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在主的筵席上享受基督作平安祭的實際,以展示神經綸的全幅圖畫
  • 2,609 views,
  • 01-14,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禱告:主耶穌,我們感謝你給我們這次美妙、榮耀的訓練。感謝你與我們同在,向我們眾人說特別的話。我們為這訓練感謝你。在這訓練即將結束時,我們再回到你的說話。主,求你紀念你的話。你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約四23)我們在裡面向你尋求,什麼是“那個時候”?“那個時候”何時要來到?在這末後的世代,我們禱告,但願“那個時候”來到你的恢復,不再遲延,就是現在,來到全球每一處地方召會裡,使父神能得著真正的敬拜者。父,我們在這裡要使你得著滿足,將一切禮物獻給你。我們在召會裡讚美你。你的愛子是我們時時經歷的;祂使你享受,讓你滿足,蒙你喜悅。在眾召會裡,藉著我們這些真實的敬拜者,使你得著真正的敬拜。我們在靈裡敬拜你,不是在任何別的地方,不是在這座山或那座山上,乃是在神真正的居所裡。這居所是在我們團體的靈裡,在我們調和的靈裡,這裡就是我們敬拜的地方,也就是真正的耶路撒冷。我們也在真實裡敬拜你,不是用任何虛空的事物,或帶著假冒為善來敬拜。父,我們享受你的愛子作一切寶貴的祭物,並將祂帶來呈獻給你。我們同著你吃祂、享受祂,並且在真正的交通和相調裡彼此一同享受。父啊,這是你所尋找的敬拜。主耶穌啊,我們禱告,願你得滿足,願我們眾人也同得滿足,願在神與人之間能有真正的享受和交通,直到永遠。主耶穌,願這個時刻來到。阿們。

本篇信息的篇題是“在主的筵席上享受基督作平安祭的實際,以展示神經綸的全幅圖畫”。可以說,這乃是這次訓練的結語。這裡特別說到,在主的筵席上,展示了神經綸的全幅圖畫,這是對主的筵席最高的領會。我們要一再強調,主的筵席不僅僅是一般人所領會的一種聚會而已;主的筵席乃是主的晚餐。在主的筵席裡,我們領受祂的身體和祂的血,作我們的享受;在主的晚餐裡,我們紀念祂,使祂得著享受。

第一篇信息立定了根基,給我們看見這次訓練的負擔。為什麼我們要有利未記結晶讀經訓練?乃是因為神必須訓練我們這些神的子民來敬拜祂。關鍵辭就是敬拜,這是整個訓練的重點。如果我們的敬拜沒有因此而提升、拔高或改進,這次訓練可說是枉然的。我們不但要敬拜神,也要有分於祂、接受祂、享受祂。我們在基督裡,也就是在子裡,就能有分於祂。我們都已經蒙召,進入了神兒子主耶穌基督的交通裡,一同參與、共同分享(林前一9)。這樣,我們就能過聖別、潔淨、喜樂的生活。這就是國度的生活,也必須是今日的召會生活。這種生活,如果主在別的地方找不到,至少要能在主的恢復裡找到。
 

基於這個負擔和基礎,我們用了十篇信息,講到五種祭物;藉著這些祭物,我們敬拜並有分於神。我們看見基督如何是這五種祭物的實際。燔祭表徵基督是神完全的滿足,祂活在地上完全是為神而活。素祭表徵基督在祂完美的人性裡,作為食物,使神和與神有交通的人,並事奉祂的祭司,都得以滿足。平安祭說到基督是成就和平者,祂是神與我們之間交通的平安。基督為我們受死,使我們能在交通中與神一同享受基督,為著與神共同的滿足。贖罪祭表徵基督為我們成為罪,在十字架上受死,對付我們墮落之人罪的性情。贖愆祭表徵基督在祂的身體裡擔當我們的罪,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受神審判,對付了我們的罪行,使我們得蒙赦免。

利未記裡還有一些補充的祭。我們能在平安祭裡看見搖祭和舉祭;另外還有奠祭。搖祭表徵基督是在愛裡復活的一位;舉祭表徵在升天和高舉裡大能的基督。奠祭表徵基督在神面前將自己如酒傾倒出來,使神得滿足,並用祂自己這屬天的酒充滿我們。祂傾倒自己,使神得享受,並使神得滿足。在主的筵席上,這些祭非常重要。我們要在復活並升天裡聚集,才能達到主的筵席的標準。

