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召會原初的情形、召會的墮落以及召會的恢復
  • 2,292 views,
  • 10-19,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我們來到第二篇信息,說到召會原初的情形、召會的墮落、以及召會的恢復。我請大家唱,剛才唱這首詩歌,中文五百九十七首,那首詩歌,就是在我們前一節所唱的詩歌之前的一首,說到召會是主的身體。那這一首,當我在思考這篇信息的時候,很難找到一首妥當、恰當的詩歌。當我看到這一首(597首),我就知道,這首詩歌不常唱,但我裡面就深深感覺我們要唱這一首。這首五百九十七首,跟下面五百九十八首很像,但是五百九十七首幾乎都是本於以弗所第四章。
這為什麼選這首詩歌的原因,就是我覺得第一篇信息,就是我們剛聽完的,是完全,完全並且絕對是很重要的,叫我們能看見召會內在的意義,並且召會在神的深處到底是什麼,在祂的心裡到底是什麼,甚至是曆世歷代隱藏在祂裡面的。所以,這必然是意味著在一面我們不容易看見。當然,今天主將這向我們揭示了。靠祂的恩典並且借著使徒們,以及許多人的禱告,使我們能看見。但是因這件事是太在神的心裡了,所以某一面來說,這並不容易看見。為這緣故,弟兄們,我覺得我們都要不能輕忽看待這事。我們聽到召會以及甚至我們要在這個週末所講的這些事,我們都需要有進一步的看見。你們是不是同意呢?都要更深的看見,更多的受這個啟示來管治並支配,來說到召會這件事。所以,我覺得再次在第一篇信息裡這實在非常關鍵,非常要命。
現在,我首先要說一段話,接著就要說到負擔,就是關於第一篇。那就是弟兄們,我們需要非常清楚地看見,召會是神獨一的目標。神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目標,沒有別的標的。在祂的眼裡沒有別的,你可以這樣說。但是,除了召會祂的眼裡沒有別的了。在已過兩千年所發生的事,是一個逐漸的失去並偏離,甚至完全從這個目標,也就是神的經綸的目標失去的過程。我們已經看見了,而且也失去了神永遠經綸的目標,那就是召會。因為這個緣故,我要說到許多基督徒信徒,他們已經飄離了,他們被許多事情敗壞了。有些事情是錯誤的,並且很確定的是背道的。我要說的是正確的基督徒。他們愛主,他們有心為著神,並且甚至為著真理站住,護衛真理。這些人有許多在已過數世紀以來,都沒有看見這個目標。
 
因為他們沒有看見這個目標,事實上就很可能發生一個情形,就是當他們在護衛一些事,他們被主所用來恢復一些事情的時候,同時因著他們缺乏看見召會作為神終極的目標,作為那終極的事物,召會是真正神所要的,或者他們是沒有達到那個點,或者他們只強調他們被主所用來恢復並護衛著那個點,並且許多時候,他們本身那些事情就成為一個破壞,成為一個障礙,使主不能再繼續恢復。
 
 
我們必須看見神要得著召會。今天早上,這個週末,我們甚至不是在講召會真理的恢復。當然,真理的恢復的確也包括在其中;甚至我們也不是講到生命的恢復,生命也完全與召會有關;我們也不是在講一些神所啟示一些和聖經的實行的恢復,雖然這些實行也很重要;這個週末我們要說的恢復是一件事,那就是終極的事,就是召會的恢復。真理是為著召會,生命是為著召會,實行是為著召會。這一切事情的恢復都是為著終極的恢復,就是召會,使主能得著召會,使基督能夠得著一個身體,為自己得著身體。這就是仇敵很成功地蒙蔽了許多信徒的事,使他們不能看見,瞎眼。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看見,我們要向眾人照明這事。因為這樣的帕子遮蔽了許多事,甚至這些事是好事,這些是合乎聖經的事都成為帕子和遮蔽。但是因為他們都沒有看見終極的事。
舉例來說,路德馬丁,我們在這裡也說了許多次,是一個偉大的改教家,他堅定地、很強地,並且很忠信地抵擋當時地上最大的強權,也就是教皇,為著因信稱義的真理站住。這是一件重大的事,是關於神救恩的事。那是許多神在恢復中所作的工作之一。但是,路德馬丁沒有在召會的事上作太多。事實1乃是他所作關於召會的事,一面,他與羅馬教決裂,脫離羅馬天主教;但另一面,他作了什麼?將召會帶到與世界在這地上的國度政治聯合,就是當時的德國政府。那個召會也就不再是羅馬召會,而成為國家召會,國教,直到今天。這一切不只是沒有完成神的定旨,沒有完成神要得著召會的定旨,事實上卻擴大了問題,造成更多的分裂、宗派和公會。
 
