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基督作我們贖罪祭的啟示、珍賞與應用
  • 2,832 views,
  • 01-14,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我們已經看過利未記中兩個主要的祭—燔祭和素祭;本篇信息來到第三個祭,就是贖罪祭。本篇的篇題是“基督作我們贖罪祭的啟示、珍賞與應用”。我們不太容易找著以贖罪祭為題目的詩歌;即使有,也只有一節或是幾行說到基督替我們成為罪。詩歌七百三十一首第一節說,“永久磐石為我開,讓我藏身在你懷;願你所流血與水,解決我的雙重罪。”這首詩歌說到罪與諸罪的區別。我們中間有一些詩歌講到平安祭,也有多首詩歌講到素祭,但是,也許是因為贖罪祭這個題目有些消極,所以就少有論到贖罪祭的詩歌。

第一篇信息告訴我們,在利未記的開頭,帳幕已經建立起來,以色列子民與神同住。神不再是遠在天上的神,相反的,神進到以色列人中間,從會幕中向他們說話。除了有帳幕作神與祂子民相會的所在,還需要有供物和祭司體系。若沒有這兩件事,帳幕就是空洞的。雖然帳幕裡有各樣的器具,但若沒有供物,燔祭壇必定是空洞的。若是沒有祭物,就沒有血能夠流出來,或用以灑在器具上。沒有供物,就好比邀請人到你家來與你同住,卻不給他吃東西;這樣,大概沒有人會想與你同住。食物往往比住處更重要。此外,若是沒有祭司體系,也就無法將這些供物獻上給神。因此,這次訓練極其重要—我們要摸著宇宙中最重要的事,就是我們對神的敬拜。這是新約的敬拜,也是今天父所尋找並渴望的敬拜。在舊約裡,供物以及獻上供物之人的豫表,給我們看見一幅敬拜的圖畫。

在第一篇信息裡,也提到訓練的重要。我們不該只在全時間訓練裡才受訓練,我們在召會生活裡也必須接受訓練。在召會生活裡,我們需要一直讓神藉著祂的話來訓練我們。舊約裡的話乃是圖畫,這些圖畫常常勝過新約裡的明言,因為圖畫給我們很多細節,是言語難以描述的。因此,這次訓練結束後,我們還要繼續在召會生活中天天接受訓練,好叫我們認識這些供物的實際,也認識如何經歷這些供物,如何將這些供物獻上給神。這些供物能滿足我們的各種需要。基督是燔祭,是那絕對的一位;祂也是素祭,是拔尖的人。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看見基督是贖罪祭,解決我們裡面罪性的難處。此外,基督也是贖愆祭,對付我們外面的罪行。然後,我們還有平安祭。

講到“罪”這個字,就叫很多人受攪擾。今天,因著世俗主義,以及自由派的思想,撒但利用非常狡猾的手段,帶進反對神的元素,竭盡所能地抹去“罪”這個字。他要把“罪”這個字,從我們的文化和詞彙中趕除淨盡。有一種說法認為,我們都是好人;雖然有時候我們會軟弱、失敗,或判斷錯誤,但基本上我們都是良善的。這種哲學恐怕已經滲入許多大學院校裡。從前就有智慧派的異端,他們不相信人裡面有內住的罪。另外,還有完全論的教訓認為,人裡面可以達到拔除罪根的地步,也就是說人有可能完全從罪得釋放。然而,這一切都違背神話語的教訓。使徒約翰在約壹一章八節為此事爭戰:“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罪,便是自欺,真理就不在我們裡面了。”這裡的“罪”,原文是單數,指內住的罪。十節說,“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便是以神為說謊的,祂的話就不在我們裡面了。”這裡的“罪”,原文是複數,指外在的罪行,也就是內住之罪的果子。我們需要清楚看見,不僅這宇宙中有罪,這罪更在我們裡面。即使我們已經得救重生了,罪仍然住在我們的肢體中。為這緣故,我們需要贖罪祭。

罪阻撓並斷絕了神與人之間的關係,為此基督需要來作贖罪祭和贖愆祭,好除去罪和罪的難處,使我們從罪得著潔淨,而能恢復與神交通,與神有生機的聯結、調和且合併。神是聖別的,有聖別的性情;祂是公義的,一切與祂有關的事,都是公義的;祂也是榮耀的。這樣的一位神,斷不能與滿了罪惡的人調和。所以,罪這件事太重大了,我們必須持續不斷地關注這問題。

