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素祭的異象及享受
  • 2,863 views,
  • 01-14,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在進入本篇信息之前,我們要說到一件事:我們需要看見基督。我們需要對基督有擴大、寬廣、延展的看見;我們需要一個又一個異象,來看見基督的所是;因為我們看見異象與我們對基督的經歷有密切的關係。

我們所看見的基督,才是我們所得著的基督。在創世記十三章十四至十五節,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從你所在的地方,舉目向東西南北觀看;凡你所看見的一切地,我都要賜給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這裡所說“凡你所看見的一切地”,乃是表徵基督。凡亞伯蘭所看見的一切地,神都要賜給他。這意思是,我們所看見的基督,就是我們所得著的基督。然後,十七節說,“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把這地賜給你。”換句話說,我們看見了基督,就要起來“縱橫走遍”我們所看見的基督。

素祭與新的復興
本篇信息乃是説明我們看見基督是素祭這件事。利未記二章一至五節說,“若有人獻素祭為供物給耶和華,就要用細麵澆上油,加上乳香,帶到亞倫子孫作祭司的那裡;祭司就要從細麵中取出一把來,並取些油和所有的乳香,然後把所取的這些作為素祭紀念的部分,燒在壇上,是獻與耶和華為怡爽香氣的火祭。素祭所剩的要歸給亞倫和他的子孫;這是獻與耶和華的火祭中為至聖的。你若獻爐中烤的物為素祭作供物,就要用細麵,作成調油的無酵餅,或抹油的無酵薄餅。你的供物若用煎盤上作的物為素祭,就要用調油的無酵細麵。”素祭豫表三件事:第一,素祭豫表在神人生活裡的基督;其次,素祭豫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乃是基督之神人生活的翻版;第三,素祭豫表召會生活,就是被成全之神人所過的團體生活。

素祭首先豫表在神人生活裡的基督。這是“新的復興”三方面之一。盼望主能帶我們進入新的復興的三方面,好轉移這個時代,從召會時代進到千年國時代。我們要轉移時代,就需要新的復興。
新的復興第一方面乃是達到神聖啟示的最高峰;這是永遠的異象。我們可以從許多角度來看神聖啟示的最高峰。從素祭的角度來看,神聖啟示的最高峰乃是神人調和為著基督身體的一;這是聖經的中心,也是我們基督徒的中心。一就像溫度計,核對我們是否活在神人的調和裡,使我們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與神是一,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這是神聖啟示的最高峰。

新的復興第二方面乃是神人的生活;這是關乎永遠的生命。首先,我們有永遠的異象,就是神聖啟示的最高峰;然後,我們要在永遠的生命裡過神人的生活;神人生活的異像是由素祭所表徵。這就是本篇信息之所以重要的原因。在《關於相調的實行》這本書裡,說到神人生活:“基督身體的實際不僅僅是一個團體的生活,也是一個調和的生活。……這是蒙重生、被變化、得榮耀的三部分神人,在基督的復活裡,與三一神在永遠聯結裡調和的生活。”(三七至三八頁)今天,這個調和就在我們裡面進行,我們正在與三一神調和。我們都要過這種與三一神調和的生活。

新的復興協力廠商面乃是照著神牧養;這是永遠的工作,就是照著神來牧養、顧惜、餵養人,將神服事給人。“照著神牧養”意思是照著神的性情、方式、渴望、喜好來牧養、顧惜、餵養神的兒女,將神服事到他們裡面。這是永遠的工作,也是我們的工作。
 

素祭豫表在神人生活裡的基督
素祭豫表在神人生活裡的基督(利二1~16)。

細麵是素祭的主要成分,表徵基督的人性,在各方面都是柔細、完全、柔和、平衡、正確的,沒有過度或不及之處;這表徵基督人性生活和日常行事為人的優美和卓越
細麵是素祭的主要成分,表徵基督的人性,在各方面都是柔細、完全、柔和、平衡、正確的,沒有過度或不及之處;這表徵基督人性生活和日常行事為人的優美和卓越(1,約十八38,十九4、6下,路二40,二三14,賽五三3)。若沒有基督,我們就不是柔細、完全、柔和、平衡、正確的,反而是粗魯又不平衡的。但是讚美主,有一位神人活在我們裡面。在約翰十八至十九章,當彼拉多察驗主耶穌之後,他三次宣告說,“我查不出祂有什麼該定罪的。”(約十八38,十九4、6下)甚至連羅馬總督彼拉多這個不信者都說,“我查不出祂有什麼該定罪的。”如果是我們站在彼拉多面前,他一定會找出我們的錯;但是彼拉多在基督身上找不到有什麼該定罪的。路加二章四十節說,“那孩子漸漸長大,剛強起來,充滿智慧,又有神的恩在祂身上。”主耶穌是全宇宙中最好的青少年;我們沒有像這樣的青少年,但我們需要顧惜、牧養青少年,叫他們能享受這樣一位基督。

