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生命的流帶著生命的供應,出於並為著神宏偉的殿
  • 3,116 views,
  • 2017-07-25,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在訓練裡的每一篇資訊,都是為著所有的聖徒,不是僅僅為著參加訓練的眾聖徒,更是為著整個主恢復的眾地方召會。但有時候弟兄們的說話會針對某一類聖徒;譬如,第八篇資訊說到要被神的建造所量度,這顯然是一篇比較深的資訊,因此內容主要不是針對較年幼的聖徒。雖然我們眾人都應當聽見這樣的話,但就某一面特別的意義來說,這樣的話是針對一班特定的聖徒,就是在主恢復裡有相當一段時間的人。他們參與召會生活,也有負擔事奉主。對於這班較年長的弟兄姊妹,他們需要那篇資訊的話。
那篇資訊講完,加上弟兄姊妹在資訊之後的分享,我們覺得那篇資訊的負擔已透入聖徒裡面。我們相信主的手要隨著祂自己的說話作事。有些弟兄姊妹分享那篇資訊時,話雖簡單,但是我們裡面都有響應,覺得他們有所摸著、有所看見。因著看見他們有這樣的迴應,就叫我們的心喜樂、得安慰。
 
對在職聖徒的負擔:生命的流需要加深
本篇資訊說到“生命的流帶著生命的供應,出於並為著神宏偉的殿”,其中也有一個特別的感覺和負擔,是針對“在職聖徒”的。然而,我們並沒有嚴格定義那些人纔是在職聖徒。“在職聖徒”這個辭,是李弟兄率先使用的。我們中間有一本書,叫作“給在職聖徒的資訊”。在那本書裡,李弟兄沒有特別區分年輕或年長的,只簡單地說,是給在職聖徒的資訊。
在職聖徒在年齡上大約介於二十五至四、五十歲之間,甚至更年長一點。對這類聖徒,李弟兄稱他們作召會的“腰”或“背脊骨”。李弟兄釋放那一系列的資訊時,用約翰一書里老約翰針對召會生活裡的幾班人,包括小孩子們、青年人、還有父老們,所講的話(二13~14)。一般來說,當我們提到在職聖徒時,我們是指老約翰所說的“青年人”。
我們之所以有這負擔,是因為在主的恢復裡這個年齡層的人越來越多。這班弟兄姊妹越過越在召會生活中成為柱子。他們在聚會中,在事奉上,在福音上,還有其他方面,都成為主要揹負擔子的人。因此,本篇資訊對他們有特別的負擔。
現今主的恢復是在神所命定永遠生命的福之下,這是無庸置疑的。神聖的生命的確是在我們中間;我們有主的靈和主的話作為盛裝這生命的器皿,甚至生命的流也是在我們中間。生命與生命的流是有所區別的。不只生命在我們中間,生命的流也是在主的恢復裡,在眾地方召會中間。為此,我們實在感謝主。然而,這裡有一個很大的“但是”,也是本篇資訊負擔的所在,就是這個生命的流在眾召會中間,並沒有當有的深度,生命的程度不是那麼高。
回想主恢復早年在美國時,並不像今天有這麼多的真理。現今我們有更深、更高,甚至高峰的真理。主藉著祂的憐憫,藉著這分時代的職事,將這些真理賜給我們,使我們比早年更深、更往前;這是非常美妙的。但是在我們早年的召會生活、聚會生活、事奉生活,甚或一般性的召會生活裡,那個流是更深的。這意思並不是說,那時候更大聲,或更歡喜跳躍。不是重在外面的活動,乃是重在裡面生命的指數。那時每逢我們聚在一起,生命的確在分賜並湧流,且有一定的深度。我們渴望在今天也看見那樣的深度。為這緣故,本篇資訊的內容是特別針對在職的弟兄姊妹。當前光景的解決之道,是在你們身上。雖然不是全然在於你們,但至少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在於你們。
本篇資訊主要會講到三件事。第一,就是這道從殿裡流出來,賜生命、使百物都必生活的生命之流有何特徵?第二,這道流要如何加增、加深?這是本篇資訊的核心。最後,這道更深的流帶來怎樣的結果?
 