所以你想一想,我們在下一篇信息所要講到的那個大妓女,還有她的眾女兒,眾女兒,你現在就看見她們彼此的關係。所以,很顯然的,這些偉大的改教家他自己也承認他在召會的事上失敗了。稱因信稱義,或者是關於神救恩的事,或者是關於聖別,甚至關於聖經的事、聖經的研究,或者是關於追求屬靈,真正的屬靈,或者是傳福音,或者是福音遍傳全地,這一切都是好的。但是,這一切都只是達到一件事的憑藉,那件事就是召會。所以弟兄們,我們在這裡是為著主終極的恢復,那就是召會的恢復。我們可以這樣正確地說,這樣的恢復是包括了一切。我們並沒有反對那些,但他們不是目標。有些人可能說到以聖別屬靈為目標,把傳福音當目標。這有很多事作為目標,但它們不是目標,召會才是神的目標。所以,撒但知道這事,如果人不知道這事,他就有另一個目標,那個目標很容易是被人看出來,很簡單就能夠毀壞召會,是敗壞召會、毀滅召會。那就是撒但獨一的目標。
所以,我們來到這一篇信息。今天這篇信息,我們要看見首先什麼是召會原初的情形,就是神所渴望的情形。當我們說到召會,弟兄們,我們是說到今天我們所處的時代,在恩典時代,就是召會時代。而下一個時代是國度時代,在永遠裡還有新耶路撒冷在新天新地裡。但今天我們所屬的時代是召會時代。在這個時代,神要得著召會,神必須得著召會,完全並且具體的得著彰顯。所以,因著仇敵的工作,他的策略就是使召會墮落,所以有召會的墮落。因著墮落,並且因著沒有人能夠阻止神的工作,所以有召會的恢復。這就是我們今天這篇信息所要說到的。
因為這個,在這篇信息裡面的研讀材料裡,我只要讀給你們聽一小段話。因為我們以為墮落是初期召會開始之後幾個世紀才發生的,但不是這樣,召會的墮落就是在使徒時代,使徒還在的時候就在了。你就看見,在他的書信裡就看到了。你會看見這樣的墮落已經開始了。請看,在約翰,使徒約翰他寫到,寫給七個召會的書信裡,就能看見召會的墮落是何等可怕,已經發生了。所以事實上,墮落是很早就發生了,很早很早,甚至幾乎在召會開始建立之後就開始墮落了。但另外一面,恢復也很早就開始發生了。我要讀給你們聽,為著讓你們眾人都有清楚的看見撒但所作的、撒但所使用的來敗壞召會,破壞召會的事。順便我也感覺弟兄們,我們不能夠只停在聽這篇信息,只是一般性的、很簡單的得著啟示。我覺得我們這一次這個負擔的話,就是召會的恢復,是非常應時的。不只是為著德國,我也要說是為著主恢復的整體。所以,我們所有領頭的弟兄們是怎麼樣呢?都要研讀這件事。也沒有時間,只是用這幾篇信息來講到召會的恢復。我們還需要進到這些裡面,特別是說到這篇信息我們所推薦你們所讀的書,也要進入的書。要花幾個月的時間來在這個訓練後進到這些信息裡面,自己去進入或者團體小組進入。當然,我們有一本很美妙的書叫作《召會與地方召會的歷史》。一九七三年,倪弟兄過世之後的一年,那是一本關鍵的書。在早些,在五〇年代末期,有一本書說到召會的三方面,第二冊說到召會的路程,召會的歷程,這是非常重要的。也有很多書,包括了新約總論,說到召會的段落,也說到召會的墮落和恢復,特別是說到恢復。但請聽,這裡有二十三項,你可能可以快快地抄下來,你只要回去讀就可以了。你來不急抄下來,但是要去讀。這些,當使徒還在的時候,第一就是猶太宗教、希臘哲學和人為的組織。第二是關於他們離開神的經綸。第三,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第四,他們離開了神所完成的這個神聖的啟示。第五,帶進異端,使他們完全敗壞了。當保羅還在的時候,他們否認了敬虔的能力。不跟隨健康的教訓,這是第七。第八,有些分裂。第九,退後到猶太教,忽視神新約的教訓。第十,假教2師帶進破壞的教訓,否認買他們的主,走了巴蘭的路。第十一,否認耶穌是基督,成為敵基督者,不住在子和父裡面。第十二,不承認耶穌基督在肉體裡來。十三,不住在基督的教訓裡。這就是在天主教之前的時候。第十四,愛好首位。第十五,否認唯一的主基督,他們走了該隱的路,將自己走了巴蘭的路,走了可拉滅亡的路。第十六,喪失起初的愛。十七,有尼哥拉党的行為。第十八,與世界是一。第十九,持守巴蘭的教訓,吃偶像之物並行淫亂。第十九,有尼哥拉党的行為。二十,耶洗別的教訓,她自以為是申言者,然而行淫亂,吃祭偶像之物並且獻祭給撒但。第二十二,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第二十三,不冷不熱,使主在門外。我想你們都能夠被說服。弟兄們,這就是很嚴重的一件事,是召會墮落的開始、開端。這一切都是終結為大巴比倫,這是可憎之物。那地最可憎的事,就是背道的基督教國。這是不太好的一個背景。
那現在我們來看綱目。第一,首先我們來定義什麼是恢復。我們要回頭來看召會原初的情形、墮落以及恢復。今天早上,我們沒有時間說到許多的歷史,你需要自己去讀那些書。但是這個綱目很好,因為是非常濃縮,並且是非常簡潔的方式來講到這些事。召會原初的情形、召會的墮落、以及召會的恢復是非常尖銳的一個對比。
 