馬太二十七章十二至十四節說,“當祂被祭司長和長老控告的時候,什麼都不回答。彼拉多對祂說,他們作見證,告你這麼多的事,你沒有聽見麼?耶穌仍不回答,連一句話也不說,以致總督極為希奇。”我們常說很多話來為自己辯解,但主耶穌什麼都沒有說,這使總督非常希奇。我們的確很擅長為自己辯解,為自己表白。有一次,我因著送一位弟兄到機場,很晚才吃晚餐。正吃的時候,有人拍了我的背,我回頭一看,是李弟兄,我就對他說,“我因著送人到機場,沒有吃晚餐,所以我到現在九點半了才吃。”事實上,他什麼也沒問我,我自己就解釋了那麼多。後來,他對我說,“我很高興看見你為自己作了解釋。”我真是被暴露。我們就是這樣擅長為自己辯解,但是基督沒有為自己說什麼,以致總督也覺得希奇。

素祭的油表徵神的靈作基督的神聖元素
素祭的油表徵神的靈作基督的神聖元素(利二1,路一35,三22,四18,來一9)。基督在素質和經綸一面都有神的靈。馬太一章十八和二十節說,“耶穌基督的由來,乃是這樣:祂母親馬利亞已經許配了約瑟,他們還沒有同居,馬利亞就被看出懷了孕,就是她從聖靈所懷的。……那生在她裡面的,乃是出於聖靈。”那生在她裡面的,乃是出於聖靈,這意思就是有個東西生在她裡面。我們對於成肉體的觀念是:基督從馬利亞的腹中出來;但成肉體真正的意思是有個東西進到馬利亞腹中。這位人救主在馬利亞的腹中成孕,就是成肉體。祂在素質一面被靈充滿,如同細麵調油(利二4~5)。聖靈乃是祂的素質。

不僅如此,祂在經綸一面也被靈充溢,有聖靈降在祂的身上,就圖元祭澆上油一樣(1、6、15)。路加三章二十二節說,主耶穌受浸的時候,“聖靈以仿佛鴿子的形體,降在祂身上。”四章十八節說,“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膏了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去宣揚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複明,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希伯來一章九節說,“你愛公義,恨惡不法;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歡樂的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夥。”我們是基督的同夥,得以分享祂身上歡樂的油。

在素祭裡,細麵與油調和,表徵基督的人性與聖靈調和,也表徵祂的屬人性情與神的神聖性情調和,使祂成為神人,獨特地兼有神性和人性,並沒有產生第三性
在素祭裡,細麵與油調和,表徵基督的人性與聖靈調和,也表徵祂的屬人性情與神的神聖性情調和,使祂成為神人,獨特地兼有神性和人性,並沒有產生第三性(利二4~5,太一18、20)。

素祭中的乳香,表徵基督在祂復活裡的馨香;乳香加在細麵上,表徵基督的人性含有祂復活的芬芳
素祭中的乳香,表徵基督在祂復活裡的馨香;乳香加在細麵上,表徵基督的人性含有祂復活的芬芳(利二1~2,參太二11,十一20~30,路十21)。在馬太十一章二十至二十四節,我們看見主責備那些拒絕祂的城。祂說,“哥拉汛哪,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中間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推羅、西頓,她們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推羅、西頓所受的,比你們所受的還容易。還有你,迦百農啊,你已經被高舉到天上,你必墜落到陰間。因為在你那裡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所多瑪,她必會存留到今天。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所多瑪地所受的,比你所受的還容易。”這是一段很強的說話。

人們拒絕了這位完整的神、完全的人、神人調和者。當主耶穌這樣被拒絕時,祂正在與父交通,所以那時,祂回應說,“父啊,天地的主,我頌揚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智慧通達人藏起來,向嬰孩卻啟示出來。父啊,是的,因為在你眼中看為美的,本是如此。”(25~26)主耶穌雖然被這一些城市拒絕,但祂仍然頌揚父。這就是基督在祂復活裡的馨香。