罪是什麼意思呢?“罪”的希臘原文,hamartia,按字面解就是錯失目標。這個字的原意並不是過犯或錯誤,乃是錯失目標,如同射箭沒有射中標的。罪的意思是違犯了某些規則或律法,而有了過犯。羅馬三章二十三節說,“因為眾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第一注說,“神的榮耀,就是彰顯出來的神。當神彰顯出來,祂的榮耀就為人所看見。人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的,使人為著祂的榮耀彰顯祂。但人犯了罪,抵觸了神的聖與義,不但沒有彰顯神,反倒彰顯罪和有罪的己,因此虧缺了神的榮耀。這樣虧缺神的榮耀與彰顯,就是罪。我們罪人不僅在神聖別和公義的要求之下,也在神榮耀的要求之下。我們都干犯了神聖別的所是,和祂公義的律法,也都虧缺了神的榮耀。因此,我們都在神的定罪之下。”為此,我們需要對付罪。讚美主,在利未記五種主要的祭裡,有一種祭叫贖罪祭。盼望我們對這祭的珍賞能被拔高,並且也能學習時時、天天應用這祭。
 

單數的罪是指我們性情裡內住的罪,而複數的罪是指罪的行為,就是內住之罪的果子
單數的罪是指我們性情裡內住的罪(羅八3,林後五21,來九26),而複數的罪是指罪的行為,就是內住之罪的果子(賽五三5上,林前十五3,彼前二24,來九28)。單數的罪就好像一棵樹;這單數的罪住在我們裡面,是我們這些亞當後裔墮落性情的一部分。複數的罪則是內住之罪的果子,是指罪的行為、罪的活動,也就是我們所犯的罪行。羅馬八章三節說,“神,既在罪之肉體的樣式裡,並為著罪,差來了自己的兒子,就在肉體中定罪了罪。”這節三次提到“罪”,都是指單數的罪。林後五章二十一節上半說,“神使那不知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希伯來九章二十六節下半說,“如今祂在諸世代的終結顯明了一次,好藉著獻上自己為祭,把罪除掉。”這些也都是指單數的罪。

在聖經裡,也有許多經節提到複數的罪。以賽亞五十三章五節上半說,“祂……為我們的罪孽壓傷。”林前十五章三節下半說,“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彼前二章二十四節上半說,“祂在木頭上,在祂的身體裡,親自擔當了我們的罪。”希伯來九章二十八節上半說,“基督也是這樣,既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這些經節裡所提到的罪都是複數的罪,就是罪的行為。

魔鬼撒但是罪的源頭
魔鬼撒但是罪的源頭(結二八16~17,約八44,參林後十二7,彼前五8、5,腓二8,約十四30)。在以西結二十八章十六節,神對路西弗說,“你犯了罪。”在這個宇宙中,在神眼中第一個犯罪的就是魔鬼。約翰八章四十四節上半說,“你們是出於那父魔鬼。”撒但是我們墮落之人的父,他是魔鬼,是殺人的、說謊的也是說謊者的父。這裡所列的經節都說到魔鬼撒但作為罪的源頭。

由於人的墮落,撒但的個格與人的魂成為一,並且撒但被接受到人的身體裡,成為罪,就是在人肉體肢體裡作工的惡
由於人的墮落,撒但的個格與人的魂成為一,並且撒但被接受到人的身體裡,成為罪,就是在人肉體肢體裡作工的惡(創三1、4~5,羅五12、19上,七18上、14下、17、20~21)。魔鬼的個格與我們的魂成為一,把我們的魂變成了己。我們的先祖亞當、夏娃吃了善惡知識樹的果子,就將魔鬼自己作為罪接受到他們的身體裡,使神所創造的身體變質為肉體。從那時起,罪就成為那在人肉體的肢體裡作工的惡。這可能不是一篇喜樂的信息,卻是我們極需要的。我們越看見這事,就越珍賞基督。我們越看見自己的罪惡,就越珍賞基督是我們的贖罪祭。所以我們需要神聖的光,好對此有透徹並完全的看見。

羅馬五章十二節說,“這就如罪是藉著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藉著罪來的,於是死就遍及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這節所說的眾人,包括你我。罪是藉著亞當、夏娃入了世界。十九節說,“藉著一人的悖逆,多人構成了罪人。”罪開始於悖逆,就是拒絕神的話、神的律和神的人位,使我們都被構成了罪人。

