂生命。這就是講到,諸天之國的鑰匙就是否認己、拒絕己,以基督作你的生命;並且要拿起十字架,那你就要拿起十字架作為神的旨意,你就拿起神的旨意;並且喪失魂生命,那你就喪失你現今對你魂在這個時代的享受,好使能夠在這個時代得著神享受神。我們的魂被造就是要來享受神的。

3 這是基督徒生活的總結;尋求基督的佳偶所能達到的最高成就,乃是成為一座城,又是一支軍隊。

五 威武的軍隊,表徵主的得勝者使神的仇敵撒但懼怕——歌六4、10:

1 撒但只怕一種人,就是那些不愛自己魂生命的人——啟十二11。

那些不愛自己魂生命的人,他只怕這一種人。

2 仇敵懼怕伯特利,神的家——創三五1~5。

雅各和他的全家,行程回到伯特利的時候,他就說,所以神使驚嚇臨到神的家的周圍的仇敵,使他們不攻擊雅各家。所以,第三中點:

3 仇敵懼怕建造成為神城的召會——尼六15~16,詩一〇二12~16。

建造成為神的國為著神的代表,所以在這裡有神的形象,也有管理、管治權。尼希米六章十五節:“以祿月二十五日,城牆修完了,共修了五十二天。我們一切的仇敵聽見了,四圍的外邦人都懼怕,愁眉不展;因為知道這工作完成是出於我們的神。”甚至我們的仇敵都知道這樣的工作的完成是出於我們的神。詩篇一百零二篇十二到十五節:“耶和華啊,你卻永遠長存;你可記唸的名。也存到萬代。你必起來憐恤錫安,因現在是恩待她的時候;所定的日期已經到了。你的僕人原來喜悅她的石頭,恩待她的塵土。”這是什麼意思?石頭表徵信徒,所以“你的僕人喜悅她的石頭”是為著神的僕人能夠在所有在基督裡的信徒作為活石,裡面能夠叫她喜悅的。所以塵土是什麼呢?恩待她的塵土預表召會的立場。所以我們該喜悅召會的,這個石頭,就是信徒,這個塵土表徵召會的立場,就是召會一的立場,真正一的立場。

4 鬼魔和邪惡的天使懼怕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創造的一個新人——弗二15~16,西二14~15。

他們呢,在這裡是懼怕這一個新人。歌羅西書二章十四節、十五節,主復活昇天了之後,“就塗抹了規條上所寫,攻擊我們,反對我們的字據,並且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既將執政的和掌權的脫下,神就把他們公然示眾,仗著十字架在凱旋中向他們誇勝。”這就是在祂復活昇天裡所成就的。你是不是很寶愛這一個新人呢?你愛這個新人麼?我現在在這裡看著,我通常是看著這邊,我看見整個這個會眾,我就看見一個新人的展示,真是非常榮耀。有人說讚美主麼?榮耀歸神!

聖徒們,有一本書講到一個新人的時代。在這本書的裡面我們的弟兄指出來,說有四個層次的享受。得救的時候有得救的喜樂,你滿了喜樂。當然也有召會生活的喜樂,我們在召會生活裡,是滿了喜樂的,你在這裡實在是喜樂歡騰。然後還有基督身體的喜樂,那也就是一個實際,就是召會生活的實際,就是當你摸著身體,與身體交通的時候,也就有基督身體的喜樂。那最後一層的喜樂就是一個新人的喜樂。這一個新人,當然呢,在這個新人裡不可能,沒有空間沒有地位,為著猶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西古提人等等,什麼都沒有,不可能有。弟兄,你的名字叫什麼?託比,你從哪兒來?從紐西蘭來?哇,我不會問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那故事要太長了。好,託比,你說在一個新人裡沒有紐西蘭人麼?你阿們這個麼?在新人裡,沒有紐西蘭人,紐西蘭人,在這裡也沒有濱州人,也沒有中國人在這個新人裡面,在這裡也沒有阿根廷人,也沒有德州佬。讚美主!為著這個讚美主!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阿們。基督是一切的肢體又在一切的肢體之內。託比,如果你能站在這裡看到所有不同的人,你就說這是一個新人,這是一個新人的展示。

