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我們一切的事奉必須是由神發起
  • 3,090 views,
  • 2017-06-15,
  • 上傳者: Kuann Hung,
  •  0

我們一切的事奉必須是由神發起

我知道聖徒們還逐漸走進來,但剛我們開始唱詩唱得早一點,我就覺得爲著我今晚的說話,能彀多花一點的時間。這乃是這個週末特會的第三篇信息。當然總題是講到『認識生命與認識召會』,兩個非常非常基本的事,卻是我們需要認識的。如果我們要實行今日神的經綸,爲著祂的見證,就必須要認識這兩件事,今天晚上。

第三篇信息的篇題是—我們一切的事奉必須是由神發起。這是一篇非常重要的信息。讓我就這麼說罷,在一開始我要這麼說,憑著我們的,這篇信息的主題是非常嚴肅的,這個性質是這樣子。那在我裏面這個說話的靈,同時今天晚上也是非常得儆醒的。所以,今天晚上的話是一個很重、有分量的話。不是因著我在這裏是有一個情緒是想要說一些沉重的話,乃是因著這裏的負擔,要求我有這樣的說話,才能彀配得上在這個綱要裏的感覺。

我考量今天晚上這樣的說話,是及時的,應時的,必須,必要的。就著主今天恢復所在的,是需要這樣的話。主的恢復在地上相當有主所祝福。我這麼說的意思,就是這個全世界是敞開的,各大洲的各種人向著這個恢復是打開的。當然在這裏,美國是有一個可看得見的,在人心中的敞開,那是爲著神,也爲著神的話。我甚至要說,是爲著對神的話有更深的認識的一個渴慕。甚至這裏有一種的尋求,是要尋求更高的東西,乃是與神經綸有關的事物。我們在這裏幾乎已經一百年了,我如果能這麼說的話。主的恢復在我們中間,是從一九二一年從福州開始,倪柝聲弟兄是從那裏出來的。這九十餘年來,是我們無法否認,這是一個非常客觀,我說非常準確的方式,我們能彀說主澆灌在祂恢復裏的,就著這個真理來說,是前所未有的,甚至在召會歷史上史無前例的。最少,這就是我,這個身體上一個小的肢體,在這裏的感覺。

那這是甚麼意思呢?那就是說,我們蒙神賜予,我們承繼了,並且所承受的這個職事,第一,是全世界所需要的,也就是整個神的子民所需要的。我們親愛的李弟兄,活著的時候曾經說過這樣的話。我在這裏其實還不是爲著繁增,人數上的繁增。不是說他不是爲著人數的增加,他說,我在這裏還不僅僅是爲著人數的繁增,我的負擔乃是要餧養所有神飢渴的子民,就是要用主的話來餧養他們。弟兄姊妹,我要這麼說,除了尋求主,追求基督,被這些奇妙的事構成之外,我們最大的責任就是今天我們發現自己,擁有惟一的這一個貨品,惟一貨倉裏的東西。我在這裏沒有任何驕傲的靈來說這樣的話,我是誠懇的說,也是按著實際的狀況整體來說。所以,在主恢復裏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我們今天的託付,我們的使命,我們的託付比之前更爲沉重了。那就是我們要擴展、傳佈並且教導這個職事到全地的各個地方。的確,這裏有個渴望,在全地有一個飢渴要得著這個餅,這個食物。

我爲甚麼要說這件事呢?我這麼說是讓我們知道,的確全世界是敞開的,要勞苦的工地是無限的,是廣大的。主的話說,莊稼已經發白成熟了,是廣大的。我們要懇求莊稼的主能彀差遣祂的工人,或者甚至說,要散佈祂的工人,差遣祂的工人到莊稼這裏。莊稼需要有人勞苦,有人工作,需要有許多的服事參與在其中。無論是在主的工作上,同時也在各地方召會裏也是如此。我要這麼說,直到我們的家聚會,個人與人的接觸上,都是需要許多的勞苦。這是我們的託付,我們所必要作的事。在這個過程裏,我們能彀得著更多的人,有更多的召會能彀興起,現有的召會持續的長大,事奉在各地被建立起來等等。在所有這些的事上,我們需要有一些的幫助,我們需要有一些的原則,有一些生命的原則和指示來在我們事奉的事上幫助我們。要不我們就甚麼呢?就會走岔,走偏。就像在這篇信息裏所要看見的,我們就不自覺的犯了干犯聖所的罪。

今晚,我首先是把這篇信息向我自己說;也向著我的同工,這一班作工的、同輩的說這樣的話;同時我也對所有在恢復裏的長老、負責弟兄,在眾地方召會裏帶領的負責弟兄說;最後我要向所有弟兄姊妹說這樣的話。我們都是在祭司體系裏的祭司,我們是照著彼得書信裏說到,我們是聖別君尊的祭司體系。我們都是奴僕,我們都在神的聖所裏盡職、服事。因此,我們就摸著最聖別的東西,在這個聖所裏的東西。很有可能,極有可能,不僅是可能的,而是很有可能性的,就是甚至已經發生了,在我們身上已經發生過太多次。我自己作爲被這些話所審判的人之一,站在這裏說這樣的話。我們很可能毫不知覺的干犯了這樣的罪,結果呢?我們就干犯了神,觸犯了神。