壹 我們在主恢復裡的歷史不是一種組織或運動,乃是一個恢復的歷史——約一1,約壹一 1:
有召會的歷史就是恢復的歷史。在這裡,我們特別要說我們的歷史,在主恢復中我們的歷史,不是恢復一個組織,不是在這裡要帶進一個運動,我們在這裡是這個歷史的一部分,乃是主的恢復。
 
一 在馬太十九章八節,我們看見恢復的原則:“從起初並不是這樣”:
我不需要進入這些事,我們都知道了。
 
1 恢復的意思是回到起初;我們需要回到起初,接受主的恩典回到神原初的心意,回到神起初的命定。
弟兄們,我們在這裡甚至不是要作一個超級的召會,我們在這裡靠主憐憫是要回到起初。因為在起初,並不是這樣,並不是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這樣。我們要回頭,回到神起初的心意。
 
2 “恢復”一辭意指一樣東西原初有,後來墮落、破壞、失去了,因此必須將它帶回原初的情形和正常的光景——但一 1〜2,拉一 5,六 5。
這是與得勝者的原則非常有關。得勝者不是超級的基督徒,得勝者是正常的基督徒。我們在此是要回到神原初的標準,回到召會的事上,召會的生活。我們在這裡有負擔、有一個託付要回到正常的光景,並且原初的情形。
 
二 我們說到召會的恢復,意指召會原初即存在,後來墮落了,於是需要把召會帶回原初的情形。
召會在其實際上是絕不改變,是屬天的,是屬基督的,是復活的。但是我們說到召會,是說到基督在地上的彰顯,在時間、在空間裡的彰顯。那個召會是會墮落的,那個召會會變形,那個召會會偏差,那個召會會墮落、敗壞。所以我們在這裡,要將召會帶回到原初的情形。
 
三 主對召會的恢復帶我們回到起初,為要完成神永遠的定旨,以及祂對召會起初的心意——3弗一 4〜5、22〜23,三 9〜11。
弟兄們,這就是我們的託付。我希望我們都非常清楚這事。沒有別的事像這件事這麼中心緊要,就是恢復召會,並恢復召會生活來完成神永遠的定旨。以色列人的歷史就是一個最大的表號,在舊約裡眾表號中最大的表號。許多已過的基督教教師來解釋這段歷史時,都是從他們離開埃及開始,一切與以色列人有關的事,到他們行走在曠野,他們有關的事,甚至進到美地後建造聖殿。但這件事,就是關於被擄以及從被擄歸回,卻很少被提到,或者很少有解釋。但是你看見這裡有一個預表,那裡有一種原初的情形,但是因著敗壞,因著墮落,因著他們行淫亂和惡事,行神眼中的惡事,尼布甲尼撒巴比倫王就來將他們帶走,擄掠他們,甚至將所有的器皿,在神殿中的神聖器皿都帶走,放到他神的廟中。七十年後,照著耶利米的預言,他們回來了。神激動他們,激動人的靈,激動王的靈,使他們歸回。那一次歸回,就是我們所說到在預表上的恢復。回到哪裡?回到他原初的地,回到他原初的情形,就是正常的情形下。
我們還有一篇信息講到這件事。
 