保羅在七章十四節說,“我是屬肉的,是已經賣給罪了。”這是保羅說到他自身的經歷。十七節說,“不是我行出來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罪行出來的。”十八節說,“我知道住在我裡面,就是我肉體之中,並沒有善。”意即我們的肉體中並沒有善,只有惡住在其中。在本章,保羅以貪心為例,說明這不是他行出來的,乃是罪,就是魔鬼自己,在他裡面行出來的。因此,他在二十至二十一節進一步解釋說,“若我去作所不願意的,就不是我行出來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罪行出來的。於是我發現那律與我這願意為善的人同在,就是那惡與我同在。”這意思是,在他裡面的那惡將保羅擊敗,使他無法為善。這與加拉太二章二十節成為明顯的對比,那裡說,“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

因為魔鬼是罪人的父,說謊者的父,所以罪人是魔鬼的兒女
因為魔鬼是罪人的父,說謊者的父,所以罪人是魔鬼的兒女(約八44,約壹三10)。在約翰八章四十四節,主耶穌對想要殺祂的猶太人直率地說,“你們是出於那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欲,你們願意行。”約壹三章十節說,“在此,神的兒女和魔鬼的兒女就顯出來了。”我們在成為神的兒女之前,都是魔鬼的兒女。盼望我們對此有深刻的印象。

我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母腹裡就有在亞當裡的罪,生來就有蛇的毒,使我們成為蛇類,毒蛇之種
我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母腹裡就有在亞當裡的罪,生來就有蛇的毒,使我們成為蛇類,毒蛇之種(詩五一5,約九34,太二三33,三7)。大衛寫了詩篇五十一篇,那是他犯了大罪之後所寫的。在這篇詩中,他說,“看哪,我是在罪孽裡生的,我母親在罪中懷了我。”(5)我們都是這樣來到世界,都是在罪中成孕,在罪孽裡生的。不論我們出生時長得多可愛,都是滿了罪孽的。看看那些可愛的嬰孩,他們開始學說話之後,很快就會說,“不要。”這是因為已經有個東西在他們裡面,是生來就有的。我們都是這樣出生的。我們需要對此有認識,不要受欺騙。

約翰九章三十四節,法利賽人對一個瞎眼的人說,“你全然生在罪中。”事實上,不僅那瞎眼的人如此,說這話的人也全然生在罪中。眾人都犯了罪(羅五12),沒有一個例外。有的人可能是好一點的罪人,或比較有文化的罪人,但無論如何都是罪人。

馬太二十三章三十三節說,“蛇類,毒蛇之種,你們怎能逃避火坑的審判?”在我們墮落的性情裡,我們是蛇類,是毒蛇;我們的舌頭發出響聲,能注射毒素,帶進死亡。三章七節說,“約翰看見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來受他的浸,就對他們說,毒蛇之種,誰指示你們逃避要來的忿怒?”這些法利賽人、撒都該人遵守律法,他們自稱是義的,但約翰卻對他們說,他們是“毒蛇之種”。

罪是那惡者撒但的邪惡性情;撒但藉著亞當的墮落,已經將他自己注射到人裡面,如今成了罪的性情,

作為律在墮落的人裡面居住、行動並作工
罪是那惡者撒但的邪惡性情;撒但藉著亞當的墮落,已經將他自己注射到人裡面,如今成了罪的性情,作為律在墮落的人裡面居住、行動並作工(羅五12、21,六14,七11、17、20)。這裡所列的經節給我們看見,罪是如何的活躍。罪並不睡覺,乃是在作工。罪進入世界,罪也作王(五12、21)。罪乃是一個人位,能在死中作王。不僅如此,罪也會作主管轄人(六14)。罪藉著誡命得著機會,叫諸般的貪心在保羅裡面發動(七8)。罪也會藉著誡命得著機會,誘騙我們,並且藉著誡命殺了我們(七11)。十七、二十節也說,“住在我裡面的罪。”我們讀了這些經節之後,只能說,“主耶穌,我是有罪的,罪就住在我裡面。”