今晚,我帶著沉重的心情來說今晚的信息,這個負擔就是這樣的一段話,希望多多少少,在某種程度上能彀幫助我們,也作一些豫防的藥物,來保守我們不至於犯干犯聖所的罪。那個意思其實就是說犯背叛的罪。在這裏我要用這樣的話,就是僭越,甚至在這裏與神爭執,與神競爭的這種罪。我要在這裏禱告,禱告這樣的話能彀保護我們,好使我們眾人不被發現我們眾人對主的事奉是神所不稱許的,甚至是,或許是被認爲是不法的,那是照著馬太福音這卷書裏說到的。最終,我的禱告就是這樣的話能彀多多少少,在某種程度上,確保我們今天在這個時代裏,今日所作的工作不會被火所燒燬,就是那一天,在祂審判臺前被燒燬。所以這些話不僅是爲著今日說的,這些話是爲著我們能彀在那一天能彀站立得住在祂的面前。

好,用這個作爲前言,開頭的話。我要進到這篇綱要裏,我在這裏信靠你們是在這裏禱告,也深深的在這裏操練,我在這裏說這個話的時候,是在這裏操練著恐懼戰兢的說話。這些讀經的這些經節,都會在綱要裏面,都會提及。

 

壹 我們在召會中一切的工作和事奉,必須是神所發起的,並且必須照著祂的意願來作;否則,我們在事奉神的事上,就有了干犯聖所的罪孽—民十八1,羅十一36:

當然,的確這是篇題的主題。必須是神所發起的,必須由神作爲源頭,並且必須照著祂的意願來作;否則,我們在事奉神的事上,就有了干犯聖所的罪孽。

弟兄姊妹,有的時候我們讀主的話,我們喜樂。我們也應當喜樂。然而有的時候當你讀神的話的時候,喜樂並不是我們自然的一個反應,反而代之的是敬畏。對神這樣的話,應當在我們裏面發起、興起這樣的感覺。當然這裏這些經節,就是民數記十八章第一節,『耶和華對亞倫說,你和你的兒子,並你宗族的人,要一同擔當干犯聖所的罪孽;你和你的兒子,也要一同擔當干犯祭司職任的罪孽。』請記得這一個罪孽或這一個罪,乃是祭司的那一分。不是爲著一般的人,不是爲著一般的以色列百姓,只是爲著,專爲著祭司的。

在這個時候,我願意停下我的說話,讓倪弟兄對我們說話。因爲我想他在這一件事上的說話,是值得我們重溫的,也直截了當,擊中要害的。我的發表沒有辦法講得超過我們弟兄所說的,所以要相當多的引用倪弟兄的話。當然是從這篇信息《干犯聖所的罪》(倪柝聲文集第二十九卷,教會與職事,第十三篇),我懇求你們要盡快找著這樣的信息,能彀讀這樣的一段話。這是我們倪柝聲弟兄所說的。

『神的話給我們看見,人的罪有的是在世人面前犯的,有的是在神面前犯的;有的是犯一般的律法,有的乃是干犯聖所。總括來說,罪有一般生活的罪和工作上的罪。民數記給我們看見,祭司所犯的罪,乃是干犯聖所的罪。今天來說,就是工作上的罪。一般人只犯生活上的罪,但爲主作工的人,另外多有一種罪。所有的罪都是普徧的,但工人有一些特別的罪,工人有工作上的罪。這件事我們要特別注意。工作上的罪不一定是指驕傲、嫉妒等。在屬靈的地位上,許多時候一點的肉體出來、己意出來、隨便說話、隨便出主張,這些都是工作上特別的罪。』我站在這裏,作爲這樣的一個罪人,照著以上所說的,都犯了這樣的罪。『不作神的工的人,不會有干犯聖所的罪。所有作工的人,除了一般的罪以外,還要加上干犯聖所的罪。』我盼望所有這些爲主作工的人都需要注意,再一次的,我要這麼說。這是除了一般的罪以外,另外加上的罪,就是干犯聖所的罪。『在工作上犯罪,乃是得罪神的聖潔、榮耀和主權。在工作上,一切與神旨意不合的都是罪,都是干犯聖所的罪。』

『我常對人並對自己說,在神的工作上有三件要緊的事,絕不可忘記。』這就是在綱要下一點會說到。好,我先來讀。從這個點裏所講的。倪弟兄說道,『第一,神工作的起頭乃是神的旨意;第二,神工作的進行乃是神的能力,不是自己的能力;第三,神工作的結局乃是神的榮耀。』我們要認識神的旨意,神的能力並且要認識神的榮耀。這是神所獨一擁有,不願與我們任何一個人分享的。這是祂的,獨有的。『這三點在那一點上失敗,就是干犯聖所的罪。沒有一件工作能彀由自己起頭,沒有一件工作能彀用自己的力量,也沒有一件工作的結局是叫自己得榮耀。』我盼望就是這麼一點點引用倪弟兄所說的話,就足彀在我們裏面影響我們,震撼我們。

好,讓我們繼續。我在這裏只願意再提另外一件事,因爲還有一件事。立刻,當我們說到以色列百姓,講到祭司體系,講到亞倫,就來到我們的身上。那就是這樣最主要的罪,就是利未記第十章這裏。亞倫的兒子們拿答、亞比戶,他們就拿了這些香爐,把火放在其中,然後向耶和華獻凡火。『拿答、亞比戶各拿自己的香爐,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華面前獻上凡火,是耶和華沒有吩咐他們的。』他們作了一些事,他們手中拿著自己的香爐,盛上了火,加上了香,在耶和華面前獻上。這些都是在舊約裏被神命定的祭司。但是有一個很奧祕的事,就是他們所作的事,是耶和華沒有吩咐他們的。在這裏沒有耶和華的吩咐,沒有從耶和華出來的話語。神是靜默的,但他們卻自己發起。在他們的熱心或者是負責任的這種想法,不論是甚麼的想法之下,獻上凡火。你知道甚麼是凡火?凡火是香,在我們今天的話是甚麼,就是沒有被批准的,不被批准的,沒有人叫你這麼作。在這裏,神從來沒有說,你要這麼作。來發起任何事,作任何事,卻沒有神的話,沒有神的吩咐,就是干犯聖所罪孽的源頭。