貳 我們需要就著神的心意和祂的成就,以及撒但破壞的工作,來明白召會的恢復——11 節:
 
一 新約啟示,神對於召會有一個明確的心意、定旨和目標;首先神有一個定旨,然後祂進來完成祂的定旨——啟四 11,弗一 4〜5、9、11、22〜23。
 
二 新約也清楚地記載,神的仇敵如何進來破壞神所成就的——太十六 18,十三 24〜32:
所以我們有馬太十六章的比喻,說到仇敵來撒稗子,在麥子中間撒稗子。說到改變細面的性質,是不是呢?說到將芥菜種變成大樹。這一切都是預言,都是主親自預言,說到祂的仇敵要來破壞神所完成的。
 
1 撒但用以破壞神所成就之事的方法,有內在和外在兩面:
請注意。
 
a 內在的一面,乃是損害並敗壞神的子民——徒五 3。
所以,這裡的引經是使徒行傳第五章,說到亞拿尼亞,就在耶路撒冷召會的早期,他的心就被撒但充滿,欺騙聖靈。所以早在那時候,撒但就進來,進到人的心裡,敗壞召會,毀壞召會,從裡面毀壞召會。今天,弟兄們,我們需要儆醒,因為這些毀壞的事一直是撒但在作的,甚至在我們裡面。如果我們不注意,我們的肉體,借著我們的心、我們的己,借著我們天然的人,借著我們墮落的所是和性情,撒但就能進來,破壞並敗壞召會。
 
b 外在的一面,乃是破壞神所成就的——太十三 32。
但是還有外在的一面,乃是破壞神所成就的。我說過,芥菜種長大卻成了樹,完全變質,本質改變了,甚至天空的飛鳥也來棲宿在它的枝上。這就是撒但的工作,外在的工作,破壞神所成就的。神要得著召會作種子,像小小的芥菜種,那就是召會的性質,為著滋養人。但是撒但會進來,改變她的性質,使她變得偉大,變得巨大。順帶一提,弟兄們,巴比倫是大巴比倫,耶路撒冷是聖城。我們在這裡不是要作主巨大、偉大的恢復,我們要作祂聖別的恢復。
 
2 撒但產生許多基督的代替品,分裂基督的身體,並且借著聖品階級與平信徒制度扼殺身體上肢體的功用——西二 8,啟二 6、14〜15。
親愛的弟兄們,這是非常狡猾的策略,是撒但非常狡猾的策略。他攻擊召會,破壞召會,有三件事:
一,他有許多基督的代替品。幾乎所有的事都可以作基督的代替品。所有的代替品,甚至基督論,都代替了基督。我讀的那二十幾項,許多的事物都是代替品。
第二,他分裂基督的身體,成為成千上萬的分裂。基督身體是一,是基督這頭的一個彰顯,卻被分裂,卻被切碎,卻被肢解。第三,他借著扼殺身體上肢體的功用,是借著聖品階級和平信徒的制度,這是很邪惡的。這很邪惡。當身體上的肢體被扼殺了,身體就不得建造。因為身體是要自己建造起來,也就是借著所有盡功用的肢體和筋和節盡功用來建造的。那是唯一的路,使身體能得著建造。聖品階級平信徒制度扼殺這件事,毀滅那件事。這是很嚴肅的。
 
三 神乃是一位有永遠定旨的神;祂滿有定旨,祂一旦定意要作一件事,就沒有什麼能改變祂的心意或使祂停止;因此,在撒但的破壞後,神就進來重新作祂先前所作過的——拉一 3
〜11,六 3〜5。
讚美主,神是人所不能停止的。祂也許會耽延一下,會受一點阻撓,但沒有什麼能停止神。因此,在撒但的破壞後,神就進來,重新作祂先前所作過的。祂已經作成了,現在祂要進來重新作這件事,那就是恢復。聖殿已經建造,耶路撒冷城已經建造起來,但卻被毀壞。所以,神要激動一些人回到原地來作重建的工作。那不是最初的工作,那是重作,重新作那已經被毀壞的工作。今天,在主的恢復裡,我們所作的就像這樣。
 