要達到神所尋找之敬拜的標準,主要與兩件事有關:第一是我們敬拜的地方,第二是我們敬拜的內容。我們敬拜的地方,乃是在我們這有聖靈內住之人的靈裡,也就是調和的靈裡。這靈不只是我們裡面個人的靈,更是團體的靈;今天神的居所乃是在這靈裡,也就是召會所在的地方。召會不是在會所裡,不是在任何物質的地方,乃是在基督身體團體的靈裡;那才是我們聚集、敬拜神的地方。所以當我們來聚會,來敬拜,來到主的筵席上,我們需要脫離魂和肉體,我們必須完全來到調和的靈裡敬拜神。神是靈,我們必須在靈裡敬拜祂。

不僅如此,我們也必須在真實裡敬拜祂。真實有兩個意思:第一,是指實際。我們必須在實際裡敬拜神,除了這位基督以外,沒有實際。祂說,“我就是道路、實際、生命。”(約十四6)在舊約裡,所有的祭物都表徵基督。基督乃是一切祭物的應驗和實際,是神的子民用以敬拜神的實際;除此以外,我們沒有別的可以用來敬拜。如果我們將任何別的人、事、物帶來,神都會拒絕。除了神的愛子以外,神不要別的;只有愛子是神所喜悅的。神不接受其他任何東西,只接受基督。所以,我們必須享受基督,天天有分於基督。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裡,每一天都該是享受神兒子基督的生活。這樣,當我們來聚會時,就可以將所享受的基督帶來,特別是帶到擘餅聚會中,使神得著讓祂滿足的敬拜。

第二,真實也表徵在我們人性美德裡的真實和真誠。這意思是,我們來到聚會裡不僅不能空手,也不能帶著任何假冒為善而來。今天,可以說許多基督徒的敬拜都帶著一種外在、假冒為善的作法。他們因著沒有過享受基督的生活,所以他們的敬拜只是一種表演,一種門面。在天主教裡,他們稱主的筵席為聖餐(Eucharist),含有感謝的意思;意思是對的,但他們完全是在守一個死沉、形式、無生命、假冒的儀式。毫無疑問,主的晚餐是召會生活的中心;但是在天主教裡,它卻被改變成撒但深奧之事的一部分。啟示錄二章二十四節說到,在推雅推喇的召會裡,有所謂撒但深奧之事。同樣的,天主教裡的守聖餐也成了一種奧秘的作法、儀式和儀文。神甫身穿長袍站著,拿著小圓餅,叫人伸出舌頭領受,或低下頭用手接受。在東正教裡,他們稱主的筵席為聖禮(Divine Liturgy)。同樣的原則,在更正教和國教裡,他們稱主的筵席為共用聖餐(Holy Communion)。更正教裡有不同的分支與不同的作法,有些團體的作法在原則上與天主教沒什麼區別。十九世紀,英國的弟兄們反對天主教的迷信,給我們看見在主筵席上的杯和餅,沒有變質而成為耶穌真正的血和肉。杯和餅是紀念主的表記,因此擘餅紀念主並不是空洞的儀式。

今天我們要問,主的筵席之於主的恢復又如何?這是本篇信息負擔之所在。求主寶血遮蓋,我們要誠實且真誠地說,甚至在主寶貴的恢復裡,主的筵席,主的晚餐,多少也已經墮落,走下坡,成為一種儀式、形式,而沒有實際。我們剛剛描述過在真實裡敬拜的定義,首先乃是我們要在調和的靈裡,然後獻上我們所經歷的基督作一切祭物的實際。然而,我們的擘餅聚會已漸漸成為一種儀式:一首接一首的唱詩,有人誦念每一節,弟兄姊妹輪流站著唱、坐著唱,然後有幾位弟兄起來擘餅,發表一些禱告,接著照例把一段時間歸給父,因為我們不能忘記父。這幾乎成為一種儀式。我或許講得太過分,因為這不是所有召會的情形。我們雖然不能說這是主恢復中的一種表演,但有時,好像我們想快點結束聚會好去作別的事。

主的筵席是主自己親自設立的聚會,祂在逾越節的筵席上作了這事;逾越節只是主筵席的豫表。在筵席上主拿起餅來,祝福了,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太二六26)約翰六章五十三節說,“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裡面。”然後,祂又拿起杯來,杯裡裝著葡萄樹的產品,葡萄汁或葡萄酒。主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太二六27~28)利未記說到平安祭,這平安祭的豫表在主的筵席上得著應驗。在全地整個主的恢復裡,主的筵席、主的晚餐這件事,需要被拔高,被提升到最高的標準。