在這裏另外羅馬書十一章三十六節,在這小小的這處經節,『因爲萬有都是本於祂、藉著祂、並歸於祂;願榮耀歸與祂,直到永遠。阿們。』在這一個小的經節裏,我們就看見我們若要事奉而不犯罪的話。甚麼是事奉而不犯干犯聖所的罪呢?那就是我們的事奉,我們的工作,我們的勞苦,我甚至要這麼說,我們的禱告,都必須是本於祂,都必須是藉著祂,並且都歸於祂。這意思就是說,工作的發起、事奉的起頭必須是本於神,出於神,而不是出於我們。這意思就是說,這工作的進展、工作的執行必須是憑著神的能力,不是藉著我們自己的力量或者才幹。這意思就是說,工作的結果必須是爲著神的榮耀,而不是爲著我們的誇耀的。這三件事都是再關鍵不過了。這三件事乃是管治並且支配我們工作的鐵律。這是嚴格的規範、侷限我們的。在這裏毫無商討的餘地,也不容許有任何的妥協,這就是原則。我們若要事奉主,清潔的來事奉祂,就是在於這些原則了。

我盼望今晚的話,不會被我們任何一個人利用,來審判定罪任何別的聖徒。不是在這裏定罪我們同作工、同服事的人。若是要審判的話,這些話應該是審判我們的自己。

一 凡是從人發起,是人開始的,不管是多麼爲著神的,都不過是宗教活動,沒有基督的同在。

在這裏你有一個定義,講到甚麼是宗教活動。簡單的說,就是由人開始發起的工作。宗教的活動就是一個工作,沒有基督的同在。一個工作卻沒有神。許多的忙碌,許多的熱心的工作,許多好的工作進行著。今天仍然是祂的子民,愛祂的人正在作的,然而他們的工作違反了這些原則。所以這樣的工作,如果你真信得來的話,就成了在神眼中的罪。我們知道在祭司的這個事例上,是會有非常嚴重的後果的,嚴重的結果的,甚至包括死亡自己的本身。

二 一個人在沒有想到神的時候,沒有心事奉神的時候,神來了,神給人一個感覺,摸著了人,向人啓示,給人一個命令,呼召人、引導人,使人得著了一些出乎神的東西,以致人無法不行動—耶一4~10、17~19,但十一32。

這是不是蒙福的話?我們曾有一時我們沒有心爲著神,沒有想到神,但不知道怎麼樣,神來了。讚美祂,神臨到了他,來到人這裏,給人一個感覺,摸著人,這是不是恩典呢?在這裏給人一個感覺,摸著了人,向人啓示,給人一個命令,呼召人、引導人,使人得著了一些出乎神的東西,以致人無法不行動。這是對於神的工作應當如何執行的圖畫。這也是神的工作應當如何發起的一個圖畫。那不是你,不是在這裏有一個計畫,不是你和我,是滿了商機,滿了計畫。不是你和我發了熱心,想要討神的喜悅。那些完全都不是,乃是神來到我們這裏,神來了。更經常的,就是祂來了,甚至不是我們到祂那裏去,是祂來了。這就給我們看見,向我們展示出,這些事是完完全全是出於神的,不是出於人的。

你又是誰,問神說,神爲甚麼要臨到這個人,臨到那個人身上呢?這完全是神的主宰,神的憐憫。我們就僅僅是這樣之下神的一個器皿而已。我經常感謝主,不是爲著那些外在的祝福,你知道我說的是甚麼。當然,的確我們也需要爲那些事感謝主。但是我經常爲著我不知爲何祂卻臨及我,來感謝祂。祂竟然摸著了我,祂竟然把祂自己啓示給我。無論如何在人生途中,祂竟然給我某一種的命令,某一種的指示。我不知道爲甚麼,我甚至求都沒有求,這個就臨到我了。所以,我就像許多人一樣,也就接受了一些出於神的,小小的那一點。親愛的弟兄姊妹,就是我們事奉的、工作的源頭,或許是一個微小的聲音,或許是相當微不足道的一個指示。不在於那個多大或多小,不在於分量的多與少,乃是在於神。當這件事發生的時候,我們就不得不行動。因爲認識神的,必剛強行事。

今天晚上的話,並不是說我們甚麼都不要作了。神在祂宇宙工作的一個大的原則,仍然是神與人的配合,人給神人的配合,人需要與神配合。這就是這個原則,有誰可以行動呢?惟有這些從神接受的,才能行動。耶利米書一章四節,請聽,我就看幾個點。於是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臨到了耶利米。『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我未將你造在母腹中,我已曉得你;』還不是耶利米認識耶和華,乃是耶和華認識了他。祂說,『你未出母胎,我已將你分別爲聖;』我作成的,不是你聖別你自己,乃是我把你分別爲聖。『我已派你作列國的申言者。』不是你在這裏報名、上册,而是我耶和華在這裏派你作申言者。耶利米說,『我就說,主耶和華阿!哎,我不知怎樣說,因爲我是年幼的。耶和華對我說,你不要說我是年幼的;因爲我差遣你到誰那裏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說甚麼話,你都要說。你不要懼怕他們的面,因爲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於是耶和華伸手觸我的口;』都是神的作爲在這裏,你看見了麼?『耶和華對我說,我已將我的話放在你口中。』都是從『我耶和華』來的。『看哪,我今日派你在列邦列國之上。』等等,等等,我盼望這小小的一段,耶利米書一章四到十節能彀勸服你,讓你看見神是如何興起一個申言者。耶利米書一章十七節繼續說,『所以你當束腰,起來將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話告訴他們;不要因他們驚惶,免得我使你在他們面前驚惶。』十九節,『因爲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所以在這裏的源頭是耶和華。這裏是從主所來的吩咐的話,就不應當有懼怕,因爲耶和華與你同在。因爲這個工作不是出於你的,乃是出於神的。