5 撒但不怕個人的基督徒,即使他們為數成千上萬,但他懼怕作基督身體的召會,就是與他和他的國爭戰的團體戰士——弗六10~20。

申命記一人趕一千,二人追趕一萬。應該一人趕一千,兩人趕二千,但是你們兩個人,你有五倍三一神的那個加力,那就是能夠追趕仇敵。

伍 在婚禮之日,基督要迎娶那些多年與神的仇敵爭戰的人;也就是說,基督要迎娶那已經勝過那惡者的得勝者——啟十九7~9、11~16:

在婚禮之日,基督要迎娶那些多年與神的仇敵爭戰的人。聖徒們,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在主的恢復裡。這就是主的恢復所要作的,就是要等那婚禮之日,基督要迎娶那些什麼,已經勝過那惡者的得勝者。啟示錄十九章七節到九節給我們看見,羔羊婚娶的日子已經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在啟示錄十九章十一到十六節,基督要和祂的得勝者,在哈米吉頓與敵基督一同爭戰,祂被稱為神的話,祂的名稱為神的話。所以這些軍隊跟著祂,身穿細麻衣,與祂一同爭戰,就是指出得勝者他們一生都跟著得勝者,作為得勝者跟隨主的話,跟隨祂上到天上,也跟隨祂從天降下,直到祂在這裡擊殺敵基督,用那口中所出的話擊殺敵基督為止。

一 當基督來與敵基督和他的軍兵爭戰時,祂乃是作為人子而來,祂這位人子需要一個配偶,好與祂相配,使祂得以完全;這個配偶就是祂的新婦——十四14,十九7~9:

1 至終,得勝者要團體的成為新婦與基督成為婚配;在他們的婚禮之後,這新婦要成為軍隊,與她的丈夫基督並肩作戰,擊敗敵基督和他的跟從者——11~16節。

至終,得勝者要團體的成為新婦與基督成為婚配;在他們的婚禮之後,這新婦要成為軍隊。有多少新娘是這樣的,一結婚之後就成為軍隊。這新婦要成為軍隊與她的丈夫基督並肩作戰,擊敗敵基督和祂的跟從者,這就會是我們的蜜月。我們的蜜月就是哈米吉頓大戰。我想要到在那一天,你願意麼?

2 當新郎基督看見我們達到成熟,祂就要迎娶新婦,然後同著她來擊敗敵基督和他的軍隊,並了結人類的政權——但二34~35、44~45。

在但以理書二章我們看見這裡,但以理看見在尼布甲尼撒的那個夢裡面看見有一那塊非人手所鑿出來的石頭,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這裡說,把腳砸碎,於是鐵、泥、銅、銀、金,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場上的糠秕,被風吹散,無處可尋。所以這裡被風吹散,無處可尋。當主回來的時候,任何人類的政權都無處可尋了。打碎這像的石頭,變成一座大山,就是新耶路撒冷,充滿全地。這就是神聖的政府和管治。所以在這裡,就表徵這人類的四方面,有巴比倫,有瑪代波斯,有羅馬帝國,同時也有這個大神像的腿、腳,也就是半鐵半泥。所以在這裡,這個石頭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把腳砸碎,所以這一部分是集權一部分是民主,這是半鐵半泥的意思。想想看,不是在這個大人像的頭,那是尼布甲尼撒,我們也不在中間,那是瑪代波斯的時代,那就是亞歷山大大帝,然後,我們也不是在瑪代波斯的時代,也不是在羅馬帝國那個腿的部分,我們乃是在腳的這個部分,我們乃是在主回來的這一個間頭,這一個關頭。阿利路亞!

二 構成基督新婦的得勝者,要與神的一切仇敵爭戰,並擊敗他們——啟二7、11、17、26,三5、12、21:

所有在啟示錄的這些經節,都給我們看見得勝者得勝要吃生命樹的果子,得勝就不受第二次死的害,得勝能吃隱藏的嗎哪,並且要用權柄制服列國。在召會裡是一件事,但是在召會裡作得勝者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們需要禱告主:“謝謝你我在召會裡,但是也要使我成為在召會中的得勝者。”這個得勝者是為著眾聖徒所有眾召會的益處。