接著,祂說,“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因此你們要負我的軛,且要跟我學,你們魂裡就必得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28~30)主的軛就是父的旨意,祂的擔子是將父的旨意實行出來的工作。這樣的軛是容易的,不是痛苦的;這樣的擔子是輕省的,不是沉重的。如果我們覺得我們的軛是艱難的,擔子是沉重的,那就是負錯了軛,想要行我們自己的意思,而不是實行父的旨意,因為父的軛是容易的,祂的擔子是輕省的。

四福音描繪基督在祂的人性裡調著祂的神性而生活,且從祂的受苦中彰顯復活
四福音描繪基督在祂的人性裡調著祂的神性而生活,且從祂的受苦中彰顯復活(參約十八4~8,十九26~27上)。約翰十八章記載主在一個園子裡被棄絕、遭背叛;出賣祂的猶大領了一隊兵要來抓祂:“耶穌……對他們說,你們找誰?他們回答說,拿撒勒人耶穌。祂說,我是。……他們就退後,倒在地上。祂又問他們說,你們找誰?他們說,拿撒勒人耶穌。耶穌回答說,我已經告訴你們,我是;你們若找我,就讓這些人走吧。”(4~8)主妥善地照顧門徒,啟示出祂是從容不迫地經過死的過程,並彰顯祂復活的馨香。

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時,我們也可以看到祂復活的芬芳和馨香。那時,祂在十字架上,看見祂母親和祂所愛的那門徒站在旁邊,就對祂母親說,“婦人,看哪,你的兒子。”(十九26)又對那門徒說,“看哪,你的母親。”從那時候,那門徒就接她到自己家裡去了(27)。因著門徒與基督有生命的聯結,所以耶穌所愛的那門徒約翰能成為馬利亞的兒子,而馬利亞也可以成為約翰的母親。

馬太二十七章五十四節記載,百夫長和一同看守耶穌的人,看見耶穌死時所發生的事,就極其害怕,說,“這真是神的兒子。”在此,我們看見雖然祂是在受苦,但祂從受苦中彰顯復活。

基督被那靈充滿並被復活浸透的生活,對神乃是怡爽的香氣,使神得著安息、平安、喜樂、享受和完全的滿足
基督被那靈充滿並被復活浸透的生活,對神乃是怡爽的香氣,使神得著安息、平安、喜樂、享受和完全的滿足(利二2,路四1,約十一25,太三17,十七5)。利未記二章二節說,“祭司就要從細麵中取出一把來,並取些油和所有的乳香,然後把所取的這些作為素祭紀念的部分,燒在壇上,是獻與耶和華為怡爽香氣的火祭。”素祭中這些作為紀念的部分被火燒盡,表徵神悅納了基督作滿足祂的食物,以致成為紀念。馬太三章十七節記載,耶穌受浸時,有聲音從諸天之上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之後,當主在變化山上變化形像時,“又有聲音從雲彩裡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祂。”(十七5)父兩次宣告子乃是父所喜悅的,意即神喜悅基督。

素祭所用以調和的鹽,表徵基督的死或基督的十字架;鹽的功用是調味、殺菌和防腐
素祭所用以調和的鹽,表徵基督的死或基督的十字架;鹽的功用是調味、殺菌和防腐(利二13)。

主耶穌一直過一種調鹽的生活,就是在十字架下的生活
主耶穌一直過一種調鹽的生活,就是在十字架下的生活(可十38,約十二24,路十二49~50)。祂一直向己死,否認己,而活父的生命。在路加十二章四十九至五十節,主說,“我來要把火丟在地上,若是已經著起來,那是我所願意的。我有當受的浸,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的困迫!”當受的浸就是主的死;祂要受死的浸。祂說,祂是何等的困迫,意思是,祂在完成祂的工作以前,一直是受限制的。然後祂說,祂要把火丟在地上,這火表徵祂的神性連同祂神聖的生命。祂的死是釋放生命的死,也是釋放火的死。祂的死與復活,就是把祂生命的火丟在地上。五十節第二注指出:“祂神聖的生命借祂肉身受死釋放出來,就在復活裡成了祂信徒屬靈生命的衝力。”這屬靈生命的衝力就是火,就是一種推動的力量。這火丟在地上,就是丟進我們的靈裡,成為我們信徒屬靈生命以及召會生活的衝力。讚美主!祂來要把火丟在地上。這火今天正在全地著起來。

曾否有人想過,火會在前蘇聯焚燒起來?那真是一個奇跡。記得在我小學一、二年級時,當時美蘇關係緊張,核武對峙,還有防空演習。後來局勢改變,柏林圍牆倒塌,前蘇聯也開放了。我們到俄國傳福音,許多弟兄姊妹得救,許多召會建立起來。那就是主生命的火丟在地上。一九九三年,我們剛到那裡傳福音時,曾到過一條街叫作“無神街”,但後來那街改名了。我們也曾到過一個叫“盲人之家”的地方傳福音,把盲人的眼睛都開啟了。那就是主釋放生命的死所丟下來的火著起來了。