我題到過但以理書十一章三十二節,『惟獨認識神的子民,必剛強行事。』年輕人,我想你或許在這裏只會跳到後面,說剛強行事。但是讓我先指出這個經節的前一半,『惟獨認識神的子民』。剛強、力量乃是屬於認識他們神的人,那就是說那些主觀認識神是他們的神的這一班人。他們認識神的旨意,他們認識神的意願,他們認識神的意圖,他們認識神,他們認識他們的神。這些子民必剛強行事。

從第二大點往下看,以下這些大點,我們講到在舊約和新約裏的這一個案例。我不會一個個詳細的講,因著時間的限制。但是,的確這是值得我們在這樣的光中來看,在今天晚上信息的光中來看這些點。我相信我自己在溫習這些一個個事例之後,如果我們看過,就會被這些例子說服了。亞伯,我們從他開始,人的第二代。

貳 亞伯照著神的啓示,憑信獻上祭物;他的獻祭是從神的話來的—來十一4,創三21,四1~5,羅十17:

我們都知道這個故事,是不是?你有亞伯、你有該隱這兩兄弟。一個牧羊,就是畜牧。另外一個呢,乃是在地上勞苦,長一些菜蔬,一些植物。沒有啓示,我們說這兩個有甚麼大不了的麼?這又怎麼了?但是你真有啓示。感謝主,我們接受了這個啓示。我永遠忘不了那篇信息,在創世記生命讀經那裏講到的,李弟兄在那裏把這個點講得再清楚不過了。人類的第二代,神聖服事的原則在那裏,在那個時候就已經設立了。這裏有一個對比,就是討神喜悅的事奉和神所不稱許的工作。

時間來了,時候到了,該隱就把他從地裏勞苦所得的獻給神。然後神說,神在這裏不顧念他。不要以爲你有一些東西要獻上,神就會接受,神會看中。並不是這樣子,並不是這樣。在這個例子,有很多的工作、勞苦多,神卻是當面拒絕,看不上他,看不中這個。但是在這裏有亞伯就爲將初產的供物獻給神,神在這裏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發怒。這是人類第一次的妒忌,這是宗教類別的嫉妒,之後你會看見。糟到一個地步,他就殺了他的兄弟。

這裏的點就是說,亞伯很可能從他的父母學到了,在人的墮落之後,應當被動物的皮所遮蓋,表徵,甚至是豫表基督作爲神的羔羊所得的救贖。若不流血就沒有救贖。這就是神救恩的路。亞伯把那個羊(動物)獻上,是帶著啓示的獻上。在希伯來書十一章四節說,『亞伯因著信獻祭給神,比該隱所獻的更美,藉此便得了稱許爲義的見證』。他就獻上這些禮物,然後該隱卻沒有。

一 神在亞當墮落之後,就指示人要殺犧牲流血爲人贖罪;亞伯聽見這個,看見這個,也明白這個,就照著神的指示和命定獻祭—創三21,來九22。

不是照著人的想法、人虛妄的思想所獻上,因爲在這裏有神的指示和命定。這是與神的經綸有關,也就是祂在祂經綸裏的救贖有關的。在這裏你不要當兒戲,你不要在這裏想要調整神的定命。

二 該隱出於自己,憑己意事奉神;他把地裏的出產獻給神,這樣獻祭,不折不扣就是宗教的活動—創四3。

我們在這篇信息一次又一次的將要看見,這一個問題或者彰顯出來的問題,就是意見,人的意見。他把地裏的出產獻給神,這樣獻祭,不折不扣就是宗教的活動。的確是宗教的一個活動,看起來好。就著人來說,是合理的,合乎邏輯的,就是要勞苦爲神作事,是不是?要爲著神的享受,以爲是這樣子。但是卻被神所拒絕了。

三 所謂宗教活動,就是人在沒有得著神的啓示,沒有得著神的命令,沒有得著神的引導下,而事奉神、敬拜神;每—個事奉神的人,他的活動都必須絕對的出於神,不是出於人。

你說,我要爲主作這個事。你說,我要爲祂作事。請小心,請非常非常的注意。你這裏有神的吩咐,在這裏有跟著聖靈的帶領麼?或許這只是一些從我們意見裏出來的東西。我們有意見,很多的意見。

第三大點,我們來到挪亞。

三 挪亞照著神的吩咐事奉神;甚至方舟裏的每一個尺寸,每一個造法,都不是挪亞這個人能想出來的,乃是神自己定規的—六14~七5,來十一7。

我們再一次,應該熟悉這個故事。神說,你要爲我造方舟。『用歌斐木造一隻方舟,裏面要有隔間,方舟內外要塗上松香。』這是他如何作的,『方舟的造法乃是這樣:要長三百肘,寬五十肘,高三十肘。方舟頂上要造一個透光處。』我不知道這個雨落下來,應該怎麼辦,他是怎麼作的。但是,『高一肘;方舟的門要開在旁邊;方舟要分上、中、下三層。』