四 神重新再作祂先前所完成的就是祂的恢復;這就是把一切被撒但破壞而失去的事物再帶回來,並照著祂永遠的定旨和原初的心意使召會得著恢復——太十九 8,十六 18。
我們來到第三大點。
 
三 我們要認識召會恢復的需要,就需要知道召會原初的情形以及召會的墮落:
當然,這一切事都發生了,而且還在發生。但是今天早上,弟兄們,我的負擔是我不僅是要講歷史,我的確有負擔要用這些話來警告我們,免得我們重蹈歷史的覆轍。因為就像非拉鐵非召會是一個恢復的召會,也有一個召會叫老底嘉召會,是跟在後面。那就是我們所說一個失敗的或墮落的恢復召會。不要以為因為我們在主的恢復裡,在地位上在主的恢復裡,所以一切就都沒問題。撒但還在作工,甚至在我們在主的恢復這早期的時代,撒但就進來了。我們需要從歷史學功課。
 
一 召會原初的情形有以下的特點:
請留意,這些特點都非常關鍵、非常簡潔,要記得這些特點。
1 在原初的召會中,信徒不分階級——羅十二 4〜5:
我們能不能說,在恢復裡,我們中間的恢復裡,真的沒有階級呢?沒有階級的味道呢?甚至沒有階級的傾向呢?從我的觀點來說,我覺得我不能這樣說。有一個趨勢,在某些地方,有人想要作頭作領袖,作一個國家的領頭人;還有一些次要的領頭人在一切區域裡,一些州或一些省,或者在一些區域裡;還有一些更基層的領頭人在一些眾召會裡,在那一種次序裡,在那一種等級裡。原來我們沒有一個階級圖,但是事實上在一些實行上卻有階級。神恨惡這事。a 小點,我來讀。
 
a 信徒都是弟兄,不分等級——太二三 8。
等級,就是等級,是不是呢?是與神不合的。我們都是弟兄,這就是為什麼在英國的弟兄也被稱為弟兄們。他們離開了那個基督教國的體系,要作彼此的弟兄們。
 
b 信徒都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平等配搭,各盡功用——羅十二 4〜5。
我們都是這一個身體上的肢體,都在平等裡配搭,各盡功用。我們沒有否認在生機上的一種基督身體裡的等次,那也是在聖經裡的。但是今天,我們若不小心就會墮落,而有這種情形發生。有些人比較積極的,有些人是不積極的,有一些人包辦一切,其他不作事。但是:
 
c 信徒都是神的祭司,沒有居間階級,沒有聖品與平俗之分——彼前二 5、9。
這就是為什麼尼哥拉党的教訓、尼哥拉党的行為是主所恨惡的。神恨惡那個系統、體系,因為那否認了基督身體上所有肢體普遍的祭司職分。每一個肢體都是盡功用的祭司,我們都被基督的血所買、神的血所買作祭司的國,都需要事奉主。
 
2 早期的召會完全與世界分別,在世界而不屬世界——羅十二 2,約壹二 15,林後六 14〜17。
這是另外一個情形、特點。召會與世界分別,在世界而不屬世界。有例子是這樣,就像一艘船,在海裡,滿了水,但是船在海裡,但是水卻不在船裡。但卻有一種情形,船在海裡,海水也在船裡。召會與世界的聯婚和聯姻是很嚴重的一件事。所以,召會不可以模成這世代的樣子。不可模仿這世代,我們也不該愛世界上的事。
 
3 原初的召會完全斷絕偶像,並完全讓神說話——約壹五 21。
這裡有兩件事:一,拜偶像。今天,當然我們不會在意物質的偶像,但還有另一種偶像在召會裡。並且第二,她完全讓神說話。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在恢復的召會裡,在原初的召會裡,那是一個能讓神有完全權柄和自由說祂所要說的一個地方。這就是為什麼聖經乃是至高的權威,這就是為什麼聖靈的權柄必須在我們中間是獨一的權柄。主的話是神的說話,而那靈是說話的靈。所以,在主的恢復裡,我們在意話,並且我們在意那靈。在基督教國裡,我要這樣說,許多的信經、信條,歷史上的信經甚至被視為高於神的話。當然,人的說話、人的意見也代替了那靈的說話。當我們在召會中供應主話語的時候,我們在主恢復裡,弟兄們,這也是一個很基本、很基要要學的功課。不是你說的如何或者我說的如何,而是主怎麼說,那靈,還有主的話怎麼說。
 
