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站在召會獨一的立場上, 受基督身體的限制, 在同心合意裏有身體的感覺
  • 2,507 views,
  • 2017-06-15,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我們收到一封原先安排好要交通這篇信息的一封緊急電子郵件。他跟我們交通到,從以色列回來的時候,跟醫生有一段協商,因著某一些手術上的測驗,結果他就有一些情形需要立刻顧到,那一天他就立刻就作了手術。那手術也有一些複雜的情形,現在他在限制之下,還一段時間不能彀開車,必須留在他所在的地方休息,也接受更多的醫學的測驗和檢查。主在這裏恢復他。但是我們知道這是主的恩典,祂知道這個情形。聽起來是對我們來說產生了一點小小的危機,但是我們知道這是一場爭戰,主與我們同在。

因著交通,Ed弟兄和我要來交通這一篇信息。Ed要講到第五篇信息的第二段。那我第六篇信息,我有一個很沉重的負擔,要陳明第五篇信息的第一部分。我相信我在清潔的心與靈裏來說,我們這兩個人雖然在度量,在年齡上不一樣,卻是兩個豎板。能彀盼望這成爲你們的祝福。一心、一口、一人,同一個口說同樣的話,有同樣的負擔來終極完成神的經綸,並建造基督的身體作爲新婦的豫備,好使我們可愛的新郎能彀快快的回來。

無論是任何人,如果真正清楚關於召會的話,就是主耶穌自己,這麼說並不爲過。在新約開始的時候,並且到了末了,我們的主耶穌專特的說到召會。馬太福音十六章十八節,祂宣告,我要建造我的召會。這是宇宙的召會—基督的身體。然後馬太福音十八章十七節,我們的主耶穌在指示如何恢復一個弟兄,恢復他交通的事上,祂說,如果必要的話,就必須告訴召會或那召會。然後祂就講到,需要聽那召會,不是一個召會。有一個定冠詞,這不可能是宇宙的召會,這就是那召會。我們會在一個地方看見那一個召會,就是神在那個地方上的召會。我們的主豫言到祂的身體,就是基督的身體要建造起來,並且指示我們關於那召會,就是基督身體地方上的彰顯。

然後來到啓示錄,對使徒約翰來說,帕子被揭開了,他就直接看到,從主的說話裏面,就說,你所看見的,要寫下來,寫在書信上,送給那七處召會。然後主就列出了七個城市,很清楚的講到一處召會,就是在一個城市裏。但我們還沒有結束,那就是行走在七個金燈臺中間的人子,開始對每一處召會的使者說話的時候,祂乃是這樣子開始的:你要寫信給在以弗所召會的使者,你要寫給士每拿的召會,一路到底我們都很清楚的看見,主是以那個城市定名爲那一處的召會。在啓示錄的末了,到二十二章十六節,主對約翰下了一段結語的話。祂說,『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爲眾召會將這些事向你們作見證。』

如果我們要對經文來說要準確,要精準的話,我們就要從啓示錄看見對於召會的啓示。我們這麼說是不是再清楚不過了?主自己不可否認的講到召會與那召會,眾召會與那召會。同時祂也豫言了,申言到將要來的墮落。在馬太福音第十三章,那一個豫言不僅是講到那個撒種的,那個大樹,也是講到七處的召會也是豫言性的。講到召會不同的時代與階段,那就是在使徒行傳,使徒們接受逼迫以後,他們又與羅馬帝國聯婚。所以主完全瞭解,在這裏必要有墮落。同時也豫言到非拉鐵非這個恢復。在主的說話裏面,在使徒的教訓裏,並沒有指出地方召會就僅僅是一個短暫、歷史的現象。當時在第一個世紀,突然之間就發生了這樣的事。你知道那是兩千年的事了,我們必須要接受,今天就是這個情形,就這樣了。然而我們這位有定旨的神,帶著祂永遠的定旨和祂的計畫,祂要完成祂的旨意,永遠不會接受事情的現況,祂要得著祂原初所要得著的。所以我們在這裏所要講到的,就是講到恢復的原則,來應用到召會的上面。然後我就能看過我綱要的這一部分。

宗教人士,在馬太福音十九章,人與妻子離婚是可以麼?祂就說摩西怎麼說呢?摩西說爲甚麼吩咐給妻子休書呢?摩西說,它這裏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爲一體。乃是因著你們的心硬,摩西爲著你的心硬,才准你們休妻,但從起初並不是這樣,或原初並不是這樣。神的心意就是要回到神原初的命定。路德馬丁乃是恢復到起初的因信稱義。所以今天,一千五百年後,我們還必須在這羅馬書一章十七節,願主的光光照在這個話上。所以當時路德馬丁毫不猶豫,不搖動的站在這裏,願主幫助我。所以主的恢復在每一個階段,都不是要回到一個理想的觀念,而是要回到神命定之路,最原初的那個命定。那就是所有這些都是在起初的。

在一九二二年主的恢復就來到了一個階段,要在基督身體上,有在一個地方上具體的彰顯,乃是關乎於一地一會的實行。現在就是我們今天現在所要看的。我們不願意接受神所允許的。所有的天主教,所有基督教的各公各會,老底嘉,要在這時代的終結都要存在,是於主恢復的召會是並行的。但是我們要大膽的、忠信的回到原初,因爲在原初並不是這樣。在當時並沒有階級主義,沒有公會、宗派,沒有分裂,沒有一個地方一個市裏面有許多的召會,也沒有一個所謂巨型召會在一個地方,只有那一個召會。這個召會,那召會,定冠詞的召會,就是基督身體,宇宙的身體在一個地方上實際的顯出。那關於我們所教導關於召會的立場這件事,也就是屬靈上來說,這個立場,基督是根基,召會是建造在這根基上。這不僅是一個真理。

一九七○年代末後,一段風波之後,李弟兄講了一系列的信息,講到一的真正立場這一系列的信息。我當時在會中,李弟兄具體的跟當時所在的帶領的弟兄們說話。但是弟兄們卻沒有進到這些書裏面。他說,這本書所啓示的是立場生命的一方面。這不僅僅是一個源頭,經歷基督作生命,作生命的福,享受生命的分賜,生命的長大都是與立場有關的,乃是在那裏神有祂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所以我綱要的這一部分是有一些真理的點,也會有一些生命經歷的點,也會有一些具體實行的點。來到具體實行,我們要不作,我們要不會作,要不然就不會作。因爲神永遠的定旨,必須是在地方召會裏,就是執行的,才能彀有基督身體的建造。

 

壹 我們必須站在召會獨一的立場,就是一的真正立場上:

用『立場』這個辭,就指明一個地方的所在。所以具體我們在其上建造的召會,我用這個『場地』。好,我用『場地』這個辭。保羅說他立下了根基,這就是神殿的根基。但是你在立下根基的地方必須有個場地,必須有個立場。如果你造一個物質的建築物是這樣子,屬靈的建造召會也是這樣。這個立場就是基督身體的一。這個基本原則就是基督的身體乃是獨一的是一,宇宙上也是一。她超越了時間與空間,身體乃是奧祕的身體,所有都在這個身體裏面。倪弟兄在這個身體裏面,所有的聖徒、歷代以來的聖徒都在這個身體裏。當這個身體,這個奧祕的身體彰顯在時間與空間裏的時候,就被顯出爲眾地方召會。

身體旣是一,地方上的彰顯也就必須是一。宇宙的身體是獨一的一,地方的彰顯也是實際上的一。所以地方召會,我們必須站在召會的獨一立場,就是一的真正立場。這個一的實行就是在地方上,然後這個立場就成爲這個界限。所以我們必須在地方召會,不會大於她所在的那個地方召會的行政,那個她的範圍和界限。

一 林前一章二節說到在哥林多的召會—這表明哥林多這個地方,是爲著召會的存在、出現和實行;這樣的地方,成了眾地方召會個別的建造在其上的地方立場;因此,在哥林多的召會是建造在哥林多城的立場上。

我很喜歡這些辭—存在、出現和實行。這樣的地方,成了眾地方召會個別的建造在其上的地方立場。因此,在哥林多的召會是建造在哥林多城的立場上。紐約的召會乃是建造在紐約市的這個立場上。我有我的原因要說以下的話,在這裏所建立的並不是所謂交通中心,乃是神在紐約市的召會。跟著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前書一章,他說到帖撒羅尼迦人的召會乃是在父神和主耶穌基督裏的。我願意聯於我們的余潔麟弟兄來祝福,在紐約市的召會是在父神裏,也在基督耶穌裏的。這是何等的清楚,一個地方召會的所是就是這樣。

二 早期召會生活的實行,乃是一個城一個召會,一個城只有一個召會;沒有一個城有一個以上的召會—徒八1,十三1,啓一11:

要說在某某地方的召會,並不是我們的名稱。有一個名稱就是宗派,我們並不是這樣。我們惟一的名就是主耶穌的名,我們乃是聚集在祂的名裏。現在就在此地,在這裏被聚集在祂的名裏。我盼望我這樣說是可以的,因爲我不是數學家。我給你們一個很簡單的聖經數學的方程式,乃是關乎召會的立場。不管你數學的程度有多少,你應該都可以。使徒行傳十四章二十三節加提多書一章五節,就等於啓示錄一章十一節。所以你們在這裏,或許你們。

使徒行傳十四章二十三節保羅在各處設立長老,選立了長老。提多書一章五節,保羅囑咐提摩太在各城設立召會。在啓示錄一章十一節,在那裏講到召會與城市是連在一起的。主耶穌是如此的教導,使徒們實行主的教導。在新約裏沒有指明在別的地方,新約裏是有不同的。所有的墮落都是從這裏偏差出去。這是真理,關於基督身體的一,關於召會生活的實行都是如此。所以第一中點下的小點。

1 這就是地方召會,是以城爲單位,不是以街道或區域爲單位。

要期待有些人或許會這麼想,他們會問,哦,旣然這樣子,在聖經裏難道一個家不是一個單位麼?保羅不是問在亞居拉、百基拉家的召會安麼?不是的,家是聚集的地方,不是一個單位。所以當保羅說到,對歌羅西書,對老底嘉,要讀歌羅西,講到在某某地方某某人家裏的召會,並不是這個家是單位,乃是說地方召會是在那個家裏聚集。所以召會在一個家裏聚集。我就向你們推薦這章,關乎於《工作的再思》和《召會生活》,那個時候是倪弟兄爲著要推翻,倪弟兄改變了他對召會立場的觀點。我向你確信沒有任何人的心思能彀在這裏拒絕,這是鐵定的原則,鐵律阿,可以說鐵定的一個原則在這裏。在新約裏從來沒有講到。兩百一十七處召會在耶路撒冷,或許是在兩百一十七處的家裏聚會。在一個城市只有一個召會,不管聚會的地方有多少,不管多少區,不管多少家,在當地只有一個召會,一個長老的職分,這個長老職分是爲著這個城市。所以這一個只有一處的召會。

2 地方召會行政的區域,應當包括該召會所在的整個城市,而不該大於或小於該城的界限。

這是很重要的。

3 所有在這界限內的信徒,應當構成該城內惟一的地方召會。

所以我們眾人都需要有清楚的認識。這麼說罷。召會被設立了,在紐約,在這個城市已經有了。聖徒們要有一的立場,要有一的地方立場上,在那個城市裏,要設立基督的身體在那裏的出現。所以我們首先這麼作是尊重主,也對主的話忠信。當我們在這裏取這個立場的時候,我們乃是包括所有在那個城,那個地方裏的信徒。我們的看見,就是所有在那個地方、那個城市裏的聖徒都是召會的一部分。我們並不是限制於這個召會就是那些跟我們聚集的人。所以我們的心是寬廣的,我們接受、接納所有神所接受、接納的,毫無疑問的接受。如果一個天主教的神父,或者一個更正教的神父穿著他們的衣服就進來,達祕在第一次參加弟兄會的時候,是穿著他英國國教的那個制服進來的。所以我們所相信的是一個共同的救恩,我們有共同的一本聖經,這是我們共同的信仰。所以如果說,我們只是另外一個宗派,是謊言,絕對不是。我們乃是回到召會真正的立場,正確的立場裏,就是一的立場上。這就是一個包羅萬有的立場。我們有許多的教導,關乎國度,關乎主的再來,但是我們卻不讓這些的教導能彀是我們接納信徒的條件。不是。

我們多年跟一個親愛的弟兄有交通。他是不贊成千年國的,他的背景就是不可能有千年國。他的這個觀點,這個國度已經來到了。他知道我們的教導是甚麼,我們原知道他領會的是甚麼,我們不製造任何的話題,他也不製造任何的話題。他就是我們親愛的弟兄,因爲我們的心是擴大的、寬廣的。任何時候我們碰到一個信徒,我們就喜樂。我在德州歐文住的時候,我當時也在一個晚上、夜間,在大學教書,在學期開始的時候,我們一起有喫頓飯。我坐在一個桌上,有一個女士過來坐在這裏,她喫的時候就低頭禱告。當她喫完,我坐在她對面,我們眼對眼的看著她,我說阿們,你是我的姊妹。何等的喜樂,能彀遇到同作信徒的人。所以我們在這裏拒絕所有的謊言,在黑暗裏的。我們只是自我隔絕的,並不是這樣。只有神。

好,我們現在來到第四小點。

在這個聚會,在一的真正立場上的聚會,所以這是實際的實行。我們有不同作爲地方的聚會,我們會在主日聚集在一起,在區裏聚集。這都是召會的聚會。有四個特點。

4 在一的真正立場,就是在神所選擇的地方上聚會,有四個特徵—參申十二5:

這些特徵乃是在申命記的豫表裏所描繪,也是在新約的實際裏得以實現。但是這個基本的思想就是神揀選的地方。摩西在申命記裏囑咐以色列百姓,當如何在美地裏生活。他很清楚的講到來到節期的時候,你不能在家裏,必須來到神所揀選的地方,就是祂名所在的地方。就是這樣。不管你住在那裏,無論距離多少,你都必須來到神所選立立祂名的地方。這就是管治的原則。

a 首先,神的子民總該是一,他們中間不該有分裂—詩一三三,約十七11、21~23,林前一10,弗四3~4上。

首先,神的子民總該是一,不是很匆促的只是來在一起就是一了。他們總該是一,他們中間不該有分裂。所有這些經節就是讓這事再清楚不過了。

b 第二,神的子民該聚集到獨一的名裏,這名就是主耶穌基督的名,其實際乃是那靈;用任何別的名稱,乃是宗派的、分裂的;這是屬靈的淫亂—太十八20,林前一12,十二3下。

要準確。馬太十八章那裏所提的經節,『有兩三個人被聚集到我的名裏』。我再讀以下的點,這名就是主耶穌基督的名,其實際乃是那靈。我們被聚集在主的名,就是聚集到這個人位裏。這個人位的實際,就是那靈。這就含示我們都需要操練從自己裏面出來,無論我們經過甚麼,我們的感覺如何,我們都不願意在我們自己的人位裏,我們都必須在主耶穌名的實際裏。惟有在祂的名裏,我們才能彀和諧一致,就是象交響樂一樣的同心合意的禱告。無論你們禱告甚麼,主必答應。用任何別的名稱,乃是宗派的、分裂的;這是屬靈的淫亂。

我們認識這時代的異象,這時代的職事,並且這時代的執事這些人。我們對我們的傳承並不羞恥,我們永遠不會成爲『倪柝聲人』,也不會成爲『李常受人』。那個是讓我們兩位弟兄心碎的,如果我們這樣說。路德宗是跟隨一個人,卡爾文宗是跟隨卡爾文這個人,等等。我們只有一個人,這個時代的職事帶帶領帶頭我們進到這個實際裏。

c 第三,在新約裏神的住處,神的居所,乃是特別設在我們的靈裏,也就是在我們調和的靈裏,在我們蒙重生、由神聖的靈所內住之人的靈裏;我們在敬拜神的聚會裏,必須操練我們的靈,並在我們的靈裏作一切事—約三6下,羅八16,提後四22,弗二22,約四24,林前十四15。

我提過要操練靈。如果我們真在主的名裏,也在一裏,我們真顧到召會的建造,我們就不會在聚會裏是被動的。被動,生命的被動就等於死亡。在這裏有一個神所設定的原則,祂不在人的被動裏行事。這裏就必須有人的合作,不是人的發起,而是人的合作。我們有主的靈在我們的靈裏,我們不是貴格派的人等著聖靈,所謂聖靈的推動。我們乃是操練我們的靈,因爲申言者的靈是順服申言者的。那是我們的那一部分呢?不是我們的心思,不是我們的情感,而是我們的意志。我們需要操練我們自己以至於敬虔。但是仇敵在我們被動的時候,是最爲活躍的。那關於靈操練的被動,在任何一個聚會裏,就開了門,讓那個聚會,讓死亡來侵畧進來。所以這是很關鍵的。那就是在每一個聚會裏,我們都需要爭戰。我們要從我們自己裏面出來,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我們需要在祂的名裏,在祂的人位裏,我們知道所命定的地方,聚集的地方就是調和的靈,我們就會操練我們調和的靈。因著團體的被動,就讓死亡侵畧聚會的時候,那個時候呢,就必須有聖徒,他們不責備任何人,不高舉任何人,乃是藉著他們的禱告,藉著他們的說話,他們就把死亡吞噬了。他們在生命上掌權,超越過死亡。我們必須儆醒操練,我們在這裏乃是在神所命定的祝福之下,我們不容讓死在任何召會的聚會裏,在這裏有地位。我們要操練調和的靈,不管我們的心情如何,不管我們的個性怎麼樣,這就把我們帶到下一點。

d 第四,我們敬拜神時,必須真實的應用祭壇所表徵之基督的十字架(申十二5~6、27),拒絕肉體、己和天然生命,並單單憑基督來敬拜神(太十六24,加二20)。

如果你要在會幕裏,你必須先來到祭壇這裏。所有的問題都是由十字架所解決的。神有一個獨一解決難處的路:祂永不商討,祂只了結。完全就是了結,完全是不偏袒誰的,祂就是了結。所以在這裏不僅有操練,還需要有拒絕。我把這兩個點,在我綱要裏把這兩個點連在一起。藉著拒絕肉體、己和天然生命,並單單憑基督來敬拜神。

在神面前,我們沒有選擇。我們如果來的時候,是在肉體、己和天然的生命裏,我們就別無選擇。如果一個親愛的聖徒是在這樣的情形裏,我們就需要把生命供應給他們,要洗他們的腳,不是定罪他,不是在這裏讓他蒙羞,不是讓他羞愧。不是的。像主一樣,拿了一條毛巾洗門徒的腳,這就是我們需要作的。我們需要經歷洗濯盆的經歷。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彀拒絕己。或許在紐約,如果我想否認你的己,可能會犯罪。你必須自己否認,拒絕你的己,你自己不作,沒有人能替你作。爲著召會的緣故,我們需要拒絕肉體、己和天然的生命,並操練靈以基督來敬拜神,憑基督來敬拜神。

所以我們來到第二大點,這裏有一個很重要的轉折。我還有九分鐘的時間,我會留在我的度量裏面。這就是這一段裏的一個點,我說最好作我所說的。我們現在乃是轉到基督的身體這裏。明天早晨有一段話會講到這件事,因爲基督身體的建造,就是神經綸的目標,也就是主恢復的目標,這也就是我們今天所在的階段。我們要在眾地方召會裏,建造基督的身體。我們作爲知道在哥林多前書一章二節加上十二章二十七節,哥林多的召會乃是基督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因爲保羅說,在哥林多神的召會,就講到,十二章二十七節就說到,你們就是基督的身體。哥林多的召會並不是地方身體,不是的。我們必須知道甚麼是地方召會,地方召會乃是基督獨一身體在地方上的顯出。

所以Ed弟兄會幫助我們,會逐漸的看見我們需要對身體有感覺,要顧到身體,要尊重身體。在這裏我們有這些點。

貳 我們作爲基督身體的肢體,站在一的真正立場上,必須受其他肢體的限制,不越過我們的度量:

頭支配我的右手,這樣伸展出來。但右手所作的,乃是藉著這個身體來限制。甚至身體肉身的增長乃是照著生命的律所管治,在你裏面發展,要建造你肉身的身體。所以這是一個關鍵的原則,我們都是有限的。不難認識我們是信徒,信徒作爲個人來說,乃是信神的兒子,也不難認識我們是神的兒女,因爲神的兒女也是一個單個的個人,他是重生的人。但是肢體不是一個完整的單位,一個肢體只是一部分。光要來到,時候將到,主會牧養你。不要擔心,主會逐漸的牧養你,有一天光就會來到,你就知道你是肢體。當你認識你是一個肢體的時候,你就知道你就不能彀,沒有身體而活。因爲你裏面的生命是身體的生活。我的拇指不是一個大拇指的生命,不是一個大拇指的事。不是的。身體的生命乃是在這裏循環。原先在拇指裏的血液到了別的地方了。所以受限制是很正常的,要接受我們所在的那個地方。這是餘下的中點。

一 神照著自己的意思,把身體所有的肢體俱各安置在身體上—林前十二18:

是神照自己的意思,是神的決定,照著祂自己的意志的定奪。所以我們沒有甚麼可說的。舉個例子,你在召會裏是新的,我是一個大腳趾。你在生命裏長大的時候,我一長就會長到變成口了。我親愛的弟兄,當你在生命裏長大,你是一個長大的大腳趾而已啦。所以沒有任何人的組織,也沒有任何人的分派,那是與身體完全違反的,在這身體裏沒有投票、競選。如果你想作你不是的事,是毫無意義的,這根本就是會使你耗盡了也不知道,甚至你不知道你是甚麼肢體,你也不要想要知道你是甚麼樣的肢體,這就會使你獨立。只要讓真理光照在你裏面,因爲是神照著自己的意思,把身體俱各安置在身體上。如果你不知道你是甚麼樣的肢體,你該盡甚麼的功用,請接受憐憫。你就安定罷。定了,我就接受你的旨意,是神這麼作。要跟神爭辯,不是個好主意,你要拒絕神要作的,也不好。

1 元首把我們安排在身體的特別地位上,也指派我們特別的功用—羅十二4,林前十二15~17。

羅馬書十二章四節,『正如我們一個身體上有好些肢體,但肢體不都有一樣的功用;』那關於第四節是有些相當深奧的,就是在羅馬書十二章二節,『藉著心思的更新而變化』。十二章三節說,『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如果你只想,就會製造內在的問題。哎呀,我是李常受個人的繼承人。我知道最少有四個人想過這個,兩個人直接對我說這個話。他們都比我年輕十幾歲,數十歲。好不好,我們就接受恩典,接受主的安排,不管那個是甚麼。因爲頭,元首已經定了。這裏沒有投票,沒有競選,沒有民意調查,是頭安排的。

2 我們每一個肢體,在基督的身體裏都有自己的一個位置,是神所量給各人的,也是我們所該接受的。

接受你的位置,也接受別人的位置。當這個職事從倪弟兄轉到李弟兄身上,有一些同工拒絕接受這個安排。同樣的,在李弟兄到主那裏去以後,同樣的事發生了。他們不接受頭的安排,他們覺得一切都應該不同了,他們認爲他們應該成爲某某人物。哦,是何等的蒙福,我們能彀就是成爲一個肢體,肢體就彀了。一個肢體的意義就是作基督身上活而盡功用的肢體。

3 旣然這件事是照著神的意思,就每一個肢體都是不可少的—19~22節。

我們自己應該這樣子,彼此也應當是這樣。我們沒有一個是可少的,這就是爲甚麼蒙救贖,你得救,你爲甚麼坐在這裏。你需要身體,身體也需要你。我不管你多年輕,不管你多沒有經驗,你就是身體的一個肢體,身體需要你,你也需要身體。

4 每一個肢體都有他一定的位置,有一定的安排,有他的那一分來服事基督的身體。

不要想出你自己是怎麼樣,最終當主在這裏否認了你裏面肉體、己和天然的生命,在你裏面長大,你自然而然的成爲你所是的,你的位置。

5 每一個肢體都有他的特點,都有他所能的,那就是他的位置,就是他的地位,也就是他的職事—羅十二4~8,提後四5。

我們不是克隆、複製人。我們是肢體。我們都有特點。每一個肢體都有他所能的,那就是他的位置,就是他的地位,也就是他的職事。所以我們知道我們需要回到第二大點,我們乃是由主安置在身體上,我們應當有一個樂意,接受我們度量的人。不僅是我們所是的甚麼,也是我們所作的。我們所有的所是、所作,一切的活動都是在這裏。如果我們不接受我們的限制,就是在這裏不遵從身體。何等的甜美,能彀蒙拯救脫離自己,而把身體擺在自己前面來經歷基督的生命,並在生命上長大,好讓基督的身體能彀在地方上得以彰顯。

好,我的弟兄,Ed弟兄會繼續講完這篇信息。

我願意Ron的美好交通接續他的話。弟兄姊妹你可以看見,我們來到第二中點。

二 身體長大和發展的基本要求,是我們要認清我們的度量,不越過這度量—弗四7、16:

以弗所書四章十六節說到,『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身體上的一部分,都有一個度量。我們若留在我們的度量裏,就會在主裏是快樂的,在主裏滿了喜樂;如果越過這個度量,我們就會是可憐的、可悲的。另外一方面,保羅告訴提摩太說,要盡你的職事。如果你看見這處經節,就是在這裏提後四章五節,要『盡你的職事』。一方面,你要完全盡你的功用,無論你的功用是甚麼,你需要使那個度量是完滿、豐滿的,這就是盡你的職事。我們需要在身體的供應裏,是安於或樂於我們的度量。舉個例子,我的肩膀是大的肢體,它能彀背負很多的重擔,不像我年輕的時候,但它們卻能彀,肩膀是來擔擔子的。我的小指頭如果想要背負肩膀所背負的擔子是愚昧的。

林前十二章,你看見我們肉身的身體,就是基督的身體實際的一幅圖畫。如果我又說耳朵弟兄有問題,很癢。肩膀弟兄甚麼事都作不成,沒辦法。因爲肩膀弟兄沒辦法顧到耳朵弟兄,但是小拇指弟兄能顧到癢癢的這個耳朵弟兄,能彀盡功用,搔那個耳朵。所以兩個都很快樂。所以這個功用,小指頭弟兄的功用就是這樣子。我們要認識我們的度量,也不越過我們的度量。

1 我們要樂意受我們度量的限制—羅十二3、6。

2 只要我們越過度量,我們就越過元首的權柄,離開了膏油的塗抹—參詩一三三。

我們不願意這麼作,不要越過度量,越過元首的權柄,離開膏油的塗抹。我們在詩篇一百三三篇看見,這個膏油是從亞倫的頭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這個膏油是先澆在他的頭上。詩篇一百三十三篇的頭就表徵基督作爲身體這個祭司的頭。這是一個身體的祭司職分,是一個頭,就是亞倫的頭。基督作爲頭,是那受膏者。希伯來書四章十四節,我們乃是祂的同夥。我們的同夥就是接受他所接受同樣的膏油塗抹。我們不願意在那個膏油塗抹下離開,不願意因著越過元首權柄,離開膏油的塗抹。我們一越過度量,越過元首的權柄,就離開了膏油的塗抹,我們就失去了那靈在我們靈裏面的行動:浸透、浸潤和運行。所以沒有甚麼阻止主在我們裏面那個同在,就是膏抹、塗抹運行,這個行動的同在。

