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召會生活——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生活
  • 802 views,
  • 2017-12-13,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今天早晨,我們來到第二篇資訊,關乎召會生活——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生活。以弗所書一章二十二和二十三節說到召會是祂的身體,就是講到召會是祂的身體。這是關於召會在聖經裡所啟示最深奧的一句話。召會就是祂的身體。這句話就含示召會是一個生機體,召會不是一個組織。當保羅說召會是祂的身體,這不是一個寓意的說法,也不是一種的說辭,這乃是一個實際,召會乃是、也就是祂的身體。

作為這一個身體,它就不僅是一大堆生機的數字在一起就是稱之為身體了,反而這是一個有人位的身體,這就是以基督作為頭。這不是任何的身體,乃是這一個人或這個人位的身體,是有頭的。

當我們說到身體的生活,我們不是說到一種社交的生活,在其中許多的肢體在那裡活著、盡功用。若是沒有頭,怎麼可能有個正確的身體呢?當我們說到基督的身體,其實行和彰顯今天乃是在這個召會裡。這個身體並不是一個沒有頭的身體,這個身體是一個活的生機體,有基督作這個身體的頭,而這個身體有一個極其奧秘、深刻、緊緊相聯與頭之間的關係。

我不知道你對基督作頭或歸於一個元首之下是有什麼的認識。如果我們沒有一個對於什麼是以基督為元首的正確觀念,就不可能有正確的召會生活。所以,當聖經講到頭或元首的權柄是與生機的身體有關的。身體並不能沒有頭,頭也必須要有身體,這二者是不能分開的。這是一件奧秘的事,一件再深奧不過的事。那我們來看看我們自己作為人。我們不僅是講到頭,這個頭就是李隆輝,他就是看起來就是這個頭。我整個人就是頭與身體,就是我這個人。我的身體乃是歸於我的頭之下。我的身體與我的頭乃是生機的,是一的。

當我們講到身體的生活的時候,我們就必須要對基督的元首權柄有感覺。我們怎麼可能有一個身體的生活而卻是沒有頭呢?那會是怎麼樣的一個身體的生活啊?大部分基督徒與主之間的關係,他們只在意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什麼是惡,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什麼是屬靈的,什麼是屬肉體的,但是我們幾乎少有人對這件事,就是基督元首的權柄之下有感覺。這是不是出於基督,歸於基督元首權柄之下的感覺,他們是沒有的。所以,他們大部分的感覺都是在於道德、文化、倫理的範圍裡面,甚至是在屬靈的範圍裡。這件事是為著主麼?這件事是不是為著主麼?我們對於到底我在這裡所要說的、所要作的,會不會在這裡觸犯了基督的元首權柄有任何的感覺。這一件事會不會使我與頭之間有偏差,不是照著頭所作的呢?我們對這些事並沒有任何的感覺。

今天早晨,這裡或許有一千五百位尋求的基督徒坐在這裡,我們在這裡要尋求認識主,如何在生命裡長大,如何更認識聖經,但是我們是不是基督身體上活的肢體呢?這裡有個很大的不同。我們坐在這裡不僅是一班基督徒的聚集,我們在這裡乃是一個活的身體的眾肢體。我們之上是有頭的,基督是頭、是元首。我們每一位都是聯於這一位元首的,我們作什麼不作什麼都是與這一位元首權柄有關。這是極大的一件事。

我很關心,我們在實行召會生活裡的感覺還沒有達到這個地步。我們只是在意或者對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什麼是合乎聖經的、什麼不是合乎聖經的有感覺而已,卻不是對於我們與頭與這個身體之間那個極深、極親密的關係有那麼深的感覺。借著這份職事,主的確在關於基督的元首權柄這件事上釋放了許多偉大、極大的真理。這個偉大的真理已經得了釋放,但是我不知道在我們的領會、在我們的感覺、在我們的異象上有沒有達到這個水準。我相信如果我們的異象、我們的領會達到這個水準的時候,我們就會不再是一樣了。就像倪弟兄說過,我們如果看見這件事,就好像我們再一次得救一樣。
 

親愛的聖徒,我們坐在這裡,作為這個生機身體的肢體,我們之上是有頭的。我們以前經常說基督是在我們中間,為著這件事感謝祂。祂的確是在我們中間,但是祂在我們中間就僅僅是我們的救主,作一個愛我們、要與我們在一起的,就這麼樣了?就此為止了麼?但是在這裡,祂還是我們的頭,祂乃是生機地聯於我們的。

以弗所書,我們都知道,乃是聖經中關於召會啟示最大的一卷書,特別是講到身體的這一方面。以弗所書第一章,我們看見三一神在祂神聖三一裡的祝福,要構成基督的身體。在第三到第九節,我們看見父的祝福在於祂的揀選和預定我們,結果於使祂恩典的榮耀得著稱讚;同時,在子的救贖,照著祂恩典的豐富救贖我們,使我們的罪、過犯得以赦免,就使恩典得以洋溢。到第九節,就使我們知道祂意願的奧秘;這喜悅,神的喜悅是原先在曆世歷代所隱藏的,現今卻使我們知道了。到第十節,突然之間,保羅就說了,“為著時期滿足時的經綸,要將萬有,無論是在諸天之上的,或是在地上的,都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這是什麼呢?多年,我承認我不領會、不懂得這一處的經節,為什麼在第十節這裡,在說過三一神的分賜之後,在第十節會有這一個經節,說到為著時期滿足時的經綸,要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這一處的經節並不是單獨存在的一處經節,而是聯於之前的那些經節。乃是借著三一神把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裡面,這乃是借著祂揀選我們,預定我們,救贖我們,赦免我們,甚至使祂的恩典向著我們洋溢,並把祂意願的奧秘向我們啟示出來,向我們揭開,就帶到了這一件事,就是什麼?就是“結果於”、“直到”,“直到”或“結果於”,“為著”,或者這個字“為著”,或者為著就是“要使”,要使時期滿足時的經綸。