1 得勝者與己——裡面的對頭並最棘手的敵人——爭戰,用那靈的劍擊殺它,那靈就是神的話——弗六17~18。

所以,禱讀擊殺己,因為禱讀就是獨一能夠擊殺己的路。

2 得勝者抵抗並擊敗敵基督的原則和敵基督的特徵——約壹二18、22,約貳7,帖後二3~12。

這裡講到“敵”,敵基督的這個“敵”字的意思,就是反對或者取代。所以,在敵基督的原則裡,就是你要不就是反對基督,要不就是取代基督。所以在這裡,很可能,我們在這說,我不是在這個反對基督的原則裡啊,但是卻有個可能我們是在這個原則裡,就是取代基督的原則裡。所以換句話說,我們乃是有很好的行為,我們就是生下來就是好人。沒有基督,我還是一個好人呢,所以,這個天然的好不是基督的好,就取代了基督,所以基督必須成為我們的好,所以基督必須成為我們的好。所以在這裡,主在約翰一書二章這裡說,你們乃是藉著膏油的塗抹,你們就能夠認識三一神,主觀的在經歷上認識三一神為實際。所以,我們不允許的是反對膏油塗抹。什麼是膏油的塗抹?膏油的塗抹也就是內住複合的靈在我們裡面的行動、工作並且浸透。那就是在我們裡面的運行,複合的膏油——那靈在我們裡面的工作、運行和浸透我們。我們不願意反對那個膏油塗抹,也不願意抗拒那樣的膏油塗抹,要不然我們就在敵基督的原則之下。我們不要這麼作。所以我們需要禱告:“主啊,拯救我脫離這些”。同時,我們也不要在敵基督的特徵裡。

林後二章三到十二節講到,他是不法的人。他是不法的人,那不法,約翰一書告訴我們,罪就是……。我們乃是不法的人,是有罪的人,這是什麼意思呢?跟不法的相對是什麼?那就是義的,滿有義。那個意思就是說,我該怎麼說呢?好,我說,不法的意思就是在神管治人的原則之外而生活。你乃是在神管治人的原則之外生活,你就是在敵基督的這個原則之內。在福音書裡,主就說了這麼一個故事,我們不要這個人來掌管我們。不以這個人,我們或許可能這樣子,我們不願意祂來管理我,我不要主來管理我,管治我。如果我們是這樣的話,我們就是在敵基督的的原則之下生活,那就是在神管治人的原則之外。這些經節就接著說,被敵基督所影響的人,他們不接受真理的話,好叫他們得救。我們需要接受真理的話。所以在這裡講到真理的話,因著他們在這裡不接受真理的話,神就使他們相信謊言。因著他們在這裡是被欺騙到一個地步,他們就相信一個謊言。這就是相信謊言是真理的,就是自欺,自欺。我們永遠不要落在這個情形裡面。在八八年的背叛風波裡面,有一人到這個帶領的弟兄那裡,你為什麼要這麼作?你跟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了,你也幫助過我們許多人。那個弟兄說,我有膏油塗抹來作這種事。我告訴你,沒有膏抹來製造分裂。其實,他所有的是敵對膏抹的。他應該說,我有這個敵膏抹的來製造分裂。所以這就在神要管治人的原則之外,就是敵基督的原則。

3 得勝者與不同的教訓打那美好的仗,以完成神的經綸——提前一3~4,六3~5、12、20~21,提後二3~4。

提前六章二十節:“提摩太啊,你要保守所託付你的,避開世俗的空談,和那些冒稱知識的反論。”所以我們必須要保守所託付我們的。那保守所託付的,就是那從保羅所接受的健康話語。不僅是從保羅所接受的那健康話語為規範,也要那些他所照顧的人之下都要保守。提後四章一節,要藉著聖靈,讓內住的聖靈保守那主的話的託付,那就是讓聖靈來充滿我們,每天要充滿我們。我們要讓聖靈每天都要來內住我們裡面。

4 得勝者所打的仗是生命抵擋死亡的仗,並在生命中作王,勝過死亡——太十六18,提前六19,提後一10,約壹三14,羅五17、21。

我們應該恨惡死亡,恨惡任何在聚會中的死亡,聚會中任何的死亡都要恨惡。你要禱告說:“主啊,求你拯救我脫離死,我不願看見死,不願意被死摸著,我要對被反對死的這些,就是奏厄,就是被生命所充滿。”

5 得勝者征服撒但毀壞的混亂,而在建造的神聖經綸裡得勝;他們不是從這當前的混亂裡被拯救出來,乃是藉著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之三一神作全足的恩典,得以征服混亂——提後一9、15,二1、17~18,四22。

第五小點,得勝者征服撒但毀壞的混亂,而在建造的神聖經綸裡得勝。我們的禱告是什麼呢?我們的禱告經常說,“主啊,求你拯救我,拯救我出來這個撒但的混亂”,但是得勝者乃是要勝過,甚至要征服撒但毀壞的混亂,而在建造的神聖經綸裡得勝。下一段說到,他們不是從這當前的混亂裡被拯救出來,乃是藉著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之三一神作全足的恩典,得以征服混亂。