這道水流的定義
這道流到底是什麼?在出埃及十七章六節,耶和華對摩西說,“我必在何烈的磐石那裡,站在你面前;你要擊打磐石,就必有水從磐石流出來,使百姓可以喝。”恢複本聖經在這一節的第三注,告訴我們這個湧流出來的水是什麼:“從被擊打的磐石所流出來的水,預表那靈(約七37~39)。基督藉著成為肉體,來到地上作磐石。祂在十字架上被神公義律法的權柄擊打,完成神的救贖。祂的肋旁被扎,流出活水給神的子民喝(十九34與注)。這活水是在復活裡生命的水,就是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作三一神終極的流出(林前十五45,見約七39注1)。這生命水的源頭是神和羔羊(救贖的神)的寶座(啟二二1)。因此,生命水就是湧流出來,作我們生命的三一神。活水的湧流開始於永遠裡的寶座,繼續經過基督的成為肉體、人性生活和釘十字架(約四10、14,十九34),現今在復活裡繼續湧流,將神聖生命的一切豐富供應神的子民(啟二二1~2)。當我們與這被擊打的基督聯合為一,神聖生命作為活水就從我們裡面湧流出來(約七38)。在復活裡生命水的湧流,乃是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林前十二13),並預備基督的新婦(啟十九7),二者都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二一9~10,參弗五23、28~30)。

“我們要喝生命水,首先需要被擺在喝的地位上(林前十二13),也需要口渴(約七37,啟二一6)。然後,我們需要到主這裡來(約七37,啟二二17),求主(約四10),相信主(七38),並呼求主的名(賽十二3~4,徒二21)。”
當我們說到這道生命的流時,我們所指的乃是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作三一神終極的流出。這道流不是從創世記二章纔開始,也不是在出埃及十七章纔開始,也不是當主對撒瑪利亞婦人說到活水的時候纔開始。這道流乃是開始於永遠裡的寶座,繼續經過基督的成為肉體、人性生活和釘十字架,現今在復活裡繼續湧流,將神聖生命的一切豐富供應神的子民。在這宇宙中有一道流,是從永遠延伸到永遠,從寶座開始,然後終結於一座城。這道流一直都用神聖生命的一切豐富供應神的子民。
這道流不是客觀上在我們以外的一道流。這道流要進到我們裡面,正如主在約翰七章三十七至三十八節所應許的:“節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穌站著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信入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主耶穌好像是一個癲狂的人在大聲呼喊。但祂所說的是真理,祂應許那些到祂這裡來喝的人,要從他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而且不只是一條河,乃是活水的眾江河。
要喝生命水,就需要呼求主的名。因此,我們不該把呼求主名看作是一件小事。因為這與神永遠的定旨有關。喝活水以及產生基督的身體,都與呼求主名有關。這道流有一個目標、標的,就是建造基督的身體並預備基督的新婦。
 