甚至在基督實際被釘十字架之前,祂就已經天天過著釘十字架的生活,否認祂的己和祂天然的生命,在復活裡活父的生命
甚至在基督實際被釘十字架之前,祂就已經天天過著釘十字架的生活,否認祂的己和祂天然的生命,在復活裡活父的生命(約六38,七6、16~18,參加二20)。在約翰六章三十八節,主耶穌說,“我從天上降下來,不是要行我自己的意思,乃是要行那差我來者的意思。”然後在七章六節,主又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你們的時候卻常是方便的。”這些經節都說明主耶穌願意被時間限制,不活自己天然的生命,而在復活裡活父的生命。

神的約基本的因素是十字架,就是基督的釘死,由鹽所表徵;藉著十字架,神的約得蒙保守,為永久的約
神的約基本的因素是十字架,就是基督的釘死,由鹽所表徵;藉著十字架,神的約得蒙保守,為永久的約(參來十三20)。

素祭沒有酵,表徵在基督裡沒有罪或任何消極的事物
素祭沒有酵,表徵在基督裡沒有罪或任何消極的事物(利二4~5、11上,林後五21,來四15,彼前二22,路二三14,參林前五6~8)。這裡所列的經節,都說明在基督裡沒有罪或任何消極的事物。在約翰十四章三十節,主耶穌說,“這世界的王將到,他在我裡面是毫無所有。”這意思是,世界的王撒但在主耶穌裡面沒有立場,沒有機會,沒有盼望,任何事都沒有可能。也就是說,任何事都不可能讓這世界的王在主耶穌裡面有地位。如今這樣一位就在我們的靈裡,當我們在靈裡,我們就在這一位裡面,因此這世界的王在我們身上也是毫無所有。我們在祂裡面,就是留在我們的靈裡,這世界的王在我們身上就沒有立場,沒有機會,沒有盼望,任何事都沒有可能。

素祭沒有蜜,表徵在基督裡沒有天然的感情或天然的良善
素祭沒有蜜,表徵在基督裡沒有天然的感情或天然的良善(利二11下,太十34~39,十二46~50,可十18)。主的恢復在一九八八年有一次風波,主要是由三件事引發。第一是有野心而不得逞,這是酵。第二是被得罪而不赦免,經過多年累積後爆發出來。第三就是天然的感情。在那次風波中,許多有恩賜的弟兄背叛,都是因為他們有野心而不得逞,被得罪而不赦免,並且在他們中間有天然的感情。他們中間發酵的情形,從一個人身上擴散到另一個人身上,都是因為天然的感情。但在基督裡沒有天然的感情或天然的良善。

主在馬太十章三十四至三十九節說,“不要以為我來,是給地上帶來和平;我來並不是帶來和平,乃是帶來刀劍。因為我來是叫人不和:兒子反他的父親,女兒反她的母親,兒媳反她的婆婆;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愛父母過於愛我的,配不過我;愛兒女過於愛我的,配不過我;不背起他的十字架,並跟從我的,也配不過我。得著魂生命的,必要喪失魂生命;為我的緣故喪失魂生命的,必要得著魂生命。”我們需要向主忠信,沒有什麼能高過我們與主的關係;我們要把一切天然的關係帶到主面前。在十二章,當主對群眾說話時,“祂的母親和兄弟站在外面,要找祂說話。有人對祂說,看哪,你的母親和兄弟站在外面,要找你說話。祂卻回答那對祂說話的人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就伸手指著門徒說,看哪,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因為凡實行我在諸天之上父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46~50)這裡沒有天然的關係和感情。我們在召會中實行父的旨意,就會有幫助我們的弟兄、同情我們的姊妹和照料我們的母親。

素祭豫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乃是基督之神人生活的翻版
素祭豫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乃是基督之神人生活的翻版(利二4,詩九二10,彼前二21,羅八2~3、11、13)。詩篇九十二篇十節說,“你卻高舉了我的角,如野牛的角;我是被新油膏了的。”被新油膏了,意思就是被新油調和。我們要求主用新油調和我們,使我們全人得著加強並被挑旺。被新油調和,就是被新油充滿、浸透、浸潤,也就是被那靈(由新油所表徵)澆灌。