李弟兄盡職時,非常關心並多方說到主的筵席。我們要認識主的筵席就需要透過平安祭。《事奉的基本功課》這本書是在一次可怕的背叛發生之後,李弟兄于一九七九年間所講一系列信息的集成。在那些信息裡,李弟兄用平安祭來揭示在神的經綸裡主筵席的豐富。我們必須讀這本書,使我們得著開啟,對主的筵席有更深的看見。同工們要在各處帶領弟兄們以及所有的聖徒一同進入,好幫助眾召會恢復主的筵席這件事。

平安祭表徵基督是我們與神之間的平安,使我們能在交通和喜樂中與神並與人一同享受基督
平安祭表徵基督是我們與神之間的平安,使我們能在交通和喜樂中與神並與人一同享受基督(利三1~17,民十10,申二七7)。沒有任何一個祭像平安祭那樣,能讓人享受祭物,並帶著喜樂來同享這交通。民數記十章十節說,“在你們歡樂的日子和所定的節期,並月朔,你們獻燔祭和平安祭的時候,也要吹號;這都要在你們的神面前作為紀念。”這給我們看見,我們來在神面前獻燔祭和平安祭時必然是完全歡樂的。申命記二十七章七節說,“又要獻平安祭,且在那裡吃,在耶和華你的神面前歡樂。”如果我們不喜樂,或悲傷憂愁,我們就會得罪神。祂是喜樂的神,我們也應當喜樂。

平安祭主要應驗於我們在主的筵席上擘餅紀念主以享受基督,並將基督獻給父以敬拜父
平安祭主要應驗於我們在主的筵席上擘餅紀念主以享受基督,並將基督獻給父以敬拜父(太二六26~30)。馬太二十六章給我們看見,在主的筵席上有兩件事。首先,我們擘餅紀念主。這時,我們要紀念主,而不是為我們的難處禱告。除了紀念主之以外,我們要完全忘記一切其他的事。然後,要將基督獻給父,以敬拜父。主設立祂的筵席,帶著門徒向父唱詩,然後就出來往橄欖山去(30)。希伯來二章十二節說,“我要向我的弟兄宣告你的名,在召會中我要歌頌你。”這是神的長子帶領我們這些神的眾子,在召會中向父敬拜歌頌。

平安祭乃是主的筵席在舊約裡的豫表
平安祭乃是主的筵席在舊約裡的豫表。逾越節是主筵席的豫表,但那是在以色列人剛出埃及的時候。後來,還有一個更完滿的豫表,就是平安祭。這個豫表是在會幕立起後,神可以住在祂子民當中,在會幕裡與他們同住並享受筵席。那時,律法已經頒賜,其中也有許多有關敬拜的條例;而且所有的祭物都預備好了,祭司也都就位,因此不必再像出埃及當夜,吃得那麼匆忙。如今,神的子民是在神的聖所,就是在神的居所裡吃。這是豫表在神聖君尊的祭司體系裡,對神有更完全的敬拜。

信徒在主的筵席上享受基督作他們的平安祭,使他們與神並彼此有交通;他們在父神面前享受基督;在擘餅聚會中若沒有對父的敬拜,向神獻上平安祭就不能完全得著應驗
信徒在主的筵席上享受基督作他們的平安祭,使他們與神並彼此有交通;他們在父神面前享受基督;在擘餅聚會中若沒有對父的敬拜,向神獻上平安祭就不能完全得著應驗(利七14~21、28~34)。一面,在主的筵席上,我們的確享受基督作我們的平安祭,我們也彼此分享。但是還有更重要的一面,就是在那晚餐裡,必須有對父神的敬拜;不然,向神所獻的平安祭就不能完全得著應驗。在舊約平安祭的條例中,我們看見以色列人要獻上搖祭、舉祭、感謝祭並甘心祭。他們必須向神獻上這些祭,並不是像現在有些擘餅聚會那樣,簡單地向父神唱幾首詩歌就結束。

我們實行擘餅聚會該分為兩段在聚會的第一段,我們所有的讚美應當投向基督,我們應該用美言說到主的身位和工作而頌贊主
我們實行擘餅聚會該分為兩段。在聚會的第一段,我們所有的讚美應當投向基督,我們應該用美言說到主的身位和工作而頌贊主(來十三15,詩八2,四八1,五十23,一一六17,啟五13)。在這階段,我們要把讚美投向基督。希伯來十三章十五節上半說,“我們應當藉著耶穌,常常向神獻上讚美的祭。”這裡說出,不只基督是祭物,我們向祂的讚美也是獻給神的祭物。十五節下半說,“這就是承認主名之嘴唇的果子。”所以,如果我們的嘴唇是關閉的,在主的筵席上是緘默的,就等於沒有祭物,那麼主的筵席就是空洞的。我們不能一周又一周來到主的筵席上,卻一直不開口,像啞巴一樣無話可說。我們的口是神所造的,要用來讚美祂。我們要呼求祂,向祂說出感謝的話。特別在敬拜時,我們必須大大張口讚美主。