這道水流的重要
以上是關於這道水流的定義,現在我們要引用一些聖經節,來看這道水流的重要;這些經節也是李弟兄經常使用的。以西結四十七章一節裡的水表徵三一神作生命水從永遠裡流出來,解祂子民的乾渴。創世記二章十節說,“有一道河從伊甸流出來滋潤那園子,從那裡分為四道。”這道河乃是生命水的河,在河裡有金子、珍珠和紅瑪瑙(12)。紅瑪瑙乃是一種寶石,預表經過變化工作所產生的材料,為著神的建造。
出埃及十七章六節說,“我必在何烈的磐石那裡,站在你面前;你要擊打磐石,就必有水從磐石流出來,使百姓可以喝。摩西就在以色列的長老眼前這樣行了。”林前十章三至四節說,“並且都吃了一樣的靈食,也都喝了一樣的靈水。”詩篇三十六篇八至九節說,“他們必因你殿裡的肥甘得以飽足,你也必叫他們喝你樂河的水。因為在你那裡,有生命的源頭;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在這裡我們看見神聖的三一,有父作生命和光的源頭,子作肥甘,那靈作生命水的河。這道流與神的殿(神的家)有極深的關係;流與殿(家)是不可分的。這道流所在的地方就是殿;而從殿(家)流出來的就是這道流。這二者不可分,是一且是並行的。
四十六篇四節:“有一道河,這河的支流,使神的城快樂;這城就是至高者支搭帳幕的聖處。”這裡有河與城。城在這裡,至高者支搭帳幕的聖處在這裡,河的支流也在這裡。
撒迦利亞十四章八節:“那日,必有活水從耶路撒冷出來,一半往東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冬夏都是如此。”“那日”指千年國的時候,時代性的應驗我們在以西結書所見那宏偉的殿,有水從其中流出來,一半往東海(死海)流,另一半往西海(地中海)流。
約翰四章十四節:“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泉源,直湧入永遠的生命。”臨到我們的這水,要在我們裡面成為泉源湧流出來。這生命的水,不是湖海或池塘,而是一道湧流的水河,是活的、活動的,能擴展到不同的地方,無論流到哪裡,都帶來生命。
七章三十七至三十九節:“節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穌站著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信入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耶穌這話是指著信入祂的人將要受的那靈說的;那時還沒有那靈,因為耶穌尚未得著榮耀。”耶穌的靈就是那道水流,是今天正在我們裡面,也在召會中湧流的那靈。
啟示錄二十二章一節說,“天使又指給我看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在永遠裡,有一道生命水的河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湧流出來;這說出三一神自己湧流出來。在將來的永遠裡,這河仍然是從寶座流出來,但今天在眾召會中,我們就能經歷這道水流。這節的第三注說,“這河就如創世記二章十至十四節,……〔和〕以西結四十七章五至九節的河所預表的,是表徵在其流中生命的豐盛。”這河所帶來的不只是一點點的生命,乃是豐富的神聖生命。
啟示錄二十二章十七節說,“那靈和新婦說,來!聽見的人也該說,來!口渴的人也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生命水象徵神在基督裡成為那靈,將自己流進祂所救贖的人裡面,作他們的生命和生命的供應。生命水成了一道河,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為要供應並浸透整個新耶路撒冷。整座城要充滿神聖的生命,彰顯神在榮耀裡的生命。
今天主恢復裡的召會生活,都該是新耶路撒冷的小影;這意思是,在我們的召會生活中,該有寶座作中心,以及一道河從寶座湧流出來。眾召會都該是這樣,有豐富的供應和維持,以帶進生命樹,展示出神生命的榮耀,作耶穌的見證。我們的召會生活雖然有許多活動和工作,但其見證必須是一座城,其中有寶座,並有一道河從寶座流出來,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始終彰顯神生命的榮耀。
 
我們要有分於神終極的行動,就需要經歷那出於神殿之生命的流
我們要有分於神終極的行動,就需要經歷那出於神殿之生命的流(結四七1~12)。我們要有分於祂終極的行動,而不是祂起初的行動。這一道河已經經過了許多階段,許多步驟,許多站口,即將達到終極完成的階段。這道流是出於神的殿,就是出於召會。在職的弟兄姊妹們,這一道生命的水流,能否從你們所在的召會流出來,全在於你們。這一道流能有多深,能分賜多少生命,能擴展得多寬廣,能產生出什麼,醫治什麼,是否能結果子榮耀神,全都在於你們所過的召會生活。
 
神終極的行動乃是祂在人裡面的行動,用祂生命、性情、元素和素質一切的所是將人浸透,藉此使人成為神,而使神得著榮耀,得著彰顯
神終極的行動乃是祂在人裡面的行動,用祂生命、性情、元素和素質一切的所是將人浸透,藉此使人成為神,而使神得著榮耀,得著彰顯(林後三18,約壹三2)。這道河是能使人成為神的河,人可以在生命和性情上成為神。
 