今天幾乎,有的時候人就說,我們發現了方舟。你知道這個,我講這個,當然這個是好新聞,人是這麼說。也有很多人想要畫出這個方舟到底怎麼樣。但是你看到有一些有圖案的聖經,這就是一個人類繆想的完美例子。有的時候大的象維京人的,就只是大一點維京人的舟,大概花了四百年造了這個,有些圖案你看是那樣子的。這一個方舟從這裏所看見的,不是爲著航海的,而是爲著漂泊的。就是一個盒子,那能彀浮起來就是了。

挪亞一生之久就是要造這個方舟。其實這就是基督的一個豫表,作爲我們的救恩,能拯救我們脫離洪水,脫離水的審判。但挪亞不是照著他自己的想法造出來的。他所造的尺寸,每一個造法都是照著神自己定規的。所以希伯來書說,『挪亞因著信,旣蒙神指示他未見的事,就爲虔敬所動,豫備了一隻方舟,使他全家得救,藉此就定了那世界的罪,並且承受了那照著信而得的義。』(十一7)所以這個義是非常重要。在這個工作的事上,是因著信而得的義。

所以,今天這些話在我靈裏的耳朵裏,仍然回想著。主說,不是每一個說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神的國。馬太福音,在那天很多人要對我說,這是令我們發人深省的話。我想主的恢復應該聽這些話,是應該聽這些話的時候了。因爲這些是公義的話。他就說,不是在你的名裏我們申言麼?你看,『當那日,許多人要對我說,主阿,主阿,我們不是在你的名裏豫言過,在你的名裏趕鬼過,』馬太福音七章二十二節,『並在你的名裏行過許多異能麼?』這些都是你可以看見是有大能的工作。『那時,』二十三節,『我要向他們宣告:』請聽,我禱告,我從來不要忽畧我主人的話,『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行不法的人,』所謂在我的名裏作這些事的人,我從來不認識你們,我不知道你在作甚麼。我與你所作的無分無關,我不在那個裏面。這不是我的工作,這是你的,由你所發起的,由你所執行的。結果呢?就是甚麼?你的榮耀。我在這裏無分無關,這不是我的。主說,『你們這些行不法的人,離開我去罷。』嚴重,嚴重,再嚴重不過的話。這不是在外面是這些犯法,乃是這是神的話,甚至在主耶穌的名裏作事,但是卻被主認爲是不法的。

好,讓我們繼續。

肆 亞伯拉罕照著神的顯現事奉神—徒七2~4,創十二1~4、7~8,十三14~18,十五1,來十一8~10。

我們都愛亞伯拉罕,都相當熟悉他的故事。榮耀的神如何向我們的父—亞伯拉罕顯現,在那裏要呼召他出來,迦勒底米所波大米那裏呼召他出來。他當時,這個例子你會看見,他根本沒有想到耶和華神,他都沒有想到神,他只是在這裏忙著在這裏拜偶像。但突然之間,榮耀的神向他顯現。不僅這樣子,從那個時候開始,亞伯拉罕所走的每一步,亞伯拉罕所作的每一件事,他每一次的遷徙,都是因著神再一次的顯現和說話而作的。換句話說,沒有顯現就沒有行動。沒有主的話,就沒有行動。這就是我們的父亞伯拉罕,我們信心的父所作的。其實這也就是信的定義:我不是,你是;我不能,主阿,你能;我們沒有,你有。

在創世記十二章耶和華對亞伯蘭說,祂在這裏呼召他,『我必使你成爲大國;我必賜福給你,使你的名爲大…亞伯蘭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我非常寶貝十二章四節,『亞伯蘭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你要禱讀這句話。沒有主的說話,就沒有前去。我們工人最難的一件事就是不等,不等待,不等主的話臨到,主的吩咐來到。我是從經歷來說的,這就是最難的一件事,最難的就是這件事了。

創世記十二章,耶和華向亞伯蘭顯現說,我要把這地賜給你的後裔。亞伯蘭就在那裏爲向他顯現的耶和華築了一座壇。築壇這個好事,也是在神顯現之後才作的。從那裏,他又遷到伯特利東邊的山,支搭帳篷。他不作任何事,不到任何地方,他不能往前,除非他有耶和華的顯現。創世記十三章之後,羅得離開,離別亞伯蘭以後,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從你所在的地方等等,我都要賜給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耶和華說完話之後,十八節,『亞伯蘭就搬了帳棚,來到希伯崙幔利的橡樹那裏居住,在那裏爲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每一次有耶和華的顯現之後,就是我們該行動的時候了。有的時候,你需要等待多年直到另外一個顯現臨到。

祂沒有顯現的時候,他得了應許。他憑著自己肉體執行的時候,結果是甚麼呢?就是生出以實瑪利來。那個問題一直到今天仍然存留。你知道麼?只要有一個急促的活動,一個工作,一個活動,在我們這一面沒有主的吩咐而作的,就有一個危險,那就是你會攔阻神的工作和神的百姓,直到長久。我需要這樣的話,弟兄姊妹。

創世記十五章,『這些事以後,耶和華的話在異象中臨到亞伯蘭。』你看見這是神來了。所以希伯來書十一章八節,這裏說到亞伯拉罕因著信,這是信的一個見證人之一,說道,『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他的一生都是在這裏遵命,一件又一件的事他是遵行主的使命。這就是他的生活與事奉。他幾乎沒有發起任何事情,他的確與主(那個呼召他的)合作。