我們在去擘餅聚會的路上,就應該預備靈並開始讚美。然而,今天許多聖徒來聚會都是安靜的,有些人甚至遲到十五至二十分鐘,在場的人也只是在那裡等待;這種光景是不正常的。作招待的先到了會場,就要開始讚美。我們若不讚美,那對神就是羞辱,不跟隨神的愛子讚美神。當主讚美父,我們也跟隨祂讚美父。我們若不讚美,主就不能在我們的讚美中讚美父。主今天乃是在召會裡,在祂眾子的讚美中讚美父。因此,我們若不讚美,就限制主對父的讚美。當我們來到主的筵席,就要學習讚美;我們若不讚美,就該有被定罪的感覺。我們眾人都需要頌贊主,意思就是我們該用美言說到主的身位和工作。我們可以簡單地向主說:“主啊,你真好!”我們不需要向主講道。有些人的讚美好像向主講道,但主不需要聽我們講道,反而祂要向我們說話。然而,有一點是祂需要我們作的,就是我們的讚美。祂不能自己來讚美,祂需要人來讚美祂。祂需要許多弟兄,祂的信徒來讚美祂。

我們讚美的話不應該貧乏短缺。我們想到主的身位和工作,就該有可讚美的。在永世裡,我們所要作的就是要讚美祂,我們要完滿、周全、徹底的讚美祂。今天我們的讚美常常三言兩語就結束,或者不知道要說什麼,因此我們倚賴唱詩,一直的唱。但擘餅聚會不是唱詩的聚會,乃是要藉著詩歌來開口讚美祂。詩篇八篇二節說,“從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敵和報仇的,閉口無言。”建立了能力,就是建立了讚美。四十八篇一節說,“耶和華為大,在我們神的城中,在祂的聖山上,該大受讚美。”五十篇二十三節上半說,“凡獻上感謝祭的,便是榮耀我。”一百一十六篇十七節說,“我要將感謝祭獻給你,又要呼求耶和華的名。”啟示錄五章十三節上半說,“我又聽見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滄海裡的一切受造之物,以及天地間的萬有都說,但願頌贊、尊貴、榮耀、權能,都歸與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我們讚美主,應該像這些經節所描述的一樣。

我們的擘餅聚會應該聚到時間不夠用。但事實卻不是這樣,我們可能一直看牆上的鐘,看手上的表,心想什麼時候聚會結束,好去作別的事。聽說在衣索匹亞的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擘餅聚會有時長達兩小時之久。各地的擘餅聚會是不是也像這樣?在早期耶路撒冷的召會,聖徒們天天赴主的筵席,甚至一天當中多次擘餅,因為他們完全享受主耶穌大能的救恩。他們是那樣活而新鮮,每當他們用飯,就想到要再次紀念主。後來,擘餅聚會才漸漸變成每週一次的例會,我們如今已經失去早期聖徒聚會的那種靈和光景。

在聚會的第二段,我們該將讚美投向父神;最好留三分之一或五分之二的時間為著敬拜父
在聚會的第二段,我們該將讚美投向父神;最好留三分之一或五分之二的時間為著敬拜父(太二六26~30,來二12)。今天很多信徒敬拜父流於形式,甚至將對父的敬拜擺在一邊,只留下一點時間來唱詩敬拜。最好是留三分之一或五分之二的時間為著敬拜父,但重點不在於時間,乃在於分量,在於我們對父的認識和珍賞。這是件大事,我們需要研讀一切與敬拜父有關的事;在約翰四章,我們看見“父尋找這樣敬拜祂的人”(23)。

我們在主筵席上所享受基督作平安祭的實際,是為著感謝父,也是為著向父許願
我們在主筵席上所享受基督作平安祭的實際,是為著感謝父(利七12~15),也是為著向父許願(16~18)。我們向父的敬拜,可伴隨著某種特別的感謝。但願從這周開始,我們要經歷這樣來敬拜父。同時,我們的父也渴望祂的兒女向祂許願,這是甘心祭,可伴隨基督這平安祭一起獻上。

一面,我們可能帶著感恩將自己奉獻給主,禱告說,“主,我愛你,所以我將自己奉獻給你;”這很好,但是太籠統,是出於我們的情感。甚至有時候我們來到主的筵席,對主的紀念可能是機械化、形式化、冷冰冰而沒有感情的。我們說,“主,感謝你為我受死”,但可能我們裡面對祂的死一點感覺也沒有;我們的禱告只是一種儀文和例行公事。我們該問自己,上一次在主的筵席上發自內心的流淚,是什麼時候?