水從門檻下流出
水從門檻下流出(結四七1)。這一道水流必須是從門檻下流出。這在我們的經歷上非常重要。
 
要使水流出,必須有門檻,就是出口
要使水流出,必須有門檻,就是出口(參詩八一10)。
 
我們若與主親近並多接觸祂,就有一個出口,讓活水從召會流出來
我們若與主親近並多接觸祂,就有一個出口,讓活水從召會流出來(詩歌六一四首)。詩歌六百一十四首是召會建造類的一首詩歌,也是早期召會生活常常唱的一首詩歌,其中一直重複著:“靈能交流,恩主,靈能交流!”我記得,當時我們唱這首詩時,是用這首詩歌向主禱告:“不再自滿自負,不再作繭自縛,不再不凡自命,不再自覺聰明,不再自藏自隱,不再獨善己身,打倒自持架格,走下作人寶座,靈能交流無阻,流出活水江河,切願能被建造,不但與你相交,且能與人相調,靈能交流!”
我們該用這裡的每一句話來禱告,好叫我們的靈能交流。這道靈的湧流至今仍有短缺,因為釋放得不夠,流出得不夠。要這道靈的湧流自由的釋放出來,乃在於讓主有出口;主需要在我們許多人身上突破,特別是那些自藏自隱的人,只顧到自己臉面的人,仍然保留自己的人。因著我們不讓靈自由的湧流出來,所以生命只是涓涓細流,而不是大有能力的湧流。
詩篇八十一篇十節說,“你要大大張口,我就給你充滿。”在許多聚會中,我們實在覺得靈釋放得不夠,沒有給主出口,讓靈湧流出來。我們有許多的捆綁、囚禁,甚至是自縛,沒有讓靈自由流出。我們需要與主親近,並且多接觸祂,也需要被破碎,好叫靈能得著釋放。聚會需要流,需要大能的生命湧流,流在眾肢體中間,好讓祂自由的流出。
 
河往東流
河往東流(結四七1)。
 
神的河是往神榮耀的方向流
神的河是往神榮耀的方向流(參民二3,結四三2)。殿是朝向東邊,而神的河是往神榮耀的方向流;這也就是說,一切都是為著神的榮耀。這道流只有一個方向,就是朝向東邊;水流不是為著任何事物,不是為著你的榮耀、你的喜樂、你的滿足,乃是為著神和祂的榮耀。

倘若召會中的每一個人,都尋求並顧到神的榮耀,活水就會從召會流出來
倘若召會中的每一個人,都尋求並顧到神的榮耀,活水就會從召會流出來(約七18,林前十31)。我們應當顧到神的榮耀;我們都該在聚會中說,“阿們,主,我在這裡,是為著你的榮耀,要叫你在這場聚會中得著榮耀。”倘若召會中每個人都顧到神的榮耀,活水就會從召會流出來。如果有人想為自己有所保留,或想得眾人的認可,或尋求其他的事物,就是把這道流轉向神榮耀以外的方向;我們只能尋求神的榮耀。
我是個內向的人,但我曾經操練每堂聚會都要交通、申言。有一天張宜綸弟兄問我說,“陳實弟兄,當你站起來講話,是對誰說話?”我說,“當然是對聖徒說話。”他說,“不要只對聖徒說,要對主說。”我實在受提醒,看見我們需要在召會生活裡盡功用,但這乃是為著神的榮耀盡功用。願我們都有單純的願望,要讓神得著榮耀。只要祂得著榮耀,你我不論如何都沒有關係。我們所作的一切,都是為著榮耀神而行。
 
水由殿的右邊流出
水由殿的右邊流出(結四七1)。這是另一個非常重要的特徵,應該現在就應用於我們的召會生活中。
 
在聖經裡,右邊是至高的地位、首位
在聖經裡,右邊是至高的地位、首位(參來一3)。這道流是從殿的右邊流出來;水從右邊流出,指明主的水流該居首位。
 
生命的流該在我們裡面居首位,在我們的生活和工作中成為管治的因素
生命的流該在我們裡面居首位,在我們的生活和工作中成為管治的因素(啟二二1,西一18下)。這裡並不是說生命應該居首位,而是生命的流該在我們裡面居首位。這令我想起一個非常悲哀的故事,是李弟兄告訴我們的。一九五八年,他去英國訪問史百克弟兄。史弟兄之前訪問過臺灣,並且在一九五七年第二次訪問臺灣的時候,對於地方召會的實行說了一些消極的話。隔年,李弟兄訪問史弟兄,他們每早晨都一起談話。史弟兄告訴李弟兄,當他的飛機從臺北起飛,要飛到香港時,他感覺這道流離開了他。史弟兄可以說是主偉大的僕人,知道他裡面有個東西稱作流。當時他告訴李弟兄,他一直在主面前,向主禱告,求主讓這道流恢復,但是這道流並沒有恢復。雖然他還繼續盡職,直到一九七○年過世為止;但那道流的中斷,乃是一個記號,說明他的職事早已結束。
我講的重點還不只是職事,而是裡面的那道流。我們服事主的時候,在我們的生活和工作中,應該有一個管制的因素:不在於我們有多能幹,多聰明,該居首位的是生命的流。如果沒有流,最好停下來;我們必須尊重這道流,敬重這道流,要讓這道流有最高的地位。在我們的事奉中,必須要有這道流。
 