就是為著這個時期滿足時的經綸,要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所以,“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乃是所有祝福的總結。

到了二十三節,保羅就告訴我們,神使基督從死裡復活,將萬有服在祂的腳下,並使祂向著召會作萬有的頭,最後召會得以產生。召會的產生並不是在第三、第四節,召會乃是在二十二、二十三節,第一章的末了才出現。換句話說,三一神用祂所有豐富的祝福祝福了我們,就是要使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當萬有在基督裡得以歸一的時候,召會作為祂的身體就得以產生出來了。召會作為基督的身體,乃是基督元首權柄的結果。若是沒有基督的元首權柄,就沒有基督的身體。基督的元首權柄,乃是三一神在祂神聖的三一裡面,借著分賜,輸供祂自己到我們裡面,產生出基督的元首的權柄,更進而之的產生身體。

我說這段話,是一段開頭的話,要大家儆醒。當我們來到基督的元首權柄的時候,我們不能只看著頭而不聯於身體,我們同樣的也不能只說到身體而不提到頭。身體與頭乃是生機地、親密地、內在地聯結在一起。今天早晨我們在這裡,這是一段非常美妙的話,講到真實的召會生活乃是一個在基督裡歸一於這個元首之下的生活。這是極大的一件事。我在這裡禱告:求主亮光之靈能夠光照、照耀在這個偉大的真理上,好使我們心中的眼睛得以照明,使三一神能給我們智慧與啟示的靈,能看見這極大的事。

我的確相信,如果你看見了這件事,你的人生就不再一樣,就不可能再一樣了。我們來到綱要這裡,這綱要非常的豐富。
 
壹 神永遠的目的是要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這基督已被設立作宇宙的頭——弗一 10、22:
我們對於這個點是相當熟悉的。那就是神永遠的定旨,就是要得著召會。最近在德國萊比錫,我們又再一次重複了這一個點。但是我卻願意,更進一步地願意提醒大家,甚至在神永遠的定旨要得著召會,這個召會還不是在最終極的這一個階段,乃是在第一個階段。神乃是要得著召會作為第一個階段,最終極的階段乃是神使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這才是最終極的點。關於神永遠的定旨,是要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要足夠地欣賞、寶貝這個點,我們需要有整本聖經的觀點來看。我們來回到創世記,來看見我們神是有定旨的神,祂來創造了諸天與地,並且創造人作為祂創造的中心。人,按著祂的形像、按著祂的樣式被造,並賦予了人權柄來管理整個神的造物。

所以,人在這裡有管治權。親愛的聖徒,神原初的定旨就是要得著一個人,一方面彰顯祂;另一方面,人要作受造的代表,使受造能夠歸一於祂。所以,神能夠借著這個人能夠在整個受造之物,包括那些爬物的身上能夠掌權。但是很不幸的,我們知道,人在創世記第三章讓神失敗了,人失敗了。因著撒但誘惑,人墮落,但是神並沒有放棄祂的定旨。四千年之後,祂就在主耶穌這個人位裡來了,祂上了十字架,在十字架上擊敗了撒但。

彼得在五旬節那天,是在使徒行傳二章記載著說,當基督升上高天的時候,祂被立為主,為基督了。對彼得的領會,基督的來,一方面完成了救贖,但是祂被復活升到諸天的時候有更多的事發生,那就是祂被立為主為基督。保羅在以弗所書第一章就更加的確定給我們看見這件事,並且之後給我們看見神使萬有服在祂的腳下,並使祂作萬有的頭。保羅認識在基督的升天裡,基督從神接受了一個禮物,那個禮物是什麼?

就是元首的權柄。祂就向著召會作了萬有的頭,祂是宇宙的元首。當第一個人失敗,沒有完成的,這第二個人完成了。在這裡有個宇宙的頭,主耶穌,我們的主,祂是頭。

你到聖經的末了,啟示錄二十一章、二十二章,在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裡,在那座高山上有一個寶座,那裡說是神和羔羊的寶座,是神和羔羊坐在其上。羔羊是誰呢?羔羊就是羔羊耶穌。哦,有一個人在寶座上!不僅神在那裡,羔羊也在那裡。羔羊作為我們的救贖主,祂就是那一個人。末了,在時期滿足的時候,這就說到新天新地,那裡有神和羔羊,就是那人,來完成神在創世記所要得著的。現今這個人,使整個宇宙都歸於祂,歸於祂這個元首之下。這就是整本聖經。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我剛剛就把整本聖經的一個整體的看見給你們知道了。這就是聖經所啟示的。聖經還不是講到人怎麼墮落,基督來救贖我們,我們現在應該快樂就好了。聖經給我們看見神有一個意願,就是在基督裡使萬有都歸一於基督之下,使祂能夠有管治權,能夠管理一切。但是這第一個人墮落了,失敗了,現在祂,基督作為第二個人來了,借著祂被高舉,祂就成為那個人,也是主,也是基督。祂就被立為主為基督,成為萬有的頭。

一 神永遠的定旨是要在時期滿足時的經綸裡,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10 節。

所以,神要在基督裡使萬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祂就需要召會。當然召會是神永遠定旨的目標,但是我們還必須認識這個目標只是這一個目標的第一個階段,有個最終極的這一個階段乃是借著神得著召會,就是得著祂最終的目標,就是使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以弗所書一章十節的確是不容易領會,但是我想借著進入這篇資訊,我相信我接受了更多一點的領會。直到時期滿足的時候,那就是說,要有這結果,之前所發生的,那就是說為要得著,為要有這個時期滿足時的經綸。當然這裡講到的時期是不同的時期,有人墮落的時期,律法的時期,恩典的時期。時代,這不同的時代,所以這裡講時期指的不同的時代。所以在不同的時代,神的確有祂的經綸。但是神的經綸就是這個分賜,要把祂自己分賜到人的裡面,甚至在墮落的時候還有神的分賜,在律法的時代也有神的分賜,在恩典的時代這裡有個更大的分賜,那最終在國度的時候也是個更大的分賜。神在祂的經綸裡不斷地分賜,經過這曆世歷代裡分賜,分賜,最後要達到一個時期滿足的時候,那個就是講到在新天新地裡,就是在新耶路撒冷裡,那裡三一神,神和羔羊坐在寶座上,就從這個寶座出來一道生命水的河流出,作為那靈臨及整個城,這是何等的分賜!這就是三一神的分賜,靈達到了高峰、極峰、極點。最終三一神作為河,生命水的河,流出來,分賜、供應整座城。這就是時期滿足時了,當時的經綸達到了高峰,達到了這樣的豐滿,就是講到時期滿足時的經綸。在這裡看見啟示錄二十二章,我們看見神基督乃是在基督裡使萬有都歸在元首之下。