另一面,我們可能帶著自動許願將自己奉獻給神,禱告說,“主,我來這裡向你許願;我將自己給你,將自己嫁給你;我要一直單單為著你,不管發生什麼事,不管我的感覺如何;”我們眾人都需要為著主的恢復嫁給基督;為許願獻的祭是出於意志,是更強、更深的。

這平安祭的享受,是燔祭、素祭、贖罪祭和贖愆祭所帶來的結果
這平安祭的享受,是燔祭、素祭、贖罪祭和贖愆祭所帶來的結果。燔祭、素祭、贖罪祭和贖愆祭乃是基礎,為著第五種祭,就是平安祭。從一面的意義說,平安祭是前四種祭的具體化。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中,需要天天經歷燔祭、素祭、贖罪祭和贖愆祭;然後主日來到主的筵席時,就能有平安祭的享受。平安祭的享受,是建立在前四種祭的基礎上。

我們享受基督作這四種祭,其結果就是享受基督作我們的平安祭,使我們與神並與同作信徒者有交通
我們享受基督作這四種祭,其結果就是享受基督作我們的平安祭,使我們與神並與同作信徒者有交通。

平安祭可以取自牛群或羊群中不同的牲畜,可以是公的或母的
平安祭可以取自牛群或羊群中不同的牲畜,可以是公的或母的(三1)。

不同種類的平安祭,表徵獻祭者對基督的享受有不同的光景
不同種類的平安祭,表徵獻祭者對基督的享受有不同的光景。我們每天的生活,都該為著擘餅聚會有所預備。我們整周的生活都該是為著主的筵席。若是從週一開始,我們每天都在累積對基督作祭物的經歷,到主日就能有更強、更豐富的一分基督獻上給神。

在一節,公的表徵獻祭者對基督的享受較強,母的表徵獻祭者對基督的享受較弱
在一節,公的表徵獻祭者對基督的享受較強,母的表徵獻祭者對基督的享受較弱(參彼前三7)。聖徒在擘餅聚會中的禱告,有些很剛強,有些則較弱。平安祭牲可以是公的或母的,這乃是神給我們的一幅圖畫,要我們更深、更高、更長、更闊的享受基督。

作我們平安祭的基督,是沒有殘疾,就是沒有罪和過犯的
作我們平安祭的基督,是沒有殘疾,就是沒有罪和過犯的(利三1,來九14,彼前一19,林後五21,來四15)。

把平安祭的血灑在壇的四邊,就是獻祭者站立之處,指明血是為著使獻祭者的良心有平安,使他確信他的罪已經洗淨了
把平安祭的血灑在壇的四邊(利三2、8、13),就是獻祭者站立之處,指明血是為著使獻祭者的良心有平安,使他確信他的罪已經洗淨了(來九14下)。每當我們來赴主的筵席,我們的良心都必須被血所灑,被血潔淨,使我們有確信和膽量,能藉著主並在靈裡進到父面前。我們得以釋放脫離罪,是何等榮耀的自由!基督的血潔淨了我們的良心,我們才能敬拜這位又真又活的神。所以,我們每一次來到主的筵席,都不該在死的字句裡敬拜祂,乃該與這位活神有活的接觸。

作平安祭的基督乃是為著五方的交通和享受:神、供職的祭司、所有的祭司(祭司體系)、獻祭者、以及潔淨的會眾
作平安祭的基督乃是為著五方的交通和享受:神、供職的祭司、所有的祭司(祭司體系)、獻祭者、以及潔淨的會眾。這乃是神聖的筵席,因為這五方的每一方都有可吃的。

供物的脂油和內臟是神的分
供物的脂油和內臟是神的分(利三3~5)。這五方裡最重要的一方當然是神自己。三章三至五節說到,“蓋髒的脂油和髒上所有的脂油,並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就是靠腰兩旁的脂油,與肝上連著腰子的網子,都要取下。亞倫的子孫要把這些燒在壇的燔祭上,在火的柴上,是獻與耶和華為怡爽香氣的火祭。”平安祭中上好的部分,是為著神的滿足,沒有人能分享這一分。