水流是在祭壇的旁邊,說出我們需要十字架的對付與完全的奉獻,以享受生命的流
水流是在祭壇的旁邊,說出我們需要十字架的對付與完全的奉獻,以享受生命的流(結四七1)。這道水流另一個非常重要的特徵,就是水流是在祭壇的旁邊。以西結四十七章一節說到,水由殿的右邊流出,然後由殿的南邊,在祭壇的南邊往下流。這給我們看見,水流過十字架的祭壇,也就是經過宇宙的中心。認真說,在召會中我們若要有這道生命的水流,供應生命的職事,路絕不是廉價的,也絕沒有捷徑。唯一的路,就是經過十字架。我們必須付這樣的代價。有一首詩歌說,“不死就不生。”(詩歌四六四首)我們也可以這樣說,“沒有十架就沒有水流。”我們越背起主的十字架,越向自己死,越喪失魂生命,就越有生命的流。我們無法自己產生這道流,唯有藉著死才能叫這道流湧流。如果我們認真的看待這道流,我們就必須死,除此別無他路。
祭壇表徵完全的奉獻,意即我們需要持續不斷的奉獻,甚至每小時都要奉獻。不只在特別的日子要奉獻,乃是每小時都應該有更新的奉獻。我們必須保持我們的奉獻是新鮮、完滿的,好叫我們能享受這道生命的流。一個人若有生命的流,當你摸著他時,你就摸著奉獻,摸著絕對;這也是他有生命的流的原因。
 
為著生命之流的增加,我們需要為主這銅人所量度
為著生命之流的增加,我們需要為主這銅人所量度(四十3,四七2~5,啟一15,參約七37~39)。
 
量度就是察驗、試驗、審判並據有
量度就是察驗、試驗、審判並據有(賽六1~8,結四二20)。我們要有這道流,就需要被察驗、試驗並被銅人所審判。啟示錄說到,基督乃是在眾地方召會中間行走的人子,祂的腳好像在爐中鍛鍊過明亮的銅(一13、15)。我們都需要被基督量度,也就是被察驗、試驗並審判,最終就被基督據有並得著。我們有多少水流,取決於我們有多少被主得著。如果主能得著我們全人的四分之一,我們就有四分之一的水流。如果主能得著我們的一半,我們就能得著一半的水流。如果祂能得著我們的全人,我們就有完滿的水流。
 
量了四次一千肘(一千是完整的單位),指明我們這些受造之物需要被主徹底的量度,使祂能佔有並完全據有我們全人
量了四次一千肘(一千是完整的單位—參詩八四10),指明我們這些受造之物需要被主徹底的量度,使祂能佔有並完全據有我們全人(結四七2~5)。
 
我們越讓主察驗、試驗並審判以據有我們,水流就越深;水流的深度在於我們被主量度有多少
我們越讓主察驗、試驗並審判以據有我們,水流就越深;水流的深度在於我們被主量度有多少(參約壹一5、7)。我們要看見,今天的難處不是沒有水流;到處都有水流,然而這道水流不夠深,這道水流需要加深。這道水流的深度在於量度,甚至是被神的建造量度。我們需要各種的量度。基督這銅人絕不會讓任何一點小事過去,祂要量度每一公分、每一公釐。祂要據有我們全人所是的每一部分,好叫我們全人的每一部分都能成為管道,讓這一道河流出來。我們都要問自己,我們的心思、情感、意志被祂量度了多少,據有了多少?我們內裡各部分若太少被祂量度並據有,這道水流就會非常淺。
 