二 借著神在所有世代中一切的安排,萬有要在新天新地中,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這就是神永遠的行政和經綸——啟二一 1~2。

我盼望這對你們來說是清楚的。好,

貳 撒但的目標乃是要敗壞神的創造,而造成混亂——羅八 19~23:
聖經給我們看見無論神要作什麼,撒但總是在那裡伺機以待,預備好要來破壞、損害、損毀神所要完成的。神要得著這個人作為祂創造的頭,撒但進來就破壞這個。

這就是在創世記第三章裡伊甸園裡所發生的事。所以,撒但的目標不僅僅是要使人讓神失敗,使人背叛神、違背神,那只是表面上撒但所作的。在創世記第三章那裡所發生的還有更多的事。人不僅違背了神的命令,神的吩咐;撒但呢,把他自己當作善惡知識樹,撒但把他自己注射到了人的裡面,作為死的毒在這裡敗壞了人。

首先,撒但敗壞的是人,然後敗壞了整個宇宙。到了羅馬書第八章,在這裡說,受造之物啊,不僅是人作為整個受造之物的中心和代表和帶領,因著人的墮落,整個受造之物都被影響了。受造之物都服在虛空之下,都被奴役,渴望從敗壞的奴役中得著釋放,甚至整個受造之物都在那裡歎息。甚至在這裡因著其中的不和諧,甚至在動物之間……李弟兄所說的話是很,在這裡說,可能會讓你笑,他說甚至你跟蚊子之間都沒有和諧,不要講別的,蚊子都不喜歡你。

你看見整個受造之物都在這裡,因著人的墮落,在這裡不僅人受了審判,整個宇宙都成為沒有次序了。所以,因此有人與人之間的爭戰,動物與動物之間的那些情形,還有甚至植物都在歎息。

在國度的時候要來,以賽亞五十五章,甚至這些樹木都要在這裡拍手歡呼。今天的樹木都在這裡勞苦歎息,它們不快樂、不高興。每一次秋季,冬天來的時候,葉子落下的時候,都在那裡歎息。當國度來的時候,一切都是正確的,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那個時候,這個樹都要拍手,或許葉子不會再落,動物都平安。所以,狼與羊能夠同居,住在一起,虺蛇和嬰兒都能夠坐在一起,豹子與孩子都可以來在一起。所以在這裡,國與國、人與人就不再有爭戰,打戰。所有刀劍都要打為犁,不再有,不再需要。一切都是平安的,一切都是和諧的,一切都是在一裡面,都有在正確的元首之下。

但是撒但的目標,就是使這個受造之物墮落。所以當撒但將他自己注射到人裡面,撒但就對人成了死亡和黑暗。罪帶進死,死帶進黑暗,黑暗帶進混亂。盼望早晨我們就能看見,在這裡,這個故事,創世記三章在伊甸園所發生的事裡有一個真正的意義,就是不僅是亞當夏娃所犯的小小錯誤,就違背了神的命令而已。不是,在這裡還有個更深一層的意義,有更重要的意義,在這裡事件發生了,那就是撒但把他自己注射到人的裡面。當人有分於這一個知識善惡樹的果子的時候,那就是罪的毒素就帶進了死亡和黑暗。這就是人墮落的意義。

一 當撒但將他自己注射到人裡面時,撒但對人就成了死亡和黑暗;罪帶進死,死帶進黑暗,黑暗帶進混亂。

二 整個字宙都因為撒但把他自己作為死的因素,注射到神的創造裡,而崩潰混亂——來二 14,羅八 20~21。

我們對罪有感覺,但是你要知道罪帶進死。無論哪裡有罪就有死,無論哪裡有死,立刻的,這裡就有崩潰。在創世記三章之前,一切都是在元首之下。神是神,祂有一個人有祂的形像,有祂的權柄、管治權,但是人因為吃了知識善惡樹,這個死的因素就進來了,所以就帶下了一個崩潰。人就在這裡躲躲藏藏,神在這裡找不到人了,所以神要進到園子裡說,“亞當啊,你在哪裡?人哪,你在哪裡?”所以這個聯結已經被切除了,原先都是在這個元首之下,但死的情況之下發生了,就有一個崩潰。就像911 的時候,那個整個世貿大樓就是崩潰了。現在一切都不再是立起來的,而是成為一個亂堆,成為一個混亂。這個就是墮落的結果。撒但的敗壞,他乃是那個帶著死之權能的人,因著死,他就把這個崩潰帶進來了。今天,你只是混亂的一點,亂堆的一堆。這個總統他是混亂的一點,他是這個混亂之首,亂堆之首。所以,墮落的人在這個情形裡面,都是在崩潰的混亂裡。

三 神正在作工,要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使祂的造物從捆綁中得著釋放,而得享自由——弗一 22、10。

所以,這就是神救恩的重大意義,要使我們得以釋放,首先先解放人,最後是使整個受造之物從捆綁中得著釋放,而得享自由。這就是使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而成就的。

三 我們都需要從崩潰的混亂裡蒙拯救,並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西一 12~13:
所以,這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我們需要從這崩潰的混亂裡蒙拯救,能夠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所以這一些都,所有崩潰都必須歸於元首之下。