脂油表徵基督內裡的豐富,就是生命的豐盛,照祂的榮耀使神滿足;內臟表徵基督向著神之內裡所是的柔順、微小與寶貴,使神滿足;這只能給神領略並鑒賞
脂油表徵基督內裡的豐富,就是生命的豐盛,照祂的榮耀使神滿足;內臟表徵基督向著神之內裡所是的柔順、微小與寶貴(參腓一8,約七3~18),使神滿足;這只能給神領略並鑒賞(太十一27上)。只有父知道祂愛子的內在所是,就是祂那柔順、微小與寶貴的部分;除了父以外,沒有人認識子。在約翰七章六節,主對祂肉身的兄弟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你們的時候卻常是方便的。”每一個人都能方便的作許多事,我們的主卻願意受限制,守住父所定的時間。主在每一件事上都尋求父神的旨意和榮耀,這就是祂內裡的所是。父神注視並深深享受這位神人耶穌內裡的一切所是。

平安祭的脂油和內臟要焚燒作為獻給耶和華的火祭,表徵神應當是首先的享受者,享受平安祭第一、上好的部分
平安祭的脂油和內臟要焚燒作為獻給耶和華的火祭(利三3~5、9~11、14~16),表徵神應當是首先的享受者,享受平安祭第一、上好的部分。

作為舉祭的四種餅和右腿是供職之祭司的分
作為舉祭的四種餅和右腿是供職之祭司的分(七14、32~34)。供職的祭司表徵事奉的人,他們是剛強的,有分於對神的事奉,在會幕中擔負祭司的事奉和敬拜。他們的分是素祭的四種餅以及作為舉祭的右腿。舉祭豫表在升天裡被舉起的基督;舉祭的右腿,指基督在祂升天裡的力量。

作為搖祭的胸是為著所有的祭司
作為搖祭的胸是為著所有的祭司(30~31、34)。所有的祭司,包括那些沒有供職的,都能吃搖祭的胸。搖祭豫表在復活裡的基督;胸表徵愛的部分。搖祭的胸,就是基督在祂復活裡愛的部分和度量。在主的筵席上,應該有舉祭的腿和搖祭的胸,作所有祭司的分。

供物的肉是獻祭者的分
供物的肉是獻祭者的分(15~18)。獻祭者乃是禱告、獻上讚美的人;他們可以吃供物的肉,那是來自他們獻上的祭物。

祭牲剩下的肉在潔淨的條件下,是為著所有的會眾
祭牲剩下的肉在潔淨的條件下,是為著所有的會眾(19~21)。這告訴我們,每個與會者都有分於吃。

享受基督作我們的平安,應當遠離一切的不潔,並且基督這平安祭,該由潔淨的人吃
享受基督作我們的平安,應當遠離一切的不潔,並且基督這平安祭,該由潔淨的人吃(19,林前十一28)。以色列人必須很準確的遵照平安祭的條例而行。在潔淨中吃是很重要的,我們要有分於並享受基督,就必須過一種聖別、潔淨、並喜樂的生活。潔淨不僅是為著獻祭,也是為著我們的享受。基督沒有殘疾,沒有玷污,因此我們這些享受祂的人也要潔淨。如果我們不潔淨,就不夠資格吃祂。林前十一章二十八節著重地說到,我們來赴主的筵席時要察驗自己。接著,二十九節就說,“因為那吃喝的,若不分辨那身體,就是給自己吃喝審判了。”這節的第三注說到,“不配的吃主的餅,喝主的杯,會使我們遭到審判。”利未記七章裡有多處說到潔淨的重要性。我們要毫無玷污,才能有分於這聖別的祭物;因為獻給耶和華的祭物,乃是至聖的(1、6)。

不潔淨的人若在主的筵席上有分於基督作他的平安,這人必從對基督之享受的交通中被撇開
不潔淨的人若在主的筵席上有分於基督作他的平安,這人必從對基督之享受的交通中被撇開(20~21,林前十16~17)。我們來到主的筵席,若被撇開是很嚴肅的事。

這樣一個有罪的人該從主筵席的交通中挪開
這樣一個有罪的人該從主筵席的交通中挪開(參五13下)。有罪的人不只要被撇開,甚至要將他挪開。

死的污穢也破壞了神對基督之享受的意義;神恨惡死,不願看到任何與死有關的事物
死的污穢也破壞了神對基督之享受的意義;神恨惡死,不願看到任何與死有關的事物(利七24)。我們不該在接觸任何死亡的事物之後,還來到主的筵席;我們身上必須沒有死的元素,也不該有任何罪的事物。但在哥林多召會,有些人這樣的吃喝主的筵席,就在肉身上暫時受主管教。特別當我們來赴主的筵席,彼此間的平安是件嚴肅的事。我們若和基督身體上其他肢體出了問題,將會有很嚴重的後果。我們必須察驗自己,分辨自己;否則就會像哥林多人,在他們中間有好些軟弱的與患病的,甚至死去的也不少(林前十一30)。