罪就是不法
罪就是不法(約壹三4,帖後二3、7~8)。不法就是沒有律法。我們應該知道,神不僅賜下律法,祂自己就是一個律,是生命的律、神聖的律。相反的,不法就是人違背、觸犯神自己這神聖的律;換句話說,不法就是人拒絕、背叛神的管治。提多書二章十四節說,“祂為我們舍了自己,要贖我們脫離一切的不法”。主耶穌不只要贖我們脫離罪,更要贖我們脫離不法。約壹三章四節說,“凡犯罪的,也行不法;罪就是不法。”罪不僅僅是犯一個小過錯,更是違反神的律,拒絕神的管治。

帖後二章三節說,“有那不法的人,就是滅亡之子,顯露出來。”這就是敵基督,他將要顯露出來。他現在還沒有顯露出來,是因為他的時候還沒有到。七節說,“那不法的奧秘已經發動,只等那現在的抑制者被除去。”不法的奧秘與不法的人有關,這不法的奧秘已經發動。看看今天的社會,無論在哪裡,到處都可看到不法。人不只是作壞事,更是行不法。我們需要蒙拯救脫離不法,成為這個不法之奧秘的相反見證。

無意中犯了罪,表徵在我們墮落性情裡的罪,就是從撒但藉著亞當進到人類裡面內住的罪,使我們無意中就犯罪
無意中犯了罪(利四2),表徵在我們墮落性情裡的罪,就是從撒但藉著亞當進到人類裡面內住的罪(羅五12),使我們無意中就犯罪(七19~20)。利未記四章說到贖罪祭時,一再說到“無意中犯了罪”(13、22、27)。無意中犯了罪,英譯欽定本譯為“因無知而犯了罪”。這表徵在我們墮落性情裡的罪。我們不想犯罪,沒有計劃要犯罪,也不是故意要犯罪,但是罪就行出來了。在我的經歷中,大部分的罪都是屬於這一類的。我不敢說我從來沒有刻意犯罪,但是大部分的罪都是無意中犯的。比方,我沒有打算說謊,但是謊言就出來了;也許不是惡意的,是善意的,但仍是謊言。或者我並沒有打算要批評弟兄,但在我裡面立刻就有批評的想法,批評的話就說出來了。或者我並不打算講閒話,但是一打電話,閒話就滔滔不絕。這些都是從我們裡面出來的。這就是從撒但藉著亞當進到人類裡面內住的罪,使我們無意中就犯罪。

四章說到贖罪祭時,列舉了事奉的祭司、全會眾、官長和平民,都是無意中犯了罪(2~3、13、22、27)。然而,這並不代表因為他們不知道就沒有罪。事實上,他們一覺察到自己犯了罪,就需要獻上贖罪祭(14、23、28)。

這罪在羅馬七章是人位化的,乃是撒但邪惡的性情,甚至就是撒但自己,住在我們墮落的肉體裡;既然我們的肉體與罪是一,我們出於肉體所作的,不論善惡,就都是罪
這罪在羅馬七章是人位化的(見8節注1),乃是撒但邪惡的性情,甚至就是撒但自己,住在我們墮落的肉體裡(17~18上、20、23);既然我們的肉體與罪是一(八3),我們出於肉體所作的,不論善惡,就都是罪。肉體的定義有三重:第一,物質的血肉之軀;第二,墮落的身體,就是變質的身體,有罪住在其中;第三,整個墮落的三部分人。在創世記六章三節,耶和華說,“人既是肉體,我的靈就不永遠與他相爭。”這裡的肉體就是整個墮落的三部分人。肉體與罪是一,所以凡出於我們肉體的,無論看起來是美好或邪惡,都是罪。

不僅如此,因為肉體是指墮落的人,所以每一個墮落的人都是罪
不僅如此,因為肉體是指墮落的人(創六3,羅三20),所以每一個墮落的人都是罪(林後五21與注2)。這不是僅僅說我們有罪,乃是說我們就是罪的本身。當我們到主面前去認罪,越認罪就越有可認的,甚至無法停下來;因為我們滿了罪愆、過犯。贖愆祭與贖罪祭是緊密相聯的。我們之所以會有罪愆和過犯,乃是因為我們這個人就是罪。我們必須被主帶到一個地步,有從主而來的強烈光照,使我們俯伏在主面前,向祂承認:“主啊,我不過就是罪,我就是罪的本身。”

贖罪祭表徵基督替我們成為罪,在十字架上藉著死定罪了罪
贖罪祭(利四1~35)表徵基督替我們成為罪,在十字架上藉著死定罪了罪(1~3、13~14、22~23、27~28,羅八3)。我們越看見自己的光景,就越要讚美主為我們預備了贖罪祭。我們是罪,而基督為我們成為罪,在十字架上藉著死,定罪了罪。