一 由撒但的背叛和人的墮落所引起宇宙的崩潰,給神一個大好的機會,來彰顯祂的智慧——弗一 8,三 10,羅十一 33。

撒但竭盡所能的要使人敗壞,產生了崩潰,使整個人類、整個神的創造都成為混亂的亂堆,但是神卻沒有放棄這一個目的。因神萬般的智慧,現今乃是借著召會得以顯明。保羅說,“深哉,神的豐富、智慧和知識!”(羅十一 33)撒但竭其所能要敗壞人,但是神在基督裡作為第二個人而來,成為領袖、救主、元首、基督和救主,祂乃是宇宙的頭。神乃是在最黑暗、最低下、下沉的一個情形裡面來彰顯出祂那萬般的智慧。

二 照著聖經,神的救恩不僅拯救我們脫離墮落、罪惡的光景,也脫離崩潰的混亂——弗二 1~8、21~22。

聖徒們,我們的神不僅拯救我們脫離罪,甚至從崩潰的混亂裡拯救了出來。這個週末,感恩節週末,每個人都在那裡度假,跟家人在一起。我們在這裡,在這個旅館裡享受三一神的分賜。我們不是這一個崩潰的混亂的一部分,我們乃是逐漸地歸一於元首之下。我們不僅得救,我們正在歸一於元首之下。

以弗所書二章是個非常美好的啟示,但我原先死在罪與過犯之中,那時什麼,三一神就使我們與祂一同活過來。祂又叫我們在基督裡與祂一同復活,一同坐在諸天界裡。多年來,我讀這一處經節,我說這很好啊,當基督復活的時候我也復活,祂坐在諸天之上我也在諸天之上。這是對的。祂在寶座上,我可以坐在祂旁邊。但這次我就認識了,還不是那樣子。當祂復活的時候,祂就使我們成為祂的身體而復活,祂就使我們作為祂的身體活過來,並且與祂一同復活,作為祂的身體與祂一同坐在諸天之上。

無論頭在哪裡,身體就在哪裡。我不是坐在祂這個椅子的旁邊,我乃是與祂一同坐在寶座上。因我是祂的身體,是祂身體的一部分。我們都是與祂一同復活,在這裡一同坐在諸天。一同,一同,一同,因我們是祂的身體。這就是祂救恩的要素,救恩的結晶。祂不僅要拯救我們,叫我們活過來,祂使我們成為祂的身體,祂點活我們使我們復活,並且與祂一同坐在諸天界裡。

甚至在第二章的末了,保羅說我們乃是祂在靈裡的殿。所以在祂裡面,全房聯結在一起,成為在主裡的聖殿。我們不僅是罪人蒙主恩,被基督的寶血所救贖而已。所以保羅的認識,祂拯救我們,祂更是要使我們與祂一同複起、一同復活、一同升上高天。我們現今在這裡一同被建造成為一個建造,不再是一個崩潰的混亂,我們乃是祂的建造,是神在靈裡的居所。在靈裡有些是立起來的,是三度空間的,是被立起的、豎立的、侍立的,也就是神的建造。好,來到第四大點,就是這篇資訊的中心,中心。

肆 召會生活乃是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生活——四 15,林前十一 3:
什麼是召會生活?召會生活乃是身體生活具體的彰顯。作為一個人位,在基督元首之下的這個身體的生活,就應該是身體生活具體的彰顯。這個身體的生機身體就是這個人位在這裡的活出。這個人和這個身體乃是在元首之下過生活的。基督身體的實際,李弟兄清楚的告訴我們說,乃是一個團體的生活。是什麼?是被成全之團體神人的生活,他們不憑天然的生命而活,而是借著模成祂的死,借著祂復活的大能模成祂的死而過另外一種的生活。這就是基督身體的生活,這是一個團體的生活,有許多的肢體一同過一個團體的生活,具體的在一處的地方召會裡彰顯成為那地方的召會生活。

這個召會生活乃是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生活。

這個歸一於元首和歸一於元首之下的生活是什麼呢?今天在這裡是一種的次序。

有些人說,那個召會應該要守次序,他們的領會就是要被元首起來,但是有人要被頂上,有人要告訴你一切。所以一切都是有次有序,長老、執事,所有這些服事者人人都知道誰在他們上面。他們在這裡有正確的次序,沒有任何的混亂。那個很可能就是一個階級的、一個所謂的組織的等次。神恨惡組織,神恨惡階級。當我們說到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並不是講到組織上的階級的等次。我們在這裡乃是講到我們需要順服基督。年輕的時候我學這首詩歌叫“信靠順服”,我們只要信而順服就是了,我們需要順服主就是了。但是對你來說,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就只是這個麼?我提到過,當你摸著頭不可能撇開身體的。當你講到元首權柄,在元首之下的時候,歸一這個元首的時候,就講到身體與頭之間有一個非常密切的關係,不僅是順服並且是順從,不僅是正確的等次,我們乃是身體連在一起,生機的聯於頭,然後從這個頭這裡有個持續不斷的分賜臨到我們裡面,就好像我們人的身體一樣,每一個動作,我手的任何一個動作都是由我的頭所支配的。所有在召會生活裡所作的,在真實的召會生活裡所作的都是在基督這獨一的頭之下產生所作的。很容易我們就告訴人該怎麼作,我們很容易從人接受命令,一個命令一個動作就是了,我們卻不是那麼有操練來到主的面前。我們若是認識李弟兄,我們每一次到李弟兄面前想給我們解答的時候,最後的答案就是你們到主面前去禱告吧。所以末了,很多人不要到李弟兄那裡去了,因為他總是告訴你這個。這就是我們從李弟兄所說的話,他就是把我們引到元首這裡。

基督是這獨一的頭,在聖經裡沒有許多頭,沒有小頭,甚至沒有小小頭、小工頭、小小工頭,只有一個頭。我們如何認識我們是誰?我們乃是生機身體上的一個肢體,我們就必須這樣的過召會生活,就是在基督的元首權柄之下過生活。不是在於階級,誰是老大老二老三,也不是這樣說“我就是順服主就行了”。比這個更多的就是我要問你,你跟身體的關係是怎麼樣。元首的權柄總是聯於這個身體的。