歌羅西書說這個,要持定元首。持定元首在於兩件事,第一個是我們以基督的元首爲權柄,以我們的頭作我們的權柄,祂是我們的主;同時,我們要與祂緊緊的連在一起,這就是持定元首。我們要緊緊的聯於祂。因著聯絡並盡功用的節,並以神的增長而長大。所以我們緊緊的聯於頭,就在頭的權柄之下。我們不是與頭分開的,與頭分開你就死了。如果我們親密的、緊緊的聯於頭,我們就得著頭所有的豐富。聯絡的盡功用的節就在這裏使身體照著神在身體裏的增長,而得著建造。所以我們需要以神的增長而長大。身體的長大就是身體的建造。這乃是藉著我們在頭的元首權柄之下,也在頭的膏抹之下,所以我們必須要顧到這件事。弟兄姊妹,我們是不是很喜樂,能彀在基督作爲身體的頭之下麼?能彀在祂這位受膏者之下,而成爲基督身體上活而盡功用的肢體呢?

3 當我們越過我們的度量,我們就干涉了身體的等次。

身體裏是有一個生機的等次,就像我物質的身體,就有一個生機的等次。

4 不清明適度,而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就是抹煞身體生活中正確的等次—羅十二3。

Ron弟兄指到這個點。不清明適度,而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就是抹煞身體生活中正確的等次。羅馬書十二章三節,我要這麼說,『我藉著所賜給我的恩典,對你們各人說,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乃要照著神所分給各人信心的度量,看得清明適度。』神就量給我們每一個人信心的度量,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在已過一九八八年的風波裏,Ron弟兄指到我們之前有一個風波。八八年的風波,我們中間有些人真正的以爲他們與李弟兄有同樣信心的度量。那麼想,的確是不清明適度。其實我很率直的說,這根本是你瘋了,不是看得清明適度。在這裏聖經裏面,你以爲你有跟弟兄同樣的信心的度量,你有同樣的功用,那就是說你不接受你的功用,你在這裏妒忌他的度量。我們能彀寫恢復本的註解,當然不能。我這個綱要是從那裏來的,我們很喜歡這些綱要。但是這些不是從我們能寫得出來的。所以這些都是從李弟兄來的,也是從倪弟兄來的。他們是身體上,在身體裏特別給我們的肢體,他們是在身體上有五他連得的人。

弟兄們,當我們在八八年風波的時候,我很難想像得到,我們能彀有這樣的風波。因爲參與這些風波的弟兄,事實上在我們中間有名聲的,也在我們中間相當受敬重的。我還記得當我跟Benson弟兄和李弟兄在一起的時候。這是我個人的見證。李弟兄是對我說,Ed弟兄,我要讓你知道,在主的恢復裏有關這個風波,有這樣事。當然有些事是我已經知道的。但我聽了之後,我驚愕不已,我覺得這怎麼可能發生呢。然後主就題醒我,民數記十六章可拉黨。你看見民數記十六章,在這裏『利未的曾孫,哥轄的孫子,以斯哈的兒子可拉,和流便子孫中以利押的兒子大坍、亞比蘭,與比勒的兒子安,帶著人來;他們同以色列人會眾中的二百五十個首領,就是有名望被選召到會中的人』。他們這些都是在我們中間,都是有聲望的、有名望的人。如果你繼續看下去。摩西就對可拉說,好像他在這裏說,可拉阿,你們在神百姓中間的功用,你們還不滿足麼?第九節說到,『以色列的神從以色列會中將你們分別出來,使你們親近祂,辦耶和華帳幕的事,並站在會眾面前供職服事他們;耶和華又使你和你一切弟兄利未的子孫一同親近祂,這豈爲小事?你們還要求祭司的職任麼?』你們是在神百姓中,在這裏事奉親近祂的。『所以你和你一黨的人聚集,是要攻擊耶和華;亞倫算甚麼,你們竟向他發怨言?』所以我們應當滿意、滿足於我們在身體裏的功用,不應該在這裏羨慕別人的功用。別人這樣的功用,你說阿利路亞,我就是一個小拇指。如果是肩膀的時候,你應當喜樂,我就是肩膀。我們不需要分析我們在身體裏是甚麼的一個樣子,我們只要盡功用的時候,我們在裏面就會滿了喜樂。

風波之所以臨到,就是我們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我們在這裏抹煞了身體生活中正確的等次。記得主指示摩西,要把這個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杖擺在約櫃面前,當然另外一個就是亞倫的杖也放在裏面。亞倫的名字是寫在那個上面的。在那一夜之後,他們就把所有的杖都拿出來,但是亞倫的杖在這裏開花結果,並且長出熟杏。所以這就表徵復活。所以在這裏亞倫的杖,在這裏所表徵的就是復活的基督爲著賜給神的職事的一個印證。所以無論我們在身體裏的人那一分是甚麼,都需要以基督作爲我們發芽的杖。無論我們的功用是甚麼,無論那個功用是甚麼都需要發芽的杖有生命。所以民數記十七章主在這裏就告訴以色列其他的首領,亞倫有一個功用是你們所沒有的,你們必須接受你們利未人的功用,也需要接受亞倫在祭司職分的功用,而彼此尊重對方的功用,也寶貝對方的功用。所以在綱要裏就會看到這個點。

三 我們應該像保羅一樣,留在神尺度和度量的界限之內,照著神所量給我們有多少而行動並行事—林後十13:

林後十章十三節保羅說,『我們卻不要過了度量誇口,只要照度量的神所分給我們尺度的度量誇口,這度量甚至遠達你們。』所以在我們靈裏的神,乃是度量的神。度量的神把我們在身體裏的功用,都量給我們了。余潔麟幫助今天早晨弟兄們所讀的那些話,說得太好了。李弟兄說,在紐約這裏,雖然弟兄姊妹渴望我要作得更多,但是我總是在這裏恐懼戰兢,不願意越過主所量給我的度量和界限。所以我在這裏謹慎的態度,不多作,也不再這裏過度的發表甚麼。我深深的覺得這個地方需要主能彀有清楚的道路能彀往前。我覺得在美國這裏能彀多留幾處。感謝主,他在美國不僅多住幾日了,他繼續留下來了。所以這就來到陳實弟兄在他那篇信息開頭的講到,干犯聖所的罪。我們不願意犯干犯聖所的罪,那就是說我們所作的都必須照著羅馬書十一章二十六節,這是出於祂作爲源頭,本於祂作爲源頭,照著祂的旨意,也藉著祂作爲這些憑藉。祂是我們作一切事的憑藉,祂也是作一切的能力,祂也是我們能彀完成一切事的才幹。祂是我們的人位,祂是我們的光,祂是我們的能力。我們一切都是歸於祂,爲著祂的榮耀,爲著祂團體的彰顯,不是爲著我們的彰顯。所以這就拯救我們脫離不犯干犯聖所的罪。