《榮耀的異象與十字架的道路》一書中有兩篇信息講到事奉主者的人格,其中說到事奉主者該有的七項高超美德:超凡的愛、極廣的寬恕、無上的信實、盡致的卑微、絕頂的純潔、至聖至義、光明正大。唯有活在我們裡面的這位基督有這七項美德,我們需要天天享受祂,與祂調和,才能活出這樣高超的美德。

我們若要天天與主調和,必須顧到八件事。第一,我們必須愛主,也愛主的顯現。保羅在提後四章八節說,“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主,那公義的審判者,在那日要賞賜我的;不但賞賜我,也賞賜凡愛祂顯現的人。”愛主的顯現,就是愛祂的再來。不僅如此,愛主的顯現也是愛主天天的顯現。如行傳二十六章十六節說,“你起來站著,我向你顯現,正是要選定你作執事和見證人,將你所看見我的事,和我將要顯現給你的事,見證出來。”在每一次的聚會和交通中,主都向我們顯現。我們愛主,也愛主的顯現。

李弟兄釋放《榮耀的異象與十字架的道路》一書的信息,背景是一九八八年的背叛。他在書中說到,高品的人格也是會失去的(四八頁)。唯有當我們愛主,我們才蒙保守在耶穌人性的範圍裡。我們越說,“主耶穌,我愛你”,就越蒙保守在耶穌人性的範圍裡。我們的人性是因著主愛的困迫而受到保障。因著主的愛困迫我們,所以我們的人格才有保障,否則我們什麼事都作得出來。不要以為我們比那些離開主恢復的人好,我們是因主的憐憫,才蒙保守在基督的人性裡,才能在這裡愛主。林前二章九至十節說,“‘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但神藉著那靈向我們啟示了,因為那靈參透萬事,甚至神的深奧也參透了。”我們愛祂,就要得著一切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事;我們要享受基督作神深奧的事。

十六章二十二節與二章九至十節相對:“若有人不愛主,他就是可咒可詛的。”我們愛主,就享受基督作神深奧的事,若是不愛主,就落到咒詛之下。愛神使我們成為蒙神賜福的人,有分於祂所命定,為我們所預備,那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超越我們所能領略的神聖福分。不愛主使我們成為可咒可詛的人。我們不該留在受咒詛的範圍裡,乃該蒙保守在生命的律,就是愛主的律裡。

我們與主調和,必須顧到的第二件事,是天天向主有新鮮的奉獻。第三,我們必須吃主的話。第四,我們需要在實際的靈裡行事為人。第五,我們需要過與整個基督的身體相調的生活;相調會調節、調整我們,使我們和諧。為著相調,我們一切所作的,都該經過十字架,並且憑著那靈,為著基督身體的緣故,將基督分賜給別人。這是非常實際的。無論我們作什麼,總該停下來和我們一同配搭的人有交通。交通調整我們,也把我們調在一起。我們的失敗在於沒有停下來交通;我們都要學習停下來與別人交通。

第六,將靈供應給人。士師記九章九節:“橄欖樹對他們說,我豈可停止生產我那尊重神和人的油,去飄颻在眾樹之上呢?”橄欖樹產生油就是尊重神和人。我們若憑靈而行,憑靈而活,將靈供應人,就是尊重神和人。十三節:“葡萄樹對他們說,我豈可停止生產我那使神和人喜樂的新酒,去飄颻在眾樹之上呢?”我們享受基督作生命,並將神的生命和愛供應人,就使神和人都喜樂。第七,我們憑神的靈服事,不信靠肉體。“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這憑神的靈事奉,在基督耶穌裡誇口,不信靠肉體的。”(腓三3)第八,當叫眾人知道我們的謙讓宜人(四5)。腓立比一至四章裡講到基督的四方面,使神聖的屬性成為我們人性的美德: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一19)、在我們裡面運行的神(二13)、祂復活的大能(三10)以及加我們能力者(四13)。我們若是顧到以上八件事,就能天天與主調和。

我們若吃基督作素祭,就會成為我們所吃的,並且憑我們所吃的而活
我們若吃基督作素祭,就會成為我們所吃的,並且憑我們所吃的而活(約六57、63,林前十17,腓一19~21上)。這意思就是祂要成為我們裡面維持、加力、加強的因素,使我們憑祂而活,因祂活著。