一 神要借著召會,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而叫萬有服在基督
之下——十五 20~28。

在這裡我們看見神永遠的定旨就是要叫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但是神先必須要得著召會,那就是祂所揀選的人必須先被基督元首起來,歸一於這個元首之下,然後才有這個基督作身體的頭。那基督在祂的升天裡是作了萬有的頭,在祂升天裡,神所賜給祂的禮物就是一個元首的權柄,但是這個基督不能自己作,祂還需要身體來使萬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你看看我今天這個身體,我在這一個圓的頭對你說話,一個頭懸在這裡對你們說話,是可怕的。在這裡沒有彰顯,也沒有被聯鎖起來,僅僅是頭懸在那裡是不夠的,頭還需要身體。今天早晨,我這個頭,因著我的身體我能穿上衣服,這一切都是借著身體歸一於這個頭這個元首之下。你可以把我的身體掛在我的身體上面,如果這身體是正確的被這個頭歸一於這個頭,在這個頭的元首權柄之下,這個身體就能夠背負許多是擔子。所以,在這裡祂是向著萬有作了頭,但是唯有當身體正確的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基督才能夠作萬有的頭。我盼望你能夠看見這個。若是沒有召會,基督不能夠使萬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祂必須先得著召會作為祂的身體,然後借著這個身體你就能夠穿上衣服,能夠背負許多的事情,把一切都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二 召會是神所揀選的人,以基督作頭,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十一 3,弗一 10,二 21~22,四 15:
你聽見召會是會眾,召會是蒙召的會眾。早晨在這裡召會有個新鮮的定義,召會是什麼?召會是神所揀選的人,以基督作頭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1 在正確的召會生活裡,我們正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一 10。

2 我們若不認識什麼是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就不會認識召會。

這是何等的一句話。我們若不認識什麼是在基督裡歸一於元首,就不會認識召會。

至少在你所有的召會生活裡還不是基督的身體,是一些別的東西,是一個宗教的組合,宗教的組織;但是召會作基督的身體在地方召會上的實行,這一處的召會必須是在基督的元首權柄之下。所以我們必須要記得這件事。若是沒有頭就沒有身體,身體召會是從頭所產生的。

3 在召會生活中,我們領先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為此,我們需要在生命裡長大——四 15。

頭再瀟灑再俊美,但是卻是沒有身體是很可怕的。頭需要有一個身體,能夠與祂的度量相配、相稱,不僅能夠彰顯祂,同時也能夠在這裡是歸一於頭之下,好讓許多的事由身體來擔負。今天,親愛的聖徒們,如果我們看見我們的召會生活需要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我們都會更多的在這裡禱告說,“主啊,求你在我裡面長大。

主啊,把你的召會帶到豐滿的地步,基督豐滿之身材的度量的那個地步。”就是基督這個頭,祂是宇宙般的偉大,祂是宇宙的元首,今天祂身體的度量是有多少呢?我們所背負的是這麼少,因為我們的度量是這麼小,這個身體背負的非常少,因為我們很少很少能夠歸一於這個元首之下,因為我們缺乏生命的長大,我們需要有正確真實生命的長大,使基督能夠在這裡使萬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三 神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所採取的第一步,是將祂所揀選的人,祂的眾子,從宇宙的崩潰中帶出來,將他們擺在基督的元首權柄之下——-22,四 15,五 23,西一 18,二 10、19。

第一步還不是說我們從罪得救,得赦免,從永遠沉淪的刑罰裡得救贖而已,祂還要拯救我們脫離這個宇宙崩潰的混亂。在這崩潰的混亂裡有罪、有肉體、有政治、有教育的制度、有商業、還有宗教,宗教都是這崩潰的混亂中的一部分。主必須要拯救我們,就是祂的身體,脫離這個崩潰。不僅從罪裡我們需要蒙拯救,從世界裡我們需要蒙拯救,甚至我們還需要從宗教裡面被拯救出來。我們需要從這個崩潰的混亂裡被拯救出來而被帶在歸一於基督這個元首之下。

四 當召會領先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時,神就有路使萬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弗一 22~23、10:
基督必須有這個身體。如果這個身體若不是正確的聯於頭,能夠在基督的元首掌權之下,神就不可能使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祂之下。所以在這裡,召會必須領先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1 召會是神所使用的器皿,以解決祂的問題並完成祂的定旨,這定旨就是祂借著將自己與人調和,而借著人彰顯祂自己——三 9~11。

2 至終,身體同作頭的基督,乃是萬有宇宙的頭——一 22~23。

現在不僅基督,身體與基督一同。請記得當基督復活的時候,我們乃是與祂一同復活,因為我們是祂的一部分,當基督坐在諸天之上要作萬有的頭的時候,我們乃是與祂一同坐在諸天界裡,因為我們是祂的身體。今天,當然作為祂的身體我們永遠不該說我們也是頭。不是的,唯有基督是頭,但是我們卻能夠說,我們能夠有分於基督的元首身份,元首權柄。

最近有個姊妹問我說,在一個聚會之後,在禱告聚會我們在這裡求神捆綁撒但,捆綁所有撒但的工作,我們能捆綁麼?我說,這是有條件的,完全在於你是不是認識你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你與基督是一,你有分於祂的元首權柄。我們不僅在這裡可以求神捆綁,我們也可以捆綁,我們捆綁撒但。她說你這麼驕傲啊,你是誰?只有神能夠捆綁啊。是的,神能捆綁,基督能捆綁,主能捆綁,但是我與這位主是一,我乃是生機的與這位主聯結在一起。