所以聖徒們這就是爲甚麼在使徒行傳二十二章第十節,保羅問主的第二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保羅就是問主,主阿,你是誰?這個與他的生活,他的一生就是尋求認識基督。甚至他爲了這個問題,二十六年以後在腓立比書三章他說這些話,要認識祂。我還是在這裏追尋一個,追蹤,在這裏要認識神。使徒行傳二十二章第十節講到關於他的事奉,他問主說,主,我該作甚麼,我應當作甚麼。所以我們弟兄是這麼說的,那些問這些問題的人是有福了。我盼望我們都能彀,在我們事奉主的事上問主這個問題。總是要問主,說,主阿,我該作甚麼,我應當作甚麼。我們不應該說,主阿,像陳實弟兄那個綱要說的。不應該告訴主,主,我要作這個事。主,這是我要作的。你應該說,主阿,我當作甚麼。然後我們就會留在我們的度量裏,也在度量的神所分給我們尺度的度量之內。

1 當我們說到自己的工作和經歷,或對主的享受時,我們必須是在度量之內作見證,也就是說,在一定的限度之內作見證。

2 雖然我們期望工作開展,但我們必須學習如何受神的約束;不要期望無限度的開展—13~15節:

之後會看見保羅開展工作,但是卻是沒有無度量的開展。整個主的恢復,是向著主的恢復敞開。啓示錄三章七節,我手中有大衞的鑰匙,開了門就沒有人能關。所以聖徒們在這裏主的恢復這裏有一個敞開的門,是沒有人能彀關的,是沒有人能彀把這個門關上的。第二小點,雖然我們期望工作開展,但我們必須學習如何受神的約束;不要期望無限度的開展。

a 我們若照著那靈而開展工作,就一直有某種限制—參二12~14。

我總是非常喜歡哥林多後書二章十二到十四節。這個職事把這些話想我打開之後,我就一直非常喜歡這幾處的經節。因爲這些經節告訴我們說,他到了特羅亞,當時福音的門,藉著主也向他開了。保羅在這裏傳基督的福音,當時藉著主,也有門向他開了,他是到了特羅亞。我如果是保羅的話,我就向同工們說,同工們,現在就去了,禱告都不需要禱告,門開了就去罷。這就是我們該作的主,那時他並沒有這麼作。這裏這麼說,『那時沒有找到我的弟兄提多,我靈裏不安。』所以甚麼管治保羅呢?不是那個敞開的門,那個管治保羅是他裏面的靈。他說,我靈裏不安。特別專特的就是他靈裏的安息,他靈裏的安息就是他那在他靈裏那位活的基督。所以他要顧到在他靈裏活的基督,就是他靈裏的安息。『那時沒有找到我的弟兄提多,我靈裏不安,便辭別那裏的人,往馬其頓去了。感謝神,祂常在基督裏,在凱旋的行列中帥領我們,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如果你讀這處經節的註解,在這裏就告訴我們說。主所征服他,基督在這裏象征服的將軍一樣,征服祂的仇敵,包括保羅(掃羅)乃是在基督凱旋的行列裏面。他乃是基督的俘虜。那到底甚麼是基督的俘虜,那具體的意義是甚麼呢?就是要顧到我們在我們靈裏的安息,這就是在這裏支配著我們爲主的工作,也支配著我們爲主所過的生活,也支配我們與主的行動,就是要顧到我們裏面的安息。我們在靈裏面有沒有安息,這個才算得上數,這個才是真正關鍵的。

所以李弟兄說了這樣的話,是我永遠不能忘記的。當時我在休斯敦,開在高速公路上。我們有一本書講到《一個在靈裏之人的自傳》。那是我當時聽見當時一個錄音帶的卡帶在那裏,我們李弟兄在那本書所釋放的信息。他就說,主不需要屬靈偉人,主需要小小的俘虜。他說,你要這樣的禱告,主阿,使我成爲你的俘虜,永不讓我得勝,總是不斷的擊敗我。我告訴你,我就停下那個錄像帶,我就禱告說,主阿,讓我作你的俘虜,永不讓我贏,讓我總是被你擊敗。我就當時在那個繁忙的高速公路上,那一段話改變了我的一生。主要使我們成爲小小的俘虜,讓主不斷的擊敗我們。我們乃是這個人要持續不斷的顧到在靈裏的安息,超過任何一切其他的人事物。

b 我們裏面會感覺到,主擴展祂的工作只是要到某一程度;我們裏面也沒有平安,越過某種界線去開展工作。

c 主會在外面興起環境來限制工作的開展;環境也不容我們越過界限—參羅十五24。

保羅希望到羅馬,但是他卻沒有期望他是帶著鎖鍊去到羅馬。在以弗所書第六章末了,我是這帶著鎖鍊的大使。我們把那個帶著鎖鍊的那個減去,我們就是基督的大使就彀了。但是其實我們都是帶著鎖鍊的,我們帶著鎖鍊的大使,因爲我們都在這裏受主的限制,在主的限制之下。所以他乃是帶著鎖鍊到了羅馬。當時照著羅馬書十五章二十四節,盼望我從你們那裏得見你們。就是他想要去到西班牙,先與你們交往。有一次對陳洵弟兄說,保羅沒去到西班牙,你陳洵到了西班牙,讚美主。所以我們感謝主,你現在在巴塞羅那,西班牙有聖徒。不光陳洵弟兄,還有其他的弟兄也在那裏。

3 在召會的事奉上,我們需要看見神只量給我們這麼多,我們不該過度伸展自己—十二3~4、6上。

三 爲著主在祂恢復裏,在地方一面並宇宙一面的行動,我們必須在同心合意裏有身體的感覺—徒一14,二46,四24,十五25,羅十五6:

所有這些使徒行傳的這些經節,都是講到同心合意。使徒行傳一章十四節告訴我們說,一百二十個人他們堅定持續、同心合意的禱告。使徒行傳二章四十六節,『他們天天同心合意,堅定持續的在殿裏,並且挨家挨戶擘餅,存著歡躍單純的心用飯。』使徒行傳四章二十四節,『他們聽見了,就同心合意的高聲向神說,』他們同心合意的禱告。使徒行傳十五章二十五節,他們要作一個決定,一個大的決定的時候。所以我們同心合意,所以我們同心合意。很多人以爲福音書以使徒行傳的里程碑是聖靈的浸,但是真正在福音書與使徒行傳的里程碑就是同心合意。