話就是神,化身成為肉體,有罪之肉體的樣式,也就是有墮落之人的樣式
話就是神,化身成為肉體,有罪之肉體的樣式,也就是有墮落之人的樣式(約一1、14,羅八3)。神在罪之肉體的樣式裡,差來了自己的兒子。成了肉體之神的兒子並沒有罪,只有罪之肉體的樣式。

雖然基督僅僅有墮落之人的樣式,然而祂在十字架上時,神把那個樣式算作真實的(林後五21)。

因著罪、舊人、撒但、世界以及這世界的王,都與肉體是一,當基督在肉體裡受死時,罪就被定罪(羅八3),舊人被釘十字架(六6),撒但被廢除(來二14),世界受審判,這世界的王也被趕出去(約十二31)。藉著主在十字架上的死,罪、舊人、撒但、世界以及這世界的王都被對付、除去。基督是何等的贖罪祭!

因此,藉著基督在肉體裡的死,一切消極的事物都受了對付;這就是贖罪祭的功效(一29)。基督作為贖罪祭對付了我們一切的難處。我們是罪,但基督為我們成為罪,就叫我們這些原是毒蛇的人,在基督裡能成為神的義(林後五21)。

藉著基督在蛇的形狀裡受死,那在人的肉體裡之撒但的邪惡性情就在十字架上受了審判,使信徒可以得著永遠的生命
藉著基督在蛇的形狀裡受死,那在人的肉體裡之撒但的邪惡性情就在十字架上受了審判,使信徒可以得著永遠的生命(約三14~16,一14,羅八3)。基督就是摩西在曠野舉起之銅蛇的實際,凡仰望祂的,就要得著永遠的生命。我們這些被毒蛇所咬、所毒害的人,已經得著了永遠的生命。

基督是那不知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神的義
基督是那不知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神的義(林後五21)。我們在基督裡面,已經主觀地成為神的義,這乃是一個大的神跡。

我們重生後,仍需每天取用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並作我們的贖愆祭
我們重生後,仍需每天取用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約壹一8,出二九35~36),並作我們的贖愆祭(約壹一9)。我們需要學習如何天天取用基督作贖罪祭和贖愆祭。

按手在供物頭上,表徵獻祭者與供物聯結
按手在供物頭上,表徵獻祭者與供物聯結(利四4、15、24、29、33)。基督是我們的贖罪祭,我們需要按手在祂頭上,一直與祂有聯結,因為我們時刻都需要祂作贖罪祭。操練靈不僅僅是大聲、興奮地喊叫;真正的操練靈乃是按手在基督的頭上,與祂聯結為一。我們需要藉著按手在基督這祭物的頭上,更深操練我們的靈。

取用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意思是墮落之人性情中的罪被定罪,我們的舊人被對付,撒但這罪的本身被廢除,世界受審判,世界的王被趕出去
取用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意思是墮落之人性情中的罪被定罪(羅八3),我們的舊人被對付(六6),撒但這罪的本身被廢除(來二14),世界受審判,世界的王被趕出去(約十二31)。這些都是已經成就的事實。我們不要有不信的噁心,乃要說,“主啊,我相信你在十字架上受死的時候,這一切都發生了。”

“世界的王”這辭裡的“王”,含示權勢或權力,以及爭奪權力(路四5~8,參太二十20~21、24,約三9)。這“世界的王”是反對神、背叛神的,他與神爭奪權力。在以西結二十八章十六節,神對豫表路西弗的推羅王說,“我……從神的山驅逐你。”我們要對魔鬼宣告:“魔鬼,你已經被驅逐了!”

爭奪權力是肉體、罪、舊人、撒但、世界和世界之王的結果,結局(加五16~17、24~26)。
罪包括爭權,罪的律是與神相爭的自動能力、力量和動力(羅七23,八2)。在這宇宙中,神和魔鬼之間爭奪權力。魔鬼進到人裡面以後,就把我們這些墮落的人作成他的兒女、臣民;於是魔鬼與神之間爭權,罪人與神之間也爭權。罪是極有能力的,有力量與神相爭,使罪人作違背神的事。在我們裡面有一個罪的律,羅馬八章稱之為“罪與死的律”(2)。在我們身體肢體中罪與死的律,與我們心思中善的律交戰(七23);罪與死的律總是擊敗我們,將我們擄去,結果就是死。我們裡面有一個與神相爭的能力,與神爭權、爭鬥,叫我們犯罪。