4 一地只有一個召會,一個基督身體的顯出——林前十二 27,一 2,啟一 11。
我想,這件事我不需要再花太多的時間。一地只有一個召會,一個基督身體獨一的彰顯。否則,就會有混亂,就會有分裂。
 
5 各地召會交通雖是一個,行政卻是各自獨立的,沒有總會,也沒有聯合會——林前十 16。
召會,眾召會,眾地方召會。今天我們是在時間和空間裡,不像有些人只相信一種屬靈、屬天的召會。我們相信今天在早期有一個召會,一個在這宇宙中神的召會在一個地方具體的彰顯作為正確的眾地方召會,許多的眾地方召會。而這些召會卻在一個交通裡,不是彼此獨立,不是彼此分開,不是彼此分離的,但行政卻是各自獨立,沒有總會或聯合會。這是一個我們在實行召會生活上重大的恢復。我再說,6交通是一,行政各自獨立。在事務的執行上是獨立。沒有總會,也沒有聯合會。我們不同意有地方召會的獨立自治,也不同意召會的聯合使眾召會成為一種政治上的體系,有總部或總會。
這些都不對。許多召會,地方召會,卻在一個交通裡。這是不是很美妙?你們真該上來看看全地所來的一千九百多位弟兄,在這裡代表了不知道多少地方召會,我們在這裡卻是一個交通。是不是呢?阿們。這是很驚人的。這的確是一個神跡。許多召會,但我們在這裡不是只來聚會握手,隔牆拉手,我們事實上是在享受一個宇宙身體的交通。我們在這裡是在享受那靈的一,這一就是三一神的一。我們的交通是一,我們沒有許多交通。然而我們卻在眾地方召會裡,照著神的智慧和祂的安排,在時間和空間裡,我們在各召會裡,生命是一,本質是一,真理是一,性質是一,甚至彰顯是一。那是我們的實際。然而卻沒有任何的人為組織的聯合。
 
6 眾召會尊崇基督為元首,讓聖靈掌權——西一 18,二 19,徒十三 1〜2,十 19〜20,十一 12。
這就是原初的情形。召會遵從基督為元首,讓聖靈掌權。我想這一件事我們眾人都非常容易失敗,不讓基督作獨一的元首,不讓聖靈完全掌權。我們需要主在恩典中來提醒我們,眾召會都要遵從基督為元首,聽聖靈的聲音。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那靈所說的,對眾召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二 召會的墮落包括:有了階級,與世界聯合,有了偶像,有了分裂,不讓神說話,有了統一的組織,篡奪了基督作頭的地位,侵犯了聖靈的主權。
這一切事都在那裡。在原初的情形裡你就有了這一切的狀況,那就是墮落。那就是墮落。願主保守我們脫離這些墮落。現在我們來到第四大點。
 
肆 召會的恢復是逐漸進步的:
在已過兩千年,一直有召會的恢復,這是逐漸進步的。進步,意思就是建立在已過的恢復上而再有往前。
 
一 第一世紀還沒有過去,主的恢復就開始了;一世紀接著一世紀,這恢復接續不斷地往前——提後二 19〜26。
 
二 在十六世紀,路德馬丁起來改教,將封鎖的聖經解禁;他也根據聖經恢復因信稱義,但正確的召會生活仍未恢復——羅一 17:
1 更正教並沒有與世界斷絕,也沒有去掉居間階級。
 
2 更正教裡有了更多的分裂,各公會並未脫去統一的組織。
 
3 各公會並未讓基督有完全的地位,也未讓聖靈有完全的主權。
我想,這對我們很清楚了。你看看所謂的國家教會或者是國教,特別在歐洲這裡,在德國,在許多北歐的國家,以及在英國有英國的國教。誰是英國國教的頭呢?是英國的女王。誰是瑞典國教的元首呢?也是瑞典的國王。國教還需向人徵稅。這一切都告訴我們,路德他所開始的宗教改革。你如果說,馬丁路德是改教之父,那約翰胡斯就是改教的鼻祖。但無論如何,聖經被封鎖並且解禁,而因信稱義被恢復。但是,但是,正確的召會生活仍未恢復。事實上,還有更多的產生分裂,在基督教國裡。我們知道國教之後,又有私立教會出現。今天我們所說的各公會,這些浸信會、長老會、衛斯理會、美以美會等等的7會,就著救恩的真理來說是有恢復;但就著召會來說,我們不能說有恢復,除了一件事,就是他們與羅馬天主教分開、決裂。
 