爲甚麼我們能彀享受主恢復裏的祝福?今天在紐約這裏乃是因著主的憐憫,我們有同心合意。同心合意乃是開啓新約一切祝福的鑰匙。所以我們用到同心合意這個辭的時候,我們就講到這一班人他們有同心合意,就是有同樣的心思,有同樣的意志,有同樣的魂,就是同魂有同樣的目的,同樣的心。有同心、同意、同魂、同目的、同心。腓立比書二章二節,他們思念那一件事,思念那相同的事。腓立比書二章二節說,要思念那一件事。到底我們在這裏所思念那一件事是甚麼,能彀同心合意的那一件事。在腓立比書的那一件事,就是對基督主觀的認識並經歷。這是我們在這裏想的,我們應當如何主觀的來經歷基督,我們應當如何主觀的來認識基督。那就是對基督主觀的認識和經歷。所以在這裏我們在主觀的認識基督,主觀的經歷基督。就著我們一同思念的那一件事。現在我們就是在思念這同一件事,這就使我們能彀同心合意。

聖徒們,照著以弗所書四章三節,要竭力保守那靈的一,就是實行同心合意,要竭力保守那靈的一。所以那靈的一,其實也就是那靈自己。那靈的一,就是在我們靈裏的那靈。如果我們在靈之外,就是分裂,就失去一。所以我們不應該在靈之外行事,因爲那靈自己就是一。保守那靈的一,就是實行同心合意。所以,聖徒們,我很想用李弟兄用過的這個例子,你有千萬千萬,甚至億萬的錢在你的裏面,那就是那靈的一在我們的靈裏。但是我們並不認識我們在靈裏有那靈的一。因爲我們的生活行事好像並不像有這樣子的一。我們需要一直不斷的寫那個一的支票,你要寫出那個一的支票。你覺得對某一位聖徒你覺得很受攪擾,某位弟兄,好不好寫一張一的支票。一的支票,同心合意的支票。所有的一都在你的靈裏,那所有你需要的一都在你的靈裏。寫一的支票最好的是,就像Ron跟那個姊妹,他禱告的時候,他就說了阿們。我們如果能彀彼此對對方的禱告說阿們,你就是在寫一的支票了。所以有一位弟兄,或許你並不在意的那個弟兄,每一次那個弟兄一禱告,你就低下頭。另外一個弟兄,你就說阿們,你說大的阿們。你應該對所有的弟兄姊妹的禱告都說阿們。這就是寫一的支票,這就是竭力保守那靈的一,也就是實行同心合意了。

好,羅馬書十五章六節,『使你們同心合意,用同一的口,榮耀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與父。』聖徒們,我們其實在主的恢復裏,只有一個口,同一的口。是不是太好了,我們沒有兩張口,我們只有一張口,同一的口,我們有同心合意,也有同一的口榮耀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與父。所以我們乃是這一個新人,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基督是一切的肢體,又在一切的肢體之內。但在這一個新人裏面,我們以基督爲我們的人位。祂是這個新人裏獨一的人位,以基督作我們的人位。我們以基督作我們人位的時候,我們就能彀說同一的話。因爲我們只有同一的口,所以我們只能說一件事。這一件我們所說的事,就是要神新約經綸那獨一的教導。因爲我們只有同一的口,說同一的事。這是完全、絕對是太好了。我們有同一的口,是不是太美好了?人在我們中間說,這些人都說同樣的話,這對我們來說是榮耀。這對我們來說是榮耀的,能彀說同樣的話,同樣的事。

一 我們應當一直考慮到身體,顧到身體,尊重身體,並且作任何事都要對身體最有益處—林前十二12~27。

在哥林多前書十二章十二至二十七節,我沒有時間讀這些經節,因爲我必須顧到我的時間。這些經節又再一次講到我們的物質身體就像基督的身體。我們肉身的身體是基督身體的那一幅圖畫。所以在這裏可能有兩種情形,第一個情形就是你在這裏輕看你自己的功用,你在這裏羨慕別的肢體的功用。永遠不要輕看你自己的功用,也不要在這裏羨慕別人的功用,沒有人能彀像你一樣盡功用,沒有人能彀分享像你分享一樣,沒有人能作你所作的。你要寶貝你的功用,不要羨慕別人的功用,甚至嫉妒別人的功用。我坐下來見證的時候,別人要兩分鐘,見證之後,我就說,我要分享一、二、三。站起來,三都忘了,我只講了二、一、四。哎呀,我再也不要分享了。不要這樣子,好不好。不要這樣子。繼續說話,繼續說話。不要羨慕別人的功用,你要在這裏盡你的功用。你怎麼樣能彀成全你的功用,就是不完全的盡功用,就能彀完全。所以你想想看揮棒多少次,揮棒落空三振出局才能打得到球,這是我自己的一個例子。但是那是一種的情形,不要羨慕,甚至別人的情形,別人的功用。

另外一種情形,以爲你是包羅萬有,全備的肢體,也不要輕看別人的功用,你要寶貝身體上肢體的每一個功用。不要以爲你是一個包羅萬有的一個肢體,你是甚麼都能作,你是全才。你能作所有的見證,你能彀獨唱,這就是在我們之外,人在聚集裏面以爲他們是全備的肢體,甚麼都能作,他們也輕看別的肢體,身體上肢體的功用。那就是階級主義,這就是我們所拒絕的那樣的制度,我們寶貝身體上肢體的每一個功用。我們知道我們都是有限的,在我們的功用上都是有限的。

二 『關於基督的身體,倪弟兄教導說,凡我們所作的,我們必須考慮眾召會有甚麼感覺。』(召會生活中引起風波的難處,二六頁)

關於身體的交通,倪弟兄說,我們所作的都必須考慮到召會有甚麼感覺。我們在這裏講到安那翰,別的身體有甚麼感覺。雖然我們在安那翰,我們要作一些事,我們要作的話,也對安那翰召會是好的,不是錯的。但是我們卻考慮到這會怎麼樣影響到在另一地的召會,這會在另一地的召會有甚麼影響,這在別的召會會有甚麼影響。我們考慮別的召會會怎樣,最後我們決定不這麼作。因爲我們就有一個感覺,這對其他召會,我們這麼實行並不是好的。如果別人看我們要跟安那翰作得一樣,我們應該彼此作榜樣。所以我們作甚麼的時候,都應該考量眾召會有甚麼感覺。

三 在身體裏不能有獨立或個人主義,因爲我們是肢體,而肢體無法脫離身體而生活—林前十二27,羅十二5,弗五30:

1 人看見自己是身體的肢體,就寶愛身體,看重其他的肢體,看每一個肢體都是不可少的—林前十二15、21、23~24,羅十二3,腓二29,林前十六18,士九9:

哦,願我們都看見自己是身體的肢體,就寶愛身體,看中其他的肢體,看每一個肢體都是不可少的。腓立比書二章二十九節,我列下這個經節,講到以巴弗提,他說,在這裏他對我所有的服事,他是供應我的供奉者。所以你們要在主裏,歡歡喜喜的接待他,並要尊重這樣的人。像巴弗提這樣的人,要尊重這樣的人,要尊重別的肢體。是照著哥林多前書十六章十八節這裏在講到三個人,他們,『他們使我和你們的靈都暢快。這樣的人你們務要賞識。』所以他們在這裏要承認他們,我們怎麼樣彼此尊重呢?所以在士師記九章九節,『橄欖樹對他們說,我豈可停止生產我那尊重神和人的油,去飄颻在眾樹之上呢?』這油表徵聖靈,我們怎麼可能尊重神呢?我們需要憑靈而活,憑靈而行,這就是我們如何尊重神。我們怎麼尊重人呢,人怎能彼此尊重呢?乃是藉著供應靈給你,你是藉著供應靈給我,彼此尊重。

a 我們旣是基督身體的肢體,就該對身體有感覺,以頭的感覺爲自己的感覺—腓一8,林前十二25下~26。

腓立比書一章八節,神說,我在基督耶穌的心腸裏,怎樣切切的想念你們眾人。所以基督耶穌的心腸就是祂內裏的感覺,就成爲保羅內裏的感覺,成了保羅內裏的心腸。所以林前十二章二十五到二十六節,保羅對肢體有負擔,要彼此同樣相顧。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所以Ron弟兄講到一個弟兄,他不能彀分享的時候,你可以看見Ron弟兄的感覺,像主的感覺。當Ron在那裏交通的時候,因爲這個弟兄在受苦,Ron也與這位弟兄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歡樂。

b 在身體生活裏,我們需要同魂,真正關心基督耶穌的事,就是關於召會同眾聖徒的事—腓二2、20~21,一8。

腓立比書二章二十到二十一節,保羅講到提摩太的時候,這實在是一個可悲的事。當然這裏有積極的一面,也有消極的一面。這裏說,因我沒有人與我同魂,保羅對提摩太說。提摩太與保羅是同魂的,他就是與基督是同魂的。但這裏保羅卻說,我沒有人與我同魂,真正關心你們的事,因爲眾人都尋求自己的事,並不尋求基督耶穌的事。我們需要禱告說,主阿,讓我成爲一個人,不尋求自己的事,而是尋求基督耶穌的事。這就是說出尋求,就是關於召會同眾聖徒的事。

2 那裏有身體的啓示,那裏就有身體的感覺;那裏有身體的感覺,那裏個人主義的想法和行動就除去了:

所以我們需要有身體的啓示,身體的感覺,我們有這樣的時候,個人注意的想法和行動就除去了。所以聖徒們,我們的弟兄向我們指出,當我們一同服事的時候,總要在我們裏面有一個停止的標記,我們在與彼此交通的時候。舉個例子,我們跟這一班弟兄一同服事,這不是一個口號,我願意跟這些弟兄們藉著十字架,我願意經過十字架,憑著那靈。換句話就是說,我來在一起的時候,跟這些弟兄並沒有任何的議題,並沒有任何私下的私圖。我第一件事就是我要經過十字架,我要作一切事是憑著那靈作的。並且我要把基督供應給我親愛的弟兄裏面,我這麼作乃是爲著建造基督身體的緣故作的。

很快的,我就會講過這個綱要,我願意跟你們分享到安那翰的長老。李弟兄病重時,安那翰的長老們要上山有一天的交通。我們上到山上,然後余潔麟弟兄留下來跟李弟兄在一起,他之後要上山加入我們。我們就問余潔麟弟兄說,余弟兄可不可以請你問李弟兄,你對安那翰的長老們有甚麼話要說。這就是他對安那翰長老最後的交通。我們以爲余弟兄走進來,我們不知道李弟兄要講甚麼,或者講到神聖啓示的高峯,我不知道李弟兄要講甚麼。你知道李弟兄說甚麼,我永遠沒有辦法忘記。他就說,余弟兄告訴安那翰的長老要彼此相愛。就告訴他們,他們的妻子需要彼此相愛,他們需要愛彼此的兒女。我告訴你,那就是身體的感覺,那就是身體的感覺,那就是活力排的實際。彼此相愛,妻子彼此相愛,愛彼此的兒女。我永遠沒有辦法忘記這個,直到主來到之前,我都忘不了這件事。

a 我們若要認識身體,就不但要蒙拯救脫離我們犯罪與天然的生命,更要蒙拯救脫離個人的生命。

b 父如何與世界相對(約壹二15),那靈如何與肉體相對(加五17),主如何與魔鬼相對(約壹三8),照樣,身體也與個人相對。

能看見這個,需要極大的光。

c 我們如何不能向頭獨立,照樣也不能向身體獨立。

d 個人主義在神眼中是可恨的:

一 身體的仇敵是己,那獨立的『我』;我們若要在身體裏被建造,己就必須被定罪、否認、拒絕並撇棄—太十六21~26。

二 我們不僅該倚靠神,也該倚靠身體,倚靠弟兄姊妹—出十七11~13,徒九25,林後十一33。

出埃及記十七章十一到十三節,這裏的圖畫是講到摩西坐在石頭上。這個石頭表徵基督支持我們屬靈禱告的生活。他的手伸起來禱告,摩西的手舉起,約書亞就大勝亞瑪利亞人;當摩西的手垂手的時候,就有兩位弟兄就扶著他的手,一個在這邊,一個在那邊,這就有很多的豫表在這裏。一件事給我們看見的就是我們需要身體的扶持來維持我們身體的生活,我們需要身體的扶持、身體的力量、身體的供應,才能彀維持我們禱告的生活。哥林多後書十一章三十三節和三十二節,當保羅在這裏爲他的使徒職分辯駁的時候,我對幾千人說話,我作了這個,我作了那個。但是你知道他怎麼說麼?他說了這一件事,『我就從窗戶中,在筐子裏給人從城牆上縋下去,逃脫了他的手。』所以乃是藉著弟兄們在窗戶中,在筐子裏從城牆上縋下去,指明他使徒的權柄,乃是在於他依靠身體。他依靠身體來拯救他肉身的生命,甚至肉身的性命都是要依靠身體的。

e 我不知道的,身體裏別的肢體知道;我不能看見的,身體裏別的肢體能看見;我不能作的,身體裏別的肢體能作—林前十二17~22。

我不知道,身體裏別的肢體知道,這是不是太好了。我不能看見的,身體裏別的肢體能看見;我不能作的,身體裏別的肢體能作。

f 我們若拒絕同作肢體者的幫助,就是拒絕基督的幫助;凡是單獨的基督徒,遲早都要變得枯乾—12節。

我們不願意枯乾,我們要滿了活的基督。我們需要有基督身體的啓示,身體的感覺,身體的同心合意。

讓我們回到這篇信息篇題,一同來讀這篇信息的篇題—站在召會獨一的立場上,受基督身體的限制,在同心合意裏有身體的感覺。好,Bill會跟我們講該怎麼分享,這是太好,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好的啓示。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7-06-15 19:46:50
    觀看數 :
    2,507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