藉著我們與那是光的神有真實、親密、活潑、愛的交通,我們就看見自己是有罪的,而取用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
藉著我們與那是光的神(約壹一5,西一12)有真實、親密、活潑、愛的交通,我們就看見自己是有罪的(約壹一5~9),而取用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利未記關於祭物的記載有兩種次序,首先在一至五章的順序是燔祭,然後是素祭,接著就是平安祭,最後是贖罪祭和贖愆祭。但在六至七章,說到這些祭物的條例時,次序就改變了;仍然是從燔祭的條例開始,然後是素祭的條例,接著是贖罪祭和贖愆祭的條例,最後才是平安祭的條例。一至五章的次序是按照我們的經歷,六至七章的次序是按照神經綸的全貌。

從經歷上來說,我們取用基督作我們的燔祭時,就是取用祂作絕對為著神的那一位;我們取用祂作我們的素祭時,就是享受祂作完全無罪的人;我們這樣享受祂作燔祭和素祭,就與神有平安,有交通。這個交通會把我們帶到約壹一章的經歷中;在這個交通裡,光就來了,在神聖的光照之下,我們看見自己是有罪的。那就是在經歷上取用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

我們越愛主並享受祂,就越認識我們是多麼邪惡
我們越愛主並享受祂,就越認識我們是多麼邪惡(賽六5,路五8,羅七18)。這是我們實際的經歷。我們愛主,將自己奉獻給祂;就一面的意義來說,是以祂為我們的燔祭、素祭並享受祂作平安祭。然而當我們越愛祂,越被祂的愛所淹沒時,從那靈而來的光,就照亮在我們的靈裡,並進入裡面每一個角落,暴露我們是多麼邪惡。一面來說,我們被祂的愛所融化,一面我們又恨惡自己。我們越愛主,就越恨惡自己,看見自己多麼邪惡、可憐並有罪。

領悟我們有罪的性情,並取用基督為我們的贖罪祭,就使我們受審判並被降服,這樣的領悟保守我們,因為這使我們對自己沒有任何信心
領悟我們有罪的性情,並取用基督為我們的贖罪祭,就使我們受審判並被降服,這樣的領悟保守我們,因為這使我們對自己沒有任何信心(腓三3,參出四6)。當我們取用基督作贖罪祭時,我們會覺得受審判並被降服。然後我們會受提醒,看見自己在墮落的人裡有怎樣邪惡的性情。這樣的領悟能保守我們;我們若忘了這件事,就會犯罪。大衛就是如此,他在驕傲中就放鬆了。我們一放鬆就會忘記自己的組成是什麼,也就離開蒙保守的範圍。這一切的領悟都是要叫我們對自己沒有任何信心,要叫我們不敢倚靠自己。對自己沒有信心是一個標記,表明我們正在享受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

我們該從大衛的經歷中學習不要對自己有絲毫的信心
我們該從大衛的經歷中學習不要對自己有絲毫的信心(詩五一)。

神用苦痛的方法讓我們失敗,給我們看見我們是多麼可怕、醜陋和可憎,使我們棄絕一切出於己的,完全倚靠神
神用苦痛的方法讓我們失敗,給我們看見我們是多麼可怕、醜陋和可憎,使我們棄絕一切出於己的,完全倚靠神(參利六28,申八2,路二二31~ 32,羅八28)。

我們享受基督作我們的燔祭,就是絕對為著神的一位,我們才知道自己是何等有罪,而能享受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
我們享受基督作我們的燔祭,就是絕對為著神的一位,我們才知道自己是何等有罪,而能享受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利六25~27)。這告訴我們,享受基督作燔祭乃是享受祂作贖罪祭重要的根基。

人是神所造的,目的是要彰顯神並代表神,不該為著神以外的事物,乃該絕對為著神
人是神所造的,目的是要彰顯神並代表神,不該為著神以外的事物,乃該絕對為著神(創一26,賽四三7)。一切的罪,都是開始於我們沒有絕對為著神;我們也因此活在罪中。

凡我們出於自己所作的,無論是好或壞,都是為自己作的;既是為自己作而不是為神作的,在神眼中都是有罪的
凡我們出於自己所作的,無論是好或壞,都是為自己作的;既是為自己作而不是為神作的,在神眼中都是有罪的。罪不只是粗鄙的行為,罪乃是以自我為中心。每當我們有所作為、有所想法、有所計畫,卻不是為著神,乃是以自我為中心時,在神眼中就是有罪的。