藉著運用我們的靈,接觸具體實化在話裡的那靈,我們就吃耶穌的人性生命和生活,並被耶穌所構成,耶穌的人性生活也就成為我們的人性生活,有祂那被神性所充實之人性的特徵
藉著運用我們的靈,接觸具體實化在話裡的那靈,我們就吃耶穌的人性生命和生活,並被耶穌所構成,耶穌的人性生活也就成為我們的人性生活(弗六17~18,耶十五16,弗五26,加六17),有祂那被神性所充實之人性的特徵。這美妙的點乃是個奇跡!我們竟然能吃耶穌的人性和生活。藉著接觸具體實化在話裡的那靈,我們就被耶穌所構成,耶穌的人性生活也就成為我們的人性生活,有祂那被神性所充實之人性的特徵。這些特徵包含以下十二點。

耶穌的人性盡了全般的義
耶穌的人性盡了全般的義(太三13~15)。當主受浸的時候,約翰說,“我當受你的浸,你反到我這裡來麼?”(14)但是耶穌回答說,“你暫且容許我吧,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全般的義。”(15)主耶穌要這樣盡全般的義,因為祂身為一個人,要與神是義的、是對的,就必須照著神所命定的原則作一切事。神既然命定了“浸”,所以要與神是對的,祂的行事為人就必須照著神所命定的這事;也就是說,身為一個人,祂就需要受浸。主耶穌沒有罪,祂是在肉體裡卻沒有罪,祂只是在罪之肉體的樣式裡。祂這個在罪之肉體樣式裡的人,在宇宙中宣告祂的肉體只配死與埋葬。藉著受浸祂表明:“我的肉體不是我用來盡職的憑藉;我不是憑天然的生命,而是憑另一個生命,就是父的生命盡職。我是在肉體裡的人,這個肉體只配死與埋葬。”

參加全時間訓練的學員,如果在參訓後領會到自己的肉體只配死與埋葬,這訓練就成功了。你來到訓練中,若是發現自己比來之前更差了,就要知道,不是你變差,乃是你本來就這麼差,只不過在訓練中你蒙了更多光照,看見自己的肉體只配死與埋葬。

主耶穌與神是對的,與人也是對的。主是去受約翰的浸,而不是叫約翰走開,這是很特別的。當時約翰已在盡職事,主如果要來盡職,就需要進入那個時代的職事裡,所以祂需要受約翰的浸。因此,主沒有把約翰挪開,乃是進入約翰那時代的職事裡而對神盡了全般的義。

耶穌的人性沒有安歇的地方耶穌的人性沒有安歇的地方。祂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八20)這表明主在地上沒有枕頭、安歇的地方;三一神是祂的家。

耶穌的人性是心裡謙卑的
耶穌的人性是心裡謙卑的(十一29)。祂不自高,不為自己作什麼,也沒想為自己得什麼。

耶穌的人性愛軟弱的人
耶穌的人性愛軟弱的人(十二19~20)。我們是不是軟弱的人呢?我們若是軟弱的人就太好了,因為那符合為耶穌所愛的資格。二十節說,“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火把,祂不吹滅。”猶太人習慣用蘆葦作笛子,但當蘆葦被壓傷,發不出美妙的樂音,人就會把它折斷。有時候我們在聚會中,裡面發不出美妙的音樂,但主並沒有把我們折斷。祂仍是照顧、顧惜、餵養我們。有時候我們就像冒煙的火把,作見證時沒有照出亮光,反而使得整個房間都是烏煙瘴氣,但祂也沒有吹滅我們。祂沒有把我們丟在一旁,反而顧惜、餵養我們,使我們能再次發光照亮。

耶穌的人性富有彈性
耶穌的人性富有彈性(十七27)。在十七章收殿稅的事例裡,“有收殿稅的人前來對彼得說,你們的老師不納殿稅麼?彼得說,納。”(24下~25上)耶穌無所不知,等彼得進了屋子,就“先向他說,西門,你怎麼看?地上的君王向誰徵收關稅或丁稅?向自己的兒子,還是向外人?彼得一說,向外人,耶穌就對他說,既然如此,兒子就可以免了”(25下~26)主的父既是神,就是王,當然不需繳納殿稅。在這樣的情況下,彼得不知所措了。主很有彈性,祂告訴彼得:“但為免絆跌他們,你要到海邊去釣魚,拿起先釣上來的魚,開它的口,就必找到一塊錢,可以拿去給他們,作你我的殿稅。”(27)我們不知道彼得花了多少時間才釣到那條魚;但這節的第一注說,“毫無疑問,這使他受到難為。”他釣魚時一定在對自己說,“我真是犯了大錯。”主不只付了祂自己該付的稅,也幫彼得繳了稅;但彼得必須先去釣魚。