三 在十八世紀,新生鐸夫被主興起,帶領摩爾維亞弟兄們恢復召會生活;他們與世界斷絕,去掉階級之分,注重交通配搭,盡力保守合一,去掉形式上統一的組織,並且讓基督為首,
讓聖靈在他們中間掌權。
現在,照李弟兄所說,他是從倪弟兄得了幫助。他把摩爾維亞弟兄們當作召會生活恢復的第一批人。在已過這兩三百年,那是十八世紀開頭的時候,距今也不久,他們與世界斷絕,去掉階級之分,注重交通配搭,盡力保守合一,去掉形式上統一的組織,並且讓基督為首,讓聖靈在他們中間掌權。這是召會生活一大恢復。不僅是恢復了一些真理而已,而是恢復召會生活。我們的確欠了摩爾維亞弟兄們許多,他們是受新生鐸夫的帶領。
 
四 在十九世紀,主在英國興起一班弟兄們,進一步恢復召會生活——啟三 7〜13:
他們是普利茅斯的弟兄們。
 
1 聖經在弟兄們手中,真是一本解開的書,一本發光的書,因為他們絕對聽從主的話;許多重要的真理都借著他們釋放出來——提前二 4。
有太多重大、重要、中心的真理在主的話裡面都被他們解開、釋放。
 
2 他們絕對去掉階級,同作弟兄,互為肢體,特別注重相愛交通。
 
3 他們絕對消除宗派,維持合一的見證。
 
4 不過,他們在某些方面是失敗的,所以那時主在整個西方世界都無法繼續往前。
主要一個失敗造成的原因就是他們陷入爭論。道理的事上有了爭論,關於預言的解釋有了爭論,他們在接納聖徒的事上,這些,還有一些很好的事,甚至是關於召會的事,就是非拉鐵非所應驗所成就的事,結果他們分裂了。四五十年之後,甚至還不到四五十年,這個弟兄會運動就分裂,分裂成許多部分,許多小的分支。
 
五 我們需要看見在遠東召會之恢復的要點:
很有意思的是,新生鐸夫是在十八世紀出生,達秘是在十九世紀出生,倪弟兄是在一九〇三年出生,是在他們一百年之後。一九三三、三四年,我們清楚看見一件很重大的事,就是召會以地方為界限的原則。弟兄們,我們在這裡完全不是要注重什麼人的說法。我們說到許多倪弟兄的事,我們說到許多關於李弟兄的事,不是因為我們把他們看成什麼樣特別的人,而是一個事實:我們的李弟兄和倪弟兄,甚至李弟兄只比倪弟兄小兩歲,他們是主所給我們就是祂的身體一個大的恩賜,特別是在這個大的時代。我的確同意倪弟兄所看見的,他是一個何等包羅平衡的看見,關於神話語的真理,關於基督與召會有何等包羅和平衡的看見,而李弟兄接續這事,你們可以把他們放在一起。不得了,那是為什麼我們眼前有了這一切。我讀過了,就是這裡有一件重大的事,就是召會以地方為界限的原則。倪弟兄第一次來歐洲訪問時就是講這個。他最末了一篇信息,是說到椅子。他說到召會,但是他說沒有在這裡看到召會生活的實行。
 