好,我們來到第五大點—摩西。

伍 摩西照著神的指示事奉神,拯救以色列人,並且照著神的模型建造會幕—出三10、14~15,二五9、40,四十16~17、34~35,徒七44,來八5。

再一次,你在這裏看見了一個記錄。這個記載是關乎於在曠野建造帳幕。先是神臨到摩西說,我要差你去法老那裏。『故此,我要差你去法老那裏。』不是說你要去。你怎麼要殺死那個埃及人,已經殺了,已經這麼作過了,四十年後你不要再作那件事了。這一次是我差遣你去,不是另外你到一個埃及人那裏,我要差你到埃及的頭—法老那裏去。神在祂的呼召裏,對摩西說,我是那我是,就是耶和華。又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那我是,那我是差我到這裏來。『神又對摩西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差我到你們這裏來。』這就是摩西如何受了訓練,來事奉神。出埃及二十五章九節,『製造帳幕和其中的一切器具,都要照我所指示你的樣式…你要謹慎,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去作。』第四十章十六節,『摩西就這樣行;耶和華怎樣吩咐他,他就照樣行。』帳幕立起來的時候,耶和華的榮光就充滿了帳幕。摩西照他自己的樣式造,就會有榮耀麼?

就著一個非常悲哀的一件事,就是當我對這件事對我們工作上應用的時候,是從一個弟兄身上。他在德國,我不需要說得更多。有一次,在富勒頓的家聚會的時候,我們在那裏,他當時也在。這所有這些事發生之前,主就給他了這個話,就是這裏的這個話,講到樣式。神永遠不會核對你該如何建造。他說,神不需要人作祂的策士,作祂的顧問。神有一個樣式,就是這個樣式,照著造就是了。一切細節,一針一線都是寫出來了,尺寸大小都列出來了,甚至每一個中間的器具、家具,沒有一件事是沒有題到的。他在這裏講到我們今天沒有任何的權利,我們絕對沒有權利來照著我們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來建造召會。那樣的話,我不知道別人,當時我在那裏,我真是得了很大的幫助。那個話,是對我來講是個極大、健康的警告,也極大的幫助。然後幾年之後,就是幾年之後,背叛發生了。這個人,他給了我這樣的幫助,卻在那個背叛裏被吞喫掉了。

弟兄姊妹,我要再對你們說一些話。這一個功課,要照著山上的樣式來事奉,是我們從來不能從這裏畢業的。所以你和我開始的時候是這樣子走,並不能保證我們能走得下去。甚至倪弟兄警告工人們,我們很容易剛開始甚麼都不知道,甚麼都很謹慎,甚麼都是恐懼戰兢,一開始的時候都還可以。然後他們知道這個工作很熟悉,是該作甚麼事了,睡覺裏都做得出,工作、召會都可以作。然後我們就甚麼,不甚麼。沒有這樣的恐懼、戰兢,沒有這樣的等候來作一些事,然後我們就犯了罪。

我站在這裏,我再說,我是一個罪人,是犯了這樣的罪的一個罪人。那個不經意的,不小心的,不注意的就偷偷的進來了。你失去了那個警覺,失去了那個操練。你說作過一百次了。主是這樣說,甚至是在第一百次的時候,你不知道在第一百○一次的時候,主會要說甚麼話。所以我們很可能被迷惑,就算我們很有經歷,就算很操練,仍然應當謹慎、小心的仰望主,尋求祂的臉面,等候祂,依靠祂。我們所有與祂召會有關的事奉上,都要如此。

好,我們必須快點,來到第六大點,大衞。

陸 大衞敬畏神,與神合作,讓神作事—徒十三36上:

一 大衞熱心要爲神建造聖殿(撒下七1~3),但神拒絕了大衞的好意;神差遣申言者拿單對大衞說,『你要建造殿宇給我居住麼?』—5節

就好像神在這裏有一點的,怎麼講呢,好像所謂的開玩笑。在這裏想,你真的要爲我建造一個殿麼?你要造甚麼樣的殿宇給我居住呢?想法雖好,但我卻不這麼認爲。大衞的心,完全是爲著主的。他是要主能彀有個安息之處,甚至他不睡覺,不打盹,不上他的牀榻。這就是大衞的心要爲神造殿,這是他對神的心。那是一回事。那這件事要怎麼得建造,又是另外一回事。

二 我們要事奉神的那個心,祂悅納;但我們所作的定規,神不悅納;神說,『你要…麼?』神不要我們替祂定規甚麼。

我們要事奉神的那個心,祂悅納。但我們所作的定規,神不悅納。神說,你要麼?神不要我們替祂定規甚麼。所以我們用這個話,這是神的獨權。神不願意在這裏把任何這些分給我們,這是祂的決定,這是祂的定規,祂的意願。這是祂的定規。

三 我們該愛神並等候祂的吩咐;我們該尋求祂的旨意,等候祂的啓示;正如舊約裏那些愛主人的僕人耳朵被穿通,聽見主人的話一樣,我們必須專專等候主人的命令—出二一6,提後二21下。

你知道一個奴僕說,這個老闆,我早上起來有一個好主意。就地來說,那不是奴僕。一個僕人是閉口不言,只作討主人喜悅的事。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要完成。