耶穌的人性是服事人的
耶穌的人性是服事人的(可十45,一35,見10節注1)。十章四十五節主說,“因為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所以要記得,當我們服事,我們就與人子這位服事者是一,這是最喜樂的事。不要說,“怎麼都是我在服事?為什麼不是別人來服事我?照顧我?”我從前也有這樣的想法。我剛進入召會生活時,聖徒們常邀請我去他們家吃飯,結婚之後,好像不再受到邀請了。我想,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們不像以前那樣歡迎我了?主就對我說,“你已經不是嬰孩了,為什麼不邀請聖徒來家裡呢?”於是我和妻子就開始邀請聖徒。也因著這樣,我的妻子學會了作飯。耶穌的人性是服事人的,你若服事人,就會得成全。我的妻子就是藉著服事人而得了成全。她現在廚藝非常好。

耶穌的人性是顧惜人的
耶穌的人性是顧惜人的(路四16~22,七34,十九1~10)。主耶穌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十九章記載著,耶穌進了耶利哥,有許多人跟從他(3)。當祂在人群中看到撒該就對他說,“撒該,快下來,今天我必須住在你家裡。”主耶穌實在顧惜人。如果是我們,必定會只顧到群眾,但祂卻顧惜撒該。撒該就急忙下來,歡歡喜喜地接待耶穌。眾人看見,就紛紛地唧咕議論說,祂竟然進到罪人家裡去住宿(5~7)。讚美主,祂到罪人家裡去住宿,祂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後來撒該就完全悔改了。耶穌說,“人子來,是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10)

耶穌的人性是有次有序,毫不散漫的
耶穌的人性是有次有序,毫不散漫的(可六39~40,約六12)。在馬可六章,主耶穌用五餅二魚喂飽五千人的事例裡,主要群眾在草地上一班一班的坐下,有一百一班的,有五十一班的,像花圃一畦一畦的。約翰六章十二節說,當群眾吃飽了,耶穌對門徒說,“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來,免得有糟蹋的。”那時,不算婦人與孩子,男人就有五千。他們都吃了餅和魚,也許有一些零碎;我們可以想像當時的情況有多混亂。我們服事人,要學習實際地服事事務。如果我們當時是在那混亂的景況中,可能不會處理,以為髒亂沒有關係。但主不是這樣,祂是有次有序,毫不散漫的人。

耶穌的人性是受時間限制的
耶穌的人性是受時間限制的(約七6)。

耶穌的人性是獨特的
耶穌的人性是獨特的(46)。在七章,祭司長和法利賽人打發差役去捉拿主耶穌,當差役回到祭司長和法利賽人那裡,他們對差役說,“你們為什麼沒有帶祂來?”(45)差役說,“從來沒有像祂這樣說話的。”(46)祂就是這麼獨特。

耶穌的人性知道該在何時哭
耶穌的人性知道該在何時哭(十一33、35)。

耶穌的人性是卑微的
耶穌的人性是卑微的(十三4~5)。

素祭豫表召會生活,就是被成全之神人所過的團體生活
素祭豫表召會生活,就是被成全之神人所過的團體生活(十二24,林前十17,十二24,加二20,腓一21上)。

基督的生活和我們個人基督徒的生活,產生一個總和—召會生活,作為團體的素祭
基督的生活和我們個人基督徒的生活,產生一個總和—召會生活,作為團體的素祭(利二1~2、4,林前十二12、24,十17)。

素祭的召會生活可見于哥林多前書 
素祭的召會生活可見于哥林多前書。哥林多召會滿了難處,但哥林多前書竟然給我們看見素祭的召會生活,這實在叫人驚歎。

基督乃是神所賜給我們的那人(一2、9、30)。保羅對哥林多人的囑咐—“要作一個人”(十六13,直譯)—意思就是我們該有耶穌那高超的、拔高的人性(九26~27,十三4~7)。

召會生活乃是為那靈所調抹、並用那靈調抹、且與那靈聯合之人性的生活(二4、12,三16,六17)。我們今天正在享受之神的恩典,就是復活的基督作為賜生命的靈(十五10、45下)。我們必須同著基督天天向己死,好使我們能同著基督天天向神活(31、36,約十二24~26)。我們必須留於我們在其中蒙召的身分裡,與神是一,並有神與我們同在,而證明復活的實際(林前七24、21~22上、10~13)。我們的勞苦必須不是憑著我們天然的生命和天然的才幹,乃是憑著主作我們復活的生命和能力(十五10、58)。