我提過有一次特會,我聽到李弟兄在一九六二年說到“世界的局勢與主的行動”,他那個時候講到這個共產主義不會在這裡往前,他說,主啊,這件事不能夠往前,這件事必須要停止。他說甚至主啊,你同意,我不同意。他是何等一位神人啊。他知道神的心,他與主是一,他作為這個身體的一個肢體,他知道他的地位,他所禱告的並不是作為一個屬靈的基督徒求神作這個求神作那個,他乃是作為基督身體的一部分的這個地位,作為基督身體的一部分,我們能夠有分祂的元首身份的地位。我知道這是極深的一件事。我不應該輕率的說這件事。好,我們現在能捆綁,能夠釋放了,但是完全在於你是不是有這樣的領會。你的確在地位上與身體是對的,與頭也是對的。今天,我們如果看見這個極大的異象,到底什麼是基督的身體,生機的聯於並且聯於祂這個元首的時候,我們就有分於祂的元首權柄。召會在地上能夠捆綁能夠釋放,我們有這樣的權柄,這就是祂的權柄成為我們的權柄,我們就能夠有分於祂的元首身份,能夠在萬事上實行祂的權柄。

伍 在神聖的經綸裡借著神聖的分賜,我們在召會生活裡正在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三 15~17,四 15,提前一 4:
我們怎麼可能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呢?我要說這樣的歸一於一個元首並不是一個組織上的等次,誰是老大、老二,第一、第二位,如果這樣不作就不對的話,你必須要調整。那還是很多人關於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那一個觀念,一切只是有次有序而已。但是這個神聖的觀念是,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意思就是需要借著神聖的分賜,乃是借著這個神聖三一在祂神聖經綸裡的神聖分賜,我們才能逐漸的、緩慢的、一點一點的歸一於祂這個元首之下。

這裡講到以弗所三章的參考經節,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新的亮光。我知道我們在已過的特會訓練裡提過多次這樣的經節,我們在這裡求父照著祂榮耀的豐富,借著祂的靈,用大能使我們能被加強到裡面的人裡,使基督借著信能安家在我們心裡。這就是我的禱告,也是我的渴望,我每一天早上都在有這樣的禱告,乃是直到這一次,我才有這樣的看見。這個禱告不是一個屬靈的人尋求主的禱告,求神加強到他裡面的人裡,你要把第三章這裡的禱告聯於第一章的禱告,並且要聯於第四章。在這裡,第三章,甚至在這裡的經節,十五到十六節,九到十一節,保羅在這裡說到召會。神要借著召會彰顯祂萬般的智慧,乃是這個曆世歷代隱藏在神裡的奧秘現今已經向我們眾人照明;那在這個禱告之後,保羅就說父啊,祂就能照著祂榮耀的豐富,借著祂的靈,用大能使你們(這裡是複數的你們,就是召會,你們不僅是你,我個人的、單個的基督徒尋求主,這裡的你們是一個複合多數的名詞,就是講到召會),神乃是借著這樣的召會能彰顯祂萬般的智慧。所以這樣的召會需要用大能使他們得以加強,這個大能是從哪裡來的,這大能是在第一章裡面,那就是在基督裡面所運行的大能,叫祂從死人中復活,使祂能坐在諸天界裡,能夠使萬有服在祂的腳下的這個大能,就是這個叫萬有歸服的大能,就是這個大能是向著召會的大能。在這裡,若你有歸一於這個元首之下,你就會接受神聖的分賜,這裡有一個持續不斷從元首到身體上的傳輸。其實保羅在這裡為我們禱告的時候,在以弗所書第三章他就禱告說,父,加強我們,就是召會的一部分,能夠用大能,這樣的大能加強我們,因為這個大能使基督能復活,能夠成為元首的大能,這個使萬有歸服的大能,如今借著祂的靈能夠進到加強我們到裡面的人裡,然後基督就能夠安家在我們心裡,這是借著信安家在我們心裡。基督在我們心裡的安家也就是我們被基督所元首起來的經歷。誰是這位基督,誰是安家在我們心裡呢?祂乃是身體的頭。誰是被加強到裡面的人裡的呢?乃是召會作為祂的身體被加強了。我現今的領會,我要這麼說,這是被拔高,當我在這裡向主有這樣禱告的時候,我知道我在這裡禱告不是個人的基督徒禱告,作為一個單個的基督徒求主加強我個人而已,我乃是站在身體的地位上,現今在基督裡面運行的那個大能,也同時的把祂自己傳輸到召會裡,從頭傳輸到召會裡的那個大能,能夠加強我們到裡面的人裡,基督作為頭借著信能夠安家在我們心裡。這是一件神聖分賜的事。

一 神聖的經綸已經進到我們裡面——4 節:
阿利路亞!神的經綸,不是客觀的經綸,乃是主觀的經綸。神的這個經綸已經進到我們裡面,基督就是神的經綸。好,我們一起來宣告這句話,基督就是神的經綸。

基督不僅是這個經綸的中心和目標,基督自己也就是這一個神聖的經綸。祂就是經綸,祂就是這個行政,祂也就是這個家庭的行政管理。如果你把祂接受到你裡面,祂就在這裡安排、管理,把一切都管理的有次有序的,因為祂就是這個神聖的經綸。因著祂,我們接受基督時,我們就接受神聖的經綸到我們的裡面。神聖的經綸已經進到我們裡面作為一種行政安排和計畫,使一切都有次有序。

對年輕的聖徒,我願意說一段話,我們知道我們很多人愛主愛召會,我們在這裡尋求,怎麼樣平衡我們的家庭、工作和召會生活。親愛的聖徒,你必須接受基督作神的經綸進到你的裡面。如果你有基督作中心,祂就是神聖的實際,祂作為神聖的實際在你的裡面的話,一切都會有次有序,都能平衡。你不需要試著想平衡,該給多少時間給召會、家庭和工作,因為神聖的經綸在你裡面,一切都是平衡的。你不需要自己來平衡,要過一個生活。哦,我要為基督,我要為基督活,為神的經綸而活,讓這個經綸進到你的裡面吧,來成為你全人的中心。這個經綸就會使你生活一切都會有次有序的,該什麼時候去聚會,什麼時候不該聚會,因著某一些責任的時候,你就會清楚,因為你的全人都是被這個神聖的經綸所支配、所管理、所管制。這就是我們作一個年輕的在職的聖徒能夠在主的恢復裡所過的生活,不想要以你外在的安排的生活,你要在那裡分配百分之多少的時間精力作這作那,你必須接受這個神聖的經綸進到你的全人裡面,那這個經綸就會讓你過一種生活,配得上神永遠定旨的生活。