四 大衞是個敬畏神的人,他沒有反抗拿單,反而停了下來;停下建造聖殿的行動乃是大事。

大衞因爲他學了敬畏神的這個功課,他並沒有反抗拿單,他就停了下來。在事奉主的事上,要學習能停下來是一件好的事。大衞這一停下來這一個行動,就讓神能彀執行祂的工作,以祂的方式,照著祂的時間來完成這件事。甚至這就能彀應驗了新約裏的關乎建造殿的豫言。

五 和受恩姊妹說,『凡不能爲神的緣故不作工的,都不能爲神的緣故作工。』

我們唱的第二首詩歌,第二首那首詩歌,六百五十首,是和受恩姊妹的一首詩歌。我們唱過就知道我們姊妹是如何事奉,如何工作。這樣的話是出於我們姊妹的。

六 大衞那次的停下,在宇宙中樹立了雙層的見證:宇宙中的事,只能出於神,不能出於人;第二,不是在乎人爲神作甚麼,乃是在乎神爲人作甚麼。

我要加一些話。我不是說我能在倪弟兄的話上加上甚麼,但是呢,好像這個在我來說,好像只有在神把一些東西建造我們裏面以後,這個人才能爲神建造一些東西。這是不是另外一個見證呢?無論如何,大衞的停下,就讓這個原則、這個見證被啓示出來了。這就是說所有的工作都是出於神的。我們所在乎的是神爲人所作的。甚至在我服事主的事上,在這四處奔走,作這作那的。經常主的話就臨到我,你在作甚麼?你到底在作甚麼?所有的這些忙忙碌碌,好不好停一下。我們在這裏核對一下,好不好?你在作甚麼?這是我,我是你的力量麼?這真的是爲著我的榮耀麼?經常我必須要回應,不是。多少這些事成爲我的了,成爲我的計畫了,成爲我的項目了。所以,我也把一些我的甚麼甚麼,方式甚麼,我的甚麼路加在這個中間了,摻在中間了,隱藏的。我需要跟神有一些的和好,一些的認罪。

弟兄姊妹,這是不是我們的例子?我們的情形就是這樣,我們是墮落的人。

七 大衞要爲神建造聖殿,但神說祂要爲大衞建立家室,從那個家要興起—個國來—撒下七11~14上。

所以耶和華要先爲大衞建立家室,然後祂在這裏要興起你的後裔接續你。所以,那一位祂所興起的後裔要爲神建殿,堅固他的國位。

八 神對大衞說了這話後,大衞竟然兩次跌倒—蓋造聖殿的兒子和殿的基地,都是大衞犯罪得赦免而得著的:

經過神說了這樣的話,大衞竟然兩次跌倒。建造聖殿的兒子和殿的基地,都是大衞犯罪得赦免而得著的。

1 第一次,他殺了烏利亞,霸佔了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大衞犯罪後生了一個兒子,就是所羅門,後來成爲神殿的建造者—十一2~17、26~27。

我不需要講這個故事了。好。

2 第二次,他數點以色列人,顯示他隱藏的驕傲,信靠戰士的數目過於信靠神;大衞數點百姓被神懲治後,就在神指示的一塊地上獻祭,那塊地就是後來建造聖殿的基地—二四1~10、18~25,代上二一1,代下三1。

第二次,他數點以色列人,這就是他第二次的罪。顯示他隱藏的驕傲,信靠戰士的數目過於信靠神。你看,我們有八十萬以色列的戰士,五十萬這裏,在猶大的這些戰士,都已經豫備好了,看看這些。驕傲,驕傲在他的人數。大衞數點百姓被神懲治之後,就在神指示的一塊地上獻祭。就是他犯了罪,兩次都犯了罪,然而神卻來在這裏,把這個轉過來,用他的失敗向大衞指示。在這個例子上,神指示大衞購買一塊地。之後那塊地就是後來建造聖殿的基地。

兩次的失敗,由神所用,結果帶進第一個這個建造聖殿的人,和第二個建造聖殿的基地。結果就是甚麼?基督,產生出基督,作爲這些事物的應驗。這不是說我們要行惡以致得善。不是的,這是大衞要停下,該停下的一個功課。大衞在對的時間,聆聽了神的話,甚至在他的失敗之後,仍然聽神的話,來讓神執行神的心意。

好,我們來到第九點。

九 我們要從深處學得,神只需要我們與祂配合,祂不需要我們爲祂作甚麼;我們要停下我們的主張、定規、看法,而讓祂說話,讓祂進來,讓祂發號施令—太十七5。

弟兄姊妹,我們需要學習不要發起,而要配合。把這個『I』,『我』的這個字廢掉,而寶貝『C』,這個『配合』的這個字。在主的工作上不需要我們的發起,祂迫切需要我們的合作,與祂配合。在這裏,講到馬太福音十七章五節,說到彼得。在十六章你看見,他在該撒利亞腓立比,他說,你是基督,是活神的兒子。他聽見這位基督的口裏所說,『在這磐石上,我要建造我的召會』等等。所有這些他都聽到了,所有的這一切。下一章,第十七章,帶他到另外一座山上,好像耶穌在那裏,以利亞也在那裏,摩西也在那裏。這個聽見了『我要建造我召會』的這位,就說,好不好,我們就造三座棚子,三個棚子,比一個好,三比一好。我要造三個,一個爲著你主耶穌,另外一個爲著摩西,另外一個是爲著以利亞。拍拍手,真完美。『看哪,有一朵光明的雲彩遮蓋他們;看哪,又有聲音從雲彩裏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不要忘記這活神的兒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祂。』在這裏沒有摩西,沒有以利亞,只有基督。活神的兒子的話臨到了,你們要聽祂。