我們這些以基督為平安祭的,該把基督超越的部分(脂油)獻給神作祂的滿足,而基督在祂復活裡愛的部分(作搖祭的胸),以及基督在升天裡剛強的部分(作舉祭的右腿),是給事奉之人享受的;我們享受基督作平安祭時,神就把基督愛的度量和加強的能力,分給我們這些新約的祭司,作我們事奉神時所享受的永分
我們這些以基督為平安祭的,該把基督超越的部分(脂油)獻給神作祂的滿足,而基督在祂復活裡愛的部分(作搖祭的胸),以及基督在升天裡剛強的部分(作舉祭的右腿),是給事奉之人享受的(利七29~34,出二九26~28);我們享受基督作平安祭時,神就把基督愛的度量和加強的能力,分給我們這些新約的祭司(彼前二5、9,啟一5~6,五10),作我們事奉神時所享受的永分。我們都曾在主的筵席上,因著享受基督而向祂獻上敬拜,使我們被愛充滿、滋養,也被能力充滿。這使我們預備好面對新的一周。我們吃餅喝杯,就有分於基督作那愛的胸和能力的腿;祂成了我們的分,使我們能繼續作祭司事奉神。

在新約裡,沒有聖品階級,也沒有平信徒;因此,所有在基督裡的信徒都該是供職的祭司、祭司團、獻祭者和會眾

在新約裡,沒有聖品階級,也沒有平信徒(見二6與注1);因此,所有在基督裡的信徒都該是供職的祭司、祭司團、獻祭者和會眾。我們都能事奉神,敬拜神,享受神。

脂油不可吃,表徵基督上好的部分乃是為著神的滿足;血不可吃,表徵基督為著救贖我們所流的血,完全滿足神公義、聖別、榮耀的要求
脂油不可吃,表徵基督上好的部分乃是為著神的滿足;血不可吃,表徵基督為著救贖我們所流的血,完全滿足神公義、聖別、榮耀的要求(利三17,參創三24,來十19~20,啟二二14)。按著這個豫表,我們絕對不該吃血或脂油。

因此,在宇宙中唯有耶穌的血是信徒可吃的
因此,在宇宙中唯有耶穌的血是信徒可吃的(約六53~56與54注2)。唯有耶穌的血是我們真正的飲料。

吃任何別的血,都是把基督的血當作俗物
吃任何別的血,都是把基督的血當作俗物(來十29與注2)。希伯來書說到,有些希伯來信徒動搖,想回頭取用舊約牛羊祭牲的血。保羅警告他們,這樣作就是把基督的寶血當作俗物。唯有基督的血是永遠有功效的血。

基督的血滿足神公義的要求,維持神聖別的地位,並保守神的榮耀,就是祂彰顯出來的尊榮
基督的血滿足神公義的要求,維持神聖別的地位,並保守神的榮耀,就是祂彰顯出來的尊榮。

羊羔表徵獻祭者享受基督的完全與美麗;山羊表徵獻祭者對基督的完全與美麗享受不多,乃是享受祂替我們成為罪
羊羔表徵獻祭者享受基督的完全與美麗(利三7);山羊(12)表徵獻祭者對基督的完全與美麗享受不多,乃是享受祂替我們成為罪(林後五21)。羊羔和山羊表徵獻祭者對基督不同的享受。

平安祭乃是一種燔祭,作神的食物,使祂得著滿足和享受
平安祭乃是一種燔祭(利三9~11,一9、13、17),作神的食物,使祂得著滿足和享受。平安祭是一種燔祭,乃是完全為著神,給神享受,使神得滿足的。在主的筵席上,我們的讚美必須滿了使神滿足的香氣。

平安祭是基於神對燔祭的滿足;按照利未記一章一節至六章七節所陳明各種祭的次序,平安祭也是神與人對素祭享受的結果;我們若要實際且天天享受基督作平安,就必須先以祂為我們的燔祭使神滿足,然後我們必須吃祂作素祭,享受祂作我們的食物
平安祭是基於神對燔祭的滿足(六12);按照利未記一章一節至六章七節所陳明各種祭的次序,平安祭也是神與人對素祭享受的結果;我們若要實際且天天享受基督作平安,就必須先以祂為我們的燔祭使神滿足,然後我們必須吃祂作素祭,享受祂作我們的食物。這是基礎。我們若要享受平安祭,就必須先享受祂作這兩種祭物。