我們越為主所量度,就越受生命之恩的湧流所約束並限制,至終消失在湧流的三一神這可洑的河裡,被這河帶往前;就一面說,我們失去一切的自由,但就另一面說,我們是真正的自由了
我們越為主所量度,就越受生命之恩的湧流所約束並限制,至終消失在湧流的三一神這可洑的河裡,被這河帶往前;就一面說,我們失去一切的自由,但就另一面說,我們是真正的自由了(結四七4~6)。以西結四十七章說到,那人量了一千肘,水就到踝子骨,又量了一千肘,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水便到腰。當那人第四次又量了一千肘之後,水便成了河,成為可洑的水,不可颺的河(3~5)。這時我們就被這河淹沒,消失在其中,並被這河帶往前。前三個階段的量度,人還可以繼續倚靠自己,勉強行走,但越來越困難,這是因為隨著水流深度加增,限制也越來越大。
我們受主的限制有多少,就指明這流在我們裡面有多深。這流越在你裡面加深,你就越過一種受約束、受限制的生活。你左轉受限制,右轉也受限制。比方,使徒保羅和他的同工想要在亞西亞講道,聖靈卻禁止他們。當他們試著向右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這指明他們只能向前直走(徒十六6~10)。
那靈一切的限制,都是為叫水流加深,直到這流成為可洑的水。那時,我們就不再能憑己力行走,而完全失去自由,讓這河帶我們去這水流要去的地方。事實上,在這時候,我們纔是真正的自由。盼望我們都渴慕經歷這事。
 
河使百物得活
河使百物得活(結四七9上)。

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且滿了生命
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且滿了生命。以西結四十七章八節說,這水流入死海時,海水就得醫治。死海的鹹度比一般海水高許多倍,所以其中幾乎沒有任何生物能生存。死海也是地表最低的地方,所以是低下與死亡之地。但是當這道河的水流入死海時,海水就得醫治,並且這河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我們在召會生活中所需要的,不是屬人的辦法來解決問題,乃是水流來吞滅死亡。在我們的聚會中,在我們的事奉上,都需要更多的水流,好叫更多的生命能吞滅死亡;這纔是真正的解決之道。盼望在我們的召會生活中,能看見這件事發生:河流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無論我們到哪裡、摸著什麼、向誰說話,百物都必生活。當我們在聚會中站起來湧流活水時,就叫下沉的光景活起來;這纔是正常的情形。

河流產生樹木、魚和牲畜
河流產生樹木、魚和牲畜(7、9~10、12)。四十七章說,以西結“見在河這邊與那邊的岸上有極多的樹木。……這河所到之處,凡滋生有生命的動物都必生活,並且這水到了那裡,就有極多的魚。……必有漁夫站在海邊,從隱基底直到隱以革蓮,都作曬網之處。那魚各從其類,好像大海的魚甚多。”(7、9~10)這一切的活物都是出於這道水流。

河滋潤曠野,並醫治死海
河滋潤曠野,並醫治死海(8)。第一,河滋潤乾焦之地並醫治死水。第二,這滋潤和醫治的目的是為著產生生命。在召會生活中,有很多聖徒需要醫治。他們需要從許多的歷史、許多的過犯得醫治,也需要從許多的艱難、困難、試驗和死亡得醫治。滋潤和醫治的目的乃是為著產生生命。

河無法醫治泥濘之地與窪溼之處
河無法醫治泥濘之地與窪溼之處(11)。有一些地方甚至這條河也無法醫治,就是泥濘之地與窪溼之處。
 
泥濘之地或窪溼之處是中立地帶,半路涼亭,妥協和不冷不熱之處
泥濘之地或窪溼之處是中立地帶,半路涼亭,妥協和不冷不熱之處(參啟三15~16)。
 
為著生命的流並為著召會生活,我們必須絕對
為著生命的流並為著召會生活,我們必須絕對。
 
“你若在主的恢復中,就要絕對在主的恢復中,不要在半路涼亭。……主耶穌渴望並要求絕對。……因著絕對,我們就會在流中,這流不是涓涓細流,乃是可洑的河。這樣,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
“你若在主的恢復中,就要絕對在主的恢復中,不要在半路涼亭。……主耶穌渴望並要求絕對。……因著絕對,我們就會在流中,這流不是涓涓細流,乃是可洑的河。這樣,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以西結書生命讀經,三八二至三八三頁)甚至在我們的召會生活中,也可能有這樣的泥濘之地和窪溼之處。這主要是因為妥協、不冷不熱、或有所保留。為著召會生活,我們必須絕對,而不成為半路涼亭,好叫我們能享受這道水流的醫治。
 
我們享受基督作生命的流,賜生命的靈,乃是為使我們成為撒種者、栽種者、澆灌者、生育者、餵養者和建造者,有供應生命的職事,為著神奇妙的生機建造,就是神宏偉的殿
我們享受基督作生命的流,賜生命的靈,乃是為使我們成為撒種者、栽種者、澆灌者、生育者、餵養者和建造者,有供應生命的職事,為著神奇妙的生機建造,就是神宏偉的殿。這是應用的方面。水流產生建造,至終從建造又產生水流,這是一個聖別的迴圈,越多的水流就有越多的建造,越多的建造就帶進越多的水流。今天在召會生活中,我們需要這六種人,不是僅僅一種方法或一條路。我們要強調的不是路而是人。我們應該成為這六種人。
 