我們若為著自己而事奉主,這乃是罪
我們若為著自己而事奉主,這乃是罪(民十八1,王下五20~27,太七22~ 23)。在事奉主的事上,我們若是為了自己,這乃是罪;主會用這件事來摸我們這些事奉祂的人。在有關贖罪祭的經文裡,首先提到的是事奉的祭司;那些受膏的祭司乃是事奉的人。我們所作的若是為著自己、出於自己,這就是罪。就像王下五章二十至二十七節說到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從亞蘭王的元帥乃縵接受銀子和衣裳,他所作的都是為著自己。因此,乃縵的麻風沾附於他。

我們若宣揚自己,這乃是罪
我們若宣揚自己,這乃是罪(林後四5)。在我們宣揚基督的時候,若是不謹慎,己就會偷溜進來,使我們宣揚自己,而不是單純地宣揚基督。

我們行義,就如施捨、禱告、禁食,若是為著自己,好表現並炫耀自己,這乃是罪
我們行義,就如施捨、禱告、禁食,若是為著自己,好表現並炫耀自己,這乃是罪(太六1~6)。主叫那些自以為義的人,不要在人面前施捨、禱告、禁食,因為這不過是使自己得榮耀,使自己得滿足。我們行這些事時,不要為著展示或炫耀而作,乃要在隱密中作,好叫父在隱密中察看。這能叫我們蒙保守。

我們愛別人若是為著自己─為著我們的名聲、地位、利益和驕傲─這乃是罪
我們愛別人若是為著自己—為著我們的名聲、地位、利益和驕傲—這乃是罪(路十四12~14)。

我們養育兒女若是為著我們自己和我們的未來,這乃是罪
我們養育兒女若是為著我們自己和我們的未來,這乃是罪(參林前七14)。我們應當將這原則應用在生活中的每一方面,無論是在職或作生意,甚至作任何合法的事,若只是為自己或為自己的未來而作,這都是罪。我們需要更深地看見罪、認識罪並辨認罪,而不按照一般的觀念認識罪。

在主的恢復裡,我們實在需要恢復對這一切祭物的經歷;今天我們對這些祭物的經歷有所短缺。因著我們缺少經歷基督作贖罪祭,在擘餅聚會中就沒有什麼可讚美的,只能獻上一點籠統的讚美;在祝謝時,常常也只是形式化的老套。我們會說,感謝主成為肉體,降生為人,經過人生,死在十字架上,感謝主成了賜生命的靈,進到我們裡面。這些都很好,都是對的,也都很美妙,卻沒有獻上任何祭物,沒有出於對基督主觀的經歷。若沒有經歷,我們的禱告就不是獻祭。我們需要補足對基督的經歷;本次訓練是要給我們這樣的操練。當我們回到所在地時,願我們都能學習取用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

贖罪祭的血有四種功效
贖罪祭的血有四種功效。我們不能忘記血。贖罪祭的血有四種功效,四種能力。這些動物祭牲的血,豫表神羔羊—耶穌的血。

有些血被帶進會幕,在耶和華面前對著至聖所的幔子彈七次,表徵基督的血已被帶到諸天之上的至聖所裡,使我們得救贖
有些血被帶進會幕,在耶和華面前對著至聖所的幔子彈七次(利四5~ 6、16~17),表徵基督的血已被帶到諸天之上的至聖所裡,使我們得救贖(來九12)。我們若要真實地進入利未記所記載的贖罪祭,必須研讀幾卷書:第一是希伯來書,“罪”這字在希伯來書提到最多次;第二是羅馬書;第三是約翰一書。我們怎能說人裡面沒有罪?若真是這樣,就沒有定罪,沒有審判,也不需要成就平息,不需要赦免了。我們若不相信有“罪”這件事,就可以把這幾卷書丟掉;但人的確是有罪的,這幾卷書中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甚至可說是神經綸中相當重要的部分。