弟兄姊妹,若要有兩句話,就是這兩句話:爲著我們的事奉,要聽祂。這兩個字,要聽祂。我們開始聽祂的時候,就不要停止聽祂;我們繼續往前的時候,仍要繼續的聽祂,繼續要聽祂;甚至我們達到點的時候,達到目的地的時候,仍然要聽祂。這就是神的工作。

好,第七大點。

柒 保羅照著他在被征服的轉變時所見的異象而事奉:

一 保羅的第一個問題是:『主阿,你是誰?』這與保羅的生活有關,是尋求對基督的認識—徒二二8,腓三10上。

二 保羅的第二個問題是:『主阿,我當作甚麼?』這與保羅那純粹由神所發起的事奉有關—問這話的人有福了!—徒二二10,羅一9,林後二12~14

三 我們都該問主:『我當作甚麼?』而不是告訴祂:『這是我要作的。』

弟兄姊妹,當我們得救以後,在這裏我們救恩是有兩個方面:一個是救恩叫我們能彀活;另外一個就是救恩能彀叫我們能彀事奉。一個是生活,一個是事奉。一個彀得上標準的救恩,應該涵蓋這兩件事。如果你讀李弟兄所寫倪柝聲弟兄的傳記的時候,你就讀到那個記載,說到他如何得救。這是倪弟兄自己的得救。他說,那個晚上,我兩面同時得救,我不僅僅得救,我也把我的一生奉獻給主要事奉祂。

保羅也是這樣的一個例子。兩個問題,主阿,你是誰。卽刻,跟著第二個問題說,我們必須照著祂。他原先是在悖逆的道路裏,在逼迫基督徒,他以爲是事奉神。在這裏卻要問這個問題,主阿,我當作甚麼?他是便雅憫支派的,他應該知道如何事奉神的。他以爲他在事奉神,卻是那個毀壞、殺害神的召會的事奉。所以,他就必須在這裏再更新的問這個問題,主阿,我當作甚麼。主並沒有告訴他,對不對?當然在他的見證裏,主在別處,給我們看見他怎麼樣被差遣成爲見證人和執事,叫人從撒但國度轉向神,從黑暗中轉向光明,等等等等。所以主對他的答案,是這樣子。親愛的弟兄姊妹,包括我自己在內。我們何等的容易忘掉問主這個問題。我們要不斷的問主,主阿,我當作甚麼?

捌 事奉上的基本原則乃是:一切必須是神發起的:

一 凡是事奉神的人,都當從以上的例證看見一個原則:神的工作需要人的配合,但不要人發起;我們該毫無保留的聽從祂。

二 約伯記啓示,領受神啓示的惟一條件,乃是停下我們的說話、主張、眼光和己:

我記得保羅他說,我所傳的福音,就是讓你們眾人所知道的,並不是照著人,也不是從人而來的,我乃是藉著基督耶穌的啓示所得知的。保羅的事奉,乃是照著從基督耶穌來的啓示。在約伯記上啓示,這一本書裏滿了人的意見,包括約伯自己的意見,和他朋友們的意見。人的意見、主張。

1 約伯記告訴我們,人的言語叫神的旨意暗晦不明(三八2);人的主張是顯於人的話語;人的話代表人的主張。

所以人的言語越多,神的旨意越黑暗越不明。所以所謂的交通,你越交通,所謂的那種交通,就越黑暗。人的主張是顯於人的話語;人的話代表人的主張。主說,『誰用無知的言語,使我的旨意暗晦不明?』(伯三八2)我要問你,你也要使我知道,好像人願意作神的策士,但是神不要雇這些顧問或者策士。李弟兄說,我很怕,有些神的工人並不那麼在意犯干犯聖所的罪。

2 主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否認己』(太十六24);當約伯說,『我厭惡自己』(伯四二6),他乃是指他的主張、看法和意見。

最終整個問題就是他的那個己與神相對。這是在我們的事奉上是如此。

三 出於人的事奉,其中有自己的享受、愛好和味道;出於神的事奉,卽使遇到爲難,仍會向主獻上敬拜,繼續往前;出於神的事奉,不會使人著急、爭執。

在這裏有一個指明,就是出於神的事奉。因爲有的時候是有人的興奮,爲著人的享受。不是的,神的工作不是爲著我們的享受,不是爲著我們的喜好。如果說人著急、爭執,都是一些指明,這樣的事奉不是出於神的。因爲人的驕傲在這裏,不是神的榮耀在這裏進行著。

四 雖然我們一切的事奉都是由神發起的,但我們必須在主面前學習背負責任,並絕對的忠心;我們要倚靠主,聯於主並與主有交通,而執行我們的事奉—林前四1~2,七25。

我說過,不是叫我們回家坐著甚麼都不作,我們這些人應該爲主作得更多。因爲全地是如此的敞開,工作的工場是多的,莊稼都發白了。但是就算我們在作這些事的時候,讓我們依靠主,讓我們聯於祂,讓我們純潔、純潔並忠信。

五 這種的事奉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並豫備我們在永世裏永遠的事奉祂—弗四11~12,啓二二3。

所以我再說,我要停在這裏。弟兄姊妹,願我們在召會裏的事奉,在主恢復裏的事奉,在主工作裏的事奉,不是在這裏違反神的權柄,也不越過神的能力,也永遠不要,永遠不要甚麼呢?篡奪神的榮耀。阿們。好,我們現在有些禱告,然後我們有些分享,好。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7-06-15 19:43:29
    觀看數 :
    3,090
    發表人 :
    Kuann Hung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