新約夠資格的執事乃是供應生命給人,為要幫助人在生命里長大
新約夠資格的執事乃是供應生命給人,為要幫助人在生命里長大(林後三6)。在林後三章六節裡,新約的職事乃是供應生命的職事。字句殺死人,那靈卻叫人活。這一分職事產生生命,叫生命長大,至終帶進生命的成熟。這就是我們所享受的職事。
 
生命的執事乃是撒屬靈種子的撒種者
生命的執事乃是撒屬靈種子的撒種者。在林前九章十一節保羅對哥林多人說,“我們……把屬靈之物撒給你們;”“屬靈之物”指屬靈的種子。種子是生命的容器,撒屬靈的種子就是在我們靈裡,同著並出於我們的靈而分賜生命。我們應當運用靈撒種,生命是種子,以話語的形式撒播出去。
主耶穌來作撒種者,將祂自己作為生命的種子撒在人類裡面(太十三3、37)。在主的恢復裡,我們作為新約的執事,需要作撒種者分賜生命,好在人裡面生長併產生基督。撒種就是撒播生命。我們到德國去,是要到那片土地上撒種。
 
生命的執事乃是栽種者,將基督栽種到神的子民裡面
生命的執事乃是栽種者,將基督栽種到神的子民裡面(林前三6)。這不是大量隨意的撒種,而是有目的的栽種,是為著一個花園或農場而有的栽種。在基督裡得了重生,有神生命的信徒,乃是神新造裡的耕地、農場(9)。我們要將基督栽種到別人裡面,就需要在我們靈裡真實的經歷基督作生命。你可以在一個大球場,向著成千上萬的人講資訊,這是大量的撒種。但是栽種往往是一次一個。種子需要在適當的時候,種在適當的地方。如果只是大量的撒種,就無論撒在哪裡,有些種子都可能死掉。保羅說,“我栽種了。”(6)這是指一種專特的栽種,一對一的栽種。甚至我們說栽種召會樹,也是一對一專特的栽種。這種栽種不能倚靠福音的恩賜或熱心,乃需要我們在靈裡有生命的經歷。
 
生命的執事乃是用基督澆灌人的澆灌者
生命的執事乃是用基督澆灌人的澆灌者(6)。一旦我們將基督栽種到別人裡面,我們就需要用生命水澆灌他們(啟二二17)。我們可將神農場上的澆灌者比喻為有貯水槽的灌溉系統,用水供應農場;我們該是神聖的“灌溉系統”,有活水貯存在我們裡面,可以澆灌作神農場的召會。
 
我們需要對基督作生命水有真實的經歷,並與祂有活的接觸,如此我們就能作活水的管道,就是神聖的灌溉系統,能用生命水供應別人
我們需要對基督作生命水有真實的經歷,並與祂有活的接觸,如此我們就能作活水的管道,就是神聖的灌溉系統,能用生命水供應別人(約四14,七37~39)。林前三章六節說,“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栽種之後後續的步驟,就是藉著澆灌土壤裡的種子而分賜生命。但我們若沒有這道河,沒有活水,要用什麼來澆灌人?有許多人接受了種子的栽種,卻沒有繼續長大,正是因為缺少澆灌。
 
生命的執事乃是生育者,就是將生命分賜到自己所生之兒女裡面的父親
生命的執事乃是生育者,就是將生命分賜到自己所生之兒女裡面的父親(四15)。保羅說,“你們在基督裡,縱有上萬的導師,父親卻不多,因為是我在基督耶穌裡藉著福音生了你們。”
 