流血雖然在性質上是法理的,不是生機的,但若沒有這血,我們就不可能經歷生機的拯救。希伯來九章十二節說,“並且不是藉著山羊和牛犢的血,乃是藉著祂自己的血,一次永遠地進入至聖所,便得到了永遠的救贖。”這血要被帶到至聖所裡,對著至聖所的幔子彈七次;祭司作這事不是為著你我,乃是為要讓神看見。當神看見這血灑在祂面前,祂對墮落之人的要求因此就得著滿足。神悅納這血,人就得自由、得釋放、能來到神面前,與神有聯結,有交通,而與神是一。神也預備好與人調和。這些都是因為祂兒子的血。我們感謝主,如今基督的血已被帶到屬天的帳幕裡,帶到父面前。

有些血被抹在香壇的四角上,表徵基督之血的救贖是有功效的,使我們藉著在禱告中接觸神,而被帶到神面前
有些血被抹在香壇的四角上(利四7上、18上),表徵基督之血的救贖是有功效的,使我們藉著在禱告中接觸神,而被帶到神面前(來十19)。血被抹在香壇的四腳上,這是在聖所裡,與至聖所相近。我們可以在香壇那裡接觸神,與神相交,禱告蒙神悅納,是因為那裡有血。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說自己有什麼功績,所以夠資格向神獻上禱告。無論我們在香壇向神發表什麼,若沒有抹在金香壇四角上的血,我們的禱告就不可能蒙神悅納。

李弟兄從倪弟兄身上學到這事。每次倪弟兄禱告的時候,總是先應用血。應用血不是一種形式或儀式,乃是因為我們裡面對血有極深的需要。我們要在光中與神有無間斷、不受攔阻的交通,就需要血潔淨我們,好叫祂能赦免我們一切的罪。

有些血被抹在燔祭壇的四角上,表徵基督的血為著救贖我們是有功效的
有些血被抹在燔祭壇的四角上(利四25上、30上、34上),表徵基督的血為著救贖我們是有功效的(弗一7,彼前一18~19)。有些血被抹在燔祭壇的四角上是要告訴我們:基督的血,就是祭司帶到神面前所彈的那血,必定是有功效的,必定能救贖我們。我們要宣告:我們已借羔羊的血蒙救贖。

其餘的血倒在燔祭壇的基部,表徵基督的血在十字架上倒出,使我們的良心平安,向我們保證我們得神救贖並蒙神悅納
其餘的血倒在燔祭壇的基部(利四7下、18下、25下、30下、34下),表徵基督的血在十字架上倒出,使我們的良心平安,向我們保證我們得神救贖並蒙神悅納(來九14)。基督的血在十字架上倒出;舊約中說到必有一洗罪的泉源(亞十三1);當主在十字架上,羅馬兵丁紮祂的肋旁,就有血和水流出來(約十九34)。有的人受傷流血,是因著受人逼迫,但是主被紮,肋旁流出血來,乃是神的作為,是神對祂的審判。

基督的血在十字架上倒出,使我們的良心平安,保證我們能得神救贖並蒙神悅納。我們的平安乃是憑著耶穌的血;這血已經倒出。如今我們有蒙血潔淨的良心,使我們脫離死行,叫我們可以直接來到活神面前,事奉、敬拜祂,與祂是一。救贖已經完成,平息已經成就,如今我們得了釋放,能來到神面前。我們是活的,我們乃是在三一神的面前生活行動。盼望這事再次啟動我們裡面喜樂的律。

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在肉體中定罪了罪,結果我們就能不照著肉體,只照著靈而行
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在肉體中定罪了罪,結果我們就能不照著肉體,只照著靈而行(羅八3~4)。基督是我們的贖罪祭,除去我們一切的難處,在肉體中定罪了罪,如今我們不再受肉體束縛捆綁,不再在律法之下;我們能憑靈生活,憑靈而行。借此,我們就得著自由,能過無罪的生活,就是基督在地上所過的生活,而在實際上活基督。

新約總論第三百三十一篇提到:“肉體是墮落之三部分人極點的表現(創六3),那靈是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終極的實化(約七39)。因著基督的救贖與那靈重生的工作,我們這些已經接受神分賜的人,就能不憑著肉體,不憑著我們墮落的人而行,乃憑著那靈,憑著經過過程的三一神而行。”(八八頁)我們有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在我們的靈裡,如今我們可以在靈裡生活並行事為人。讚美主!“阿利路亞!阿利路亞!裂開幔子我已過,這裡榮耀不敗落!阿利路亞!阿利路亞!我今在我王的面前過生活!”(詩歌四一六首副歌)(M. C.)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8-01-14 17:36:10
    觀看數 :
    2,832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