陸 基督的佳偶在基督生命的成熟裡,成為書拉密女,這表徵她成為基督的複製和複本,配得過祂,好與祂成為婚配——歌六13,參八13~14,啟二二20:

我很喜歡雅歌中八章十三節:“這住在園中的,我的同伴都要聽你的聲音,求你使我也得聽見。”那就是說,求你使我得聽你的聲音。“我的良人啊,願你快來,如羚羊或小牡鹿在香草山上。”在這末後的日子裡,這裡都要說,求主快來,如羚羊或小牡鹿在香草山上,在這裡地上建立你甜美,美麗的國度。主啊,我所要的就是這個。

一 說我們在神的神格上與祂一樣,是極大的褻瀆,但我們若說,我們無法在生命、性情、彰顯和功用上與神一樣,乃是不信;聖經一再告訴我們,神要與我們成為一,並使我們與祂成為一——二一2,二二17上,參來四2。

二 書拉密女在神眼中被比作二營軍兵或軍隊(希伯來文,瑪哈念)在跳舞;雅各遇見神的眾使者,就是神的二營軍兵之後,將那地方起名叫瑪哈念,並將他的妻子、孩子和他所有的分作“二營軍兵”——歌六13,創三二1~2:

第二中點是非常的寶貝,這裡說到:書拉密女在神眼中被比作二營軍兵或軍隊(希伯來文,瑪哈念)在跳舞。雅歌六章十三節:“回來,回來,書拉密女啊;回來,回來,使我們得觀看你。你們為何要觀看書拉密女,象觀看二營軍兵跳舞呢?”因為在這裡,二營軍兵跳舞是什麼意思呢?書拉密女就好象二營的軍兵或軍隊。這二營軍兵屬靈的意思乃是剛強的見證。這裡雅各遇見神的時候,叫他的妻子、孩子和其餘所有的分作兩隊或二營軍兵,這瑪哈念就是二營軍兵。所以雅各在這裡,他看見天使,神的天使,我就把我的家人分成二營。他以為一個營可以在,一個營會在這裡。他就稱他們為二營的軍兵。是孩子、妻子和其餘的牛羊。沒有空氣炮,沒有槍,只有小羊、小牛,和他的妻子孩子,就是他的軍隊。那這是什麼意思呢?

1 這二營軍兵屬靈的意義,乃是剛強的見證,見證我們按照基督身體的原則,藉著祂這位愛我們的,得勝有餘,“絕頂得勝”——羅八37,十二5。

2 神不要那些在自己裡面剛強的人;祂只要脆弱的人,較軟弱的婦人和孩子——林前一26~28,林後十二9~10,十三3~5。

聖徒們,我們都能夠夠資格成為祂的得勝者。祂不要你在自己裡面剛強,那你就不需要祂了嘛。很多時候,你在這裡禱告說:“主啊,我迫切的需要你。主耶穌,我需要你。”祂不要那些是在自己裡面是剛強的,祂只要脆弱的、軟弱的婦人和孩子。哥林多前書一章二十六節到二十八節:“弟兄們,你們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出身尊高的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那有智慧的羞愧;神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出身卑下的,以及被人藐視的,就是那些無有的,為要廢掉那些有的。”在這裡,為要廢掉那些有的。我們就是那些無有的,我們那些無有的是要廢掉那些有的,就是那些好象自以為有的。

3 神需要一班與祂成為一的人,就是一班服從祂(由編髮所表徵——歌一11),並以柔順的意志順從祂(由戴上珠串的頸項所表徵——10節)的人。

4 那些被算為配作得勝者的人,將是較軟弱、倚靠主的人——弗三8,啟三8,加二20。

聖徒們,我們為一切的事,需要倚靠主。在啟示錄三章八節,這裡講到,非拉鐵非的召會,這裡說,你很有能力麼?你大有能力麼?沒有。這裡說,你稍微有一點能力。這裡說到,使主喜悅的,不是我們為祂作了許多,乃是在於我們是否為主竭盡所能地作一點。所以,我們在這裡守住祂的話,並沒有否認祂的名,我們遵守祂的話,我們不否認祂的名。換句話說,我們對聖經說阿們,對聖經裡的每一句話說阿們。我們不否認祂的名,我們只接受耶穌的名,基督的名。所以基督之外的名,我們不接受任何別的名。因為祂是我們的丈夫,所以遵守祂的話,就是我們禱讀主的話;不否認祂的名的意思也就是說,我們呼求祂的名。我們是呼求耶穌的人,就是大數的掃羅如何標明那些有誰要被逮捕的,因為有人呼求主耶穌的名,他就逮捕這些人。你知道當我幾年前讀這些話的時候,我是不是可以被逮捕的,我是不是可以被捕呢?今天我們是不是能被捕的呢?乃是藉著我們需要更多的呼求主的名,在各處呼求主的名。