1 基督就是神聖的經綸;因此,當我們接受基督時,我們就接受神聖的經綸到我們裡面——約一 12~13。

2 神聖的經綸已經進到我們裡面,作為一種行政、安排和計畫,使一切都有秩有序。

二 神正在借著一個行政,將祂自己作到祂所揀選的人裡面,這行政乃是甜美的分賜、親密的管家職分和令人舒暢的家庭安排——弗一 10,三 2,提前一 4,三 15:
你是不是非常喜歡這些形容詞呢?神的這個經綸是甜美的,乃是甜美的分賜;是親密的,這是個親密的管家職分和令人舒暢的家庭安排。當神來把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裡面時,我們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時候,祂來的時候不是像一個大將軍,就說,好,命令你:立正,坐好,你怎麼又失敗了。好,糾正改正你的自己。召會不是一個軍隊,不是這樣一個軍隊。反而我們的弟兄也說召會不是警察局,也不是法庭在這裡逮捕人,在這裡執政人。召會是神的家,召會是神的園子,神在這裡滿有恩典的把祂自己甜蜜、甜美、親密的分賜到我們裡面,使我們有享受。這一個歸一於元首之下的過程不是敬禮說,“是的。長官,是的。”在這裡行個禮就行了。不是的,那是軍人、軍隊。召會作為祂的身體,我們乃是在祂滿了恩典的分賜之下而有的。
我知道彼得否認主三次之後,在約翰福音二十一章,主在海邊向他們顯現。彼得失敗了,他們因為缺少食物,不知道該怎麼作,他們去打魚了,想要找些食物吃。主在岸邊向他們顯現,甚至為他們預備好了早餐。門徒們來到岸上,主就問他們說,小子們,你們有什麼可吃的沒有?主知道他們餓了,所以他們才會去打魚。他們又回到世界上去了,想有些生計能夠維生,但是基督在這裡並沒有責備他,說“彼得,你為什麼否認我三次?你是第一個我所揀選的,你是第一個,但是你卻是第一個背叛我,失敗的。”主沒有說一句那樣的話,反而主問他們說,“你們有沒吃的嗎?我已經預備好早餐了,你們可以在這裡與我一同坐席。”在這裡祂問彼得說,“你愛我比這些更深麼?”如果你是彼得,大概等著主要責備你了,但是反而主在這裡只問他說你愛我麼,三次。看,滿了恩賜的一位!祂在這裡成全。彼得已經要在這裡放棄了,要打魚了,要回到世界上的這一位,主如何使他歸一於這個元首之下呢?在這裡,還不是在這裡不定罪他、不暴露他,反而在這裡問他說,問他關於愛。彼得說,“我愛你,主啊,你知道我愛你。”主和彼得之間有個非常甜美的對話。盼望我們來到這一切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之後,我們要來摸到這件事,來經歷這個事,甜美的分賜、親密的管家職分和令人舒暢的家庭安排。

1 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乃是借著親密的管家職分,令人舒暢的家庭安排——弗三 2。

請記得神的這樣的經綸和安排乃是稱之為神恩典的管家職分。恩典呢,就是神給我們享受到以弗所書三章二節,說到恩典的管家職分。那神分賜到我們裡面呢?乃是在信裡面的一件事,不是在律法之下,而是在信的這個範圍裡。什麼是信?信就是我們對這一個親愛、親密的主向我們顯現的一個回應。我們在這裡說,是的,我們有所回應了。這就是信,信心。這就是對祂彰顯的回應,對祂吸引的回應,祂的分賜和祂的恩典,和這個親密的分賜的一個回應。那些就是我們能夠接受神聖分賜的源頭。
 
2 在神的家中行事為人的路,乃是有令人愉快的家庭行政,親密的管家職分,將基督分賜到神所有的家人裡面——提前三 15,一 4。

3 神洋溢的恩典要完成將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這洋溢的恩典正在我們身上作工,為使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弗一 7~8、10。

我盼望主能更新我們的心思,給我們有領會,到底什麼是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這乃是借著祂神聖的分賜,帶著恩典並在信裡所得著的,並不是在律法的範圍裡。

4 我們作為神的基業越被那靈這活的印記所浸透,在宇宙中就越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光景——11、13 節。

在第十節之後,保羅說,按著時期滿足時的經綸,要將萬有,無論是在諸天之上、在地上,都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這是十節。第十一節,他就說,我們既在祂裡面,在祂裡面成了選定的基業。這個“祂”是誰?就是這位作頭的基督。乃是在這一位基督作元首的裡面,“祂”指明我們在這裡承繼神,神的基業,那靈在我們身上作印記,使我們能夠歸於神、屬於神,我們成為神的產業。這就是在基督裡歸一於元首權柄之下。因著在這個過程之中,我們就成了神的產業。第十三節,你們借著身體的話,就是那叫你們得救的福音,也在祂裡面信了,就在祂裡面受了應許的聖靈為印記。這樣一個靈,一方面使我們受印記,因為我們是屬於神的,就是屬於神的產業,我們就屬於神了;這樣的靈同時也對我們來說作質,向我們確證,給我們一個預嘗,神是我們的產業。所以這樣一個印塗的靈,一面在這裡印塗我們,一層一層把祂那靈自己作為素質,塗抹在我們裡面;我們也同時在這個過程裡被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乃是在這樣一個歸一於元首之下的過程,那靈就進來了,在這裡印塗我們,來向我們確證我們是神的產業;同時也向我們保證,向我們確證神也是我們的產業。所以我們需要被那靈所浸透,我們需要喝那靈,我們一直不斷需要呼吸這靈,這就是借著這些我們能夠歸一於祂之下。這是不是太好了?我們能夠考量這些經節。在這十節裡面,這些經節不可以被分開,都是連在一起的。好,我們來到最後一段。