利未記一章一節至六章七節五種祭的次序,乃是照著我們實際的經歷,而六章八節至七章三十八節的次序,乃是照著神經綸的全幅圖畫
利未記一章一節至六章七節五種祭的次序,乃是照著我們實際的經歷,而六章八節至七章三十八節的次序,乃是照著神經綸的全幅圖畫。

按照六章八節至七章三十八節各種祭的次序,平安祭也是基於贖罪祭和贖愆祭;當我們罪性和罪愆的問題,因基督作贖罪祭和贖愆祭得著解決,並且當神與我們都因基督作燔祭和素祭而得著滿足時,我們就能將基督當作平安祭獻給神,使我們在平安中彼此享受
按照六章八節至七章三十八節各種祭的次序,平安祭也是基於贖罪祭和贖愆祭;當我們罪性和罪愆的問題,因基督作贖罪祭和贖愆祭得著解決,並且當神與我們都因基督作燔祭和素祭而得著滿足時,我們就能將基督當作平安祭獻給神,使我們在平安中彼此享受。照著利未記中獻祭的條例,平安祭乃是最後一個祭物。

在神的心和祂的願望裡,神是要基督作我們的四種祭—燔祭、素祭、贖罪祭和贖愆祭—使我們可以在各方面享受基督作我們與神的平安;基督作這四種祭,終結於神和祂子民之間的平安,這平安就是基督自己
在神的心和祂的願望裡,神是要基督作我們的四種祭—燔祭、素祭、贖罪祭和贖愆祭—使我們可以在各方面享受基督作我們與神的平安;基督作這四種祭,終結於神和祂子民之間的平安,這平安就是基督自己(弗二14)。就著我們的經歷說,這五種祭物中的平安祭在中間,燔祭和素祭在前,贖罪祭和贖愆祭在後。在中間的平安祭按著神經綸的圖畫說,乃是終極的祭物。

享受基督作各種祭的結果帶進平安祭,這至終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作最終的平安祭(耶路撒冷的意思是平安的根基),在其中我們要享受三一神作平安,直到永遠
享受基督作各種祭的結果帶進平安祭,這至終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作最終的平安祭(耶路撒冷的意思是平安的根基),在其中我們要享受三一神作平安(腓四7、9),直到永遠。就某一面說,在永世裡將有主永遠的筵席。在新耶路撒冷這座以平安為根基的城裡,神與人都要享受作平安祭的基督,直到永遠。

因此,關於各種祭的條例乃是神經綸之總和的記載
因此,關於各種祭的條例乃是神經綸之總和的記載。事實上,這五種祭物乃是描繪神經綸的一幅圖畫;有法理的一面,也有生機的一面。神經綸中的一切都能在這些祭物裡找到,不僅神在其中,基督在其中,那靈、信徒、召會、國度、新耶路撒冷也都在其中。神的經綸藉著利未記裡五種美妙的祭物,完整的展現出來。我們天天都要活在新耶路撒冷的小影中,天天有分於基督的各面,如此就能讓主的筵席滿了基督作平安祭的實際。

初期召會持守並堅定持續在四件事上:第一,使徒的教訓;第二,使徒的交通;第三,擘餅;第四,禱告(徒二42)。在召會中,主的筵席(擘餅聚會)和禱告聚會是最主要、最重要且最高的兩種聚會,二者都需要我們積極的操練自己在調和並團體的靈裡。在主的筵席上,我們讚美,彰顯三一神的榮美,向祂述說美言,將榮耀、尊貴、智慧、能力都歸給祂。在禱告聚會中,我們也必須充分操練我們的靈,但這不是為著彰顯,乃是為著代表神。因為這時我們要征服仇敵並擊敗撒但,掌管這地,好叫國度得以往前。在禱告聚會中要積極操練從事屬靈的爭戰。

這兩個聚會是召會中心的聚會。事實上,這不是兩種聚會,因為行傳二章四十二節是說持續“擘餅和禱告”。擘餅聚會和禱告聚會,在神的地方召會中乃是最重要的聚會,最需要聖徒的操練。但願這兩個聚會,特別是主的筵席(擘餅聚會),在我們中間能得著恢復並加強。

在全地六大洲,我們都盼望主的筵席得著恢復;這樣,父就能得著祂心所尋找的敬拜。到那時,祂要說,“時候到了,如今就是了。我找到真正敬拜我的人了。人數也許不多,但是在這裡,我很喜樂,很滿足了。”我們也因此同得滿足。讚美主,讚美父,榮耀歸與祂,阿利路亞!(M. C.)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8-01-14 18:37:55
    觀看數 :
    2,609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