生育就是產生屬靈的兒女,藉著生命的分賜將他們生出來
生育就是產生屬靈的兒女,藉著生命的分賜將他們生出來。
 
我們需要有神聖的“生命胚芽”,為要將神聖的生命分賜到別人裡面,將他們生為神的兒女
我們需要有神聖的“生命胚芽”,為要將神聖的生命分賜到別人裡面,將他們生為神的兒女。這不是僅僅一種福音的行動,乃是生兒育女,產生屬靈的後代,使他們接受神聖三一的基因。這是藉著將神聖的生命分賜到他們裡面而成就的真正出生。我們作為生命的執事,在召會生活裡需要負責“生育”真正的屬靈兒女。你可以指著他們說,“我是他們的屬靈父親,他們是我的屬靈兒女。”保羅就是這樣說的:“那憑信作我真孩子的提摩太”(提前一2),“我親愛的孩子提摩太”(提後一2),也說到提多是他的“真孩子”(多一4)。在召會生活中,誰是你的孩子?誰是你屬靈的兒女?這是一件生命的事。
 
生命的執事乃是餵養者;餵養是生命的事,不同於教導,教導是知識的事
生命的執事乃是餵養者;餵養是生命的事,不同於教導,教導是知識的事。
 
給人奶喝或食物吃,就是餵養人
給人奶喝或食物吃,就是餵養人(林前三2)。
 
使徒供應給哥林多信徒的,似乎是知識,其實是奶(還不是乾糧),這必定滋養了他們
使徒供應給哥林多信徒的,似乎是知識,其實是奶(還不是乾糧),這必定滋養了他們。
 
使徒健全的教訓,將健康的教訓當作生命的供應供給人,滋養他們,或醫治他們
使徒健全的教訓,將健康的教訓當作生命的供應供給人,滋養他們,或醫治他們(提前一10下,六3,提後一13,多一9)。我們除了要生育屬靈的兒女,還需要作餵養者,就是作乳養的母親和勸勉的父親(帖前二7、11)。這纔是真正生命的執事。我們該知道如何分賜奶,也該知道如何在合式的時候給人乾糧。我們不是隻給人教訓,甚至也不是用健康的話醫治人,乃是要知道如何乳養人。
 
生命的執事乃是建造者,用金、銀、寶石建造
生命的執事乃是建造者,用金、銀、寶石建造(林前三12)。
 
金表徵父神聖的性情,銀表徵基督救贖的工作,寶石表徵那靈變化的工作;這與表徵人性情的木、表徵肉體裡之人的草、與表徵無生命之光景的禾秸相對
金表徵父神聖的性情,銀表徵基督救贖的工作,寶石表徵那靈變化的工作;這與表徵人性情的木、表徵肉體裡之人的草、與表徵無生命之光景的禾秸相對。
 
雅歌描繪在正確的召會生活中,得成全的聖徒與變化的靈配搭,成全愛基督的尋求者,將三一神供應給他們,使他們因三一神的屬性作到他們裡面成為他們的美德而得變化
雅歌描繪在正確的召會生活中,得成全的聖徒與變化的靈配搭,成全愛基督的尋求者,將三一神供應給他們,使他們因三一神的屬性作到他們裡面成為他們的美德而得變化(一10~11)。三一神自己連同其一切的屬性,需要先讓我們經歷並作到我們裡面,我們才能把這些屬性分賜到別人裡面,使他們長大得變化,成為神建造的材料。
 
這是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生機的身體,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以完成神永遠的經綸
這是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生機的身體,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以完成神永遠的經綸(林前三12,啟二一18~21)。我裡面對在職的弟兄姊妹有極重的負擔。你們是主恢復的未來,主恢復的未來也需要你們。在此我要非常慎重、清明、嚴肅的對你們說些話,因為主恢復的未來實際上已經在這裡了。
在職弟兄姊妹,你們要憑著主的憐憫和恩典起來,不僅接受這些話,向這些話說阿們而已,更是要尋求,並要操練自己進入這些事,有夠多的對付和禱告,向主完全敞開。你們要向主禱告說,“這水流的一切特徵,都需要成為我的。主啊,量度我,不是為著我個人的屬靈,乃是為著叫這道神聖的流得以加深,同著其他的肢體、其他的管道,使這道流在召會生活裡更加剛強得勝。”我們若都這樣經歷,在召會中就能產生生命,醫治死亡。我們都需要經歷這道流,讓主量度並據有我們。
末了,我們需要渴慕成為這六種人,就是撒種者、栽種者、澆灌者、生育者、餵養者和建造者。我們要學習使徒,也要學習那些走在我們前面的聖徒,至終就使這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M. C.)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7-07-25 22:22:17
觀看數 :
3,116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