陸 在召會生活中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是借著生命和光而有的——約一 4,八 12:
既然創世記,當撒但墮落之後,這地就變為淵面黑暗,所以當時就是黑暗遍滿了地面。所以神進來所作的第一件事,把地變為荒廢空虛,淵面黑暗。所以在這個時候呢,所以借著光進來了,所有各樣的生命都被帶進來了。所以,神在這裡直接的講到撒但,如何應付撒但,如何對付撒但的背叛的黑暗呢,就是把光帶進來。不光撒但背叛了,同時撒但也使人敗壞。因著人被敗壞了,這個人原先要作神器皿,執行讓神作元首的這個人呢,器皿,因著撒但敗壞了,神就再進來,作為光進來了。這個墮落的人有分於死亡因著黑暗,在這伊甸園裡墮落了,但是神要把他再一次的興起來,神首先需要作為生命進來。約翰福音一章四節說,“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很有意思的,在創世記先有光帶進生命,那就是在對付撒但墮落的背叛,但是就著人來說,就著墮落的人來說,神為著得著他這個人,要使人能夠歸一於這個元首之下,神就先作為生命來,那這個生命就會帶下光,這個生命就是人的光。

一 神恢復的路乃是基督與撒但相對,生命與死亡相對,光與黑暗相對,井然有序與混亂相對。

二 崩潰來自死這因素;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來自生命這因素——結三七 4~10。

所以罪帶進死,死帶進黑暗。所以陳實弟兄提到有些召會實在是不法,個人照著自己眼中所看為好的去行。在這裡沒有光,只有黑暗,在這裡沒有讓基督作元首。所以撒但借著罪與死帶進黑暗與混亂。聖經在這個歸一的過程之中,所以在這裡先就是生命把死的因素吞滅,從這個生命就帶進了光,光就驅盡所有的黑暗,這就是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在這裡第二中點說到崩潰來自於死這因素,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來自於生命這因素。以西結這裡有個預表,應該是三十七章,以西結書三十七章在這裡有個非常幹的,滿了死,滿了乾涸,所有都是脫節的,申言者要把生命帶進來。生命進來的時候,筋與筋先長肉,然後節與節,筋骨相連,然後這個骨與骨聯絡,那之後骨上長筋長肉。所以黑暗被光碟機盡,所有的死亡被生命吞吃,這就是這幅生命的圖畫。

借著生命被吹到這些幹的枯死離散的骸骨裡面,現今就借著生命的氣息吹入,就興起極大的軍隊了。
 
三 神在祂造物中間恢復一的路,乃是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裡面作生命——羅八 6、10~11、19~21。
哪裡有生命,哪裡就有一,哪裡就有和諧。哪裡有黑暗,就是有分散、混亂。
 
四 我們要實際地從崩潰的混亂中蒙拯救,就需要在生命裡長大;我們越在生命裡長大,就越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也越從宇宙性的崩潰中得著拯救——弗四 15,西二 19。

聖徒們,我們怎麼樣在生命裡長大呢?我們需要吃耶穌,我們需要呼吸耶穌,我們需要求神加強到我們裡面的人裡,我們需要讓基督安家在我們的心裡。基督越能夠在我們的心裡得著地位,我們就會越有生命的長大。每一天我們都需要歡迎耶穌進到我們的裡面,每天要吃祂,每天要喝祂。當你在這裡呼求主耶穌“哦,主耶穌”的時候,給你有更深的意義,因為你在這裡乃是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更多的生命要分賜到你的裡面。在這裡不僅僅是一班信的,我們在這裡乃是呼求主的名。祂是頭,祂在這裡分賜、傳輸祂的自己進到我的裡面,祂持續不斷的在這裡作。我再說:“哦,主耶穌啊,求你使我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我們的呼求主名就不是我自己,而是與眾聖徒一同呼求。我們乃是聯結在一起,我們在這裡不是一千五百個不同、分開、分別的聖徒,乃是聯結在基督身體裡的眾肢體,在這個宇宙元首權柄的分賜和輸供之下。

阿利路亞!這就給我們有膽量。我們知道我們的立場是什麼,我們在自己裡是軟弱的,個人是軟弱的,但我們作為基督團體的身體在祂元首權柄之下是不軟弱的。基督與基督的身體在這裡一同有分於這個頭的身份和權柄之下,在這裡今天所發生的事比在美國白宮發生的事更高。我們在這裡乃是在宇宙裡歸一於我們的元首基督的裡面。

五 當神進入我們裡面作生命時,生命的光就在我們裡面照耀;這生命吞滅死亡,這光驅盡黑暗——約一 4,八 12,弗五 8~9:
1 當我們滿了作生命的基督時,我們就在光底下,受光的大能所管制。

2 神就是光,因此我們這些神的兒女乃是光的兒女,甚至是光本身,因為我們在主裡與神是一——約壹一 5,約十二 36,弗五 8,太五 14。

神是光,在祂裡面毫無黑暗。但是我們乃是在這一位是光者的裡面,我們也就成了世界的光,我們甚至成為光的本身。表明是什麼?我們與這一位生機的聯結,就是這個世界所需要的,這就是美國所需要的。美國需要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整個世界需要借著祂的身體,借著召會被元首起來,所以不僅是基督是身體,祂的頭是聯於身體的,當這個頭與元首是正確的被聯結在一起彼此相連的時候,我們就能夠作成這件事。

3 在生命裡,並在光底下,我們就蒙拯救脫離混亂,被帶進井然有序、和諧與一裡,並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弗一 10。

願我們都能夠在這樣的實際裡面,這實際就是,在祂裡面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

好不好,跟坐在身邊的對這些話有些禱告,之後有段回應的時間。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7-12-13 22:14:27
    觀看數 :
    802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