我們必須享受釘十字架的基督,作為召會中一切難處的解答(一9、18、22~23上,參可十五31~32上)。當我們享受素祭,也同時享受了裡面所有的成分。素祭的成分裡有鹽,就是指我們享受的乃是釘十字架的基督。素祭乃是細麵調油,加上乳香,並用鹽調和。乳香表徵基督復活的芬芳、馨香,鹽是指祂死的功效和大能;這些成分都在素祭裡。藉著享受素祭,這些成分就進到我們裡面。所以享受基督作素祭就成了我們一切難處的解答。我們若享受主,就沒有難處;若不享受主,就會有各種難處。因此,我們需要獻上自己來享受主。我們必須享受基督作我們無酵的筵席(林前五6下~8)。

在召會生活中,天然的生命必須被鹽,被基督的十字架所消殺(十五10,十二31,十三8上,林後五16)。在林後五章十六節保羅說,“我們從今以後,不按著肉體認人了;雖然按著肉體認過基督,如今卻不再這樣認祂了。”保羅的意思是基督的十字架把天然的生命都消殺了,我們就不按著肉體認人,乃按著靈認人。

神渴望每個地方召會都是素祭,使祂滿足,並且每天給聖徒完滿的供應;這意思是,我們要吃召會生活,因召會生活要成為我們每天的供應。

我們必須看見素祭的條例;獻祭的條例乃是關於對基督作供物之享受的條例和規條;供物的實際既是基督,獻祭的條例就符合基督生命的律,就是生命之靈的律;這些條例指明,甚至在享受基督的事上,我們也不該沒有規律,乃該受生命的律所規律
我們必須看見素祭的條例(利六14~23);獻祭的條例乃是關於對基督作供物之享受的條例和規條;供物的實際既是基督,獻祭的條例就符合基督生命的律,就是生命之靈的律(羅八2);這些條例指明,甚至在享受基督的事上,我們也不該沒有規律,乃該受生命的律所規律(參林前九26~27,十一17、27~29,加六15~16,腓三13~16)。

素祭的條例乃是這樣:亞倫的子孫要在壇前把這祭獻在耶和華面前。“在耶和華面前”表徵素祭是在神的同在中獻給祂,“在壇前”表徵獻素祭與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贖有關;祭壇是十字架的豫表(利六14,參來十三10)。

素祭中的一些細麵和油,以及全部乳香,乃是神的食物(利二2、9、16);這表徵基督那超絕、完全、被靈充滿且被復活浸透的生活中,相當大的部分都獻給神作食物,供祂享受;這部分使神十分滿足,以致成為紀念(六15);素祭其餘的部分,包括細麵和油(但不包括乳香),乃是給事奉之祭司的食物(二3、10)。

燔祭是神的食物,使神滿足(民二八2);素祭是我們的食物,使我們滿足,其中也有一分與神分享;正確的敬拜是以基督為燔祭而滿足神,並以基督為素祭而得滿足,也與神分享這滿足(利二2,參約四24)。

所有的素祭都是獻在壇上的火祭(利二4~9),這表徵基督在祂的人性裡作食物獻給神,經過了試驗的火(啟一15);利未記二章的火,表徵那是烈火的神(來十二29),不是為審判,乃是為悅納;素祭被火燒盡,表徵神悅納了基督作滿足祂的食物(利二2)。

素祭不是凡俗的食物,乃是單單為著在召會生活中真正且實際上是祭司,在福音祭司的職分裡事奉神的信徒(六14~16,羅一9,十五16,彼前二9)。素祭中祭司的分,要在聖處不帶酵而吃,表徵我們是在分別、聖別的範圍裡,且是沒有罪(酵)的,為著我們的事奉享受基督作生命的供應;會幕既豫表召會,在會幕的院子裡吃素祭,就表徵我們該在召會生活的範圍裡,享受基督作我們生命的供應(利六16)。

烤素祭時不可攙酵,表徵我們在基督身上勞苦,有分於祂作我們生命的供應,必須是無罪的(17)。素祭的條例把我們指向贖罪祭和贖愆祭,表徵我們若要享受基督作我們生命的供應,就必須對付我們墮落性情裡的罪,以及我們行為上的諸罪(過犯)(17,四3)。

那些有分於基督作生命供應的人,該在神聖的生命上是剛強的(男丁),也該是事奉神的人,即神的祭司(亞倫的子孫)(六18)。當亞倫受膏的日子,他和他兒子們獻上素祭,表徵享受基督作生命的供應與祭司的事奉有關(20)。細麵一伊法的十分之一,作為常獻的素祭,早晨一半,晚上一半,表徵對基督之享受拔尖的那一分,即十分之一,該為著神,而這種對基督的享受,在我們祭司的事奉中該一直持續(20)。(E. M.)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8-01-14 16:44:36
    觀看數 :
    2,863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