1 在一九三三、三四年間,我們清楚看見一件很重大的事,就是召會以地方為界限的原則——徒十四 23,多一 5,啟一 11:
 
a 這一面能避免分裂和紊亂,另一面又能避免超地方的聯合。
這裡關於地方的界限有太多可以研讀,這裡給我們該有的保護。
 
b 按聖經的教訓看,每一個地方的召會都該直接活在主面前,向元首基督負責——西一 18,二 19,徒十三 1〜2。
 
2 我們持守一個原則:召會的行政是地方的,召會的交通是宇宙的——十四 23,二 42,林前十16〜17:
我們已經提過了。
 
a 各地召會有各自的行政,召會的行政是不能超過地方的。
 
b 召會的交通不能僅是地方的,而必須是宇宙的,因為召會的交通乃是基督身體的交通。這何等平衡。
 
3 我們清楚看見各地召會不能有統一的組織,因為各地召會都該直接受元首基督的管治,也該直接服聖靈的權柄——西一 18,徒十三 1〜2。
我們清楚看見各地召會不能有統一的組織,因為各地,在這裡,弟兄們,我們不是算召會合一運動。我們在一裡,是在生機裡是一。因為各地召會都該直接接受元首基督的管治,也該直接服聖靈的權柄。這是兩個主要的特點,關於真正的地方召會兩個主要的特點。
 
4 我們注重普遍的祭司職分,也就是注重每個得救的人都是祭司——彼前二 5、9。
我們注重普遍的祭司職分。這就是我們強調每一位信徒都是祭司,也就是注重每個得救的人都是祭司。
 
5 我們也注重身體的配搭事奉,勸勉眾聖徒都以身體為原則,一同配搭事奉——羅十二 4〜5,林前十二 12〜27。
 
6 我們注重召會事奉的實行——羅十二 5〜11。
所謂神命定的路,照著合乎聖經的路來事奉神,乃是將這一切應用。有普遍的祭司職分在基督的身體裡,這一切都在我們中間得了恢復。阿們麼?阿們。我講得很快,我想我們很多人都應該知道了,但是我們還需要受提醒,是不是呢?
現在我們來到第五大點,這是末了一點,卻是很主要的點。
 
伍 主的恢復與今天的基督教全然不同;這恢復與基督教之間是不可能妥協的——太十三 31〜33、44〜46,啟十八 4,十九 1〜3、7〜9:
主的恢復與今天的基督教全然不同。我們需要很清楚,不同,不一樣,我們與今天的基督教不同。這恢復與基督教之間是不可能妥協的。這是不同的兩種。如果你想要將這二者連接在一起,是浪費時間,必須有大的鴻溝,必須有一個分別,必須一個徹底的分開,在恢復和基督教中間必須徹底分開。
 
一 召會的恢復就是要帶我們脫離不合乎聖經的聖品階級與平信徒制度,並歸回起初照著神聖啟示而有之召會生活的純正實行——二 6、15,太十六 18,啟二 20〜22。
所以,話說到我們必須從那裡出來。那是啟示錄告訴我們的話,我們要出來。我們已經從那裡被帶出來,脫離那墮落的體系,靠主憐憫,回到召會生活,照著神話語純淨的實行。
 
二 我們中間的歷史一直是毫無妥協地完全離開基督教——拉一 3〜11,六 3〜5,啟十八 4。
我要強調“毫無妥協”這個辭。沒有妥協,沒有聯合,不與世界聯合,不與政治聯合,與基督教國沒有聯結。我們完全在外面,並且無論如何毫無妥協。
 
三 地方召會與基督教之間不該有橋樑;我們應該就是我們所是的,沒有妥協或假冒,維持我們與基督教之間的鴻溝——一 11,加一 4。
有些人,有些不清楚、沒有學習的人,可能好心要建一座橋。我們需要一座橋,在恢復與基督教之間,需要有一座橋。但不該有橋!我們應該就是我們所是的,沒有妥協或假冒,維持我們與基督教之間的鴻溝。任何一件事若有妥協,任何事若是在用橋聯接什麼,都會帶進混雜的情形,將不絕對帶進來,就是有不純潔。而我們是主在眾地方召會的恢復裡,弟兄們,我們在這裡是為著耶穌的見證。有些事我們不該有分,我們與大妓女(那妓女和她的眾女兒)無分。要從她那裡出來,我的子民啊。我們已經蒙拯救脫離那現今邪惡的基督教世代,不該作那些還在像猶太人一樣,他們想要回到,已經信主卻想要回到猶太教的實行裡。不,應該要有清楚的界限,應該要有巨大的鴻溝,應該沒有橋樑在地方召會與基督教之間。願主賜給我們一個清楚的管治我們的眼光,使我們能維持這在主恢復裡清楚的立場,純淨的立場。
 
我想我的話要停在這裡,能讓你們有一些分享。我們是不是弟兄們有一點禱告?阿們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7-10-19 18:48:59
觀看數 :
2,292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