5 我們來看如何達到神聖啟示的最高峰時,不該信靠自己,乃是倚靠主作為愛、能力和憐憫,使我們成為蒙憐憫、得尊貴、得榮耀的器皿——羅九16、21~23,歌八5~6。

雅歌八章五到六節:“那從曠野上來,靠著她的良人的是誰呢?”靠著她的良人,是誰呢?這裡說到我們需要靠著,倚靠,靠著她的良人。要打屬靈的仗就是要靠著主。我們需要讓祂揹負所有的重擔。有一次,在德州歐文,李弟兄的腿不知道為什麼攪擾他,他就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腳非常的軟弱,他就請我走下樓梯,我當時在他之下一步,他在這裡靠在我的身上,他說:“Ed弟兄,你這樣又大又壯,所以我把全身力量擺在你身上都可以。”當然瞭如果現在他這麼作,我就跌倒了,崩潰了。但是呢,這就是我們需要如何來倚靠我們的良人。我們從曠野,從世界的曠野裡出來需要倚靠,倚靠在祂身上,使祂能擔負我們的擔子。所以在這裡說,“求你將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帶在你臂上如戳記”。這就是有力量。

我願意讀段一段倪弟兄在《歌中之歌》所說的話。八章六節,倪弟兄說過一段話。“求你將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帶在你臂上如戳記;因為愛如死之堅強,嫉妒如陰間之殘忍;所閃的光是火的閃光,是耶和華的烈焰。”請聽,“當她看見她自己的本來的時候,她就不能不充滿了謙卑的感覺,她就不能不看見她自己的虛空,經歷的無用,心意的靠不住,追求的不會給她什麼。她惟一的仰望,就是在乎主。她知道她能否‘到底,’並非藉著自己的‘堅持,’乃是藉著主的保守。一切屬靈的造就,並不足以幫助一個人繼續到主耶穌再來。一切都靠著神和祂保守的能力。知道了這一個,她就不能不求說,‘求你將我放在心上如印記,帶在你臂上如戳記。’‘心上,’是情愛的地方。‘臂上,’是能力的地方。我求你將我放在心上像印記那樣的永久,帶在臂上如一個戳記那樣的不可磨滅。從前的祭司,如何在他的胸前,在他的肩上,掛著、揹著以色列人;求你今天也照樣的在心裡一直的記念我,在臂上一直的扶持我。我知道我自己的軟弱,我也知道我自己的虛空,我感覺到我自己的一無所能。主阿,我是一個無依無靠的人。要我自己保守自己,一直等到見你的面,我就只會羞辱你的名,並叫我自己吃虧。我今天所有的盼望,就是在乎你的愛和你的能力。我從前也曾愛過你,但是我知道那一個是何等的靠不住。現在我所仰望你的,乃是你對於我的愛。我從前也曾用手拉住你,(三4,)好像我是很有力量的;但是我知道我極剛強的‘拉住,’仍然不過是極軟弱的。我今天的倚靠,並不是我拉住的能力,乃是你拉住的能力。所以,我不敢再說到我對於你的愛,我也不敢提到我對你的拉住;從今以後,一切都在乎你的能力和你的愛。”

這是不是太寶貝了?我知道,這是真寶貝的一段話。聖徒們,我願意再講到關於我們應該怎麼作見證。但是聖徒們,我有這樣的感覺,我也知道我們都應該有這樣的感覺,這個特會,是非常沉重的一件事,不是一件輕率的事。這講到召會作為新人的屬靈爭戰,我們必須有一個有耳可聽的接受的靈和接受主話的心,使我們的心能夠成為好土,讓這個話在我們裡面長大,產生果子,在全地能夠成長百倍。所以我們需要跟坐在旁邊的人禱告一分鐘左右,然後Bob告訴我們該怎麼作。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8-06-21 13:50:11
    觀看數 :
    1,353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